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toryshift

31万浏览    1736参与
黑/懒-
SS人类组 (*´...

SS人类组


           (*´▽`*)0

SS人类组


           (*´▽`*)0

麦小浪

kiss time-520特辑

…………………………………

……………………

………

part.1-PE线

我怎么感觉这是你故意为了那个所以才编出来的游戏呢?

面对着自己这样的问话,对面的搭档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嘿嘿地傻笑着。

“嘿嘿地……真是令人看着不爽呢。”

“唉?!搭档不喜欢吗?”

“你说呢?笨镜子。”

开玩笑的拌嘴一如往常。而很难让人相信的是在这之前,她们就像最亲近的陌生人一般。

“你可要愿赌服输哦。搭档。”

“什么吗?明明输的人是你才对吧。在猜东西你这一方面你可从来没有赢过我呢。”

“是吗?也许之前我都是让着你呢。”

还没等Shifty说完,不知从哪发出嘀的一声轻响。而也就是这突入其来的轻...

…………………………………

……………………

………

part.1-PE线

我怎么感觉这是你故意为了那个所以才编出来的游戏呢?

面对着自己这样的问话,对面的搭档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嘿嘿地傻笑着。

“嘿嘿地……真是令人看着不爽呢。”

“唉?!搭档不喜欢吗?”

“你说呢?笨镜子。”

开玩笑的拌嘴一如往常。而很难让人相信的是在这之前,她们就像最亲近的陌生人一般。

“你可要愿赌服输哦。搭档。”

“什么吗?明明输的人是你才对吧。在猜东西你这一方面你可从来没有赢过我呢。”

“是吗?也许之前我都是让着你呢。”

还没等Shifty说完,不知从哪发出嘀的一声轻响。而也就是这突入其来的轻响让Shifty立马掩了掩自己衣服上的口袋。

“小镜子………”

“没…没事儿。Chara。刚才只不过是我的电话响了而已。”

“那你不接吗?”

“不…不啦。难得的休假机会。我想在这里陪一陪我的老搭档。”

“………………”

如果说自己的搭档有什么没有变的话,那么也许就是这个了吧。

“你撒谎的本事还是跟以往一样的差劲呢。Shifty。”

“撒…撒谎?!你…你在说什么啊?!搭档。我怎么……”

不等Shifty的反应,她的搭档就已经翻身上前。大胆的动作甚至吓得Shifty连自己手中的扑克牌也掉在了地上。

“如果想要kiss的话,直接跟我说不就行了吗?何必要像之前那样旁敲侧击呢?”

“唉?!你在说什么啊?!Chara。我怎么一点都不…”

“哔”

又是跟之前一样的轻响,不过这次不同的是,Chara已经将其从自己的口袋中取了出来。

那是自己在作为怪物大使期间所用的小型测谎仪。

“喏…口袋里的测谎仪可不会说谎哦。”

“………………”

Shifty不再说些什么。这倒不是由于自己无话可说,而是因为对方手中的测谎仪。

无话可说的话就不会测出来了吧。

“想不到你居然不惜拿这个玩意来作弊呢。小镜子你就真得那么喜欢我吗?”

“哪…哪有!我只是不小心戴在了身上而已!”

-哔-

测谎仪的报警声从对方的手心中传来。Shifty连忙用手捂住了嘴巴,而对方却用着一股耐人寻味的眼神盯着自己-

“撒谎的话鼻子可是会变长的哦。”

“………………”(我又不是木偶!怎么可能啊!笨蛋巫师。)

Shifty没有说话,而是用带着一股幽怨的眼神盯着Chara。

“不过我也是哦。我也喜欢小镜子你呢。”

“………………”(我还以为会说些什么呢。原来都是我对你说过的话呀。反正这样的话也…也……)

“也不是真话对吧。”

“明知故……”

-哔-

突然响起的报警声让Shifty一时语塞。她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搭档,而对方则带有一丝得意地看着自己的小镜子。

“怎么?这个你没有猜到吗?”

“这个测谎仪一定是坏了。Chara你怎么可能对我这样的笨镜子产生兴趣呢!”

“……………”

Chara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盯着自己身下的小镜子。而刚刚还在抱怨的Shifty此刻也停了下来。

(我这是在做梦吗?那个Chara她…她居然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

“不是梦哦。Shifty。我就是………”

Chara一边说着,一边俯下身来贴在Shifty的耳边说道-

喜·欢·你·哦

“唔嗯………”

Shifty只感觉自己全身火辣辣的。尤其是脸颊那一部分。

想必已经红得不能再红啦。

“怎么?这就不行了吗?小镜子。我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动手呢。”

“谁…谁说的。我…我一点……”

-哔-

“噗………”

Chara笑了笑。她突然发现这个样子也不错呢。

这么傻乎乎又爱逞强的搭档什么的。

“你又在说谎了呢。搭档。”

“唔嗯……Chara就只会欺负我。”

“整体对我恶作剧的人可没资格说我哦。”

“………………”

Shifty有些赌气地鼓了鼓脸。索性她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衣领,随后就这么地将对方拉了过来亲了上去。

(至少在这一方面,自己绝不能输啊!)

而看着这么爱逞强的搭档,Chara笑了笑。

一如既往地可爱呢。Shifty。

…………………………………………………………………

520快乐!米娜桑。嘿嘿~~






端木夜羽

嗯...為了慶祝今天是國際不再恐同日,雖然畫的有點水(。。)

嗯...為了慶祝今天是國際不再恐同日,雖然畫的有點水(。。)

端木夜羽
畫不出想要的感覺,但是摸魚很爽...

畫不出想要的感覺,但是摸魚很爽,懶得上色

求你了審核大大,真的只是表現手法(...過一下吧求求你)

真的是shifcha(。。)

畫不出想要的感覺,但是摸魚很爽,懶得上色

求你了審核大大,真的只是表現手法(...過一下吧求求你)

真的是shifcha(。。)

端木夜羽
懶得截出來了,摸魚很爽 shi...

懶得截出來了,摸魚很爽

shifty不是花吐症,是吞毛茛自殺

StrangeSwitch的人類好兄弟貼貼🥺

這輩子不願再畫骨頭。😭

懶得截出來了,摸魚很爽

shifty不是花吐症,是吞毛茛自殺

StrangeSwitch的人類好兄弟貼貼🥺

這輩子不願再畫骨頭。😭

麦小浪

约会地点(第二主角篇)

………………………………

…………………

…………

总感觉…自己好像碰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呢。

看着能与大家恺恺而谈的自家搭档,Chara不止一次这么想过。

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小孩,她的反应实在太过反常。

先不说对着刚认识的人(指自己)就亲亲热热地抱上来是有多么热情,单说遇到连大人都能吓得逃跑的怪物居然还能表现得如此闲庭信步一般就很可疑。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她绝对不是因为偶然而来到地底的。一定是由于某种原因或者说目的。而且自己总有一股感觉…

总感觉她不是第一次来到地底呢。

“小镜子。你还记得这次是我们两人的约会吗?”

Chara佯装生气地抱怨着。甚至有些不耐烦地用着手指轻敲...

………………………………

…………………

…………

总感觉…自己好像碰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呢。

看着能与大家恺恺而谈的自家搭档,Chara不止一次这么想过。

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小孩,她的反应实在太过反常。

先不说对着刚认识的人(指自己)就亲亲热热地抱上来是有多么热情,单说遇到连大人都能吓得逃跑的怪物居然还能表现得如此闲庭信步一般就很可疑。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她绝对不是因为偶然而来到地底的。一定是由于某种原因或者说目的。而且自己总有一股感觉…

总感觉她不是第一次来到地底呢。

“小镜子。你还记得这次是我们两人的约会吗?”

Chara佯装生气地抱怨着。甚至有些不耐烦地用着手指轻敲着柜台。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一直都是一个很好的伪装者。而这一次也不例外。

“抱…抱歉。搭档。我忘记了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约会了。”

“哈?!听你的口气,难道说你想跟酒吧里所有的人约会吗?”

“呃………”

Shifty尴尬地笑了笑。而Chara则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可是我的小镜子唉。你这样做的话我可是会吃醋的。”

“唉?!”

Shifty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玩笑一般用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一旁的Chara,而对方则是故意扭过头去咳嗽了几声。

“怎…怎么?!我也是有着少女心的女孩子好吧!”

“噗……少女心?!认真的吗?搭档。”

Shifty有些控制不住地笑出了声。她似乎很难想象能把平时那个不苟言笑的搭档跟galgame的女主角放在一块的感觉。

“如果搭档你有少女心的话,那我不就是调情大王嘛!”

“唔嗯…………”

Chara有些生气地赌气着。如果换做平常自己早应该用魔法把对方“请”出酒馆了,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所以自己还是忍耐一会儿吧。

“好吧。看起来你很讨厌与我这样的老阿姨呆在一起呢。那么我就……”

“等一下!搭档。我没有赶走你的意思。”

突然间,在Chara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Shifty已经将整个身子压了过来。用着呆着哭腔的语气一边抱着自己,一边道歉着。而Chara则是满脸黑线的表情看着粘在自己身上的搭档。

(忍住啊!Chara。这一切都是为了揭穿对方的真面目而做出的必要牺牲。)

“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啦。小镜子。再说……”

Chara一边解释着,一边用着带有宠溺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搭档。

“能被像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喜欢我很高兴哦。”

“Chara。”

Shifty用着带有痴情的眼神还以对方。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Chara是装的而Shifty的却是真实的。

(唔嗯…我只不过随便说说而已啦。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啊!好恶心~~)

“怎么啦?小镜子。叫你的搭档有什么事情吗?”

“我…我想…”

“想什么呢?不好好说出来的话我可是不会明白的哦。”

“我想…我想……”

Shifty的语气越来越急促,随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定一般立马推开了自己一旁的Chara夺门而出。

“我想还是不要了吧!!!!!!!!!!!”

“……………”

被推开的Chara没有说话,就这么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搭档就这么离开了酒吧。

现在的她已经完全肯定了一件事情。

眼前的小镜子绝对不是自己所认识的小镜子!

那么她是谁呢?



瞳ies

【shifcha】假如shifty是先掉下來的那一個I

【shifty與chara在角色設定和背景設定不改變的情況下進行立場交換。

【不是新au,只是腦洞文

【shifty設定採用原作推演而来的三设

【chara采用一设


————OK————


Chara从未想过遗迹外会冷的这么离谱,“天”上下着雪,四周都是冰冷的一片。而他呢?仅仅只穿着与雪同样洁白和冰冷的一件单薄里衣。

冷,真的好冷。

遗迹大门的金属将他的手冰的通红,一次又一次,他用力的拍着门,试图求救,向那其中或许有可能仅隔着一扇门的友善骷髅求救。一次又一次,寒冷浇灭了希望的火焰。

Chara越来越感到体力不支,他的姿势从站着,到依着,到跪着。...

【shifty與chara在角色設定和背景設定不改變的情況下進行立場交換。

【不是新au,只是腦洞文

【shifty設定採用原作推演而来的三设

【chara采用一设





————OK————




Chara从未想过遗迹外会冷的这么离谱,“天”上下着雪,四周都是冰冷的一片。而他呢?仅仅只穿着与雪同样洁白和冰冷的一件单薄里衣。

冷,真的好冷。

遗迹大门的金属将他的手冰的通红,一次又一次,他用力的拍着门,试图求救,向那其中或许有可能仅隔着一扇门的友善骷髅求救。一次又一次,寒冷浇灭了希望的火焰。

Chara越来越感到体力不支,他的姿势从站着,到依着,到跪着。

他希望能够凭借植物的力量撬开大门,但是这些植物和他的手一样冰冷,和地面上的碎冰一样脆弱,既不能给予他温暖,也不能代离他逃离险境。

倒并不是他有多强大的求生欲望,他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在绝望之际中,终于找到一个容身之所之后,又被掩埋在冰冷之中。

——但可笑的是,这不是他自己的选择吗?

在接受到那种纯粹的,毫无根据的善意之后,他的心情是怎样的?

惊喜?意外?感激?

还是别的什么?

……都不存在,第一反应,不过是满满的恐惧,惊慌,害怕。

——害怕其是否另有所图,害怕自己不配于接受如此善意,害怕于将情感交付之后他觉得可能出现的背叛。

仅仅是因为这种理由,他逃避了。

他不敢面对自己的恐惧。他承认自己是懦弱的,他不敢爱,他不敢恨,但至少他还有毁灭自己的权利力。

chara把手放在眼前,轻飘飘的盖住了,眼球干涩而又冰冷,他流不出泪来。

在黑暗之中,他又听到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钻出了一抹金色。


“……是你啊。”

chara失去了讲话的力气。过度的白色布景让他出现了雪盲,但即使是极为模糊的视野,也能让他看见那株金色毛茛嘴角不屑的弧度。

然后chara也露出了笑容,毫不吝啬自己的宽容。

“是的,你说的没错,我的确就是这种人……”


而金色的花朵面上立即显现出无趣的神情,耸了耸花瓣,还要说什么的样子,却仿佛忽然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浑身猛地一抖,迅速地钻入地底离开了。


然后原本金色的位置被更大片的紫色取代,模糊模糊的看不清是什么东西,chara已经失去信心,只希望能够让自己有尊严的安静死掉,不要沦为他人的笑柄,或是嘲讽的对象。

但ta向他缓慢的靠近,带来他本能渴望的暖意,随后便是一件似乎是衣服的东西轻轻的盖在了他的身上,一阵凉风之后便使裸露的皮肤有了保护,抵御住了寒风或是冰雪的侵害。

对方真的完全没有所谓拘谨一词的概念,趁着他冻僵的时候对他动手动脚——即使chara知道这只是在探查他身体的温度,他也依然忍不住这么想。

但是对方的一句话,却打破了他所有的猜疑。

“你现在快冻死了,所以你更需要这件衣服,我会把它给你,然后我们会去我的哨站点一些火,喝一些热咖啡……不,还是热可可比较适合现在的你。”

——是小孩子的声音。

chara才意识到对方跟他差不多大,甚至按体型上来看可能还要更小一两岁。但他顾不得追问ta的年龄,也来不及疑惑对方成熟的语气。

因为那家伙根本没给他选择的余地,就将他一把抱起,有些踉踉跄跄的向ta所说的“哨站”跑去。


……好暖和。

chara的眼皮不争气的打着架,按地面时间来算,他现在大概已经一天半多没有睡过觉了,但是因为弟弟没有太阳,所以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或许是劫后余生和找到同类的安心感一时间占据了上风,退散了一切不合理和存疑之处才让他放松了戒备,又或许是精神扛不住生理需求,ta的怀抱又热乎乎的很好睡。

当shifty将他抱到哨站的长凳上时,他已经安静的闭上了眼睛。而前者笑着叹着气,叫来了毛茸茸的点火工具羊。为他升起了松木香味的烟火。烘干了雪水,盖上了毯子,闷好了炉子,敲了敲他的脑壳子。

“嗨呀,这如果是救了个祸根……怎么办呢?”

shifty懊恼的抓了抓头发。

事实上,锐利的刀片就平平整整的放在ta的口袋里,如果ta想,谁都不会知道。

但是都怪他求救的时间太长了,shifty一次又一次的路过,一次又一次的都能够假装没听见他的求救声,更令人懊恼的是,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使得ta不得不靠的更近才能听到他的声音。

——就是因为ta靠近了,ta才会看见对方如同弃猫一般跪在地上,双眼绝望的盯着虚空,露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双手冻裂,双目通红,依偎在冰冷的金属制大门边,连发抖都很微弱的样子。

如此卑微,如此渺小,如此的令人厌恶和不值一提。看起来就像ta自己。


——如果不是这样,ta就能狠下心来,为ta的恩人们取得第七颗人类灵魂了。


想到此处,shifty又一次捏起拳头,将眼中的泪水硬生生憋了回去,将手伸向口袋,随后,将视线转向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他酣睡着。


shifty又把脑袋转了回来,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终还是放下了。但ta懊恼到了极点,泡开了一整杯的黑咖啡。一口喝光。苦味在嘴里爆炸开来,shifty紧咬着牙,眼泪被苦的漫了出来,ta狠狠喘着气。

挣扎无果后,终于肯让眼泪自然的流了出来,但是嘴角却怪异的上扬,显现一副古怪的病态。ta无声的哭,无声的笑,狠狠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扯,拉,拽,不知在发泄什么东西。

ta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也知道自己为什么笑。

ta不过是不想承认,不过是不想承担。


——那种险些害人死于非命的罪恶感。

ta哭泣自己。

“为什么我不能说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呢?”

ta嘲笑自己。



“对不起。”

shifty乞求原谅。


——未完待续——

雨R_咩?

入坑半年,画了不知什么东西

P1 storyshift sans

P2 SS的俩位

P3 是雨中泪

唔QwQ(好潦草.)

入坑半年,画了不知什么东西

P1 storyshift sans

P2 SS的俩位

P3 是雨中泪

唔QwQ(好潦草.)

憨憨是我

storyshift 人类组 不愿承认的事

“嘛~chara我问你,你是不是个巫师啊?”shifty缠着正在工作的chara

“小镜子,你童话书看多了吧,世界上怎么会有巫师这种异类呢?”

“异类?才不是呢!巫师可厉害了,如果可以我也想成为一个厉害的巫师!”

“不行!”chara的声音提高了些

shifty愣了愣,然后小心翼翼地说“chara,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啊……”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chara挤出了一个笑容,但这个笑容有点不太自然“抱歉小镜子,我失态了,但放弃这个愚蠢的想法吧”

“为什么啊”

“因为……”chara顿了一下“因为你这么天真,小心被别人卖了还要帮别人数钱。”

“哼!才不会呢,再说就算我不能成为一个巫师,不...

“嘛~chara我问你,你是不是个巫师啊?”shifty缠着正在工作的chara

“小镜子,你童话书看多了吧,世界上怎么会有巫师这种异类呢?”

“异类?才不是呢!巫师可厉害了,如果可以我也想成为一个厉害的巫师!”

“不行!”chara的声音提高了些

shifty愣了愣,然后小心翼翼地说“chara,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啊……”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chara挤出了一个笑容,但这个笑容有点不太自然“抱歉小镜子,我失态了,但放弃这个愚蠢的想法吧”

“为什么啊”

“因为……”chara顿了一下“因为你这么天真,小心被别人卖了还要帮别人数钱。”

“哼!才不会呢,再说就算我不能成为一个巫师,不是还有你吗?”

“嗯?我可不是,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女孩而已哦”

“你骗人,我明明看见你在配药啦!”

看来下次配药得换个地方了,chara暗自打算

“啊?谁说配药的一定是巫师,我是个药剂师嘛~”

“嘶~这么说好像也对诶”shifty有些怀疑自己的想法了

“好了好了,我还要工作呢,你先给我出去”shifty被强推出门外

“呼~小孩子可真好忽悠”chara长舒一口气

脸上僵着的笑容也放松了下来

坐在椅子上,但还是想着那些话

当个巫师真的好吗?

一些不好的回忆涌了上来

“该死的,停下啊”

可回忆还在继续

当年只因为自己是个巫师,所有的人都不待见自己,甚至是唾弃可是为什么啊

哪怕自己从未伤害过一草一木

但那些须有的罪名还是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这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压的chara喘不过气

她恨自己是个巫师,她只想做个普普通通的人啊

于是她准备在山上寻死

或许是上天怜悯她,她活了下来

但是巫师的身份哪怕在地底下都会遭到一小部分怪物的歧视,毕竟巫师既不算人类也不算怪物……

她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她害怕自己的小镜子离开自己,更是厌恶自己。

“唉……”

chara看着手里的工作

自己已经累了所以何必继续呢?

关上灯,躺在床上,不知过了多久

但依然无眠。

打开抽屉,拿出安眠药

虽然自己十分讨厌它,但眼下只能靠它了,拿出五粒药,一口咽下。

没过一会,药效发作,强烈的困意席卷而来……

度过这个不太愉快地夜晚吧……

--------------------------------------


麦小浪

黑暗面(主世界篇)

…………………………………

…………………

………

一般认为,决定一个人的基本上是天赋还有素质。

“请教我学习魔法吧。搭档。”

在那个人类孩子来到地底的某一天,她突然对着Chara。如此地说道。一开始的时候Chara以为对方只是说说玩的。她了解自己的搭档,她知道她不过是一个有着三分钟热度的小孩子而已。但直到她在自己面前罗列出那一堆堆的魔法书过后,Chara才明白对方并不是在开玩笑。

“请教教我吧。搭档。我也想成为像Chara你一样的巫师!”

“………………”

Chara没有说话,或者应该说是说不出来话。她从来没有见过她的搭档如此认真的表情,也从来没有见过她如此有毅力地执着于某件...

…………………………………

…………………

………

一般认为,决定一个人的基本上是天赋还有素质。

“请教我学习魔法吧。搭档。”

在那个人类孩子来到地底的某一天,她突然对着Chara。如此地说道。一开始的时候Chara以为对方只是说说玩的。她了解自己的搭档,她知道她不过是一个有着三分钟热度的小孩子而已。但直到她在自己面前罗列出那一堆堆的魔法书过后,Chara才明白对方并不是在开玩笑。

“请教教我吧。搭档。我也想成为像Chara你一样的巫师!”

“………………”

Chara没有说话,或者应该说是说不出来话。她从来没有见过她的搭档如此认真的表情,也从来没有见过她如此有毅力地执着于某件事情上。

“好吧。我教你。”

Chara也不知道当初自己为何就答应了下来。她明知道作为一个巫师什么的根本不会得到什么幸福的。

时间飞快地流逝着。

在这段时间内,她的搭档无时无刻不给Chara以惊喜。明明是自己都花了很多功夫才学会的很难学习的魔法,她的搭档只不过花了几分钟就已经学会了。而且在实际测试中的精彩表现甚至超出了自己的预期。

难不成…小镜子她有着这一方面的天赋吗?

Chara忍不住如此想道。

时间继续流逝着。

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她的小镜子一如既往地不停带给自己以惊喜。但久而久之,Chara也不禁担心了起来。

她的搭档在魔法方面的天赋远胜于自己,一旦她突然在某一天突然想当一个坏人的话……

想到这里的Chara不禁咽了咽口水。

是呀!为什么当初自己没有想到过这样的一个可能呢?为什么自己会教给她魔法呢?这不就相当于自己给自己安了一个定时炸弹嘛!

双拳开始不自觉地握紧起来。

她不信任自己的搭档,或者应该说从来就没有过吧。她的搭档即使没有学习魔法,也有着可怕的能力。而现在她更像是个不稳定的因素威胁着怪物们在地底的生活。不对,应该说是Chara的生活吧。

尽管自己不想承认,但的确Chara很自私。

“小镜子。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要学习魔法吗?”

一次偶然的机会,Chara对着坐在树下休息的Shifty询问着。话语间充满着试探的意味,听起来极具有攻击性。

“……………”

小镜子没有说话。她有些慌张地尴尬地笑了笑,然后露出一副难为情的表情看着自己的搭档。

(说不出来吗?搭档。)

Chara已经下定了决心。如果她的搭档有任何奇怪的表现的话,她都会先下手为强。

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怎…怎么说呢。总感觉有…有些害羞呢。”

“嗯?!害羞?”

一时间,Chara竟有些惊讶。在她们背后的藤蔓也重新缩回了地底。

“害羞?这有什么害羞的?!你学习魔法不都是为了…”

“我都是为了Chara你啊!”

“唉?!”

从未听说过的理由让Chara有些猝不及防。她有些诧异地看了看自己的搭档,而对方则只是红着脸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在想是不是我成为像Chara你一样的巫师的话,你会不会就愿意跟我呆在一起啦。”

“………………”

“因为Chara你每天都会露出那种很可怕的表情。所以我才…哈?!”

还没等Shifty的话说完,一旁的Chara就突然抱住了自己。

“C…Chara?!”

“对不起。小镜子。”

“你在说什么啊!搭档。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Chara。”

Shifty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能一边安慰着自己的搭档,一边帮对方擦着眼泪。

(看起来魔法也不是万能的呢。)

Shifty抱怨着。她怎辉知道她的搭档究竟用着怎样的恶意来揣测自己的。

但真正决定一个人的从来不是那些,而是她内在的本质。





烂文写手枫狗洛乐.

整个预告

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下雨天不打伞会感冒的,chara。”shifty将伞举在chara头顶

chara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向shifty,说:“……好久不见”

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下雨天不打伞会感冒的,chara。”shifty将伞举在chara头顶

chara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向shifty,说:“……好久不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