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he double

8861浏览    122参与
纽约夜色

The Double衍生同人。

*OOC预警

*JS

*脑洞产物,完全源于我对卷老师的爱,写的真的很糟……

*有私设

他是个天才。


在第七次望向James的脸时,Simon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因为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和自己有着相同面容,相同身材的男人,却可以轻而易举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但是,显然,即便Simon在内心中隐藏着小小嫉妒的萌芽,也会被立刻扼杀。

他没有资格去嫉妒James。

他是那样的善谈,幽默,光彩照人,而自己只是个像幽灵一样胆小懦弱的透明人。

——或许幽灵听了这话都会生气。

更重要的是,James愿意和这样的他同行,愿意教他...

The Double衍生同人。

*OOC预警

*JS

*脑洞产物,完全源于我对卷老师的爱,写的真的很糟……

*有私设

他是个天才。


在第七次望向James的脸时,Simon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因为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和自己有着相同面容,相同身材的男人,却可以轻而易举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但是,显然,即便Simon在内心中隐藏着小小嫉妒的萌芽,也会被立刻扼杀。

他没有资格去嫉妒James。

他是那样的善谈,幽默,光彩照人,而自己只是个像幽灵一样胆小懦弱的透明人。

——或许幽灵听了这话都会生气。

更重要的是,James愿意和这样的他同行,愿意教他如何去交际,这已经令他感激不已。

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说,Simon还是很喜欢James的。


夏天的夜晚总是凉爽又寂静。

Simon抱着他那件仅有的拿得出手的棕色西服,即便它已经有些褶皱,上面还沾着洗不掉的咖啡污渍,那又如何呢?James毫不在意地揽过他的肩头,依旧未停下絮絮叨叨的话语。

James无论在什么场合,什么时间,都表现出他最阳光的一面——哦,阳光,这是他的本性。

而我们的Simon,可怜的老好人,只是微笑看着身边的人,时不时附和一句James打趣的语句,看着他的肩膀由于激动一上一下的起伏颠簸,看着他眼睛带笑地望着自己。

只有在这时,Simon的身影才完完整整属于另一个人。

他们在街边巷角奔跑,轻快的脚步,畅快地大笑。办公大楼上的霓虹灯照在两张相同的面貌上,他们穿梭在酒吧餐厅,无视旁人的目光,无视黑夜的低吼,无视踮起脚尖飞快逃过的野猫。Simon只看到,James和他一样气喘吁吁的笑着,他的笑容还是那样灿烂,不过Simon突然异想天开的认为,此时的自己,一定和James一样灿烂。

他好像越来越喜欢James了。

Simon眯起眼睛,在窗户旁眺望对面大楼,却意外没看到心爱姑娘的身影。

不过,也没那么糟。

他低头就望见横在自己那张小木床上的James,瞬间觉得心情愉悦了许多。

尽管他在椅子上睡了一夜。

当晨光沐浴在这间小小的出租屋时,Simon想,这恐怕是他第一次这样期待新的一天。


如果没有他目睹James在咖啡厅亲吻Hannah,如果没有James当着上司的面剽窃他的创意,如果没有James用照片来威胁他听话,或许Simon日子会一天天好起来。

他居然在妄想改变这种枯燥乏味的生活。

连自己都觉得可笑。

或许没有遇见James会更好一些,虽然他带给了Simon愉悦与仅存的那点自信,但那只是短暂的。James用那片刻即逝的快乐将他拉进了黑暗的深渊。

Simon本以为,之前的生活就是地狱。

但是,当痛苦不断袭来时,他只能像以前一样,站在黑暗中心,不知所措。


夜越来越长。

粉紫色的夕阳逐渐消失在远方,最后的一点光亮也从Simon脸上消失。

他该回家了。

于是年轻人迈开拖沓的脚步,一步一步向那栋狭小破旧的旧楼走去。天上并没有多少星光。

Simon忽然觉得比以往还要疲惫不少,直到他终于走到那间出租屋前,却被从他背后跟上来,揽着女人的James一推而后。

James用充满挑衅的目光瞥了一眼角落里沉默不言的Simon,像是猜准了他一定不会说什么。

——也对,Simon根本不会反抗。这不是他们彼此双方都心知肚明的事吗。

门被用力地从里面撞上。Simon无处可去,只得坐在门前。他伸出手勉强蹭了蹭地面,忽然举起来瞧着指尖的粉尘,笑了出来。

即便是不愿,他也仍是那角落的灰尘。

楼道的灯闪了又闪,终于在他闭上眼睛前熄灭。


Simon身影还是融入了夜色中。就像他的的人生一样,不被人关注,不被人认可。

他原来的愿望只是想有人爱他。

可是,此刻又对告诉James那些话悔恨万分。

他们是一样的人,却存活与两个世界中。

寻求共鸣这种事是痴心妄想,他不过是个被人利用的木偶人,当身边仅有的那些东西都被压榨干净,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活着的意义。

Simon仿佛已经看到,别人用手就能穿过自己身体的场景。

可笑至极。

在梦中,他还能听到女人在欢愉时的嘤咛。


当Simon醒来时,James已经打开房门,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他的身上还带着刺鼻的香水味。他就这样看着Simon,一言不发,笑容不减,似乎在等着Simon向他发怒。

但是他还是什么也没说,转身走进房间,推开那扇沉重的窗,静静着望着对面的窗口。

Hannah已经去上班了。

“我帮你请了假。”

“嗯。”

即便不请假也没人知道,谁会在意他这样一个木偶男孩呢。

但是Simon没有说出来。他像是已经失去了言语的能力,之前那些唯一想说话的欲望也早已被James消磨干净,他现在觉得很平静。

“听着,Simon,如果我是你,现在一定会打我一拳。就算不为了你受到的这些待遇,也应该为了你的那个Han……”

“不许你提她。”Simon对突然出现的这个名字敏感至极,他难能地提高了声音,嗓子却因为吹了一夜的风而显得有些沙哑。这让他显得更可笑了。“你不配。”

“哈。”当这个带着上扬的音符从James嗓子里滚出,Simon就知道他又要嘲笑他了。

“那又怎样?可是她是我的女朋友。你大可昨晚跑到她的住处去告诉她我在和别的女人做爱,把我逮个正着,可是你没有。我也知道你没有那个胆量。她之前已经够讨厌你了。”

“喜欢她的人是你,不是我。而放弃她的人也是你,我说的没错吧?”

James尖着嗓音调笑他,但忽然又生起气来,一把拽住Simon的衣领,可怜的男孩就这样被对方提了起来。

“所以我才讨厌你这个样子,懦弱无能,不敢反抗。不要装出这幅受害者的模样,看起来就让人隐隐作呕……”

“你没资格讨厌我。”

Simon突然红了眼眶,向对方发出一声嘶吼。James没见过他这幅样子,一瞬间也慌了神,松开了手。

“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你没资格讨厌我。”

Simon平静了下来,伸出手整理被揉皱的衣领,紧咬着嘴唇不哭出来。下一秒,他便选择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

——如果可以,他还是愿意逃避下去。

空荡荡的屋子只剩下James一人。

他少见的皱起了眉头,脑中还是刚刚Simon的话,当他回想起来Simon的眼神——那蓝绿色眸子里,分明带着几分仇恨。

“真是糟糕。”James喃喃道。

在他的潜意识里,只能自己去厌恶Simon,却不能让他对自己产生这种感情。

Simon应该像其他人那样爱他。

明明他什么有没有了,明明自己才是唯一能证明Simon存在的人。

他应该爱他的。就像神明脚下的信徒那样。

一片寂静中,James握紧了拳头。


Simon在孤魂野鬼一样在外面飘荡了一天。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他没有去处,也没有人会注意到他。

但是,当他傍晚回到出租屋倏然打开灯时,却发现还未离开的James。

“我以后要住在这。”对方先开了口。

Simon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就预料到了,他终于还是要将自己赶出这个世界。于是他沉默不语地准备离开。

却未想到,被一双强有力的大手揽住了腰。

他以前从不知James有这么大的力气,又或是自己太过于瘦弱,总之,他被对方压在了床上。

“你讨厌我吗?”James突然开口。这话也不带一丝感情,没有嘲笑,没有蔑视。

Simon却又失了言。

对方好像是看到了他眼里的不知所措与犹豫,眼里闪烁着喜悦的光。没等他回答,James已经扯开他的领带,吻上了他的喉结。

Simon被这突如其来的酥痒乱了心智,还没反应,对方已经熟练地扯开他的西服,露出瘦弱地上身,那个吻也逐渐从脖子位移到肩膀,锁骨,胸膛,直到腹部。

他想反抗,但突然又不愿抵抗。他已经好久没感受过正常人的体温了。

James也这样想。这人怎会如此冰冷。抚摸着他清晰的锁骨,心中不免有些烦躁。

看来以后要多喂他吃东西了。

Simon想到他刚才的问题,趁着他的动作还未往下,沉吟了一会,竟鬼使神差地摇了摇头。

即便是细微的动作也逃不过James的眼睛,他欣喜若狂,仿佛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发了疯的亲吻他,冲撞他。像是为了发泄他对早晨那番对话的不满,而那时的那双蓝绿色眼睛,如今已布满了雾气。Simon涨红了面颊,嘴中的话断断续续,他没体会过这种感觉,也没想过第一次做这种事是和James。

——这看起来就像是和自己做爱。

但是只有James知道,相比于其他人,只有和Simon的交合能让自己感到兴奋,感到快意。

真是快疯了。


凌晨两点半。

Simon从梦中惊醒。

看着身旁挂着笑意熟睡的男人,在意识到刚才做了什么。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说什么了,更何况,他也不想吵醒James睡觉。

于是他像每一次盯着James那样,仔仔细细地看着他的每一个部分。他以往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多好看,但是每次看向James,却总是被他吸引地离不开眼。他的五官在人群中总是能一眼找到。而现在,能够更近距离地观察他,观察他细密而又柔软的睫毛,观察他高挺的鼻梁,观察他菱角分明的颧骨和下巴,还有那红润的嘴唇,今天第一次知道它居然和看起来一样柔软。

为什么呢。明明自己和他长得是一样的啊。

那人却突然睁开眼睛。

“怎么又哭了?”

经他说才感受到,原来自己的脸上又湿润一片。对方笨拙地想拭去眼泪,但奈何自己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般,泪流不息。

本以为James会不耐烦把他赶出去,但那人却叹了口气,温柔地将他拥入怀中,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背,忽然又看着他开了口。

“你怎么那么爱哭。”

“我……我不知道。”

这是实话。有时候Simon都怀疑自己是泪做的,多愁善感的惊人。回答他的时候,仍在哽哽咽咽的哭泣。

“我今天想了想,你说的对。”

“我不讨厌你。”

“我想,我爱着你。比任何人都要爱你。”

“只有我能注意到你,只有我能成为你存在的意义。我们是一体的。除了你我不会爱别人,所以……你也应该这样爱着我……”

说完,James俯下身去吻了吻Simon的耳垂。

动作轻柔至极,Simon忽然想,这温柔或许是只属于他的。

Simon有些发愣。不光是对James的这些话,而是,他居然意外地找不到任何话来反驳他。

他一直期盼的爱,居然来自这样一个夺走自己一切的人。

Simon也不知道该不该那样去爱他,他不去想了。于是窝在Simon的怀中,沉沉睡去。


自那以后,James真的住在Simon的家里。

但是,他还是像原来那样夺取Simon的工作成果,夺取与Hannah共处的时间,夺取他人的目光。

门卫还是没记住他的名字。

Hannah看着他的眼神带着躲闪。

别人越来越注意不到他了。

Simon很害怕,他觉得他真的要变成幽灵了。

真如James所说,只有和James在一起时,才能真真切切让他感受到他是个“人”,只有在与James做欢爱之事时,他才能感受温度。

到了后来,Simon干脆请了个长假,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出租屋里,与世隔绝。

——反正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James对此十分满意。于是他愿意将自己的所有温柔都倾泻给Simon,也不再带女人回家,他将自己的满心满眼都放在Simon上。

——即便Simon已经快要消失了。

Simon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顺从了这一切,他本身也是这样逆来顺受的人,所以他选择接受,接受没有他的世界,接受别人的无视,接受James。

但是当他知道James害Hannah坠胎,知道他代替自己参加的母亲的葬礼,心中所有的不满忽然在此时涌出来。

这样不就中了James的圈套吗?

当最后两个在人前存活的“自己”都被James顶替,那这世上的Simon就真的消失了。


这或许又是人生中,第一次,Simon想要为自己而反抗。

他向所有人呐喊“那不是我”,即便根本没人在意,即便换来的还是James的嘲笑。

但是事实上,当James用刀在Simon脖子上割了一道时,Simon就已经知道怎么让James消失了。

——他只不过是想被人爱,想被人认真的注视,却因此踏入了James的甜蜜陷阱中。

James对他真的很温柔,但这份温柔的代价是惨痛的。


真正为自己活一次吧。

Simon站在对面楼的窗台上这样想。


秋风吹得Simon有些瑟瑟发抖。

他轻轻拢了拢了单薄的外套,向窗台外伸出手,即便什么也摸不到,但是被风吹到的刺骨感觉,已经足以让他心安。

于是,他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


在跳之前,Simon下意识地望向出租屋的窗口。

那个和自己长相一样的男人,正在笑着向他招手。

就像他往常的笑一样。Simon真的很喜欢他的笑。James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灿烂的笑出来,哪怕是在嘲讽,他都能将嘴唇摆出最完美的弧度。

那是Simon无数次在镜前训练都做不到的笑。他的心突然被刺痛了一下,但立马就变成了身体各个部分传来的疼痛。

在晕过去之前,他仿佛还能在眼前看到James。


“对比现实的我,我都不知道自己想要成为怎么样的人。”

“我仿佛就像个木偶男孩。”

“你没资格讨厌我。”

“不,我爱着你,比任何人都要爱你。”


又一次从梦中惊醒。

不过,当Simon看到病房里单调的白色床单,嗅到那股刺鼻的消毒液味道时,他知道。他成功了。

尽管身体已经痛的没有知觉,但他确实,他现在确实是活生生的一个人。

他是Simon James。

世界上唯一的一个Simon。


Hannah坐在病床边,向他温柔的笑。她的耳朵上带着他给她买的珍珠耳环。

只是,看到这个笑容,Simon又想起了James。

James再也不会回来。

一瞬间,那些记忆涌现,他对自己的柔声蜜语,不经意间的肢体接触,亲吻后得意的微笑……都一一浮现在眼前。

他又想到那个夏夜,他们在街道上奔跑,无忧无虑地大笑着。


Simon突然很想哭。

但是,这次不会有人把他拥入怀中轻声说“我爱你”


他知道,不这样做的话,他和James这辈子只能无尽的互相缠绕与折磨。

咸涩的泪水流入口中,Simon也不知这泪究竟是不是因为悔恨。


他只知道。

他现在是在真真切切的活着。

却再也不会有人像James那样爱他了。


————————The End————————

兮叹

一个半年前写的片段,看了看觉得不舍的扔掉
希望今年能写完它(不可能)
这个Simon有点向马总或者莱总ooc的趋向(话唠。)

——
James代替了Simon,是Simon去找到Hannah,然后策划了这场“对自己的谋杀”,成功抹除了James的存在。但是Simon没有死,在James接受治疗时,他也在恢复。

<1>
“他也许应该意识到,我才是这个房间的主人……算了,想不起来又有什么呢。”Simon躺在自己的血泊中苦中作乐地想,“他用手铐把我拷上应该考虑过这是我的手铐吧……但愿他只是看见了并顺手用上了,我也不是很相信一个连回归分析都做不好的人能想到手铐能用钥匙打开。”

Simon...

一个半年前写的片段,看了看觉得不舍的扔掉
希望今年能写完它(不可能)
这个Simon有点向马总或者莱总ooc的趋向(话唠。)

——
James代替了Simon,是Simon去找到Hannah,然后策划了这场“对自己的谋杀”,成功抹除了James的存在。但是Simon没有死,在James接受治疗时,他也在恢复。

<1>
“他也许应该意识到,我才是这个房间的主人……算了,想不起来又有什么呢。”Simon躺在自己的血泊中苦中作乐地想,“他用手铐把我拷上应该考虑过这是我的手铐吧……但愿他只是看见了并顺手用上了,我也不是很相信一个连回归分析都做不好的人能想到手铐能用钥匙打开。”

Simon能很奇妙的感受到伤口在以极慢的速度愈合,酥酥麻麻的,有一点高于体温的,但最明显的感受是它在吞噬体内所剩无几的能量。“也许我应该躺着等待发烧和饥饿一起把我带走,而不是冒着失血过多的危险爬起来,拖着这张破床去遥远的矮柜里找一把也许并不存在的钥匙。”

但他还是顶着头晕眼花爬了起来。“也许我可以找到钥匙,我就可以有一件能被James承认的做的更好的事情了。”

Simon花了好一会才让浑身的血液适应这个新姿势,在它们终于流向正确的地方,而不是一股脑向脑袋里涌的时候,Simon才重新见到这个并不美丽的世界。他试探性地拽了拽床脚,不出所料的,那个简陋的,连铁架子都吝啬的单人床,只有垂到地上的床单敷衍地回应了他一下。Simon抬了抬嘴角,也敷衍地向它表示了感谢。他把床单扔上床,心里还在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来得及干脆带着单人床跳下公寓楼。

又坐了一会儿,Simon终于攒足了向前行进的勇气,但他显然不想让自己沾上和“前进”相关的词。他艰难地挪动着自己,把自己背向矮柜,用还算完好的腿拖着整个身体和那张碍事的床向目标“后退”。Simon觉得自己要裂开了,“James一定是没有用胳膊或者哪里做缓冲!他不知道这显然会让他活下来的几率更小吗?……不,他也许只是想保证让我消失,保证一个透明人,一个木偶人的消失!这一定是他完美人生里最愚蠢的一点了……”

他拖着那个破旧的,廉价的,愚蠢的铁架子走过了一个天堂和无数个地狱之后,终于能用另一只手碰到矮柜的抽屉。但是,见鬼的!他的指尖只能勉强超过抽屉边缘。他尝试站起来,但是上帝的耶稣基督能让他在脊椎伤的不轻的情况下还能动就是奇迹了,他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躯干的动作,也许只能让自己,或者和James一起,死得更快一些。

人一旦放弃一次就更容易一直放弃,或者干脆不再尝试,尤其是Simon这种完全的loser,他甚至放弃了向后挪动,转过身来面对那个天杀的柜子,完完全全地,毫无反抗地躺在了地上。




什么时候能写完呢(。)

咸鱼熬汤
新电脑色差小,我开心了 水仙...

新电脑色差小,我开心了


水仙:被上司骚扰的小西蒙该何去何从、惨


新电脑色差小,我开心了


水仙:被上司骚扰的小西蒙该何去何从、惨

几豆a

【The double】副人格x主人格

一个pwp的上

链接在评论

一个pwp的上

链接在评论


咸鱼熬汤

🔵

Simon/James    



Simon的房间里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床、他的椅子和他的房间不再属于他一个人了。



James总是很快地适应一切,并且任何事都做得完美,至少表面看上去是如此的完美,而更深层的东西,没有人在乎。就像大家看不到他背后有个渺小而又脆弱的影子,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却不能被光照到。



James轻而易举地成为了主人,他大摇大摆地住进了Simon的房间,霸占了Simon那张单人床,而可怜的小Simon只能端坐在小凳子上入睡。


不过Simon却比想象中的能接受这...

Simon/James    












Simon的房间里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床、他的椅子和他的房间不再属于他一个人了。




James总是很快地适应一切,并且任何事都做得完美,至少表面看上去是如此的完美,而更深层的东西,没有人在乎。就像大家看不到他背后有个渺小而又脆弱的影子,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却不能被光照到。




James轻而易举地成为了主人,他大摇大摆地住进了Simon的房间,霸占了Simon那张单人床,而可怜的小Simon只能端坐在小凳子上入睡。


不过Simon却比想象中的能接受这一切,接受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却又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闪闪发亮的人,他甘之如饴,因为James走进了他的世界,仅此而已。他总是感到孤独,他一肚子的话却从来不敢说出口,他如此渺小而有没有存在感,他做什么事都一团糟,而James毫无顾虑,因为他无所畏惧,他是如此的完美,以至于可以拥抱这一个脏兮兮的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James是他唯一的朋友,Simon看着床上睡得烂熟的James,他觉得心里暖暖的,就像太阳终于肯照进自己这间狭窄的房间了一样,他很快睡过去了,所以他没有发现那个本应该睡死的人悄悄地睁开眼睛。




James喝了点酒,但他其实没有醉,他只是很享受那个看起来无助又可怜的家伙为他做的事。他第一次见到那个可怜虫,当然那也是他第一天到公司上班,他看到他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然后晕了过去,他倒觉得无所谓,不过是相同的长相,除此之外他们没有一点相同的不是吗?


然后他发现这只可怜虫很把这件事当一回事,无论在哪,他都能感受到那双好奇又惊恐的眼睛在看着自己,不过他本身就很引人注目,他不谦虚地认为,公司里至少超过一半的女性都在关注着自己,或许有男性?不过他觉得他还是喜欢婀娜又美丽的女性。不过那显然不是爱慕的视线,那是一种更加特别的注视,人总是会仰慕着神,但人同时也害怕着神。他突然觉得当个神也没什么不好,所以他顺其自然地和可怜虫走在了一起。




James其实没有自己的住所,他曾经有,但在他破了一年没回过家的记录之后他就放弃那个地方,他总是能找到地方睡觉,没有人能拒绝他的来访不是么?当他住进一间房子,那就属于他了,这就是他的习性。


小可怜虫的家可不是很舒服,阴暗又狭窄,就像他一样,床也很硬硌骨头,不过他不太讨厌,或许因为有“保姆”照顾他能更加肆无忌惮,也可能是他们潜在的相同点。


他知道自从他睡了这张床之后小可怜就没睡过床,他会搬一张凳子到床边,然后端坐着看着自己睡觉,小小声打了几个哈欠之后闭上眼睛睡觉,相当的乖巧,像小猫一样。




所以他找了一天晚上问小可怜要不要和他一起睡。小可怜瞪大了眼睛,但又因为紧张不敢瞪这么大,所以看着像是在皱眉。


他没得到回应,所以他直接抓着他的手臂将他扔到床上。他撑着从上方看那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紧闭着双眼,小可怜总是有着未知的恐惧与慌张,或许这是弱者与生俱来的本能,他能感受到对方在颤抖,这让他忍不住笑。


驯服会是强者的本能吗,尽管弱者早已安守本分,他抚上可怜虫的脖子感受他的颤抖与温热,他捏着他后颈那块肉,看着那双眼睛又重新睁大,他从来没有这么近看过自己的眼睛,这是镜子无法给予的真切感受。




他注视着他的眼睛,就像在研究那些怪异又有美丽的昆虫,以至于入神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了知觉倒在Simon的身上。Simon呆呆的,他总是这样木讷,他能感受到James的呼吸,这让他感到窒息,他怕自己的惊扰到James,他也不敢动弹。他试图当这是一张盖在身上的被子,他闭上眼睛试图陷入昏迷,然后他失败了。他手足无措,但他又不敢动弹,最后他哭了。




Simon的生活里离不开泪水,悲伤总是如影随形,而又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他便放任自己的泪腺,泪水如同血液流淌。他从来没有感受过一个人如此接近的温度,没有人会给予他肢体接触,尽管他曾经尝试去触碰女孩的手,但那实在是太远太远了,他永远抓不到她的手,就像他来不及邀请她跳一支舞音乐就已经停止。




他伸手抱住了James,他就这样抱着,那时与他一模一样的人,却是陌生人的触感,他感觉他的眼泪流到了脸颊,又消失在James的头发里,他哭着,又咬牙不让自己出声。最后他侧身抱着James吻着他的发丝睡去,仿佛这样能汲取美好与生命。









咸鱼熬汤
#拯救沉船、 卷卷米三角我完全...

#拯救沉船、

卷卷米三角我完全OK、

妄想:

爱丽丝被小柴猫骗走啦!而可怜的帽酱还完全不知道猫猫是怎么骗人的就在旁边自卑哭泣真的好吗!


#拯救沉船、

卷卷米三角我完全OK、

妄想:

爱丽丝被小柴猫骗走啦!而可怜的帽酱还完全不知道猫猫是怎么骗人的就在旁边自卑哭泣真的好吗!




锦多糖
*绿的风,绿的树枝。 船在海上...

*绿的风,绿的树枝。 

船在海上, 马在山中。

影子裹住他的腰, 他在露台上做梦。*


【自截】

*绿的风,绿的树枝。 

船在海上, 马在山中。

影子裹住他的腰, 他在露台上做梦。*


【自截】

凉木七叶

【James/Simon】Shadow


●The Double同人

●卷西水仙预警!!!

————————————

烟灰落在绒毯上,烧出了一个黑色的斑点。
他颤抖的手指只有紧紧的掐着烟嘴,用力到指尖儿泛白,才不至于让刚刚点燃的那细细的烟卷整支落下。

圆圆的,小小的,焦黑的洞,大咧咧毁掉了这整个狭小牢房里唯一温暖的高档货。
那个人留下的土耳其绒地毯。

其实也没多宝贝,揉揉洗洗早变了色,厚软的绒毛里可能还留着那些翻到的咖啡渣。
他们曾在其上做 爱,餍足而又大汗淋漓,那些腥咸的液体也一并化进这绒毯里。
可能留下的些许东西怎么也清理不掉,现下倒勾人回味。

他盯着那个墨点般的小洞出神,隔了好一会儿才又重重吸一口手中的烟。
过了肺的烟尘没带走...


●The Double同人

●卷西水仙预警!!!


————————————

烟灰落在绒毯上,烧出了一个黑色的斑点。
他颤抖的手指只有紧紧的掐着烟嘴,用力到指尖儿泛白,才不至于让刚刚点燃的那细细的烟卷整支落下。

圆圆的,小小的,焦黑的洞,大咧咧毁掉了这整个狭小牢房里唯一温暖的高档货。
那个人留下的土耳其绒地毯。

其实也没多宝贝,揉揉洗洗早变了色,厚软的绒毛里可能还留着那些翻到的咖啡渣。
他们曾在其上做 爱,餍足而又大汗淋漓,那些腥咸的液体也一并化进这绒毯里。
可能留下的些许东西怎么也清理不掉,现下倒勾人回味。

他盯着那个墨点般的小洞出神,隔了好一会儿才又重重吸一口手中的烟。
过了肺的烟尘没带走点什么,却沉沉压在了胸口。

屋内唯一的光源是床边的立式台灯,光线昏黄,派不上什么作用。
那个小点盯久了,再看不明晰,似乎融化进了四周的空气里。

他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拉开百叶窗,推开玻璃。
风携着雨灌进来。

对面窗外窄窄的屋檐上,似乎站着一个瘦小脆弱的身影,冲着这儿挥了挥手,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
他的心猛地一沉,晃晃脑袋凝神再看去,不过还是漆黑一片的楼宇。

窗外的雨声很大,路上找寻不到一个行人。

他把手中的烟从窗里丢了下去。

——

他这乏善可陈的人生,其实有过转机。

在那个未能进入晚会的夜晚,或者推迟些,在那个他昏倒在紧密挨靠着的工作隔间中,狭小过道的那个时刻。
那个他初见到詹姆斯的时刻。

一样的脸庞,为什么那个人就比较生动?
他总在说对不起,唯唯诺诺又小心翼翼。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不存在。
在周围人的眼中,有时他真的不曾存在。

人们确实应该爱他胜过自己,他想。
因为,即使羞于承认,即使恐惧,事实是,他自己也憧憬着那个更完美的自己。

对于那个人来说,他是存在的,甚至于,他是重要的——即使他的靠近只意味着取代和利用,又怎样呢?
孤独让人脆弱。而他,他让他感到快乐,感到真实,感到被需要。
那个人定义了他的存在和价值,而这就是为什么,木头男孩产生了成为真实人类的幻想。
一个美好到不真实的梦境,他当了真。

不过是太多的酒精。
这样一份情感不该被定义为爱情。

在他的狭小的单身寓所,那逼仄牢房里窄小的单人床上,他们手脚并用地彼此缠在一起,皱巴巴的西装外套一起叠在空荡荡的地上,分不出你我。接吻喘息的空隙里,那个人神色如常的下达着命令。——你……明天帮我……说定了。
炙热的呼吸喷在颈侧,一路燎烧来,他只能仰起头承受着,发出虚弱的呜咽,慌乱又迷茫的应承着。
那个人被取悦了一般,给予他又一个温柔的吻。

他尝起来像朗姆酒。
他说了什么?
缺氧的大脑嗡嗡作响。
他说了什么,又有什么关系?
不论是什么,他都会同意。

到后半夜清醒,他才后知后觉,太美好的东西总不能够被拥有,而错乱的一切都该回到原本的轨道上去。
他于是被烫着般屏息脱开那个不成型的搂抱,庆幸于那个人没醒。

他坐到窗前去。
望远镜长久的对准着对楼女同事的窗户。
她还未休息,正专注地趴在桌上挥舞着笔。
他安静的观察着。
她扎破手指用血绘画的样子让他想起自己。他偷偷保存起对方撕碎丢弃的每一张画作,拼贴起来,似乎也一并寄存了自己的孤独。
她是同类,她才是那个自己应该去争取的,可以报团取暖的人。而詹姆斯,那个现在躺在自己窄小单人床上的人,他光彩夺目,讨人喜爱,除却相同的面庞,与自己本不该有交集。

他回头看那个安睡的人。
他还记得手指划过对方颚骨时感受到的柔软与锋利。

他为他盖上薄被,拖过那张唯一的椅子,安静端正的坐在床边看着他,直到睡意袭来。

第二天的清早他坐在椅子上醒来。
他只给他留下了床上凹陷的痕迹。

——

那些他身上所缺少却为他所渴望的东西,像鱼线,把他拉过去,捆在对方身边。
而他从来缺少意识,那透明锋利的线绕的紧紧的,突然间,挣扎就会让他鲜血淋漓。

于是,想逃脱的努力都是失败,他给的痛都刻骨铭心。

——

——You a flamer?
——No,there's someone l've been thinking about.A lot.
……
——Simon,you have to go after what you want.

——

他木讷地坐在餐厅里,听着汉娜希望认识詹姆斯的请求。
他不能怪责汉娜对那人的偏爱,只是觉得因收到邀约,忐忑而抱有幻想的自己实在有些可笑。
哪里会有人注意到自己呢。

他的指尖儿木木的,凉凉的,大概是那上错的饮料太冰了。

——约会怎么样?
詹姆斯歪在他的床上问他,很自在的翘着腿。
他的身上有酒的味道,混着女人的香水。
他张了张嘴,又吐不出只字片言,便只好软弱的在椅子上蜷缩起身子。

——别难过,你只是不擅长这个。
他清瘦的手指温柔穿过他的发丝,他的安慰柔软附上他的唇舌。
迷失又喘不上气的档口,有那么一刻,他以为自己终于抓住了什么。
接着,他的外套被丢弃在地上,随意踏过。

——

他假扮詹姆斯约会的主意烂透了。
最终,那个人对那女孩说出了他告诉他的,对她不敢说的告白,将这出闹剧圆满收场。

他的腹腔里燃烧着妒恨,却已分不清是恨那个人夺走了汉娜,还是恨他抛弃了他。

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话家,是个叛逆者。他当然不爱汉娜。
那他又爱谁呢?他吗?可怜的不存在的西蒙?
不不不。
他只爱他自己,感情对他而言不过是游戏。
他同时拥有着汉娜和许许多多的女人,他讨厌交付真心。

所有这一切都让他痛苦,如鲠在喉。

——

他从不放过他。
他拿走他的钥匙,带女人到他的寓所鬼混。
嘲弄他,羞辱他,栽赃他,他对他残忍而无所顾忌。

而他,他的拒绝总太怯懦,他的警告只会让他变本加厉。
他无法逃脱需要与被需要的渴望,于是他在他那儿,永远得不到胜利。

他试图告诫他离开汉娜,却只收获了一个喉口隐隐作痛的伤痕。
那把放置于床头柜中锋利的小刀,轻快地略过他的脖子,留下鲜血和创口。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他愣着,分析不出他的表情。

然后他自己公寓的门,在他面前被甩上。
詹姆斯和今夜新的幸运女士留在门里。

是很小的伤口,猩红的鲜血却沾染他的手指。
他顺着墙滑坐到地上,止不住地恐惧颤抖。

——

第二天他在自己的床上醒来,脖子上的伤口贴着创可贴。

詹姆斯从浴室出来,在桌上为他放下一杯水,好像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他的脖子上相同位置有一个小小的,未经处理的,结着痂的伤口。

他一瞬不瞬的看着那伤口,当詹姆斯的手顺着他的下颚弧度划过,他的泪水落进了枕头里。

当他开始吻他,他闭上了眼睛。

——

然后某一天,詹姆斯带来了新的电视。

然后某一天,他带来了他的咖啡机。

然后某一天,他带来了那张大大的,柔软的土耳其绒毯。

——

他以前不会抽烟的。
是那一次,那人在盥洗室的洗手池前抽烟,抬起头在镜子里捕捉到他。
他在镜子里盯着他的双眼,于是他就被定在原地。

他看着他慢慢的,深深地吸一口烟。
他的腮帮子微微凹陷下去,然后微微启唇,缓缓吐出一团烟雾。
于是镜子里的一切都模糊了。

他招呼他,嘿,西蒙,过来。
于是他就紧张的,踟蹰地挪过去。
那人将抽了一半的烟凑到他的嘴边,他便迟疑地吸一口,不得章法地被呛得咳出了眼泪。
那人先是低低的笑,然后笑得愈发大声,弓起的背脊都微微颤抖。
然后没有预警的,他捏住他的后颈,用绝望般的力道吻他,似乎只是想让他窒息,想与他一同死去,一个野蛮的,粗暴的,带着血腥味的吻。

那半支烟早被丢在地上,碾作了尘泥。

那晚上他们做了,在那张大大的绒毯上。

——

他对他的态度与他对别的什么人都不同。
他曾试图扮演他的一个好哥们,而如今他似乎知道他的一腔怨恨,对他不再有花言巧语,也不再试图讨他欢喜。
他说着最恶毒的话刺穿他,可又用最温柔动作填补他。

而当思考变成负累,仿佛他只有攀住那人,才得以存活。

他是一棵长在谷底的静止的,无趣的树。
长久以来他都告诉着自己,一棵树只有找寻另一棵树,才能安然地盘根错节,枝叶相连。
直到他见到太阳。
太阳并不总在,事实上也并不只属于他,有时太过炙热,也让他受伤。

后来他发现,他是树,而原来他却不是太阳。
他是那树影,变化多端,进退有度。
他从来没有太阳的温度,他讽刺又冰冷,他虚伪,却对他寸步不离。
他陪着他一同受伤,他分享他的疼痛。

或许从感情上来说,詹姆斯才是木头男孩。

当他被禁锢在一个怀抱里,蜷缩在那张过小的单人床的半侧上时,他止不住不安地向百叶窗的缝隙望出去。

对面的那间寓所还灯火通明。
而这刺痛了他,提醒着他发生的一切都是多么的荒唐。

——

当虚无构成真实,真正的真实就必定成为虚假。

安娜服用了太多的安眠药导致了流产。
他陪伴旁侧,医生唤他作詹姆斯先生。
安娜知道他不是詹姆斯,即使他们有着复刻般的面容,她总能知道。
他不是她爱的人,他只是没人爱的西蒙,又或许,他从她那儿偷走了爱情。

他无法谴责这个世界,又太过懦弱而至于不敢谴责自己。

如果他是错误的,那或许他就不该存在,可若是他不存在,那他又为何在这里?
而如果詹姆斯是他的木头男孩,那他就是虚假的,他们之间那些抓不住的荒谬情感都是可悲的幻影。

……如果詹姆斯不存在,那么或许,错位的一切都会回到正轨。

玻璃窗上映出他的身影与那人别无二致。
他颤抖的手指几乎夹不住那支纤细的烟。

——

他计划并实施了一场谋 杀。

手铐限制了他的行动,电话用来自救。
小匕首划过自己脸颊的伤痛同样唤醒他,望远镜让他看见自己的告别。

他在詹姆斯的注视下从对楼跳了下去。

计划按部就班,911很快会来救走尚有一息的他,而共享了他的伤痛却无法得到救护的詹姆斯,会安静在他的小公寓中死去。

在失血过多意识模糊之际,他听见汉娜的呼喊和由远及近的救护车的声音。
他不知道自己是变得更完整了,还是被剜去了更多。

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是那么的后悔。
他想,或许一起死去也不错。

——

他是独一无二的了。
他不再透明,可却觉愈发孤独。

汉娜是个好女孩,在医院的日子里她一直陪伴着他,可她不再能填补他心里的空洞。
他想要的那份陪伴,被他自己摧毁了。

人大概总是轻贱,似乎不痛就不成活。

白地毯没沾染上半分血迹,手铐松垮垮挂在床头。或许詹姆斯只是他的一个臆想,一场留给他无数伤口的,张扬又狂妄的幻梦。

——

窗外的雨似乎永远不会停下来。

电视机里放着他最爱的科幻片。

门口传来钥匙在锁眼里转动的声响。

他们对视,仿佛面对面照镜子。

——

有什么在胸口鼓涨开来,填满了所有。

——Hi,Simon. Miss me?

——

这个世界,或许从来不需要真实。

——END——

锦多糖

少年开始迷糊 十点钟 上午
假花和折断的翅膀 让他的心撑得发胀
他发觉自己嘴巴里 剩下的只有一个字
只要他把手套脱下 手里就会撒落灰沙
他看见露台外面的塔楼
觉得自己是露台也是塔楼

以几何形的僵硬动作
少年用利斧把镜子打破
镜子碎了 一大片黑影像巨浪
淹过整个荒诞的卧房

——洛尔迦《自杀者》

少年开始迷糊 十点钟 上午
假花和折断的翅膀 让他的心撑得发胀
他发觉自己嘴巴里 剩下的只有一个字
只要他把手套脱下 手里就会撒落灰沙
他看见露台外面的塔楼
觉得自己是露台也是塔楼

以几何形的僵硬动作
少年用利斧把镜子打破
镜子碎了 一大片黑影像巨浪
淹过整个荒诞的卧房

——洛尔迦《自杀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