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imkon

23.2万浏览    1075参与
HERZ
紫。 ——「你对它们还满意吗?...

紫。

——「你对它们还满意吗?」

紫。

——「你对它们还满意吗?」

冢
每天都只想把Con送上舅夫床【...

每天都只想把Con送上舅夫床【闪亮】不对……好似也不是没睡过。那就是把舅夫送上……不对……舅夫也是住过舅舅家的,而且舅舅家没有客房……【=口=///?!?!】


*我特别想说……别看舅舅看着那么老实也很容易害羞——人家可是有派对小王子隐藏属性的,而且还是提说的……

*突然发现每次开会前几分钟可以拿来摸摸鱼……反正人都不齐……

*肌肉光影有参考(照片来源未知……

每天都只想把Con送上舅夫床【闪亮】不对……好似也不是没睡过。那就是把舅夫送上……不对……舅夫也是住过舅舅家的,而且舅舅家没有客房……【=口=///?!?!】


*我特别想说……别看舅舅看着那么老实也很容易害羞——人家可是有派对小王子隐藏属性的,而且还是提说的……

*突然发现每次开会前几分钟可以拿来摸摸鱼……反正人都不齐……

*肌肉光影有参考(照片来源未知……

乌梅
人物或者cp的讨论群,cp很杂...

人物或者cp的讨论群,cp很杂,人物很多,但都是欧美这边的

人物或者cp的讨论群,cp很杂,人物很多,但都是欧美这边的

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TimKon】意外同居(上)

summary:康纳被迪克拜托照顾他的弟弟提姆。

预警:私设如山,在本文中你可以看到A:一个非常人妻的后期少正康,B:一个处于低谷期的红罗宾提,C:一个矛盾重重的蝙蝠家(&超家),D:AO3式抓马情节和进展快速的感情(本质AO3看多了蹦出来的文)。以上凡有不能接受者勿入。


——————————————

提姆眨了三次眼才缓缓对眼前的人吐出了一个词:“什么?”

站着他眼前的人穿着简单的黑体恤牛仔裤,交叉着胳膊——提姆得花不少力气才让自己的眼睛没有死盯着那些二头肌——皱着眉望向提姆:“我说我叫康纳肯特。”

“不,我知道那个,我指的是另一句话。”

“迪克格雷森叫我过来照顾你?”...

summary:康纳被迪克拜托照顾他的弟弟提姆。

预警:私设如山,在本文中你可以看到A:一个非常人妻的后期少正康,B:一个处于低谷期的红罗宾提,C:一个矛盾重重的蝙蝠家(&超家),D:AO3式抓马情节和进展快速的感情(本质AO3看多了蹦出来的文)。以上凡有不能接受者勿入。


——————————————

提姆眨了三次眼才缓缓对眼前的人吐出了一个词:“什么?”

站着他眼前的人穿着简单的黑体恤牛仔裤,交叉着胳膊——提姆得花不少力气才让自己的眼睛没有死盯着那些二头肌——皱着眉望向提姆:“我说我叫康纳肯特。”

“不,我知道那个,我指的是另一句话。”

“迪克格雷森叫我过来照顾你?”

“就是这个。”提姆深深呼了口气,才让自己不那么激动,“这怎么可能发生?”

康纳肯特的眉皱得更深了:“为什么这不可能发生?”

“因为我绝对不需要有人照顾。”提姆加重了那个“绝对”的字眼,感觉一股被背叛的愤怒油然而生。

康纳把目光移向他旁边的咖啡杯:“你的咖啡成瘾症和你的黑眼圈不是这样说的。”

“这是我的选择,不关你的事。”

“的确,不过你是迪克的弟弟,现在他找我来帮忙,所以这就是我的事了。”

提姆再次深吸一口气,没必要对第三方动怒:“他没有事先跟我说过。”

“他说他怕你会不高兴,所以最后决定先斩后奏。你现在也可以打电话向他确认。”

“哈,多么像是他会做的事啊。”提姆忍不住抽气发出一声反讽的冷笑,康纳望向他的目光从不耐转为了疑惑。“忽略我,”他假装无所谓地挥手挥手,“他是要你怎么照顾我的?”

康纳回答:“他希望我能过来管理你的作息时间以及矫正你的饮食习惯,他说你有时候会过于注重工作而忽略健康。”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所以我得和你一起生活的。”

“所以基本上他就是给我找了个全天候保姆,”提姆阴沉沉的,“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他的确有自作主张的毛病,我也不喜欢,”康纳说,“不过无可否认他这样安排的确是出于关心你的目的。”

“关心?在他擅自——”擅自把罗宾从我身边夺走之后吗?提姆紧紧咬着牙把剩下的半句话咽回去,他揉了揉眉心,“抱歉,我——我得去打个电话。”

“可以,不过我要把行李放下,哪个是你家客房?”康纳问。

“你不——”提姆顿了顿,无论如何让人暂住一晚也不是坏事,“走廊进去右手边的那间。”

康纳点点头拎着行李走了。提姆趁机给迪克打了电话。

“哈喽,提姆,你——”

“你有什么毛病,迪克?”提姆打断他的话,“你怎么能问都不问就给我找个保姆?”

“所以康纳来了,”迪克声音从欢快变成了沉静,“听着,提姆,我知道你很不高兴——”

“我有权利不高兴!”

“是的,是的,我知道!但是提姆!你最近的状况真的很不好知道吗?你搬了出去住,不怎么和家里联系,有人说你比以前跟拼命工作了,而我不清楚你的状况。”

“所以你就随便找个人来监测我?我夜巡怎么办?我还能不能回家办公?”

“我没有随便找人,康纳是可以信任的。他知道我们晚上的工作。”

“他——什么?”提姆愣了一下,“他是什么人?”

“在我当罗宾的那会,他曾经也当过一段时间少正队员,不过后来他退出了。我们偶尔还会有联系,他可以相信。”

“行吧。”提姆稍稍被安抚了,然后他又突然想到一件事,“等等,你说他是你罗宾时期的队友?但——他看上去可不比我大多少。”

“这件事不是什么机密,但情况比较复杂,”迪克道,“但简单来说,他和超人有关系,而且他的外表不会衰老。具体情况你可以去翻查资料,或者直接去问康纳?我想他现在对自己的身世已经不那么敏感了,他可能愿意直接告诉你。”

提姆发现自己对于被人自作主张质疑所产生的怒火已经被对新来的青年的好奇所替代,但尽管如此,他内心深处仍然感受到不被尊重的痛苦:“我依然很生气,迪克,不要那么做了。”如果你在乎我,就亲自过来关心我,不要假手于人。

最后那句话提姆没敢说出来。

“我知道,我很抱歉。”迪克说,他没有做出承诺。

提姆挂了电话,康纳神奇地选择了在这个时候出现:“我看你和迪克已经说完话了。”

“是的,”提姆说,“他说你曾经在少年正义联盟。”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康纳点头,“那时候我的代号是超级小子。”

“超级小子?”提姆迟疑了,“那不是……”

“乔恩?超人的亲儿子?是的,我猜毕竟他比我更有资格得到这个称号。”

康纳淡淡道。提姆不知道他心头蓦然出现的那丝刺痛的原因是什么,或许是突然之间,眼前这个陌生的青年成为了整个世界上与他最有共鸣的人:“我……对此很抱歉。”

“我已经接受了。”康纳移开眼,提姆看得出他对这个话题的抗拒,“现在,我们是不是该谈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提姆足足花了两个小时和康纳讨论生活上的细节,最终得出结论:提姆负责两人生活上的开销,而康纳可以负责他的食物——无论是帮忙点外卖还是自己做饭,免得他工作过度忘了吃饭的时点,他也负责清洁整理家里的东西,但没有提姆允许不能随便动红罗宾的装备。虽然他是受迪克所托照顾提姆,但绝对不会有空就给迪克或者其他人发报告(康纳也说自己没这个打算,而提姆自己内心深处则在质疑实际上是否有人在意他到愿意时常听取关于他的生活报告),最重要并且非常具有弹性的一条规矩是,康纳可以在他喝能量饮料过量或者在明显睡眠不足的时候提出意见。

提姆能看出自己与这位新晋室友兼灵魂知己今后最大的矛盾在哪里。鉴于对方也极可能是超级家族中的一员,提姆怀疑自己在双方分歧过程中的胜率。

“哦,对了,你的公寓能养动物的是吧?”康纳问。

“……是的。”

“我有一位老动物朋友一直跟我生活在一起,我想把他也带过来。他现在年纪已经很大了,没什么精力折腾,我想他也不会妨碍你的。可以吗?”

提姆想了想,他也没有什么过敏症之类的:“只要你能照顾好他,保证他不会吵闹,我没什么问题。你的宠物是什么,猫?”

“狼。”

“……什么?”


提姆窝在自己的房间,寻找着有关十年前的超级小子康纳肯特的资料,房外,康纳正试图安顿那条有大半个人高的老白狼。

前任超级小子的存在确实不是什么隐藏秘密,只是时间久远而已,最早竟然可以追溯到少年正义联盟成立之初。提姆盯着那些“卡斯摩德”“克隆人”“任务报告”“身体报告”等方面的资料陷入了思绪。

显然前任超级小子是从实验室里长大的超人与莱克斯卢瑟的基因产物(有那么一会儿提姆完全是目瞪口呆),在迪克,闪电小子和海少侠的救助下逃离之后便迅速成为了队伍中的一员。他在少年正义联盟里待了三年,期间得到现在栖息在提姆家里的狼以及一辆创世星造物的超级机车,甚至和火星女孩谈过一场恋爱。从资料上看看不出他为什么要特别离开的队伍的原因。

提姆合上了电脑,无论如何,现在这些资料对于认识他这个同居人而言已经足够了。


晚饭是康纳做的,他翻遍了提姆的冰箱,最终给两个人做了简单的咖喱饭。“我希望这符合你的胃口。”

提姆尝了一口:“这很棒。”

“谢谢,我住在斯莫威尔的时候妈教我的,我在他们那里学会了不少生活所需的技巧。”

提姆又尝了几口,思考着话题:“我想我还没问过你在来这里照顾我之前是做什么的。你离开队伍之后一直在帮忙肯特夫妇打理农场吗?”

“不尽然。我的确会在闲暇时分在农场帮忙,但我想我更多把时间花费在了学习上,虽然爸妈很欢迎我,但我不可能一直在那里生活的。在我来这边之前,我实际上是帮别人维修车辆而生。”

“为什么你能被迪克劝动来照顾我?”提姆好奇地问,“很难想象人们会抛下自己的工作跑到另一个城市去照顾朋友的弟弟。”

“因素有很多。”康纳说,“主要是我也正好需要从原来的地方离开一段时间。我在上一项工作完成交付的时候……遇见了莱克斯卢瑟。”

“哇……这还真是……非常不幸。”

“是的,显然他认为我脱离超英队伍对他而言是一种机会,我想要么得等到他彻底对我失望,要么就得到别的地方躲避一下风头。所以我猜这件事对我们来说算是互惠互利。”

这是在帮助康纳,而不是仅仅是提姆在麻烦别人,这个事实极大地满足了提姆。两人默默把剩下的饭吃完,提姆看到康纳正要起来收拾餐桌,就拦住他:“让我来吧。”

康纳看了他一眼,耸了耸肩:“好吧,我正好去看看狼。”

于是提姆就捡着盘子回厨房了。等他出来的时候,发现康纳已经从阳台那里领回了狼,并和他一起窝到了沙发上。

狼看到提姆出来,抬起头朝他咧开嘴,露出那口锐利的牙齿,然后那双通人性的眼睛在捕捉到提姆一瞬间的瑟缩之后,狼又带着满意的神色温吞地趴了回去。提姆不禁郁闷对方是否在短短的相处过程中,就因为提姆初见时的吃惊而养成了捉弄他的习惯。

康纳显然不知道狼的小动作,因为他抬起头,伸出手向旁边比划了一下:“要过来坐吗?”

“不了,”提姆拒绝,“我要做完剩下的工作,然后锻炼准备夜巡。”

“你的夜巡通常在什么时候开始?”

“晚上十点或者凌晨二点,我们有轮班制。如果运气好的话,大概巡两三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回来了。”

康纳皱起眉:“那我该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提姆听出了他的意思:“不,你不用等我的,那没有意义。”

康纳朝他翻了个白眼:“如果我根本不知道你睡了多久,整个照顾你的意义又在哪里?”他想了想道,“晚上我给你留一盏灯吧。”

“……谢谢。”提姆说。


有人等自己回家对于提姆而言是一个非常陌生的概念。在小时候,他是那个等待父母回来的小孩;等到他长大当罗宾的时候……好吧,阿尔弗莱德会等他和布鲁斯回来,但这和某个人单单为了他而等待是不同的。

提姆无可否认当他回去时那一盏柔和地亮着的灯对他而言有多么的温暖。

“所以我猜你和他相处得不错。”夜翼说。

提姆看了他一眼:“歪打正着,夜翼,歪打正着。”

“嘿,就直接夸我英明神武吧。”迪克轻轻锤了他一拳,然后认真地说,“说真的,我觉得你最近比之前放松了,他对你有好处。”

提姆想了想:“我们比想象中更处得来,就这样。”

“说到相处这个问题,”迪克的声音变了,带上些许小心翼翼,“我们也有段时间没聚在一起了,夜巡结束后我们一起回庄园好吗?”

提姆皱起眉,想起了某个尖酸刻薄的继任者,又想到了家里那盏灯:“不,我想我今晚还是回去吧。”他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我后天能回庄园看看。”

迪克于是转郁为喜:“好吧,鸟宝宝。”


“嘿,嘿,提姆?你还好吗?醒醒。”

提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前是康纳在他面前放大的一张俊脸,蓝色的眼睛里溢满了关心之情:“康纳?”

“你又超负荷工作了,又一次。”康纳责备道,一边把一杯东西塞到他手里,“喝了吧。”

提姆顺从地把杯子递到嘴边灌了一口,然后脸色马上大变,差点吐了出来:“苦!”太苦了!

“新鲜制作的苦瓜汁,比你的咖啡健康多了。”康纳显然十分得意洋洋,“如何,是不是很提神?”

现在提姆知道这人早两天买的榨汁机的真正用途是什么了。“我发誓我的口腔已经麻木了。”提姆把脸皱成一团,孩子气地把杯子放得远远的。

“这是一个教训。”康纳道,“说真的,提姆,你还好吗?”

“我很好,我只是忘了时间。”提姆摆了摆手,“和往常一样。”

“是吗?”康纳挑起了一边眉,“我不这样认为。”

“什么?”提姆皱眉。

“我不笨,提姆,”康纳指出,“每次你这样工作的时候,都是在你遇到了什么人之后,或者说,是你在夜巡或者回韦恩庄园之后。”

提姆闭上眼,头往后靠。他真是愚蠢又没用,竟然连这点小问题都瞒不了。

“介意谈谈吗?”康纳在旁边坐下。

“不……”提姆下意识想要拒绝,但他想起了康纳曾经对他说过的话,那些若有若无地表现出的对超人家族疏离的态度,以及那些关于超级小子的话题。在“被领袖的亲儿子所取缔”这个问题上,再没有比他们俩处境更接近的人了。问题是,康纳值得信任吗?

于是提姆开口了:“在我还是罗宾的时候,我也曾常常担心自己会被解雇。”

康纳没有说话,他依然用那双浅蓝色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的提姆,这对于提姆而言就是一个继续的信息。

“我的担心并不是毫无道理的,”提姆道,“我不是蝙蝠侠挑选的罗宾,我是毛遂自荐的;我是高材生,我很聪明,但对于蝙蝠侠而言,用这些就能打动他吗?我不知道,他在这些事情上做得都比我好。”

康纳插话:“蝙蝠侠是正义联盟的顾问,是地球上最聪明的那群人之一,还是世界级伟大的侦探,如果你想在念初中的时候就攀比甚至超越他,有些人会说你是在狂妄自大。”

提姆笑了:“我知道,我知道,有人也说过我其实是蛮自大的。”他说着,笑容又渐渐消失了,“但这真的很难不那么想,他的失望对我而言比任何东西都令我害怕。蝙蝠侠有他的规则,他不听你的,他跟我说过罗宾跟他是平等的,可实际上要是他想解雇一个罗宾,你还有什么资格和能力反抗他?每个人都知道你只能接受。只是——”提姆不自觉越发激动,然后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只是我担忧了这么久,却没有预料到迪克会是那个在最不可预料的时刻,为了一个陌生的,一点也不友好的孩子而夺走了我罗宾身份的那个人。”

“等一下,”康纳眼中的温柔冷却成了坚冰,“你是说你不是自愿交出罗宾的?”

“我真希望我有,”提姆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破碎的自嘲,“迪克认为他比我更迫切需要罗宾的位置,我明白,真的,这不是说我不理解他的逻辑!但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有实质上做过什么来赢得这个职位吗?他又对此给予一丝一毫的感恩吗?没有!他的所有行为都不过是无时无刻针对我,嗤笑我,伤害我。而迪克,迪克——他在这场闹剧中为了我而做过的唯一的好事就是派你来关心我。”

房间里蔓延着一场寂静。“下一次我见到他一定要揍他一拳。”良久后康纳说道。

提姆抹了把脸:“谢谢,”他说,发泄过后是有些羞愧的尴尬,“我想我给了太多信息了。”

“不,这不是。”康纳向他保证,他的声音依然余怒未消,“老实说我一直知道迪克有顾此失彼的问题,但我没想到他居然麻木到这个地步。”

“听起来很有经验?”提姆打趣道。

“也许。我想我只是更怀念最初见到他的那段时间,”康纳若有所思,“那时候作为罗宾的迪克更外向,更热情。但现在我知道人总会变的。”

康纳的话勾起了提姆一直藏在内心深处的一个疑问。或许是自己那番坦白的缘故,提姆突然觉得这或许是一个提出的好时机,“嘿,康纳。”

“怎么了?”

“我从来没有问过你,不过——为什么你离开了队伍?”

康纳犹豫了一下,然后耸了耸肩:“我猜,是我看见了太多,变贪心了吧。我曾经为了卡德摩斯作为武器而存在,然后又为了队伍作为超级小子而存在,见鬼,我甚至为了梅甘作为男友康纳而存在,但我却不曾为了自己作为康纳肯纳而存在过,我只是不想要这样下去了,我发现自己想要更多,所以我不干了。”顿了顿,他若有所思地补充道,“你瞧,我甚至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在一个适当的时机离开,我现在过得还不错,但如果在离开队伍前我就发现自己的身体缺陷,我不觉得我有勇气去追求现在的生活。”

“你是一个非常拥有勇气的人。”提姆向他保证。

“谢了。”康纳露出微笑,“你也是,提姆。我向你保证,无论别人怎么说,你值得你目前为止得到的所有美好的事物。不过你还是要喝苦瓜汁的。”

提姆发出了长长的,痛苦的一串呻吟。

TBC

冢

有请我们漂亮的猎魔人兄弟(两只巨大魔物如是评价)~不要问为何两对兄弟都是哥哥看起来比较小(毛球只是个意外)


*两只猎魔人是温和的黑芝麻汤圆与乖巧的黑芝麻汤圆~两只巨大狗狗一只精神不稳定一只物理存在不稳定(所以爸爸要早点回家呀~)

*哥哥们的浪漫初见(不)画之前真的不搞毛球了!绝对不搞了!

*满是OOC的AU:就是为了看大家穿猎魔与骑士装还有少女长睫毛(捂脸)而出现的世界!放到索引 猎魔人AU 里了!

有请我们漂亮的猎魔人兄弟(两只巨大魔物如是评价)~不要问为何两对兄弟都是哥哥看起来比较小(毛球只是个意外)


*两只猎魔人是温和的黑芝麻汤圆与乖巧的黑芝麻汤圆~两只巨大狗狗一只精神不稳定一只物理存在不稳定(所以爸爸要早点回家呀~)

*哥哥们的浪漫初见(不)画之前真的不搞毛球了!绝对不搞了!

*满是OOC的AU:就是为了看大家穿猎魔与骑士装还有少女长睫毛(捂脸)而出现的世界!放到索引 猎魔人AU 里了!

阳春三月雨骤晴

【Kon受】活着(有预警)

挖坑不填的主又来了!

预警为搞Kon,但是短,不够辣,其实就是还有一半写不出来了,是的又是个坑。


地铁痴汉变态杀人魔(?)凯文X警察Kon

普通人au

群里基本剧透完了

也许会有下,也许没有

谁知道呢?

链接在此:好好活着

如果链接打不开,随缘搜Kon受,不够辣,就是个搞Kon的脑洞而已,我的脑洞一般上半吃亏的人下半会扳回一局但因为是个挖坑不填的主,所以……也许扳不回来😂😂

就酱,遁走!

挖坑不填的主又来了!

预警为搞Kon,但是短,不够辣,其实就是还有一半写不出来了,是的又是个坑。

  

地铁痴汉变态杀人魔(?)凯文X警察Kon

普通人au

群里基本剧透完了

也许会有下,也许没有

谁知道呢?

链接在此:好好活着

如果链接打不开,随缘搜Kon受,不够辣,就是个搞Kon的脑洞而已,我的脑洞一般上半吃亏的人下半会扳回一局但因为是个挖坑不填的主,所以……也许扳不回来😂😂

就酱,遁走!

冢

风评受害提(提:???!)就算是个毛球也要转着圈的表白


*毛球上瘾,暂时停一停……冷静冷静OTL

*满是OOC的AU——就是想看大家换衣服画睫毛(捂脸)放到索引 猎魔人AU 里了!

风评受害提(提:???!)就算是个毛球也要转着圈的表白


*毛球上瘾,暂时停一停……冷静冷静OTL

*满是OOC的AU——就是想看大家换衣服画睫毛(捂脸)放到索引 猎魔人AU 里了!

冢

再接再厉的毛球Kon

大哥——依旧是个深不可测的男人


*满是OOC的AU——就是想看大家换衣服画睫毛(捂脸)放到索引 猎魔人AU 里了!

再接再厉的毛球Kon

大哥——依旧是个深不可测的男人


*满是OOC的AU——就是想看大家换衣服画睫毛(捂脸)放到索引 猎魔人AU 里了!

阳春三月雨骤晴

关于老漫画中蝙蝠侠和红罗宾一些经历的碎碎念

起因是昨天群里小伙伴在重看超人之死的漫画,我们就聊到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随即我感觉,那段时间蝙蝠侠真的太惨了,简直和红罗宾的那段(另一段)时间一样惨,或者应该反过来,红罗宾那段时间的悲惨经历几乎可以算是复刻蝙蝠侠在超人之死后的惨痛经历。

以下是对比,B代表蝙蝠侠的经历,T代表红罗宾的经历。


B:失去父母

T:先后失去母亲和父亲


B:失去超人

T:失去超级小子


B:失去杰森

T:失去巴特


B:卷入黑帮斗争,断背,出局

T:卷入黑帮斗争,受伤、绑架,出局...

起因是昨天群里小伙伴在重看超人之死的漫画,我们就聊到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随即我感觉,那段时间蝙蝠侠真的太惨了,简直和红罗宾的那段(另一段)时间一样惨,或者应该反过来,红罗宾那段时间的悲惨经历几乎可以算是复刻蝙蝠侠在超人之死后的惨痛经历。

以下是对比,B代表蝙蝠侠的经历,T代表红罗宾的经历。

   

B:失去父母

T:先后失去母亲和父亲

  

B:失去超人

T:失去超级小子

  

B:失去杰森

T:失去巴特

  

B:卷入黑帮斗争,断背,出局

T:卷入黑帮斗争,受伤、绑架,出局

 (补充,T这个时候还失去了蝙蝠侠)

    

B:黑暗、痛苦、挣扎,披上新的重型装甲,被认为彻底疯了

T:黑暗、痛苦、挣扎,披上新的制服,被认为应该去看心理医生

  

B:超人归来,来找他,并表示相信他

T:超级小子归来,来找他,并表示相信他

  

B:挣扎、战斗,孤寂死亡之所,以为那时的超人不过是幻象

T:挣扎、战斗,辗转各国各地,以为那时的超级小子不过是幻象

  

B:提姆出现了

T:找到了布鲁斯还活着的证据

  

B:归来

T:归来

  

B:提姆再一次救了他,真正成为罗宾

T:布鲁斯再一次开导他,让他不至于陷入复仇的深渊

   

这是什么神仙爱情!这是什么感人亲情!

awsl!不用救了!

 

三月:那时候都好惨啊!难怪那么像!

夏夏:都是干大事的人【?

      

超:我必须阻止你,因为我知道如果你杀了他,你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蝙:……

   

提:布鲁斯还活着。

康:我相信你。

提:……

  

今天又是被绝美爱情感动的一天!

蝙啊!三啊!你们已经是成熟的男主角了,该学会不让世界线随便变动了!该学会保护你们的氪星人了!

超啊!康啊!你们已经是成熟的氪星人了,该学会保护自己,不要随随便便死掉或者消失了!

DC啊!做个人吧!

DC啊!你没有心啊!

冢

突然觉得毛球Kon大小真的很像精灵球……(日常迫害毛球)

韦恩家第一猛男阿福(?!)今天依旧云淡风轻


*满是OOC的AU——就是想看大家换衣服画睫毛(捂脸)放到索引 猎魔人AU 里了!

突然觉得毛球Kon大小真的很像精灵球……(日常迫害毛球)

韦恩家第一猛男阿福(?!)今天依旧云淡风轻


*满是OOC的AU——就是想看大家换衣服画睫毛(捂脸)放到索引 猎魔人AU 里了!

冢

继续搞Super毛球Kon~

一身口水求偶(?)失败心痛到透明的毛球Kon


*满是OOC的AU——就是想看大家换衣服画睫毛(捂脸)放到索引 猎魔人AU 里了!

继续搞Super毛球Kon~

一身口水求偶(?)失败心痛到透明的毛球Kon


*满是OOC的AU——就是想看大家换衣服画睫毛(捂脸)放到索引 猎魔人AU 里了!

冢

不小心变小了的Super凶猛毛球Kon


*就算能啪唧一声捏住也是超级力量超级速度的Super毛球!可用冰淇淋与点心捕捉

*满是OOC的AU——就是想看大家换衣服画睫毛(捂脸)放到索引 猎魔人AU 里了!

不小心变小了的Super凶猛毛球Kon


*就算能啪唧一声捏住也是超级力量超级速度的Super毛球!可用冰淇淋与点心捕捉

*满是OOC的AU——就是想看大家换衣服画睫毛(捂脸)放到索引 猎魔人AU 里了!

冢

弟弟们的……浪漫(?)巧遇(?)


*只想画脸——毫无尊严的背景……

*满是OOC的AU——就是想看大家换衣服画睫毛(捂脸)放到索引 猎魔人AU 里了!

弟弟们的……浪漫(?)巧遇(?)


*只想画脸——毫无尊严的背景……

*满是OOC的AU——就是想看大家换衣服画睫毛(捂脸)放到索引 猎魔人AU 里了!

冢
不行这张太好笑了……挂两天窗帘...

不行这张太好笑了……挂两天窗帘……

不行这张太好笑了……挂两天窗帘……

冢
舅夫脸画的超开心(???) *...

舅夫脸画的超开心(???)


*反正也塞到索引 猎魔人AU 里了!

舅夫脸画的超开心(???)


*反正也塞到索引 猎魔人AU 里了!

冢
“早安~” 不知为何觉得这俩要...

“早安~”


不知为何觉得这俩要么就是憋死周围所有人死活就是不发车,发车就是急转弯掉头都不带减速的类型……(而且怎么看都是先发车再补票……)


*最初看骚Kon红手套下面叠个黑手套还觉得漫画家到底什么奇怪的癖好,但仔细想想就觉得真香了起来。以至于之后看到露手指手背的手套或者手腕第一反应就是“啊,下面不是全包式的啊”(?!

“早安~”


不知为何觉得这俩要么就是憋死周围所有人死活就是不发车,发车就是急转弯掉头都不带减速的类型……(而且怎么看都是先发车再补票……)


*最初看骚Kon红手套下面叠个黑手套还觉得漫画家到底什么奇怪的癖好,但仔细想想就觉得真香了起来。以至于之后看到露手指手背的手套或者手腕第一反应就是“啊,下面不是全包式的啊”(?!

冢
骚Kon真的很容易抱很好亲啊!...

骚Kon真的很容易抱很好亲啊!被突然出现的姑娘抱着啵了一口还在说“我没有在抱怨,不过女士你谁?”(长辈们远处的眼神好精彩)

Rob还在认真给你剧透你漏过的肥皂剧剧情,认真听好嘛!(不是,Rob你不是不看肥皂剧的么)


*打着打着就被反派(不算Ivy这种啵人有意义(?)的)抱着一个舌吻这种剧情…你们真的记得他只有16么…?(作为一个1岁BB,小超表示大人的问候方式很奇怪——下次记得用这种方式和你Rob说早安)

*🦈:只有我一个正常人(鲨)


骚Kon真的很容易抱很好亲啊!被突然出现的姑娘抱着啵了一口还在说“我没有在抱怨,不过女士你谁?”(长辈们远处的眼神好精彩)

Rob还在认真给你剧透你漏过的肥皂剧剧情,认真听好嘛!(不是,Rob你不是不看肥皂剧的么)


*打着打着就被反派(不算Ivy这种啵人有意义(?)的)抱着一个舌吻这种剧情…你们真的记得他只有16么…?(作为一个1岁BB,小超表示大人的问候方式很奇怪——下次记得用这种方式和你Rob说早安)

*🦈:只有我一个正常人(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