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quidgame

476浏览    40参与
ASIDTS
“You are elimin...

“You are eliminated.”

“You are eliminated.”

ASIDTS
“You are elimin...

“You are eliminated.”

“You are eliminated.”

ASIDTS
“We have a gift...

“We have a gift for you.”

“We have a gift for you.”

ASIDTS
“We have a gift...

“We have a gift for you.”

“We have a gift for you.”

ASIDTS
“We have a gift...

“We have a gift for you.”

“We have a gift for you.”

ASIDTS
“Welcome to the...

“Welcome to the game.”

“Welcome to the game.”

ASIDTS
“Welcome to the...

“Welcome to the game.”

“Welcome to the game.”

Hamu_
四小奇勋(什么) 图转Twit...

四小奇勋(什么)

图转Twitter @kimjojo80

四小奇勋(什么)

图转Twitter @kimjojo80

吃辣的貓頭鷹

SQUID GAME (19)-THE END

8殊途同归


游戏结束后坐在回去的豪华加长凯迪拉克里的康瑟琪一动也不动,就连孙胜熙为她倒庆祝香槟都毫无反应。


“恭喜你获得最终的胜利!这是场很精彩的竞赛”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身上的伤口还未愈合,康瑟琪被戴上眼罩喃喃自语。


“你不是喜欢小动物吗?这就跟动物世界中的竞赛没两样,胜者生存,败者就被淘汰,这是大自然不变的法则。真是出乎我意料,我以为你走不到这么后面的比赛。”


“你是谁?”康瑟琪终于发现不是幻听,开始发泄自己的情绪,然而孙胜熙没有要回答她的义务。


“你就当它是场恶梦,醒来就好了,反正对你来说也不算是个噩梦啊”孙胜熙不认为这世上没有不爱金钱的人...

8殊途同归


游戏结束后坐在回去的豪华加长凯迪拉克里的康瑟琪一动也不动,就连孙胜熙为她倒庆祝香槟都毫无反应。


“恭喜你获得最终的胜利!这是场很精彩的竞赛”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身上的伤口还未愈合,康瑟琪被戴上眼罩喃喃自语。


“你不是喜欢小动物吗?这就跟动物世界中的竞赛没两样,胜者生存,败者就被淘汰,这是大自然不变的法则。真是出乎我意料,我以为你走不到这么后面的比赛。”


“你是谁?”康瑟琪终于发现不是幻听,开始发泄自己的情绪,然而孙胜熙没有要回答她的义务。


“你就当它是场恶梦,醒来就好了,反正对你来说也不算是个噩梦啊”孙胜熙不认为这世上没有不爱金钱的人,尤其是这四百五十六亿韩元。


康瑟琪不放弃继续发疯似地狂问对方是谁,但最后得到的只有一团昏迷烟跟失去了的意识。



康瑟琪像个垃圾袋一样从加长轿车中被扔到路旁,此时已经是圣诞节前夕,平常熙熙攘攘的大街也因为大雪纷飞而杳无人烟,没有人因为路边多了一个黑色的垃圾袋而停下脚步,只有一个拾荒老者想看看袋子里面有没有什么值钱物,打开看到被矇着眼睛的人吓了一跳。


老者伸出枯枝般的手拉开眼罩并探一探康瑟琪的鼻息,她还活着,老者好心地摇醒她,甦醒过来的康瑟琪把梗在嘴中的异物吐出,是一张金光闪闪的提款卡。


她谢过老者,恍恍惚惚地照着提款卡上的银行走到ATM前。机器请她输入提款金额,点了一下一万元,画面切换到输入卡片密码,她思索了起来,四位数会不会是自己的号码吧,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点了0210,没想到竟然蒙中了。


提款机取钞夹出现一张绿绿的一万块韩元,康瑟琪拿出来看着画面上显示的卡片余额[45,599,990,000],不多不少正好是四百五十六亿扣掉一万块后的金额。


康瑟琪伫在原地,心中毫无波动,这些钱是怎么来的她十分清楚。她坐着公交转回松竹洞,近乡情却跟她现在的心情有点雷同,她不是松竹洞的骄傲,她用松竹洞的骄傲的鲜血活着回到这里,丝毫没有胜利者的喜悦,走路畏畏缩缩生怕被洞内认识的婆妈们认出来。



但是当她想装作没看见经过金家的鸡蛋糕铺子前时,被金奶奶认出背影给叫住,“你怎么会这副德性?是去哪顺了小吃被抓到打一顿了吗?你在这边等等你金奶奶”,关心完就回铺子前面包了一颗鸡蛋糕塞到康瑟琪手上。


“是刚做的,趁着热拿会去跟你奶奶吃,这几天她天气冷老说胸口闷不知道好点了没?好几天没出来做生意了…我也该过去看看,就是这几天忙着没时间去”


康瑟琪不发一语,右手从口袋中掏出一万块递给金奶奶。


“不用了,哪时候跟你收过钱啊小康,要是有钱就拿去孝敬你奶奶,别再花在其他地方”说完就回到没什么人的小摊子前。


康瑟琪眼匡含泪,她想把一切事实都告诉金奶奶,但是她不能,艺琳说了要自己好好照顾家人也顺便照顾自己跟金奶奶,她不能食言。身后的金奶奶突然又叫住她,“瑟琪啊,你最近没有跟艺琳联络过吧?算了,你回去吧”,康瑟琪把泪含在眼匡眨了眨,继续向前走。



一拐一拐地回到家中,毫无生人的气息,“奶奶,我回来了”,空气一片寂静,“奶奶”,康瑟琪推开房门看到躺在地上的奶奶毫无反应,“奶奶,奶奶!是我瑟琪,我回来了”,任凭她再怎么呼唤摸着奶奶的脸,奶奶仍旧双眼紧闭,身体已冰冷。


“奶奶!你睁开眼啊!”康瑟琪的手又颤抖了,为什么自己得到奖金后没有她想像的快乐,康瑟琪低下身子抱着奶奶冰冷的身体痛哭,这世上已经没有一个无条件爱着自己的人了,一个——也没有了。她躺在奶奶尸体旁轻轻搂着,想像着奶奶还活着,以为这样能够把心中的大洞填上。


这个状况持续了好几周,金奶奶看不下去才帮着康瑟琪把奶奶的后事办完。








[一年後]


康瑟琪离开了松竹洞来到了首尔,像个浪汉一样头发也不打理,脸上也无化妆,双眼无神地坐在地铁车上,她来到了存放着巨款的那家银行在首尔的总公司,对方对于自己放在一般帐户中的钜额款项不做投资感到疑惑,邀请她过来希望这笔钱能得到『妥善』的利用。然而康瑟琪直接打断经理的说明,并向对方借了一万块一张,拿着这一万块买了一瓶烧酒跑到汉江边独自喝起来。



隔天下午酒醒的康瑟琪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跑到发廊,出来就变成整头的橘发,拉着一个小行李箱走到一家路边的小餐车,原来是金奶奶的鸡蛋糕摊位收了换成更小的推车在大冬天里到贩卖。

松竹洞的店面因为金艺琳学费的贷款等等支出还不上,被银行抵押走,迫不得已只好改变经营模式,好在金奶奶身体仍旧硬朗,大冬天的生意依旧不错。

康瑟琪趁着客人少时拉着金奶奶,把小行李箱塞给金奶奶就借口要去上厕所,请她看管一下。这一下到了晚上要收摊了人都没回来,金奶奶拨打康瑟琪手机也不接,不得已只好打开箱子看是什么,满满一捆捆500万的钞票在里面,上面贴了个字条写着『这是我跟艺琳借的钱』,金奶奶一脸困惑。



早早溜走到地铁的康瑟琪在月台等车,松竹洞那个家是个伤心地,既然该欠的都还了,她打算出国散心,搭乘首尔地铁二号线前往仁川机场。没想到在地铁月台对面看到一个熟悉的画面,还有那位红头发的女士,一个男子不停地被红发女士甩耳光。


“再一场啊!来啊!”男子叫嚣着。


对面的朴秀荣也看到一头橘髪造型时髦的康瑟琪,对她微笑致意。康瑟琪回看她的眼神像是杀父仇人般狠狠地盯着,朴秀荣也不怕,头还偏了四十五度角跩跩地笑着。


康瑟琪扔下要出国的行李箱跑到对向月台要找朴秀荣算帐,却没想到列车刚好进站,赶到时车门已关,两个人隔着玻璃对视着,朴秀荣还挑臖挥手道别。气喘吁吁的康瑟琪转身走到刚刚被甩巴掌的男子面前,把对方的邀请卡抢过来。


“这是在干什么?把那个还给我!”男子觉得这个橘发女子有毛病吧。


康瑟琪确认过是⭕️🔺🔲游戏邀请卡没错!她直接把要跟自己抢卡片的男子按在墙上,“不可以,绝对不行!”


不可以有人再去参加这种丧心病狂的游戏了,自己必须要阻止。




隔幾天,内心软弱的康瑟琪直到人已经到了机场的登机门前都还在犹豫,最后广播呼叫乘客时她才下定决心。手机拨出了邀请卡上的号码,对面传来一阵机械音『你想要参加游戏吗?若想要参加请说出你的姓名和出生年月日』


“康瑟琪,1994年2月10日,听好了,我不是动物,我是人,所以我想知道你们的真实身份,以及为何能对人做出这么残忍的事”


『210号,别想做出傻事』


“所以我…无法原谅你们的所作所为”


『相信我,你不会想再回来这里…』


康瑟琪挂上电话,只有经历过这一切的自己才有资格阻止悲剧再一次发生,想必艺琳也会支持自己的决定。


(正文完結)

猥足/謙るし

沒想到溫蒂跟瑟琪讓我畫了魷魚遊戲A.U.

尤其是瑟琪穿連身套..莫名很色(?)令人遐想

然後皺褶跟皮靴真是讓人畫的既痛苦又快樂


沒想到溫蒂跟瑟琪讓我畫了魷魚遊戲A.U.

尤其是瑟琪穿連身套..莫名很色(?)令人遐想

然後皺褶跟皮靴真是讓人畫的既痛苦又快樂


吃辣的貓頭鷹

SQUID GAME (18)

7-3 妥协


(正文完结倒数)


[图片]


是比上一章大胆的🏍️,请看官移驾。

[敝人技術加強中,¯\_(ツ)_/¯)


详情参照置顶与简介。


傻🐻、🐤下章见🥺


7-3 妥协


(正文完结倒数)




是比上一章大胆的🏍️,请看官移驾。

[敝人技術加強中,¯\_(ツ)_/¯)



详情参照置顶与简介。


傻🐻、🐤下章见🥺


吃辣的貓頭鷹

SQUID GAME (17)

7-2 心之所向


孙胜完模糊的意识回来时只觉得全身像是被火烧过一般疼痛,双眼睁开还在习惯强烈的光线而感到刺痛,看什么都是模糊的,隐隐约约有闻到木头的香气,自己身上的衣物被换过,原本沾附在皮肤上的盐粒与血迹被清干净,身体的伤口被简单包扎。


孙胜完用意志力硬撑起自己的身体但左肩的枪伤使得自己刚撑起来的身体又再度倒下,在头部要撞击到地面时有个身影突然出现接住她。


“是谁?”孙胜完的眼睛还看不清楚,她仅仅只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才刚帮你简单包札别乱动”


“柱…现姐姐?是你?”孙胜完不敢相信,柱现姐姐不是失血过多死在康瑟琪的牛排刀下,怎么又再度出现在自己身旁,难...

7-2 心之所向


孙胜完模糊的意识回来时只觉得全身像是被火烧过一般疼痛,双眼睁开还在习惯强烈的光线而感到刺痛,看什么都是模糊的,隐隐约约有闻到木头的香气,自己身上的衣物被换过,原本沾附在皮肤上的盐粒与血迹被清干净,身体的伤口被简单包扎。


孙胜完用意志力硬撑起自己的身体但左肩的枪伤使得自己刚撑起来的身体又再度倒下,在头部要撞击到地面时有个身影突然出现接住她。


“是谁?”孙胜完的眼睛还看不清楚,她仅仅只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才刚帮你简单包札别乱动”


“柱…现姐姐?是你?”孙胜完不敢相信,柱现姐姐不是失血过多死在康瑟琪的牛排刀下,怎么又再度出现在自己身旁,难道真到了天国?可自己身上的伤无一不在停醒自己她还没死透。


“是我…胜完对不起…骗了你”


“呵,放手!”孙胜完觉得特别委屈,从头到尾担心姐姐一心要为她复仇的自己简直就像个笑话,连自己最重要的目的差点都忘记了,而且如果她没记错她亲姐被柱现姐姐给吼了,这两人恐怕早已认识,看着自己多年来追寻自家姐姐的一颗心跟在游戏里真情实感处处为柱现姐姐着想的自己特别可悲。


她,孙胜完,这些年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放开我,你跟我姐早就认识了吧?那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来到这里的理由!”



“我知道…所以我才要阻止你”裴柱现声音颤抖着,再次相遇她不想失去她,尽管她的孙二小姐已经忘了自己,但是感受过一次阳光的温暖后,对于在地狱的自己来说是不可能违背本能再次靠近她。



“不,你根本不懂!我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为了找到姐姐我连自己的梦想都舍弃了,但我却被她还有你骗得团团转,甚至还杀了人,这些年所做的一切现在看来都毫无意义了”孙胜完挣扎着还想跑走,想再顺手拿个武器最好把眼前的裴柱现跟她姐姐都杀了。



“你的人生只值得做这种事?孙胜完!不是我逼她的,是她的欲望迫使她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你以为就你的身份我不知道?你能够进来参加游戏也是我让朴秀荣给你资格的!”裴柱现死扣着孙胜完的肩膀让她看着自己。



“别管我,让我走!”孙胜完尽管全身的伤口都撕裂着她也要挣脱裴柱现的控制。



早料到孙胜完会激烈的反抗裴柱现悄悄地从身后拿出手铐,把孙胜完的左手与自己的右手铐在一起,孙胜完整个愣住。



“你伤都还没好就要去送死,我怎么能坐视不管?你要杀了你姐你之后一定会后悔,也会彻底完蛋,我不要你手染鲜血!”裴柱现的伤根本也没什么时间治疗,腹部深深的因为孙胜完的挣扎开始渗血。



“我不在乎,把这个给我解开!”孙胜完拼命地摇晃左手。


“但我在乎…”


“放开我!”孙胜完歇斯底利开始自残试图要解开手铐,发现裴柱现右手的力气很大,又在骗她!从一开始的身份到现在也没有对她诚实过,为什么她爱的人都要这样消费她一颗真心。



孙胜完转向右拳揍裴柱现腹部,裴柱现反应延迟吃了两拳忍着痛右手连着手铐拉着孙胜完倒向自己怀中,抱紧在倒地面时转身由自己背部着地。


发泄过哭累的孙胜完放弃挣扎压在裴柱现身上,裴柱现也不恼,任凭她从一开始像个小疯子一样撒泼到现在静静地啜泣,左手慢慢伸到孙胜完背后轻轻拍着,室外的透过落地窗的光线也渐渐变暗,室内恢复黑暗与安静,又回到孙胜完还没醒来前坐在床边等她的光景。




裴柱现手拉扯到孙胜完手铐时,孙胜完像个被惊扰到的兔子一样跳起来。



“我答应过你的,不会伤害你,现在去不了济州岛看海,只要不走我可以解开你手铐”



孙胜完这时才注意到这个小屋的落地窗是面向海边,此时可以听到海浪拍打在沙滩上的声音,孙胜完一脸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看着潮起潮落。她自己喜欢海跟济州岛,但她好像从未跟裴柱现说过,到底这个女人还瞒着她什么。




裴柱现看戒心很重的孙胜完叹了口气,牵起她的手来到房自外,孙胜完没有穿鞋赤脚踩在沙滩上,白昼的余温透过脚底传达上来,有点暖暖的,但牵着她的手的裴柱现为什么比自己还冰冷。



踏着沙滩看着牵着她的裴柱现的脚印被她的脚印覆盖上去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孙胜完以为自己不会再有任何情感波动了,但当海风越来越大时她却拉着裴柱现的手不在让她往前走。



“想回去了?”


孙胜完点点头。


-------//🛺//怕被击毙所以完整版在我的WP---- 稍后放上


I WISH
一種雙門洞寡婦。。。🤲 有...

一種雙門洞寡婦。。。🤲


有模板應用!


一種雙門洞寡婦。。。🤲


有模板應用!

I WISH

无法回头的事情和再也传达不到的话。

无法回头的事情和再也传达不到的话。

吃辣的貓頭鷹

SQUID GAME (16)

7-1逃出海岛


[图片]


其实这一切都是演的,孙胜完早就跟康瑟琪支过招,如过最后游戏不幸剩下他们两个必须幸存一个,让康瑟琪杀了她才有办法从游戏中脱身去寻找姐姐的下落。

但是孙胜完差点在最后一场游戏开始之前杀了康瑟琪,她实在是被康瑟琪杀了柱现姐姐气到失去了理智,不过后来在扭打对话时她才悟了她来这边最初就是为了找自家姐姐,而且柱现姐姐在失血那么多的情况下能不能撑到最后一场游戏都未可知。


假如真撑到最后一场游戏柱现姐姐跟自己是对立面时,自己恐怕没办法对柱现姐姐下手,对柱现姐姐的感情还有自己性格的懦弱与犹豫不决都会使她在最后一关无法照原本跟康瑟琪说好的来脱身。

真变成要为...

7-1逃出海岛





其实这一切都是演的,孙胜完早就跟康瑟琪支过招,如过最后游戏不幸剩下他们两个必须幸存一个,让康瑟琪杀了她才有办法从游戏中脱身去寻找姐姐的下落。

但是孙胜完差点在最后一场游戏开始之前杀了康瑟琪,她实在是被康瑟琪杀了柱现姐姐气到失去了理智,不过后来在扭打对话时她才悟了她来这边最初就是为了找自家姐姐,而且柱现姐姐在失血那么多的情况下能不能撑到最后一场游戏都未可知。


假如真撑到最后一场游戏柱现姐姐跟自己是对立面时,自己恐怕没办法对柱现姐姐下手,对柱现姐姐的感情还有自己性格的懦弱与犹豫不决都会使她在最后一关无法照原本跟康瑟琪说好的来脱身。

真变成要为了柱现姐姐杀了瑟琪她也做不到。感到无力的孙胜完装死躺在礼盒棺材中,等到有人把盒子放下时她立刻冲破盖子先把预藏蝴蝶刀抹了🔺的脖子,因为是最后一关根本没有什么人看守跟运送孙胜完的遗体,也就让她可以轻松从要被送进火化前挣脱。



孙胜完将死掉的🔺的衣服捡起来,先将自己腹部的伤口绑紧避免继续渗血,再换上工作服拿着冲锋枪直接混入内部。能不能活着离开这个鬼地方孙胜完也没把握,她先是在内部走廊徘徊寻找不一样的门,在其中一个门发现了一个铁盖子上锁,她用枪托把锁头撞开,一打开看到了一个一路向下的梯子,直接从上方看是看不到尽头的,顺着梯子她一路向下爬来到了一个像洞穴的地方,有海水进来且旁边的墙上挂着十来副氧气瓶与潜水装,看来这是个可以逃脱到外面的出口。


孙胜完确认完退路后再往上爬回原本的楼层,看到所有人工作人员都在忙碌没有人注意到她就继续不慌不忙搜索着,突然发现一个黑色光泽的金属门,孙胜完用力一推没想到没上锁,里面是一条长走道左右两边耸立着高高的柜子,放着一些动物面具跟装饰品。

她一个一个检查,每个门都推推看,突然发现其中一个门后方是档案室。里面陈列着大大小小的卷宗,孙胜完顺着最近的年份开始翻起,2021这本的确是他们456个参赛者的个人档案资料,接着再往前面几年快速翻阅,果然让她找到『孙胜熙』的名字,原来姐姐真的有参加这着游戏,而且当年还是唯一的获胜者,那么现在姐姐去哪了?



突然听到外头有皮鞋走进来的脚步声,孙胜完赶紧把卷宗放回去拿好枪藏在其中一个柜子后面。


黑衣人从电梯中出来拿着手枪,“221号你现在在这边吗?你做错一件事,一般参赛者死掉后火化会清点物品,但是刚刚负责你的工作人员没有回来。”说完拿着枪开门搜索密室所有的房间。


孙胜完趁他开门到前方时躲到对面刚刚进来的出口的门后。



“你好像有很多想知道的事?出来跟我谈谈吧!虽然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我绝对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的,你已经被淘汰了!”当黑衣人看到档案室好像有一个盒子摆放的方位不一样就知道有人来过了,221号这个入侵者。



孙胜完紧紧抓着偷偷撕下今年及姐姐参加那年的参赛者名单及2021赞助者的名单藏到胸口处避免沾到自己的血,此时整个区域的警铃大响都在寻找她。

她循着刚刚找到的通往海水洞穴的梯子往下爬,再将贵重物放到防水袋中拿起潜水装备直接逃跑,等到🔲被指派任务找到被敲坏的锁与紧急逃生通道时,墙上的装备被取走一件并留下一副冲锋枪。


“有一套潜水装备不见了,应该是从海底洞穴出去了”🔲如实用对讲机回报状况。



“追踪她的位置,准备快艇”黑衣人开始不耐烦,这个侵入的虫子必须要在Boss及各位嘉宾离开前处理干净。在快艇备好后他带着一队人马追过去,举办游戏的这个岛屿距离釜山港还有段距离,最近可以停靠的地点是前方巨济岛旁的小岛,那该死的虫子带着伤跑不远的。



孙胜完潜水了一段时间浮上海面,看到周遭一望无际的海洋可难倒她了,自己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必须要休息,往左边一看不远处有个小岛先游过去吧,她再次咬着氧气瓶吸气口潜入海平面。


到了小岛上孙胜完潜水衣及装备全部脱下藏在岸边的大岩石后方,再掏出偷偷带来的手机及资料确认没有沾到海水而坏掉后就快速往岛中心跑去,得找个没人可以找到自己的地方,先藏着再用手机联络求救。

孙胜完并不知道黑衣人已经预判了她的预判乘着快艇随后登上小岛,黑衣人一下来就让人在岸边搜索221号是否登岛的痕迹,果不其然在岩石后方发现氧气瓶及潜水装备。


“活捉她”黑衣人向小队人员下达指令,所有人立刻往岛屿中心开始搜索,而黑衣人则是开枪将氧气瓶打爆让221号根本没机会再潜水逃出这个小岛。


往高处爬上去的孙胜完立刻听到枪声,转头一看一小队粉红衣服的工作人员带着枪向自己走上山的路走来,孙胜完吓得跌坐在地上,掏出手机一看SKT信号有两格播了林组长的电话求救。


“组长,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呀!你个浑小子人在哪?请假又是跷班一周你不打算干啦?你在干嘛?”


“我之后会跟你解释,我在西南海上的某个岛”


“什么?”


“请您追踪我的手机位置,尽快派人来支援”


“支援?”


“组长我需要至少海警跟一只中队以上的机动队员”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到…”


“我现在把文件拍照先发给您,请确认一下,我再跟您联络”


“喂?”电话那一端的林允儿根本听不清楚孙警官在说什么。



没有时间的孙胜完挂上电话后把资料拍照,用kkt将资料先传给林组长,继续往上爬试图翻过岛上的高山躲开追她的人马。



腹部带伤的孙胜完怎么可能跑得过身体健壮的🔲跟🔺们,在树林里追逐着,眼見就要追到孙胜完。


孙胜完跑着跑着才发现跑到前方是一处悬崖无路可走急忙停下脚步。她绝望地看着眼前的断崖下方的海面波涛汹涌,后方追上的🔲朝空中开枪示警,她转过头来。


把蝴蝶刀拿出来,在气势上看来是差距太大了但孙胜完要拼死一搏。



“我是警察!全都放下武器投降吧,海警队不久就会抵达”左手拿着手机装作有底气的样子。


这时一群小粉红中走出了黑衣人,“这个么…大韩民国的警察有那么卖命工作吗?况且这里几乎收不到手机讯号,虽然我不晓得你传了什么,但是否传出去了也不得而知”。


“你们现在自首的话到时候可以从轻发落”


“现在只要你放下枪跟交出手机,我可以饶你一命”黑衣人边说边靠近孙胜完的位置。


“不准动!”


“你以为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以跟我谈条件?”



“别小看我手上的刀,你距离我不到十步的位置,我可以在他们开枪前就先取了你的性命”孙胜完作为警大榜首毕业不论是在术科还是学科都是极为优秀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的浅意识里近距离搏斗会认为重要胜过枪法,所以在学期间跟分派到小派出所后她从未松懈过自由搏击与刀术的训练。



而黑衣人根本没把她的警告放在眼里,依旧往前走到距离不到五步的位置,孙胜完将手上的蝴蝶刀掷出插中黑衣人右大腿前侧痛的黑衣人蹲低了一下,所有后方的小粉红工作人员全部把枪握紧准备开射时却被手势制止。



黑衣人喘着气看着孙胜完的确有两下子,“现在都结束了,跟我走吧”



孙胜完不是笨蛋她又从口袋摸出刚刚康瑟琪塞给她的牛排刀,这是她最后的保命武器了,看着眼前的黑衣人完全没有因为伤势停下脚步,她也被逼着后退,左脚已经踩到悬崖边缘了。



“听我的话,这样你才能活命”孙胜完听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她把刀慢慢垂放下。



“你是谁?”



黑衣人把连衣的黑色斗篷帽往后拨露出了黑色长发,再把手绕到黑色面具后方解开摘下后抬起头,孙胜完不敢相信眼前的幕后老大是————亲姐姐『孙胜熙』。



孙胜熙沉默哀伤地看着亲妹妹呆滞的神情,而孙胜完忍不住喊出来“姐姐”


“走吧!跟我走吧”孙胜熙说完便朝妹妹伸出左手。



而孙胜完则是一脸失望地不断摇头,看着心意已决的妹妹孙胜熙知道她该换着方式带她走,嘴唇抿紧举起手枪对着妹妹,但那个手却控制不住抖动。


“姐姐,为什么…?”还没等孙胜完说完话孙胜熙就扣下了板机,此时不只有一个枪声。




“谁准你动她的!!”树林后方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怒吼。





孙胜熙的子弹原本是瞄准妹妹心脏却因为后方的人同时开枪打中自己手臂而失去准头,孙胜完左肩中枪时死死地盯着自己亲姐姐,她想不透自己为了姐姐追到这边付出了这么多却换来刀枪相向。



而原本就踏在悬崖边缘又被开枪的孙胜完顺着子弹的力量往后掉下去,在完全离开悬崖边之前被一个黑影抱住一起跌落海中。


孙胜完最后的意识是带有鲜血味道的这个人却有一丝自己熟悉的香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