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nape

53001浏览    3325参与
束樛

【斯莉】一束迟到的百合花

*3k+一发完,有一点小刀。

*三年前就开工的文,今天我终于写完了!


这是哈利第二次来到母亲墓前。他打开那封已然氧化的信,清了清嗓子,念了起来——


致莉莉·伊万斯,


我希望我能有勇气在你的名字前加上三个简简单单的字——‘亲爱的’,就像你其他所有的朋友在给你的信打头时所用的一样。但我不能。我不能使用这三个字来称呼你。我的错误使你付出了过于沉重的代价,我只能竭尽全力赎去我肩上担负的罪孽。


哈利已经成长为和你一样的正直而勇敢的巫师了。一开始,我很难将他和你联系起来。除了眼睛,在外貌上他一点儿也不像你,反而像是个彻头彻尾的波特的后代。我承认,尽管我是为了...

*3k+一发完,有一点小刀。

*三年前就开工的文,今天我终于写完了!




这是哈利第二次来到母亲墓前。他打开那封已然氧化的信,清了清嗓子,念了起来——


致莉莉·伊万斯,


我希望我能有勇气在你的名字前加上三个简简单单的字——‘亲爱的’,就像你其他所有的朋友在给你的信打头时所用的一样。但我不能。我不能使用这三个字来称呼你。我的错误使你付出了过于沉重的代价,我只能竭尽全力赎去我肩上担负的罪孽。


哈利已经成长为和你一样的正直而勇敢的巫师了。一开始,我很难将他和你联系起来。除了眼睛,在外貌上他一点儿也不像你,反而像是个彻头彻尾的波特的后代。我承认,尽管我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才对波特挑三拣四的,然而在另一方面我非常享受这件事。这是我对波特的报复。我必须为此向你还有哈利表示抱歉。


随着哈利的成长,我意识到他的性格越来越像你了。你也一定很喜欢儿子的那双祖母绿的眼睛,总是含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神思。当然,并非是对我来说捉摸不透:当我用摄魂取念试探他时,发现他只是在担心自己的朋友。他很少为自己的未来忧虑。事实上,他在潜意识中似乎认为自己是不会有未来的。你瞧,不论是哪个波特都如此容易对自己判断失误——我是不可能让他自以为英雄的烈士结局实现的。


这辈子我最爱干的事,就是和波特作对。两次我都做到了。第一次的结果令我悔恨半生,我只希望你能对第二次的结果感到满意。


我并不奢求你的原谅,伊万斯。是我破坏了你本该拥有的幸福,因此我无法原谅我自己。时隔多年,我仍旧嫉妒波特;如果不是那次劫难让你也送命,我一定会幸灾乐祸。我想,也许正是我的卑鄙使你厌恶我。因此我从未对你说出过那充满魔力的三个字——在波特对你第一次讲出那句话时,你的第一个分享对象不再是我。但我知道这件事:我一直在关注你的动向。我见到我谨慎地收纳进心头的词句,被波特肆意滥用。当他表达爱意时,总是毫无犹豫而不假思索的。


他爱你吗?我想是的。他爱你,这个事实毋庸置疑。然而究竟到哪种程度,我曾经是表示质疑的。我一度以为,当他面临真正的威胁时,会毫不犹豫地抛妻弃子,为活命不择手段。


那时,他可以一天到晚重复那三个字——‘我爱你。’——还附带另外无数句甜言蜜语。我常常看到你听见那三个字时候展露出的笑容,你是由衷地感到幸福吧,莉莉。我真希望你能幸福……


我不知道十年后,你还记得我……多少。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那天下午的和风。你捧着蓓蕾,在阳光下它缓缓绽开,顺着暖风飞走,飞到我们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去。我们相遇的那天就像我们的命运一样。最开始的那两年,我以为我们会一直那样幸福下去,——不,我会一直那样幸福下去。但普林斯家大概没有什么能获得幸福的血统,事实也证明我们确实如此。对此我毫无怨言:我为自己曾拥有百合的香气而心怀感激。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不知道珍惜自己已经拥有的,只是憎恶自己无法获得自己想要的。当我祈求你的青睐时,却从未给予过你爱。我以为我失败在物质条件的匮乏,现在才明白——我败在了精神的贫瘠。


詹姆斯·波特,纯血二十八家之一的继承人,喜欢恶作剧但“本性不坏”,家境富裕,受幸运眷顾。学生时代的我嫉妒他。与他相比,我什么都没有。Half Blood Prince?他们只会把这个名号当作我由于满溢的自卑情绪产生的自欺欺人的幻想而已。尤其是詹姆·波特,伟大的格兰芬多追球手,成天故意把自己的头发弄成一副飞了一天扫帚的样子,就为了吸引女孩子们的注意力。而我在魔药上展现的天赋,不过是给他们提供嘲笑我是个“NERD”的谈资而已。


抱歉,我不应该讲这些的。我想这也许也是你最终没有选择我的原因:我总是那么自私。但有些话我实在忍不住,除了你,又不知道究竟能和谁说。等哈利为你念这封信的时候,估计我已经不在了吧。考虑到我已经完成的事,也许哈利会愿意继续读下去,让你听听我这些年来积攒的絮絮叨叨。


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一直没和你说。五年级的事,我很抱歉。我很抱歉在你救下我后骂你为“mudblood”,我——我只是不希望在你面前出糗,更不希望以那样糟糕的形式在全校同学面前丢人。在那之后我知道我们的决裂已经不可避免了……不可避免,然而……


在我十几年的教学途中,我不再允许自己的学生说出那个侮辱性的词。至少在我的课堂上,不会再有挚友因为这种事决裂。


莉莉·伊万斯……在那之后,我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念着你的名字。他们嘲笑我对你的感情,也借此讽刺我。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坐在黑湖边上,整夜都没有回去。你也许还依稀记得我第二天没去上课。你会记得吗?你那时应该很气恼,气恼得忘记难过。你一度希望我和他们不一样……和那些讲究血统的人不一样。然而我身上流淌着的那一半普林斯的血是我拥有的一切,我所能为之骄傲的一切。


那时我认为自己必须学习黑魔法,必须和那些黑巫师站在一起,否则我将和我那破产的父亲一样,永无出头之日。我与詹姆·波特的条件有着天壤之别,我必须在其他方面争取到社会地位。我在魁地奇上毫无天赋,而单单依靠魔药,我将永远无法富足。但我现在才意识到,如果当初我没有接触黑魔法,没有沉迷那过分强大的力量,你也许会答应我……不过,现在想这样的事,已经没用了。


今晚我就能了结这一切。我知道自己无法战胜黑魔王,但我不会让他伤害到你的孩子,我会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你生命的延续,我将用我的生命补偿给你最后的幸福……我愿意为你那双仍存活于世的眼睛肩下这黑暗,哪怕不能亲见你往光明里走去。莉莉,很抱歉在那十年里我没有好好珍惜你的情谊,辜负了你的期望。我仍旧嫉妒波特,但我已然能理解他:我们都愿意用自己的死,换来你的生。


当然,如果我侥幸活下来,也许会偷偷送你一束百合花,再悄悄溜掉,彻底消失在你的生命里。不过,如果你听到了这封信,那我就死透了。这没什么好悲伤的。尽管这些年我们越走越远,但我知道你总归还是会为我伤心的,因为你是那样勇敢——那样善良的人。


在我尚且年幼的时候,我的母亲告诉我说,勇敢的孩子是不会哭的,他们总能自己找到正确的道路。那个时候,她总是默默承受父亲的愤怒,收拾他酒后造成的残局。每当隔壁的太太趁父亲不在,劝诫她离婚时,她向来会以沉默表达自己的拒绝。现在我才明白,只有勇敢的孩子才会哭泣。他们敢于直面自己的情绪,敢于直抒自己的喜怒哀乐,敢于为自己的权益斗争。在被波特与布莱克欺凌的时候,我总是厌恶自己表现出来的弱小,并幼稚地认为凭借我自己能够战胜他们,赢得你的欢心。我决定做一个勇敢而又坚强的人,不向任何人表露我的痛苦与悲伤,为的是早日研习明白高深的黑魔法,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我认为,这就是你会喜欢的样子。可这只是虚伪的勇敢,毫无裨益。


如果我当时愿意把心里的苦恼都告诉你,把我接触黑魔法的理由解释明白,一切会怎么样呢?我很清楚,你对这些并非一无所知;只有你在那些事情发生时真正关心我。但我之前不希望你知道那些,我认为这些细腻的心思,在男孩身上出现将是可耻的。我那时最大的梦想便是学好黑魔法,把劫掠者带给我的痛苦加倍奉还。我拒绝你的关心,拒绝你的帮助,最终演变成——我在不知不觉中拒绝了你。


现在我才想明白自己的错误,可惜已经太晚了。我将你曾给予我的馈赠默默回报给了哈利,只希望能获得一丝救赎的慰藉。


我很庆幸,哈利是一个真正勇敢的人。






在这封信的最后,是一句晕开了的笔迹:


“我爱你,莉莉。永远如此。”






哈利念完了这封信,春日的和风轻轻吹拂过纸面,似乎想要从他手中抽走它。哈利站了起来,面朝新生的高锥克山谷,松开了指尖的力度。带着百合香气的信纸就这样凌空而起,飘向远方。


哈利回想起教授初见他时的眼神,心中只觉得不是滋味。在母亲的坟墓前静默片刻之后,他将斯内普教授办公室里盆栽的百合花移植到了墓碑旁。蜗居已久的百合花有生以来第一次舒展开自己的根系,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哈利记得,自己在魔药课后被关禁闭时,总是喜欢抚摸百合厚实的花瓣,并默念花盆底下压着的信笺上的字句——


“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便不在我们心中。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而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约翰一书1:8-9 )


远处,传来教堂悠扬的钟声,宣告正午的降临。




—THE END—

临安❀

【斯内普×你】安眠

来自点梗,有点改动w

Severus Snape×Ivy Clark(原创女主) 

不是手游里的艾薇请不要代入手游! 


无伏,婚后。 

黑魔法防御学教授Snape×魔药学教授Ivy 


-安眠- 

Ivy曾有段时间睡眠质量很差。 

比起依靠缓和剂和安眠剂的作用好好睡一觉,Ivy其实更希望Snape能哄哄她睡——像哄小孩子那样。但Ivy一直没好意思开口,直到自己在失眠大半个晚上又做了噩梦醒来。 

Ivy泪眼朦胧地依在Snape怀里,让他像......

来自点梗,有点改动w

Severus Snape×Ivy Clark(原创女主) 

不是手游里的艾薇请不要代入手游! 

 

无伏,婚后。 

黑魔法防御学教授Snape×魔药学教授Ivy 

 

-安眠- 

Ivy曾有段时间睡眠质量很差。 

比起依靠缓和剂和安眠剂的作用好好睡一觉,Ivy其实更希望Snape能哄哄她睡——像哄小孩子那样。但Ivy一直没好意思开口,直到自己在失眠大半个晚上又做了噩梦醒来。 

Ivy泪眼朦胧地依在Snape怀里,让他像抱抱枕一样把自己紧紧裹在他胸膛和臂弯之间。Snape心疼地吻吻Ivy眼角的泪珠,抿了抿唇。 

“乖乖喝掉药水…你应该相信你丈夫的魔药水平。” 

“可是…可是。”Ivy想说些什么,但张口就是不成句的哽咽。Snape最受不了她这样可怜的模样,只能叹口气,抚抚Ivy的背脊,等她平静下来。 

 

 

直到一次晚宴,Ivy很喜欢宴会上供应的蜂蜜酒。除了蜂蜜的甜香,这次的酒还能品出淡淡的玫瑰香,甚至几乎没有酒精味。Snape平时不让她喝酒,但这酒度数并不算高,以及显然自己的小姐很喜欢这酒,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她去喝了。 

直到斯莱特林的学生扶着路都走不稳的Professor Clark——或者该称Mrs Snape,不敢抬头地将她交给Snape,Snape才意识到短短的时间里Ivy喝了多少酒。 

但显然现在再去教育她是毫无用处的。怀中的爱人软得像棉花糖一样倚在Snape身上,一侧长裙的吊带滑落到臂上。 

Snape皱眉。将吊带毫不犹豫地提回去,又解下巫师袍裹着Ivy提前离场。不忘停下问一句,“她喝了多少?” 

“我想…那一托盘的酒杯都空了。Professor Snape…。” 

“…silly as a troll。”头也不回的离开。 

事实上,Snape几乎没有用troll这个词形容过Ivy。自己的爱人在他眼里和巨怪差的多,那是不可比较的。除了像今天这种傻事。 

 

 

Ivy喝得昏昏沉沉,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Snape怀里的。她本在学生面前撑着清醒,奈何这酒后劲上得又快又猛,好容易到了Snape那儿,她干脆直接瘫倒在人身上。 

Snape根本不敢趁着Ivy这次醉酒做些什么。Ivy失眠梦魇很多天了,倒算趁着这次醉酒安睡一会儿,他不差这一时半会。他只是觉得懊恼和生气,没看住Ivy喝了这么多酒,也怪她自己毫无节制。 

回到地窖,将爱人塞进被褥里,Snape转身去熬制醒酒的魔药。 

还没熬到一半,便听到Ivy小小的啜泣声。Snape挥挥魔杖熄了火,快步走向床边。Ivy实际并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梦了,她只是没由来的难过。在Snape抱住她的一瞬间,Ivy放了声音大哭。 

只有在上次做那样恐怖的噩梦时,Ivy才哭得这么彻底过。Snape被她哭得心碎,但他并不会那些花言巧语去安慰她,只能拍拍她的背脊,紧紧拥抱她。 

“Don’t cry.” 

Ivy哽咽。回抱住Snape,不让他起身再去熬药。她头昏得很,难得有了昏昏沉沉的睡意。 

“Sev…Sev。” 

“Sing for me…please.” 

Snape怔了怔。他的印象中自己从未唱过歌,更没有给别人唱过。他开始害怕自己会不会唱出一些五音不全的曲调,但怀里Ivy一遍一遍的呓语让他不再多想。 

这是Ivy第一次听Snape唱歌。Snape的声音沉稳平静,如果非要形容…Ivy觉得是回春时山川解冻的和缓静谧。她听不清Snape具体唱了什么,只呆呆地跟着Snape的口型跟着张嘴,却没发出声来。 

 

这是Ivy近日睡过最好的一觉。 

 

 

很久之后,Snape有一段极忙碌的时间。占卜课因为Professor生病临时取消,课程时间全换成了魔药学或是黑魔法防御学。事实上这些多余的课程都是Snape接管的,他拒绝Ivy多上这些临时加出来的课程。 

不知道是不是压力有些大,Snape夜里竟然睡不着。 

Ivy还没睡着。她能感觉到爱人的胸膛,心跳呼吸还没平稳下来,Snape还没睡。 

 

 

“Sev?”Ivy睁开眼抬眸,Snape正垂眼看她,目不转睛。 

Ivy搂搂Snape的腰,将脸重新贴上他的胸膛。“我想Mr Snape睡不着应该告诉他的夫人,而不是在这儿干看着我不睡觉。” 

Snape觉得有些好笑。搂着Ivy的一只手抚抚她柔软的白金长发,Snape另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或许作为Mr Snape,不应该打扰Mrs Snape的睡眠。” 

“哦…”Ivy心疼地一下直起身来,补偿Snape一个吻。“我说了你不该揽这么多课程的,你还有额外的魔药要做…Dumbledore那儿的以及别人的那些…你又不让我插手,你会累坏的,Sev。” 

Snape用一个吻堵住了Ivy还想说些什么的嘴。“如果我想睡着,我想这是显而易见的,我可以饮用魔药。我的小姐。” 

“哦…我想我也说过,不要太依赖魔药嘛,Sev。” 

Snape无法,只能按着自己的爱人又躺下。 

“或许夫人可以唱歌给我听。”Snape想到这个的时候脱口而出,说完才意识到自己仿佛说了些荒谬的事。 

Ivy只是微微愣了,随后笑得很开心。“我很高兴你能提出这样的要求,Sev。”Ivy捧住Snape的脸狠狠亲一口,又缩进他怀里。 

 

浅浅的吟唱是从Snape怀里悄悄溜出的。或许是在被褥里的原因,声音稍微有些闷,但不难听出声音的空灵。 

Snape前所未有的舒心。他轻轻揉捏着Ivy的掌心,竟有了困意。 

… 

“And when he smiles, I'm alive, such delight. 

Feel the magic in the air,  

Enchantment everywhere,  

La vie en rose. ” 

Ivy唱完睁眼再看时,Snape已经阖上了眼。她笑弯了眼,悄悄翻身睡在Snape身侧,替他掖掖被角。 

“哦… Sev。Wish u sweet dreams.” 

 

ALWAYS” 


Aare

行尸走肉

我不伟大,我只是强者谋算下的棋子砾砂。


如此清醒残酷的认知观念,形成原因却简单无比:我主动踏上棋盘、交付自身所有一切,仅为让那个曾经赠予我温暖的人能活下来。


就当时时局而言,看似人数庞大的食死徒团队并没有想象中的团结——这个词反而能在那些拒绝加入、转入投身凤凰社的巫师身上的到更加良好的体现。我越来越清醒地看出更多黑袍子的目的,他们并没有改变时政的魄力,仅想追随一个过于强大的人打破当世权利对他们的限制、依靠先天的血统高人一等的新观点,不必费心进取地便理所应当地成为利益权利的瓜分者——而这,却是我最初加入时,厌恶现下时局的根源。


因此,我更清楚地意识到,这一要求的实现是如此困难,...

我不伟大,我只是强者谋算下的棋子砾砂。


如此清醒残酷的认知观念,形成原因却简单无比:我主动踏上棋盘、交付自身所有一切,仅为让那个曾经赠予我温暖的人能活下来。


就当时时局而言,看似人数庞大的食死徒团队并没有想象中的团结——这个词反而能在那些拒绝加入、转入投身凤凰社的巫师身上的到更加良好的体现。我越来越清醒地看出更多黑袍子的目的,他们并没有改变时政的魄力,仅想追随一个过于强大的人打破当世权利对他们的限制、依靠先天的血统高人一等的新观点,不必费心进取地便理所应当地成为利益权利的瓜分者——而这,却是我最初加入时,厌恶现下时局的根源。


因此,我更清楚地意识到,这一要求的实现是如此困难,以至于从提出开始,邓布利多便直接询问我愿为此付出的代价。当‘Anything’一词脱口而出,我天真地以为这只是一次短时间的沉重交换。虽是黑魔王亲自做出的决策,但只要他的对手是邓布利多,他所期待的结局便难以实现。邓布利多——这位被认为是最伟大的巫师,只要他能够稍微一视同仁地看待他的凤凰社手下、用对我发号施令的态度要求一贯自大的人、拒绝他们过于天真的想法,这个要求必然能够实现,而那个人的安危也可以得到保证。


但当我站在戈德里克山谷的小屋外,无法平复心绪踏入其中,映入眼帘的只有横陈于地的亡者和哭闹不止的婴孩。残酷的事实再一次证明我看待事物的局限性,于很久之后我才知晓当时的真相:尽管邓布利多提出了隐藏地点的方案、确定了用赤胆忠心咒作为保护的手段,但却没有强势到底持有保密人身份。这样的安排让人无法理解,甚至在很多夜晚成为我的梦魇、以及深刺心底的疑问:


邓布利多,这预言中必定有我不曾知道的内容。而你,是否为了确保魔法世界的和平,做了一个必要过程的推动者?


没有人给我准确的答案,尽管我被亲口承诺的誓言束缚、不得不履职十几年。我带着怒气与恶劣对那个男孩儿送上嘲讽攻讦,用贬低和打击的语言期望他保持清醒。除了同事我几乎得不到更多人的好感,学生们更是明晃晃地在他们脸上摆出对我的讨厌。


而我不会辩解伸冤,我将继续忠实执行我的诺言,没有其他选择,看不到更多希望,宛如行尸走肉一般,被强者驱赶。

斯教的扣子。

「Severus Snape」星河无你皆暗淡,浮生唯你是遗憾。

【视频请勿二改二传抹水印  |  Severus个人安利专场】

Severus始终是我的意难平,无法和解。

他用生命终结去救赎那个年轻气盛的自己。

愿平行世界的西弗,得以解脱。

愿阳光终会照拂到他身上。

他拥有着强大的内心,也有无比脆弱的感情。


BGM:曲终人亦散 - 江子牙

「Severus Snape」星河无你皆暗淡,浮生唯你是遗憾。

【视频请勿二改二传抹水印  |  Severus个人安利专场】

Severus始终是我的意难平,无法和解。

他用生命终结去救赎那个年轻气盛的自己。

愿平行世界的西弗,得以解脱。

愿阳光终会照拂到他身上。

他拥有着强大的内心,也有无比脆弱的感情。


BGM:曲终人亦散 - 江子牙

斯教的扣子。

「Snarry」谁都别说让我一个人躲一躲。

Severus & Harry

毕竟是我爱的人,我能够怪你什么。

BGM:原谅 - 王赫野


【OOC致歉  |  人物角色归罗姨,OOC归我  |  视频请勿二改二传商用抹水印】

【原著BE向  |  主Harry视角  |  Severus牺牲】


Severus:

我死在了你面前,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躺在了你的怀里,被你拥抱...

「Snarry」谁都别说让我一个人躲一躲。

Severus & Harry

毕竟是我爱的人,我能够怪你什么。

BGM:原谅 - 王赫野


【OOC致歉  |  人物角色归罗姨,OOC归我  |  视频请勿二改二传商用抹水印】

【原著BE向  |  主Harry视角  |  Severus牺牲】


Severus:

我死在了你面前,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躺在了你的怀里,被你拥抱着安然睡去。

你是我明里暗里爱着的人,是我无法真正触摸的遗憾。

想触碰的时候,怕我太用力伤害到你。

想推开的时候,又怕我舍不得,反而把你拉向自己。

怎么舍得让你陪我坠落无底深渊,明明你该是流光溢彩的霓虹。

我要你去自由自在的生活,却又不想你那么快就遗忘我。

你会很快遗忘我吗?像蜉蝣的生命那样般短暂即逝?

那么好吧,请你选择遗忘我。

恨也好,爱也罢,你始终是我难以宣之于口的勇敢。

最后是谁都好,只要不是我就好。

我从来不该是你的选择,这样我才能坦然赴死。

原谅我对你的爱,原谅你对我的爱一无所知。

从现在开始,以格兰芬多的勇气去爱别人吧。

不要对任何人说,你曾爱过一个黑暗又懦弱的斯莱特林。

原谅那个大战中这个见不得光却始终爱着你的我;原谅到最后我都在尝试让你恨上我的举动。

我爱你,从不低调,也从不…明显。

我还没告诉你的是:每次回到只有我一个人的蜘蛛尾巷,雨天真的好冷;尖叫屋棚的空气随着我的血液凝固,我让你看着我,只是为了把你刻在我最深的记忆里;Harry,很抱歉我没有资格给你一个家。


Harry:

你死在了我们最相爱的时候,你躺在我怀里,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光明正大的拥抱你。

你是我至死纠缠,抵死不愿放手爱着的人。

想要你的触碰,想要你永远不会推开我,想要告诉世人,我们其实是相爱的。

我爱过一个盛大灿烂又隐忍的斯莱特林。

怎么能去遗忘,怎么舍得把你从生命里剥离。

可是你怎么敢?怎么敢就这么离开我?

留我一个人面对没有你的世界,留我一个人感受这无疾而终的懊悔。

你的死亡不是我爱情的终点,那只是我孤独一生的开始。

最后不是你,那么身旁无需再由他人相伴。

你再等等我,你再慢点走。

不过是短暂一生,我总要把爱你这件事做到极致,再去见你。

以格兰芬多的自信,我会拥有你整个完整回忆,到故事的结尾。

原谅你不敢宣之于口的爱,原谅我同样没有挑明的爱意。

原谅大战中消失不见的你,原谅大战后失去挚爱的我。

我爱你,从不大胆,也不…渺小。

我还没有告诉你的是:霍格沃茨没有你的冬天变得更加寒冷;地窖里面没有你制作魔药的身影,让我觉得生活居然如此清苦难耐;Severus,我想和你有个家。

氿倾

HUG

HUG:拥抱


他只有在百合花凋谢后才能第一次抱住她----哔哩哔哩弹幕————题记


sev从小没有人会抱他,艾琳只会把他往身后藏。


直到sev十岁那年遇到了他的百合花——lili,他第一次起了想拥抱别人的念头


但sev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lili


“我有什么权利抱她呢  ”   “我只是snape家的小怪物”  我不配......


HUG:拥抱

 

他只有在百合花凋谢后才能第一次抱住她----哔哩哔哩弹幕————题记

 

 

 

sev从小没有人会抱他,艾琳只会把他往身后藏。

 

 

 

直到sev十岁那年遇到了他的百合花——lili,他第一次起了想拥抱别人的念头

 

 

但sev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lili

 

 

“我有什么权利抱她呢  ”   “我只是snape家的小怪物”  我不配

 

 

一年级时

在分院帽说出Gryffindor时sev就知道他和lili不会在像从前那样了

 

 

五年级时

当他说出那个词的时候,sev知道他不可能抱她了

 

 

后来啊

他的百合花终于盛开了,但是却不是为他盛开的

 

 

10.31

Sev他会永远记住这个日子

在这天,他永远失去了他的百合花

但他拥有了他的百合花,虽然只有那么几小时.......

 

 

那是他第一次抱住她,也是最后一次

 

他只有在百合花凋谢后真正的拥有了她那么几小时

 

 

后记:不要怜悯死者,要怜悯生者;要怜悯那些活着却爱而不得的人———阿不思·邓布利多


心静(李哥)
格兰芬多扣十分——斯内普开心的...

格兰芬多扣十分——斯内普开心的说着。

格兰芬多扣十分——斯内普开心的说着。

卡諾普斯   ⃒⃘⃤(码字中
521快乐!!! 顺便祝自己几...

521快乐!!!

顺便祝自己几天前生日快乐,给大家看一下内人可爱的样子

最近真的太忙了,完全没有时间磨文想梗,真的更不了什么东西......(枯,原本自己的生日贺文写到现在都没有完成

ps.不会画画,按網上看到的模板画的,轻噴

521快乐!!!

顺便祝自己几天前生日快乐,给大家看一下内人可爱的样子

最近真的太忙了,完全没有时间磨文想梗,真的更不了什么东西......(枯,原本自己的生日贺文写到现在都没有完成

ps.不会画画,按網上看到的模板画的,轻噴

斯教的扣子。
「SeverusSnape」你...

「SeverusSnape」你是我隐晦又炙烈的梦。

截图自修  |  禁二改抹水印  |  二传请标明出处

————————————————————

你是我隐晦又炙烈的梦

也是我不敢回忆的遗憾

我爱过一个斯莱特林

爱过一个隐秘又伟大的人

不善言辞

只能借着黑暗说爱的男人

你有清澈的灵魂

也有数不清的细腻

年少时犯的错

用命换去救赎

最后一刻你是否得到了你最想要的结局

「SeverusSnape」你是我隐晦又炙烈的梦。

截图自修  |  禁二改抹水印  |  二传请标明出处

————————————————————

你是我隐晦又炙烈的梦

也是我不敢回忆的遗憾

我爱过一个斯莱特林

爱过一个隐秘又伟大的人

不善言辞

只能借着黑暗说爱的男人

你有清澈的灵魂

也有数不清的细腻

年少时犯的错

用命换去救赎

最后一刻你是否得到了你最想要的结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