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upergirl

11.9万浏览    1438参与
谟禾

【Supercorp】The End of the World

配对:Kara Danvers/Lena Luthor

预警:这篇好像没什么好预警的。

所有的末日场景都是我胡诌的,没有科学依据,请不要深究,谢谢。

简介:Supergirl消失在了那场地球危机之中。


“Lex Luthor因涉嫌谋杀于今日被捕,Lena Luthor是否有参与这场恐怖袭击目前未有确切的调查结果……”

Alex不动声色地关掉了电视,将手里的酒瓶扔进了垃圾桶里,她带领着DEO刚刚再一次把两个城市从邪恶的Luthor手中救出,甚至Superman也差点死在了拥有氪石心脏的金属人手上。即使Superman已经是地球上仅剩的...

配对:Kara Danvers/Lena Luthor

预警:这篇好像没什么好预警的。

所有的末日场景都是我胡诌的,没有科学依据,请不要深究,谢谢。

简介:Supergirl消失在了那场地球危机之中。




“Lex Luthor因涉嫌谋杀于今日被捕,Lena Luthor是否有参与这场恐怖袭击目前未有确切的调查结果……”

Alex不动声色地关掉了电视,将手里的酒瓶扔进了垃圾桶里,她带领着DEO刚刚再一次把两个城市从邪恶的Luthor手中救出,甚至Superman也差点死在了拥有氪石心脏的金属人手上。即使Superman已经是地球上仅剩的氪星人,Lex Luthor仍然执着对于这个种族的赶尽杀绝。

新闻上还提到了Lena,平心而论,Alex不怎么想谈论这位前L-Corp总裁,她的前好友。自从Supergirl消失,Lena就搬离了纳欣诺市,在Kara的葬礼上也没有出现,仿佛也消失了一样。媒体上有不少传闻,说Lena Luthor躲在他们邪恶的家族背后,暗地里与Lex合作,Alex辨不出这些消息的真伪,毕竟她与Kara决裂之后将氪星人用氪石牢笼困在孤独堡垒,还试图控制全人类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她果然是个Luthor。”

纳欣诺市刚入冬,并不算非常冷,Alex给自己买了一杯清晨咖啡,扯了扯衣领,在咖啡厅的大门合上的瞬间隐隐约约听到了里面拿着报纸的三两个人在这么说着。


Alex睁开眼睛时发现视线可及的地方站着一个黑发女人正在电脑前忙碌着,她机警地打量着周边的环境,一边伸手去摸自己的枪。比亚利亚,一个在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国家,本来应该不属于DEO的管辖范围的,但由于涉及到了Lex邪恶计划的后续处理,实际上几乎整个国家都在Lex的联盟范围内,她不得不只身潜伏进来,却还是意外遇到了埋伏。

她被救下了,或是落入了敌人的手里,这取决于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究竟是谁。

“Luthor?”女人转过身时,Alex惊讶地发出了叫唤。

Lena听到她的叫唤明显愣了一下,随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掩饰住了脸上的一闪而过的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再向特工走近时就已经变回了一脸冷漠:“不用谢我,我只是碰巧遇到有人遇险,没想到会是你。”

五年,距离Supergirl的死已经过去五年了,时间并不能治愈所有,Alex在酒精与Kelly的帮助下慢慢接受了她的妹妹不会再回来的事实,却至今还时不时地在幻觉中见到天上有身着披风的超级英雄飞过,而她与Lena,在那天之后也再也没见过面。

“你在这里干什么?”Alex显得并不自在,Lena没有敌意,从她们再见的第一面自己就感觉出来了,但她并不能单纯地凭感觉做决定,于是她迅速从简易的床上翻身起来,手还搭在腰间的枪套上。她环顾着对方的实验室,Lena Luthor的一贯风格,简洁又干净,房间中央的屏幕还在不停地演算着她从没见过的内容。

Lena在自己的电脑前停下了脚步,有意与她保持距离,听到她的问话,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

“媒体上都说你……”

“我没有心思理会那些东西,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很快Alex就发现了她口中比经营L-Corp或是出去澄清自己的名声更重要的事情指的是什么,Lena似乎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向她简单介绍了自己正在研究的东西。

“你一直在研究时间流的中追踪Supergirl的能量痕迹?可是Kara……”Alex意识到自己还是不能那么轻易地把这件事说出口,思绪又回到了五年前刚刚失去自己妹妹的时候,她的神情逐渐变得僵硬。接受事实是一回事,亲口承认事实又是另一回事,这过于艰难了。

“已经死了。”

Lena接过了她的话,声音依然清冷,即使是提到Kara也不见有太多情绪变化,让Alex不禁想去把一切问清楚,为什么没出席葬礼?为什么一声不吭地离开?对Supergirl的牺牲又是什么心情?如果不在乎,又为什么在研究这些东西?但她好像也没有立场去质问对方,最后只出口了简单的一句话。

“你为什么在乎……”

其实答案显而易见,Alex偶尔会拿着Kara的日记,看到上面写了很多有关于Lena的事情,她几乎看到了Kara写下这些东西的时候脸上挂着的傻笑,当事人不点明,日复一日乐此不疲地沉溺于信任与欺骗之间的友情游戏,直到那些话都尘封在了日记了,另一位当事人永远也不会有机会看到。

“我为什么在乎?”Lena目光渐渐失了焦,重复了一遍她的问话,“我问了自己一千多个个夜晚。”

“我找不到答案。”


被传奇们找上门的时候Lena有些意外,Lex不止一次抱怨过有群“Loser heroes”时不时跑来破坏自己的好事。

“就像那些烦人的氪星人们,无聊的英雄情结。”

Lex说这话的时候特意看向了自己的妹妹,Lena知道他是故意的,故意在自己面前提起Supergirl,他明显把这当成了一种炫耀——没有比Lex Luthor更开心氪星英雄陨落的人了,某个方面来说,她的哥哥无聊到令人生厌。

实际上她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实验室门前的陌生人们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我们是Kara Zor-El的朋友。”自称为船长的女人报出了Kara的名字。

研究所的大门轰然打开。

走进研究所时Ray还在兴奋翻动着一本老旧的杂志,满脸期待地转头跟同伴们转述杂志上描写这位小Luthor的话。

而Sara只能在后面看着对方手上那本封面印着Lena Luthor的杂志,右下角还写着大大的“撰稿人Kara Danvers”,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幸好Kara不在,不然看着你对这位前总裁流口水肯定得分分钟炸毛。作为一个睡了不知道多少女人目前还有稳定感情的真姬,别人看不出来她还看不出来吗?当年自己就因为多表现了一丝对Lena Luthor的兴趣,那个上一秒还笑眯眯的氪星人立马警惕得跟护食的金毛似的,叉着腰跟自己说Lena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善良最美丽的女人,自己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都最好收一下,因为自己是不会得逞的。

“我们需要你的帮助。”Ray装模作样地夸赞了一下实验室的精妙,最后清了清嗓子开了口。

Lena滑动着屏幕,删除了一组数据,又输入了一组新的,听着他的话连头都没有回:“我为什么要去帮几个跟我哥哥作对的陌生人。”

Ray一时间被她噎得语塞,Sara挥手示意男人退后,自己走上前靠坐在了Lena身边:“大约是在两年前,Gideon检测到了未来时间线上的一个巨大的时间裂缝,也就是说有不应该属于那个时候的东西,或者是人在那里出现了。”Lena依然没转身,但是Sara注意到了对方的手,Lena的指尖轻轻摩挲着桌面,随着她话语的停顿,也停了下来,“未来,我指的是,接近末日的地球。”

“既然是末日,为什么你们还要去插手?”Lena终于有了回应,她停下了轻敲桌面的手指,扭过脸上下打量了眼前的女人。

“就像是衣服上的破洞,你不去修补它,它就会越开越大。时间上的裂缝,如果没有尽快修复,就会从未来向现在蔓延,早晚有一天未来与现在相遇,那时所有的一切都将被撕裂。”

“以Gideon目前的技术,我们到不了那么远的未来……”

“所以,我是唯一一个研究时间流并且有成果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你们需要我,或者说需要我的研究成果去延伸Gideon所能达到的最远距离。”

“不愧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Lena对她的夸赞不以为意,反而是Ray摊开手对自家船长的结论表示了抗议。

“虽然目前不能把人带去那么远的未来,但是我们的确断断续续发送了一些可监测的信号过去,只有少数的信号折回,目前可以推算出来的事情是,末日地球,几乎没有生物存活,环境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包括太阳也发生了巨变。”

“那样的环境下不可能有人存活,没有食物,辐射超标,也没有足以维持人呼吸的氧气。”

“我为什么要帮助你们?”Lena扬了扬下巴,并没有想听他说下去的意思。

Sara用手肘杵了一下打断了想继续劝服对方的Ray,压低了身子,用正好只有对方能听到声音,却保持着合适的身体距离:“Ray刚刚说的不可能有人存活,指的是,不可能有地球人在那样的环境下存活。有些东西Gideon只汇报给了我一个人,根据调查回来的数据,那里的太阳目前更接近于……氪星的红太阳。”

听到氪星的时候Lena身子明显颤了一下,Sara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她继续说了一下去:“我有一个猜想,而Alex说你在乎。”


Lena不喜欢去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也不喜欢这种有那么几丝希望在她逐渐走向绝望的途中突然燃起的感觉,五年的时间说长也不长,但是足以磨灭掉一些东西。

刚开始的时候她整夜的失眠,她总是想起最后一次见到Kara的情景,那甚至不是Kara本人,只是一个全息投影,她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是“Lena, wait…”Lena偶尔会在想,自己当时应该让她把话说完的。

她很想念Kara,只是不想承认罢了。

没有见到尸体就代表还有希望,她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可时间长了,本就残余得可怜的那点期待早就消磨殆尽,现在她不过是为了逃避现实而不知疲倦地让自己投身研究之中,生怕慢下一点,心头无尽的痛苦又迅速追赶上来将她溺死其中。

乘上乘波号是一场博弈,时间流十分复杂,未来有许多未知走向,她迄今为止的所有计算结果,加上之前得到的折回信号,的确能够使他们去到被不明原因扭曲的未来。但若Sara的猜想是错误的,也许他们只是去未来回收一个能量源,那她五年的辛苦都会被证明是徒劳。

初次时间旅行的感觉并不好受,更何况还要穿越数十亿的时光,Lena闭着眼睛靠坐在座椅上,脸色有些苍白,她的潜意识第一次清晰地回到了某一个场景,而不只是零星的碎片拼凑,她记得自己被绑上了运满化学药品的飞机,然后飞机断裂成了两截,Supergirl赶来救下了她。“我绝对不会放弃你”实际上她从Kara的眼里看到了这么一种情感,但后来她们都没有谈论过这个,她也只当是错觉。五年来,Supergirl与Kara Danvers的身影不停地在她眼前交晃,终于交融成一体,氪星人脸上还挂着傻兮兮的笑容,听到自己的声音时羞赧地低头。

“我脸上有东西吗?”被看似凶神恶煞的男人几乎盯了一路,Lena想自己大概是太久没在他人的注目下生活了,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我赌了10刀你一定会吐出来。”Rory灌了一口啤酒,丝毫没有因为她的问话要挪开视线的意思。

“Mick,不要打扰她。”Sara适时地走了过来替她赶走了男人,Lena抬眼回了她一个眼神视作感谢。

令人作呕的头晕目眩终于停止,Lena发觉自己喉咙莫名地在发紧,那是一种不该在她身上出现的紧张感,她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一点点地加速跳动。

“准备好去找寻答案了吗?”



他们降落在了一片冰川,乘波号花了一些时间研究降落地点的周围环境,制作出了几套轻便的防护服。

“两个小时,氧气泵能提供的氧气最多只能维持两个小时,外面的空气无法提取有效成分,所以我们可以利用的资源很有限。”Sara瞥了一眼一言不发望着打开的舱门外发呆的女人,给还试图去搭讪的Ray使了个眼色,继续说道,“根据Gideon的计算,六个小时之后太阳就会落下,然后再也不会升起,所以无论我们怎么行动,都必须在六个小时之内赶回乘波号离开。”

Lena好像听到了她在说什么,又好像没听到,她话音刚落,就自顾走下了船。

她们踏在一片雪地之上,说是雪,也只是因为看起来像罢了,Lena踏上的第一步,发现踩在地面上的感觉更像是踩在一块苍白的混凝土上,坚硬且粗糙。

正值当午,悬挂在天空的太阳更接近于一种橘黄色,并没有散发出多少热量,所幸的是防护服不仅能隔绝外界的辐射,还能有一定的保温作用,还不至于使人冻僵。

他们分头行为,Sara并不放心第一次时间旅行的Luthor家继承人单独行动,见她脸色依然惨白,却不多说一句话,也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只能迅速跟了上去。

她们行走在空旷的冰川上,天上开始飘起了小雪花一样的絮状物,并不柔软,打在薄薄的防护服上发出沙沙的声音,Sara皱了皱眉,本该一望无际的冰原逐渐被降低了能见度,这并不是个好兆头。而Lena只是不经心地拉了拉防护服的兜帽,专心地在装在左边手臂的屏幕上滑动着。

“你跟Kara……Alex说你们两很早之前就闹翻了。”Sara几步追上了前CEO,她们已经走了很久,早就远离了乘波号,沉默实在过于无趣,而乖乖地闭嘴做事实在不是她的风格。

Lena抿了抿嘴唇,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经过她不断的调试,屏幕上终于显示出了一个闪烁的光点,在距离她们不远的地方有不同于寻常的能量波动。

“Kara总是不停地谈论起你,Lena这样Lena那样,你今天给她提供了重要的证据材料,明天帮她解决了外星人绑架案……”Sara斜眼瞟她,发现她在自己说话的时候紧皱起了眉头。

“Ms. Lance,我不想……”

“有一次我说要去地球38认识认识你,也许能顺便请你喝杯咖啡的时候,她脸都绿了,揪着我差点没在Ava面前把我那点黑历史全抖出去。”Sara并没有给她打断自己话的意思,迅速接着说了下去,“你知道氪星人脸绿的时候是真的会变绿吗?”

Lena愣了一会,表情变得有些疑惑,似乎真的在思考她说的这个问题。

Sara挑眉,努力掩饰住自己看热闹的表情:“她急得炸毛的时候还说你很性感。”

“……”

如果不是兜帽的遮挡,Sara没准会发现女人泛红的耳尖,但目前她只能看到Lena的眉头越皱越紧。

“开个玩笑,但是她的确有说你是她见过最美丽最善良最聪明最完美的地球人。”

“Ms. Lance!”Lena终于再次开了口,将自己因对方的一番话而翻涌的内心伪装得完美,毫无波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Alex说你在乎,你为什么在乎?”

又是这个问题。逃避绝不是Lena Luthor的习惯,但这个问题的答案却被她回避了多年,其实一切都是那么显而易见。所有被背叛的痛苦,都源自于她对Kara超脱于友情之外的另一种感情,所以才会有多的期待,与期待落空后更折磨人的绝望。

她们突然闻到了什么,并不是什么过于浓郁的味道,但能透过过滤器直接进入氧气罩之中,意味着要么是空气中的气体过于刺激,或者是她们靠近了一处接近于原地球空气成分的地方,过滤器并不需要发挥太大的作用。

那是一股潮湿金属的味道,Lena忽然停下了脚步,意识到地面上的影子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太阳在她们身后,而她们的影子并没有被映在地上,而是映在了身前,仿佛她们面前有一堵无形的墙,能透过一切的实体,却挡住了光。

Sara很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她伸出手慢慢在身前摸索着。

“找到了,入口。”

两个人分开摸索了许久,Lena试图用手腕上的仪器分析眼前奇怪的现象,然后她碰触到了一个开关,一个只有在某些角度,经过橘色阳光的折射与仪器的辅助下才能碰触到的开关。

她的内心突然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她记忆中在某些地方见过这样的设计——Kara带她去过的孤独堡垒。

一声类似于拖曳的声响在她们耳边拉长,Sara眼看着一扇近乎隐形的大门缓缓打开将自己与Lena分隔两边,眼疾手快翻身滚到了年轻的Luthor身边,刚站稳脚跟,看到了大门内的构造。

那是一个偌大的腔室,后方连接着几条隧道,她们身处于山体之中,而这个建筑正是把山体掏空之后修建而成的。

在一个人类早已灭绝的地球,什么生物能有能力做出这样的事。

而Lena心里想着的却是别的,这样的设计,这样的构造,冰岩的表面被切割得又平又直,除去腔室内冰墙上反射的红色光线,几乎跟当年Kara带着自己进入的孤独堡垒一模一样。

她的心跳得飞快,空气中夹带着金属感的奇怪味道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暖的气味,像是她们地球上的暖日,更像是每次她与Kara拥抱时,在对方身上感受到的和煦的气息。

一阵风从密封的内室刮出,Lena还没来得及思考这样异常的现象,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Lee…Lee…Lena?”



Kara不知道自己在这样混沌的世界中呆了多久,十年,二十年,或是一百年。她似乎还在地球,但又感觉跟她熟悉的地球不太一样,比如阳光,并不是能给予她力量的黄太阳,也不是如同氪星的红太阳,而是介于两者之间,能维持她基本的生命需求,却又不能让她拥有作为Supergirl的所有力量。

她甚至不太记得清楚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么一个世界的,显然,这橘红色的太阳也没有给予她超级记忆力的能力。

异常的太阳不能提供足够的热源,所以她所见过的,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无一例外的冰原,但又与她认知中的冰原完全不一样,由于化学物质的大量积累,落下的雪是坚硬的,稍有大一点的雪团落下就能在地上砸出洞来。

没有生物,没有植物,只有一片废墟与无穷无尽的孤独。

她失去了飞行的能力,即使是快速地移动也无法使她逃离这个地方,Kara数不清自己在无边的黑暗夜空下崩溃了多少次,可即使她想尽办法把自己弄得鲜血淋漓,第二天还是能恢复如初。仿佛受到了诅咒,跑不了,也死不掉,只能被困在漫无天日的末日绝路中受尽折磨。

而长时间的缺乏交流,她似乎也丧失了语言的能力。

Kara很喜欢做梦。

她已经记不清太多事情了,唯独在梦里,那些深埋在潜意识里的记忆才会被洗掉那层遮掩的白纱,慢慢清晰起来。

她有一个姐姐,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她有一群家人,是自己拼尽全力都要去保护的人。

她还有一群一起并肩作战的朋友。

还有……

Lena。

一个游走在她记忆与梦境之中的名字。


“你是说她忘记了怎么说话,却依然能清晰地叫出Lena的名字?”

Lena依靠在乘波号治疗室的椅子上,能清清楚楚地听到门外传奇们谈论的声音。一种酸胀的痛感从头顶蔓延而下,最后逐渐延入了眼眶,渐渐的视野也被模糊了几分。

Kara睡在自己临时为她制作的黄太阳治疗舱里,双手紧紧握着拳头,时不时微微抽搐。

即使是处理事情从来都有条不紊的Lena Luthor,此刻也有些有心无力,为了这一刻,她花了五年的时间,但明显Kara经历的不仅是五年,那个记忆里如同降临人间的天神一般的Supergirl变得狼狈不堪,除了能磕磕巴巴地叫出自己的名字,其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在见到自己的那一刻,Kara风一样地冲到自己面前,张开双臂想拥抱自己,却在靠近的瞬间硬生生僵在了原地,随后收回了手,胆怯地退后了几步。

Lena的眉头紧紧皱着就没有松下,她往前一步走近了Kara,一瞬间被对方眼里溢出的不确定刺痛。为了缓解这种难以言喻的痛处,她本能地去抓住了Kara的手臂,Kara猛地瞳孔放大,低下头去看她的手。

掌心感受到氪星人略凉的体温,Kara似乎也从交融的温度中确定了她的存在,张着嘴咿咿呀呀却说不出一个单词,急得满脸通红,最后只能失落地垂下眼。几缕发丝落下遮住了氪星人失望的神情,Lena也有些庆幸,庆幸自己不能看清Kara这样的模样而不至于让那把悬在心头的刀再次落下,她咬着下唇,几乎要咬出血痕。

“先跟我们回去。”


“Lena?Lena.”

Lena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两声轻声的呼唤叫醒了她。

“Kara?”Lena脑子还有些迷糊,她睁开眼睛,看到那个熟悉的脸庞出现在了眼前,一时间也分不清是自己常年的梦境还是现实,只是拖长了尾音发出了疑问。她又闭上了眼睛,然后瞬间清醒了过来,Kara半蹲在她身前,一脸担忧地看着她,见她醒了过来,轻声地又唤了她一次。

“Lena.”

Lena坐了起来,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身前的女人,她并不能确定自己制作的治疗舱能使Kara恢复多少:“Kara,你……”

“我很好。”Kara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接过了她的话。

Lena的眉头又垂垂皱起,如果不是过去的一切苦痛都过于刻骨铭心,眼前的Kara熟悉得让她想落泪,仿佛过去的五年都只是一场幻影。

她们仿佛从来没有经历过决裂,Kara也没有失踪过那样。

“Lena,我……”

“Kara.”Lena破天荒打断了氪星人的话,她的目的达成了,这给了她一种勇气,但她并不确定,无论Kara想说些什么,这种勇气在对方说完之后还能存在。所以她急切地开了口,“对不起。”

Kara睁大了眼睛,并不太理解她为什么要道歉。

Lena咬了咬牙:“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过去的五年我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我为什么会在乎你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Lena?”

“再见到你的时候,我终于想明白为什么了。”

Kara稍稍偏过头,Lena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不知不觉收紧了。这样的力道并不能伤害到一个氪星人,但足以让Kara感觉到什么。

“Kara,”Lena的身体连同声音一块颤抖着,“我不想失去你。”

“Again.”

氪星人的怀抱一如既往的温暖,Lena轻轻把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Kara能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对方的眼泪打湿。她伸手环抱住了Lena,终于确切地感受到了对方的存在,这一次,Lena不会再如她半梦半醒之间的那样消失了。

“没事的,Lena,我在这。”


“看,太阳马上就要落下了。”

Kara躺在接近山顶的洞口边,Lena则坐在了她身边。

“我带你去看点东西”Kara是这么跟她说的,随后神神秘秘地将她带出了乘波号,两个人趁着黄昏的光亮爬上了一座小山。

“在这里能看到地球上最美的日落。”Kara兴致勃勃地拉着她坐下,然后跑回洞里打开了什么开关,又很快回来了。看到Lena疑惑的眼神,犹豫了一会,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梦想过,有一天能带你来这里看日落。所以我早就做好了准备,这个山洞能维持原地球上的生存条件,不需要氧气泵,也不需要防护服就可以自由活动。”

“即使那时候我很清楚这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事……”

氪星人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Lena并不喜欢这样的感觉,Kara没有说出的绝望,她却能感同身受:“根据Gideon的计算,这是地球的最后一个日落。”

Kara愣了神,随后怯怯地点了点头:“是的,最后一个。”

聪明如Lena,怎么可能不知道没有了太阳对氪星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不习惯,也永远不会去习惯心底这种泛着苦涩的感觉:“你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待了多久?没有食物,没有水,再没有了太阳,今天过后你会怎样?”

“一百年?我算不清了。我本来很期待这一天。”Kara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即使是死,也比困在这种没有尽头的孤寂中好。”眼看着Lena的表情又转向了阴沉,氪星人迅速把话接着说了下去,“但你们来了,Lena,你来了,你救了我。”

Lena只是看着她,明明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Kara Danvers就是这样,无论经历了怎样的绝望,却还是她世界里的永远散发着温暖的小太阳。

橘红色的太阳现在已经是暗红的了,天际几近紫红色,光线洒在不远处的孤独堡垒,衬出了斑斓的光色。

“看,日落了。”第一丝蓝光落下时,Kara兴奋地叫出了声,Lena终于也收起了阴郁,被绚丽的霓虹吸引了目光。

“雨降不下,全积在云层,反而形成了这样的景象。”氪星人冲她眨了眨眼,带上了几分得意的意味。

地球上最后一个日落,最后一丝光亮徘徊在地平线上迟迟不肯消逝,Kara借着那丝亮光去看身边的女人,Lena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也回过了头。

Kara缓缓凑了过来,盯着Lena的唇色,也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无论是混混沌沌的百年,还是清醒如斯的现在,有一点她是确定的。而Lena先前扶着她的肩膀,透过掌心的温度使她更加确定了这一点:

有一件她早就应该做了的事。

“May I?”









其实我只是想让Kara带着Lena去看地球上的最后一个日落。

节奏有点太赶了orz

虐的是可怜兮兮的Kara,光身体恢复是不够的,未来Lena还得好好地做金毛的心理疏导

很早很早很早以前就有的一个梗,不过原想法更有颜色一些,后来想了想都算了。

希望不要被我写崩。

realme

【Supercorp】Hyacinth (七)

(七)


Lena 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震撼——Kara Danvers,地球守护神 Supergirl,曾经背叛过自己的人,想要自己标记她。这一切简直不像是真的。

却又切实发生了。


她用颤抖的手抚上了 Kara的后颈。

昨晚的情事缱绻激烈,当时后颈这块深埋 Omega 腺体的皮肤被她又舔又咬又吮又吸,泛红地不成形状,可如今才过了几个小时,kara 超能力恢复了,这里便光洁白皙,干净地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As if… no one would bother...

(七)





Lena 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震撼——Kara Danvers,地球守护神 Supergirl,曾经背叛过自己的人,想要自己标记她。这一切简直不像是真的。

却又切实发生了。


她用颤抖的手抚上了 Kara的后颈。

昨晚的情事缱绻激烈,当时后颈这块深埋 Omega 腺体的皮肤被她又舔又咬又吮又吸,泛红地不成形状,可如今才过了几个小时,kara 超能力恢复了,这里便光洁白皙,干净地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As if… no one would bother her.

Nothing could bother her. 

没有什么能在这个地球上最强大的氪星人,行走的人间之神身上留下痕迹。

她就像是山间自由的风,来时惊天动地,走时悄无声息。

可就这样一个人,坐在自己面前,告诉自己,只要她想,就可以拥有她。

任自己予取予求。


她的心里有无数声音叫嚣着。


标记她。

标记这个全宇宙最强大的人。

只要她标记她,这个人就彻底专属于她。

她再也不会伤害自己,有了她,自己也不用再担心会受到来自任何伤害。

不会再有人因为她的姓氏而在她背后指指点点,Luthor 将会是一个无上光荣的名字。

她可以完成所有人,包括 Lex 都不能做到的事情——拥一个完完全全为己所用的氪星人。


占有她。

占有这个曾经跪在身下为自己服务的人。

她的手曾经温柔的抚过自己身体的每一寸。

她的唇曾经虔诚的吻过自己身体的每一寸。

她的身体如同世间最美的雪山,又像是滋润万物的清泉,令朝圣者流连忘返不知疲倦。


囚禁她。

囚禁这个曾经背叛过自己的人。

被人欺骗的耻辱如同阿鼻地狱的烈火,时时刻刻都在啃噬着自己的内心,叫她不得安宁。

她可以任意向她施虐报复,彻底让她感受自己所受到的痛苦,遭到的背叛。



她不用再小心翼翼的靠近而讨好她,不用接受她带有目的性的接近,不用掉进她的温柔陷阱,不用推掉自己与重要合作伙伴的会议只是为了和她去看新开的发酵厂却还被放了鸽子,不用为了她……杀掉自己的亲哥哥。

她什么都不用付出,就可以拥有她的所有。


上天曾经夺走了她对人类的一切信任,但现在又以最慷慨的方式还给了她。

What a lovely kismet.



一只比自己体温略低的手自Kara身后环上了她的腰际,然后自她的衣襟中伸了进来。它轻抚过自己紧绷的腹肌随后继续向上,隔着薄薄的内衣揉上了自己的胸尖。

她感受到温润的,带着 alpha 信息素的吐息喷薄在她的颈后。

像是山间松涛阵阵。

她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却并没有躲开。

有舌尖抵上了后颈,随后是牙齿叼紧皮肤来回碾压的紧绷感。

她听到挂坠盒打开的一声闷响,一阵撕裂的,犹如密密麻麻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噬的疼痛自她的脊背下放向全身辐射开来,随后是手术刀掉进玻璃杯的一声脆响。

来自基因深处的被标记的本能恐惧感与因氪石而带来的痛感交织在一起,带给她如同濒临死亡般的诡异快感。

“妈妈,爸爸,Alex,对不起”,她闭上眼睛轻轻默念,“我的灵魂不再属于我自己了。”

“只要这样能唤回她的。”


“愿 Rao 原谅我的罪孽。”



一阵比氪石近身还要剧烈的痛感自后颈处传来。原本在她胸口流连的手也环回了她的腰际,她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或许是有了心理准备,她对这一切也没有太过于排斥。

她只是默默坐着,消化着自己身份的转变——

从今往后,她再也不是一个拥有独立意志的人。

她的身体,她的灵魂,她的一切,都属于 Lena·Luthor。

她踏上了一条再也无法回头却又无从后悔的路。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她猝不及防的被环在腰间的手拉入了一个怀抱,紧随其后的是铺天盖地的吻。她不由自主的沉浸在其中,然后反客为主的吻了回去。

本能真是奇怪的东西,她不由自主的分神想到,距离标记还没过几秒钟,自己就对 alpha 主动的好像不是自己一样。

一吻绵长。



“还真是热情呢,”Lena 揶揄的声音自耳边响起,“比昨天晚上的吻技可要好太多了。”

Kara 有点脸红,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Lena 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浅绿的眸子认真的看进 Kara 的眼睛,“Kara,听着。我没有标记你。”

“什么?” Kara 下意识摸上了自己的后颈,那里平整光滑,没有一丝凹凸不平的痕迹,“那你刚才……我刚才……”

“我确实打开了吊坠盒,用手术刀划了你的腺体,也确实咬了你。但这三件事并不是同时发生的,所以并没有成功标记,” Lena 挑眉看向目瞪口呆的小记者,有些得意洋洋,“ 骗术与演技都是作为一名 Luthor 的必修课。怎么样,骗到你了吧?”

“你说什么…你…我…” Kara 有些语无伦次,千言万语最后化为一个单词:“Why?”

“我是真的想过要标记你。但就像你说的,我需要学着相信别人,” Lena 目光温柔的看着她,“所以我选择相信你。正如你也相信我一样。”


Kara 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激动,她一把抄起床上的 Lena 然后从穿过卧室门路过客厅自阳台弹射起飞,抱着 Lena 开始在空中围着 National City 绕圈。前一秒还在床上后一秒就在空中盘旋的 Lena 条件反射的环住 Kara 的脖子,免得摔下去——这种事情上也许还是不要信任 Kara 比较好,她在心里默默吐槽。






Fin.



————————————

小剧场:

(事后回过神来的)Lena:所以你知道家里面有氪石,那之前晚上我给你打阻断剂打不进去的时候你怎么不早说?

Kara:那个时候我热潮已经来了,打也没用。而且——比起阻断剂,我更想要你。

————————————






注:

(1)hyacinth:风信子。花语为宽恕,悲伤,生命与道歉。风信子二次开花的时候,还代表”Be dead and to rise from the dead(死亡之后的重生)”

(2)Presidential medal of freedom ceremony(总统自由勋章授勋仪式)是对于美国公民的最高表彰,表彰范围包括促进和平,保卫国家安全,弘扬国家文化等等。著名脱口秀主持人Ellen Degenerous 就曾在奥巴马任期获得此奖。

(3)Supergirl 与闪电侠联动集里曾提到,Supergirl 与 Barry的最快速度均为 7 马赫,即约8568 km/h

(4 )钜:在 Supergirl 原剧设定中为最坚硬的金属,能切开一切,故私设可以切开 Kara(能防弹)的制服

(5)(个人认为)信息素释放是一种化学信号,但信息素接受并不是单纯的味觉,而是看到,听到,触到所爱之人之后,由以往两人相处的经历,对现在产生影响的感觉,是一种基于记忆的整体认知。比如时隔多年见到所爱的人,即便容貌可能因为岁月而有所改变,但站在她面前,那种熟悉的气味总是会一把把人拉扯到以往的岁月里

(6)为什么 Kara 没有早在抱 lena 回来的时候就发现 lena 是 Alpha 是因为她穿西装裙被公主抱这个姿势某个部位凸起也没办法看到(误

(7)对于 Lena 身体的描述参照皇姐出演的迷你剧《Labyrinth》(她在里面有几秒钟的全身你懂得镜头)以及澳剧《伴娘的秘密》(她有好几件又御又欲的露肩装)。

(8)原剧里的Lena 是真的恨 Kara曾经的欺骗,却不会放任她不管,也不会做出违背 Kara 的意愿伤害她的事,而是坚持自己的原则。supercorp 很棒的一点就在于,Lena 与 Kara 自始至终都将对方的需求放在自己面前,比如公司遇袭时 Lena 拿到消音耳塞先是递给了离自己最远的 Kara,再给了 Eve,最后才自己拿;而 Kara 在所有证据都指向 Lena ,连 Lena 自己都不放弃的时候仍然不放弃追寻真相。所以这里也是这样设定的。但如果背叛了自己的ex-best friend就在自己身下,也给了自己可以对她做点什么的consent,在帮她解决“问题”的前提下,不好好捉弄一下怎么对得起她的背叛。毕竟 Luthors are Scorpions.

(9)开头说“非典型”ABO 有两个原因,一是两人一个 A 装 O 一个 O 装 A;二是虽然是 ABO 的设定,两人也确实是因为对方的信息素而陷入发情,但其实为了尊重对方,都是各自靠给对方打阻断剂渡过意识不清醒的状态,在获得对方 Consent 之后才酿酿酱酱。

(10)克莱娜女神Cliodhna(clee-na)来源于“clodhna”,意为“身材匀称的”。在爱尔兰神话中认为Cliodhna是爱与美的女神。也有一些神话把她描述为报丧女妖(Banshees)的首领。

(11)如果有后续会具体解释文中的具体设定,比如白宫那枚拮抗剂炸弹是怎么回事,为什么 Kara 在白宫会场没有事却会在送 Lena 回家之后失去超能力,为什么 Kara 皮肤无法穿透,以及SG 其他角色的性别设定等等。不过其实到这里就已经是一个比较完整的故事了,毕竟写下它主要是因为被 513 结尾 Kara 天台演说那段气地不轻,所以希望两人能够坐下来好好谈谈,再给彼此一个重新建立信任的机会(主要还是想看她们那啥那啥)


(啊我的废话真的好多)


看完请不吝留评。


realme

【Supercorp】Hyacinth(六)

(六)

她置身于都柏林郊外的草坪上,远处层层叠叠的翠色松林在不甚晴朗的天空下随风摇摆。

她的母亲面带笑意向自己招手,她张开双臂踩着松软的草坪跑过去,却在即将触及母亲的那一刻被无形的力量拉住,然后原本微笑着的母亲突然掉入了深深的湖水。母亲在湖水里挣扎着求救,她想要上前帮忙腿却像灌了铅一样无法移动,慌乱的她四下张望大声呼喊,却无人回应。她看到岸边有一个人影,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Somebody help!”她大声喊道,岸边的人像是听到了,缓缓地转过身来——幼小的身体,棕黑色的头发,如面前湖水般翠绿的眸子却眼神空洞。

——那是小时候的她自己。

面前的小女孩突然开口,“为什么要求救...

(六)

她置身于都柏林郊外的草坪上,远处层层叠叠的翠色松林在不甚晴朗的天空下随风摇摆。

她的母亲面带笑意向自己招手,她张开双臂踩着松软的草坪跑过去,却在即将触及母亲的那一刻被无形的力量拉住,然后原本微笑着的母亲突然掉入了深深的湖水。母亲在湖水里挣扎着求救,她想要上前帮忙腿却像灌了铅一样无法移动,慌乱的她四下张望大声呼喊,却无人回应。她看到岸边有一个人影,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Somebody help!”她大声喊道,岸边的人像是听到了,缓缓地转过身来——幼小的身体,棕黑色的头发,如面前湖水般翠绿的眸子却眼神空洞。

——那是小时候的她自己。

面前的小女孩突然开口,“为什么要求救呢?”她森然一笑,“是你亲手杀了她。”

她双膝一软捂着脸跪倒在草地上,泪水从指缝里溢出,“不,不是我,我没有,我……没有。”

“没有什么?”她听见男孩干净而清脆的嗓音,“该你走了。”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置身于 Luthor 家宅,面前坐着年少的 Lex。

她点点头,将面前的白棋王车易位,几个来回之后她伸手拿掉对面的象,“Checkmate.”

她仰头微笑着看向站在一旁的 Lilian Luthor,“I really like this game.”

可是Lilian不喜欢自己。

她穿着自己最漂亮的小裙子从房间里追出来,拦上了即将坐上加长林肯的三个人,嗫嚅着请求和他们一起参加圣诞家族晚宴,而Lilian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将身旁想要上前牵她手的 Lex一把推进了车里,眼里的傲慢不加掩饰,“Sorry Darling, the gala is for REAL Luthor only.”

她在 Lilian 生日这天满心欢喜的拿着自己自己为她制作的生日贺卡想要给她一个惊喜,却在蹑手蹑脚靠近书房时,却听到她对佣人吩咐道,“看好 Lena。她最近就要分化了。Luthor家只能有一个 Alpha,那就是 Lex。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夫人。”

她紧紧攥着手心里的贺卡,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再一晃神时她与Lex 坐在只属于两人的树屋上,他拥着她向她承诺,“就算你分化成Omega 又怎么样?你智慧,理性,聪明到无人能及。等我长大了,我来保护你。”

她轻轻闭上了眼。

再睁开时已是霞光满天——不,这是 Lex 弄出来的红日。她绝望地看着眼前的曾经说要保护自己现在却面露癫狂的哥哥,绝望的希望有人能够来救她。

然后Supergirl 出现了。

这个曾经救过自己也骗过自己,曾经以为可以完全信任却一次次将自己的信任践踏在脚底的人。

她不由分说地抱着自己来到普利策奖的颁奖典礼,让她站在台上,为底下人群中最好的朋友 Kara Danvers致辞。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张口底下的人就开始大笑。原本坐在底下的观众忽然起身一起走上主席台,逼着她一步一步后退。他们靠近时她才发现都是一张张熟悉的脸,Andrea,Metallo,Edge,Rhea,Eve,Lockwood, Lex,Lilian 他们张大嘴巴嘲笑她,对着她指指点点,窸窸窣窣的说着什么。她不敢靠近,却又退无可退,直到最后被逼到角落里。那些原本细碎的低喃细语逐渐汇聚,声音越来越大直到清晰可闻:“Kara Danvers is Supergirl. ”

“Kara Danvers is Supergirl. ”

“Kara Danvers is Supergirl! ”

“Kara Danvers is Supergirl!!”

“Kara Danvers is Supergirl !!!”

够了,已经够了。她不能再承受更多了。

她绝望的想要逃离这一切,四处找着出口,却在人群的不远处看见戴着眼镜笑容温和的小记者正微笑的看着她。

“Kara!I’m here!”她大喊着挤出人群,跌跌撞撞地向她跑去。她希望Kara 能告诉她这一切不是真的,她并不是一个任人欺骗的傻瓜,Kara 是那样真诚,她不会……

她停住了脚步。

原本悬浮在半空中的 supergirl 此时缓缓下落到 kara 身边。两人对视一眼,然后走向对方,笑意盈盈的看着她,然后融合成一个人。

No no no ,it can’t be real!

“Nooooooo!”


“Lena,Lena?” 她听到有人在喊她,“ Wake up!”

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摇晃着她的肩膀。

她条件反射的想要摸手机报警,但手的主人像是明白她的想法,同一时间出声,“Hey hey it’s okay, it’s me, Kara.”

她尚未清醒的大脑第一时间想起了刚才的噩梦,身体本能的想要做出防御反应,随即又想起来昨晚经历的一切。

拯救,争吵,纠缠,释放。

她放下了戒备心,转而努力睁开酸涩的双眼,室内明晃晃的光让她下意识举起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一只手替她完成了这个动作,然后扶她坐起身来——

腰酸。

这是她的第一感觉。

明明昨天晚上她并没有很……

有点丢人,她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

“喝点水吧,”她的唇角触到一片冰凉,“谢谢,”她摸索着拿稳了水杯,清凉的水让她的睡意又消退几分。她轻拍眼前的手示意她可以拿下来了,然后缓慢的睁开了双眼——天色已经大亮,她在自己的卧室里,身旁站着微笑的 Kara——她戴着眼镜,穿着淡黄色的羊毛衫,左手上缠绕的绷带与青痕已经消失不见。看起来是已经恢复 superpower 了。她后知后觉的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自己,穿着纯白色的睡袍,身上干净清爽。Kara 像是明白她在想什么,未等她开口询问便回答道,“我今天早上帮你……清理了一下,”她有点脸红,“睡袍是我在你衣柜里找的。” Lena 点点头,“谢谢你。”

“你想来点早餐吗?” Kara问,“我买了塞特雷街咖啡馆的咖啡泡芙,米兰帕夫的卡布其诺还有都柏林的司康饼。”

“Looks like somebody had a busy morning. ” Lena 扬起了唇角。

“As long as you’re happy, I’m willing to do everything.” Kara 不假思索的回答。

Lena 有些意外于 Kara 如此直白的表达。毕竟她们之间问题太多,并不是一朝一夕一句话就能解决的。

Kara 显然也意识到自己似乎过于直接了,她犹豫了一下,拿起 Lena 手中的水杯放在了床头,然后走回了床边侧身坐下,清了一下喉咙才继续开口,“我知道这句话已经重复很多遍了,但我还是想说,对不起。没告诉你是真正的 Luthor 血脉是因为我之前也不知道,Kelex 的数据是由 Kal 负责更新的,我确实没有关注过,不是故意隐瞒,还有……一直以来我都没有站在你的立场上看问题。那天在普利策颁奖礼上我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的。我不想面对说出真相就会失去你这件事,却忘了你有权知道真相,有权对我生气,有权因此而恨我。这不是我该做的决定,而是你的。后来我得到了回溯时间的机会,尝试了每一条时间线都失败了,这确实证明了我们之间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但这并不代表我瞒着你这件事是对的。我一直觉得向你隐瞒身份是在保护你,如果外面的人知道你知道我的身份,你会有危险的——就像是其中一次时间回溯里,你被绑架一样。我也不该将你与“any other villian ”相提并论,我是亲眼见证你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我也比任何人都知道,你拥有一颗善良而正直的心。我很抱歉,因为我的隐瞒让你不再相信其他人,不要因为我的错误而惩罚自己。还有,如果……可以的话,请再给我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好吗?”


Kara 讲的很慢,她怕Lena 不愿再见到自己, 所以想表达清楚自己所说的每一个字——至少不留遗憾。


没有人回应她。甚至连空气都安静了。

而她不敢回头看她。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Lena 终于开口,“我得承认我曾经很恨你,非常,非常恨你。你能体会到那种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信任交出去,却被狠狠背叛的那种恨意吗?不,你不能,你学不会恨的。因为你的世界里没有恨,只有光明与希望。而我们 Luthor,自小就生长在恨意中。那种不能相信任何人,连自己都会背叛自己的绝望感,你不会明白的。我不介意告诉你,之前Lilian和我合作时我不相信她,就给她戴了 Truthseeker。结果她告诉我她爱我。你知道最恶心的一点是什么吗?那次合作是在她多次利用我之后才发生的。也就是说,她一边爱我,一边依旧毫无心结的伤害我。所以我也不再相信爱这种东西。我曾经毫无保留的向你交付信任,而现在,我做不到了。因为那是我唯一一次全身心的相信别人,结果却很痛苦。我会尝试着不再恨你,但信任别人——很痛,我试过了,我真的不想再试了。”


Kara 转头,看着靠在床头,蜷着双腿看向窗外的Lena,心疼地难以附加。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能说什么,只能难过低下了头。

突然,她起身离开卧室,片刻过后又回来了。原本望向窗外的Lena注意到她去又复返的动作,却看到她回来之后两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


“Lena,我知道在我的所作所为之后,让你相信我确实是太难。但我想让你知道,我相信你,百分之一百的相信你。” 她向 Lena 递上自己一只手里的东西,Lena 疑惑的接过,是个铅质的小盒子——那时Kara 上次来她家时,给她留下的挂坠盒,她一直放在茶几上碰也没碰。打开以后她愣住了——里面是一条白金项链。项链本身并没有什么稀奇,但项链的挂坠是一颗大拇指大小的莹莹发着光的绿宝石。她惊讶的看向 Kara,发现她表情痛苦,无数条细细密密的荧光绿的纹路正沿着她的脸往上爬,几乎站不住。吓得她赶紧关上了挂坠盒丢到了一边,绿色的光芒消失之后,Kara 才艰难的大口喘气,脸上的纹路渐渐退却。


“Kara 你疯了吗?” 她还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之前因为这个绿色的玩意儿与 Supergirl产生了多大的信任危机——Supergirl 大声斥责着自己不信任她,然后又让 James 去自己保险库查看还有没有剩余氪石,而 James 告诉了自己这件事,就是在那次之后她再也没有相信过Supergirl。现在她给自己这个东西——还做成了项链挂坠?这是什么意思?


“你给我这个做什么?展示你有多信任我吗?” Lena 有些难以置信,这种愚蠢的行为实在是太——Kara Danvers 了。“你知道我的原则,do-no-harm。如果我想用氪石杀你,早在孤独堡垒就动手了,为什么还会等到现在?你把这个给我,是笃定了我不会对你下手吗?”


“不,” 坐在地上的 Kara 摇了摇头,痛苦的表情减了几分,却又看起来有些受伤,“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讨厌阴谋算计,我也绝对不会算计你。你被背叛太多次了,被家人,被朋友,被……我。我能理解你不愿再尝试跨出那一步,但我希望你知道,你值得被信任。”


“你说这些是什么意——” Lena 的话被Kara 的动作打断了。

Kara 向 Lena 举起了原本拿在右手的东西,一道银光闪过,Lena 看清了那个东西——是昨天她拿来划破Kara 紧身服的手术刀。

“Kara Danvers!”Lena 下意识想往后退,却抵着床头退无可退,“你想做什么?”

却见 Kara 刀锋一转,将刀柄递到了她手里,“拿着这个,”她将刀柄塞到了 Lena 手里,然后转过身,背对着Lena 坐在了床沿上,伸手将原本垂在颈后的淡金色发丝拨向颈侧。

Lena 隐隐有了一种猜测,“Kara,你——”

“标记我吧。” Kara 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在氪石的照射下我的皮肤和普通人一样可以被刀穿透,你可以用刀划破然后把你的信息素注入进去。从此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永远也不会违背你。这样,你就再也不用担心我会背叛你了。”

Lena 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Kara 知道 Lena 一定在听,所以她继续说了下去,“这是我能想到,最简单的办法了。你不用再担心有人会像 Lilian 一样一边真心爱你一边利用你,有我在没人会伤害你。而我只会听你一个人的。你也无需负担我的经济需求和生理需求,我有工作,也能买的起抑制剂阻断剂。标记我也不会影响到你标记其他人。我只有一个要求:我想保留 supergirl 和 catco 这两份工作——打击罪恶和追求真相——的权利,其他的都听你的。”

“我希望你,别封闭自己,成为一座孤岛。”

“我只希望你,能够活得快乐。”



realme

Supercorp】Hyacinth(五)

走链接

WordPress:https://christine2662.wordpress.com/2020/04/07/【supercorp】hyacinth-第五章/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514859/chapters/56393644

——————

睡梦中感觉到动作的 Kara 不自觉的皱了皱眉,随后无意识的伸手抱住了身前的人,蹭了蹭她的颈窝后不再动作,均匀而绵长的呼吸声随之响起。

Lena 打了个响指灭掉了房间里所有的灯,黑暗瞬间淹没了整个房间,窗外却亮起了点点星河。

她低头看着在自己面前安静熟睡的Kara...

走链接

WordPress:https://christine2662.wordpress.com/2020/04/07/【supercorp】hyacinth-第五章/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514859/chapters/56393644

——————

睡梦中感觉到动作的 Kara 不自觉的皱了皱眉,随后无意识的伸手抱住了身前的人,蹭了蹭她的颈窝后不再动作,均匀而绵长的呼吸声随之响起。

Lena 打了个响指灭掉了房间里所有的灯,黑暗瞬间淹没了整个房间,窗外却亮起了点点星河。

她低头看着在自己面前安静熟睡的Kara。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环住了她。

For a single second, she wished this moment could be forever.

But it couldn’t.

“Sleep tight.”她吻上了 Kara 的额头,然后闭上眼沉入了梦乡。



realme

【Supercorp】Hyacinth(四)

(四)

Lena怔怔的看着窗外暗沉下来的天色,与华灯初上的街道。

片刻过后,她回过神来,打个了响指唤醒了公寓的灯光系统,淡黄色柔和的光线瞬间点亮了整个公寓。她去厨房里倒了一杯水,然后在茶几上拿了Omega 阻断剂回到了卧室里。


Kara 仍旧坐在地板上没有起身,咳嗽却已经好了很多。她将水杯递给 Kara,“Thank you,” Kara 原本单手接过,发现自己胳膊酸到几乎抬不起来以后,两只手一起抱住杯子才勉强将杯子举到嘴边大口的吞咽着。她注意到Lena 手中拿着什么东西,“What’s that?”


“Omega repressor,” 将一切尽收眼底的Lena...

(四)

Lena怔怔的看着窗外暗沉下来的天色,与华灯初上的街道。

片刻过后,她回过神来,打个了响指唤醒了公寓的灯光系统,淡黄色柔和的光线瞬间点亮了整个公寓。她去厨房里倒了一杯水,然后在茶几上拿了Omega 阻断剂回到了卧室里。


Kara 仍旧坐在地板上没有起身,咳嗽却已经好了很多。她将水杯递给 Kara,“Thank you,” Kara 原本单手接过,发现自己胳膊酸到几乎抬不起来以后,两只手一起抱住杯子才勉强将杯子举到嘴边大口的吞咽着。她注意到Lena 手中拿着什么东西,“What’s that?”


“Omega repressor,” 将一切尽收眼底的Lena将手中的药片递给她,“ Take it, and have a  rest. It’s been a long day. You need some sleep. I can see you don’t have superpower right now, right?” Kara 点点头。 Lena 指了指一旁的床,“ You could sleep here,the sheet and quilt are all clean. I will stay in guest room. Call me if you need anything.” 说完,Lena 转身准备离开卧室。

“Lena, Wait!” Kara 在她身后喊道,“Could you please help me get into the bed? ”她犹豫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补充道,“I could barely move my arms. ”


Lena 本来想直接走掉,但想了想有些不忍心。天人交战之后还是回头,将 Kara 手中喝见底的水杯放到床头柜的杯架上,然后弯腰将她扶起来。Kara 伸出双臂环在 Lena 的脖子上,Lena一手托住她的脊背,一手托住她的腿弯,深吸一口气然后将 Kara 抱了起来,憋着劲将她放到几步远以外的床上,还差点踩到了她的披风——“Gosh, you are so heavy!” 放下 Kara 后的 Lena 坐在床边大口喘着粗气,没忍住抱怨了一句。


“I’m a Kryptonian, I can eat fifty potstickers during a single minute——without using superspeed. I should be heavy.” Kara 忍不住还嘴。两个人都笑了。



“Listen,” Kara 踌躇了半晌后开口,“ 我知道我说了太多次抱歉了。我先是用谎言伤害你太多次,然后那天晚上在你家阳台上,我又用傲慢的态度再一次伤害了你——那并不是我的本意。如果你愿意,我想告诉你当时发生了什么,可以吗?”


Kara 满怀希冀的眼神让 Lena 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那天我在家里和 Alex 聊天,想象如果我当初早一点点告诉你我的身份,也许你就不会那么生气,不会与 Lex 合作。一个第五维度的朋友 Mxy 听到了我的想象找上了我,他给了我穿越回过去,告诉你实情的机会。我穿越回去了很多次,尝试在很多本该告诉你实情但没说的时间点告诉你实情,结果却都不是很好。有一次是在你办公室里Mercy Groves 袭击之前我告诉了你我的身份,然后你去大都会找Sam 谈心,结果当天Agent Liberity 向空气了散播了氪石,你赶不及回来救我,我死了。然后我尝试在质问你有没有残存氪石时告诉你我的身份——抱歉,我当时真的不该这么做的,” Kara看着 Lena,她并没有说什么,所以她继续道,“你因为不再相信我所以没有和 DEO 合作,但在 Reign 要杀 Sam 妈妈时你还是带着武器赶到了,可是 Reign 过于强大,最后还是没能阻止得了。所有人都死了。”


Lena 沉默了。

“后来我就在想,如果我一开始就告诉你我的身份,结局会不会不一样。于是我回到了我们最初认识的时候,告诉你我就是 Supergirl。你一点也没有生气,我们成了最亲密无间的伙伴,一起打赢了所有的战争,甚至连 Lilian 的庭审,所有人都站在了我们这边。可是庭审过后,Ben Lockwood 绑架了你与Coillve, 以此要挟我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哦?”Lena 挑眉,“那对你来说一定很难。所以在这个时间线我死了吗?”

“不,你没有向他屈服告诉他我是谁,而我向世界宣布了我的身份救下了你。但是我所有的朋友都被Agent Liberity追杀,甚至连 Ms. Grant 都没能……逃过。” Kara 的声音逐渐细微,似有哽咽。


Lena 愣住了。

她并没有切身经历过这个场景,也难以想象Supergirl 会为了救下自己而不惜暴露身份,正如她也难以想象自己会拼死维护 Supergirl 的身份一样。

这一切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

Lena 沉默了半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还有别的情景吗?”

“有。所有想要尝试告诉你我是谁的场景都失败了,我就想如果你从没有遇见过我,会不会过的更好一些。于是我去了你从没遇见过我的时间线。可是那个时间线的你……过的很不好。我没有阻止 Lex 袭击你的直升机,你受了重伤以后被 Lilian 拖去做为实验对象,她给你装了一颗氪石心脏,你逃出来了之后杀了 Lex,设计了 HOPE警用机器人,统治了……整个 national city。在我去找你的时候,”Kara 抬头看向 Lena,“你用被改装的氪石心脏……杀了我。”


Lena 在此之前从未想像过她如果没有遇见 Kara 会是怎样的场景。

她是现实主义者,木已成舟的事情从来不做假设——只有弱者在麻痹自己时才会设想“what if”,因为 what’s done is done,人不可能回到过去。

对于切身经历过的事情,她倾向于归档分类:如果事情做错了,总结教训保证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如果事情做对了,总结经验,下次可以少走弯路。如果遇见信任的伙伴,诚心以待放在心底最深的位置哪怕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如果遭到别人的背叛,将之刻在内心的耻辱柱上然后加倍报复回去,直到让他们饱尝自己所承受的痛苦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An eye for an eye.”早已刻进Luthor 家族的 DNA 里。而她丝毫不排斥这一点。


她曾毫无保留的信任 Andrea,Lex,甚至Lilian,这些人曾给她的生命带来美好与希望,直到这些徒有其表的希望被现实击个粉碎。

在无数次跌倒又爬起之后,她终于明白人与人之间没有永恒的感情,只有共同的利益。而当利益冲突之后,所有所谓的“感情”都会破灭消失,比阳光下的泡沫都要来的脆弱。

四年前在登上前往 national city 的飞机时她曾告诫过自己再也不要相信任何人,只要对所有人都做出有罪预判,那么这些人就没有办法伤害到自己。

直到她遇见 Kara。

她带着暖洋洋的笑意友善而强势地走进了自己的生活,一次又一次用温柔与耐心的小锤敲击着她心里筑起的层层高墙,直到最后所有的高墙轰然倒塌,阳光再一次照了进来。

Kara 帮她写正面的报道,请她去家庭游戏,支持她的决定,在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以为铅中毒是她造成的时依然坚持寻找证据证明她的清白,一次又一次在所有人都因为她的姓氏怀疑她时坚定的站在她这一边,让她在偌大的 National City 里有了归属感。

于是她不顾理智叫嚣卸下了自己的心防,向 Kara 暴露出自己最脆弱的一面,结果发现她却一直在欺骗自己,甚至连自己的真实身份都不告诉自己,这些年来自己像是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

她鼓起勇气学着相信别人,却再一次遭到了背叛。

她很痛苦,因为她毫无保留的相信过,她曾幻想过拥有信任,最后却被现实打击的粉碎。

温柔是真的,痛苦也是真的。

她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她不曾见过光明。


——可如果她根本不曾遇见 Kara 呢?

她会不会像Kara 所描述的那样,被 Lex 暗杀,被 Lilian 拖走,变成一个支离破碎的实验体,为了达成目标无所不用其极,哪怕是杀人也在所不惜?

她不知道。

但她很确定,自己并不想切身经历这一切。



“Lena?” 她被 Kara 的声音拉回了现实,“Are you okay?”

“Yeah, I’m fine,” Lena 转头撞上了 Kara 担忧的视线,“抱歉让你经历这些。”

“不,该说这句话的是我。” Kara低下头,“抱歉让你经历这些。I’m truly sorry.”

“So,” 本来侧坐在床边的Lena 站起身来,向 Kara 伸出右手,“Truce?”

她看到 Kara 原本黯淡的眼眸一瞬间亮晶晶的,迫不及待的举起了右手,“Truce.”

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两秒钟之后 Lena 扑哧一下笑了,松开了 Kara 的手,“ You really should look at yourself, Ms…not-so-super-girl. ”

Kara 闻言低下头,看着衣衫不整——准确的说,是只穿了上半身被割开的制服却几乎全身赤裸,下意识想用披风包裹住自己,但披风不大,重点部位遮也遮不住。

小脸憋的通红的 Kara缩成一团,偷偷转头看了 Lena 一眼,嗫嚅半天憋出来一句,“You could take all credits.”

“哦?” Lena 唇角勾起,“我承认,是我的问题。那么你想要我怎么向你道歉呢?” Lena 走进 Kara,俯下身子看着与满脸通红的superhero,“是还你一套衣服呢,” 她伸手挑起 Kara 的下巴,让她无可避免的与自己对视,“还是帮你脱掉?”



realme

【Supercorp】Hyacinth(三)

(三)

Lena 将 Kara 着迷的目光尽收眼底,轻轻辍饮了一口酒液,开口问道:“Are you satisfied about what you’re seeing?” 


听到 Lena 声音的 Kara 猛的回神,这才发现自己盯着 Lena 看了很久。她猛地坐起身,有点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随后猛地摇摇头,“Yes…no,…nonono, I Mean yes, no,not ...

(三)

Lena 将 Kara 着迷的目光尽收眼底,轻轻辍饮了一口酒液,开口问道:“Are you satisfied about what you’re seeing?” 


听到 Lena 声音的 Kara 猛的回神,这才发现自己盯着 Lena 看了很久。她猛地坐起身,有点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随后猛地摇摇头,“Yes…no,…nonono, I Mean yes, no,not yes…” 看到不知所措的 Kara,Lena 忍不住轻笑,“Okay, I got it.” 她用下巴点了点茶几的方向,“这里有口服的阻断剂,既然你已经清醒了,可以自行服用。我不太了解你们氪星人的生理学,不知道效果如何,希望有用。不过你自己应该比较清楚吧?”她转身,向卧室走去,“浴室在走廊那边,如果你需要用的话请便。我去给你找几件衣服,你现在这个样子可没办法飞回去,Supergirl。” Kara 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上半身的紧身衣被划开成了两半,裤子和靴子如同破抹布一般丢在沙发旁的地毯上。这……确实是……她有些脸红,转过身体看向 Lena 离去的方向,直到Lena 重新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


Lena 拿着一件卫衣,一条牛仔裤,还有一套内衣回到客厅随手丢在了沙发上,“衣服裤子是我穿过也洗过的,内衣裤是全新的。你将就一下吧。”“Lena,wait,”Kara 伸手想要抓住要离开的 Lena,却被对方躲开。她的眼神一黯,“Thank you, lena. Thank you for help me get through this.” Lena 恍若未闻,弯腰拿起酒瓶给自己又斟了一杯,品了一口才继续道,“No need. I should thank you at first——for taking me back home.”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

“So,’Alpha’,uhu?” Lena转身,看着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的 Kara,“I remember you said ‘ no more secret.’ ”

“…Sorry. It could be dangerous if I told the world that I am an Omega. ” Kara 看上去更内疚了,“不仅仅是因为这可能会危及我自己的安全,还有可能会引起世界混乱。我不能保证自己能打赢每一场战争,所以如果有人知道我是omega,并抓住我,标记我,强迫我成为被利用的武器,造成的混乱将会难以估量。Supergirl只能是,也必须是Alpha。  ”


“Lie for the world’s good, right?  You always have your excuses.”Lena 冷笑,”Now,get dress and get out of my place.” Lena转身走向卧室,不想再与她多说一句。

“Wait, Lena, please wait,” Kara 顾不得自己全身赤裸——严格意义上说其实也不算,她的上身仍旧穿着那件前襟被划开的紧身服,小跑两步追了上去,原本威风凛凛的披风此时显得有些可笑——赶在 Lena 关门前的一刹那伸出手挡住眼前的卧室门——“ouch!”——门狠狠的夹在了 Kara 格挡的左手上,不由得痛呼出声。拿到眼前一看,手心手背面整整齐齐两道淤青,好在并没有破皮——感谢 bulletproof 的 super skin。原本打算关门不理人的 Lena 还是没能狠下心来放任不管,开门放她进来,“Sit here,”示意她坐在床边,冷着脸去衣帽间找来急救箱,又去冰箱里拿了些冰块捣碎灌到急救带里,然后回到卧室坐在 Kara 身边让她抬起手来给她做了一个简单的冰敷。Lena 全程无话,甚至没有多看 Kara 一眼,直到冰敷完成,“Done.” 她收拾完余下的绷带,转身将急救箱放回原位,转身看见 Kara 仍旧低眉顺目的坐在床边。“Why are you still here?” Lena 皱眉,“You should leave now.” 

余下走链接

WordPress:https://christine2662.wordpress.com/2020/04/07/【supercorp】hyacinth-第三章/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514859/chapters/56393524#workskin



realme

【Supercorp】Hyacinth (一)

时间线在 516 之后。

想看她们重修旧好,所以决定自己动手。

R18 预警,(非典型)ABO 设定,有 Hand job,blow job,注意避雷。

OOC都是我的

前半部分为了增加代入感,所以与原剧里相似的,或者用中文表达容易出戏的对话会以英文形式呈现。授勋仪式演讲辞可以直接忽略不影响观感。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一)


“Ms. Luthor, 请问在与 Supergirl 合作解决完之前的外星人危机,又研发出了长效的信息素抑制剂之后,下一阶段的 ...

时间线在 516 之后。

想看她们重修旧好,所以决定自己动手。

R18 预警,(非典型)ABO 设定,有 Hand job,blow job,注意避雷。

OOC都是我的

前半部分为了增加代入感,所以与原剧里相似的,或者用中文表达容易出戏的对话会以英文形式呈现。授勋仪式演讲辞可以直接忽略不影响观感。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一)


“Ms. Luthor, 请问在与 Supergirl 合作解决完之前的外星人危机,又研发出了长效的信息素抑制剂之后,下一阶段的 L-Corp 将要向什么方向发展呢?”

“Ms. Luthor, 请问Supergirl 之前亲自逮捕 Lex 与 Lilian Luthor 之后,您主动提交证据并再一次选择出庭作证。这一事实会改变您与Supergirl的合作关系吗?”

“Ms.Luthor, 请问您作为第一位获得总统自由勋章的Omega,将要与最强大的 Alpha Supergirl一起出席授勋仪式,您觉得这会有利于推动 Omega 平权运动吗?”

“Ms.Luthor…”


“目前 L-corp 计划将加注投资慈善儿童基金会,致力于解决那些在之前的不幸事故中失去父母的孤儿的温饱与学业问题。科研方面,除了抑制剂的研发之外,L-corp 将致力于ABO 三种类型的基因修饰。我相信如果地球没有第二性别,那么我们就能从根源上解决性别歧视这一问题,” 台上的 Lena Luthor 微笑,“至于 Supergirl,我本人非常感谢她的帮助,如果不是她,我们也无法将Lex 再一次绳之以法,” 她看向最后提问的记者,“能够被总统授予自由勋章是我的幸运,也非常感谢每一位支持我的市民。我相信每一个人,无论是人类还是外星人,无论有无第二性别,无论是 Alpha,Beta 还是 Omega,都有权利,也有能力过好自己的一生。”

场下掌声雷动。

Hope 接道:“今天的记者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各位的参与,如果仍有其他问题也随时欢迎……”

Lena Luthor 微笑不减,在几名黑衣保镖的护送下离开了现场。

“Ms. Luthor,请等一等,我们还有问题……” 

身后的追问声不曾停歇,Lena 却恍若未闻。

“开车,回公寓。”



十一月的National City 天气早已转冷。来自太平洋西海岸的寒流总是出现的猝不及防。

Lena 坐在沙发上,摇晃着手中淡赭石色的Van Horne,望着茶几上的棋盘出神。

“这个棋盘的背后有什么故事吗?”

Lena 抬头,脖子上还挂着记者证的氪星人正站在她面前,冲着她微笑。

她抬手饮尽了杯中的威士忌,“这是 Luthor 家祖传的棋盘。四岁那年我被领养,走进 Luthor 家里时,Lex 就在和他母亲下这盘棋。后来他们都进了监狱——这得感谢你和 Superman——所以我才能留着它。 ”

“Lena,关于发生的一切我很抱歉,但就算是重来一遍,我还是会做一样的选择。” Kara说着向 Lena 走去,“就算你是 Luthor,也和他们完全不同,你无需背负他们的罪孽。”

“Stop right here.” Lena 冷声道,“Don’t get close. Not a single inch.”

Kara 停住了向前的脚步,“Lena,Please, talk to me. Let me help you.”

“Help?” Lena 讥讽道,“I don’t need help. not from you especially. If you do wanna help me, why don’t start from tell me the truth.”

“What kind of truth? I’m Supergirl? I’m so sorry, but I didn’t…”

“No. Not this One. I mean, about my lot. When we were in fortress of solitude, the defensive system said it detected my DNA, it’s said, “Luthor’s DNA detected”. So you already knew that I am a real Luthor, rather than an adoptive child. Why don’t you let me know? ”

“I’m sorry, Lena, I didn’t ……” 

“Save it, Supergirl.  I’m tired of lies today.  Let me make it clear, the only reason I testified against Lilian and Lex is because it is right thing to do. Don’t get it wrong as if I wanna be your friend——again. ” Lena 抬头看向眼前低着头揉搓手指的小记者,“Now you can leave as the same way you came in.” 

“Wait!” Kara 眼疾手快的拉住起身离开的 Lena,却被对方狠狠甩开,“Don’t touch me, You spurious Kryptonian Alpha. I could sue you sexual harassment at  anytime.”

Kara 默默收回了被甩开的手,“I’m not….I didn’t mean to hurt you. I’m so sorry. ” 

Lena 仍旧背对着她,任由沉默在二人之间蔓延。

“I’m gonna leave. ” Kara 最终放弃了交谈,“ I just wanna say, thanks for testify against Lex and Lilian. You have thousands reasons to hate me, I totally got it. But please, don’t punish yourself or hate yourself. You didn’t do anything wrong. ”

Kara 在棋盘旁放下了一个吊坠盒,“This is for you…as a gift. I hope it could tell you how sorry I am,and…how precious you are.” Kara 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却忽然按了一下耳挂,“Sorry, duty call. I have to go.”

语毕,Kara 转身,从阳台上跳下离开。

一阵强劲的冷风被她带起,棋盘上的棋子纷纷掉下,乒乒乓乓散落在地板上。

Lena冷冷的看了一眼挂坠盒和散落一地的棋子,然后转身走向卧室。




一周后。 Washington, D.C.  White House.

盛装出席的Supergirl, Lena Luthor 与其他被授勋者一起,站在被记者环绕的主席台上。

两人相距不过数米,却谁也未曾看向谁。


随着热烈的掌声响起,President Olivia Marsdin 走上讲座。授勋仪式开始。

“Today, we are here to honour some extraordinary citizens who have contribute a lot to our community. They are the reasons keep our lives beautiful and hopeful.”

“Supergirl, the last daughter of Krypton. She has been rescued our earth plenty of times during the past five years. She is always passional, always has care for everyone and every thing.  She is girl of steel, as well as the girl who has softest heart in whole world.  She is one of the most extraordinary Alpha among the universe. She used her power to bring peace to national city, to the United States, to the earth. Most of all, she gave our people hope, to believe that everyone could be their own heros. Now,  as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I want to thank you for your consistent serve and contribution, and welcome you to be the permanent resident.”

语毕,热烈的掌声响起。氪星最后的女儿走上前背对总统,由她自Colonel Lauren Haley手中拿起自由勋章,系在她身上。Kara 转身,与总统女士拥抱,“Thank you, Ms. president.” 

Olivia 微笑,“The honour is all on me.”


“我接下来将要授与勋章的,是另一位勇敢而坚毅的女士。她曾承受诸多的误解,却从未放弃。Lena Luthor,the youngest and most brilliant Luthor. She is an Omega who comes from a not promising family, but she did everything to clear her family’s name. She shows us that people should be judged on their own merits rather than their gender, their race or their last name. She has power to achieve anything, but instead of make her own profits, she decided to contribute her fortune, her technology to charity, to those sick children, to those hungry homeless. Ladies and gentlemen, as you may know, I’m not local. I am refugee from my homeland, a palent named Dulan. I’ve traveled through numberous stars, therefore I could say it granted, that Ms. Luthor is one of most generous persons I’ve ever met. And it is my honor to award this decoration to her.” 

Lena 起身,带着职业性的微笑走到总统面前,接受总统的授勋。“I’m sorry for those misunderstanding previously. You are a woman of integrity.”

“Thank you, Ms. President. I just wish I could do more in the future.”


正在此时,一枚闪光弹被丢进上了主席台。场内尖叫声四起,Supergirl迅速冲上前用披风包裹住了炸弹。一阵刺目的光芒过后,场上恢复了平静。“Don’t Panic, everything is under control!”Supergirl 大声宣布道,场上尖叫着却还没有四散开的人群逐渐平静下来,随之而来的是热烈的掌声。

“Su-per-girl! Su-per-girl!” 欢呼声此起彼伏,总统上前握住了她的双手,“Thank you for saving us again.”

“Let’s continue the ceremony.”


这场小骚乱并没有影响到授勋仪式的进一步进行。直到几分钟后,一种奇怪的味道开始在空气里蔓延。味道不重,有点像是印度檀香,但却让在场的人感觉到有些不舒服。尤其是 Alpha 们,逐渐感受到一种自下身而起缓慢攀升的燥热,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愈演愈烈。坐满军人与记者的礼堂里,Alpha 信息素的味道逐渐浓稠起来,不安与暴乱的味道也随之蔓延。人群逐渐开始窃窃私语,甚至有人开始不顾礼仪冲出了礼堂。之前守卫在门口的特工们破门而入,列队围在总统四周,却带动空气流动将这股奇怪的混合味道搅和的越来越难以承受。

“不好,是信息素拮抗剂!” Supergirl 忽然反映过来随即冲到了Lena 面前,“你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面色极差明显也很不好受的Lena 却摇摇头,伸手推开她的双臂,“我没事。” 

“DEO 刚刚查封了一批这种拮抗剂,它能让 Alpha 与 Omega 的抑制剂都失效,甚至让 Omega 陷入被动发情。今天出席的人里只有你一个 Omega,对方应该是冲着你来的。抱歉,我得带你离开。” Supergirl压低了声音继续道,“我向Rao起誓,我绝不会对你做什么。You have my word.”语毕,她抬头看向总统,“Excuse me, ma’am.” 

说完,不等总统回应,Supergirl 便抱着 Lena 冲破窗玻璃飞向天空。


两人一路无话。

Lena也不曾挣脱 Kara 的怀抱。

她不由得想起之前 Edge 对自己下毒时,自己做了一个梦,梦见 Kara 带自己在天上飞。当时她以为是氰化钾带来的致幻效果,却没想到现实远比做梦来的讽刺。

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天上飞确实是一种很不错的体验——尤其是现在,四面八方吹来的风似乎能带走身体里无处不在的燥热感。而身后的氪星人的皮肤微凉,靠上去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心感。

所以她又一次违背了自己的理智判断——将头轻轻靠在了 Kara 的肩上。

她感到 Kara 抱着自己的手臂紧了紧。

她知道National City 与Washington, D.C.之间有三百英里,而Supergirl 的最快速度是7 马赫,所以她至少有 3 分钟可以沉浸其中。

without thinking of anything。


到达公寓阳台之后,Kara 依旧抱着 Lena,直到走到公寓里面的沙发跟前,她才轻柔的将 Lena 放下。“你需要什么?我来帮你拿。” 

“阻断剂,我需要阻断剂,”Lena之前略显苍白的脸颊现在却满面通红,下体非比寻常的灼痛感难以言喻。如同冬日里冷松般的味道四散开来,而与之相对的,她却能感受不同寻常的热度在满身流窜,“吧台,左边第一个抽屉…”

话音未落Kara就取回了藏在抽屉里的铝制手提箱放在茶几上。打开之后,里面针头,抑制剂等等一应俱全。正当她打算装备枕头与针管时,Lena 开口阻止了她,“wait,” 她努力克制住体内叫嚣的冲动,伸出手按住箱子侧面的隐藏开关,箱子的夹层随之打开。“用里面这个,”她指示 Kara,Kara迅速装好针头与阻断剂管,“Do you mind if I…”

Lena摇摇头,“No,do it.”

Kara点点头,将 Lena扶了起来坐在她身后,左手抄起她的身子,然后将右手中的注射器扎进Lena 的肱三头肌缓缓推入药剂, ”if you feel uncomfortable at any time, just let me know, ok?”

Lena 点点头,注视着液体被一点一点打入自己的身体,全身流窜的灼烧感与下身的痛感也随之逐渐消失。理智渐渐回笼之后,她推开 Kara 环抱她的双臂,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Thank you, Supergirl. I appreciate your help. There is alpha repressor in that box. Grab it if you need and leave. Please. ” 

冷水顺着喉咙滑下的清凉感带走了最后一丝身体上的燥热,Lena 却没有听到 Supergirl 离开的破空之声。“Look,I know you want talk with me, but…” 她转身,却发现 Supergirl 面色通红的倒在自己的沙发上,努力咬着自己的下唇想要抑制住自己将要出口的呻吟声。Lena 被吓到了,迅速冲到 Supergirl 跟前,“oh my god what happened? Kara? Kara?Can you hear me?” Lena 颤抖地伸手触上 Kara 的前额,却发现那里惊人的滚烫。

与此同时,她似乎闻到了什么——是一种不同于Kara 惯常使用的大卫杜夫冷水的味道。Alpha 通常会在使用抑制剂后,用后调不那么侵略性的的香水来掩盖自己没办法被抑制剂遮蔽的,残留的一点点味道。这种香水太过于大众化,以至于哪怕 Supergirl 与 Kara Danvers 身上味道相同她也从未起过疑心。而此时的味道却不同于寻常,是一种她每次见到 Kara 都会闻到的阳光的味道——准确的说,比起气味,更像是一种对她而言更像是一种暖洋洋的,能够安抚她内心深处的戾气,带来光明的感觉。她曾以为这是因为 Kara 的热情开朗总是能够感染到自己,但现在看来,似乎别有隐情。


Something is not right. 

她试图将所有信息碎片拼在一起,想要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拮抗剂会代替信息素,与抑制剂的结合位点耦合,从而使血液中新分泌的信息素得到释放,由此会使 Alpha与 Omega 的信息素抑制剂失效,而 Alpha 信息素则会进一步让抑制剂失效的且未被标记的 Omega 陷入被动发情期。

为什么五感超常作为 Alpha 的 Kara 没有在第一时间反映过来那枚手榴弹有问题?

为什么在会场时她那么肯定她不会勉强自己?——尽管她相信 Kara 的人品,但基因这种东西对人的影响有多大,她作为一个 Luthor再清楚不过。

还有之前她来公寓时,在自己讥讽她是“骄傲自大的氪星 alpha”,警告她随时可以告她性骚扰时,她看起来那么受伤,说她并不是——她当时以为她是在为自己辩解,但如果不是呢?

还有……每次她们见面甚至哪怕只是打电话时,她的理性判断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失效,然后轻易卸下自己的心防——她曾以为是因为来自 alpha 的强大威压让自己不自觉的想要臣服,但如果不是呢?


所有的线索拼凑起来,能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

Supergirl, national city 的守护者,氪星的最后一位女儿,并非对外宣称的 Alpha,而是一位 Omega。

一位以一己之力,保护整个城市,甚至整个地球的 Omega。



想明白其中关节的 Lena 迅速拿起铝制箱里浅层的针头与抑制剂组装好,然后按住 Kara 的身体,“这可能会很疼,别怪我没提醒过你,”Kara 胡乱的点点头,热潮开始过后她已经有些神志不清,“Do it,please” Lena 毫不犹豫的扎向 Kara 的上臂,针头却在接触皮肤的那一刻断成两截。“damn it!”她烦躁的丢掉了手中的注射器,how could she be such a fool? 普通针头根本无法穿透 Kara 坚韧的皮肤。而自从她与Kara分道扬镳之后,她就再也没存放任何与氪星人有关的东西,包括氪石。

但是孤独堡垒里有。而她还有 Lex 的传送门手表——但愿上次她拿走myriad之后,Supergirl没有重新启动 L-protocol。这样看来kismet也确实存在,如果当初她知道自己有生之年还得去孤独堡垒,不知道还会不会那么坚决地设计拿走 myraid。

她确实恨 Kara。是她一点一点用温柔融化了她层层高墙堆砌的心房,直到她露出最柔软脆弱的角落,然后将这颗毫无保留的到任人践踏的心脏连同她的尊严一起,踩在脚底然后碾得粉碎。

Kara 让她彻底对人类之间的信任失望。她永远也不会原谅她。

但她也不希望她就这样,在Omega热潮里忍受一波又一波的折磨,然后脱水死掉。

她是 Supergirl,如果她死,也应是体面而有尊严的死在保卫地球的战场上。

至少在她do-no-harm的系统研发成功前,national city仍旧需要她的保护。


她按住 Kara 的身体——难以想象她居然会按得住一个氪星人——“听着,Kara,我没有氪石,现做也来不及了,所以没办法切开你的皮肤给你打针。但我现在就去孤独堡垒拿,你就在这里等我,我保证我会很快,好吗?”

“No…No, it’s…it’s too late.” Kara 几乎吐字不清,“I want you,not those needles. if…that is okay for you.”

“You want me? What do you mean?” Lena 心里一沉,“ You know it? You know I am an Alpha? When?How?”

“Yeah… I could feel it. Just… right now. ” 热潮来袭Kara几乎全身被汗水浸透,双腿不自然的蜷起来相互摩擦着,努力想要伸手抓住 Lena 的双臂, “Please stay with me, Lena. Don’t leave me alone.”

Lena一声长叹,“Kara Danvers. 我给过你机会了.”



睡MCU最骚的老大爷
【Supercorp】 金毛女...

【Supercorp】

金毛女友为何突然变得腼腆,美女总裁为何屡屡暗示失败,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激情的丧失还是火星的沦陷,敬请收看今晚《走进纳市之DEO局长辞职背后的秘密》 第二集 

【Supercorp】

金毛女友为何突然变得腼腆,美女总裁为何屡屡暗示失败,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激情的丧失还是火星的沦陷,敬请收看今晚《走进纳市之DEO局长辞职背后的秘密》 第二集 

threey

【supercorp】kara的第一个梦境(极光番外)

极光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完就先写了番外,让我叉个腰(x

很久以前上班时候摸的一小段鱼,扩写了一个,本来准备写完极光当番外的哈哈哈哈哈,送给催更小能手J,希望你不要嫌弃orz

休息天被拉去开了三个小时会,以下是我的会议笔记(不是

无逻辑ooc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

时间设定在第四章kara陷入昏迷之后,这是她在思维殿堂里的第一个梦境

——————
正文


“Kara,地球呼叫Kara!”

“Winn?”黄太阳灯照在身上暖洋洋的,Kara发现自己停止了颤抖。

“THKS GOD!”Winn打了个响指,“我要告诉Alex和Lena你醒了,我不仅不用给你偿命,今晚的游戏之...

极光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完就先写了番外,让我叉个腰(x

很久以前上班时候摸的一小段鱼,扩写了一个,本来准备写完极光当番外的哈哈哈哈哈,送给催更小能手J,希望你不要嫌弃orz

休息天被拉去开了三个小时会,以下是我的会议笔记(不是

无逻辑ooc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

时间设定在第四章kara陷入昏迷之后,这是她在思维殿堂里的第一个梦境

——————
正文



“Kara,地球呼叫Kara!”

“Winn?”黄太阳灯照在身上暖洋洋的,Kara发现自己停止了颤抖。

“THKS GOD!”Winn打了个响指,“我要告诉Alex和Lena你醒了,我不仅不用给你偿命,今晚的游戏之夜也不用改期了!这次我和James一定能赢你们!”

“Wait!”Kara从床上坐起来,在DEO的医疗室,穿着自己的衣服而不是制服,这太不合理了,她警惕地环顾四周,担心下一秒就会从哪里跳出又一个音乐大师。

“呃......实际上,你穿的是Lena的衣服,你的制服被烧坏了,”Winn指了指她身上,氪星人一脸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的惊恐表情,“咳,我猜你刚刚是不小心把内心OS喊出来了。”“OH,Rao!”氪星人捂脸。等等。她穿着Lena的衣服。她在DEO穿着Lena的衣服,躺在黄太阳光下,和Winn聊天。Kara Danvers凌乱了,Kara Zor-El凌乱了。

“Kara?你还好吗?”Winn看着快要疯掉的SUPER,终于意识到不对劲,“我觉得有必要让Alex回来给你检查一下。”

一刻钟之后,Kara被她姐姐按着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做了个全身检查,包括J’ONN的精神扫描。“她没有问题。”J’ONN宣布。

“Kara!”Lena冲进来抱住她,“抱歉我来晚了,Sam有些文件要我签字。”“我……”Kara试图说点什么,Lena松开她,把两人的距离拉开一些,碧绿的眸子充满担忧地看着她,“我听Alex说你需要做全身检查,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有点混乱……”Kara摇摇头,身体还处在因Lena的热情而震惊的状态,僵硬地任由Lena摆弄,如果她可以看到此刻的自己,她会看见一只蹲在Lena面前的乖巧而呆滞的大狗狗。

Lena的手轻抚着她的后背,Kara感到一丝安心,但她的超能力似乎还是没能回来,她只听得见自己有些急促的心跳声。

“肖特特工,你接下去一个月的体能训练都将由我来负责。”Alex抱着手臂怒视着Winn宣布道。

“我是个技术人员!”Winn缩着脖子小声抗议。

“技术人员也要遵守纪律!你差点把我妹妹摔傻了!”Alex一拳捶在Winn的肩上。

“嘿!”Kara从Lena身上回过神来,对摔傻了这个说法表示抗议。

Lena噗哧笑出声,“好在只是差点。”

这句话引得大家笑起来,围着气呼呼的Kara。

 

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的时候,Winn捧着新制服来为自己的失误道歉——他和brainy打赌比赛给supergirl设计战服,却不小心把半成品给了kara,导致supergirl在高速飞行的时候失去平衡,像颗陨石一样从天上掉了下来。

Alex在Winn漫长的道歉结束之后终于找到机会凑过来,看着她还在犯傻的妹妹,“你的求婚计划需不需要推迟到下次游戏之夜?你看起来像是真的被摔傻了,我可不想看着你再搞砸一次。”

“求婚?对谁?”刚放松下来的Kara感觉到自己身体再次僵硬,她傻了,真的傻了。

Alex瞪大了眼睛,张着嘴,还没能说出话来,lena从她身后走了过来,挽住Kara冲着Alex挑眉“或许,我们的超级英雄今天能获得半天的病假?”

“当然,她是你的了。”Alex对着Kara使使眼色,摊开双手后退一步,“可怜我还得继续工作。”

她姐姐临走前还给了lena一个wink!Kara觉得自己现在不是真的摔傻了,就是在做梦!

 

走出DEO,正准备起飞的Kara被lena一把拽住塞进了她的车里。“你今天看起来真的不太对劲。”lena从车载微波炉里拿出温热锅贴放在面前的时候,小记者居然在发呆。

“咳咳……我没事。”kara干笑两声,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惊恐。

“好吧,”lena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终于决定放过她,“Eliza刚刚来消息了,她已经在超市采购晚餐食材了。”

“你不会忘了她今晚的飞机,她出发前我们要和她一起吃晚饭吧?”lena饶有兴致地看着今天一直不在状况内的氪星人。

“可我们的游戏之夜……”kara没敢看lena的眼睛,她现在恨不得马上回DEO的医疗室继续昏迷。

“天呐,你真的不记得了?我们得去l-corp的医院再给你做一个更细致的检查!”

这双绿眼睛里带着担忧的时候,总是很迷人,kara有一点出神,但很快意识到现在不是犯花痴的时候,及时制止了奉命改变目的地的司机,“不……我真的没事,我们回家吧……”puppy eyes能在任何时候说服lena,不需要任何理由(kara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但她就这么做了)。

“好吧……但还是提醒你一下,和Eliza吃完晚饭之后,我们会去酒吧开始我们的游戏之夜,就是上次让你狂热地听了一晚上crazy的酒吧。”

“……”kara咬着牙把刚放进嘴里的锅贴往下咽,免得喷到车上,她之前到底都干过什么!

lena没有再抓着她的异常状态不放,开始拿出手机处理消息,但还是会时不时地用余光偷偷瞄她几眼。

 

“欢迎回家。”Eliza开门后就给了kara一个结实的拥抱,然后扶着她的肩膀仔细打量了一番,“虽然是病假,但还是祝supergirl假期快乐。”

“hey”kara嗔怪地笑笑,看着lena和Eliza熟练地拥抱,打招呼后一起进了屋。

 

当lena把kara按在沙发上,转头换了衣服去厨房给Eliza帮忙,并且两人一边忙着一边嘲笑kara用热视线烤糊火鸡的光辉事迹的时候,kara确信自己身处于一个异世界里,开始犹豫要不要掐醒自己。

 

“鉴于我今天终于学会了如何制作danvers家的传统蛋酒,又鉴于Alex把你的求婚大作战发错了群,碰巧Eliza也在,所以我打算先下手为强。”当她在lena递过来的酒中喝出了一大枚钻戒,在她被吓了一跳,几乎要把戒圈咬断之前,Lena Luthor,笑着握住她的手,郑重地说着不大正经的台词,餐厅暖黄色的灯光映在大家兴奋的脸上,kara感到有些眩晕,“仓促了一点,也没什么创意,但戒指我已经准备很久了,那么,Kara Zor-El,Kara Danvers,你愿意……”

 

lena的声音渐渐飘远了,温暖的灯光暗下来,kara睁开眼睛,空旷的纳什诺市一片寂静,她坐在L-corp的顶层公寓阳台上,手里多了一本日记。

 

 

 

睡MCU最骚的老大爷

【Supercorp】

DEO局长为何变成自己下属?美女总裁能否发现他的真实身份?当身份拆穿后,这个孤独的火星男人是生是死?尽情期待今晚的《走进纳市之DEO局长辞职背后的秘密》 

【Supercorp】

DEO局长为何变成自己下属?美女总裁能否发现他的真实身份?当身份拆穿后,这个孤独的火星男人是生是死?尽情期待今晚的《走进纳市之DEO局长辞职背后的秘密》 

巨白菜

【Supergirl、SuperGay、Supercorp】Crack & Reaction

最近搬了一点youtube上的Crack和Reaction,从第二季开始,到现在的最新作品。

来自三位YouTuber:Niki Sky(Crack)、abnormallyadam(Reaction)和 Free Bicycle Tours(Reaction)。

剧当然是 Supergay Supergirl,但主打的当然是 Supercorp 嘻嘻嘻。

三位是从第二季中途开始、跟随集数更新的,但是有的在我下载的时候视频已经被youtube吞了,有的是上传的时候被小破站拦了,所以传的不全,大家还请见谅【有的是现在去看已经被吞了,但是我先一步下载下来,所以我们还能看到!...

最近搬了一点youtube上的Crack和Reaction,从第二季开始,到现在的最新作品。

来自三位YouTuber:Niki Sky(Crack)、abnormallyadam(Reaction)和 Free Bicycle Tours(Reaction)。

剧当然是 Supergay Supergirl,但主打的当然是 Supercorp 嘻嘻嘻。

三位是从第二季中途开始、跟随集数更新的,但是有的在我下载的时候视频已经被youtube吞了,有的是上传的时候被小破站拦了,所以传的不全,大家还请见谅【有的是现在去看已经被吞了,但是我先一步下载下来,所以我们还能看到!骄傲脸!】

以下简介↓

【Crack】 Niki Sky聚聚 | youtube主页: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rGEF4L6Uppc8TGEQ7ZS1uQ

聚聚Crack的核心就是SuperGaaaaaay!日常变紫。但是聚聚已经好久没有更新了。哭泣。

[第二季]聚聚做了supercorp特别篇! B站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vK4y1r7YG/

[第三季]B站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iz411b7GA/

[第四季]B站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WZ4y1x7DR/

[第五季]B站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9i4y1b7k9/


【Reaction】 abnormallyadam小哥 | youtube主页: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VdEPKVPi1xqOjbprMkQ1iQ

这位小哥非常搞笑,Supercorp铁血(?)战士,Reaction里面至少一半的时间都在尖叫,口头禅大概是“Kaite McGrath is my wife” (you wish 哼)。

[第二季]B站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nA411h7eT/

[第三季]B站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dz411b75M/

[第四季]B站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J54y1d7Y4/

[第五季]B站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F54y197gE/


【Reaction】 Free Bicycle Tours小姐妹 | youtube主页: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09zMteeXQa1i5RBfKIkh4w

这是一位非常有趣的姐妹,同样是Supercorp铁血(?)战士,日常举着大喊“GAAAAAY!!!!”的小旗子。这位姐妹的视频被小破站拦得最多,特别是第二季,拦得只剩一半了。她目前没有做到最新的一集。

[第二季]B站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d64y1u7ho/

[第三季]B站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Je41147ih/

[第四季]B站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eV411o7Xy/

[第五季]B站指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Ea4y1x7X2/

======

我现在上传到三位的最新作品,第五季的作品我也会根据几位的更新持续更新。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会更新在同季的合集里。

adam小哥更新比较稳定,Bicycle姐妹更新比较慢,Niki聚聚已经很久都没有更新了!


睡MCU最骚的老大爷

【Supercorp】被总裁包养是种什么体验

姐妹说我给金毛拉戴安娜要被卢瑟家的蝎子蛰
所以赶紧产粮保命
虽然第三季还没追完,但是不影响我磕这对。 

【Supercorp】被总裁包养是种什么体验

姐妹说我给金毛拉戴安娜要被卢瑟家的蝎子蛰
所以赶紧产粮保命
虽然第三季还没追完,但是不影响我磕这对。 

谟禾

【Supercorp】Puppy&Wolf

配对:红氪×Lena×Kara,慎入。 

预警:兽化,红氪狼出没,骚话Kara上线。 

搞狼不搞Alpha狼多可惜。 

设定接Puppy,但是最好当成新的沙雕文看待。 


简介:某次遇到危险时,Supergirl冲出来救走了她,却被红氪子弹射中了手臂。 


金毛不见了,Lena派人找了很久都没能找到,她以为自己把狗弄丢了,给Kara发了信息也不见回复,深夜失望地回家,却发现家门口趴着一匹狼。 

Lena心里一紧,差点呼叫了DEO,却发现狼虽然在喉咙里低吼,冲自...

配对:红氪×Lena×Kara,慎入。 

预警:兽化,红氪狼出没,骚话Kara上线。 

搞狼不搞Alpha狼多可惜。 

设定接Puppy,但是最好当成新的沙雕文看待。 


简介:某次遇到危险时,Supergirl冲出来救走了她,却被红氪子弹射中了手臂。 

 

 



金毛不见了,Lena派人找了很久都没能找到,她以为自己把狗弄丢了,给Kara发了信息也不见回复,深夜失望地回家,却发现家门口趴着一匹狼。 

Lena心里一紧,差点呼叫了DEO,却发现狼虽然在喉咙里低吼,冲自己龇了牙,尾巴却在不停地摇动。 

于是她有了个大胆的想法——伸手去撸了狼。 

狼凶狠地冲她“嘶”了一声,Lena猛地缩回了手,狼却顺着把脑袋探了过来,在她腿上蹭。 

红氪:这是什么本能身体反应??丢不丢狼??? 

Alex找不到Kara,又听Lena说找不到金毛了,心里也着急,第二天去找Lena发现总裁家里多了一匹狼。 

你们Luthor家的人都那么野的吗?? 

Lena不在的时候,狼又暴躁又凶,差点咬断了DEO特工的一只手臂。 

Alex心里突然有了不详的预感。 

经过检验,狼果然就是Kara,只是前几天遇到了红氪石才变成这样的。 

红氪狼过于凶猛,谁都管不了,甚至用镇静剂都没有效,唯一老实的时候是被Lena揪着腮帮子的时候。 

Alex:即使知道你是在被红氪影响的情况下,我还是很想揍狗……


Lena终于知道了无论是金毛还是狼,都是由于Mxy的恶作剧魔法导致的,同时也是由于第五维度的魔法力量,让红氪石的影响无法被彻底消除。 

平时变回Kara还好,反正自己那点小心思,早在不知情的时候就被金毛听了去,但是如果是狼变回红氪的时候,就有点难控制了。 

Lena被红氪伤了几次,于是决定研究点新装备来牵制被红氪石影响切换了人格的Kara。 

她曾经给金毛定制过项圈(后来出现在了Supergirl的脖子上),结果被狼暴躁地咬坏了,这次她特意制作了可以削弱氪星人力量的。 

狼在熟睡,Lena轻手轻脚将项圈戴在了狼的脖子上。 

大概是由于她有些紧张,项圈刚扣上,狼倏地变回了红氪,醒来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的项圈,发现自己的力量明显被压制住了,无论怎么扯都无法把那个小环扯坏,一怒之下掐着Lena的脖子把人摁在了墙上,满脸起了杀心的模样。 

即使是在一个一只手就能将自己解决的氪星人手下,Lena也没有太过慌乱的神情,只是挣扎地去碰她脖子上项圈旁的隐藏按钮。 

项圈不仅可以削弱氪星人的力量,还能削弱红氪石的影响。 

“Lena…”Kara清醒了过来,一脸懊恼地看着Lena脖子上的勒痕,心疼得快要哭了出来。 

她就应该让DEO把自己关在囚禁室里的。 

Lena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脸,在她的额头上留下就一个吻,示意自己没事,不用担心。 

“但我要去清理一下,你把我弄得一团糟。” 


“Kara!” 

Lena刚将身体打湿,Kara突然急吼吼地闯了进来,她略带埋怨地叫唤了一声氪星人的名字,就发现那人的眸子又沉了下去。 

项圈的作用并没有那么稳定,Kara又变成了红氪。 

Kara看着她毫无遮挡的身体,一时间红了眼,莽莽撞撞地飞了过来把她摁墙上就要吻她。 

Lena眉头一皱,直接拽住了狗链不让她靠近。Kara喉咙里发出了几声恼怒的声音,几次凑过来要亲她,都被Lena拉住了狗链,怎样都亲不到人,急了眼,只能咬着牙,眼睛死死盯着她被水润湿的唇。 

Lena终于找回了主动权。 

被红氪影响的氪星人眼里净是欲望,Lena拽着项圈,试着奖励般地凑了过去,Kara也急冲冲地贴了过来,但唇瓣擦过的瞬间,却被她躲开了。 

红氪又发出了几声呜呜的低吟,也不知道是要变回狼还是怎么,自从她们在一起后,这样的事情也做过不少,每次看到自己赤身裸体就开始急眼的性格倒是没变。 

氪星人很聪明,即使是在被红氪石影响的情况下。一直被她扯住链子,想亲她又亲不到,Kara一咬牙,垂下眼帘,神情也变得委屈起来:“Lena…” 

听着她放软的声音,Lena以为她变了回来,一时心软,便松了手。 

结果松手的瞬间Kara就反剪住她的双手,把人推到墙上,顺着脖子一路向下亲。 

Lena暗骂了一声自己该死的不知悔改的心软,被氪星人那么拙劣的手段骗到,第一时间感觉有点丢人,并不怎么想配合她。 

Kara用力地拽住了她的手臂,迫使她挺起了胸口,然后心满意足地咬着她的乳尖,抬起膝盖去蹭她腿心。 

“不想要我?” 

Lena只是皱着眉,没有回应。 

Kara对此并不满意,于是拽着她翻身,一手抓着她的手腕,逼得她背对着自己。 

“你早就湿了,早就准备好了不是吗?” 

另一只手抬起她的腿,用力一顶就进去了。 

氪星Alpha的尺寸每次都是得让她适应一番,但显然红氪并没有那个耐心,Lena有点痛,本能往前躲,那人就紧贴了上来。 

“放松,你很紧。” 

“不放松我也不介意把你操开。” 

“你明明就很想要我。” 

平时的Kara哪会说那么多奇奇怪怪的骚话,Lena脸颊泛着红,也不知道是被她说话刺激的还是太过激烈的情事带来的。 

她被啃咬得红肿的乳尖紧贴着墙壁,随着氪星人的动作,摩擦得生疼。 

“你喜欢这个是吗?” 

“Kara Danvers做得到吗?” 

Lena几乎要沉溺在快感之中,听到这么一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合着这个氪星人自己跟自己较上劲了? 

 


最后高潮来临的时候,大概是由于精神力量被削弱,红氪又变了回去。 

Kara睁开眼睛,令人头皮发麻的快感袭遍了全身。 

“Rao!我都做了什么!” 

红氪:艹!没爽到! 

于是氪跟红氪一起自闭,憋到死都不愿碰Lena,怕做到一半给对方占便宜。 

 

Lena:……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喜欢上这么个家伙? 

 


作为一个聪明又强大的成功女性,Lena在一边研究让Kara变回来的同时,又很快掌控了训狼的技巧。 

对于金毛与狼,是全然不同的养法。 

她研究出的干扰器每次能勉强让Kara维持人形几个小时,足以让超级英雄完成自己打击犯罪的任务,然后每天回到家中又变回了活蹦乱跳的金毛。 

Lena经常也省下晚上的时间,订好几分锅贴外卖,抱着金毛一起看家庭影院,甚至给puppy定制了一套Supergirl同款小制服,乐得金毛直甩尾巴在原地转圈。

对狼就不太一样了。 

红氪并不怎么愿意承认,但是也想一起吃饭抱抱还能一起看家庭电影,于是心一狠,差点咬碎了自己的牙,腆着脸在Lena给自己放下晚饭的时候冲CEO摇了摇尾巴。 

怎样,现在你分不清是狼是狗了吧。 

狼得意洋洋地嗷呜了一声。

Lena:…… 

“你是哈士奇变种吗?” 

狼几乎气急败坏,亮出一口尖牙,一口咬在自己尾巴上。 

垃圾氪星人!!









终于可以把红氪狼放出来了。

短时间内不会再写这种沙雕玩意了,我发誓。

色气的兽化梗到底是怎么变成这么沙雕的,陷入沉思。


睡MCU最骚的老大爷
【超神CP】神奇女侠 &tim...

【超神CP】神奇女侠 ×Supergirl

Diana×Kara


“Sorry,I'm late…”

“It's ok.I miss you.”


DC家的女人们也好好磕🤪想想两人在约会的时候遇到反派作死,大金毛二话不说拍桌而起,扯开衣服就要去干架,这边戴安娜还没来得及劝身边的人就不见了,于是早就习惯她这样的大公主一边无奈地叹着气,一边默默换着战衣准备去帮她,同时还在心里盘算着回去也得搞一身好脱的战衣kswl

【超神CP】神奇女侠 ×Supergirl

Diana×Kara


“Sorry,I'm late…”

“It's ok.I miss you.”


DC家的女人们也好好磕🤪想想两人在约会的时候遇到反派作死,大金毛二话不说拍桌而起,扯开衣服就要去干架,这边戴安娜还没来得及劝身边的人就不见了,于是早就习惯她这样的大公主一边无奈地叹着气,一边默默换着战衣准备去帮她,同时还在心里盘算着回去也得搞一身好脱的战衣kswl

谟禾

【Supercorp】Puppy (三)

配对:Kara Danvers/Lena Luthor

预警:兽化,沙雕,无剧情无逻辑

天知道我为什么这种沙雕的文章还能写出三


Lena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紧张,实际上这是不应该出现的情绪,她与Kara已经是那么多年的好朋友,虽然在当初Kara告知自己她就是Supergirl的时候,两人之间有过那么一段时间的矛盾,但那最后还是解决了,她们又回到了当初无话不谈的相处模式。 

她不知道自己的惊慌是从何而来,不过是因为Kara从来没有那么长时间地主动疏远过自己。 

但那种紧张很快就被缓解了,当她在餐厅里喝完了一大杯威士忌,走进衣...

配对:Kara Danvers/Lena Luthor

预警:兽化,沙雕,无剧情无逻辑

天知道我为什么这种沙雕的文章还能写出三



 

Lena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紧张,实际上这是不应该出现的情绪,她与Kara已经是那么多年的好朋友,虽然在当初Kara告知自己她就是Supergirl的时候,两人之间有过那么一段时间的矛盾,但那最后还是解决了,她们又回到了当初无话不谈的相处模式。 

她不知道自己的惊慌是从何而来,不过是因为Kara从来没有那么长时间地主动疏远过自己。 

但那种紧张很快就被缓解了,当她在餐厅里喝完了一大杯威士忌,走进衣帽间想更换一下被弄脏的衣服时—— 

“What the…” 

她的衣柜一片狼藉。 

偌大的衣柜几乎被砸成了木片,她的衣服凌乱地散落在地上,不少受损严重的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式,其中两件价值不菲的内衣上还掉落着几簇金色的毛团。 

Lena在有人闯进家里试图袭击自己,有人闯进家里把金毛带走了两个可能性之间思考徘徊许久,最后检查过了自己的安保系统…… 

这年头养只金毛还自带砸柜门的吗?? 


思考间门铃响了,Lena打开门,Kara抱着小锅贴一脸严肃地站在了门口。小锅贴见到她瞬间咧开了嘴,欢快地摇动着毛茸茸的尾巴,Kara刚松了手,金毛便兴奋地扑向了她,丝毫没有回头看小记者一眼,Lena有些意外,反倒有种自己才是小锅贴主人的感觉。 

Kara也不说话,看上去也有那么些紧张,她的视线一直望着窗外,始终没有看Lena一眼。 

Lena端来了两杯咖啡,Kara杵在沙发旁也不见有动作,倒是小锅贴看她坐下,早已成习惯地甩着尾巴地跑过来,直接把头垫在了她大腿上。 

Kara皱起了眉头。

“Kara,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Kara如梦初醒,小声哦了一声,才在距离她较远的地方坐了下来。Lena注意到了氪星人刻意远离自己动作,不免心里有些失落,也不明说,只把手边的咖啡杯推了过去。 

在Lena扭头之际,金毛迅速抬起头冲着沙发上发愣的外星人龇了牙。 

我平时不会坐得离Lena那么远! 

Kara别别扭扭地挪了过来。 

“Kara.”Lena侧过身子直接握住了她的手。 

“嗷!” 

Kara跟被吓到似的,往后虚晃了一下。 

“你最近都在躲着我。” 

“汪!”我没有! 

“我没有。”Kara别别扭扭地闷出了这么一句,视线不停地瞟向金毛。 

“Kara,看着我。”Lena一咬牙,直接贴近了Kara坐下,一手扶住了她的脸颊,“看着我,告诉我为什么?” 

“嗷呜!!!”J'onn你离Lena远一点! 

Kara满脸惊慌,对她突如其来的亲近显然毫无防备,只是不停地求助似地看向她身边的金毛。 

金毛刚还懒洋洋地趴在Lena脚边,这会就已经急吼吼地站了起来,回应似的嗷嗷了两声。 

不准躲!Lena会难过的! 

???Supergirl你这个不准靠近又不准躲的要求会不会过分了一点? 

Lena显然想不到眼前一人一狗还在用心灵感应交流,只是见Kara对于自己的亲近第一反应居然是躲藏,似乎也确定了什么想法,沉下脸仔细打量了面前惊慌失措的氪星人一番,像要验证什么事情,轻轻凑了过去。 

“嗷!!汪!!!!!!!”Lena要亲上去了!! 

金毛突然反应极大,猛地朝僵在沙发上的Kara扑去,直直把记者撞下沙发,守在Lena身前,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威胁的声音。 

??这是什么情况?Lena一瞬间也惊于小锅贴突如其来的攻击性,也不知道是该先问候Kara还是先安抚金毛。 

无辜的火星人终于有一天理解了Alex常年骂骂咧咧的“Kara Danvers你是真的狗”的意思,坐在地上的“Kara”跟金毛大眼瞪小眼,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 

“这狗……护食……” 

????Kara Danvers你说它护什么?? 


Kara是被金毛追着咬出家门的,即使氪星人一脸干笑地表示没事他们平时就是这么玩的,自己要带金毛下楼走走,Lena还是不免有些担心,毕竟不是谁都能一脸淡定地看着好朋友被狗追着屁股咬而无动于衷。但Kara坚持她们不会有事,说一会就把小锅贴送回来。 

Kara的表现很不对劲,像是换了一个人。 

Lena不由得一直思考着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才让Kara表现得那么奇怪,心不在焉地瞥了一眼电视,屏幕上重播着白天的新闻。Supergirl协助逮捕了试图入侵L-Corp的几名恶徒,纳欣诺市的摄影师们显然也就被他们的Superhero也锻炼出了Super speed,Kara将人从她的办公室拽出到送进警察手中再飞回来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已经被拍下了十分清晰的新闻素材。 

嗯?等等,Supergirl的脖子上……她下午那阵在Kara身上看到的东西,果然不是她看错。

Lena瞪大了眼睛,把画面倒了回去,在Kara正对镜头的几秒钟时间里,她能清楚地看到Supergirl脖子上戴着一个极为眼熟的项圈,她亲自给小锅贴定制的项圈,而项圈上还挂着一个狗牌,上面写着一个名字:Potsticker. 

……那是什么妖魔鬼怪?? 

得,现在全纳市都知道他们的超级英雄喜欢玩情趣,还有个昵称叫小锅贴了。 

Lena第一次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大脑也有些不够用了。 

金毛果然回来了,摇着尾巴跑进了家门,看到Lena坐在沙发上,极为自然地两只前爪扒上了她的膝盖,脑袋垫在了她的胸口,尾巴一甩一甩示意她撸毛。 

Lena神情怪异,轻轻把靠在自己胸口上的毛茸脑袋推开,看着那双随着她动作抖动的大耳朵。 

金毛歪着头嗷呜了一声,圆鼓鼓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Lena,似在疑惑自己为什么被推开了,很快又咧开嘴,摇晃着脑袋去蹭Lena的大腿。 

Lena轻颤了一下。 

“Kara?” 

“……” 

“……”


Kara就是小锅贴。 

Kara不仅是小锅贴,还每晚都在她的怀抱里睡觉。 

Kara不仅是小锅贴,每晚都在她的怀抱里睡觉,而且还把她那些不敢对Kara说的心里话都听去了。 

Lena Luthor觉得自己才是这场恶作剧中的受害者。 

没有了夜晚的抱抱,也没有了每天回到家的亲吻,甚至没有了手法娴熟的挠痒痒,金毛委屈得嗷嗷直叫,在Lena脚边转来转去,尾巴也不甩了,皮毛也不亮了,饭也不,哦,饭还是得吃的。 

Lena见她委委屈屈,耳朵也没精神地耷拉,心一软,坐下拍了拍大腿,金毛瞬间跟得到奖赏似的两眼发光,两只肉乎乎的爪子一撑扒拉了上去,把头舒舒服服枕在了她的大腿,尾巴一下又一下地拍打着地面。 

她就当不知道好了!自欺欺人还能好好撸狗! 

至少她知道这段时间Kara为什么一直在躲着自己,那个行为怪异的Kara又是怎么一回事了。 


Lena很快也发现了Kara能变回来的唯一办法是每当自己处于危险之中,Supergirl成为自己专属的超级英雄不得不说真的是一件极富诱惑力的事情。 

特别是她真的很享受Kara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感觉。 

Lena Luthor面对着实验室里一堆的探测仪陷入沉思。 

反派们从来学不会一个道理——不要去惹Luthor家的人,更不要试图去对Lena Luthor下手。 

Supergirl数不清第几次从紧锁的仓库大门破门而入,一阵强风刮过就把坏人们制服在地,抱着被绑在角落的女人就走。 

“Kara.” 

危机再一次解除,Kara依然无法接受在Lena面前变回金毛这种丢脸的事情,刚把人放下转身要走,却被CEO抓住了手臂,刚等她回过头,Lena的亲吻就已经落在了她的唇上。 

“……” 

两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Lena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Kara过于短暂的陪伴,每次转身都让她感觉到几分失落,下意识地就做了奇怪的事情。反正Kara也会变回小锅贴,然后傻乎乎的金毛也问不出个为什么来。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Kara你为什么还是这样?” 

“我不知道。” 

“……” 

“Lena,你刚刚……” 

“我没有。” 

“Lena你刚刚吻了我。” 

“不,刚刚一定是有什么不对。” 

“Lena,你喜欢我?” 

看着氪星人眨巴着蓝色的大眼睛一脸纯真地说出这话,Lena Luthor差点窒息在原地:“该死,Kara你为什么还没有变回去?” 

“我不知道,也许就像电影里那样,真爱之吻可以解除诅咒,迪士尼里常有的。” 

Lena感觉更窒息了。

实际上魔法效果是由Lena情绪决定的,而喜欢上了Kara这样的想法不停地在她的脑海中回荡,作为一个自控能力极好的Luthor,此刻也几乎要是惊慌失措了,更别说Kara整个人还好好地站在她面前,跟她讨论着什么真爱之吻! 

见她没有否认,Kara兴奋地悬在了半空中,想了想突然倏地飞出了窗外,再回来时手里捧着一束花。她略微羞涩地挠了挠头,笑得一脸灿烂地把花送了过来。 

Lena还在努力地调整呼吸,刚抬起头,氪星人温和的气息就扑面而来。 

“Lena,我也想这么做很久了。” 

Lena最后枕在了她的身边,紧张的情绪也逐渐缓解,在氪星人的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Kara就变回了金毛。 

Alex刚打开房门,就看到金毛委委屈屈地趴在门外,一见到她就直直扑向胸口,嗷嗷叫唤。 

项圈,链子,都还在。 

“怎么了,你怎么从Lena家里跑出来了?Lena出事了吗?” 

金毛哭得伤心,差点忘记了自己还能跟姐姐交流,嗷呜了好久,委屈得整只狗缩成了一团。 

“Kara?” 

我又变回金毛了,真爱之吻失效了!呜呜呜就一个晚上,Lena就变心了…… 

“……” 

 

 

一觉起来找不到狗的Lena:“……我狗呢???” 

 







写正经的时候总忍不住沙雕,写沙雕的时候还差点正经了。



threey

supercorp线cut(S2-S4都已上传,补了个S1的红氪,传在原链接里了)

三季都放到这里了,原来那条我删掉了

换vv剪的第二季

保留了一部分还过得去的avs剪的S3,有几集换了vv剪

第四季剪不动了orz直接用了上次发的avs剪的那个很粗糙的(当然整体都蛮粗糙的)

有mon-el镜头,James镜头,因为我想保留每季大致的故事主线,所以他们的镜头不少orz

还剪了卡德摩斯线和cat的一些部分~(我爱丈母娘和cat女王!)

第二季可太甜了!

补了x地球联动集(overgirl)的cut

因为不会调码率导致体积过大预警orz

👇

戳这里

提取码:8C4r

三季都放到这里了,原来那条我删掉了

换vv剪的第二季

保留了一部分还过得去的avs剪的S3,有几集换了vv剪

第四季剪不动了orz直接用了上次发的avs剪的那个很粗糙的(当然整体都蛮粗糙的)

有mon-el镜头,James镜头,因为我想保留每季大致的故事主线,所以他们的镜头不少orz

还剪了卡德摩斯线和cat的一些部分~(我爱丈母娘和cat女王!)

第二季可太甜了!

补了x地球联动集(overgirl)的cut

因为不会调码率导致体积过大预警orz

👇

戳这里

提取码:8C4r

不可查到

授权见合集

原作者:点这 


希望有条件的小伙伴多去支持太太

授权见合集

原作者:点这 

 

希望有条件的小伙伴多去支持太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