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uperboy

63598浏览    1076参与
君非邪

是康娜不是康纳 23

  忘记最好,忘记是最好的选择。

  被遗忘的好处便是永远的孤身一人。


  当康娜醒来时,她就静静地睁开着双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象征着生命以及星辰大海的蓝绿色双眸已然消失,剩下的只有灰暗。“康。”克拉克心疼的看着这个女孩,明明她还这么年轻,却接受了这些过于太早承担的命运。“爸爸····”康娜轻轻呢喃着,她想坐起身来,但身上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无法动弹,她微微皱眉却不发出一丝疼痛声。“疼吗?”但康娜轻微摇头,疼?她感觉不到了,心已经麻木了,所有疼痛感恍若...

  忘记最好,忘记是最好的选择。

  被遗忘的好处便是永远的孤身一人。

  

  当康娜醒来时,她就静静地睁开着双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象征着生命以及星辰大海的蓝绿色双眸已然消失,剩下的只有灰暗。“康。”克拉克心疼的看着这个女孩,明明她还这么年轻,却接受了这些过于太早承担的命运。“爸爸····”康娜轻轻呢喃着,她想坐起身来,但身上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无法动弹,她微微皱眉却不发出一丝疼痛声。“疼吗?”但康娜轻微摇头,疼?她感觉不到了,心已经麻木了,所有疼痛感恍若已经消失。


  她不等克拉克帮她便坐起了身,然后,“康!”她的伤口又裂开了,但是她看着红色慢慢沁出白色的绷带又将她的衣服染红时,她仍然没有任何反应。“你不要动,我出去一下!”克拉克着急的冲了出去,但康娜抿着嘴转着头看向窗外,一切都静悄悄的·····


  “戴安娜!额,我是说康娜的伤口又裂了,戴安娜,你能帮我一下吗?”克拉克忘记了这是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的他和神奇女侠并不熟悉。但他在自己的世界里和他们是同伴,以至于他脱口而出喊出了她的名字。神奇女侠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不用介意,我并不意外。”说着对蝙蝠侠他们眨了眨眼后走了出去。


  只有风轻轻卷起透明的纱制窗帘,康娜看着外面,“你····是另一个世界的我吗?”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康娜慢慢转过头,她看着超级小子,疑惑的看着他。“我叫康纳·卢瑟。”康娜的手指轻微的动了一下,“卢瑟····”她看着他,突然外面传来鸟儿的声音,“你能带我去外面吗?”可超级小子有些迟疑,他看着康娜的伤口又沁出血摇了摇头。索性神奇女侠这时走了进来,说:“男生请到外面去。”


  神奇女侠看着一言不发未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康娜,心里不由得泛起一丝心疼,“那个···康,疼的话叫出来好吗?”康娜只是低着头不说话,等神奇女侠重新给她换好干净的绷带和衣服后,拉住神奇女侠的手说:“我想去外面可以吗?”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而神奇女侠也看着她,她看着那双和超人不同的蓝绿色空洞的双眼,说:“可以啊,为什么不可以?”“可以让他带我出去吗?”她指着门外的超级小子,神奇女侠同意了。


  “所以说,这里的我一开始就被控制了,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克拉克不敢相信的看着蝙蝠侠,同样他也看到了别个世界的自己惊讶的表情。“现在他要摧毁这个世界,所以我们需要你们。”蝙蝠侠说道。现在以为能阻止超人的只有超人,不管成功还是失败,只能去尝试。克拉克现在不想参与战斗,他只想照顾康娜,他叹了口气,蝙蝠侠看到了他这个举动,问:“怎么了?”克拉克摇了摇头,“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不过我请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他有事的。”


  康娜靠在一棵树下,阳光透过茂盛的枝丫照射在地上映出一个个斑驳碎影,这里虽是临时的基地,但也只是唯一一处能让所有人能放松的地方。现在的战斗随时随地都会发生,每个人都很压抑、疲惫,只有这里才是所有人能放松的地方。


  超级小子就坐在她的身边,微风吹起他的黑色短发,问道:“你和超人关系很好吗?”“什么?”康娜问道。这时她抬起右手,一只麻雀落在她的指尖,她看着它,不知道奥萝拉怎么样了。“他是我爸爸。”放飞指尖上的麻雀,她看着他说道:“这个世界怎么了?”她很好奇,属于这个世界的超人去哪里了?


  “莱克斯?”克拉克一时有些适应不来,说真的,这个世界的莱克斯居然是站在正义的一边,他有些适应不了,不过话说回来,康娜一直没见过莱克斯。“看到我有这么惊讶吗?”莱克斯穿着白大褂抱臂的看着另一个世界的超人,看样子另一个世界的他和超人是认识的。“只是一时间适应不了,不好意思。”克拉克歉意的说道。莱克斯撇了撇嘴走了出去,不过他刚离开房间,透过走廊的透明玻璃看到了外边的超级小子和超人的女儿。


  康娜感受到似乎有人正盯着她,顺着这个感觉看到了一个光头,“那是谁?”康娜问道。超级小子也看到了莱克斯,说:“他是我爸爸。”是的,莱克斯·卢瑟,超级小子的父亲。康娜愣了一下,“你问过我,我是不是你?”超级小子点了点头,康娜盯着他,缓缓说道:“我是我,你是你,我们不同,本质不同。”而这时,克拉克突然出现,“康,外面风大。”康娜点了点头,被超人抱在怀里走向了里面。而超级小子看着她,看到她的嘴型:

  我的存在就是个错误。


  为什么这个说自己?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觉得心里有一丝痛?“康纳,怎么了?脸色不是很好啊。”莱克斯问道。超级小子摇了摇头,说:“爸爸,我觉得,她是我,又不是我。”

芭芭PEN
(捂心)乔宝宝(literal...

(捂心)乔宝宝(literally)

可爱疯了他是天使wwwwww


来自 Superman: Lois and Clark #2

(捂心)乔宝宝(literally)

可爱疯了他是天使wwwwww


来自 Superman: Lois and Clark #2

狐小宛

【正联群像】正义黎明(三十四)

许多年之后,面对卢瑟集团举办的那场世纪婚礼,火星少女将会回想起,柔软的正方形手帕和青年浅灰眼眸中的关切。

她终于甩开了喋喋不休的记者,提着晚礼服的裙角飘到了露台上。

韦恩集团举办了这次慈善晚宴,爱丽·沃勒也受到了邀请,梅甘应达米安要求扮作他的女伴参加,准备伺机对爱丽·沃勒使用读心术。

沃勒集团接下了这份请柬,爱丽·沃勒却没有到场,她的秘书彬彬有礼地向小韦恩总裁致歉,唇角微笑的弧度仿佛被计算过一样无可挑剔。

达米安当场就黑了脸,冷笑一声拂袖而去。

露台的转角飘出淡淡的烟味,梅甘不习惯地皱皱鼻子,咳嗽两声,她利索地踢掉高跟鞋,坐在了大理石雕成的护...

许多年之后,面对卢瑟集团举办的那场世纪婚礼,火星少女将会回想起,柔软的正方形手帕和青年浅灰眼眸中的关切。

她终于甩开了喋喋不休的记者,提着晚礼服的裙角飘到了露台上。

韦恩集团举办了这次慈善晚宴,爱丽·沃勒也受到了邀请,梅甘应达米安要求扮作他的女伴参加,准备伺机对爱丽·沃勒使用读心术。

沃勒集团接下了这份请柬,爱丽·沃勒却没有到场,她的秘书彬彬有礼地向小韦恩总裁致歉,唇角微笑的弧度仿佛被计算过一样无可挑剔。

达米安当场就黑了脸,冷笑一声拂袖而去。

露台的转角飘出淡淡的烟味,梅甘不习惯地皱皱鼻子,咳嗽两声,她利索地踢掉高跟鞋,坐在了大理石雕成的护栏上。

露台外很安静,只有间或零星几声不知名的虫鸣,梅甘深吸一口气,试图放空思绪,如潮水般的悲伤却纷至沓来,几乎要淹没她的口鼻。

她控制不住地想起凯尔的死,小乔的伤势,沃利的悲痛,民众的质疑,政府的窥伺……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不敢哭,也不敢流露半点疲倦,独自一人的时候,那些平日里被她刻意压制的情绪卷土重来,几乎要将她溺毙。

反正这里也没有人,悄悄哭一会不会有人发现的吧?

还没等她拿定主意,眼泪就先一步掉了下来,梅甘无声抽泣着,她死死捂着嘴,不想哭出声惊动旁人。

眼泪鼻涕糊了满脸,梅甘摸索着寻找自己的手帕,另一方浅灰色的手帕却被先一步递到了她的面前。

“梅甘小姐,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吗?”熟悉的声音响起,康纳浅灰色的眼眸中噙着温和的关怀,小卢瑟总裁的西装上萦绕着淡淡的烟草气,折叠得方方正正的浅灰色手帕覆在他的掌心。

可怜的女孩呆了呆,梅甘手忙脚乱地抹了把脸,精致的眼妆和着眼泪,拖出长长的污渍。

完蛋了,火星少女看着满手的眼影粉末,她不用照镜子都能想象出此时自己的脸上是何等惨烈,梅甘绝望地想,我现在一定丑死了。

康纳未置一词,曾经拗断钢筋砸碎巨石的手托着手帕轻柔地抚上女孩的脸颊,仔仔细细地拭去她的眼泪和窘迫。

“日安,琼兹小姐,”小卢瑟先生温声道,“你今天很漂亮。”

他的语气是那样诚恳与熨帖,梅甘的眼泪便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我……我糟透了,”她哽咽着,情不自禁地向青年倾诉,“我搞砸了一切,害得大家这样难过……我没有拦住凯尔,我已经感应到他的想法了,是我平时训练的时候不够努力,如果我……”

康纳静静地听着,没说什么节哀顺变之类的场面话。

他轻轻地抚摸着她挺直的脊梁,说,

“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

梅甘再也忍不住,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

“好了……好了,”康纳用一种哄孩子的语气,模仿着中世纪骑士的咏叹调,抑扬顿挫地哄她开心,

“尊敬的小姐,你的美貌足以让所有童话中的公主自惭形愧,可比起你高贵的心灵,就连你的美貌也要俯首称臣。”

梅甘破涕为笑,康纳见她的情绪缓和了些,才继续说道,

“梅甘,我理解你的自责与愧疚,但现在还不是沮丧的时候,站起来,向前走。”

浅灰色的虹膜凝视着少女朦胧的泪眼,青年的眼中是九死不改的一往无前,

“别气馁,我们还在,谁说这就是故事的结局?”

他的指腹刮过少女沾满泪水的长睫,露出一双坚定的眼。

“梅甘,我们会带他们回家的。”

我的少年啊,这一次换我带你回家。

梅甘深深地望着面前的青年,发间装点的珍珠发卡闪烁着柔和点光芒,她看了很久,仿佛要从他的眼眸中汲取力量。然后,郑重地点了点头。

有什么在酝酿着、萌发着。

“你要去哪?”曼妮不满地抱起双臂。

雅典娜微微顿住,安抚地揉揉女孩的银色短发,

“阿曼,我……”

“你说过要带我去海滩看烟花秀,”曼妮指出,“你不可以食言。”

“抱歉,”雅典娜愧疚地垂下目光,“蝙蝠侠临时有任务,我得值班。”

“拜托,雅典娜,我们抢了好久的票,”曼妮忍无可忍,“你为什么要替蝙蝠侠值班?他是怎么对你的你都忘了吗?”

“我确实不怎么喜欢蝙蝠侠,”雅典娜打开抽屉,取出母亲的真言套索,“但只要能避免更多孩子失去父母……”

她整理好抽屉,温柔地抚过父亲留下的旧手表,它曾是父亲和母亲爱情的见证者,后来又被他们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她。

“我愿意,阿曼,”雅典娜轻声道,“那是我愿意付出一切来交换的。”


sky

mirror

30


武術比賽終於要開始了,

bank有些緊張,

本來他的媽媽和師兄弟們都說要來現場為他加油,

但是都被他拒絕了,

他怕因為他們來看自己反而更加緊張,

萬一到時候取得的成績不好會很丟人。

不過bank的媽媽還是偷偷地去看了,

畢竟是自己的兒子第一次參加比賽,

自己還是應該去看看,

只要不要讓bank發現就行了。


“Bank,準備好了嗎?”

“嗯,應該沒問題,p’bouns。”

“要對自己有信心,這幾天我讓你把一些舞蹈動作融入到了武術之中,而出來的效果都很好,我相信可以得到評判的認可。今天的任務是爭取入圍決賽的資格,不用蹦得那麼緊。如果你......

30

 

武術比賽終於要開始了,

bank有些緊張,

本來他的媽媽和師兄弟們都說要來現場為他加油,

但是都被他拒絕了,

他怕因為他們來看自己反而更加緊張,

萬一到時候取得的成績不好會很丟人。

不過bank的媽媽還是偷偷地去看了,

畢竟是自己的兒子第一次參加比賽,

自己還是應該去看看,

只要不要讓bank發現就行了。

 

“Bank,準備好了嗎?”

“嗯,應該沒問題,p’bouns。”

“要對自己有信心,這幾天我讓你把一些舞蹈動作融入到了武術之中,而出來的效果都很好,我相信可以得到評判的認可。今天的任務是爭取入圍決賽的資格,不用蹦得那麼緊。如果你緊張的話,你比賽的時候就想想你跳舞時候的感覺,這樣會好很多的。”

“對,我們已經做了那麼多的準備,應該不會連決賽都不能進。P’bouns,真的很謝謝你幫了我那麼多。”

“比賽結束之後再向我道謝吧。”

 

Bank的出場順序還不錯,

他深呼吸後就上場了,

場地挺大的,

感覺全場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的身上,

說真的會有點緊張。

這時候bank似乎聽到了p’bouns鼓勵的話,

也看到了在一旁向自己展露笑容的p’bouns,

這讓bank得到了力量,

所有的緊張都變成了動力。

 

Bank的表現很好,

動作都做得很到位,

連貫性也不錯,

整套動作的節奏掌握得很好,

一點也不像第一次參加比賽的,

評判對於他的表現都很認可。

再加上評判裡面很多都是武術協會的成員,

他們之前也見過bank,

知道他是已經過世的rungvit師父的兒子,

所以給了他比較高的分數,

這讓他可以順利地闖入決賽。

 

“我都說你沒有問題的。” Bouns對於這個分數也感到很滿意,不過也深知這個分數多少有些水分,只不過不想打擊bank才什麼都沒說。

“等待分數的時候真的很緊張,反而比賽的時候還好。”

“明天一定要表現得更好才行,畢竟今天評判們會覺得有新鮮感,所以演練水平分他們給的比較高,明天可能就會更加專注於在動作規格上,這個部分如果扣的分過多的話會影響到總分的。”Bouns覺得細節還可以再摳摳,今天晚上可能要加緊訓練,不過也不能訓練過量。

“嗯,我明白的。”

 

兩個人知道結果之後沒有看接下來的比賽就回武館訓練了,

畢竟比賽還沒有結束,

當然要專心於自己,

畢竟只有大半天的時間,

能改善的部分可能不多。

 

第二天bank想做早餐的時候他的媽媽出現在武館。

“媽媽?”

“你的早餐。”

“謝謝媽媽。”

“昨天睡得好嗎?”

“嗯,挺不錯的。”其實之前那天晚上真的睡不著,反而昨晚比較好睡,可能是闖入了決賽也算是達成了賽前的目標。

“既然休息夠了,那麼你的表現一定會很好的,既然現在都已經進了決賽了,那麼就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第一次比賽能有這樣的成績已經很好了,我想你的爸爸一定也會為你感到驕傲的。”

“嗯,我現在終於有一種自己可以撐起武館的自信。”

“其實你一直以來都做得很好,要對自己有信心,無論你想做什麼,媽媽都會盡全力支持你的。”

“謝謝媽媽。”

 

Bank覺得自己似乎更有力量更自信了,

相信一切都會變得很好,

bank這種好的狀態一直保持到了比賽的時候。

他今天的表現比昨天的還要好,

作為一個新人真的表現得很有潛力,

所有的評判都很認同他的表現,

分數也比昨天的更高了,

最後更是出乎意料地拿到了銅牌。

 

“P’bouns,給你。”Bank把銅牌掛在了bouns的身上。

“這是你的獎牌啊,怎麼給我?”

“全靠你的幫助才讓我能拿到銅牌啊,你看我一開始什麼都不懂,要不是你這個教練我又怎麼可能取得現在這樣的成績。你昨天說等比賽結束之後才謝謝你,這個就是我的感謝。”

“你要知道,我再強也要你表現得好才有用,所以這個獎牌是真正屬於你的。你要把它留在身邊,這樣以後遇上挫折的時候就看看它摸摸它,讓它告訴你,你是行的,任何時候都不要放棄。”Bouns當然認同n’bank的實力,這個是他自己拼回來的,自己只是在旁邊協助他而已,所以他又把這個獎牌掛回去bank的脖子上。

“嗯,我明白,但是真的很謝謝你。”

 

之後師兄弟們都收到了這個好消息,

所有人都說要慶祝,

所以晚上的時候他們在武館幫bank慶祝,

還邀請了bouns。

 

“N’bank,恭喜了,你真的很厲害,我之前都說你一定行的,你又不讓我們過去看你比賽,真的很想親眼看著你拿獎。Bouns師父,真的很謝謝你可以不計前嫌地全力幫助我們的n’bank拿到這樣的好成績。之前是我帶著他們來你們武館搞亂,一直都沒有機會向你賠罪,今天我自罰三杯,希望你可以原諒我之前無禮的行為。”Sun正式地向bouns道歉。

“我根本就沒有計較過這件事,而且n’bank一早就向我道歉過了,還請我喝酒了。”

“一碼歸一碼嘛,上次是我自作主張,n’bank也勸過我,所以我是應該親自向你道歉的。”

“那我接受你的道歉,你不用自罰三杯。”Bouns不想再糾纏於這個事情上面,畢竟這件事都過了那麼久了。

“Bouns師父,你就讓他喝吧,今晚那麼高興,他不在乎這三杯的。”一旁的師弟們起哄道。

“我知道大家都為了bank高興,但是也不能喝多了,酒能傷身。”

“知道了,師母。”Bank的媽媽都發話了,大家當然要聽。

“今天那麼高興,我也喝一杯吧。Bouns,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謝謝你,雖然我知道我的兒子是個有能力的人,但是還是要你的幫助才能拿到獎牌。之前你說喜歡我做的菜,以後多些過來吃,我做了點心也讓bank拿點給你。”

“好,謝謝你,阿姨。”

“哎,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我剛剛在刷推特,有人把p’bank比賽的視頻單獨剪輯並發佈出來,很多人都很感興趣,也誇p’bank既帥氣又能打,超man的。我看之後應該有很多人來報名學習武術,看來我們的生意不用愁了。”今天的比賽是有直播的,所以網絡上都能看到。

“真的啊?那太厲害了,n’bank,你不愧是師父的好兒子,師父一定會為你感到驕傲的。”Sun感歎道。

“大家也不要想得太多,雖然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但是一切都是未知數,我們武館的知名度應該是打開了,不過能不能增加生源還很難說。”

 

這個時候bank是清醒的,

以前是小孩子,

不會分析這些彎彎繞繞,

但是自從接管了武館開始自己要考慮的事情就多了起來,

所以也明白有些事情不是努力了就會有好的結果,

只是無論如何都要盡力。

 

“今晚就暫時不要想這些了,要盡情地享受這成功的一刻。”Bouns覺得n’bank真的很成熟,雖然還是一個大學生,但是考慮事情很全面,也不會被一時的成功沖昏了頭腦。

“對啊,bouns說的太對了。Bank,今天就不要想武館的事情了,先好好地慶祝一番再好好地休息,你這段時間太辛苦了。”做母親的自然心疼兒子。

“嗯,今天晚上你就回家休息,明天也不用來武館了,武館有我們看著,沒事的,你好好地陪陪師母。”Sun作為大師兄說話也是很有分量的。

“謝謝p’sun。”

“我們兩兄弟啊,說這些?”

 

之後大家就又吃又喝的,

氣氛好到不行,

bank還現場跳了一段舞。

Bouns說過他想看bank跳舞,

bank也記在心裡,

今天只跳了一小段,

下次一定好好地準備,

就當是用來感謝bouns的禮物。

 

Bouns也被這裡的熱烈氣氛感染了,

雖然他們人不多,

但是感覺他們師兄弟間的感情比自家的師弟們要好,

非常得團結。

可能是因為經歷了差不多要閉館的危機,

現在留下來的都是對武館有很深感情的人,

大家都不計較地付出,

自然氛圍好。

而且bank有很好的向心力,

大家都自然而然地圍在他身邊,

也非常信任他。

 

Bouns覺得以後自己接管武館之後也要和師兄弟們培養感情,

畢竟自己離開了幾年,

對於一些新的師弟都沒有很好的認識,

除了知道名字之外都不太清楚他們的事。

不過要培養感情又談何容易啊,

自己就連和kad的關係都搞得那麼僵,

甚至還不知道究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現在還好緩和了一些,

相比於bank來說自己作為武館的繼承人實在是太不及格了。

 

因為大家都想讓bank可以早點休息,

所有慶功宴也不搞那麼久,

喝得差不多了就結束了。

Bank的媽媽想讓bank先送bouns回家,

但是被bouns拒絕了,

他喝的其實不是很多,

意識還很清醒,

而且也不想耽誤bank回家。

 

當bouns回到家的時候父母還沒睡。

“爸、媽,我回來了。”

“Bouns,我煮了醒酒湯,你喝一點吧,要不明天會頭痛。”Bouns當然之前有和父母說今天慶功宴的事。

“好,麻煩媽。”

“Bouns,恭喜你哦。”

“爸,拿到獎牌的是n’bank,不是我。”

“但是你是他的教練啊,他成功就代表你教得好。他的表現真的讓我很驚喜,真的不愧是rungvit師父的兒子,如果rungvit師父今天還在的話一定很高興也很欣慰。他以後還打算繼續參賽嗎?”

“這個我們還沒有討論過,畢竟這次參賽一開始的目標只是能進決賽,沒想到可以拿到獎牌。他一開始也只是打算參加比賽增加一下他們武館的知名度,好讓生意再好一點,現在能有那麼好的結果也不知道他會不會繼續。”

“我們武術協會挺看好他的,功底不錯,潛力又好,形象也很好,如果他能在這方面繼續努力的話一定能拿到更好的成績。”

“他這個年紀才首次參賽,不會太大了嗎?”

“他是有基礎的人,只要朝著這方面一直努力的話要出成績不難。”

“但是他是武館的負責人,雜事挺多的,要出成績的話就要花很多的時間練習,他可能兩邊兼顧不過來。”

“這倒是一個問題,反正你幫我問問他吧。”

“好,我會的。”Bouns沒想到爸對n’bank的評價那麼高。

“我回來了。”Kad回家了。

“你又在外面瘋得那麼晚。”其實nat對於兒子這段時間不太著家是有些不滿的,如果是到處去找工作也還好,但是一看就知道不是。

“也不是很晚,你也還沒有睡呢。”

“對啊,我也是剛回來。”Bouns當然能聽出父親的語氣,所以也在幫kad說話。

“Kad,回來啦。Bouns,你的醒酒湯。”這時候kad的媽媽剛好在廚房出來。

“謝謝媽。”

“……”Kad打算進房間,免得又被爸說。

“Kad,別走,有事和你說。”

“哦。”Kad被他爸叫住了。

“你也就快畢業了,找到工作了嗎?”

“還沒有。”

“你究竟有沒有認真在找?”

“我畢業之後就會去工作啦。”就先敷衍一下爸,到畢業之後再嚇他一跳。

“Kad還沒有畢業,這段時間比較有空,爸你就讓他先玩玩,以後需要工作的時間還很長,做到退休要好幾十年,不差這幾天。”因為kad說過要瞞著爸他畢業之後會去武館幫忙的事,所以bouns想幫kad說話也不能透漏這個消息,只能這樣說。

“照bouns說的的確是,這段時間休息一下也行,最重要的是有個目標。你看,rungvit師父的兒子bank,之前也沒有參加過武術比賽,這次說要參加就拿到第三名了。你和他的年紀差不多,要多多向別人學習。如果你真的想工作的話,你師叔aou在清邁不是開了一個酒店嗎,聽說生意也不錯,這段時間有些缺人手,如果你感興趣的話可以去那裡試試。你是我的兒子,他不會給你很辛苦的工作,當然薪水也不會低。你這段時間不是比較有空想放鬆嗎,你可以約你的朋友們去那邊玩,就當是畢業旅行,這在你們年輕人裡面不是很流行嗎,再順便看看你喜不喜歡在那裡工作。”

 

之前n’aou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是想邀請他們一家四口過去玩幾天,

但是他怕bouns和kad不想和他們兩個人一起去,

畢竟年輕人是不太喜歡和父母一起去玩,

因為可能會不盡興。

而且他也想以後和老婆兩個人單獨去,

也算是彌補一下自己一直在打理武館,

都沒有什麼時間陪伴老婆。

不過kad很少離開曼谷,

他又剛好有空,

可以讓他去邀朋友過去,

這樣應該能好好玩。

自己還想到kad還沒有找到工作,

所以也和n’aou說了一嘴,

結果n’aou就說可以讓kad過去他們那裡工作,

又說絕對不會虧待他,

所以自己才想著找個時間和kad說一下,

看看他有什麼意見。

 

“爸,你就那麼不想看到我嗎?”

“你說什麼啊?”Nat不明白怎麼kad突然就生氣了。

“不是嗎?從小你就我看不順眼,在你眼裡就只有p’bouns,我知道他比我有天賦有潛力,但是我也是你兒子啊!”

“我哪裡看你不順眼,我的確是嚴格了一點,我對你、對bouns、對徒弟們都是一個標準,你做不到我一開始是有點著急,但是後來看你對練武也沒有什麼興趣,我也沒有逼你繼續練啊。你不喜歡去酒店工作就算了嘛,去玩一下也可以啊,不夠錢我就多給點零用錢給你,就當是爸媽送給你的畢業禮物。”他覺得kad可能是不喜歡去那裡工作,或者是不喜歡父母安排,自己也沒有說讓kad一定要到那裡工作,或者是自己一直以來說話的態度造成kad誤會了吧。

“我不認為你是一個標準,p’bouns因為已經足夠優秀,根本不需要你操心,所以他想做什麼都可以。而我,你根本就看不起我,你放任我也只是不想管我而已,因為我在你面前什麼都不是。爸,從頭到尾你都只是想讓p’bouns繼承你的武館,你有想過我嗎,不是因為我不夠優秀,而是因為我根本就沒有那個資格。這家武館是師公傳給你的,而他是p’bouns的外公,但不是我的外公,對吧?”

sky

mirror

29


當bank和pon趕到醫院的時候,

bank姐姐的未婚夫就守在急救室的門口,

而急救室的燈還沒有熄滅。


“她怎麼樣了?”Pon知道bank不會主動開口問,只好由他來問。

“醫生說她傷勢很重,可能要進行好幾個小時的手術。”

“嗯,我明白了,謝謝你通知我。”

“我想讓n’bank來就只能通過你了。N’bank,初次見面,我是你姐姐的未婚夫,我叫max。我知道你暫時還沒有原諒你的姐姐,我也不知道她可不可以平安地從裡面出來,如果可以的話請你收下這張支票。這個她一直放在包包裡,想著什麼時候你願意收下就可以立刻給你。”

“我不會收的,有什麼事還是等她出......

29

 

當bank和pon趕到醫院的時候,

bank姐姐的未婚夫就守在急救室的門口,

而急救室的燈還沒有熄滅。

 

“她怎麼樣了?”Pon知道bank不會主動開口問,只好由他來問。

“醫生說她傷勢很重,可能要進行好幾個小時的手術。”

“嗯,我明白了,謝謝你通知我。”

“我想讓n’bank來就只能通過你了。N’bank,初次見面,我是你姐姐的未婚夫,我叫max。我知道你暫時還沒有原諒你的姐姐,我也不知道她可不可以平安地從裡面出來,如果可以的話請你收下這張支票。這個她一直放在包包裡,想著什麼時候你願意收下就可以立刻給你。”

“我不會收的,有什麼事還是等她出來吧。”

“Max先生,我相信她一定會沒事的,她一定記得自己還有事情沒有完成,她會拼命留住她自己的性命,然後親手完成她想要做的事情。”Pon不想看到他們這樣僵持下去,他看得出bank也是擔心的,也是希望他的姐姐可以好好地活下去,所以他不會現在就收下這張支票。

 

之後三個人一直等待手術的結束,

中間pon貼心地去買了一點喝的,

雖然他也想買點吃的,

bank還沒有吃晚飯了,

但是這個時候他們應該都沒有心情。

 

急診室的燈終於熄滅了。

“醫生,她怎麼樣了?”Max第一時間衝了上去。

“手術很成功,但是病人還沒有脫離危險,我們現在已經把她送去重症監護室,如果等到明天麻醉藥過後她可以醒來的話就暫時算是沒有生命危險了,你們一會兒可以跟著護士上去看她。”醫生這麼說就代表她還很危險。

“好的,麻煩醫生了。”

“Max先生,你上去看她吧。Bank,你要上去嗎?”

“嗯,你先去寵物醫院接blue回家吧,那邊應該要關門了。”Bank並沒有忘記當初他們急著趕過來而暫時放在寵物醫院的blue。

“好,我接完blue再回來。”Bank果然是關心動物更多,只不過他願意來已經很好了。

 

之後max和bank都在重症監護室外面看著,

max有時候會通過喇叭向病房裡面的未婚妻喊話,

而bank則什麼都沒說。

 

這幾天bank都把自己弄得很忙,

所以也沒有時間想姐姐的事,

但是這個時候似乎不能不面對,

更何況她現在躺在裡面也不知道能不能過得了這一關。

 

Bank一直都覺得自己的親緣很淡薄,

父母不怎麼關心自己,

但是又不知道當初為什麼要搶自己的監護權,

搶到了的人也沒有珍惜,

再婚了就沒有再管自己了。

 

而曾經唯一關心自己的姐姐先是離家出走留下自己在那個沒有感情的家中,

然後突然之間出現希望自己可以原諒她,

自己掙扎了很久終於還是決定放下曾經的怨恨,

結果姐姐拿了錢就又拋下自己了,

自己最終還是一個人生活。

現在姐姐又出現了,

說要還自己錢,

又說她自己曾經經歷的一切,

搞得好像自己才是那個壞人。

 

不一會兒pon就又回來了。

“你們吃點東西吧,你們都沒吃晚飯。”Pon還買了點麵包。

“謝謝你,n’pon,不過我真的沒有胃口。”

“Bank?”

“我們出去吃吧。”

 

之後bank就和pon一起離開病房去到走廊吃麵包。

“Bank,如果她不會再醒來了,你會收下她的支票嗎?”

“我不回答假設性的問題。”

“你連她最後的心願也不願意完成嗎?”

“那些錢並沒有意義。”

“我知道你在乎的是她對你的感情,但是那些錢也是她對你的補償,也是感情的一部分,只是具象化了。”

“我和她的事情不需要你來插手。”在bank還沒有想清楚之前他不想聽pon再說這個,他不想自己受pon的影響。

“嗯,我明白。”自己還是太多嘴了,但是自己真的不想看到bank以後會後悔。

 

這樣一等就到早上了,

三個人誰也沒有睡,

一直注意著病房的情況,

還好沒有出什麼狀況,

到了中午bank的姐姐就醒來了。

醫生觀察過她的反應,

一切算是正常,

雖然傷得很重,

但是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

不過可能要躺在床上很久,

至於後續會怎麼樣也只能看之後的恢復情況。

 

“Bank,你去看看她吧。”

“嗯。”Bank沒有拒絕。“你.....”Bank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對......不......起......”Bank的姐姐掙扎著,雖然帶著氧氣罩,但是可以看到bank她也很高興,當然唯一能說的就只有對不起了。

“你安心養病吧。”Bank其實是有一些觸動的,只是說要原諒可能做不到。

“支......票......收......”

“你再休息下吧,後面的事我會辦好的,不要擔心。”Max怕她想太多安不下心來養病,所以也向她保證會幫她完成她想做的事。

“嗯......”Bank的姐姐雖然醒了,但是身體的機能根本維持不了太長時間的清醒狀態,很快又睡著了。

“N’bank,支票你暫時不想收也沒有關係,希望你可以多來看看她,讓她可以少一些擔心,好好養病。本來我已經求婚成功了,但是她說欠了你的,她想還,她不能只顧著自己幸福。當然現在這種情況是暫時不能結婚了,不過我會一直照顧她的。你們都累了,回去吧。”他也知道自己的未婚妻和她的弟弟之間的情況太複雜了,自己想幫也很難幫到什麼,只是希望可以盡量緩和他們之間的關係,起碼能勸得了n’bank收下支票。

“嗯,那我走了。”知道她沒事就夠了,自己在這裡也不能做些什麼。

“你也不要太辛苦,你還要照顧她。”

“嗯,我會的,麻煩你了,n’pon。”

 

之後兩個人回到了bank的家,

因為bank一整個晚上都沒有回家,

所以兔子們很擔心,

一看到bank回來就迎了上去,

bank安撫了它們一下就開始為它們準備吃的。

 

“這個我來就行了,你整個晚上都沒有睡,現在好好休息一下吧。”Pon不想看到bank那麼累。

“你不是一樣沒睡嗎?”

“我沒事的,你忘了我的職業是調酒師嗎,我本身就習慣晚上不睡覺。”Pon沒有想到bank也會關心自己。

“對啊,我忘記了,那你做吧,做好了就回家吧,你晚上還要上班。”

“嗯,你去睡吧。”

 

之後bank進房間了,

而pon一直在忙碌著,

做完也沒有回家,

反正在這裡自己會更安心,

或者bank這個時候也是需要自己的。

 

“Bank,你醒了。”Bank睡了很久終於醒了。

“嗯,你還沒走?”

“差不多了,我還要回家一趟去看看blue,然後才上班。晚飯我已經做好了,你一會兒熱一熱就能吃了。”Pon一如既往地把東西都準備好。

“嗯,行了,我會吃的。”

“那就好,既然現在她沒有生命危險,那麼你再慢慢想清楚吧。”

“嗯。”

 

其實剛才bank一直都是半夢半醒的,

做的夢也和姐姐有關,

有開心的,

也有難過的,

還有自己想象中她全身是血地躺在路邊。

口中還說著“對不起”。

或者她真的在乎自己吧,

至少現在的確是,

怎麼她和pon都說要補償自己,

自己看著就這麼可憐嗎?

或者在很多人眼中自己也是可憐的吧,

但是或者自己也是幸運的,

一早就將感情置之度外,

如果不是的話今天自己也會好像她的未婚夫一樣擔心地要死,

好像她一不在了就會立即崩潰一樣。

但是究竟是有感情的,

其實好像pon一樣幸福,

還是好像自己一樣沒有感情、只有自己和動物的世界幸福?

自己也不懂。

 

之後幾天bank的姐姐情況好轉,

可以轉入普通病房了,

pon也帶著bank去看她,

pon是想bank應該不會自己一個人去看她,

兩個人去會好點。

 

“P’pin,你今天感覺怎麼樣了?”這個當然是pon開口問的。

“好很多了,不過就還有些痛,謝謝關心。N’bank,你來啦。”Pin其實覺得很痛,但是看到n’bank來看自己就感覺好多了,看來他還是關心自己的,果然那天醒過來的時候看到的不是假象。

“嗯。”

“你能來看我,我很開心。我已經沒什麼事了,你不用擔心。”Pin覺得這次受重傷真的是值了,因為能換來n’bank的關心,看來還是有機會會原諒自己的。

“沒事就好......你下次小心點。”

“對啊,p’pin你要好好休息,這樣以後才能做漂亮的新娘子。”

“可能到時候要坐輪椅了。”

“坐輪椅也沒有關係,無論你變成什麼樣,我都娶你。”Max知道pin總是有那麼一點自卑,

畢竟她是自己的助理,又覺得自己不應該得到幸福,所以總是說些自嘲的話。

“你怎麼越來越肉麻,n’bank和n’pon都在。”Pin不想在n’bank的面前表現得自己很幸福的樣子,因為自己不配。

“嗯,我收斂一下。我出去安排一下工作,你們幫我看著她。”

 

之後一直都是pon在和pin說話,

bank一句話都不說,

他現在的心情還很複雜,

他理不出頭緒,

只好憑著本能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Pon大概也能看出bank的心思,

他現在應該很矛盾,

既想原諒或者對他的姐姐減少怨恨,

但是又過不了自己那關,

自己看著也覺得難受,

希望他可以快點走出這個困境,

這樣他自己也可以得到治愈。


食無味

都是康纳的话

给好好亲友@什愚 做饭力,手感很好,开心😚😚❤️❤️(我又到处发

都是康纳的话

给好好亲友@什愚 做饭力,手感很好,开心😚😚❤️❤️(我又到处发

君非邪

是康娜不是康纳 22

  每天都是如此,克拉克轻轻叹了口气,康娜仍旧是不说话,拉着自己的衣角,生怕自己消失了。“康,听话,在这里等我好吗?”康娜不说话,空洞的眼睛虚弱的看着克拉克。“乖,康。”克拉克摸了摸她的头,心里不由得一阵心疼,不过还好,因为当时太着急所以忘了薇安前段时间也给了他一个类似手表一样的物件,并在他们的手表中增加了许多衣物,以至于他们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但康娜身上的伤一直没好,目前的情况很糟糕,得不到治疗,迟早会撑不下去的。


  “康,现在你需要治疗,爸爸现在去找医生好吗?”他用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她现在一直在发烧,伤口也一直在发炎。“爸爸,你不会抛弃我...

  每天都是如此,克拉克轻轻叹了口气,康娜仍旧是不说话,拉着自己的衣角,生怕自己消失了。“康,听话,在这里等我好吗?”康娜不说话,空洞的眼睛虚弱的看着克拉克。“乖,康。”克拉克摸了摸她的头,心里不由得一阵心疼,不过还好,因为当时太着急所以忘了薇安前段时间也给了他一个类似手表一样的物件,并在他们的手表中增加了许多衣物,以至于他们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但康娜身上的伤一直没好,目前的情况很糟糕,得不到治疗,迟早会撑不下去的。


  “康,现在你需要治疗,爸爸现在去找医生好吗?”他用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她现在一直在发烧,伤口也一直在发炎。“爸爸,你不会抛弃我,对吗?”康娜小声的问道。克拉克点了点头,说:“爸爸不会不要你的。”“恩。”松开衣角,轻轻咳了一下,但胸口还是因咳嗽牵扯了一下而轻咳起来。“那你乖乖的,爸爸很快就会回来。”看着克拉克离开,康娜慢慢闭上了眼睛。


  灰色的天空,一点也不漂亮。


  克拉克穿着黑色卫衣戴着口罩行走在大都会的街道上,他想去买点纱布和药,但想到他们没有这个世界的钱,“该怎么办,康娜的伤不能再拖下去了。”但他突然感觉到有人在跟着他,他停了停脚步,随后突然加快转进一条小巷。“可恶,去哪了。”那人骂骂咧咧的看着克拉克消失的地方对着耳麦说:“我找不到他了,抱歉,蝙蝠侠。”


  克拉克很庆幸自己甩掉了跟屁虫,到现在首要做的就是让康娜最快的得到治疗。但目前貌似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赚到所谓的钱,钱这种奢侈品去的容易来的难,而且他对世界我并不是很了解,只能大概的了解到蝙蝠侠和超人成敌对关系,而且蝙蝠侠手头的超级英雄里还有小丑,啧,小丑居然成了正义的伙伴?


  “不·····不····”康娜冒着冷汗,紧闭着双眼口中似有呢喃。她又梦到了她的朋友伙伴对她的厌恶和鄙夷,她被人代替了,在所有人的记忆中被抹去了,他们只喜欢他们记忆中取代自己的人。


  原世界。全世界都报道超人消失了,布鲁斯坐在书房里看着阿尔弗雷德递过来的报纸,‘超人消失了,他究竟去了哪里?神秘黑洞又是什么?’放下报纸,“关于Soul,到底怎么样了?”他打来通话界面,里面映出了钢骨的脸庞,“毫无线索,这个人就好像凭空出现一样,还好我和你们不一样,她的出现篡改了一些人,反正对我毫无用处。”布鲁斯叹了口气,“那找到他们了吗?”钢骨沉默了,“我知道了。”说完,关闭通话,布鲁斯陷入了沉思。


  他仍然记得当时的场景,那个女孩,康娜,挡在了超人的面前,被三叉戟刺穿胸膛。他不由得握紧双拳,虽然他和康娜没有任何关系,但在基地这么久的接触,他觉得这个姑娘既让人心疼又让人不得不去保护她。


  “哈哈哈,看来你们的计划错了,蝙蝠侠。”黑死帝大笑的看着蝙蝠侠,“你救不了属于这个世界的超人,只要我还活着,超人永远都是邪恶的!”然后看着绿灯侠,超女,闪电小子,超级小子他们,以及别的宇宙的超人,“哈哈哈哈,倒不如趁现在全把你们杀了,这样就没有人能阻止我了!”蝙蝠侠看着大笑的黑死帝,说:“我们会打败你的!”黑死帝一听立即嘲讽他们,“那就试试!”


  另一边,克拉克原本打算回去找康娜,但他听到有打斗声后立马多在声源处偷偷看着,“这个宇宙的超人被控制了?原来如此,但这是为什么呢?”但这时,黑死帝好像发现了他,“还有一只老鼠躲着!”说着向他发起攻击,克拉克立马躲了过去,并用热视力攻击他。康娜只是觉得她的爸爸出去了很久,她想去找她爸爸,但她一动便会扯到伤口,“咳咳。”她看了看天色,毫不介意身上传来的剧痛慢慢走了出去。


  陌生的世界,她觉得很迷茫,空洞的眼睛看着四周,她不知道去哪里找,但她觉得一直往前走应该会找到。她慢慢看向月亮停下脚步,“为什么?”我的存在很渺小是吗?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讨厌我?蓝绿色的眼睛逐渐失去最后一丝光芒,然后想着黑夜的最深处走去。


  我们就是这样,一点存在感也没有。


  克拉克有些吃力的应付着黑死帝的攻击,毕竟来到这个宇宙后为了照顾康娜没能好好休息一番,此时的他逐渐败下阵来。“要不我先拿你来开刀吧。”说着一步一步走向远处的克拉克。“爸爸,我找了你很久。”他愣住了,瞪大眼睛看着康娜,而所有人也愣住了,他们竟没发现这个女孩。康娜跪坐在克拉克面前,说:“爸爸。”她伸出手摸向克拉克带血迹的脸庞,“真碍事!”康娜刚一转头便被黑死帝打倒在一边,后背重重的撞击在断石上,突出一口血。


  闪电小子用胳膊肘捅了捅超级小子说:“她喊超人爸爸,她会是谁?”超级小子摇了摇头,他看着那个女孩,莫名的心有点痛,感觉有点认识她。康娜慢慢爬起来,有点头晕。视线有些模糊,他看不清眼前的景象。而克拉克看着康娜虚弱的爬起来,那断石上随着她刚才的滑落留下血迹,她蓝色的连衣裙开始被血浸染。“康!”而康娜看到那个人····那个人····要杀爸爸!


  不,他是所有人的信仰!他是所有人的神!


  康娜看着远处的黑死帝与那毁灭日慢慢重叠,他要杀了爸爸!他要杀了爸爸!不!“你给我滚!”面带怒像,她抬起右手的一瞬间,红色的流光一闪而过。只见黑死帝身下的水泥地一瞬间碎裂,将他死死包裹住只剩一个头,“康!停下!你会死的!”克拉克喊道。他抱住康娜,此时的康失去理智,周身红色流光环绕,“康!”克拉克让她看着他,“爸爸没事,你看。爸爸不是还好好的吗?乖,闭上眼,那些都过去了,爸爸没有死,你救了爸爸。”


  石块松动,黑死帝挣脱开来,他看着刚才那个超人,还有那个女孩,心想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后便溜了。而在一旁的蝙蝠侠他们慢慢走向克拉克,看着他怀里昏倒的康娜说:“我想,你们需要我们的帮助。”

——————————————————————

匆忙下赶紧先更一张,后期可能会修改。

君非邪

是康娜不是康纳 21

  康娜瘫坐在地上,薇安扶着她,这时法尼也赶了过来,薇安看到法尼后眼神一变。“突然出现了一个女的。”法尼挑了挑眉,“哦?”“她貌似取代了康。”然后眼神一狠,“基地里的人全都不认识我们了!”


  街上,毁灭日毫无情感的毁灭着一切,这时超人从天而降,“哈哈哈,超人,你终于来了!”他看着空中的超人,“我要杀了你!”所有人都前往支援,钢骨看着脱在战舰内的西装,“为什么会突然出现那个女孩,他们眼里只有那个女孩,为什么不记得······”


  康娜原本...

  康娜瘫坐在地上,薇安扶着她,这时法尼也赶了过来,薇安看到法尼后眼神一变。“突然出现了一个女的。”法尼挑了挑眉,“哦?”“她貌似取代了康。”然后眼神一狠,“基地里的人全都不认识我们了!”


  街上,毁灭日毫无情感的毁灭着一切,这时超人从天而降,“哈哈哈,超人,你终于来了!”他看着空中的超人,“我要杀了你!”所有人都前往支援,钢骨看着脱在战舰内的西装,“为什么会突然出现那个女孩,他们眼里只有那个女孩,为什么不记得······”


  康娜原本以为一切都那么美好,她有了朋友,有了同伴,但为什么最后一无所有?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他们都不记得她?“康,不要多想,这一切都不要去乱想!”薇安有些害怕,上一世,就如这般情景,她不想康再经历一次。


  哈哈,一切又都从头来了一遍。

  那个女孩出现在她的眼前,她嘲讽一般嘲笑着,又仿佛在嘲笑自己。


  重蹈覆辙,无止无休。我们永远也逃不掉。


  薇安本来安抚着康娜,但康娜像发了疯似的跑了出去。“康!”她想去追康娜,但被法尼拉住,“我们不能去,这是考验!如果,如果我们出手了,一样如此!亦是考验,亦是诅咒。如果打不破,永远如此。我们只能守护。”薇安颓坐着,“打不破,是啊,打不破。为什么总是打不破,我们只能在一旁守护,但我们做不到。打破?即便破了如何?你我又不是不知道,她的使命是什么,我们的使命是什么。”法尼蹲下来抱住薇安,轻叹了口气。


  康娜跑上前去,她看到闪电小子快速的奔跑,她拉住了他,“你谁啊,别挡着我,我得去救人!”康娜听到了这句话,然后她松开了手。“对不起。”然后走了。闪电小子愣在原地,为什么她能看见自己?我这么快,她能看到?康娜看到一个拉住一个,但答复都一样,他们真的不认识自己了。


  “你是谁?”她看着眼前的少女,“他们都不记得我了我,是不是你?”康娜红着眼睛看着她。而少女笑了笑:“我?我是Soul,少年正义联盟的一员。”“不,你不是!”Soul挑了挑眉,“莫非是你?我将你取代了?”但她笑着说,“你好可怜啊,存在感好低,明明我的选择是替代存在感低的人,取代她,但貌似,并非我的错。”然后看向不远处的来人,小声说了一句:“那是你自身的问题,谁让你没有什么自身价值!”然后大喊:“你这个神【防河蟹】经【防河蟹】病,赶快离开!什么我的是你的,无理取闹!”


  康娜看着赶来的众人,他们脸上露着一丝鄙夷,厌恶。我的存在感低?我···原来在他们心里,我就这么微不足道?康娜苦笑着,她慢慢走到提姆面前,问:“原来,我在你心里也这么小?小到可能,连一粒沙子都不如吧?或者,你心里没有我吧。之前的,都是骗人的是吗?”说完,她走了。提姆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有一丝疼痛,这个感觉是怎么回事?“我们快去支援!”


  大都会中心。毁灭日看着四周的超级英雄,“太弱了,你们都太弱了!”毁灭日说道,亚看着蝙蝠侠,神奇女侠他们,说:“我明明感受到一股很强的力量,但是你们都不是!”然后看向踩在脚底下的超人,“你也不是,但我感觉,你有和她似乎很亲近!”说着,将超人踢在蝙蝠侠的不远处。而这时,少正们赶来,“蝼蚁,明明这么近!但为什么你们都不是!”毁灭日暴走般毁灭着,突然看向少正,好像也和他们很近。


  “你们····最强的····”毁灭日突然想他们冲去,“小心!”红罗宾喊道。超人大力喘着气,支起上半身,很亲近?他说的是谁?少正远远处于下风,soul咬牙切齿地说:“我不会被你打败!”毁灭日突然笑着说:“黄毛丫头,来历不明的家伙!你也不过是个小偷!没有人能逃得过我毁灭日!我什么都知道!”soul心里一惊,什么?而毁灭日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超人。“是的没错,用你来吸引她的出现!”


  他拿着海王的三叉戟慢慢走向超人,“既然她不出现,那我就杀了你!我要让所有人都看见,超人是死在我的手里的!”克拉克看着毁灭日向他走来,举起海王的三叉戟向他刺来,但一个身影冲到他的面前。红色的液体顺着刺穿她的利器滴落在超人的脸上。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提姆惊讶的看着那个少女,她挡在了超人面前。


  克拉克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康娜,看着她眼含着泪水口中流着血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眼泪和顺着嘴角流过下巴的血滴在自己的脸上,“为什么?”她说:“你不能死,因为·····你是所有人心中神明一样的存在。”可却又笑着哭了,说:“爸爸,可是我疼。”克拉克用尽力支起身子的一瞬间,毁灭日又用力的将三叉戟刺了下去,随后拔了出来。康娜瞬间口中鲜血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眼中金红色流光溢出,一股红色的力量从她体内奔涌出来,将毁灭日冲击了出去,随后这股力量又回到了她的体内。克拉克看着眼前可怜又让他心疼的姑娘。“爸爸,我疼!”她哭着喊了出来。克拉克眼中也开始湿润,可是康娜指着自己的心说道:“可我的这就是更疼。”


  众人看着无坚不摧的超人用颤抖的手,将他眼前的女孩拥在怀里,她是超人的女儿?但超人不是只有两个儿子吗?不对!他们看向Soul,这个女生,刚才毁灭日说她是小偷,究竟是什么意思?


  “乖女儿,爸爸在,爸爸不会让你疼的。”克拉克想将康娜抱在怀里,她抽泣着,她在哭。他看着她美丽的衣服在这一刻被血浸透,浸红,变得残破不堪;美丽的脸蛋也满是血渍,他用手擦拭血渍,可却擦不完。他的女儿本来应该高兴的,穿着漂亮的衣服和自己去参加她朋友的生日,可现在,在自己的眼前这么无助,她在流血,明明答应了保护她,可是他却没做到。


  为什么这么痛,心为什么这么痛,比利器刺穿身体还要痛。“爸爸·····”意识开始涣散,蓝绿色的双眼开始变得死气沉沉。异象突生,只见康娜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黑洞,一股强大的风席卷而来,所有人的眼都睁不开。“康!康!”克拉克看着康娜即将失去意识,但这股风却想将她吸进去。“康!”我不能丢下你!你是我的女儿,我不能丢下你!


  他在一瞬间用尽全力将快被吸进去的康娜抱在怀里,他闭着眼睛,“爸爸陪着你,爸爸会陪着你的。”眼中噙着的眼泪流了下来,随后,他们消失在了黑洞中,黑洞,将他们吞没。


  “另一个宇宙?哈哈哈,我会找到你们的。”毁灭日疯狂的看着刚才消失的黑洞,起身离开了。蝙蝠侠挑了挑眉,“我们得找到他们,钢骨!这件事交给你了!”钢骨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却说道:“不过我还想弄清楚一件事情。”视线放回Soul的身上,“你是谁?你为什么取代康娜,我不管你用了什么力量让他们忘记了康娜,但对我来讲没用,你究竟是谁!”气氛一瞬间凝固,所有人都看向她······


  黑暗中,康娜醒了过来,她的对面是四肢被束缚的女孩。女孩看着她空洞的双眼,叹了口气,自始至终,她都无法逃出去,她破不了这个诅咒,破不了啊!


  你们就这么讨厌我吗?那我该去哪里?

  原来你们都是一群骗子,可我又恨不起来。

  我该怎么办,我被取代了,那我是谁?

  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


  吾即是汝,汝即是吾。

  黑暗中,那个女孩突然说道。

  途即是途,路即是路。

  她们的眼前出现了很多错综复杂的路。

  堪不堪的破,唯有靠汝去。

  姻不是姻,缘不是缘。

  真亦是真,假亦是假。

  一瞬间,一些零零散散的片段转瞬即逝。

  

  她跌落在一个废墟里,睁着双眼看着月亮,但眼中没有一丝光彩,她就像人偶一样,毫无声息的躺在冰冷的地上。一束月光照射在她的身上,身上的衣物已然残破,肮脏。“康。”一个身影将她抱在怀里,克拉克没有办法,康身上的伤很严重,他既心疼又生气,气自己无能,他们来到了另一个宇宙,而这个宇宙,似乎蝙蝠侠和超人是敌对。


  他身上虽然有伤,但为了康,他必须先好起来,不过还好,他刚才找到了一件被人丢弃的衣服,正好适合他。“康。对不起。”康娜手指动了动,空洞的眼睛看向他,用手摸上克拉克的脸,他感受到她的手很冷。“爸爸,不哭。”克拉克小声的哭了出来,超人,在面对他被伤的遍体鳞伤的女儿面前哭了,他也有脆弱的一面。“原来我叫康,仅仅是康。”


  我啊,叫康,仅仅是康。

  爸爸叫我康,爸爸····爸爸·····

  爸爸哭了,为什么?爸爸怎么哭了?

  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够好?

  不要丢下我啊爸爸,我现在·····

  只有你了。

  不要丢下我好吗?


——————————分割线————————————

时隔几年来填坑,和当初的构思已经乱了,各位别嫌弃,将就将就吧😭

君非邪

是康娜不是康纳 20

  一场始料未及的错误将一切都打乱了,没有人知道这个人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仿佛,她一直都在。哦不对,与其说她一直都在,倒不如说,她取代了谁。

  如果你们全都讨厌了我,那我该怎么办?

  时间突然停止,又突然转动起来,仅在一瞬间,她变得惶恐起来,不安感涌上心头。她坐在桌前,看着眼前在每晚都会发光的花发着呆,变成黑猫样子的奥罗拉亲昵的用头抵着她。她微微苦笑,明天薇安的生日会,她会不会搞砸?


  “爸爸。”康娜敲开了克拉克的房门,克拉克看着康娜,“康,怎么了?”康娜有些不知所措的说:“明天薇安的生日会,你会陪...

  一场始料未及的错误将一切都打乱了,没有人知道这个人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仿佛,她一直都在。哦不对,与其说她一直都在,倒不如说,她取代了谁。

  如果你们全都讨厌了我,那我该怎么办?

  时间突然停止,又突然转动起来,仅在一瞬间,她变得惶恐起来,不安感涌上心头。她坐在桌前,看着眼前在每晚都会发光的花发着呆,变成黑猫样子的奥罗拉亲昵的用头抵着她。她微微苦笑,明天薇安的生日会,她会不会搞砸?


  “爸爸。”康娜敲开了克拉克的房门,克拉克看着康娜,“康,怎么了?”康娜有些不知所措的说:“明天薇安的生日会,你会陪我去吗?”她渴望的看着他,她希望爸爸会陪着她。克拉克笑着说:“当然可以了,那明天什么时候?”康娜听到答复后咧嘴一笑,“明天薇安回来接我们,爸爸,不许骗人哦!”说着抛出客拉客的房间,然后在转身时说道:“爸爸,不许熬夜,早点休息!”说完没了身影。克拉克摇了摇头,“这丫头,最近倒是开朗了不少。”他笑着将视线转回桌上,刚才的异变,他也发现了。


  第二天清晨,康娜起了一个大早,她看着窗外,有种莫名的感觉出现。“好奇怪,为什么有种奇怪的感觉?”右手捂着心口,“嗯····今天是薇安的生日会,但···总感觉有点不对劲。”但这时,克拉克敲了敲房门在门外说道:“康,薇安来了。”康娜一怔,薇安?怎么一大早就来了?“好的。”但她还是应了。但···“康娜!”薇安夺门而入······


  另一边,泰坦塔内出现了一名少女,“Soul,你在做什么?”火星少女问道。被叫做Soul的少女微微一笑,她说:“我在看任务。”火星少女撇了撇嘴,“行吧。”看着火星少女离开,她笑着说:“嘿嘿嘿,不枉费花了那么多力量来这个世界。”然后眼神一冽,嘴角上扬:“我要取代最强的英雄,做最强的存在!”她来到房间,“这个房间的主人是谁?不过没关系,现在一切都属于她,不过,这个世界谁最强?”


  克拉克挑了挑眉,他看着眼前的康娜,“今天很漂亮,康。”是的,康娜穿着黑色的露肩连衣裙,裙身映着白色的蔷薇花纹,它一层一层的,每层裙摆的褶皱下连接着两串细小的珍珠链;裙子将靴子遮住,但能看见靴子上的蓝色宝石。黑色的及腰微卷长发披散着,但少许头发用一根深蓝色的发带捆绑住,以银色星星形状的发卡卡在发上,“爸爸,真的吗?”康娜微微红了脸,薇安说:“很漂亮,康穿什么都好看!”然后对克拉克说:“克拉克叔叔,你也做准备吧,我在外边等你们。”


  克拉克点了点头,很难得,他换上了一身黑色西装,“等等爸爸。”康娜突然想到了什么,冲回房间后跑了出来,只见她将一个小黑盒子递给了克拉克。克拉克将它打开,是一个项链。“这是?”“我做了一个护身符,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爸爸随身携带,只能将它做成项链的样子。”说着将水滴形蓝宝石项链拿了出来。“我帮你戴上。”克拉克没说什么,但他弯下腰说:“那要谢谢我的小公主,为我戴上项链。”康娜又一次脸红。


  但盒子里又有两个袖扣,蓝水晶制成。“这个我觉得也好看,也定制了一对,爸爸,我觉得很合你这一身。”克拉克将袖扣扣上,“今天爸爸也很帅。”偷偷捂着嘴笑着说道。薇安在外面等着,这时门打开了,克拉克牵着康娜的手走了出来,风吹来,吹起康娜一缕头发。“薇安,久等了。”康娜歉意的笑着,但是这一刻在薇安眼里,觉得如此的唯美。“薇安?”薇安回神了,说:“不久,来吧,康,叔叔,我们上车吧。”

  谁也无法料到,危险即将来临。


  泰坦塔。众人看着Soul,总感觉不对,但哪里不对?说不上来。“闪电小子,你觉得Soul····哎呀,不对,就是,你不觉得有点不对劲吗?”达米安小声说道。闪电小子疑惑地看着达米安,“哪里不对?”“我记得而我们不叫她Soul来着,而且····”“你们在说什么?”soul问道。“不,没什么。”而这时,基地传来紧急任务的声音,“大都会遭人袭击了!”


  原本还坐在车里三人只觉得车子一阵晃动,再而看到很多人慌张的奔跑着。外边楼房高楼逐一倒塌,克拉克本想出去,但是被康娜拉住,“爸爸,如果你这样做,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你是超人了!”克拉克沉默了,超人的身份不能被所有人知道,就连联盟内也只有蝙蝠侠他们几个知道。“爸爸。”康娜知道克拉克在想什么,但与此同时,蝙蝠侠他们来了。“快保护群众安全撤离!”蝙蝠侠说道,然后他看到克拉克从一辆黑色的车子里走出来,“他今天要陪他的女儿参加同学的生日会。”神奇女侠说道。


  “我们不能让全世界的人知道超人的真实身份是谁。”然后对着海王钢骨说道:“尽可能让超人安全抵达。”他二人明白蝙蝠侠的意思。康娜也从车里跑了出来,他看着火星少女们,正想说话,却被提姆说道:“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很危险!”康娜有些反应不过来,薇安说到:“你说什么!”提姆只觉得眼前的人很无理取闹,都让他们离开了为什么还那么多废话。


  “你们赶快离开这里!”提姆不耐烦地说。“提姆,你为什么这么说话?”康娜这时问道。却只见红罗宾一愣,“你是谁?”他警惕地看着她,“我···”“红罗宾,我们快去支援!”“你先去soul!”soul?康纳看着那个陌生女生,她是soul?那我是谁?薇安也觉得很奇怪,那个人叫soul,而且基地里她好像不记得有这个人。“她是谁?”薇安问道。红罗宾觉得很奇怪,明明不认识她们,但他们怎么像认识他一样,而且还知道他的名字。“那你记得我是谁吗?”康娜问道。但看着提姆不说话,康娜心一凉,转而听到,“不认识,真烦,我要去支援了!”

sky

mirror

28


當分享交流會結束之後bank第一時間就離開了,

pon只好跟著他也一起離開,

只是因為愧疚一直跟在bank的身後,

並沒有和他並肩而行。


Bank當然也知道pon跟在自己身後,

自己現在不想和他說話,

明明他說過不會再幫自己的姐姐,

結果還是欺騙了自己。

可能是知道了姐姐的遭遇同情她吧,

他向來是個爛好人,

這是他會做出來的事情,

但是自己也惱怒他為此而再次欺騙自己。


“好了,跟到這裡就夠了。”舉辦活動的地方離bank的家挺近的,所以走一走就到家了。

“你還沒有吃飯,我現在來做吧。”

“不用了,我會做飯。”......

28

 

當分享交流會結束之後bank第一時間就離開了,

pon只好跟著他也一起離開,

只是因為愧疚一直跟在bank的身後,

並沒有和他並肩而行。

 

Bank當然也知道pon跟在自己身後,

自己現在不想和他說話,

明明他說過不會再幫自己的姐姐,

結果還是欺騙了自己。

可能是知道了姐姐的遭遇同情她吧,

他向來是個爛好人,

這是他會做出來的事情,

但是自己也惱怒他為此而再次欺騙自己。

 

“好了,跟到這裡就夠了。”舉辦活動的地方離bank的家挺近的,所以走一走就到家了。

“你還沒有吃飯,我現在來做吧。”

“不用了,我會做飯。”

“我……”Bank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立即拒絕自己了,果然自己的做法惹惱了他。

“你們好像真的很喜歡幫我做決定。”

“這次我沒有想過要讓你原諒她,我只是想讓你知道關於她的全部事情,至於之後你要怎麼做都隨你。我想以前因為大家都覺得你是一個小孩子,所以總是幫你做決定,當然這也包括我,但是現在你都長大了,你怎麼選擇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我連讓你原諒我也做不到,又怎麼奢求你會原諒你的姐姐。”他姐姐的心理醫生曾經說過,只有一個人自己願意接受治療才能有好的效果,如果那個人根本就不想自救,那麼誰也幫不了他。

“你知道就好,你回去吧。”

“嗯,那我先回家了。”

 

自己還是留點空間給bank吧,

自己這麼做他就只是讓自己先回去,

也沒有說以後都不見自己,

這已經是比較好的結果了,

只能明天再看看情況吧,

希望bank可以想通。

 

“很好,看來就用這套動作吧,不用改了。”Bouns幫bank設計好了動作,又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出來的效果已經很好了。

“那就好。”Bank終於放鬆了一點,自從決定參加比賽之後就一直很辛苦地在鍛煉和練習,雖然還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但是既然p’bouns說效果很好,那麼自己就能安心了。

“你那麼努力一定會有好的結果的,最重要的是到時候不要太緊張,一緊張動作就很容易變形,這樣這段時間所有的努力就會白費了。”

“嗯,你說的對,但是不緊張我覺得不太可能啊,畢竟我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比賽,我想我只可以盡量在比賽之前想辦法放鬆心情。”自己也知道緊張不好,但是這個比賽對自己和武館來說都很重要,一想到這個就壓力山大。

“其實我小時候第一次參加比賽的時候也是超緊張的,還好有kad一直在旁邊幫我打氣,說我那麼厲害一定沒有問題的,現在想起來我們以前的感情真的很好。”

“我想以後一定會越來越好的,只要找到適合現在你們的相處方式就行了。”

“嗯,我會盡力去找。今天就到這裡吧,我們來放鬆一下身體,雖然練習很重要,但是休息也同樣重要。”

 

Bouns開始想有什麼方式可以讓n’bank放鬆一些,

這個也是自己身為教練要做的,

一個優秀的教練除了給隊員技術上的指導之外,

對於他們心理層面的疏導也很重要,

要培養他們的抗壓能力,

這樣才能在比賽的時候有好的表現,

把訓練中的功力百分百地表現出來。

 

幾天之後bank收到了bouns要他明天晚上向酒吧請假的line,

他要帶bank去一個地方。

Bank想著可能是和比賽有關,

所以就按照bouns所說的去做,

第二天晚上bouns吃完晚飯就開車去接bank。

 

車一路開著,

bank慢慢地發現路上的景色有些熟悉。

“P’bouns,你想帶我去什麼地方?”

“去到你就知道了。”Bouns沒有正面回答bank,他知道n’bank應該或多或少猜到了自己要帶他去的地方。

 

果然去到現場bank就看到了以前一起跳舞的夥伴,

但因為bank已經很久沒有和他們一起跳舞,

所以舞團裡面有一些自己不認識的人,

而當初的夥伴也有一些沒有來,

就不知道是剛好沒空,

還是好像自己一樣已經退出了。

 

“Bank,很久不見了,你怎麼有空過來看我們的表演,你不是一直在忙你們武館的事嗎?”

“Potay,很久不見。之前是比較忙,但是現在武館的生意好了很多,所以有些時間。”

“那真的是太好了,當初你退出舞團我們都覺得很可惜,你可是在我們之間跳得最好的,連前輩們都經常稱讚你。但是自家的武館還是更重要的,我們都理解。這是你的朋友嗎?”

“嗯,他是我在酒吧打工的同事,p’bouns。”

“你好。”

“你好,p’bouns,歡迎你來看我們的演出。”

“P’bouns是DJ。”

“真的啊?那以後有空可以多些過來,或者我們會有合作的機會。”

“我不會跳舞了。”

“沒關係,我們有時候去表演也會和相熟的DJ合作,加強一下氛圍感,跳舞本來就很依賴音樂啊,和不同的人合作也會擦出不同的火花。對吧,bank?”

“嗯,p’bouns很厲害的,樂感很好。”

“沒有啦,我只是兼職DJ,不算很專業。”Bouns也是一如既往的謙虛。

“我們也不是什麼專業舞團,我們有學生也有上班族,就只是幾個熱愛舞蹈的人大家一起跳跳舞罷了。好了,我們要開始了,慢慢欣賞哦。Bank,有意見要提出來哦,不要吝嗇。”

“那麼久不見你一定進步不少了。”

“是嗎?我還是覺得和你差很遠啊,一會兒有機會一起跳。”Potay說完就去準備了,而bank和bouns也找了一個好的位置來欣賞。

 

Bank覺得自己真的很久沒有接觸舞蹈了,

其實一開始要放棄的時候也是很不捨的,

但是就好像potay所說的,

自家的武館怎麼樣都是最重要的,

跳舞只是自己的一個興趣,

自己的精力是要放在武館裡的,

這個是自己的責任。

 

Bouns好像都沒有看過n’bank有那麼放鬆的時候,

整個人的笑容都變得不一樣了,

可能是這裡可以讓他暫時放下自己身上的擔子,

變回屬於他這個年齡的感覺。

平時他的壓力真的很大,

一個人這樣苦苦地支撐著一個武館,

每天都會很累。

但是因為不想身邊的人擔心自己,

尤其是他媽媽,

他只能盡量地表現出自己最好的樣子,

可能只有半夜他一個人待在武館的時候才能完全脫下偽裝。

 

隨著舞蹈的進行越來越多的路人開始聚集圍觀,

還有時不時的掌聲,

現場的氛圍變得越來越熱鬧,

bank也開始跟著音樂打著拍子,

有時還扭動一下身子。

 

“N’bank,你也上去跳啊。”

“我已經很久沒有跳,跟不上的。”

“Bank,過來一起跳啊!”這時候剛好potay也喊著讓bank加入。

“去吧,我想看你跳。”Bouns真的很想看看n’bank跳舞,他想n’bank一定跳得比他們好。

“……那我去吧。”

 

Bank考慮了一下還是答應了,

既然p’bouns想看自己跳,

自己也不好意思拒絕。

他幫了自己那麼多,

如果自己連這麼一點要求也做不到,

這也太不應該了。

 

“你先做一下準備運動吧,注意不要受傷。”雖然bouns知道他想跳,自己也想看他跳,但是自己作為他的教練,還是要提醒一下他。

“嗯,我知道了。”之後bank就站了起來,然後按照以前的方法在跳舞之前做一些準備動作,之後就走向了potay他們。

 

舞團的成員和觀眾都歡呼起來,

bank也很久沒有感受到這麼熱烈的氣氛,

身體不自覺地開始動起來,

一開始只是簡單的動作,

後來因為以前的功底很快就適應了。

然後bank開始做一些高難度的動作,

他的每個動作都很有魅力,

現場觀眾的氣氛就更high了,

而bouns也看得很投入。

 

Bouns作為DJ也看過很多知名舞團的表現,

他看得出n’bank的基本功很扎實,

每個動作的動感十足,

而且看起來很輕盈,

身體的連貫性很好,

他覺得如果n’bank可以把跳舞的感覺融入到武術動作之中可能會給裁判新鮮的感覺,

這樣或許就有勝算了。

 

跳了一會兒bank就停下來了。

“N’bank,怎麼不跳了?”

“我盡興了,而且你說不要受傷嘛。更何況今天的主角是他們,我不能搶了他們風頭啊。”Bank已經跳得滿頭大汗了,他怕自己再跳下去會捨不得停下來,現在一切以比賽為重,不能有半點閃失。

“嗯,那下次我們再來吧,我還沒有看夠了。”N’bank實在跳得太好看了,不過自己也明白他的考量。

“好,下次再跳難一點的,讓你看看我的厲害。”

“我拭目以待。”

 

到了規定的時間舞團就結束表演了,

觀眾也散了,

但bouns和bank卻並沒有離開。

 

“謝謝你,今天帶我來這裡。”Bank明白p’bouns的用心,他讓自己來這裡就是來放鬆的。

“我也是聽師弟們說這裡有一個舞團每個星期都會來這裡表演,他們跳得很好,沒想到是你的朋友。”其實bouns是在bank的facebook的關注列表中找到他的那個朋友,從而發現他們舞團會在這裡表演的信息才帶bank來的。

“其實我以前也在這裡表演過,只不過只有一兩次,之前我們都是在大學表演,是後來前輩們說可以在公園試試。這樣可以吸引更多觀眾,或者就會有其他出名一點的舞團看到,這樣我們的人就會有更多的機會。”

“他們真的是很好的前輩。”

“但是現在會有一點各分東西的感覺。”

“這個也正常,人在不同的時期都會做不同的選擇,就好像你一樣,最重要的是堅持,不要後悔。”

“我會捨不得,但是不會後悔。”

“你享受剛才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嗎?”

“享受啊,雖然一開始會覺得有點害羞,會覺得跳得不好有些丟臉。”

“其實比賽也是差不過這種感覺,只不過沒有那麼好的氛圍,但是武術比賽不是競技類的,它更多的是技巧類的,或者是表演的性質。所以評分才會分動作規格分和演練水平分,就是為了讓比賽更具有觀賞性,也更能吸引觀眾。我希望你可以在比賽的時候融入一些你跳舞的風格,創造屬於你自己獨特的表演風格,這樣效果一定很好。”

“嗯,我明白。”

“該回去休息了,明天一大早還要訓練。”

“好。”

 

之後bouns覺得n’bank的狀態明顯變得更好,

人也更自信了,

動作做得很舒展,

只要細摳一下細節,

那麼整套動作就完美了。

 

自從上次參加完活動之後pon有一個星期都沒有見到bank,

他覺得還是要給時間給bank,

讓他一下子重新接受他的姐姐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對她的感覺可能會有些變化。

雖然pon沒有去找bank,

但是每天pon都有傳line給bank,

bank有時候也會回復pon,

這讓pon知道bank應該沒有遷怒於自己,

這樣其實就很好了。

 

這天pon帶了blue去寵物醫院剪毛,

它的毛髮太長了,

有些把眼睛遮住了,

所以讓它有些煩躁,

這樣pon也正好有藉口去找bank。

 

“Blue,你看,是bank醫生哦。”Pon帶blue剪完毛就去bank的辦公室找他,blue一聞到bank的味道就立即衝上去,它除了pon之外,最喜歡的就是bank了。

“Blue?它沒事吧?”Bank見到他們過來找自己第一反應就是blue可能有事。

“沒事,我帶它過來剪毛而已。”

“沒事就好。Blue,來,給點東西你吃。”Bank隨手就把放在辦公室的小零食給blue吃,這樣blue就更高興了。

“Bank,你姐姐說只要你收下那筆錢,她就不會再來找你了。”Bank的姐姐這幾天一直都在pon這裡打聽bank的反應,也向pon表達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我不缺錢。”獸醫算是一個挺賺錢的行業,所以bank真的不缺錢。

“你這樣說,是不是代表你還希望她來找你?”

“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知道你因為她受了很多苦,你不願意原諒她我也能了解,我也是因為我媽媽拋棄了我才成為孤兒的。我一直都在等著她回來找我,雖然知道機會很渺茫,但是我還是願意等待。以前有時候我也會抱怨她,但是後來當我決定離開你的時候我覺得我好像能理解她當初的決定。你一直都說我是個爛好人,我也知道我很傻,但是我還是想相信所有人一開始都是善良的,只是生活實在是太殘酷了,不是每個人都能安然度過,所以會變得冷漠來保護自己。這樣或者很自私,但是他們也是掙扎了很久才做出這樣的決定,那也是對於人身心的折磨,我相信你的姐姐和我一樣都很後悔當初的決定……”

“現在是我的工作時間,私人的事情請你不要在這個時候說。”

“不好意思,我這就帶blue回去,我也差不多要上班了。”既然bank暫時不想說這些pon也只好不再說了,看來他還是需要一些時間,這時候pon接到了bank姐姐的電話,但是電話那頭的聲音卻是他的未婚夫。“Bank,你姐姐的未婚夫說你姐姐出了車禍,傷勢挺嚴重的,他希望你可以去醫院看看她。”

“她出了車禍?”

“嗯,她這段時間一直都失眠,可能是因為精神恍惚才出了車禍。你去看看她吧,我怕你不去看她可能以後都見不到她了。”Pon也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情況,她的傷勢又嚴重到什麼程度,但是這個或者是一個契機。

“……嗯,去吧。”Bank這個時候的情緒很複雜,他理不出一個頭緒,所以下意識的就答應了pon。

Ash-PC
画完了!提前祝大家万圣节快乐吧...

画完了!提前祝大家万圣节快乐吧!

(勾勾康。。。香所以画了)

画完了!提前祝大家万圣节快乐吧!

(勾勾康。。。香所以画了)

sky

mirror

27


這天是superboy的演出時間,

kad照例是去看了,

但是卻沒有好像平時一樣在結束之後和junior去吃宵夜,

junior也沒有送他回家,

因為junior的老家有人來了曼谷找他,

所以junior去了和他見面。


Kad不知道那個人是junior的什麼人,

他也沒有問,

雖然kad真的很想知道junior的一切,

但是現在的自己又有什麼資格,

自己也只是他最疼的弟弟之一吧。


“P’kim,不好意思來晚了,演出才剛結束。”Junior去見的人是kimmon。

“沒關係,本來我也想去看看你的演出,但是也是有事耽擱......

27

 

這天是superboy的演出時間,

kad照例是去看了,

但是卻沒有好像平時一樣在結束之後和junior去吃宵夜,

junior也沒有送他回家,

因為junior的老家有人來了曼谷找他,

所以junior去了和他見面。

 

Kad不知道那個人是junior的什麼人,

他也沒有問,

雖然kad真的很想知道junior的一切,

但是現在的自己又有什麼資格,

自己也只是他最疼的弟弟之一吧。

 

“P’kim,不好意思來晚了,演出才剛結束。”Junior去見的人是kimmon。

“沒關係,本來我也想去看看你的演出,但是也是有事耽擱了,下次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去看看你的表現。我在網上也看過你演出的片段,好像很不錯哦,看來你已經實現了你的夢想了。”

“現在我離我的夢想還很遠,我們也只是一個地下樂隊而已,上不了檯面的。”

“但我可以看得出你現在很開心,比在家裡的時候開心。”

“能做自己喜歡的事當然開心。”

“現在還在到處打工嗎?”

“有,不過都是和音樂有關的,也算是在這個圈子有些知名度,別人也願意用我。”

“那就好,以前你說做地盤工人那些工作就真的太辛苦了,而且還容易受傷。還好那個時候你沒有發生什麼事,如果不是的話可能連吉他都彈不了。”Kimmon的媽媽是junior的姨媽,所以kimmon是junior的表哥,從小就和junior關係很好,可以說是和junior一起長大的。

“沒辦法,誰叫我選擇了這條路,當然是跪著也要把它走完啊,中途放棄很遜的。”

“你從小就是很固執的人,和姨丈一個樣,說你們不是父子別人都不相信。”

“他們的身體還好嗎?”

“姨丈的身體向來都很硬朗,又經常鍛煉,而且他有每年都去做身體檢查,身體完全沒有問題。阿姨的身體也還可以,只不過總是擔心姨丈和你,你要多回去看看她,不要總讓她擔心。”

“我怕我回去就走不了了。”

“那也是,你在這裡姨丈就鞭長莫及了。”

“他們兩個人就麻煩你多些照顧。”

“這個一定,他們都是我很尊敬的長輩,姨丈也幫過我家不少,我媽經常對我說要感恩。”

“你這次也是來這裡幫我爸談生意的嗎?”

“對啊,之前疫情影響了旅遊業,我們那邊少了很多遊客,生意差了不少。現在好一點了,但是還是需要拓展業務和宣傳,所以也和這邊有些合作,不過這次我來這裡還參加了朋友的攝影展。”

“以前都沒有聽說你說喜歡看攝影展,怎麼現在有這個興趣了?”

“有時候談生意和做宣傳都是需要一點藝術細胞的。”

“怎麼聽起來這麼怪,你是不是在計劃一些什麼?”Junior總覺得p’kim不是會喜歡這些的人,可能是有一些特殊原因吧。

“這個遲點再說吧,反正你要保重身體,如果不是很忙的話就多多聯繫阿姨。”

“嗯,我會的。”

 

之後兩個人就邊喝酒邊聊天,

junior也從kimmon口中知道了更多家裡的情況,

畢竟自己離家出走多年,

對家裡其實會感到很抱歉,

自己父親曾經對自己期望很高,

自己卻忤逆了他,

但是自己不會後悔當初因為要追求理想而脫離家族。

 

Pon苦思冥想地想要幫助bank的姐姐,

但是又不能做得太過明顯,

不能讓bank察覺到自己還在和他姐姐聯繫。

Pon覺得自己真的找了一個大麻煩,

但是為了bank,

讓自己做什麼也樂意。

最後還是讓pon想到了一個辦法,

就不知道bank會不會配合。

 

“Bank,你這個星期的休息日你有空嗎?”

“應該有空吧。”

“我想參加一個活動,但是又不想自己一個人去,你可以陪我去嗎?”這還是pon第一次邀請bank,平時就連想請他吃個飯都不太敢,就怕bank會拒絕,這次真的鼓足了勇氣才說出口的。

“什麼活動?”Bank也很好奇pon會邀約自己。

“是一個關於了解患有抑鬱症的人和動物的活動,我想你可能會感興趣。”

“好啊。”

 

這個的確是bank會感興趣的範疇,

畢竟和動物有關的他都會想去了解,

而且獸醫和普通的醫生還有些不一樣。

普通的醫生只要醫治好病人身體患的疾病就可以了,

病人心理上的疾病有專門的心理科醫生或者精神科醫生來負責,

而獸醫在一定範圍內還要充當動物的精神醫生,

在治愈動物身體上的疾病之外還要觀察它的狀態,

及時提醒主人它可能患有心理疾病,

要想方法醫治它們。

所以bank都會讀很多關於動物心理學的書籍,

希望可以盡自己的力量為動物們醫治,

讓它們可以得到身心健康,

盡量地延續它們的生命。

 

“你能答應真的太好了。”Pon頓時鬆了一口氣,第一步總算是達到了。

“你怎麼對這個感興趣?”難道是為了討好自己?還是說他其實患有抑鬱症?

“其實我這個做調酒師的和你一樣,你觀察的是動物,我觀察的是人,調酒師是有責任幫助客人調整他們的心態,希望他們可以在喝了我為他們調的酒之後身心得到一定的紓解。”Pon當然不會把自己真正的目的告訴bank,但是他說的這番話也是發自真心的。

“哦。”Bank因為很少喝酒,所以並不清楚調酒師這個職業除了調酒之外還需要做些什麼。

“那我到時候和你再約時間吧?”

“嗯,好,時間你決定吧。”

 

到了bank休息日這天,

pon先去bank家裡做了早餐,

兩個人吃完後就出發了。

去到活動現場發現去的人還挺多的,

可能現在的人因為壓力太大,

或多或少的都會有一些抑鬱症的症狀,

所以會想要了解一些相關的情況。

而有一些人是因為有養寵物,

他們和自家的寵物感情很深,

所以也很願意去了解這方面的資訊。

 

Bank很認真地參與了現場的一些互動,

雖然很多知識他都懂,

但是也希望可以了解得更多。

而pon就在一旁默默地觀察著bank,

看到他那麼投入既覺得安心也很擔心,

不知道一會兒當他得知自己之所以會帶他來這裡的原因會不會立即離開,

然後再也不想看到自己。

 

活動的最後是一個分享交流會,

一開始由心理專家和動物學專家演講,

bank都很認真地聽,

甚至會做筆記。

Pon又一次感受到了bank對於動物的重視,

那種全身心投入進去去關心的姿態真的很打動人,

他是真的喜歡動物,

也希望用自己的知識來盡量幫助它們。

 

之後就是一些抑鬱症患者和養的寵物患過抑鬱症的主人現身說法,

讓參加活動的人可以更加了解抑鬱症患者因為這個病而受到的困擾,

這個才是今天的重頭戲,

所以pon一直很緊張地看著bank的表情,

就怕錯過一分一毫。

 

然後bank的姐姐就在心理專家的介紹下上台了,

這個對於bank來說真的是始料未及,

他第一反應就是望向pon,

他知道這個一定是pon安排的,

包括這個活動他應該也是參與其中,

如果不是的話不會那麼巧合。

 

而pon在bank望向他的時候也第一時間捕捉到了bank此時的情緒,

他沒有迴避,

也絲毫沒有心虛的表現,

即使心裡面真的很忐忑不安,

但是這個對於bank來說是必要的。

 

Bank有些被pon的眼神震懾到了,

自從兩個人相遇以後他望向自己的眼神總是小心翼翼的,

生怕惹惱了自己,

而這次卻是很堅定的,

所以就因為這樣bank猶豫了,

並沒有第一時間離開。

 

Bank的姐姐開始講述自己的情況,

她每說完一段心理專家就會就她上述說的內容說一下針對這些情況可以做的治療,

當然這些也是她所經歷的。

她一直在忍住眼淚,

本來她的未婚夫之前提醒她,

要她說的時候最好流點眼淚,

好讓bank可以同情她的處境。

但是她不想這麼做,

她不想用這個來道德綁架bank,

她只是想讓bank了解自己的情況,

知道自己的身不由己,

只要最後bank可以收下她還的錢就夠了,

她不需要bank原諒自己,

 

因為她是真的做錯了。

她一直都忽略了bank的感受,

只顧著治愈自己,

其實bank才是最受傷害的人。

他是自己的弟弟,

自己是有責任來照顧他的,

雖然論責任當然是父母優先,

自己這個姐姐的確沒有撫養他的責任,

但是在父母缺失的情況下自己是應該關心他,

不能因為自己當時年幼而找藉口。

自己想要彌補他就只會默默地賺錢,

忽略了什麼才是他最看重的,

如果自己早點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事,

那麼自己一定不會因為那個男人而選擇傷害bank,

bank也不會變成現在pon所說的對人冷淡,

只會關心動物的人。

 

現在的bank雖然對人沒有興趣,

但是台上那個人畢竟是自己的姐姐,

是曾經和自己朝夕相處的人,

而她現在說的情況自己也了解了一部分。

當初姐姐來找自己的時候雖然自己一開始也不想見到她,

也會怨恨她當初離家出走留下自己一個人面對破敗不堪的家,

只是自己多少也明白姐姐也只是比自己大兩歲,

那個時候還是個孩子,

當然是不能帶著自己離開,

她現在能再找回自己那就證明她還是在乎自己的,

所以自己選擇原諒她,

甚至還想著可以跟著她回到泰國生活。

 

只可惜最後發現一切都是一個騙局,

她來找自己只是為了錢,

自己這個弟弟又再一次被她拋棄。

怪不得人家說沒有希望就不會絕望,

自己還是太天真了,

果然無論是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姐姐,

還有pon都不在乎自己,

自己還是一個人比較好,

那些感情的牽絆沒有了最好。

 

現在自己知道了一切的來龍去脈,

說沒有觸動是不可能的,

雖然自己只對動物有研究,

但是抑鬱症意味著什麼自己是懂的。

抑鬱症的人很多時候都是很脆弱的,

而且這種脆弱就算是與之接觸最多的人也未必能察覺到,

不像動物一樣表現得那麼直白,

主人只要細心觀察就能很快能察覺到它們的不對勁,

從而可以及時地進行治療。

人會演戲會偽裝會戴上面具,

也不喜歡把自己的脆弱隨便展現在別人的面前,

甚至會諱疾忌醫,

就是被別人看出來也不願意承認自己是一個有病的人。

而且抑鬱症還有自殘和自殺的傾向,

那種情緒可能是一瞬間的,

如果沒有人立即進行干預可能就會產生無可挽回的後果。

 

但是自己明白這個病症是一回事,

這不能成為她欺騙自己的理由,

如果當初她向自己坦白,

讓自己明白她的處境,

自己也是會幫她的,

而不是靠著欺騙來得到自己的信任。

 

因為bank是面目表情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所以pon也沒有辦法了解他此刻的心情,

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秦风亭月

莱总给自己整了个苦情剧本

金属人:你(超级小子)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没有莱克斯你根本不存在,但这并没有阻止你背叛他……

图片来自少正动画衍生漫《少年正义联盟:目标》第五话

莱总给自己整了个苦情剧本

金属人:你(超级小子)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没有莱克斯你根本不存在,但这并没有阻止你背叛他……

图片来自少正动画衍生漫《少年正义联盟:目标》第五话

weirdo.

  不像致歉,尽力了😪

  sorry——

 私心打一个

  不像致歉,尽力了😪

  sorry——

 私心打一个

sky

mirror

26


因為bouns已經很久沒有參加過武術比賽,

即使偶爾也會看看比賽片段,

但是現在要做bank的教練也是需要從頭學習的。

Bouns的父親說可以幫忙,

但是bouns不想太依賴父親

畢竟自己以後也要帶領武館的弟子參加比賽,

這次就當作是一次實習,

希望可以藉此鍛煉一下自己,

所以他只是通過父親的關係拿到這次的評分標準,

這樣就可以知道應該怎麼編排動作和怎麼可以拿高分。


Bouns花了一天的時間看了這段時間國內外的武術比賽,

先基本制定了一個練習的計劃,

因為要先鍛煉體能,

讓身體可以達到好的狀態,

這樣做出來的動作才能有力又好看......

26

 

因為bouns已經很久沒有參加過武術比賽,

即使偶爾也會看看比賽片段,

但是現在要做bank的教練也是需要從頭學習的。

Bouns的父親說可以幫忙,

但是bouns不想太依賴父親

畢竟自己以後也要帶領武館的弟子參加比賽,

這次就當作是一次實習,

希望可以藉此鍛煉一下自己,

所以他只是通過父親的關係拿到這次的評分標準,

這樣就可以知道應該怎麼編排動作和怎麼可以拿高分。

 

Bouns花了一天的時間看了這段時間國內外的武術比賽,

先基本制定了一個練習的計劃,

因為要先鍛煉體能,

讓身體可以達到好的狀態,

這樣做出來的動作才能有力又好看。

 

Bank按照bouns定的計劃開始訓練,

雖然平時他每天都有按照以前父親的要求練習武術,

但是和這次的強度真的不能比,

所以每天都會覺得很累。

不過自己不能退縮,

好不容易才請到p’bouns擔任自己的教練,

自己這次可是擔負著自家武館的希望還有p’bouns的期望,

一定要拼盡全力。

 

其實bank訓練的時候bouns是全程陪同的,

就怕他動作不規範,

這樣不單單很難達到效果,

甚至還會受傷。

雖然說練武不受傷是不可能,

不受傷就代表你不夠努力,

但是現在是要參加比賽,

萬一受傷的話到時候也是會大打折扣的,

甚至還有退賽的風險,

所以如何避免受傷也是一個重要的課題。

 

他們兩個人的關係因為這件事而變得更加親密,

也算是亦師亦友的關係,

所以兩個人的交流很多,

不單單只是武術上的,

還有人生的規劃之類的。

 

雖然kad這段時間很少在家,

但是也知道了bouns當bank教練的事。

Kad覺得p’bouns不應該這樣做,

畢竟人家的武館和自家武館其實算得上是競爭的關係,

如果不是也不會發生當初踢館的事。

雖然這次自家是沒有派弟子參加比賽,

但是他家的武術風格和自家的怎麼也有一些區別,

p’bouns甚至在自家都還沒有正式當上師父,

怎麼能去教別家的人呢。

 

Junior當然也察覺得出kad的情緒,

本來自從他答應bouns畢業之後會去自家武館幫忙的時候開始,

他的情緒似乎開始高漲起來,

一看就是很期待這件事的,

這也讓junior似乎多少猜到kad心裡面的真正想法。

只不過kad從來就沒有和自己說過他和bouns之間究竟是發生過什麼事,

所以自己也只是猜測而已,

其實自己真的想為kad解決問題,

不希望看到他的情緒總是受到困擾,

但是他不讓自己知道自己就只能閉口不談,

一切要等他真的相信自己才能讓他打開心扉。

 

Bank的訓練計劃還算順利,

經過這一輪的鍛煉bank的身體變化很明顯,

力量變大了,

但是身體卻輕盈了,

打出來的動作都有了一定的變化,

bouns覺得應該開始設計動作。

 

這個其實才是最困難的,

畢竟武術比賽有一些規定動作,

每個都是加分的點,

當然也是最容易扣分的,

因為這些都有標準,

一切都要按照標準來,

稍微有一些些角度的不到位,

可能就會扣不少的分數。

當然除了規定動作也要有自選動作,

這些要最大限度地展現bank的技術特點,

既要行雲流水還要有自己的特色。

 

因為以前的動作都是bouns的父親負責編排的,

bouns對這個真的是一竅不通,

只能通過觀看比賽片段來研究,

哪些動作適合bank,

哪些動作可以怎麼串聯起來才流暢。

Bouns決定自己先練,

畢竟通過這段時間一起訓練自己已經清楚了n’bank的極限到哪裡,

自己可以先把套路練好,

然後才教n’bank,

最後做出調整,

這樣出來的效果應該會比較好。

 

Bank能感受到p’bouns對自己的用心,

他真的是盡了他的全力來幫助自己,

所以自己更加不能辜負了他的努力,

無論如何都要比出好成績,

起碼一定要進入決賽。

 

這段時間pon對bank越發好了,

天天都去他家打掃衛生、煲湯、做晚飯,

整得一個工人似的,

就連bank都說不需要pon這麼做。

雖然pon知道自己可能真的無法治愈bank的內心,

所以自己可以做到的是一直在他身邊,

只要他不是真的嫌棄自己不准自己靠近,

那麼無論發生什麼事自己都不會離開他的身邊,

自己要盡最大的努力來對bank好。

 

一天酒吧來了一位客人,

那位客人說自己是第一次來這家酒吧,

不知道這裡有什麼酒好喝,

希望pon可以根據他現在的心情調一杯適合他的酒。

 

其實這種情況很普遍,

很多第一次來的客人都會讓自己調酒或者介紹酒,

再根據自己調的酒決定要不要再次光臨,

一般遇到這種情況pon都會很謹慎,

不希望因為自己的原因而讓酒吧失去了一位客人。

但是今天這個客人讓pon覺得他好像是為了自己而來的,

雖然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

不過pon是專業的,

所以也按照他的吩咐為他調了一杯酒。

 

“這杯酒真的很不錯,很符合我現在的心情。”

“你喜歡就好,這是我的榮幸。”

“這杯酒有些甜,但是喝著又有點苦澀,你看得出來我有煩惱吧?”

“會單獨來酒吧喝酒的客人多少都會有些煩惱,這不難看出來。”

“其實我也想有人陪我來,可惜她不是很喜歡喝酒,她說喝酒很容易讓人失控。”

“這個因人而異,不過如果你是開車來的,那我當然建議你之後找個代駕,或者找人來接你。”

“謝謝關心,你是一個很好的調酒師。我能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嗎?”

“你可以叫我pon,很歡迎你之後還能來這裡。”

“N’pon,你覺得人擁有什麼會覺得幸福?”

“這個很難說,有些人要求低,一點很小的事情就能感到幸福。有些人要求高,或者擁有得太多,或許就很難感到幸福。”

“嗯,沒錯,幸福的定義對每個人都不一樣。我以前覺得事業上取得成功就會很幸福,但是她說那個不是幸福,那只是一個目標,擁有一個溫暖的家庭才是幸福。”

“嗯,我也那麼認為。”自己真的很渴望有一個家,可惜自己可能等不到了。

“可能我家裡本來就很和諧,所以一點都不覺得這有什麼,不過她卻很渴望有一個溫暖的家。

她父母感情不是很好,總是為了一點小事就吵架,一開始還藏著掖著,後來就開始一點也不顧及孩子們在他們面前吵架。”

“那她一定過得很痛苦。”

“嗯,所以她就在自己有了一些能力之後逃離了那個家,只是她很不捨,因為那個家裡還有她最疼愛的弟弟。其實她也不願意留他自己一個人去面對一切,但是她已經因為家庭不和而患上了抑鬱症,如果再不離開的話,病情就會越來越嚴重。當然她也很多次想著要把弟弟接到自己身邊一起生活,不過她又要上學又要打工還要看病吃藥,實在負擔不起兩個人的生活費。還好她後來遇到了一個可以治愈她的病的人,所以她很快就和那個人在一起了,只不過幸福的日子過得太快了。那個人生意失敗就開始酗酒,她看不得那個人失意的樣子,他曾經治愈了她,現在應該輪到她回報他。所以她不惜找回她的弟弟,因為只有她的弟弟可以幫她,她當然知道這樣做會再一次傷害自己的弟弟,但是她沒有退路。只是傷害了別人最終還是要付出代價的,之後她一直良心不安,所以本來已經治愈的抑鬱症又找上了她,她沒辦法再和那個人在一起,兩個人只好分手了。之後她開始瘋狂地工作,因為她要還錢給她的弟弟,只有這樣她的內心才能得到一絲喘息。”

“我能冒昧地問一下,她和你是什麼關係?”Pon知道那個客人在說的人是bank的姐姐,只是不知道那個人說的是不是真的。

“她是我的未婚妻,也是我的助理,同時還是我媽媽的病人。我是一個工作狂,所以要做我的助理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我事事都要求完美,所以那些助理總是受不了我,很快就會辭職。有一次我的助理又辭職了,於是我媽媽介紹了她給我認識,我媽媽說她很需要錢,所以一定可以把工作做好。我一開始也是半信半疑,畢竟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但是她的表現超出我的預期,我很欣賞她。後來我才了解了她的故事,我有提出過可以幫她,但是她拒絕了,她說那筆錢一定要得是自己賺的,因為這個是她欠她弟弟的。我很心疼她,她很渴望一個溫暖的家,我也希望我可以給她想要的幸福。她現在終於賺夠了錢,她很開心我也很開心,因為這樣她就會和我結婚。但是她弟弟堅決不肯收下這筆錢,而且她也知道了當初那筆錢是怎樣取得的,所以她現在很痛苦。我很想幫她,但是我知道她不希望我插手,不過我是她的未婚夫,她的問題就是我的問題,所以我來這裡找你。”他終於說出了他這次來找pon的原因。

“我不是bank,我不能代替他做決定,而且我憑什麼相信你?”Pon知道他這樣的態度對待一位客人是不應該的,但是為了bank不能再受到傷害,自己不能不謹慎。

“你當然可以不相信我,畢竟我們是陌生人,但是我聽說調酒師都很擅長揣摩人心,你剛才見我第一面都能調出很符合我心情的調酒,那麼你應該能看出我沒有說謊。她是我的未婚妻,我只是希望她可以開開心心、無所顧忌地和我結婚,而且如果沒有辦法徹底打開她的心結,那麼她會一直被抑鬱症所困擾。我媽媽說過解鈴還須繫鈴人,只有n’bank的原諒才可以徹底地治愈她的抑鬱症。我知道這樣做也是一種自私,但是我認為如果她們兩個人之間可以和解的話,那麼無論對於她來說,還是對於n’bank來說都是一件好事。不好意思,打攪你那麼久,我也是時候要回去陪她,要不然我怕她又會失眠了。”那位客人說完就離開了。

 

其實pon真的可以看出來那個人沒有說謊,

而且還很真誠,

自己也多少知道一些關於抑鬱症的病症。

它不是一個那麼容易治好的病,

復發的幾率很高,

嚴重的甚至還會有自殘和自殺的行為,

被抑鬱症困擾的人會很痛苦。

 

如果bank的姐姐真的患有抑鬱症,

那麼她當初沒有帶著bank離開家裡就能解釋得通,

畢竟她自己也是病人,

又如何能照顧得了bank,

甚至和她一起生活的bank都會很痛苦。

 

但是自己能理解她是一回事,

就好像自己所說的,

自己不是bank,

沒辦法對bank的感覺感同身受。

他現在對人的冷漠和對動物的信任其實也是自我保護的一種,

自己已經開始撕碎了他的保護膜,

但是自己還沒有完全成為他新的保護膜,

一旦自己判斷錯誤那麼他只會受到更大的傷害,

到時候他更會徹底地把自己隔絕起來,

到時候患上抑鬱症的人可能就會變成bank。

 

Pon決定再和bank的姐姐深談一次,

他要認真地看著她所有的反應,

尤其是她的眼睛,

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

自己就要透過她的眼睛看清楚她內心真正的想法,

這也算是對於自己專業的一次測試。

 

就好像她的未婚夫說的,

如果bank可以原諒她,

那麼也表示bank開始信任別人,

因為那個是傷他最重的人,

如果他原諒她,

那麼或者也能原諒自己。

 

Pon和bank的姐姐見面之後開門見山地告訴她,

自己要搞清楚她說的一切都是真的才可以繼續幫她,

所以後來pon也去見了她的心理醫生,

也詳細了解了她一直以來的病情,

她的手上也的確有自殘的痕跡,

這些都是騙不了人的。

 

Bank的姐姐還給了他看她的存折,

她打算還給bank的錢真的是一筆一筆存進去的,

有多有少,

但是一直都沒有間斷過,

這些都能證明她未婚夫所說的話是真的。

 

於是pon決定繼續幫助她,

雖然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可以說服bank,

但是這些是必須要做的,

這是一個治愈bank的好機會,

自己不能錯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