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ukai

41浏览    3参与
糖漬

【开度/开勉/ABO】倒刺(2)

三角无差,副cp灿白,都是AO


冷圈求感想m(._.)m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311771/chapters/51777976

三角无差,副cp灿白,都是AO


冷圈求感想m(._.)m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311771/chapters/51777976

糖漬

【开勉/sukai】度假村(1)

三观不正,OOC慎入


===


这年高二暑假,金俊勉提了个漂亮的小行李箱,跟着金钟仁去他的家乡旅行。

俩人没跟任何同学说,俩人讨论这件事时钟仁正热切地像一只大狗一样亲着俊勉,说不想别人打扰到恋人的亲密,被亲得晕头转向的俊勉也同意了,临到走之前只跟父亲说了一声去同学家过暑假。他爸彼时正给律师打电话询问资产转移的细节,随便点头应了一句,不知道听没听见。

俊勉的爸妈离婚已经半年,俊勉和弟弟分别跟了爸妈,但是财产官司还打得轰轰烈烈,俊勉在心里叹了口气,爸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来问问自己到底是去哪过暑假呢。不由得又想到最近总是对他做出奇怪举动的弟弟,弟弟虽然调皮但是出奇地黏他,不告诉灿烈...

三观不正,OOC慎入


===


这年高二暑假,金俊勉提了个漂亮的小行李箱,跟着金钟仁去他的家乡旅行。

俩人没跟任何同学说,俩人讨论这件事时钟仁正热切地像一只大狗一样亲着俊勉,说不想别人打扰到恋人的亲密,被亲得晕头转向的俊勉也同意了,临到走之前只跟父亲说了一声去同学家过暑假。他爸彼时正给律师打电话询问资产转移的细节,随便点头应了一句,不知道听没听见。

俊勉的爸妈离婚已经半年,俊勉和弟弟分别跟了爸妈,但是财产官司还打得轰轰烈烈,俊勉在心里叹了口气,爸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来问问自己到底是去哪过暑假呢。不由得又想到最近总是对他做出奇怪举动的弟弟,弟弟虽然调皮但是出奇地黏他,不告诉灿烈就跑出来玩灿烈一定气坏了。

这半年来,俊勉的烦恼只能跟恋人诉说,钟仁是他这段时间的生活里最美好的色彩了,钟仁开解了他的很多苦恼,还主动邀请俊勉到自己的家乡过暑假,一定是上天让这个男孩子降临在自己的生活里的吧。

其实两个人认识还只有三个月:三个月前,一个拥有着小麦色皮肤和天真黑眼睛的男孩子转去了俊勉所在的班级。那时候,大家都对这个浑身散发着阳光热情魅力的帅哥很好奇,但是钟仁似乎很快就认定了俊勉,每天都亲亲热热地黏着。俊勉其实不太习惯有人这样突然地入侵到自己生活里,毕竟自己独来独往也习惯了,可是钟仁其实是个非常善解人意的朋友,他似乎总是能看穿俊勉的内心对关爱的渴望并且及时地安慰他,俊勉没多久就对钟仁敞开了心扉,后来交心的两个人又成为了恋人。这使得两个人跟其他人的接触越发少了,但是没关系,刚刚成为恋人有多少时间在一起都不会腻啊,何况别人老是盯着的话,怎么在学校的角落里亲亲呢。

“想什么呢,为什么笑得这么可爱”,窗外是一望无际的荒野,车子在空旷的公路上飞快地驶过去。

俊勉的手在座椅下面被钟仁悄悄地握住了,恋人笑得像一只吃到蜂蜜的小熊,俊勉瞄了瞄正在开车的据说是钟仁二叔的男人,发现对方没注意,反握住了钟仁的手,两个人一起傻笑起来。

钟仁的二叔是一个颇有魅力的中年男人,名叫秀满,衣着考究,风度翩翩,以他的年纪来说保养的很好,是钟仁唯一的亲人,话虽然不多但是妥帖,对待俊勉也非常和善,这让俊勉对二叔也产生了亲切的感情,并对钟仁的家乡更加期待了。

说起来也奇怪,钟仁的家乡似乎是在很偏僻的地方,只有一条单向的公路通往那个地方,也没有公共交通,只能靠人来接,可看二叔开的车和穿着又似乎不比自己家差,钟仁平时在学校里也看得出家境很好,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呢?可是不管做什么,和钟仁在一起的暑假一定很有趣。

这样想着,俊勉在凉爽的充斥着奇妙香气的车里,沉沉地睡着了。

 

“俊勉小兔,俊勉小兔”,俊勉感觉有人在推他,还呵他痒痒,忍不住笑醒了。钟仁弯弯的黑眼睛就在他面前,他推了钟仁一把,“不准叫我小兔!”。

钟仁不服气,“你又白又软还老是委委屈屈,不是兔子吗?”

钟仁突然停下了打闹,盯着他的眼睛,说“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像只小兔子的你非常招人喜爱呢”。招人喜爱四个字说的很慢,似乎蕴含着许多感情。

但俊勉没注意这些,他一下子被车窗外的建筑吸引了目光,目瞪口呆地问,“这是你们家?”这栋楼,或者称为庄园在宏大程度和风格上实在是超越了他对住宅以往的认知,也和二叔儒雅的形象丝毫不搭。

 “这栋几大的不是,旁边的小楼才是我们住的地方”回答的是二叔。

旁边的小楼就是一栋简洁干净的白色小楼,也没有奇怪的浮雕和浮夸的房顶,这看起来才像是住的地方啊,俊勉松了一口气,可是旁边这些巨大的建筑又是为什么建成这样呢。

似乎是看出了俊勉的疑问,二叔提着两人的行李领着两人向小楼走去,“这是我们家开的度假村,俊勉有机会也去体验一下。” 

俊勉却觉得心头的疑虑仍未打消,可是让长辈拿行李似乎不太好,于是打算伸手去接箱子,“度假村生意不好吗,白天为什么没有人呢?”

钟仁把一整个身体都摞到俊勉背上,顺便把他伸出去的手抓住了,“来了就好好玩嘛,操心那么多”。

俊勉手忙脚乱地试图把钟仁从背上撕下来,突然看到二叔还看着他们,不免生出一丝心虚,可是二叔什么反应也没有,只是推着行李笑着看他们往前走,二叔应该没发现吧。

钟仁推着俊勉上了二楼,在楼梯口问他,“俊勉你是要住客房,还是。。。”,钟仁仿佛下了大决心,“还是跟我住”。

俊勉脸红了,兔子尾巴不安地颤颤,当然想要跟钟仁住啊,可是有点不好意思说呢,刚想开口答应,却听到二叔温和的声音,“客人来了我们一向是在客房招待的。”

钟仁默默地在二叔的视线下把俊勉领到了客房。

俊勉看着钟仁这样被二叔一句话制服的样子觉得有趣,眯着眼睛笑得整张小脸蛋都皱起来,钟仁看着他笑得样子表情却复杂起来,用深邃的黑眼睛看了俊勉很久,似乎不知道拿俊勉怎么办才好。

被看得脸都有点热了,俊勉鼓足勇气仰起脸来闭着眼睛啾了钟仁的嘴巴一下,钟仁深深地把俊勉揉进怀里,两人忘情地亲吻起来。

 

即使在新的环境里俊勉也像只小猪一样睡了个饱饱的午觉,睡得小脸蛋白里透红,醒来就想去找恋人腻歪。钟仁却好像不在家,只有二叔在楼下打电话。二叔看到俊勉走出来跟他点点头,用慈爱的目光看着他,模模糊糊的声音传来,“是的,新货,质量很好,验货吗,可以,跟钟仁一起来吧。”俊勉不知道二叔打电话的时候为什么要看着自己,但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二叔有点奇怪呢。

 

快到吃晚饭的时候,钟仁回来了,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高大的陌生男人,两人进门就看见俊勉穿着米色的家居服光着白白的脚丫向着钟仁冲过来,跑到一半发现了陌生人又掉头跑回了楼上房间里,再出来时已经整整齐齐地穿上了衬衫休闲裤袜子和拖鞋。

俊勉之前跑得太快没注意,这下衣服穿齐全了才发现,今天钟仁看起来不太一样。以前见到的钟仁都是学生打扮,现在却穿着银灰色翻领的黑色吸烟夹克,质感很好的黑色羊绒长裤,连衬衫也是黑的,头发都向上梳了起来,露出饱满的额头,真实年龄一下子变得莫测了。

钟仁不是坏人,他心里很清楚的,但这样打扮的钟仁让他感觉到危险,钟仁的眼神让他有种错觉,好像自己是一只弱小的食草动物,在钟仁这样的掠食者的利爪下,只能被迫露出不喜欢有人触碰的白肚皮。

可是这样也很帅,俊勉在心里想,又去偷看另一个男人,发现这男人也在看他。说是看,不如说是打量,俊勉觉得这个男人的目光好像从头到脚把他一寸一寸地考评了一遍,这很讨厌。两人对视的时候,这个男人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来,这笑容也很讨厌,这个男人说,“我姓吴,你可以叫我世勋哥哥”。

吴世勋看起来比俊勉和钟仁都要大一些,似乎有外国血统,五官深刻,眉间很窄,总是皱着眉头似的,对二叔,对钟仁讲话时都带着一点让人不舒服的命令语气。穿着考究,动作间自有一种贵气,俊勉还是觉得这个人的存在本身就令人讨厌。

钟仁招手叫俊勉来桌边坐下,跟他介绍,“这是吴先生,我的新客户,”又转过去对着那吴先生说, “吴先生对我这批新货物还满意吗”。

吴世勋忽然出手捏住了俊勉的下巴,从上而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才笑着说,“非常满意”。

这个人在俊勉心里已经从恋人的朋友,变成讨人厌的人,又变成轻浮又讨厌的人了。或许,不只是讨厌,还有一种令人颤栗的恐惧。

在吴先生的影响下,晚饭还没开始,俊勉就已经巴不得赶紧结束了,他要问问钟仁今天为什么穿成这个样子,要问问这个讨厌的生意伙伴到底怎么回事,还要问问为什么在他下巴被捏痛的时候不来救他。

可是二叔,钟仁,还有今天的客人吴世勋都已经坐在了桌前,俊勉好像被一种无形地气场压制在原地,莫名地不敢离开,不高兴。

怀着赌气的情绪,晚饭开始没多久俊勉就喝醉了,哼哼唧唧地要蹭到钟仁身边去,可是钟仁竟然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脊背绷得很直,头低着,好像他不存在一样,真是岂有此理,等他醒了要生很大的气,要亲很多下,还要舌吻才可以原谅钟仁。

那个讨厌的吴世勋又在盯着他看了,一边说着,“俊勉醉了”,一边就上前来把他从椅子上捞起来。这个人衣料的触感冰凉光滑,俊勉感觉被巨大的蛇类缠住了,不,不要你,钟仁呢,俊勉以为自己喊得很大声,可是还在被钳制着往卧室走去,蟒蛇在把他越绞越紧,他听到自己喘气的声音。

俊勉被轻轻放在自己卧室的床上,他模糊的视线看到自己上方是吴世勋的脸,俊勉感觉到衬衫的扣子被解开了,模模糊糊地产生了强大的危机感,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了。

门却在这个时候被推开了,钟仁的声音响起来,“吴先生,我们谈一下好吗?”吴世勋不耐烦地皱了一下眉头,保持着风度跟钟仁出去了,门关上了,俊勉一个人躺在床上,房间空荡荡的,他不明白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了,陌生的钟仁,讨厌的陌生男子,想质问,想怒吼,想砸碎东西,最终自己却只是这样无力地躺在床上。

模糊的说话声从门外传过来,俊勉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钟仁的声音听起来有显而易见的讨好意味。过了一会,门外安静了。

再次推门进来的是钟仁,看起来疲惫又安定的样子。钟仁温柔的黑眼睛看着俊勉,像看一件失而复得的宝物,一朵差点被雨水打下枝头的桃花。俊勉突然很委屈,憋了很久的眼泪簌簌地流下来,打湿了钟仁的黑衬衫。钟仁把俊勉紧紧地拥在胸前,用手指梳理他的头发,“别怕,没事了”。



tbc

糖漬

【开度/开勉】【吐槽】转职第一天就分到个弱鸡哨兵,心塞(2)

cp:kaisoo/sukai
论坛体,有二设的哨向梗,ooc慎入

===

楼主???
№132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Kyungsoo关掉桌面上的浏览器窗口,手边的定时器已经响了好一会儿,提醒他今天晚上的工作还没完成。他扭了扭脖子站起身,捞过椅背上的外套和门卡。隔离病房在二十层,惨白的灯光沿着螺旋形的天花板绕了一圈,这个时间点冷清得瘆人。他刷了门卡进去,房间里唯一的光来自床头那几台不时闪动一下的生命监测仪,他就在这几乎不可见的光源里望着床上那人微弱起伏的胸口,按照要求连续进行了三次联结。
没有回应。哨兵的意识像坠入深海的一粒石子,隐藏在漫无边际的黑潮之...

cp:kaisoo/sukai
论坛体,有二设的哨向梗,ooc慎入


===


楼主???
№132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Kyungsoo关掉桌面上的浏览器窗口,手边的定时器已经响了好一会儿,提醒他今天晚上的工作还没完成。他扭了扭脖子站起身,捞过椅背上的外套和门卡。隔离病房在二十层,惨白的灯光沿着螺旋形的天花板绕了一圈,这个时间点冷清得瘆人。他刷了门卡进去,房间里唯一的光来自床头那几台不时闪动一下的生命监测仪,他就在这几乎不可见的光源里望着床上那人微弱起伏的胸口,按照要求连续进行了三次联结。
没有回应。哨兵的意识像坠入深海的一粒石子,隐藏在漫无边际的黑潮之下。
他其实能猜到结果,他原本就不对这样的徒劳尝试抱有任何期待。眼前的哨兵已经沉睡了三天,从他们第一次见面起就始终处于对外界毫无反应的状态。前方局势吃紧,上头不想凭白无故损失战力,不管有的没的都先试了再说。他是塔里最好最听话的向导,上头让他来,他就来了,仅此而已。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任务,不知道这人曾受到怎样的攻击,他所能掌控的只有眼前一具死气沉沉的躯壳。哨兵的精神体在黑暗中蛰伏着,他看不见它,但他知道它在盯着他,虎视眈眈而又小心翼翼。他试图在周遭投射出精神图景,希望至少可以借此抚慰那只不安的动物。没有具体目标的精神投射效果差强人意,那一抹小小的焦灼很快被安抚下去,和整个房间里的沉闷融合在一起。
他写完今天的最后一笔记录,轻轻带上了门。病房的隔壁有另一间小小的隔室,他没有进入的权限,但他知道里面躺着那个被打散了精神屏障的可怜向导,精神世界的崩溃直接导致向导连同哨兵的意识被奔散的信息洪流裹挟到不知名的角落。Kyungsoo在门口安静地站了一会儿,直到一只红色狐狸凑过来蹭了蹭他的腿。



他醒了
№133 ☆☆☆LZ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哇楼主出现了!
№134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一来就是这么冲击性的消息/笑哭/笑哭
№135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虽然不知道楼主怎么想,但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说恭喜?
№136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恭喜!!!
№137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楼主也许心里并不觉得高兴呢……
№138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毕竟一条人命,再说楼主本来不就是为了这事才被临时调来的吗?
№139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那是不是意思说楼主可以回家了?
№140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回家哈哈哈哈 你当塔是什么地方啊魂淡!
№141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是好事一件吧???
№142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再次恭喜楼主!
№143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恭喜!啪啪啪!
№144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喂喂你们高兴的也太早了吧!楼主之前可是担心着弱鸡哨兵醒了以后要和他强制结合啊!!
№145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是哦……
№146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这么一来我似乎开始担心起了楼主的贞操
№147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哈哈哈哈说不定需要担心的是那个哨兵/允悲
№148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等等啊你们难道忘了那个哨兵本来有向导??一个哨兵难道可以和两个向导结合吗??
№149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不可以……吧
№150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当然不可以,向导那么珍贵,反过来还差不多
№151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所以结论还是楼主是安全的咯?
№152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所以……可以啪啪啪了?我忍好久了
№153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楼上你23333333
№154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来吧大家一起啪啪啪~
№155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啪啪啪
№156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啪啪啪
№157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啪啪啪啪啪
№158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其实呢,今天上午碰到了楼主,怎么说……感觉他不是太高兴呢╮(╯▽╰)╭
№159 ☆☆☆(= ̄ω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大大你又知道了!
№160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来自猫咪脸大大的前线报导233
№161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偷偷说,今天的大大为什么一副幸灾乐祸的口气……
№162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可啪
№163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可啪+1
№164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啊啊啊啊啊不许你们这么说喵脸大人!!!大人永远都是纯洁的!!!
№165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楼上脑残粉鉴定无误
№166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楼上上脑残粉鉴定无误(虽然我也是( ̄3 ̄)
№167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159L 大大没问楼主为什么不高兴吗?
№168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估计还是担心塔会要求和弱鸡哨兵结合吧
№169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可是没道理啊,人家本来的向导好好的,为什么非要让楼主再来结合??
№170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边荒塔不是经常出各种幺蛾子,有什么好奇怪的
№171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171L 地图炮滚粗
№172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边荒塔那边情况是比较复杂没错,但还是没道理啊,想不通啊!
№173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楼主自己估计都想不通吧
№174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大家不觉得这个帖子从最开始就是我们在帮楼主脑补么?楼主从来没说过自己到底怎么想/允悲
№175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楼主的想法应该就是不喜欢那个哨兵……吧?这么说得我也不确定了/笑哭/笑哭
№176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楼上两个在想什么???这是肯定的吧,楼主是来吐槽的啊,肯定不愿意的吧!
№177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提醒楼上看128L
№178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艾玛!我回去翻了翻才发现楼主居然还说过这话,这回事情复杂了23333
№179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我还是觉得得让楼主自己说,楼主的态度才是问题的关键啊 @LZ
№180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帮忙一起@LZ
№181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呼唤@LZ
№182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LZ
№183 ☆☆☆= =于xxxx-xx-xx oo:oo:oo留言☆☆☆



Kyungsoo晚上打开论坛的时候一下子跳出来几十条圈他的留言,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回复,他自己都还没理清楚,更不知道该怎么对别人说。
今天一上班他就听到消息说那个哨兵醒了,他查了下邮箱,并没有关于此的邮件发给他,大概也是觉得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需要另行通知的消息。既然不紧急,他就等把手上的工作处理完了才想着起身过去看看。
白天的隔离区倒是没那么阴森,暖暖的阳光从外面透进来,乍看去和普通的医院没什么不同。Kyungsoo走出电梯的时候被阳光晃了下眼,抬腿的时候差点绊倒,他低头,发现一只雪白的垂耳兔以屁股朝天的奇妙姿势趴在他脚边。他愣了两秒,眼见着那团绒絮般的尾巴颤了颤试图爬起来,又扑通一声摔回原地,不知从哪里掉出来一只红扑扑的苹果在他眼前咕噜噜滚远了。
……什么情况?这回他总算看清了,垂耳兔小小的四肢上不知为何缠着绿色的蔓藤,上面还缀着菱形的嫩叶,随着主人的动作发出沙沙的响声。虽然他知道精神体并不完全依靠表现出的外观行动,但这么笨拙真的没问题吗?
Kyungsoo叹了口气,在意识到之前已经走过去把那只熟透的苹果从地上捡了起来。他直起腰的时候正对上一双吃惊地瞪大的眼睛,Kyungsoo心中一凛,但很快放松下来——是个向导,没什么可担心的。那双眼睛的视线往下移动,最后停留在他的手上,他跟着低头才发现那人是在看他手里的苹果。
“这个?”他把苹果抛过去,陌生的向导抬手接住了,居然有点脸红,小声说了句不好意思。他挑眉,不知对方为何道歉,直到几步开外那团白色的毛球又一次结结实实摔了个四脚朝天。
“……”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