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wap

7135浏览    323参与
言泽丶君

@四禧. @夏木春就是个巴几 @鲲🕊️ 是三位劳斯的点图。www✨

最近有点忙。用的稍微q版的画风。(?)

@四禧. @夏木春就是个巴几 @鲲🕊️ 是三位劳斯的点图。www✨

最近有点忙。用的稍微q版的画风。(?)

茹

虽然不磕这对但还是觉得像画了hhh,很抱歉有点点ooc了(本来想画nightmare和dream可是已经有人画了)

虽然不磕这对但还是觉得像画了hhh,很抱歉有点点ooc了(本来想画nightmare和dream可是已经有人画了)

小光-凯撒
humam~say~Fuck...

humam~say~Fuck me!

humam~say~Fuck me!

chara不爱喝茶=)

吻[undertale乙女向]

大家好,这里是茶

我是一个新人,可能写的不是很好,希望大家喜欢

还请大家多多关照啦,谢谢 (*^▽^*) 

小学生文笔,人物性格ooc


——————————————————————

sans

他的吻是带着番茄酱的味道的

同时也给你带来了温暖与决心

他每次吻你都是轻轻的,仿佛生怕你离去


fell

他的吻带着很浓烈的芥末味

讲真,你实在接受不了这种芥末的味道

但是你只能忍着,不是吗?

他的亲吻是突如其来且霸道的,让你无法反抗


swap(蓝莓)

他的吻是蓝莓味的

每次亲你都是蜻蜓点水似的

亲完之后又像一颗熟透了的蓝莓一般赶紧跑掉

你...

大家好,这里是茶

我是一个新人,可能写的不是很好,希望大家喜欢

还请大家多多关照啦,谢谢 (*^▽^*) 

小学生文笔,人物性格ooc


——————————————————————

sans

他的吻是带着番茄酱的味道的

同时也给你带来了温暖与决心

他每次吻你都是轻轻的,仿佛生怕你离去


fell

他的吻带着很浓烈的芥末味

讲真,你实在接受不了这种芥末的味道

但是你只能忍着,不是吗?

他的亲吻是突如其来且霸道的,让你无法反抗


swap(蓝莓)

他的吻是蓝莓味的

每次亲你都是蜻蜓点水似的

亲完之后又像一颗熟透了的蓝莓一般赶紧跑掉

你很喜欢看着他焦急的跑掉的样子


ink

亲吻?

你在想什么啊?

一个没有感情的怪物会给你一个亲吻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事了


dream

充满积极情绪的守护者当然愿意给你一个吻啦

他的吻非常轻柔,夹杂着一丝柠檬味

啊!好像还有些蜂蜜的味道?!

他走了之后你默默的说到


nightmare(月饼)

是苹果味的吻

很轻柔,带着一丝血的味道

啊,果不其然,又被欺负了吗?

看来下次要更好的保护他了……


nightmare(石油)

烂苹果的味道……一言难尽

还没等你好好品味这来之不易的吻

“咔”,你的胳臂断了

接着,你迎接的是插入心脏的触手


error

肯定是巧克力味的啊!

毕竟他可是很爱吃巧克力的啊

但是,比起巧克力

他更喜欢毁灭掉你的灵魂


cross

毫无疑问是巧克力和塔可味的

哦!糟糕!

他和chara又开始争论巧克力和塔可哪个更好吃了

当然,你觉得番茄酱最好吃


murder

吻你?

哦,天啊!

你可真是一个疯子!

比他还要疯狂!


horror

他会亲你?

哦,得了吧!

你这小身板还不够给那些疯狂的怪物们填牙缝的呢

那么,问题来了,你想要一份“head dog”吗?


killer

疯子

绝对的疯子

先不说他同不同意这个无理的要求

单单只说你能接近得了他吗?


lust

他的眼神一直在躲闪

他是在害怕

害怕你不能接受这样他

你认为他需要一个拥抱


end


我是什么垃圾(捂脸

乘风破浪

云雀和大蛇

叫天子光卫,她是一只日本云雀所化之妖。虽然但是,她把自己的种族擅自改为了中国的云雀,不过具体是哪一种也没人知道。


在日本,云雀这一种族是和太阳有仇的。不知道是哪个传说,说云雀曾经是放高利贷的。太阳呢,就向云雀借了高利贷。但是当云雀过来讨债的时候,太阳却升上天空,不再理会云雀。于是云雀就冲向天空,但是这是徒劳的。到了冬天,云雀只能在纷飞的大雪和凛冽的寒风中冻成畏缩的小鸟,从此失去了力量。叫天子光卫就这样子的云雀的后裔。


经过不知道多久的演变,云雀家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有能之人了。大部分云雀现在都只能维持鸟的外形,而并不能变成人类,甚至最大量的云雀,连独立的思考能力...

叫天子光卫,她是一只日本云雀所化之妖。虽然但是,她把自己的种族擅自改为了中国的云雀,不过具体是哪一种也没人知道。

 

在日本,云雀这一种族是和太阳有仇的。不知道是哪个传说,说云雀曾经是放高利贷的。太阳呢,就向云雀借了高利贷。但是当云雀过来讨债的时候,太阳却升上天空,不再理会云雀。于是云雀就冲向天空,但是这是徒劳的。到了冬天,云雀只能在纷飞的大雪和凛冽的寒风中冻成畏缩的小鸟,从此失去了力量。叫天子光卫就这样子的云雀的后裔。

 

经过不知道多久的演变,云雀家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有能之人了。大部分云雀现在都只能维持鸟的外形,而并不能变成人类,甚至最大量的云雀,连独立的思考能力都没有,只会成天的在树上叽叽喳喳,呕哑嘲哳难为听。

 

在这样子的云雀家族中,叫天子光卫是相当突出的一个了。她拥有人类的外形,而且翅膀也相当的有力。她自从出生开始就把向太阳讨债,或者向太阳复仇,当做自己的毕生任务,但是在现在云雀家里面,没有哪只云雀是想做向太阳复仇这样子的事情的,因为这样子吃力不讨好。而且,也没有任何云雀能够做到这样子的事情,包括光卫。但光卫绝非不自量力,她很清楚自己的力量,云雀是很弱小的。正因此,她要联合同样仇恨太阳的力量,以完成自己的伟大事业。青蛇长空就是这样子的,一个可以联合的力量。

 

青蛇长空,她的种族是八岐大蛇。没错,就是在神代那个祸乱鸟发的八岐大蛇。最后青蛇长空因为喝醉酒被须佐之男趁机斩杀。须佐之男从她的体内取得了天丛云剑,同时把青蛇长空的灵魂带回了高天原。天照大神看着这个灵魂,对须佐之男说“这种污秽的东西为什么要带回来”之类的话。虽然青蛇长空成了灵魂,但是她还是有一定的对外界的感知能力,所以她能依稀感觉到天照大神以及须佐之男对自己的鄙视。

 

后来,天照大神把青蛇长空的灵魂关押在了罪魂塔的最底层。就这样子过去了上亿年,青蛇长空的灵魂一直在里面被折磨。

 

须佐之男逃不掉被流放的命运,青蛇长空逃不掉被关押的命运,叫天子光卫也逃不掉自己是个云雀的命运。须佐之男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们也无以得知。但是青蛇长空和叫天子光卫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们却可以窥见一斑。

 

总之就是叫天子光卫从古书中找到了八岐大蛇的故事,从中,叫天子光卫了解到青蛇长空是绝对对太阳拥有深重的仇恨的。毕竟上亿年的时间对于任何种族来说都能算是非常长的一段历史了。所以,叫天子光卫就打算在高天原中找到青蛇长空,并且把她救出来,这样子叫天子光卫和青蛇长空二人在一起,就可以更好地攻入高天原,从而实施对太阳复仇的计划了。

 

但是就这样子冒失地攻入高天原,首先不管光卫她自己会成功还是会失败,或者会生还是会死,就单从种族的方面来考虑的话,光卫就已经不占优势了,更何况整个云雀种族现在也没有什么力量,如果真的和现在的太阳杠上的话,那么估计整个种族都会销声匿迹。毕竟伊势天照,首先她是一个精通战斗的神明,其次她才是掌管高天原的太阳之神。这就是为什么叫天子光卫将自己从日本云雀中剔除出去,改成中国云雀。虽然改成中国云雀,对中国云雀也无利,而且有损中国云雀的名声,不过也只能这样子做了。另外,叫天子光卫,她的原名可不是叫天子。毕竟叫天子是云雀在中文里面的说法,在日文里面,云雀大概是叫什么旭天子或者告天子之类的东西吧。

 

于是叫天子光卫开始了自己的复仇计划,就在二零一五年。那一年不仅纯狐和赫卡进攻月都,月都来骚扰幻想乡,在高天原也发生了巨大的事变,那就是叫天子光卫大闹高天原事件。那个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甚至直接影响到了天照大神的声誉。在那之后高天原的出入看守便变得严格了起来。而当时叫天子光卫是如何突入的呢?当然是用隐藏的方法。扶桑之神、木星之神是句芒,名叫昒邪晓,正是一种神鸟。于是叫天子光卫利用这个神格潜踏上了了扶桑神木(光卫具有化用一切鸟类能力的力量)。

 

当时守护扶桑的扶桑木灵照例盘查来者何人,扶桑木灵拥有发现善恶的能力,但仅仅也是这种程度而已,并不能做得更多。于是叫天子光卫就顺利地利用了句芒的神格混进了高天原,同时更幸运的是当时正好是神无月(对于伊势神宫则是神有月),大部分的神都在伊势神宫和天照开宴会,并没有在高天原,于是高天原的守卫十分单薄。

 

跨过了结界,光卫看到了一片广袤无垠的大草原以及一片宽阔的大道。她现在犯难了,究竟罪魂塔在哪里呢?或者说它根本不在高天原。但是光卫又幸运地找到了一个神,这个神比较好心,当光卫正在入口处不知往何处走的时候,她出现问光卫发生了什么。光卫于是尝试着问了一下,“请问罪魂塔在哪里?”那个神很爽快的就告诉她罪魂塔的方位,于是光卫就朝着那个神所指的方向飞去。

 

罪魂塔所在的地方非常偏远,光卫不知道飞了多久才飞到。她飞过了草场,到了草场的尽头;她又飞过草场尽头竖立着的铁丝网,她又飞过铁丝网那边的一片汪洋大海,她又飞过汪洋大海另一头的一片沙漠,她又飞过沙漠另一边的一片土丘,还有飞过高山之后的极寒峻岭。在峻岭之后又是一片沙漠,又是一片海洋。这所有的长途跋涉加在一起,一共耗费了光卫大约有十五天的时间。这一期间,神无月(或者说神有月)的宴会已经结束,高天原众神已回到了高天原。不过光卫还是巧妙的借用自己化用一切鸟类能力的力量混在了众神之中,而且并未有任何神对她的身份起过疑心。现在想想,若不是高天原的当时的防御特别松懈,光卫也不会有这么好的结果了吧?

 

终于光卫看到了罪魂塔。那是一座高大的石塔,砌得严严密密,有一扇厚重的石门,也有压抑的窗格子。高耸入云,飞到上方,光卫看到它拥有非常雄伟的塔顶,都不知道如何才能形容。

 

虽说高天原其他地方的守卫不严密,但是这里的守卫是绝对严密的。守卫们看见光卫靠近,立刻端起剑戟,不过他们并没有想要离开自己的岗位靠近光卫的意思。光卫也就在塔外徘徊了一阵子,她在思考这样的防御究竟如何才能破除。

 

此时听见马车的声音,不知道何方神圣,光卫连忙跑远了,在暗处躲起来。来者居然是伊势天照,没错就是天照大神、阿波罗,反正一切的太阳神都是她。她乘着昒邪晓拉的车到了罪魂塔,亲切慰问守塔的精兵锐卒。守卫也非常亲切地和天照打招呼,那看起来伊势天照只要不在外人前面,她的架子倒是没有的,这一点倒挺让光卫欣赏。不过伊势天照一直都是光卫的仇敌,光卫此刻只想着如何把伊势天照当场给杀掉,就算杀不掉也要当着伊势天照的面赤裸裸地把长空给救出来,这样子才可以让伊势天照的美梦破灭。

 

计划瞬间从智取变成了强攻。光卫看着伊势天照,自己深吸了一口气,催动妖力,将橐蜚神鸟[4]的能力逼住自己的体内,让自己的胆子增强到足以正面走出来,压住天照的气场。此时光卫满头大汗。伊势天照发现了一处异常的灵压波动,便朝那边看去,但是没有任何影子。随后便是一声咆哮,紧接着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正好砸在了石塔之上,但石塔纹丝不动。天照急忙向天望去,士兵也端起了弩往天上射。

 

此时,叫天子光卫体型变得巨大。她刚刚还化用了毕方这种神鸟的能力,将自己变成了火之鸟,这样子她既可以抵御天照给予的高温,也可以发射火球以攻击石塔,这样子罪魂塔就可以被她摧毁,里面的灵魂就会被尽数释放,这样子在各种灵魂有力地或无力地造成高天原混乱的同时,叫天子光卫就可以趁乱从中找到青蛇长空的灵魂并将其带走。

 

“来呀,伊势天照!”叫天子光卫疯狂地向天照叫嚣着,此时她已经成了忘我的云雀,她的两只洁白的翅膀上面像瞳子一样炯炯有神的黑点也怒目圆睁,直视伊势天照的双眼。伊势天照后退了几步,同时她散发出了极强的光热,她的体温瞬间上升到了六千多摄氏度,将周围的一切都炙烤着。

 

叫天子光卫丝毫不怕,甚至她还在大笑:“伊势天照,你的能力就这么点程度吗?我可是曾经被你所欺骗的云雀家的后代呀,你难道不想把我给杀了,然后了结这一切吗?!要不然就是我杀你的时候了。哈哈哈哈哈!”

 

伊势天照,作为一个太阳神,她丝毫不输威压,向叫天子光卫大喊道:“我伊势天照,身为太阳神,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难道还会怕你这小小的云雀的后代?告诉你,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那么我还有什么手下留情的必要呢?”

 

“哼,别放狠话了,伊势天照,你就是一个两面三刀的虚伪的太阳神,就这样子的你还是高天原之主,荒谬!”叫天子光卫又生成了巨大的火球,吹向罪魂塔。火球严严实实地从狭小的窗户中打进去,但是伊势天照没有任何阻拦。火球在塔内似乎销声匿迹了。

 

叫天子光卫并未因此后退半步。现在神鸟橐蜚给予她的勇气,能够让她抛弃一切杂念,单纯的和伊势天照战斗。于是叫天子光卫继续和天照叫嚣。天照也毫不留情,以最恶毒的语言试图中伤光卫。但是光卫哪里怕她,只见光卫越骂越狠,最后甚至骂出了天照都不能忍受的脏话。

 

伊势天照发抖,仿佛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极大的威胁。于是伊势天照向前踏了一步,光热瞬间席卷光卫,但光卫丝毫没有避让,她也向前移动了一步。其他的守卫依然用弓弩射击着光卫,但是光卫没有任何阻拦,任凭弓弩打到她身上,弓弩却未能攻破她的身体一分,因为这些箭头早在刺破她皮肤前就已经被融化了。伊势天照示意士兵全都退下,她要和光卫单挑,她要看看这小小的鸟儿到底有什么大能耐。

 

伊势天照就和叫天子光卫这样子互相盯着,四目相对,分寸不让。二人在那边决斗了好久,直到士兵全都退去之后,突然地面和天空都变成了红色。地面是伊势天照所造成的高温的炽热的火焰,天空则是叫天子光卫造成的翻腾的血色的火焰。两股火焰互相拨动着,双方都想要将对方完全压制。叫天子光卫和伊势天照依然一动不动,就在那边任凭两股火焰代表她们的力量进行殊死决斗。当然,地面的火焰还是更胜一筹,伊势天照一点汗都没流,叫天子光卫已经满头大汗,甚至身体上出现了裂痕,不断有热气从裂痕中冒出来,也带着血液从中喷涌而出。

 

但是叫天子光卫依然没有放弃,甚至还加强了天火。于是天火再一次盖过了地火。伊势天照怒目圆睁,瞋视着叫天子光卫,伊势天照对光卫说:“你很强,但是也到此为止了。”说着将双手插在了胸前。地上的火焰不断蔓延开来,天上的火焰也不断扩散开来,两股火焰越烧越广,最后竟然覆盖了整片视野能及的地方,包括冲天的罪魂塔。

 

终于叫天子光卫的身体迸出了巨大的裂缝,同时内脏从中溢了出来,一出体外就被火焰燃烧殆尽,叫天子光卫瞬间吐出了巨量的血液,然后倒地。天上的火也随之消失了它们的光芒和热量。但是光卫就算倒地,硬生生地扎在了地面的火焰之上,她也没有被这股火焰撼动半分,反而她的伤口在不断愈合。

 

伊势天照见状,不断加大火势,似乎她是真的想要将光卫置于死地,毕竟伊势天照曾经是个战神,现在也是,她狠起来,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会和她短兵相接。这便是太阳之神的真实面目。叫天子光卫已经探明了这一点,她明白想要和伊势天照这种虚伪的神交戟,就必须以非常强韧的意志击垮对方。伊势天照逐步向她踱来,叫天子光卫恢复好伤口又站了起来,飞上天空。这次叫天子光卫不再使用毕方的能力,相反她使用了冰之鸟、水之鸟的能力,和伊势天照互相对抗。但是沸点只有一百摄氏度的水哪能抵挡火焰的高温,只见叫天子光卫身上,不过数秒就又迸出了裂痕。不断有扎心的伤口,钻着她的皮肤和肌肉。叫天子光卫四方都在流血,七窍也已经肿得不成样子,但是她依然不放弃。伊势天照也飞上了天空,她们就这样子飞在同一个水平面上,继续四目相对。空气似乎都在这时候静止了流动,只有火和水的对决扰动着这整个世界。

 

但是随后,伊势天照一发力。叫天子光卫突然栽地,再起不能。叫天子光卫已经奄奄一息,在地上喘着粗气,她的身上也不再有对抗火的任何痕迹——她已经浑身着着烈火,随时都会殒命。伊势天照悠悠地向叫天子光卫走近,并且揶揄道:“怎样,小鸟。现在投降,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怎样?要不要来借这笔‘高利贷’?当然利息便是你们云雀以后要永远地给我当奴隶。”

 

“奴隶奴隶奴隶,难道现在还有什么生物会当其他生物的奴隶吗?!这是耻辱,我是不可能接受这个条件的,而且我也绝对不会投降!!”叫天子光卫在火中嘶吼着,似乎想要将伊势天照活剥。伊势天照见状,将其他地方的火焰全都熄灭。不过同时,叫天子光卫身上的火变得更大更猛烈,叫天子光卫在地上打着滚,似乎要熄灭火焰,但是这是徒劳的,因为这火焰已经被伊势天照固定住。

 

叫天子光卫在火中痛苦地哀嚎着,伊势天照大笑,指着叫天子光卫说:“只要你答应我刚刚提出的条件——我再改一改,只要你一人做我的奴隶,你们云雀家所有的云雀,不管是哪个种族的云雀,都将没有任何后顾之忧,那么以往的一切都一笔勾销。怎样,你同意吗?”

 

“同意,同意个鬼呀!”叫天子光卫继续怒吼着。“死鸭子嘴硬。”伊势天照无情地走上前,把自己的木屐塞进了光卫的嘴里。光卫一口咬住了她的木屐,想要把伊势天照拨倒在地。伊势天照急忙抽出木屐,同时直接上手,抓住了光卫头发,将她一把揪起,然后在空中甩来甩去,最后甩到了空中,而光卫也在空中真正地化成了灰。

 

伊势天照冷哼着。就这点能力,还想到高天原叫嚣,见鬼去吧。高利贷什么的是不可能会还的,你们云雀家是不可能打败我堂堂太阳神的。

 

但是就在这时,从伊势天照的背后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伊势天照急忙回头,只看见那罪魂塔居然正在垮塌。“这怎么了?!”伊势天照大惊。罪魂塔绝对坚固,为什么它会垮塌?!这是为什么?!

 

伊势天照飞上天去,飞近了罪魂塔,仔细看了看,发现罪魂塔上居然全都是裂缝,为什么会这样?!伊势天照百思不得其解,但目前现实就是,曾经巍峨雄壮的罪魂塔,现在正在伊势天照的面前一点点地坍塌,最终它将会成为一片废墟,而其中关押着的有罪的灵魂都将被释放出来,大闹高天原。

 

“可恶!”伊势天照低吟着。“可恶的云雀,你究竟干了什么?!”爆裂声不断。伊势天照的心也跟着怦怦地跳,她急忙往回飞,到了罪魂塔的最下层,青蛇长空就被关在那里。但是当她强行击碎罪魂塔的石墙,不管坠落的石头和纷乱的罪魂,走进去查看情况时,伊势天照丝毫没有在里面发现青蛇长空的灵魂。“可恶,就这样子被她逃了吗?!”

 

伊势天照不甘地怒吼着,可恶的云雀,你究竟如何办到这一点的?!伊势天照走了出来,从远处望着罪魂塔逐渐坍圮。众神聚集了过来,惊愕得傻在原地。此时,伊势天照反而恢复了端庄的仪态,向众神宣布道:“因为一只云雀的混入,罪魂塔被毁,其中一个罪魂被她带走,现在不知所踪。”众神议论纷纷,议论什么话题的都有,但是就是没有任何话题是关于天照是否失算的。

 

“现在最紧要的当务之急并不是找到那只云雀和那个被劫走的罪魂——当然这也很重要——但目前最大的当务之急却是镇压这些罪魂,防止它们出来祸害高天原,甚至逃出高天原祸害其他世界。”伊势天照严肃地向众神宣布着这一可怕的事实,众神的纷纭议论戛然而止。“现在请大家努力吧。”伊势天照无奈地摇了摇头。同时她心想,看来以后必须得加强对于出入高天原的人员的排查了,少说也得加强个一百多年吧。毕竟那云雀和那八岐大蛇一旦联合起来,还是非常难以对付的。伊势天照叹了口气,随后默默看完了罪魂塔的倒塌。最后她在众神全都离开之时,放了一把火,将所有的石头全都熔化,塑成了一座雕像。雕像是她自己的全身像。

 

热胀冷缩。光卫此时隐身,并且隐去气息,再次混入了众神当中。她带着一个石盒子,里面装着青蛇长空的灵魂。此时的青蛇长空对外界有一些感知,她知道是一只云雀英勇地,差点牺牲了自己,才救出了她。光卫此时已经是精疲力竭,但她只能隐身隐气,不然的话一旦她被发现,等待她的将会是灭顶之灾。况且会用八尺琼勾玉地伊势天照才不管光卫隐不隐身、隐不隐气,直接模糊搜寻,很快就能找到她。并且青蛇长空也将会遭到杀身之祸,是真正的杀身之祸,灵魂都不留的那种。现在叫天子光卫要逃出高天原,回到宇宙中她自己所创造的一个小房间中,静静地养伤,并且努力用法术把青蛇长空的灵魂放入一具早就为她准备好的肉体之中。

 

伊势天照也不想再去追踪叫天子光卫[1]。她觉得目前这样子放过叫天子光卫似乎对她的威严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她总确信,叫天子光卫一定会在众神之中抖出她的斑斑劣迹。所以她就暂时放过了光卫,毕竟八岐大蛇也并不是无法战胜的,须佐之男曾经把它斩杀过,那须佐之男的姐姐伊势天照一定也可以,并且可能会更轻松地斩杀它,不过到时候如果光卫和长空真的一起来发动战争的话,那伊势天照要怎么才能下得了台阶呢?这又是个问题。不过伊势天照选择等回家之后再慢慢去想。

 



文:某冰

04/交换:叫天子光卫



某冰ft:

她的曲子名字叫:燃起向死而生之火~Alauda Persephone

Alauda就是云雀了,没什么可解释的

Persephone是希腊神话中的珀耳塞福涅,司掌冥界、死亡、种子、丰产,作为冥后这一神格时手中拿着火炬,显然对应着死、生、火

 

珀耳塞福涅还有一个鸟的化身,种族是乌鸫(没错,音同乌冬,甚至是瑞典国鸟),此鸟生性记仇,有仇必报,拿一个不贴切的比喻来形容被报复的对象,就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正好能和《蛇光空》中她和长空引发异变造成所有拥有太阳能量的异界遭殃相吻合。


PS:至于这事件的后事,请看《东方天魂宫》极光异变之章。(诶嘿)


乘风破浪

"今天这是怎么了,够吵的呢……"弈微微皱了皱眉,却仍望着侧身的棋谱,手上轻拈一枚黑子,落下。
依旧是明媚的一天,自生活在高天原以来——也许以前也一直是如此——外界的世界对弈来讲不过是如虚设。摆摆古谱,研究几个局面间,一天便又过去了。当然,日子也并非全是孤身的独奏,每天都会有一位不同的神来找弈切磋一番棋艺。
——全力以赴,即可。

轻推门扉,送进一束光与轻风后,弈又回到了棋盘前,甚至没有注意到不久后来客的到访与掩门时的声响——他并不需要了解他的对手是谁,也不需要关注今天谁会推门而入成为他的对手——那些是其他神应该自己商量做好的。
“你……好?”是略有迟疑的清脆的声音。
“哦,抱歉”弈甚至...

"今天这是怎么了,够吵的呢……"弈微微皱了皱眉,却仍望着侧身的棋谱,手上轻拈一枚黑子,落下。
依旧是明媚的一天,自生活在高天原以来——也许以前也一直是如此——外界的世界对弈来讲不过是如虚设。摆摆古谱,研究几个局面间,一天便又过去了。当然,日子也并非全是孤身的独奏,每天都会有一位不同的神来找弈切磋一番棋艺。
——全力以赴,即可。


轻推门扉,送进一束光与轻风后,弈又回到了棋盘前,甚至没有注意到不久后来客的到访与掩门时的声响——他并不需要了解他的对手是谁,也不需要关注今天谁会推门而入成为他的对手——那些是其他神应该自己商量做好的。
“你……好?”是略有迟疑的清脆的声音。
“哦,抱歉”弈甚至没有抬起头,自然也忽略了身前者言语里些许的不安与虚弱。轻拢棋子——恰是各一半——收入两盒中。“请吧。”“啊?啊…嗯。”
  来者注意到,被理入两箧棋盒混杂的棋子不知何时都已变为了白色一色。
  ……


  “可是为什么要用同色棋,或者为什么要用白色而不用黑色来下呢?”“同色……也许只是习惯记谱吧,至于颜色,黑与白本归同源,两者只是最初的立足点不同而已,本质上又有什么区别呢——(F,17),该你了。”“嗯……”
  今天的来者似乎并不如往常——似乎并不怎么有斗志的样子——开局便落入下风,让前半盘成了对手的单人表演。布局间的招法似乎也并不连贯,左一棍右一棒,却没能搅起什么风浪。而当弈落下F17位这第77手时,来者又陷入了沉默,仍然在思考什么。弈凝视着面前的棋盘,轻舒了一口气。虽然棋局未了,仍不能放松,但显然,布局过后,这一局已大致定型,没有再给对手一争的地方和机会了。
  “(L,11)”然而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被对方紧跟的下一手打断。那一瞬,弈的瞳孔骤然紧缩

   ——“喂,里面的人,你们有没有看到过一只化为人形的云雀经过?如果有就赶紧讲出来,如若胆敢包庇撒谎的,都按照同党处理,直接逐出高天原!”两人的棋局突然被门外响起的一个声音打搅,“话语间还有点讥讽与威胁的味道?”——弈微微眯起了眼,却并没有起身开门,也没有看向对坐者,而是轻轻合了双眼,”……没有看到,你可以离开了。
  “哦?等那么久就是为了你一句没有?都给我出来!”
  “真是个烦人的家伙…”弈刚起身想有所作为,对坐者轻声道:“能困住他一会儿吗,只需要给我半分钟,就可以搞定这个家伙了。” 
  “绰绰有余。”
  不速来客见屋内再无人应答,难免也有些恼羞成怒,倒退几步便开始加速前冲,想要将屋门直接撞成碎片。但是——
  “门,是开着的?”这是他撞入门内的第一感。紧接着,他抬眼便撞见了向他飞来的一条东西
  是一条由棋子编制成的秩序之链,避无可避。
  “?”来者望着被禁锢的一颗大大的黑子,呆滞。“看你的了,只有一分钟。”弈的一句提醒才将他拉回现实之中。揉了揉眼终于确定不是做梦之后,一阵吐息,将不速来客——现在应该说是一颗黑子了——冰冻在了绝对零度的冰晶之中。
  ……
  “谢谢,要不是你……”“说不上什么,毕竟你让我在棋局间看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我还得谢谢你呢。既然这盘棋被他搅乱了,今天就到这儿作罢吧。”
  “说起来,你把这家伙困在这,你自己不怕惹上事儿吗?”来者问
  “反正他不过是被多困住一会儿,要是其他神有什么意见,自然会来找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那,就此别过了。”
  ……

  直到来者快消失在眼界外,弈才发现,他的身侧,是一对双翼。


文:执子

04/交换:高天原


执子:

对于这里面出现的两手棋,可以结合内容猜猜是哪盘棋中出现的(这一局即使没接触过围棋,大家也应该是有所耳闻的^^)

快给我做饭✨

emmmm.....我..是不是.....有有亿点无聊(?)

emmmm.....我..是不是.....有有亿点无聊(?)

这胡椒有股鸽子味

去他妈的作业!5

随便更点🌚💦💦

四横书🌚👍

…………………………………………

error进医院了

因为他又又又被ink打趴了

于是ink去看他了

于是又和error打架了


nightmare的伤还没好

因为剩下俩人,加上killer

一直在他面前扭秧歌

让他伤的更重了


swap跳累了

于是想做点吃的

她踏进厨房的那一刻

全校都知道要死了


dream也跳累了

但是她想着不能让哥哥好那么快

于是随便塞了个金苹果

就玩去了


horror又饿了

但是dust不在

于是她拿起了斧头

全校都知道要死的更惨了


dust回来了

他拿了吃的

horror...

随便更点🌚💦💦

四横书🌚👍

…………………………………………

error进医院了

因为他又又又被ink打趴了

于是ink去看他了

于是又和error打架了


nightmare的伤还没好

因为剩下俩人,加上killer

一直在他面前扭秧歌

让他伤的更重了


swap跳累了

于是想做点吃的

她踏进厨房的那一刻

全校都知道要死了


dream也跳累了

但是她想着不能让哥哥好那么快

于是随便塞了个金苹果

就玩去了


horror又饿了

但是dust不在

于是她拿起了斧头

全校都知道要死的更惨了


dust回来了

他拿了吃的

horror放下了斧头

全校放心了一点


dream知道了swap进了厨房

便去厨房找她

成功劝阻了她

全校活了下去!


nightmare被塞了一个金苹果

killer吓坏了

把金苹果拿了出来

killer拯救了nightmare!


killer向我(作者)要了一个黑苹果

把它塞给了nightmare

nightmare起身去找dream

此弟不宜久留


error出院了

error很开心

开心ink没来找他

下一秒ink就来了


但是这次error赢了

因为在和ink打架时

他黑进了ink的电脑,把里面所有的画都删了

ink痛哭


horror又饿了

于是她吃了一个苹果

但是是黑苹果

于是horror黑化了!


于是我把dream叫来了

dream给了horror一个金苹果

horror吃了

horror洗白了!


nightmare找到了dream

他开始和dream打架

horror在一边吃瓜

但是瓜吃完了

…………………………………………

没了🌚👍


这胡椒有股鸽子味

真心话大冒险

还是我,就是那个要一天十更的渣渣

本文我也会出现哦🌚👍

……………………………………

“哎嘛,无聊”我躺在懒人沙发上“真的是无聊”

“去现实游戏平行宇宙玩玩吧”

于是我随便开了一本剧本,掉到了地上

“不是,怎么不开天上啊!”我骂骂咧咧的爬了起来,正好,星星眼战队和邪骨团在打架,本渣渣当然得去劝架啦!

在我温柔的劝架后

“我和你们玩个游戏怎么样?”nightmare随即表示“不怎么样”然后nightmare被踹出了游戏

但由于某些原因,他又被踹了回来

“好哒,我们开始游戏吧!”我从万能的剧本里拿出一个转盘(是的我就是有备而来

第一轮  转到了swap...

还是我,就是那个要一天十更的渣渣

本文我也会出现哦🌚👍

……………………………………

“哎嘛,无聊”我躺在懒人沙发上“真的是无聊”

“去现实游戏平行宇宙玩玩吧”

于是我随便开了一本剧本,掉到了地上

“不是,怎么不开天上啊!”我骂骂咧咧的爬了起来,正好,星星眼战队和邪骨团在打架,本渣渣当然得去劝架啦!

在我温柔的劝架后

“我和你们玩个游戏怎么样?”nightmare随即表示“不怎么样”然后nightmare被踹出了游戏

但由于某些原因,他又被踹了回来

“好哒,我们开始游戏吧!”我从万能的剧本里拿出一个转盘(是的我就是有备而来

第一轮  转到了swap

“swap啊”我问“你吃过你做的塔可吗?”边问边把设定改成了二设“没吃过啊,那我吃一个看看”ink和dream在极力阻止swap,但是swap吃了!swap被送去医院了!

所以我们搬到医院玩了

第二轮  转到了killer

“哟呵,是我呢,那swap酱问什么问题啊?”

swap想了亿想,说“killer你最喜欢什么啊?”

“巧克力,刀子,还有…”killer顿了顿“还有nightmare”

“哦!!!!!”我叫了起来“我没磕错啊!!!”

nightmare蒙逼,nightmare清醒,nightmare开心

第三轮恭喜nightmare!

“那boss,你喜欢我嘛?”

“当然”

我又叫了起来“哦!!!!!!!!”我决定玩完就把民政局搬过来

第亖轮哦tm 的是我

“来吧,什么问题我都不怕!”

“问:你为什么来这?”

我才不会告诉他们我是来磕cp的

所有骨都看着我

“我是来玩的!好了我回答好了下一轮”

第伍轮  转到了horror

“给你个机会,dust和食物同时掉水里了,你救那个?”

“dust,因为他有更多食物”

哎,可怜的dust(不是

………………………………………………

我不写啦,哈哈哈哈哈哈

这胡椒有股鸽子味

野餐(但是特别沙雕

哈哈,又是我,我有一个目标,争取来老福特第五天时可以更新到第55篇

好的不逼逼了

多cp但是并不明显🌚💦

………………………………

今天,nightmare难得给邪骨团放假啦!

于是我们的dream就拉着他们野餐去了

“boss ,可不可以把color叫来?”killer眨巴着他的并不是特别水灵灵的大眼睛

nightmare听到“color”直接醋了一点“不行”但是他还是耐不住killer的“软磨硬泡”,所以最后还是答应了(一篇没color我就难受是吧🌚💦💦)

color一来,killer就跑到他边上,一边和他说话一边蹭他,把一边醋坛子翻了的某位忘的一干二净...

哈哈,又是我,我有一个目标,争取来老福特第五天时可以更新到第55篇

好的不逼逼了

多cp但是并不明显🌚💦

………………………………

今天,nightmare难得给邪骨团放假啦!

于是我们的dream就拉着他们野餐去了

“boss ,可不可以把color叫来?”killer眨巴着他的并不是特别水灵灵的大眼睛

nightmare听到“color”直接醋了一点“不行”但是他还是耐不住killer的“软磨硬泡”,所以最后还是答应了(一篇没color我就难受是吧🌚💦💦)

color一来,killer就跑到他边上,一边和他说话一边蹭他,把一边醋坛子翻了的某位忘的一干二净

nightmare差点就把color丢出去了(不行

野餐的时候killer也是坐在color边上

好吧,这边先不看醋坛子翻掉的骨了,看看别的小情侣吧

dust和horror在一起,作者不得不让error和ink在一起,作者还是不得不让cross和dream在一起,swap孤寡实在不行你和nightmare在一起吧

horror已经吃了很多东西了,dust就一直在那喂他

horror吃那么多为什么不胖啊

nightmare全程没吃饭,一方面是因为积极情绪,一方面是因为醋

恭喜孤寡老人nightmare!

避eee

.....前面的有点小修改,所以就重新发了一遍。

bug超多,看个乐。

危.Dive.危

p9来点并不好吃的饭饭

.....前面的有点小修改,所以就重新发了一遍。

bug超多,看个乐。

危.Dive.危

p9来点并不好吃的饭饭

ブラック11
画的小小sans们 不确定小h...

画的小小sans们

不确定小horror最后是不是被吃了[往后看看不到了

厨房随便画的

画的小小sans们

不确定小horror最后是不是被吃了[往后看看不到了

厨房随便画的

避eee

摸鱼子…… 

终于拿到手机了!

摸鱼子…… 

终于拿到手机了!

糖糖bug酱

警告你们哦!!不要点进来!!否则丑到吓洗你!!!

警告你们哦!!不要点进来!!否则丑到吓洗你!!!

zermo不是萨摩耶

seldomtale的dream(兔叽)和swap(龙猫)

seldomtale的dream(兔叽)和swap(龙猫)

HEKI
我流擬人性轉注意⚠️2

我流擬人性轉注意⚠️2

我流擬人性轉注意⚠️2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