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wapsans

2160浏览    69参与
东方落
手抄报 我回来了但没有更新(被...

手抄报

我回来了但没有更新(被打)

学校要求的啊累死了

五个馒头 五倍快乐

(本来想画衫巨头和尘埃繁花红梅的但不会画)


手抄报

我回来了但没有更新(被打)

学校要求的啊累死了

五个馒头 五倍快乐

(本来想画衫巨头和尘埃繁花红梅的但不会画)


鹰不泊

errorberry的千与千寻pa②


-blue,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你们刚刚,笑我了吧。-


-想要金子吗?只给你一个人哦。-

errorberry的千与千寻pa②



-blue,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你们刚刚,笑我了吧。-


-想要金子吗?只给你一个人哦。-

鹰不泊

是eb的千与千寻pa①


是国外的设计!我未授权拿来摸鱼如果侵权说一下我会删掉!

是eb的千与千寻pa①


是国外的设计!我未授权拿来摸鱼如果侵权说一下我会删掉!

鹰不泊
-拟人+东京can种pa- #...

-拟人+东京can种pa-

#东京喰种pa


#errorXberry


#berry失忆【errorbberry状态】


-


血液,灯光,车辆,人流——没错,东京的夜晚总是如此,热闹的霓虹灯光在大街上闪耀,多漂亮,error的眸子暗了暗转动着拴着自己面具的绳索,带动面具旋转,在高处的风总是凉爽且舒适的,毋庸置疑。不过想当然的,不会有任何人会在晚上的天台,以要掉下去的姿势吹风。


Error昂头看着星空,在片刻之后身边传来了脚步声——兴许是意外,他转过头看向那边拖着人类尸体,带着如同兔子面具的独眼喰种,两人对视...

-拟人+东京can种pa-

#东京喰种pa

 

#errorXberry

 

#berry失忆【errorbberry状态】

 

-

 

血液,灯光,车辆,人流——没错,东京的夜晚总是如此,热闹的霓虹灯光在大街上闪耀,多漂亮,error的眸子暗了暗转动着拴着自己面具的绳索,带动面具旋转,在高处的风总是凉爽且舒适的,毋庸置疑。不过想当然的,不会有任何人会在晚上的天台,以要掉下去的姿势吹风。

 

Error昂头看着星空,在片刻之后身边传来了脚步声——兴许是意外,他转过头看向那边拖着人类尸体,带着如同兔子面具的独眼喰种,两人对视半晌,error才从喉间发出轻嗤:

“berry。”

 

被称之为berry的青年发出了轻笑,摘下了血迹斑斑的破损面具,右上眼角星星的纹路遮挡伤口,berry笑着踏着血泊走到error身旁,倘若是以前一定不会实行这般暴行——至少不会拖动尸体这么远,让那可怜人的血流了一地。

 

“error——!晚上好啊,又在看星星吗?总是这样可是很寂寞的!”

 

Error哼了一声偏过头去,双手扶着自己坐着的栏杆,把面具捏住微微低头看着面具似乎在思考何物——然后,berry很自然的靠在了栏杆上与他一同看着星空,才不过一会就觉得无趣的发出哼哼

“这些真的很好看吗——?11区的错误先生。”

 

Berry嘀咕着直起身子,淡淡然的说着,血腥的气息对于喰种而言便是美味的食物前兆,饿了就吃,那便是berry的准则——error对此心知肚明,对方虽然任然残留着身为“人”的本能,不会特别的滥杀无辜,但在失去过去的记忆之后,又能留下多少仁慈,他在那困惑之极血流如注的时候,自己也只是恰好的站到了那个头部为了保护人类而生生吃下闹事喰种一击的对方面前。

 

然后呢?

 

Error想着掂量着面具,身后传来了吞咽声。

 

“error,要吃一点吗?今天还没吃过吧?”

 

不等error的回应,带着血液的肉块便直直飞去被error用羽赫刺穿拿到嘴边,又在他审视片刻,被恶狠狠的丢出去落到大街上,引来尖叫,berry趴在栏杆上眨眨眼看着飞出去的肉块引来轰动

“呜哇——真是过分,这样的话很快白鸽就会来了吧——”

 

Error轻哼着带上了面具,通过面具发出那闷闷的甚至带着些许机械音的低沉男声。

 

“我说过喰种只要吃一个人就可以活一个月了。暴饮暴食可对身体不好,“雏兔”。”

 

Berry眨眨眼露出笑容,赫子自他右肩生长攀附强化整只右臂,变为类似于锤子一样的模样。而楼下很快骚动,并且传来了远处的警笛。

 

“嗯——!饿了就吃才是喰种的本性吧。而且说不定能遇到认识以前认识我的人呢!“错误”先生!”

 

两者交换视线自高处落下,berry自嗓子发出笑声,error显得少许冷淡的落在电线杆上,昏暗的灯光照亮血痕。

 

“稍微制造点骚动吧。”

 


鹰不泊
-上班和猫一起摸鱼被黑猫告状抓...

-上班和猫一起摸鱼被黑猫告状抓到了!-

-上班和猫一起摸鱼被黑猫告状抓到了!-

鹰不泊

-如何给予漆黑的世界光亮?-

-给予一片星空即可-

-如何给予漆黑的世界光亮?-

-给予一片星空即可-

鹰不泊

#errorberry

#黑帮e X警察b

2.

沾染血迹的纱布被医用剪刀一点点拉下,error合着眸子却也不难看出来他在忍耐疼痛,berry趴在边上眨巴着眼睛,直到chara丢了新的一卷纱布命令他帮忙把纱布给error换上。


“说实话,你身材对于杀手来说很瘦诶!”


在chara离开房间,脚步声逐渐离开之后berry扯着纱布从人左肩下拉过认认真真的包扎着,虽然并不是太精美,不过已经足够起到作用了,error听着berry的话一声不吭,倒是青年不断的上下打量直至贴上胶带固定了纱布,error刚想勉强自己活动筋骨就被berry按着肩膀。


“啧。”


Error...

#errorberry

#黑帮e X警察b

2.

沾染血迹的纱布被医用剪刀一点点拉下,error合着眸子却也不难看出来他在忍耐疼痛,berry趴在边上眨巴着眼睛,直到chara丢了新的一卷纱布命令他帮忙把纱布给error换上。


“说实话,你身材对于杀手来说很瘦诶!”


在chara离开房间,脚步声逐渐离开之后berry扯着纱布从人左肩下拉过认认真真的包扎着,虽然并不是太精美,不过已经足够起到作用了,error听着berry的话一声不吭,倒是青年不断的上下打量直至贴上胶带固定了纱布,error刚想勉强自己活动筋骨就被berry按着肩膀。


“啧。”


Error自唇齿里挤出代表他所有不爽的词句,berry眨眨眼开始一本正经的说教:


“chara说了!你不能乱动——嗯,不然伤口可是会裂开的!而且你明明也很疼了——!”


当然,尚有成效,因为error很快就不说话了,头转了过去挪动了一下身体又躺下来了,偏着头就是不愿意和berry对上视线,berry收拾着医疗的垃圾哼着小曲子装进黑色垃圾袋,转身从房间出去——


然后error很明显的听见了锁门的声音。


在害怕他逃掉?还是找到武器倒打一耙?Error并没有继续思考下去,他再度坐起身子忍耐着伤口即将崩裂的疼痛站起身来,指节抚摸窗框拉开了窗帘,不出所料玻璃质地坚硬,外侧还装上了防盗窗,虽然很平常,不过配上可以锁门似乎也不过如此。


对方一定在隐瞒什么,软禁和治疗,是打算治好自己之后拷问,亦或者是其他吗?那种积极的,向自己搭话的态度,也一定有问题。


对,没有人会毫无理由的接近自己。


Error从那书桌上拿起一本夹着书页的书,封皮是镀了金的格林童话,随便翻动便到了书页夹着的那页,是看到一半的童话故事。幼稚。Error的眸子暗了暗,翻动了接下的页数却发现没有玄机——是为了让自己降低戒心才放在这里的吗?


不过更让他好奇的是放在书桌上还没有拆封的几本书,那些上面没有灰尘,应当是刚刚买过来没多久的,error的指节划过塑料的包装就听见外面传来的脚步声,手顿了顿慢吞吞的躺了回去,拉着被子平躺着,直到berry拎着一袋子水果冲了进来


不是夸张亦或者比喻——在门解锁之后急促的脚步声和就算自己聋了也能听见那种带着极其激昂心情的话语大喊着——


“我!华丽的berry!回来了——!!”


Error躺在床上,安静的看了一眼冲进来眼睛亮晶晶的青年,很果断的撇过头装作没有看见的冷淡样子——自从上一次因为嫌弃麻烦被塞了一整盘苹果之后berry似乎找到了很多有趣的爱好,比如说买各式各样的水果,以他需要养身体的名义塞在他的嘴里——


嗯。如果不吃接下来可能还会得到一杯味道非常难以描述的混合果汁。让人不禁觉得是不是把皮也塞进去了的那种。

“我又不是宠物——”



error隔着被子死死地推着berry凑过来的脸颊嘀咕着。


“吃多点好得快啊——!”

鹰不泊

黑帮e Xjc b

#errorberry


#黑帮e Xjc b


雨水。


雨滴不断的滴落泼洒在这昏暗的小巷,分明再往前奔跑就应当快要到人多密集的住宅区了,可长期的失血已经折磨的error难以在奔跑任何一步,他的肺部犹如被空气点燃激烈的咳嗽又迫切的需要湿润的空气进入,他的手脚早已麻木难以再如他所愿往前一步。


血液混杂着雨水,error靠着水泥墙壁滑落倒在地上,身上的枪伤已经难以感觉到疼痛,他昂起头看着漆黑的天空,任由雨滴滴落划过他的眼角,这位厌烦自己的生命的杀手一点点闭上了眼——嗯,他从未想过他会以这种形式死去,很可笑,不过也只有这样,毕竟他已...

#errorberry

 

#黑帮e Xjc b

 

雨水。

 

雨滴不断的滴落泼洒在这昏暗的小巷,分明再往前奔跑就应当快要到人多密集的住宅区了,可长期的失血已经折磨的error难以在奔跑任何一步,他的肺部犹如被空气点燃激烈的咳嗽又迫切的需要湿润的空气进入,他的手脚早已麻木难以再如他所愿往前一步。

 

血液混杂着雨水,error靠着水泥墙壁滑落倒在地上,身上的枪伤已经难以感觉到疼痛,他昂起头看着漆黑的天空,任由雨滴滴落划过他的眼角,这位厌烦自己的生命的杀手一点点闭上了眼——嗯,他从未想过他会以这种形式死去,很可笑,不过也只有这样,毕竟他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无法思考了——。

 

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何时,身边出现了脚步声,error已经放弃去判断那到底是敌人亦或者友军,或者——嗯。路人?无论是那一种error都已经做好了之后会被带到医院,被杀死,亦或者被刑拘的心理准备。

 

好吧,如果他醒来的地方不是某个看起来有些像儿童房的成人卧室。Error呆滞的睁开眼睛看着被油漆粉刷变成蓝色的天花板安静了好一会,微微偏头看向不愿意被拉好的窗帘拘束,挤入房间的阳光,还有一张有些格格不入的实木写字台,昏暗的亮着光。

 

这里是哪里?Error本能的想着想抬起手,随后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扯动心弦,逼迫着理应习惯痛苦的杀手发出嘶声,当然,他已经很克制了,毕竟他没有直接惨叫出来亦或者其他。不像是医院,至少不是公众的医院,比起私人医院,更像是普通的民宅。

 

Error这么想着一点点侧过头想在搜刮一些信息,就被急促的脚步声和拿着一叠削好苹果的少年打断了想法。嗯。个子不高看着年幼但是显然已经褪去稚气的……青年?也许该这么评价。

 

“哦,你醒了。Pap他本来打算让我直接带你去医院的——毕竟你伤的很严重——。”

 

青年开口拉过椅子坐在error床边,看着他眯着眸子看了半晌就把头别过去一声不吭叹了口气。

 

“但是!我,华丽的berry——嗯——!拜托了chara帮你去除伤口!她的手艺很不错对吧?至少你看起来好多了。”

 

Error一声不吭,他张开嘴似乎想从干涩的喉咙里挤出一些来表达词语的句子,但是,很显然,他只是动了动嘴巴,就又把嘴巴闭上了。

“身上没有身份证件,受到的是枪伤,左手食指和大拇指有老茧——你是个杀手,对吧。”

 

Berry叹了口气把切好的苹果放在了床头柜上,error的唇角抽了抽,过了好一会才从他的喉咙里挤出一句因为长时间没有和人交涉而显得沙哑的声音:

“明知故问——既然已经知道了,不把我转手警局和公众医院,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很显然,这番话有些咄咄逼人,berry却还认真思考了好一会,从水果盘上插起一块水果,然后是咀嚼的声音,和认真思考然后发出的嗯——声。

 

“也许我想让你变成一个好人!”

 

Error听着人的话过了好一会突然从嗓子里发出嗤笑。是的,对他而言无异是天方夜谭,那太过于愚蠢和遥远了——明明知道是职业杀手却希望他从良,明明知道很危险但是没有选择杀死亦或者报案,反而选择留下自己。

 

Berry也没有说些别的,两个人气氛安静了好一会,error闭上眸子想再次陷入浅眠却感觉到唇角冰凉何物微微睁开眼睛向下撇去——一块削好的苹果被倔强的塞在自己嘴边,而一边努力伸着手又想不打扰自己又想将苹果送到嘴边的berry显得有些好笑。

 

Error和berry对视了至少三秒钟,才看见这个杀手一脸不耐烦的将苹果从竹签上咬下,一言不发的咀嚼,和似乎觉得很有趣把果盘端在手里又插起下一块的berry——

 

=---------------------=

 

“在吃一块!”

 

“……。”


鹰不泊
-拼命想要切断的缘分终于如他所...

-拼命想要切断的缘分终于如他所愿断裂,可拿着剪刀的人却并非是他。-

-拼命想要切断的缘分终于如他所愿断裂,可拿着剪刀的人却并非是他。-

dsnailb

eb友情向吃爪(他们真的是the best friend啊相信我!)

彩蛋有一点

我很荣幸能赶上他的生日

              ——4.04 error生日快乐


*内容其实来自跟亚伦的互动 亚伦真有趣xx

(话说p2的小涂鸦是无聊顺便涂的 有看不出的角色来问我 )

eb友情向吃爪(他们真的是the best friend啊相信我!)

彩蛋有一点

我很荣幸能赶上他的生日

              ——4.04 error生日快乐


*内容其实来自跟亚伦的互动 亚伦真有趣xx

(话说p2的小涂鸦是无聊顺便涂的 有看不出的角色来问我 )

御鸢_Reco

发一下近期awa

p3自家au的儿子reco

p4是给鸽子太太家iah的赠图

p6是给vx群里黑橙的赠图awa

发一下近期awa

p3自家au的儿子reco

p4是给鸽子太太家iah的赠图

p6是给vx群里黑橙的赠图awa

石油_oil

【尘埃莓】我喜欢你

*尘埃莓,很冷的一对cp呐。

*注意雷点嗷!

*是花吐症!到底是刀是糖呢。。。嘛,看我心情【划掉】

*就……就这样咯www

————————————————

最近,nightmare感受到murder身上的负面情绪有些减少。

尽管还不是nightmare厌恶的那种积极情绪,但也是蛮可疑的。

最近几次出任务时也心不在焉。

而且在基地的时间还会时不时的出门。

nightmare虽然有些疑惑,但是还是没有去多管,毕竟那又不是自己该管的事。


每周日的下午,murder都会出去一趟。

不知道他出去干什么,反正这一周,他仍然出门了。

他走到了一个很深的丛林。

murder在原...

*尘埃莓,很冷的一对cp呐。

*注意雷点嗷!

*是花吐症!到底是刀是糖呢。。。嘛,看我心情【划掉】

*就……就这样咯www

————————————————

最近,nightmare感受到murder身上的负面情绪有些减少。

尽管还不是nightmare厌恶的那种积极情绪,但也是蛮可疑的。

最近几次出任务时也心不在焉。

而且在基地的时间还会时不时的出门。

nightmare虽然有些疑惑,但是还是没有去多管,毕竟那又不是自己该管的事。


每周日的下午,murder都会出去一趟。

不知道他出去干什么,反正这一周,他仍然出门了。

他走到了一个很深的丛林。

murder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蓝色的围巾,手里拿着一个篮子。

【嘿!murder!我!华丽的sans来了!】

是的,murder每周出门,都是和蓝莓见面去了。

这样已经持续了有一段时间了。

为什么会要见面呢?似乎是蓝莓说想要多见见murder,而murder也同意了。

以蓝莓的话说,是这样的:「我!华丽的sans喜欢你!但是你看起来不喜欢我!所以!我会让你喜欢上我!」

murder也问过papy,但是papy说这要交给他自己来决定。

好吧,就这样也蛮好,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供murder来考虑。

但是murder不知道的是,蓝莓患了花吐症。

他故意在murder面前掩藏,因为他不想让murder看见他虚弱的样子。

murder一定会喜欢华丽的sans的,他这样相信着。



【blue!你现在都已经虚弱成这样了!就别去了!】

dream有些焦急的说道。

ink也很担心,他也不希望blue这样硬撑。

【所以你到底得了什么病啊!】

【我!华丽的sans!没事的!】

话音刚落,蓝莓就开始咳嗽。

蓝色的花瓣。

ink看见了花瓣,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你这是……花吐症?谁……谁是你喜欢的那个人……】

dream也有些惊讶。

【为什么不跟我们说啊,blue!你这样撑着很不舒服吧。】

blue仍然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

第二天执行任务的时候,blue仍然跟在了他们后面。

murder和蓝莓的视线对在了一起。

蓝莓仍然是笑着。

冤冤相报何时了……正当这些人要打起来的时候,不知道哪里来了一些时空裂缝。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他们就坠入了时间裂缝的深渊。


【嘶……】

ink摇了摇头,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然后发现了某个乱码混蛋。

【艹……为什么是跟他在一个空间。】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error仍然没醒,ink也不打算去叫他。

先弄清楚情况吧。


dream也是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醒过来。

很不巧,和他一起的是他的哥哥,nightmare。

尽管很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得先找个离nightmare比较远的地方。

没有看见ink,也没有看见blue。

这里看起来是个类似于洞窟的地方,有很多岔路。

dream一边寻找着出口,一边提防着nightmare。


原时间线。

killer现在非常懵。

就那么一瞬间,为什么人都不见了。

只剩下了horror,cross和他自己。

对面的骨也不见了。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blue比murder先醒。

这里是一片紫蓝紫蓝的花海。

blue坐在murder旁边,打算先等murder醒来。

又是一阵咳嗽声。

「花瓣越来越多了啊……咳咳」

murder其实早就醒了,现在只是在装睡。

听见blue的咳嗽声,不知为何内心感觉有些心疼,但是又认为那不是自己应该有的情绪。

过了一会儿,murder才缓缓睁开眼。

【……blue?这是什么地方。】

「不知道,不过看起来很漂亮,对吧?你的papyrus觉得这里怎么样?」

【他说这里很美,但是不是我们原本的世界,我们应该找路回去。】

蓝莓似乎呆了一下,在思索着什么。

「嗯!是的!我们应该要找回去的路才行!和华丽的sans一起寻找吧!」

murder点了点头。

同时,murder心里也在想一些事情。

blue当初很直白的告诉自己他喜欢自己,但是murder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他不确定自己能否在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正视友情与爱情。

或许直接告诉他放弃才是好的,但是他肯定不会那样做。

要不找个机会亲手把他杀了?

不,那样不是更加残忍吗?而且papy也不会想看见他那样做。

【murder!你看前面!】

murder抬头,发现远方有两个身影。

blue正想要跑前去看,却忽然咳嗽起来。

【呃……你没事吧?】

blue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想咳嗽的感觉,便强忍着说:

「华丽的sans没事!你先往前走吧!」

murder有些犹豫,但是看见blue的样子,还是向前走了。

看着murder走远了,blue开始剧烈的咳嗽。

周围的花瓣越来越多。

最终还是没能让他喜欢上自己吗?

blue倒在自己咳嗽所创作出来的花瓣中。

已经没有力气了啊....

murder看清了远方的身影。

是他自己和blue。

两骨在花海里手牵手,慢慢的走着。

blue仍然是那样,笑着,招呼着murder。

而murder则是很认真的看着地方,眼中带着笑意。

看起来似乎很美好。

忽然之间,murder觉得自己想通了。

去珍惜眼前的事物就行了。

heh,papy,这是你想要的反应吗?

当初做那一切的时候也是为了保护你们。

我的想法从来没有错过,对吧?

murder往回走,他现在要去找到blue。

blue正想闭眼时,却忽然被人抱了起来。

然后他感受到了吻。

花吐症,只要收到自己恋人的吻就可以消除。

murder,是你吗……


ink和error目前现状:

【艹!你他妈是在干什么!error你的触摸恐惧症呢?!】



几天之后。

不得不说,时间线忽然破裂这件事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不同。

murder和blue是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还有就是error和ink。

鬼知道他们那天发现了些什么,反正回来之后他们就变得很不正常。

而dream和nightmare是在打架的时候把时间线给打出了裂缝回来的。

murder和blue是怎么回来的?

在murder向蓝莓告白之后,就被莫名其妙的传回来了。

好吧,总之结局皆大欢喜就对了。

————————————————

*靠我觉得murder写崩了……

*抱歉我太烂了【鞠躬】

*你愿意读到这里真的非常感谢!

*喜欢的话就点一下喜欢吧!

*我是石油,希望下次还能遇见你<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