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neaky

2283浏览    29参与
冷白山先生是一只猫
本sneaky十年男友粉火速报...

本sneaky十年男友粉火速报道

本sneaky十年男友粉火速报道

景颜吾心
口嫌体正直的简崽崽

口嫌体正直的简崽崽

口嫌体正直的简崽崽

景颜吾心

糖20190209

久违地双排了,要谢谢Travis的采访,等我有空细细记录一下那两个采访视频。

Sneaky says he misses Jense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vHDN3pHB68

Jensen says he misses Sneak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Ix1rGrjdw8




久违地双排了,要谢谢Travis的采访,等我有空细细记录一下那两个采访视频。

Sneaky says he misses Jense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vHDN3pHB68

Jensen says he misses Sneak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Ix1rGrjdw8



1V1男人大战·Sora

【Bang x Sneaky】圣诞礼物(车)

全明星cos梗

立了flag的裴大爷现在已经在各种打听cos服了

如果两人穿着cos开车了可还行┓( ´∀` )┏

链接请见评论区

谢谢阅读~

全明星cos梗

立了flag的裴大爷现在已经在各种打听cos服了

如果两人穿着cos开车了可还行┓( ´∀` )┏

链接请见评论区

谢谢阅读~

生活不易小鹤叹气

更新还是要混的(什)
混水摸鱼(→↑↓←)

更新还是要混的(什)
混水摸鱼(→↑↓←)

声波吾爱

可以可以,终于懂为什么AO3上的妹子最爱的CP就是Jensen/Sneaky了,这两个人玩个真心话大冒险也太放的开了吧哈哈哈哈哈,Sneaky什么“不想喝恶搞饮料”之类的都只是借口吧你只是想坐Jensen大腿吧(ಡωಡ)
Jensen还不好意思直视Sneaky的脸
~( ̄▽ ̄~)
多么适合开车的同人材料啊,有没有大大安排一下(「・ω・)「(「・ω・)「
——指路微博@Cloud9FanClubCN的最新视频

可以可以,终于懂为什么AO3上的妹子最爱的CP就是Jensen/Sneaky了,这两个人玩个真心话大冒险也太放的开了吧哈哈哈哈哈,Sneaky什么“不想喝恶搞饮料”之类的都只是借口吧你只是想坐Jensen大腿吧(ಡωಡ)
Jensen还不好意思直视Sneaky的脸
~( ̄▽ ̄~)
多么适合开车的同人材料啊,有没有大大安排一下(「・ω・)「(「・ω・)「
——指路微博@Cloud9FanClubCN的最新视频

1V1男人大战·Sora

Sneaky cos Soraka Bjergsen发糖

女装大佬又Cos了


Bjer直播中读弹幕问题:“你喜欢Sneaky穿成吕。。。铝。。。女孩子么(读了好几遍才读对)”

然后Bjer咧嘴傻笑:“怎么?你不喜欢吗?”

彳亍口巴。。。懂了。





女装大佬又Cos了


Bjer直播中读弹幕问题:“你喜欢Sneaky穿成吕。。。铝。。。女孩子么(读了好几遍才读对)”

然后Bjer咧嘴傻笑:“怎么?你不喜欢吗?”

彳亍口巴。。。懂了。


1V1男人大战·Sora
BoxBox直播欣赏Sneak...

BoxBox直播欣赏Sneaky女装cos照

诺夏目前尚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

BoxBox直播欣赏Sneaky女装cos照

诺夏目前尚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

曳夜晔叶

那个……乱糊的Fliqpy和Sneaky……画得很烂啊……还忘了Fliqpy的军牌……但是!谢谢大家的喜欢!尤其感谢橙砸君的关注!

那个……乱糊的Fliqpy和Sneaky……画得很烂啊……还忘了Fliqpy的军牌……但是!谢谢大家的喜欢!尤其感谢橙砸君的关注!

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23:59 - 00:00

新年贺文。小段子合集(我很抱歉)。仅LCS。多CP,也有无CP的。具体来说依次是:Jankos/VandeR(波兰组)、FROG1VEN、Rekkles、Amazing/sOAZ、xPeke/Cyanide、G2、Meteos/Sneaky、TSM

Jankos/VandeR(波兰组)

12月31日,许多欧洲选手都发现Jankos和VandeR不约而同地从社交媒体上失踪了。更具体地说,Jankos的失踪很正常,他经常好几天不发一条推——虽然比赛期他也有可能刷屏。VandeR就比较特殊了,按照他最近这几天的发推频率,他的消失显得太过突然。

但是新年将至,一切的不正常也显得正常起来。谁都知道...

新年贺文。小段子合集(我很抱歉)。仅LCS。多CP,也有无CP的。具体来说依次是:Jankos/VandeR(波兰组)、FROG1VEN、Rekkles、Amazing/sOAZ、xPeke/Cyanide、G2、Meteos/Sneaky、TSM

Jankos/VandeR(波兰组)

12月31日,许多欧洲选手都发现Jankos和VandeR不约而同地从社交媒体上失踪了。更具体地说,Jankos的失踪很正常,他经常好几天不发一条推——虽然比赛期他也有可能刷屏。VandeR就比较特殊了,按照他最近这几天的发推频率,他的消失显得太过突然。

但是新年将至,一切的不正常也显得正常起来。谁都知道这对双子星似的波兰野辅在之前的三年里难分难舍,却要在新的赛季中各为其主刀剑相向,想必是希望抓着训练开始前最后的时间共诉衷肠吧。

Jankos却知道不是这样的。

Jankos此刻在柏林,他前几天就在了。前几天的时候,VandeR回了H2K基地,收走了他留在基地里的所有东西——这意味着他已经彻底和H2K谈判破裂,并且有了新的队伍。

Jankos眼睁睁地看着VandeR拿走了所有东西,没有任何立场去阻拦。

最后Jankos说:“嘿,你会留下来和我一起跨年吗?”

“哦……”VandeR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我想我会和新的队友在一起,那一天会是我们彼此认识和破冰的好机会。”

“是这样没错。”Jankos礼貌地点着头,勉强维持着笑容,“祝你玩得开心。”

“你也是。”

于是2016年最后一天,Jankos独自一人来到酒吧,点了足够足够多的酒,多到他喝完就能像个流浪汉一样醉倒在大街上,把路过的其他醉汉绊倒并惹出他们骂娘的脏话。

城市进入最后的倒计时,酒醉中完全失去意识的Jankos用手机播出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他根本没有听对方是否接了起来,对着话筒笑着高声说:“新年快乐!和新队友玩得开心吗?”

倒计时到了最后一秒,城市的中心烟火冲天而起,轰然爆裂的声音盖过了所有的人声和笑语。

Jankos没有听到回答,事实上是,他没有等到回答就在酒醉中昏睡过去了。自然也就没有听到电话那头与他耳边同样频率的,烟火爆裂的声音。

VandeR挂了电话。

2016年最后一天的狂欢,或者说新年的第一天狂欢,城市的酒吧和街角里有无数醉汉。他们看起来并无不同,都是被酒精控制了理智的人。

但VandeR知道并非如此,总有人和其他人不一样。

 

等Jankos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新年的第一天了,他从基地的床上爬起来,宿醉后的头痛让他依然不甚清醒。

昨晚发生了什么?新年第一天,Jankos努力回想着去年那最后几秒。

FORG1VEN

12月31日,FORG1VEN一如既往地在社交媒体上怼人,从Zven到Freeze到整个LOL对ADC所做的一切,总是,他不是对哪个人不满,他对所有人都不满。

如果习惯了的话就会知道,他这么抨击别人就和他说“我刚刚吃了块蛋糕”或者“你刚刚买了罐可乐”一样正常自然。

但是这一天他喷人的频率还是高了点——也挺正常,可能是想给2016一个奇幻收尾吧。这是被怼的人对于FORG1VEN反常状态的猜测。

FORG1VEN还转发了VandeR一条年代久远的推特,鬼知道他是怎么翻出来的。

坐在酒吧里的VandeR退出了推特界面。

明明是想念老队友的,为什么不肯说。

VandeR也想不明白他的前ADC脑子里在想什么。

毕竟,这是能够控制对手情绪的心理战高手,睿智而哲学的希腊人,他在想什么没人能够全猜对。

2016年的FORG1VEN令人捉摸不透,2017年也是一样。 

Rekkles

没有什么比与自己的队友一起迎接新年更令人愉悦的事情了。

——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

压着16年的最后1秒和17年的第1秒,三条消息齐刷刷挤进了Rekkles的手机。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内容几乎完全一样,来自三个不同的发件人——SKT Huni、TL Reignover和PSG YellOwStaR。

说好的以后要一起过每一个新年,他们果然没有失约,Rekkles想,如果还有比和队友共度16年最后几秒更棒的事情,那就是新年的第一秒,在你想起你旧日伙伴和队友的时候,他们也正在想着你,并且穿越时差的阻隔,将这份想念准确准时地传递到你的手上。

就像他现在手里握着的一样。

不过……似乎还缺了一个人?H2K Febiven?好吧,那是个被宠坏的小孩。

作为FNC的队长,Rekkles不得不表现得更主动一些。“新年快乐!你在H2K过得怎么样?”消息已发送。

Febiven几乎是秒回了消息:“不错呢,新年快乐。你呢?”Rekkles简直怀疑他是拿着手机就等着这个。

“都好。”Rekkles也迅速发出了回复。

2016年最后几秒到2017年开头几秒,Rekkles如愿以偿地和他的所有的队友们一起度过了这个重要的时刻。

Amazing/sOAZ

教练拍照片的时候,Amazing正在非常没有风度地张大着嘴啃咬着属于他的肉食。

等他啃完才发现照片被传到了推特上。

“还挺不错的,典型的Amazing风格。”饭后Amazing和sOAZ一起在街上散步时,刷推特的sOAZ把照片放大后拿着手机在Amazing面前晃着。

“别这样,我帅气的形象全毁了。”

“你什么时候有过形象?”

“如果我没有形象,你是如何被我俘虏的,可别说是拜倒在我超凡的打野技术之下。”

“要点脸吧。”sOAZ做出了一脸嫌恶的表情。

市中心的主干道上,人流丝毫没有因为店铺的关门而减少。这种深夜大规模人群只有在德国世界杯夺冠后才能看到。

“嘿,你觉得在OG的2016年过得怎么样?”sOAZ随意地问。

“糟透了,自从下路陆续叛逃之后。”Amazing毫不掩饰厌恶的情绪,他和sOAZ在这方面早就达成共识,根本没什么可以彼此隐瞒的,但是他话锋一转,“不过,如果要说有好事的话,唯一的也是最好的事情,就是我和你一起离开了那里,来到了FNC。”像是怕sOZA抓不住重点一样,他又强调了一遍,“我和你,一起。”

“那么你对2017年有什么期许呢?” sOZA并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给出了另一个问题。

“我希望……”

“嘿,倒计时了。”

Amazing才说了一个开头,他的所有“和你一起恢复FNC荣光打进世界赛”的长篇大论就被打断了。

但是没所谓,Amazing和sOAZ计入了倒计时的大军。在所有人的欢呼中,2016年的最后几秒被读完,2017年拉起了她神秘的面纱。

烟火冲天而起的瞬间,Amazing凑在sOAZ耳边轻声说:“Ich liebe dich.”烟火的声音遮盖了他的低语,但他确信sOAZ听到了。就像他确信sOAZ完全知道他还没说出口的2017年期许是什么。

在一片互相祝福新年快乐的声音里,他们在勃兰登堡门下相拥亲吻,就和身边无数最普通的情侣一样,告别2016,迎接2017,用不曾分开的唇与舌,缠绵的亲吻,和温暖的拥抱。

xPeke/Cyanide

绝大部分的OG的队员都已经醉得差不多了。

用狂欢和醉酒的派对来迎接任何事件——典型的party之王xPeke式作风。

不过现在可不是醉到不省人事的最佳时刻,无论如何他们得撑过2016年最后几秒,然后在2017年开头,用最后一口酒精把自己彻底放倒,这样才算一个圆满的疯狂的新年派对。

所以xPeke运气不错——或者说是敲门的人运气不错,xPeke在2016年最后几秒,凭借着尚未消失的感官听见了门铃的声音,有用尚未完全失控的四肢挪了过去,打开了大门。

“Lauri?”xPeke觉得自己一定是醉得太严重以至于出现了幻觉,门外站着他金色头发的打野,刘海被大雪弄湿贴在额前,看起来柔软光滑,娃娃脸上一如既往带着甜美的笑意。xPeke还没想明白有什么理由能让这个并不急于——或者说根部不需要参加训练的所谓打野放弃和自己家人的新年团聚,千里迢迢从芬兰赶到OG基地?

好问题,xPeke觉得自己可能猜到了答案,但就是想不通——该死的酒精。

“嘿,你再晚一分钟开门,我就要报警说这里有人酒精中毒陷入昏厥了。”Cyanide扶住了xPeke摇摇欲坠的身体,“让我先进门怎么样?外面真冷。”说完也不等xPeke同意——当然他也不可能不同意,便从他身边挤了进来,反手带上了门。

屋里的人听到动静,勉强抬起头来对着新加入的人打了个招呼:“嘿,新年快乐。”

说着如同预期的一样,用2017年的第一口酒精放倒了自己,在烂醉和昏睡中迎接新年。

“哇哦,这可真是典型的……xPeke风格。”Cyanide看着一房间横七竖八睡死的醉汉,感叹了一句。

“你不喜欢吗?你不喜欢所有典型的xPeke风格吗?”xPeke挑着眉问了一句。

“毫无疑问,喜欢。”Cyanide一边说一边把xPeke搬弄到沙发上,让他横躺着,头枕在自己腿上。

“嘿,所以你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xPeke终于问出了这个蠢透了的问题。

Cyanide没有因为这个问题过于愚蠢而生气,他非常自然地原谅了这个因为醉酒而智商降低的人,笑着说:“来陪你迎接新年。”

说完他低头吻了下去。

G2

“5”“4”“3”“2”“1”

“新年快乐。”

穿着奇装异服身上挂满各种装饰的人凑在一起喊着2016年最后几秒的倒计时。

然后喝醉的人彼此搀扶着开始喝2017年的第一杯酒,没有喝醉的人……好吧,不存在没有喝醉的人。

基地的房间里挂满了幼稚的装饰,圣诞节的用品还没有拆,圣诞树还在房里,天花板上纵横交错的是拉花和彩灯。桌子上是酒,吃得差不多的晚餐和吃了一半的点心。总之一切浮夸的和节日相关的东西都能在这里找得到。

这里是G2 2017年跨年派对。

比赛伤人,不如趴体。

两个西班牙中单,除了建立了俱乐部相互厮杀之外,难道现在在party上也要一较高下吗?克罗地亚中单没想清楚这个问题,就被丹麦AD勾着肩拉去喝下一杯酒。

从2016到2017,虽然没有人说在这几秒里许愿望就会奏效,但每个人还是都在心里默念了一个愿望。对于新的一年,G2所有人都在心里默默许下了“春夏季赛夺冠,世界赛不爆炸”这件事。

 

Meteos/ Sneaky

死宅不需要出门跨年,说得就是C9的Sneaky和Metoes。典型的23:59分游戏,00:00分庆祝新年——可能还是以抢人头的方式,00:01分继续游戏。

“这个跨年模式很完美。”Sneaky如是说。Metoes点头表示赞同,并顺手抢了他一个人头。

“新年快乐,嘿,新年替补快乐。”Sneaky毫不掩饰被抢人头后的恶意,送上了他“真挚”的节日祝福。

Meteos不以为忤:“如果你能穿上那套水手服给我送上节日祝福,那么我立刻跟C9把合同签到19年——即使我替补到19年。”

“想得美,C9并不需要你这种替补。”

“所以你说的‘想得美’并不包括我看你穿水手服对吗?”Meteos反唇相讥,“太好了,这样我的2017年第一夜就是与美女共度了。”

“想得美!”Sneaky毫不相让地回敬道:“自己解决去吧,屌丝。”

“按照故事之后的走向,难道不应该是‘于是他们干了个爽’?”Meteos突然笑了起来,闪现帮助Sneaky挡住了对方烬的致命大招——但是失败了。

屏幕黑白的Sneaky环顾四周,发现训练室里并没有其他队友,回答道:“好吧,我同意这个走向。”

TSM

Biofrost远在澳洲,这并不能阻止他的队友们叫他爸爸。

于是2016年最后几秒到2017年开头几秒,TSM的队员们,尤其是中单选手,热切祝福了bio daddy新年快乐。

“爸爸新年快乐。”

“爸爸我爱您。”

“爸爸下赛季季带我们飞。”

听闻消息的Doublelift觉得眼前一绿,开始思考复出。

asdfghjkl

靠北哦,为什么我喜欢的男主播比我还可爱:(

靠北哦,为什么我喜欢的男主播比我还可爱:(

4h

战争组手书

【HTF拟人】FPS【战争组kaboom中心】 UP主: 世界回溯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33826
拜托啦这里up主世回∠( ᐛ 」∠)_求收藏求评论求硬币投喂!
几天没更文就为了做这个x

【HTF拟人】FPS【战争组kaboom中心】 UP主: 世界回溯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33826
拜托啦这里up主世回∠( ᐛ 」∠)_求收藏求评论求硬币投喂!
几天没更文就为了做这个x

4h

战争前。
左起flippy,kaboom,sneaky
啊kaboom小天使。

战争前。
左起flippy,kaboom,sneaky
啊kaboom小天使。

狼與毛團子。

[Meteos/Sneaky]街機誘惑

第一次寫C9!也是第一次寫這對,腦洞有點大,完全是今天自己不斷撒錢去玩街機的心聲。
而且今天也剛好逮到他們正在開台duo,被萌的受不了只好來寫文補足我的大腦洞
然後新年快熱!

可能OOC
Sneaky和Meteos一起出門買全隊的晚餐,走著走著看到街機就停不下來而把所有的錢花在抽卡的故事。

街機遊戲可真是天殺的罪惡,當你投下指定金額後,除了聽見銅板撞擊銅板的聲音,最期待的一刻將會是卡片從出卡口落下的時候。
那真是天殺的奢侈。

「Fuck,已經第三局了,怎麼還是抽到垃圾?」手上拿著零錢隔位已空空如也的錢包,憤慨的將手上重複數張的卡片丟給身後在滑手機的Meteos
「不只三局了吧,你運氣還真差,不如回Gaming...

第一次寫C9!也是第一次寫這對,腦洞有點大,完全是今天自己不斷撒錢去玩街機的心聲。
而且今天也剛好逮到他們正在開台duo,被萌的受不了只好來寫文補足我的大腦洞
然後新年快熱!



可能OOC
Sneaky和Meteos一起出門買全隊的晚餐,走著走著看到街機就停不下來而把所有的錢花在抽卡的故事。




街機遊戲可真是天殺的罪惡,當你投下指定金額後,除了聽見銅板撞擊銅板的聲音,最期待的一刻將會是卡片從出卡口落下的時候。
那真是天殺的奢侈。

「Fuck,已經第三局了,怎麼還是抽到垃圾?」手上拿著零錢隔位已空空如也的錢包,憤慨的將手上重複數張的卡片丟給身後在滑手機的Meteos
「不只三局了吧,你運氣還真差,不如回Gaming House去多排幾場Solo Rank。」
「都抽到些垃圾了,我也不相信回去排幾場Solo Rank會有什麼好結果。」匆忙翻著牌組一邊掃描卡片的Sneaky頭也不回的翻了個大白眼,語氣不怎麼友善的說。

「不然來Duo吧,我的好運氣可以跟你互補的,如何?」
「……那就再一局。」
「請容我提醒你,你剛才換的零錢,已經全部花光了。」不以為意的Meteos指著Sneaky手上的錢包,表情欠揍得像個搶贏玩具的幼稚園三歲小孩。
「那借我錢。」依然盯著眼前的螢幕,完全沒被Meteos嘲諷般的言語所影響。

--

「你還記得我們是出來幹什麼的嗎?」摸著手裡已經空無一物的錢包以及收穫豐富的牌組,還算是滿足的起身離開機台。
「好像是來買晚餐的。」Meteos正色道。
「Holy S*it....你身上還有錢?」
「沒,被你借光了。」
「F*ck...又要被Hai臭罵一頓了...」
「大不了就是我陪你一起被罵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