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lenderman

20.2万浏览    754参与
我狐

我的后宫第二弹。。。
有女孩子了哦_(:D)∠)_
画的框框好像歪了。。。
如果你全可以猜的出来我就奖你一个小发发(* ̄3 ̄)╭♡❀

我的后宫第二弹。。。
有女孩子了哦_(:D)∠)_
画的框框好像歪了。。。
如果你全可以猜的出来我就奖你一个小发发(* ̄3 ̄)╭♡❀

欲榄

蜜糖[oso][双t要素察觉]

ooc无脑产物

“offender?......”

  slender无奈的伸手推了推牢牢抱住自己的弟弟:“现在你应该在练琴,对吗?”

  似乎是感受到兄长的不悦,年幼的幼生体懵懂的抬头。胆怯的,小心翼翼的向兄长传递自己的担忧与不安——是slender近乎没有体会过的被人关心的感觉。似乎有那么一瞬间,slender想要蹲下身怜爱的摸摸这个弱小的幼生体,但是他没有。

  slender的语气变得冷硬起来:“够了!offender,我说过什么?不要轻易让别人察觉到你,这很危险!”幼生体似乎察觉到自己做错了事,颤抖着收回牢牢缠在兄长身上的触手,带着委屈...

ooc无脑产物

“offender?......”

  slender无奈的伸手推了推牢牢抱住自己的弟弟:“现在你应该在练琴,对吗?”

  似乎是感受到兄长的不悦,年幼的幼生体懵懂的抬头。胆怯的,小心翼翼的向兄长传递自己的担忧与不安——是slender近乎没有体会过的被人关心的感觉。似乎有那么一瞬间,slender想要蹲下身怜爱的摸摸这个弱小的幼生体,但是他没有。

  slender的语气变得冷硬起来:“够了!offender,我说过什么?不要轻易让别人察觉到你,这很危险!”幼生体似乎察觉到自己做错了事,颤抖着收回牢牢缠在兄长身上的触手,带着委屈溜掉了,帽檐的阴影打在空白的脸上,看上去似乎......有些不甘?

  无奈的看着弟弟跑走,slender感到了一阵心累。他并没有去在乎这个小小的插曲,转身朝着森林走去——他需要去狩猎人类。

  可当他走在森林的边缘时,他看到年幼的弟弟又一次从安全的居所跑了出来。该死,slender带着一丝无奈向弟弟走去。可offender可不顾那么多,他只是向着兄长——他最爱的人走去。献宝似的捧起了手里那一捧鲜艳的如血般的玫瑰,上面还带着清晨的露水。

  怒气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slender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似乎有什么在碰撞着。

  “Here .....you are, br......other”用着生涩的语言,offender像个害羞的小姑娘,把花塞进slender的怀里,转身跑进了居所。没有给slender拒绝的机会。

  slender看着这一束玫瑰,突然开始莫名的担忧这孩子以后会不会经常性的给别人送花......他叹着气将最艳丽的一朵取出来戴在了胸前,毕竟,狩猎又不是求爱,为什么要带一捧如此美丽的花去呢?

  他转身再次走进森林。雾气逐渐在森林里弥漫,将那一抹高挑的身影掩了起来,死神再次开始了收割——带着胸前的猩红。

*在此之后的几个世纪过去了

    森林深处的宅子里,一个浑身彩斑的高挑的人坐在沙发上,带着俏皮的笑脸嘻嘻哈哈的说着这件年代久远的趣事。

    另一个戴着眼镜的人虽然是一张空白的脸,但却能明显看出他对此的不可置信。他出声说着:“嘿!这样一来offender岂不是很久以前就对slender......”

  “谁知道呢?”最先挑起话题的彩斑(splendor)打断了他将要说的话。

    从厨房里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午餐已经准备好了。trender?去叫slender和offender吧。”

     戴着眼镜的人站起身:“好的,甜心。”

  “嘿!我说过不要那么喊我!”那个声音似乎恼羞成怒了。

  “好的,宝贝。”啪嚓,厨房里似乎有什么被摔碎了。

  trendy带着愉悦的心情向楼梯走去,肩膀却突然被拍了一下,“splendor?你又怎么了大哥?”trender迷茫的看着splendor明显垂下来的嘴角。

  “够了trender。秀恩爱分得快啊,你不要再秀恩爱了。我去叫slender吧。”

  splendor身为长子,却仍然是单身,这一点让他倍感忧伤。trender耸耸肩,转身朝厨房走去:“加油,圣诞树。”

  splendor跑上楼,敲了敲slender的门。好吧,并没有回应。

说实话,slender一向是家里最自觉的,很少起这么晚。看来只能采取强硬措施了呢,splendor想着。

然后掏出了备用钥匙——他推门而入,朝着明显隆起一块的大床扑了过去:“呦!!slen,你亲爱的大哥来喊你起床了!!tender小可爱做了很丰盛的午餐哦!”

 他并没有扑到床上,因为在那之前他已经被一黑一白的触手打了回去。

“安静。”

“滚啊,别吵!!”

  空气突然凝固了,splendor拍拍身上的灰,站起身关上了眼前的房门。安静的下了楼。用着平生最冷静的语气说:“他们说......不吃。”

  已经坐在餐桌前的trender终于忍不住了,他大笑着:“亲爱的大哥啊,我忘了说了哈,几个月前你去亚洲的时候,offender已经下手了!!!”

———————————————————————————————

没了,具体房间里发生了啥,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说。请自行脑补。

我也看不到了,他们关灯拉窗帘了。

凌云水

兴奋到控制不住自己

大家快去b站看slenderman的一个手书,帅炸了除了老五意外全部拟人,那个外国太太其他的视频也非常棒!

大家快去b站看slenderman的一个手书,帅炸了除了老五意外全部拟人,那个外国太太其他的视频也非常棒!

千狐绫
打个灵魂草稿 明天搞出来 (嘴...

打个灵魂草稿

明天搞出来

(嘴角疯狂tm上扬)

打个灵魂草稿

明天搞出来

(嘴角疯狂tm上扬)

千狐绫
我就是上色废…… 我就是个小垃...

我就是上色废……

我就是个小垃圾………………

我就是上色废……

我就是个小垃圾………………

千狐绫
不搞了不搞了…………明天继续明...

不搞了不搞了…………
明天继续明天继续………………

睡觉吧睡觉吧…………

不搞了不搞了…………
明天继续明天继续………………

睡觉吧睡觉吧…………

凌云水

一些以后的梗嘿嘿嘿

在线征求女主孩子的名字以及能力顺便你们猜猜女主同化以后的能力哈哈哈哈

车车害怕被屏,早看早开心,你们给我的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我争取每条都回你们!想要更多的评论,小蓝手小红心!


凌羽墨的大学靠着海边。

“我说,你大晚上把我带到海边来吹海风,但是晚上是没有海风的啊.......”

小神烦:...  ... 

后来splendor回到了自己和兄弟们在美国的家———

“splendor他这是要把整个书房里的书全部翻出来扔在地上吗?”

“这谁知道,他一直念叨着为什么晚上没有海风之类的话,好像突然对地理有了浓厚的兴趣,多学点东西还是挺好的不用再去捣乱了”...

在线征求女主孩子的名字以及能力顺便你们猜猜女主同化以后的能力哈哈哈哈

车车害怕被屏,早看早开心,你们给我的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我争取每条都回你们!想要更多的评论,小蓝手小红心!


凌羽墨的大学靠着海边。

“我说,你大晚上把我带到海边来吹海风,但是晚上是没有海风的啊.......”

小神烦:...  ... 

后来splendor回到了自己和兄弟们在美国的家———

“splendor他这是要把整个书房里的书全部翻出来扔在地上吗?”

“这谁知道,他一直念叨着为什么晚上没有海风之类的话,好像突然对地理有了浓厚的兴趣,多学点东西还是挺好的不用再去捣乱了”

tender头上青筋暴起“是挺好的,但是是我永远在替你们收拾残局,至少体谅一下我行吗?”



现在的这个局面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凌羽墨脸颊泛着暧昧的红晕,腿无力的挂在了小神烦的肩上,一只手撑在厨房的洗手台上,一只手没有什么用的推着正埋在她胸前啃咬的splendor的头,嘴里呜咽着发出呻吟,她不就是起床的时候起晚了懒得找衣服穿了他的衬衣吗,然后去厨房洗水果,他就突然精虫上脑扑了过来。明明他的衬衣都到了她自己的膝盖可以当裙子穿了,他怎么就突然兴奋了呢?

“哈啊......唔....嗯~”

“你到底…啊!到,到底…啊……受什么刺激了……孩子…孩子还在睡觉呢…嗯~”

小神烦终于把他的头从她妻子的怀里挪开,俯身咬着妻子的耳尖尖,声音低沉的不像话:“要怪就只能怪你胸前的衣服被水打湿了,宝贝儿。”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还不是……还不是要给你洗水果!我真怀念你当初害羞到…轻点…我叫你轻点~嗯~触手变粉的时候…唔~”

“晚了,我脸皮被你带厚了,乖,听话,抬起来点。”

凌羽墨彻底没有力气动了,只能希望自己明天还能从床上爬起来。




凌羽墨咳出肺里的血看向对面的雌性slenderman,突然笑了出来

“哈哈...咳咳咳,哈哈哈哈哈,怎么了你嫉妒吗?”

“你是不是在想我怎么知道你的内心?”

“再怎么嫉妒也没有用,你想要的属于我,他生是我的死也是我的,他里里外外都是属于我的,他从出生到现在的经历我都知道,你只是一个,胆小固执不敢迈出第一步的懦夫!”

她回头看了看正抱着老五的splendor,小神烦的帽子压的很低,看不见眼睛,但是他的嘴角压了下去,浑身上下不稳定的情绪让他身边的人受到了极大的压迫

“看到了我后面的那些人了吗?有我的丈夫,孩子们,splendor的四个弟弟甚至还有亚洲地区的族人,我是他的第一个恋爱对象现在变成了妻子和母亲,你呢?你有什么?他甚至都不认识你。”

“我都有,我是你所厌恶的混血,曾经还是个人类,我有你最想要的东西,我就是不给你,生气吗?嫉妒吗?”

“闭嘴!你闭嘴!你这个混血给我闭嘴!”他发了疯一样冲了过来去看到了她对面女人嘴角边的诡异笑容,就见到从土里突然窜了出来的触手缠上了她的脚踝

“这位小姐,不知你可有听过一句话呢?”

“嫉妒可是会让人变成恶鬼的呦”

“凌,留她一命!”slender突然出声。

但是啊,一切都晚了,谁让凌羽墨她自己的能力还不受控制呢...... 

一切的一切,可都是她自找的!

凄厉的叫声伴随着电流的滋滋声和白光,一股烤肉的味道窜了出来

现在以她的能力也只能坚持半分钟,时间一过去她就已经没有任何的力气能够支撑她继续站着了,当她以为自己会因脱力直接倒下的时候,splendor瞬移过来扶住她“你呀,可是要把我吓死了,你要真出了点什么事,我都害怕我会直接疯掉到时候就没人能控制住我了。”

小神烦连一眼都没有看倒在地上的同族,当他艰难的发出嘶哑声音的时候,铃铛响了起来,伴随着“啪嗒”一声响起,她的头被小神烦一触手抽了下来

“别看”splendor把他已经变成同族的妻子的头按在了自己的怀里,脸上狰狞到恐怖

“妈,妈妈!”凌砚绯哭着跑了过来,却因为爸爸可怖的表情吓到完全不敢再发出声音

“好了,你吓到团团了。你别装的镇静,你想什么我都能知道,不许在蹭我了,粘人精,我还受着伤呢。”

她看向自己的大女儿,指着周围的一群人说道:“看见了吗我的小公主,在你没有实力的时候随便来个人都能把你捏死。我如果不是因为你爸爸的原因,我早就死了,你要强大起来,强大到没有人欺负的原因,到时候就没有人回去惹你,就像你爸爸一样没有人敢惹他。但是如果你遇到麻烦和困难,能自己解决的就先自己解决,如果不能你有我,你爸爸,你的5个弟弟,你的四个叔叔,甚至还有亚洲的的夙叔叔和狸叔叔,我们都是你最强大的后盾!”

凌羽墨话题一转:“但如果有人要欺辱你,不要客气,一定要让他感受到后悔!如果你来找妈妈,”凌羽墨的表情狰狞起来“妈妈就算死了,也要从那个人身上咬下一块肉!”

“粘人精你干嘛给我一个爆栗”凌羽墨委委屈屈的摸着自己的头

“我都要吓死了,不许给我提死不死的话,你和孩子们还有我,我还没去帮孩子就轮不到你出手,多心疼心疼自己,我感觉我的心都要裂开了。”splendor伸出手把打横抱了起来妻子,小心翼翼的避开了所有的伤口说道

                  “走吧,我们回家。”


——————————————————————————

嘿嘿嘿,车车是闺蜜@申昜 给我提供的,触手因为害羞会变粉也是我的闺蜜给我提供的,当时我们正讨论触手是黑的还是白的好来着:

闺蜜“你不觉得如果脸上没有表情,触手却因为害羞变成粉色的纯情千年老处男很可爱吗”

我“淦,我脑子里有车了!感谢老铁!”

在此再次感谢我的老铁!

我这篇文章一定会写完,因为这可以算是我心路的一个转折,而且我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的文笔以及可能会有病句之类的,我一定会更加努力的!

千狐绫
先把铅笔稿画出来 等晚上,晚上...

先把铅笔稿画出来

等晚上,晚上再描线和画细节叭

我要先赶美术作业了

晚上见吧

先把铅笔稿画出来

等晚上,晚上再描线和画细节叭

我要先赶美术作业了

晚上见吧

千狐绫
灵魂草稿啊哈哈…………今天下午...

灵魂草稿啊哈哈…………
今天下午赶出来叭

灵魂草稿啊哈哈…………
今天下午赶出来叭

OOORIHARA
瘦叔可以分十厘米的腿给我吗呜呜...

瘦叔可以分十厘米的腿给我吗呜呜呜

瘦叔可以分十厘米的腿给我吗呜呜呜

凌云水

第二章

当tender第五次叮嘱小神烦有没有带齐所有该带的东西,有没有记住目的地在哪,要注意和处刑者配合之类的话,小神烦终于忍不住说道“我的弟弟,你放心吧,你的哥哥还是能够照顾好自己并且尽全力与其他人配合的,至于安全问题就更不用担心了,我的实力还是有目共睹的。

“也不知道是谁几十年前去了一趟法国就玩疯了不知道回来。”

slender走了过来“splendor你这次还要注意与亚洲地区的其他同胞见面,亚洲地区的同胞居多都是混血且年纪偏大很护短,尽量不要与他们起冲突。”

“好啦,我知道了,拜托你们就稍微相信一下自己的大哥,please!”splendor低头双手合十做求饶状。

“记得随时带着手机,上...

当tender第五次叮嘱小神烦有没有带齐所有该带的东西,有没有记住目的地在哪,要注意和处刑者配合之类的话,小神烦终于忍不住说道“我的弟弟,你放心吧,你的哥哥还是能够照顾好自己并且尽全力与其他人配合的,至于安全问题就更不用担心了,我的实力还是有目共睹的。

“也不知道是谁几十年前去了一趟法国就玩疯了不知道回来。”

slender走了过来“splendor你这次还要注意与亚洲地区的其他同胞见面,亚洲地区的同胞居多都是混血且年纪偏大很护短,尽量不要与他们起冲突。”

“好啦,我知道了,拜托你们就稍微相信一下自己的大哥,please!”splendor低头双手合十做求饶状。

“记得随时带着手机,上面有你的定位,毕竟信号塔的范围可能没有那么广,有了手机你就好联系我们,你玩手机那么6你一定没问题吧”trender把手里的手机递给了他们的大哥。“千万不要看到小孩子被迫害的那么惨就情绪失控啊”

“No problem!”小神烦背对自己的兄弟挥了挥手,眨眼间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背后的白色触手顶端的铃铛玲玲作响,好像在提醒他们自己的大哥曾经是下了多么大的决心,一声不吭的在野外给自己的每一根触手都安上了铃铛,回家却像没事人一样开心的告诉他们自己以后可以通过这些铃铛来更好的逗小孩子们开心,也是从那时起,小神烦换下了和自己三弟一样的黑色风衣,开始穿上了有着彩色斑点的西服套装带着领结每天呆在有着孩子们的地方,不再去管家族里的事。

slender从来就没有搞懂自己的大哥在想些什么,天天嘻嘻哈哈的和人类小孩一起玩要不就是在家里捣乱。

“好了,splendor已经离开很远了,我们该回去了。”slender第一个往家里走,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充当背景板的offender紧随其后揽住他二哥的肩膀不知说了什么使得一直以冷静稳重自持的哥哥气急败坏的用触手将他直接抽飞了出去。巨大的令人牙酸的树木被折断的声音响起,不用想就能知道今天的offender能不能继续再去招惹他们的二哥。

Tender和trender互相看了彼此一眼,叹了口气,一个跑去安抚他们的二哥,一个去找被他们二哥抽飞的三哥。

一只野猫窝在不远处的草丛中,似乎被巨大的声响给吓到了,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从家里出发坐公交去咖啡厅和闺蜜碰面的时间并不长,但等待大家都到齐的时间是漫长的。

咖啡厅以深棕色的基调为主,咖啡的香气从屋内一点点的渗透出来,橱窗里放着一些西餐可用的绿植,老唱片里播放着上个世纪的流行歌曲,仿佛能直接把人带回那个没有什么电子设备只能用唱片记录美妙声音的时代。在这家咖啡店碰面不是没有理由,环境优美菜品实惠,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楼上是令她天天念念不忘的猫舍,如果不是因为几天时间有点紧的话她绝对会去楼上好好吸吸她的宝贝猫猫们。

凌羽墨去前台点了一杯热巧和一份三明治,回到有着柔软猫爪靠垫的沙发座椅上,点开微信的四人群:

凌羽墨:怎么回事?这都几点了怎么还只有我一个人...... 

上官安:我马上就到!

顾诗:我今天起晚了,墨墨等我_(:з」∠)_

易沐:我我我!我在倒车,等我一下下!

凌羽墨:......行叭(●°u°●)​ 」,下次一定要早点到啊(๑• . •๑)

凌羽墨:路上注意安全!

顾诗:墨墨大宝贝最好了么么么么!

上官安:我大概还有个5分钟就到了,等我一丢丢!

凌羽墨:狗狗得劲. jpg

凌羽墨:你们加油,S不要着急换乘公交,最近你那比较乱注意一下周围,我去打把游戏⊙ω⊙

“唉!”凌羽墨叹了口气,将整个身子的重量全部压在后面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完全没有任何形象的放空大脑。

如果有人经过这里看到她的眼睛就一定会和与她不对头的人一样在心中嘀咕,眼睛看上去就昏昏沉沉的,一点精神都没有。

就像是终于离开了没有水源的沙漠却不知如何再在繁荣的城市生活一样,因为对于她来说,来自家中长辈的和自己对自己学习的压力已经没有了,不管怎么说高考都考完了,结果也已经出来了,能上个大学就好了何必追求更多。但是没有了那如蛆附骨,如影随形般萦绕在她心头的压力却不知道接下来在大学的生活中该如何去面对。

“打什么游戏,眯一会儿闭目养神不好吗”她自言自语的念叨着。

“嗡嗡嗡”手机振动了起来,看了是上官安到了,她起身抚平自己衬衣的衣角,往上拽了拽自己的领子,拿起手机和背包里的钱包出去了。

“啧啧啧,那么长的时间才来了一个人,真是的,我等的都要睡着了。”

上官安一手揽住凌羽墨的胳膊,两个人往咖啡厅里走,“你看你一脸嫌弃的样子,平时没有表情的时候你没有听他们说你就好像别人欠了你800万一样,笑一笑不好吗,班级合照上面就感觉你笑得最开心,谁能想到你平时那么吓人。”

凌羽墨死鱼眼盯———

“这又不是我的问题,”凌羽墨扶额,感觉自己像是遇到了她最不愿意面对的英语试卷一样头疼,“天生嘴角向下我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不过他们怕我是他们自己不受欢迎,雨我无瓜!”

“是是是,雨女无瓜,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你平时居然是这样的一个爱操心的老妈子性格,而且还特别多的能照顾好小孩,无论多调皮的小孩到你那里就从小恶魔变回了小天使,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她们两个回到沙发座椅的旁边,挨着做了下来,凌羽墨对这个问题思考了一下,歪了歪头“可能是因为暴力镇压,一顿打不听话就两顿。”

“听你胡说谁信谁就要掉坑里”上官安撇了撇嘴,“明明是那些小孩在往你身上扑,我拿零食,棒棒糖他们都不过来。”

“好啦好啦!不要醋味那么重啊,我给你带了虾片和凤梨酥,吃点零食,都是我的锅。”

凌羽墨熟练的顺毛,谁让她闺蜜的亲侄女不亲她,却更亲近自己这个外人呢。

她拿起早就放在桌上的三明治小口小口的吃着,拿起手机刷着今天的b站,看看手作方面的视频。每当她看到大神们一个个刷新她三观的视频就都会有一个想法:眼睛学会了,就是缺一双灵巧的手。当她边吃边和上官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的时候,剩下的两个人也前后脚到了。

“嘿!老铁们,你们终于来啦!等你们等等的我的cp都要结婚了”凌羽墨趴在桌上鼓了鼓嘴,随手拿起一包百奇挥了挥“我还拿了好多零食就等着你们过来呢,再不过来就没了。”

“我说......你们两个没有看刚刚漫展群里发的消息吗?”顾诗说道

“怎么了?”

“漫展今天突然关了,好像H区最近出事了”

凌羽墨皱了皱眉:“怎么可能呢,前不久不是还举办了一次手账集市吗?”

顾诗摊了摊手:“这谁知道呢?咱们买的可是第一天的全天票,九点开门现在八点半,咱们几个坐车去的话大概九点半能到,还能借此逛一整天,我本来以为我这次好不容易通过预赛可以站在舞台上唱歌的,这下好了,什么都没有了。”

易沐安抚性的摸了摸顾诗的头发“好啦,既然你这个家里蹲都出来了,那为什么不借这个机会好好出来玩玩呢,我知道在那附近有一个自然博物馆,规模还挺大的,要不去那玩吧。”

“其实……我觉得还是不要去比较好,谁知道那附近到底出了什么事才封锁了那么大的范围。”凌羽墨表达了不同的意见。

“没事的,市级自然博物馆的安保措施都挺好的,不会有事的,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在吗?”易沐眨了眨眼睛

“好吧,”凌羽墨坐直身子,单手托腮说道“那就去吧,不过记得一点不要去漫展那,不要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凌羽墨不确定自己应不应该答应自己的闺蜜一起去H区,但是如果不去,她就不会遇到能都改变自己一生的伴侣,尽管他幼稚粘人贴心占有欲爆棚还是个天然黑爱在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欺负她甚至都不是人类。

但,他总归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之一啊……

—————————————————————————————

婚后在床上腰疼到起不来的凌羽墨一把掐住了他丈夫splendor的腰“我那么夸你,感动吗?”

小神烦:不敢动,不敢动

小神烦心里想:但我下次还敢

二皮果果果果果果果果果果果
搞了个沙雕视频 https:/...

搞了个沙雕视频   https://b23.tv/BV147411m7xx 点不开的话 我在评论区再发一遍链接  (我好屑啊

搞了个沙雕视频   https://b23.tv/BV147411m7xx 点不开的话 我在评论区再发一遍链接  (我好屑啊

二皮果果果果果果果果果果果
沙雕过程https://b23...

沙雕过程https://b23.tv/BV13741197PE  好像点不开  评论区里有链接

这个是最终整出来的垃圾作品

沙雕过程https://b23.tv/BV13741197PE  好像点不开  评论区里有链接

这个是最终整出来的垃圾作品

Neigl E-Ray

是和瘦叔的合照唉(≧ω≦)/(暴露硬伤)

是和瘦叔的合照唉(≧ω≦)/(暴露硬伤)

Neigl E-Ray
新人o((*^▽^*))o大头...

新人o((*^▽^*))o大头瘦叔~这是我的最后一支铅笔了嗷(இ﹏இ`。)

上网课一点也不好玩,还是画画图吧(〃 ̄ω ̄〃ゞ


新人o((*^▽^*))o大头瘦叔~这是我的最后一支铅笔了嗷(இ﹏இ`。)

上网课一点也不好玩,还是画画图吧(〃 ̄ω ̄〃ゞ


千狐绫

图一的灵魂草稿

图二的…………
(放心,瘦叔不会来扌

图一的灵魂草稿

图二的…………
(放心,瘦叔不会来扌

董奉

【搬老设定】很久之前《寂寥之旅》里瘦长族相关

这个slenderman的文我后来捋了捋,好像就从2014年开始在贴吧写的,现在看看真的挺中二的,不过人设爱好者爽就行了hhh

既然有人私信问,那就码一下关于当年《寂寥之旅》里slenderman族群的设定,说老实话这么多年了还有人喜欢,我也是挺高兴的,一路走来谢谢当初的老伙伴们捧场,大家一起写东西玩得很开心。

我写错字是故意的,请不要怪我,227赛高。但我写啰嗦了,就怪我吧。

经典恐怖游戏slenderman原设,即指都市传说中的一种诡秘的类人怪物——瘦长鬼影。它身形细长,目测3米起步的高度,长手长腿。平时外形为成套黑西装搭配红色或黑色领带的无面绅士,背后有时会释放大量触手,可以随意瞬...

这个slenderman的文我后来捋了捋,好像就从2014年开始在贴吧写的,现在看看真的挺中二的,不过人设爱好者爽就行了hhh

既然有人私信问,那就码一下关于当年《寂寥之旅》里slenderman族群的设定,说老实话这么多年了还有人喜欢,我也是挺高兴的,一路走来谢谢当初的老伙伴们捧场,大家一起写东西玩得很开心。

我写错字是故意的,请不要怪我,227赛高。但我写啰嗦了,就怪我吧。

经典恐怖游戏slenderman原设,即指都市传说中的一种诡秘的类人怪物——瘦长鬼影。它身形细长,目测3米起步的高度,长手长腿。平时外形为成套黑西装搭配红色或黑色领带的无面绅士,背后有时会释放大量触手,可以随意瞬移,行为优雅而诡异。诱拐孩童,经常将死者串在树上或掏出内脏包在塑料袋里整齐码放。


以下一切都建立在“slenderman是一大类危险超自然生物”的前提下。

瘦长族是女尊,雌性稀少,占领导地位,寿命极长,整体生育率很低。雌性不仅是母亲、配偶,更是领袖,甚至独材者。五大洲各大家族都有位说一不二的“主母”。slender五兄弟家里都是他们的母亲在主事,儿子对母亲有着绝对的尊重。slender在文中设定为长子,他的优秀尤其令母亲自豪,即便没有女儿也考虑由slender继承首领的位置(其实二设里排行最大的是splendor,《寂寥之旅》中他设定成了年龄最小)。

大多数雌性的身高和能力均超越雄性,两性的外形没有明显差异,不仔细看的话人类会觉得他们都是身体细长的男性,雌性普遍更加纤细一些。平时用意念交流,说话时雌性的声音会稍显柔和,用第三人称普遍不会有性别区分,全部使用“他”。

slenderman的管理和执行阶层通常都非常务实且使命感强烈。秉着能者多劳的原则,“大族长”不一定都是雌性,虽然雌性在位的情况居多。自1900年代开始在位的一直是一位雄性族长。而远在这位族长之前,他们就已经开启了与人类高层的接触,双方几百年间不停地暗中博弈,但这些都不影响大部分族人和普通人类民众的生活。

(这个世界观下slender身材高挑,力量强大,有领袖风范,在族内其实就是“伪娘”...男女通吃,他的追求者相当众多。)


○关于“处刑者”这一职位:


slenderman的性别从外形上真的很难判断,举例就是:上图只有一位是雄性hhh

1.处刑者非常强,技能众多,有顶尖的杀戮力量,辐射免疫,战斗力平均值凌驾于整个族群之上。

2.通常很自律,脾气好,低调。没必要战斗的情况下,在瘦长族中其实是偏温和的一个群体。他们处事讲究原则,忠诚,责任感强。

3.如果不是面对直接而来的威胁,他们不会伤害无攻击意图的人类。在处刑者的概念中,人类等于麻烦,杀了人类对自己没有好处,除非那是他们中某一个的固定食物,否则他们宁愿挑战更强大的对手(他们中大多数的配偶其实就是这么来的,打着打着就滚到床上去了,这是一个挺严肃的事儿)。

4.处刑者分为正面部队和暗杀部队两类,按照各自体质不同自行安排工作方式,实际上没有特意的区分标准,本来就人数少,这是他们自行抱团的成果。

前者的标志是军装制服,高防御,技能地图炮,血厚皮厚正面刚。military属于这一类,他的重火力和学习能力深得元老院及族长的喜爱;

后者的标志则是帽兜党,轻便的着装与各类便于藏匿武器的皮带口袋相映成趣,神出鬼没,其中身藏毒性体质的个体占相当大的比例。老练的暗杀系处刑者甚至会被元老下派观察者监视,由于一些不可预测性,元老们也担心自己会被反水的处刑者暗杀。

5.人数少,相对于其他机关来说人数很少,最多时也不足百,平均值为50人在位。与元老会一样,雌性占大多数,并处于领导位置。

6.无固定的居住地,如果没有配偶和子嗣,过几十年就会变更领地。根据个体状况,他们的活动区域浮动于整个世界的阴暗处,只有族内信使传达命令,或联系过固定据点的指令塔后才会出头。

7.关于雌性处刑者,由于性别失衡和生育率低下的缘故,其实会比较吃香。经常有大家族不计较出身和规矩破格迎娶她们的情况,强大的力量与繁殖优秀后代的高几率直接挂钩。

总会有家世显赫的年轻雄性为夺雌性处刑者的青睐而决斗,类似事件一再发生,元老会对此持欢迎态度。

另,雌性本身的选择权最为重要,如果她们看中谁,哪怕对方是带罪之身,也可立即免罪,这将被当做该雄性魅力的证明。

8.守序中立,拥有挑选配偶和领地的优先权,吃穿住行全部元老会报销,他们是固定据点的常客,经常有规律地到访更换装备或找信使交换情报。

9.处刑者的成员来历两极分化,多数出身名门,背景深厚足以抵御为被行刑者复仇的亲友。还有少数,为血统不纯但能力出众的个体,这些slenderman即使死了也无人感伤,本人更是心无旁贷,完成任务的效率甚至会更高,military曾经处在后者的行列中。

即使各自背景不同,但处刑者之间严禁私斗和相互蔑视,一旦闹出事来会被革职,这也将成为其所在家族的污点。如果一定要进行决斗,要向元老会提交申请,并有一名元老担当见证人和裁判。

 

○关于“学者”:


slenderman的性别从外形上真的很难判断,举例就是:上图有一位是雌性,而且不是中间那个hhh

1. “学者”不是职位,而是形容瘦长族内痴迷于研究的群体的名词,没有褒贬义。他们的战斗力基本属于最低一档,但相当聪明,雄性占大多数。

2. 对于本族和人类都有着相当的了解,活用科技及其它超自然力量,仅凭兴趣就可轻易潜伏在人类高层或超自然研究机构中。医疗、化工、生物、航天等等这些领域,都有他们的踪影,很会赚钱。

3. 你很难碰到性格好的“学者”,他们大多脾气古怪,更有甚者疯疯癫癫。虽然没什么战斗力,但是疯起来你不知道他能整出什么花活,某方面来说比“处刑者”要危险得多。

4. 一些出身良好,情绪稳定的“学者”专门被安排去负责记录整个族群的历史和重大事件,具体形式只有长老会知晓。

5. 他们也被安排负责“处刑者”的后勤整备工作。必要时讲解人类目前的发展状态给其他族人。

 

○关于“长老会”:

  1. slenderman全族的最高参谋团体,相当于人类众议院。全员平均年龄2000岁,因为瘦长族随着年龄增长会越来越高,所以这群老者身长5到8米,巨人中的巨人,除了瞬移很少动弹。
  2. 权利极大,多数是雌性。
  3. 长老会成员基本都在地下活动,首选的集会地点在天然溶洞。
  4. 长老们的心灵感应能力是全族最强的,每一位都相当于一座大型信号发射塔,能瞬间知悉族内各处发生的事情并下达处理意见。
  5. “处刑者”们是他们的亲卫队,直接听命于长老。
  6. 都喜欢撮合小辈们相亲,都喜欢催小辈们生孩子。
  7. 虽然不承认,但都觉得和人类你来我往是件好玩的事。

  8. 相互之间也会因家族利益有明争暗斗。

 

○关于“信使”:

从“观察者”中选拔出的群体,整体性格外向,热衷信息交换,担负起了族群间信息传递的任务,虽然不强,但在各处都很受欢迎。

 

○关于“指令塔”:

族群中任何一个意念强大的个体都有作“指令塔”的潜质,这是长老会非常看重的职位,只要思维能力够强都能当“指令塔”,相当于各大陆间族群讯息的二传三传。

有些瘦长族培养的人类“代理人”在社会中发挥作用,他的主人就算是最基础的“指令塔”。

 

○关于“观察者”:

这个是当时贴吧吧主“死之都市”太太创造的概念。

“观察者”的能力基本都很适合伪装,能轻易融入人类社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将自己观察学习到的人类相关知识提交给高层,还负责一些监视任务。

无论是战斗力、智力、个体素质都是相对最中庸的一群。特殊技能和爱好百花齐放,活跃度高,数量最大。

 

○关于“狩猎者”:

也是当时“死之都市”太太创造的概念,数量也颇多。

高杀伤,高敏捷,高效率,不听命于任何人的暗杀者,完全凭自我意志自由行动。可能是为填饱肚子狩猎,也可能为了维护领地隐秘性。offender曾属于前者,一般只吃男人,slender是后者。

缺点是无法面对成群成片的对手,也是战斗力波动最大的一个群体,强的很强,弱的很弱。

《寂寥之旅》中这个群体中的食人者占比率很高,对人肉的渴求让他们不断跟踪人类。过分作死的个体容易暴露瘦长族整体的信息,他们会被长老会的处刑者盯上。

 

○关于“牧羊人”:

是当时贴吧“时之旋”太太创造的概念。

同样是忠诚、自律、高战斗力的职位。如果说“处刑者”是军人,那“牧羊人”就是警官,主要对付人类,对人类的态度是“不能碰的羔羊”,好的羊就要好好呆在羊圈里,对出圈的人类非常不留情面。

内部职务分工比“处刑者”要复杂,很多时候他们的工作状态更类似特工或侦探,而且总是要交报告。

 

○关于“代理人”:

这个东西,玩过creepypasta或者slenderman游戏的都知道。但“代理人”不一定都是人类,也可能是动物或者其他超自然种族,是完全听命并忠心于瘦长族的异族傀儡,总数量庞大。

冢虞

早上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关于小神烦杀不杀人)

所以花了一两个小时整理了一下

如果有不对的请告诉我并且欢迎补充!!!

早上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关于小神烦杀不杀人)

所以花了一两个小时整理了一下

如果有不对的请告诉我并且欢迎补充!!!

凌云水

第一章 一切的开始

凌羽墨,一名普普通通的准大一学生,在经历了高考炼狱般的摧残之后,开始放飞自我,正式成为二次元腐宅妹子们的一员,励志宅过这个漫长的暑假。

但是她妈妈总觉得女孩子应该多出去见见世界有多么的多姿多彩,天天唠唠叨叨的劝她出门,甚至去图书馆也好,只要不天天窝在家里抱着个手机在那废寝忘食般的看就行。工作日还好父母出去上班,一旦双休日到了,哦,斗智斗勇的日子来了。

凌羽墨死鱼眼盯手机.jpg

不过今天还好,是个周六,她约好了和高中闺蜜一起出去逛漫展,早早收拾好东西就出门了。

“钥匙,钱包,充电线,充电宝,漫展门票……,”她顿了一下,“还有要给闺蜜投喂的零食和饮料。”她收拾好东西,把书包拉上放到门口的...

凌羽墨,一名普普通通的准大一学生,在经历了高考炼狱般的摧残之后,开始放飞自我,正式成为二次元腐宅妹子们的一员,励志宅过这个漫长的暑假。

但是她妈妈总觉得女孩子应该多出去见见世界有多么的多姿多彩,天天唠唠叨叨的劝她出门,甚至去图书馆也好,只要不天天窝在家里抱着个手机在那废寝忘食般的看就行。工作日还好父母出去上班,一旦双休日到了,哦,斗智斗勇的日子来了。

凌羽墨死鱼眼盯手机.jpg

不过今天还好,是个周六,她约好了和高中闺蜜一起出去逛漫展,早早收拾好东西就出门了。

“钥匙,钱包,充电线,充电宝,漫展门票……,”她顿了一下,“还有要给闺蜜投喂的零食和饮料。”她收拾好东西,把书包拉上放到门口的鞋柜上,弯腰低头穿上鞋,顺带拿起了藏在旁边的蝴蝶刀和甩棍口袋,甩棍塞到口袋里,蝴蝶刀塞到书包旁边放水的袋子里。

自从经历过那件事,她就没有离开过这两样东西,它们就像是在雪地里快要冻死的人突然遇到了一个生了火的炉子一样给予了她温暖与力量。她总是问自己:你没有力量不能保护好自己,更别说是别人呢,对不对?

站起身把书包背到身后,拿起手机,取消静音恢复正常模式,把耳机塞到手机里推开门,按上电梯在电梯里的镜子前整理了下头发。这一系列的动作像是刻在了灵魂里一样,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似乎忘记了它自己也会随时消失在这里

绝对不能忘记带防身的东西,绝对不能忘记带给自己重要的人的东西,绝对不能...再失去些什么


而在一周前的美国的一所别墅里,正鸡飞狗跳的上演了一场闹剧。

“oh,my bro,请你放下我手中可怜的文件它已经是这个月坏掉的第5份了”slender头顶青筋暴起,尽量平稳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烦躁。

“slender放下你手中可怜的咖啡杯,它看上去快要被你捏碎了,”splendor笑着说道“不要总是那么严肃,小孩子就应该多笑一笑,绷着个脸小心回头吓哭小孩。”slender眼睁睁的看着他可怜的文件被自己的兄长叠成了纸飞机,然后吹了口气飞出了门外。

“splendor,算我求你,你能不能不要再在我工作的时候打扰我,我桌子上的文件多到摞成了半米高,我希望我能尽早的解决他们,不被长老会的成员挑出毛病来……”话音未落便看见他的五弟推门而入“slender,有一份紧急文件。”

“哦,好的,谢谢你tender.那么文件上说了什么吗。”低头抿了一口面前盛在白色精美的瓷杯子里的咖啡,他抬头看向了自己最小的弟弟。

tender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画着机密的文件“是这样的,有人在前不久发现了一个叛徒,那个叛徒曾经与一些人类合伙残害过我们的同胞,而且他似乎还与一些妖怪达成了什么约定,抢夺各种种族的幼崽来进行某种仪式来提升自己的实力”他顿了一下没有接着往下说,瞟了一眼永远都是笑咪咪的大哥。

“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据前方调查人员传来的消息,现场非常血腥,地上的断肢碎肉像一座小山一样,但是每具尸体都失去了自己身上的一部分,像是人类失去的以心脏大脑为主,咱们一族的话,是以整个躯干部分为主。正当他们准备清理现场的时候,那些破碎的尸体就开始蠕动,拼接到了一起,最终成为了像是代理人的一种,然后展开了疯狂的攻击,给咱们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所幸没有人员死亡。最近情报部门追踪到了他的痕迹,希望咱们能帮一下忙。”

“是吗”slender双手交叉手肘撑在桌面上,陷入了思考。 

“没错,而且要求最好活着带回来。”tender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位兄长,这次的任务实在是很凶险,谁都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

Slender想了想,“让trender去吧,他的能力对于抓捕捆绑效果比较好,而且他的自卫能力也很不错。”

“No way,slender让我去吧,”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splendor说道“对幼崽出手可是真正的无法饶恕呢,而且我去执行任务的话可是没有人会打扰你工作了,不是吗?”

“你确定吗?”slender皱了皱眉,有一些不同意。

“你就那么不信任自己的哥哥吗,我真是好伤心啊”splendor的表情变了,变成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他起身来到他弟弟的桌子前,伸手捏了捏slender的脸。“哥哥还没出动就让弟弟去解决问题,我才没有那么不称职”

Slender心想:我还真不觉得你是我哥,你就是个比弟弟还弟弟的哥哥。

“……不,我并不是担心你的实力问题,算了你那么想去就去吧,只要是关于小孩的事情你就格外上心,记得早点回来不要在别国待的时间太久。”

“那好!我先去收拾一下东西,一会儿见。”splendor推门走了出去,差点撞上迎面走来的trender和offender

“offender把裤子穿好,就算在家里也不能那么随便哦。”splendor抬手把offender拍了个趔趄。

“喂!真是的……”offender不满的发了句牢骚。

“splender确实没有说错话,你确实该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穿的永远都那么随便我感觉我职业病都要犯了。”trender抬手扶了扶自己并没有五官的脸上的眼镜“不过,真的要让splendor去吗,你可别忘了他曾经失控杀人的原因,虽然咱们一族对于杀死人类并没有什么感觉。”

“应该没有大碍,他已经找到了可以控制住自己的办法,用那些铃铛,不是吗?”

“切!我可不信,前几年他还和我发过飙。”offender小声嘟囔着

“那是因为你欺负人类小孩,而且我来了以后他就自己平息了怒火”slender从座位上站起身,走到他的几个兄弟面前“他要是真正生气失控的话其实根本就没有人能控制住他,相信我你们绝对不想经历这些。”

Slender抬手带有安抚意义的拍了拍offender的肩膀“trender,你查出来那个叛徒在哪个国家了吗?”

“是,我查出来了,”trender看上去有些苦恼“如果可以我希望我永远不要踏入那个国家,它的历史很长土地的神性实在是太高了。”

“是在亚洲吗?”

“没错,而且按照我查找到的信息显示,那个国家是……”

“中国。”



—————————————————————————————

好的我写完了,改完了,真的第一次把自己所想的放到网上了。

这次的构思是一次分割,过去与将来的分割

我将与我爱的人与爱我的人生活的更加健康快乐幸福

我由衷的感谢我的三个闺蜜们,老铁们我们是最棒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