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akumi

845浏览    45参与
蓮城

铅 SUKEKIYO同人 是个坑

SUKEKIYO同人 CP不清楚。 不过MIKA和TAKUMI线会比较多【?】



“叶月那小子和你在里面说了半天什么?”


“哦没什么,我觉得他最近嗓子状态不好,教了他一些怎么保养嗓子的方法。”


mika原本舒展的容颜(?)变得眉心紧锁,皱痕似乎比往常更深。


“用以前你教砂月的那套?”惯性挑了根鼓棒放在手里转了转又掂量了下,放下手里原先在剪辑的视频数据。


“……”男人不说话,留了个柔软的背影给他。


他看见他黑发松松软软的从他肩窝上滑落。他摘掉往常戴的黑框眼镜,想要伸手去摘他全副武装罩在脸...

SUKEKIYO同人 CP不清楚。 不过MIKA和TAKUMI线会比较多【?】


   






“叶月那小子和你在里面说了半天什么?”


“哦没什么,我觉得他最近嗓子状态不好,教了他一些怎么保养嗓子的方法。”


mika原本舒展的容颜(?)变得眉心紧锁,皱痕似乎比往常更深。


“用以前你教砂月的那套?”惯性挑了根鼓棒放在手里转了转又掂量了下,放下手里原先在剪辑的视频数据。


“……”男人不说话,留了个柔软的背影给他。


他看见他黑发松松软软的从他肩窝上滑落。他摘掉往常戴的黑框眼镜,想要伸手去摘他全副武装罩在脸上的口罩,却刚好碰到叶月从录音室里走出来。


虽然并不想揭他的伤疤。可是揭都揭了那有什么办法 ε=(′ο`*)))

话说回来这男人最近又不对了吧?


拉开他的外套检查了一圈洗得干净却残留了肥皂粉气味的洁白衬衣。恩,还是那个味道没错。都跟他说了几次了让他换个柔顺剂的牌子,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人妻的花香味儿。mika发觉takumi的嗅觉品味好像真的有点问题。

而且他,啧,洁癖又爆发了么。晚上在家里他往那个老旧的洗衣机里加了多少消毒水和漂白剂?机体都要被腐蚀了吧?



“哟,前辈,打扰你们了。”叶月从录音间里走出来。



“没事,早点回去啊叶月酱。”mi


“知道啦mika桑~不要那么急赶我走嘛!takumi桑今天谢谢你哦,我回去会好好练的。”


你把你嗓子护好吧不要天天出去纵欲喝酒了…——takumi的心声。“恩,走好,作为主唱保重身体和身体才是最主要的。”


“哦对了,叶月。”想起了什么,takumi居然自己摘掉了口罩,神色也变得有些郑重。“京桑前天跟我说,我如果碰到你的话,让你代他和清春桑问好。”


叶月突然傻呵呵的笑了起来,露出一口白牙。“好的呀,没问题,我会转达的。”





“手怎么了?第二个kaoru桑?”


“没怎么,小伤。”tkm从mika手中抽回自己的手,想了一下还是力道不要那么猛,至少在和善的礼节范围内。


“吉他都拿不了了那叫小伤?”瞥,抓过他的手三下两下扯掉绷带。“我看你中午吃便当的时候拿筷子的姿势都不对好吗?你可以编个解释给我听。现在,马上。编吧。”


“……那天去他家,发现煤气泄漏。”波澜不惊的声音。


“……艹,京他疯了?”


“你怎么知道我说的就是他。万一是uta呢。”tkm苦笑,说来也是,uta这种左耳进右耳出的直男个性,天塌下来的事情都记不过夜。“你说我能怎么办。帮他开窗他就到处找打火机,最后还冲过来抢水果刀。”


“他的五羟色胺摄入剂还有在按时吃么?他平时混着什么吃的?有空去看下医生吧让他。真他妈艹了。”


“我不知道。”


“他混着什么吃你会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叫不知道?”


“我不花时间去陪他难道请你们几位大爷去?mika,我到现在都没有判断出来你在工作之外到底有没有脑子。”


就是因为没脑子,所以才会跟着你上了这条贼船。都是为了混口饭吃而已我容易么我。啊……视频还没做完,还要加什么奇怪的特效框框。简直哭死。








=Caffee Grocery=
  1. 鱼生饭
  2. 牛肉炒饭

工作午餐. 炉匠是个吃商务请客餐的好地方, 从秋天吃到夏天, 质量都很稳定, 颜值作为两位数套餐也很OK. 

工作午餐. 炉匠是个吃商务请客餐的好地方, 从秋天吃到夏天, 质量都很稳定, 颜值作为两位数套餐也很OK. 

埙酱

吃胰脏火曜日宣传

(弟弟居然有白头发

吃胰脏火曜日宣传

(弟弟居然有白头发

魔王于排排🍻

搞小男孩真的使我快乐

腰不酸了背不痛了

一夜回到18岁

我的可爱男孩和盐男孩!!!

搞小男孩真的使我快乐

腰不酸了背不痛了

一夜回到18岁

我的可爱男孩和盐男孩!!!

海棠晓月
简书账号被冻结了, 车车开不了...

简书账号被冻结了, 车车开不了了,我去,我还是思考下如何办吧

简书账号被冻结了, 车车开不了了,我去,我还是思考下如何办吧

海棠晓月

工孝拉郎 如月*桐岛牧生(20)

如月视角 


我偷偷去过那个废弃花园,想把尸体处理掉

迎接我的只有一片空地

那变态倒下的地方连血迹也消失不见了

我很疑惑

难道是那变态没死

可是没死,不该找我报复吗

难道是别人处理了尸体

如果是这样,那是牧生吗?

我心虚,不敢开口问

只是那天过后,牧生还是如同往常一样找我画画

看着他安静的坐在我对面

我常常会觉得那天的事情只是一场梦而已

只是梦吧

我涂抹着画布胡思乱想着

感觉到对面炙热的视线

我诧异抬头

抬眼看见牧生目光灼灼的看着我

眼底一丝欲望闪过

那里面的,是我熟悉的光芒

“牧生,”我有点胆怯的开口,“你怎么了?”

对面的人...

如月视角 

 

我偷偷去过那个废弃花园,想把尸体处理掉

迎接我的只有一片空地

那变态倒下的地方连血迹也消失不见了

我很疑惑

难道是那变态没死

可是没死,不该找我报复吗

难道是别人处理了尸体

如果是这样,那是牧生吗?

我心虚,不敢开口问

只是那天过后,牧生还是如同往常一样找我画画

看着他安静的坐在我对面

我常常会觉得那天的事情只是一场梦而已

只是梦吧

我涂抹着画布胡思乱想着

感觉到对面炙热的视线

我诧异抬头

抬眼看见牧生目光灼灼的看着我

眼底一丝欲望闪过

那里面的,是我熟悉的光芒

“牧生,”我有点胆怯的开口,“你怎么了?”

对面的人露出温和的笑容

他起身走到我面前

我困惑的看着他

下一刻,牧生直接坐到了我的腿上

我手上拿着半干的画笔

就这么悬在半空,直直的看着牧生的眼睛

第一次看到这样主动的牧生

攀着我的肩头,他的脸越靠越近

我愣愣的一动也不敢动

嘴唇上一道湿滑的软肉拂过

对上他的目光

我听到了仿佛天籁的声音

“跟我做爱,好吗?”


海棠晓月

工孝拉郎 如月*桐岛牧生(18)

如月视角


我几乎是半抱着把牧生送回了病房

他很轻,抱起来软软的

身上有股好闻的薄荷香

真是软玉温香

我不由自主的想到这个词

下一刻,我只想骂自己

我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个

把牧生放到床上,扯了床被子给他盖好

他好像很累,径自闭上眼睛休息

我踌躇着站了一会儿

张了张口

我该说点什么呢

“谢谢你”

好像太轻松了

“牧生,你杀了人,我们去自首”

这个也不恰当

“我会保护你”

也不对,好像被保护的那个人是我

我纠结了半天

方才发现牧生似乎睡熟了,呼吸声匀净

看着他柔和的眉眼

我突然安下心来

什么也不用说就好

你陪着我,我什么都不怕

如果非要...

如月视角

 

我几乎是半抱着把牧生送回了病房

他很轻,抱起来软软的

身上有股好闻的薄荷香

真是软玉温香

我不由自主的想到这个词

下一刻,我只想骂自己

我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个

把牧生放到床上,扯了床被子给他盖好

他好像很累,径自闭上眼睛休息

我踌躇着站了一会儿

张了张口

我该说点什么呢

“谢谢你”

好像太轻松了

“牧生,你杀了人,我们去自首”

这个也不恰当

“我会保护你”

也不对,好像被保护的那个人是我

我纠结了半天

方才发现牧生似乎睡熟了,呼吸声匀净

看着他柔和的眉眼

我突然安下心来

什么也不用说就好

你陪着我,我什么都不怕

如果非要有什么后果,我来承担就好

思及此

我不由得露出笑意

第二天一大早

我顶着熊猫眼起床

昨晚几乎没睡着

牧生起床了吧?

我想着就往楼下走去

推开门

牧生正坐在窗户边涂抹着画布

晨光自窗户照进来洒在他身上

眼前的人就像在发光一样

我恍然发神

他和往常一样没有抬眼看我

我走到他身旁,打量他画的蓝天白云

看着他的侧脸

我突然鼓足了勇气

弯下腰凑近牧生的耳边

“谢谢”

我在那张温和的脸上亲了一口

随即涨红了脸,心不由得狂跳起来

不敢看牧生的表情

我快速扯开房门离开

一直逃到湖心亭

我才长出一口气

牧生不会生气吧?

我苦恼的想着

以后怎么办呢?

我不知道

不过我确定了一件事情

今生,我注定要与桐岛牧生这个名字纠缠


海棠晓月

工孝拉郎 如月*桐岛牧生(17)

牧生视角


我杀了人

常人都会害怕、难受、心跳加速甚至于呕吐

可是我没有

不仅没有

我看着地上的血,反而亢奋不已,血液也叫嚣着沸腾起来

不能让如月看出来

我暗自想着

抬眼看了看如月

他果然露出一丝害怕的神情

我心下一凛

假装神色黯然的让他送我回去

果然,如月眼底的疑虑变成了满满的心疼

真是好骗

我心里发笑

貌似无力的攀在他的身体上

他果然很受用,紧紧搂着我怕我摔跤

回到病房,我闭眼假装睡觉

如月待了一会儿,欲言又止

最终,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我睁开眼睛,处理尸体的事情还是得我自己来做

毕竟,把柄落在任何人手里都没有好处

怎么处理尸体,我...

牧生视角

 

我杀了人

常人都会害怕、难受、心跳加速甚至于呕吐

可是我没有

不仅没有

我看着地上的血,反而亢奋不已,血液也叫嚣着沸腾起来

不能让如月看出来

我暗自想着

抬眼看了看如月

他果然露出一丝害怕的神情

我心下一凛

假装神色黯然的让他送我回去

果然,如月眼底的疑虑变成了满满的心疼

真是好骗

我心里发笑

貌似无力的攀在他的身体上

他果然很受用,紧紧搂着我怕我摔跤

回到病房,我闭眼假装睡觉

如月待了一会儿,欲言又止

最终,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我睁开眼睛,处理尸体的事情还是得我自己来做

毕竟,把柄落在任何人手里都没有好处

怎么处理尸体,我在杀他的时候就想好了

废弃的花园相连的是这个疗养院的焚化炉

几千度的高温

人的骨头都不会留下渣

只是已经不怎么使用,平时只用来烧烧垃圾什么的

那里只有一个老头看守

老头年纪大了,每天要喝半斤酒才睡觉

这些都是我在这里无意听到护士聊天得到的讯息

温柔和煦的人面前,人总会不由自主的多话

下意识认为对方是安全的

可是呢

有时候

和善的外表下,内里掩藏的都是恶意

不管是什么人,总会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旁人

第二天上午

处理好一切的我如往常一样坐在窗边画画

如月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站到一旁

我没有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

如月突然弯下腰,凑到我的耳旁

“谢谢”

他的声音很低很温柔

然后偏着头,在我脸上轻轻一吻

我瞪大眼,脑中轰然开裂

这幅景象分外熟悉

曾几何时,似乎有人这么对过我?

“谢谢”脑海中有个声音,伴随着亲吻

看不清楚记忆中的那个人

心中有个声音叫嚣着

心疼、难受夹杂着一丁点欢喜

五味杂陈的情绪几乎让我落下泪来

记忆中的那个人与如月的身影重叠

等我回过神来,如月已经离开了画室

我看着空荡荡的门口

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如月

如果不能恢复记忆

你就做记忆中那个人的代替品吧


海棠晓月

工孝拉郎 如月*桐岛牧生(16)

如月视角


牧生离开房间后,我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去看看

不过出了门,我就没了方向感

虽然来了这里一段时间了,可我一点也不熟悉疗养院的陈设

我瑟缩着在疗养院里走了一阵

不期然撞到了最不想见的人

那个被我刺成重伤的变态,这么快就好了?

“怎么,见到我很意外?”那变态笑笑的抬手,就往我身上搂过来。

“滚开!”我往旁边躲了躲,身子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抖。

“一夜夫妻百夜恩啊,如月你这样真是无情。”

我咬住下唇,不跟他搭话。

护士不在周围,没人保护我。

对方步步紧逼,我只得往后退去,不想和他有任何接触

“不想说话?”那变态挑挑眉头,“那我就把这东西送给你那个新欢如何?”

我抬眼...

如月视角


牧生离开房间后,我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去看看

不过出了门,我就没了方向感

虽然来了这里一段时间了,可我一点也不熟悉疗养院的陈设

我瑟缩着在疗养院里走了一阵

不期然撞到了最不想见的人

那个被我刺成重伤的变态,这么快就好了?

“怎么,见到我很意外?”那变态笑笑的抬手,就往我身上搂过来。

“滚开!”我往旁边躲了躲,身子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抖。

“一夜夫妻百夜恩啊,如月你这样真是无情。”

我咬住下唇,不跟他搭话。

护士不在周围,没人保护我。

对方步步紧逼,我只得往后退去,不想和他有任何接触

“不想说话?”那变态挑挑眉头,“那我就把这东西送给你那个新欢如何?”

我抬眼望去,就看到了他手里的一沓照片。

“我可是很喜欢你的,要不也就不会让人在附近监视你了。”那变态故意露出温和的笑意,看着惹人刺眼。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的声音无比干涩。

照片上的我,如此难堪

我怎么能让牧生看到这些画面

他是个单纯的人,和我不一样

“你说呢?”那变态突然凑近,伸舌头在我脸上舔了一口,“那天晚上真是活色生香,我还意犹未尽呢。”

我沉默的站着,不敢反抗

“这疗养院后面有个废弃的花园,你去那儿等我。”他凑到我耳边轻声的说。

我……屈服了。

这里,也并不是我以为安全的地方。

只是牧生,终是妄想吧

等了许久,那变态终于来了。

我被他扇了一巴掌,倒在地上

“如月,这么久不见,你似乎变了一点,让人更想蹂躏了。”那变态急不可耐的扯开我的衣服,顺着腰身就往下摸去。

我不在反抗

反正我以前也是这么过的,不在乎多一回

我想闭上眼睛,余光却瞟到了一个人。

“牧生?”我瞬间清醒。

牧生脸上的表情我看不懂。

似笑非笑,似怒非怒

回过神来,伏在我身上的变态胸口多了一根钢筋

血瞬间浸了出来

我一惊,下意识推开那人的身体。

他倒在一旁,口鼻间没了气息。

“怎么办?”我慌乱起来,害怕的看着牧生。

他似乎很淡定,面无表情的抹掉手心的血迹。

仰起头对着我露出温和的笑容:“别怕,有我在。”

修长的手指轻轻抚弄着我的脸颊

牧生明明在笑,为什么我的内心不由自主的惧怕起来

机械的在牧生的指示下掩藏好尸体

“如月,”牧生脸色有些发白,“我累了。”

我心下稍安,面前的人总算露出了常人的表情

牧生手无缚鸡之力,遇到打架都会害怕的吧,更何况是杀人

刚才只是为了安抚我强自镇定,现在终于有了后怕的表情

我盯着他的脸,有些心疼却又份外感动

牧生

你为了保护我而杀人,值得吗?


海棠晓月

工孝拉郎 如月*桐岛牧生(15)

牧生视角


来探视我的人是斋藤管家

据说,父母不在的时候就是他照顾我的,

可以说,他是看着我长大的。

“少爷,我和您的主治医师聊过了,您已经可以出院了。”斋藤把报告摆到我的面前。

我随意瞟了一眼:“不好,我还是多呆一段时间。”

“可是,夫人的意思是想您出国疗养一段时间,然后在那边念书。”斋藤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的脸色。

“我不想去。”我把玩着手里的茶杯,干脆的拒绝。

如月现在在画画吧?

画的什么呢,那么入神,连我看着他都不知道

“可是……”斋藤把我的思绪召回现实

我打断了他的话:“我要回去画画了,有什么事情下次再说。”

说罢,我不再理睬斋藤,径自离开了探视室。

快步走回...

牧生视角


来探视我的人是斋藤管家

据说,父母不在的时候就是他照顾我的,

可以说,他是看着我长大的。

“少爷,我和您的主治医师聊过了,您已经可以出院了。”斋藤把报告摆到我的面前。

我随意瞟了一眼:“不好,我还是多呆一段时间。”

“可是,夫人的意思是想您出国疗养一段时间,然后在那边念书。”斋藤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的脸色。

“我不想去。”我把玩着手里的茶杯,干脆的拒绝。

如月现在在画画吧?

画的什么呢,那么入神,连我看着他都不知道

“可是……”斋藤把我的思绪召回现实

我打断了他的话:“我要回去画画了,有什么事情下次再说。”

说罢,我不再理睬斋藤,径自离开了探视室。

快步走回病房,推开房门

房内空荡荡的,如月不在屋子里

去哪儿了?

摸了摸画布上的颜料,已经风干了

我走到如月的画面前,他画的什么,乱七八糟一点章法也没有

是心乱了,我胡思乱想着

还是故意在在躲着我吧?

心里没来由的烦躁起来

我走出屋子,在疗养院内胡乱的绕圈

真是无聊

看样子得让漂亮的玩具快点臣服才行

我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没留神撞到一个人

“小子,看路!”来人凶恶的瞪了我一眼

真是恶心的渣滓,我心里默默鄙视着对方

我盯着他离去的方向

是通向疗养院的废弃花园

去那么人迹罕至的地方,肯定不是好事

我微微一笑,调转方向缓缓跟着那人走去

既然你撞上我

那就是你自己的不幸

跟着走了好一阵,远远就看到花园里站着一个人

私会?

我躲到一旁的树荫里

等候的人转过身来

如月?

我微微皱眉,他在这里干什么

两人纠缠着,似乎在争吵

离得有些远,我听不到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只见下一秒,那人一巴掌就把如月扇到了地上

我好笑的看着这一幕,心底愈加期待

如月漂亮的脸上多了几道红印子

真是,被虐待的样子都能让人泛起暴虐的情绪

那人似乎更兴奋,直接就压到如月身上,开始扯他的衣服

这么粗鲁,弄坏了我的玩具可不行

我苦恼的看了看周围,随手捡了一根废弃的钢筋,站出来往那边走去

“牧生?”如月瞪大眼睛看着我

那人下意识回过头来

还未出声,我手上的钢筋已经没入了他的后背。

如月惊慌失措的将那人推开,扯好自己的衣服

伸手探了探那人的口鼻处,如月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他死了!”

我毫无感觉,不顺眼的人渣就应该死掉

对上如月惊吓的眼神,我嫌弃的擦掉手里的血迹。

“牧生,怎么办?”如月脸色惨白。

我微微一笑,摸到如月的脸颊上:“别怕,有我在。”

他有些发愣,却乖乖的执行我的命令,将那人的尸体拖到附近掩藏好

这里平时没人经过,真是个杀人的好地儿。


海棠晓月

工孝拉郎 如月*桐岛牧生(14)

如月视角


那天过后,我和牧生之间似乎微妙起来。

以前,我对于这种关系,总是把控着主动权

只是这一次,我有些心烦意乱

我不再看着牧生画画

而是坐在他的对面

我企图用画画来躲避牧生

可是眼角的余光偶尔能瞟到牧生发呆的看着我

他在想什么呢?

我沾了点颜料,随意的在图上点画着。

护士推门进来对牧生说有人探监

我想忽视,耳朵却一字不落的将对白听了进去。

我张了张口,想问又不敢出声

牧生走到房门口,略微犹豫了一会儿。

半响,他拉开门,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我搁下画笔,不由自主的往门口瞟去。

牧生,要见什么人呢?


如月视角


那天过后,我和牧生之间似乎微妙起来。

以前,我对于这种关系,总是把控着主动权

只是这一次,我有些心烦意乱

我不再看着牧生画画

而是坐在他的对面

我企图用画画来躲避牧生

可是眼角的余光偶尔能瞟到牧生发呆的看着我

他在想什么呢?

我沾了点颜料,随意的在图上点画着。

护士推门进来对牧生说有人探监

我想忽视,耳朵却一字不落的将对白听了进去。

我张了张口,想问又不敢出声

牧生走到房门口,略微犹豫了一会儿。

半响,他拉开门,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我搁下画笔,不由自主的往门口瞟去。

牧生,要见什么人呢?


海棠晓月

工孝拉郎 如月*桐岛牧生(13)

牧生视角


那天过后,生活似乎恢复了常态。

只是如月,他不再在一旁看着我画画

而是坐到对面,拿着画笔专注的在画布上勾勒着。

偶尔抬头,能看见他眉梢不自觉的露出媚色

真是漂亮极了

我又转念想了想

玩具不漂亮也没什么意思

如月在画什么呢,这么专注

我抵着手背随意的看着他

护士突然推门进来:“桐岛,有人探视。”

我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好,我就来。”

我站起身来,如月似乎没有反应。

走到门口,我顿了顿。

我是希望他开口问的吧,可是身后静悄悄的

好像还差一点

走在路上,我升起微不可闻的笑意


牧生视角


那天过后,生活似乎恢复了常态。

只是如月,他不再在一旁看着我画画

而是坐到对面,拿着画笔专注的在画布上勾勒着。

偶尔抬头,能看见他眉梢不自觉的露出媚色

真是漂亮极了

我又转念想了想

玩具不漂亮也没什么意思

如月在画什么呢,这么专注

我抵着手背随意的看着他

护士突然推门进来:“桐岛,有人探视。”

我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好,我就来。”

我站起身来,如月似乎没有反应。

走到门口,我顿了顿。

我是希望他开口问的吧,可是身后静悄悄的

好像还差一点

走在路上,我升起微不可闻的笑意


海棠晓月

工孝拉郎 如月*桐岛牧生(12)

如月视角 


牧生睡觉不太老实,一直在我怀里滚来滚去。

我小心翼翼的抱着他,偶尔偷偷亲亲他的眉眼和额角。

他睡得很熟,应该没有发现吧。

手间或滑过他的腰腹和大腿

触感真好,真想多抱一会儿

老实说,我不是柳下惠。

在以前,有这种机会,我一定会把对方吃干抹净

可是对于牧生

我似乎生出了一点不该有的心思

这一夜他都很安心的睡着。

而我就这么发呆的看了他一夜

他睡着的样子纯净自然,像个不谙世事的孩童

真是美好的事物,让人心生向往

晨光斜斜的从窗户缝隙射进来,落在他的脸上

目光落到他的嘴唇上

我没来由的想到那副让我起了绮想的画

我吞吞口水,越凑越近

对方长...

如月视角 


牧生睡觉不太老实,一直在我怀里滚来滚去。

我小心翼翼的抱着他,偶尔偷偷亲亲他的眉眼和额角。

他睡得很熟,应该没有发现吧。

手间或滑过他的腰腹和大腿

触感真好,真想多抱一会儿

老实说,我不是柳下惠。

在以前,有这种机会,我一定会把对方吃干抹净

可是对于牧生

我似乎生出了一点不该有的心思

这一夜他都很安心的睡着。

而我就这么发呆的看了他一夜

他睡着的样子纯净自然,像个不谙世事的孩童

真是美好的事物,让人心生向往

晨光斜斜的从窗户缝隙射进来,落在他的脸上

目光落到他的嘴唇上

我没来由的想到那副让我起了绮想的画

我吞吞口水,越凑越近

对方长出一口气,睫毛微微颤动着。

他睁开双眼,侧过头看到我

“醒了?”我压下满心的遐想。

牧生点点头。

“还好没事。”我放松下来。

留海挡住了牧生漂亮的眼睛,我伸出手拨弄着他额前的碎发。

“如月。”他盯着我。

“恩?”我微微一愣。

“你皮肤真滑。”他露出调皮的笑容。

我一呆,才感觉到牧生温润的手掌在我腰身游移。

刚才压下去的欲火瞬间燃了起来,我仓皇的后退,不期然从床边掉了下去。

听到床上噗呲一声笑,我抬起头,满脸无辜的看着牧生对着我发笑。


海棠晓月

工孝拉郎 如月*桐岛牧生(11)

牧生视角 


这一夜,我做了很多梦。

梦里的我,走进一间教室。

面前的我和一个温和的男孩子坐在面前,他笑笑的对着我说着什么,我只顾愣愣的看着他。

“恩~”我皱起眉头。

看样子这是我的过去,那他是我的爱人吗?

我不知道,我就这么看着他,像是在透过他看另一个人。

我微笑着继续看戏。

画面一转,就看到他站在楼顶,

此时的我,正站在楼下的人群里,露出恶意的笑容。

楼顶的男生回过头,像是看到了什么人,点点头然后跳下楼来。

有人冲到房顶的边缘,伤心的呼喊着。

我迷恋的看着楼顶的人,顺着那道目光看上去,男生的面庞看不真切。

我努力往上看,所有的景象越来越淡。

长出一口...

牧生视角 


这一夜,我做了很多梦。

梦里的我,走进一间教室。

面前的我和一个温和的男孩子坐在面前,他笑笑的对着我说着什么,我只顾愣愣的看着他。

“恩~”我皱起眉头。

看样子这是我的过去,那他是我的爱人吗?

我不知道,我就这么看着他,像是在透过他看另一个人。

我微笑着继续看戏。

画面一转,就看到他站在楼顶,

此时的我,正站在楼下的人群里,露出恶意的笑容。

楼顶的男生回过头,像是看到了什么人,点点头然后跳下楼来。

有人冲到房顶的边缘,伤心的呼喊着。

我迷恋的看着楼顶的人,顺着那道目光看上去,男生的面庞看不真切。

我努力往上看,所有的景象越来越淡。

长出一口气,我缓缓张开眼睛。

身边徐徐传来让人安心的热度。

侧过头,正正对上如月的双眼。

他像是一夜没睡,眼睛里都是血丝。

“醒了?”如月沙哑着声音。

“恩。”我微不可闻的点点头。

“还好没事。”他放松的喘口气,抚开我额前的碎发

“如月。”我突然出声。

“恩?”他发愣的看着我。

“你皮肤真滑。”我露出微笑,看着他满脸通红。

像是才注意到我的手摩挲着他的腰身,他下意识往床边缩了缩,不期然掉到床下。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如月抬起脸看着我,满脸无辜。

 


海棠晓月

工孝拉郎 如月*桐岛牧生(10)

如月视角


那天之后,我不敢见牧生。

那双没有欲望的眼睛,让我多看一眼都觉得是亵渎。

牧生似乎察觉到我的异样,看上去有点沮丧。

我的错觉吧?怎么会有人挂念我呢?

我笑自己自作多情。

却不自觉的跟着牧生,看他坐在湖心亭发愣,心里着实有些心疼。

在我忍不住想要出去跟他说话的时候,他站了起来。

应该要回病房吧。

我看着他离开亭子,却在岸边蹲下身捡了个东西。

没想到他也会爬树,虽然看上去不熟练。

下一秒,就见他直直的掉入湖里。

牧生,会游泳吧?

我带着一丝侥幸没有立刻往前走去。

好一会儿我反应过来,拔腿就往湖边跑。

果然,牧生呛水,眼看就要沉下去。

我奋力...

如月视角

 

那天之后,我不敢见牧生。

那双没有欲望的眼睛,让我多看一眼都觉得是亵渎。

牧生似乎察觉到我的异样,看上去有点沮丧。

我的错觉吧?怎么会有人挂念我呢?

我笑自己自作多情。

却不自觉的跟着牧生,看他坐在湖心亭发愣,心里着实有些心疼。

在我忍不住想要出去跟他说话的时候,他站了起来。

应该要回病房吧。

我看着他离开亭子,却在岸边蹲下身捡了个东西。

没想到他也会爬树,虽然看上去不熟练。

下一秒,就见他直直的掉入湖里。

牧生,会游泳吧?

我带着一丝侥幸没有立刻往前走去。

好一会儿我反应过来,拔腿就往湖边跑。

果然,牧生呛水,眼看就要沉下去。

我奋力把他从湖里拖了出来,见他把湖水吐了出来,他苍白着脸晕了过去。

脱下衣服,裹着把他抱回了病房内。

许是呛了太多水,他一直在昏睡。

不得以,我只能帮他脱掉湿透的衣服,再擦干身体。

给他脱衣服的时候,我脸红的差点滴出血来。

真是漂亮的身体,从上而下看去,腰身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圆润的可爱,我好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胴体了。

用热帕子给牧生擦好身体,吹干头发,再把他抱到床上。

直到现在,我才开始后怕

再晚一会儿,我怕是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站在床边,细细打量着牧生,平时温和的脸煞白。

他似乎很冷,一直在发抖。

这么把他放着不太好吧

心里有个声音

想要这个人,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做吧,他会原谅你的。

得到过总比求而不得更好。

我吞吞口水,几乎要臣服于这个声音之下。

脱掉所有衣服,裸身钻进被窝,小心的将牧生拢在怀里。

他没有丝毫的排斥,只往我怀里钻。

“牧生,你身子好冷。”我凑到他耳边轻声说,小心的碰了碰他的脸颊。

他露出些许笑意,凑得更近。


海棠晓月

工孝拉郎 如月*桐岛牧生(09)

牧生视角 


如月这几天老是躲着我。

是心虚吧?

还是讨厌我了?

我被后面的想法弄得沮丧了。

垂头丧气的坐在湖心亭,太阳也不出来了。

咳咳

身上还未完全好,今天似乎又有些低烧。

还是回去吧,好像要下雨了。

刚走过湖边的灌木,就听见鸟叫声。

一只幼鸟在地上挣扎,树上他的父母叽叽喳喳的叫。

我对人没什么同情心,对动物却有足够的耐心。

因为动物永远是动物,人有时候不是人。

爬到湖边的树上,吃力的把那只鸟放到鸟窝里。

余光瞥到一个人影,我微微一笑,一脚踩了个空。

湖水好冰凉,四面八方的直往肺里灌去。

我呛了水,拼命挣扎着,恍惚间有人快速的往自己游...

牧生视角 

 

如月这几天老是躲着我。

是心虚吧?

还是讨厌我了?

我被后面的想法弄得沮丧了。

垂头丧气的坐在湖心亭,太阳也不出来了。

咳咳

身上还未完全好,今天似乎又有些低烧。

还是回去吧,好像要下雨了。

刚走过湖边的灌木,就听见鸟叫声。

一只幼鸟在地上挣扎,树上他的父母叽叽喳喳的叫。

我对人没什么同情心,对动物却有足够的耐心。

因为动物永远是动物,人有时候不是人。

爬到湖边的树上,吃力的把那只鸟放到鸟窝里。

余光瞥到一个人影,我微微一笑,一脚踩了个空。

湖水好冰凉,四面八方的直往肺里灌去。

我呛了水,拼命挣扎着,恍惚间有人快速的往自己游来。

被拖到岸上以后,来人按压着我的胸口,让我把喝下去的湖水吐了出来,然后我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迷蒙中,只觉得有人替我脱掉湿透的衣服,用湿毛巾给我擦身体,吹风机的声音吵得我皱眉头。

过了好久,终于安静下来。

好冷,我缩紧身体,努力抵抗着被窝里的寒冷。

似乎有人叹了口气,悉悉索索一阵声响后,有人掀开被窝。

下一秒,我就落入了一个滚烫的怀抱里。

肌肤相亲,裸裎相对。

恍惚中,有人低低的在我耳边说着:“牧生,你身子好冷。”

我露出笑意,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凑到更温暖的地方。


海棠晓月

工孝拉郎 如月*桐岛牧生(08)

屏蔽我,为啥?我看了通篇都没有看到敏感词汇

好吧,走链接

----------------------------------------------------------------------


特别注意:进了链接无法跳转点页面上的proceed就可以看了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229651


屏蔽我,为啥?我看了通篇都没有看到敏感词汇

好吧,走链接

----------------------------------------------------------------------


特别注意:进了链接无法跳转点页面上的proceed就可以看了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229651



海棠晓月

工孝拉郎 如月*桐岛牧生(07)

牧生视角


那天和如月打过招呼以后,他似乎很高兴。

果然人都一样,稍微对他显露一点善意,就卸下心房。

我以让他指导画画为名义,时常去他房间。

说来也巧,他的房间正好在我楼上。

我在他房间里画画的时候,他偶尔会捏着我的手在某个地方涂几下,又脸红着放开。

低头时候露出的媚态真让人心痒。

我的目的似乎越来越近了。

不过,如月的作风和外面传闻的倒是迥然不同。

因为发烧,我两日没去找如月了。

昨天,我像往常一样到他的房间,还未进门,就听到了房间内的响动。

我悄悄推开一道门缝,就看到如月背对着门口,看着面前的一幅画,手在下身不停的动作着,伴随着如月的喘息声。

都是男人...

牧生视角

 

那天和如月打过招呼以后,他似乎很高兴。

果然人都一样,稍微对他显露一点善意,就卸下心房。

我以让他指导画画为名义,时常去他房间。

说来也巧,他的房间正好在我楼上。

我在他房间里画画的时候,他偶尔会捏着我的手在某个地方涂几下,又脸红着放开。

低头时候露出的媚态真让人心痒。

我的目的似乎越来越近了。

不过,如月的作风和外面传闻的倒是迥然不同。

因为发烧,我两日没去找如月了。

昨天,我像往常一样到他的房间,还未进门,就听到了房间内的响动。

我悄悄推开一道门缝,就看到如月背对着门口,看着面前的一幅画,手在下身不停的动作着,伴随着如月的喘息声。

都是男人,总有要解决的欲望。

我靠在病房门前,低低的笑了。

不过倒是不清楚,他对着情动的人是谁呢。

也是时候了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他的那颗心拿过来

然后肆意揉捏

就行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