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he legend of zelda

13238浏览    291参与
恒温
一个穿雨衣的陌生人 来到这座干...

一个穿雨衣的陌生人

来到这座干旱已久的城


阳光下

他水国的口音很重


这里的日头直射

人们的脊背


只有夜晚

月亮吸住面孔


只有一个穿雨衣的陌生人

来到这座干旱已久的城


在众人的脊背上

看出了水涨潮,看到了黄河波浪


只有解缆者

又咸又腥


——海子

一个穿雨衣的陌生人

来到这座干旱已久的城


阳光下

他水国的口音很重


这里的日头直射

人们的脊背


只有夜晚

月亮吸住面孔


只有一个穿雨衣的陌生人

来到这座干旱已久的城


在众人的脊背上

看出了水涨潮,看到了黄河波浪


只有解缆者

又咸又腥


——海子

恒温

✨【醒目】内含八图!!更有修改版本!!请点开看!!【醒目】✨

2019即将结束啦。

以这组图为截止,期待2020,我想一直喜欢这个游戏♥️

也希望你们喜欢,看在我画了一年塞尔达的份上,喜欢请奖励我三连吧!!XD


✨【醒目】内含八图!!更有修改版本!!请点开看!!【醒目】✨

2019即将结束啦。

以这组图为截止,期待2020,我想一直喜欢这个游戏♥️

也希望你们喜欢,看在我画了一年塞尔达的份上,喜欢请奖励我三连吧!!XD


恒温
我有夜难眠,有花难戴 满腹话儿...

我有夜难眠,有花难戴

满腹话儿无处诉说

只有碰破头颅

霞光落在四邻屋顶

我的双脚踏在故乡的路上变成亲人的双脚

一路蹒跚在黄昏 升上南国星座

双手飞舞,口中喃喃不绝


我在飞翔

急促而深情

飞翔的是我的心脏

我感觉要坐稳在自己身上

故乡,一个姓名

一句

美丽的诗行

故乡的夜晚醉倒在地


——海子

我有夜难眠,有花难戴

满腹话儿无处诉说

只有碰破头颅

霞光落在四邻屋顶

我的双脚踏在故乡的路上变成亲人的双脚

一路蹒跚在黄昏 升上南国星座

双手飞舞,口中喃喃不绝


我在飞翔

急促而深情

飞翔的是我的心脏

我感觉要坐稳在自己身上

故乡,一个姓名

一句

美丽的诗行

故乡的夜晚醉倒在地


——海子

恒温
看不见你,十六岁的你 看不见无...

看不见你,十六岁的你

看不见无名的 芳香的 正在开花的你。


看不见提着鞋子 在雨中

走在大草原上的

恍惚的女神


看不见你,小小的年纪

一身红色地走在

空荡荡的风中


——海子

看不见你,十六岁的你

看不见无名的 芳香的 正在开花的你。


看不见提着鞋子 在雨中

走在大草原上的

恍惚的女神


看不见你,小小的年纪

一身红色地走在

空荡荡的风中


——海子

AD钙
血月的林克。 马上2020年了...

血月的林克。

马上2020年了,俺还没有去救塞尔达。

(有参考)

血月的林克。

马上2020年了,俺还没有去救塞尔达。

(有参考)

大肥鹅嘎嘎嘎嘎嘎
想被大姐头按头 那个,cp大概...

想被大姐头按头

那个,cp大概会印四张无料,想要的朋友可以私信我留个qq到时候联系(因为我没摊位,到时候闲逛的时候可以互相交换)

想被大姐头按头

那个,cp大概会印四张无料,想要的朋友可以私信我留个qq到时候联系(因为我没摊位,到时候闲逛的时候可以互相交换)

ホシタル(星萤)

英雄之名与英雄之剑 [荒野之息 无cp]

  行路的旅人被少年救了。

  少年穿着一身破旧又灰黄的布衣,手中的木棒与对面那魔物拿着的很是相似,却已添了许多裂痕。魔物哼哼叫着举起武器,却被他逮住空隙,照着面门便是一棒。啪,作响的不只是魔物的面皮,还有那濒临崩溃的木棒,裂痕张狂地舞起来,刹那间就将它撕碎。

  飞溅的木块在他脸上划出血痕,他却连眼都不眨,便伸手摸向身后。好像有位常年并肩作战的伙伴,他无比确定它就在那里,甚至不需要思考——但却摸空了。他瞬间没了刚才沉着的样子,怔愣着在空气里抓了两下,又回过头看了看,才明白那里什么都没有。

  魔物当然不会给他迷茫的时间,旅人想提醒少年,可已经来不...

  行路的旅人被少年救了。

  少年穿着一身破旧又灰黄的布衣,手中的木棒与对面那魔物拿着的很是相似,却已添了许多裂痕。魔物哼哼叫着举起武器,却被他逮住空隙,照着面门便是一棒。啪,作响的不只是魔物的面皮,还有那濒临崩溃的木棒,裂痕张狂地舞起来,刹那间就将它撕碎。

  飞溅的木块在他脸上划出血痕,他却连眼都不眨,便伸手摸向身后。好像有位常年并肩作战的伙伴,他无比确定它就在那里,甚至不需要思考——但却摸空了。他瞬间没了刚才沉着的样子,怔愣着在空气里抓了两下,又回过头看了看,才明白那里什么都没有。

  魔物当然不会给他迷茫的时间,旅人想提醒少年,可已经来不及了。他被一棒砸在头上,整个人都被打飞出去,在地上滚了一会,却又很快撑起身体,一边半仰着头警惕魔物的动作,一边艰难地爬起来。

  那魔物抖抖大耳朵,紫色的舌头从大嘴里冒出来,咕噜噜转了一圈,扁圆的脑袋笑成滑稽的形状。但还没等它再举起那木棒,便被一道电光似的剑影撩了个趔趄,整个儿吓懵了,旅人也吓了一跳,他根本没看见那剑是哪来的。

  这少年用剑的方法很怪,明明动作又快又熟练,好像能切开风一般,却偏偏不懂得瞄准要害,只是砍树似的一阵乱打。像是位老练的骑士,又像个拿着棍棒乱舞的小孩,奇妙地自相矛盾着。

  旅人正纳闷着,战斗已经结束了。少年收了剑,回头看他,额头上磕出的红痕里还粘着砂粒。旅人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于是翻了半天,找出一颗紫卢比给他。少年刚要伸手去接,却犹豫着换了一只手,旅人在他缩起的手指间看见扎眼的红,你受伤了,他说。

  我不知道,少年摊开手掌好奇地看,全都不记得了,但我好像很熟悉它们。他将木屑拔出,于是血珠顺着他的掌纹滑下。

  ......灾厄夺走了我们太多东西,旅人叹息。这个年纪的少年,本来该在村镇里无所事事地长大,最大的危机也就是爬树时惹了蜜蜂之类。

  少年沉默了一会,突然说,但是海拉尔的山很漂亮呀!旅人点点头,想起山鹰与夕阳,却听他又说,山上的苹果可好吃啦!

  还有还有,海拉尔的河也很漂亮,少年捧起那颗卢比,隔着半透明的紫小心翼翼地看他,海蓝的眼被染成靛紫。旅人笑着点点头,果然听他又说,河里的大鱼可肥、可好吃啦!

  他看看少年欲盖弥彰地藏到身后的另一只手,明白自己是反被安慰了。旅人想了想,又说,离这里不远有个卡卡利科村,你去那里,拿魔物的角换些钱,买件衣服吧,这件已经破....旧了。

  少年有些窘迫地挠挠头,他脸上还肿着,红彤彤的,旅人从他身上读出了穷,可他没说穷。他说,但它们被放在宝箱里呀!那是很旧很旧的箱子了,箱上落了灰,可箱子里面却是干干净净的,衣服也是干干净净的,还整整齐齐地叠着.....这身衣服,一定是谁的宝物,只是在箱里放了很久,不旧的。

  好吧,旅人说,但如果早用这把剑,你便不必受伤了。是剑,是武器,就总有破损的一天,你节省它,还不如节省自己的命。

  但总有不能破碎的东西,少年拍拍背后的剑柄,有个孩子想看传说中的「吕仁之剑」,我想给他看剑锋最漂亮的样子。

能让孩子露出那样可爱的笑容,那个「吕仁」先生一定是位很厉害的英雄!

少年笑起来,脸上的泥道道也跟着弯成小胡子,像刚溜进厨房偷吃过东西,从灶台下的泥灰里滚出来的小破孩。旅人知道他心里还有一句话:我也想成为让孩童欢笑的英雄——只是他不会说。

  但旅人从没听过什么「吕仁之剑」,看剑柄上菱形花纹,倒像是他自己也用过的旅人之剑。虽然名为旅人之剑,但实际上只是无名之剑,不过是旅途中的人常常用它对付野外的动物,才有了这个不算名字的名字。

  他看明白了,却也不想说,只是最后告诉他,传说森林里沉睡着一把不坏的退魔之剑...可是那剑只认同被选中的人。他补上最后一句,忽地觉得不该说这件事。传说美好得像是个故事,可传说百年前这剑选中的主人也死了。对啊,哪能有不坏的剑,不死的人呢?

  没关系,但少年说着,轻轻握着拳,像要给谁鼓劲那样向他挥动手肘。我还有能做的事,他说。

  即使他手背上只有泥污,和半干的红。

防脱发就剃光

⭐Link's journal Part 4

快速画小背景爽到!旷野之息里的蜜瓜看起来超级多汁!

⭐Link's journal Part 4

快速画小背景爽到!旷野之息里的蜜瓜看起来超级多汁!

大肥鹅嘎嘎嘎嘎嘎
其实我觉得四英杰里面和林克最亲...

其实我觉得四英杰里面和林克最亲近的应该算达尔克尔,战斗后一起泡温泉还是很快乐的

其实我觉得四英杰里面和林克最亲近的应该算达尔克尔,战斗后一起泡温泉还是很快乐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