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sss. 电光机王

245浏览    5参与
闪亮亮斜方三八面体

一边画沉宝一边吃东西把牙套崩了

一边画沉宝一边吃东西把牙套崩了

鲸鸟_SouLdELetE

【蓬梦】偱着月的影子

因为喜欢阿蓬主动的感觉所以大概会有些ooc吧(呆

对不起,但总之还是写了

——


“……啊。”

“……诶。”

发音不同但含义相似的短促音节从面面相觑的两人口中发出,空气中弥漫着一阵子让人颧骨发痒的尴尬气氛。深夜的地铁站里,节能灯的照明苍白的如同一片沙漠,刚拖过不久的地面散发着新鲜的消毒水气味。

不期而遇或许是个浪漫的词汇,但在刚过午夜十二点的地铁站里和恋人不期而遇就有些不妙了。在蔓生的思绪还来不及变得纷乱之前,蓬注视着梦芽那边角圆润的绿色眼睛中映出的自己的倒影,一时间不知道该为自己出现在这里找个借口,还是去诘问对方现身的理由。

沉默持续了好一阵子,时间或许已经足够一个加强连...

因为喜欢阿蓬主动的感觉所以大概会有些ooc吧(呆

对不起,但总之还是写了

——



“……啊。”

“……诶。”

发音不同但含义相似的短促音节从面面相觑的两人口中发出,空气中弥漫着一阵子让人颧骨发痒的尴尬气氛。深夜的地铁站里,节能灯的照明苍白的如同一片沙漠,刚拖过不久的地面散发着新鲜的消毒水气味。

不期而遇或许是个浪漫的词汇,但在刚过午夜十二点的地铁站里和恋人不期而遇就有些不妙了。在蔓生的思绪还来不及变得纷乱之前,蓬注视着梦芽那边角圆润的绿色眼睛中映出的自己的倒影,一时间不知道该为自己出现在这里找个借口,还是去诘问对方现身的理由。

沉默持续了好一阵子,时间或许已经足够一个加强连的外星人造访地球,或者深海的鱼人进化成新的霸主。保洁人员的身影摇摇晃晃地从视野的远端晃过去,他身着蓝色制服的身影就像是刚刚若无其事地经过太阳的地球;蓬不禁在内心开始抱怨,自己干嘛要把夜班打工放在这一天,又为什么非要拖到最后一班车的时候才动身去打工地点。

“阿蓬……出轨?”

“才不是啦。”

率先说话的人是梦芽,她以一种吃了一颗奇酸无比的梅干还不得不装的若无其事的表情看着蓬。不知怎么的,看到她这样一种把“好在意”和“不能释怀”写在脸上的神态,蓬反而感到有些心安。

他向梦芽的方向迈了一步,女孩却保持着相同的步调后退了同样的距离。梦芽警觉地用双手在胸前比出一个“X”型,她身上穿着的樱色开襟毛衣因此隆起可爱的褶皱。

“出轨的人都这么说。”

麻中蓬同时感到无奈和有趣,梦芽那傻呆呆的戒备造型不知道戳中了他哪里的笑点,笑意不断从嗓子眼里冒出来。他小心地吞咽着那些不断涌起的气泡,尽量让自己的声线变得柔和些,“真的没有,我保证。”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蓬再次迈步,但梦芽还是后退。“阿蓬,很受女孩子欢迎。”

“呃,有吗?”

“…迟钝人渣。”

“诶,这说的会不会有点过分?”蓬的眼角有些抽搐,随即又想到自己和梦芽的立场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都是无缘无故出现在深夜地铁站的高中生,索性直接提问以期拿回主动权。“梦芽才是,为什么现在会在这里?”他想了想,还是把关于出轨与否的质询吞回肚子里。

“唔咕。”梦芽的表情再次变得很有趣,她看起来会给人一种冷淡的印象,但实际上却意外的富于表情变化;蓬悄悄地觉得,梦芽那张平时里看起来相当标志的脸在大笑和沮丧的时候会变得有些圆圆的,看起来有种独特的可爱。

啊,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蓬收回思绪,拿出质问者的气势,咄咄逼人地又向前了两步。梦芽继续退缩,神情也变得有点软弱,“场,场外援助机会。”

“没有那种东西。”

“那我弃权。我要带着现有的奖金离开。”

“你最好是有赢到奖金啦。”

一阵杂乱的脚步打断他们的谈话,穿着黑色套装的人群走进地铁站,从他们生不如死的表情来看,应当是加班到现在的社畜。这些半死不活的大人似乎是把梦芽和蓬当成了站在不同门前等地铁的先来者,在两人身后排起了长队,如此一来,你退我进的游戏也继续不下去了。他们板起脸来面向静谧的轨道,斜着眼睛交换视线。

灯光从隧道的尽头亮起,末班地铁像疲倦的银龙般滑进车站。社畜们一进门就七零八落地睡倒一片,梦芽找了个两边离人比较远的位置坐下,蓬站到她的面前。

“呃,阿蓬不坐下来吗?”

“我要保持对南同学居高临下的心里压制,这样会让对方觉得自己处于弱势位置,从而更容易吐露情报。”蓬一板一眼地说。

“噗嗤。”梦芽忍俊不禁,“这种话自己说出来就没意义了吧。”

“那好吧。我是觉得从这个角度看南同学的脸很新奇,感觉格外可爱呢。”蓬以惊人的坦诚说道。

梦芽的脸涨红起来,但并不影响她回嘴,“毕竟阿蓬的个子矮矮的,平时没办法从上面看我。”

“你要嘴硬也只有趁现在了。快老实交代你在这里等末班地铁的理由吧。”

梦芽的肩膀松垮下去,“好啦好啦,总觉得瞒着你也没什么意思了。我来倒数三二一,我们一起说出来怎么样?”

“好啊。呃,要数零吗?”

“不数。是说,我来数,你在意这个干嘛?”

“哎呀,两个人同时说的话,想要一起倒数啊。”

“阿蓬在奇怪的地方很执着呢。”

“不不,我不数也没有关系哦?”

“…你根本很想一起数吧。”

梦芽叹了口气,以“我要开始啰”的感觉拍了拍手掌,接着和蓬一起张口。

“三……二……一……!”

“……………………”

两个人谁都没有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理由说出来。

“阿蓬想耍诈!”

“南同学不也是!”

两个人夸张地指着对方叫出声来,有人从梦中被惊醒,环视四周想找出声音来源,于是他们各自打开手机装作没事发生的样子。

社畜的警戒结束的很快,轻微而平稳的呼吸声再一次支配了地铁车厢。蓬坐到梦芽的身边,两个人笑成一团。

真是不可意思,做些傻事,说些傻话,但只是因为和梦芽在一起,就会这么开心。

“好啦。我坦白。”蓬止住笑意,率先说出理由,“是打工的排班。上夜班的前辈有事不能来,我来顶他的班。”

“让高中生来值夜班?”

“偶尔一次嘛。”蓬耸耸肩,“何况明天是休息日。轮到南同学了,这次可不能再搪塞了哦。”

梦芽难得地扭捏起来,“……你可不能笑我。”

“是什么会被嘲笑的事情吗?”

“我也说不准啦……”

梦芽把手掌张开,像是扇子般朝自己的脸颊扇着风。“我去探险。”

“探险?”

“嗯。你不觉得这时候的城市很有神秘感吗?在里面走着的时候,就像是探险。”

“这么晚跑出来就是为了这种理由?”

“啊,你要笑话我了。”梦芽用手遮住脸,“说好了不能笑的。”

蓬无奈地把她的手压下,“我干嘛要笑话你?我只是在惊叹你的没常识。你都不会遇到街头指导的警察吗?”

“我意外的很擅长潜行。”梦芽不知为何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你啊。”蓬想就她的安全问题发表些意见,但看着梦芽的笑容,他终究还是把话压了下去。

而取而代之从他口中蹦出的话语是,“下次,叫上我一起去吧?”

“阿蓬愿意来吗?”梦芽的神采明亮地惊人。“不会觉得很幼稚吗?”

蓬摇了摇头,接着扶住女孩的面庞。在她反应之前,他身上山榉木的味道乘风般涌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