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helittleprince

184浏览    19参与
0_o

Marie Claire X AgustD
The little prince

Marie Claire X AgustD
The little prince

Zeta Little Monster

【L'ÉTOILE ET LE PRINCE 星星与王子】(星爵&小王子)后记 而他其实非常害怕孤独

Free Talk  而他其实非常害怕孤独


这来自于一点点对于电影设定PeterQuill的一些瞎想,也许是我脑补过了头。

刷完小王子感触很多,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忽然想起了星爵来。

以下:


“如果一个人爱上了一朵宇宙繁星里独一无二的花,这足以让他在看到这些星星的时候感到幸福。他会对自己说,我的花就在那里,某颗星上……但如果羊吃掉了那朵花,这在他看来就好像所有的星星一下子都熄灭了。这难道不重要么?”

Peter没有再回过银河系,也没有再见过地球一次。

虽然他被掳走的时候,母亲已经去世。但是他没有有亲眼看着母亲下葬,没有看到一抔抔的土把他们永远的相隔六尺,他的意识可以对...

Free Talk  而他其实非常害怕孤独


这来自于一点点对于电影设定PeterQuill的一些瞎想,也许是我脑补过了头。

刷完小王子感触很多,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忽然想起了星爵来。

以下:


“如果一个人爱上了一朵宇宙繁星里独一无二的花,这足以让他在看到这些星星的时候感到幸福。他会对自己说,我的花就在那里,某颗星上……但如果羊吃掉了那朵花,这在他看来就好像所有的星星一下子都熄灭了。这难道不重要么?”

Peter没有再回过银河系,也没有再见过地球一次。

虽然他被掳走的时候,母亲已经去世。但是他没有有亲眼看着母亲下葬,没有看到一抔抔的土把他们永远的相隔六尺,他的意识可以对自己说,母亲还在。整个地球的过往被他封进保鲜膜里,对他来说可以使永远不变的。即使他这是一厢情愿地自我蒙骗。而那盘磁带是他对家最后的接近,所以是他豁出生命也要保护的东西。

但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不能回去。即使他随时都可以。但是他不能允许自己戳穿这自欺欺人的谎言。一旦他回去了地球,他就要面对现实。他知道不会再见到母亲,等着他的也就只有一方坟墓和一块冰凉灰暗的墓碑而已。上面刻着母亲的名字或许他都会觉得陌生认不出来。毕竟没有母亲切实的存在,留下的名字又能代表什么呢?

在他内心里也许有着难以释怀的内疚,在母亲离世时,她一声声请求下他却没有及时握住她的手。我猜想那一刻他是不敢的。没有任何失去比紧紧握着却没能握住更令人痛心。不亲手触及的,就可以欺骗自己那是假的。在那一刻他不肯接受母亲即将死去的事实,他也不敢去接受。但这成了他此后难以揭过的痛楚,成了他对自己的无法停息的指责。像一颗扎在了隐蔽的地方的软刺,不容易被看到,也无法被拔除。直到后来他握住宝石的最接近死亡的一刻,就在类似濒死的一瞬间,一生中最后悔的时刻重新回到眼前,就是他没能握住母亲的手时。如果能够匡正人生中的最大错误,他会在那时拼命伸出手去拉住母亲,把两个人的遗憾只留给他自己一个人。

"Take my hand,Peter. Take my hand."

然而在遇到了其他人之前,他就是这样,习惯性逃避,不敢接受就不去碰。这些年来,对于回地球上,Peter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对他自己最大的阻碍也偏偏就是他自己。他无时不刻不在想家,但他却像罗德一样不能回头。就像他从不肯拆开母亲送给自己最后的礼物那样。他一直认为,如果拆开礼物,那么母亲留给他最后的期望和惊喜便永远不在了;如果回到地球,那么这个充满着他无限思念的星球就不再是家了。

他就真的变成这个巨大又冰冷的宇宙里流浪的孤儿。

而他其实非常害怕孤独。    


Zeta Little Monster

【L'ÉTOILE ET LE PRINCE 星星与王子】(星爵&小王子)第七章 尾声

【终于完事了】

Act 7


    离开小王子之后。Peter Quill没有立刻回到Ravager去。

    他花了很长时间,做了多次跃迁,终于来到这个他很久没有回来过的地方。他把飞船稳定在轨道上,从驾驶室的屏幕上望去,这个星球以他看不见的速度,安静地转动着。这里一天的时间他不会忘记,24个小时,地球转动一圈。是一天。镶嵌在米兰诺号屏幕上的水蓝色星球,像是被镶嵌在水晶球里的玩具。北美洲的点灯人已经上场,他们点起千万盏灯,把阴影里的大陆照亮。这么看上去,这颗星球一点都没有变。样子完全不会变。他蹙了蹙眉。...

【终于完事了】

Act 7


    离开小王子之后。Peter Quill没有立刻回到Ravager去。

    他花了很长时间,做了多次跃迁,终于来到这个他很久没有回来过的地方。他把飞船稳定在轨道上,从驾驶室的屏幕上望去,这个星球以他看不见的速度,安静地转动着。这里一天的时间他不会忘记,24个小时,地球转动一圈。是一天。镶嵌在米兰诺号屏幕上的水蓝色星球,像是被镶嵌在水晶球里的玩具。北美洲的点灯人已经上场,他们点起千万盏灯,把阴影里的大陆照亮。这么看上去,这颗星球一点都没有变。样子完全不会变。他蹙了蹙眉。摸摸胸口,试图摸到那里沉闷的原因。

    这个星球的样子永远不变。今天看起来和一百年后看起来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

    自从有飞船以来,他也从来没有回过地球,一次都没有。小王子讲的那个喝酒的人。Peter Quill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他是个胆小的人,他总是试图逃离,因为他孤独又悲伤,而他孤独悲伤的原因,也正是因为他逃离。他觉得事实令他痛苦让他绝望,他以为只要逃离就可以不去面对,于是他为了不去触碰,把过往一股脑地埋葬了。

    但是现在他明白了,他是用错了方法去理解。

    他翻出磁带,带上耳机,放了曲O-O-H Child。

   “重要的东西是用眼睛看不见的,而是用心看。”

    Peter Quill闭上眼睛,想起了母亲,想起了他们所有度过的美好的日子。就在那里,就在这颗星球上。这个叫做家的地方。无论如何,这些是永远不会变的。

    “这个宇宙是美好的。是美好的。因为在这里的某个地方,那永远是家。”


Fin


鸽子阿喜
请给我画一只绵羊吧。

请给我画一只绵羊吧。

请给我画一只绵羊吧。

Zeta Little Monster

【L'ÉTOILE ET LE PRINCE 星星与王子】(星爵&小王子)第五章

【再次声明(还是我之前忘了说)这是一篇儿童文学(咦等等】


Act 5


    Peter Quill觉得,世界上最恶劣的行为之一,就是在别人睡觉时攻击别人或搞什么小动作。比如趁别人睡得正香时忽然把他打醒,要么在旁边弄出什么恼人的噪音。如果是这两种情况,Peter Quill一定恼怒地起来,然后估量着对方的身材能不能打这一架。但对于这一次的遭遇,Peter Quill真是前所未见过,让他不禁觉得这气都没法发了——谁见过睡着觉时是趴着的,醒来忽然发现自己飘着?

    起初Peter Quill只是听到了一些奇怪的...

【再次声明(还是我之前忘了说)这是一篇儿童文学(咦等等】


Act 5


    Peter Quill觉得,世界上最恶劣的行为之一,就是在别人睡觉时攻击别人或搞什么小动作。比如趁别人睡得正香时忽然把他打醒,要么在旁边弄出什么恼人的噪音。如果是这两种情况,Peter Quill一定恼怒地起来,然后估量着对方的身材能不能打这一架。但对于这一次的遭遇,Peter Quill真是前所未见过,让他不禁觉得这气都没法发了——谁见过睡着觉时是趴着的,醒来忽然发现自己飘着?

    起初Peter Quill只是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响声,吱吱嘎嘎,像是很久没有被润滑油滋润的旧零件在被重新使用时发出的不满的呻吟。这些声音在自己的梦境遭到了曲解,变了样,梦里他认为自己站在一个巨大的锈迹斑斑的跷跷板上,Yondu则在对面疯狂地蹦来蹦去。

    脚下的地板伴随着这怪声倾斜的时候,Peter Quill也没有醒来,所以他根本没看见整个岗亭的地面是以一种怎样的诡异姿态,以一边为轴,整个面向下翻了下去的。当一种“我可能在下坠”的不安感觉把他唤醒的时候,Peter Quill发现的第一件事已经变成了——他在天上飞!

    我的天哪!Peter Quill的瞌睡虫一下子就被吓炸了,他下意识的猛然向后躲,可在空中无力可凭,他也只是徒劳地摆着手,然后身体不受控制地四处飘着做平移运动。他觉得屁股上被什么轻轻撞了一下,发现他和小浣熊像是两个自由运动的分子一样,而它现在正好靠到了他身下,相互作用的里让他们彼此分开,朝着不同的方向飘动。小东西不明所以,吓得平铺着四肢,不知怎么办好。Peter Quill奋力回头,身体的方向却并不受控制。好在他看到了小王子从另一个方向飘过来。

    “你还好吗?小王子?”Peter Quill喊着问道。

    “我很好。你呢?”

    “我也没事。”

    确认了彼此都没有受什么伤,Peter Quill仍然无法放心。这到底是哪里?他们又为什么在这?他们不是栖宿在了一个旧岗亭里么?这可不像是在做梦,毕竟感官的感受都太过逼真。

    就在他一脑子疑问的时候,他的身体忽然撞上了什么东西。软软的,又有韧性,难道是他们所处的这一零重力空间的边界?在他那一撞下,边界竟然像被触发了开关一样亮了起来。从那一个点亮起了细密的小灯,迅速地向周围扩散。迅速支撑了一大网,把他们的空间围住,直至形成一个闭合的球体。他们被关在了这个球体里。所有的光向内照射来,令他们更加看不清外面的情形。

    “糟糕……糟糕……我们可能被人捉住了。星球原住民?我希望他们不喜欢吃人肉,也没有给人提供职业的爱好。”Peter Quill开始碎碎念起来。小王子则向他飘了过来。

    “请问,有人吗?”小王子向四周茫然地问道,他看上去有些无所适从。

    “有人吗??”Peter Quill也跟着大声的喊道。

    “欢——

    一声拉长的嚎叫一般的声音忽然四面八方地响起来,这个球体像是个巨大的扩音器一样,把声音聚拢放大到他们的空间里,突如其来,出人意料。Peter Quill脖子上的汗毛都被吓得立了起来。

    “——迎来到这里!陌生人!”声音的主人从黑暗里徐徐走来。Peter Quill循声望过去,发现那若隐若现的体态像做小山一样。在那个家伙还未完全褪去阴影时,Peter Quill在心里小声嘀咕:哇,该不会是贾巴吧?*别闹了,难道他走错片场了吗?不过这又有什么,候鸟在这里都能当飞船使呢!

    没人听到Peter Quill的内心OS,他也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人,内心的直觉告诉他这人来者不善。毕竟哪个带着善意的人会趁人睡觉的时候用球形的笼子把别人关动物一样关在里面?余光注意到旁边小王子和小浣熊朝他飘了过来,他伸长手臂,把他们俩都捞住,拽向自己。回头再看,那人还在缓步地走来,没有走出阴影。

    “……您能快走两步么?”Peter Quill觉得很无语。

    “咳咳……耐心是一种美德!我的朋友!”对方有点不自然。嘴上辩解着,但是加快了脚步。当他完全走到光线里来时,Peter Quill发现这家伙并非体积巨大,反而看起来很消瘦。他一头暗绿色的头发服帖地向后梳着,穿着个非常宽大,并且被骨撑支撑起来的袍子,看起来像个国王似得。他站在一个几公尺高的台子上,台子被两个粉色脸的奴仆从后面推着。

    这是什么架势?Peter Quill觉得更加无语了。在Ravager里待着的这几年,他自认见过不少奇葩,但是奇葩总是见不完的,而且从来不重样。

    “你……你好,请问是你把我们弄到这里来的么?”小王子战战兢兢地问道。

    “哦……没错!”台子上的男人说着,还动作夸张地展开双臂来,肢体动作就像他这人一样浮夸。

    “你到底想干嘛?”Peter Quill单刀直入,如果把这个问题交给小王子,用他那充满礼貌的声音慢慢问答,谁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鉴于大家现在还这么飘着,Peter Quill本就不爽的心情变得更加焦躁,“但在你说话之前能不能先把我们放下来?”

    “放下来可以,我本来也是要把你们放下来的。但是你们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想着并不为过吧。”

    “答应个条件?还不为过?你特么脑子有病了吧?你把我们绑架来,你还要我们答应条件?你去我家吃了饭还要我给你钱?你是我儿子吗?”Peter Quill忍不住大骂起来。

    “先别发怒!”台子上的人动作夸张地竟然朝他们鞠了一躬,然后解释,“请听我说。我希望能卖给你们点东西。”

    “啥?”Peter Quill又忍不住了。“卖东西?你看我们像是身上有钱的样子么?”

    “不,你们不需要用钱!”这家伙忽然靠近球体,脸几乎贴在Peter Quill面前,让Peter Quill担心他的鼻子会扎爆他们气球一样的笼子——Peter Quill最恨粗暴的声音了。他脸上的笑容虽说灿烂,却总觉得带着种病态般的诡异,“你们只需要付出你们的情绪!”

    “你听明白他刚才解释那堆了么?”Peter Quill眯着眼睛问小王子,虽然他明白刚才台子上的人解释了什么,但他还是觉得难以置信。“这家伙疯了吧?”

    “我想他是希望让我们买走希望看到的情景,然后把这种快乐的瞬间情绪给他。附带赠送你修理用品。”小王子解释道。

    “没错,这种情绪可以借给我发电。你知道这个星球上没有什么人了,那些原住民因为气候太恶劣而移居到别的星球。发电是越来越难了。我需要一些新的情绪储存起来以备发电。”他们一边走着,台子上的人一边说道。在他说话的时候,Peter Quill忍不住看了看他脚下的台子和推着台子的两个人。他撇了撇嘴,心里有那么点不舒服。沿着深灰色的走廊走到底,看到一扇灰绿色的门。台子上的人停在门前,终于动了动他的双脚,走下了台子。他握着门把手,回头又对他们说道:“这个过程并不痛苦,反而非常开心,你知道我需要的是开心的情绪。你们会看到你们非常想看到的情景,会体验到一生中最期待的幸福。就像是做了一场美梦一样。”

    Peter Quill觉得那家伙的嘴脸并不像个纯良的人。他并不太相信他,但是对方用利益诱惑,他也无法抗拒的了。对方答应送给他修理飞船和通讯设备的器械。这太诱人了,也就是说,他只要过来做个梦,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Peter Quill觉得,这也算值得铤而走险吧。

    Peter Quill本来以为小王子要比他自己难被劝说。台子上的人并不能提供给他什么他正需要的东西。他现在只需要候鸟,但是他完全不需要别人告诉他去哪里等候鸟。这小家伙似乎早就心里有数。

    “那么如果就当帮我一个忙呢?或者我邀请你体验一下我的研究成果。一样能反应人们内心期待的机器。你不好奇你到底最期待什么么?”这样不涉及到利益关系的劝说似乎对小王子更加具有吸引力,他开始好奇起来。

    “好吧。我想,可以。”小王子笑着答应了。

    Peter Quill好奇小王子竟然会被这样的理由说服,“你难道不了解你的期待么?”Peter Quill觉得他都能预测小王子的期待,这个单纯的小家伙,他的期待一定是有关于那朵让他牵挂至极的玫瑰。

    “我有点好奇。有人跟我说,我们最期待的也有可能是在我们生命里藏的最深,最不容易见到的东西。像是把珍贵的藏满宝贝的盒子塞进阁楼深处或者深埋地下来保存。不会时时想起,实则又无比珍贵。”

    Peter Quill想说什么,但是忍住了。小王子的话令他有些不明所以的触动。他几乎要想起一些东西,但是也许他某些方面被太久得封闭,难以一时间打开那扇脑海中近乎上锈了的门。只有一种堵堵的感觉,让他有点心神不宁起来。

    Peter Quill和小王子各自坐上一座椅子,台子上的家伙开始忙活着按动按钮,一些触角一样的东西从半空中降下来,试探着位置连接到他们的脑袋上。被连接的地方一片冰凉。

    “准备好了么?那么我们——开始。”台子上的人发令道。下一秒,眼前一片刺眼的惨白,Peter Quill的意识有些恍惚……

    “Peter?Peter?”四面八方而来的呼喊着他名字的声音。“Peter?Peter……”声音不绝于耳。各样的声音,所有人的声音,被拉长的迟钝的,被缩短的尖锐的,所有的声音在呼喊着他的名字……Peter……Peter……

    忽然,声音之中有另一段旋律浮现出来……那声音渐渐清晰起来……

    “I'm not in love/so don't forget it/it's just a silly phase i'm going through/and just because/I called you up/it doesn't mean you've got it made……”

    “Peter?”有人轻轻推着他的肩膀。他起头来,发现那张脸,那张熟悉的脸,这个情景似曾相识。那是外公,“Peter,你妈妈有话要跟你说……”

    Peter Quill觉得空气在这里十分稀薄,他开始呼吸费力,要张开嘴巴大口大口地吸气。这里,是哪里?他环顾四周,那么熟悉,那么还原。是那家医院。就是那里!!他猛地站起来,难以置信地四下环顾。这是怎么回事?外公拉住了他的手,“Peter,你怎么了?过来吧,你妈妈有话跟你说。”Peter Quill抬起脑袋看着外公。他的个头才到外公的胸脯,他们的距离从来就没有变过。他被外公拉住,进入了那间一直敞着门的病房。绿色的窗帘和墙纸,淡粉色的床单和被子……一切都没有变。他来到床前,看到母亲苍白的脸。这一刻他觉得,胸腔里压住了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得心跳都要停止了。石头好像是一直在那,却又像头一次感受到它。

    “……你怎么又和别人打架了?宝贝?”母亲尽力的微笑,问道,虽然声音气若游丝。

    没错,是这句。就是这句。当时自己怎么回答来着?“他们杀掉了一只无辜的青蛙,用棍子把他捣烂了。”

    母亲的眼睛里充满了爱怜,清澈温暖,像是一桶水满的将要溢出来。她说起那句话,她总是爱说的话,她看着Peter Quill的眼睛,却从Peter Quill的眼睛里看到了两个人。

    “你就像你父亲一样……你父亲……他是个天使……”

    母亲弥留之际的最后一刻还在想着父亲。Peter Quill再次想起了执迷不悟那个词。那个词注定属于母亲。

    “Peter……拉住我的手……”母亲用最后的力气说道。她努力地想抬起手来,却没有力气来挪动分毫……

    Peter Quill的眼泪忽然模糊了双眼,他奋力地伸出手去。这一次,这一次他要拉住母亲的手,在她离去之前,拉紧她的手!可是眼泪让他什么也看不清,他看不见母亲的手在哪里。他抹了一把眼睛,好不容易看清,却发现母亲在远离,他们的距离被拉开。他的背后被什么拽着,他无法挣脱,一步也不能向前,“不————”他嚎叫哭喊起来,他奋力的往前伸着手,向前扑去,母亲却不断的远离,不断地远离。他没有办法拉住她,他永远也没有办法拉住她……他再一次失去她,他永远也留不住她……拉不住她……

    “不——————————”


————TBC————


Zeta Little Monster

【L'ÉTOILE ET LE PRINCE 星星与王子】(星爵&小王子)第四章 水井与小浣熊

(假装会有人看)

第一章http://mickeyzaizai.lofter.com/post/3cb07f_8df8bfb

第二章http://mickeyzaizai.lofter.com/post/3cb07f_903d856

第三章http://mickeyzaizai.lofter.com/post/3cb07f_906fcea

【节奏大概还是平平淡淡的那种,毕竟如果你看了前边的就会知道,我要是敢跟你说这章有肉 一定是在骗你(。这个真没有(。只有井(。】
【开始的时候其实想南京和大连的SLO出个小料本来着,但我觉得好像应该卖不出去(。】

Act 4

  ...

(假装会有人看)

第一章http://mickeyzaizai.lofter.com/post/3cb07f_8df8bfb

第二章http://mickeyzaizai.lofter.com/post/3cb07f_903d856

第三章http://mickeyzaizai.lofter.com/post/3cb07f_906fcea

【节奏大概还是平平淡淡的那种,毕竟如果你看了前边的就会知道,我要是敢跟你说这章有肉 一定是在骗你(。这个真没有(。只有井(。】
【开始的时候其实想南京和大连的SLO出个小料本来着,但我觉得好像应该卖不出去(。】

Act 4

    若说起“寻找一口井”这个计划,Peter Quill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但是他也没有相信。他大概只是想知道和小王子一起走下去会发生些什么。但他也没有想到是否真的会找到一口井。毕竟这地方都不是用地广人稀来形容的。自从他来到这个星球上,他便忘接了怎么去计算时间。遇到了小王子之后,他压根也不再考虑这个问题。到现在,看到了多少次恒星,有看到了多少次“托马斯老猥琐”他都已经有些记不清。他们只是快乐地交谈着,然后往前走。奇妙的时,他似乎也忘记了自己的饥渴。急切和浮躁是他们现在最不需要的。如果一直以来的感受都是准确的,那么Peter Quill相信,他们会找井。就在他们需要的时候。
    “这个星球比地球上的沙漠要美。”小王子忽然说道,“这里的某处藏着一口井,这里还有你的音乐声。”
     Peter Quill低头看着走在自己身边的小家伙,觉得大概自己选择了这个行星的时候,也是一种幸运。能够结识了小王子。就像最初自己被掳走,离开了地球的时候,他哭喊着,谩骂着,抱怨着。恐惧自己离开了熟悉的温巢,觉得自己接下来的每一天都是在死亡的边缘走钢丝,不知道那一刻一不小心就会掉进万丈深渊里。但他熬了过来,并且这过程也没有如自己臆想中的来的痛苦。他凭借着不错的适应能力,很快就接受了还没有被地球上课程洗脑的对万事万物的理解和对宇宙这个被认为等同于无尽黑暗等一系列负面的词的真正意义。他发现生命像是打开了一个新的格局。他开始爱上这个更加广阔的大世界。祸福相生,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这个宇宙也是美的。”Peter Quill温柔地说道。从他十二岁以来,他似乎都没有像和小王子认识的这段时间一样能够耐下性子。
    他们这样看似盲目地走着,他们的步伐却踩下了一连串的美好记忆。
    小王子告诉Peter Quill,在B612上,他的玫瑰还在等着他。他要回到她身边去。他还给他讲了他在地球上遇到飞行员的故事。飞行员给小王子画了一只装在盒子里的羊。但是离开地球的时候,他没能把它带走。小王子说地球上点灯人太多了,他们训练有素,从来不会弄错上场的顺序。
    然后,就在他们出其不意的时候,在恒星落下去,光芒在地平线上融成一颗钻冕的时候,他们在光芒之中找到了一口井。眼看着奇迹的发生,Peter Quill不禁要惊讶地呆立。小王子拉住Peter Quill的手,“看!那里有一口井!!”那是一口真正的井!并且有着轱辘、绳子和水桶!“我的老天,这竟然是真的!!”Peter Quill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他没有时间怀疑,已经被小王子拽着,朝着井飞奔过去。耳边全是这个小家伙铃铛一样脆生生的笑声。
    而当他们靠近过去的时候,他们才发现,井边还站着一个奇怪的小东西。它的身材太矮小了,像是个只有五六个苹果摞起来那么高。毛绒绒的耳朵支在头上,抬着脑袋看着轱辘的手柄。它根本碰不到它。
    Peter Quill用了好大力气才想起来,“啊啊啊!”他一边跑一边用指头指着那个小家伙,激动地颤抖起来,说实话,他在地球上都没有亲眼见过这种动物。他还记得他和母亲一起去动物园那次,并不完美的经历,因为展馆修缮,有一些动物被转移到了保温室里,并没有放出来展览。他们路过了那正在装修的展馆,只看到了外面宣传的海报上印着那些憨态可掬的映画,他心里只能默默地猜想他们的浓密光滑的毛抱在怀里是不是又柔软又暖和。
    “是浣熊!一只浣熊!!!”Peter Quill激动地叫起来。
    小浣熊听到了Peter Quill的声音,循着声音一回头,只见一个身材超大的家伙朝自己的方向猛冲过来。它抬着短粗的小胳膊愣了一秒,刷地一下就朝反方向飞奔出好远去。
    Peter Quill看到着情景,立刻意识到自己一定是把这只小浣熊吓到了。他想着,脚下猛地刹住了。冲劲让他往前闪了个咧起,几乎摔倒在地上。他迅速地呼吸,就像是要把稀薄的空气全都吸到自己胸腔里一样。他的心脏也因为他剧烈的动作而跳的像战鼓一样砰砰直响。可他脸上的笑容抑制不住。天呐!看!他发现了什么!一只浣熊!!一只外星浣熊!!!
    小王子从后面追上来,“怎么了?”他发现Peter Quill还没有到水井前就停了下来。
    “你看你看!!!”Peter Quill兴奋地就像回到了自己的童年一样,他蹲下来,拽着小王子的衣袖指给他看,“我以前在家乡都没见过!!我一直好想抱一下它!!看呐!想想看,要是我能在我的飞船里养上一只。你看它的颜色多配米兰诺号!那橙色的条纹!和巨魔玩具都配,我可以把巨魔给他抱,我再抱着它!我要养它!!”
    小王子顺着Peter Quill说的看去,就看到了受到惊吓的小东西。他皱了皱眉头,“它大概也想喝水。你刚刚就这样朝他跑过去,它说不定吓坏了。你看,它在颤抖。”
    “我又不会伤害它!”
    “但是陌生的人显露出过量的热情时往往不会被第一时间接受。尤其像你这样唐突吧。我想如果你继续表现出这样它不会敢来到你身边,你应该安静下来,来告诉它你其实只是想亲近它而不是别的。”小王子说道。
    Peter Quill没有说话,他明白小王子说的是对的。Peter Quill安静的片刻,小王子已经试着朝小浣熊走过去,跟它说话:“你好。嗨,我的朋友只是想和你做朋友。”
    小浣熊站在原地,有点警惕地看着小王子靠近,但是并没有像看到Peter Quill一样逃离。
    Peter Quill站在他们远处,看着小王子跟小浣熊说话,心里有点悻悻的。没一会儿,小王子就把小浣熊带了回来。Peter Quill心想着,还是这个小家伙有办法。他笑着朝他们走过去。可他一抬脚,小浣熊就停住了,它的毛发都似乎以为警惕而绷紧了。它的后退往后稍稍撤出一步,看着Peter Quill,那双黑黝黝的小眼睛紧盯着他,看他要做什么。Peter Quill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小东西一时半会怕是不会敢离自己太近。果然,它只跟在小王子的身后,露着小脑袋瞄着自己。
    Peter Quill检查了井,发现里面有水,只是有些深。水桶和轱辘都是完好的,绳子也很结实。他把水桶扔下去,听到闷闷的一声“噗”,是桶打在水面上的声音。Peter Quill提上来水,荡漾在桶里的清澈液体似乎带着某种无味的芬芳。他在桶里看见了自己的半张脸,青色的胡子渣微微冒了点头,看上去似乎有点憔悴,但是眼睛却异常精神闪亮。“小王子要是个天使的话,那我这肯定是回光返照。”他在心里不禁笑出声,转身把水先递给他的小朋友们。谦让这种事他也是多年没有做了。在Ravager里从来不兴礼貌这一套。他觉得这两天,他似乎做了不少这几年来他都没有做过的事情。
    小浣熊喝水的时候,它对Peter Quill还是有点畏惧。Peter Quill把水桶放低,倾斜,尽量把动作都放得轻柔下来。这种力道的通感让他想起来小学的时候实验课上每组发第一只小鸭子,他把它托在手心里用的那种小心翼翼地仔细动作。他喜欢看那黄黄的小东西在自己不平坦的小手掌中试图站起来。脆弱地一阵风就能把它吹飞一样。他很久没有对待弱小时的耐心。为了省事,他会尽量避免身边存在弱小,何况这种情况的确很少。在他的宇宙大团伙里,最弱小的反而是他。
    当小浣熊喝完水时,它从桶里抬起脑袋,圆圆的小眼睛又在打量着Peter Quill。但这一次,有种不一样的感觉弥漫在心间,Peter Quill觉得自己可能用刚才的动作赢得了小浣熊的信任。他顿时心花怒放,打算伸手去摸一下它的背脊,感受一下那皮毛的手感,以偿夙愿。谁知他刚一伸手,小浣熊又倏地向后躲了躲。
    Peter Quill只好耐着性 子,“慢慢来,慢慢来。”

    这次夜晚不够幸运。他们走着走着,觉得有旋状的气流绕着脚边。虽然不算大,却也加重了每一步迈出去的阻力。像有只手,不太用力地拉着他们的脚踝,每一步都能踢开,但下一步又都会被拉。
    “大概是要起风了。”Peter Quill有点担心地说道。他见识过这个星球上起风的样子。飞沙走石不算要命但也足够烦人。水井找到了之后,Peter Quill用备用的水瓶装了满满。他们想着是要继续走下去,还是回到飞船上去。继续走下去,也许会遇到原住民,也许什么都没有。而回到飞船,他们要把他们走过的路一步步再走回去,而且飞船修不好,他还是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但他想过,也许还有第三个办法,就是等候鸟来了让他们捎自己一程。
    “不行!这根本不行!”他在心里很快否定了第三个想法。虽然他并不想去否定小王子,但是候鸟这东西可能只在小王子身上成立,而在自己身上根本行不通。一定行不通。
    “你这半天都没有说话。你在想什么么?”小王子都看出了Peter Quill心事不安。
    “……起风了,咱们该去那里呢?”
    小王子回头望了望,又看了看脚下。他抓住被吹得飞舞的黄色围巾的角,把它们抓回来。可他一松手,围巾角就又被吹地翻飞了。于是他不再去管它。“你想往回走么?”他问。
    “我不知道,我的飞船坏了。我试了很久,但是没有办法把它修好。真糟糕,我的米兰诺号。不然我不会离开它,不然我兴许早就离开这里了。你说呢?”Peter Quill抱怨道。
    “但是你没能离开,所以我们遇到了。我们还找到了井,遇见了小浣熊。我想,如果你往回走,你能找到的大概只有开不走的飞船,如果继续走呢?也许我们就能遇到候鸟。如果他们足够多,他们可以带你一起走。或者还会有点别的什么。虽然我还不清楚。”
    Peter Quill沉默了片刻。他看着脚下,又回头望了望他们来时的方向。风变得大了一点,正是从那个方向而来,卷着细小的沙土扑到面颊上,算不上疼,更像是痒。沙沙地声音擦过耳边,把他额前的头发强硬地吹得向后偏卷。Peter Quill又低头看了看小王子,还有跟在他身边的小浣熊。他点点头,“走吧,我们继续往前走,看看能看到什么。”

    他们在风还没有变到太糟的时候找到了一处岗亭似的建筑。这是从Peter Quill来到这个星球上之后出口那口井以外第二次看到带有着生物智慧的建筑。它不高大,小小的单独一栋。Peter Quill很奇怪,这个小岗亭在这里有什么作用呢?但无论如何,这是个好消息,也许他们离有人居住的地方越来越近了。他们并没有时间站在门口细想,若要真的想,也是进去才好。
    里面的陈设十分简单,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Peter Quill关上了门,把风的呼啸声关在门外,耳边一下子就清净了一下来。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小王子也这样做。小浣熊则抖了抖身上的毛,细小的砂砾从他的毛发间刷刷地掉落下来。每个人各自迈步时,地上聚了小小的三堆薄沙。Peter Quill发现墙上有一盏小灯。他拉了一下灯下的绳子,吧嗒一声,灯没有亮。他又拉了一下。仍是没有反应。这地方荒无人烟,没有电也是正常的。Peter Quill心里明白,但是手里不闲着,还是气愤地吧嗒吧嗒拽了好几下来出气。
    他转过身来,想去检查别的角落。走出没几步,身后忽然嘶嘶地怪响几下,他回头,发现那灯泡里的光芒像是借对了风的火种复苏成火焰一样,呼地一下子亮了起来。他觉得好笑,走过去打量这个灯泡。基座埋进墙里,Peter Quill无法分辨它用的是什么电力。难道是风?“自己做了一次这个星球的点灯人?”Peter Quill忽然冒出个年头,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王子困了。这小家伙的体力跟Peter Quill可比不了。Peter Quill看着他有点苍白的小脸,心里有点心疼。小王子的个子小,不能趴在桌子上,就蜷缩在凳子上,Peter Quill想,他这样不会舒服的,于是把他抱了起来,轻轻把他平放在桌子上。然后他坐上一张凳子,小浣熊则缩成一团,趴在另一个凳子上。他们需要在这里休息一下,等着风小一点在继续前进。
    Peter Quill的目光从窗户上有些模糊的但还完整的玻璃望出去,外面灰蒙蒙的一片,什么也分辨不清。他觉得也有点累了,趴在桌子上,脑袋和小王子离的很近。脑门能够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流。弱弱的暖暖的气流,一小股一小股,若有若无。就在Peter Quill的意识开始游离的时候,一阵响声把他震醒。他立刻坐起来,朝四下一看,发现小浣熊原本坐着的那把椅子的四条腿竟然断了两根。整个凳子倾斜着倒向一边,小浣熊也被狼狈地趴到了地上。那小东西大概睡得迷糊,被忽然摔在地上,黑黝黝的小眼睛几乎要挤出水来,样子又疼又委屈。大概摔得很疼,Peter Quill走过去时它连躲都不躲了。Peter Quill检查一下,它没有摔伤了骨头。他把它抱起来。Peter Quill的第一反应是——哦!我终于摸到了!小浣熊光滑的毛柔软地贴服在身上,浓密又温暖。手感真实好到不行。但他没有喜形于色,好像趁这小东西落难占它便宜似得。他回到凳子上坐下来,把小浣熊放在自己腿上,用大衣盖上。小浣熊不但没有反抗,而且仿佛十分满意这个新地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安静地在Peter Quill的腿上趴了下来。大衣下Peter Quill身上的温度温暖着小浣熊,小浣熊身上的温度也同样温暖着Peter Quill。他们就这样安静地进入了梦乡,没有什么再来打扰。
    窗外的风依旧凛冽,这栋岗亭在弥漫着风沙的灰色荒原上,像迷雾中一座孤单的灯塔。而窗子里透出的淡淡的光,也不知道是能够指引什么人的方向。


——TBC——

下章的格局和风格大概会小小得变一变。。。

Zeta Little Monster

【L'ÉTOILE ET LE PRINCE 星星与王子】第三章更(星爵&小王子)建立友谊相互驯养

【这章很短,昨晚睡前扒拉出来的,很仓促就发了出来,作为往下的一个小过渡吧】

第一章http://mickeyzaizai.lofter.com/post/3cb07f_8df8bfb

第二章http://mickeyzaizai.lofter.com/post/3cb07f_903d856

Act 3

    是被热烈的恒星光芒唤醒了,还是被小王子漂亮的金色头发, Peter Quill已经不能分辨。他只知道那强烈明艳的光芒穿透的自己的眼皮,在瞳孔里投下了一片暖暖的软红色。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这位小伙伴已经用他纯真的眼睛凝望这他。他知道他们今天还有这紧要的...

【这章很短,昨晚睡前扒拉出来的,很仓促就发了出来,作为往下的一个小过渡吧】

第一章http://mickeyzaizai.lofter.com/post/3cb07f_8df8bfb

第二章http://mickeyzaizai.lofter.com/post/3cb07f_903d856

Act 3

    是被热烈的恒星光芒唤醒了,还是被小王子漂亮的金色头发, Peter Quill已经不能分辨。他只知道那强烈明艳的光芒穿透的自己的眼皮,在瞳孔里投下了一片暖暖的软红色。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这位小伙伴已经用他纯真的眼睛凝望这他。他知道他们今天还有这紧要的任务。他们要在这个看似荒芜的行星上找到一口井,还有一支笔。
    “嗨!”小王子看到他醒来十分开心。
    “嗨,小家伙。” Peter Quill动了动,听到骨节苏醒时的声音。吧嗒吧嗒地响着。
    小王子显然也听到了,“好像麦子拔节的声音。”
    “麦子拔节也会有声音?” Peter Quill问道。他觉得小王子的形容十分有趣又特别。
    “当然。麦子有它自己的声音。它们成长的声音,还有它们被风问候时回应的声音。它们是谦虚的,会在被问候时害羞地低头微笑。”
    “你怎么知道的?你的行星上也有麦子吗?”
    “不,我在别的星球上见过。在一个叫地球的行星上。”小王子回答道。
    “地球……” Peter Quill听到这个词时愣了一下。这唤起了他许多深埋内心的情愫。多半是是因为他好久以来都没有听到别人谈论起这个行星。这颗离他已经非常非常遥远的星球。“你也造访过地球么?在你的旅行里。”
    “是的。并且我觉得,地球是我所去过的星球里给我留下了最深的记忆的地方。因为在那里,我认识了朋友。”小王子笑了起来,但很快,他的笑容暗淡了一些。 Peter Quill看着他脸上的变化,觉得似乎地球留给他的这位小朋友的以及并不全是甜蜜美好的。
    “朋友?你之前再讲其他故事里,都没有提到过这个词。” Peter Quill说道,他好奇起来,小王子在地球上的经历是怎样的。“你想念你的朋友么?地球上的朋友。”
    “想念。我猜他也是想念我。因为我走的时候他在哭。我并没有想弄哭他。我以为我们成为了朋友只给他带来了悲伤。但是他却说,因为我们的友谊,他拥有了麦子。”
    “拥有了麦子?哈哈哈,他是个农夫么?但你并不像富有到能给他卖块麦子田什么的。抱歉,我只是觉得你看起来什么都没有带。”Peter Quill没有摆明了说“钱”这个字,但他打量着小王子,发现他的旅行中只带着他自己,这样轻装简行,并没有多余的东西。
    “他不是一个农夫,他是一只狐狸。我也没有给他买田地。”小王子似乎对Peter Quill的说法十分困惑。
    “那他为什么拥有了麦子?”
    “他说,我有着麦子一样颜色的头发。当我离开之后,每当看到风吹麦浪,他看到麦子的颜色,他就会想起我。”小王子认真地解释道。
    Peter Quill顿了顿,忽然觉得心头暖暖的。“他……”他开口道,“是只幸运的狐狸。”Peter Quill思索着,目光失去了焦距,恒星温暖的光芒就在他的瞳孔里扩散开来,模糊了他眼前的景色。在这片融融的金色里,Peter Quill咧起了嘴巴,“那么我呢。你猜我拥有了什么?”
    “什么?”小王子没有明白Peter Quill的意思。
    “你看。”Peter Quill伸长了手臂,往小王子身后面指去,“你看到那颗恒星了么。它的光芒非常闪耀,萨满了地面。它的热度融化在面颊上,那种温暖的感觉就像是被抱住了一样。”
    “是的。”小王子说道,“每一颗行星都拥有一颗恒星。这颗恒星的和地球的恒星好像啊。”
    Peter Quill看着小王子的背影,看着他那颗毛绒绒的金色小脑袋,“你知道吗,等到我们要分开的时候,我也拥有一些让我难忘的东西——这颗恒星的光芒就像你金色的头发一样。并不是每一颗恒星都是这样闪耀这发亮。但是只要我看到这样的恒星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你了。我们拥有了所有金色恒星的光芒。”
    小王子回过头来,惊讶又震动的看着Peter Quill,“原来狐狸说的一点都不错。友谊真好,它让我们拥有了这么多美好的东西。”
    “但是怎样才能让你想起我时也觉得美好呢?”Peter Quill皱了皱眉头。
    “恒星的光芒。”小王子说道。
    “不,恒星的光芒是你送给我的。我也得送你点什么。”Peter Quill想着,忽然表情一松,他眉飞色舞地“啪”地打了个响亮指响。他想到了一个点子。
    “Ooh-oo child/Things are gonna get easier/Ooh-oo child/Things'll get brighter/Ooh-oo child/Things are gonna get easier/Ooh-oo child/Things'll get brighter/Some day, yeah/We'll get it together and we'll get it all done/Some day/When your head is much lighter/Some day, yeah/We'll walk in the rays of a beautiful sun/Some day/When the world is much brighter......”
    Peter Quill把耳机扣在小王子的金色的小脑袋上,看着他的表情如自己预料一样发生着变化。Peter Quill看着小王子那纯真的笑容在嘴角显露的片刻,他觉得就像是目睹一朵花儿在开放一样美好。
    “我拥有了恒星闪耀的光芒,而你拥有了这些歌声。怎么样?”Peter Quill快活地问道。
    “好极了。这样即使和再候鸟一起旅行,宇宙也不在是空旷而安静的。除了他们鼓点一般的心跳声,我还拥有了这你神奇盒子里传来的音乐声!这样,宇宙也不再是寂寞的了。”
    “对啊……”Peter Quill重复到,“宇宙也不再是寂寞的了。”

————TBC————

至于Peter Quill会怎么帮小王子保存这首歌,以后再说吧,毕竟他现在是没有条件了。

我猜他的旅行包里会放什么:磁带。sony随身听。耳机。一点补充能量的速食点心(等同于士力架那种?但是只剩一点点了)。巨魔玩具(也许他随手装到包里了,要是他离开飞船时孤注一掷,他一定会带走他)。母亲送的但是一直没有打开的礼物(也许放在包的内隔层,真的山穷水尽的时候会打开)。大概这些。

Zeta Little Monster

【L'ÉTOILE ET LE PRINCE 星星与王子】(星爵&小王子)第二章 (两人终于见面了)

【L'ÉTOILE ET LE PRINCE 星星与王子】(星爵&小王子)第二章 (两人终于见面了)

————————————————————————————

这个文的主题:论星爵为什么有了飞船后也没有试图回过地球

————————————————————————————

第一章 :http://mickeyzaizai.lofter.com/post/3cb07f_8df8bfb

【我非常喜欢小王子,我也知道很多人都爱小王子。这篇文处于自己之私,像对自己的一个脑洞有所交代。所以小王子的形象大概(必然)是OOC的。我很抱歉。提前道个歉吧。】...

【L'ÉTOILE ET LE PRINCE 星星与王子】(星爵&小王子)第二章 (两人终于见面了)

————————————————————————————

这个文的主题:论星爵为什么有了飞船后也没有试图回过地球

————————————————————————————

第一章 :http://mickeyzaizai.lofter.com/post/3cb07f_8df8bfb

【我非常喜欢小王子,我也知道很多人都爱小王子。这篇文处于自己之私,像对自己的一个脑洞有所交代。所以小王子的形象大概(必然)是OOC的。我很抱歉。提前道个歉吧。】

【错别字没检查,校对无能检查也跟没检查一样所以干脆不检查了【啥】

Act 2


    就像那句话说的:“当神秘太过震惊,人们往往不敢违抗。”虽然这里所谓的神秘PeterQuill十二岁之后也没少见。

    Peter Quill的面罩遮住了他那定格在了目瞪口呆状的脸。他下意识地往口袋里摸去,试图搞出张纸来。但他的目光一直锁定在面前的小男孩身上。他还看不清小男孩的脸,因为小男孩身后初升的恒星跃出地平线的光芒太过热情地拥抱了他的双眼。指缝、面罩和睫毛的多层过滤好不容易让他适应了一切——直到那光芒不再浓烈。大概被那小男孩吸收,源源不断地流进了他的发间。男孩有八九岁似得,小小的模样颇为惹人怜爱。Peter Quill忽然觉得他跟自己的米兰诺号十分搭调。

    Peter Quill想着的功夫,他就摸到了旅行包里的纸。他好奇,自己竟然真的有纸。他低头看了一眼,试图搞清楚这片东西为什么会在自己的背包里面。那是一张枚红色的纸,上面印着山达某家著名pub的标志,还有一串号码。他努力回忆了一下子,大概是七八天前那晚坐在他对面的姑娘递给他的,但他不确定是哪个颜色的姑娘。

    对于刚在青春期里待到现在的Peter Quill来说,他觉得自己如同半个恋爱大师。之所以说是半个,因为他很容易吸引住姑娘,非常容易。但他对两性相吸火花迸现后续并无过多爱好。所以他从不思考怎么在一个姑娘身上花费心思把关系经营下去。当他已经对自己这样的感情生活慢慢习惯的时候,他才十六岁。在确切点说,距他十七岁生日还有七个星期。即使他对一段稳定确切的关系并无爱好,但这并不妨碍他利用那些甜言蜜语来吸引前赴后继的姑娘们。Peter Quill的确挺迷人的,乍一看的情况下。他把自己像那种礼品店里功能不佳但卖相不错的礼物一样装扮起来,再打个漂亮的包装。鬼知道收礼物的人什么时候才会探究到实用与否,只要外表讨得一时喜那就够了。毕竟礼物的意义就在于那一瞬间带来的惊喜。也就这样。Peter Quill把自己弄得像个地球观念上上个世纪火的不行的孤胆英雄,Indianna Jones或者某些著名侠盗。还别说,兴许是从小英雄电影和以各种视角关注情爱的流行歌曲的陶冶,Peter Quill身上的确有着那么一股兼具柔情和洒脱的风流劲。当然,仅限于他与姑娘相处的一到三十六小时之间。对付大多数姑娘这也就够了。因为他们不会超过三十六小时后还能找到他。很显然枚红色纸条姑娘就没有得到太多,而她把虚无缥缈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张幻想着被爱神亲吻过的纸片上。

    现在这张纸就躺在Peter Quill手心里,颜色在行星金色的光芒洗礼地下有点褪色,折曲的边角被轻微流动的空气掀地一颤一颤的,显得有点单薄。

    Peter Quill低头看了看纸,又看了小男孩。他的内心几乎断片了十几秒,才重新连接上线路。他发现小男孩就这么暴露在外面,没有任何防护装置,也没有氧气罩什么的。小男孩看到他的纸,笑了起来,重复了最初的请求。

    “帮我画只羊好么,先生?”

    Peter Quill再次听到他的声音,软糯糯的,似乎还带着点鼻音。据他之前的经验,这个星球的氧气含量很低,不能长久暴露。这个小男孩是怎么做到不用任何防护的?Peter Quill疑惑着,没有回应。小男孩水汪汪的眼睛里溢满的真诚仿佛有着某种难以解释的说服力。Peter Quill的手搭在面罩上,轻轻一扣,面罩立刻解体,收拢到耳后。面容自如地融进空气中,一股新鲜却丰裕的氧气扑鼻而来——有着淡淡的金属混合着苔藓的味道,并不烦人。之前吹得人心烦的风终于停下来了。这种风和日丽的舒适对于Peter Quill来说仿佛老友重逢一样亲切。

    眼前这个小孩子,搞不好是个福将。

    “好的!”Peter Quill一口答应下来,又去翻包,左翻右翻发现,自己并没有一支笔。他只好无奈地朝旁边期待着的小孩摊摊手,“哦,抱歉,我忘了,我没有笔。”刚说了这么两句话,他感觉器官中涌动的气流对越发干燥的喉咙产生了冲击,PeterQuill掩着嘴巴咳嗽了一下,向小男孩摆摆手,“抱歉。”

    “你需要喝点水。”小男孩提议道。

    “可是我没有水了。你有么?”PeterQuill平息了声音,问道。

    小男孩摇了摇头,“我也没有。我才来到这里不久。我本来是要回家的……”他凝望的眼神变得有点严肃起来,他似乎在思考,然后决定下来,“我们一起去找一口井吧。”

    PeterQuill看着小男孩认真的脸,心里非常纯洁地涌起一股带着净化感的信任。这感觉很奇妙,令他想起了他小时候的邻居老Jim有一天忽然跟别人说他在睡梦中听到天使的歌声时那种如痴如醉十分沉迷的表情。如果有个镜子,PeterQuill觉得自己能看到一张类似的脸。他下意识地觉得这个小孩子不会骗他。而神奇的正是这种信任毫无逻辑。如果这时候他的分身从另一个角度看着他,一定会说一句“你疯了吗!二货!这是在做梦呢吧!”但PeterQuill还是用手支撑着地面,站了起来。他觉得身体似乎的确轻盈了不少。疲惫也许在他刚刚漂浮的梦境里飞走了。他又有了力气。“浑身是劲儿!”他拍拍屁股上的灰,跟小男孩说,“好的。你陪我去找水,我给你找笔花羊!”

    

    PeterQuill看着小王子,内心试着跟自己描述他。但这却是件出奇困难的事,仿佛对方只生活在一个寥寥几笔的世界里。他眼看着小王子就在面前,却无法把他形容的具体。他散发着来自恒星的颜色的头发,他透着纯真的孤独的眼睛,他小小下巴的柔软的弧线。这些就在眼前,但从他身上一移开眼睛后又会觉得不确定。

似乎他属于一种童话的映像,像是那种折叠立体故事书,同样是用来讲故事,却真实生动的多。一翻开内容便生动地弹出来,合上时一切也就都被吞咽回书页间,仿佛没存在过一样。

    那么是小王子走进了自己的世界,还是自己溜进了小王子的童话呢?

    PeterQuill没有再想下去,好像在想下去自己的轮廓也要圆滑,线条也要简化,融进某断出其不意但自己也并没有多少防备和意向的童话里。

    

    “对了。”PeterQuill忽然想起来了什么。

    “什么?”

    “我还没有问过你,你刚刚说你要回家?你的家就在这里?在附近吗?”

    “不,我家不在这里。我是要回家去的。我想在这里等迁徙的候鸟带我回去,他们会路过我家。”小王子认真的说。

    “候鸟?等等,小王子,我想你弄错了。这里,宇宙里,星球与星球之间,没有候鸟这种东西!你是想说飞船吧?巨大蠢笨但是也能飞的或者小巧灵敏超级赞的,比如我的米兰诺号。你真该见识一下我的飞船。”

    “不是,是候鸟!不是飞船!”小王子打断他,“他们的脚上绑着绳子,许多只候鸟一起,他们在迁徙,于是我抓住了绳子,被他们带往其他行星。”小王子解释道。

    “真的……候鸟?你是说……”PeterQuill比划着,“长这样的翅膀,一拍一打地飞着,嘎嘎地乱叫,到处乱抛鸟屎的那种?不是金属外壳的,喷着酷炫的漆,靠发动机和曲线跃迁行进的那种?”

    “是的。长着漂亮的暖黄色羽毛,叫声像唱歌一样,又暖和和的身子和散发热量的跳跃的心脏。他们的心跳声像是击打小鼓一般十分有力,咚咚直响。宇宙里有时候很安静,只有他们奇妙的心跳声,再没有其他声音作伴。连叹一口气的声音都像是被放大了许多倍,会在没有注意的时候吓了自己一跳。他们也很安静,并不多鸣叫。我有点想念他们。上次见到是很久以前的事,是我到达我上一个目的地之前。那真的是好久了。”小王子兀自说着,仿佛已经不仅仅是对PeterQuill的回答,而是陷进了某种柔软的缅怀里去。

    PeterQuill本该以为这小孩子真是扯淡,但他描述着那些候鸟的时候,PeterQuill仿佛被他稚嫩的却有些忧伤的声音带回了记忆里那一片缥缈着浅浅烟雾般屏障的回忆之中。

    候鸟,候鸟。他当然记得这种小东西。他们一群一群地从天上飞过。也只有成群结队时,PeterQuill才能确定那时候鸟的迁徙,而不是谁家养的野鸢在乱飞。他们很整齐,有着团体,通常是在花与叶子开始落下的季节,排着队从PeterQuill乡下外公家房子前问候而过。PeterQuill站在田野里,拔着那些青黄不接的杂草,虽然外公说他完全可以不用废这个力,因为它们马上回全部变黄,枯萎凋零。PeterQuill抓着一把草,抬起头来。那些候鸟从他头上的天空一飞而过,头也不回地向远方执着而去。PeterQuill试着问过母亲,这些鸟儿在逃什么?母亲告诉他,他们在逃离冬天的严寒。寒冷随着冬天而来,无法抗拒。这些鸟儿还不够坚强,不能抵抗那时铺天盖地的寒冷,他们会被冻死,他们的心脏会被冻碎。所以他们要去一个寒冷无法追到的地方,在那里静待时间的流逝,冬季从这片土地离开时。等到他们可以重新面对这个地方。

    “那,他们会回来?”年幼的PeterQuill问道。

    “是的。”母亲的手心抚过PeterQuill圆圆的笑脸,她的眼睛里溢满能驱散寒冬的温暖,“他们会回来。”

    “他们会回来……”PeterQuill恍着神,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是的,先生,他们会回来。”小王子同意道。

    PeterQuill听到了他的声音,回神过来,“哦……嘿,我以为之后在我家……家乡才有候鸟。我没有想到宇宙里也有。”

    “有的,等他们来了,你就能看到了。我也能回家了。”小王子笑着说。

    PeterQuill看着这个小男孩,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些明明逻辑可笑的天方夜谭放在他身上,仿佛比人要长两只眼睛而不是四只还要合理。PeterQuill也笑起来,他想起,还不知道小王子家到底在哪里。

    “我住在一个叫B612的小行星上,那个小行星非常小,比我大不了多少。我有两座火山,像椅子一样大。一座活火山,一座死火山。对了,我还有一朵玫瑰……”

    一路上,PeterQuill兴致勃勃地听着小王子讲他的遭遇。

    “我遇到了好多我不明白的人。”小王子的声音里带着困惑,“在一颗星球上,我遇到了一个醉酒的人。他满身酒气,已经醉的两眼昏花。但他仍然不停地喝酒,不肯停下来。我还以为他非常喜欢酒,但我想就这样猜测臆断并不好,于是我就问他:‘你为什么要喝酒?’他没有听见我的话。也许他在酒里沉浸太深,喝的太醉了,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于是我想,我应该靠近一点,再大一点声。我又靠近他的桌子一点,问他:‘请问你为什么要喝酒?’这次他听见我了,他低头看了看我,有点惊讶。但他的表情很奇怪,也许因为他喝了太多酒,所以他的表情不太受他自己的摆布了。他想了想,告诉我说:‘因为我想忘却’。我觉得他有点可怜,不知道我能做点什么来帮助他,我又问‘忘却什么呢?’‘我的羞耻。’他回答道。我觉得想要帮助他,于是我又问道;‘你羞耻什么呢?’他回答我:‘羞愧我喝酒。’我离开了他的行星。这太奇怪了,我一直也没有懂。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PeterQuill听小王子讲着,心里描绘着他这奇遇的情景,真是滑稽可笑。用喝酒来忘记自己喝酒的羞耻。PeterQuill像听了一个大笑话一样哈哈哈地笑起来。他们已经走了很久,他仍然无法停下想着那个酒鬼。酒鬼的逻辑的确有趣。是呀,到底为什么呢?他看看天上阴沉猥琐的托马斯小火车脸,一边思索着,直到这思绪的线条钩动了脑海深处某根弦。突如其来“叮”地一声,PeterQuill自己也被吓了一跳。他脸上原本翻滚着的笑意顿时僵住了,他怔了半天,揉了揉脸,才让这僵硬消下去。

    他们坐卧在一个窝风的地方。不想再去想了,PeterQuill转头去看小王子。这小家伙靠在PeterQuill旁边已经累了,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疲惫地阖上,脸上带着浅淡的倦意,小脑袋斜斜地歪向一边。PeterQuill看着他这样子,忍不住把他的脑袋拨回来,放在自己的肩头。PeterQuill有些累,但并不太困。他远眺着地平线,那里不知接收了哪个星球的反光,似是带着一道淡淡的金边。四周没有风,甚至没有明显的气流。一场的安静,是PeterQuill几乎没有见过的安静。即使身处宇宙深处,他也没见过这样的寂静。小王子说的和候鸟旅行时的寂静是不是就是这样?他看着地平线的金边,觉得也许下一刻那里就会飞出来一群候鸟,像小王子讲到的,有着暖黄色的羽毛,温暖的身体,鼓点一样咚咚有力的心跳声……

    忽然,耳边似乎真的想起了那样的声音——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有力。PeterQuill一阵悸动。他没有叫醒小王子,但目光盯紧了地平线,他忽然觉得那道弧线也许是这颗星球的微笑。他期待着微笑里升起一群回归的小生灵。

    他等了许久,但是他们并没有出现,只有那声音依旧清晰。PeterQuill深深地吸了口气,又吐出去,他听到了鼓点的波动——噢,原来这鼓点不是来自于远方,而是来自于他自己。他伸手,摸了摸左边的胸口,那里的跳动触手可及。

    原来自己的心跳也是这样铿锵有力。

 

—TBC—

另外:酒鬼这一段不是随便找一段凑数的。不是凑数的。以后会说明:)


图什么也不代表,只是想带图而带图:)

Zeta Little Monster

【L'ÉTOILE ET LE PRINCE星星与王子】(星爵&小王子)第一章

把这两个人拉到了一起我也是尽力了

然而会有人看吗?

【写在前面:主要是电影向,加上个人一些思想浅薄的意淫。我觉得,他们都是孤独的人。不不我不是开玩笑,我真的觉得PeterQuill曾经是个孤独的人。(大概写完后在FreeTalk里谈谈捯饬这一篇的感想)】


这是我YY出来的一个少年PeterQuill,还在青春期的PeterQuill,他和后来的他多少有些不是完全相像。


【L'ÉTOILE ET LE PRINCE星星与王子】(星爵&小王子)


Act 1

    Peter Quill降落在这个叫做Indianna·...

把这两个人拉到了一起我也是尽力了

然而会有人看吗?

【写在前面:主要是电影向,加上个人一些思想浅薄的意淫。我觉得,他们都是孤独的人。不不我不是开玩笑,我真的觉得PeterQuill曾经是个孤独的人。(大概写完后在FreeTalk里谈谈捯饬这一篇的感想)】


这是我YY出来的一个少年PeterQuill,还在青春期的PeterQuill,他和后来的他多少有些不是完全相像。


【L'ÉTOILE ET LE PRINCE星星与王子】(星爵&小王子)


Act 1

    Peter Quill降落在这个叫做Indianna·A233的卫星五天以后,他产生了一个十分大胆也非常可怕的想法——自己搞不好会死在这里。

    这个假设有一个前提——“搞不好”。如果这个条件没有被达到,他就会大难不死,拍拍屁股说句“福大命大”,就像是他最开始被掳到太空里面对着一大飞船五颜六色的外星人,却没有片刻的功夫对他们的长相做出任何评论,因为在他对这冲击来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时就听着那帮怪物当着自己的面讨论着他们刚从地球上搞到的奇异香料,孜然啊,酸醋沙司啊,芥末和黑胡椒什么的,并且盘算着把这些东西用在自己身上。Peter Quill当时只想自己如果逃过这一劫以后再也不要当个好孩子了。好孩子是好人的雏苗,而好人总没有好报。

    但Peter Quill的确从怪物外星人的嘴下活了下来(不然现在他也不会出现在这么一个破星球上)打那之后,Peter Quill就加入了这帮奇怪的外星人中,并且成了团伙内得了干将。他们做的事,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总结起来就是——抢劫,逮谁抢谁,谁都敢抢。按理来说道德法纪对于他们这帮法外之徒来说还没有一个婴儿放的屁威力大,但是在这个婴儿没有拉肚子的情况下。不过Peter Quill还是给自己定了点规矩,老弱病残他从来不抢。上次他需要从一个躺在山达医院里的137岁病危老头那抢走一块价值连城的祖传痒痒挠(然而这个老头并不知道他这东西的材质是一种稀有矿石,并且很少有人认得出这种旷世,这也是为什么它能够被保留这么多年),老头和痒痒挠形影不离,大概是他那早逝的老婆留给他的遗物。Peter Quill没好意思明着来,在医院蹲点了三天,等到老头断了气才下手。索性过程非常顺利,老人子女没人在乎一个黑了吧唧并且满是老人臭的破玩意。

    Peter Quill这点多半是来自他地球教育的遗留影响,毕竟Ravager团队里可不会专门每周抽出几个小时开一门职业道德课。深埋心底的那些——出来地球那屁大点地方后根本没有什么用的——道德还是在他对特定人群伸手时像强力瘙痒器一样在他心底搔来搔去地难受。Peter Quill挺得意自己这点修养的,好像他的抢劫偷盗就变得比一般人儒雅多了,但Yondu为此没少骂他——“Quill!收起你多余的……你们管那玩意叫啥……同情心!你该想的是我们!我们这个团体!Ravager!(Yondu通常一边说着一边死命拍着他的胸口)我们!你知道!你第一次来到飞船上时,所有人都想吃掉你!他们从没有尝过地球人的滋味……”BLABLABLA,这些话Peter Quill隔三差五就要听上一遍,要不是怕Yondu大腿边那比养了十年的牧羊犬都听话还的箭,Peter Quill一定想个办法给Yondu的夜宵里下点刚CetiAlpha5行星特产的那种能够控制心智的虫子做的汤剂*,让他在说起这段话时就撞墙或者跳起弗朗明哥舞。

    除了磨叽和小心眼,说实在的,Yondu对Peter Quill还是很好的。他甚至在Peter Quill十四岁生日就送他一艘自己的飞船。当然一定程度也是为了让他出去抢的更方便点。Peter Quill自然是非常高兴,行动自主性提高了不说,他也终于离开了那些对他虎视眈眈的家伙们。那帮家伙真是让他头疼,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入伙两年后,那时他和其他一些没有飞船的年轻家伙睡在一起。他半夜起床撒尿时不时就得先把被含在旁边蓝紫色脑袋Mashtah——脸有马桶大的家伙的嘴里的胳膊抽出来,再把上面的口水用对方的睡衣擦个半干。这日子他可过够了。于是第一次得到船时,他开心的蹿起来,简直想给Yondu一个吻。

    有了自己的飞船以后,宇宙一下子变得更大了。到处是他没去过的地方,不一样的星云,各样的行星。当他处在陌生又奇妙的环境里时,那些接踵而来的奇观让他忙着惊叹而暂时忘了他的孤独,因此一个人也不太寂寞。Peter Quill自予冒险家称号,他喜欢给他发现的行星取名字。比如这一个,Indianna·A233,名字来自大名鼎鼎的IndiannaJones。是他发现的卫星。环绕着一颗灰蓝色行星。Indianna·A233是可颜色奇怪的行星,它在绕着主行星运行时,不同的方向会有不同的颜色。Peter Quill第一次发现卫星,自作主张地并不管这颗卫星有没有名字,他决定给它取个名字。当他恰巧看到在卫星身边一掠而过的彗星时,他的脑海里瞬间涌现了Indianna Jones挥舞着的鞭子。于是他觉得给这个行星取个英雄的名字。

    他开着飞船扎进卫星的大气层时——没错,这里竟然有大气层,真够令人惊讶的——他升起了防护罩,就像他一直做得那样。下一秒,飞船的防护罩收到了一股非常奇怪的力量的打击。这股力量来自一个十分诡异的能量场,在这股作用下,防护罩竟然变得脆弱了起来。在他勉强穿过大气层时,防护罩被磨没了一般。然后飞船开始失灵,像只丢出去却没有及时被狗在半空中叼住的飞盘,哐啷一声狼狈的砸到了地上。

    引擎就这样报废了。

    现在,是惨剧发生的第二天。Peter Quill试图用任何他能用到的方法修复引擎和联络Ravagers总飞船。然后并没有任何用处。他的引擎不知道怎么想的,任是Peter Quill如何折腾,就是熄火罢工不干了。而拜那个奇怪的大气层里神秘的能量场所赐,他完全收不到任何信号,他的消息也别想发出去。所以总的说来——Peter Quill被困在这里了。

    “拜托!拜托!思考!Peter Quill!StarLord!”他念起自己的绰号。他喜欢这个绰号。行走宇宙抢劫掠货你总得有个绰号,这样听起来更加响亮,也会让人更加害怕。但是他喜欢这个名字多半还是因为母亲在他小的时候一直这么叫他。Peter Quill的母亲有一双漂亮的棕绿色眸子,她看着Peter Quill的眼神中总带着除了宠爱外的另一层意味。Peter Quill知道母亲从自己的身上看到了父亲的影子,这大概是因为自己长得和那个从未谋面的父亲太像了吧。母亲喜欢握着他的手,轻轻地说:“我的小StarLord。你就和你爸爸一样。你爸爸,他是个天使……”

    年纪小的Peter Quill并不明白什么是爱情,但是他知道那是种很糟糕的东西。即使父亲从Peter Quill一出生就不在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对他们母子多年来不闻不问,从来没有在他生日时对他说上一声生日快乐,哪怕这句话是写在不到十克重的涂漆糟糕的贺卡上。但是母亲依旧爱着父亲,她坚定地认为他是她生命里发生过最美好的事,而Peter Quill就是他送给她最好的礼物。她总是说,他是个天使。他是个天使。如同电影里的那种嗑药上瘾了一样难以自拔的人。Peter Quill学习了“执迷不悟”这个词时,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了母亲看着自己,但看得又不是自己的那种眼神。只是他一直没有舍得把这个词真的用在母亲身上。因为这个词的后果总是一些悲伤的结局。

    但他仍然喜欢听母亲叫自己StarLord。即使这个词也是来自于父亲。但他习惯了。他习惯了这个影子一直纠缠在他和母亲的生活里。并且这也不是完全不好的,毕竟母亲是那么快乐。每次母亲轻轻叫起这个小绰号,母亲眼中的爱与鼓励总是像一桶刚提出井口的清水一样,满地要溢了出来。于是后来,每当他遇到了什么困难,他就叫自己StarLord。当然不是母亲的那种语气,母亲的语气和声音是他无法复制的。但是他念着这个绰号,就会想起母亲的眼神,就会想起母亲的鼓励,这给予着他无限的动力和能量。“哦,这个名字”,Peter Quill想着,“这个名字叫就是自己的发动机。”于是在这个场合,他对自己说:“StarLord,你可以!你每次都可以,这次当然也行。想想,她会为你骄傲的!”然后接着埋头修起引擎和防护罩,并试图联络外界。

    于是三天又过去了。Peter Quill的食物储备够他在这里生活上一段时间这是不假,但是的备用的水源已经没有了。人在没有水的情况下活不过一个礼拜。还不是活蹦乱跳的一个礼拜,Peter Quill觉得自己不出三天就会跟夏天的蚯蚓一样贴在地上苟延残喘。他皱着眉头,伤心的摸摸自己的肚子。这是最后一点水源了。

    待在这里死掉,或者离开飞船去拼拼运气。他当然还是决定选后者。他打开舱门,一股风窜了进来。带着点异样的气味,像是金属和苔藓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清新中有点涩涩的感觉。他不是第一次闻到这气味,因为他并不是第一次打开舱门出去。上一次他试图搞清楚周围的情况。他带着坐标仪,以飞船为中心分两次向不同方位做了为期半天的测探。面罩帮他滤掉了风卷着什么细小颗粒打在面罩上的哗啦声,但他仍然可以感觉出来空气里的粗糙。他跳出飞船,再次站在这个星球的表面时,这种感觉一点都没有变。从脚下飞船的阴影像远处绵延而去,略略起伏延伸到远方视线尽头,灰褐色的裸岩,上面附着着细小的沙石。被风卷起来,又落下去。

    有那么一丁点的绝望已经从下端一点点沾染了他的心。他觉得这片干枯的颜色带着一种冷漠的隔绝。他自己都怀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好的。毕竟死在温暖的飞船里总比死在外面这穷山恶水强得多。可如果死掉就是唯一的结果,死在哪里又有什么区别呢?绝望中他又开始找理由来劝慰自己,他就是这样的人,未知的情况会往坏了想一点,而一旦真的情况糟糕起来又会积极地努力鼓舞自己找找什么办法。毕竟尝试一下或许就真的有办法了呢。于是他跺跺脚,甩掉鞋面的沙子,往前走。

    他选择了以前没有选择过的方向,带上了他的老伙计——Sony随身听和那盘Awesome Mix Vol.1.是隔着面罩他并没有办法带上耳机,不过这样没关系,每一首歌他早就烂熟于心。Moonage Daydream,1970,David Bowie,他不需要听,自己哼了起来。哼地兴起还吹起了口哨。他这样从白天走到了午夜,走出的距离远远要超过上一次。他不太清楚这时间具体有多久,就像他也不太清楚这个星球的半径和他所环绕着的行星的体积一样。但现在,天色的确是暗沉的。Indianna·A233的大气层能够折射它所属行星环绕的恒星的光芒。此时,他所在的半球已经背对着恒星了,头上的行星却渐渐的露了出来。这颗行星,说起来Peter Quill就觉得不太爽。从他这个角度看来,恒星巨大无比,从天的那一边缓缓地升起。当它升到三分之二的时候,他发现,那家伙上面的纹路看起来竟然像一个巨大的托马斯小火车。这并没有让他觉得多么可爱。这样一张深灰色带着阴沉诡异笑容地巨大托马斯小火车的脑袋从地平线上慢慢升起来,然后无时无刻不再看着你,让你无处可逃。这感觉说多猥琐有多猥琐,他每次抬头,心里都不住地颤抖一下,然后暗暗地起一身鸡皮疙瘩。

    “好极了!”Peter Quill愤愤地骂着,顺便抬头对着那个大家伙竖了竖大拇指,“你毁了我一段美好的回忆!幸好我没有带你这不列颠土特产玩具上太空,不然我现在肯定想把它从我的飞船里扔出去。”

    托马斯大鬼脸继续在奸诈猥琐地在天上笑着,Peter Quill一路走着。渐渐在体内淤积的疲劳感让他期望着休息一下,于是他这么做了,而后他就发现这是个坏主意,因为当他坐下之后,他就不再想站起来了。那些在他未曾察觉是便积累了一身的疲惫,在他放松后才像是入夜后的幽灵,从不知名地角落涌出来,越来越多。他想被人按着肩膀按在地上,根本站不起来。太累了,他想。还是休息一下吧。他不想吃东西,好在他也并不觉得饿,他把自己累赘的身体挪到不远处一块凸出裸岩的下面。决定在那个窝风的地方打个小盹。他刚这么一想,便立刻睡过去了。迷迷糊糊地,不算睡得实,但也没什么梦。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一个空间内飘飘荡荡。直到他似乎听到了一个什么声音——好像是谁在叫他。那声音像是来自一个小孩子,音色软软的,就像自己没有变声前那样。他在说什么?好像是——

    “先生?先生?您能给我画只羊吗?”


——TBC——

*此梗其实是来自星际迷航2可汗之怒里可汗给契科夫弄的那个虫子。但是因为直接用到身上会死人,Peter当然也不会干这样的事情啦,所以改成作汤剂了。


脑洞最初来自于这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心疼。

然而写完一章小王子才刚出场【。

虽然没啥信心但是如果真的有人看的话……那么我尽量不坑……

W.M.

[Movie]The Little Prince/小王子

《小 王子》是一部2015年上映的跨國製作動畫電影,改編自法國作家安東尼·德·聖-埃克蘇佩里的同名暢銷小說。小說出版後,多次改編成動畫及電影,例如 1974年由英美合製的電影《小王子》、1978年由日本製作的電視動畫《小王子歷險記》、2010~2013年的法國同名電視動畫等。維基百科
導演: 馬克·奧斯伯恩
片長: 1 小時 50 分鐘
選角指導: 莎拉.芬恩
電影配樂作曲者: 漢斯·季默, 理查德·哈維


想想還是決定先寫下來,但我應該還是會把原著翻出來看(我非常確定我把內...

《小 王子》是一部2015年上映的跨國製作動畫電影,改編自法國作家安東尼·德·聖-埃克蘇佩里的同名暢銷小說。小說出版後,多次改編成動畫及電影,例如 1974年由英美合製的電影《小王子》、1978年由日本製作的電視動畫《小王子歷險記》、2010~2013年的法國同名電視動畫等。維基百科
導演: 馬克·奧斯伯恩
片長: 1 小時 50 分鐘
選角指導: 莎拉.芬恩
電影配樂作曲者: 漢斯·季默, 理查德·哈維


想想還是決定先寫下來,但我應該還是會把原著翻出來看(我非常確定我把內容忘光光了),之後或許會有不同的想法吧。所以,還是先寫一下根本不記得原著的感想。

照慣例,先說結論。我想,這是個述說死亡,和離別的故事。
在這個核心下,我甚至有點覺得小王子原作的部份一定程度(只)是被當成素材使用的吧。

小女孩和飛行員的相遇,對應了小王子和飛行員的相遇。
涉及原著的部份,也更多在處理「相遇」、「相處」的感情,那是好奇的、有新鮮感同時也必定會有探究和懷疑的東西,這些也同樣出現在小女孩和飛行員的相處之中,他們的友誼從一次脫軌開始,基本上就表示了這就是小女孩就此開始離開她原來(被規畫)的人生計畫,走上她冒險性的、充滿不確定但想要追求不被限定的未來。


我會覺得,這部片在討論……其實也沒有討論,其實在看這部片時的觀影感受是更親密、更私人的、單向性的述說,我會感覺導演透過這部片在述說,在透露他對死亡/別離的準備。那會讓我有種在看一個父親、一個祖父、一個長輩,在小聲告訴自己的孩子、自己的朋友,我在這裡的生命或許會結束,我的身體會死去,但我永遠會在星星上對你微笑。

小女孩的所有反應都是被留下的人的反應,她開始接受一個朋友出現在生命裡,她原本單色調的人生開始增加了色彩,那是成長中的必然,死亡和別離,同樣也是生命的必然,但那太快、太讓她措受不及(但又有誰真的能夠做好準備呢?)。
所以她感覺憤怒覺得受到欺騙,「我需要你在身邊,可是你要丟下我。你怎麼能一邊跟我說只要用心就可以看見一邊離我而去?你怎麼保證你走了之後我真的可以感覺到你?」
沒有人能夠保證。

我其實很喜歡後面小女孩的冒險。
她去找小王子,而她真的找到他時,他長大了、他遺忘了,就如同之前她曾有過的猜測,但這次她把小王子帶回來,帶回去找他的玫瑰。玫瑰已經不在,但他們在每一次日出裡再一次看到了存於記憶中的、小王子對玫瑰的愛,和玫瑰留在他心裡的美麗。

其實這裡多多少少讓我有點出戲(對不起齁我是個不浪漫的現實的大人),我一直想著的其實是所以這要怎麼收場?所以她走到那麼遠、那麼遠,她要怎麼把她看見的東西帶回來給她的朋友?這是場夢嗎?

我得承認我在這一段的無法代入成就了結局給我的震撼和感動。
她去見她的朋友,她完成了那個繪本、那個故事,那不是要給誰(飛行員或任何人)一個美好的理想的結局,不是,這個故事從來就只屬於他和她,她是在告訴她的朋友她記得他們共有的一切,她把他和這一切記在心裡,她準備好了面對他的離去,他馴養了她而她是他的玫瑰他的狐狸他的小行星。

這部電影就是一個漫長的告別。
最終飛行員畢竟還是離開了她,但她可以看見、可以聽見,透過星星、透過記憶,透過心,而她的朋友永遠會在星星上對她微笑。

仔細想想,我好像比我本來以為的更喜歡這部片啊(笑)
細節很美麗,我其實喜歡所有人和人之間接觸的鏡頭,小王子拉住飛行員的手/小女孩牽住飛行員的手/小女孩拉住母親的手,每一個碰觸和放開,以及小王子靠在飛行員身邊而他低頭看著他蒼白的額頭;小王子抱住狐狸而狐狸告訴他你馴養了我正如同小女孩抱住飛行員告訴他你馴養了我。
那是一個又一個美麗的情感被傳遞的瞬間。
悲傷而幸福。
然後我應該會一、重看被我忘光光的原著;二、趁下檔前趕快去看法文版!




千山日月

是生命中的那个人啊 ——读英文版《小王子》有感 (去看了小王子的动画电影,想到一年前写的这个读后感)

  《小王子》似乎是每个人都耳熟能详的故事,究竟为什么它能被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喜爱着,人云亦云,只有自己看了才能明白。《小王子》给我带来的是感动,以及像所有传世经典那样,共同具有的悲剧色彩。作者圣埃克絮佩里在献辞中说:这本书是献给长成了大人的从前那个孩子。人必然会长大,这就是一种悲剧。

  孤独,更是一种悲剧。

  当小王子独自快乐而知足地生活在自己的星球上时,我看到了他的孤独。之后,小王子在星际旅行的路途中,即使穿越了一个又一个星球,见到了形形色色的“大人”,在被“大人”们“愚蠢”的行为逗笑的同时,我感受到的仍是孤独。浩瀚宇宙,...

  《小王子》似乎是每个人都耳熟能详的故事,究竟为什么它能被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喜爱着,人云亦云,只有自己看了才能明白。《小王子》给我带来的是感动,以及像所有传世经典那样,共同具有的悲剧色彩。作者圣埃克絮佩里在献辞中说:这本书是献给长成了大人的从前那个孩子。人必然会长大,这就是一种悲剧。

  孤独,更是一种悲剧。

  当小王子独自快乐而知足地生活在自己的星球上时,我看到了他的孤独。之后,小王子在星际旅行的路途中,即使穿越了一个又一个星球,见到了形形色色的“大人”,在被“大人”们“愚蠢”的行为逗笑的同时,我感受到的仍是孤独。浩瀚宇宙,有没有那么一颗星,它的轨迹,它的光辉,或许能够和我的一样?

  人是孤独的,若生命中曾出现过这么一个人,和我们拥有相似的孤独,我们便不再孤独。两颗孤独的心仿佛从相反方向飞速袭来的两颗流星,在各自的宇宙中独自闪耀着,交叉触碰的一刹那,擦出明亮的火花,交相辉映,用光明照亮彼此。然后,依旧踽踽独行。即使仍旧不能免于孤独,即使到头来仍是孑然一身,也绝不后悔,生命中出现过一个人,曾经和我们如此的相似。

  当小王子看到满园的玫瑰花时,终于明白自己的那颗玫瑰不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心底一下子涌上了许多的失望、沮丧。

  原文如此写道——

  It was then that the fox appeared. 

  就在这时,狐狸出现了。

  “Goodmorning,” said the fox. 

  “早上好。”狐狸说。

  “Good morning,” the little prince responded politely although when he turned around he saw nothing. 

  “早上好。”小王子礼貌地回答,虽然他转过身来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I am right here,” the voice said under the apple tree. 

  “我就在这。”声音从苹果树下传来。

  “Who are you?” asked the little prince and added, “You are very pretty to look at.”

  “你是谁?”小王子问道,“你真好看。”

  “I am a fox,” said the fox.

  狐狸说:“我是一只狐狸。”

  “Come and play with me,” proposed the little prince. "I am so unhappy."

  “过来和我一起玩吧。”小王子提出要求,“我不开心。”

  “I cannot play with you,” the fox said. "I am not tamed."

  “我不能和你玩。”狐狸说,“我没有被驯养。”

  “Ah! Please excuse me,” said the little prince. But after some thought, he added: “What does that mean-- 'tame'?”

  “哦!请原谅我。”小王子说。经过一番思考他又问道:“不过,‘驯养’是什么意思?”

  “You do not live here,” said the fox. "What is it that you are looking for?"

  “原来你不住在这。”狐狸说。“你在找什么?”

  “I am looking for men,” said the little prince. "What does that mean-- 'tame'?"

  “我在找人类。”小王子说。“不过,‘驯养’是什么意思?”

  “Men,”said the fox. " They have guns and they hunt. It is very disturbing. They also raise chickens. These are their only interests. Are youlooking for chickens?"

  “人类。”狐狸说道,“他们用枪打猎。这很讨厌!他们还养鸡,作为他们唯一的爱好。你是在找鸡么?”

  “No,”said the little prince. "I am looking for friends. What does that mean-- 'tame'?"

  “不。”小王子说,“我在找朋友。不过,‘驯养’是什么意思?”

  “It is an act too often neglected,” said the fox. “It means to establish ties.”

  “这是常被忽视的事情。”狐狸说,“驯养意味着建立羁绊。”

  接着,狐狸给小王子解释什么是羁绊。

  "To me,you are still nothing more than a little boy who is just like a hundred thousand other little boys. And I have no need of you. And you on your part have no need of me. To you, I am nothing more than a fox like a hundred thousand other foxes. But if you tame me, then we shall need each other. To me, you will be unique in all the world. To you, I shall be unique in all the world..."

  “对我来说,你和成百上千的其他男孩一样,只是个男孩。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来说,我也和其他成百上千的狐狸一样,只是一只狐狸。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那么我们变得彼此需要。对我来说,你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对你来说,我也是独一无二的。”

  这只狐狸接着说——

  “My life is very monotonous,” the fox said. "I hunt chickens; men hunt me. Allthe chickens are just alike and all the men are just alike. And in consequence I am a little bored. But if you tame me, it will be as if the sun came to shine on my life. I shall know the sound of a step that will be different from allthe others. Other steps send me hurrying back underneath the ground. Yours will call me like music out of my burrow. And then look: you see the grain-fieldsdown yonder? I do not eat bread. Wheat is of no use to me. The wheat fieldshave nothing to say to me. And that is sad. But you have hair that is thecolour of gold. Think how wonderful that will be when you have tamed me! The grain which is also golden will bring me back the thought of you. And I shall love to listen to the wind in the wheat..."

  “我的生活是单调的。”狐狸接着说,“我捕鸡,猎人捕我。所有的鸡都一样。所有的人也都一样。所以我有点无聊。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就好像生活充满了阳光。我会分辨你与其他人不同的脚步声。其他人的脚步声只能把我吓跑,让我藏到地下。你的脚步声却是使我远离地洞的乐声。你看到那边的麦田没有?我不吃面包。所以小麦对我没什么用处。麦田也不会对我讲什么话。这叫我有点伤心。但是你有着金黄色的头发。想想如果你驯养了我,那将是多么美好的事啊!每当我看到金黄色的麦田时,就会想起你。那么我也会喜欢听风吹麦田的声音了。”

  最终小王子被狐狸打动。

  “What must I do to tame you?” asked the little prince.

  “我要怎么做才能驯养你呢?”小王子问道。

  “You must be very patient,” replied the fox. “First you will sit down at a little distance from me-- like that-- in the grass. I shall look atyou out of the corner of my eye and you will say nothing. Words are the source of misunderstandings. But you will sit a little closer to me everyday..."

  “首先你要非常有耐心。”狐狸回答道,“一开始你要与我保持一段距离——就像这样——坐在草地上。我会从眼角偷看你,而你什么都不说。因为话语是误解的源泉。之后你每天都会离我更近一些……”

  这似乎是我听过最美的情话了。

  The next day the little prince came back. “It would have been better to come backat the same hour,” said the fox. "If, for example, you come at fouro'clock in the afternoon, then at three o'clock I shall begin to be happy. Ishall feel happier and happier as the hour advances. At four o'clock I shall already be worrying and jumping about. I shall show you how happy I am! But ifyou come at just any time, I shall never know at what hour my heart is to beready to greet you..."

  第二天小王子又来了,狐狸接着说:“你最好每天都在同一时间来。比如,你每天都会在下午四点钟前来,那么在三点的时候,我就会开始高兴了。随着见面时间的临近,我将越来越开心。四点的时候,我肯定要焦急地跳起来了。你会看到我有多么的兴奋!但若是你每天随意前来,我就不知道我的心该在哪一时刻做好迎接你的准备了。”

  就这样,两颗同样孤独的灵魂,相遇,成为朋友,分享着同一份孤独。

  在这个故事中,狐狸不仅扮演着朋友的角色,它是兄长,也是老师。正是因为狐狸的一番话,让小王子能够明白自己的玫瑰花是独一无二的,即使她和其他成百上千的玫瑰花长得一模一样。

  即便是分别,狐狸也教会了小王子应有的人生态度,帮助他在今后的旅程中平安地走下去。

  当离别的时刻到来。

  “Ah,”said the fox. “I shall cry.”

  “啊!”狐狸说:“我要哭了。”

  “It is your own fault,” said the little prince. "I never wished you any sort of harm; but you wanted me to tame you..."

  “全部都是你的错。”小王子说,“我一点也不想让你受到伤害,但是你却偏偏要我驯养你……”

  “Yes,that is so,” said the fox.

  “确实如此。”狐狸说。

  “But now you are going to cry!” said the little prince.

  “但是现在你却要哭了!”小王子说。

  “Yes,that is so,” said the fox.

  “确实如此。”狐狸说。

  “Then it has done you no good at all!”

  “这样对你来说一点也不好!”

  “It has done me good,” said the fox, “because of the color of the wheat fields.

  And then he added: “Go and look again at the roses. You will understand nowthat yours is unique in all the world. Then come back to say goodbye to me and I will make you a present of a secret.”

  “不,这对我有好处,因为对我来说麦田的颜色变得有意义了。”

  狐狸又说,“去看看园子里的玫瑰花你就会明白。然后回来向我告别,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作为礼物。”

  小王子去看了玫瑰花,想到了自己的那株玫瑰,顿时明白了那株玫瑰对于自己的意义,也领悟到朋友是一种可以为自己而死的存在。

  于是小王子回去向狐狸告别。

  “Goodbye,”he said.

  “再见。”小王子说。

  “Goodbye,”said the fox. "And now here is my secret, a very simple secret: It is only with the heart that one can see rightly; what is essentialis invisible to the eye."

  “再见。”狐狸又说:“听着,这是我的秘密,一个很简单的秘密:只有用心才能看清;最本质的东西是眼睛无法看见的。”

  “What is essential is invisible to the eye,” the little prince repeated,so that he would be sure to remember.

  小王子重复着,以免自己忘记。

  “Men have forgotten this truth,” said the fox. "But you must not forgetit. You become responsible forever for what you have tamed. You areresponsible for your rose..."

  “人类忘记了这一点。”狐狸说,“但是你必须记住,你永远对你驯养的东西负有责任。你对你的玫瑰负有责任……”

  “I am responsible for my rose,” the little prince repeated, so that he would be sure to remember.

  小王子重复着,以免自己忘记。

  想必此刻,初次相逢时那个大叫着“如果你想要一个朋友,就驯养我!”的狐狸,必定有一句“我是因你而生的”藏在心底没有说出来吧。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真正的朋友不是把我们牢牢地拴在身边,而是督促我们、帮助我们完成应尽的义务。小王子虽然离开了,狐狸的主人却永远都是他。想必在未来,看到金黄色的麦田,狐狸会微笑,而小王子会永远记得,有那么一个人,曾近在自己的生命中,狠狠地停留过。

  驯养,纽带,羁绊,怎么能够忘却?纵使相处时间短暂,纵使无情的世事磨损了我们的记忆,一旦有那么一个人在我们的生命中曾经停留过,驻足过,和我们拥有过相同的喜怒哀乐,他就像那亘古的恒星,永不磨灭。

  狐狸就是小王子生命中的那个人。

  狐狸之于小王子就如同小王子之于“我”。

  “我”是这个故事的叙述者,是唯一见过小王子的人类。“我”了解到小王子的经历,与他在沙漠中同生共死,并见证了小王子的死亡与回归。

  而小王子也是世界上唯一知道“我”仍然保持着一点童真的“大人”,他唤醒了“我”人性中残存的好奇、善良,启发“我”正视“大人”世界的复杂、愚昧。“我”已经习惯了小王子的陪伴,“我”害怕失去他!

  圣埃克苏佩里笔下的离别美丽得让人心碎。

  He looked at me very gravely, and put his arms around my neck. I felt his heart beating like the heart of a dying bird shot with someone's rifle...

  他郑重的看着“我”,用手臂环住“我”的脖子,“我”感到他的心跳急促的像被枪击中的濒死的鸟……

  “I am glad that you have found what was the matter with your engine,” he said. "Now you can go back home--"

  “我很高兴你终于修好了引擎。”他说,“现在你可以回家了……”

  “How do you know about that?” I was just coming to tell him that my work had been successful beyond anything that I had dared to hope.

  “你是怎么发现的?”“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事终于成真了。

  He made no answer to my question, but he added: “I too am going back hometoday...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今天我也能回家了……”

  I realised clearly that something extraordinary was happening. I was holding him close in my arms as if he were a little child.

  “我”忽然清楚地意识到有某些不同寻常的事发生了。我用手臂紧紧地抱住他,就好像他是一个小孩子。

  至于小王子给予“我”的分别礼物,是会笑的星星。因为“我”最爱他的笑声。但是“我”不确定他在哪一颗星球上,所以“他”将所有的星星都给予了我。这样,“我”在以后的日子里,仰望星空时,可以冲着星星,放肆地笑。“我”会永远记得,有那么一个人,曾经在自己的生命中,深深地驻足过。

  小王子,是“我”生命中的那个人。

  凡是与所爱的人儿联系的上的东西,都能引起幸福的遐想。《小王子》用对话的方式,直接表达出这种浓浓的爱意,读来令人感同身受,怎能不动容?

  “你爱花,如果数以万计的星球上都长着花。在我看来,那么数以万计的星球都会发光,皆我所爱。”

  “你在那颗星上,而我不确定是哪一颗。那么所有的星星都会令我仰头观望,因为我相信或许我现在凝望的这颗星上,有你。”

  “你看见那片庄稼地了吗?我不吃面包,那么小麦对我来说没有用处,麦田也没有任何意义。这是悲哀的。但是你的头发是金色的。麦田也是金色的。同样金色的麦田能够使我想起你!那么我也会乐意聆听风吹过麦田的声音。”

  狐狸之于小王子。小王子之于“我”。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你,你是我生命中的那个人,世界因你而有了意义。

  分别是悲剧,死亡也是。

  若是死亡真的能够带我们回到最初的地方,那么死亡有何畏惧?只是另一段开始罢了。而我们还要在这世上活着,孤独着,同时满怀希望地期待着。期待能有一个像“小王子”一样的人,能够在生命中,与我们不期而遇。

  小王子,世界上最浪漫动人的悲剧。

 

2014年5月10日

以上是之前写的读后感,看电影时,这些对话浮上心头,令我潸然泪下。感觉整部电影的配音都非常棒,尤其是小王子的儿童音以及James Franco的狐狸音,斯认为玫瑰的声音应该找一个娇滴滴有点尖利的女声,而不是电影里那个有磁性的成熟女声。


K

The Little Prince

     前天久违的和阿花的デート 


    她说 


    年底要看寻龙诀么

    有黄渤当然有我!

    那一起看

    那先陪我看 小王子和小飞侠……

    ......你还真是对童话执念颇...

    


     前天久违的和阿花的デート 


    她说 


    年底要看寻龙诀么

    有黄渤当然有我!

    那一起看

    那先陪我看 小王子和小飞侠……

    ......你还真是对童话执念颇深



    刚开始播法版宣传片的时候就很在意

    我一直没法想象它的具象化

    满场都是小孩子让我不得不认为我可能进错了场


    看到那条蛇的时候 几乎都要哭了

    故事讲的很妙 小女孩也还算可爱

    我一直认为狐狸应该是女孩子 嗯......


    打碎玻璃瓶 星星撒满天的时候特别想哭

    小王子不该长大 或者说 他应该永远是个孩子

    总体说来 它很感人 说不上哪里 但确让人动容



    长大以后我们究竟会变成怎样的大人




Jean S
All grown-up we...

All grown-up were children first, but few of them remember it.

All grown-up were children first, but few of them remember i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