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iffany

11624浏览    2781参与
Favo+  ^Y^

偏心 (54)

[图片]

54


從調整時差的睡眠中醒來,泰妍呆呆的躺了一會兒才回過神,瞇著眼睛看了眼所處的房間,勉強爬起來拉開窗簾后,抓了抓亂髪站在窗前望著眼前藍白相間層疊的城堡群和稍遠的海天一線風景,意識漸漸恢復到睡下之前,沒錯,現在身處于圣托里尼島的伊亞,被稱為距離天堂最近的地方

手臂越過頭頂做身體拉伸,活動頸脖,扭頭看了眼地上被打開的行李箱,挑了件外套披上后推開了門窗,走到房間外的露臺,一陣海風撲面,還有些許咖啡香氣,看了眼旁邊房間的露臺,只見允兒正坐在露臺的桌椅前享受風景和咖啡

"哦?沒休息嗎?",泰妍清了清嗓子發出問候

順著聲音,允兒扭頭,"醒了?我躺了一...



54


從調整時差的睡眠中醒來,泰妍呆呆的躺了一會兒才回過神,瞇著眼睛看了眼所處的房間,勉強爬起來拉開窗簾后,抓了抓亂髪站在窗前望著眼前藍白相間層疊的城堡群和稍遠的海天一線風景,意識漸漸恢復到睡下之前,沒錯,現在身處于圣托里尼島的伊亞,被稱為距離天堂最近的地方

手臂越過頭頂做身體拉伸,活動頸脖,扭頭看了眼地上被打開的行李箱,挑了件外套披上后推開了門窗,走到房間外的露臺,一陣海風撲面,還有些許咖啡香氣,看了眼旁邊房間的露臺,只見允兒正坐在露臺的桌椅前享受風景和咖啡

"哦?沒休息嗎?",泰妍清了清嗓子發出問候

順著聲音,允兒扭頭,"醒了?我躺了一會兒就起來了,飛機上我不是一直在休息嗎?"

"讓人羡慕的體質"

"那麼長時間的飛行時間不好好休息,姐姐是你太弱了"

"..."

"風景這麼好,睡覺太可惜了"

"到達后失去了精神,謝謝你沒有把我扔在機場,順利的把我帶到這里還辦理了入住"

"姐姐真的,是個笨蛋,美英姐姐一點也沒形容錯!"

"...她對你說我是笨蛋?"

"沒有啦,用美英姐姐做擋箭牌才不會被你記仇"

"...這是什麽邏輯"

"過份一點行為,用美英姐姐的名義來做,是不是可以讓你原諒?"

"等一下...我剛睡醒大腦還沒清醒,你這是在強制合理化自己錯誤的行為?"

"沒有沒有,美英姐姐的名義絕對不是強制合理化的代名詞",允兒抿嘴忍笑

"說真的"

"嗯?"

"你的確有一點可愛"

"喔?姐姐是在向我示好嗎?"

"不可以嗎?"

"當然可以,我很喜歡你來著"

"嗷嗚...現在年輕的孩子們都這麼直白嗎?"

"不可以喜歡你嗎?"

"可以可以"

表現出強烈求生欲的泰妍明知她在開玩笑決定還是認輸

"我到啦!"

泰妍疑惑的看著允兒,只見她舉起手機,屏幕上正在進行視頻通話,"風有點大,我先進去了"

允兒揮揮手,泰妍猶豫著進屋了

坐在床邊看著正對的窗外,泰妍拿著手機考慮是否要報平安,手機上卻先亮了,一條推送新聞泰妍只看完標題就呆住了


"哇!姐姐來吃飯居然不叫我一起!!"

允兒端著食物在泰妍對面坐下

"你不是在忙嗎?"

"哪有!!"

"有點餓,下來餐廳發現有24小時營業的自助餐"

泰妍端起咖啡送到嘴邊太燙又放下

允兒往嘴里送了塊小蛋糕,看了眼把果汁送到嘴邊,"有心事嗎?"

"很明顯?"

"有一點"

"沒有,很享受來著,這里太適合休假了"

"姐姐你不是來休假的哦,我才是"

"...拿獎和休假有區別嗎?"

"當然啊,意面好好吃,姐姐你怎麼沒取?"

"我怎麼沒見到?"

"你不是說餓嗎?空肚不要喝咖啡,對身體不好"

允兒貼心的話讓泰妍放下遲遲沒送入嘴的食物,"我有好像還沒適應時差"

"不會啊,某人眼睛都睡腫了好嘛"

"..."

"心情不好?"

"還好,沒有不好的理由"

"這話聽起來就很不好,不好不需要理由,因為菜不好吃,因為咖啡太燙,因為某條新聞"

"...你和她是好朋友這件事,比秀英是她朋友還要真實"

"她?她是誰?"

"...你每次裝可愛都太明顯了"

"美英姐姐啊?我也收到了新聞推送,真討厭!我不在韓國還給我推送韓國新聞,這就是互聯網不好之處,想安心的休假,休假以外的事不要通知我好不好,泰妍姐姐你說對不對?"

"嗯",泰妍點點頭

"在意嗎?"

泰妍口是心非的搖搖頭,起身去端了杯果汁回來坐下

"可..那是真實的,姐姐你應該清楚吧?"

喝了口果汁,泰妍找不到反駁的話,實際上也不需要反駁,允兒花心思的鋪展話題,無非是想確認態度

"她對自己的事情有分寸"

"可這由不得她獨自拿捏"

過于戳心的直指,泰妍勉強的笑容瞬間凝固,一個小時前,手機上推送了美英未婚夫公開訂婚的消息,原本常年出現在財經版面上的人物,因為對象是才在幾個小時前公開共感宇宙館長身份的美英,占領了娛樂版不小版面

泰妍抿了抿嘴沒有接話

"說來奇怪,姐姐才公開身份,按她的風格理應讓公開身份的新聞飄幾天,可那邊迫不及待的公開了訂婚的消息,有點奇怪"

"是嗎?"

"感覺像是沒有商量好,據我對美英姐姐的了解,她不喜歡張揚個人生活,公開館長身份已經非常破格,姐姐說過,按義務來說,公開身份是必要的,可私心的想保留個人隱私才選擇一直在幕后,讓秀英姐姐獨當一面,不是嗎?一定是發生了什麽才讓她冒險做了這個決定,一個月后結婚,按照公開的時間來得及嗎?你的巡展姐姐會跟著一起,對吧?"

"嗯"

"必須姐姐跟著嗎?"

"廚師把剛做好的意面端了出來,你要不要添一些?"

"是嗎?"

咬著叉子的允兒看了眼,端起跟前的盤子走了過去,泰妍端起果汁喝了一大口


泰妍躺在床上意興闌珊的翻閱大賽主辦提供的資料,看了眼手機上本地時間晚上11點,此刻韓國是白天,不時瞄屏幕盼來了秀英確認到達的信息,之后手機安靜了好長一段時間

門外有人敲門,泰妍開門先被一盒食物擋在了眼前,允兒從食物那頭歪著腦袋打招呼,"我看你晚餐吃很少"

"現在很晚了"

"晚了和餓了不沖突,美英姐姐交待過我要照顧你"

"..."

"吶~帶了香檳,要不要喝一杯?"

泰妍想了想點點頭,按亮了本暗著的房間燈開關后讓她進屋

"在房間里不開燈,是已經休息了嗎?"

"沒有,想認真的傾聽外面的海浪聲,ASMR效果滿分"

"居然在做這麼孤獨的事情,ASMR又是什麽啊,以為你心情非常不好呢"

"不會啊"

"姐姐你是不是不知道,每次口是心非都好明顯"

"是嗎?"

"所以以前只能當導演啊,能看透人心,卻不懂得分析自己"

"我為什麽要分析自己"

"有杯子嗎?"

泰妍從酒柜拿了二個香檳杯,跟著允兒穿過臥室在露臺的桌椅前坐下

"你為什麽,從來不主動說點什麽"

"主動說什麽?"

"八卦也好,其他也好,你自己也好,老讓人好奇,卻不主動透露"

"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不會,我們不是朋友嗎?相互了解是必須的"

"想知道什麽?"

"下午你在補眠中錯過了這里最棒的日落,太震撼了,手機無法記錄下的真實,甚至有些感動"

"明天還會有,不是嗎?"

"天氣和心情一樣,不會一直保持在同個狀態下,一連幾天下雨的話,今天就成了最近最后一次日落"

"真有那麼好嗎?"

"隨著日落,心情慢慢沉靜,炙烈的太陽發出下山前的火紅,心里有難以言語的激動,是很適合分享的時刻,從餐廳分開后,想約你去鎮上走走來著,結果你直接回房間呆到現在,好悶啊,現在我們相對而坐,聽著海浪聲,你沒什麽想分享的嗎?"

盡管伊亞入夜了,可亮了燈的城鎮更顯浪漫的氣息,難怪是許多人的蜜月盛地,涼風帶著陌生感染周遭,遠遠近近的浪花,不熟悉的語言更添異鄉的寂寞,泰妍不想承認卻無法否認,暗涌反復的浪花卷著叫'思念'的思緒,推進又后退在未知的黑暗中

"允兒,不要試探我"

"試探什麽?"

泰妍無奈的看了眼允兒,深吸一口氣繼而看向前方,"我和黃美英在交往"

...


                                            

兔兔研究员
占tag抱歉,大家看看我们帕尼...

占tag抱歉,大家看看我们帕尼尼吧~是15cm的孩子,不会盈利,50团84r   100团61r,快来带孩子回家吧~

占tag抱歉,大家看看我们帕尼尼吧~是15cm的孩子,不会盈利,50团84r   100团61r,快来带孩子回家吧~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2/20 Tiff...

2020/02/20

Tiffany黄美英 IG更新:

LA . young & live ☁️👼🏻🤍 -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2/20

Tiffany黄美英 IG更新:

LA . young & live ☁️👼🏻🤍 -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2/18 Tiff...

2020/02/18

Tiffany黄美英 IG更新:

oh feelings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2/18

Tiffany黄美英 IG更新:

oh feelings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蒼海無音

「修羅淚」-04

西卡本身並非修羅,她能看見真正的我的原因,真要說的話得扯到很久遠的年代去。


總之我們倆是姊妹。無論有沒有血緣,我們永遠都是。


「東方的國家有很多,例如中國、日本、新加坡…」


「這次到韓國去吧!其他一概不考慮。」


「噢…就這麼決定了?」


「新加坡下次吧!中國和日本的記憶還很新鮮,我暫時還不想去。」


接過西卡遞上前的乾毛巾,我擦了擦手上因方才洗碗而沾上的水漬,隨即又將毛巾遞還給她。


「吶…帕尼阿,我能不能…」...


西卡本身並非修羅,她能看見真正的我的原因,真要說的話得扯到很久遠的年代去。

 

總之我們倆是姊妹。無論有沒有血緣,我們永遠都是。

 

 

「東方的國家有很多,例如中國、日本、新加坡…」

 

「這次到韓國去吧!其他一概不考慮。」

 

「噢…就這麼決定了?」

 

「新加坡下次吧!中國和日本的記憶還很新鮮,我暫時還不想去。」

 

 

接過西卡遞上前的乾毛巾,我擦了擦手上因方才洗碗而沾上的水漬,隨即又將毛巾遞還給她。

 

 

「吶…帕尼阿,我能不能…」

 

「有什麼問題就問吧!」

 

「這妳說的喔!」

 

「嗯,我說的。」

 

 

回到客廳之後,我趁著西卡剛坐上沙發時,迅速將切好的蘋果端給她。怕她待會又渴了,我又再倒了杯果汁放到她面前。

 

 

「喂喂喂!妳也停一下好不好?我要問妳問題呢!」

 

「好,我不動。」

 

「妳是不是…又想起她了?」

 

「誰?」

 

「妳知道我指誰。」

 

 

與西卡四目相交的剎那,我的眼前頓時浮現出許多早已斑駁的曾經。一幕幕的穿插交錯,最終停格在一片荒涼的草原。而草原上頭有一匹駿馬,駿馬的主人正對著眼前一處耀眼的水晶碑垂首哭泣。

 

畫面來得很快,快到讓我有些措手不及。一時之間竟無力轉念抵抗,只能任由那年代不可考的曾經,慢慢的吞噬自己。

 



蒼海無音

「修羅淚」-03

生性殘暴、好逞兇鬥狠為真,但那不代表我們真能為所欲為。該守的戒條一樣不少,其中一項便是不能隨意動怒、不能以荒誕可笑的理由於普通人的世界中胡亂開殺。而這戒條又以一定修為的修羅為主,以防心術不正的修羅恣意毀壞這是界的規矩。


自上古世界的演化直到今天,修羅其實與常人無異。我們不會長生不老,更沒有所謂的永生不死。人類吃什麼為生,我們自然也以什麼為主。


想必至此已經有人在想著,那究竟修羅有什麼特別的?


唉,還是有的。不過不是每個人都能看得出真正的我們。


對於那樣的型態,我們稱作「修羅真身」。在許多書籍的敘述中,修羅真身的樣貌大多是青...

生性殘暴、好逞兇鬥狠為真,但那不代表我們真能為所欲為。該守的戒條一樣不少,其中一項便是不能隨意動怒、不能以荒誕可笑的理由於普通人的世界中胡亂開殺。而這戒條又以一定修為的修羅為主,以防心術不正的修羅恣意毀壞這是界的規矩。

 

自上古世界的演化直到今天,修羅其實與常人無異。我們不會長生不老,更沒有所謂的永生不死。人類吃什麼為生,我們自然也以什麼為主。

 

想必至此已經有人在想著,那究竟修羅有什麼特別的?

 

唉,還是有的。不過不是每個人都能看得出真正的我們。

 

對於那樣的型態,我們稱作「修羅真身」。在許多書籍的敘述中,修羅真身的樣貌大多是青面獠牙、體格壯碩。但要能將型態看的那麼完整,或是將真身進化到如敘述般,這勢必還得再經過一段能力的強化方能如此。

 

雖然修羅的壽命和普通人沒兩樣,但最大的差別就在於我們的記憶屬長生不死,且可以永久持續下去。也就是說無論我們換過多少身體,只要「真身」不壞,再久遠的記憶我們都能記得清清楚楚。

 

不過這其實是一種折磨,如同吸血鬼擁有長生不死的孤獨般。

 

你記得所有的事、記得所有自己遇過的人,但在一定的時間過後卻沒有人記得你。你忘不了這世界最初的樣貌,但最後卻也只能在人類的想像中去懷念曾經的美好。

 


蒼海無音

「修羅淚」-02

在那之後,西卡對於我的決定並未再多表示什麼。回到東方這決定對我而言也許是個好的開始,但也很有可能是踏入另個更糟的環境。


總之,未來的一切是未知數。於我、於西卡、於下個我們及將要踏上的國土…


等等…我似乎一直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好好的介紹自己,沒錯吧?


呵,相信看到這已經有許多人把我們當西方特有種,吸血鬼。


很可惜我們不是。再正確一點來說,應該是只有「我」,而不是「我們」。


傳說中的吸血鬼與死人無異,他們還必須以血為生。唯一讓人嚮往的,大概就是壽命無限這件事吧?


但我從未對此有過渴望...

在那之後,西卡對於我的決定並未再多表示什麼。回到東方這決定對我而言也許是個好的開始,但也很有可能是踏入另個更糟的環境。

 

總之,未來的一切是未知數。於我、於西卡、於下個我們及將要踏上的國土…

 

等等…我似乎一直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好好的介紹自己,沒錯吧?

 

呵,相信看到這已經有許多人把我們當西方特有種,吸血鬼。

 

很可惜我們不是。再正確一點來說,應該是只有「我」,而不是「我們」。

 

傳說中的吸血鬼與死人無異,他們還必須以血為生。唯一讓人嚮往的,大概就是壽命無限這件事吧?

 

但我從未對此有過渴望。

 

能想象嗎?眼前的帥哥、美女,在看似年輕的外表下,實際上隨隨便便就已經百來歲。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年齡秘密。

 

不說吸血鬼了,我得想想該怎麼介紹自己才是。

 

聽過修羅嗎?

 

據文獻記載,修羅本性殘暴、好逞兇鬥狠。男修羅擅於興風作浪,女修羅則因相貌美,擅於迷惑眾生,亂其心、使其淫。更因本性和能力之故,修羅非神、非鬼亦非人,簡單來說就是介於神、鬼、人之間的怪物。

 

以上介紹,狗屁二字。

 

根據經驗來說,歷史上的文獻記載往往百分之九十都是假的。剩餘的百分之十亦是真假互參,主以假而當為真。

 

不過真正的修羅確實介於神、鬼、人之間,但卻又不屬於這三者任何。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2/08

Tiffany黄美英 IG更新:

@tomford 🌙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2/08

Tiffany黄美英 IG更新:

@tomford 🌙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蒼海無音

「修羅淚」-01

從來沒有人能看的見我。


就我活著以來直到今天,從來沒有。


「原來妳在這?快收起妳的紅眼睛,妳知道我不怕的。」


「能看見這樣的我,這世界也只有妳了,潔西卡…」


這世界?


是的,在這個幾乎是普通人的世界裡,潔西卡是極少數能看見我的人。


那個與平日無異,卻是血色雙瞳的我。


「走吧!晚餐是妳愛的焗烤,冷了就不好吃了。」


「妳先走,我會跟上。」


收起頂樓上準備踏出的雙腳,我望著逐漸...

從來沒有人能看的見我。

 

就我活著以來直到今天,從來沒有。

 

 

「原來妳在這?快收起妳的紅眼睛,妳知道我不怕的。」

 

「能看見這樣的我,這世界也只有妳了,潔西卡…」

 

 

這世界?

 

是的,在這個幾乎是普通人的世界裡,潔西卡是極少數能看見我的人。

 

那個與平日無異,卻是血色雙瞳的我。

 

 

「走吧!晚餐是妳愛的焗烤,冷了就不好吃了。」

 

「妳先走,我會跟上。」

 

 

收起頂樓上準備踏出的雙腳,我望著逐漸遠走的西卡露出淡淡的笑容。隨即走下這荒廢的樓,以慣有的速度跟上她。

 

 

「看來…我們不能再待在這了。」

 

 

餐桌上,西卡語氣平穩的說著。手裡的酒杯晃阿晃,任由那杯中的血紅隨燈光透出攝人的光彩。

 

 

「西方世界的一切,對我們來說確實比較熟悉,但妳知道的…一切都是過去式。」

 

「西卡,花椰菜沒有熟呢…」

 

「呀!妳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末了,西卡的眼神透出一絲憤怒。不過只有一下下,那微不足道的幾秒鐘。

 

 

「帕尼˙黃女士…」

 

「我知道妳是為我好,西卡˙鄭女士。」

 

「所以…」

 

「所以這裡結束後,我們去哪?」

 

「妳說呢?妳想去哪?」

 

 

順著西卡的眼神,我的目光停留在餐桌中央的一張古老地圖上。

 

 

「東方,很久沒回去了,自從…妳決定離開以後。」

 


蒼海無音

「守護者之約」-07

在不遠處的巷弄內,幾名高大人影迅速閃過。除了凌亂的腳步聲外,隨即而來的是幾名男人憤怒的低吼。


「她到底躲去哪了?要是找不到的話,上頭怪罪下來就…」


「都給我閉嘴!一個小孩子在這大半夜是能躲去哪!」


「這天氣這麼凍,一定躲在這附近而已!去那邊找!」


幾句短暫的抱怨後,男人們已經逐漸走遠。藉著微弱的燈光照射,不遠處的雜物堆,倒著一個瘦小的身軀。


「我們快過去看看。」


「可是大小姐,這、這要是被那些男人發現的話…」


「所以我才要妳快阿,在晚一點那孩子的人生就毀了!」...


在不遠處的巷弄內,幾名高大人影迅速閃過。除了凌亂的腳步聲外,隨即而來的是幾名男人憤怒的低吼。

 

「她到底躲去哪了?要是找不到的話,上頭怪罪下來就…」

 

「都給我閉嘴!一個小孩子在這大半夜是能躲去哪!」

 

「這天氣這麼凍,一定躲在這附近而已!去那邊找!」

 

幾句短暫的抱怨後,男人們已經逐漸走遠。藉著微弱的燈光照射,不遠處的雜物堆,倒著一個瘦小的身軀。

 

「我們快過去看看。」

 

「可是大小姐,這、這要是被那些男人發現的話…」

 

「所以我才要妳快阿,在晚一點那孩子的人生就毀了!」

 

隨著我急促的催趕,家僕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當我們到達雜物堆前時,那瘦小的身軀正不斷的顫抖著。

 

「把她抱上來,我們得帶她離開這。」

 

「可是大小姐,這女孩不會真的是那些人尋找的那位…」

 

「很有可能,但那些人從事的應該是違法的販賣人口。」

 

「那、那該請城鎮警長來一趟嗎?」

 

隨著家僕將小女孩抱上我的雙腿上時,我趕緊打開羊毛毯,並讓小女孩窩在自己的胸前。

 

「我們先回酒館吧,別讓其他人等。」

 

「可是她…」

 

「這件事妳就裝作不知情,待會我自然會處理。」

 

一陣簡略的叮囑後,我和家僕趕緊回到預定的酒館與其他人會合。

 

掛心懷中的瘦小身軀,前往酒館的路上,我始終緊皺著眉頭。

 


Favo+  ^Y^

偏心 (53)

[图片]

祝各位元宵節快樂~


53


"什麽!?"

"一定很想聽到這種答案吧?"

"黃美英!不要亂開玩笑!!"

"知道開玩笑還這麼問?不要亂想啦"

"你們過份要好是我個人單方面的看法,夾雜了我個人主觀因素,可是如果另一個人也這麼認為,甚至覺得超過,我覺得你需要反省"

"另一個人,是誰?"

"還能是誰!"

"他找你訴苦了?"

"訴苦不至于,不是,你自己察覺到過份了嗎?居然會用到訴苦這種詞眼,反省來得很...



祝各位元宵節快樂~


53


"什麽!?"

"一定很想聽到這種答案吧?"

"黃美英!不要亂開玩笑!!"

"知道開玩笑還這麼問?不要亂想啦"

"你們過份要好是我個人單方面的看法,夾雜了我個人主觀因素,可是如果另一個人也這麼認為,甚至覺得超過,我覺得你需要反省"

"另一個人,是誰?"

"還能是誰!"

"他找你訴苦了?"

"訴苦不至于,不是,你自己察覺到過份了嗎?居然會用到訴苦這種詞眼,反省來得很快嘛"

"我什麽都沒做錯"

"怎麼說呢,鬱鬱寡歡來著,晚宴現場他最熟悉的是你吧?但你并沒有伴在他身邊,他可是今晚晚宴的贊助人,沒能得到你的歡心,還被冷漠對待"

"秀英,這是我和他的事"

"語氣忽然就語重心常了起來,這是你們的事,不是你和他,你和他是你們,突然玩什麽生疏的把戲!"

"有點累"

"我不允許你傷害自己,知道嗎?"

"好啦"

"有苦惱要告訴我,我絕對不允許泰妍第一個知道,她可是排在我后面的"

"這也要爭?"

"當然!雖然我很喜歡那家伙,從人性上來說,可我們先認識,我們是同盟這個默契并未沒變,如果那家伙惹出什麽事,我當然不會放過她"

"你應該知道,單方面對無辜的人放狠話,是不會被傳達給你耍狠對象的"

"黃美英,我相信你"

"你已經回家了?"

"沒有"

"那就好好約會吧"

"知道自己的珍貴了吧?我可是在約會的時間里聯系你"

"抽泣,暖心,感動三件套"

"你這個人,真的是!!哪有人把情感用敘述的語氣表達出來!?你是不是不想見到我了?"

"再說下去,你的約會對象會強制變成我,我才不要!"

第二天,美英收到了一條特別的新聞推送,雖然文章里沒有實名提到美英,可對共感宇宙的負責人有了更深一層的報道,美英敏感的察覺出并不是偶然

翻完新聞評論,秀英傳來了消息

'并不知道會有這篇報道,沒有事前通知也未曾聯系過,內容里'據工作人員稱'的部分是捏造'

美英放下手機,下床走到廚房按下咖啡機做咖啡的按鈕,繼而來到客廳曬進了陽光的沙發上望向窗外,倒不是怕身份終究會被公開,畢竟在業內并不是秘密,真要有心挖掘,關于美英館長的身份不會這麼久未被公開,會在這個時間點被動探索是個信號

端著做好的咖啡回到臥室,床上的手機正因來電發出震動

"你去過愛琴海嗎?"

"哦?"

"猜我現在在哪里?"

"有點吵"

"我在機場!馬上出發去希臘!!"

"為什麽?!"

"之前在網上看到歐洲的藝術大賽,試一試的想法寄去了作品,接到通知讓我親自過去領獎!!"

"確定不是騙子?!"

"不是,他們用官方郵箱給我發了邀請函"

"...你一個人去?"

"向秀英報備過,她想陪我去可是走不開,協調了英語不錯的允兒陪我去"

"允兒?她很忙,加上她又不是共感宇宙的員工,秀英怎麼胡亂"

"沒事兒~姐姐,我也想去走走",電話那頭傳來允兒的聲音

"就你們倆嗎?"

"美英姐姐要一起去嗎?說起來,姐姐你的英語能力更適合陪同"

允兒發出的臨時邀請更像是確認,電話這頭的美英識穿后在床邊坐下,"某人的巡展還有許多準備工作"

"啊!對了,我的巡展!!這次大賽在希臘愛琴海舉行,結束時間在巡展前,首展不是巴黎嗎?秀英讓我拿完獎后直接飛過去"

"不回來了?!"

"嗯,說起來衣服好像沒帶夠"

"買就好了",允兒建議道

"這麼重要的事情,秀英怎麼沒告訴我?"

"昨晚離開沒多久收到的消息,另外吳教授讓我隨同參加月底在英國舉行的國際藝術家大賽討論會"

"秀英和我提過了,注意安全"

"嗯"

"不要給允兒增添麻煩"

"不麻煩她,我會很糟糕"

"這是說的什麽奇怪的話"

"靠我自己當然不行!我會盡量不麻煩她"

"先恭喜你了"

"不用不用,等你當面恭喜我"

"你不是直接飛巴黎嗎?只能提前了"

"不好,我想你當面恭喜我"

"允兒...不在旁邊?"

"她去托運行李了"

"不要亂說話"

"允兒不是你的朋友嗎?"

"是我的朋友,但你不可以亂說話"

"我會忍不住,如果說了什麽,你要提前原諒我"

"不好,我會根據輕重懲罰"

"允兒來了~允兒,館長找你"

"..."

"姐姐找我?"

"...泰妍比較任性,多多包含和麻煩你了"

"不麻煩,秀英姐姐已經拜託過了,姐姐你就不用客氣了,再說你們包攬所有費用,我為什麽要拒絕,我還挺喜歡與泰妍姐姐相處,任性嘛是挺厲害的,可她是姐姐你的朋友啊,也是我的朋友"

"喜歡就好"

"姐姐也喜歡嗎?"

"喜歡什麽?"

"喜歡泰妍姐姐,和她相處"

"...好好說話"

"哈哈,雖然很臨時的任務,但我會好好與泰妍姐姐相處的"

"她不太會喝酒,不要灌她酒"

"姐姐擔心得太多余了"

"好啦,回來后我請你吃飯"

"嗯"


"在這之前共感宇宙都由崔秀英總監負責對外的工作,隱藏了這麼久的館長身份,選擇主動公開有什麽契機嗎?"

"成立工作室之后,從幕后到幕前是必須的過程,往后工作計劃里由我參與策劃的比重更多,即使現在不公開,未來也會在不同的活動中出現,以免大眾猜來猜去,也感受到有需要公開的義務,承擔相應的責任"

"聽聞過共感宇宙的館長是位嚴肅個性的人,沒想到您如此年輕,更加證實共感宇宙受到目前年輕人喜歡的原因"

"共感宇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沒有前輩們的牽引,絕對沒辦法得到大家的支持,包括接下來的藝術家計劃,靠著大家的支持才能推進"

"屬于共感宇宙的金泰妍藝術家,個人首展沒有在共感宇宙,而是在現代美術館舉行,有特別的原因嗎?"

"現代美術館的館長和我是朋友,他們對泰妍的支持讓我們之間毫無負擔,雖說同行之間有商業對手的說法,可也是共存的關系,互相扶持才能走得更遠"

"黃館長的事業蒸蒸日上,私人生活是否也如此成功呢?"

"我印象中你們很專業,私人生活的部分抱歉暫時不適合公開,加上不是藝人,對大眾沒有交代到這個地步的需要"

"哇~鐵壁,防得真緊"

看似有計劃的公開館長身份,對美英來說并不容易,被動的推到了幕前,只能果斷的做出應對方式,請秀英聯系業內數一數二的媒體,通過專訪公開身份,成為當月的雜志封面,美英下了很大的決心

如記者的形容,從前如鐵壁般的防范,最終還是走到了公開身份這一步,無法避免的被八卦會在接下來幾天刮風下雨...


                                            

Favo+  ^Y^

偏心 (52)

[图片]

52


"好嘛,不要生氣~"

"誰生氣了?懶得和你們說,我要離開了"

"對嘛,會場上少了你可不行"

"...我要回家!"

"終于結束了?"

"沒有,等一下...",秀英雙手抱胸瞇起眼睛,"你也要走?"

"嗯",美英點點頭

"留她一個人在這里?不太好吧,她穿成這樣會被那些少爺誤會"

美英撇了眼旁邊看似弱小無助的泰妍,"...一起離開"

"全都走?!"...



52


"好嘛,不要生氣~"

"誰生氣了?懶得和你們說,我要離開了"

"對嘛,會場上少了你可不行"

"...我要回家!"

"終于結束了?"

"沒有,等一下...",秀英雙手抱胸瞇起眼睛,"你也要走?"

"嗯",美英點點頭

"留她一個人在這里?不太好吧,她穿成這樣會被那些少爺誤會"

美英撇了眼旁邊看似弱小無助的泰妍,"...一起離開"

"全都走?!"

"你不是說了她一個人在這里會危險嗎?"

"誰說危險了?搞清楚誤會和危險是二回事,被誤會結識后說不定會得到更多的贊助呢"

"崔秀英!!"

"媽呀!需要這麼大音量嘛~也就說說,你這人幽默感失蹤了?"

"我有點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頭痛?脖子痛?還是腰痛?行了行了,你們走吧,泰妍記得把這里痛那里痛的她送回家"

"我...我嗎?"

"留你在這里她又不樂意,不能我也走吧,會長會不高興,說起來上次有筆資金還未到帳,得去找她確認,她不舒服你送她回家是員工的義務"

"員工的義務"

"怎麼?不愿意?"

泰妍瞄了眼看好戲的美英,搖搖頭又點點頭,"接受考驗",話落音就被美英伸手捶了下手臂

"你們...你們關系是不是太好了?",秀英吃味的看著二人自然親昵的互動,"我很在意啊?非常在意的,關系怎麼趁我不注意就好成了這樣呢?就算好朋友速度也太快了,黃美英我以朋友身份命令你也捶捶我"

"...居然會有人找捶?她下手很重,哎呀~好痛啊",再次遭受暴力對待的泰妍假裝捂手臂擠眉弄眼

"啊!!你們真的很奇怪,不說了,為什麽在洗手間說事情!"


"干嘛讓人處境變得奇怪!"

回到美英住所,和諧原是回到自己空間后展現大魔王本性前奏,脫下的外套還沒掛好,泰妍受到了莫名的質疑,端住水杯歪著腦袋往臥室里看了看

"你在說我?"

"對秀英說接受考驗什麽的,我很可惡嗎?對你來說是考驗嗎?!"

"嘛~憋了一路不說話,還想說怎麼這麼安靜",泰妍放下水杯走到了門口,"怎麼不是考驗,你又不是隨便的人"

"我很難伺候吧?"

"吶,不允許你挖完一個坑,我剛填完,你又給我挖一個"

"哼!!"

"半個小時之前你是館長,送到家后就不是了,對吧?"

"為什麽不是!?"

"我說不是就不是"

"哇!金泰妍,你兇我?"

"沒有沒有,誤會"

"我才沒有誤會"

"誒"

"干嘛"

"現在呢,有件迫切的事想做"

"把話說完"

"想洗澡,然后在那里抱著你,睡覺"

即便知道走向會是這般的不正經,美英還是忍俊不禁,"我要卸妝"

美英把外套扔在泰妍指向的床上后,坐在了梳妝檯前卸妝

穿著單薄的泰妍掀開被單躺下,看著美英卸妝的背影,用手機拍下照片

"這二天降溫,不知道你在想什麽穿得這麼單薄,生病了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上一次感冒讓你增長經驗了"

"也不看看是什麽場合,穿那麼少"

聽著美英自言自語的吐槽,泰妍笑著確認因新消息而震動的手機,在看完消息后從床上坐了起來,"把你安全送到,我的任務也完成了"

"你要走?"

"吳教授讓我過去一趟"

"現在?!"

"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討論,看來今晚不能實現心愿了"

停下手上的動作,美英有些失落的扭頭看了眼泰妍,"肯定是重要的事情"

把泰妍送到門口,美英遞了件大衣給她穿上后順勢被抱住了,"早點休息"

"現在不早了"

"保留這次睡覺的機會"

"...不正經"

"不想放開呢,啊~不如告訴吳教授我現在不舒服,不方便過去"

"不準騙吳教授!"

"你這該死的理性太胡攪蠻纏了"

"泰妍"

"嗯?"

"我喜歡你"

抱著的手不由環緊,靠在肩上的腦袋吻了吻她的耳朵,然后移到唇邊

"好,我接受你"

被逗樂的美英推開泰妍,靠在墻邊噘著嘴,"快去吧,結束后早點回去"

"嗯"


洗完澡的美英確認手機信息,上面有好幾通秀英的未接來電

"找我?"

"忘了說來著"

"什麽?"

"吳教授和我溝通過,他收到國際藝術家協會邀請,擬擔任今年國際藝術家大賽評委,大賽之前會有個專家討論會定在下個月底在英國舉行,他想帶泰妍一起參加"

"下個月底?"

"嗯,時間在巡展結束前后"

"前還是后?"

"重要嗎?這可比巡展的機會要珍貴得多,能夠接觸到平時連約也約不到的海外專家們,是一次難得有姓有名的機會,泰妍做為新人參加會很受矚目"

"告訴泰妍了嗎?"

"吳教授會親自告她,總之我已經代表共感宇宙先答應了"

"知道了"

"泰妍完成任務了?"

"說的什麽奇怪的話"

"哪里奇怪了?"

"她剛離開,去吳教授那邊了"

"哦?這家伙什麽事都會和你說嘛"

"這算秘密嗎?"

"沒有,只是覺得你們之間,有點貓膩"

"不要大半夜亂吃醋好不好!"

"黃美英!你不和我掏心,也不準我吃醋,好狠心吶!我什麽都不可以,她什麽都可以,喜新厭舊的壞人,我要上訴!"

"...夜色晚了,你要注意健康"

"聽出了攻擊的味道"

"沒有,崔秀英你永遠是我的Bestfriend"

"不是唯一,我不稀罕"

"怪腔怪調"

"我只有你了"

"真的嗎?"

"...我的胸口好痛啊"

"虛情假意的話對我說就足夠了,你對Sunny小姐也這樣就完蛋了"

"干嘛突然說她!"

"媽呀!需要這麼大音量嘛~也就說說,你這人幽默感失蹤了?"

"...輸了"

"彼此彼此"

"黃美英"

"叫人全名就要說重點!"

"你們不會在交往吧?"

"對啊"

...


                                            

墨茗咩
学校摸的图。。今天才想起来。。...

学校摸的图。。今天才想起来。。是耐心小姐姐啊

在这里赞美五日传说的太太啊您是神仙

因为在学校画的想不起来细节所以不像。。emmm


学校摸的图。。今天才想起来。。是耐心小姐姐啊

在这里赞美五日传说的太太啊您是神仙

因为在学校画的想不起来细节所以不像。。emmm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1/29

Tiffany黄美英 IG更新:

🍇 sweetnsoft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1/29

Tiffany黄美英 IG更新:

🍇 sweetnsoft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蒼海無音

「守護者之約」–06

「大小姐,預計明天中午就能到達莊園了。」


「這一路大家都辛苦了,晚上到酒館去,我請各位喝上一杯。」


遙遠的路途總是特別的折磨人。最後一次的酒館外宿,意味著即將而來的相聚。


傍晚過後,小鎮上開始飄起茫茫風雪。記憶中,母親的離去,也是在一場入夜後的冬雪。


也許冬雪正意味著離別吧?


我的雙腿知覺,亦是在一場冬雪中,與我永別。


討厭,我徹底討厭生命中的每一場冬雪。


「大小姐,馬夫說他會晚點到,我們要等他嗎?」


「我們先過去吧!先過去喝點熱湯暖暖身。」...


「大小姐,預計明天中午就能到達莊園了。」

 

「這一路大家都辛苦了,晚上到酒館去,我請各位喝上一杯。」

 

遙遠的路途總是特別的折磨人。最後一次的酒館外宿,意味著即將而來的相聚。

 

傍晚過後,小鎮上開始飄起茫茫風雪。記憶中,母親的離去,也是在一場入夜後的冬雪。

 

也許冬雪正意味著離別吧?

 

我的雙腿知覺,亦是在一場冬雪中,與我永別。

 

討厭,我徹底討厭生命中的每一場冬雪。

 

「大小姐,馬夫說他會晚點到,我們要等他嗎?」

 

「我們先過去吧!先過去喝點熱湯暖暖身。」

 

住宿和酒館的距離,相隔了幾條街。在捨棄了繁複使用的馬車,我決定就讓家僕推著輪椅直達酒館。

 

才相隔幾條街而已,省去勞師動眾,也讓大家輕鬆許多。

 

「這羊毛毯得牢牢的蓋著,不然外頭很冷的。」

 

「謝謝…」

 

「不客氣,大小姐。」

 

稍嫌生疏的朝家僕表示謝意,其實心裡一直很感激他們這些年來的不離不棄。

 

如果少了忠實的家僕們,也許我的人生,會是更加殘破的不完整。

 

「要是公爵願意一起出遊的話,相信莊園之旅就更完美了。」

 

穿越幾條小巷的時候,貼身的家僕正與我交談著。

 

就在此時…

 

「混帳東西!連個小孩子都能弄丟!快給我找!」

 

「我就不信她能逃去哪!」

 


Favo+  ^Y^

偏心 (51)

[图片]


51


經過秀英一圈的介紹,泰妍沒能記得住幾位,進行到了一半的晚宴越發令人意興闌珊,放下喝了一半的酒杯思索著離開,眼看秀英猛灌一杯酒正要裝沒看見就被抓住視線,繼而被拽住極不自然的加入到Sunny與他人的對話圈

"對啊"

極不自然的加入夠特別,突然的附和尤其離譜,與人聊天的Sunny投來壓下嘴角的偷笑,泰妍向Sunny點點頭

"崔總監是什麽星座?"

"在聊星座嗎?!"

"對啊"

泰妍笑著搖搖頭,借著餓了拿點心的藉口退出了三人談,目光掃了掃周圍,消失了一會兒的美英又再次出現了,與相熟的朋...




51


經過秀英一圈的介紹,泰妍沒能記得住幾位,進行到了一半的晚宴越發令人意興闌珊,放下喝了一半的酒杯思索著離開,眼看秀英猛灌一杯酒正要裝沒看見就被抓住視線,繼而被拽住極不自然的加入到Sunny與他人的對話圈

"對啊"

極不自然的加入夠特別,突然的附和尤其離譜,與人聊天的Sunny投來壓下嘴角的偷笑,泰妍向Sunny點點頭

"崔總監是什麽星座?"

"在聊星座嗎?!"

"對啊"

泰妍笑著搖搖頭,借著餓了拿點心的藉口退出了三人談,目光掃了掃周圍,消失了一會兒的美英又再次出現了,與相熟的朋友一一打招呼后來到了泰妍身邊

"無聊吧?"

"嗯"

對于陌生的場合,泰妍雖不排斥,可想適應卻無法適應,秀英的四處介紹,Sunny意外又有些意味不明的欣賞眼神,是錯覺就好了,可成年人對這種事天生敏感,主動拆穿是下下招,只能當做沒看到,每一次深呼吸都是勇氣不足的表現

"這類活動就是如此"

"為難你了"

"為了共感宇宙的商業發展,不得不搬出虛偽的一面"

"虛偽的一面也可愛"

"只是可愛嗎?"

"漂亮,可愛,性感,有魅力"

"繼續"

"已經是我全部的形容詞"

不自在在美英來到身邊后消失了,如果她在身邊一直陪著,并不會覺得有困難,可到了這里太多的變數,連美英也法分身,她離開后,帶走了致命的安全感

美英睨了泰妍一眼,"就會騙我"

"沒有,現在左手用力抓著右手,知道為什麽嗎?"

"手癢?"

"是呢,想",泰妍靠近美英耳邊,"抱著你,想把你握在手心"

話離開了耳邊,留下泛紅的耳朵,望向說出露骨言語后退開的泰妍,美英先是睜大了眼睛,然后笑著才要伸手,想到開頭秀英有樣學樣,又放下要捏臉的手,"你不敢",在她耳邊小聲反擊后,美英轉身走到向門口

確認正在與Sunny聊得熱火朝天的秀英所在位置,泰妍退了二步轉身跟了過去邁出晚宴會場,一門之外被包場的酒店大堂冷冷清清,上前拉住她的手鉆入轉彎無人狹小的昏暗通道,吵雜聲被隔離開后,背靠在冰冷的墻上未能適應,捧臉的手還有急迫的吻導入了溫度...

"我看到你的"

"不用管他"

"可是"

"泰妍"

望著因呼吸急促而臉紅的美英,泰妍眨了眨眼

"不用管他"


美英自是知道參加公開活動就會有遇到未婚夫的可能性,但一味的避開公開活動不是美英行事風格,更不利于共感宇宙發展,盡管做足了心理準備可真實的撞見后,尤其是與泰妍一起出現立刻感受到了失衡的距離

"簽了藝術家后,你的工作變得細碎了"

"有嗎?"

"從前大部分交給秀英跟進的工作,現在由你親自跟進,包括今晚親自帶藝術家來參加宴會"

"工作不分大小,和秀英是相互Cover"

"共感宇宙美術館發展得好好的,怎麼會進一步簽約藝術家?"

"你也說了'進一步',對共感宇宙進一步的發展,即然不是現在也是以后的必然,提前表示少走了冤枉路"

"我好像不止一次見到你們一起出現,上次...也是她吧?"

"不要說有歧意的話"

"她有厲害到你為她成立工作室?"

不適合延伸的話題,美英立刻察覺到了,"成立工作室是計劃之中,遇到泰妍是時機,好的事情需要時機天地人和,你呢?贊助了這次的晚宴?"

"你們協會會長主動邀請,沒有不出席之禮,更何況在這里遇到了你"

"聽出了揶揄"

"至少還會吐槽我,不至于把我推得太遠,我們的話題現在只有客套了嗎?"

不是嚴重到拷問心靈的問題,但美英意識到對方言語里溢出的不滿,"我們的事情等到巡展結束后再說,可以嗎?"

"我也不能讓你做不想做的事情"

"會長有時的邀請只是客套,可以不用理會"

"我來這里的原因怎麼會是因為會長的邀請,不來這里,我幾乎沒有見到你的機會"

"話說得這麼滿,受寵若驚不是該有的反應,對吧?"

"你和藝術家最好保持距離"

"這是我的事情"

"好心勸告"

"謝謝了"

"不好奇她的背景?"

美英深吸一口氣,室內的暖氣很足夠,可為什麽下決心后的每一步都被人提醒是錯的,錯或對難道不是當事者本人才能判斷嗎?被提醒危險,可泰妍能帶來什麽危險呢?心甘情願的冒險,憑什麽受到其他人的指責?

"她的背景在簽約前已經有了解"

"是嗎?"

...


"有心事?"

"沒有"

在洗手間整理妝容的泰妍在涂好口紅后看了眼旁邊若有所思的美英,幫著把背后大開的拉鏈拉回位置,又幫把裙擺理了理

"但你看起來很不專心耶"

"有嗎?"

"話變短了"

激情過后,抱在脖子上的雙手遲遲沒有放開,就那麼抱了好一會兒,安靜的空氣讓可泰妍讀出了她的百種情緒,來得快的激動,還有不肯放手的溫存,或多或少猜到了些什麽

"沒什麽"

"我是不是有繼續追問的權利?"

"干嘛這麼問"

"你的開心和心不在焉,我都想知道,尤其現在很在意,所以我想確認,我是不是可以?還是說你應付我,我就到此為止?"

"泰妍,我不是這個意思,沒有要推開你"

洗手間的門被推開,舉著手機在撥號的秀英在看到二人后,眉頭蹙得更緊,"宴會廳不是有專用洗手間嗎?你們怎麼跑到外面來了?"

"泰妍衣服不小心染上了紅酒"

美英快速捧了一把水,抓住泰妍本就單薄的外套下擺抓了抓

"我說你倆是不是精神不正常?一個衣服穿得像是去見愛人,一個說不參加的突然出現,還以為你和未婚夫離開了,你倆有必要結伴得難舍難分嗎?"

"不要責備泰妍,是我臨時的主意"

"搞什麽!哪里只責備她了?我是連你一起責備!!"

...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1/19

林俊杰 IG更新:

@tiffanyyoungofficial in @jfj_productions exchanging fashion tips!
Break a leg tomorrow!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1/19

林俊杰 IG更新:

@tiffanyyoungofficial in @jfj_productions exchanging fashion tips!
Break a leg tomorrow!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Favo+  ^Y^

偏心 (50)

[图片]

50


"上次活動,不見崔總監出席,還以為這次又不來呢"

"臨時有工作走不開,還要請李總多多照顧我們共感宇宙"

"看新聞,你們最近簽畫家了?"

"是呢,李總果然有在關注我們"

"作為協會的一員,現在不關注共感宇宙動向,很難與協會的成員們交流了"

"抬愛抬愛"

就在秀英應酬之際,余光看到了一位久未在應酬場合出現的身影,確認后竟看到了她后面的另一位熟悉身影,打發了跟前的人,秀英緩緩迎了過去

"你們!搞什麽!",秀英不滿的表情寫在臉...



50


"上次活動,不見崔總監出席,還以為這次又不來呢"

"臨時有工作走不開,還要請李總多多照顧我們共感宇宙"

"看新聞,你們最近簽畫家了?"

"是呢,李總果然有在關注我們"

"作為協會的一員,現在不關注共感宇宙動向,很難與協會的成員們交流了"

"抬愛抬愛"

就在秀英應酬之際,余光看到了一位久未在應酬場合出現的身影,確認后竟看到了她后面的另一位熟悉身影,打發了跟前的人,秀英緩緩迎了過去

"你們!搞什麽!",秀英不滿的表情寫在臉上,"不是說不來嗎?還有你!",歪了歪身子看了眼她的身后,"你們怎麼一起出現了?"

"沒有,在門口遇見的"

"什麽遇見!這個活動是你讓我代你參加的!"

"協會的公開活動,帶她出來亮相,不好嗎?"

"這是什麽鬼才邏輯,完全躲開我的問題"

"不是,我能插句話嗎?"

"你是她帶來的?",秀英不客氣的直指

泰妍看了眼美英,"喔,館長說我應該多參加類似公開活動"

"什麽啊,說不來的人來了,還帶了對此類活動毫無興趣的畫家一起出現,什麽詭異的安排,你要來怎麼不告訴我?!"

"告訴你,你就不會來了"

"對啊,你和我派一位代表來不就好了,還都出席了,你知不知道以后這就成了必須都得出席的標準?!黃美英你不要破壞標準好不好!!簡直浪費我的時間"

"憤憤不平做什麽?是誰捅了我們秀英這個馬蜂窩?"

"我生氣著呢,你閉嘴"

"好吧"

美英從經過的服務生端著的托盤里拿了二杯香檳,一杯遞給了身后聽泰妍,視線掃了眼她的妝扮后,表情二秒的不爽在轉身后隱藏了起來

"你們真是在門口遇見的?"

"當然不是"

"假的"

"...",得到異口不同聲卻同意思的回復,秀英倒吸一口冷氣

"我看見Sunny了,在那邊和一位男士相聊甚歡"

被直指出不開心的點,秀英惡狠狠的瞪了泰妍一眼,泰妍只好往美英身后旁邊又移了移

"人家又不是你的,為什麽不能和別人交流?我看交往也行"

"黃美英,不要用這麼老套的激將法行不行!?"

"是不是很生氣?"

"沒有"

"我看你已經氣出S Line了"

"...你就算了,她怎麼回事?"

"她不是說了嗎?是需要學習的的場所,就約來了這里"

"約來了這里,把這里當什麽了?!"

被秀英一再逼問,美英扭頭看了眼泰妍,不高興從臉上到心里,不爽的表情再次浮現且笑意逐漸冰冷,從小宇宙分開后,各自回家準備晚宴的裝扮,在約定的晚宴酒店門口等到她后,美英意識到自己被稱為睡衣的衣服有過份的嫌疑,尤其有在小宇宙里的甜蜜和肯定之后,從前放在心里的情緒不再壓抑,怎麼也沒想到平時私服打扮與性感不太沾邊的泰妍,這晚居然穿了件絲質的黑色吊帶,搭配風一吹就會散開的落外套,加上過于突出的性感紅唇妝,氣憤來得莫名奇妙,在門口連不進場的念頭都有了,該死的誘惑,盡是在不可發揮的場合發揮,等下,臉上怎麼回事,美英在錯愕的泰妍臉上揉了揉,"你的粉是剛補的?怎麼沒抹開!"

本就在心里吐槽的秀英看到二人無間的舉動后,歪著腦袋緊盯泰妍

"在來的車上畫妝,沒注意到",泰妍將臉左右給美英檢查

秀英快速的伸手也在她臉上故意的捏了捏,"我來看看"

"你干嘛?"

"有粉不是嗎?還有媒體在呢,是想被大做文章還是想自然過渡?"

秀英向美英示意在不遠處拍照的記者

"今晚招待媒體了?!"

"公開活動,我說黃館長你醒一醒!明知道會長愛搞宣傳這套"

望住與美英斗嘴的秀英,泰妍暫時放空了思緒,上午沖擊的回答現在還在腦里激蕩,不斷的嗡嗡嗡,問出口后心里是做了或會得到無言反應的準備,1%和99%或許得到的是99%的無言,就算是99%也好,情不自禁想要進一步確認是甜蜜帶來的勇氣,得到的竟是不可能的1%,怎麼會有如此強盜卻令人欣喜若狂的答案,為什麽當初的自己笨到啞口無言,在下意識和過度興奮中所準備的晚宴服裝,直到下車收穫好幾處陌生的愛慕目光后,才認清穿錯了衣服!而在見到美英后,她的眼睛始終騙不了人,"你遲到了!","知道我等了多久嗎!?","其實晚宴很無聊的",在進場前她有些后悔的話讓泰妍壓不下嘴角,跟在身后,看著她垂在身邊的手,游走在身上的觸感還很鮮活,要牽又不敢,想著早上她偷親近在眼前的表情,燒紅了臉

"笑什麽?",秀英突然話題轉向泰妍

"嗯?"

"你在笑什麽?"

"我沒笑"

"真是奇怪,你們...",秀英視線在二人臉上來回,"你們背叛了我"

"就會嚴重化!好啦~有人走過來了,你帶泰妍去認識認識"

秀英只好壓下多慮,領著泰妍去拿酒

"你穿的是不是太夸張了?"

"會嗎?"

"不要看個個穿得一表人才,老實告訴你,這里的奇葩可多了,我算了下,大概有七八個人在你身上停留視線五秒以上"

"包括你嗎?"

"...在成為我的好朋友沒多久,希望你在知道我的心情不美麗時,不要插科打諢"

"崔總監,怎麼了嘛"

與協會會長打過照面的美英,視線撇了眼并沒有正經營業事業你濃我濃拉拉扯扯的秀英和泰妍,倒也不是生氣,是泰妍拉秀英衣袖撒嬌的模樣,太水性楊花!即便知道定義得過于嚴重,美英還是在心里小本本上記了一禾,本穿到鎖骨處的上衣被活活扯到了雙臂,露出了吸睛的鎖骨

"美英?!"

上一秒的不理智瞬間清醒,聽到喊名字的聲音后,美英深吸一口氣,將才扯下的性感再次還原

...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1/16

黄美英 IG更新:

we feel good. we are ready. we are open. hearts. eve. pt. ✌️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1/16

黄美英 IG更新:

we feel good. we are ready. we are open. hearts. eve. pt. ✌️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Favo+  ^Y^

偏心 (49)

[图片]

49


鮮活的記憶有著發燙的溫度,泰妍滾到了被單下,透著光的被單下留有幾個小時前的余韻,沾染著粉色的肌膚透出羞意

泰妍掙扎著起床后打點了餐點,直到一個小時后,美英才從浴室里出來,她先是隨著味道看到擺在簡易梳妝臺上的熱湯

"你做的?"

"附近有家不錯的餐廳,外送過來的"

"早上喝湯?"

"昨晚沒吃成拉面,熱湯當是補償"

"誰會把骨頭湯當早餐?"

"我和你"

靠在床頭的泰妍放下手機,在看到她已經換上昨晚穿來的衣服后,揉了揉眼后不由皺起眉頭

從鏡子...



49


鮮活的記憶有著發燙的溫度,泰妍滾到了被單下,透著光的被單下留有幾個小時前的余韻,沾染著粉色的肌膚透出羞意

泰妍掙扎著起床后打點了餐點,直到一個小時后,美英才從浴室里出來,她先是隨著味道看到擺在簡易梳妝臺上的熱湯

"你做的?"

"附近有家不錯的餐廳,外送過來的"

"早上喝湯?"

"昨晚沒吃成拉面,熱湯當是補償"

"誰會把骨頭湯當早餐?"

"我和你"

靠在床頭的泰妍放下手機,在看到她已經換上昨晚穿來的衣服后,揉了揉眼后不由皺起眉頭

從鏡子中從獲取到泰妍不解的表情后,美英喝了口湯,"怎麼了?"

"昨晚穿這個過來的?"

"嗯"

"不是",泰妍坐直身子,雙手抱在胸前嚴肅的說道,"大裸背紅裙像性感睡衣似的,就這麼出門了!?"

"這是我在家里穿的睡衣,天冷就套了件外套,是不是看不出來?"

"...睡衣?我怎麼沒見過?"

"你為什麽見過!"

"我",泰妍被問到語塞,昨晚顧著她淋濕讓換衣服,從這身看來明晃晃是抱著要來勾引的節奏啊,誰知在自己的溫暖下竟錯過了如此美好的風景,還一度的強調想畫畫,泰妍想捶胸,望著背對自己坐在鏡前的美英,泰妍感受到她非本意的惡意和自己的錯失,"不會太短了嗎?"

"那是你沒見過更短的"

在浴室有那麼一刻是因為餓而情緒變得敏感,打算邁出浴室后和她算賬來著,好歹樓下是進入過美食排行榜的餐廳,怎麼會不開張后連食物也沒有,不僅失去來找她的理由之一,也不能在想吃美食隨意下單,即使當初沒有營業過美食餐廳的廚師身份,如今想來有些可惜,畫家和廚師雙重身份的加持,還有過導演經驗,完美的人設是足以迷上的原因,吃完湯里的食物后將湯一飲而盡的美英感到滿足,也開始對鏡中無辜的人無故挑剔了起來

望著快速吃完食物的美英對著鏡子整理妝容,泰妍急切的從床頭爬到床邊

"干嘛?",美英警覺的看著靠近的泰妍

"衣服干了嗎?"

"濕的是掛在門邊的外套,應該也干了"

"那你昨晚怎麼換下這件了?"

"把這件穿在你的睡衣里面嗎?"

"..."

"好歹是畫家呢,美感離家出走了?為什麽會說出這麼奇怪的話"

"奇怪是的你!!"泰妍猛的提高了音量

美英皺眉扭頭看了她一眼,"我耳朵沒問題"

"不要走得這麼急嘛"

請求的話在眼下她如寵物討好般的動作,美英很難拒絕

"我沒有要走"

"這件裙子很好看"

"是吧?"

自是知道這件被稱為睡裙的魅力,正面看不出所以然的絲質如普通睡衣,背部卻是大片的近乎全裸,想象非非的空間沒有上限,出門前特地換過,不想平淡自是要做足準備,可是過程現在想起對美英來說步步艱辛,誰會想到她會表現出驚人的敬業一面,來見面然后躺在了床上,她竟坐在了畫架前,把人扔在床上不顧不管,開了室內暖氣也暖不進心里,怨念厚成了詞典,怎麼好意思說出"想睡就睡"這種平淡又無聊的話!

時而情趣滿分,時而理性負分,讓人欲罷不能發現時已晚

"不像樣的睡衣就算了,搭配上高跟鞋,有著莫名奇妙的高冷和距離感,太陌生了!"

"莫名奇妙的是你"

走到昨晚她堅持要畫畫的畫架前,簡單的線條已經勾勒出昨晚獨自躺在床上的氛圍,還有掛在腰間的被單,美英回憶了下覺得有些不對勁

"還沒畫完"

"衣服呢?"

"嗯?"

"這是你昨晚畫的?我的衣服呢?"

"不是有被單嗎?"

"就蓋住了下半身!"

"你趴著的..."

"這就是你的幻想?"

"...",突然被秋后算賬,泰妍有點慌

"這幅和外面那幅,不可以公開"

"向誰公開?"

"..."

"畫的目的本就沒有要公開,為什麽要公開你躺在床上的畫?!"

"...誰知道..誰知道你!!"

"興趣以內有很多私密的部分,你想公開,我還不同意呢!"

"...你!"

"今天有安排嗎?"

"協會月度會議,之后晚上有晚宴,你陪我出席"

"現在是用館長的身份在給我安排行程嗎?"

"不是說我穿上高跟鞋有莫名奇妙的高冷嗎?適當的釋放下高冷,怎麼了?"

"我有個請求"

"感覺會很過份,可以不接話嗎?"

 "看吧看吧,這就是我說的高冷!拒絕我了!哼!!為什麽!為什麽!討厭鬼!不高興!",泰妍不高興的撇了撇嘴,雙手抱在胸前很是不忿

"你說吧"

"我現在沒有力氣,你抱抱我,這樣我就有力氣了"

"...做為成年人,你是怎麼能夠說出這番話的?"

"現在不是研究這件事的時候!"

"你說得不臉紅,我聽的臉紅"

泰妍指了指床邊,又指了指美英腳下,"這是階梯!希望你不要活活的拆了!"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美英打心里敗給了她,走回到床邊坐下,拉下她抱在胸前的手后滿足了請求,抱在懷到溫度迅速傳遞,有了好感以上的情緒在疊加,禁不住勾起笑意,"充電"

"真是的!做為成年人,是怎麼能夠說出這麼肉麻的詞匯呢!",嘴上這麼吐槽回擊,泰妍實際上開心得不行,被抱住后立刻緊緊環著美英不肯放手,"讓我多抱一會兒",手指貼著她的裸背下意識往里探

"金泰妍"

"嗯?"

"做為成年人,你的目的性是不是過于簡單粗暴"

上下其手的動作被精準吐槽,靠在美英肩頭的泰妍頓了頓手上的動作,"做為成年人,壓力夠多了,不需要被其他的框框所局限,成年人要適時的爭取擁有的權利,成年人會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不行嗎?",說完用餘光看了眼美英的反應,在做好被推開的心理準備前,示好的蹭了蹭她的脖子,孩子氣是一種表現,表現得洽當會得到想象以上的回報

"不要亂動"

上下其手的動作在背上放任,可惡的是她擱在肩頭的腦袋竟也不安份,沒分寸的往敏感的頸脖間蹭,發絲輕柔的掃過耳畔和鎖骨,過于嚴重的動搖內心

"黃美英"

"喔?"

"你不要喜歡我"

"哇"

"怎麼?"

美英移下抱住的雙手,站起走到了鏡子前,隨手拿起桌上泰妍的口紅看了看,然后對上鏡中她的視線往嘴唇上抹,"我偏要!"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