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1

15541浏览    692参与
柯懿珊

不能po會把它刪掉

不知道這可不可以po

我是今年開始當T1的粉絲

我本身就有心理上的疾病

MSI開始每次看比賽我就覺得我快要死了

最近因為課業壓力變大

我焦慮的情況變嚴重

我現在不再看微博了 因為上面吵架的言論讓我心情更糟

在焦慮時是Lofter上的同人文讓我開心一點

我很喜歡T1 5個人都很喜歡

不知道有沒有人狀況跟我一樣的

可以分享怎麼走出來的😢

不知道這可不可以po

我是今年開始當T1的粉絲

我本身就有心理上的疾病

MSI開始每次看比賽我就覺得我快要死了

最近因為課業壓力變大

我焦慮的情況變嚴重

我現在不再看微博了 因為上面吵架的言論讓我心情更糟

在焦慮時是Lofter上的同人文讓我開心一點

我很喜歡T1 5個人都很喜歡

不知道有沒有人狀況跟我一樣的

可以分享怎麼走出來的😢

勿扰小姐姐

纯欲🐱🐱

我的建议是把乱动的脚给绑起来

我能说我现在喜欢蹲椅子玩电脑是跟相赫学的吗

纯欲🐱🐱

我的建议是把乱动的脚给绑起来

我能说我现在喜欢蹲椅子玩电脑是跟相赫学的吗

勿扰小姐姐
姑妈偷走了我的生活😭😭😭...

姑妈偷走了我的生活😭😭😭我也想掀🐱的刘海

姑妈偷走了我的生活😭😭😭我也想掀🐱的刘海

勿扰小姐姐
关于我死去的梦中情摊突然攻击我...

关于我死去的梦中情摊突然攻击我😭😭😭


(图源wb:Forever_Faker)

关于我死去的梦中情摊突然攻击我😭😭😭


(图源wb:Forever_Faker)

WenTvTX

我们是最好的T1!

我们是最好的T1!

mfssnly

我又來了⋯

我也不想的😂


可是他真的太好笑了吧

我又來了⋯

我也不想的😂


可是他真的太好笑了吧

晨

抱住了(更新高清圖)

Ashley 推特更新

Ashley:嘿大家 今天是特别的一天 我可以要求一个不一样的pose吗?

Keria:(点头)

Ashley:谢谢Keria自愿,我看到你点头了,让我们举起Keria吧!

Keria:????


抱住了(更新高清圖)

Ashley 推特更新

Ashley:嘿大家 今天是特别的一天 我可以要求一个不一样的pose吗?

Keria:(点头)

Ashley:谢谢Keria自愿,我看到你点头了,让我们举起Keria吧!

Keria:????



蛋挞要吃十八个

今天的孩子们

选定一个孩子为中心拍照我还是喜欢你们五个贴贴的那种模式啦孩子们

今天的孩子们

选定一个孩子为中心拍照我还是喜欢你们五个贴贴的那种模式啦孩子们

蛋挞要吃十八个

最近fan meeting的一些壳

宝真的别给我蛊死🤤

最近fan meeting的一些壳

宝真的别给我蛊死🤤

蛋挞要吃十八个
四个辣妹和一个握拳小猪 猪包似...

四个辣妹和一个握拳小猪

猪包似乎不明白这个手势

四个辣妹和一个握拳小猪

猪包似乎不明白这个手势

小脸

小傻子

6k+一发完 私设有

只要狗狗够执着,不怕猫猫不到手

   李民衡在乱舞的人群中发现柳岷析时愣了一下,但他看什么都不会看错的,柳岷析的脸在错综复杂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冷傲,脸上的情绪随着扭动的人群忽隐忽现,即使是在夜店这般狂欢之地,他还是清晰地感受到了柳岷析的情绪:他在不开心。


“嘿! 李民衡你再喝一杯阿”文炫竣从吧台拿了杯酒,穿越重重人群走到了卡座,劲瘦的身材和阳光的长相让他收获不少目光和调情。在李民衡分神注意文炫竣时,柳岷析的最后一片衣角即将消失在人群之中,他没有任何犹豫地抢下了文炫竣手中的酒杯,径直的往柳消失的方向走去。

“喂喂喂............

6k+一发完 私设有

只要狗狗够执着,不怕猫猫不到手

   李民衡在乱舞的人群中发现柳岷析时愣了一下,但他看什么都不会看错的,柳岷析的脸在错综复杂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冷傲,脸上的情绪随着扭动的人群忽隐忽现,即使是在夜店这般狂欢之地,他还是清晰地感受到了柳岷析的情绪:他在不开心。


“嘿! 李民衡你再喝一杯阿”文炫竣从吧台拿了杯酒,穿越重重人群走到了卡座,劲瘦的身材和阳光的长相让他收获不少目光和调情。在李民衡分神注意文炫竣时,柳岷析的最后一片衣角即将消失在人群之中,他没有任何犹豫地抢下了文炫竣手中的酒杯,径直的往柳消失的方向走去。

“喂喂喂!!我的酒阿!李民衡! 欸!你要去哪?”忽略了文炫竣诧异地询问,李民衡穿越了重重人群,视线扫过一张张欢愉、沉浸的脸,在昏暗的环境下找到一个人很难,但他还是在第一时间就看见了坐在墙边高角桌的柳岷析,他阻挡了旁边蠢蠢欲动的视线,把从文手中拿来的酒放在了桌上,推向了柳岷析,对上他疑惑的目光,李民衡为微微一笑,嘴角笑出了与者里格格不入,温暖的弧度,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因为他早就在脑海里排练了上百次。


“我能请你喝杯酒吗?”


李民衡的前半生过的风平浪静,有宠爱他的家人、冷淡却照顾他的“叔叔”,一起玩耍的挚友,在安稳的上了大学后,李民衡觉得他的人生可能就这样平平淡淡了,日复一日的上课,毕业后找个好工作,娶一个温柔儒雅的妻子,就这样好好的过日子到老,结束这一生。


那天他照常和文炫竣一起去上专业课,但在出教室的瞬间,他的平淡被转角急忙赶课的一个小脑袋打破了,眼看那个人手上的书就要这样散落一地,他急忙还住他的腰,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也闻到了那股让他久久不能忘怀的,属于春日的味道。那一瞬间,李民衡的世界瞬间有了香气和色彩。

怀中的那人抬起头来,说了句抱歉,眼下的泪痣因为歉意的微笑而可爱了起来。李民衡有一瞬间想摸摸他的泪痣,在查觉到自己有这样逾矩的念头时,李民衡赶紧放开他,僵硬的说了声没事。


文炫竣从教室出来时,看到的就是李民衡呆滞地望着柳岷析走过走廊尽头的画面。

“嗯?怎么了,你认识柳岷析?”文炫竣好奇的问了一句,就看到李民衡像是突然回神,急切地问“柳岷析?”

“喔对阿,柳岷析,他在计算机系很有名阿,跟我们同年,专业能力好的一批,拿下超多竞赛,重点是那个长相….被系上说是系“花””

“唉呦我们的李公子该不会是动心了吧?这么好奇”文炫竣解释完还贱兮兮的加了 一句,原以为会马上被反驳,但李民衡顿了顿,低下了头,热红的耳梢证实了他的默认。


从那天起,他总是会忍不住去寻找柳岷析的身影,有时看见他雀跃的跟学长聊笑,有时看见他匆忙地抱着电脑跟书穿越校园,也会看见他随兴地拿着手中的面包喂鸽子,总的来说,都是鲜活的柳。


其实李民衡已经做好了一辈子远远看着柳岷析的决心,虽然听起来很悲伤,不过单恋就是一场独脚戏,我一个人悲伤、怀疑、窃喜你都不会在意,在这里所有东西都不属于我,包含我的感情、我的情绪,我只能像孤凉的王,守着唯一属于我的秘密。


在吵杂的环境中,柳岷析虽然对于突如其来的邀约有些警戒,但不知为什么看到李民衡那温和的笑与周身端正的氛围,时常流连于社交场所的他在此刻不知为何清晰地感受到眼前这人相当紧张,有什么好紧张的呢?兴许是好奇让他就这样答应了邀约。

在他点头后,眼前的大块头像是松了一口气,却又更拘谨,坐下来的时候没把握好距离,膝盖还撞了桌底一下,柳岷析此时因金赫奎而起了郁闷被对面这人的傻里傻气冲散了些,他没花任何一点力气就从眼前这人探出了他所有的基本讯息,李民衡、和他同年且同大学、机械系、有只狗,最喜欢吃肉。这种直直从脑壳窜出来的单纯让柳岷析无法在离开前拒绝李民衡交换联络方式的要求,回到家洗漱完,躺在寂静温暖的被窝时才想到今天去夜店本是要买醉的,用酒精来麻痺他那无法遏止的,不断想起金赫奎的心。


嗡--- 音讯息而震动的手机打断了他的思绪,微信的讯息页面照亮他此时有些憔悴的脸。点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狗躺在图中男生肚子上,在柳岷析眼中看来就是两只狗,好傻。


Gumayusi:平安到家了吗?

柳岷析翻了身,用趴在枕头上的姿势回复

Keria:到了,准备睡了。

Gumayusi:那就好,晚安。

这则讯息还加上了一只大狗狗躺在枕头上的贴图,柳岷析轻笑出声,想了想还是回复了

Keria:恩


柳岷析从不和别人说晚安,因为他觉得互道晚安是件很亲密的事,那是希望对方在梦中也能梦到你,你是为他的一天画下句点的人,无论那天是顺利还是不如意。

他好像,不准备付出这样的感情。


李民衡确实是希望柳岷析能梦到他,黑暗中,他紧盯着手机荧幕上那了了无几的聊天纪录,他自私的想:虽然今天对于岷析来讲或许是糟糕的一天,但对他来说,却是最幸运也最开心的一天。即使柳岷析对于他心情不好的原因只字未提,但李民衡可以感受到他是失恋了,因为他总是看着他,所以他知道那种失落从何而来。

晚安﹔李民衡轻声对着头贴上笑得开怀的柳岷析说了声。


从那天之后,不知为何柳岷析觉得自己好像经常在校园内碰到李民衡,当他跟朋友吃饭时、慌张赶课时,甚至连喂鸽子时候都可以遇见,要不是李民衡总是只打声招呼就往反方向走,他都要以为自己遇上了跟踪狂。仅仅打声招呼听起来很冷淡,但在讯息中里李民衡总是不吝啬的分享他的生活,一些稀松平常的小事在他有些傻气和执着的文字里都显得有趣,有时候发过来的语音里还会有小狗的叫声,这时候他就会捉弄的跟李民衡说:看你的同类也想和你聊聊天呀。


在他的感染下,柳岷析有时也会发一些自己的日常,不得不说有人可以与你分享生活里的大小事的确让人开心。但他也没有愚钝到没发现李民衡的感情,他仍是想不清原因,他与里的相遇不算美好,甚或现在的他在感情上已经千疮百孔,他总认为像是李民衡这样如太阳般温暖的人适合更优秀、开朗的人,而不是他。贪恋温暖和光是人的天性,柳岷析舍不得放弃这样的温暖,反正自私是人的天性,所以我这样也没关系的,他把头埋进棉被里如是想着。


这样的平衡持续了三个月,柳岷析已经习惯每天睡前厅一些关于李民衡的生活大小事,知道他微信的名字是随便组合出来的,他们会一起去对方有兴趣的餐厅,一起打游戏,去图书馆读书,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李民衡总是能好的接住他所有的负面情绪,他这段时间过得很开心,好像什么烦恼在他面前都能妥善解决,但这份平静在金赫奎和宋京浩在餐厅撞见他和李民衡的那天打破,柳岷析这才发现原来这三个月的平衡只是因为他遗忘了埋在心里的炸弹,不代表疙瘩不存在。


“岷析呀,好久不见。”在那天和不知原因就生气的柳岷析大吵一架后,这还是金赫奎和他第一次见面,金赫奎观察了一下柳岷析,没有他想像中的颓废感,应该和他身边的朋友有关。

“哥,好久不见” 虽然那天得知金赫奎和宋京浩交往的关系后是不欢而散,但并柳岷析没有让金赫奎难堪,也乖乖地打了招呼

“回去再好好聊聊吧,哥先不打扰你跟你朋友了”


在金赫奎离开之后,柳岷析一直到走出餐厅都没有和李民衡说任何一句话,这让李民衡有些心慌,他知道这几个月来柳岷析还没有真正的把金赫奎放下,他不想猜测柳岷析现在的想法,也不敢去猜。他们就这样相继无言地走回了柳租屋处的巷口,柳岷析的鼻尖在冬天的冷空气下冻的有些红,和他没有血色的唇形成了对比。


“我们之后都不要再见面了吧。”柳岷析突然开口说了句,以往李民衡觉得漂亮的纤长睫毛此时严密的遮掩住他的情绪。

“为什么?”李民衡的声音带着点他也没察觉的颤抖

“没为什么,就是觉得没意思。”

听到这句话,李民衡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在持续蔓延的沉默中柳岷析不知为何烦躁了起来。

“岷析….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因为你不敢和赫奎哥明说,就拿我们的关系来出气”


若是先前还因为李民衡的沉默觉得他有些可怜,那现在的柳岷析完全就像是被戳到痛处的懦夫,不可遏制的羞愧感让他口无遮拦。

“对!我是胆小!我不敢跟他讲我对他的感情,但我们的关系算什么东西?你这样整天追着我就有意思?你难道看不出来我不想对你的感情做任何的回应吗?”

“你没资格对我的事情比手画脚,对我而言,你就只是消磨时间的人罢了!”


李民衡听到这些话没有生气,也没有伤心。好像在遇到金赫奎的那一刻他就感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他只觉得有些不公平,为什么因为你的胆怯我的感情就要被糟蹋呢?

但这世界上本来就是不平等的,他觉得自己有些可怜,可能还有些卑微,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付出这么多,却连一丁点的偏爱都得不到。他看着因呼出的热气而有些模糊的柳岷析的脸庞,承认自己输的一蹋糊涂,在这时刻他却还无法遏止的觉得柳岷析实在漂亮的过分,想用自己的双手为他冻红的耳朵阻挡寒气。


在情绪肆意爆发后柳岷析有些乏力,他看着受伤的李民衡,明知道该做些什么,但他的自尊心却让他说出在这一年中最后悔的一句话


“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听到这句话的李民衡瞪大了眼睛,好像没有预料到他们会走到这一步,柳岷析不禁在心里自嘲,果然我就是个自私的人,不配得到任何一丝的温暖,他闭上眼睛,不愿看到李民衡转身离去的背影。但他所想像的脚步声没有出现,反而是带着温度的围巾随着沉稳的木质调香味缠绕在了他纤细的脖颈上,柳岷析蓦然睁开双眼,看见的是棕色的发旋,上头沾着点点的白雪,他这才发现下雪了。


李民衡半跪在地上,为他系好不知何时松开的鞋带,往后一步站了起来,指尖带着温柔拨掉了他发梢上不知何时落下的雪花,又慎重的整理了两下红棕色的围巾,李民衡深深地看了柳岷析一眼,暗自把柳岷析的脸烙印在心底,抚上了他想摸很久,因情绪而有些嫣红的泪痣。


“我走了,快点进去吧,别感冒了。”李民衡脸上带着温暖的微笑,和柳岷析记忆中一模一样,他突然有些不舍,是不是过了今天就再也看不到这样的笑容了呢?


没留下任何犹豫的机会,李民衡说完话就转身走了,留下一地的温暖。


伤心归伤心,日子还是要过,李民衡的生活又归于平静,他又成为了那个和世界断联的人,那些五彩斑斓的日子好像都是梦境。他以为在那天柳岷析会把他的维信删掉,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在往后每一天里都会传一则讯息给柳岷析,有时候是提醒天气,有时候是跟他说学校要注意的一些事项,他自虐的在等待那个红色的惊叹号出现在讯息旁,时至今日仍未发生。


文炫竣实在看不下去,决定要拉这个颓废的好友出来散散心,他费尽心思终于在后天定到了一家网路上风评很好的餐厅,服务员还直夸他运气好,刚好赶在一组客人取消后马上进来,他有些疑惑,真的有这么火、这么难定吗?


答案在当天揭晓,文炫竣在李民衡的租屋处楼下等待时看见了人来人往的情侣和闪闪发光的圣诞灯饰,原来今天是平安夜,后知后觉的他却也不太在意,在他兄弟无情的眼光扫射下将李民衡的手机夺走,不让他有联系外界的空间后就将他绑架至那家网红餐厅了。


“文炫竣,你真的知道你定了什么餐厅吗?”在服务员关注眼神的带领下,李民衡在看见那些烛光和铺设在餐巾上的玫瑰花瓣时,他忍不住出声询问。

“阿...我没想这么多,看这边风评好我就定了阿,我可是打了好几通电话”文炫竣在看到那些摆设虽然有一瞬间的无语,却也不那么在意,只要心中铁直,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

在他们俩人莫名尴尬的氛围中,突兀的横亘进了个有些稚嫩的声音

“那个…请问你是梯万大学的文学长嘛,我看过好几次你的跆拳道比赛!真的很喜欢你!可以跟你合照嘛!”

“阿阿我不是什么奇怪的人我也是梯万大学计算机系的学弟!不是偷溜进去的,我叫崔佑齐..今年19岁…..”

眼看再不答应眼前的这个服务员就紧张地要把他的身家财产全报上了,文炫竣赶紧点头,在李民衡看热闹的眼神下拍了张照。


“唉呦我们的文学长可真是魅力无边,吃个饭都能遇到粉丝”在美食和美酒的环绕下,整个气氛放松了下来,他们在这高级又浪漫的氛围里像小孩一样用言语打闹,李民衡突然觉得好像失恋也没什么,不过就是回到一开始,那份爱和关心本来就是属于岷析的,他不拿走,也无处安放。虽然他并非没有失望,但在李民衡心中,*喜欢一个人不是一定要他做出黑白分明的回覆,只是想让那个人知道,想让岷析在悲伤的时候也能想起,至少有一个人曾经被你的美好吸引,现在是,以后也是。 


一室漆黑,手机散发出的蓝光和棉被窸窣的摩擦声充盈了整个房间,柳岷析百无聊赖的看着电影,外界的热闹和喧嚣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红棕色的围巾披散在枕头旁,看起来十分昂贵的材质现在已经充满着皱褶,被蹂躏了许多次。柳岷析叹了一口气,打开了微信,狗狗头贴的左上角没有任何红点点,今天是平安夜,难道李民衡不知道吗?就不知道说句圣诞快乐吗?他看似随意的点进了朋友圈,却在他一起做专案的小学弟的朋友圈里看见了他等待一天的身影。


“居然在打工的餐厅看见文学长,超级开心,不过对面应该是他的男朋友吧ㅠㅠ 在平安夜失恋的我 ”


柳岷析瞬间坐了起来,看着那张永远对着他温柔微笑的脸在照片里开怀大笑,他瞬间觉得好不公平,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在伤心,只有他在在意这段感情,他自私的想,难道你不能等等我吗?为什么要这样虚情假意的来陪伴我,但在我失落的时候又转身就走呢,他像小孩一样无助的紧紧抓住围巾,在得知失恋时他没有哭,在亲眼看见金鹤奎跟他男朋友的时候他也没有掉泪,但现在不知为何他是真的有些鼻酸,我也想懂爱的阿,但我没有勇气像你这样热切的付出,民衡阿,你不也知道我是胆小鬼的吗?这一连串的质问被手机震动回答了,狗狗图案的头贴显示在正中央,脆弱总是让人遵循本心,柳岷析鬼使神差的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奇特的有些安静,或许是讶异于他会接起电话。


就在柳岷析以为这只是误按时,李民衡突然开始了他的叨叨絮絮

“岷析阿,圣诞快乐” 

“出门如果下雪一定要带伞,不要因为只有一小段路就不撑”

“要多穿一点,你很瘦,不会显得很肿” 

“保暖最重要”

“有喜欢的东西就买来吃”

“但冬天不要吃冰淇淋”

或许是觉得他不会回,李民衡没有等他说话就一直说下去,柳岷析不知道他打这通电话是为什么,他也就这样静静地听她说话,就好像回到争吵前

“先祝你新年快乐好了,注意身体健康”

“岷析阿,晚安”


“李民衡…晚安”


李民衡听到柳岷析的声音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听出了浓重的鼻音。

“岷析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还好吗?”李民衡向来让人安心的沉稳嗓音此时却带了点焦急,柳岷析听到后鼻子又不禁一酸“李民衡…来我家…快点”


李民衡用最快的速度打车冲到柳岷析家楼下时,看到的就是柳岷析抱着腿,蹲在公寓门前,身上草草的披了件大衣,只有那条红棕色围巾好好地围在脖颈上,看起来冷到不行的画面,李民衡付了车费,连找零都还来不急拿就冲下车把自己的外套脱了,紧紧地圈住柳岷析,甚至能感受到眼前人正在瑟瑟发抖。


“你怎么跑下来了,外面这么冷,还不好好穿….”看着眼前的人冻的毫无血色的脸,李民衡焦心的要把他抱进公寓,但柳岷析的一个举动让他瞬间慌了阵脚,他踮起了脚尖,轻轻地用唇碰了碰他的唇,明明已经他的唇在寒风中已经冰到快没有温度,但李民衡的心还是瞬间躁热了起来。


“李民衡,我喜欢你”


“虽然我很胆小,但你不要不爱我好不好?”


好傻,李民衡心想,现在你不禁是胆小鬼也是小傻子了,李民衡垂眸,这次他在柳岷析的眼睛中清楚地看见自己的身影,他用厚实的掌摸了摸柳的耳朵,温柔的回吻,我怎么可能不爱你,他们在寂静的雪夜下拥吻,安静而热烈。

勿扰小姐姐

壳:炫竣你留在此处不要走动,我去打个果子来照一照


妈呀笑死了,一个占卜花朵照出四个大汉,这是仙女棒吗,节目效果拉满,还有人cue关灯梗kkkk


壳:炫竣你留在此处不要走动,我去打个果子来照一照



妈呀笑死了,一个占卜花朵照出四个大汉,这是仙女棒吗,节目效果拉满,还有人cue关灯梗kkkk


蛋挞要吃十八个

《西装合集·上》

壳壳是真的很适合西装,还是说是因为美貌所以穿什么都可

《西装合集·上》

壳壳是真的很适合西装,还是说是因为美貌所以穿什么都可

To Oneself Disappointed

【Onker】总而言之,我决定要分手

♚灵感来自于法国喜剧《总而言之》

♚依旧是小短打,迫害文二

♚总感觉是不是到了瓶颈期,什么都写不出来,每次想写的时候看着空白的备忘录,无从下笔,只能写写小短文,像这两次更新的一样,喜欢我的灵感能早日回家,我真的还要好多想写的没写啊啊 


总而言之,我决定要分手。


我,李相赫,大龄中单,整个LCK赛区里都找不出比我年龄还大的中单,今天我决定要跟我亲爱的打野、也就是我的男朋友文炫竣分手。


我跟往常一样来到训练室,看见二侄子正坐在电脑前排队rank,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坐在他旁边准备向他倾诉心中的苦闷,毕竟都是李家人。


我说,我想分手。


李民衡说,好啊,你打...

♚灵感来自于法国喜剧《总而言之》

♚依旧是小短打,迫害文二

♚总感觉是不是到了瓶颈期,什么都写不出来,每次想写的时候看着空白的备忘录,无从下笔,只能写写小短文,像这两次更新的一样,喜欢我的灵感能早日回家,我真的还要好多想写的没写啊啊 



总而言之,我决定要分手。


我,李相赫,大龄中单,整个LCK赛区里都找不出比我年龄还大的中单,今天我决定要跟我亲爱的打野、也就是我的男朋友文炫竣分手。


我跟往常一样来到训练室,看见二侄子正坐在电脑前排队rank,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坐在他旁边准备向他倾诉心中的苦闷,毕竟都是李家人。


我说,我想分手。


李民衡说,好啊,你打算什么时候分。


我:???

我说,你都不劝一下我吗?


李民衡说,没事,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分了。


我说,不行,你得按照流程来,要先问我怎么了,劝我不要分,然后我斩钉截铁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那种跟文炫竣分手,再然后你告诉文炫竣我生气了他来哄我,我们又和好。


李民衡说,好吧,文炫竣又怎么惹到你了。


我说,昨天排位他又抢我五杀,这能忍吗?叔可忍婶不可忍。


李民衡说,忍不了忍不了,但是哥,你这样想,至少他不是在比赛中抢你五杀,啊不对,文炫竣又不是没有抢过你五杀。


我:...

我说,分!这必须得分!


李民衡说,别啊哥,这可是裴性雄教练带出来的打野,你就当这是打野的传承了。


我说,什么传承?


李民衡说,抢五杀的传承,教练不是之前还抢过小猪哥的五杀吗?


我:…

我说,别拦我,我现在就找文炫竣分手。


(正从宿舍往训练室走的文炫竣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文炫竣摇摇头,马上就要见到相赫哥了,怎么会发生不好的事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