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tay

4309浏览    278参与
月半一点都不胖

我的刷题必备


抒情小黑我最爱了


Teddy真是大神!


这算是我的入坑曲


我一眼相中的这四个女孩一定会永远走着花路!!!

我的刷题必备


抒情小黑我最爱了


Teddy真是大神!


这算是我的入坑曲


我一眼相中的这四个女孩一定会永远走着花路!!!

俊河

适合下雨天瘫着听_(:τ」∠)_

适合下雨天瘫着听_(:τ」∠)_

毛豆娘

【良堂】《不归郎》第十四章

两年前。

会场人才济济,妖孽丛生。女孩子妆容精致,腰身细如藤缠,顾盼之间都是笑靥。

孟鹤堂坐在会场休息处的沙发上看杂志,杂志很快就看完,周九良还在前方不远处与人交谈,言辞中自信过人,极具强烈的个人气场。

只言片语落到他的耳朵里:曝光、光感度、ISO、跑焦、拉爆……有一些他常在片场听到,有一些则听不懂。

他把杂志竖起来遮住轻咬的下唇,去看那位穿着简单的姑娘凑近周九良——她穿了一件爱马仕的撒花大丝巾,只用几枚宝石别针别住几处,把神赐的身形得意地展露出来,脸上带着精心雕琢的笑容,娇娇俏俏地去挽周九良的胳膊。

周九良根本没有在意身边人,连眼睛都没有转过去,只...

【良堂】《不归郎》第十四章

两年前。

会场人才济济,妖孽丛生。女孩子妆容精致,腰身细如藤缠,顾盼之间都是笑靥。

孟鹤堂坐在会场休息处的沙发上看杂志,杂志很快就看完,周九良还在前方不远处与人交谈,言辞中自信过人,极具强烈的个人气场。

只言片语落到他的耳朵里:曝光、光感度、ISO、跑焦、拉爆……有一些他常在片场听到,有一些则听不懂。

他把杂志竖起来遮住轻咬的下唇,去看那位穿着简单的姑娘凑近周九良——她穿了一件爱马仕的撒花大丝巾,只用几枚宝石别针别住几处,把神赐的身形得意地展露出来,脸上带着精心雕琢的笑容,娇娇俏俏地去挽周九良的胳膊。

周九良根本没有在意身边人,连眼睛都没有转过去,只顾和那人分析不同条件下究竟是1/60秒的经验法则最佳还是镜头倒数更适合解决镜头抖动。

那女孩很乖巧,不插话,也不急着表现自己,就那么聘聘婷婷地站着,任谁去看都是周九良带来的佳人。

这种场合的姑娘大多扮演隐形人的角色。男人越功成名就,带出去的女人越可能被人当做隐形人,因为这次的张花花和上次的李美美显然不是一个人。更可以预见,两个月后大家重见,你叫出张小姐而不被王娇娇翻白眼的概率有多大。

大家为了节省时间,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主动权交给带家,你介绍我就招呼,不出声就彼此当做隐形,也不算失礼。

孟鹤堂坐在那里,浑身都不舒服。

当然,是他自己和周九良说听不懂摄影圈的黑话,不如坐下来玩手机。此时此刻隐形人的位置被人强占也不好怨天尤人。

身侧有自助吧台,水果糕点海鲜牛肉一应俱全,香味诱得他胃部隐隐绞痛。这种饥饿感是他习惯的,今天也不算太难熬,只是和那些不舒服纠缠在一起,显得格外烦躁些。

他无意识地卷着杂志的页脚,心想自己怎么跟个傻子一样,在这里不知所谓。

这个问题他没有想太久。有人伸出胳膊抱住他,轻轻地问:“你怎么啦?”

抬头看到周九良坐在他身侧,摸他的额头,很关切:“脸色不好看,不舒服啊?”

沙发旁边还站着两个人,一位是周九良热聊的对象,另一位正是那位姑娘。两个人的神色都有点诧异,看着周九良发呆,关心也不是,不关心也不是。

孟鹤堂立刻笑一笑,笑容里有抱歉,很得体:“我能有什么事儿啊,你们聊吧,我吃口东西就好。”

“你还知道吃口东西啊?我以为你今天又要靠光合作用过日子了。”周九良起身给他挑两样食物,一茶一水都关切,连鸡蛋壳都要亲手去剥。

“我爱人。”他把鸡蛋送到孟鹤堂嘴边,见他吃了才抬起脸对那两个人介绍。

孟鹤堂差点被鸡蛋噎死,咳嗽半晌,又就着周九良的手喝下一大口水才顺过一口气。

“慢点儿。”周九良看着他笑,那笑容里没有半点不耐烦,好像再看自家的孩子活泼淘气,纵容宠溺;又好像在看梦中人,朦胧热切。

孟鹤堂有些羞赧,那位先生并不吃惊,立刻伸出手来等待与他相握:“幸会。”

那位姑娘倒是干脆,陪个笑脸,扭头就走,半点不浪费时间。

孟鹤堂伸出手去握,寒暄到位,等人走了才贴近周九良的耳畔:“你的姑娘走了,还不快追?”

“哪儿就我的了?”周九良抑制不住嘴角上扬,轻咳一声,手掌落在孟鹤堂的膝盖上,轻轻捏一捏,“她是名利的女人,金钱在哪里,她就在哪里。”

说罢又扭头去端详孟鹤堂的脸,看一会儿,赞叹:“哎呀,还是我媳妇儿好看呐,瞧瞧这恨不得咬我一口的样子……”

“去!”孟鹤堂嗔他一眼,“谁要咬你,长得跟个土豆似的。”

“别土豆啊,叫声好听的。”周九良的胳膊环在他的腰上,耳朵贴近他的鼻尖。

“叫什么?”孟鹤堂微微向后躲一躲,“都是人,你干嘛?”

“叫声哥哥来听。”周九良不放手,也不让他有躲闪的余地。

“哎呀……”孟鹤堂不好意思推拒,这声哥哥又着实烫嘴,挣扎半晌,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作数。

一整个下午,周九良跟喝了宝宝乐似的,见谁都傻笑。

会议接近尾声,会场数米高的电子屏一一掠过各位著名摄影师的照片和简历,排版风格尤其干练潇洒。

孟鹤堂盯着电子屏看了一会儿,默默地把下巴合上,一把拽过周九良的胳膊,眼神迷惑,语气多得是不可思议:“你才20岁?”

“嗯。”周九良点点头,“怎么了?”

“比我小那么多你一天天哄我喊你哥?”这简直是欺诈,令人发指。

周九良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喊一个怎么了?你又不吃亏。”

“不吃亏???”要不是会场人太多,孟鹤堂可能要就地动手修理周九良,“好家伙,你脸呢?”

“嗐,要那玩意儿干什么?”

“你说这话你都丧良心!”孟鹤堂气呼呼地咬牙。

“好久不见啊,小河豚。”周九良笑出一口白牙,上手去捏孟鹤堂的腮帮子,模样十分无赖。

孟鹤堂一口气不顺,脑补了一下回宾馆暴揍周九良的样子,把恼火压了压,嘴角弯出一点笑容,眉毛扬起来,活泼泼地喊他:“周宝宝~”

周九良猝不及防,从天灵盖到膝盖,一路都酥了。他不是一个想象力特别丰富的人,此时此刻却不由自主地去想落日熔金,倦鸟归巢,他和孟鹤堂依偎在沙发,看云卷云舒,看万家灯火。孟鹤堂一口一个周宝宝,笑着去躲他的亲吻,拍打他渐渐不规矩的手……

他轻轻咬一咬唇,凑到孟鹤堂的耳边说:“床上见。”

孟鹤堂腾地红了脸,却依然嘴硬:“周宝宝周宝宝周宝宝!”

周九良笑起来,握着他的手腕,走路的姿态都变得格外轻盈。

很多时候人生是没有道理可以讲的。就像周九良笃定这一生除了孟鹤堂,再也不会有其他人能给予他近乎毒品一般上瘾的爱情。

好像发了高热,得了病,中了蛊,挣脱不了也不想挣脱。

他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和他说话,亲吻他,或者只是嗅着他的气味睡一觉,把他搂在怀里,哪里都不让他去……

纠缠他一辈子,看他笑,听他骂,把一切可能都交付到他的手里,做他的亲人、爱人、挚友、兄弟,陪他生,伴他死。

这是他能想象到的,最完美的人生。

孟鹤堂对此毫不知情,兀自皱眉去想周九良这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二十岁老得跟三十出头似的,生生骗他喊了好久的哥。

这个亏吃得不显山不露水啊……不行他得找补回来,以后都喊他周宝宝!喊他一辈子周宝宝,老得满脸皱纹弯腰驼背也叫周宝宝!

想到这里,这口气才略微顺过来,嘴角弯一弯,看他和旁人寒暄几句,又迫不及待地给人介绍:“我爱人。”

他忍不住横他一眼,瞧他嘚瑟的样子,好像别人都没有谈过恋爱似的。

 

晚宴结束以后主办又挑头带着大家去唱K,几十位如花模特穿梭,硬生生把KTV的档次拔高两格。

周九良对此兴趣缺缺,可也不好贸然缺席,和几位同行说几句话,回头去看,孟鹤堂抱着他的外套,脑袋枕在沙发靠背上睡着了。

周九良站在那里,隔着几个人看着孟鹤堂安静的睡姿,看着看着,觉得心里软下去,名为幸福的种子破土而出。

二人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孟鹤堂迷迷瞪瞪冲了个澡,往床上一倒,片刻就睡着。周九良爬上床,爬到他身边,抱着他的腰,把脸埋在他背上。

全世界的温柔都在怀里,连夜色都变得格外温柔。

孟鹤堂翻个身,手臂搁在他肚子上,额头贴着他的面颊,梦呓:“嘿嘿嘿,周宝宝……”

周九良心说这可是你招我的,怨不得我了。

“哎呀干什嘛!”孟鹤堂手指张开摁住周九良的面孔不让他继续亲他,眼神懊恼态度恶劣,“半夜三点不睡觉发什么神经?”

“睡了你再说!”

“啊!周九良!”


高-默默^O^

这首歌是电音舞曲和DJ制作人Zedd的作品,关于类型嘛,(嘿嘿,我也不太清楚……)。我个人挺喜欢这种类型的歌,清纯女声,加上高潮舒缓带感的电音,绝配……(快,呱唧呱唧……)用网易云音乐听歌时日推的,看到作者大大直接关注,哈哈哈哈嗝……

(话太多了,听歌吧……)


这首歌是电音舞曲和DJ制作人Zedd的作品,关于类型嘛,(嘿嘿,我也不太清楚……)。我个人挺喜欢这种类型的歌,清纯女声,加上高潮舒缓带感的电音,绝配……(快,呱唧呱唧……)用网易云音乐听歌时日推的,看到作者大大直接关注,哈哈哈哈嗝……

(话太多了,听歌吧……)



甜桃慕斯酱💫

今日日推,歌词和当下的我非常符合呢

今日日推,歌词和当下的我非常符合呢

煮书下酒

别错过春天,别惊醒夏天。

别错过春天,别惊醒夏天。

可爱多-

菜园合唱定情曲之一,我真的好喜欢他们

菜园合唱定情曲之一,我真的好喜欢他们

居北

最喜欢的歌,没有之一

最喜欢的歌,没有之一

追星追到炸掉✡✨!

下雨天{雙橙}

⚠️繁體⚠️

是雙橙的哦!那就開始看吧


外面下著大雨 像一大桶水從上方大量的倒出地面

在家中的他們 毫無出聲 安靜到彷彿連螞蟻走路腳步聲都聽得清楚 :「欸 我說」兩人同時說

:「你先說」兩人又同時說

兩人又安靜下來 場面一度尷尬

突然一陣巨大的聲響 “蹦”

突然在安靜的情況下 巨大聲響傳進耳裡 讓韓知城和黃鉉辰都嚇壞了 :「看來外面下著很大的雨呢」韓知城說

:「夏天我最喜歡梅雨的到來 不會悶熱 涼風直吹 令我喜愛」黃鉉辰說

黃鉉辰手模著...

⚠️繁體⚠️

是雙橙的哦!那就開始看吧




外面下著大雨 像一大桶水從上方大量的倒出地面

在家中的他們 毫無出聲 安靜到彷彿連螞蟻走路腳步聲都聽得清楚 :「欸 我說」兩人同時說

:「你先說」兩人又同時說

兩人又安靜下來 場面一度尷尬

突然一陣巨大的聲響 “蹦”

突然在安靜的情況下 巨大聲響傳進耳裡 讓韓知城和黃鉉辰都嚇壞了 :「看來外面下著很大的雨呢」韓知城說

:「夏天我最喜歡梅雨的到來 不會悶熱 涼風直吹 令我喜愛」黃鉉辰說

黃鉉辰手模著窗戶 笑著望著外頭

外面閃著閃電 巨大聲響彷彿上空憤怒的吶喊

韓知城怕極了 在隔音不好的屋子裡 他再也待不下去 牽著黃鉉辰 拿了把雨傘 沒多想就往外面跑 “唰”

雨勢不斷 一直刮著強風 明明颱風還沒到來 就大到雨傘都被吹壞

啊!韓知城叫著

淋雨的他們根本淋不到3分鐘 整身子濕到不知人 真的濕透了

在無人的街道 只看見韓知城和黃鉉辰 在他們旁的地面是他們被風吹壞的雨傘

當韓知城閉上了眼 彷彿奇蹟般的 打雷不怕了 慢慢的 接觸了雨天

突然..雨停了 天色緩緩像燈一樣綻放

眼前一道刺眼的光芒直射眼裡

韓知城張開了雙眼

:「原來是夢」

黃鉉辰不在床上 韓知城旁空無一人 外面還是下著雨

不知道..是誰讓他不再害怕

很奇怪...這感覺很奇怪 從來沒有這樣過 也沒有做過類似的夢

這時一時寂寞感消失了 一陣暖和了起來

黃鉉辰被韓知城抱著 :「知城?」

:「鉉辰 你好溫暖」

韓知城全身顫抖以冰冷的身軀抱著黃鉉辰

那滴閃爍的淚水便從眼角流了下來

在學校那熟悉的身影、燦爛的笑容 消失在黃鉉辰的眼裡

手機訊息完全沒回 電話也打不通 根本不知道去了哪裡

每到下雨天 黃鉉辰本來是喜歡的 但就是怕會不會每個人都會離他而去

本來的日常生活 少了一個人 全部都被打亂 什麼事都是一個人

久而久之 一個人成了黃鉉辰的家常飯 也習慣一個人做事了 也不可能把對韓知城的好給了別人

表面看似快忘記、不在意韓知城了

但他完全都沒忘記 當然也不可能忘 要忘也只忘了不是一個人的時候的感覺

幾個月過去了 韓知城依舊不見蹤影 剛好下著毛毛雨

黃鉉辰獨自站在陽臺看著雷 看著許多車在馬路上來來往往

一大一小的行車 各式各樣都有

街道、攤販還是一樣空無一人 但唯一一個地方特別顯眼 一看就看見了 一個熟悉的身影讓黃鉉辰發現了

黃鉉辰瞪大了眼 往街道大喊著韓知城的名字

他急忙衝下去想馬上見到他 衝到韓知城面前

韓知城背對著黃鉉辰

當黃鉉辰正要伸出手往韓知城的背觸碰時

消失了

一滴淚珠落下地面 :「什麼都沒有了」

:「我恨透下雨天」

:「恨…極了」

:「知城 你什麼時候才要回來?在你不在這段期間 我改變很多 不再喜歡下雨天 不再喜歡跟別人獨處 我這麼做 只為了你再次回來 能看見全新的我」

我很想你 知城 -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