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hrill me

7904浏览    173参与
二度不度

【NR】HEAT

左右有意义 放火后在旧仓库里

Nathan女友提及

对历史上的nr了解不多,时间线非常混乱

我对剧版的理解+史向混杂的nr


试阅

他们最后还是在被火焰卷过一夜的旧仓库里做了,内森本不想在仓库里呆太久,怕放火的事情被发现。其实他根本也不想纵火,可这是理查德提出的要求,他没有其他选择。

内森盯着远处消防站的动静,好在火势不大,没有烧到仓库外面,烟雾太呛,内森捂住口鼻。理查德兴奋极了,拉住刚想起身出门的内森。

“看见这团火了吗,太他妈让我兴奋了。”他的眼中倒映着跳动的火光,内森觉得这火像是要将理查德点燃一样。

从背后被许久未见的爱人搂住,内森感受着温热的气息在一呼一吸间...

左右有意义 放火后在旧仓库里

Nathan女友提及

对历史上的nr了解不多,时间线非常混乱

我对剧版的理解+史向混杂的nr


试阅

他们最后还是在被火焰卷过一夜的旧仓库里做了,内森本不想在仓库里呆太久,怕放火的事情被发现。其实他根本也不想纵火,可这是理查德提出的要求,他没有其他选择。

内森盯着远处消防站的动静,好在火势不大,没有烧到仓库外面,烟雾太呛,内森捂住口鼻。理查德兴奋极了,拉住刚想起身出门的内森。

“看见这团火了吗,太他妈让我兴奋了。”他的眼中倒映着跳动的火光,内森觉得这火像是要将理查德点燃一样。

从背后被许久未见的爱人搂住,内森感受着温热的气息在一呼一吸间撞在他的脖颈。理查用极大的力气禁锢住怀里的人,两人紧贴在一起,理查德的因兴奋而升温的身体隔着西服衬衫薄薄的布料向内森传输热量,周围的温度也随着大火逐渐攀升,内森热得要淌出汗来,却不想逃离。

理查的双唇轻柔地蹭过内森的耳垂,内森清楚这是理查想要的信号,从高中起便是,即使理查向他发出邀请的次数少得可以用一只手数得过来,但他还是沉醉在与理查德不见光的关系中,为理查德献上自己的一切。


剩余见wb 零上二度_


颓蝶

7.Thrill Me

BGM-《Ridin’》By Lana Del Rey/A$AP Rocky


他说,我是他最完美的犯罪结果。

这或许是他口中最浪漫的譬喻。

-

I wanna be your object

Of your affection.

“干得漂亮,这次你总算起到了一点作用。”

深夜,墨西哥的郊区公寓里,灯火通明。

Richard替我拍着便装上的尘土——那是我们慌忙逃跑时树枝蹭在衣服上留下的痕迹。我一把扯下口罩,微微侧身靠在他肩头轻声喘气,按照以往这种时候我总会装作不经意地悄悄将嘴唇覆...

BGM-《Ridin’》By Lana Del Rey/A$AP Rocky


他说,我是他最完美的犯罪结果。

这或许是他口中最浪漫的譬喻。

-

I wanna be your object

Of your affection.

“干得漂亮,这次你总算起到了一点作用。”

深夜,墨西哥的郊区公寓里,灯火通明。

Richard替我拍着便装上的尘土——那是我们慌忙逃跑时树枝蹭在衣服上留下的痕迹。我一把扯下口罩,微微侧身靠在他肩头轻声喘气,按照以往这种时候我总会装作不经意地悄悄将嘴唇覆向他耳畔——但这种时候我可没有闲心谈情说爱。我们可是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我放风,我们马上就得被抓住。”

“这不是逃出来了吗。”

他漫不经心地搂过我肩膀,深棕色的眼发暗。

“下次可别偷民宅了,还是偷小店什么的方便……每次都差点被抓住。”我试图挣脱他的禁锢,但那强劲而纤瘦的指节死死地扣在我肩胛,仿佛要将我牢牢地困住,束缚在他以爱为名的笼中。

Richard嗤笑一声,目光凉薄而嚣张。“白痴,这样才刺激呢……妈的,偷来的都他妈是什么东西,一堆垃圾。你看看有没有你要的,没有就丢了吧。”他仿佛嫌弃般将手中的文件包丢在我怀里。我目光落在那些物件上,敛睫,却一动不动。我想要的,是这些吗?我们的盟约,只是一张废纸吗?

“你知道的,我只想要你……抱抱我。”

他似乎愣了一下,随后又挂上那副不可一世且孤高的笑容,随意地拥抱了一下,随后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自己的计划:“下次我们去偷我爸的办公室……那里东西可多了,什么都有,都他妈的是给我弟弟的礼物!从小就是这样,什么都是给他的——”

“闭嘴!你明明知道我想要的,不是这些!”我冲动而失礼地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这些没用的东西我不想再关心了,我也不想再被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了。我们的盟约上面写得明明白白——你该满足我!”

Richard明显被我突如其来的暴怒吓了一跳,但很快恢复强装镇静的模样,“自己解决。”

“每次都是这样。上次是你太累了,这次解释都懒得了,是吗?别给我玩转移话题!”我单手解着自己胸前的衣扣,另一只手将文件包丢在远处,狠狠揪住Richard的红色领带。

“但是我现在没有感觉……你知道的。这些东西都太简单了,你懂吗,我需要一些更加能让我兴奋起来的东西……”Richard趔趄了一下,仍然高傲地昂着头。每次看到他那种样子,我都想将他按在床头,直到他的头无力地瘫在床上为止。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肯定不会愿意的。

“你想让我陷入疯狂吗?你还记得阿伽门农带给阿基琉斯的盛怒招致了什么结局吗?别再找借口了,关上灯,逃避永远没法解决问题。”

我向前逼近着,看着Richard一步步后退,目光躲闪着。“我……我现在没有感觉……”

“我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到了这个时候,你要么满足我的要求,要么我去警察局告发你我们一起蹲局子蹲到老死,要么我把协议撕毁找你弟弟睡去。”外强中干——这是我对于面前这个家伙的判定。他的话语永远无法自洽,他的逻辑永远无法通顺,他的爱也永远无法属于我。

“好吧,你赢了。”他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后退几步,靠在沙发上,不情不愿地扯开自己的红色领带,丢在脚下。

“你给我认真一点,混蛋!”

洁白的墙壁上映着我们浓稠黑色的剪影,恍惚间有些像一个长卷发的女人俯在我胸前。

-

He's rich and I'm wishing uh he could be my mister yum

Delicious to the maximum chew him up like bubble gum.

爱是缠绵而绵长的,可以填满我们之间所有细小的罅隙。他的吻像是泡泡糖,在我唇齿间爆出甜味,我在他的双膝之下绽放,随着逐渐消弭的耳鸣声,心跳声逐渐地将我们包裹。他可以感觉到我炽热的蓝色目光,我也可以触碰到他滚烫的唇。

赤裸的爱,透明地在我们之间缠绵着展开。他是我的缪斯,我的诗乐之神,女人般的骄纵与美艳。一纸风落在没关严的窗前,是爱神吹来的香风。

谁将你我爱恨添齐。

-

You say that I am flawless, true perfection

So give me all your drugs, props, money, and connections.

只要你回头来抚慰我的悲啼,我就会祷告神让你从心所欲。

全世界,除了你,我都认为死去。

第八號當鋪

战术性喝水

是谁脸都要笑烂了我不说【捂脸】

战术性喝水

是谁脸都要笑烂了我不说【捂脸】

第八號當鋪
今天不听刘令飞冒海飞,汀叶泽吧...

今天不听刘令飞冒海飞,汀叶泽吧~

今天不听刘令飞冒海飞,汀叶泽吧~

二瓢狗子

又在看鸟啊,白痴

一些儿童画

(想看钟R x钟N)

又在看鸟啊,白痴

一些儿童画

(想看钟R x钟N)

今天的你喝茶了么

一些喝茶直播给的灵感-lp99y王老吉ver

  • 看完直播突发奇想想整个烂活 

  • 由于好像网上没人发过完整版中文歌词 所以全是一些突然按照记忆发的疯 

  • 哪天有空了可能会去补全


你从来都以为 爱喝茶的是我

可是谁又曾经有想到过 只是故意的迷惑

我们有一生的时间

你我的明天

都有王老吉

一直陪伴

直到永远

直到时间走到尽头


可我最后也会喝完~

不!你不会喝完

有一生的时间

你如此能喝

太让我意外

我们有一生的时间

你我王老吉

都在我手中 

牢牢掌握

直到永远 

直到生命走到尽头

我们有一生的时间

直到永远

直到王老...

  • 看完直播突发奇想想整个烂活 

  • 由于好像网上没人发过完整版中文歌词 所以全是一些突然按照记忆发的疯 

  • 哪天有空了可能会去补全


你从来都以为 爱喝茶的是我

可是谁又曾经有想到过 只是故意的迷惑

我们有一生的时间

你我的明天

都有王老吉

一直陪伴

直到永远

直到时间走到尽头


可我最后也会喝完~

不!你不会喝完

有一生的时间

你如此能喝

太让我意外

我们有一生的时间

你我王老吉

都在我手中 

牢牢掌握

直到永远 

直到生命走到尽头

我们有一生的时间

直到永远

直到王老吉被喝光

我们有一生的时间

今天的你喝茶了么

高中那年在资料室放的火

  • 一些看完音乐剧后的脑补,真的很好奇Nathan和Richard高中时的关系,和他们在资料室放的火。

  • 意象流警告


       内森手中颤抖的火柴划过纸壳落地的那一瞬间, 火焰蜿蜒着爬上了油渍,把黑白交错的纸张熏的焦黑又曲折。


今晚的天空中没有云,没有星星,除了明月外就是空洞漆黑的天空。月光从窗户缝中洒了进来,仿佛在飞蛾扑火般的试图让火蔓延的慢一些,再慢一些。空气中汽油的味道,塑料和纸张烧焦的味道,和窗边风吹进来的草木味混在了一起。风吹过,资料室内还自由的纸张发出了刷刷的声音,火...

  • 一些看完音乐剧后的脑补,真的很好奇Nathan和Richard高中时的关系,和他们在资料室放的火。

  • 意象流警告





       内森手中颤抖的火柴划过纸壳落地的那一瞬间, 火焰蜿蜒着爬上了油渍,把黑白交错的纸张熏的焦黑又曲折。


今晚的天空中没有云,没有星星,除了明月外就是空洞漆黑的天空。月光从窗户缝中洒了进来,仿佛在飞蛾扑火般的试图让火蔓延的慢一些,再慢一些。空气中汽油的味道,塑料和纸张烧焦的味道,和窗边风吹进来的草木味混在了一起。风吹过,资料室内还自由的纸张发出了刷刷的声音,火烧的更猛烈了。


一位少年抽着烟靠在窗边欣赏资料室内火光弥漫,另一位则慌张的从房间着火的一侧跑了出来。看房间内烟雾多到似乎不能再待了,两位少年便翻出了窗户,落到草地上,走向草丛边的摩托车。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一车。前者看向了资料室的窗户,眼神随着里面的光亮起而更加兴奋。而后者尽管没有发车,但依旧如获珍宝般抱紧了前者的腰,仿佛要把自己的身体嵌入他的后背似的。


        “抬头看看吧,宝贝。我们的杰作多美啊。”

 “是啊。但…我们也得快点回家了,你明天要交的作业还没写完呢。”

        “知道了知道了,看你那出息。”


摩托车发车了,随着刺耳的轰隆声,随着两人嘴角的微笑,逐渐消失在了马路的尽头。


室内的火花还在弥漫,只留月光照耀着,观看这场闹剧。


--------------- 一些无端联想 ----------------


oiruk

【Thrill Me】入局 - Chapter 02

自产割肉粮章节更新

LnL/从相识到犯罪(误

后续更新含血*向 慎入

******************************

Nathan父亲最近很少回家,听说是忙着继续协商控制海运成本的会议。

国际形势风云诡谲,即使是像Nathan所在的大家族也无法靠着积累的资本高枕无忧。

父亲经常在聚会上有意无意暗嘲Nathan只关心着自己眼前的狭隘的个人兴趣,而以后家族继承必须有更大的眼界。毕竟父亲在自己才4岁时就开始培养的多国语言学习可不是为了只让最看重的儿子多读几本无商业用处的外语读物。

周天早晨Nathan掐着怀表准时在六点钟下楼来到餐桌前。餐桌正中央便是刚发行不到半...

自产割肉粮章节更新

LnL/从相识到犯罪(误

后续更新含血*向 慎入

******************************

Nathan父亲最近很少回家,听说是忙着继续协商控制海运成本的会议。

国际形势风云诡谲,即使是像Nathan所在的大家族也无法靠着积累的资本高枕无忧。

父亲经常在聚会上有意无意暗嘲Nathan只关心着自己眼前的狭隘的个人兴趣,而以后家族继承必须有更大的眼界。毕竟父亲在自己才4岁时就开始培养的多国语言学习可不是为了只让最看重的儿子多读几本无商业用处的外语读物。

周天早晨Nathan掐着怀表准时在六点钟下楼来到餐桌前。餐桌正中央便是刚发行不到半年的《时代》周刊最新一期。

Nathan仔细地把吐司边角均匀地涂抹上上黄油,并无所触动。身边相识的富家子弟约莫几个月前就开始聚集着这些新潮的刊本高谈阔论,而Nathan自己却经常悄悄离席家庭聚会,拿着笔记本和自己的望远镜到离家三公里的湖泊树林里继续埋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Nathan为了观察树林里不同的鸟类无所不用其极。从不同的鸣叫、筑巢的方式、飞行轨迹到习惯栖息的树木,Nathan全都了如指掌。日复一日中,静无声息的观察和揣测预判似乎已经成为Nathan本能。

从初始无序混沌中发现只有自己知晓的规律便是Nathan的朝拜和快感的来源。


Nathan吃完盘中最后一块培根,擦干净嘴角后开始走到试衣镜前检查自己的穿戴。

“上次连我手上上的小伤的都能观察到……他应该很在意这些吧。”


“看来少爷最近心情不错,”一旁的女佣微笑着递来父亲刚给自己新定制的帽子,“阁楼有老爷朋友送的香水,要不要也试试呢?”


“不用了……谢谢。” Nathan的耳尖有些发热,清了清嗓子后快速出了家门。


Nathan接近图书馆门口时自己整理了下背带和袖口。他稍微推开了门,在门缝中环视了一圈图书馆室内。


”Leopold大人,你今天也是在找什么人吗?您今天应该也是最早到的人呢。”门卫摘下了自己的帽子。


Nathan脸上有些落寞,跨着包慢慢踱步到了自己窗边的位置。他茫然地翻开自己空白一页的笔记, 回忆着一周前见到Richard的场景,直至自己笔尖的墨水在纸上凝成了墨团。终于回过神的Nathan立马撕下这一页,揉成团丢在了垃圾桶里。父亲的教育让他不能容许自己丝毫的犯错。


而Richard却在初遇就立马察觉到了他第一次的辱灭生命的“错误”。


羞耻感加上被委婉挑衅的屈辱感却让Nathan头一次感受到自己的感情的鲜活。这份躁动让他想要再次确认这几天内心的鼓动到底来源于什么。


但是Richard并未再出现在图书馆。


Nathan起身走向门卫,“请问你对前些天的一位深褐色头发的学生有影响吗?他叫Richard Loeb。”

“呃……有点印象,实际上他可能只来过两次。有次您不在,他和他的朋友来这里喝白兰地,真是过分。”


“你怎么知道是白兰地?”


“他也给我尝了…..我绝不会再次纵容!”


“那你知道他一般会去哪里吗?还没开学,我没法去教室找他。我……我想和他探讨一些学术问题。”


“这我可就不清楚了,先生。他没有向您透露过吗?”


Richard突然回忆起Richard说的最后一句话。

“Pritzker家族准备设立的医学院……手术刀……”


Nathan立马向门卫借用电话,凭着记忆拨通号码连线到了教务室:“您好,我想问问我校医学院的初期筹款情况。是的,您现在有空吗?或许我们可以当面谈谈?”


在和副校长的秘书一顿周旋后,Nathan终于得到了医学院的医疗器械筹备人员的名单。

打电话询问后,Nathan得知Loeb家族原来也有以Richard之名捐赠过。而多出来的一些医疗器械则被当作纪念品寄到了Richard那里。

当Nathan表示自己对器械很感兴趣时,对方表示虽然自己手头没有多余的产品可以送,但是让Nathan或许可以去Loeb家的公开收藏部屋一睹为快。


次日Nathan便戴上檐帽到达收藏部屋。这条街道人潮攒动,一派和谐。周围的梨树已经开始结着小小的果实。

Nathan徘徊在店门口时被路过的姑娘微笑着打招呼,而他却有些木讷地拉低了帽檐躲进店铺旁的巷子里。

背后却突然撞到一具躯体。


“你在跟踪我?”


Nathan一惊,仓皇地回头。看到换了一身深色修身西装的Richard抵在自己身后。Richard手中的烟头差点烫着自己的后颈。


各种理由在自己脑子里编织,但Nathan无法找到一个最贴切的理由。


“我只是……”


“看来今天图书馆是关门了?你没地方去?”


“也不是…..”


“我开玩笑的。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Nathan。”

Richard不慌不忙地掐灭香烟并摘下自己的皮质手套同Nathan握手。Nathan还没来得及感受对方手心温度,Richard的手便已经抽离。


“不过你来这里干什么?不会是真的来借用手术刀的吧?”


“我听你提到过,便有些感兴趣…..但只是想看看,并不是使用…..”


Nathan向来懂得言多必失,但看向Richard的双眼时,他便无法控制。


“是吗?这里很欢迎你来参观,但是很抱歉今天这里不开门。”


“对不起,打扰了,我先回——”


“不过我刚好马上要去讨论小组的社团,哪里有更多精彩的东西可以看。可不止手术刀。”


Richard搭上了Nathan的肩,淡淡的烟草味袭来,“来吧,我们可以有充足的时间聊一聊。”


无法拒绝。特别是自己跟踪的行径又一眼被道破。


“那就麻烦你了。”


Nathan跟着Richard走了二十分钟后到了一家酒店的门口。

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性骂骂咧咧地从店家门口踉跄地走出来,提着自己的裤子并匆忙地系着皮带。一盆冷水混着零星的几个硬币从楼上倾洒而下。


“带着你的假币快滚吧!别想再踏进这里一步!该死的孬种!!!”楼上女人破口大骂的声音吓了Nathan一跳。


“确定就是这里?这儿难道不是---” Nathan看相一旁戏谑笑着看戏的Richard。


“跟着我就好,你会感兴趣的。”


Nathan继续透过灰蒙蒙的玻璃窗望向店内。一个戴着和自己同款帽子的男士瞬间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父亲......"


————TBC————



oiruk

【Thrill Me】入局 - Chapter 01

  • 自产割肉粮

  • LnL相识

**********************************

1923 初秋 芝加哥大学

离开学还有约莫一个礼拜,Nathan却早早跨着他的宝贝背包赶到了图书馆。在他和门口的临时看守点头示意并报上自己姓氏后,他推开门径直小跑向昨天记过位置的书架取下多本书籍。Nathan紧接着抱着沉甸甸的书目走向自己在东南角的靠窗老位置落座。

翻开标记的章节再摊开笔记,Nathan开始默念着进行鸟类研究的抄录。落地窗外的光线透过爬山虎的罅隙直射在Nathan的上身, 标志干净的脸庞上被投下几分错杂的阴霾。

“鸟类的椎肋上往往具有向后的钩...

  • 自产割肉粮

  • LnL相识

**********************************

1923 初秋 芝加哥大学

离开学还有约莫一个礼拜,Nathan却早早跨着他的宝贝背包赶到了图书馆。在他和门口的临时看守点头示意并报上自己姓氏后,他推开门径直小跑向昨天记过位置的书架取下多本书籍。Nathan紧接着抱着沉甸甸的书目走向自己在东南角的靠窗老位置落座。

翻开标记的章节再摊开笔记,Nathan开始默念着进行鸟类研究的抄录。落地窗外的光线透过爬山虎的罅隙直射在Nathan的上身, 标志干净的脸庞上被投下几分错杂的阴霾。

“鸟类的椎肋上往往具有向后的钩突,压覆在相邻的椎肋上……除了关节的地点之外均为硬骨,鸟类肋骨的这些特征显著地增强了胸廓的稳定性,使展翅飞行时的胸骨及带骨有强而稳定的支点…”

Nathan的笔迹较往常相比有些凌乱,但他还是小心规避着让墨水沾染上笔记左页上被胶带仔细粘好的金丝雀翅羽。

一页笔记洋洋洒洒已铺满,但在总结鸟类翅部骨骼的特点时,Nathan停下了笔。脑中的本来连贯思路突然被昨晚的记忆片段被打得更散乱。他伸出左手掌心朝向自己,轻轻做了一个抓握的动作。虽然没有感受到温热柔软的生命触感,但耳边好像又回响着金丝雀的啼鸣。

Nathan摇了摇头,轻抚了下页面上明艳黄色的羽毛尖端后准备翻页。

一只手却快速地越过Nathan的肩颈抢走了他手中的笔记。

Nathan立刻警惕地起身回头,却发现一位身材较矮小的金发男青年正嗤笑着拿着抢到的笔记浏览。他斜靠在Nathan面前的书架梯子上盯着有些错愕的他。“难不成Leopold家族就是靠研究这玩意儿发家致富的?你也教教我?”

Nathan虽然在个头上不输金发男青年,但是他毕竟不是个好惹事的主。他只是稍用力把笔记抽离金发男青年的双手,推了推眼镜,在确认自己不认识面前的人后准备扭头离开去找新的座位。

没想到金发青年却又挡在了Nathan的身前并伸出自己的手:“Nathan学长久仰大名,我是肯伍德酒店老板的儿......”

“Ben, 安静!”

威严利落的男中音指令从不远处传来,紧接着是厚重书籍落在木桌上的闷响。被叫做Ben的青年顺时气势被削弱,畏缩地把手收回。

Nathan顺着声响来源处望去,一双有些许凌厉的深褐色的眸子同时迎向他。

Nathan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指尖竟然微微发麻,方才做笔记被阻断的繁复思绪突然间开始在心口开始翕动。

Nathan透过镜片往向对方 — 精致的五官带着微微的戾气,匀称精瘦的躯干舒展在管理员专属的核桃木靠椅上,而踩着名贵定制皮鞋的双脚却交叉着搭在了桌面上。Nathan默认对方是应该新来的嚣张图书管理员,便无奈地带上背包、夹着笔记走向出口。经过对方时却突然伸开手臂拦住了自己。

“东西留下。“

“管理员先生,这是我的个人笔记,并不是要带走书…”

“那不妨让我检查下,”对方缓缓起立,挑衅地平视着Nathan双眼一步步靠近,“这里可不欢迎带走公共财产的小偷。”

Nathan心一惊,下意识做出让步,递出了手中的笔记。对方看着Nathan封皮上烫金的签名,笑着露出皓齿,“Nathan Leopold,你就是那个即将打破芝加哥大学毕业最低龄记录的人?”

Nathan眼神闪躲,他虽然是大学内学生羡艳的学习天才,但他并不擅长社交与应付任何类型的客套话。

“我是Richard Loeb,刚从密歇根大学毕业。打算来贵校提前修学一些研究生法学课程,幸会。”

因在图书馆向来习惯安静,Nathan便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回答Richard,“幸…幸会。”

Richard拍了拍Nathan的肩膀开始大声笑起来,声音回荡在偌大空旷的图书馆内。

“别慌,我是说…这里没什么人。而且我也不是什么管理员。”

Richard轻巧地踩上了身旁的椅子,紧接着又踏上了更高一阶的桌子。他锃亮的皮鞋尖头对准了的Nathan的腹部。Richard顺势从Nathan身后的书架最高处取下一本厚厚的动物解剖学书籍。距离被突然拉进后,Nathan嗅到对方身上有丝甜腻的麝香气息。

Richard抽出扉页的卡片打量了一番,“你看过这本书,对吧?”

“算是吧,还没有读完。”

“拉丁语的名词术语确实比较难读。不过我从其它借记卡上见过你的名字不少次,这个月你应该借了不少类似的书。”

面对着递书的Richard,Nathan的视线被拉向了Richard的纤长手臂和他白色轻透衬衫下若隐若现的锁骨和肩胛骨。


“鸟类的飞翔要求骨骼轻便儿坚固,轻便的骨骼却往往导致脆弱。在演化中,前肢骨的愈合和变形,产生了翅的结构…”


恍惚间,Nathan看到Richard的骨骼和肌肉和金丝雀翅膀开始重合,心中竟开始充斥自己笔记卡顿处后续内容的默诵。

 扫了眼有些失神的Nathan, Richard上下打量了下对方后勾起嘴角,开始坐在桌子上翻阅起Nathan的鸟类观察笔记。

“这是你自己总结的吗?感觉费了不少功夫。”

这还是Nathan头一次被他人现场仔细查看自己创作的珍奇鸟类骨骼猜想结构图,“这只是一些粗略的浅见......”

“虽然我暂时对具体的事物无法抱有你这么大的热情,但我能感觉到你和我有些地方很像 —”

Richard自然地拉起Nathan的左手并轻轻地摩挲着他虎口上新结痂的伤口,“我也有在研究的课题。我们都算是有对事物充满探索欲的人... 但可惜很多书都只是提供了可能性的线索。而要完成新的可能则需要更无畏的人。”

“你想说什么?”

“我只是在猜自然场景下小型鸟喙留给人类伤口的可能性不会太大。“

“也…也许会有意外呢……”Nathan能感到自己面颊开始发烫。

Richard戏谑地挑了挑眉。Nathan感觉自己的秘密已经被Richard看穿,“我只是力气大了一点,我没想到它这么快就没命了。”

“你不必为尝试感到自责,我的朋友。好奇心和征服欲可是青年宝贵的财富。你说是吗,Nathan?”

望着Richard的眸子里自己的倒影、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如此粘腻地呼唤,Nathan的心脏突然疯狂地跳动。昨晚在笼中被自己紧紧捏住的挣扎扑棱的金丝雀的画面和嘶鸣声再次涌向自己。

“我不是故意的!”

Nathan的分贝霎时提高了许多。一旁的Ben玩味地看着二人。

Richard则眯起了眼睛,他的手搭在Nathan的手背上,“我能理解,毕竟收集野生金丝雀的羽毛并不容易……”

Nathan抽回了自己的手并拿回了笔记,“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听说Pritzker家族正在计划在校设立医学院。我这里最近有收到一套手术刀,小巧便利,非常适合用于解剖-小-动-物。”

“再见。”Nathan匆忙地拿回笔记塞进自己的背包。

看着Nathan消失在图书馆门口,Richard默默捡起掉落的艳黄色羽毛后踱步到沉默许久的Ben身边,“我想多了解了解你们学校......和这位Nathan学长。”


——TBC——



想一直做咸鱼

2021.10.6《危险游戏》午场+午夜场

一定要先说的话:虽然超话有无数美图,但是!真人!真的比照片视频好看一万倍!我今天彻底为猫猫的眼睛沦陷了!他的眼睛真的又大又亮!笑起来弯弯的闪着光!真的爱上了!小杨也是真的帅!雄性荷尔蒙十足的帅!特别是今天眉毛画的特别锋利,私服还露锁骨,绝了大帅哥!


午场

       其实直到演出开始我都没有实感,黑暗之中猫儿一步一步走上来我也没反应,直到灯光亮起,那张漂亮的脸蛋逐渐清晰——救命,是我最近疯狂上头的那个人,他好漂亮。

       单看剧,你会想...

一定要先说的话:虽然超话有无数美图,但是!真人!真的比照片视频好看一万倍!我今天彻底为猫猫的眼睛沦陷了!他的眼睛真的又大又亮!笑起来弯弯的闪着光!真的爱上了!小杨也是真的帅!雄性荷尔蒙十足的帅!特别是今天眉毛画的特别锋利,私服还露锁骨,绝了大帅哥!


午场

       其实直到演出开始我都没有实感,黑暗之中猫儿一步一步走上来我也没反应,直到灯光亮起,那张漂亮的脸蛋逐渐清晰——救命,是我最近疯狂上头的那个人,他好漂亮。

       单看剧,你会想打死Richard这个人渣,就是个彻头彻尾没有良心又懦弱的疯子,他把Nathan一次一次摔出去看得我好疼,但又无奈,谁叫N也是个沉迷于R不惜放弃一切的疯子呢,诶。

        猫儿从表演到唱功都没得挑,特别是高音,温柔又清亮,太好听了。小杨拽死了!那个走路和抓领带,啧,不过每次装作无所畏惧的样子虽然帅但代入角色真的好恨!他俩和声真的好搭!嗓音合在一起特别舒适!

        单看两个人的话,就是鸡皮疙瘩掉一地,每一次亲密动作,我自己都是触电的感觉。

        猫儿的N好魅惑,特别是一直腿踩在梯子上,还有每一次R触碰他的时候,都能感觉到N的眼神里充满欲望与欣喜;反转剧情那段,平静的一点一点和R说出真相,那个语气充满诱惑又让人害怕。哦对,小杨的R属实让人害怕,特别是每次这儿摔个东西那儿扔个人,嘶,看进去了。

        演出以来第一次在返场没商量来个反攻?本来还等着小杨把猫儿往梯子上甩,结果,小杨自己软软的靠在梯子上对猫儿笑?! 猫儿也愣了哈哈哈哈


午夜场 

        这场在最偏的一个角落,但上一场没看到的细节这场看到了。比如还是R触碰着N说着自己的计划,猫儿的表情看的更清楚了,我自己触电的感觉也更强了…感觉这两个人分分钟可以搞到chuang上去。还有N去R家找他,那个我上场刚好被柱子挡住,这场坐E就很清楚了,N真的好爱R,猫儿你也真的好爱小杨。还有小杨抽绳子,上一场我只听到很响的声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天呐这个R真的让人害怕死了!这场能看到更多小杨的表情,那个眼神是真的好恐怖!分分钟杀人那种!

        第二场会更专注于剧情,R对N到底是怎样的呢?他说自己是天才可漏洞百出,他不想满足N又因为每一次犯罪需要N而妥协,他明明面对死刑无比害怕却在N面前强装镇定。所以到底为什么?啊我好想再看几遍啊…

        N这个角色每场都被摔得很惨,猫儿这几场估计摔狠了,反正我看的时候真是实打实磕上去一样,午夜场结束猫猫是瘸着走的。


btw这两个人是真的花瓜分明…特别是小西装一穿,太明显了…小杨真是壮硕,他往那儿一坐,看侧面真的比我想象中还壮硕。猫儿那个小细腰小细腿,救命,特别是穿那个小马甲的时候,看背面那个腰,绝了…

闪开鸭和白白鸭

为了制造一场完美犯罪,

无法满足内心的欲望,

狂热的爱使他以血签下契约,

但犯下的罪行终将需要偿还。

这场危险游戏,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音乐剧《Thrill me》(危险游戏)

为了制造一场完美犯罪,

无法满足内心的欲望,

狂热的爱使他以血签下契约,

但犯下的罪行终将需要偿还。

这场危险游戏,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音乐剧《Thrill me》(危险游戏)

颓蝶

6.A Written Contract

BGM-《Old Money》BY Lana Del Rey

无论如何,我爱你。

和那冲天的火光。

-

Red racing cars

Sunset and wine

The kids were pretty and young.

“谁在敲门——Babe?你怎么进来的?”

Richard一脸不耐烦地打开卧室门,外套显然是刚刚披上,里面的紧身背心勾勒出健硕的身材,腋下还夹着一本书。我轻轻吞了吞口水,靠在门框上,尽量控制着自己颤抖的声音,装作漫不经心。...

BGM-《Old Money》BY Lana Del Rey

无论如何,我爱你。

和那冲天的火光。

-

Red racing cars

Sunset and wine

The kids were pretty and young.

“谁在敲门——Babe?你怎么进来的?”

Richard一脸不耐烦地打开卧室门,外套显然是刚刚披上,里面的紧身背心勾勒出健硕的身材,腋下还夹着一本书。我轻轻吞了吞口水,靠在门框上,尽量控制着自己颤抖的声音,装作漫不经心。

“Alex放我进来的。怎么,你不欢迎?”

“我弟弟?小兔崽子。”

他冷着脸骂了一句,准备关上门。我连忙挤进门中,带着讨好的微笑,“我还以为这样会给你惊喜呢…”

“我只觉得惊吓。”

“昨天晚上……谢谢。”我只是垂眸,不敢看他深棕色的眼眸,生怕一

“我以为我们的关系已经更进一步了。”

“哈,开什么玩笑…”他嘲讽地扯了扯嘴角,一脸冷漠。月色淋漓,寒冷的光芒如同一盆冷水冲着我迎头浇落。他似乎很享受欣赏我的惊愕与狼狈,继续补充着,“你顶多就算是个公子哥儿,和你爸散散步吹吹海风,买个学历,怎么能和我相比?瞧瞧你那定制款眼镜,犯罪时可小心点别丢了。”

“可是…你好像根本就不需要我。”也不在意我的感受。他一直都在和自己、和我、和任何人、和整个世界较劲,以至于完全把我忽略。

“不需要你?”他似笑非笑,向前挪了挪步子。我感受到他保养良好的、强硬却细腻的双手揉进我凌乱的卷发,棕红色的眼瞳里流溢着一种虚伪的深情。“亲爱的,Babe,我——我需要你,没了你,我活不了。”

“你以前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我一时被他的甜言蜜语蒙了眼,呓语般轻声应答。——我看见蜡烛的火光摇荡着,同时我的心旌也摇荡着,“不——你会背叛我的,一直都是这样。”

“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他扬起手,在空中停留半晌,却终究只是狠狠地扣住了我的肩膀,仿佛要将它捏碎。“没用的东西——你连给我擦皮鞋都不配!你这一副懦弱的模样真令我生气——你害怕我背叛是吗,来滴血为盟!”沉闷的声音宛如一把钝刀在我心头生生割着。发冷地割着。

“滴血为盟…滴血为盟?”这倒是一个新奇的词汇。我不无好奇地重复着这四个字。

“一个古老的仪式罢了。”他嗤笑一声,放了手,恢复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仿佛刚刚那个暴怒的野兽与他毫无关系。“我许诺你想要的一切——而你也要和我一起承担罪孽。我们一起来把我们的责任都约束清楚,这是你唯一能和我地位对等的机会了,考虑清楚。”

本能让我心头泛上彻骨的寒意。这个疯子……!他又要搞什么花样?他见我犹豫,双手又攀上我的脸颊,直到我脸上的余温逐渐消弭。我无力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如同任由他摆布的玩偶。破碎却也浪漫。“开始吧。”

“想明白了就好。”

他抚掌大笑。随后他拿出一台打字机,不由分说地将我拽到打字机前。

“这个打字机不是你室友的吗。”没想到你不光总是欺负你弟弟和我,还经常占你室友便宜啊,真是个人渣。

恰好与我相配。

他不轻不重地拍了拍我的脑袋,“小心点儿,别弄坏了。”

“contract,C-O-N-T-R-A-C-T…你这个打字机不行啊,C打不出来,T会漏墨。别人的东西毕竟没有自己的顺手,不是吗。”

“…别废话,打你的字。”

他俯下身,双手撑在我身侧,与我脖颈相依。尴尬却暧昧的沉默却不由得充斥了我们之间狭小的空间。暮色扑朔迷离,缠绕进他棕红色漂亮的头发,我才惊觉——他头发原已过了肩膀,而他——我漂亮的爱人——已经可以使用“美艳”来形容了。

“你的责任和义务?”

“我对天发誓,我将在这段关系里全力以赴,无论何时何地,都将对你提供帮助。而你呢,你将拿什么来回报?”我仰起头,将脑袋偎在他颈窝里,“你该剪剪头发了。”

“回报?我将给你你所索求的一切,满足你。”他为我理了理头发,以前所未有的庄重语气回答,“好了,就这样吧,再按照法律文本的格式给它加个结尾。”

我换了个姿势,让我的头恰好可以蹭到他的喉结。“你还别说,这对于学习合同法还挺有帮助的。是吧,未来的大律师?”

“……打你的字,别废话。”Richard不着痕迹地躲避了我的挑逗,“打完了?——噢,太完美了,现在所要做的,只是加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他站起身来,从身后的书柜夹缝里抽出一把小刀。

“?你这个疯子,又要干什么?”虽然我已经习惯了他的“临时起意”,但偶尔还是会被他的疯狂搞得摸不着头脑。

“滴血为盟啊,用血来签字,你不会又要反悔吧。”他把玩着手中的尖刀,锐利的锋刃映出他自以为邪魅实则看起来愚蠢无比的笑容。

“为什么。”

Richard不耐烦地晃了晃刀子。“为了使我们的关系更加坚固,而且我说了算。快点,把手伸出来。”

我叹了口气,伸出手。我永远也无法拒绝他咒语般的命令,这也是我在这段危险关系中一直处于被动的原因。但无论如何,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除非——嘶。

冰冷的刀子轻轻刺破了指尖,带着轻微的疼痛。鲜血从指尖滴落,在微微泛黄的纸张上一点点晕开,织成响亮而绯艳的玫瑰。随即另一滴血液滴落,与我未干的血迹杂糅。我们用鲜血生火——诡异但浪漫。

——颓废而叛逆的符咒。

“小心点!血滴掉到地上就不灵了。”他不由分说抓起我的手,轻轻舔了舔我手上的血迹,“一旦血迹干透,契约立刻生效,你再也别想逃避责任,我们将形成完美的关系,高于一切的关系……”一种酸麻的快感从指尖开始沿着神经传输到了全身的各个角落。他口中仍然含着我的手指,舌头则灵活地将它卷起、舔舐着。我愣怔地注视着他吸吮我的手指,直到他冷笑一声把我的手指吐出来:“好了,别发呆了。你有权利在‘特殊的日子’和我做一次……当然,如果我们一起实行了犯罪,你就可以在两个月里做三次。”

“那么现在呢?”我急迫地揪着他的领口。

“现在?当然可以。”

-

And if u'd call for me

You know I will run.

你猜这段去哪了。

-

Sunset small town

I am out of time.

他没有听见我夹杂在骨缝里的嘶吼。

那是喧嚣的。歇斯底里的。

ami fidèle

或许有人看过韩版的Thrill Me吗……真tm绝

尤其是姜东浩和李相二的版本……他俩的R和N我愿称之为yyds,没有全场视频真的太遗憾了

[图片]


或许有人看过韩版的Thrill Me吗……真tm绝

尤其是姜东浩和李相二的版本……他俩的R和N我愿称之为yyds,没有全场视频真的太遗憾了



稽古場

[NR/钟赵]重复标记

NR左右有意义。OOC注意。

(角色名使用,想着钟N赵R写的,

所以大概也算钟赵……)

NR左右有意义。OOC注意。

(角色名使用,想着钟N赵R写的,

所以大概也算钟赵……)

稽古場
晚星就像你的眼睛杀人又放火

晚星就像你的眼睛杀人又放火

晚星就像你的眼睛杀人又放火

无卿_丹鹤檀栾
被屏了又屏,无语,但我一定要发...

被屏了又屏,无语,但我一定要发。是同人,预警内详。

被屏了又屏,无语,但我一定要发。是同人,预警内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