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uperwonderbat

440浏览    11参与
Initium

今年连年终总结都凑不齐了。


不如再放几个坑:




  • Flags&Corners

见家长故事。

警告:必然的OOC,轻微的crossover和华纳PG-13分级。

简介:布鲁斯·韦恩花花公子外表下的诸多伪装或许易于理解(毕竟任何衣物都掩盖不了天生的光彩照人),但蝙蝠侠的装扮却着实让两边的母亲们浪费了...

今年连年终总结都凑不齐了。


不如再放几个坑:


 

                   

  • Flags&Corners

见家长故事。

警告:必然的OOC,轻微的crossover和华纳PG-13分级。

简介:布鲁斯·韦恩花花公子外表下的诸多伪装或许易于理解(毕竟任何衣物都掩盖不了天生的光彩照人),但蝙蝠侠的装扮却着实让两边的母亲们浪费了好一番功夫。

母亲们很在意蝙蝠侠的小尖角和戴安娜的国旗打扮,但克拉克·肯特常服的糟糕品味(以及色情明星般的小胡子)却直到最后才被阿福挑剔。

钢铁侠的盔甲是金红两色所以他应该被分进格兰芬多。


1


“忍者?”*超人倾身问道。

“熊。”蝙蝠侠不情愿地嘶声说。

“猎人。”神奇女侠露出胜利的微笑,挽过他的手臂。“三局两胜制,我们先去天堂岛。”

“我对此感到忧虑。”布鲁斯低声说,不情愿地抬起腿,任由克拉克隔着披风揽过他的腰。“等等。”他猛然反应过来,挺身严厉地瞪着他们。“我搭了蝙蝠战机来这里,你们是多此一举。”

克拉克没有作答,垂首把他更深压入怀抱,试探性用虎牙轻咬他的下唇,温柔地舔过齿列,堵截柔软的舌尖。布鲁斯泄出断断续续的愤懑气音,徒劳地拧住超人垂下的一缕卷发。片刻之后他的身躯僵住了,戴安娜的掌心会意地覆上克拉克托起他膝弯的手指,沿着制服装甲侧线下滑。神奇女侠攥住他脚踝的动作近乎温柔,但很快他的另一条腿就被弯折着悬空,戴安娜的皮质护手磨蹭着未被装甲覆盖的内侧,接着冰凉的护腕贴上来,固定住他防护单薄的臀部。金属硌在上面的坚硬触感令布鲁斯轻微颤了颤,克拉克觉察到这个机会,指尖重重滑过蝙蝠侠脊背的敏感地带,迫使他彻底被推进他们飘浮的臂弯间。

“布鲁斯,噢,布鲁斯。”他轻声叹息。戴安娜的指尖从他们交缠的唇齿空隙滑了进去。“此刻你有我们就足够了。”



  • 韦恩的玫瑰


我在街巷的转角截住了那个女孩。她大约十五六岁,裹在过于宽大的灰黑套头衫里,一头细碎的橘红短发在眉骨上方新添的疤痕边打着卷,走起路来脚步踢踢踏踏。我注意到她的运动鞋已经有些脱胶,还是三四年前的款式,接着我就开口了。

我大声说——加快脚步与她缩小距离,但是彬彬有礼地——“您好,小姐,我是星球日报的记者……”但还没等我自报完家门,“日报”那个词刚一出口,她拔腿就跑,笃定到甚至没有回头望一眼。她抱着鼓鼓囊囊的购物纸袋,却敏捷得像只野猫,翻过铁丝网,步伐轻快横穿过满地狼藉的垃圾场,借助一辆临时停泊的运货车跃进哥谭复杂的铁质阶梯的咽喉,眼看就将消失在巷道上空层层叠叠,徐徐飘动的晾晒衣物里。

好在我足够走运,知道那栋居民楼的天台并不上锁,并且感谢这份多年追逐新闻职业的锻炼,我本人跑得足够快——仅是比平常人稍快一些,能抢上报导头条的一杯羹,至于用子弹与我比较,就有些过分了。我抵达后不过半分钟,她就顺着一根老式水管轻巧地翻上屋顶,迅速拍掉身上沾染的锈迹,却发现我正俯身朝她友善地伸出手,去接那只摇摇欲坠的纸袋。

棋先一步。

我提议我们在屋檐边坐下。她一言不发,利落地盘起腿,墨绿的球鞋翘起,眉头绷成尖锐的直。我从公文包里掏出录音笔,又在她的注视下换成签字笔和记事本。纸袋躺在我们中间,一道绿色环保的柏林墙。我应当从预备好的调查问卷开始,但好奇心作祟,换言之,我以记者的敏锐嗅觉,询问她纸袋里的物品清单。

她毫无耐心地抿了下嘴,坦然承认是从便利店中窃取,时间有限,只能从最近的货架下手,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收获如何。我拨开纸袋封口,橘子和香蕉下压着三节大号电池,扳手和长毛袜,餐巾纸、空气清新剂、曲奇饼干,甚至还有一小罐中老年钙片。“钙片成分都差不多。”她面无表情地说,把我的手推开。但我已经捉住露出的小纸尖,我将它拖出来,上面清楚打印着购物账单。

“这样的话,我就不用担心得把你交给警方了。”我诚恳地说,将它在她眼前晃了晃。她一把夺过收据,抱起膝盖背对我。

我连声道歉,又把纸袋放回原地。磐石般的缄默,她一语未发。我叹口气坐回去,翻开记事本,该走第二步棋了。

“我想采访您关于韦恩先生的事。”我说,毫不意外地看到一阵有形的颤动通过她的脊椎。

是的,她知道韦恩。哥谭的每个人都知道——可一家据点在大都会的报纸来掺和什么事呢?她停顿,质询我,蓝眸恍若燃烧。韦恩毕竟是属于哥谭的,哥谭事哥谭毕,这是规矩。哪来的规矩?哥谭的规矩,你不顺从于它的意志,它就将用砖石做的骨骼摩擦你的双肋,直到心脏嘎吱作响着流尽最后一滴血。

“事实上,与哥谭无关。”我不得不解释。“我想问的是那个全世界瞩目的问题——”我满意地看着她下意识后缩。

“——韦恩先生的遗言。”


  • Sucker For You

PWP要什么正经标题(逃


一声音爆。

他再次挣扎起来,摩天大厦的外层玻璃簌簌震动,剔透蓝绿里倒映出真言套索的金光。神赐的绳索亲密无间地摩擦私语,以粗砺韧面贪婪舐吻他的脚踝和小腿,带来比勒紧的手铐更为灼痛的电击感。

“我们一直在找你。”戴安娜审视他,语调平静、机械,但墨绿冰山下的庞然巨兽似乎将立刻掀身而起。

“可你却背叛了我们。”超人语气轻柔地降落,贴近蝙蝠面具的那对耳朵,话语中的热力令囚徒微微颤抖。“一个叛徒,一个内奸。蝙蝠侠,你把我们出卖给小丑。”他略微停顿了一下,语调更加愉悦。“你甚至留我独自面对他。不过我应该感谢你这么做。”

布鲁斯声音嘶哑。“我要求你们立刻撤退。”

“噢,是的,是的。但小丑趁机引爆炸弹,切断了信号。”超人的手指触摸过每一个精心拧紧的绳结,沿着他紧绷的大腿肌肉下滑,静悄悄点上手套里探出的开锁钳。“这太巧合了,不是吗,布鲁斯?你们心意相通,你们狼狈为奸。”镍合金在克拉克掌间脆弱得像一张薄纸。超人垂首凝视,手腕间突如其来的高温令布鲁斯遽然僵住。他抿紧嘴唇,但真言套索的热力仍逼迫他为之战栗。

“诡计多端。”锁舌熔化的嘶嘶声里,克拉克低声笑着,压住他的手臂。“罪上加罪。”

拧脱那根手指的同时,他按住布鲁斯的后颈凶狠地吻上去,仿佛发动致命袭击的猎豹。他们激烈地撕咬彼此的嘴唇,布鲁斯猛地撞向他的额头,竭力挣开超人的压制。克拉克松开手,注视他,缓慢而优雅地舔去嘴角属于蝙蝠侠的鲜血。

“你尝起来比前些日子要甜蜜得多。”超人的声音愉悦而渺远。布鲁斯咬紧牙关,克拉克的手指缓慢摩挲着他淌血的下颚,指节深深嵌入嘴角撕裂的伤口,强行撬开他的嘴唇,逼迫蝙蝠侠终于泄出一声疼痛的喘息。“不,不。耐心点,布鲁西。”超人垂下眼睫微笑,“甜心。你会如愿以偿的。”蝙蝠侠猛然在他掌下剧烈挣动,但克拉克更快,更敏捷。超人轻而易举碾碎了那个隐秘的通讯器。布鲁斯怒视他,眼神仿佛燃烧暗火。

“我很遗憾潘尼沃斯先生不能再听下去了。”超人轻快地说,松开手指。“现在是限制级的时间。”克拉克一把扯下破损的蝙蝠面具,俯下身沉醉地吻过他的鼻梁,吻上他汗湿的额发和微微颤抖的眼睫。

“我都听到了,蝙蝠侠。”超人一字一句低低倾吐,声音温柔而沉重。“你无可抵赖。”

布鲁斯有些失神地凝望进对方的蓝眼睛。雾蒙蒙的绿意于其中逐渐鲜亮起来,雨林深处的河面蒸腾出艳丽而湿热的瘴气。有色彩斑斓的鸣禽掠过枝桠上空,蓄积多日的雨水纷纷坠落,猿啼声里,暮色缓慢碾过沼泽表面沉浮的细小涟漪。



Initium

[S/W/B] Those fulfills my chest (1/2)

OOC。第四面墙警告。    

思考后决定重写下半部分。   


01

“我需要一个答案。”蝙蝠侠说道,严厉地交叉双臂,俯视面前两个小小的乐高人偶。其中一个红色披风的向上飞了些,努力在他鼻梁边缘挥动僵硬的C型手。

“嗨,布鲁斯……难道我们不应该先继续考虑……”

“一,我们预定的航班看来是要被迫取消了;二,我不认为乐高人偶是好的滑雪伙伴;三——”克拉克在空中猛然抖了一下,发现布鲁斯的手是伸向那只与可敬管家同名的猫咪。他用力弹了一下黑猫的额头,才把神奇女侠和她的剑从与猫咪肉垫的奋力搏斗中解救出来。戴安娜将...

OOC。第四面墙警告。    

思考后决定重写下半部分。   




01

“我需要一个答案。”蝙蝠侠说道,严厉地交叉双臂,俯视面前两个小小的乐高人偶。其中一个红色披风的向上飞了些,努力在他鼻梁边缘挥动僵硬的C型手。

“嗨,布鲁斯……难道我们不应该先继续考虑……”

“一,我们预定的航班看来是要被迫取消了;二,我不认为乐高人偶是好的滑雪伙伴;三——”克拉克在空中猛然抖了一下,发现布鲁斯的手是伸向那只与可敬管家同名的猫咪。他用力弹了一下黑猫的额头,才把神奇女侠和她的剑从与猫咪肉垫的奋力搏斗中解救出来。戴安娜将剑别回腰间(说真的,那画上去的腰带居然能用),甩了甩闪耀光泽(油漆?)的长发,跃进布鲁斯的掌心。

“应该是魔法。”她有些忧悒地说,示意克拉克也落下来。“但我们不能确定是何人所为。”

02

“排查从事发地大都会开始。”从浴室里蒸腾出的雾气险些让他们迷了眼撞在玻璃上。布鲁斯擦着头发从门内踏出,全身只围了条浴巾。克拉克晃了晃,准确无误扑倒在他湿漉漉的颈侧,那条红色布料的小披风立即被浸透了,变成可怜巴巴的一团。戴安娜则落在布鲁斯耳廓上,小小地亲了亲他的耳垂。

“噢。”他们几乎同时听到蝙蝠侠叹息了一声,半含恼怒与求而不得的惋惜。他擦干上身,径直穿过出租房狭小的客厅,走进克拉克昔日的卧室打开电脑。超人也轻叹一声,略微脸红地看着布鲁斯随手扫掉桌面未拆封的几盒——还是便利店新进的水果味,提醒他们从那晚酒神狂欢般的纵情到次日变故其实相隔不远——利落地调出犯罪档案。

“戴,如你所言,那天卢瑟在实验室里进行一项保密级别相当高的研究——”

“但我们在意的是他再度收集大量氪石的行为。”克拉克补充,“所以我请求戴安娜的协助。”

布鲁斯盯着屏幕中像素模糊的监控,审慎地眯起眼睛,丝毫没有注意到超人笨手笨脚地拎着披风,试图从他肩膀滑下去。真言套索在最后一刻套住了滚落下去的蓝色小乐高。戴安娜挑起(乐高涂漆做的)眉毛,面对布鲁斯的审视,将克拉克缓缓放到他胸膛上。

“我想我们就选定这里了,男孩。”她从容地拍拍他胸口尚未消退的一处咬痕——如今比她的C型手大上不止两倍了——以示安抚,拽着克拉克姿态优雅地坐下。“看屏幕非常清楚。”

克拉克发誓他可以听见蝙蝠侠喉咙里不置可否的哼声。但拉奥在上——当人类赤裸温暖的胴体近在眼前,很难不想去再度留下一些印记。他舒舒服服坐在自己前一夜留下的齿印里,用C型手难过又温柔地轻轻抚爱了片刻。而监控里忽然爆炸开一团浓绿烟雾,接着就只剩下嘈杂声和雪花点。

“是这样吗?”布鲁斯蹙眉低头问他们。“他向你们引爆了一个氪石炸弹?”

超人与神奇女侠对视一眼,张嘴正欲答,忽然一阵来自腹腔深处的震动涌过他们身下,克拉克拽着戴安娜飞起来,他们与布鲁斯面面相觑片刻,最终克拉克没绷住,和戴安娜一同笑了出声。

“噢,是的。但是,B,只要你开口……”他调侃地挤挤眼睛,戴安娜微笑着抱起双臂,“我们还是有能力帮你做晚饭的,男孩。”

03

“我正准备叫外卖。”布鲁斯端坐在餐桌前,尽力保持愤怒地又重复了一遍。他不得不双手合十,像个虔诚的修士——因为一根小小的真言套索将他的大拇指绑在一起——至少之前他已经穿上了温暖的浴袍。此时戴安娜耐心地举起对她而言航空母舰体量般的水果刀,瞄准一个可怜的苹果,而克拉克正运用超级速度把加了黄油和蛋清的面团搅拌得呼呼作响。

“你说什么,B?”克拉克从旋风里探出身来,扭头闪开一块溅出的泡沫,“阿福可不会同意用一顿垃圾食品构成的外卖打发晚饭。”

“说得好像你是坚决的绿色饮食主义者,你这个有先天优势的氪星人——”他轻声嘟哝,被一块递来的苹果迅速堵住了嘴。“唔。”

“我在天堂岛的战士姐妹们会在对意志力的锻炼中互相监督,并立下誓约。”戴安娜在他脸颊上落下一个亲吻。“如果阿尔弗雷德认为这有必要的话——”

“——我。是我,认为有必要的话。”布鲁斯重重咳嗽一声表示立场,脸颊有些可疑地泛红了些,“戴,我已经成年很久了,好吗?阿尔弗雷德和我不是不可分离的监护人关系。”

“至少不是在晚饭和夜宵时间。”她眨眨眼,飞过去和克拉克一起将馅饼推进烤箱。超人“碰”地关上烤箱门,像一道红蓝相间的闪电般蹿过来亲了他脸颊的另一边。

“当然不是,B。”克拉克快活地说,“现在是我们与你不可分离啦。”


“我今晚会潜入卢瑟的实验室,”烤箱还在运作,布鲁斯舒展了一下手指,敲击键盘。“收集一些氪石粉末的样本来分析。克拉克?”

窝在他衣襟的超人飘起来,用热视线再度加热了那杯玉米汁。“这可是妈从农场寄来的。”他骄傲地插起腰,半干的红披风在身后晃动。“家的味道。”

“堪称绝妙。”布鲁斯干巴巴地回答,叹着气咽下另一口。戴安娜坐在他另一只手腕上望过去,双手抱臂。“你打算独自去?”

“否则?”蝙蝠侠的神情有一瞬间回到了布鲁斯脸上。“让你们再去以身犯险?被变成比乐高更糟糕的东西?”

“B。”克拉克打断他,徐徐落在被浴袍半遮半掩的胸口,略有些沮丧垂下头。“戴安娜应该是被我连累的,与她无关。”

“卢瑟对魔法并不了解,倘若他正在与戴安娜的敌人联手,现在的局面也在情理之中。”布鲁斯沉声打断他,“我去调查的风险会小很多。”

“不行,B!”克拉克提高声调。“我已经把戴拉下水了,这次至少让我或者她跟着你——”

“闭嘴。”蝙蝠侠冷酷地说,抬手弹了弹下滑的浴衣衣领。超人一个站立不稳,滑进棉质布料深处。片刻后,布鲁斯猛地坐直了,不可思议地望向自己的浴袍下摆。

“卡。尔。艾。尔。”他咬牙切齿,“给我。出来。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你不过就是一个——呃!”

“我是乐高。”超人在对方微妙的喘息声里闷闷不乐地大喊,“但在乐高里我也是超级的——”

布鲁斯迅速行动了,他伸手去掀自己的浴衣下摆,但克拉克更快,他敏捷地从衣领里窜出来,却一个刹车不稳,撞在蝙蝠侠鼻梁上。他们尴尬地面面相觑片刻,布鲁斯一把揪住超人的红色小披风,将蓝色乐高扔进了玉米汁里。

“洗干净,不然别想进我的万能腰带。”他用最蝙蝠侠的声音嘶嘶说,用力合上了电脑。

戴安娜摇摇头,飘到玻璃杯旁将真言套索递向刚浮起来的超人,露出一个甜蜜而无奈的笑容。

“男孩们。”

04

“有一个疑点。”当他们——准确地说,蝙蝠侠和万能腰带的两格——穿行在莱克斯集团的通风管道中时,布鲁斯压低声音说。“那段录像——”

“我们的确看见了绿色烟雾,但是,B,我并没有感觉到氪石的辐射。”克拉克扒着万能腰带小声说,“只是……”

“晕眩,失去意识。”戴安娜补充道。“当我们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韦恩庄园外了。”

“听起来更不像卢瑟所为。”布鲁斯紧蹙眉头。“他不可能得知你们的真实身份,而且在那段录像里,他根本没有露面。”

“没有露面?”克拉克愕然,“可那个在实验室灯光下崭亮的光头……布鲁斯,我不可能认错宿敌的脑袋形状——”

“你这么说话已经OOC了,喜欢看乐高的小朋友们会哭的。”蝙蝠侠无情地说,合上被他顶开的那格腰带,“待好,那个实验室里氪石的致命剂量对你来说可超过太多了。”

“我不是只会傻笑的童子军,现在的娱乐业难道不应该发达到开始追求一些深度,追求一些……”星球日报娱乐版的前主笔在黑暗里摊了摊手,大声说,“残忍与不同寻常?”

“给这种追求换个名字吧。”布鲁斯冷笑一声,敲掉一块保护壳,打开臂甲的破译装置接入大厦的安保系统。“这个世道,就连达克赛德在电影里都不会有抛头露面的机会。”

“等等,布鲁斯,你说‘卢瑟根本没有露面’,是指?”戴安娜审慎地打断他们。

蝙蝠侠迟疑片刻,声音坚硬。“字面意思,戴。我的追踪器和调取到的监控录像都显示,当时他在地下三层的实验室进行研究,而你们——”

“是在楼顶的研发部门被他用氪石炸弹袭击了。”她会意地低声接道。电子装置震动起来,投影变成入侵成功的绿色。布鲁斯抿紧嘴唇,俯望向他们。

“准备进入实验室。”

05

蝙蝠侠撬开一块挡板,从通风管道无声落地。“铅板。”他启用变声器,嘶嘶说。“这里的确有氪石——护目镜,调整至红外光谱分析模式——或是……”他顿了片刻。克拉克用C型手敲敲金属壁,提高声调。“B,或是?”

“其他放射性物质。”超人在黑暗中听到旁边一格腰带的响动。蝙蝠侠固定好防辐射面罩,俯身用镊夹起一粒黑暗中仍然散发绿光的粉末放进取样袋中。“它的特征谱带与纯净氪石的标准谱差距很大,但还不能确定它是否含有能对你造成威胁的成分。”

“好的,但那就令人诧异了……”超人小声说,而布鲁斯像是捕捉到什么般,在面罩下微微眯起眼,直起身来。

“克拉克,”他声音清冷,“你不是因为卢瑟买入大量氪石而来的,对吗?”

戴安娜终于开口:“布鲁斯——”

“正好我也想问你,戴。”布鲁斯委婉而冷淡地说,“克拉克来找你的时候,有没有穿着——或者提过他的反氪石装甲?”

神奇女侠沉默片刻。“没有。”

“B,我的确——”克拉克的声音僵在半空。

“感谢你们的诚实。”蝙蝠侠不紧不慢地说,手指缓缓叩击腰带外侧。“那么,你为什么不穿上你的反氪石装甲呢,卡尔-艾尔?”

“我的确是为了卢瑟的氪石而来。”克拉克低声说,语气诚恳。“B,请相信我,至于其他的原因,你很快就能——”

“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尖利的笑声在实验室深处的黑暗中骤然响起,蝙蝠侠迅速抬头,绷紧全身进入战备状态,而两格腰带也被悄悄抬起,超人和神奇女侠神情警惕地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哈哈哈哈,不愧是蝙蝠侠!世界上最好的侦探!”那声音仿佛毫无实质,在墙体内外穿进穿出,一路飘忽着接近他们,“这么快就接近了真相!”

克拉克抬起头,注视着布鲁斯在压力下绷紧嘴角。“你是谁?”他用变声器嘶哑地问。

“我是谁?我是谁!?”那声音忽然拔高到可怖的境地,接着爆发出另一阵歇斯底里的大笑。“噢,非常抱歉,忘记自我介绍了——”仿佛漫画翻动一般,黑暗忽然聚拢成一个漩涡,紧接着,迸出一团饱满的白色烟雾,一个小小身影挥手驱散烟雾,在半空中优雅地俯身鞠了一躬。

“蝙蝠侠先生,很荣幸见到您。”他快活无比地说,双眼闪着讥诮的光。“在下蝙蝠仔,是您在五维世界的粉丝哟!”

06

“我知道您更喜爱黑暗,不过既然您大驾光临,乐意与我促膝长谈——”披着古怪蝙蝠装的小个子翘着脚浮在空中,恍然大悟般叩叩脑门,打了个响指,“蝙蝠仔说——要有光!”

整个实验室骤然陷入一片灰白色的亮光,但状态更像是原有的黑暗变得异常透明,暧昧地浮动在空气里。布鲁斯环顾四周,带着一种猫科动物审视领地般的警觉,随后站立不动,双手掩在披风之下。克拉克看着蝙蝠镖魔术般从他指缝里伸展出来。戴安娜拔出剑,他们对视一眼。

“那么,我们该从哪里开始呢?”蝙蝠仔响亮拍了拍掌,一束聚光灯落到他身上,小个子探身向前,望着蝙蝠侠,大笑起来,“别紧张,我倒是很乐意收藏几个您的小玩意——虽然我能从蝙蝠洞里予取予求!那个,是烟雾弹模式吧?”

布鲁斯略微皱起眉,又迅速收敛表情。他不动声色握掌成拳,笔直注视这位不速之客,狡黠地略微弯起唇角。

“那么,你先来,蝙蝠……仔。”他在念出对方名字略有迟疑,这细节也立刻落进小个子眼底。蝙蝠仔露出那种融化般的快活笑容,朝他再度——这次似是中世纪的宫廷礼节——行了个礼,靠近过来绕着他漂移打转,“我说过了,我只是个小粉丝!不过我要谈的可不是您的蝙蝠镖——”那笑容加深,在光影移动间愈显故作神秘,指节轻轻叩动克拉克藏身的那格铅制腰带,“是属于您的一块小石头,对吧?”

布鲁斯的手猛然覆在对方手指上。“拿、开。”他语气严厉,然而蝙蝠仔的细小手指却稳如磐石。“啊,行啦,不争!”小个子讪然咧嘴一笑,缩回手。“看来您把它藏起来了哦?为的是什么?”

“那是我送给B的。”超人终于趁势冲出来,神奇女侠紧随其后,两个小小的乐高挡在自称五维空间来的小个子与蝙蝠侠之间。“我完全信任B。你无权评价他对这块氪石的处置。”克拉克挺起塑料胸膛,掷地有声地怒视对方。

“啊,超人。那你为什么还要来卢瑟的实验室想取走另一块?”蝙蝠仔歪着头,神情狡黠,“你确实一心想销毁氪石,可这回却想着再留下几块,是要送给谁?哎呀!”他的身形在空中模糊了片刻,躲闪过戴安娜掷出的金色套索,忽然抽长成一个熟悉的形象——头颅崭亮的卢瑟站在他们面前,抱着一大堆摇摇晃晃的浓绿氪石,从空隙中朝他们滑稽地眨了眨眼,克拉克下意识退后——绿色烟雾陡然爆炸,目中无人地摇摆着穿过他们的身体,又簌地收缩回去变成了披着滑稽蝙蝠装的小个子。“喜欢变魔术吗,神奇女侠?”他捏住套索挂在小指上摇晃,戏谑般凑近他们,“这个小绳套倒是很适合你,我该把你们俩变成西部牛仔的乐高款式——”

“够了!”布鲁斯震声说,将他推离手臂能接触的范围。蝙蝠仔立即向后滑走了,他的形象有一瞬间剧烈振动起来,四分五裂中蔓延开彩色的波纹,仿佛某种诡异的波普艺术品。而后他长长吸了一口气,聚合起来,面庞藏在阴影里。布鲁斯将克拉克与戴安娜护到掌心,抬头警惕地望着他。

下一秒,像是空间这匹烈马本身被狠狠抽了一鞭,或是宇宙大爆炸里的宙宇大炸爆里的爆炸大宇宙——小个子猛地尖叫起来——构成整个房间的一切现实都骤然“跳跃”起来——颜色啪嗒掉落,蒸发进一片虚无,无数嘈杂的声音像被粉刷般四处飞溅,撞来撞去,构成空间的六个面绞成一团,线条和边角相撞,彼此撕扯,下一刻又突然弹开——

“他们配不上你!!!蝙蝠侠!!!你不该结婚!!!你不该爱上什么人!!!他们都没有那么爱你!!!只有我——只有我才是最爱你的——你的忠实粉丝——呜呜呜——”

一切逐渐平息下来,色彩淌回原有位置,线条嗡嗡振动着余韵。偌大的白色空间里,只有小个子孤零零捂着脸、耸动着被松松垮垮的披风包裹的小肩膀,伤心地抽噎。

布鲁斯迟疑了片刻,最终没有上前。他索性褪下面罩,将视线落回掌中的两个小小乐高,神情疑惑而敏锐。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他的意思,克拉克,戴安娜。”蝙蝠侠字斟句酌,目光锋利地凝视他们,“你们当中——”

“究竟谁要向我求婚?”

07

“我……”克拉克率先开口,他登时红了脸,欲言又止的尾音虚弱地飘浮在空中。戴安娜会意微笑,她拉过克拉克的手,两人轻轻捧住布鲁斯的无名指。

“是我们,男孩。”她说道,眼中闪烁希望与勇敢的光,而克拉克露出微笑,“B,我们准备一起向你求婚。为此我们……我觉得我还是需要一枚氪石做的戒指。”他赧然地说,“但我不能食言收回我赠与你的礼物。”

布鲁斯垂首望着他们,他似乎过于频繁地眨起了眼,声音里染上一丝笑意。“克拉克,我可不能戴着这种戒指在婚礼上牵你的手。”

“是一件信物。”克拉克仰头温柔地望他。“就像戴,她用手镯碎片打造了戒指。”

“软肋,翼护。”戴安娜温声说。“两者皆是。”

“然而我是人类。”布鲁斯轻声说。他的声音里有疲惫、悲伤,然而此刻,尚有更明亮轻盈的事物。“我只能付与你们普通人能够给出的信物。”

克拉克低声笑了,他亲吻那指尖。“你是说你的道路。”戴安娜向他回以微笑,她在另一边落下一吻。“你的灵魂。”

“住手!住手!!住手!!!别——碰——他——”

他们被无形的风暴震飞,撞在墙上,而布鲁斯定在原地,凝固成一尊大理石雕像,掌心空荡,神情恸然。蝙蝠仔满眼怒火——他的面罩确实熊熊燃烧起来,仿佛某种滑稽的杂技表演——跳到他们面前。克拉克奋力想要起身,却有种可怖力量将他与戴安娜面朝上死死压在玻璃壁上。小个子猛然凑近他们,他脸庞狰狞,龇牙咧嘴,火舌快卷上了他们的涂漆。

“你们不能!你们不能这么做!!这么自私!!”蝙蝠仔尖叫道,“我要杀了你们杀掉杀掉——”

“谁自私?”克拉克咬牙说,“如果你是蝙蝠侠的粉丝,如果你爱他,就应该尊重他的意愿——”

“他是我的!他应该是我的!!我才能保护好蝙蝠侠!”小个子伤心欲绝地抽噎起来,他伸手紧紧一把抓住两个乐高,摇晃起来,“那么多宇宙,我看过那么多宇宙……”

“发生了什么?”戴安娜低声问。克拉克抬眼,发现她将真言套索不动声色拴在了蝙蝠仔的小拇指上。“蝙蝠仔,你看见了什么?”

“你!杀了他!”小个子咆哮起来,一只眼睛猛然变得无比硕大,瞪住克拉克。“你!也杀了他!!”他死死盯着戴安娜,然后两只眼睛倏地萎缩了,大颗大颗泪水从眼眶的黑洞里直接淌出来,浇在他们脸上。他开始嚎啕。“还有……更多的宇宙……他杀了你们……你们杀了他……你们离开了他……伤害他……抛下他一个人孤独终老……你们再也没回来……”

“他疯了。”克拉克喃喃地说,语调苦涩。“戴,他是不是——”

“不,我相信他。”戴安娜伸手与他交握,她神情怅然,“克拉克,我……”

“你们只是一块乐高!!我把你们变成了乐高!!他居然还想要你们!!他不想要我的拯救!!!”蝙蝠仔歇斯底里地瞪着他们,“我爱他。”他悲伤地抽泣,擤了一次鼻涕——那些黏液立刻化为泡沫飘走了,“为什么他不能听我一次?一次也好?”

克拉克骤然睁大眼睛。“你说什么?”他提高声调,“蝙蝠仔,你说什么?”

“他!没有……听过一次……我的……话……”小个子泣不成声,抽抽嗒嗒拽过斗篷擦泪。“而你们还妄图与他结成婚姻!!把他从我的观测里夺走,把所有宇宙里你们三人的世界线从此捆绑在一起!!永不分离!!!真是自私!自私自利!!”

“所以这次我要带走他!”他尖声说,“我不会让你们毁掉蝙蝠侠!!”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