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itus

1819浏览    20参与
淡墨清竹

小龙龙短篇集 43 Damian训练Titus

概要:Damian在训练Titus。Tim并不那么高兴。

作者的话:感谢RachelMorganRoth!是他的评论激发了我写这一章的灵感!这可能是我发过的最短的一章,但现在是期末周,我快死了。

正文:Damian在领回Titus的第一天就开始了对他的训练。说实话,Bruce真的对Damian的训练速度和成果感到惊讶。Titus还没完全长成大狗狗呢,但Damian已经教会了他做很多事情——从听从命令地坐下到自己开门。 


然而,这些训练出来的命令中,有一个…… 并不是那么受欢迎。 


~~~~~~~~~~~~~~~~~~~~~~~~~~~~~~~~~~~~......

概要:Damian在训练Titus。Tim并不那么高兴。

作者的话:感谢RachelMorganRoth!是他的评论激发了我写这一章的灵感!这可能是我发过的最短的一章,但现在是期末周,我快死了。

正文:Damian在领回Titus的第一天就开始了对他的训练。说实话,Bruce真的对Damian的训练速度和成果感到惊讶。Titus还没完全长成大狗狗呢,但Damian已经教会了他做很多事情——从听从命令地坐下到自己开门。 


然而,这些训练出来的命令中,有一个…… 并不是那么受欢迎。 


~~~~~~~~~~~~~~~~~~~~~~~~~~~~~~~~~~~~


一天,Damian和Bruce坐在客厅里。Bruce正在处理一些Wayne企业的文件,Damian在一旁画画。这时候,Bruce对着他面前的文件若有所思地轻哼了一声,评论道,“我应该让Tim来看这些数字。他比我更擅长这个。”


已经相当喜欢Tim的Titus一听到Tim的名字就兴奋了起来。Damian也微微精神起来,问道:“你想让Titus去接他来吗?”


Bruce挑了挑眉毛,但是,看到Damian如此兴奋,他还是回答道:“那再好不过了,Damian。”


Damian几乎在一瞬间喜笑颜开,将目光转向Titus并命令道,“Titus,去把Timothy找来吧。”


Titus一跃而起,小跑着离开了房间,估计是去找Tim了。 


~~~~~~~~~~~~~~~~~~~~~~~~~~~~~~~~~~~~
五分钟后,Bruce听到Titus的指甲划过木地板的声音,是Titus走进了房间。可是,当Bruce发现 Titus含着什么的时候,他差点心脏病发作。 


或者说,当他发现Titus含着的时候。


因为Titus的嘴里是Tim那软绵绵的小龙身子。不过,Bruce还没来得及惊慌失措,Tim就动了一下,睁开眼睛,瞪了Damian一眼:“如果你再想这样做,哪怕一回,我让你后悔的。”


Damian看起来很震惊。他咽了咽口水,说道:“我很抱歉,Timothy。Titus本应该只抓住你衣服的一个地方,把你引到这里来的。Titus,把他放下来。”


Titus顺从地把Tim放在了地上,摇着尾巴坐了下来。Tim摇了摇身子,扇动着翅膀,恼怒地甩了甩尾巴,最后变回了人形。Bruce连忙站起来检查Tim,直到Tim向他保证Titus并没有伤害他、只是把他吓坏了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Damian也站了起来,给了Tim一个饱含歉意的拥抱,并承诺会教Titus用其他方式来带回Tim。 


~~~~~~~~~~~~~~~~~~~~~~~~~~~~~~~~~~~~


Damian言出必行,很快就着手重新训练Titus。Tim也很快就原谅了Damian,因为他意识到Damian是无意的。Damian很快就教会了Titus怎么去找Tim。现在,Titus会在找到Tim时叫两声,让Tim知道有人找他。然后,Tim要么和Titus并排走,要么,如果他懒得走的话,就会骑在Titus的背上过去,就像国王骑着他高贵的坐骑一样。 

淡墨清竹

小龙龙短篇集 42 Damian的小狗狗

概要:Damian得到了一只小狗狗。

作者的话:我想写这篇文章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终于有机会写了。

正文:

Bruce的恶魔科普书绝对是他的救命稻草。要不是有那几本书,当Damian在他10岁生日后不久开始表现得奇怪时,Bruce就会手足无措了。现在,看过书的Bruce知道年轻的地狱火恶魔会在10岁左右本能地开始寻找一个伙伴 [a familiar,常以猫、鸟的形象出现]。所以,Bruce去和家里的其他人商量了一下,确保他们对家里有动物没有意见。然后,他又去找了Damian,提到说哥谭的几个动物收容所会在那个星期六去公园举行领养活动。Damian对这个提议毫无抵抗,二话不说就同意......

概要:Damian得到了一只小狗狗。

作者的话:我想写这篇文章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终于有机会写了。

正文:

Bruce的恶魔科普书绝对是他的救命稻草。要不是有那几本书,当Damian在他10岁生日后不久开始表现得奇怪时,Bruce就会手足无措了。现在,看过书的Bruce知道年轻的地狱火恶魔会在10岁左右本能地开始寻找一个伙伴 [a familiar,常以猫、鸟的形象出现]。所以,Bruce去和家里的其他人商量了一下,确保他们对家里有动物没有意见。然后,他又去找了Damian,提到说哥谭的几个动物收容所会在那个星期六去公园举行领养活动。Damian对这个提议毫无抵抗,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去公园看看,看会不会和哪个小动物有缘。


~~~~~~~~~


周六早上,当他们到达Robinson公园时,Bruce对在场动物的数量吓了一跳。他们从公园的东边开始,那里有很多猫。而且,Bruce也遵守了他的承诺——这是他被Alfred的愤怒给逼出来的 [which had been extracted from him on pain of Alfred’s wrath]——去拍照。Damian正在和一些可以考虑作为伙伴的猫咪亲密互动,而Bruce则在Damian抚摸猫咪、和猫咪玩耍时拍下照片。不过,最重要的是,Bruce拍到了一段视频。视频里的Damian抚摸着一只毛茸茸的、姜黄色的猫,那只猫咪发出了像电锯一样的呼噜声。Damian挠了挠猫咪的下巴,评价道:“它们让我想起了Timothy。”


Bruce为了忍住自己的笑声都快要把嘴唇给咬破了。当Damian终于将目光转向下一只、光滑的灰色暹罗猫时,Bruce成功地遏制了自己的笑。最终,没有一只猫能让Damian“心动”。他们移步到了狗狗领养区。


~~~~~~~~~


就在他们快要走到狗狗区的尽头时,他们发现了一只棕色的大丹犬小狗。颇具戏剧性的是,它正开心地玩着一辆毛绒蝙蝠车。Damian一看到它就愣住了,然后小心翼翼地靠近小狗。小狗从它的玩具里抬起头来,看着Damian一步步走近。然后,当Damian伸出手让小狗闻时,它闻了一会儿Damian的手指,然后舔了舔,把鼻子送进他的手心里——就像Tim想要被摸摸时一样。Damian答应了小狗无声的要求,挠了挠它的耳朵。小狗高兴得尾巴一个劲儿地摇着,砰砰地敲打在一旁折叠桌的桌腿上。这声音惊动了坐着的志愿者。她瞪大眼睛看了过来。Damian抬头看着她,问道:“这只小狗叫什么名字?”


姑娘看了看自己的单子,皱着眉头,最后回答道:“他的名字是……嗯。很奇怪。这里没有写他的名字。显然,他以前的主人从来没给他起过名。”


Damian听到后皱了皱眉头,又回头看了看小狗。过了一会儿,他沉吟道:“Titus是一个高贵的名字,适合这样一个高贵的动物。”


小狗的尾巴摇得更快了。Bruce微微上前走了一步,问道:“你认定就是他了吗?”


“我相信是的,父亲。”


小狗(现在应该叫Titus了)把头一个劲地塞到Damian的手里,尾巴摇得快到几乎要看不清了。一旁的Bruce把注意力转到了志愿者那边,开始弄领养的手续。 


~~~~~~~~~


一小时后,他们手里牵着一条印有白色小爪印的绿色皮绳,带着Titus离开了领养活动的现场。Titus的嘴里还叼着他的毛绒蝙蝠车。离开时,Bruce在捐款箱里留下了一大笔捐款。当看到Titus在Damian的身边摇着尾巴、跑来跑去时,Bruce露出了笑容。他们在附近的宠物店停了一下,为Titus买了一些用品,然后回家,把Damian的新伙伴介绍给了家人们。


~~~~~~~~~


Titus很快就融入了这个家庭,整个过程顺利得有点出乎意料。虽然他大部分时间都跟着Damian,但他也很喜欢Tim,当Damian不在的时候就会去找Tim。随着Titus越来越大,他与Tim的友谊最终导致了一件让Dick笑尿了的事情。


~~~~~~~~~


那是一个星期二的下午,Damian刚刚放学回到家。像往常一样,Titus在Damian到家后的几分钟就小跑着来到Damian的身边,摇着尾巴。然而,不同寻常的是,Titus的乘客——


Tim。他正以龙形骑在Titus的背上,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得意洋洋的喜悦。把Damian从学校接回来的Dick放声大笑了起来,笑声震耳欲聋。Damian朝Tim挑了挑眉,过了一会儿,他评价道:“我想Titus应该是人们能找到的最高贵的坐骑了,Timothy [I suppose Titus is as noble a steed as one could find]。”


Tim哼了一声,回答说:“他确实是。而且他很暖和。”


Dick听到这里直接笑瘫了,一边笑一边捂着肚子叫。Bruce笑了笑,然后拍了几张Tim和Titus的照片,又去扶他的大儿子站起来。Dick立即冲向了浴室,但他还在笑。Damian去换了件衣服,这样他就可以带Titus去散步了。


作者的话:从第1章开始,Tim骑在Titus身上的画面就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巳氏酉末

敷衍文学:

(蝙)

翅:(敷衍)嗯嗯嗯

蝙:……

蝙:(低气压)夜翼

翅:(一激灵)我听着呢,B,你接着说

蝙:(无奈)我说你接下来应该……

翅:(跑神)

蝙:(停顿)

翅:(惊觉)接着说,我在听

蝙:(不想说)

翅:(扑在蝙背上)你刚刚说让我一会的任务听着你的指挥巴拉巴拉……

蝙:(满意)嗯

翅:(再接再厉)BCPD给我放了假,今晚我回庄园住


(桶)

桶:(刚回安全屋)

翅:(沙发上睡得正香)

桶:哦操,你为什么在我这

翅:(迷糊)嗨,杰森,晚上好,晚安

桶:(有点无语,但不多)你最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躺在这里

翅:(敷衍)嗯嗯嗯

桶:艾薇的毒素终于把你脑......

(蝙)

翅:(敷衍)嗯嗯嗯

蝙:……

蝙:(低气压)夜翼

翅:(一激灵)我听着呢,B,你接着说

蝙:(无奈)我说你接下来应该……

翅:(跑神)

蝙:(停顿)

翅:(惊觉)接着说,我在听

蝙:(不想说)

翅:(扑在蝙背上)你刚刚说让我一会的任务听着你的指挥巴拉巴拉……

蝙:(满意)嗯

翅:(再接再厉)BCPD给我放了假,今晚我回庄园住



(桶)

桶:(刚回安全屋)

翅:(沙发上睡得正香)

桶:哦操,你为什么在我这

翅:(迷糊)嗨,杰森,晚上好,晚安

桶:(有点无语,但不多)你最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躺在这里

翅:(敷衍)嗯嗯嗯

桶:艾薇的毒素终于把你脑子毒傻了?

翅:嗯嗯

桶:恶魔崽子终于忍受不了你决定把你打傻圈起来养了?

翅:嗯嗯嗯

桶:(转身给提发消息)速来,屌危

翅:(半睡半醒)我饿了,杰森

桶:(真诚实意)你饿死多好呢?

翅:我爱你

翅:(翻身接着睡)

桶:(爆红)



(提)

翅:嗨提宝!

提:(看表)嗨迪克,你为什么这个时间会出现在这?

翅:(一点点心虚)因为想你了

提:(眯眼)可是现在刚刚七点

提:你把我吵醒了

提:但是我只睡了一个小时

翅:(心虚但装)提宝!你又熬夜!

提:因为昨晚有一个明明应该待在布港的义警跑来了韦恩集团并且明目张胆的爬进了韦恩集团总裁的办公室,而且被记者拍了下来

提:你猜我为什么熬夜?

翅:话不能这么说,提宝,我是为了来看你

提:(洞察)你是为了让我删掉昨天你被女孩搭讪的视频

翅: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提……

提:我要把视频发给布鲁斯

翅:我爱你,提宝,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对我对吗?

提:(冷漠)不,我会

翅:(笑嘻嘻搂住提团进怀里)你不会的



(米)

翅:(疲惫)嗨小D,去休息吧

米:(执着)不,格雷森,你需要为你今晚的行为做出合理的解释

翅:(累)布鲁斯不在家,哥谭不能没有蝙蝠侠

米:(摇头)不是这件事

翅:?呃,我不该让猫女离开?

米:(摇头)

翅:不该吓人蝠?

米:(摇头)

翅:不该把你扔在外面自己去酒吧调查?

米:(摇头又点头)说对了一点

翅:还有什么?

米:(严肃)你给了乔纳森一根棒棒糖

翅:(呆滞)……可那是今天白天的事情了

米:一个性质

翅:(挠头)好吧,达米,过来

米:(没动)

翅:(主动走过去搂住)

翅:(亲亲)我没有亲小乔哦

米:(傲娇,但耳朵红了)



(提图斯)

翅:(工作ing)谁是哥谭最聪明的狗狗啊?

提图斯:汪!

翅:(工作ing)谁是联盟最帅气的狗狗呀?

提图斯:汪汪!

翅:(工作ing)谁是庄园最威武的狗狗呢?

提图斯:汪汪汪!

翅:(空出一只手)是你啊提图斯!好狗狗!

提图斯:(骄傲)

翅:(扔出飞盘)去吧,提图斯!


(怎么有人连狗狗都糊弄啊,你说对吗迪格雷?)

snow雪贝

【Tim中心】QUARANTINED:RED ROBIN’S TIK TOK ACCOUNT(25)

Chapter 25: —Step Four: Embarrass Him in Real Life—  在现实生活中让他难堪

扎大哥的心预警,沉默的提提爆发了

Notes:

Is this chapter kinda angsty? Yes. Does it have a quarantine pick up line in it anyways? Yep. Wow, it’s almost like I have way too many of these...

(See the end of the chapter for more notes...

Chapter 25: —Step Four: Embarrass Him in Real Life—  在现实生活中让他难堪

扎大哥的心预警,沉默的提提爆发了

Notes:

Is this chapter kinda angsty? Yes. Does it have a quarantine pick up line in it anyways? Yep. Wow, it’s almost like I have way too many of these...

(See the end of the chapter for more notes.)

Chapter Text


  Dick低头一脸犹疑地盯着他的手机。他的目光穿过柜台,看着对面的Damian带着一脸怒意刷着手机。

  “嘿,Dami?”

  “怎么,Grayson?”  

  “我在想是不是……是不是我们放任Tim报复有些过头了?那些鸭子确实很滑稽,我也漆了蝙蝠制服,但从昨天开始你看起来有些低落……你还好吗?”

  “我才没情绪低落,”Damian厉声说,“我是因为Drake变得可疑但没人相信我而恼火,但事实就是如此。”Damian把他的手机推向Dick的脸。

  Dick小心翼翼地拿着它,看着Damian展示给他的东西。那是个Tik Tok视频,一些Dick已经忘记的东西,展示着罗宾被……一根黄瓜吓到了。

  Dick试图在挥舞着武士刀的Damian面前忍住自己飞起的嘴角,但那真的有点困难。他重新振作起来:“这是什么?”

  “Drake的Tik Tok账号。他一直在拍摄整个家庭,然后把我们的拍摄发到网上。Todd也参与了。”

  Dick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看所有的视频,每个家庭成员都有那么一个,除了Alfred,因为Alfred并没有义警的制服。每个视频都是被剪辑过的,这样就不会泄露他们的身份,但这还是……

  他把手机递还给Damian:“我会去问他的,别担心,Dami。”

  Damian气冲冲地说:“我才不担心,我很生气他认为他可以这么取笑我们。”

  Dick撅起嘴。他不喜欢进入大哥哥的模式,但是这个账号正在困扰着Damian,尽管他个人认为这挺有趣的,但他需要做点什么。

——————————————————————————————

  Dick的手指在拨号键上犹豫了一下,然后他决定也许应该先给Tim发个消息。

 

  To:Tim

  嘿,我们能聊聊吗?

  From:Tim

  Damian告诉你了?

  To:Tim

  是的 

  From: Tim

  好吧,十分钟后打给我,我很忙。


  Dick关掉短信,撅起嘴唇。他等待着。

  他到底准备说什么?嘿,我很喜欢这些视频,我超级想加入它们,但这伤害了Damian的感情所以你们需要停止?Dick觉得这不太行。

  Dick把目光重新放回手机上,他把从Damian手机上看到的用户名输进了谷歌。

  他翻阅着频道上的视频,毫不羞涩地嘲笑着他们所有人。连他自己都很滑稽。Dick脑子里已经有了一千种新的想法,但他不得不暂时打消每一个。

  啊,他讨厌当一个必须承担责任的成年人。

  他看了看,十分钟已经过去了,所以他打给了Tim,依旧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嘿——Timmy,”当Tim一接起电话,他就打招呼道,确保自己听起来元气满满。

  “你想加入?”Tim直截了当地问。

  “呃是的,但这并不是我打过来的原因,实际上。”Dick说,有些畏缩。他不知道应该从哪开始。

  “那……?”Tim听起来有些不解。

  “嗯,首先,我觉得Tik Tok账号很滑稽,而我有大概二十个新想法,其中大部分都跟Jason有关,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Dick深吸一口气,然后又叹了口气。只是说出口而已,你可以的。“我觉得你的复仇可能有点太过分了?”

  Tim沉默了。

  Dick又深吸了一口气,就是解释一下你的想法,你会没事的。“Damian才12岁,我知道他的外在比较狂野,但他内心毕竟也只是个真正的甜蜜的孩子,而我觉得他也只是想被接受,尽管那些鸭子很有趣,我觉得把它们发到网上确实有点过了。”

  Tim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而Dick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但慢慢地,Tim的声音从电话里响起:“他只是想被接受?”

  Dick微笑起来:“是啊。”

  Tim吸了一口气:“他只是想被接受?Dick,Damian在被证实是Bruce的亲儿子的时候就已经被接受了。所有他做错的事都是‘哦他是被刺客联盟养大的,你不能为此责怪他’或者‘他就是这样。’Damian一直都被接受着,人们用着他不知道应该怎么错为借口,让他继续当个小混蛋。但是一旦我离开了这个队伍?一旦我报复,就被告知我做的太过了?我需要让步?”Tim停了下来,房间里只剩下Dick心跳的声音。

  “我厌倦了Damian可以不断被接受,而我却被一直告知我需要变得更好。”Tim叹了口气。“我为了成为罗宾接受了一年的训练,而你们根本不需要。我才是那个不断被低估和抛在一边的人,我接受了。我让这个家里所有的人都踩在我身上,因为这比反击更简单。”

  Dick闭上了眼睛:“我们没有——”

  “不,你们有。”Tim打断了他,“Jason和Damian试图杀了我,只是为了成为罗宾。该死,Damian已经好几次试图在我荡在空中的时候割断我的抓钩,我现在都能预料到了。更不要提你为了Damian,把我从罗宾斗篷下开除的那一次。”

  “我这么做是因为我把你当做是平等的,而不是个跟班。”Dick辩解。

  “真的吗?那为什么我感觉你更关心Damian而不是我呢?”Tim回敬道。

  “我没有。该死,Timmy,我平等地爱着你们所有人,好吗?”

  Tim只是在电话的另一头叹着气:“也许吧。我只是……我只是厌倦了因为没有大肌肉或者悲惨的背景故事而被忽视。我厌倦了人们都踩在我身上,实话说,那些亮片是最后那根稻草。”

  “Timmy—”

  “听着,一旦我的复仇计划完成了,我会回到大宅,然后我们可以用Tik Tok账号实现你所有的想法,可以吗?我没有生气或是别的什么,我只是有点受够了。你还是我的大哥,Dick。别因为我恨你自己。”Tim平静地说。

  “你让这变得有点难搞了,你知道吗?”Dick半开玩笑地说道。“你……你之后想谈谈严肃的东西吗?我会给我们做点饼干和糖霜?” 

  Tim似乎在考虑这事,Dick可以听到他用手在脸上抹了一下。“是的,是的我可能需要这个。谢谢,Dick,我很抱歉我刚才表现得像个混蛋。”

  “别多想,Timmy。就……也许减轻一下你对Damian的死刑判决,嗯?”

  “好的,我会确保把这条从列表上划掉的。”

  “那就是我所有的请求。”Dick说,笑容又回到了他脸上。

——————————————————————————————

  Tim让微笑重新回到了他脸上:“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同时,为什么不去告诉Jay你知道了这事了呢。他现在掌控着那个账号。”

  “耶!Tik Tok我来了!”Dick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这个世界可能要见到好多夜翼跳舞的视频了……

  Tim用一个快速的“拜。”挂掉了电话。然后低头看着他手里的清单。

  Babs和Steph现在在房间里陪着Titus玩,如果说从起居室传来的兴奋的吠声可以算得上是什么的话,那么Titus正享受着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Tim趴在床头柜上,拿出了一只钢笔。他划掉了“第四步:在现实生活中令他难堪”和“第八步:谋 杀”

  他考虑取消“第五步:鸭子(再次)”,但最后决定把它和第六步交换了顺序。

  他把头歪到一边,重新读了一遍清单。

 

  第一步:粉漆罗宾制服

  第二步:鸭子

  第三步:在社交媒体上令他难堪

  第四步:亮片美化那只狗

  第五步:鸭子(再次)

  第六步:把他的东西放到冰箱顶上

 

  他咧嘴笑起来,完美。

  说实话,他应该把第四步也砍掉,但…… 

——————————————————————————————

    *十五分钟前*

  “你确定这是安全的吗?”Steph问。

  Tim翻了个白眼:“我做过研究了,好吗?这东西对狗来说是安全的,这只会保持一星期,这甚至是从一个促进素食主义或什么的网站上买来的。我保证这不会伤到他的,只是让他眼花缭乱。”

  Steph笑了起来:“好吧狗狗。让我们用亮片美化这只狗吧。” 

——————————————————————————————

  所以,是的……Titus现在就在客厅里,再洗了一个特别五彩缤纷的澡后,身上覆盖着狗狗安全的亮片。

  实话说,Titus似乎挺喜欢的。当他看到自己的毛发的时候,他就开始在客厅里跳来跳去,像疯了一样摇着尾巴,像一个巨大的、滑稽的傻瓜。

  它看起来真的很可爱。

  不过,Damian发现之后可能就不那么可爱了。或者也许他会?谁知道呢。反正Tim不知道。

  Tim把清单放到一边,下床去和Titus玩耍,看起来Steph可能有些厌倦了拔河游戏。

 ——————————————————————————————

  “嘿这里Timbo,你知道吗,当你离开后我才意识到你不能离开你(U)和我(I)拼写‘病毒(virus)’这个词。”


Notes:

As I said, angsty, but idc. The next chapter is gonna be jokes and tik toks galore, plus a check in on a certain Bat that we’ve been ignoring...


提宝一世英名,死于(前)女友的土味情话。

snow雪贝

【Tim中心】QUARANTINED:RED ROBIN’S TIK TOK ACCOUNT(13)

Chapter 13: Cass

Notes:

Yeeeeeeeet, my girl Cass

Italics is for sign language btw

斜体是手语(lof改下划线了,后花园保持斜体)

本章全员上线,我们的女孩Cass正式回归!

 Chapter Text

  “CASSSSSS!!!”Tim尖叫着,以非人的速度冲过走廊,给了他的姐妹一个大力到快挤碎肋骨的拥抱。

  他听见了她在笑(上帝赞美这个...

Chapter 13: Cass

Notes:

Yeeeeeeeet, my girl Cass

Italics is for sign language btw

斜体是手语(lof改下划线了,后花园保持斜体)

本章全员上线,我们的女孩Cass正式回归!

 Chapter Text

  “CASSSSSS!!!”Tim尖叫着,以非人的速度冲过走廊,给了他的姐妹一个大力到快挤碎肋骨的拥抱。

  他听见了她在笑(上帝赞美这个笑声,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听过最美好的东西),他抱起她转了一圈才放她下来,他们俩的脸上都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嘿。”她问候到。 

  “嗨,隔离的日子好玩吗?”

  “不。” 

  “哦呼。” 

  “嗯,哦呼。”

  他大笑起来,天哪他真的好想她。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最无敌的人,他一定要向她介绍一下那个账号。

——————————————————————————

  “所以,这些视频——”

  “Tik Toks。”Tim提示她。 

  “嗯,Tik Toks,因为你无聊所以有了它们?” 

  Tim点头,用肢体语言表达了意思。Cass在战斗中绝对是一流的,但在语言沟通上还有这一些障碍,所以他在努力尝试着使用一种混合着肢体语言和出声语言的方式。大概是他们之间的一个过渡地带。

  “为什么你感到无聊了?”她问,同时做着手势,确保她的意思是明确的。

  Tim耸肩:“我布吉岛,我就是感到了无聊。不过,那还是有很多乐趣的。看这个。”他点开播放了夜巡的那个视频,因为他知道她会喜欢的。 

  她确实很喜欢,当她看到枪走火和略带惊恐略带骄傲的Tim时开始大笑起来:“你不是故意要射他的吧?” 

  “不是,但Jason认为这很滑稽。” 

  哥哥*知道吗?Cass打起手语。 

  “啊是的,Jason知道,然后就是我们俩。”他回答,指了指她,用手语比了Jason的名字,最后指了指自己,把自己的意思更明确的传递给了她。她点了点头。

  “我可以跳舞吗?”她问。  

  他歪着头,有些困惑:“跳舞?”

  “嗯。”她说,再次比起手语。穿着制服的芭蕾。在隔离期里学的新舞蹈。 

  “噢。”Tim笑着说,“当然可以,那听起来就很棒。你想让我发出去吗?” 

  她歪了歪头,然后点了点头,笑起来:“Tik Tok。”

  他想那大概是“是的”的意思。“耶。”他说,移动着双手表示着他剩下的意思,“人们肯定很乐意看到你跳舞。”

  她的笑容扩大了:“什么时候?” 

  Tim考虑了一下:“现在?”

  她点头,从他们躺着看Tik Tok视频的床上爬下来。我去打扮一下。 

  他点头表示了解,然后切换界面给Jason发短信。 

 

  To: Jason

  Cass准备为Tik Tok跳一段芭蕾。你能确保所有人在我们拍摄的时候都不在蝙蝠洞里吗?

  From: Jason

  没问题。 

  From: Jason

  拍完之后给我看看,我超爱Cass跳舞。

  To: Jason

  没问题

 

  Tim咧嘴笑起来,然后从床上滚了下去,抓起了他的音响,这样他就能在Cass跳舞的时候播放配乐了。他下楼往蝙蝠洞走去,在那里他们将拍摄下一个Tik Tok。

——————————————————————————

  Cass走进来的时候穿着她的黑蝙蝠制服,不过她的靴子已经换成了芭蕾舞鞋。Tim不由自主地想到,看她跳舞是一件多么美丽的事,她制服面具上的缝合痕迹让她的外表看起来足够震慑,同时她跳舞时优雅的动作又令她一如既往的优雅。

  她拿着手机点开了一首歌,然后把它递给了Tim。他点头,在她准备好后按下了播放。Tim也设置好了自己的手机,他所需要做的全部就是摁下拍摄。

  “准备好了吗?”他问。 

  “嗯。” 

  他开始录制,同时开始播放音乐,然后他向后倾身靠着看Cass的舞蹈。

  她的动作优雅得连Tim都无法理解,她的腿从快速动作到慢速扫腿转换,从平足到点地变化。她旋转,踢腿,弯腰,翻身。很明显,她在舞蹈中添加了一些不是传统的芭蕾舞的细节,那是Cass。 

  Tim从来没想过他会为某人的舞蹈沉迷至忘记呼吸,而Cass的舞蹈可以让所有人为之疯狂,哪怕是Bruce。他默默在心里记了一笔,一定要告诉她把这表演给Bruce和Alfred看,它太美了。

  这场舞蹈大概持续了两分钟,可能稍微再长一点,但那绝对是史上最令人惊叹的两分钟 。Tim仰慕Cass战斗的方式,她预测行动的能力,她的速度,即使没有超能力或是被增强的体质,她是无与伦比的,而观看她跳舞则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点。Cass的舞蹈是她战斗方式的衍生,无威胁的那种,她并没有用尽全力。

  Tim开始疯狂鼓掌,尽管他是那个唯一的观众,他听见了掌声在洞穴中回荡。Cass鞠了一躬,然后Tim关掉了视频,冲过去拥抱了她,他一边靠近一边做着“好棒”手势。

  “谢谢你,Tim。”

  他点点头,紧紧地搂着她不放。我快要哭了,那太美了。

  她摘下面具,露出脸上的笑容:“别哭,这只是个舞。” 

  他咯咯笑起来:“今晚表演给Bruce和Alfred看看吧。他们会喜欢的。其他人都会喜欢的。” 

  “好的。”Cass回答,脸颊红扑扑的。  

  因为Tik Tok的时间限制,舞蹈被截成了两个部分后一起发送了出去。那并不会影响什么因为所有人都会为Cass的表演疯狂(went batshit)。(Ha, batshit)**

  评论: 

  “黑蝙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美了我的天”

  “她和我一样跳芭蕾”

  “我字面意义上的在哭来人帮我叫个救护车”


  那天晚上,Cass穿着紧身裤、T恤和芭蕾舞鞋站在客厅里。地毯已经被Jason和Dick卷起来,为Cass提供一个足够坚硬的舞台。其他人坐在沙发上,第一次全家七个人都除了晚饭时间都待在同一个房间里。如果算上躺在Damian脚下的Titus,那就是八个。

  Cass开始跳舞,旋转和移动的样子令她看起来像个天使。即使这是第二次看,Tim依然觉得像是初见一样,但这一次,他可以看到那种优雅贯穿在整个表演中,使之变得更加无与伦比。 

  在结束时Alfred哭了,Bruce的眼中也绝对含有泪光;Damian看起来不怎么感兴趣也不怎么在乎,只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抚摸Titus上 ,但Tim还是抓到了他脸上的赞叹;Jason和Dick在舞蹈一结束就跑过去给了女孩一个拥抱,他们的混合拥抱把她带离了地面。Tim决定了,去他的,然后加入了那个抱抱。

  当他们分开后,Jason面向Cass。精妙绝伦,他比划道。Dick也点头赞同,示意到,我等不及看更多的了。Cass以点头和微笑作为回应。正在学一个新的。

  他们三个人欢呼雀跃,Tim看见了Cass脸上浮起了窘迫的红色。通常,Tim一直试图避免使别人感到尴尬,但这次,Cass值得世界上所有的称赞。而她现在正在得到,通过那个Tik Tok账号。

  当他们终于安稳地坐在沙发上共度电影之夜,这个他们八个人终于全都出席的为了庆祝Cass终于回归的电影之夜,Tim掏出了他的手机侧过了身。

  对你舞蹈的反馈,他比着手语,为她展示着评论区,洋溢着赞美的评论区。她读了不少评论。

  为什么这个人需要救护车? 她示意。 

  他轻轻笑起来,夸张手法。他们真的很喜欢你的舞。

  ,她说,微笑了起来。谢谢你让我为他们跳舞。

  随时为了你。Tim以手势回应,然后收起了手机,瞥见Damian和Jason在为了电影的选择而争论,而Dick尝试着做那个中间人。下次我们还可以发你的新舞蹈。 

  “我喜欢这样。”她轻轻地对他耳语,这次没有用手语,因为她正忙着够到Damian为了和Jason争论而留在他位子上的爆米花。Tim咧嘴一笑,也伸手拿了一把。  

  “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妹。”他告诉她,同时确保自己的肢体语言也表达了这个意思。

  “你是最好的兄弟。”她回应,拿起一颗爆米花扔向Bruce,看着爆米花正中他的脸。 

  Bruce看起来大吃一惊,但当他意识到那是Cass扔来的后,他笑了起来,然后扔了几颗回来。 

  Tim意识到那是真正的Bruce Wayne。不是蝙蝠侠,不是那个花花公子,也不是那个亿万富翁。那就是Bruce Wayne,那个会把在地上精神崩溃的儿子带回床上的人。那就是Bruce Wayne,那个看着女儿跳舞默默含泪的人。那就是Bruce Wayne,那个不断带着孩子回家,因为他理解他们的人。那是真正的Bruce Wayne,那个会为了他的家庭付出一切的Bruce Wayne。

 

*Emergency:Jason算是Cass哥哥还是弟弟?依据生理还是心理判断?那Tim呢?

咳,我一直在模糊化处理孩子们的大小顺序,男孩子间相处的时候直接写哥哥弟弟有些亲昵,所以一直是翻译的兄弟……请随意乱代心仪的称呼!

Cass是超可爱的女孩子,所以我觉得翻成哥哥显得更加可可爱爱?

**punchline


果咩这章理论上是昨天的份额,本来下午是想补发的……结果查到自己的录取消息啦,整个下午都处于飞起的状态,没好好翻译(瘫)

以后就可以像蝙蝠家一样用手语和我的Cass交流啦!开心!

mMOCIX

【Batfamily/微Damijay亲情向】蝙蝠家生存法则

-沙雕向段子,纯对话没剧情,严重ooc切勿认真。
-文中狗勾沿用了旧设交流时可自动翻译成英语的设定。
Summary:
“所以我依旧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列这么个表,父亲说他再也不会领养新的罗宾了。”
“老蝙蝠的话能信吗。”
——红头罩和罗宾的哲学探讨。


1.

第一条法则——别惹红罗宾。
Tim是老三,在他之前也有不少约定俗成的条款(比如不能动Alf的食材什么的),但在他搬进庄园的不久后,蝙蝠们都不约而同地产生了危机感,实实在在的那种。
他头一次显露出恐怖的那一面,要从Dick的早餐麦片说起。
“我可以借一下你的马克杯吗。”
此时的大蓝鸟还没有意识到,他的这句话会改变全家的格局和食物链。
Tim.从小就被迫修仙写作业.Drake...

-沙雕向段子,纯对话没剧情,严重ooc切勿认真。
-文中狗勾沿用了旧设交流时可自动翻译成英语的设定。
Summary:
“所以我依旧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列这么个表,父亲说他再也不会领养新的罗宾了。”
“老蝙蝠的话能信吗。”
——红头罩和罗宾的哲学探讨。



1.

第一条法则——别惹红罗宾。
Tim是老三,在他之前也有不少约定俗成的条款(比如不能动Alf的食材什么的),但在他搬进庄园的不久后,蝙蝠们都不约而同地产生了危机感,实实在在的那种。
他头一次显露出恐怖的那一面,要从Dick的早餐麦片说起。
“我可以借一下你的马克杯吗。”
此时的大蓝鸟还没有意识到,他的这句话会改变全家的格局和食物链。
Tim.从小就被迫修仙写作业.Drake打了个哈欠,头也没回地就闷闷答应一声:“可以。”
Dick高高兴兴地拿着他的马克杯,冲了一包足矣毁灭世界的麦片,又高高兴兴地喝完放回去了。
并且,没洗杯子。

深夜三点,好不容易写完论文的Tim合上笔记本,如释重负般伸了个懒腰。睡眼朦胧的他早就彻底忘了方才兄长的请求,驼着背走向咖啡机,一倒上救命良药就咕嘟咕嘟往嘴里灌。
等会…怎么有点硌得慌。
可怜的社畜幼崽往杯底一瞅,瞬间就激灵了。
麦片渣子仿佛组成了一个Grayson式的憨批笑脸对着他笑。
小红委屈地呜咽了一声,乍看可怜无辜任人盘。大脑里却是已经开始盘算起了鸡儿姓生物的plan#A1~Z99种死法,由轻到重,其中残忍的之一的莫过于趁他睡觉的时候剁下他真正的“小迪克”,拿双面胶粘到他头上,让他彻底变成字面意义上的dick-head。
当然如今Dick的Dick还在该呆的地方,也就是说这个计划没有被实行。
他当时用了一个更残忍的。

第二天清晨,又到了万物复苏的时刻,我们漂亮的蓝鸟儿也要起床作秀了。
“早安Alf~”他向Alfred招招手,管家侠一见到他就开始爆笑,胡子都一颤一颤的,问半天硬是问不出什么,只是不断重复着“头发”这个词,弄得Dick莫名其妙甚至以为他中了笑气,思来想去也不知原因,只好决定去找Bruce商量。
他走进蝙蝠洞:“早安B,今天Alf有点怪——”
Bruce回头,那张戴着面罩的,属于蝙蝠侠的脸,正笑得直发颤。
“夜翼,你作为初代罗宾,我一直很器重你但是…”黑暗骑士似乎还想维持一下严肃的表象,却在三秒后瞬间破功,笑得如同鬼片成真《呐喊》被美颜滤镜拉伸。
“谁能想到你做过植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
虽然很气,但精致的植发少年还是去拍了拍养父的肩膀。
“不好意思,太久没笑过了。”让他欣慰的是,哥谭的都市传说又即刻恢复到了不苟言笑的状态,Dick头一次这么乐意看见蝙蝠侠不赞同的眼神。
夜翼安慰Bruce说没问题多笑笑身体好,殊不知他植发的事在那一夜早已举世闻名,就连横跨大半个宇宙,远在天边的小蓝人们,在培训新一代绿灯侠时,都会提那么一下——在遥远的地球上,有那么一个超级英雄,他植发。

“那这和Drake又有什么关系?”
Damian问。
Jason长叹:“别说植发,你要把他惹急了,你小学二年级喜欢在哪个隔间上厕所他都能给你挖出来。”


2.

第二条法则——别和红头罩说你不喜欢蝙蝠侠。
“老双标了,大红,老双标了。”提起这事,Tim高深莫测地摇了摇头。
其实这个道理在职场也同样适用,不少小兵由于一开始没搞懂喜怒无常红头罩的心理,挨了不少冤枪子儿。
Jason原话“Bruce人是有点ex,但只能我一个人骂。”

“你是不是到现在还有点不喜欢Bruce啊。”有一天Dick问。
“当然不喜欢!”Jason狠狠地啐了一声,“我的意思是,你懂吗,我不是针对他没救我什么的,我是烦他多管闲事四处鬼混…”
Dick表示:“实际上我也挺烦”
Jason瞬间川剧变脸,瞳孔地震:“你怎么配这么说他!我要告诉Alf!”
“…?”
“我就很喜欢Bruce啊。”路过的小红喝了一口咖啡,搭茬道。
“不你不喜欢!死老头多管闲事四处鬼混…”
Dick&Tim“…??”

Jason刚开始当红头罩的时候,还是个又霸气又威武的叛逆少年,他临危不惧的性格自然是引来了不少自愿效忠的追求者。
毕竟帅气的小男孩谁不爱呢。
不过这也就引来了一个问题,大红鸟向来傲娇,尤其是对待蝙蝠侠——那种不屑一顾的态度对不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可谓是百里挑一。要知道当年不少Boss都是台上口嗨,台下被蝙蝠揍得求饶的主,但至今从来没有人见过红头罩求饶,一次都没有。
这种精神值得每个反派效仿。
于是有一次,就在Jason刚和黑面具对线完,想回大本营看看情况时,他面对的是乌泱泱一大群人,以及赫然在前的战损黑漆漆。
没穿腰带,被捆着。
红头罩以与蝙蝠侠共事了好几年的经验,在两秒内推测出,他绝逼是故意被绑架想来窥探情报的。而他那堆憨批小弟一个都没看出。
有个出头鸟站出来,夸张地描述他是怎么策划了这次行动,怎么把蝙蝠侠打得落花流水…
“——蝙蝠侠真烦。”他无趣的演讲以这句话收尾。
Jason装作欣赏地点点头,在他话音刚落时,突然掏枪扣下扳机,正中他的脑袋。
“你们都被炒了。”寂静无声的仓库充斥着他的冷笑。
没人敢问为什么。

“你杀人了??”Damian被呛了一下
Jason“对啊”
“当着父亲的面?”
“对嘛,有什么问题。”
Damian想了想,然后费力地点点头:“…说实话要是遇上同样的情况,我可能也会这么做的。我是说,有这个冲动。”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猛地被拉。Bruce朝里探探脑袋,吓得俩人一激灵。
“故事会?”他努力扯出一个好爸爸的笑容,却让小鸟们抖的更厉害了。
“你…你想来吗。”Jason咽咽口水,试探性地问。
Bruce走进来,乖巧地坐在两人身边。
“好,那这次谈话的主题是…”
Damian小声嘀咕一句“杀了我。”


3.

第三条法则——别摸Titus的屁股。
这个规矩在以前是不存在的,若是Damian或其他人执意这么做,它只会不自在地立起耳朵,趴卧在地上。
这种和蔼的场面只维持到了半年前,它第一次和superdog会面。
Damian经不住Jon的软磨硬泡,答应周末去趟公园,让两条狗“交个朋友”。尽管他一再强调他家狗不会干交朋友这么蠢的事,依旧被对方反对了。
“你在认识我之前也说交朋友很蠢。”男孩说。
Damian居然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于是他以“探究超狗的生命体征”为借口安慰自己,带着Titus赴约了。

“超家人都多多少少沾点nt,”罗宾拍拍蝙蝠狗的脑袋,语重心长地说,“要是它干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别害怕,一定要向我反映,我去揍超级崽子。”
Titus汪了一声。轻蔑地想:它确实有点“超级”把戏,但一点氪石就能给他整得服服贴贴。担心这种事简直就是杞人忧天。
——此时的Titus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自己的梦魇,一生之敌。
“Damian——Daaaaamian!大米!我在这里!”不远处,属于恶魔之子的一生之敌在朝他边嚷嚷边招手,向这边狂奔过来。
“他们来了,传说中的超家人,噩梦之源。”Damian打个寒颤。
“找到你了!”Jon扑过来抱住他,旁边Titus咬牙切齿地冲他嘶吼。
被困在超级小子的超级抱抱里的不超级Damian安抚道:“没事的Titus,这我——嗷你轻点!…搭档。”
“朋友。”Jon纠正。
“…朋友。”Damian叹气。
Krypto一被松开牵引绳,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疯狂地蹦蹦跳跳,一头扎进草地里嗅着泥土,又抖抖脑袋,把泥浆甩到Damian价值不菲的长裤上,还有Titus的鼻子上。
“这是我家狗勾。”Jonathan介绍道。
超狗,学名Krypto,拥有氪星人专属的超级疯狂属性,以及…超级不讲卫生。Damian暗中记下。
“让我们去玩吧!给它俩点私人空间。”Jon牵着他的手强行给拉走了。
“Ti——tus!!!”Damian惨痛诀别。

俩狗面面相觑。
Titus毕竟是富家公子的狗,彬彬有礼地打算打破沉默:“久仰大名,我是…”
话还没落就被Krypto扑了个满怀,湿漉漉的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它的脸,蝙蝠狗使了面对狗零食的忍耐力才不当场骂街。
它早上还特意洗了个澡!
“嘿你好Titus我听Carl提过你哈哈哈当然你很火大家都知道你毕竟你是蝙蝠狗所有人都喜欢蝙蝠狗包括我也是我是你的超级大粉丝…”
Damian说的没错,氪星人多多少少沾点nt。
“从我身上起开,立刻。”Titus使用了技能:蝙蝠狗不赞同的眼神。可惜它显然是对超狗没什么用。
“我不,我要舔舔!”
在这个历史性的一刻,英勇赴死的烈士超狗小氪,干了一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
它舔了蝙蝠狗的屁股。

“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好像是Titus…在呜咽?”Damian好不容易挣开那只在他眼里臭烘烘的脏手,问道。
“没有啊?我用超级听力都没听到,错觉吧。”
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又被抱住了。
“Damn it…”

“停,下。”
“你明明就在摇尾巴还从来没停过…”
“我说停下!”恼羞成怒的Titus打开万能项圈里的暗层,绿色的荧光从中散出。

“Damian…”
“嗯?”罗宾憋笑。
“为什么你家狗勾的项圈里…会有氪石呢。”飞到树上躲避氪石光芒的Jon,淡淡一句。

“你在蝙蝠狗的项圈里放氪石?”
Bruce和Jason异口同声。
“我真没有…是他自己不知道从哪找到的。”Damian已经笑得上接不接下气了。
“汪!”Titus骄傲地昂起头,三分钟前他也加入了这个茶会。
“…不愧是咱家狗。”半晌,蝙蝠侠缓缓地说。
Jason问:“那他是从此不让人摸屁股了?”
“不是…”Damian笑得更厉害了,“它现在是只让superdog动他的屁股。”
大蝙蝠赞扬的表情僵住了,旁边俩人开始一起笑。


4.

第四条,不要嘲笑尴尬的蝙蝠侠。
被说教了整整十分钟的24愤愤不平地想。


——END——



Natsuya.♥
《魔笛MAGI》- 缇特斯&m...

《魔笛MAGI》- 缇特斯·阿勒奇乌斯


CN:夏弥丶Natsuya(化妆后期自理)

摄影:阿香


14年7月份出国前最后一套图……这是欠了多久的债 依旧难产中

已加入囤图太久不想P豪华套餐

《魔笛MAGI》- 缇特斯·阿勒奇乌斯


CN:夏弥丶Natsuya(化妆后期自理)

摄影:阿香


14年7月份出国前最后一套图……这是欠了多久的债 依旧难产中

已加入囤图太久不想P豪华套餐

F31

未烬/童话风<序>

主cp走向#Titus#Balem#  #Caine#Balem#


       有一只黑孔雀,叫做Balem Abrasax。


       他棕色的瞳孔中有流光般的美丽色彩,他是这世界上最惯于无声的王者。


       有一颗星球,很小很美。那里有足足两万里的花海,包裹着整颗星球,覆盖着所有的大陆,粲...

主cp走向#Titus#Balem#  #Caine#Balem#



 

       有一只黑孔雀,叫做Balem Abrasax。


 

       他棕色的瞳孔中有流光般的美丽色彩,他是这世界上最惯于无声的王者。


 

       有一颗星球,很小很美。那里有足足两万里的花海,包裹着整颗星球,覆盖着所有的大陆,粲然的蓝与红叠叠交错。


 

       比那花朵更湛蓝的是那片天穹, 透彻的映照着宇宙里所有的星辰。比那花朵更殷红的是那层星云,猛烈的燃烧着空气中所有的尘埃。


 

       他是这世间所有的王者,高不可攀孤立亦难。


 

       寂静的黑夜里轻踱着平稳而无声的步伐,独自一人穿梭在漫无边际的浩瀚花海之中。


 

       “My lord!”Night从花丛中小步窜了出来,花粉刺激的他打了个喷嚏,啊啾一下跌翻了个跟头,然后重新爬起来用前肢的爪子重新梳理了一下嘴边白色的须子。


 

       “Mr.Night。”Balem抖动了一下黑色的羽翼,扑扇出微弱的风抚动了一旁的花枝,方才踱着步子缓缓转过身,垂眸看向了自己的管事。


 

       大白老鼠总是圆滚滚又毛绒绒的,除了那一对尖利的门牙十分骇人又不太讨喜。


 

       “Titus领主踏坏了北边的花田,您最好亲自去看看。”Night爬上了一块大石头,用有力的后肢直立起身体看向北方,身后细长的尾巴一扫一扫的。


 

       听闻后Balem头上的冠翎轻微颤动了那么几下,拖拽着偌大的尾羽顺着花田中的小路朝北方前行,侧过了头不紧不慢的低声发问:“是那只彩狐①吗?”


 

       “Yep,master…”Night从石头上纵身跳了下来,跌落在一旁低矮的草丛中,爬起身快速钻进花海里跟上Balem的步伐回应着,“还有他的那只小盘羊,叫做Famulus。”


 

        “Well,Famulus。”黑孔雀轻巧的迈着他纤长的腿,爪尖轻触在泥土中悄无声息,蓦然间突然阖起眼露出一抹无声的浅笑,“爱捣乱的小狐狸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帮手。” 


 

        “你先叫Mr.Caleb带领蜥蜴们和狼群前去制止,我需要看到我的花都毫发无损。”Balem偏过头闭起眼朝Night颔首示意,刚浮现的笑容转眼就从眉眼间收敛,消逝于刹那。 


 

        Night踉跄着停下脚步俯身行了一个礼,笑道:“Yes,my lord。”话落,立刻越过了Balem的脚边转身独自窜入了漫无边际的花丛中。


 

        红与蓝交错的粲然花瓣骚动了一阵,发出细碎的声响。半晌之后微风拂过耳畔,温柔的掠过枝叶和Balem柔软的羽翎。


 

        风义无反顾的涌向天宇中灼热的星云,泯灭于火红。


 

        注①:一种人工培育的观赏狐,以红狐与蓝狐等多次杂交育种的后代。请自行百度,百科图片美美哒。


Delight

Sickness (二)Titus/Balem

Balem打开书看了起来,而Titus只是静静地坐着看着Balem。对于度过了漫长岁月他们来说,熟视无睹自然不在话下,四下静默了下来,却异常的和谐。


 在Balem翻到了第183页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叩叩’的敲门声,Titus看了眼门,又看了看Balem,起身整理下衣服,边往外走便说道:“下次再见,哥哥。”等待自动门开启的时候,Titus瞟用余光了眼角落里堆着的书籍,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Titus上船的时候,等候在一旁的Famulus吓了一跳,但刻在骨子里处变不惊的个性,让她迅速恢复了镇静,并立马小声吩咐人去准备东西又以最快的速度跟上Titus的步伐。她清楚即使她的领主...

Balem打开书看了起来,而Titus只是静静地坐着看着Balem。对于度过了漫长岁月他们来说,熟视无睹自然不在话下,四下静默了下来,却异常的和谐。


 在Balem翻到了第183页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叩叩’的敲门声,Titus看了眼门,又看了看Balem,起身整理下衣服,边往外走便说道:“下次再见,哥哥。”等待自动门开启的时候,Titus瞟用余光了眼角落里堆着的书籍,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Titus上船的时候,等候在一旁的Famulus吓了一跳,但刻在骨子里处变不惊的个性,让她迅速恢复了镇静,并立马小声吩咐人去准备东西又以最快的速度跟上Titus的步伐。她清楚即使她的领主不如曾经的Balem领主脾气暴躁而闻名遐迩,但也绝不是什么温文尔雅的人。流淌着Abrasax家族血液的人怎么可能是纯良之辈,至于女王,能干掉Balem领主,内里自然也肯定是黑的,即使她的领主多年只以生活奢靡而闻名,但内里却不容易看透,就好比Balem领主死后的一切事,他领主做得绝对相当干净漂亮,而与他多年所表现出的能力不一样,让那些对于Abrasax家族虎视眈眈的不得不谨慎起来。

Titus走到了他的客厅里,他往下一坐,整个人倾靠在椅背上。早已候在一边的侍女便立马上前为Titus的脸进行处理,Famulus不多想究竟是谁是罪魁祸首,这一下使了十足的力气,Titus的左脸已经完全肿了起来,而能这样对领主还好好活着的人屈指可数,但Famulus是聪明人。

Famulus看着Titus的注意力转了过来,便开始报告:“女王陛下这周的活动报告已经送了上来。”

“除了跟她的狼人每天在天上约会和清洁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嘛。”Titus笑道。

“依照情况来说,女王正在改变她们家庭的工作方式,已经不做清洁工作了。以及,她的母亲受伤住进了医院。”Famulus回答道。

“受伤?”

“是的,在搬东西的时候不慎从楼梯上摔下,伤到了颈椎,以地球现阶段的技术而言很有可能瘫痪。”

“那就让她瘫痪好了。”

Famulus点头回答道:“是。”

“原液的价格怎么样了?”

“又上升了两成,开始出现了大肆收购的现象,不过按照领主您的指示,只是限量购买。如果以继续现在的策略的话,储量可以支持半年。Kalique领主那里已经开始减少了供应量,有停止出货的可能性。”

“姐姐啊,比起做生意更热衷于她的美丽。”Titus并不惊讶地评论道,“我们先继续这样,在适当的时候价格再挑的高一点。”

“是,殿下。”

继续汇报了一些其他事之后,Famulus和侍女一起退了出去。

“跟我来。”Famulus对侍女冷冷地说道。

“是,阁下。”

Famulus眼里闪过一丝冷光,和那个人相关的一切都需要保密,所以任何线索都必须被处理掉。亲眼看着侍卫拧断眼前的人的脖子后,Famulus挥了挥手,招来两个人去取Titus所要的属于前任女王的遗物。

然后她还要想好一个办法完成让女王母亲瘫痪而不被人发现的任务,Famulus叹了口气,向指挥室快步走去。


回忆对于每一个有着漫长生命的人都是一种折磨,不论好坏。如果那是所珍惜的,那么你必须忍受美好变得模糊的痛楚,如果是所厌恶的,那么你注定要忍受它千万遍的骚扰与折磨。

幸福的回忆会消退,而不幸的只会变成一个永久的噩梦。


当他看到那熟悉的身影缓缓地转过身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是一个梦。

她穿着淡紫色的长裙,长发被高高束起,其中装点着各色她喜欢的宝石,高贵美丽。

她是这宇宙中最美丽的女人,一直如此。

她高昂地抬着下巴,站在高耸的台阶上,她的目光没有给予任何一点下方的生物,她的眼中只有远处的高处的风景。

“母亲。”Balem觉得一瞬间他似乎变回了那个曾经青涩的渴望着母亲的少年,而不是现在这样一个阴冷的晦暗的人。而在他呼喊的同时,另一个人也发出了同样呼唤。

一个小小的充满稚气的男孩跑过了Balem身边直直扑向了女王。他知道那是谁,那是Titus。

即使未来有着高挑的身材,处于幼龄期的Titus现在也只到Balem的膝盖,显得小巧而可爱。他手里攥着一把花,脸上满满的笑意,似乎有什么好事发生的似的。女王为了接住他而蹲下身来,她脸上的冰冷已然退却,带着一个温柔的笑容迎接着Titus。

“什么事这么开心?”女王边问,边把Titus跑乱的头发理顺。

“我为妈妈摘的花,”Titus一脸得意地把手中的花举了起来,“它的颜色跟您的长裙一模一样。”

“我很喜欢,Titus。”女王笑道,轻轻在Titus脸颊上一吻。

Balem站在门口,遥遥地看着位于中央的人。她的母亲,总是严厉多于慈爱,比起说待他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不如说,更像是对待臣下,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她可以露出如此温和的表情。

他质问母亲,但只得到了惩罚和母亲冷淡的回答,我只是想要个孩子,她说。

当她已经有了两个孩子的时候。

然而这份热情仅仅持续到Titus成年,她一下子失去了养育孩子的兴趣,失去了扮演一个母亲的愿望,她对待Titus如同她对待他,不过对Titus更冷漠。

她拒绝Titus再如幼年时随意进入她的房间,并为此而惩罚他。

Balem遥遥地看着静静地站在母亲宫殿外的Titus,然后不知为何上前带走了他。也许因为那种失落的样子让他想起了自己,也许因为Titus有着和母亲相似的样貌,尽管他内心是高兴的,他的母亲回来了。

Balem带着Titus去了工厂、牧场,Titus一句话也不曾问,Balem也不曾说话,只有Ford先生一直解释个不停。

事情开始以一种奇怪的方向发展,Titus变成了一个花花公子,追求永生与美丽,变得口若悬河但毫无实话,而女王也并未说过什么。

所有事情回归了正途,但又有些不一样了。女王开始疲倦、虚弱,原液可以使人的身体不老,但无法克制心灵的衰老。她开始感怀,开始悲伤,开始忧郁,开始想抛下一切。


“给你,我的孩子。”女王倚着坐榻说。

那并不是一次正式的召见,女王命人传了信给他,让他独自一人前来,而他到的时候整个房间没有一个人。

Balem接过文件,迅速地浏览了一遍,然后惊讶地抬起头,道:“母亲,为什么?”

“我恨我的生活,我已经不想再继续了,我累了。”

Balem看着眼前的母亲,容貌已然年轻,但眼神中只有苍老。

“您不能如此一走了之,母亲,这并不像您。”

“我可以。”女王抬起头,眼神中有着不满,一瞬间她似乎又恢复成了那个高高在上骄傲的女王,“我容忍你的不敬,是因为我对你的喜爱,可你该清楚地知道你的本分。”

“如果这些变成了真的,那么我可以。”Balem声音不知不觉拔高起来。

“我第一次见到你这样,Balem,你想违背我吗?”女王冷冷地问道,“我仍然是女王。可为什么Balem你远远不如曾经那么可爱了,甚至还不如Titus。”

“是,陛下。”Balem垂下头,然后用力挥动手中的晶体书砸向了女王。

“你、不能、爱、其他人、多于我!”Balem边喊边狠狠地把暴行付诸于女王身上。

当Balem气喘吁吁地停下时,他手中的晶体书已经沾满了血迹,他讶异地看着它,看着女王。

‘卡啦’晶体书重重摔在了地上,Balem颤抖着把女王拥入自己的怀抱中。“母亲,我……我很抱歉。”

“看着我,Balem。”女王颤颤巍巍地抬起手去抚摸Balem的脸颊,“杀了我,Balem,就这样杀了我。”Balem没有动,女王勾住了Balem的脖颈,艰难地抬起身,凑到Balem的耳畔,“我最爱的孩子,满足我的愿望吧,Balem。”女王的唇滑过Balem的脸颊停留在了他的唇边,印了上去。那是一个带着血腥味道的吻,淡淡的,却永远也不会消逝的吻。Balem用轻柔地手指抚过她的脸庞,宛若最甜蜜的恋人间的亲昵,手指一路下滑,最后停在了她的颈间,收紧。一阵虚弱的挣扎后,女王如同没了线的提线木偶瘫倒在Balem的怀里。

他失去了她。

但她的死亡属于他。

她的一切都将属于他。


然后Balem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Balem的作息非常规律,起床睡觉,就好像被设定好一般的准时。但也许是因为昨夜的梦,他醒得要稍稍早了一点。他的身上骤然一痛,那个跟他母亲长的一样的女人给予他的伤似乎一瞬间复苏了,尽管那已经好了多时。

那个女人。


TBC

注:Famulus 是Titus身边那位融合了鹿的基因的美人~

/过渡性章节大概?我更文很慢很慢,请见谅。。保持着写手写一稿,电脑在改一稿的习惯的我。。。以为大概上中下能写完,但发现大概能扯很多,所以改了标题,后面原创会越来越多吧,我也很想尽量完善这个世界观,如果可以看到剧本就好了。。扒了各种网之后发现信息好少QAQ,以及总喜欢停在奇怪地方的我。。说明写在开头还是结尾比较好?/

喧騒を見下ろし
ティトスマジ天使やぁ(◉ω◉`...

ティトスマジ天使やぁ(◉ω◉`)

これIPADで描いて見たが

意外といける

---------------------------------------

IPAD APPS-->PEN & INK(讚)

無料也有如此多樣的筆觸

這, 這不是令人很想交出荷包君嗎喂!!(//Д//)

ティトスマジ天使やぁ(◉ω◉`)

これIPADで描いて見たが

意外といける

---------------------------------------

IPAD APPS-->PEN & INK(讚)

無料也有如此多樣的筆觸

這, 這不是令人很想交出荷包君嗎喂!!(//Д//)

TITUS
Do you dare sta...

Do you dare stay out? Do you dare go in?

How much you can lose? How much you can win?

And if you go in,should you turn left or turn right?Or right and three quanters?Or maybe not quite?

You can get so confused that you will start into race,down long wiggled roads at a break-necking pace and grind...

Do you dare stay out? Do you dare go in?

How much you can lose? How much you can win?

And if you go in,should you turn left or turn right?Or right and three quanters?Or maybe not quite?

You can get so confused that you will start into race,down long wiggled roads at a break-necking pace and grind on for miles across weirdish wild space Headed I fear towards a most useless place...the waiting place.

for people just waiting ,waiting for a train to go for a bus to come or a plane to go or the mail to come or the rain to go or the phone to ring or the snow to snow or waiting around for a Yes or a No or a string of pearls or a pain of pants or a wig with curls.....or a another chanc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