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aytawan

7763浏览    285参与
佛系玩家

bgm:恭喜恭喜

oishi的那个舞蹈真的好魔性啊55555早就想对它下手了

本来想剪gmm家群像的,结果发现我呆一个人就能撑起这个画风🤣

给大家拜个早年✧*。٩(ˊωˋ*)و✧*。

bgm:恭喜恭喜

oishi的那个舞蹈真的好魔性啊55555早就想对它下手了

本来想剪gmm家群像的,结果发现我呆一个人就能撑起这个画风🤣

给大家拜个早年✧*。٩(ˊωˋ*)و✧*。

F
沉迷呆湾的15天 💙

沉迷呆湾的15天 💙

沉迷呆湾的15天 💙

阿司禮林

🥰Come and get your LOVE💙


🧸跨年也要甜甜甜🐋


🥰Come and get your LOVE💙


🧸跨年也要甜甜甜🐋


参叁

提前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背景这两个颜色那个比较好啊。。。。。

提前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背景这两个颜色那个比较好啊。。。。。

阿司禮林

深藍真的太虐了,來嗑校車裡面TayNew BF神同步糖吧💁🏻‍♀️🥳我們爸比今天又為TONG子團兼親家呆妞抗旗嘮

深藍真的太虐了,來嗑校車裡面TayNew BF神同步糖吧💁🏻‍♀️🥳我們爸比今天又為TONG子團兼親家呆妞抗旗嘮

参叁

想画这个梗很久了55555+

想画这个梗很久了55555+

凝夏

[TayNew]犬。

「卡!」


小鏡頭前戴著耳機的疲憊臉孔彷彿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的喊出聲,立刻換來全場的歡呼。


深夜時分,耗時一天、不好幾個月,後段甚至馬不停蹄的趕工,終於在這一刻全部結束了。


身旁的工作人員、演員都在高聲慶祝,導演走過來拍拍他:「這幾個月辛苦啦,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要專心養病啊。」


肩上的手是溫暖的,這個劇組大多時候都是充滿歡笑的,跟正劇的走向設定其實不太符合,但也可能是因為這樣,因為高強度的工作量而被病魔擊倒的他,在這著急趕拍的情況下也收到許多的照顧和包容。


「謝謝導演!」深夜裡的笑容,依然如高掛日空的太陽一般明亮。



雖然明天...






「卡!」


小鏡頭前戴著耳機的疲憊臉孔彷彿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的喊出聲,立刻換來全場的歡呼。


深夜時分,耗時一天、不好幾個月,後段甚至馬不停蹄的趕工,終於在這一刻全部結束了。


身旁的工作人員、演員都在高聲慶祝,導演走過來拍拍他:「這幾個月辛苦啦,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要專心養病啊。」


肩上的手是溫暖的,這個劇組大多時候都是充滿歡笑的,跟正劇的走向設定其實不太符合,但也可能是因為這樣,因為高強度的工作量而被病魔擊倒的他,在這著急趕拍的情況下也收到許多的照顧和包容。


「謝謝導演!」深夜裡的笑容,依然如高掛日空的太陽一般明亮。






雖然明天另外一個劇組還有個收尾的拍照工作,但是現在重擔至少已經放下了一半。


人的本性是很神秘的,如果一直處在高壓環境反而會更堅強,不過一旦這樣的壓力被去除之後,反而會瞬間變得有點脆弱。


所以當工作人員開車送他回家的時候,開始緩慢放鬆的腦袋已經自動替林陽做好了決定。


「謝謝啊,開車小心。」


還是那個招牌溫暖的笑容,看著車離開後,林陽提著大包小包走上樓。


不知道是感冒還沒好還是因為高度運轉的工作量終於可以緩緩,他感覺這條路特別漫長,四肢特別沈重。


剛在樓梯口站穩,他東掏西找的翻出鑰匙,選擇的卻不是慣用的家門鑰匙,而是徑直往自家對門走去,熟悉的轉開大門,沒有一點遲疑的彷彿這才是他真正的住家。







不意外的一片漆黑。


對房內傢俱擺設的熟悉度讓林陽邊伸手探著電燈開關,邊把手裡的包放在門邊的矮櫃上。


沒選擇點亮客廳的大燈,只是將玄關的小燈打開,微弱的昏黃燈光讓他打了個呵欠,伸了個大懶腰之後,彷彿自然反射的直接往房門走去。










小心翼翼的打開房門,床頭櫃上的星空小夜燈亮著,那是林陽給他買的。


當初他們第一次同房的時候,他才發現鄭明心這個有趣的小秘密。













他怕黑。


這麼個身高177的大個男孩居然怕黑?













偏偏林陽長期失眠,睡眠品質不佳,只要有點光亮都會讓他睡得不好,於是乎兩個人為了關不關燈睡爭論了很久。


「就是睡覺嘛,你閉著眼不就一樣也是一片黑嗎?」

「那不一樣啊。」

「那裡不一樣?」

「就、就是不一樣!」


也許是真的講不過自己,鄭明心最後拉著被子背對著他直接躺下。


那時候林陽不懂這是妥協還是生悶氣,他只是起身去把房裡最後的光源關掉了。








隔天他看著鄭明心白皙的臉上掛著兩顆黑輪,反倒害他有點良心不安,午飯休息的時候假裝沒事的問了問他:「你昨天沒睡好?」


「嗯。」

僅是簡單的應聲對方就再也沒有下文。


第二天晚上林陽什麼也沒說,只是不再堅持把燈給關了。










後來兩個人開始變得熟悉之後,鄭明心才跟他說:「我出來念書之後,都是自己住自己睡,伸手不見五指的感覺會讓人很心慌。」











「彷彿掉進什麼黑洞裡,沒有人救得了他。」

那瞬間,鄭明心平淡的像是討論明天早餐吃什麼的樣子,林陽突然懂了。











不過開著燈睡對人體始終不太有益,所以他買了這盞星空燈,放在鄭明心的那一側,燈關了,還有宇宙星系會陪著他。


還有他這顆太陽。











從衣櫃拿了睡衣簡單快速的沖了個澡,穿過鄭明心身旁的枕頭陣,林陽側身把人抱進懷裡,忍不住在對方肩頭蹭了蹭。


宛如一隻終於盼到主人回家的黃金獵犬在撒嬌。










「⋯⋯結束了?」被突如其來的動靜蹭醒的主人,在腦袋辨別這個黏住自己的傢伙是自家大犬之後,同樣翻過身在對方的背上拍了拍。


「嗯⋯。」


背上的一拍彷彿像是種鼓勵,林陽不想說話,發了個短音當作回應,又往前蹭了蹭。


「應該是殺青了吧?」


「嗯。」


直到這一刻林陽才終於覺得所有的力氣全部用盡,他連說話甚至是移動的力氣都沒有。













他沒有停止的連軸轉工作,他生病頭痛發燒又拉肚子,他都可以跟自己說「你要加油啊,馬上就要結束啦,要撐下去啊」,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打了個針隔天繼續返回崗位,繼續拚勁十足的笑著完成每份工作。











但是這一瞬間,他真的覺得好累。


他只想要好好的睡一覺。














抱著鄭明心好好的,睡一覺。













因為新戲在即,他們兩個最近又總是動不動就上熱搜,擔心影響新戲熱度,最終還是被長官約談,要他們緩緩。


原本私下躲躲沒事也就算了,但是發生太多烏煙瘴氣的事,鄭明心也沒勁玩社群網站,而他也擔心自己控制不了分寸,於是兩個人說好暫時就先各過各的吧。









然後就是眾所皆知的一連串工作圍繞著他。


導致連好好視訊說話的時間都沒有。













然後就這樣過了將近一個月。














直到今天所有重擔幾乎結束的時候,腦袋逐漸緩慢成漿糊的時候,他只有一個念頭。












他不要回家。











他不想回自己家,他只想回到自己的大白熊身邊,任性一下,放縱自己,毀約一下。















「Hin.」

「在呢。」


林陽背上的手始終沒停過,緩慢的、安撫的拍著他。

他已經不在乎還有沒有燈,他只想靠著他的鄭明心,好好的睡一覺。














這幾天來,最安穩的一覺。










The End*

柔黛黛

【作品链接 】

【主发新浪微博:柔黛黛 O柔黛黛

【《半仙》系列之三 《红裳》】O柔黛黛
【《半仙》系列之二 《糖人》】O柔黛黛
【《半仙》系列之一 《醋仙》】O柔黛黛 

💙《明心》完结+番外 O柔黛黛
💙《逐阳》完结+番外 O柔黛黛
💙《只是好朋友》完结+番外 O柔黛黛
💙《出戏》完结+番外 O柔黛黛
💙《我不爱你》完结+番外 O柔黛黛
💙《妄想症》 O柔黛黛
💙《余生》短篇 O柔黛黛
💙《余生之余》短篇 O柔黛黛
💙《心上玫瑰》短篇 O柔黛黛
💙《豪赌》短篇 ...

【主发新浪微博:柔黛黛 O柔黛黛

【《半仙》系列之三 《红裳》】O柔黛黛
【《半仙》系列之二 《糖人》】O柔黛黛
【《半仙》系列之一 《醋仙》】O柔黛黛 

💙《明心》完结+番外 O柔黛黛
💙《逐阳》完结+番外 O柔黛黛
💙《只是好朋友》完结+番外 O柔黛黛
💙《出戏》完结+番外 O柔黛黛
💙《我不爱你》完结+番外 O柔黛黛
💙《妄想症》 O柔黛黛
💙《余生》短篇 O柔黛黛
💙《余生之余》短篇 O柔黛黛
💙《心上玫瑰》短篇 O柔黛黛
💙《豪赌》短篇 O柔黛黛
💙《戒》短篇 O柔黛黛

【晋江:柔黛黛 O网页链接
💙《入世》新坑 虐心 HE O网页链接 
💙《妄想症》O网页链接
💙《我不爱你》完结+番外 O网页链接
💙《出戏》完结+番外 O网页链接
💙《只是好朋友》完结+番外 O网页链接
💙《逐阳》完结+番外 O网页链接
💙《明心》完结+番外 O网页链接
💙《余生》短篇 O网页链接
💙《轮爱》完结+番外 O网页链接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歉,圈地自萌,勿转。
本人作品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哟(*^__^*) 
鄙视一切盗文并做商用收取费用之无耻行为

柔黛黛

《DARE OR NOT》

《DARE OR NOT》

By柔黛黛

“林阳,敢不敢?”

“嗯?”

“这样的人生……”郑明心低声似哀叹,“这样的爱情……”

林阳静默,修长的手指无意识地摩挲靠在他肩头的人的耳垂,小巧圆润,触感不错。

郑明心发痒,往他怀里缩了缩,耳畔听见他恍若无声的回答。

“太疯狂,太变态了……”

屏幕闪烁,光影斑驳,电影画面中的男女主人公以搂抱亲吻的姿势,被封在兜头灌下的水泥柱里,浇筑出永不分离的爱。

没有说敢不敢,可郑明心就是懂了林阳的言下之意。

他不敢,他不会敢,他不能敢,他不敢敢。

太了解一个人,有好也有坏。

好的是,他们心灵相通,坏的是,未曾开口,就能预见心碎的答案。

胆小...

《DARE OR NOT》

By柔黛黛

“林阳,敢不敢?”

“嗯?”

“这样的人生……”郑明心低声似哀叹,“这样的爱情……”

林阳静默,修长的手指无意识地摩挲靠在他肩头的人的耳垂,小巧圆润,触感不错。

郑明心发痒,往他怀里缩了缩,耳畔听见他恍若无声的回答。

“太疯狂,太变态了……”

屏幕闪烁,光影斑驳,电影画面中的男女主人公以搂抱亲吻的姿势,被封在兜头灌下的水泥柱里,浇筑出永不分离的爱。

没有说敢不敢,可郑明心就是懂了林阳的言下之意。

他不敢,他不会敢,他不能敢,他不敢敢。

太了解一个人,有好也有坏。

好的是,他们心灵相通,坏的是,未曾开口,就能预见心碎的答案。

胆小鬼。郑明心被影片感动到湿润了双眼,心底却说了这三个字。

不知道是说林阳,还是说自己。

他明白林阳为何不敢。

林阳出身虽非显赫世家,却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家规甚严,家教良好,行差踏错有辱门风的事,这乖乖仔无论如何是做不出来的——呵,三十来岁了,还是个处男呢。

电影里的男女主人公就是两个疯子,为了爱,不敢爱,只能借一个个“敢不敢”的作死游戏,去赌对方的爱,彼此试探,伤害,忍受了十年又十年的分别,于重逢时才明白刻骨铭心,才用死亡证明他们相爱。

这样的爱,确实疯狂到极致,变态到极致。

这样的人生,林阳如何敢?

林阳不敢,可他郑明心敢。

打破常规,超脱世俗,他想尝试。

他体内疯狂的因子蠢蠢欲动,那失控的、肆意的、渴望自由、不受拘束、不想按照他人眼光过活成他们想要的样子、急欲追求爱与幸福的想法在影片最后打出“LOVE ME, IF YOU DARE.”后,破土而出。

“林阳,陪我玩一个游戏,敢不敢?”

郑明心咬牙,从林阳肩头起身,盯着他,炯炯有神的眼睛,于黑暗中也发着光。

带着一丝兴奋,有了些许疯狂。

“你想玩什么?”林阳有些害怕这样不顾一切的眼神。

“敢不敢?像电影里一样,玩爱的游戏。”郑明心舔了舔唇。

林阳呆住了:“什么?”

“接吻,敢不敢?”

“说’我爱你’,敢不敢?”

林阳如同被惊雷轰顶,脑子被炸成焦糊。他心脏不听使唤乱跳,英俊的眉不自觉微微皱起,他怔怔愣了许久,似不知郑明心说这话是否在开玩笑,确认般朝他望去。

那犹如夜中最亮的星的黑眸,正一眨不眨地望着他,炙热异常,盯得他浑身奇奇怪怪。

空气中有不安燥热的游丝,林阳在那样近乎渴望的眼神里只想逃。

“敢不敢?林阳?”郑明心哑着嗓子又问。

不不不,不敢。

他们现在这样就很好,他们无需亲吻,他们更不需要说爱……

守着彼此好朋友的位置,已经很好。

“说什么呢?电影看傻了!”林阳一把推开郑明心凑过来的脑袋,笑道。

笑里有难掩的慌张,颤抖。

意料之中的反应,郑明心说不上有没有失望。

他呵了一声,坐了回去,靠在沙发上。

两人又是无言。

电影已结束。

郑明心知道,怪不得林阳。他们俩,连喜欢对方都没有说过。他们只是有点暧昧,在爱或不爱的边缘徘徊。

过界,不过界?

林阳犹豫,他自己又何尝不是。

他们又不是相爱的关系,他们不确认对方心里的想法,也从没有给过对方一个鼓励或肯定的眼神。

能玩闹就好,能拥抱就好,能接吻就好——即使只是在戏中。

他们不敢越过那已岌岌可危的一条线,可能跨过去就是万劫不复——

他们都是公众人物,他们都不能确定会不会相爱一辈子。

他们还有家人,他们不可以任性。

他们,连八字都没有一撇。

他们,都是男人。

林阳这样的态度,他永远不能期待更多了。

那个胆小鬼连做个游戏都不敢,更别说真正去爱。

林阳不敢,他就不能拖着他陷入迷乱,那或许会毁了他。

郑明心用力闭了闭眼睛,手在身侧握成拳。

他不想被困在这似有若有的感情里,作茧自缚,明知看不到希望,却苦苦在原地挣扎。

他不需要隐晦不确定的爱。他需要两情相悦,光明正大。爱他所爱,携一个人,成一个家,养一堆娃,相濡以沫,一起到老。

郑明心扯动嘴角,幽幽说出连自己都觉得似乎在赌气的话:“你不陪我玩,我找别人了啊。”

林阳身子剧颤,半天没吭声。

许久许久,他说:“去吧。”

石头,你想做什么,就去。


没有郑明心腻着的日子,林阳也渐渐习惯。

少了郑明心,他还有许许多多的好朋友,每天的日子还是快快乐乐无忧无愁。

拍戏,摄影,约朋友吃饭,健身,旅游。

午夜梦回的时候,总有一双晶晶亮的眼神看着他,问他:“敢不敢?林阳?”

醒来,总是心中空荡荡丢了魂一般。

梦中的自己回:“敢。”

可,石头,我怕你只是一时冲动,一时胡闹,等到后悔,就没有了退路。那,你,该怎么办?


手机“滴”的一声,滑入一条信息。

——“不营业了?敢不敢?”

游戏,他还是没有放弃。

林阳笑了笑,心里却是苦的。

他了解郑明心,他说过的认定的,就会去做,不计后果。

郑明心,果然如先前所说,去找别人,玩“爱,敢不敢?”的游戏。

那是一个女生,郑明心交往了半年的女生。

这半年来,郑明心疯狂表达对她的爱意,在网上公开说在意她,爱她,不能没有她。

很好,爱,确实是该跟女人说。

而不是,对一个男人。

他想要的,他给不了他。

林阳按下了按钮,发送信息——“敢。”


两人已不太联络。各自有很多的工作,郑明心去谈了恋爱,林阳也有很多朋友要约。那些一天数十个电话视频有空就约的亲近,见面就搂搂抱抱的亲昵,都不再有。

仅仅半年时间,似乎一切都变了。

自上次林阳发了个“敢”字的回信,郑明心的社交网络上,再没有林阳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其他朋友,同事,合作伙伴。私人账号更几乎是围绕着那个她而转。

朋友们问他,他和郑明心怎么了?

林阳笑笑回:“没什么啊!谈恋爱的人不都是这样玩消失的吗?”

朋友们不傻,连粉丝们都看出不对劲,他们俩怎么可能没事发生?

可当事人不说,外人又能如何?

林阳不去主动关注郑明心的消息。他知道那个人谈起恋爱来,就是全身心的投入,这一投入就是几年,或许,是一辈子。

他没有陪他玩,他也就不再缠着他玩了。

这,就是他们的路,于分岔口,渐行渐远。

他早预料到,他们会是这样的结局。

好友问:“郑明心是要结婚了吗?关注了一堆婚纱号?”

他不以为然回:“你问他啊。”

心却是疼了疼。

“你不是他好朋友吗?我以为你知道。”

林阳苦笑,心里道,我们,早不是好朋友了,甚至比普通同事都不如。

他们除了工作,已再无联系。就算是工作,也是本着敬业精神,坚持着做了表面功夫——似以前般亲密。

可他知道,所有,都不复从前。


——“删好友,敢不敢?”

郑明心在FB私信里问他。

林阳看到这几天前的讯息,茫茫然想,这是手机短信都不愿给我发了吗?

他无意识般回了。

——“敢。”

发送键一按,他就知道,他们结束了。

再没有回头路。

他的心揪了一会,手哆嗦了一会,在好友列表里搜索郑明心,结果是,搜无此人。

郑明心很绝,绝到不给两人留任何退路。

FB好友关系解除,从此只是陌路。

再后来的后来,林阳与郑明心CP关系解绑。

外界与粉圈猜测,两人因为利益关系闹翻,老死不相往来。

当事人从来没有出来解释过,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一切,如同迷题,无人知晓,无人能解。


人生路漫漫。

时光如流水,转瞬即逝。

十年。

说短不短,说长不长。

身边的朋友,都已成家,而林阳,没有等到命定之人,一直单着。也不是没有人给他介绍,可,都不是他要的那个。

宁缺毋滥。他,也不是非要人陪才可。

没有那么多朋友可约了,林阳也慢慢习惯并享受起独居生活。

心境平和,无大悲大喜。

日子平顺,无大风大浪。

他还在演艺圈,未大紫大红,无妨,那只是一份工作。

再没有人记起当年时常上热搜的“阳心”CP。

总是有更多的CP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清新鲜美。

那个叫郑明心的人,在完成最后一部剧《深蓝之吻》后,就退了圈,和女友结了婚。

从此再无音讯。

这对于他们,已是最好的结局。

林阳从来没有后悔过那晚他说的“去吧。”

郑明心追求的幸福人生,没有了他,得偿所愿。


十年,虽于历史长河中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步。社会已进步了一大步。

世界各国,很多国家已承认同性之爱,泰国也不例外。

Love&Peace。

爱与和平,真好。

在同性婚姻条例写入泰国法律时,林阳难得兴起,喝了点酒。

他微醺地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摇啊摇的,眯着眼看头顶的月。

手机滴滴滴接连响起短信声。

他摸出来凑近看,一条条的“生日快乐”。

啊!过零点了,7月20日,他的生日到了呢。

转眼,四十不惑了。

他把手机放下,闭上眼,将前半生倒带。

清风微抚,虫声唧唧复唧唧,酒精上头,睡意袭来,他困了,头昏昏的,似乎做起梦来。

梦里有人用软糯的声音说:“他的生日礼物啊?我早就准备好了。”

可当年,直到他们分开,他也没有收到那个礼物。

真想知道当初他想送他什么。

朦朦胧胧中,听到有人敲门,铁把手扣在铁门上,“哐哐哐。”

一声接一声,林阳迷迷糊糊想,三更半夜的,是迷路的仙子吗?

哈,他刚看了个中国民间神话,夜半敲门的多半是美女。

敲门声不重,不急不躁,礼貌而节制。

林阳睁眼看,透过铁皮大门,院落外似乎有人,远远的看不清身影。他晕乎乎从摇椅上起身,踉踉跄跄朝大门走去。

他有点醉,又不是醉得厉害。他住的这小区,治安很好,敲门的总归不是坏人。

说不定是朋友们给的生日惊喜呢。

他嘴角含笑,脚步虚浮着,去开门。

深夜中“哐——吱——”一声。

林阳倚在大门上,总觉得还在梦中。

他习惯性对着那人展开笑颜。

被月光笼罩的人,显得那么温柔可爱。他还是记忆中的模样,雪白细腻的双颊点着两丛红扑扑,柔软的额发乖顺地垂着,眼中有星辰闪烁,他的唇似果冻诱人,说着常在梦中说过的话。

“林阳——相爱——敢不敢?”声音中发着颤,一口气仿佛随时会断。

林阳笑眯眯,想也不想回:“敢。”

吐字清晰,音色迷人。

刹那间,银河都落入门外人眼中,美不胜收。

那人扑上来,将自己跌进他怀里,将唇贴在他唇上。他们心有灵犀般同时张了嘴,辗转亲吻,吸吮彼此,纠缠至深。唇齿间蔓延了酒气,夹杂了一丝咸。林阳不觉得流入口中的液体是苦的,他的心如泡在糖水里,暖暖的甜甜的,舒适极了,爱意在荡漾,漾出层层波,转瞬泛成爱潮汹涌。他抱着那夜半来敲门的美人,迷醉到要晕了。这是他做过的最美的梦,他不想醒来,如果有水泥从天上倾泻而下,他愿意被这样亲吻拥抱着,浇筑成一体,和他的石头永远在一起。

“LOVE ME, IF YOU DARE.”

无名指被套上什么冰凉的物体,继而被人十指紧扣。

他听到他在他嘴里带着哭声小心翼翼问:“一辈子,敢不敢?”

“敢。”By柔黛黛


喜欢薄荷绿的熊

[leetay]心口不一

#ooc产物

#leetay

#喜欢taynew的宝宝不建议食用

#看租凭男友有感而发

#许愿,但愿有生之年,leetay能演一次情侣,想看lee跳海,而对象一定要是tay啊!

#这文已经构思了一段时间了,2月份就开了头

#脑洞产物,勿纠结时间线


译:Q=集,第几集


心口不一


02

lee发现了自从在tay那一次喝醉后,两人的联络相比较以往来说,变得频繁了。

就像现在,lee还在录影的时候,tay给自己发来了信息。

tay:中午要一起吃吗?

lee:拍摄,不清楚呢……

tay:不吃就算了。

lee:你们剧组不一起吃吗?

tay:他们有其他的准备,new...

#ooc产物

#leetay

#喜欢taynew的宝宝不建议食用

#看租凭男友有感而发

#许愿,但愿有生之年,leetay能演一次情侣,想看lee跳海,而对象一定要是tay啊!

#这文已经构思了一段时间了,2月份就开了头

#脑洞产物,勿纠结时间线


译:Q=集,第几集


心口不一


02

lee发现了自从在tay那一次喝醉后,两人的联络相比较以往来说,变得频繁了。

就像现在,lee还在录影的时候,tay给自己发来了信息。

tay:中午要一起吃吗?

lee:拍摄,不清楚呢……

tay:不吃就算了。

lee:你们剧组不一起吃吗?

tay:他们有其他的准备,new也有事先走了。

lee:你不饿的话,就等我吧。

tay:……

 

你们应该只听说过被深爱的人才可以有持无恐,但lee知道自己并不是被深爱的那位——对于tay来说,new才是。可lee从来都不是那种会逆来顺受的人,并没有占据上风的他却还是不爱说真话,他的朋友说正是因为他这样的性格,所以身边大多数的人跟他的关系一直都是不温不火,可他永远都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但事实他自己最清楚,自己对tay已经是足够特别的。不然他连“等我吧”都不会带上,直接忽略不回。爱吃不吃,爱等不等。

“嘿!孩子!”迎面而来,是老阿姨godji麻麻,“直播完了,你吃了吗?”

“还没。”lee顿了顿,向周围张望了一下,并没有发现tay的身影,“麻麻,那个P'tay走了吗?”

“咦,刚刚那孩子还在的……”老阿姨生了错觉,lee的双眸闪过了失落,但太快了她看得并不真切。

“哦,那麻麻你吃了么,我打算去后街的小店买点吃的……”lee边说着边背好了包。再喜欢都不能表现得他很在乎,他在内心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那就……”

突然之间。

“lee!你这是要去哪了?”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tay,不知是躲哪儿偷偷睡了一觉,头发乱糟糟的,“不是说好一起吃中午饭吗?”

就是这该死的撒娇,tay本人是永远都不会认知到自己有多可爱,那是语速很快又小小声的嘟喃埋怨,手已经扯上了自己的衣角,lee告诉自己不能够被诱惑,可心早已沦陷了,暖流汹涌而至,可他只敢用他惯用的笑容回应着,不让任何人知道在这一瞬他想亲吻眼前这个人的想法。

“对不起,我差点忘了。”怎么可能忘,只是以为你又跟着他走了而已。

“你看看我对你多在乎,你还敢忘……”lee知道tay说这句话就是他真的在遵守着等他的约定,但如果是从其他人口中说出来,那恐怕就是在撩人了。

“那……走吧,P'godji,下次再给你买好吃,我和P'tay先走了。”

意识到老阿姨在,想到了什么,恶作剧般地lee伸出了手温柔地整理起tay像鸟巢乱的头发,“P’tay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呐……”果然不出所料,被突如其来这一弄的tay,一脸懵逼地且表情开始变得逐渐嫌弃。

“我要ship你们,leetay!!!”被当面塞狗粮的老阿姨笑得一脸痴汉,开心地绕开了秀恩爱的“两小口”,走回自己的工作座位,老实说这种情景在GMM大楼早就见怪不怪了。

“麻麻本来是ship我和new的,lee!!而且凭什么我是下面的那个!”

“等下要坐我车的人,心里还敢想着别人。”尽量将话说得像玩笑一般,只是lee知道自己又在一语双关了,不能怪他,他也是会吃醋的人,尽管这个人并不属于自己。

“好吧……”有一点点被气到的tay,为了自己的胃,他还是默默地忍耐了下来,毕竟tay希望称职的司机lee还能将送自己回家。

 

坐在副驾上,轻车驾熟地打开了音响连上自己的手机,播放起了自己喜欢的歌。

看着眼前的tay,lee想起了之前读过《小王子》里的一句话:

我始终认为一个人可以很天真简单的活下去,必是身边无数人用更大的代价守护而来的。

 

而他有强烈的预感,tay的天真快乐,会毁在那个人的手中,也不能说是毁,这个字太严重了,应该是不察觉地就被那个人摔碎了,这应该更合适。这是很可恶的诅咒,可是在lee心里阴暗的那面,有什么畸形的期盼在发芽,不单单是在商场看到的那一幕,也不只是tay喝醉的那一晚,这种子早已深埋在和tay初遇的那一天,扎根心底。lee觉得自己真的是坏透了。但他可以更坏。

“最近怎么不见你和new经常一起了?”最近lee留意到tay都是蹭着不同人的车回家的,没有人的时候,就看见他坐地铁回家。

“就……”玩着手机的tay顿了顿,没给lee回答。但lee知道自己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他得让tay意识到new,他随时都会离开。

“不过也没关系,你们迟点深蓝开拍,又可以待在一起了。”然后,lee又会为tay所划开的伤口敷上能愈合的药,接着下一次又再划开。

“也许吧。”tay嘴上应着,又摇了摇头,渐渐地最近他已经意识到,他和new应该是回不到以前了。

“听姐姐说,boy for rent的你很受欢迎啊?”

“leethanat一直都很受欢迎。”露出了邪魅一笑的lee,看着后视镜,拐进了一旁的车道。只是不怎么受taytawan的欢迎而已。

“话说,你3willbefree拍完了吗?”

“没呀,之前不是跟你说了。”说道这,tay有点生气,明明前几天才和lee在line上说过。

“是吗?”lee当然记得了,只是他想知道拍到几Q,因为他偷偷地看过了剧本,越到后期里面就有让他妒忌到快要发疯的剧情,“但你没说拍到几Q?”

“Q7了,听说后天就要准备和joss拍吻戏了。”tay说得轻描淡写,根本都不在乎的样子。

“是吗?”

“拍亲亲而已,又不是没有过。”根本没听出lee的情绪,tay已经开始自顾自地谈起了自己吻戏。

“在BFR里我也亲了很多Q,几乎每集都在亲,如果你不懂的话,可以来请教我。特别后面和女生亲亲的时候。”这是气话,lee自己知道,但tay是不会知道的,“特别被P'off笑你连女生的胸都没摸过……”

“切,我是没摸过,我就是弱鸡怎么了,知道你摸过了很多次,花心男主leethanat!”在lee面前,同样是嘴上不会认输的tay。

没等tay继续碎碎念下去,车子拐入了停车场,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这时tay只看得见lee一半的轮廓而另一半陷入了阴影里,只见他的眼神一下子阴暗了下来。比夜更暗的黑向tay袭来。

“tay,你确定你真的会接吻?”车已经停了下来,在这个昏暗的地下停车场里。

lee打开了他的安全带,缓慢又小心地向tay的副驾位靠近,“你真的会?”

tay屏住了呼吸,他读懂了这句话,它是一句邀请更是一句挑衅,脑袋哐的一声响,空白并不知所措,本能地往后躲,可lee的眼睛一步一步地向他靠近着,那是双充满危险和侵略性的桃花眼,那总给人错觉在散发着笑容的嘴角向他袭来,无形的张力压制着想要逃跑的tay。tay的第一反应是,他不该在不是拍戏的时候和别人接吻,他没有想起new。

可能是本能让tay闭上了双眼,又或许是lee的吻技不错的缘故?lee的吻带有强硬性却让tay错觉自己是被捧在心上的,lee的唇试探性般摩挲了几下,继而小心翼翼地覆上了tay的唇,紧接着是lee的气息如狂风、海啸般向tay袭来,但被禁锢在lee怀里的tay恍如大海中央那个的小岛,再大的风雨,再强劲的雷电,再大的海浪,他都会在中央被蓝色的海安然无恙地所保护着,这一刻因脑袋缺氧,感到浮浮沉沉又安稳的tay都只是关于lee的。tay也意识到了,在这个密闭而狭窄的车厢里。他们接吻了。

“lee,你怎么突然吻我了?”

“呵,我在教你怎么接吻而已,P'tay你这个母胎solo……”

“P'tay因为我的吻心动了,对吗?”

回荡在车厢里,是lee用弟弟向哥哥的撒娇掩盖自己因吃豆腐成功喜悦的尾音。

 

“我们吃饭要一起发快拍吗?”

“拍了后,你要post上inst吗?”

“拍了难道不上传吗?”

“那我不要拍了。”

“为什么?”

“不想和你一起在inst出现。”

“死lee,滚一边去!”

 

我对你的爱就像偷情一般,隐晦又快乐,而我们的吻只能发生在密闭的车厢里,无法公之于众。


to be continued......

喜欢薄荷绿的熊

[leetay]心口不一

#ooc产物

#leetay

#喜欢taynew的宝宝不建议食用

#看租凭男友有感而发

#许愿,但愿有生之年,leetay能演一次情侣,想看lee跳海,而对象一定要是tay啊!

#这文已经构思了一段时间了,2月份就开了头

#脑洞产物,勿纠结时间线


心口不一


01

他们总说,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要藏着掖着?

正因为喜欢所以要藏着,不被发现才能继续喜欢下去。

以上的对话,发生在喝醉的某一晚。


tay和new特别要好,是全公司的都众所周知的事情,这事lee也很清楚。

天不愿给的缘分,怎么也强求不来,他们约好的健身房,相约的拍摄时光,可次数再多...

#ooc产物

#leetay

#喜欢taynew的宝宝不建议食用

#看租凭男友有感而发

#许愿,但愿有生之年,leetay能演一次情侣,想看lee跳海,而对象一定要是tay啊!

#这文已经构思了一段时间了,2月份就开了头

#脑洞产物,勿纠结时间线

 

心口不一


01

他们总说,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要藏着掖着?

正因为喜欢所以要藏着,不被发现才能继续喜欢下去。

以上的对话,发生在喝醉的某一晚。

 

tay和new特别要好,是全公司的都众所周知的事情,这事lee也很清楚。

天不愿给的缘分,怎么也强求不来,他们约好的健身房,相约的拍摄时光,可次数再多都比不过那个早已和他成为亲密朋友的best friend,他是迟来到的那位。

就像现在,今天特意早点回来和mond、fon准备关于Boy For Rent的面书直播,lee就看到了tay和new在一起看深蓝之吻的剧本,昨晚和tay聊line时,他好像说了今天就得拍定妆照了,聊起这事时,tay还给自己发了一个“鬼脸”的表情,lee想那时候的tay一定是很开心的,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隔着座位板和tay远距离地打了个招呼后,lee就拿过台本进入到另外的房间开始化妆做准备,他不禁想起了前些天和朋友在暹罗广场逛街看到的那一幕,new似乎和他新处的女友在餐厅里一起吃饭,他还能清除地记得那天的new穿着的是绿色夏威夷花衬衫,女孩子长得蛮好看的,两人聊得很欢,完全没有察觉到经过的自己。那一刻就想打电话问tay这是怎么回事,可当看着P'tay的号码时,lee还是犹豫了,他没有拨通那“绿色”的通话键,而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直至到在上个月,tay和同是朱拉的校友聚会,lee第一次看到了喝得快不省人事的tay。不知是他们里面的谁给自己打的电话,准备睡的Lee接到电话就匆忙赶了过去,哄拉扯背花式地将人带回了自己的公寓。

“你就是lee吗?我们想给new打电话,但P'tay让我们给其他人打,所以就选了个最近通话的朋友给打了,谢谢你……你真的是lee,对吗?”

“嗯,没米莱,我会照顾好他的……”

“开车了吗?”

“开了,我先带他回去醒醒酒,你们也路上小心……”

“拜拜……”

事实,只有lee自己一个人知道那天的tay有多难搞,一路上安全带不好好佩戴,双手时不时举起嚷着想吐,还让自己给他唱歌,好不容易停好车,将人扯到路边吐了好一会,人清醒多了,当tay看到是自己的时候,嘴就开始怼上了,可是喝醉的他,说话都变得不利索。

“死lee怎么是你?”

“醉鬼P'tay,我们先回家……”

“我不要!我要继续喝……”听到tay这么说,lee的眉头皱得更紧,眼前这人是怎么了?据他所认识的P'tay绝对不是这么一个没有自控能力的人。

“是谁欺负你?”lee想到的第一件事,tay是被什么人给欺负了?毕竟是团欺。更重要的是,这位哥哥本来就是一个善心的人,耳根软又容易相信人,就是俗语说的那种,被人卖了还给对方数钱的人,有时候蠢得连自己都不禁想欺负他一回。

这句话,lee一说出口后就后悔了,因为太搞笑了,细想一下谁会欺负这么一大只成年男人。可没想到,在夜深的马路旁,抱着膝盖蹲在地上的人突然变得安静了起来,路灯的阴影下只够隐约地看到tay将脸又藏了藏。lee立马就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了。

缓了缓,lee将还有八分醉意的tay塞进了车里,飞快地往家里带,他只记得那平常明媚得如太阳般温暖的双眼,在那一刻却红了眼眶,lee也一瞬读不懂自己内心莫名升起的愤怒感,到底是哪个可恶的谁让tay这样了?

喝醉的人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状况出现,更何况是热爱和自己斗嘴的P'tay,回到公寓后,又跑去厕所吐了一回,看人终于消停下来躺在了沙发上,lee倒了一杯水给tay递了过去,却发现了tay脸颊上的泪痕,lee坐到了地上,向tay靠近过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

“别骗人了,肯定是有什么的……”

“你是谁,健身好友,摄影同好,普通朋友……”如果是别人听到这些话,肯定会很生气的,毕竟辛辛苦苦地把醉鬼安置好已经很累了,看到朋友情绪不好想要安慰一二,对方却给脸色自己看。但此时lee相信tay真正的内心一定不是想这样说的,而且他也不舍得生他的气。

可嘴上依旧不能让啊。

“是是是,我就一普通朋友,你爱说不说。”边说着,手上边扯过一旁的毯子往tay的身上盖,可lee并没有离开,而是背靠在沙发上,拿过手机翻起了tw,lee直觉tw或许可以找到什么答案。

“那你说,喜欢一个人应该做什么?”毯子里的人发出闷闷的声音,像极了生闷气的小孩。

“告诉他啊……”翻了翻tay的推特,大多数是转推,还有一些人生格言,这些都很P'tay,但还是有好几句引起了lee的注意,还有近期的照片,几乎都少了很多关于那个人的出现。

“你喜欢new?”

夜深里,人的情绪起伏几乎都会比白天要大得很,也让人更容易说真话。lee突然地说了这么一句,事实他也想知道,这个萦绕了许久的想法是不是正确的。

“你说什么?”

“P'tay你喜欢new。”这一次,lee用的是陈述句,早已转过身来的tay一脸不知所措地看向了lee,只见他的眼底如水般清澈,醉意全无。

“你开什么玩笑……我们只是……”急着否认的tay,话刚说出口,突然想到了什么,视线又低垂了下去,话就吞回去了。

究竟他想到了什么?tay想到了他和new一起去过很多不同国家的旅行,度过的春夏秋冬,寒冷与酷热,他们一起拍摄的电视剧,他们一起上的节目,他们一起开过的见面会,而更多的是他们互相留在彼此inst和tw上的照片和视频,被粉丝调抗为情头的cp照片。不过,那人最近删掉了许多。之前他以为,是的只不过是他以为。模糊间,他以为两个人或许能成为fan的关系,在他的人生观里,能成为fan的两人前提难道不是要相处得很舒服很亲密,在经过长时间的磨合,意识到自己能够完全地喜欢上他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能够包容和支持彼此。而不是简单地就看过对方的照片,在line上聊了不那么好几天,约会了好几次,有感觉了就可以朝着情侣关系发展,tay一直对这种犹如快餐般的恋爱模式万分不理解。他也差点以为,可能未来的某天,他和new自然而然地就会走到一起了,不用过多的告白,因为时间会告诉他们是最好、最适合彼此的。不是没有勇敢过,tay有那么好几次模糊地试探想更进一步,成为fan-boy friend,可最后对方都会用bf带过去,可能是时间还没到的缘故,tay是这样子说服自己的。可没想到,他以为最”牢不可破“的关系,这么容易就被打破了。

“他快有女朋友了,所以你别乱说……”lee清晰地听见当tay说这话时,他哽咽了,这是有多喜欢?心脏的位置开始隐隐作痛。

“嗯……”轻轻应了一句,lee轻轻地拍了拍tay的肩,“睡吧……”

“lee,你就不再安慰我一下吗?”

“你没说你喜欢new啊,那他有女朋友跟你有什么关系?”就假装不知道就是最好的,lee说这话的时候也在心里说服着自己。如果tay没有喜欢new,那该多好。

“你会觉得喜欢男生,很奇怪吗?”

“不会。”lee笑了笑,怎么可能会,我喜欢的就是男生啊,只不过他不知道我喜欢他而已,甚至我连靠近他的机会都少得可怜,连亲密的朋友都算不上。在lee的自我定义里,tay对自己不过是公司的同事罢了。可lee知道自己一直都在坚持,一直都在等。

“你要进我屋里睡吗?你睡床我睡地上就好了。”

“不用了,我在这里睡就好了。”

“那晚安了,我进屋里睡。”

“嗯,lee……”

“嗯?”

“谢谢你去接我。”

“嗯,对了,P'tay我记得曾经读过那么一句话。”

“什么?”

“一切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或许上天早就安排了比他更适合你的人,只是你没看得见而已。”

“晚安。”

lee不知道到那晚的tay有没有听得懂,就像他说过的很多话,他都不清楚tay有没有听得懂。

 

“我们是玫瑰中学的校友,你能看到我吗?”

不要只看到和你同是朱拉的校友,我和你的缘分在中学就有了。我明明就在new之前。

“lee在等你。”

lee说了在等tay就是真的在等了,你知道吗?傻tay。

还有很多。

 

我的爱情不是不来,只是来的很慢,可能刚好地就和你一样慢了。

好梦,P'tay。

  

未完待续……


--------------------

勿上升到真人,无论怎么样,都祝福,一定要幸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