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he100

632浏览    2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14 01:51
ANECHOIC

Wordless无言 (Clexa- Clarke& Lexa) The 100

AO3 writer: spineandsanguinity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378464

(授权等待中,侵删)第一次翻译,有问题的地方欢迎指出

百子第六季月底就要出了 我也终于有空来给这对过气cp翻了一个一直很喜欢的文 作者写的超级细腻 当时看是糖 现在看全是刀😭😭😭


翻译:


Lexa不是那种会说“我爱你”的人。


     Lexa从未真正告诉Clarke她爱她。当她们躺在床上,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水,双腿纠缠在一起时,她有时会在Clarke沉重的呼吸下喃喃自语的说出“我爱...

AO3 writer: spineandsanguinity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378464

(授权等待中,侵删)第一次翻译,有问题的地方欢迎指出

百子第六季月底就要出了 我也终于有空来给这对过气cp翻了一个一直很喜欢的文 作者写的超级细腻 当时看是糖 现在看全是刀😭😭😭


翻译:


Lexa不是那种会说“我爱你”的人。


     Lexa从未真正告诉Clarke她爱她。当她们躺在床上,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水,双腿纠缠在一起时,她有时会在Clarke沉重的呼吸下喃喃自语的说出“我爱你”,但从来没有在其他任何地方对Clarke说过。


     但是那没关系。


     Clarke了解 Lexa。她知道她的说话方式,她是如何当一个成功的领袖,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的。因此,当Lexa突然停止走路伸出手向她伸出手时,或者在她离开家之前虔诚地给Clarke编头发时,Clarke都明白她的意思。


     有时,当Lexa坐在沙发上阅读时,Clarke也会拿一本书,坐在她旁边,靠在她的肩膀上。Lexa转过身,手臂以一个下意识的习惯性动作将Clarke环住,仿佛它是有史以来最自然的事情。她们会像这样坐几个小时,打开屋顶给她们足够的光线阅读。Lexa会轻轻歪着头,将她的脸颊靠在Clarke身上,仅仅会为了翻页而不时稍稍移动一下。


     尽管花了很长一段时间,Clarke最终还是发现Lexa在她身边时会读得比较慢。


     当Clarke站在桌旁,整理医疗用品时,她会感觉到一双熟悉的手臂环绕着她的腰部,环绕并锁定,就像她是Lexa永远不能放开的无价之宝。Lexa将她的鼻子埋入Clarke的脖颈间,轻轻地在她的肩膀和头发上留下一个个轻柔的吻,无言地爱着她的一切。


     当克拉克病了,她回忆起醒来发现Lexa走了,她旁边的床空了。她翻了个身,只是发现门打开了,她的女朋友在她身后坐着,手里拿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静静的看着她。当Clarke问到她去过哪里时,Lexa耸了耸肩,说悬崖上的蘑菇对感冒很有好处。她坐在那里,告诉Clarke所有白天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讲述着它的每一部分,就像是一个有着英雄和巨大悲剧的宏​​大故事。她的眼睛在说每一句话的时候都大大的睁着,并抬起手臂,模仿着Murphy在狩猎时遇到的熊。


     Clarke笑了,Lexa微笑着,一个她很少向其他人露出的真诚又自然的迷人微笑。


     有一次,当Clarke摔倒在森林里,绊倒在树根上时,Lexa匆匆赶去,瞪大眼睛惊恐万分。在反复确认Clarke的情况并让Clarke向她保证她没事之后,Lexa突然猛扑过来,拉起她的手并将她抱入怀里,带回营地,这让其他的人都很困惑。


     “Lexa,我很好,”Clarke笑着,搂着Lexa的脖子。“真的,你不用担心我。”


     “我总是担心你,”Lexa皱起眉头,轻轻地将她抱起来放在树桩上。她抬起Clarke的手,检查着她的手掌,寻找擦伤。拉回来,她歪着头。“你确定你没事吗?” 她看着Clarke的膝盖,膝盖被蹭破了皮,开始流血。


     她快速地亲了一下Clarke的额头,站起来。“骗子。”


    当Lexa带出她的水皮,将它扯到膝盖上时,Clarke呻吟着说。“你在浪费你的水,去打猎吧,我会自己用医疗用品消毒。”


    “他们不需要我,”她回答道。“此外,我宁愿和你共度时光。”


     Clarke微笑着摇了摇头。“现在你是骗子。”


     “只有一点点,”Lexa在她旁边躺下,把手搭在她的手上。村子很安静,大多数人都出去了。Clarke靠近Lexa,让女友的手懒洋洋地搭在她的臀部,用手指缓缓轻抚着露出的腹部。


     “Clarke?” Lexa问道。Clarke向上倾斜着头,看着Lexa的脸。女孩深黑色的眼睛闪着亮光,瞪得大大的,她宠爱地看着身下的女孩,紧紧地咬着她的下唇。“我……”


     Clarke平躺下来,把Lexa的手拉回来,拉到她的腿上。她高兴地叹了口气。“我也爱你,Lexa。”


     Lexa不好意思地轻哼了一声,在她们看着生机盎然的碧绿森林的时候再次亲吻Clarke的前额。


---

     现在,是晚上,Lexa坐在床上,双腿悬在两边。当她看着地图时,她的背部被支撑在枕头上,可能正在计划某种军事行动。Clarke爬到她身边,抱膝坐下。她看着她。


     “那个有什么用途?”


     “某种与另一个部落的合并,”Lexa心不在焉地挥挥手,指着床头柜。“你能给我一支笔吗?”


     Clarke伸手去拿了一支,递给她,看着她在纸上圈了几个点。Lexa在他们旁边写下笔记,她的字母小而潦草,像鸟类飞行的轨迹。她看向Clarke。


     “你会跟我来的,对吧?” 她把手伸到Clarke的下巴下,拇指放在她的嘴唇下。“我需要你和我在一起。为了团结感或某种东西。”


     “或某种东西?” Clarke扬起眉毛。


     “也许是因为我一直想要欣赏你的甜蜜屁股。”


     “LEXA!”Clarke尖叫着,把脸埋在枕头里。“该死的!”


     “没有人在这里!” Lexa大声笑了起来,把Clarke拉到她的腿上。Clarke坐在她的小腹上,高兴地低头看着Lexa。她弯下腰,她们的额头轻触在一起,Lexa闭上眼睛,轻轻地微笑着。


     她低声说,眼皮闪烁。“我做了什么事能让我能拥有你?”


    Clarke拉着她的下巴,用嘴唇贴着她的嘴唇,捧着 Lexa的脸。她呼出一口气,从Lexa身边走开,爬开,抬起毯子。


   Clarke 在毯子下移动,将手放在Lexa的手臂上。“没有任何事,因为无论如何你都应该幸福。”


     “Clarke?” Lexa的声音突然变得焦躁不安,Clarke发现自己被推倒了,双臂被压在Lexa身下,Lexa低头凝视着Clarke,头发扫在她脸上。她慢慢眨了眨眼睛,吞咽了一下,保持沉默,因为Lexa俯下身,将前额压在Clarke的锁骨上。她慢慢地呼吸,抓住克拉克的手腕。


     Clarke关灯,将房间带到黑暗中。她用手指捏着Lexa的长发,重新躺好并将毯子拉过来盖住她们两个。


     “Clarke?” Lexa再次说话,她的声音在漆黑的房间中显得更加低沉。


     “我知道,Lexa。” 她轻轻的将Lexa拉到她的胸前环入怀中。“我知道。”




原文:

Summary:

Lexa isn't the kind of person to say "I love you".

Work Text:

     Lexa never really told Clarke that she loved her. When they were in bed, foreheads sweaty and legs tangled together, she would sometimes mumble it under her breath, but never anywhere else had she said it to Clarke.

     And that was okay.

     Clarke knew Lexa. She knew how she spoke, how she led, how she showed her emotions. So when Lexa would stop walking to reach out for her hand, or when she reverently braided Clarke’s hair before they left the house, Clarke knew what she meant to say.

     Sometimes, when Lexa sat on the couch reading, Clarke would get a book as well, dropping beside her and leaning against her shoulder. Lexa turned, arm moving around Clarke in a practiced, subconscious motion, as if it was the most natural thing ever. They would sit like that for hours, open roof giving them more than enough light to read. Lexa would tilt her head, resting her cheek on Clarke, only moving slightly to turn a page every now and then.

     Even though it took her a while, Clarke eventually figured out that Lexa read slower when she was around her.

     When Clarke stood at the table, organizing medical supplies, she would feel a pair of familiar arms wrap around her waist, encircling and locking like she was something valuable to never let go of. Lexa would bury her nose in her neck, gently pressing her kisses into her shoulder and hair, wordlessly loving everything.

     When Clarke got sick, she recalled waking up to find Lexa gone, the bed next to her empty. She’d rolled over, only to find the door open, and her girlfriend pushing it with her hip, steaming bowl of soup in her hand. When Clarke had asked where she’d been, Lexa had shrugged her off, saying that the mushrooms on the cliffside were good for colds. She’d sat there, telling Clarke all about what had happened during the day, detailing every part of it like it was a grand story with heroes and great tragedy. Her eyes widened with each sentence, raising her arms and mimicking a bear that Murphy had met while hunting.

     Clarke had laughed, and Lexa had smiled, a genuine, wide smile that she rarely showed anybody.

     Once, when Clarke had fallen in the forest, tripping over a root, Lexa had rushed over, eyes wide in panic and worry. After assuring her that yes, she was fine, Lexa had swooped down, picking her up in her arms and carried her back to camp, much to the confusion of their group.

     "Lexa, I’m fine," Clarke had laughed, arms around Lexa’s neck. "Really, you don’t need to worry about me."

     "I always worry about you," Lexa frowned, setting her gently on a log. She lifted Clarke's hands and examined her palms, looking for scrapes. Pulling back, she tilted her head. "Are you sure you’re alright?" She looked at Clarke’s knee, which was skinned and starting to bleed.

     She placed a quick peck on her forehead, standing back up. “Liar.”

    Clarke groaned as Lexa brought out her water skin, trickling it over her knee. “You’re wasting your water, just go hunt, I’ll get antiseptic from the medical supplies."

    "They don’t need me," she responded. "Besides, I’d much rather spend time with you."

     Clarke shook her head, smiling. “Now you’re the liar.”

     "Only a little," Lexa dropped down beside her, putting her hand on top of hers. The village was quiet, most people gone for the day. Clarke leaned into Lexa and let her girlfriend’s hand lazily fall on her hip, fingers brushing her exposed midriff.

     "Clarke?" Lexa had asked. Clarke tilted her head upwards, looking at Lexa’s face. The girl’s eyes were dark, pupils wide as she looked at her worshipfully, clenching her jaw as she huffed quietly. "I…"

     Clarke settled in, bringing Lexa’s hand back around and pulling it into her lap. She sighed happily. “I love you too, Lexa.”

     Lexa grunted awkwardly, kissing Clarke’s head again as they watched the forest, alive and and green.

-

     Now, it was night, and Lexa sat on the bed, legs hanging off the sides. Her back was propped up on pillows as she looked over a map, probably planning some sort of military action. Clarke crawled in beside her, bring her knees up to her chest. She looked at her.

     "What’s that for?"

     "Some sort of merger with another clan," Lexa waved her hand absentmindedly, pointing to the bedside table. "Can you pass me a pen?"

     Clarke reached out for one, handing it to her and watching her circle several spots on the paper. Lexa wrote notes beside them, her letters small and scratchy, like bird tracks. She turned to Clarke.

     "You’ll come with me, right?" she brought her hand underneath Clarke’s chin, thumb under her lip. "I’ll need you there with me. For a sense of unity or something."

     "Or something?" Clarke raised an eyebrow.

     "Or maybe because I want your sweet ass in my view at all times."

     "Lexa!" Clarke shrieked, burying her face in a pillow. "Damn it!"

     "Nobody’s here!" Lexa laughed loudly, pulling Clarke into her lap. Straddling her hips, Clarke sat, looking down at Lexa happily. She bent down, their foreheads touching and Lexa closed her eyes, smiling gently.

     She whispered, eyelids flickering. “What sort of thing did I do to deserve you?”

    Clarke pulled her chin up and pressed her lips against hers, holding Lexa’s face in her hands. She exhaled, moving off of Lexa and crawling away, lifting up the covers.

    Moving under the blankets, Clarke rested her hand on Lexa’s arm. “Nothing, because you deserve to be happy anyways."

     "Clarke?" Lexa’s voice became anxious suddenly, and Clarke found herself pushed down, arms at her sides as Lexa looked down at her, eyes searching and hair falling in her face. She blinked slowly and swallowed, remaining silent as she lowered herself and pressed her forehead against Clarke’s collarbone. She breathed slowly, gripping Clarke’s wrist.

     Clarke turned off the lamp, bring the room to darkness. She twisted her fingers through Lexa’s long hair, settling in and pulling the blanket over the two of them.

     "Clarke?" Lexa spoke again, her voice muffled, quiet in the black room.

     "I know, Lexa." She gently pushed her over, rolling Lexa onto her side as she pulled her into her chest. "I know."


等等娃娃脸

May we meet again(六)地球百子第七季,属于爱Lexa的宝贝们

晚饭后,Raven拿来了重新改良后的仿皮手套,里面加了有Bellamy血的血包,但戴上后看不出任何异样,大家模拟了一下如何应对排查士兵。自从决定要去Polaris,Lexa就显得有点心不在焉。Clarke以为Lexa还有之前被追杀留下的阴影,睡前抱着Lexa哄着:“It’s gonna be fine.现在你有我了,我不会让你有事的。给你讲个故事吧。”Lexa抬眼对上Clarke宠溺的眼神,Clarke手指卷起Lexa耳边的头发:“你觉得我很温暖,因为我在另个地球上也是那个Lexa最爱的人。”Lexa皱眉,挪开了身体:“你爱的是那个Lexa?”Clarke抿嘴,窃...

晚饭后,Raven拿来了重新改良后的仿皮手套,里面加了有Bellamy血的血包,但戴上后看不出任何异样,大家模拟了一下如何应对排查士兵。自从决定要去Polaris,Lexa就显得有点心不在焉。Clarke以为Lexa还有之前被追杀留下的阴影,睡前抱着Lexa哄着:“It’s gonna be fine.现在你有我了,我不会让你有事的。给你讲个故事吧。”Lexa抬眼对上Clarke宠溺的眼神,Clarke手指卷起Lexa耳边的头发:“你觉得我很温暖,因为我在另个地球上也是那个Lexa最爱的人。”Lexa皱眉,挪开了身体:“你爱的是那个Lexa?”Clarke抿嘴,窃笑,这个Lexa会吃醋:“我爱的就是Lexa,也只有Lexa,难道你不是?”把抗拒的Lexa揽过来,从身后紧紧抱住,脸埋进她脖子印上唇印,“不管在哪个星球,我都是你的Clarke,只爱Lexa,你不是任何人的替身,你就是Lexa,你身上的味道,肌肤的触感,这里的胎记……”Clarke的手滑过的每个角落,Lexa都觉得带着小闪电,不禁地配合Clarke的节奏。突然Lexa一把抓住Clarke准备深入的手,邪恶地吻上Clarke:“那今晚和我说说,那个地球上的我是什么样的?”Clarke刚刚燃起的欲望,被戛然而止,整个人都不好了,但看着自己的宝贝一脸得逞的样子觉得莫名可爱,重新把Lexa搂进怀里:“你在那个星球有点不一样,当时我们被你们族人包围,要把我的族人全部灭掉,我不想逃,便决定去和你们的首领谈判,但没想到,竟是你这么个girl,你化着夜血妆,身披铠甲,坐在宝座上,玩弄着把匕首,质问我是不是我用燃料烧死了你几百个族人。你不苟言笑,句句紧逼,我当时真的从心底怕你。然后……”Clarke发现自己记得第一眼见到Lexa后的一点一滴,从怕到爱到恨到爱到不能自拔。怀里的人听着听着,进入了梦乡,故事没有讲完,Clarke深深地吻住了怀里的人,现在有你就够了……

天蒙蒙亮,Bellamy就叫醒了所有人,把行李搬上车,锁住交易屋的门,出发了。他们在屋子隐秘的角落藏起了很多装备已备将来不时之需。

果然,刚刚进入冰之国中心地带,便遇到了排查兵,他们检查了车内物品,让车里的人全部下车验血。Clarke和Lexa在出门前就带上了手套,但面对这么多士兵围着的临检,不免有些心虚。按顺序一个个划破手验血,Clarke和Lexa排在最后,突然Hope拔起一个士兵腰间地刀向Lexa砍去,谁都没有来得及去阻止,Clarke本能地用身体去挡,刀从Clarke背上划过,黑色的夜血缓缓流出,Lexa被Clarke抱着,摸上Clarke的后面,温暖的液体不断流出。“抓住她,她是夜血!”士兵首领一声令下,士兵围上来,Lexa想要拔剑反抗,被Clarke一把按住:“人太多,大家都逃不了。”Clarke忍着剧痛,拿起匕首,在Lexa手心划了一道口子,鲜红的血流出,转身对士兵首领说,“他们都不是夜血,就我一个人。”随后Clarke恶狠狠地瞪着Hope,Hope吓得不敢吱声,知道自己捅了个大篓子,害了对自己好的Clarke,Clarke之前的警告也绝非虚言。

Bellamy领会了Clarke的用意,拖着Lexa上车,压低声音说:“我们只有逃出去了,才能想办法救她出来,而且夜血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不会对夜血做什么的。听话,上车,引起争斗,Clarke也许会没命。”Lexa心里像撕裂了一样,任由Bellamy推上车。透过车窗,只见类似医生一样的人上前给Clarke后背止血,士兵抬来担架。车渐渐远了,Lexa痛苦的表情慢慢凝结,眼神变得坚毅,将刀佩戴到后背,匕首藏到鞋里,腿侧,最后一把匕首突然抵住Hope的喉咙,字从咬紧的牙缝里一个个挤出:“如果Clarke出了什么事,我会让你和你的妈妈用命来偿!”匕首在Hope的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Hope吓得僵住了。Lexa将匕首插回腰间,转身问Echo:“你们定的落脚点地址写给我,我先去打探一下Clarke的消息,还有为什么要召集夜血之子,晚点来和你们汇合。”Echo把地址写了下来,Lexa一把抓起纸条,跳下了车。对于Lexa的转变,大家都还没适应过来,早上还柔柔弱弱倚着Clarke的小女生,一下子全身写满了一个字:冷!Raven挺同情Hope的,真是没脑子的,惹了这么一个狠角色。

甜过了,但主要剧情要慢慢拉开了,我特别喜欢昨天看到的一句对她们爱情的评价:乱世,英雄惜英雄。正因为这样才不是肤浅的皮肉的爱,爱到骨子里了吧!

我看了好多电视,但还是走不出Lexa这个坑,每天睡觉前都要到B站刷一下她的视频,ADC本人也好可爱,笑起来太治愈了!

Maybe We Will
Maybe there ar...

Maybe there are no good guys.

——The 100 S3x11


自从第一季末又过去了快两季

发生了那么多灾难 经历了那么多磨难 受到了那么多伤害

终于再次看到Clark和Bellamy站在一起的对话 \(^o^)/~

这真的是太特么不容易了...

也可以继续接上曾经对于这对ship的yy了 == 


Maybe there are no good guys.

——The 100 S3x11


自从第一季末又过去了快两季

发生了那么多灾难 经历了那么多磨难 受到了那么多伤害

终于再次看到Clark和Bellamy站在一起的对话 \(^o^)/~

这真的是太特么不容易了...

也可以继续接上曾经对于这对ship的yy了 == 


等等娃娃脸
现代版这两个人也太配了吧!Tw...

现代版这两个人也太配了吧!Twitter突然翻到这张!

现代版这两个人也太配了吧!Twitter突然翻到这张!

ANECHOIC

Life should be about more than just surviving...

Life should be about more than just surviving...

等等娃娃脸

May we meet again(八)地球百子第七季 属于爱Lexa的我们

回到冰之国的落脚点,大家着急地围上前询问情况。“找到Clarke了,她被女王安置在宫殿的贵宾房了,医生给她处理了伤口。”说到伤,Lexa眼神飘到蜷缩在一旁的Hope身上。Hope再次见到Lexa已经不敢嘶吼了,这已经不是柔弱得可以指责的人了。“原本我准备想办法把Clarke带回来的,但是她不肯,一方面是背伤还是很疼,另一方面她听到了Hada有个核弹计划,她准备留下来搞清楚。”Raven给Lexa端来了点食物,Bellamy还是很担心地追问:“既然是核弹计划、那肯定更加危险了,你没有阻止她吗?”“Clarke的性格你们都了解,一旦决定了很难改变。”Lexa无奈地撇撇嘴,“不过既然是Hada下的招...

回到冰之国的落脚点,大家着急地围上前询问情况。“找到Clarke了,她被女王安置在宫殿的贵宾房了,医生给她处理了伤口。”说到伤,Lexa眼神飘到蜷缩在一旁的Hope身上。Hope再次见到Lexa已经不敢嘶吼了,这已经不是柔弱得可以指责的人了。“原本我准备想办法把Clarke带回来的,但是她不肯,一方面是背伤还是很疼,另一方面她听到了Hada有个核弹计划,她准备留下来搞清楚。”Raven给Lexa端来了点食物,Bellamy还是很担心地追问:“既然是核弹计划、那肯定更加危险了,你没有阻止她吗?”“Clarke的性格你们都了解,一旦决定了很难改变。”Lexa无奈地撇撇嘴,“不过既然是Hada下的招募令,应该会被送去Polaris,我们去那里和她汇合。她现在有医生照顾,对她伤有好处。”“那我们明天就出发去Polaris吧,大家早点睡。”Echo起身拍拍Bellamy的肩,“走吧,回房间吧,别担心,Lexa也不会让Clarke有事的。我们还要去救O。”Lexa边嚼着食物,闷闷地“嗯”了一声,她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Lexa一丁点儿也睡不着。她回到宫殿打探消息,正巧遇见执行大臣。“副首领。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吗?有什么事情吩咐吗?”大臣行礼。“嗯,起来吧,就是睡不着,出来散散步。”Lexa是那种会散心的人吗?她自己都有点不相信,“你这么晚怎么还来这里,难道也是散步?”“欧,不不不。”大臣起身,“刚刚接到Polaris急涵,臣是来下达明天转送各位夜血之子的命令的。臣先告辞了!”Lexa假装不在意地先走远了。看到执行大臣和将领下达完命令后走开了,Lexa心生一计,坏坏地笑着,带上面具,轻轻松松把Clarke门口的侍卫打晕了,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里。悄悄地爬上Clarke的床,从身后抱住她,在她脖间吻了下去。Clarke吓得转身就抵住Lexa的嗓子,把她按在床上。“It‘s me!Lexa!”Lexa快被卡死了,“不能,不能呼吸了!”“Oh,God!Lexa!”Clarke刚一松手,Lexa反手就把她按在了床上,得意挂满了脸。Clarke也没了脾气、摸着Lexa的脸,幸好你不是Hada,没有从小背负那么多,性格可以这么可爱。“我怕你一个人害怕,睡不好,所以特地来陪你的。”

门口突然躁动起来了,巡逻的侍卫发现了晕倒在门口的站岗侍卫,一阵敲门声:“Clarke小姐,发了点问题,我们可以进去吗?”“你们等一下。”Clarke起身披好外套,Lexa反身滚到Clarke身后的窗帘里,“进来吧!”声落,一群士兵有序的进入房间:“实在抱歉,门外的士兵突然晕倒,我担心您会出什么事,所以需要检查一下房内。”“嗯。”Clarke松开一点外套,想更好地遮住身后的小贼。侍卫们从柜子、门后到床下都找了遍:“抱歉、没有什么问题。Clarke小姐请安心入眠,我们退下了。”士兵从房内退去,关上房门。还在门口商量:“John怎么自己倒下了?是不是生病了,快带他去医生那里。Kim留下来接替John的岗,大家散吧。”

Clarke松了口气,坐回床上,Lexa跳回床上,小心地避开伤口,把Clarke揽进怀里:“我打听到明天就要转移你们,我和大家也会出发去Polaris。我知道你想保护大家,但你要知道现在的司令官虽然表面很通情达理,但其实麻木不仁,我很担心你。”吻了一下Clarke的额头,“但我一定会拼了命地保护你。”Clarke什么也不必说,紧紧地贴着Lexa跳动的心脏,让她觉得格外安心。


来自发型师的定妆照,我一直很喜欢这个发型嘞,特别是背面

等等娃娃脸

May we meet again(一)

(这是lexa和Clarke这对cp迷想要的地球百子第七季,没看过的慢慢会看懂,我在后面会边讲故事边回顾前情提要)

前情提要:Clarke和lexa是两个“部落”的首领,为了对敌合作过,但最终lexa为了全族人的利益背叛了Clarke,Clarke只能杀掉了敌人所有的人,包括无辜的平民,来救自己的族人。因此被称为死亡之神遭人追杀,最后lexa想办法把Clarke救回了自己统治的王国,还帮助Clarke排除她族人的危机,最后两人化解心结,但lexa却遭杀害。
[图片]一个身影拖着承重的脚步,在雪地里踽踽而行,身后拉长的脚印,黑色一点点被雪花染白,在距离队伍五米开外像泄了气的气球,飘零着落入雪地。...

(这是lexa和Clarke这对cp迷想要的地球百子第七季,没看过的慢慢会看懂,我在后面会边讲故事边回顾前情提要)

前情提要:Clarke和lexa是两个“部落”的首领,为了对敌合作过,但最终lexa为了全族人的利益背叛了Clarke,Clarke只能杀掉了敌人所有的人,包括无辜的平民,来救自己的族人。因此被称为死亡之神遭人追杀,最后lexa想办法把Clarke救回了自己统治的王国,还帮助Clarke排除她族人的危机,最后两人化解心结,但lexa却遭杀害。
一个身影拖着承重的脚步,在雪地里踽踽而行,身后拉长的脚印,黑色一点点被雪花染白,在距离队伍五米开外像泄了气的气球,飘零着落入雪地。那个身影刚出现在远处时,Bellamy就认定那是妹妹,在身影倒下的时候,他近乎疯狂地冲向身影:“Octavia!Octavia!Octavia!”Bellamy抱起单薄的身体,眼泪夹着风雪,他看不清,只能一声声呼唤着希望。“Bellamy,不是Octavia。”Echo摸着Bellamy激动得不住颤抖的肩膀,“Clarke,或许你该来看一下。”Bellamy使劲地用覆着冰雪的袖子擦眼睛,真的不是O,冰凉的寒意刺进他眼睛的每一个细胞,直捅入心里。所有人上前,仔细端详Bellamy怀里的人,一瞬间Clarke像被风雪冻住了,迟迟地吐出了那个字:“Lexa。”那个人好像听不见,紧闭着双眼,一言不发。

Clarke蹲下,从Bellamy手中接过满身是血的人,身体还是温热的,血是黑色的,满脸的血迹好像她的夜血装,Clarke更紧地抱住怀里的人,做过太多次再次相遇的梦了,一定又是再次梦到了你,上次我们说好了不再哭。

“Clarke,她还在流血,我们先带她去刚才的山洞里包扎一下吧,现在要先让Lexa暖和起来!”Bellamy的声音让Clarke有点诧异,Raven扶起Lexa,帮着Bellamy把她背起来,Echo在包里找了件衣服给Lexa盖上。Clarke痴痴地跟着大家走回山洞。Echo把大家的衣服和包摞起来,Bellamy把Lexa放到简易的床上,Raven解开Lexa的衣服,手臂两处刀伤,肩膀血肉模糊,露着一小段竹子,应该是中了箭,自己折断了箭柄,小腹有一条狰狞的刀疤,翻过身来,还有两处刀伤。Clarke站在一旁,鼻子一酸,随即戴上医用手套,接过Raven手中的纱布:“我来吧,要先帮她把箭头取出来,把血止住。”沾着水壶里的水,Clarke一点点地清理伤口的血迹,Raven和Echo打着手电。等看清了伤口的位置,发现竹子太短了,不够借力拉出箭头,Clarke深吸一口气,手指伸进伤口,lexa迷糊地挣扎,Raven和Echo按住lexa,Clarke抓住了箭头,原来里面还有很深的一段竹子,只是扎得很深,只能一点点拔出来,Clarke看着紧闭双眼挣扎的lexa,不敢呼吸。终于拔出了箭头,Clarke张大嘴巴颤抖着呼出了那口气,lexa又再次昏睡了过去。没有眼泪,Clarke小心翼翼地为lexa包扎好所有伤口。摘下手套,帮lexa穿好衣服,再盖上几件衣服来保暖。捡起地上的箭头,掰断竹子,用纱布擦了擦,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Bellamy正好从洞口进来:“我刚刚往前走了一点,发现有很多脚印,还有轮胎印,前面应该有村落了。lexa现在的状况没办法走路,现在还早,我和Echo先去前面看看,要是能找辆车就更好了。”其实Bellamy还是坚信小O就在前面了,他等不及要去看看,“Clarke,你留下来照顾lexa,她现在最需要你,Raven你在洞口放哨,安全最重要。无论怎么样,我们天黑前会赶回来。”Bellamy和Echo拿起武器,走出洞穴。

Raven拿起一把枪,靠在洞边观察着外面。Clarke倚着洞壁,看着那张日思夜想的脸,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好冷!有点火器,可是这冰天雪地的,哪里来的木料?Clarke躺下,把lexa和棉衣们一起揽入怀里,脸贴着lexa的脸颊,即使把自己全部的温度给lexa,Clarke也是愿意的。“欠你那么多,我还没来得及还,你就走了,我一直在恨自己为什么我们认识的大部分日子里我都被恨意沾满了心,如果早一点。。。。。。”


等等娃娃脸

May we meet again (十二)信息量较大的一节

(大家地交流给了我续更的动力!)

Clarke睁开眼睛,不知道是在梦境还是现实,柔和的灯光映着温馨的小屋,60平米左右,欧式风格。她起身,双脚着地有些凉意,却很惊喜,应该是真的!她想Lexa了,下意识去摸脖子上的口哨,用力地吹了三下,没有回应,再六下,沙发旁边的通风口里突然钻出一个小脑袋。Clarke兴奋地跑过去,小家伙也立即顺着她的小腿爬到了她的肩膀,用小脑袋蹭了蹭她。Clarke坐到沙发上,小家伙就跳到她的大腿上。“Via,Lexa来了吗?”小家伙低下头,不开心的样子,Clarke就知道了答案。“没事,有你陪我也挺好的!”小家伙听懂了一样,抱着Clarke的肚子。“饿了吧?来,我们看看他...

(大家地交流给了我续更的动力!)

Clarke睁开眼睛,不知道是在梦境还是现实,柔和的灯光映着温馨的小屋,60平米左右,欧式风格。她起身,双脚着地有些凉意,却很惊喜,应该是真的!她想Lexa了,下意识去摸脖子上的口哨,用力地吹了三下,没有回应,再六下,沙发旁边的通风口里突然钻出一个小脑袋。Clarke兴奋地跑过去,小家伙也立即顺着她的小腿爬到了她的肩膀,用小脑袋蹭了蹭她。Clarke坐到沙发上,小家伙就跳到她的大腿上。“Via,Lexa来了吗?”小家伙低下头,不开心的样子,Clarke就知道了答案。“没事,有你陪我也挺好的!”小家伙听懂了一样,抱着Clarke的肚子。“饿了吧?来,我们看看他们给咱们准备了什么好吃的!一起吃吧!”

Lexa很早就起床,进入Polaris的高塔,准备出发去韦瑟山。但刚刚起床时,管家就来报告昨晚Hope偷偷翻墙跑走了,但他已经派人跟着了,Baron做事Lexa一直很放心,他知道Lexa想要什么结果。礼官转告Lexa,现在立即去Heda的卧室,她有事找她。Lexa敲门,进入,行礼:“Heda,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吗?”Heda一身战装,面对镜子,转身看到Lexa,掩藏不住笑容:“起来吧,来这里。”她从旁边衣架上取下一套战装,“我给你也定了一套,你的尺码,我猜的,但应该不差,哈哈哈!”这身战装的做工不用说,内衬着只有Heda才配拥有的轻薄的金丝甲。“唔,不行不行,这是只有Heda才能穿戴的,太贵重了,我不能要。”Lexa刚想后退,Heda就抓住了她的手,拉到身边:“不许不要!我给你换!”说着就伸手解Lexa的衣服,Lexa有点不好意思地扭着身子。“Heda反而觉得这样的Lexa更可爱:“从小就在一起,澡都一起洗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Lexa想想也是,好姐妹,很正常啊,就不抗拒Heda,换上了衣服。换上新战装的Lexa英气逼人,惹得Heda一脸宠溺:“真好看,这和我的是一款的,专门设计,可以有最高利用率地藏武器,你看这个内衬,我特地做成我最爱的紫色。”她摸着Lexa的小腹,“这轻薄的金丝甲是我特地衬上的,我不能允许任何人再伤害你,意外和任务也不可以!”派Lexa故意受重伤去遇见Clarke,获取信任,是她极为反对的任务,但黑色司令官坚持说这是关于国家存亡的一件事情,她给过Lexa选择,明知道可能会死,Lexa还是决定为了Heda去完成任务。Lexa没觉察到Heda的难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真的很帅气,开心地笑得像个孩子。“帮我画眼饰。”Heda把Lexa拉到梳妆台前,把笔递给她,仰脸,满眼期待地看着Lexa。Lexa沾上颜料,小心翼翼地帮Heda画着,她喜欢烈焰装。Heda近距离看着Lexa,感受Lexa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脸上,这是她最幸福的时刻……

Lunna(就是Heda的本名)从小和Lexa一起作为夜血之子接受训练,每天生活在一起,她从小就觉得Lexa很特别,直到成为Heda,Lexa成了她生活里唯一真实的存在。在前任Heda去世,夜血之子要俩俩相互较量直至一方死亡,Lunna在第一轮中被迫亲手杀了自己的亲弟弟,在最后一轮中要杀的是Lexa,她整个人都崩溃了,但不战都得死!她咬紧牙关,抓住Lexa的一个疏漏中,一剑刺向Lexa腹部。黑色的血液向拧开了阀门,不注地往外涌,Lunna的心也像被狠狠捅透了,她一脚把Lexa踢下悬崖。众臣跪下高呼,庆祝新Heda的诞生!Lunna转身,走上王座,受众臣朝拜……

山崖侧边早有Lunna事先安排的人,接住了被踢下来的Lexa,和Lunna的弟弟,带回安全屋做紧急抢救。Lexa腹部的刀伤虽看似严重,但偏离重要器官,刀没有拔出,就是为了怕流血过多,这些Lunna事先都已经想到了。Lunna等仪式已结束,就立即匆匆赶往安全屋,陪伴弟弟和Lexa。一个多月后,两人的伤好的差不多了,Lunna 顶着众臣的反对,把Lexa安排回身边当差,交给她最信任的因陀罗教导,她公开地让所有人知道,谁伤害Lexa,谁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她决定要亲自保护Lexa一辈子!Lexa也很争气,她带着军队打下了无数次胜战,让所有人从被迫接受她,到人人打心底敬畏她!Lunna也成了Lexa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起治理国家,一起为共同地理想奋斗!

弟弟执意要回民间,他想过普通人家的生活,Lunna也很尊重他的选择。

“Heda,出发时间到了!”大臣在门外请示。

Lexa给Lunna披上Heda的战甲,打开大门,下一秒她就恢复了副首领的姿态,伴Heda左右,准备出发……

(在另个地球上,Lunna在夜血之子决斗时杀了亲弟弟,最后对战Lexa的时候她不忍心杀她,所以逃走了。Lexa当上了Heda,也力排众议,不许追杀Lunna。在这个地球上,Lunna选择了更好的方式救了自己爱的人,也决定为Lexa撑起整个国家。我想给她们最好的结局吧!)


等等娃娃脸

May we meet again(十)爱Alycia

护送队伍整齐地排列在冰之国皇宫门口,静待贵人们加入。五位夜血之子在众人地拥护下骑上马背,护送队伍的人数不多,但都是精兵,将夜血们围在中心。Clarke把哨子串成了项链,贴身地挂着。骑上马后,她四周张望,但没有在围观的人群中找到Lexa,她偷偷地拿出哨子,用力地吹了两下,没有声音。但下一秒Lexa就出现在人群里,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Clarke满意地点点头,冲她挤了一下眼,然后安心地轻踢了下马肚子,马儿跟着队伍有序地前进了。

Lexa小队也出发了,他们的车走的是林间小路,不久便顺利到达了Polaris的一座大房子门口。车刚刚停稳,就有十来个人在门口跪着了:“副首领,欢迎回来,一路辛苦了。”众...

护送队伍整齐地排列在冰之国皇宫门口,静待贵人们加入。五位夜血之子在众人地拥护下骑上马背,护送队伍的人数不多,但都是精兵,将夜血们围在中心。Clarke把哨子串成了项链,贴身地挂着。骑上马后,她四周张望,但没有在围观的人群中找到Lexa,她偷偷地拿出哨子,用力地吹了两下,没有声音。但下一秒Lexa就出现在人群里,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Clarke满意地点点头,冲她挤了一下眼,然后安心地轻踢了下马肚子,马儿跟着队伍有序地前进了。

Lexa小队也出发了,他们的车走的是林间小路,不久便顺利到达了Polaris的一座大房子门口。车刚刚停稳,就有十来个人在门口跪着了:“副首领,欢迎回来,一路辛苦了。”众人行礼,还有个管家一样的老头上前扶Lexa下车。Lexa小队的人被这大房子和排场惊到了。Raven笑着嘀咕:“看来咱们傍上大款了!”门口的人依次上次服侍小队成员下车,拿行李,恭敬地一口一个“先生”“小姐”,把大家叫得轻飘飘的。

“Baron,把我的朋友们带去各自房间,再把我的房间重新整修一下,多准备点鲜花,我有事要出去一趟。”Lexa下车后并没有进屋,“Echo,你们就当自己家一样就好,有什么需要和Baron说,他会尽量满足你们。”侍从牵来一批骏马,Lexa跨上马背正准备出发,一直夜鹰在空中盘旋了几圈落到了Lexa肩上,取下鹰脚上绑着的罐子:“Demn it,Clarke她们没有来Polaris!”Bellamy刚想问,Lexa骑马已经奔了出去:“回来告诉你们具体情况。”

Clarke在马背上颠了一天,骨头都要散架了,想念悍马,都是马怎么这么大区别!但走着走着却像是在翻山,不像Polaris应有的平原的感觉。Clarke策马到了领队身边:“这位长官,请问我们要去哪里?不是去首都Polaris吗?”领队客气地回应她:“Clarke小姐,我们并不是去Polaris,我们接到命令要护送你们去韦瑟山,司令官将会在那里迎接你们。”Clarke皱眉,知道事情不对了,她退到原来的队伍位置,悄悄地取出哨子,吹了又吹,Lexa没有出现,心里咯噔了一下。突然觉得大腿后侧被戳了了几下,低头一看,一颗小松鼠脑袋从马鞍一侧的背包袋里露了出来,随后立刻缩了回去。Clarke忍不住被逗乐了,安心地坐正了,继续前行的路。

Lexa来到Polaris高塔,“Heda!”跪下行礼。“Lexa,你回来了啊。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司令官坐在王座上,盛气凌人地接见Lexa。“已经和Clarke一行人接触了,建立了相互信任。原本准备带回Polaris,但没想到Heda在召集夜血之子,Clarke被抽查到,被冰之国士兵带去了皇宫。但现在应该在运送过来的路上。”“什么!Clarke被归入了夜血之子的队伍!她不是天空人吗?怎么会有夜血!”Heda突然拍案而起。“天空人是什么?”Lexa很不解,Heda为什么对一个普通夜血这么上心,还特地安排自己受重伤去偶遇她,然后得到她的队伍成员的信任,但她知道她的任务失败了,“属下办事不力,甘愿受任何惩罚。”

此刻在Heda的精神世界,她对面坐着那个一身黑衣,面目狰狞地暗黑司令官:“为什么Clarke会是夜血?”“在另个地球被辐射毁灭前,她母亲研究出了如何造夜血,就像我告诉你的一样,她就是那个成功的试验品。所以我说何必那样波折地去控制Clarke她们,不如一刀杀了,一了百了。就像你身边这个小夜血,她有着正宗血统和专业的司令官的训练,无数傲人的战绩让她民心所向,迟早会对你的地位产生威胁,为什么不尽早铲除……”诡谲地眼神透着杀人的凶光,试图控制Heda的决定。Heda一把尖刀下一秒就抵在鬼面的脖颈,刺出了黑色的血液:“我让你参与是因为你来自未来,能帮助我避免人类不必要的灭亡。但是,我说过了很多次,不能随便杀人,特别是Lexa,Or  I‘ll make sure you don't get your chance!”黑色司令官笑着用手拨开抵着脖子的刀:“OK,fine,你做主。”

Heda走下王座,俯身摸着Lexa的脸,仔细端详了一会,随后转身,将手背在身后:“我们明天出发去韦瑟山,去迎接召集的夜血之子,你准备一下一起去。现在下去吧。”

“是!”Lexa永远搞不懂Heda的喜怒哀乐,有时候觉得很近,有时候又觉得远得像不认识。接到命令后她便起身退下了。

Heda看着Lexa远去的背影,百感交集:“Lexa,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唯一的爱人了。你平安回来了就好了。”

爱一个人真的好难的,特别是当你知道你们之间有多少现实的阻碍的时候。

等等娃娃脸

May we meet again (五)地球百子第七季 属于爱Lexa的人

童话般的生活持续了一周,Clarke每天睁眼,都能见到Lexa甜甜地睡在自己怀里,碎碎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脸颊一直痒到心里。她总喜欢早一点醒,然后静静地看着Lexa的睡颜,等着她醒来:“Morning,Lexa!”“Morning……”然后轻轻地吻她,直到满意了,才肯起床。

Bellamy和Echo出去打探消息,顺便带点新鲜食物回来,Raven一头栽进隔壁的工具屋里,不知道在造什么机器。就剩下甜美的两人,一起做饭,一起打扫。Clarke很开心Lexa不再杀人如麻,却也担心自己的宝贝太温柔,给人欺负了,于是空闲时间,便教Lexa使用各种枪。Lexa也不负所望,天赋异禀,三天内就快速装拆各种枪械,射...

童话般的生活持续了一周,Clarke每天睁眼,都能见到Lexa甜甜地睡在自己怀里,碎碎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脸颊一直痒到心里。她总喜欢早一点醒,然后静静地看着Lexa的睡颜,等着她醒来:“Morning,Lexa!”“Morning……”然后轻轻地吻她,直到满意了,才肯起床。

Bellamy和Echo出去打探消息,顺便带点新鲜食物回来,Raven一头栽进隔壁的工具屋里,不知道在造什么机器。就剩下甜美的两人,一起做饭,一起打扫。Clarke很开心Lexa不再杀人如麻,却也担心自己的宝贝太温柔,给人欺负了,于是空闲时间,便教Lexa使用各种枪。Lexa也不负所望,天赋异禀,三天内就快速装拆各种枪械,射击精准度达到95%,一般人要花几个月或几年的时间。

Clarke每天三顿给绑在小房间的Hope送饭,Lexa远远跟在身后,因为每当Clarke除去Hope嘴上的胶布,Hope都会疯狂地对Lexa嘶吼:“骗子,你是个骗子!你会害死我们所有人!杀了你!……”Clarke当然只会当这个孩子疯了,捅完小O就一言不发,现在还要攀咬这么温柔地Lexa,给她喂完饭就等不及地走了。

第八天,Bellamy出去没一会就回来了:“Clarke,赶紧整理好东西,我们准备走!今天冰之国发布了两个重大消息:一个是全城召集夜血之子,现在在士兵分散在各地一家家盘查,每个路口都在排查,必须当场用刀划破手查看!”他停顿了一下,声音有些沙哑,“另个就是,Octavia十天之后在首都Polaris钉上十字架处死……”大家围坐在一起陷入了沉默。“不管怎么样,我们要把Octavia救回来。”Clarke站起来做出了决定,“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要去Polaris,我们首先要经过冰之国,要接受血液检查,我和Lexa都是夜血,怎么办?”“这就要请教我了!”Raven突然起身去工具屋,拿来了两个仿皮手套,“这本来是用来拓指纹,解锁指纹密码的,我们只要提前把血包平铺在手心,套上手套,这样看起来就是普通的手,只要手握刀,割开手中的血包,自然流出的就是鲜红的血了!”不得不佩服Raven在这方面的才能!

Echo接着安排:“我们在冰之国找人在Polaris寻了一个落脚点。我们到了那里后看了情况后再定具体计划。”她握紧了Bellamy的手,“我们会把Octavia救出来的,相信大家!”Bellamy也渐渐冷静了:“那大家快去整理东西的吧,我们明早天亮就出发!”Lexa在整理她们的行李,Clarke一个人来到小Hope的房间:“Hope,我知道你什么也不愿意说,但我告诉你,现在我们要去救Octavia,我不知道你对她什么感情,你只要告诉我去不去?不去,我就在这里把你放了。”嘴上的胶布被撕开,Hope坚定地说:“去!”Clarke,慢慢解开Hope的绑绳:“那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许伤害Lexa,即使语言伤害,我也不会放过你!”Clarke特别严肃地盯着Hope,确保一个字一个字砸进Hope心底。Hope沉默了几秒:“好。”

Lexa在门后,都看在了眼里,心里已经不只是温暖了。Clarke起身看到了身后的Lexa,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牵起她的手:“我们走吧,好多东西要整理!”


能和大家交流,太开心了🥳让我更有动力更文啦!





听风客♪

写给2035的她

      尝试用高考题目写了一点。

      我的首篇就给clexa了!最近补了百子第五季,第一集大部分叙述了clarke的心理描写,某些东西借此由感而生。不知怎么就被高考题目戳了点,一下来了灵感。

       时间线是从荣耀之火过后开始,关于Lexa的一部分会穿插进clarke的回忆里描写。Clarke视角为主。

----------------------------------------...

      尝试用高考题目写了一点。

      我的首篇就给clexa了!最近补了百子第五季,第一集大部分叙述了clarke的心理描写,某些东西借此由感而生。不知怎么就被高考题目戳了点,一下来了灵感。

       时间线是从荣耀之火过后开始,关于Lexa的一部分会穿插进clarke的回忆里描写。Clarke视角为主。

----------------------------------------

       辐射所带来的痛苦远比灼烧更为强烈。痛,由骨而生,蛮横地穿过血肉撕裂我的皮肤,促使我从昏迷中渐渐清醒。我还活着。

        the first day

      周身的灼烧感些许减轻,我挣扎着试图站起来。实验室的落地玻璃倒映出我现在的模样。絮败防护服遮掩下的,多惨不忍睹,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我蜷缩在地上,有一秒钟被绝望填塞满了。我该去哪?f**king,我是他妈的救世主吗?

       我为自己仍旧活着而庆幸。双腿抑制不住的颤抖,每挪动哪怕一分一毫,皮料黏连着的伤口,就被扯的生疼。疼痛像是被赋予了生命,天职是向我的五脏六腑里狠命开拓。我被折磨得精疲力竭,瞌上眼眸,昏昏沉沉地睡去。

       the third day

       痛苦伴随着辐射消减了不少。我在发射室外,找到了足够支撑我度过三个月的水和食物。防护门将我和死亡隔离开,化学物质燃烧所发出的刺鼻气味还未离开,它像一只苍老的野兽,靠着残破的爪牙,隔着铁笼,仍想置我于死地。

       距离荣耀之火已经过去了53小时,世界陷入了死寂,天地一色,是丧失生机的灰。我曾经一度坚信‘life is about more than just surviving.’而现在,我第一次质疑自己。

         该责怪实验室隔音效果实在太好,我能想象到窗外树木燃烧未烬颜色猩红,伴着哔卟哔卟的声音;雷电交加,风开始悲歌,原野上遗漏的孤魂嘶吼出哀嚎。我唯一切实听到的——自己的心跳,慢得像是要追赶墙上表盘里的秒针。我没有事可做,只能够等待,这一切安静的可怕且来得突然,我只祈祷——这些来自地狱的尘埃能在我食物耗尽前消散。

       天地未分,混沌一片,我想起在飞船上最后一晚读到的中国童话,大抵是这样比拟。

       我开始尝试着把这些记录下来,墨水会冲淡我的感官,否则太痛苦了。

        the sixth day

       开始习惯这样的安静,我感叹变化能够如此之快。

       大部分时间,我靠坐在窗边出神地望着我拥有的四角天空。

        豪雨三日,黑色的雨水沿着山脊蜿蜒而下,几股交汇成大流,向着谷底冲刷,黑压压一片。像极了我们共同率领着去攻打山地人的军队,也是乌泱泱的。

--------TBC--------

不定期更新,希望你喜欢。

等等娃娃脸

May we meet again(七)地球百子第七季,属于我们的clexa

“副首领!”门口侍卫行礼,替Lexa开门。“嗯。”Lexa径直走进冰之国宫殿,“女王在哪里?”Lexa询问在大殿忙碌的大臣。大臣们看见来者,急忙放下手中的活,毕恭毕敬行礼:“副首领!女王殿下刚去了刚招募夜血之子的房间。”“带路。”得知是刚招募的夜血之子的消息,Lexa加快脚步。执行大臣带Lexa来到一间房间门口:“就是这儿了,副首领,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去忙了。”“嗯。”Lexa太紧张了,她还没准备好怎么和Clarke解释她的身份。敲门,获得许可,Lexa踏进房间的一刻,松了口气,却又更担心了,房间里的夜血不是Clarke。“尊敬的女王。”Lexa向女王行礼。“嗯。有什么事情吗?”女王很和善...

“副首领!”门口侍卫行礼,替Lexa开门。“嗯。”Lexa径直走进冰之国宫殿,“女王在哪里?”Lexa询问在大殿忙碌的大臣。大臣们看见来者,急忙放下手中的活,毕恭毕敬行礼:“副首领!女王殿下刚去了刚招募夜血之子的房间。”“带路。”得知是刚招募的夜血之子的消息,Lexa加快脚步。执行大臣带Lexa来到一间房间门口:“就是这儿了,副首领,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去忙了。”“嗯。”Lexa太紧张了,她还没准备好怎么和Clarke解释她的身份。敲门,获得许可,Lexa踏进房间的一刻,松了口气,却又更担心了,房间里的夜血不是Clarke。“尊敬的女王。”Lexa向女王行礼。“嗯。有什么事情吗?”女王很和善地握着夜血的手。“我被外派任务刚刚回来,看到全国在大规模招募夜血,想问一下是出了什么问题吗?”知道自己的提问有些僭越,赶紧补充一句:“还有,我有什么可以做的?”女王异常慈祥地回头回应Lexa:“这是Hada(司令官)直接下达的命令,12个部落都在招募,夜血是我们国之根本,当然是为了成就我们更好的未来!招募的事情我们会处理的,希望副首领回去后能在Hada面前多多替我们说话。”那一脸假笑,让Lexa有想上前撕烂的冲动,但她不能冲动:“一定,请问冰之国现在已经招募了几位夜血了?”“5位,都很好地安置在贵宾房,副首领大可放心,如果没什么事情,可以退下了。”“是。”Lexa行礼,退出房间。得想办法确认Clarke的情况,一间间房查,太危险了,Lexa习惯性隐藏自己的目的,这样就难被人预测下一步。到了晚饭时间,厨房整座宫殿里每一个人准备了恰合身份的食物,Lexa打晕给夜血之子送餐的小厨娘,换上一身厨娘装,一下子像个谦卑的小姑娘了。她一个个房间送餐,在第五个房间见到了躺在床上背对着门的熟悉背影,等侍卫关上房门,Lexa绕道床的另一边确认,果然是Clarke!她激动地捧着熟睡的脸,深深地吻。“睡美人”在“王子”的轻吻下缓缓睁开双眼,迷糊地见到带着粉色侍女帽子,一身厨装,脸上还沾着面粉和锅灰的Lexa,惊喜地坐起来紧紧地抱着她。“ouch!”下一秒,Clarke痛苦地摸着背部,伤口还没愈合,撕裂地疼。“怎么样了,给我看看伤口!”Lexa小心地解开她的睡衣扣子,关切地扶Clarke趴着躺下,慢慢地掀开背部的衣服:“还好,没事。”医生处理得很好,刚刚的动作也没有撕裂伤口。Clarke起身,Lexa轻柔地帮她把衣服穿好,轻轻在她唇上点了一下:“好了,我现在就带你出去。”Clarke甜蜜地伸手挽上Lexa的脖子:“怎么带我出去?把我塞进送餐车里?我的背会疼死的。”“要不我把衣服换给你,我躲进送餐车里?”一直都是她在撒娇,没想到Clarke也会对自己撒娇,Lexa有点不好意思,但确实怪可爱的。Clarke勾着Lexa的脖子,顺势让她躺下,转身压在Lexa身上。“不要。”“不要什么?你确定你的背不疼了?”“疼,疼死了……所以我不想出去。”Clarke慢慢躺回Lexa怀里,“今天女王来找我了,和我说到有个什么拯救整个大部落的核弹计划,我们夜血是计划的一部分,没有细说,所以我想去搞清楚是什么。”“哈?核弹计划?”Lexa翻了个白眼,又是那个老女人的什么异想天开的意淫。外面侍卫突然敲门:“Clarke小姐,您没有事吧,送餐厨娘进去好一会了,所以我要确认一下您的安全情况。”“没事,她在和我介绍今天的菜色,马上就让她出去。”“好的,Clarke小姐。”Clarke撑起上身亲吻Lexa:“我在这里也有最好的医生照顾着,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全。既然是Hada的招募计划,那么我们肯定会被带去Polaris首都,我们在那边汇合,一起救Octavia。而且……我知道,如果有事,你肯定会来救我的!”催促着“厨娘”下床,把餐车上的佳肴端至桌子,“不得不说,这身衣服颜色很适合你的肤色啊!”Lexa拿Clarke也真的是没办法,只能低头出了门,心里满是担忧,她了解Hada,绝非善类。


剧里面的Clarke太隐忍了,所以我觉得要骚气一点点比较可爱!啊哈哈!我今天的壁纸

等等娃娃脸

May we meet again(四)地球百子 第七季 属于喜欢lexa的小伙伴

Clarke冲回屋内,看到Lexa一脸惊恐地拿着残缺的木棒,不停地往另一边退,对面是同样一脸惊恐地Raven。下一秒,一个身影就撞进Clarke怀里,在颤抖着。

“没事了,没事了……”Clarke抱紧身影,轻声安慰。没有人敢出声,怕再次刺激到Lexa。感觉到Lexa身体放松下来了,Clarke把Lexa扶回床上,解开衣服检查伤口,伤口没裂。

Lexa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Clarke,慢慢地吐出三个词:“你…是…谁?”这么久都没有流出的泪水,一下子滑出眼眶,Clarke捧着Lexa的脸:“什…么?Lexa,你不记得我了?不记得我了?”Clarke坐到Lexa身边,看着自己被紧紧拽住的手,“你...

Clarke冲回屋内,看到Lexa一脸惊恐地拿着残缺的木棒,不停地往另一边退,对面是同样一脸惊恐地Raven。下一秒,一个身影就撞进Clarke怀里,在颤抖着。

“没事了,没事了……”Clarke抱紧身影,轻声安慰。没有人敢出声,怕再次刺激到Lexa。感觉到Lexa身体放松下来了,Clarke把Lexa扶回床上,解开衣服检查伤口,伤口没裂。

Lexa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Clarke,慢慢地吐出三个词:“你…是…谁?”这么久都没有流出的泪水,一下子滑出眼眶,Clarke捧着Lexa的脸:“什…么?Lexa,你不记得我了?不记得我了?”Clarke坐到Lexa身边,看着自己被紧紧拽住的手,“你不知道我是谁?为什么一直抓着我呢?”“因为…觉得温暖…”Lexa低下头,手抓得更紧了。Clarke心里一点落寞,一点感动,当然温暖了,因为我是你的Clarke啊。

Clarke抹去无谓的泪水,温柔地Lexa介绍身边每个人:“没事,这是Raven,那是Echo,Bellamy出去打探情况了,”凑近Lexa,“我是你的Clarke!”Lexa终于笑了,Clarke感觉心里阴霾一扫而空,以后每天都会是晴空万里。“我带你出去走走吧!”Clarke牵起Lexa走出屋门,每一口空气都沁心,她不想问Lexa那么多问题。Raven和Echo继续忙碌各自的事情去了,一切恢复平静。

傍晚,Bellamy带着消息回来了,Echo和Raven准备好了晚餐,大家围坐在火炉边,Lexa紧贴Clarke坐着,Bellamy姨母笑地看着Clarke:“这么快就如胶似漆了啊!”

“但Lexa好像不记得我们了,连Clarke也不记得了。”Echo说。

Bellamy惊讶地看了Lexa一眼:“我们的司令官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不是什么司令官,我只是冰之国的平民。”Lexa面无表情地说出了句惊人的事实,“Lunna是我们的司令官,我在夜血之子决选中,最后输给了她,一剑刺中腹部,被踢下了悬崖,路过的冰之国的商人救了我,我就一直生活在这里。”所有人都被这些话惊得乍舌,Bellamy放下手里的食物:“我今天也打听到,我们现在在冰之国边境,现在还是由女王的统治,罗恩王子被流放了。”他停顿了一下,“是不是很耳熟?这就是地球,只是时间还是很久以前。”Clarke看了一眼在撕面包吃的Lexa:“可是Lexa说她不是Hada(司令官的别称),Lunna当初也没有逃离夜血的相互残杀。”她伸手抹去Lexa嘴边的汤渍,这个Lexa少了几分霸气却多了很多分可爱。一个想法从Raven脑中一闪而过:“平行时空!我们一定是在地球发展的另一条时间线上!地球大体是一样的,但因为一些小的选择而改变了一些事情的发展方向,就比如Lunna并没有逃离比赛,而是赢得了比赛!”这个想法解释了所有的疑问,热烈的讨论由此展开了。

Lexa听不懂他们在争论什么,她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Clarke,挺自得其乐的。人生第一次,她觉得这么安心。

讨论持续到深夜,大家各自散去。Lexa早已经在壁炉附近找了个动物皮毛收纳区,抱着本书睡过去了。Clarke拿开Lexa手下压着的书,顺势躺在了她身边。看着总觉得不够,Clarke凑近,好喜欢的味道,肾上腺素都被勾起来了,轻轻吻上,对方没有醒。Clarke宠溺地看着熟睡的Lexa,舍不得弄醒……


ps:我觉得既然叫地球百子,总要回归地球的吧!lexa没有司令官的使命了,就可以更甜了吧

等等娃娃脸

May we meet again(十一)属于我们爱的Lexa

Clarke忧心忡忡跟着队伍走进韦瑟山Mountainman 的堡垒,当时众人的惨死的样子还一幕幕在面前闪过。眼泪不住地涌出,路过的每一处,透过晶莹的泪珠都看到一个个睁眼盯着她,全身被辐射灼伤的尸体,一眨眼又是个活生生的人对着队伍行礼。她几乎不能呼吸,从马背上翻下来,天旋地转,她只能感受到有一群人围了上来,然后……就一片漆黑了,黑暗里Lexa当初留天空人单独赴死的带着血的背影,Clarke拼命对着背影呼唤:“Lexa不要走,不要走,不要留我一个人……”,背影没有转身……

Lexa回到住所,大家晚餐过后聚在一起喝酒。Lexa踏进客厅,身后跟着一个侍卫押着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子。“Octavia...

Clarke忧心忡忡跟着队伍走进韦瑟山Mountainman 的堡垒,当时众人的惨死的样子还一幕幕在面前闪过。眼泪不住地涌出,路过的每一处,透过晶莹的泪珠都看到一个个睁眼盯着她,全身被辐射灼伤的尸体,一眨眼又是个活生生的人对着队伍行礼。她几乎不能呼吸,从马背上翻下来,天旋地转,她只能感受到有一群人围了上来,然后……就一片漆黑了,黑暗里Lexa当初留天空人单独赴死的带着血的背影,Clarke拼命对着背影呼唤:“Lexa不要走,不要走,不要留我一个人……”,背影没有转身……

Lexa回到住所,大家晚餐过后聚在一起喝酒。Lexa踏进客厅,身后跟着一个侍卫押着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子。“Octavia!”Bellamy激动得冲上前,拨开脸前的头发,发现并不是,“真的太像了!”Lexa得意地扬了扬嘴角:“特地找人打扮过了,脸部也靠化妆做的七分像了。”“你知道你可以会死吗?”Bellamy对小女孩说,一脸的同情。小女孩看向他,眼里却没有半分犹豫:“我本来就要死了,是副首领给了我机会回报家人,这样我一点儿遗憾也没有了。”Raven和Echo也上前仔细打量小女孩,真的太像了,如果不仔细看也许会认错。

“副首领!”Gin在门口。“进。”Gin慌张地跑进屋,行礼:“副首领,叫Clarke的夜血刚刚进韦瑟山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晕倒了!然后mountainman把她带进去治疗了,我进不去医护间,便赶紧赶回来和您汇报了!”“什么!从马上摔下来了!”Lexa听到消息的第一秒就冷静不了了,“走,我们去韦瑟山!”Carl赶紧行礼阻止:“副首领,您现在不能走,明天必须和Heda一起出发去韦瑟山参加典礼!还有,没有您的帮助,我们无法把Octavia小姐从牢中换出。”Lexa刚刚走到门口,停住了。她觉得心口一把刀悬而未落,但Carl讲的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如果让任何敌人看出了Clarke是自己的软肋,终将一天会给Clarke带来杀身之祸,她深呼吸来平复心情,待理智重掌大权后,她转身:“Bellamy,你们和那个女孩换上侍卫的衣服,一会和我去大牢。”等大家换好衣服,佩上剑,全员骑上马向大牢出发。

大牢在距离高塔几百米开外的地方,看着简陋的外表,真正的牢房却在地下深入,进入大牢就要向下通过七层铁门,每个铁门都有侍卫严守,而且只有一条路,四面都由整块的铁围起来,没有人有办法逃生。进地牢的一路上都得接受一遍遍检查,除了副首领,没有人能带武器,一根铁丝都不行。

第七层们刚刚打开,里面便传出来撕心裂肺地惨叫,Raven吓得躲到Echo身后。Lexa走到一个背影前跪下行礼:“首领!”背影转身,果然是黑人因陀罗:“Lexa,Heda直接下任务给你去办,你终于回来了啊。”Lexa刚想接话,因陀罗就先抢过话:“Heda交给你的什么任务你不必和我说,她自有她的道理。听说你在任务中受了重伤,看你现在的样子应该好的差不多了吧!”“是的,感谢首领的关心。”“那便好,我这里也正好审讯完了。我就先回去了,你继续完成Heda给的任务吧。”因陀罗挥手示意将犯人带下去,“Lexa,明天和Heda去韦瑟山注意安全,那里的人心并没有稳定,有什么事情飞鹰回来告诉我。”因陀罗看着凶狠,但对Lexa的关心却很细腻,走前拍了拍Lexa的肩膀。“是!”Lexa行礼送别首领。

待因陀罗走后,Lexa找到了牢头:“叫Octavia的犯人关在哪里?”牢头带Lexa一行人到了一个牢房前,一个瘦小的身影背对着门口躺着。“就是这里了,副首领您派人带话来,让我们任何人不许对她进行拷问,我们就一直好好照顾着她。首领知道了您打过招呼,也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为难她。”牢头讨好地和Lexa献宝。Bellamy感激地看向Lexa,她没有任何表情,让Carl给了牢头一些钱:“很好,你下去吧,我有事情要盘问她。把这附近的侍卫都撤去。”牢头欢天喜地地拿着钱,招呼附近的侍卫撤开。

背着的女孩听到了声响转身,突然坐起来,扑到Bellamy怀里:“Bellamy!”Bellamy紧紧抱着女孩,这不知道是多少次分离了,但每次都像是从心头剥下肉来。“好了,你们不要浪费时间了,再有谁进来就不好了。男生背过去,Octavia,你和她把衣服换了。”“Lexa!”小O吸着鼻子,才发现一旁背着手站着的Lexa。“嗯,快换衣服吧。”

换好了衣服,小女孩坐回小O的床上,Lexa冷冷地说:“谢谢你的奉献,你的家人会得到我承诺的照顾。”转身带着所有人除了牢房,小O看着坐在床上的小女孩,心里有些不忍。

顺利出了大牢,所有人回了Lexa的住所。按照Lexa的安排,明天早上她会和Heda的队伍一起出发,Bellamy跟着Carl去韦瑟山上的一处屋子待命,随机应变。

一晚上,Lexa辗转反侧,她听到Clarke在喊她,她恍惚地一闭眼,就看到Clarke在往深渊里下坠,她也跳了下去……

相爱的人,无论经历多少磨难,终将在一起,磨难不过去爱的见证。

等等娃娃脸

May we meet again(九)地球百子第七季 属于爱Lexa的人

天际还未蒙蒙亮,鸟儿们就啾啾地叫醒了Lexa,轻轻拨开Clarke的发丝,亲吻脸颊,然后鼻尖,然后耳朵,然后脖子……Clarke痒得笑醒了,抵着Lexa不安分的脑袋。“Hi,sweetie!”Lexa笑得能甜到Clarke心底,她从旁边外套里拿出一个小哨子和一块刻着♾标志的古老的牌子“这两个东西你收好,这个小哨子吹的声音只有我和一个小东西能听到,你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看到这个圆牌大多数Polaris的门口侍卫都会让你通过。虽然说到了Polaris我们又能见到了,但我总有各种担心,所以我先把这些给你。”Clarke十分惊喜,特别是那个小哨子,拿到手就你不急待地吹了两下:“没声啊?坏了吧?”又吹了...

天际还未蒙蒙亮,鸟儿们就啾啾地叫醒了Lexa,轻轻拨开Clarke的发丝,亲吻脸颊,然后鼻尖,然后耳朵,然后脖子……Clarke痒得笑醒了,抵着Lexa不安分的脑袋。“Hi,sweetie!”Lexa笑得能甜到Clarke心底,她从旁边外套里拿出一个小哨子和一块刻着♾标志的古老的牌子“这两个东西你收好,这个小哨子吹的声音只有我和一个小东西能听到,你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看到这个圆牌大多数Polaris的门口侍卫都会让你通过。虽然说到了Polaris我们又能见到了,但我总有各种担心,所以我先把这些给你。”Clarke十分惊喜,特别是那个小哨子,拿到手就你不急待地吹了两下:“没声啊?坏了吧?”又吹了两下,还是没声。Lexa看着使劲吹不出声音的Clarke,憋着笑。过了一会,窗子小声地“咚咚咚”响。一只小松鼠🐿️在探头探脑地敲着窗玻璃,这可把Clarke兴奋坏了,她赶紧下床打开窗户,小家伙一骨碌就溜进了窗,迅速地爬到Lexa手心里。“So cute!”Clarke凑过来看这小家伙,不敢碰它。“摸摸她,她叫Via,是我的小伙伴,可以帮助我完成各种任务,我抱着,你摸她,就表示你已经经过许可,她会帮助你的。”“哦?Via?真好听的名字!”Clarke尝试去摸小家伙的小脑袋,“你好,我叫Clarke,我是Lexa的好朋友。”“好朋友?!”“这孩子还太小,不能教坏人家。”“是女朋友!”“好啦,女朋友!”Via不知道主人们在吵什么,感觉吵得很开心,便用头蹭了又蹭Clarke的手指,随后一下子跃到Clarke怀里,毛绒绒小机灵鬼的样子,太招小女生喜欢了!

旭日东升,Lexa把Via抱到地上:“Go!”小Via顺着窗沿,一溜烟跑没影了。Clarke看着Via的小身影意犹未尽。“我要走了,马上应该会有人来服侍你穿衣洗漱,到了Polaris,你就用小哨子叫我,我在附近就能听到,我让Via跟着你,她会躲在你车子的小角落里。不用担心。”Lexa穿衣佩剑。“你在,我就没担心过。你确定不帮我更衣吗?”Clarke缠着Lexa的腰,玩弄着她腰间的刀柄。“那Clarke小姐,你需要更内衣还是外衣?”Lexa挑开Clarke睡衣的领口,Clarke一把按住自己领口:“不给看!”哈哈哈,Lexa乐着,抱着Clarke:“我真得走了,按照冰之国的贵宾礼仪,一会应该会送来统一的出行装。我们会看着你出发,然后我带大家走小路过去,先去安排一些事情。”Clarke舍不得,她挽着Lexa的脖子深深地吻了好久才放开:“你走吧。”Lexa从窗户翻上了旁边的树枝,消失在晨光里。

果然不一会儿就有人敲门,三个侍女送来了出行装,黑色的紧身打底背心和裤子,深紫色搭配黑色的修身长外套,配上束腰带和靴子,干净利落。

Lexa回到落脚点,大家也都陆续起床了。“Clarke他们将在今天转送,吃了早餐后,咱们去路边确认一下他们是否出发,然后我带大家走小路先去Polaris。”Lexa和大家说明了一下情况,“Bellamy,你可以把Octavia的大概样子画下来或者用文字描述写下来给我吗?”“当然可以。”Bellamy立刻找来纸笔,按照Lexa的要求大概画了一下小o的样子,注明发色,身高,体重还有肤色。“来人。”Lexa一声令下,突然门口进来两个人,跪下行礼:“副首领!”“Gin,你更着一会出发的夜血之子的马车,有什么事情用夜鹰和我联系,一定要保证叫“Clarke”的夜血的安全。Carl,你照着这张纸的描述,去冰之国大牢买个死囚,带到Polaris。如果对方有家人,给一笔钱安置。”“是。”两人接了任务,就出门了。“等等,买死囚?这不犯法吗?你想用她做什么?”Bellamy不能理解Lexa的命令。“法律就是由权力者制定的,冰之国也不过是Polaris的附属国之一。死囚不过是做个准备,本来就是犯了重罪要处死的,现在家人还能得到一笔安置费,对你对她都是有好处的。”Lexa侧脸质问Bellamy,“难道你更想死的是Octavia?”Bellamy没有正面回答,因为他竟觉得Lexa说的也是对的:“你在Polaris是副首领,是多
高的地位?”“足以保你们的命。”Lexa说完就去厨房了。虽然这个Lexa对Clarke以外的人都没有什么笑脸,但大家都知道她是可以信任的,而且在这个情况下,他们也只有她可以信任。
Lexa和她的神兽!哈哈哈哈哈!看了好多Alycia的采访视频,她的澳大利亚口音太可爱了!有啥脑洞可以和我交流哦!说不定故事更精彩!

等等娃娃脸

may we meet again(十四)新的一季好像还是没有Lexa

Clarke对着镜子打量,不时歪头,少女般地微笑,提起裙摆,抿嘴羞涩,等待时,心里已经预言了千万遍和Lexa再次相遇的场景。终于传来了期待已久的敲门声:“Clarke小姐,典礼马上就要开始,我是来带您去宴会厅的…”门外话音未落,门就“刷!”地开了,小侍女惊恐之色未定,Clarke已经重新整理好神情,镇定且端庄:“请带路。”Clarke只知道今天Lexa会来,至于她会扮成哪种样子突然而至,Clarke已经有过各种cosplay的设想,最搞笑地要属变身成Via的小样子,松鼠身体🐿️顶着一张lexa的小脸,爬上自己的肩头!画面感太强,光是想到就忍不住想笑,哈哈哈!

Clarke提着气,煞有一副贵...

Clarke对着镜子打量,不时歪头,少女般地微笑,提起裙摆,抿嘴羞涩,等待时,心里已经预言了千万遍和Lexa再次相遇的场景。终于传来了期待已久的敲门声:“Clarke小姐,典礼马上就要开始,我是来带您去宴会厅的…”门外话音未落,门就“刷!”地开了,小侍女惊恐之色未定,Clarke已经重新整理好神情,镇定且端庄:“请带路。”Clarke只知道今天Lexa会来,至于她会扮成哪种样子突然而至,Clarke已经有过各种cosplay的设想,最搞笑地要属变身成Via的小样子,松鼠身体🐿️顶着一张lexa的小脸,爬上自己的肩头!画面感太强,光是想到就忍不住想笑,哈哈哈!

Clarke提着气,煞有一副贵族气质,眼神飘在每一个路过人,一路走来,都没有疑似目标,正愁着,猛地撞到了“一堵软墙”,“哎哟!”原来是到了宴会厅门口,走在前面的侍女停了下来。

Clarke这时才发现,这个宴会厅她从没来过,一共有五个门,中间一扇拱形大门,两边弧形分散开四个小门,衣冠华丽的人们有序地从小门排队,接受检查后入场。大门口聚集着和她一样有着特殊血脉的夜血之子,但是却彼此不语,默契地保持着一定距离。Clarke一一打量夜血们,她也想象过,Lexa会打晕其中一名夜血,乔装混入他们其中,但还是希望落空。

小门依次关上,预示着典礼准备开始,夜血们被引入会场,场下掌声与欢呼齐飞。典礼的主持高扬着声调,赞颂着夜血之子的高贵,不明所以的夜血们端正姿态,越发觉得自己尊贵无比。Clarke也戴着笑,但只有她心里知道他们只不过是待宰的羔羊,她得赶紧找到Lexa,然后想办法逃走,顺便救一下这些“无知的羔羊”。

主持人口灿莲花地恭维完夜血们后,便邀请大家入贵宾座。Clarke还没坐稳,一阵更为震撼的欢呼和掌声惊得她一抖。“有请我们最尊敬的Heda!”Clarke循声望去,两匹骏马竟伴着两列士兵,缓缓地踏进宴会厅!骏马上的两位身姿挺拔,身披战袍,远远地就能感受到他们的威严和霸气。

靠近宴会厅舞台,步兵退去,两位贵人一跃而下马,一前一后走向舞台中心,Clarke一惊,双手紧紧握着椅子扶手。是Lexa!她是对方的领袖!要自己命的人!

等等娃娃脸

May we meet again (十三)致最爱的Lexa

晚上十点,广播里传来通知:“宵禁时间已到,请大家回到各自房间,五分钟后将锁房门,违禁者将视为叛逃罪,请大家抓紧时间回房……”Clarke和Via躺在沙发上,被这则宵禁广播勾起了兴趣,为什么要锁门?还是叛逃罪这么重?不许出门对于Clarke来说就是“你该出门看看了”!“Via,你知道不走大门,出去的方法吗?”Clarke觉得Via能来,肯定有另条路。Via点点头,跑到通风口钻了进去。Clarke使劲拽了拽通风口的盖子,不行,封死的。“Danm it!”Clarke气愤地踹了两脚,“Via?你走了?去哪儿了?我进不去!”过一会,通风口传来轻微的金属响声,接着Via咕噜钻了出来,那着一个插...

晚上十点,广播里传来通知:“宵禁时间已到,请大家回到各自房间,五分钟后将锁房门,违禁者将视为叛逃罪,请大家抓紧时间回房……”Clarke和Via躺在沙发上,被这则宵禁广播勾起了兴趣,为什么要锁门?还是叛逃罪这么重?不许出门对于Clarke来说就是“你该出门看看了”!“Via,你知道不走大门,出去的方法吗?”Clarke觉得Via能来,肯定有另条路。Via点点头,跑到通风口钻了进去。Clarke使劲拽了拽通风口的盖子,不行,封死的。“Danm it!”Clarke气愤地踹了两脚,“Via?你走了?去哪儿了?我进不去!”过一会,通风口传来轻微的金属响声,接着Via咕噜钻了出来,那着一个插头递给Clarke,Clarke一脸不知所云地掰开通风叶片一看,哈!是迷你电动钻头!“小家伙,真有你的!”Clarke一点点把钻头抠了出来。她把钻头插上电,刚准备钻通风管,Via一只小手摁住迷你钻头,示意等等,一分多钟后,宵禁地铃声响起了,Via示意Clarke赶紧行动,Clarke赶在铃声结束之前快速钻掉了通风管盖子四周的螺丝,然后抓住盖子轻轻一拽,盖子就下来了。“哈哈哈,小可爱,你太机灵了!还知道要掩盖声音!Lexa教你的吗?把你调教地这么能干!”Clarke搓了搓Via的小脸,Via昂头一脸傲娇的样子,像极了Lexa。“走吧!我们四处去看看!”Clarke钻进通风管,管子有点窄,Clarke只能慢慢跪着向前爬。她一路路过其他房间的通风口,大家都关灯睡觉了:“Via,你知不知道怎么去会议室,或者高层的办公室?”Via点点头,示意Clarke跟着她走。经过了六个办公室,灯火通明,但没有人。突然Clarke听到前面有细微的声音,她慢慢地爬过去,声音越来越大,几个人的声音:“夜血之子已经召集了20个到了我们这里,明天Heda就过来了。”“明天Heda赋予夜血之子们的使命后,他们就在咱们的手里了,说是可以保证我们领导层的夜血转换,但为什么我们不多抽取一点脊髓,救我们更多的人?”“不行,如果抽取太多,夜血之子出了问题死了,我们整个族都会被埋葬的!”“不会的,爸爸,他们需要我们的核弹去毁灭天上的撒旦,他们不敢把咱们怎么样!”“不用多说了,就先按照约定的办,不要横生枝节!”Clarke看不清外面人的脸,但听声音就知道是mountainman的首领老头子和他的儿子,还有那心理变态的女医生。“好了,你们去查看一下夜血们的情况,明天的仪式不能出任何差错!”“是!”Clarke赶紧往回爬,赶在他们查到自己房间前,要赶紧回去……

第二天早上,Lexa和Heda一起跨上马,带着军队浩浩荡荡地朝韦瑟山出发了。路上,Heda告诉了Lexa她的击落撒旦的计划,Lexa的笑容凝住了,但Lexa没有选择,因为这是来自未来的决定:毁灭撒旦or毁灭地球🌍。

Clarke早上醒来Via不在了,床头边一张写歪七扭八的字的纸条“Lexa is coming.”Clarke欢呼雀跃地跳下床,洗漱打扮,迎接自己深爱的人!

国外疫情比我们国内还严重,看了Alycia的ins觉得她好像也还在洛杉矶没有回澳大利亚,祝我们爱的人都平安吧!

等等娃娃脸

May we meet again(三)Clarke和Lexa同人篇

Hope从“异象”里突然出现,捅了小O一刀,便晕了过去了,醒后无论怎么引导,她都不肯和任何人交流。只知道她是迪扎约上校,这个世界闻名的恐怖分子的女儿,但在迪扎约上校进入异象前,Hope还在她的肚子里,过了几天这孩子就长大了从异象里出现,谁也解释不清。

在小O被异象卷走后的第三天,大家就决定派一支队伍进入异象寻找她。(医生)Clarke,(哥哥)Bellamy,(嫂子+间谍)Echo,(机械和电脑天才)Raven,(研究异象很久的)百加利以及Hope。

在太空里第一眼看到异象时就觉得很像极光,但当大家踏入异象后,在绿色风暴中被“撕扯”十几秒后,便开始下落,重重的地栽进一团软绵绵,挣扎着探出头...

Hope从“异象”里突然出现,捅了小O一刀,便晕了过去了,醒后无论怎么引导,她都不肯和任何人交流。只知道她是迪扎约上校,这个世界闻名的恐怖分子的女儿,但在迪扎约上校进入异象前,Hope还在她的肚子里,过了几天这孩子就长大了从异象里出现,谁也解释不清。

在小O被异象卷走后的第三天,大家就决定派一支队伍进入异象寻找她。(医生)Clarke,(哥哥)Bellamy,(嫂子+间谍)Echo,(机械和电脑天才)Raven,(研究异象很久的)百加利以及Hope。

在太空里第一眼看到异象时就觉得很像极光,但当大家踏入异象后,在绿色风暴中被“撕扯”十几秒后,便开始下落,重重的地栽进一团软绵绵,挣扎着探出头,刺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皑皑白雪,让人不由得怀疑,这真的是极光!

大家兴奋在雪地里欢呼,感受这只有在地球才能给予的冬季的礼物。兴奋过后再次出发,一天后,大家才发现,这白色不是美好,是绝望。不知道方向,走了几天,四周还是都是白雪,一无所有。没有别的选择,也找不到回去的路,走走停停,晚上搭起帐篷,卷在一起取暖。雪上又加霜,半夜暴风雪袭来,帐篷已经挡不住了,像一只只气球被风雪充满了气,大家抓住自己身边能抓住的行李,翻身出了帐篷,下一秒帐篷就在风雪里飘向了天空。几个人滚到一个巨大的岩石下,背对着风抱在一起。

暴风雪过后,天也亮了,周围平静,纯白,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大家松开彼此,各自平复心情。“检查一下有没有丢什么。”Clarke边翻着手边的包边叮嘱大家。“Hope和百加利不见了!”Bellamy环顾四周,大家起身想要寻找,可是,放眼望去除了眼前的巨石,没有任何阻碍视线的东西,什么也没有。“我们带的药也没有了,只有些绷带了。”Raven丧气地坐在了雪地上。Clarke整理好东西,背上背包:“走吧,他们应该被吹到了别的地方,昨晚风大,雪没有很大,应该不会埋在雪地里的,我们边走边找他们。”没有别的办法,大家只能继续前行了。当晚,他们找到了一个雪洞,这么多天第一次可以不顶着天空睡了,大家已经很感激了。

随后的一天,Clarke得到了一份名为奇迹的礼物,她的Lexa。


门口的突袭,Clarke抱着Lexa重重的地倒在地上,虽然有Clarke身体护着,但撞击还是撕裂了伤口,Lexa头上的汗珠更大了。Lexa被抱到了床上,Clarke在Lexa的耳边安慰:“没事的,我马上帮你上药,一会就不疼了,忍一下啊,乖。”Echo拿来她所能找到的所有药品:“快,快看看有什么能用的!”太出乎意料了,这里的药品一应俱全,消炎,止疼,镇定剂,消毒水,棉球,绑带……一个小小的交易站怎么会有这么专业的医疗用品。来不及多想,Clarke为Lexa打了一剂止疼剂,缓解她暂时的痛苦,Lexa睡了过去。Clarke心疼地摸了摸终于没那么痛苦的脸颊,随后解开Lexa的衣服,处理伤口。

Bellamy在周边巡视了一圈,没有其他人了,他回到交易站,点起了屋内的壁炉,屋子里终于暖和起来了。Echo和Raven在店里找到能用的食材,煮了一点热食,烧了一些热水。天黑后,大家才忙碌完,围坐在火炉旁,端着酒杯,彼此很有默契地自己思考着。发生太多事情了,也有很多很古怪的地方,最奇怪的是Lexa不是已经死了吗?Clarke眼睁睁地看着她在血泊中逝去,那画面是Clarke这辈子的噩梦。没有人去问Hope,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袭击他们,因为知道她根本不会回答,就由她绑在一旁了。

“我们在这里整顿一些日子吧,这么多天在雪地里跑,大家要好好休整一下再走。而且Lexa现在这种情况也走不了,需要些日子恢复。”

Bellamy虽然急着找妹妹,但也赞同Clarke的说法:“好,那我这段时间开车到处打听一下情况,我们要先知道自己在哪里了。”“那我和Echo就负责做饭,准备一下下次出发的东西,Clarke你就专心照顾Lexa吧!”大家简单分配好任务就各自找一处地方睡觉去了,轮流值班留意门外情况。Clarke回到床上,把昏睡着的Lexa抱过来,身体不烫了,放心了。

临近中午,Clarke在后门外和Echo一起把那对夫妇埋进雪里,立个墓冢,以免给野狼叼去了,也是感谢他们给自己留下了这么好的救命所。一声金属落地声过后,“离我远一点!离我远一点!”


太爱Lexa和Clarke了!真爱


等等娃娃脸

May we meet again!(二)

地球百子第七季 喜欢Lexa和Clarke的版本
[图片]

前情提要:地球被核弹炸毁,Clarke带着最后的几百位幸存者回到宇宙飞船里,等待地球再次复苏。飞船里的补给和氧气不够这么多人生活十年,于是大家决定选择在冷冻仓休眠,十年后唤醒自己。但蒙蒂夫妻决定留下来守着大家,可惜的是十年过去了,几十年过去了,地球依旧没有恢复的迹象。蒙蒂破解了飞船上的一份绝密的文档,原来Eligus3飞船是去往阿尔法星执行移民任务。蒙蒂设定了坐标带着他们飞去了阿尔法星。

阿尔法星是颗卫星,该星系有两个太阳和可怕的日食影响,星球上有非常神秘的极光力量成为“异象”。Bellamy的妹妹Octavia被异象出冲...

地球百子第七季 喜欢Lexa和Clarke的版本

前情提要:地球被核弹炸毁,Clarke带着最后的几百位幸存者回到宇宙飞船里,等待地球再次复苏。飞船里的补给和氧气不够这么多人生活十年,于是大家决定选择在冷冻仓休眠,十年后唤醒自己。但蒙蒂夫妻决定留下来守着大家,可惜的是十年过去了,几十年过去了,地球依旧没有恢复的迹象。蒙蒂破解了飞船上的一份绝密的文档,原来Eligus3飞船是去往阿尔法星执行移民任务。蒙蒂设定了坐标带着他们飞去了阿尔法星。

阿尔法星是颗卫星,该星系有两个太阳和可怕的日食影响,星球上有非常神秘的极光力量成为“异象”。Bellamy的妹妹Octavia被异象出冲出的来自未来的Hope捅伤,吸入异象。


刹车片的嘶鸣声惊醒了Clarke,她抬起身子想看看情况,没想到怀里的人不自觉得抱紧了自己,Clarke摸了一下lexa一直未解锁的眉头以示安抚,洞外天色已经昏黄。

Bellamy走到两人身边,“有O的消息吗?”Clarke抢先询问,Bellamy脸上失望一闪而过:“没有,但我们有地方落脚了,我还找来了一辆车,Echo和Raven在把行李搬上车,我来抱Lexa,你把衣服理一下。”有车!这真是上帝恩赐的礼物了!Clarke起身想把lexa交给Bellamy,但Lexa抱得更紧了,Clarke脱不开,但心里却莫名地开心:“算了,你搭把手,我把她扶上车吧!”就这样,在Bellamy的帮助下,Clarke吃力地把Lexa弄上了车:“这家伙是故意的吧,假装没醒,还抓我抓得这么紧!”Clarke心里犯嘀咕,但碰了一下lexa额头,她惊地解开lexa肩部绷带,有些感染了!怪不得额头那么烫,看来是烧糊涂了,把自己当作救命稻草!大家已经把行李都收拾上了车,“Lexa怎么出那么多汗,天这么冷。”Raven也发现了不对劲。Clarke担心地看着紧揪着自己的Lexa:“伤口发炎了,她需要药。”

Bellamy立即启动悍马:“不用担心,我们在7公里外发现了一个交易站,里面什么都有。”“真的?店主愿意收留我们吗?”Clarke心里再一次感谢上帝的眷顾。Echo接过话,继续说道:“我们在屋后门雪地里发现了一对中年夫妇,已经断气了,应该是店主吧,我们在男的身上找到了车钥匙,车就停在前门,”Echo顿了一下,“但是我们困惑的是,屋子里并没有被翻乱,值钱的东西都还在,如果不是抢劫,那定是仇杀,不然一切太奇怪了。”车内安静了下来,没有人想到别的合理的解释。“不管怎么样,我们有地方可以好好烤一下火,吃一顿算是晚饭的食物了,这段时间的冰干粮吃得我胃都结了霜了!”Bellamy总是最乐观的一个。

到了交易站,Bellamy帮着Clarke把lexa扶下车,推开交易站的门,下一秒一把刀子从侧边落下,直指Lexa,Clarke什么也没来得及想,揽过lexa,用身体护住她,Bellamy惊得伸手接住刀子,鲜红的血滑出刀刃,下一秒Bellamy一把把凶手按在柜台上。可恶,又是那个让人喜欢不起来的孩子,Hope。Bellamy松开手,把刀扔在地上,随手拿起柜台边的抹布,把自己的伤口包了一下,随后抓过一脸愤愤的Hope,找了把椅子,把这孩子反手绑了起来。


期待一样喜欢这对Cp的朋友和我交流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