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he young pope

2715浏览    81参与
仿生人能吃到电子火锅吗
the young pope里...

the young pope里的裘德洛我太可以了!我为什么才看这个剧啊!!!

谁不喜欢性感禁欲神职人员呢


the young pope里的裘德洛我太可以了!我为什么才看这个剧啊!!!

谁不喜欢性感禁欲神职人员呢



柳底

【TYP/TNP】袋鼠

*年轻的教宗同人。

*配对: Bernardo Gutierrez/Lenny Belardo, 斜线有意义。

*Rating: Mature, 有间接Non-con sex fantasy提及


袋鼠


“我幻想跟袋鼠做爱。”

红衣主教古铁雷斯展开庇护十三世自梵蒂冈寄来的折信,未见抬首的致意,入眼便是圣父一手流畅漂亮的花体:他说他想跟袋鼠做爱。古铁雷斯脑子里立刻出现了那只上臂强壮的生物的剪影,宿醉的头痛更严重了一些。

“当然是在梦里,主教大人。其实我并不确定是不是它,在梦里,我并没有机会问明它...

*年轻的教宗同人。

*配对: Bernardo Gutierrez/Lenny Belardo, 斜线有意义。

*Rating: Mature, 有间接Non-con sex fantasy提及



袋鼠


“我幻想跟袋鼠做爱。”

红衣主教古铁雷斯展开庇护十三世自梵蒂冈寄来的折信,未见抬首的致意,入眼便是圣父一手流畅漂亮的花体:他说他想跟袋鼠做爱。古铁雷斯脑子里立刻出现了那只上臂强壮的生物的剪影,宿醉的头痛更严重了一些。

“当然是在梦里,主教大人。其实我并不确定是不是它,在梦里,我并没有机会问明它的身份,也没有看清它的脸。它也没有与我交谈,至少没有言语上的交谈。我自认我听懂的它的部分嘶吼只是一些做爱程序里必须要的奉承,就像人类和人类、或者袋鼠和袋鼠做爱的时候一样——你总是需要在某个时间点向对方表达认可或者鼓励——我想当袋鼠跟人做爱的场景里,这样的传统也不该被摒弃。所以我回应了它,我说:‘谢谢,你也是。’”

“那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首先做了祷告。国务卿与我会面时我传了你,而后他用一种很惊恐的表情告诉我,你不在这里,不在梵蒂冈,不在罗马,不在欧洲。你不在我的是身边,我不能立刻在办公室里见到你,于是他建议我,可以与你进行视频通话,我按了桌下的按钮。他还没有转过弯来。但我想你可以。他表现得好像我失去了记忆,忘记是我将你派遣到遥远的另一半球的事实。这也太扯淡了。你明白的,那天早上的那个时刻,我并非是想要立刻见到你,我只是需要说出来,说给什么人都行——哪怕是国务卿——我要让人知道:我想见你。说出这句话本身才是我的愿望。你并不是。”

古铁雷斯右手摸到床头的酒瓶,虎口卡住短颈,用拇指根部弹开瓶塞。他垂头将最后几个字念出了声音:“你并不是。”这还真是令人宽慰,古铁雷斯想,毕竟你的愿望是跟袋鼠做爱。而他不是一只袋鼠。

“…尽管你的回信维持一贯的‘精简’,”圣父大人在这一节表现得过于客气了,古铁雷斯想,‘精简’的意思是他至今发还给梵蒂冈6封空白的信封。如同他眼前所见的宏大又琐碎的一切,皇后区的夜晚吵闹非常,他却不由自主地以上帝的视角俯身下望,一切的答案只是沉默。古铁雷斯站起身来,他没有穿着上衣,于是摇晃的酒瓶里溅出来的几滴落在他的腰腹上,主教大人站在窗前,手里还捏着来自圣城的那封短信,教宗继续写到:“但我们仍旧期待你的回信。”他使用了‘我们’的称呼,古铁雷斯实在没忍住笑出来:而你甚至还记得你是教宗。

古铁雷斯坐在书桌前,把杂乱的垃圾堆到一边,划出一小片勉强平坦的空间,准备写回信。按照他习以为常的流程,回信所需的时间非常短暂——因为他无话可说,从来都只有一行署名。

但主教大人沉默地坐了一会,却没有一如往常将他熟稔的沉默落诸笔端。他提笔回应来自远方的圣子的梦境的告解。

“会疼吗?”红衣主教好奇地问。

 

我幻想跟袋鼠做爱。莱尼独自坐在花园里,身穿白衣服的修女在他身后的灌木丛种修剪花枝,她们的动作轻柔又连贯,仿佛旁逸斜出的并非枝条,而是吹面的琐碎的风。莱尼点起一支烟。

那只远道而来的‘礼物’拥有过分强壮的上肢,硕大的头颅上是那双似乎总在落泪的眼睛。莱尼曾经短暂地、短暂地用微微打颤的手指触摸过它的耳尖,那时他怕极了。玛丽修女在他身后小声惊呼。真是一位圣人,货真价实的圣人。

莱尼那时的目光落在袋鼠的前肢上,真是强壮的生物,他暗自想道。

因此,理所当然地,他幻想跟袋鼠做爱:它将粗暴地攀住自己赤裸的肩背,过分健壮的前胸压倒在他的背部,把他按在花园中央的喷泉池沿,汩汩流出的泉水跳跃着打湿他的发际、眼眶、面颊、脖颈,湿漉漉地流满他的半身。野兽用它的前肢近乎粗暴地按住他的腰,他能感觉到肋骨包裹里的器官被强大的力道逼迫地变形,化成浓稠的血游走在全身。野兽毫无怜惜地进入他身体,他献给上帝的身体,他圣洁的、优美的、残缺的、罪恶的身体。他不得不把头彻底埋进水中,水流灌进他的口鼻和眼眶,窒息感随即吞没了他,而后飞快地剥夺了他的感官。他便不必看见自己倒映在水中的英俊的面容,不必听见自己被动物侵犯发出的呜咽,不必回应来自他的质问,不必面对他的叹息。

可是如果不是他,莱尼想,如果那时不是该死的八卦的上帝在那儿,好整以暇地望着这场媾和,自己或许也不会那么烦躁。如果是另一个人呢?如果是那个人站在这里,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圣父沉溺于一场宏大的原罪里,又会作何反应呢?莱尼想:我总该问一问。如同穷尽想象力的肮脏的梦境一般,好奇并非罪孽,他总是想知道答案。

红衣主教背光站在他的面前,金发的教宗从水中抬起头来,对上的却是同样一双湿漉漉的蓝色眼睛。

“会疼吗?”伯纳多古铁雷斯轻声发问。

“剜心刺骨一般,主教。”莱尼回答:“毕竟,这可是我的梦啊。”

 

红衣主教古铁雷斯从美国回来的第二天,教宗在花园里召见了他。主教表现得有些心事重重,年轻的教宗把洗涤干净的白色长袜一只一只地挂起晾晒,然后用一种很家常的口吻邀请古铁雷斯做他的私人秘书。

古铁雷斯环抱竹筐的手臂打了个颤:“我不想,圣父。”

他觉得自己现在却是就是在做他的私人秘书,准确地说是私人家务秘书,负责在圣父晾衣服的时候跟在后面递上夹子——这是份很要紧的工作,古铁雷斯一直怀疑自己能否胜任。很高兴你问了,因为我真的不想干了。

教宗却好像没有听懂他生硬的拒绝。

“你为什么不回我的信?” 他忽然转换话题的时候古铁雷斯愣了一下,教宗表现地就像自己刚刚的无礼、甚至于先前他的邀约都只发生在他的幻觉里一样。他的语气太过平淡,甚至让人怀疑这是否确为一个问句。“你从美国寄回13张空白信纸,伯纳多。”

“我的工作那时进行得…并不顺利,圣父。” 调查没有进展,他自然无可奉告。“我沉浸在自己的恐惧之中,在美国,在库尔特身边,那种恐惧被饲养,变得…很吵闹。” 古铁雷斯看着莱尼的侧脸,金发的教宗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古铁雷斯微微眯起眼睛,咫尺之距的脸庞简化成几笔潦草的线条。“那时我无法停止怨恨你,圣父,为什么要将我置于那样的境地。”

“我感激你的诚实,伯纳多。像我说的,在所有人里,只有你看到真相的价值——它们那样珍贵,以至于凡人都见其便绕路而行。” 教宗回过身来,双手合拢垂在胸前,他看向古铁雷斯的时候脸上依旧是那种恰到好处的微笑,同时在阳光的逼迫下微微弯起眼睛。古铁雷斯看了他一眼,似乎被刺痛了一样,很快低下头去。“所以我从不怀疑,我做了正确的决定:派遣你去处理库尔特的罪案,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即便你因此怨恨我,我也相信你会理解我的用心,正如我相信你会成功将库尔特带回梵蒂冈接受审判一样——因为我相信你,伯纳多,这就是我的理由。”

“就跟今天一样是吗,你要我做你的私人秘书,圣父,也是因为你相信我,对吗?” 古铁雷斯变得有些烦躁,他低下头,用脚尖挖开湿软的草皮。

“没错,因为我相信你的能力,你也应该相信自己的——”

“这跟我的能力无关!”古铁雷斯爆发出怒气。他抬起头用愤怒的双眼直视教宗,似乎想从对方的脸上拷问出谎言的罪行,但圣父只是平静地回望着他。

“你从美国回来以后,变得不一样了,”教宗轻柔地说:“你把恐惧转化成愤怒,这很好。”

“我的恐惧,” 古铁雷斯喃喃自语,“我的愤怒。”这一点都不好。他湿润的双眼变得干燥,却没有盛住一丁点儿慷慨的阳光。主教从未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怨恨,而这怨恨的源头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他不由觉得这一切实在荒唐到太过难以忍受。“这才是原因所在,圣父,不是关于我的能力,是关于我的恐惧,对吗?你所在意的恰恰是我的恐惧。你所想要利用的也是我的恐惧。你想要逼迫的——”

“我没有想要逼迫你,伯纳多。”莱尼叹了一口气。“但如果我说我对你的恐惧并不知情,那确实是谎言。”莱尼交握的双手放下,他抬起左臂,想要去触碰古铁雷斯垂在体侧的发抖的手指,却被对方躲开了,“令我关心的确实是你的恐惧,伯纳多。因为看到了它们,我看到了你。”

“你看到了我?在哪里?你看到我溺毙在巨大的酒瓶里,是不是?圣父大人,如果你认为你知晓了我的秘密就可以控制——”

“我为什么要控制你?”莱尼生硬地打断了古铁雷斯不择言的指责。“是的,我知道你的秘密,我知道你酗酒,我早就知道,早在国务卿以此威胁你之前我就知道了一切,你觉得你可以因此责问我吗,古铁雷斯?”

古铁雷斯不作答。

“听我说,伯纳多,我知道你的秘密。除了酒精以外——”

“你知道我是同性恋。”古铁雷斯替他说完整句话。

“我知道你是同性恋。”莱尼停顿了一下,“我也知道你曾在童年被虐待过。伯纳多,我都知道。你觉得我派遣你到美国去调查库尔特的案子是一种残忍,对吗?伯纳多,如果你要这样指责我,作为教宗,作为你的同伴,作为你的朋友,我都无法否认,却也无法接受你的怨恨。因为我从未怀疑过的,是你自己都不曾看到的,伯纳多,是你的勇气。”

莱尼还是抓住了古铁雷斯的手。颤抖的手指在他的掌心慢慢温顺下来。莱尼盯着古铁雷斯小指上的尾戒看了一会儿。“你不是一个懦弱的人,伯纳多,相反,你是一个无比勇敢的人。我只是想帮助你。”

古铁雷斯任由教宗握着自己的手,他站的离他太近了,近到呼吸同气,如同一场尽兴缠绵的亲吻。主教却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几乎要被愤怒灼熟到沸腾起来。

“你想帮助我…圣父大人。”他似乎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显得更加尖刻而讽刺,但他开口时便发觉喉管苦涩难耐,比起质问却更像绝望的哭诉,他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悲伤。“你想救我,是吗?我的圣父,我的神子,你果真如他们所言是一位‘彻头彻尾’的圣人!”

莱尼松开了他的手。红衣主教似乎失控了,他无言地抱住头,而后痛苦的弯下腰去,而后从蜷缩的身体里泄出野兽般细长的呜咽。教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你凭什么以为你可以救我?” 古铁雷斯扶着膝盖站在那里,用嘶哑的质问刺向神像一般伫立的教宗。

“因为我足够可悲?因为我是该死的同性恋,因为我被像库尔特那样的人侵犯过?因为我太软弱又太容易被看穿,因为我只是一个太过微不足道的仆人…而我侍奉的甚至不是上帝本身,我是仆人的仆人,我侍奉你,一位当之无愧的圣人,一位随行神迹的伟大的圣彼得,你觉得你可以救我,你觉得你应该救我?父亲啊,你以为你是谁?”

莱尼依旧站在原地,他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古铁雷斯直起腰来,直视他的眼睛。湿润的湖水如今幻化成干涸的枯井,残忍地犹如穿刺身体的刀剑。

“你不是他。” 古铁雷斯说。“就算是他也救不了我。”

“主教,”莱尼深吸了一口气,不再呼他的名字。“你不该说这样的话,你不该否认你的信仰。这不是你会说的话。”

“可这是你会说的话,对不对?”古铁雷斯笑了,“你对我说,你不信上帝。你说那句话时真诚像是一个五岁的孩子:站在教堂中心,把悬死的圣子当成货架上的芭比娃娃。你可以说你不信上帝,你不信他。但我不可以。因为什么——”

“伯纳多——”

“因为我信。这简直太他妈的好笑了。”虽然古铁雷斯并没有笑,但他还是成功惊到了莱尼,教宗定睛看着他,这是他第一次听见古铁雷斯说脏话。“因为我不像你,我从未怀疑,我从未怀疑过他、他的存在。”

“苦难的人们在苦难中呼号,痛苦的人们在痛苦中诘问,他们觉得圣主缺席,指责他视而不见,指责他袖手旁观——他们太愚蠢了。我从未怀疑过,我从未问过,主在哪里,圣灵在哪里,圣子在哪里,你们为什么不救我?”

“我从未问过,你在哪里。”

莱尼用尽所有的力气,忍住想要上前用抱住古铁雷斯的欲望。红衣主教在他一臂之外就这么堂皇地破碎、溃烂、垮掉、流淌、消失不见。伯纳多·古铁雷斯以低沉的嗓音告解他一生的苦难。莱尼看着他,想到出现在自己梦里的那只袋鼠。

“因为我知道他就在哪儿。从未缺席,从未忽视。上帝就在那儿,为我的苦难与绝望本身,得饲于我的痛苦与恐惧为生。他就在那里,伤害我的不是别人,圣父。性侵我的不是别人,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性侵我的就是上帝。”

古铁雷斯望着莱尼,在他一步之遥里跪下去,他握起莱尼的手,在其上落下信徒的一吻,以忏悔的姿态控诉白袍的侍者——若你果真便是圣人。

“那么现在,父亲,你依旧觉得,你能够救我吗?”

 


“我可以,伯纳多。”年轻的教宗回答。

“你不是上帝。”古铁雷斯指出。

“我爱你。”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回你的信了吧。”古铁雷斯在长椅上坐了下来,双手撑住低垂的头,不再去看背义的教宗。

莱尼有些不知所措,他脱口而出的爱尚未掷地发声,对方却已沉默的姿态表达了最剖白的抗拒。他试探地再次呼唤主教的名字,“伯纳多?”

“因为从来没有什么袋鼠。”古铁雷斯的声音闷闷的。“你的梦里,从来没有一只性//欲大发的袋鼠在他妈的你的花园里强//奸你。”

莱尼无法忍受,他想阻止古铁雷斯继续说脏话,他更想的是阻止古铁雷斯继续说任何话了,别再说了,教宗用沉默祈求。

“因为你梦到的是我,”主教却并未打算遂他的心愿,反而用低絮的声音残忍地剥开神父层叠的祭衣,他想要做什么呢?莱尼实在恐惧,你想要做什么呢?把十字刀插在我的胸口,划开皮肉,看我是否也会流血,看我是否会像人子那样再次复活吗?如果我不能呢,伯纳多。

“你梦见我,在花园中央,在梵蒂冈中央,在圣母像之下,撕碎你的长袍,拽下你的十字针,分开你的双腿,侵犯你的身体,圣父,你梦见的是我对吗?”

莱尼现在开始怀疑这是一场近乎谋杀的报复。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以骨还骨。因为我知道了你的秘密,现在由你来揭穿我的。

“告诉我,圣父,在你的梦里,那只袋鼠有没有咬伤你的肩膀?”

“伯纳多…”

“因为如果是我,我就会这样做。因为如果是我这个可悲的、该死的同性恋,我就会在贯穿你的同时,抚摸你的胸口,箍住你的喉咙,但我又想听你的哭声,父亲,所以我会咬住你的肩膀,吸吮你的汗水和血液,我会好奇,我会想要问你,你疼不疼?”

莱尼投降了。他走过去坐在古铁雷斯身边,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我梦见了你,主教。”我梦见你亲吻我,我梦见我拥抱你,我梦见我们并肩背叛上帝——准确地说并非并肩,我们以交媾的姿态犯下罪行,我梦见我们以徒劳的爱再辩护自己的所为,我梦见你问我,疼吗?我回答:“是的,就像爱人一样疼。”

 

古铁雷斯在莱尼困惑的目光里径自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穿过花园离开他。片刻之后他折返时教宗依旧坐在那里,比任何一尊圣母像都更像一尊圣母像。除了他并非瓷塑,而是以血肉生长。古铁雷斯手上拿着一罐可乐。

“圣父大人,你记得我曾经问你,在与那个女孩的一场相交里,你所获得的是什么?”

莱尼被他的提问难住了。“你为什么…你想说明什么?伯纳多,你想指控我不懂得什么是‘爱’吗?”

“我想指控的--圣父大人,”古铁雷斯看着他,“--是你不懂得恐惧。你即非懦弱,也并非勇敢,即非孩童,也不是长者。所有人都说,你确实是一位圣人。”

莱尼变得不耐烦起来:“‘所有人都说…’,伯纳多,这还不够让人厌烦吗?”

“‘所有人都说’并不意味着那就是谎言。”古铁雷斯此刻又重新像一个可信赖的、诚实的神父了。他的声音变得庄严,口气却出奇的平淡。“我不知道您为什么以为您爱我,圣父。但我并不怀疑你爱我,就像我也不怀疑你爱所有人。我不怀疑我不是特别的那一个。”

“你为什么觉得自己不是特别的那一个,伯纳多。”轮到莱尼陷入烦躁的苦痛之中了,轮到莱尼把头颅垂放在无力的臂弯里了。“你不在这里的时候,我没有一刻不想念你。我梦见你,给你写信,幻想纽约的大雪里你行走的样子,担心酒精损害你的身体,担心你的怨恨阻断你对我的善意和宽容。斯宾塞死去的那天晚上对我说,莱尼,你不是铰链,而是那扇门。我从未听过那样悲伤的话,那时候我多想找到你,亲口告诉你,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伯纳多,你不是这高顶教堂的铰链,你是我的窄门。你说的对,我自以为我可以救你,所以将你置于未知的痛苦之中,想逼迫你面对它们,想看到你的勇气挺身而出,我想你解脱出来。可我不是以上帝的姿态怜悯你,我不是以圣子的怜悯推搡你,我为了我爱你而想要帮助你,可原来爱这样笨拙,事与愿违地伤害你。我才知道我确实只是一个凡人,可我已经没有机会了,伯纳多,你以为我不懂得什么叫做爱,或者你指责我不懂什么叫做恐惧,可是我懂。”

--爱就是恐惧。莱尼停下来大口呼吸,“你是我唯一可以告解的对象,我害怕失去你,这难道不是爱吗?”

 

“圣父…莱尼,” 古铁雷斯终于叫他的名字了。“你不明白,你所经历过的不过是失去爱的痛苦,可你不明白,爱本身就是痛苦的。以恐惧为引线寻找到的不是爱,”红衣主教叹了一口气,“是信仰本身。”

教宗抬起头来看着他。古铁雷斯忽然笑了。

“你笑什么?”莱尼问他。

“我在笑你,圣父。”主教指了指莱尼胸口的十字铰链,“也笑我自己,我们两个,两个宣誓一生侍奉上帝,或者至少是侍奉上帝的侍者的人,”他又指了指自己胸口的十字架。“现在站在这里,互相指责对方不懂得爱。”

莱尼楞了一会,随即也笑了起来。“如果是玛丽修女听到这场对话,她会扇我巴掌。”

古铁雷斯把可乐罐放到教宗摊开的手里,冷凝的水珠经由他的指尖滚落到莱尼的指尖。“你觉得他懂爱吗?”主教盯着聚滴成流,忽然问道。

莱尼‘砰’的一声拉开他的零度樱桃可乐。“他什么都不懂。”

庇护十三世陷入昏迷的第一个月后,红衣主教古铁雷斯照常在桌前给他写信。他伸手将信纸展开抚平,用一方纸镇压住一角。那是一枚小小的铜像,雕刻成袋鼠的模样。

那时他问年轻的神侍,“在那场幻想的性交里,你疼不疼?”圣父的双手放在膝盖上,眼神温和。

“疼。”他说像爱人一样疼。比爱人还要疼。

红衣主教笑起来:“你看,如果是在梦里,是永远都不会疼的。”

古铁雷斯落笔在纸上,这是他写给庇护十三世的第三十封信,如同自食其果的徒劳补偿,昏迷的教宗当然不会给他任何回音。

“那时你在花园里对我说,你不信仰上帝。” 古铁雷斯的致信以一段复述开头。“我回答,你是一位真正的基督徒。你笑着说,我果然是不同的,与玛丽修女,与国务卿,或者与梵蒂冈城内任何一位主教或者修士都不同。甚至与这世界上任何一位信徒都不同。我不知道‘任何’是否过于夸大事实,但目之所及里,我与他们确实不同。”

古铁雷斯停下来,望着窗外发呆了一会儿,继续写道:

“我当然与他们是不同的,圣父。因为我不相信你是一位圣人,无关于你是否极力想要向我证明‘你不是’。于我而言最恐惧的是你的神圣,你越像一位圣人,这爱就越发痛苦。你越行事与他重合,这恐惧就越发厚重。莱尼,你怎么不明白呢。我与他们都不相同的原因在此:

我并不爱你。我信仰你。

——伯纳多·阿隆索·古铁雷斯”

 




完。



潘
我有罪,其实整季我一直盯着教皇...

我有罪,其实整季我一直盯着教皇的腰看来着...

我有罪,其实整季我一直盯着教皇的腰看来着...

昨夜梦影

又刷了一遍The young pope,突然想说一句: 古铁尔斯神父太!美!好!了!

那个圣母保护着的长大的男孩,

那个床上放了一堆娃娃的大宝宝(x

那个把自己弄得一团糟终于不辱使命的金丝雀,

莱尼的天赐的人,

太可爱了!

想抱着这位神父入睡(不可以!


又刷了一遍The young pope,突然想说一句: 古铁尔斯神父太!美!好!了!

那个圣母保护着的长大的男孩,

那个床上放了一堆娃娃的大宝宝(x

那个把自己弄得一团糟终于不辱使命的金丝雀,

莱尼的天赐的人,

太可爱了!

想抱着这位神父入睡(不可以!





stannum

在线寻找一位吃the young pope或者the new pope的同好一起嚎叫😂 我好饿,有没有朋友看看我

在线寻找一位吃the young pope或者the new pope的同好一起嚎叫😂 我好饿,有没有朋友看看我

沉思不语

为了Paolo Sorrentino看的,我知道镜头和配乐肯定很棒,但没想到剧本和台词更棒,人物塑造非常有意思,教皇可以是暴君,可以是圣徒,但也只是凡人,也会有挣扎有怀疑。再次爱上了裘德洛,他也算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类型,好适合这种自恋又孤独,压抑又神性的角色。

为了Paolo Sorrentino看的,我知道镜头和配乐肯定很棒,但没想到剧本和台词更棒,人物塑造非常有意思,教皇可以是暴君,可以是圣徒,但也只是凡人,也会有挣扎有怀疑。再次爱上了裘德洛,他也算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类型,好适合这种自恋又孤独,压抑又神性的角色。

洛克蟹

画了《年轻的教宗》片头


明年一月Lenny就要回来啦

画了《年轻的教宗》片头


明年一月Lenny就要回来啦

这小湖

等待裘花以及从内而外日渐费里尼的索导
心已飞向威尼斯

等待裘花以及从内而外日渐费里尼的索导
心已飞向威尼斯

SSnowflake

吐槽一下,之前看到The New Pope沙滩上的剧照还在猜想这个剧情是不是Lenny幻想放飞自我,体验一下自己的世俗生活会是怎样的。不过最近看了其他的路透,又觉得不太确定了...

图一上、图二:这是什么Lenny的大型粉丝沙滩见面会现场😁?!才发现还有礻果泳场景😲!难道是为了拯救日益衰落的教会Papa准备下海...啊不,是出道成为爱抖露!?真的不敢和索导比脑洞啊!

图一下:这个情节大概是Lenny看到了Esther胸口的十字架又回想起了自己的责任?

图三:站一秒钟双Papa的CP。简直是《聊斋》情节乱入!这是什么夜间出现在年长者身边撩人的女妖精!?马老爷子一脸怕被勾引、不敢与女妖精...

吐槽一下,之前看到The New Pope沙滩上的剧照还在猜想这个剧情是不是Lenny幻想放飞自我,体验一下自己的世俗生活会是怎样的。不过最近看了其他的路透,又觉得不太确定了...

图一上、图二:这是什么Lenny的大型粉丝沙滩见面会现场😁?!才发现还有礻果泳场景😲!难道是为了拯救日益衰落的教会Papa准备下海...啊不,是出道成为爱抖露!?真的不敢和索导比脑洞啊!

图一下:这个情节大概是Lenny看到了Esther胸口的十字架又回想起了自己的责任?

图三:站一秒钟双Papa的CP。简直是《聊斋》情节乱入!这是什么夜间出现在年长者身边撩人的女妖精!?马老爷子一脸怕被勾引、不敢与女妖精对视的圣僧样。

图四:一群Lenny的反对者打出横幅“CAN'T LOVE THIS POPE LENNY FOREVER”,都不愿意称呼Lenny的圣名“Pius”,这群人是完全不想承认他的教宗身份了。上面机翻的意大利新闻里提到有选举新教宗的“白烟”升起...

图五提到索导拍了一场重要的葬礼演讲,为了这场戏几乎复原修建了的圣彼得大教堂的大厅。这场重头戏里葬礼是谁的?演讲是谁的?Lenny不会真领盒饭了吧......

图六、图七:马老爷子扮演的新教宗在接受人群的欢呼。机翻内容随便看看吧🤔翻译过来也看不太懂😂

SSnowflake
  1. 图一是第9集The Pope's love letters的场景,但是角度和正剧不一样。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pp都很圆润饱满呢。
  2. 图二是正剧未出现的场景。看起来是梦中布道的部分。cardinal Aguirre 跪在地上乞求教宗,身边是饮水机,四周堆满了被丢弃的水杯。之前看过的分析文中说泉水代表灵性,那么相对来说饮水机是商业化、标准化并容易得到的商品。梦中的场景里会投射出Lenny对现实中枢机主教人物关系的认知。这个场景是不是暗示刚继位的教宗其实很看不起Aguirre?觉得他是个俗人不想与之为伍?但是最后Lenny还是学会了倾听其他人的意见。不过也有可是个废弃设定。
  3. 图三,The Pope's chair 😂😂 裘花在剧组里的“御座”。
  4. 图四,西斯廷教堂的搭建。剧组在场景和道具上都很用心。尽量还原各种细节。
  5. 图五,教宗的服装是手工制作。据说使用了很多传统工艺。
  6. 图六,罗马式松骨这么🐍情吗?裘花的身体真柔韧😍可以被技师摆弄成各种姿势蹂躏。正片里这一段的喘息声也十分销魂。
  7. 图七,各种搭建出来的场景(酒店好像不是)。演员在这些地方表演的时候要用多大意志力才能不出戏!
  8. 图八,注意!前方武装修女出击!!(安东尼奥嬷嬷当然不是只靠水源来控制人的)  右下角的场景正剧里面没有出现,Lenny走向一群拿着摩托车头盔的骑手,但是中间只有一辆摩托车,难道是papa心情不好要出去飙车放松?
  9. 图九,戏外的一些细节。由于裘花的实际年龄小于教宗,为了更成熟,化妆的时候调整了发色和肤色。冠冕取下来后裘花长出了口气,太TM重了。在威尼斯圣马可广场拍摄的时候有不少吃瓜群众在二楼围观。
  10. 图十,感谢剧组!

《年轻的教宗》花絮

图一是第9集The Pope's love letters的场景,但是角度和正剧不一样。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pp都很圆润饱满呢。

图二是正剧未出现的场景。看起来是梦中布道的部分。cardinal Aguirre 跪在地上乞求教宗,身边是饮水机,四周堆满了被丢弃的水杯。之前看过的分析文中说泉水代表灵性,那么相对来说饮水机是商业化、标准化并容易得到的商品。梦中的场景里会投射出Lenny对现实中枢机主教人物关系的认知。这个场景是不是暗示刚继位的教宗其实很看不起Aguirre?觉得他是个俗人不想与之为伍?但是最后Lenny还是学会了倾听其他人的意见。不过也有可是个废弃设定。

图...

《年轻的教宗》花絮

图一是第9集The Pope's love letters的场景,但是角度和正剧不一样。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pp都很圆润饱满呢。

图二是正剧未出现的场景。看起来是梦中布道的部分。cardinal Aguirre 跪在地上乞求教宗,身边是饮水机,四周堆满了被丢弃的水杯。之前看过的分析文中说泉水代表灵性,那么相对来说饮水机是商业化、标准化并容易得到的商品。梦中的场景里会投射出Lenny对现实中枢机主教人物关系的认知。这个场景是不是暗示刚继位的教宗其实很看不起Aguirre?觉得他是个俗人不想与之为伍?但是最后Lenny还是学会了倾听其他人的意见。不过也有可是个废弃设定。

图三,The Pope's chair 😂😂 裘花在剧组里的“御座”。

图四,西斯廷教堂的搭建。剧组在场景和道具上都很用心。尽量还原各种细节。

图五,教宗的服装是手工制作。据说使用了很多传统工艺。

图六,罗马式松骨这么🐍情吗?裘花的身体真柔韧😍可以被技师摆弄成各种姿势蹂躏。正片里这一段的喘息声也十分销魂。

图七,各种搭建出来的场景(酒店好像不是)。演员在这些地方表演的时候要用多大意志力才能不出戏!

图八,注意!前方武装修女出击!!(安东尼奥嬷嬷当然不是只靠水源来控制人的)

右下角的场景正剧里面没有出现,Lenny走向一群拿着摩托车头盔的骑手,但是中间只有一辆摩托车,难道是papa心情不好要出去飙车放松?

图九,戏外的一些细节。由于裘花的实际年龄小于教宗,为了更符合角色,化妆的时候调整了发色和肤色。冠冕取下来后裘花长出了口气,太TM重了。在威尼斯圣马可广场拍摄的时候有不少吃瓜群众在二楼围观。

图十,感谢剧组!

SSnowflake

【Gif流量预警】

图一、图二:这腰这臀,一看就知道是个好生养的O😘

图三、图四:真是个调皮鬼😄

图五:换衣中... 乖巧.jpg

图六:意外得知自己怀孕的omega心情忐忑地为孩子祈祷,浑然不知自己身上散发着的🤰母性光辉有多么引人注目。

图七:新晋为妈妈的omega一刻都不想离开孩子,溜娃👶中。

图八:孕育过孩子后成熟稳重一些的omega。

图九、图十:怎么会怀上?孩子他爹是谁呢?思考ing

《年轻的教宗》花絮截图,请无视我写的情节,都和原剧没关系。

在截图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脑补了这些情节😂。大概是因为想在这个剧里拉个cp太难,所以干脆无视cp直接跳到生娃...

【Gif流量预警】

图一、图二:这腰这臀,一看就知道是个好生养的O😘

图三、图四:真是个调皮鬼😄

图五:换衣中... 乖巧.jpg

图六:意外得知自己怀孕的omega心情忐忑地为孩子祈祷,浑然不知自己身上散发着的🤰母性光辉有多么引人注目。

图七:新晋为妈妈的omega一刻都不想离开孩子,溜娃👶中。

图八:孕育过孩子后成熟稳重一些的omega。

图九、图十:怎么会怀上?孩子他爹是谁呢?思考ing

《年轻的教宗》花絮截图,请无视我写的情节,都和原剧没关系。

在截图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脑补了这些情节😂。大概是因为想在这个剧里拉个cp太难,所以干脆无视cp直接跳到生娃的步骤了。

SSnowflake

图一:😚“实际上我可能比耶稣还帅,你自己知道就行了。”😘

图二、三、四:换衣。为穿红色外披做准备。

图五:贵妇OMEGA在溜娃。

图六:在正片里好像没看到这套披风。

图七:金属做的三重冠冕非常重,据说原版的更重。Jude额头都被压红了。红色外披也非常厚重,捂出了很多汗。

图八:这个大裤衩😂😂。Jude说他站在轿子上的时候生怕掉下来,还要表现出一脸淡定的样子。

图九:服装设计师在梵蒂冈博物馆找到灵感。为这部剧设计了很多华丽的服装。

截图都来自《年轻的教宗》拍摄花絮

图一:😚“实际上我可能比耶稣还帅,你自己知道就行了。”😘

图二、三、四:换衣。为穿红色外披做准备。

图五:贵妇OMEGA在溜娃。

图六:在正片里好像没看到这套披风。

图七:金属做的三重冠冕非常重,据说原版的更重。Jude额头都被压红了。红色外披也非常厚重,捂出了很多汗。

图八:这个大裤衩😂😂。Jude说他站在轿子上的时候生怕掉下来,还要表现出一脸淡定的样子。

图九:服装设计师在梵蒂冈博物馆找到灵感。为这部剧设计了很多华丽的服装。

截图都来自《年轻的教宗》拍摄花絮

DeepCosmo

最近一堆瞎hsganhdbjd摸鱼
我发誓直到考试前我再也不糊屎了

最近一堆瞎hsganhdbjd摸鱼
我发誓直到考试前我再也不糊屎了

DeepCosmo

真情实感的赞美

看完了洋炮,编剧真的很懂,真情实感的将裘花老师的独特气质发挥的淋漓尽致了。

曾经思考过,如果最美的是小李的恃才傲物穷小子,阿佳妮的神精偏执痴情女,那么裘花就是跋扈傲娇贵公子了吧。那种有点风流,有点花花公子,又很孩子气的独特魅力真的是本色出演了。

美而自知却毫不在意,只有长到此等级别才能面不改色的说出“i know im incredibly handsome,but lets forget it”这种话了吧。年轻气盛并登上权利顶峰,与之相匹配的却是一颗缺乏母爱的,脆弱而敏感的孩童的心灵。庄严的服饰和肆无忌惮的抽烟,吐口水泡这种小动作非常之动人的搭配在一起,非常灵动。这个42岁的教皇真的just a...

看完了洋炮,编剧真的很懂,真情实感的将裘花老师的独特气质发挥的淋漓尽致了。

曾经思考过,如果最美的是小李的恃才傲物穷小子,阿佳妮的神精偏执痴情女,那么裘花就是跋扈傲娇贵公子了吧。那种有点风流,有点花花公子,又很孩子气的独特魅力真的是本色出演了。

美而自知却毫不在意,只有长到此等级别才能面不改色的说出“i know im incredibly handsome,but lets forget it”这种话了吧。年轻气盛并登上权利顶峰,与之相匹配的却是一颗缺乏母爱的,脆弱而敏感的孩童的心灵。庄严的服饰和肆无忌惮的抽烟,吐口水泡这种小动作非常之动人的搭配在一起,非常灵动。这个42岁的教皇真的just a kid。

所以看到他去抱婴儿我就知道药丸……果然他一转头就把孩子给摔了。不情不愿的带领小学生参观博物馆三句就把人吓哭了,哪个小孩冲他吐舌头他也原封不动的吐回去,还有寻找亲生父母的一系列过程,(无法用语言描述我看到老人民表演艺术家裘德洛男士用又哭又笑的表情看镜头给我带来的心灵以及视觉上的冲击)妈的,编剧真他妈懂!!!

其实怀疑那些让裘花老师演这种感觉的角色的编剧都挺懂??回想一下他的角色名称,什么Bosie,Eugene,Dickie,这他吗不就是给小孩起的nickname?看到洋炮我又佛了,Holy father叫Lenny。

其实最佛最佛的是他真的是个圣人(流下热泪。

很少两天刷完一部剧,很喜欢科幻题材,特别是赛博朋克,但是看了期待已久的碳变,极其失望,除了对男主角微微一硬以表敬意之外,其他都什么几把玩意儿??

对宗教其实很不感兴趣,据说颜值回春的秃秃支持着我看了洋炮,呜呜呜呜,真滴美丽,各种意义上的,绝美的台词,绝美的意境,绝美的配乐,绝美的摄影,绝美的情感内核以及绝美的教宗。

并且一集op都没舍得跳,再次大力点名表扬op,你们真的很懂,佛了。



最后,听闻裘花老师是带假发出演,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