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ag怎么这么多

183浏览    3参与
「Dream」

2021最后一天把今年积累的坊主团都发掉(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大部分是尼普特相关,被当初第一次在凡西尼表露真情的小尼给触动到!后来得知是体型45就更喜欢了,好适合被迫害的身高很感谢坊主团让我了解coc跑团,感受coc跑团的乐趣!很喜欢坊主庞大又带感的世界观,期待房车后续发展和新游轮,想看到更多巴别塔成员的故事(以及看尼普特做npc还有没有可能)(*σ´∀`)σ


新的一年也打算多多产出,好希望能再看到茧团的大制作(白总头发:?)这样就能刺激我磕的更疯了!!


最后留个qq在这里:1551828597

欢迎老师们找我跑团和玩!!放假很闲很会点赞!


2021最后一天把今年积累的坊主团都发掉(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大部分是尼普特相关,被当初第一次在凡西尼表露真情的小尼给触动到!后来得知是体型45就更喜欢了,好适合被迫害的身高很感谢坊主团让我了解coc跑团,感受coc跑团的乐趣!很喜欢坊主庞大又带感的世界观,期待房车后续发展和新游轮,想看到更多巴别塔成员的故事(以及看尼普特做npc还有没有可能)(*σ´∀`)σ


新的一年也打算多多产出,好希望能再看到茧团的大制作(白总头发:?)这样就能刺激我磕的更疯了!!


最后留个qq在这里:1551828597

欢迎老师们找我跑团和玩!!放假很闲很会点赞!



_梳瑜_

花晚【黑花,情人节贺】

同人二设都说瞎子遇见花儿爷比沙海“十一年前”要早,我就不服了,少年时候初遇多美好。花儿爷的童年果然还是要青梅竹马三人组,少年才能轮到黑花【一个杂食解雨臣nc粉的自我修养】在冻得要死的图书馆,看出去积雪三尺,手上还带着刚刚在生物教室帮着收拾沾的福尔马林的味道,写暮春的帝都和花真是没手感……我反省,不是特别甜,赶时间所以也短,更像花中心不像黑花,不像情人节贺,但是我尽力了……
我不管,有时差,我这边今天就是情人节,我没晚!
——————————————————————————————

黑眼镜走进霍家大院的时候,是个暮春阳光灿烂的午后。仲春时满园的春色已谢了大半,换了更浓艳的绿色,倒是有两枝海棠花期晚...

同人二设都说瞎子遇见花儿爷比沙海“十一年前”要早,我就不服了,少年时候初遇多美好。花儿爷的童年果然还是要青梅竹马三人组,少年才能轮到黑花【一个杂食解雨臣nc粉的自我修养】在冻得要死的图书馆,看出去积雪三尺,手上还带着刚刚在生物教室帮着收拾沾的福尔马林的味道,写暮春的帝都和花真是没手感……我反省,不是特别甜,赶时间所以也短,更像花中心不像黑花,不像情人节贺,但是我尽力了……
我不管,有时差,我这边今天就是情人节,我没晚!
——————————————————————————————

黑眼镜走进霍家大院的时候,是个暮春阳光灿烂的午后。仲春时满园的春色已谢了大半,换了更浓艳的绿色,倒是有两枝海棠花期晚,还开得好看。他打量了一下那枝头,就笑了。

引路的伙计心里有些奇怪。他在道上听过黑爷的名声,本以为这定是个不近人情的人,可他对着花枝的那一笑,却给他平添了几分“凡人”的气息,连带着那副墨镜下看起来十分痞气的笑容都温和了起来。

屋子里唯一坐着的人就是霍仙姑,当年能倾国的霍七姑娘如今也老了,气韵倒是还在,捧茶盏的姿态自有几分雍容。黑眼镜走到她对面,开口招呼。霍仙姑点点头,算作应答。

霍仙姑身后站着几个人,离她最近的人年轻得不像话,几乎还是个少年,一眼看过去最多十六七岁。留着稍长的头发,略低着头,轮廓倒是十分清秀,穿着件粉红色的衬衫,气质十分柔和。

黑眼镜挑挑眉,现在这么小的孩子都出来主事了吗?霍仙姑还真放心啊。

再往后应该是霍家的几个孙辈,也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没有女人——霍家这辈唯一的小姑娘年纪还是个位数,虽说日后要接班,现在暂时还用不着她操心这些事。

其他人都没有动,那个年轻人看见黑眼镜,略微躬身,叫了声“先生”。黑眼镜偏了偏头,看着他。那的确是个很好看的年轻人,却并不带着霍家的色彩,看起来跟霍家的几个人完全没有相似之处,但是又的确有些眼熟……

那年轻人也看着他,眼神十分沉静,不过黑眼镜没有漏过他眼里一闪而过的锋芒。

果然还是个孩子罢了。

“这是解家的当家,老九的孙子。我看九门这辈,倒是属他最出息,就叫他来了,也算是跟着学点东西。”霍仙姑注意到黑眼镜的视线,便解释了一句。

黑眼镜咧开嘴笑了:“原来是小九爷,怪不得看着眼熟。”

当年翻云覆雨步步筹谋的解九爷,也有着那样一双眉眼。

黑眼镜没有把注意力过多地放在解雨臣身上,很快就专心地看起了霍仙姑递来的资料,听着霍仙姑的解释,脑中飞快地闪过了许多种推测。

这件案子疑点很多,应该少了一具尸体——估计是在什么难找的地方,这栋楼里不会被警/方排查到的地方……

他捏着几张照片琢磨,无意间一抬头,却看见解雨臣也正定定地看着他手里的几张照片,目光锐利,仿佛有什么推测。

有趣,真有趣。黑眼镜于是再次笑了起来,他这次笑得很克制,没有出声,只是勾了勾唇,然后放下照片,向后靠到了椅子上——他想听听这个被霍仙姑推崇的后生是怎么想的。当然,解雨臣毕竟年纪还是太小了,说出来的东西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太大价值,他也就是听个热闹罢了。

解雨臣注意到他的举动,便又低下眼。收回了过分锋锐的目光之后,站在那里的还是一个好看又无害的少年,在阳光下显得很温柔,甚至能看出几分类似“乖巧”的气息在里面。黑眼镜几乎要怀疑自己刚刚是看错了。

他没有说话。好像是知道自己在这个场合下开口并无意义,便干脆缄口不言。那股少年意气被压了下去,倒莫名显得他稳重了些。

黑眼镜于是开了口,把自己的推测说了一遍,余光就扫到解雨臣的目光又锐利了起来,有几分若有所思在里面。待他说完,解雨臣略微点了点头。动作很小,除了他应该没什么人注意到。

他反手压下几张照片,向解雨臣一笑:“小九爷的意思呢?”

解雨臣终于露出了几分讶异的神色,愣了一下才开口:“先生说的有理。”

黑眼镜没有接话,就见解雨臣似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贴合着黑眼镜的思路,补充了几个细节——都不是什么关键点,不过也颇为有趣,不知道是只想到了这些,还是知道自己在这种场合还说不上话,所以隐藏了一些自己的观点。解雨臣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他,那双眼睛里有着很明亮的神采。那种神采解九爷没有,当年二爷也没有,是独属于他的一份少年人的意气风发。

黑眼镜就觉得好笑,都听人家说解家嫡系的成年男人几乎死绝了,这个曾经呼风唤雨的大家族要没落了,这么一看却未必。这个少当家现在在家话语权应该还不大,但是未来不可限量。解九爷的孙子,二月红的徒弟,小看他的人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

他有些恶劣地想着,自己要是他家内部争权的,肯定无论如何也要赶在他正式掌权之前弄死了他,方法不论的那种。这个小孩一旦长大了,羽翼丰满,就没人能轻易动他了。

那天他在霍家待了一下午,出来的时候已近傍晚,不过阳光依然暖融融地洒下来,落在院里晚开的海棠花枝上,和解雨臣身上的衬衫一个颜色,自成一派妩媚风//流。

解雨臣作为晚辈,和几个伙计一起走出房门送他,礼数很周全,还是叫他“先生”,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解当家不用跟我客气,跟着霍老太叫声瞎子就行了。”黑眼镜手插在兜里,转了个身,“以后怕是还要请解当家多照顾呐。”

解雨臣略微睁大了眼睛,又是一愣。黑眼镜就笑了,年纪这么小,要是八面玲珑不露锋芒,也太无趣了,果然还是这样更像个孩子一点。

“先生言重了。”解雨臣似乎是看出了他笑容里的揶揄,虽然还是笑着,眼里却透出了一股不满,停住了步子,不再向前,“先生慢走。”

黑眼镜这下需要控制自己不笑出声了。

快要走出院门时,黑眼镜突然想到,这解当家跟着二爷学戏,也有个二爷起的花名,叫解语花。只是他年纪尚轻,还没能走出解九爷和二月红的影子,道上的人提起他只常叫他小九爷。解语花这个名字还没能成为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人家听了,只觉得是和这海棠撞了名讳,风雅柔美得有几分脂粉气。

他想到那个神态温和、不设防的时候甚至有点可爱,但目光却狠厉的少年,于是又转过头,向那两枝海棠笑了笑。

伙计摸不着头脑,想着大概黑爷是喜欢海棠花吧,没想到黑爷在道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却是个惜花之人呐。

后来,解家的少当家虽然受过几次暗算,却也活到了正式当家那天。随即家族大清洗,盘口势力也洗了牌,留下的人都服帖。解家重新站稳了脚跟,在四九城里,解家要散的流言渐渐消失了。解当家行事果断狠辣,手腕有三分当年解九爷的风采,却偏爱穿粉红色的衬衫。于是再后来,道上人人一见这颜色,最先竟不觉得柔美,只觉得杀气扑面,要避让三分。

黑眼镜再次见到解雨臣,也是几年之后了。解雨臣靠在椅上,冲着他笑,眼中有几分狡黠。

黑眼镜就在心里叹了口气,心说这熊孩子,肯定是还记得当年的事呢。

伙计见他半天不应答,有点着急,看解雨臣没什么反应,就开口劝,说花爷出手一向大方,跟着下斗绝对不会亏云云。黑眼镜看着解雨臣,当年的少年长大了,棱角更加分明,小时候那股有点女孩子气的柔美也散得差不多了,但仍然是好看的,那双带笑的眉眼也没变。

于是他就笑了,像是多年前在霍家的院子里看着那两枝晚开的海棠:“花爷我自然是信得过的,收费可以打个折。”

——————————————————————————————————

我觉得我不适合黑花QAQ……

里拉贝尔

粽子的味道怎么样?

已经冷掉了的端午贺粽OTZ

●与活动里的粽子对应

●友情向段子

蛋黄肉粽和蜜枣粽

  “哼,尤里你个笨蛋!明显是咸粽子要好吃一些!”红发少女狠狠地扯开粽子的绑线,看见从糯米中露出的深红时她脸上的表情扭曲了一下,但还是咬了一口。

  噫——好甜,而且还有股奇怪的味道。

  爱芙皱着眉犹豫着还要不要再吃第二口,蜜枣甜粽什么的和她的味蕾完全没法友好相处,坐在她对面的尤里叹着气剥开了粽叶。他们两个在因为粽子味道的喜好问题大吵一架后,决定试吃一下对方喜欢的粽子再继续争论哪种粽子好吃。

  应该是加了一些入味...



已经冷掉了的端午贺粽OTZ

●与活动里的粽子对应

●友情向段子




蛋黄肉粽和蜜枣粽

  “哼,尤里你个笨蛋!明显是咸粽子要好吃一些!”红发少女狠狠地扯开粽子的绑线,看见从糯米中露出的深红时她脸上的表情扭曲了一下,但还是咬了一口。

  噫——好甜,而且还有股奇怪的味道。

  爱芙皱着眉犹豫着还要不要再吃第二口,蜜枣甜粽什么的和她的味蕾完全没法友好相处,坐在她对面的尤里叹着气剥开了粽叶。他们两个在因为粽子味道的喜好问题大吵一架后,决定试吃一下对方喜欢的粽子再继续争论哪种粽子好吃。

  应该是加了一些入味的调料吧,肉粽的糯米颜色看上去都比甜粽要深一些,尤里在咬下的瞬间就后悔了,但他还是忍着将混合着咸蛋黄的糯米咽了下去。

  “爱芙小姐,我是为了你好。”拿过杯子大喝一口水冲淡嘴里的咸沙味,尤里恨铁不成钢地盯着不肯再继续吃下去的爱芙,“你老是生活不规律又不做保养,再不吃点什么补一下的话你的皮肤就没救了,蜜枣对女性身体也有很多好处……”

  “停,停!”

  爱芙受不了地竖起手掌表示抗议,琥珀色的眼睛瞪得跟两只铃铛一样圆,“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我又没要你对我好!”

  糯米好像还没彻底咽下去,被闷得喘不过气来的尤里放下了手里还没有吃完的粽子。

  “是,我们不过是普通朋友而已,我确实不该干涉你的选择。”接着他就面无表情地沉默了。

  其实爱芙也觉得自己好像说的太重了,但说出的话没法收回,她也沉默地低头看着手里还热着的粽子,从自己的再到对面被放在桌上同样只动了一口的粽子,暂时毫无自觉的爱芙提出一个让她之后懊悔了好几天的要求。

  “蛋黄粽你不吃了吗?那给我吧?”

  “……啊?”

  秉承着不能浪费粮食原则与不想吃甜粽的私心,爱芙在尤里反应过来前伸手将两个人的食物换了过来。紫发青年吃惊地看着她一脸幸福地吃下了蛋黄粽,初夏的温度攀上了他的脸颊。

  “嗯?……不能给我吃吗?”依旧沉醉在美味中的爱芙发现尤里还盯着她看,皱眉停了一下,手里的粽子只剩一半都不到了。

  “不,爱芙你,呃,不介意的话。”

  “啊?我当然不介意啦,这个这么好吃。尤里你不吃吗?”

  “……我也吃。”

  拿起被推到自己面前的粽子,尤里味同嚼蜡地吃了大半后味觉又突然恢复正常,蜜饯甜枣的甜味被糯米粘成一团塞在口里,令他觉得好吃却又难以下咽。

  但看见对面少女吃得开心的样子,尤里苦笑地继续吃了下去。

  “对了,即然我们是朋友,那我拜托你一件事也是可以的吧?”

  “投咸粽的话我拒绝。”

  “尤里——!”

  

椒盐粽

  和小花仙和伊紫告别,包子青蛙又重新尝了一口自己的椒盐粽。

  “味道不错啊……真的有那么难吃吗?”

  四处都飘着粽子的香味,路过的花仙手里多多少少的拿着一些粽子,还有花仙商量下午在美丽湖东这里举行划龙舟比赛,大家都在热热闹闹地准备过节,来他这里听故事的花仙都不见了,包子青蛙有点伤心。

  虽然平时人也不多,但起码它不会像现在这样寂寞到又想起那个人。

  “不知道小公主她还好吗?”

  在童话树里的时间就像一场美梦,回忆里的娇小的身影和她喜欢的人走入了对他们来说最好的结局,却也把它关在了那个世界之外打碎了它的美梦。包子青蛙看着湖水里的倒影,绿油油的庞然大物怎么也不能和那个清秀的少年联系到一起去。

  算了,梦醒了就醒了吧,反正梦醒后它还是那个受花仙们喜欢的,爱讲故事的包子青蛙。

  王子什么的还是和公主最合适,就像只有它知道椒盐粽的美味一样。



碱水粽

  “刚刚出去的是小花仙和新花神吗?”露卡斯笑着放下手中的篮子,向屋内的白发智者提出了询问。

  “是啊。”斯尔克想起刚才那两个女孩子的反应,不由得笑了起来,长长的胡须都不停地抖动着,“都是些好孩子呢。”

  “怎么了?”

  “她们来尝尝我做的碱水粽,你知道我都不加糖浆的。新花神倒没什么反应,但另个孩子就有趣多了。”

  镜片后的眼睛弯成了月牙,老人一边说一边还向露卡斯展示了他自己做的碱水粽,“想说难吃又顾着我这个长辈的面子,最后也还是没说出来,都是好孩子啊。”

  “这样啊。”

  露卡斯并不吃惊,她也习惯了这位长者偶尔的小得意,微笑着点头后她掀开了篮子上的布,一股粽叶被蒸煮后的清香漏了出来。

  “知道您有做就好了,我今年又带了我自己做的粽子,多了的话我再带些回去。”

  “啊,那就得麻烦你了。”眼里的得意快速退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对时光的无可奈何,斯尔克只从篮子里取了两三个粽子。

  “人老了这种食物也就不能多吃了,对了,露卡斯,这么多年了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过这个节吗?”

  “嗯?”

  才将掩布重新盖好,露卡斯就被斯尔克抛来的问题给问住了。想了一下后实在没有什么好的答案,露卡斯只好微笑地等着出题者来公布答案。

  斯尔克将被热气熏出了水雾的眼镜摘下擦拭,雪白的发丝交错着从肩膀滑落垂到前方,同样垂下的眼睑围住了那片静谧的绿林。

  “在人类世界,这个节日拥有它的意义与价值,但在我们这里,这个节日仅仅是从其它世界来的‘节日’之一而已。”

  “但我们也需要这些单纯的‘节日’,需要一个让那些年轻人们从悲伤或是困境中走出来的契机。你看,他们这几天不正闹得开心吗。”

  说着斯尔克把擦干净了的眼镜戴好,微笑着顺了顺与头发搅在一起的长胡。

  “你投了咸粽还是甜粽?”

  “斯尔克馆长。”露卡斯噗地笑出声来,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她拿起桌上的篮子准备离开,“孤儿院还有些工作没有完成,我先走了。”

  “不吃个粽子吗?我准备了糖浆。”

  “您啊……我不是小孩子了。”



豆沙粽

  豆沙粽子本身挺甜的了,但黛薇薇还是喜欢沾着白砂糖吃。

  “嗯~太好吃了!咸粽子什么的让人根本无法下口好吗?!”

  见她吃得满脸都是糯米,安德鲁叹气放下水晶球用手帕帮她擦干净。少女嘴角上扬,因为微笑而有点眯起的眼睛像只正在被顺毛的猫咪,等竹马擦完后她将桌上盛着粽子的盘子朝对方推去。

  “安安你也吃点嘛?”

  “……嗯。”

  不会拒绝她的安德鲁从里面拿了一个粽子,才刚打开就被眼疾手快的黛薇薇撒了一大勺砂糖,安德鲁盯着甜得能腻死人的粽子,认命地吃了下去。

  “好吃吧?”捉弄成功的魔女双手捧着脸颊。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吗?”

  虽然以他的味觉并不觉得难吃,但也并不喜欢这种甜过头的味道。安德鲁慢慢地吃完了粽子,吃到最后他的味蕾已经尝不出有什么味道了。

  “我怎么了?”装作听不懂他的话,黛薇薇又拿起一个粽子剥开洒上砂糖,透明的晶体落在糯米上,像无数星星又像无数泪珠的碎片落到了雪地上一样,“吃甜的食物可以让人感觉幸福哦。”

  “我想让安安你放轻松一点,一定会有办法的。”

  “……嗯。”

  古灵三人组可是永不分离的啊。



香菇肉粽和水果粽

  做为拉贝尔大陆唯一的食物店的店主,薇儿的手艺是公认的美味,但在今年的端午节她却遇上了一个从未有过的问题。

  “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可惜地拆开一个粽子,五彩缤纷的水果与糯米的甜香味让人食指大动,可就是这样色香味俱全的粽子却还是剩了不少在店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梅特墨菲斯,大家都去找他要粽子了,薇儿的粽子就没几个人买了,剩下的粽子薇儿一个人根本吃不完,她正为此发愁呢。

  “唉,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薇儿又舍不得丢掉这些粽子,可也不能长期放着不吃,突然插入的清亮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看清来人,薇儿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

  “端午节快乐薇儿,我想买点粽子……你怎么了?”

  “依尔!我能请你帮我个忙吗?”

  薇儿只感觉她看见了金发的少年背后的白色翅膀,快速把粽子打包好后,薇儿将好几个纸盒子都塞进了少年的怀里。依尔被她突然的举动吓到了,如天空般纯澈的眼睛无措地眨了几下。

  “薇儿我吃不了这么多的。”

  “不是只给你一个人的,请你帮我把这些粽子分给大家。”满意地看着已经空了一大片的操作台,薇儿拍了拍依尔的肩膀,“你的粽子就当是报酬了,麻烦你帮我跑一趟啦。”

  “哦,哦!好的。”

  这样的跑腿任务对依尔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这次选票的事情还闹得挺大的,就连依尔也听说了不少,明白过来的他有些担心的看着薇儿,“薇儿你没有难过吧?”

  然后他从翡翠一样的眼瞳中看出了寂寞,但更多的是温柔。

  “说不难过是假的,但只要大家能吃得开心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纯肉粽

  只是一时兴起,但盖恩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地方见到了本不应该在这里的人。

  “殿下,您在这里做什么?”

  “盖恩,你怎么来了?”

  西蒙也没有料到这个时间了还有人会来厨房,他手里的东西差点掉到地上,盖恩赶紧将他的双手捧住。与经常与剑柄接触的手心不同,柔软紧实的手背肌肤让盖恩赶紧又松开了手。

  “我刚巡逻完打算过来吃点什么。”尽管是随口乱说的,但盖恩也确实有点饿了,“您在包粽子吗?”

  “啊,嗯。”

  西蒙有点不好意地放下手里还没封口的粽子,用布将手上粘着的糯米擦掉后走到一边的锅里看了看,用筷子夹了几个蒸好的粽子递给盖恩。

  “馅料都是厨师准备的,我只是包了一下应该没问题。”

  “谢谢您。”

  盖恩将粽子剥开,不出意料果然是勇气国特产的纯肉粽,肥瘦皆有的肉还带着仙人掌与粽叶的清香味,怎么吃也不会吃腻。可盖恩吃了一个后就失去了食欲,想起刚才一晃而过的红色残影,盖恩对还在忙碌的王子的背影问道。

  “您打算怎么送给他?”

  与突然僵硬的动作同时停下的还有滚落在地上的甜枣,西蒙长长地深呼吸一了下,将最后一个粽子绑好后他也还是没有转过身去。

  “我没打算拿给他,只是……”

  有些话西蒙不说盖恩也能明白,他将吃完的粽叶连同刚才落到地上的甜枣一起扔进了垃圾桶,“我会帮您吃掉一些的。”

  “……谢谢。”

  “您从来都不用向我道谢。”




特别:黑暗料理粽

  吃完所有的咸粽甜粽后,伊紫还是觉得她做的创新粽子才是最好吃的。

  “所以你们真的不考虑尝尝本小姐的作品吗?”伊紫双手抱在胸前,她的面前是被堆成小山的她自创的新式粽子。

  第一个伸手的是安格斯,吃完一口后他就跑去找塞缪尔了,说是不能只有他一个人吃过这样的“绝世美味”。

  接着是梅里美,伊紫还特地从里面挑了形状最好的一个给他,但在打开看见那宛如某人发型的内在后,梅里美先生微笑着将粽子重新封好递了回去。

  然后是从恶德花园偷跑出来的雪露,对伊紫递过来的粽子她开心地接下了,因为马上又要回去,她用冰冻了不少粽子装进袋子里,准备回到恶德花园去分给大家。

  其它路过的花仙,要不就是吃了一口就不肯再吃了,要不就像梅里美和黛薇薇一样吃都不吃,过分一点的直接见到她就跑。

  伊紫非常的不开心。

  同样是自制的粽子,凭什么梅变态的就那么受欢迎,她的就被各种嫌弃呢?

  最后一个来尝粽子的,是她见过几面的智慧国的魔法师安德鲁,一边还站着他的青梅黛薇薇。

  “来,伊紫把你的粽子给安安尝尝,他的味觉绝对跟你合得来。”少女一脸坏笑地怂恿着,安德鲁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伊紫半信半疑地将粽子递了过去,不过这次黛薇薇没有逗她,安德鲁只吃了一口眼睛就亮了起来,很快他就吃完了整个粽子——他是除了伊紫以外第一个吃完了的人。

  伊紫开心地都快跳起来了,但她还是尽力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怎么样?总算有个人的味觉和我一样不奇怪了。”

  “还不错。”

  经过一下午的折腾,伊紫的粽子也没剩几个了,她和安德鲁还有之后赶来的多丽丝将最后的几个粽子解决了,三个味觉笨蛋还有说有笑地讨论了一下怎么做才能更好吃,站在不远处的凯尔特和黛薇薇都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突然将我们都喊过来就是为了这个吗?”

  “嗯——”金色的发丝被夕阳的余光浸染,呈现出与那双眼相同的光辉,黛薇薇微笑地看着那三个人,“老是被大家否定的话也太可怜了点……”

  “她再怎么说也还只是个孩子。”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