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lash

43472浏览    1596参与
贴纸
  给听友画的兔兔sls😙(...

  给听友画的兔兔sls😙(儿童画手来咯

  给听友画的兔兔sls😙(儿童画手来咯

1.855kg

  朋友@老爹回收站 点的斯迈缠腿

  p2摸鱼

  很喜欢这俩契合度的张力,画得很爽,不嫌弃的话欢迎点梗!(随缘画就是了

  朋友@老爹回收站 点的斯迈缠腿

  p2摸鱼

  很喜欢这俩契合度的张力,画得很爽,不嫌弃的话欢迎点梗!(随缘画就是了

Hilgard

[无授翻]【ALA无差】Hope

Summary:

阿拉贡带着强兽人的消息来到圣盔谷,所有的希望似乎都失去了, 直到莱戈拉斯意识到自己坠入了爱河。


  

  

  

“你迟到了。”莱戈拉斯低声说,这是他保持自己对阿拉贡那些呼之欲出的情感的最佳尝试。因为他那双好奇的眼睛正深深地凝视着阿拉贡那一如既往的钢铁般灰色的眼眸。


这是短暂的,因为他的脸因担忧而起了皱纹,他的眼睛开始在面前那人的身上来回扫视,他试图保持冷静。


“你看上去糟透了。”


他明明有许多话想说,却都在出口的那一瞬间停住了,他选择了最简单也最不合适的开场白。


真是太糟糕了。


阿拉贡注视这他的眼睛,然后大笑起来,爽朗的......

Summary:

阿拉贡带着强兽人的消息来到圣盔谷,所有的希望似乎都失去了, 直到莱戈拉斯意识到自己坠入了爱河。


  

  

  

“你迟到了。”莱戈拉斯低声说,这是他保持自己对阿拉贡那些呼之欲出的情感的最佳尝试。因为他那双好奇的眼睛正深深地凝视着阿拉贡那一如既往的钢铁般灰色的眼眸。


这是短暂的,因为他的脸因担忧而起了皱纹,他的眼睛开始在面前那人的身上来回扫视,他试图保持冷静。


“你看上去糟透了。”


他明明有许多话想说,却都在出口的那一瞬间停住了,他选择了最简单也最不合适的开场白。


真是太糟糕了。


阿拉贡注视这他的眼睛,然后大笑起来,爽朗的笑声夹杂着因疼痛而产生的吸气声。他身体前倾,紧紧地抓住莱戈拉斯的肩膀,就像他们以前见面一样。可莱戈拉斯猜测这次主要是为了维持他那伤痕累累的身体仍能站立。


他看起来是那么的虚弱。精灵向他靠近了一步,闻着他身上血腥,潮湿,沉重的气味,他闻起来也很难闻。


莱戈拉斯的脑海里充斥着他许久未有过的情绪,一种解脱感袭来,他知道阿拉贡还活着,可是看到他如今这般严重的伤势,他感到悲痛。还有恐惧——他以前几乎没有过的恐惧。


他知道有一些事情深深地困扰着阿拉贡,就像那个人知道的那些即将来临的厄运一样。


莱戈拉斯把手伸进阿拉贡的口袋,拿出暮星吊坠。阿拉贡血迹斑斑的手笨拙地在精灵手的上方摸索着,他挣扎着抓住项链。他湿漉漉的手掌上的污垢弄脏了莱戈拉斯苍白的后颈, 他再次上下打量着这个人,浑身血迹,一副可怜的景象。 


阿拉贡拿着吊坠, 在短暂的一瞬间 ,莱戈拉斯从他的眼中瞥见了一丝光芒。尽管他的笑容很快又消失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莱格拉斯再次用精灵语问道, 这样小镇上的人就不会理解了。 


“ 没有时间了, 我必须和国王谈谈 。 ” 阿拉贡回答, 轻轻地推开莱戈拉斯, 走向大厅的橡木门 。 莱戈拉斯站在后面, 看着他。

 

阿拉贡几乎没有力气独自推开门 。 他呻吟着, 因为他那破破烂烂的大衣擦伤了肩膀上的伤口。 

精灵叹了口气,轻轻走过去帮他推开大门。


  

阿拉贡与国王的谈话有一半是在莱戈拉斯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进行的, 因为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阿拉贡身上。 莱戈拉斯一直观察着他,看着他身上的许多伤口, 那头仍然潮湿的乱蓬蓬的头发。 


  

“他们会在夜幕降临前赶到这里 。” 阿拉贡粗声粗气地恳求道, 莱戈拉斯从他的思绪中挣脱出来。“还有一支万人的强兽人军团,这是前所未有的数量,我们需要时间来准备御敌。”


  

他们需要时间,可是恐慌已经蔓延到了圣盔谷的深处 , 夜幕即将来临,而他们却什么都没有准备好, 尽管一天已经过了一半。 他们没有军队,没有武器 ,只有少数警卫人员 , 以及不到三百名男子和男孩。拿着这样的孱弱的阵容和一万个强兽人开战?哈,简直天方夜谭!


  

莱戈拉斯觉得他们很难抵御这样一场暴风雨,阿拉贡很虚弱,而其他人也是如此。 


希优顿似乎坚信圣盔谷高耸的城墙 。他带领着一小队士兵人在要塞周围巡逻 。 莱戈拉斯不愿与他争辩 ,是没错,它很坚固。但足够坚固到对 抗一万强兽人军队?这些人是对的,他们无法熬 过这一夜。

 

  

“你必须派人去!”阿拉贡试图打动国王, 但他的 话成了希优顿的耳边风。 国王抓住了阿拉贡的手臂, 莱戈拉斯看到他在极力掩饰自己的痛苦。

 

他们活不下去, 希优顿的偏执无法带领他们与 强兽人作战 。 此外,他们没有时间等待信使,那需要一两天时间, 到那时,他们都会死得尸骨无存。 


  

  

莱戈拉斯没有听到回答, 他不需要知道希优顿会说些什么。相反,他闭上了眼睛。

Ada?他在内心深处喊道。


  

瑟兰迪尔的幻影在他脑海里浮现,精灵凝视着他的灵魂深处。


你应该送来帮助。人类害怕他们活不过今晚,而没有我们的帮助,他们也无法熬过。人类和精灵之间有个联盟,那为什么不能再共同战斗一次? 


曾经有一个联盟,瑟兰迪尔的回应响彻了他的 脑海,但它已不再存在。 我们在这里准备迎接来自尔戈多的进攻,我不会为人类冒着幽暗密林的安全风险 。 


莱戈拉斯退缩了,但又试了一次, 他恳求他的父亲:“ 强兽人不会停止与这些人的交战 。 ”  

他们也会杀掉妇女和儿童。 这些人没有自保能力。 三百人聚集在一起拿起武器,可大多数是小孩或老人。 


我恳求你拿出点同情心。 你把我派我到瑞文戴尔援助,作为对人类的仁慈之举 ,那么你可以完全可以再次这样做!   


“我派你到到瑞文戴尔, 是对中土世界的怜悯 ,我对人类的生活不感兴趣,关于这件事我想不再多说了。” 瑟兰迪尔在他脑海里面失去了踪迹。


  

可是我爱他们。


莱戈拉斯的最后一个念头挥之不去,他睁开眼睛,望着午后的凄凉光线 。他低头看着金雳,金雳向他投来一个疑问的眼神,但他摇了摇头。

 他敏锐的耳朵已经能听到敌人的脚步声,而他周围的人只能绝望的面对这一切。

——


  

  

当希优顿高喊着将妇女和儿童送往底下洞穴时 ,阿拉贡急忙冲向军械库。 莱戈拉斯紧随其后。 “ 阿拉贡,求你了,如果你在战斗开始前就死了, 那么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 莱戈拉斯,就快没时间了。” 那人咬着牙咆哮着说。 莱戈拉斯知道这一点, 但阿拉贡又累又 伤带着伤。

 

“ 你需要休息, ” 他挡在了阿拉贡面前, “ 如果不是为了你, 那么就是为了我和这些人! ”他用手指着周围的镇民。


有男孩挥舞着比自己高的剑 ,还有老人拄着像拐杖一样的斧头。

 阿拉贡重重地叹了口气,瘫倒在岩石上。 他拿起莱格拉斯递给他的面包,咬了一口。

 

“农民、马夫、孩子…… 这些都不是士兵,” 他抬头看了看莱戈拉斯,莱戈拉斯向周围拿起武器的人瞥了一眼。


 “大多数人都已经年过半百了。”金雳咕哝着,看着一群退休的农场雇工说。 


“或者太小了。 ” 当阿拉贡伸手帮助一个不超过 12 岁的男孩调整巨大的头盔时 ,莱戈拉斯冷淡地回答, “ 看看他们,他们很害怕。”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 我能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恐惧。” 


阿拉贡转过身来,望着莱戈拉斯,呼吸急促。他明白莱戈拉斯是在对他说话。因为他用的是精灵语,而在这里,除了他,没人知道莱戈拉斯在说什么。


  

“他们可是三百对一万! ”


“他们在这里比在埃多拉斯更有希望自卫 。” 阿拉贡试图解释。

 

希望,又是那个词了。 


  

莱戈拉斯感到他的血液开始沸腾。这是他将要死去的地方,所有这些男人、女人和孩子都将在 圣盔谷死去。

金雳将在那里死去, 阿拉贡也将在那里死亡。

 

  

“阿拉贡,他们无法赢得这场战斗,这里没有任何希望! ” 莱戈拉斯简直想给面前的这个男人一拳,“ 他们都会死的!”


“那我就和他们一样战死!” 阿拉贡高声喊道,他没有用精灵语说这句话,而周围的人都被吓得喘不过气来。 


  

他向精灵跄跄踉踉地走了几步,银灰色的眼睛与蓝色的眼睛对视着,他们的距离近得鼻子都快碰到一起。 莱格拉斯瞪大眼睛, 既愤怒又茫然。 

阿拉贡叹了口气,转身向军械库走去,可他的脚步顿了顿。


  

阿拉贡回头看着他,但他的目光柔和成了一种忧戚的悲伤。 莱戈拉斯知道他对恐惧并不陌生,当然对死亡的威胁也不陌生。莱戈拉斯的心莫名的痛了起来,他感觉难以呼吸。 他试图向阿拉贡跑去,他想要抓住些什么。 正当他这样做的 时候,阿拉贡却大步走了。 


莱格拉斯蹒跚着向前追着他,但金雳挡在他们中间。当阿拉贡消失在人海中时,他举起手臂。

 “让他走吧,伙计。”  

  

矮人领着莱戈拉斯走出军械库 ,走进一条荒芜的街道。 “新鲜空气对你有好处。” 他咕哝道,“ 从没见过你像这样…… 普通人类的情绪会对你产生影响吗?” 金雳嘲笑道, 但他并没有在讽刺他,莱戈拉斯知道他没有心情。 


  

“我在害怕。” 莱戈拉斯叹了口气。

 

“是的,好吧,我明白了,” 金雳反驳道,“ 但还有别的事情,不是吗?你恋爱了。” 他哼了一声,尽管莱戈拉斯可以看出这是他保持严肃的努力。 虽然金雳和他已经成为了朋友, 但矮人并不是他首先想要诉苦的人。他更希望从那个刚刚推开他的人那里得到安慰。 


莱戈拉斯什么也没说,只是叹了一口气,坐在金雳旁边。


“你知道,我不认为精灵有爱上人类的能力。至少,这是我小时候被告知的。”


“我也没有。” 莱戈拉斯冷冷地说,“直到我遇见了阿拉贡 。”


“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但我想,到明天,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金雳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了,“我需要找一套新的链条。” 


莱戈拉斯没有离开,反而感到周围一片寂静。 

空气是那么的潮湿,也许很快就会下雨。


然后,在远处,莱戈拉斯听到了,奥克军队的脚步声,它们会在两个小时内到来。而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一场迫在眉睫的战斗的气氛,这带给了莱戈拉斯熟悉的感觉。 而在之前,他几乎一直对它的存在充满信心。


莱戈拉斯回想起他之前的战斗,几乎所有的战 斗都是发生在他离开幽暗密林不到100年前,其中大部分时间 ,他都是和阿拉贡并肩作战。 这 个人勇敢、坚强,是莱戈拉斯遇到最出色的弓箭手,也是整个中土世界最好的持剑者。他的战斗风格与精灵相似。 但他的战斗技巧并不是阿拉贡了不起的原因。而是他的温柔,多年的艰辛,被质疑和残酷的生活并没有摧残他的内心。他夺回阿诺和刚铎的王位,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他的人民。


无论什么苦难折磨着他,他总是会坚信希望的存在。


阿拉贡。

 

莱格拉斯将他的名字呼入黑夜。他一辈子都会相信这个人,并发誓跟随他一直走到天涯海角。 


今晚不会是我背叛你的夜晚。


他在远处刀剑的铿锵声和强兽人越来越多的嘶吼声中轻声说道。 

在那一刻,他感觉到了一些他已经很久没有感 觉到的东西。

他跳了起来,向地窖冲去,他看到阿拉贡进了地窖里。 

他听到那个人挣扎着穿上盔甲时的喘气声。毫无疑问 ,锁子甲会让他的伤口感到不舒服。但他一如既往地虔诚地为他人着想,直至死亡。

 

  

“ 埃斯特尔。” 莱格拉斯低声说道,阿拉贡正摸索着把暮星吊坠放回原处,他把那人的剑拿在手中。 


阿拉贡抬起头来,有点困惑, “多年来没有人这 么称呼我了。” 


“ 也许不叫名字,” 莱戈拉斯回答,他走近阿拉贡,伸手从男人手中接过暮星吊坠,并帮他将其系在脖子上。他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阿拉贡的脖子后部。阿拉贡转过身来,“他们也知道你是谁。”

 


  

然后,共同点是 “ 希望 ” 。


  

  

莱戈拉斯是发起亲吻的人。这是他们认识60年来的第一次。阿拉贡一直是这两个人中比较有触觉的一个,对时机的判断也比较好。但莱戈拉斯知道, 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机会。 


吻很纯洁 ,但很温柔。 即使阿拉贡的胡茬刮在莱戈拉斯光滑的脸颊上,也依然很温柔。 


莱戈拉斯用灵巧的双手托起阿拉贡的头 ,用他的纤细的手指梳理着这个男人蓬乱的头发 。阿拉贡用他饱经风霜的双手搂住莱戈拉斯的腰, 把小精灵拉到他身边 ,于是他们的身体互相挤压。


一声号角声吓了他们一跳,莱戈拉斯打断了亲吻, “那不是兽人号角!” 那是米尔克伍德精灵的号角声,他的父亲还是来帮助他了。 


当他在阿拉贡的额头印上最后一吻时 ,他的眼睛亮了起来, 然后转身飞上楼梯,向大门奔去。阿拉贡紧跟其后。 


  

  

  

“开 门 !” 他喊道。 


  

  

  

  

  


  

  

希望永不消逝。

1.855kg

  卡瓦

  p2p3是勾线笔之战,抄的照片

  卡瓦

  p2p3是勾线笔之战,抄的照片

卓晏

88年采访

最近发现的,堆一下。

[图片]


最近发现的,堆一下。


モルテーノ

  耶耶耶耶耶耶!!!画给@1.855kg 的互绘发发!!

  (第一次碰滚tag忐忐忑忑忐忑

  耶耶耶耶耶耶!!!画给@1.855kg 的互绘发发!!

  (第一次碰滚tag忐忐忑忑忐忑

一只不会飞的麻雀

麦斯🐰,萝卜🐰,撕拉式🐰祝您兔年快乐!

麦斯🐰,萝卜🐰,撕拉式🐰祝您兔年快乐!

LyvvvvH

  slash真的好妖娆🥵🥵sexy boy🥵🥵

  话说P4izzy算女装了吗哈哈哈哈哈,像是一条神奇的红裙子

  

  外网搬运的图,侵删

  slash真的好妖娆🥵🥵sexy boy🥵🥵

  话说P4izzy算女装了吗哈哈哈哈哈,像是一条神奇的红裙子

  

  外网搬运的图,侵删

Leslie Paul

Duff向Slash发起了香烟共享🤪

Duff向Slash发起了香烟共享🤪

小猫硬糖
你很烦诶,上了枪花瘾了啦,都怪...

你很烦诶,上了枪花瘾了啦,都怪你

你很烦诶,上了枪花瘾了啦,都怪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