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f三代练习生

10765浏览    965参与
没名气爆米花和她没名气的文

等光的日子第四季第十四章

  贺峻霖跟着严浩翔和童禹坤来到人间租了一所宅院,贺峻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睛一直都治不好看不见的日子真的很难熬。严浩翔拍拍贺峻霖:“怎么不回房间?快下雪了”

  

  贺峻霖摇摇头:“听说冬天的第一片雪花可以治愈万物”

  

  严浩翔看着贺峻霖解下眼睛上的丝带睁开那双漂亮又无神的眼睛有些唏嘘:“会好起来的”严浩翔其实知道丁程鑫给贺峻霖的眼睛和记忆都下了禁制,他明白丁程鑫是不希望贺峻霖再次回到天宫,在天宫贺峻霖是人人喊打的灾星但是在人间贺峻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而已

  

  童禹坤拿着一串糖葫芦进来塞到贺峻霖手里:“我刚刚看到有人卖顺手买了回来给你吃”童禹坤没说这个是他跑去离这...

  贺峻霖跟着严浩翔和童禹坤来到人间租了一所宅院,贺峻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睛一直都治不好看不见的日子真的很难熬。严浩翔拍拍贺峻霖:“怎么不回房间?快下雪了”

  

  贺峻霖摇摇头:“听说冬天的第一片雪花可以治愈万物”

  

  严浩翔看着贺峻霖解下眼睛上的丝带睁开那双漂亮又无神的眼睛有些唏嘘:“会好起来的”严浩翔其实知道丁程鑫给贺峻霖的眼睛和记忆都下了禁制,他明白丁程鑫是不希望贺峻霖再次回到天宫,在天宫贺峻霖是人人喊打的灾星但是在人间贺峻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而已

  

  童禹坤拿着一串糖葫芦进来塞到贺峻霖手里:“我刚刚看到有人卖顺手买了回来给你吃”童禹坤没说这个是他跑去离这里很远城北买来的

  

  贺峻霖咬了一颗糖葫芦嚼起来,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口腔蔓延,贺峻霖淡淡地笑起来:“很甜,谢谢你”

  

  这还是自贺峻霖和他们遇见他们第一次看见他笑,贺峻霖本来就生得模样极好,一袭白衣不染尘世。只是……那双眼睛过于空洞无神了,看着这样的贺峻霖严浩翔和童禹坤的心好像空了一块儿一样

  

  魔界

  

  昭山看着幻镜里贺峻霖拿着糖葫芦脸上有很难察觉到的喜悦冷笑一声:“也不知道他要是再经历一些事情会不会还能笑出来”

  

  昭山双手结印虚空一挥,一个身穿红衣长相极美的男孩子出现,男子看起来大概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模样极好足矣和贺峻霖媲美但是周身没有贺峻霖那样出尘绝艳的气质倒是多了几分风尘气

  

  男子对着昭山跪下来:“小妖渝舒拜见昭山大人”

  

  昭山摆摆手:“起来吧,红狐渝舒,本座要你打入贺峻霖严浩翔童禹坤三人内部想尽办法离间他们”

  

  渝舒站起来点头:“小妖领命”说完化成轻烟消失,昭山看着贺峻霖三人:“很快,你们就都笑不出来了”

  

  天宫

  

  丁程鑫看着在桂花树下舞剑的贺云随:“累了就去休息,不用太拼,天宫不缺会武之士你别把自己累垮了”

  

  贺云随点头试探的问:“师傅,如果哥哥他酿下大错你可会饶恕他”

  

  丁程鑫摇头:“不会”

  

  贺云随又问:“那如果犯下大错的人是徒儿呢?”

  

  丁程鑫看着贺云随半晌才说出一句:“如果是你,本尊也绝不留情”

  

  贺云随点头:“徒儿有些累了,先回去了”

  

  丁程鑫点头:“过几日东泽的泽主要来参宴,天尊希望你能表现表现自己,好好休息”

  

  贺云随点头之后离开,东泽泽主可是一个传奇人物他手底下的两员猛将也是冠绝三界……

  

  作者这几天胃病复发了所以只能一天一更了,大家多多谅解,爱你们

  

  

  

  

  

  

摆烂之王
不管有谁出不出道,你们都是对方...

不管有谁出不出道,你们都是对方绚烂青春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祝君武运昌盛,顶峰再见

不管有谁出不出道,你们都是对方绚烂青春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祝君武运昌盛,顶峰再见

查无此人

【TF三代乙女】13.老师带头嗑CP咋办

许温卷就是他妈妈口中的那个小女友,还能一起去JYP。只不过是许温卷先去的SM,他才选择的时代峰峻。只不过又相遇了。

这是件好事!

“你先吃饭吧,一会帮我找找音准。”

女孩比了个OK的手势,用勺子大口扒着碗里的饭菜。

果然情人眼里出西施。

《甜秘密+恶之必要》是一首有关于人和娃娃的故事,不过《甜秘密》是在人类的角度出发,《恶之必要》则是从娃娃的角度出发。拿到手的就是一整张歌词,之后再根据舞蹈分part。刚开始先听了一遍原版,中间的那一段《甜秘密》不用唱。

“你到底多淘气,你有多调皮,你被我调戏,是不是超开心。你被弄来弄去,你甘心也乐意,高超的甜秘密。”

旁边那几个大男孩挺不好意思的...

许温卷就是他妈妈口中的那个小女友,还能一起去JYP。只不过是许温卷先去的SM,他才选择的时代峰峻。只不过又相遇了。

这是件好事!

“你先吃饭吧,一会帮我找找音准。”

女孩比了个OK的手势,用勺子大口扒着碗里的饭菜。

果然情人眼里出西施。

《甜秘密+恶之必要》是一首有关于人和娃娃的故事,不过《甜秘密》是在人类的角度出发,《恶之必要》则是从娃娃的角度出发。拿到手的就是一整张歌词,之后再根据舞蹈分part。刚开始先听了一遍原版,中间的那一段《甜秘密》不用唱。

“你到底多淘气,你有多调皮,你被我调戏,是不是超开心。你被弄来弄去,你甘心也乐意,高超的甜秘密。”

旁边那几个大男孩挺不好意思的,许温卷拿着话筒看向他们。就是歌词稍微隐晦露骨了一点,没什么问题吧。咧着一口大白牙,笑得有点猥琐。

“这首歌唱了真的能播吗。”

“要是不能播选它做啥子嘛。”

也对,如果是不能播的选它干嘛。

“小卷气息再稳一点就好了,多用胸腔。然后不要唱出感情。然后我们合着音乐,舞蹈动作来一遍。多用胸腔,唱大声点。”

……

“Baby it's piece of cake.”

“Baby it's piece of cake.”

随着音乐结束,老师最后也聚集十三个练习生在一起。进行考核,再分出每个组里的排名。许温卷在《四面楚歌+STAN》组和《甜秘密+恶之必要》组很稳定的得了第一。

接下来就是舞台上的彩排,其实看到许温卷在说唱那一组那边的老师多少有点震惊。他们一般都会认为,许温卷可能会去《criminal》或者《母系社会》那两组舞蹈较强的。

“小卷为什么不去《母系社会》那一组。”

“来生理期不是很方便跳舞。那个《甜秘密+恶之必要》是后来老板强塞进去的。”

苏新皓递给许温卷一个暖宝宝贴,顺势撕开贴在她腹前的衣服上。正在问许温卷问题的老师无意间吃了一波狗粮,但是最起码孩子还小啊喂,搞未成年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苏新皓你干嘛?”

好心给你贴个暖宝宝贴你还不乐意了是吧。

“我妈说了,女孩子来月经的时候要注意好保暖。你一身暴汗然后开着空调,咋的,这样你不疼谁疼。”

也对,跳个舞想让姨妈出走吗。

“谢谢了哈哈哈哈哈哈。”

老师:真的不把我当外人是吧我栓Q你们狗粮喷我一脸。

下一秒老师就很自觉的拿出手机直接轰炸了拥有时代峰峻所有老师的小群,或许是老师网速较慢,于是就有刷屏的一月元气双子星CP超话。

“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等一下小卷,为什么你和苏新皓的CP名叫做一月元气双子星。”

许温卷和苏新皓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不是,怎么会有老师现在也开始跟着嗑CP的。只是绑了个外套一起回公司,也没别的了吧。

“老师你可以不要乱磕吗。”

“我和苏新皓顶多就是朋友,决定没有什么情情爱爱。”

许温卷:怎么办老师带头嗑CP我现在挺急的。

许温卷尴尬地抠了抠手。

“那为什么叫做一月元气双子星。”

“可能就是同样一月出生,摩羯座,大全能。”

许温卷凝视着苏新皓和前面的老师,一个敢问一个敢说。许温卷可以拿一个巴啦啦小魔仙敲苏新皓头上吗。

-未完待续-













没名气爆米花和她没名气的文

等光的日子第四季第十三章

  贺峻霖发誓他再也不会碰和鱼有关的任何东西,真的。马嘉祺做的鱼肯定是给恨的人量身定做的,每一种在味蕾碰撞的味道都像是吃了腌入味的僵尸肉

  

  马嘉祺兴奋地端来一盆鱼肉:“阿霖,给你吃肉”只从上次贺峻霖特别满意自己的饭菜后自己就一直苦心钻研出了新菜回报贺峻霖,今天他的鱼肉终于成功了!!!

  

  贺峻霖看着盆里稀碎到没有一块完整鱼肉的肉泥假笑:“不饿”咕~贺峻霖的肚子不合时宜的提出抗议,马嘉祺眼睛都亮了:“你刚刚还说不饿一看到我做的饭就饿了,哇!阿霖,我好喜欢你”

  

  贺峻霖:“……”就当培养吃苦耐劳精神了

  

  于是,马嘉祺就热衷于研制各种菜品,研制了五百年。...

  贺峻霖发誓他再也不会碰和鱼有关的任何东西,真的。马嘉祺做的鱼肯定是给恨的人量身定做的,每一种在味蕾碰撞的味道都像是吃了腌入味的僵尸肉

  

  马嘉祺兴奋地端来一盆鱼肉:“阿霖,给你吃肉”只从上次贺峻霖特别满意自己的饭菜后自己就一直苦心钻研出了新菜回报贺峻霖,今天他的鱼肉终于成功了!!!

  

  贺峻霖看着盆里稀碎到没有一块完整鱼肉的肉泥假笑:“不饿”咕~贺峻霖的肚子不合时宜的提出抗议,马嘉祺眼睛都亮了:“你刚刚还说不饿一看到我做的饭就饿了,哇!阿霖,我好喜欢你”

  

  贺峻霖:“……”就当培养吃苦耐劳精神了

  

  于是,马嘉祺就热衷于研制各种菜品,研制了五百年。那段日子……贺峻霖觉得除了味蕾有些受罪以外没有其他不好的地方,他们还救了一个人类小孩取名北生。直到……一个女人的到来,她占卜出贺峻霖是现世灾星如果不及时杀掉会导致三界大乱……

  

  ……

  “阿霖,是你干的吗?”刘耀文指着北生的身体不敢相信的问,贺峻霖摇头:“不是”刘耀文指着北生手里死死抓住的白纱:“这个东西除了你有谁有?”贺峻霖:“什么东西?”刘耀文把白纱取出来扔在贺峻霖身上:“你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这是你的东西”

  

  张真源蹲下查看北生的伤势沉声:“这是白矖才能留下来的特殊咬痕东泽压根没有第二条白矖,霖,希望你能解释”

  

  贺峻霖手指慢慢收紧:“我不知道”

  

  马嘉祺看了看贺峻霖又看了看北生,虽然贺峻霖真的好好看他也真的很喜欢但是贺峻霖不该杀人:“你为什么要杀人?他还是个孩子。你太让人失望了”

  

  严浩翔和童禹坤相视一眼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哪里不对劲

  

  “你走吧,别回来了”张真源别过脸不去看贺峻霖

  

  贺峻霖声音有些颤抖:“好”贺峻霖一走童禹坤和严浩翔自然也没有留下去的必要跟着离开,张真源几人看着童禹坤和严浩翔扶着贺峻霖离开想开口挽留却始终没有开口

  

  ……

  

  “我……我杀了人……我害了贺峻霖……”贺云随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耳朵不停的发抖,他杀那个小孩的时候,那个小孩还在求自己不要伤害他 。可是,他还是杀了人

  

  玉芽最见不得贺云随这幅蠢样子:“嘁,你杀的时候不是挺享受?最见不得你这幅事后后悔的样子”

  

  另一边的宋亚轩终于在丁程鑫不停的疗伤下苏醒,宋亚轩脸色苍白的不像话,第一句话便是:“我那徒儿如何了?可有受苦?”

  

  丁程鑫当然不知道贺峻霖是死是活他当然也是希望贺峻霖活着的:“他一切安好,你安心把身体养好我就带你去找他,来,把药喝了”丁程鑫递给宋亚轩一碗药

  

  宋亚轩端起药碗闻着苦到发涩的药,贺峻霖受伤的时候有人为他熬药吗?为师有愧于你……

  

  (干饭去了……欢快ing)

  

Serendipity☘️

“以十一打破规则,手牵手,一起出道吧”

这个夏天遗憾虽多,但我们还是可以用夏天来堵住夏天的遗憾

  小三代一起出道吧!!!!!

“以十一打破规则,手牵手,一起出道吧”

这个夏天遗憾虽多,但我们还是可以用夏天来堵住夏天的遗憾

  小三代一起出道吧!!!!!

没名气爆米花和她没名气的文

等光的日子第四季第十二章

  贺云随不想让贺峻霖回来,贺峻霖要是回来的话……他一定会夺走福胎的荣耀,玉芽见计谋得逞顺势说:“那你肯定也知道克制白矖的能力对不对?”贺云随点头:“对,火……白矖怕火……他怕火”玉芽掏出了话也不再多留,谁愿意看傻子发疯

  

  童禹坤坐在沙丘上看着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师兄,你不是说你看清楚上元帝尊把贺峻霖扔哪里了吗?你确定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有贺峻霖?”

  

  严浩翔:“相信我,肯定不远了,真的”

  

  童禹坤假笑:“我可太相信你了”

  

  此时此刻的贺峻霖正被厨艺“大师”疯狂投喂他的秘制苦辣味烤鱼

  

  “阿霖你再吃一口~”马嘉祺眨巴着眼睛看着贺峻霖:“就...

  贺云随不想让贺峻霖回来,贺峻霖要是回来的话……他一定会夺走福胎的荣耀,玉芽见计谋得逞顺势说:“那你肯定也知道克制白矖的能力对不对?”贺云随点头:“对,火……白矖怕火……他怕火”玉芽掏出了话也不再多留,谁愿意看傻子发疯

  

  童禹坤坐在沙丘上看着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师兄,你不是说你看清楚上元帝尊把贺峻霖扔哪里了吗?你确定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有贺峻霖?”

  

  严浩翔:“相信我,肯定不远了,真的”

  

  童禹坤假笑:“我可太相信你了”

  

  此时此刻的贺峻霖正被厨艺“大师”疯狂投喂他的秘制苦辣味烤鱼

  

  “阿霖你再吃一口~”马嘉祺眨巴着眼睛看着贺峻霖:“就吃一口~你今天都没怎么吃饭~”

  

  贺·面无表情·峻·声音微颤·霖哆哆嗦嗦指着没了一点半的鱼:“那些都是我吃的”

  

  刘耀文把贺峻霖的手向右移了移:“鱼在这儿”说完看了看鱼又同情的看了看贺峻霖,阿霖不容易啊。

  

  是的,在尝了一口苦辣鱼的时候刘耀文和张真源就借口自己不饿,而贺峻霖只是出于礼貌说了句还不错就被一口没吃的马嘉祺疯狂投喂,马嘉祺活了三百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懂得他做美食的良苦用心……马嘉祺表示很欣慰!!!

  

  马嘉祺回头看了看没了一点半的鱼:“才吃那么点……再吃几口……啊……我喂你”马嘉祺夹了一块鱼肉使劲从鱼身上拽下来喂到贺峻霖嘴边:“啊……张嘴……”

  

  贺峻霖刚张嘴说要自己来嘴里就被塞了一块又苦又涩又辣好像还没有熟的鱼肉,囫囵吞下去:“我自己来”然后手里就被塞了一双筷子和一只堆满鱼肉的碗

  

  贺峻霖面无表情但内心苦涩机械地嚼着鱼肉,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就没吃过这么要命的东西

  

  马嘉祺眨着星星眼撑着下巴看着吃的开心的贺峻霖,他长得可真好看~

  

  “打扰一下”童禹坤拍拍贺峻霖的肩膀:“你有没有见过……呃……”童禹坤甩了严浩翔一巴掌

  

  严浩翔捣了童禹坤一把:“你有病啊”

  

      童禹坤:“疼不?”看着严浩翔点了点头然后兴奋地瞪大眼睛:“这不是梦,找到贺峻霖了”

  

  严浩翔:“……”师弟有点傻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张真源:“……”这两个傻子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领地?

  

  刘耀文:“……”他不会是来和我们抢阿霖的吧

  

  马嘉祺:“……”这两个人也好好看虽然没有阿霖漂亮但是也好看欸(星星眼)

  

  贺峻霖拍了拍刚刚被童禹坤拍过的地方:“滚”

  

  童禹坤拉着贺峻霖:“别呀别呀,我们翻过一整片沙漠才找到你,贺峻霖你太没良心了吧?”

  

  贺峻霖:“你认识我?”

  

  童禹坤点头:“认识认识,咱以前关系老好了”童禹坤知道贺峻霖被丁程鑫下了禁制所以一本正经侃侃而谈满嘴扯谎

  

  严浩翔盯着冷漠的贺峻霖和看起来很聪明的张真源四人:他们应该不会信吧?

  

  但是……他们信了,马嘉祺甚至还给童禹坤和自己安排了住的地方。呵呵~聪明~可太棒了~

  

  作者:作者最近抽风想写甜文!!!你们会看的吧(期待脸)

  读者:不,我们不想看(拒绝脸)

  作者:那我也写(傲娇脸)

  作者要红心蓝手加评论(打滚ing)

  

没名气爆米花和她没名气的文

等光的日子第四季第十一章

       贺峻霖坐在玫瑰花海边夕阳撒在贺峻霖脸上,微微吹过的清风带起飘扬的白袍一头墨发如同黑色的瀑布,微微抬手把眼睛上的白纱系的松了一些,飞过的几只蓝蝶有一只落到了贺峻霖鼻尖,蓝蝶轻轻煽动翅膀绕着贺峻霖飞了几圈又飞向远处,贺峻霖就坐在那里便胜却人间良辰美景无数

  

  刘耀文端着一只木碗跑过来夹起碗里的一块牛肉想喂给贺峻霖,贺峻霖微微偏头:“不饿”

  

  刘耀文点头有些失落地把肉塞进嘴里:“你们长虫吃肉多还是吃菜多”

  

  贺峻霖掀了掀唇:“白矖”

  

  “啊?”刘耀文歪着头看着贺峻霖

 ...

       贺峻霖坐在玫瑰花海边夕阳撒在贺峻霖脸上,微微吹过的清风带起飘扬的白袍一头墨发如同黑色的瀑布,微微抬手把眼睛上的白纱系的松了一些,飞过的几只蓝蝶有一只落到了贺峻霖鼻尖,蓝蝶轻轻煽动翅膀绕着贺峻霖飞了几圈又飞向远处,贺峻霖就坐在那里便胜却人间良辰美景无数

  

  刘耀文端着一只木碗跑过来夹起碗里的一块牛肉想喂给贺峻霖,贺峻霖微微偏头:“不饿”

  

  刘耀文点头有些失落地把肉塞进嘴里:“你们长虫吃肉多还是吃菜多”

  

  贺峻霖掀了掀唇:“白矖”

  

  “啊?”刘耀文歪着头看着贺峻霖

  

  贺峻霖:“是白矖”

  

  微风有些调皮,轻轻拽开了贺峻霖眼睛上的白纱,白纱随风吹远。贺峻霖缓缓睁开眼睛虽然他看不见但是看见他的人心脏慢了半拍,刘耀文在那一刻很庆幸此刻的贺峻霖只有自己一个看见

  

  贺峻霖想施法幻化一条白纱但是却任何法术都使不出来

  

  “别白费力气了,你身上有上神禁制除了遇到生命危险否则你是使不出任何法术的”张真源拿着白纱走到贺峻霖身边坐下给贺峻霖系上:“饿了吗?”

  

  贺峻霖摇头:“不饿”

  

  马嘉祺抱着一条大鱼跑过来坐下:“今天有口福了,我捕到一条超大的鱼,咱们烤着吃吧”

  

  张真源:“你们两个还真是活宝一对,就知道吃了玩,玩了吃”

  

  刘耀文突然看向贺峻霖一本正经的道歉:“阿霖对不起,其实我们救你那天是准备把你扛回来烤着吃了的。”

  

  贺峻霖:“……”

  

  马嘉祺:“……”

  

  张真源:“……”

  

  刘耀文一头雾水:“你们干嘛摆出那副表情?”

  

  贺峻霖嘴角有些微微抽搐:“原谅你”

  

  幻虚星宫

  

  丁程鑫给宋亚轩疗完伤擦擦汗对青鸾说:“照顾好你们家星尊”看着昏迷不醒的宋亚轩叹了口气离开

  

  丁程鑫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但他知道他不能让宋亚轩受伤,他曾经对着宋亚轩的父母起过誓,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宋亚轩不受伤害

  

  瑶池边

  

  “我只想知道我哥哥在哪?”贺云随锤了一下玉栏

  

  玉芽不屑地瞥了一眼低头的贺云随:“你现在又在装什么?你不是也很享受福胎这个名号吗?贺峻霖要是回来了你的一切都会回到最初的样子。这种人提起双生白矖只会记得温润如玉能力又出类拔萃的贺峻霖。”

  

  贺云随不得不承认这些天以来天界众人的追捧真的让他很享受,可是那原本是属于贺峻霖的荣耀

  

  玉芽冷笑一声:“你如果想让他回来把你杀了人的事情捅出去,我也可以帮你一起找他呀。”

  

  贺云随摇头,不可以。他不想死他不想上天邢台不想那么狼狈,他才是天命之子:“不,不可以,他不能回来”

  

  玉芽露出一个得逞的笑: “这才对。”

lovelybaba

“小情侣就是这么明目张胆吗?″   

“小情侣就是这么明目张胆吗?″   

没名气爆米花和她没名气的文

等光的日子第四季第十章

  贺峻霖浑身鲜血化成原型倒在了东泽,所谓东泽即蛮荒野兽领地。“阿兄,这是什么?”一只蓝紫色狼崽用脑袋蹭蹭贺峻霖,另一只黑狼(马嘉祺)跑过来围着化成白矖的贺峻霖:“是……是长虫”

  

  刘耀文化成人形用脚轻轻踢了踢贺峻霖:“阿兄,他死了吗?”马嘉祺也跟着化成人形:“你再踢他就死了可能也快死了吧,这条长虫怎么还有角?真漂亮,带回去埋起来吧”

  

  然后……刘耀文和马嘉祺把贺峻霖的真身对折再对折扛起来带回了玉泽洞,上古瑞兽白泽的居所……

  

  “源哥源哥我们捡到一条长虫待会儿是不是可以烧烤呀?”刘耀文扔下贺峻霖

  

  张真源:“……”

  

  马嘉祺:“……”...

  贺峻霖浑身鲜血化成原型倒在了东泽,所谓东泽即蛮荒野兽领地。“阿兄,这是什么?”一只蓝紫色狼崽用脑袋蹭蹭贺峻霖,另一只黑狼(马嘉祺)跑过来围着化成白矖的贺峻霖:“是……是长虫”

  

  刘耀文化成人形用脚轻轻踢了踢贺峻霖:“阿兄,他死了吗?”马嘉祺也跟着化成人形:“你再踢他就死了可能也快死了吧,这条长虫怎么还有角?真漂亮,带回去埋起来吧”

  

  然后……刘耀文和马嘉祺把贺峻霖的真身对折再对折扛起来带回了玉泽洞,上古瑞兽白泽的居所……

  

  “源哥源哥我们捡到一条长虫待会儿是不是可以烧烤呀?”刘耀文扔下贺峻霖

  

  张真源:“……”

  

  马嘉祺:“……”

  

  贺峻霖“……???”

  

  张真源走过去皱眉:“白矖?怎么是黑色的?”张真源凑近闻了闻:“怎么糊了?天雷和弑神台的味道……(使劲嗅了嗅)……呕……好腥……你俩从哪捡来的快扔出去……”

  

  马嘉祺和刘耀文把贺峻霖对折再对折扛起来准备扔出去的时候张真源又叫住他们:“算了算了,山海著作里说了白矖是所有兽中最为俊美的兽,看在他好看的份上就留下来吧,你们把他放去那边池子洗洗”

  

  半个月后

  

  刘耀文和马嘉祺撑着下巴蹲在池边,刘耀文:“源哥不是说他今天能化形嘛,都等一天了”

  

  马嘉祺:“不知道啊,再等等吧”

  

  忽然池子里浮现白光,自池中走出来一个身穿白袍眼睛蒙着白纱的俊美男子

  

  贺峻霖走出来差点绊了一下,摸摸眼睛,很好,瞎的……

  

  刘耀文和马嘉祺有些震惊:他好漂亮

  

  刘耀文:“那个……是我们救你回来的……你叫什么?”

  

  贺峻霖茫然的摇头:“不知道”

  

  马嘉祺:“那我们给你起一个?”

  

  贺峻霖淡漠地说:“不用了,叫我霖”

  

  马嘉祺和刘耀文互换了一个视线:他好冷漠而且好……emmm……有些彪

  

  张真源走进来:“醒了?感觉怎么样?”

  

  贺峻霖轻轻点头:“好多了,多谢搭救,告辞”

  

  说完一本正经地走向一旁的墙壁,刘耀文拉住贺峻霖:“阿霖,你走错了,出口在这”刘耀文转了转贺峻霖让他面向洞口

  

  贺峻霖扒开刘耀文抓自己的手:“多谢,告辞”然后走着走着又走向了另一墙壁

  

  张真源:“留下吧”

  

  贺峻霖点头:“嗯”

  

  张真源盯着贺峻霖勾唇:“上神封印和锁灵佩融体……有意思,这到底是什么人能让两位上神对他施术……”

  

  (思路有点堵,宝贝们最近先看我的新合集《副本逃亡》,人家的新合集也需要关注哒[激动搓手,要个三连不过分吧])

没名气爆米花和她没名气的文

等光的日子第四季第七章

  贺峻霖被关进了天牢,顺元将军走进来坐在椅子上看着被绑在刑架上的贺峻霖:“你招不招,我劝你老老实实承认了,否则会吃很多苦头”贺峻霖冷哼一声:“从未做过如何承认?”顺元将军冷哼:“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这件事我已经禀明天尊你就等着吧”顺元将军甩了甩衣袍离开

  

  贺云随坐在浴桶闭着眼睛回想昭山的话:“你才是祸胎……你才是祸胎……”

  

  你才是祸胎……

  

  “我不是!!”贺云随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呼吸:“不可能是我,怎么可能是我”

  

  丁程鑫走进来时贺云随刚穿好衣服,丁程鑫看着贺云随:“怎么了?”贺云随摇头露出一个不明所以的笑:“什么?”丁程鑫:“你哥哥的事……你也...

  贺峻霖被关进了天牢,顺元将军走进来坐在椅子上看着被绑在刑架上的贺峻霖:“你招不招,我劝你老老实实承认了,否则会吃很多苦头”贺峻霖冷哼一声:“从未做过如何承认?”顺元将军冷哼:“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这件事我已经禀明天尊你就等着吧”顺元将军甩了甩衣袍离开

  

  贺云随坐在浴桶闭着眼睛回想昭山的话:“你才是祸胎……你才是祸胎……”

  

  你才是祸胎……

  

  “我不是!!”贺云随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呼吸:“不可能是我,怎么可能是我”

  

  丁程鑫走进来时贺云随刚穿好衣服,丁程鑫看着贺云随:“怎么了?”贺云随摇头露出一个不明所以的笑:“什么?”丁程鑫:“你哥哥的事……你也别太往心里去。好好修炼才是正途,莫有被外界的风言风语影响”

  

  贺云随点头眸光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丁程鑫走后贺云随来了藏书阁翻了禁典上面说明:福祸双生子,祸胎额裂黑纹,福胎祸胎正邪不立一方生一方死。至死方休……

  

  贺云随扔下书后退:“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我不信”

  

  藏书阁阁仙走来扶住贺云随:“云随怎么了?”不经意瞥了一眼地上的禁典翻开的那一页里面严肃起来:“你看福祸双生子干什么?”锐利的目光让贺云随有些无处遁形

  

  贺云随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正常起来:“就是随便看看”

  

  阁仙皱眉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你……你是……祸胎!!!”

  

  贺云随急忙捂住阁仙的嘴,怎么办?如果被别人知道自己是祸生子那自己就完了,这件事一旦被众仙知道那自己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怎么办,怎么办!!!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贺云随看向阁仙眼里杀意骤现死死掐住阁仙的脖子嘴里说着:“你也别怪我,早些渡了忘川去人间吧”

  

  阁仙渐渐停止了挣扎,贺云随把断了气的阁仙扔在地上阁仙死死睁大眼睛幸好阁仙是文仙他施了锁灵术就能轻易掐死他,可是……可是……阁仙的尸体被人发现的话……他就完了……他还不想死,不行……不能死……

  

  “找个人嫁祸不就好了,慌什么?”玉芽从一旁出现,贺云随警惕的祭出灵剑指向玉芽,玉芽嗤笑一声余光冷地一扫,灵剑寸寸断裂:“怕什么?我是你的盟友不是你的敌人”

  

  贺云随警惕的盯着玉芽:“我凭什么相信你?”

  

  玉芽:“就凭我是昭山长老座下第一护法”

  

  “你是魔?你不怕我告发你?”

  

  “你大可以去试试,看是谁的身份会被揭出来”

  

  天牢

  两个天兵把贺峻霖放下来:“真的是晦气,没想到他竟然是祸胎,现在还利用分身术害死了阁仙”

  

  贺峻霖听的一头雾水:“两位小哥在说什么?什么分身术?”

  

  一个受过阁仙恩惠的天兵一拳打在贺峻霖肚子上:“嘴硬,你害死阁仙的事天界人人皆知”

  

  贺峻霖挣扎着可是一动用灵力腹部就绞着痛贺峻霖看向宋亚轩给自己的玉佩还有什么不明白?:“我没杀人,放开我,放开我”


等光的日子第四季第八章  

  最终贺峻霖被带上天刑台绑在神柱上,顺元将军得意的看着贺峻霖拿出天旨:“白矖贺峻霖,祸生之子,心性难消,连害两命,今以九九八十一道天雷罚之,雷刑之后立即推入弑神台”

  

  “放开我,我冤枉,翻开我,我要见天尊,我没有杀人”贺峻霖挣扎着,宋亚轩走上去一巴掌扇在贺峻霖脸上:“本尊护佑你长大不是让你成为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说话间趁人不注意一抹流光没入贺峻霖的身体,宋亚轩背过身拢在袖中的手不断收紧:“行刑”

  

  第一道天雷直直劈向贺峻霖,轰隆一声生生砸在贺峻霖胸口,空气里穿出一股焦味,鲜血打湿贺峻霖雪白的衣衫像是开出了朵朵红梅。贺峻霖闷哼一声将喉咙中的鲜血咽了回去:“我不是祸胎,我冤枉……啊……”一道天雷劈向贺峻霖头顶,贺峻霖只觉得疼,疼的他想去死。看着宋亚轩的背影:“师傅……你可信我……徒儿冤枉”天雷一道又一道劈下来

  

  为师信你……

  

  宋亚轩袖中的手早已千疮百孔,微风微微吹过宋亚轩的蓝色衣衫这是贺峻霖闭眼前看见的最后一道风景,耳边只有一句:“祸子不可信”

  

  贺云随想冲向刑台,玉芽扯住他拽到一旁:“不要命了?”

  

  贺云随眼里含着泪花:“那刑台上的是我哥哥,他快死了”

  

  玉芽嗤笑:“你可别忘了是谁把他送上去的你现在又在装什么?”

  

  刑台之下是无数前来看热闹的仙家刑台之上是平日里人人赞赏的温润神君

  

  “我就说他是祸子你们还不信”

  

  “这些年天宫的碧莲一直长势不好说不定都是他克的,我刚刚来的路上满瑶池的花全开了,一定是因为这个祸子要死了”

  

  “真是可怜那云随神君,竟然和他是一母同胞”

  

  童禹坤拽了拽身边的一个仙家:“仙友,你可知上面那位仙君怎么了?”

  

  被童禹坤拽了的那位神仙:“仙友有所不知,台上那位可不是什么神君,他是个灾星”

  

  童禹坤点头走到一旁对严浩翔说:“师兄,我觉得他不是坏人,我们待会救救他吧”

  

  严浩翔看着刑台上伤痕累累奄奄一息的贺峻霖把要脱口而出的不可多管闲事改成了好

  

  宋亚轩施术暂停了刑罚:“众仙友,今日孽徒犯下大错都是本尊教导不严,如今孽徒已受三十八道天雷不如就让他入了弑神台剔去仙骨入凡间历练”

  

等光的日子第四季第九章

  有些仙家立马质疑

  

  “ 天尊说了让他挨九九八十一道天雷”

  “星尊难道是要偏袒自家徒儿?”

  

  “星尊莫忘了死去的两位仙友。”

  

  “那剩下的四十三道天雷怎么办?”

  

  宋亚轩回头看了看鲜血淋漓的贺峻霖隐去自己眼里隐晦的情愫:“本尊替他受”

  

  丁程鑫皱眉:“玉衍!你太冲动了”

  

  天雷可不是闹着玩的寻常仙家抵不过三道就会灰飞烟灭,玉衍在三界动乱后仙骨受损哪里承受的住四十三道天雷?

  

  宋亚轩看着丁程鑫桀然一笑:“义兄,送我这徒儿入弑神台吧”

  

  丁程鑫放下神柱上已经不省人事的贺峻霖,心中酸涩,自己把他交给宋亚轩教养到底是福是祸……贺峻霖因灵力不支化为一条通体发黑的黑色白矖丁程鑫一伸手将他收在手中:“玉衍,你且保重,我去去就来”

  

  宋亚轩看着丁程鑫离开的背影心中怅然若失:徒儿,好好活着……眼里全是决绝

  

  宋亚轩转身走向神柱自缚于神柱上卸下灵力,第一道天雷劈来宋亚轩生生忍住鲜血从嘴里喷出来的冲动,第二道天雷劈来宋亚轩的衣衫已经有些凌乱,衣衫下的皮肉裂开血液打湿衣衫。原来这么疼……贺峻霖才受了三十六道就断了仙骨

  

  整整四十三道天雷宋亚轩咬着牙死死承受着紧紧握着双拳,雷刑结束宋亚轩从神台滑落单手撑着地不至于让自己看起来太过于狼狈,噗……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宋亚轩抬手擦擦嘴看着围观的仙家:“如今,八十一道天雷已过也算是给各位一个交代,青鸾……扶我回去”

  

  七八岁的小姑娘倔强地擦着眼泪瞪了那群仙家一眼跑上刑台扶着宋亚轩往回走,天街上一大一小两道身影x慢慢走着,地上留下一串带血的脚印,宋亚轩低头看见抽泣地青鸾:“本尊无碍”

  

  青鸾瘪着嘴:“我讨厌天宫,神君不是那种人,他们只相信他们看到的根本不会在意真相”

  

  宋亚轩抬起带血的手想替青鸾擦擦眼泪却终是放下手:“当一个人的存在威胁到很多人的地位和利益的时候,那个人就会被群起而攻之。你还小,不明白”

  

  丁程鑫急急跑过来扶住宋亚轩:“你呀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

  

  宋亚轩:“送去了?他还好吗?”

  

  丁程鑫:“死不了,你把本命灵传到他身上你可知意味着什么?”

  

  宋亚轩笑笑:“能护住他就好,不然我这个师傅也做得太失败了”

  

  弑神台

  贺峻霖的身体在不断下坠,周围四散的灵力像刀一样不断砍向贺峻霖,就算在昏迷中贺峻霖也疼的哼出了声

(刘耀文,张真源,马嘉祺就要上线了,大家猜猜他们的身份是什么?)

gogogo

师兄们准备包机票雇佣张极去北京拔监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贺儿还说要是被发现,他们帮张极作证那天没来过北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师兄们准备包机票雇佣张极去北京拔监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贺儿还说要是被发现,他们帮张极作证那天没来过北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gogogo

《三张一童》

《前夫哥,现男友,猛烈追求者》

《张极:难搞哦》

《三张一童》

《前夫哥,现男友,猛烈追求者》

《张极:难搞哦》

gogogo

丁哥打趣说“要打就打群架”

然后看了看三代的十几个人

低头吃菜“虽然你们人还挺多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丁哥不行还是单挑吧😂

丁哥打趣说“要打就打群架”

然后看了看三代的十几个人

低头吃菜“虽然你们人还挺多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丁哥不行还是单挑吧😂

gogogo

二代:比我小十岁!

三代:比我小六岁啊!!

  

二代:比我小十岁!

三代:比我小六岁啊!!

  

gogogo

恩仔余哥不吃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恩仔余哥不吃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