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ime

28110浏览    3136参与
有表以后 biao11.com
罗杰杜彼王者系列DBEX054...

罗杰杜彼王者系列DBEX0542(0543)👍👍

罗杰杜彼王者系列DBEX0542(0543)👍👍

有表以后 biao11.com
积家北宸系列地理学家

积家北宸系列地理学家

积家北宸系列地理学家

小锅日常分享音乐🎶

他们说我变了 说我不一样


他们说我变了 说我不一样

_

Hikki一生推!

初听并不入耳,但是越听越上头。

以及,歌词,嗯。

誰を守る嘘をついていたの?

Hikki一生推!

初听并不入耳,但是越听越上头。

以及,歌词,嗯。

誰を守る嘘をついていたの?

我是一颗酥小糖

TIME·WORLD

在我们诞生之初,万物万生都在啼哭,来自深渊的黑漫过天边。

“从我,是进入悲惨之城的道路;从我,是进入永恒的痛苦的道路…”金发少年坐在囚笼之上,红金色的眸中无畏又怜悯的,唇角勾了起来。他轻轻摆着手臂,铃铛叮叮的为他伴奏,他用咏叹般的调唱道,“‘神圣的权利’,‘至尊的智慧’,以及‘本初的爱’把我造成。”

“榶裳,你怎么还在这里!”少女活力的声线在耳边炸裂开来,榶裳歪头看着出现在自己身旁的城喻。目光扫过她的脖颈,默然不语。

“第一场游戏就要开始了。”城喻轻灵的跳到榶裳的另一边,脖子上浮现出红色的线。她舔了舔唇角,眯着眼睛道,“进入棋盘之后你就是我的猎物了哦,榶裳。”

她撒娇似的环住少年,娇艳...

在我们诞生之初,万物万生都在啼哭,来自深渊的黑漫过天边。

“从我,是进入悲惨之城的道路;从我,是进入永恒的痛苦的道路…”金发少年坐在囚笼之上,红金色的眸中无畏又怜悯的,唇角勾了起来。他轻轻摆着手臂,铃铛叮叮的为他伴奏,他用咏叹般的调唱道,“‘神圣的权利’,‘至尊的智慧’,以及‘本初的爱’把我造成。”

“榶裳,你怎么还在这里!”少女活力的声线在耳边炸裂开来,榶裳歪头看着出现在自己身旁的城喻。目光扫过她的脖颈,默然不语。

“第一场游戏就要开始了。”城喻轻灵的跳到榶裳的另一边,脖子上浮现出红色的线。她舔了舔唇角,眯着眼睛道,“进入棋盘之后你就是我的猎物了哦,榶裳。”

她撒娇似的环住少年,娇艳的笑着。

“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哦。”

“当然,”榶裳笑了笑,手轻抚在她的后颈,“我一定会小心一些的。”

“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城喻笑嘻嘻的说着,身影逐渐淡去。

“能被可爱的小姐喜欢是我的荣幸。”榶裳垂眸,笑容越发轻柔。

咏叹的歌淡淡的,淡淡的,在空中散开。如同神在低语着唱到——

‘在我之前,没有创造的东西,只有永恒的事物;而我永存:你们走进这里的,把一切希望捐弃吧。’

少年向后仰去,金发在风中鼓动着,巨大的白金色羽翼在空中展开。只那么一瞬的又消失,幻觉一般的影子印在墙上。

嬉笑者匣子,榶裳。

暴徒匣子,城喻。

猎物、祭品,少女倒在血泊之中。

“135万(积分),真不愧是暴徒呢。”金发少年轻笑着拧断了对方的脖子,“被血浸染的暴徒,愿你在彼方永眠。”

三张卡片自动飞入他的棋盘空间内。

S级卡片,倒影:我是你的影子亦是你的伴生。

注:影子实力为本体的60%,可使用时间为1h,可随时取消使用。(一次性卡片)

A级卡片,梦境:想要做一个甜美的梦吗?小心不要在里面迷失哦!

注:可按照使用者的意愿创造出不同的梦境,辅助属性。(永恒卡片)

SSS级卡片,暗夜:黑暗吞噬了一切,你引来了来自深渊的恶魔。

注:暗夜会帮你吞噬掉一切,但要小心一些,它也会将你吞噬。(一次性卡片)

游戏开始十分钟。

榶裳(嬉笑者匣子),146.5万积分,总排名401。

Rouge

2020.05.07

07:50

起床后突然想到,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寄托在别人身上呢

我就是我

我要自己快乐

我的喜怒哀乐我自己享受

唯一愛我的人是我自己

陪我到死亡的也是我自己

所以

我要好好过自己的生活

我的喜怒哀乐只存在在我的世界

抱抱,我的宝贝

2020.05.07

07:50

起床后突然想到,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寄托在别人身上呢

我就是我

我要自己快乐

我的喜怒哀乐我自己享受

唯一愛我的人是我自己

陪我到死亡的也是我自己

所以

我要好好过自己的生活

我的喜怒哀乐只存在在我的世界

抱抱,我的宝贝


有表以后 biao11.com
PAM1055 42MM绿海魂...

PAM1055 42MM绿海魂—PAM961弟弟。适合亚洲人手腕的腕表,男女可佩戴!

PAM1055 42MM绿海魂—PAM961弟弟。适合亚洲人手腕的腕表,男女可佩戴!

蔡上岸

小事

去年五一,朋友来书房看我。


那天我们一起吃了胖哥俩的蟹肉煲和食其家的番茄牛肉芝士拉面,还有两大份周黑鸭和两大杯奶茶。


在凤凰书城的影院看了复仇者联盟终结篇,还有广场上的风筝和夕阳。


第二天朋友在没有油盐酱醋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做了一顿饭给我吃。


吃完没多久就走了。


去年五一,朋友来书房看我。


那天我们一起吃了胖哥俩的蟹肉煲和食其家的番茄牛肉芝士拉面,还有两大份周黑鸭和两大杯奶茶。


在凤凰书城的影院看了复仇者联盟终结篇,还有广场上的风筝和夕阳。


第二天朋友在没有油盐酱醋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做了一顿饭给我吃。


吃完没多久就走了。

希望望望望望望望望望望

【填词】春星·记小泰伦

【给조성주,조중혁和李培楠】

文案:此年此月星河冰冷,这三人却都是炽热的年纪。又兼一人坚守,一人归来,一人倾身而入,我便只好愿他们无畏,无憾,亦无悔。


曲:《如何掉眼泪》

词:阻雪


————————


一望霓虹遥遥或将熄灭

灰尘与岁月险锈蚀钢铁

有冰冷波涛浸透热血

旧年华 何处借


此夜最可怜是一纸“少年”

无人信你能成就新篇

只不过来潮心血

胡乱涂写 留下墨迹几片


(Maru)

是命运垂青 生就星辰的灵犀

还是亦忍过悲泣

包裹上沉默孤僻 将自己献祭

是万中...

【给조성주,조중혁和李培楠】

文案:此年此月星河冰冷,这三人却都是炽热的年纪。又兼一人坚守,一人归来,一人倾身而入,我便只好愿他们无畏,无憾,亦无悔。

 

曲:《如何掉眼泪》

词:阻雪


————————

 

一望霓虹遥遥或将熄灭

灰尘与岁月险锈蚀钢铁

有冰冷波涛浸透热血

旧年华 何处借

 

此夜最可怜是一纸“少年”

无人信你能成就新篇

只不过来潮心血

胡乱涂写 留下墨迹几片

 

(Maru)

是命运垂青 生就星辰的灵犀

还是亦忍过悲泣

包裹上沉默孤僻 将自己献祭

是万中无一 钢铁认定的魂灵

以光阴 以苦辛

以险些踽踽独行

以火燃心

充作被选中者 在黎明

捧起一颗孤星

 

(Dream)

是星河深处发生的梦

曾吻遍那夜最温柔的风

辉煌恣意都入你眼眸

恍若并无蹉跎

 

黄粱一枕尚有半生宽阔

何必去而复返求因果

“因听闻苍穹唤我,

当身向穷途,衔星屑筑梦”

 

我拂开尘灰 灿烂已支离破碎

忽一抹闪烁星辉

继而又被风吹散 疑是我眼泪

哭星辰为何亦枯萎

甚至写不全你名讳

能否人海中 认出你脊背

 

(TIME)

是故人傍依 不寻自来的良机

还是亦听过质疑

指责你“不堪一击” “挺不到天明”

是苦心孤诣 得到时间的应允

已经历 已铭记

已将前程都看尽

已虽清醒

却流连于梦中繁星

要刻进血管里

 

星河应尚有余温

是你青春 在璀璨与黯淡之中

又添一笔新痕

 

——————完

可期

【父子组】农场物语

从电脑里翻出的稿子,奇怪的梗增加了.jpg

写这篇的时候我还困在家里一个月没出门,现在出门的时候很多花都开完了,是好天气


星区的边界一直是一片荒野。比起被政府管辖的中心区,在远星区生活没有充足的保障,同样也没有过多的规定。有些人带着部分泰伦的科技来到了尚未开拓过的星球上,把坦克和雷神改造成了播种和收获的机器,建起了自己的庄园;另一部分人驯化了留在星球上的虫群,和这些原住民一起生活。

周航也是这其中的一员,昆虫大队长平时和他的工蜂女王们快乐地生活在远郊的星球上,春天种土豆,夏天种西瓜,秋天种玉米*,过着自给自足的日子。然而最近大队长好像遇到了些麻烦。

第一天来找他的是向瑶,向瑶是个半...

从电脑里翻出的稿子,奇怪的梗增加了.jpg

写这篇的时候我还困在家里一个月没出门,现在出门的时候很多花都开完了,是好天气


星区的边界一直是一片荒野。比起被政府管辖的中心区,在远星区生活没有充足的保障,同样也没有过多的规定。有些人带着部分泰伦的科技来到了尚未开拓过的星球上,把坦克和雷神改造成了播种和收获的机器,建起了自己的庄园;另一部分人驯化了留在星球上的虫群,和这些原住民一起生活。

周航也是这其中的一员,昆虫大队长平时和他的工蜂女王们快乐地生活在远郊的星球上,春天种土豆,夏天种西瓜,秋天种玉米*,过着自给自足的日子。然而最近大队长好像遇到了些麻烦。

第一天来找他的是向瑶,向瑶是个半吊子的泰伦工程师,开着小飞机来给他送工具,飞机停在外面下来转悠了一圈儿,一进门就问他:“IA你仓库里那一仓库的土豆呢?怎么就剩这么一点了?”

他手在胸前一比划,圈了一个比脸大两圈的圆。周航拍了拍脑门儿叹了口气:“没办法呀,我这不是捡了个饭桶嘛。”

第二天来找他的是王磊,他看到周航眉毛一挑:“几天没见你发际线怎么高了这么多呀!”

“是吗?”周航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顺下来三根毛“养个傻子是这样的啊。”

第三天来找他的是黄旻,来给他做折跃台的检修。他们之前去某个星灵留下的遗迹里找材料,黄旻可能有奇妙的星灵磁场,打星灵枢纽走一圈儿身上挂了一串儿小探姬,揪都揪不下来,从此大家就都叫他探姬老师。他一进来发现自己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了,周航正扎着马步,擒着两条腿往虫洞外面拽。周围谁也帮不上忙,工蜂围内圈看,虫后围外圈瞅,探姬挂在黄旻身上瞧。虫洞里那人还不老实,声音隔在里面闷闷的:“IA你轻点拽!我裤子快被你拽下来了!”

“你少说两句,”周航汗都下来了,“你怎么能把自己搞到虫洞里去的!——还是脑袋进去的!”

洞里的人还挺委屈,可怜巴巴地辩解:“我就好奇看看这是啥……”

黄旻看得目瞪口呆,等到周航收拾好了回来找他才回过神来:“我想一下我是来找你做什么的来着……”

周航蹲在一边等他,和黄旻说我现在就是很后悔,当初就不应该把这个人从农场边上捡回来,现在天天带个傻儿子愁死我了。

周航是在某天检查围栏的时候发现李培楠的,陆战队员盔甲已经磕得不成样子,浑身都沾满了尘土,不知道是从哪里落下的倒霉蛋。周航把他收拾了一下带回去,本以为是救死扶伤的感人事迹,没曾想李培楠一醒来就被小狗追着绕着屋子跑了三圈,一时间农场里鸡飞狗跳,吵得周航不得安宁。

现在李培楠还在里面大声喊他:“IA我衣服呢——诶这是什么啊!”

周航和黄旻只听见“咣当”一声,随后就是嗷的一声直冲天灵盖,听起来像是脑袋磕到了。周航边摇头边叹气:“带这种傻孩子我觉得自己头发都白了好多。”

他们的住处离得很远,更多的时候要靠电话交流。电话是向瑶搞的,每家立一个感应塔,但是信号不怎么好,听不听得见全看天意。李培楠给胡翔打电话,正赶上信号一断一续,他脾气急,扯着嗓子喊:“歪!歪!歪!听得见吗!”

工蜂都被吓得缩到虫后的后面躲了起来。李培楠还把听筒外面围了个纸筒,美其名曰音量增强,李培楠的声音传不过去,胡翔的声音倒是很清晰:“我什么也听不清啊……桃子完啦李培楠成混合体啦!”

周航绕过顶着东西的蟑螂,让虫后把眼泪汪汪的小工蜂先领到一边去,走过去掐了掐李培楠的胳膊:“你和sed老师讲什么呢?”

“害!我这不是管sed借个电池,”李培楠转过头,一拍大腿给自己疼得一个激灵,“咱不是要开飞船吗。”

“哎哟你不要又乱搞……”他们的小仓库是个废弃多年的小飞船,当年周航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捡到的,还在里面住了些时日,现在留着放点工具。李培楠野心勃勃,把里面堆的工具都搬了出去,准备将这个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挪过窝的飞船开上天,还连拖带拽地把周航拉上了船。

“这要是摔了可就没人干活了。”周航下不去,抱着脑袋靠在舱壁上愁的不行。

“放心吧您嘞,瞧好儿!”

李培楠攥着操作杆就不管不顾地硬往下拉,周航刚想提醒他下面怕是锈住了小心点,李培楠脚下一踹,愣是凭着蛮劲拉动了闸。周航一声哎哟噎在嗓子里,“我都怕你把这杆掰断了。”

时间过了太久,连飞船都忘记了自己要怎么动起来,在地上晃了两晃才摇摇摆摆地离地。他俩同时发出了“哇哦”的声音,李培楠一拍胸脯,“走!咱们开飞船去找鸟哥他们去。”

“还找鸟哥——你这大气层都出不了,”周航话音还没落就听见咯噔一声响。李培楠“哎”了一声,瞪圆了眼睛:“你别乌鸦嘴啊你!”

但是响声一声连着一声,刚刚还挣扎着上了天的小飞船很快就坚持不住了,小零件和连接板像饼干屑一样往下掉。李培楠的“哎”此起彼伏,张大嘴还接到两个,周航只来得及拽住他,赶紧摸出哨子吹了一下。

啪。他俩掉在了飘过来的王虫上,王虫换了个方向,努力地带他俩避过了掉下来的废铜烂铁。李培楠劫后余生缓了口气,缓过来了就开始咯咯咯地笑。周航又好气又好笑,只能伸手打了一下他的脑壳:“你还在这里笑,还不是你搞得。”

李培楠翻过去按住他,周航还没来得及提醒,他们俩就从王虫的脑袋上滚了下去。女王赶紧拽过一只工蜂变了个基地,李培楠掉在下来还弹了一下,“诶这么有弹性的!”

周航一脚把他从还没变好的基地上踹下去,“快去把你搞得这些东西收拾起来,还在这里跳,跳个锤子。”


*:来自于IA和探姬的WESG比赛解说

有表以后 biao11.com
刚换的鳄鱼表带,最近新宠积家大...

刚换的鳄鱼表带,最近新宠积家大师

刚换的鳄鱼表带,最近新宠积家大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