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j

31346浏览    1815参与
林桑.

【糖】我不知道该取什么名字QAQ

好久没更过紫罗兰了啊……

莫名怀念JPG.

第一个产粮的地方。怎么会忘记呢。

————————————————————

1.巧克力棒的正确食用方法.

WLID日常嗑巧克力棒。“joker,一起玩p……”来自刚刚说了一个字母的talker,可怜孩子。WLID日常一边吃巧克力棒一边感叹世风秒下,然鹅并没有任何动作,似乎是在以身示范自己刚刚说过的话,没有任何什么表示。

WLID,世界上最无情的女人。

“好啦好啦,陪你吃陪你吃,最后一次。”最终经不起talker疯狂暗示(性骚扰)的joker烦恼的摆摆手,接过了那根巧克力棒。“joker,你康康,我把有巧克力的那一段留给了你,我是多么的blababalabla...

好久没更过紫罗兰了啊……

莫名怀念JPG.

第一个产粮的地方。怎么会忘记呢。

————————————————————

1.巧克力棒的正确食用方法.

WLID日常嗑巧克力棒。“joker,一起玩p……”来自刚刚说了一个字母的talker,可怜孩子。WLID日常一边吃巧克力棒一边感叹世风秒下,然鹅并没有任何动作,似乎是在以身示范自己刚刚说过的话,没有任何什么表示。

WLID,世界上最无情的女人。

“好啦好啦,陪你吃陪你吃,最后一次。”最终经不起talker疯狂暗示(性骚扰)的joker烦恼的摆摆手,接过了那根巧克力棒。“joker,你康康,我把有巧克力的那一段留给了你,我是多么的blababalabla……”joker面无表情的听着,表面上蛋定的跟个在废弃矿井里迷路的还被一群洞穴蜘蛛包围的林某人一样(真实事件),表面稳如老母狗,内心气如那只正要躲开洞穴蜘蛛的那一口剧毒的却掉入岩浆的林桑。(真实事件)得,我能打死他吗?joker的笑容逐渐消失。

求生欲逐渐膨胀的talker知道这么调戏自家媳妇不好,于是就一个林桑上瀑布(头往上一抬)叼起了那根可怜的巧克力棒,一边的joker也一个天朝学生标准广播体操式抬头一叼,一旁过来接水的flame感叹:“这紫罗兰,吃枣药丸。”大哥你说什么大实话。

巧克力略微带一些苦涩,但是被饼干的甜蜜完美的抵消,只剩下无上的香醇,本来甜腻的饼干此时也没有了腻味,简直就是人间的美味。不仅香甜无比,口感也丰富多样。就像joker,虽然joker平时的声音很好听,要是他去唱歌也就没那群所谓的歌星什么事情了,但是,没有人说过阿JO的呻yi……话还没说完talker就被及时反应过来的阿JO切了声带(bu)。而talker也趁机一个林桑掉岩浆(低头)吻住了阿JO,一旁的WLID兴奋的快哭了,逃出手机就是一个秘技·奥义之连拍,效果拔群!短短一秒钟收获了10张热乎乎香喷喷的粮食!

阿JO:“WLID你不许给我连……”WLID:“哇!!!哇!!!又亲上了!!!”咱们的W姐,出名的有粮同享,一整个紫罗兰,包括破坏神小姐姐都在康,都在康!

中式吃瓜+腐女喧哗。

fool:“你们谁能给我演示一下巧克力棒的正确吃法?”傻逗:“我。”fool:“嗯”(递巧克力棒)傻逗:“我需要一个人配合。”fool:“?!”

怎么这个人也不正常?!

2.史上最强车.

flame默默的在自己房间康平板,隔壁talker和joker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到处都是奇奇怪怪的声音。(哲学符号已屏蔽)哦,错了,还有水声。

艹,还让不让人活。

“talker,不要……唔姆!”“joker!你别咬啊!痛痛痛……”“哎哎哎你别过来!疼啊!”“唉?”

艹,受不了了。flame忍无可忍,冲过去就是一个僵尸撞门。

“艹大冬天玩水你们有毛病吧!”

一旁的WLID收起录音器。

哦豁。

3.糖糖糖√

这里是哪里。

是监狱。

是监狱啊,怪不得冷冰冰的。

joker睁开双眼。

熟悉。

陌生。

是梦啊,不过想不起来做了什么梦呢。

貌似很幸福的感觉。

混二次元的语萧

车车车,terantula×jomm有

考完试后画的,现在搬出来了

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雷者勿入

车车车,terantula×jomm有

考完试后画的,现在搬出来了

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雷者勿入

林桑.

【TJ】中文房间.

是听洛天依小天使和言和小天使唱的!【中文房间.】

好稀饭啊WWWW.

感觉好适合TJT就写了(滑稽)

————————————————————

0.

talker靠着墙壁,感受着火焰满满的吞噬自己的身体,白光闪过的那一刹那,他听到joker撕心裂肺的吼叫。

抱歉,joker。

我不能陪你了。

1.【talker视角.】

我的名字叫talker。如你所见,我是个连皮肤都冰冷的没有温度的机器人,我是个正在接受实验的机器人。机器人是没有感情的,我只是个人工智能而已,我能做到的只有标准。只要有一点点计算的偏差,我就会像我的那些失败的同类们那样,他们先是被运送出去,然后……我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下场是什么。

最终只有我一个...

是听洛天依小天使和言和小天使唱的!【中文房间.】

好稀饭啊WWWW.

感觉好适合TJT就写了(滑稽)

————————————————————

0.

talker靠着墙壁,感受着火焰满满的吞噬自己的身体,白光闪过的那一刹那,他听到joker撕心裂肺的吼叫。

抱歉,joker。

我不能陪你了。

1.【talker视角.】

我的名字叫talker。如你所见,我是个连皮肤都冰冷的没有温度的机器人,我是个正在接受实验的机器人。机器人是没有感情的,我只是个人工智能而已,我能做到的只有标准。只要有一点点计算的偏差,我就会像我的那些失败的同类们那样,他们先是被运送出去,然后……我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下场是什么。

最终只有我一个机器人,在悲惨的苟延残喘中被送去进行最终的答辩。

我害怕。

我怕被抹杀。

2.【talker视角.】

我开始进行答辩,从那么小那么小的门洞里我看到我的研究者,听说他叫joker,是个天才科学家,小小年纪便研发出智能机器人,那就是我。那应该是人类们说的“一见钟情”吧,反正他是我见过最可爱的男孩子了。等等,可爱是什么?从数据库中看“可爱”是不能用来形容男人的。管他呢,我喜欢他,谁都不可以和我抢。

【to.你现在是一个人吗?】这是什么古怪的问题?我皱着眉头计算着标准,计算着答案,计算着他们希望看到的。【当然,我是一个人。】

【to.你喜欢这里吗?】废话,怎么可能喜欢!【是的,我喜欢这里。】

不知道多久过去了。

我颓废的靠在墙边,看着那门洞,那是我每天必须的和唯一的消遣。

3.【talker视角.】

孤独似乎是消耗人体力的最大原因。我感觉我的零件开始了老化,电子脑和数据存储文件也变得不灵敏。我开始人类倾向化了,我已经无路可逃了。“人类倾向化”意味着我会自主进化,而这确是他们最不允许的。他们还在预防什么吗?我不想知道,也不愿意知道。我会死掉吗?我好害怕。

【to.你现在是一个人吗?】为什么一直问这个问题呢。我好孤独,好枯燥的答辩还没有结束吗?好痛苦。我没有什么感官,但是却见见产生了一种不适的感觉,痛苦的感觉。【不,我不是一个人。是,我是一个(自己被涂抹划去)我喜欢你。】

4.【talker视角.】

joker的问答已经许久没有寄过来了。好像我的答辩快要结束了,但是我真的可以通过吗?我怕死,但是重要的是我死了joker怎么办……

不可以,我不可以死。

【to.你爱我吗?】【当然爱.】

毫无犹豫。

我爱你。

5.【talker视角.】

我没有通过检验。

炙热的火焰还有周身真实的热度让我明白这一切都不是什么虚幻的梦境,我要死掉了。那些答辩纸条四处飞扬,然后被火焰狠狠灼伤,像翅膀上沾染着火焰的鸟。

我看到那张纸的背面。

“我爱你。”是joker清秀的字迹。

身体逐渐化作虚无的灰烬,飘散着微弱的光芒,白光闪过的那一刻我听到joker撕心裂肺的吼声。

joker,抱歉,我不能陪你了。

6.【joker视角.】

我喜欢上了一个叫talker的机器人。

他每天那个样子肯定很孤独。

他给我寄了情书。

在答辩的纸条。

7.【joker视角.】

疯了。都疯了。

他们意见一致,说是talker不通过。

按照废旧机器人的模式销毁。

8.【joker视角.】

我爱你。

即使死亡也不能让我们分开。


凰-白鸿鹄

世界·谎言·玩具,,,,

本来结局就很虐,我觉得我写得更虐了(maybe?)

cp向描写不多,但私设如山,信息量巨大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系列

occ


》》》》》》》》》


让整个摩登市警方十分头疼的怪盗正站在楼顶上,魔法形成的屏障隔绝了外界


他好像在等什么人


一个白发蓝瞳的女孩凭空出现在他身后


“我希望你带来了好消息,元素之灵小姐.”


“不太好,”女孩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声音也是未变化的童声,“在确保我不会被管理者惩罚的情况下,我只能让他再转世一次,然后他就该回到末影身边了。”


“而且上一次我用他来做命运实验时发生了什么你很清楚,他本就是...

本来结局就很虐,我觉得我写得更虐了(maybe?)

cp向描写不多,但私设如山,信息量巨大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系列

occ









》》》》》》》》》



让整个摩登市警方十分头疼的怪盗正站在楼顶上,魔法形成的屏障隔绝了外界


他好像在等什么人


一个白发蓝瞳的女孩凭空出现在他身后


“我希望你带来了好消息,元素之灵小姐.”


“不太好,”女孩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声音也是未变化的童声,“在确保我不会被管理者惩罚的情况下,我只能让他再转世一次,然后他就该回到末影身边了。”


“而且上一次我用他来做命运实验时发生了什么你很清楚,他本就是被末影创造出来的强大灵魂体,天生对肉体有所排斥,再加上几乎没有肉体能承载如此强大的灵魂,他就算转世也活不了多久。”


“那也总比没有好不是吗?”


“好吧。不过在这之前,你想听些有趣的东西吗,Joker?”

女孩很随意地坐在楼顶,怪笑着问到。


“当然。你的身份总能让你知道点特别的东西。”


“我发现,在这个世界中,凡是和神力有关的东西,都很惨”


“哦?有意思~”


“女神早已成为神力的傀儡,所谓的双神之战其实应该是神力之战才对,末影和原辉,只不过是神力相斥相杀的牺牲品。该隐拥有的混沌神力更加强大,让他有了凌驾于女神之上的强烈欲望,可惜质量优秀,数量不足,现在被防止到了混沌夹缝。秘宝本是神的一部分,终究不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但神力却给了他们自我意识,不仅多余还令人痛苦。紫罗兰组织的人也沦为了神力之战的牺牲品。就连我,只是在她们创造世界时不巧凝结完成,就这么做了双神的义女,早早地被原辉当成后手........诶,对了Joker,你知道在真正的双神之战中发生了什么吗?”


“你指的,是未经管理者改动时方块大陆上的事对吧?”


“没错。如果有记载的话,肯定是什么「本应牺牲自己的元素之灵强行打开时空之门逃跑,破坏神没有收到足够的创伤,导致封印失败」之类的。反正她是一浪把整个大陆给掀了。之后过了几百年,管理者突然把方块大陆重建并改成了某个预言之子的新手任务,不过没什么人知道就是了。”


“那——紫罗兰,其实是个在几百年前就毁灭的组织,我说的没错吧~”


“别用那么满不在乎的语气。还有,你和几百年前一样蠢。”


“......?”


“在方块大陆和他的一系列姊妹世界中,只有少数灵魂强大的人才能转世,你们使徒受到了神的馈赠,自然也可以。只要管理者将你们这一世的生活剥夺,再把你们拉回来重演方块大陆的历史就好。玩完之后再把你们送回去修改记忆。当然你回来的方式有点特殊。”


“...所以几百年前就.........”


“你们这对神仙爱情几百年前就开始了。怎么样?是不是玩出了三生三世十里紫罗兰的感觉?噗哈哈哈哈哈哈” 


“.............”

 

“哈哈...哈.........”


一阵尴尬的沉默后


“话说Joker,你还有关注过侦探社吗?”


“最好玩的家伙都不在了,我还关注那些无趣的人干嘛?” 


“那你真应该把侦探社忘掉。他们早在管理者面前「全军覆没」了。”


“什么?不是只有预言之子才会离开吗?”


“你觉得预言之子去了两个世界就跟了两个世界的人会简单吗?况且做出他们的替身也很简单。也许他们是预言之子的候选人,也许这次的预言之子本来就是五人一体。你们都被骗了呢,籽岷本就不应独自承担一切。”


“哦对了Joker,如果你想,转世就明早开始,但我今晚说不定会带来一些惊喜哦。再见。”





她早就想好了,今晚要试试能不能把Joker绑回去。虽说Jok-er的命运是留在摩登市,但让她这么一个放纵的灵魂去做空灵、神圣而死板的元素之灵绝对是管理者故意的。她是个变数,是个玩具。玩具比工具还惨,因为工具不能想丢就丢,而丢弃玩具不需要考虑任何问题。可玩具,只要好玩,就能留下。


顺带一提,她可不想让她弟弟转世后被Joker压着,等着被我弟压吧,Joker




》》》》》〉》

设定:


所有的世界都由创造者创造以供消遣,为了管理越来越多的世界,创造者创造了一个无处不在的像系统一样的东西来帮它管理,也就是管理者。


元素之灵:在世界诞生之初由大量全种类元素构成的生物,没有灵魂,没有固定形态,靠元素之眼来代替人类的五感,能够洞察大部分事情,听到人的心之所想。


契机者:创造契机,根据预言之子的任务难度来给预言之子铺路。性格不一,有时随意的一举一动皆会创造契机


爱吃薯片的belial

【方学】joker的摩登市大冒险(二)

【成为怪盗前的那些日子】


黑色,纯粹的黑色。


joker只“看”到了这些,几秒过后他的意识就重新回归,痛感也再次席卷上神经末梢。


“你没有想要的东西吗?”身着黑袍的男人一边疑惑地自言自语一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猛地向后退了几步,跟他拉开了距离。(论师傅给fixer留下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


不是你有病就是我有病。joker在心里默念道,talker已经跑了啊,动作也太快了吧……


思绪拉回,joker笑着开口道“当然有啊———”音调被刻意地拉长,joker好像吟唱一般地说道,“有趣的人想要麻烦一下不知名的黑袍先生,快点把我拉起来———好———吗——”


“当然。”fixer...

【成为怪盗前的那些日子】


黑色,纯粹的黑色。


joker只“看”到了这些,几秒过后他的意识就重新回归,痛感也再次席卷上神经末梢。


“你没有想要的东西吗?”身着黑袍的男人一边疑惑地自言自语一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猛地向后退了几步,跟他拉开了距离。(论师傅给fixer留下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


不是你有病就是我有病。joker在心里默念道,talker已经跑了啊,动作也太快了吧……


思绪拉回,joker笑着开口道“当然有啊———”音调被刻意地拉长,joker好像吟唱一般地说道,“有趣的人想要麻烦一下不知名的黑袍先生,快点把我拉起来———好———吗——”


“当然。”fixer一边应下一边就付出了行动。


“嘶——”被对方拉起时的痛感显然超过了joker的忍耐极限,让他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我有一句【哔——】不知当讲不当讲。










talker表示自己最近有点糟心,而原因就在于某位j同学。


这个月第几次了。talker注视着木质桌面上一口未动的早已凉了个彻底的饭菜想到。


来到摩登市已经一月有余,除了最初几天的养伤期,joker基本都泡在一大堆不知从哪里搞来的古书里。


“摩登市的低调大财主给的呗。”


joker是这么回答的,至于他究竟做了什么,目前还无从知晓。


talker知道joker不论表面上看有多随意轻佻但骨子里的顽固却可以说得上是无人能比。只要joker不想说他也就什么也别想从他嘴里撬出来。


何况他也不是很在乎。


但是,好歹也要记得吃饭啊,病倒了还不是要他照顾。


joker最近也有点糟心,当然,不是因为talker。


将自己整天整天地泡在成堆的古书里并没有缓解他心里的焦躁与不安,还有


莫名的恐惧。


感觉不断增加,折磨着他所剩无几的理智。


“可恶……”


我是被抛弃了吗?








“joker”


房门被推开,talker手里端着还冒着热气的饭菜,一双殷红的眸子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关切。


“嗯?”墨发的青年从一大堆古书里探出头来,略显茫然地注视着他,鎏金色的眸子里也带着少有的空洞,但几秒后一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joker又和往常一样,扯着嘴角,眸子里带着未达眼底的笑意。


“talker你越来越像个老妈子了。“


talker颇为无奈地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


“你没有被抛弃joker,他们也在等你回去。”


三千零一遍
为了包子去看的不得不说TJ要比...

为了包子去看的
不得不说TJ要比Jack王子幸福太多了
因为这个家庭  不  是这一个世界
人们都有爱在心里
不管什么事发生
他们总会有温暖的那一面
❤️❤️❤️❤️❤️❤️❤️
当初觉得肯定看不下去舔舔颜就完事了
没想到这种政治剧能给我带来这么大的感动

为了包子去看的
不得不说TJ要比Jack王子幸福太多了
因为这个家庭  不  是这一个世界
人们都有爱在心里
不管什么事发生
他们总会有温暖的那一面
❤️❤️❤️❤️❤️❤️❤️
当初觉得肯定看不下去舔舔颜就完事了
没想到这种政治剧能给我带来这么大的感动

日常拖更的Jenny

【TJ】相性一百题(1~20)

T=Talker

J=Joker

W=Wild(主持人)

无脑放飞~~~

大型ooc现场

---------------

1.W:请问你的名字是?

T:Talker

J:Joker

T&J这么简单的问题就不用回答了吧


2.W:你的年龄是?

T&J:不知道,科曼的锅


3.W:您的性别是?

T&J:看不出来吗?嗯?

W:这谁出的题啊


4.W: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T:安静沉稳(-ι_- )

J:开朗机智(*`▽´*)

W:好要脸啊你们。。。


5.W:对方的性格呢?

T:不皮断腰不罢休的那种

J:闷骚大叔


6.W:两人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T&J:在这儿...

T=Talker

J=Joker

W=Wild(主持人)

无脑放飞~~~

大型ooc现场

---------------

1.W:请问你的名字是?

T:Talker

J:Joker

T&J这么简单的问题就不用回答了吧


2.W:你的年龄是?

T&J:不知道,科曼的锅


3.W:您的性别是?

T&J:看不出来吗?嗯?

W:这谁出的题啊


4.W: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T:安静沉稳(-ι_- )

J:开朗机智(*`▽´*)

W:好要脸啊你们。。。


5.W:对方的性格呢?

T:不皮断腰不罢休的那种

J:闷骚大叔


6.W:两人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T&J:在这儿


7.W: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T:话痨+多动症,现在好多了

J:闷骚大叔

W:你们俩现在还不打起来真是奇迹


8.W:喜欢对方哪一点?

T&J:没有

W:。。。


9.W:讨厌对方哪一点?

T&J:都是

W:你们怎么走到一起的(黑人问号脸)


10.W:你觉得自己和对方相性好吗?

T&J:不好

W:无语. jpg


11.W:您怎么称呼对方?

T:直呼其名

J:+1


12.W:希望对方怎么称呼你?

T:老攻

J:滚(拿出鬼牌)

W:好狠啊Talker,那你呢Jo。。。诶诶放手,今天我打扫紫罗兰啊啊啊,你们别打起来


13.W:如果以动物比喻的话你觉得对方是?

T:炸毛猫

J:额。。。怎么说呢,乌龟+狐狸

W:为什么?

J:老+狡猾

T:。。。

W:Talker什么时候脾气这么好了

T:后50题我会好好爆料的( ̄︶ ̄)


14.W:如果要送对方礼物你会选择?

T:他要什么给什么

W:突然宠???

J:额,我想想,TNT、试做型神器森罗万象虫洞吞噬者MK-2、鬼牌...

W:紫罗兰吃枣药丸


15.W:自己想要什么礼物?

T:Joker

J:。。。我要女神回来把这个人带走


16.W:对对方有哪里不满吗?一般是什么事情?

T:不乖,特别是一些事上

W:具体是什么事呢?

T:比如唔(被捂嘴)

J(捂住Talker的嘴):都不满,特别是嘴巴管不住


17.W:你的癖好是?

T&J:没有


18:对方的癖好是?

T&J:不知道

W:(怀疑人生)


19.W:您做的什么事(包括毛病)会让对方不快?

T&J:我觉得什么事都会

W:我下次不会再来主持这个东西了


20:对方做的什么事(包括毛病)会让您不快?

T&J:他很有自知之明

W:(自闭)

--------------

逐渐敷衍

我也不知道这个坑会不会填


日常拖更的Jenny

【多cp】相思十诫(50粉福利)

发现50粉(多)了(拖了很很很久)

所以要恰刀!

我不会写糖文了诶(危险发言)

-----------------

食用指南:

建议搭配BGM:相思十诫

ooc预警

cp(不分攻受):炎岷  TJ  FJ  颜北  SF  女神组  F炎 杰飞 孤A  七秒x纸鱼(私心)

有的cp比较熟悉,所以文长,有的比较陌生,所以较短,而且很尬

我的文笔是真的差,勿喷

-----------------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我皆是学生,你在我的背后默...

发现50粉(多)了(拖了很很很久)

所以要恰刀!

我不会写糖文了诶(危险发言)

-----------------

食用指南:

建议搭配BGM:相思十诫

ooc预警

cp(不分攻受):炎岷  TJ  FJ  颜北  SF  女神组  F炎 杰飞 孤A  七秒x纸鱼(私心)

有的cp比较熟悉,所以文长,有的比较陌生,所以较短,而且很尬

我的文笔是真的差,勿喷

-----------------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我皆是学生,你在我的背后默默观察着我,保护着我。我们熟识,我们日日见,时时见,分分见,甚至每秒都能见到彼此。但是你却离开了我。终于再见到你时,我却又要走了。我要回到我的世界去,而你的记忆中,也不会再有我。

       “籽岷,你还会回来吗?”

       “炎黄,当然会了。”

       我拿着石头,在你的剑上刻下我的名字。你拿着笔,在我头巾上写下你的名字。

       “你好,炎黄。”就像我们初次相见时一样。“我叫籽岷,从此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了。”

       “嗯,籽岷你好。”

       “我...走了。”

       我缓缓走向传送门。

       “籽岷!”

       “怎么了?”

       “我喜欢你。”

       我转过身去,哽咽地说。

       “我也是。”

       毫无预料的一瞬间,传送门将我传送回从前的世界。


       我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他或许也在想着我。

       “籽岷!”“炎黄!”“籽岷。”“炎黄。”“籽岷?”“炎黄?”“你是谁?”“你是谁?”

       我不知道我的头巾上为何有这个名字,他不知道他心爱的剑上为什么刻着不认识的人的名字。

       我只知这个头巾上的名字不能洗去,他只知剑上的名字会守护者他前行。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我第一次知晓你是在紫罗兰的教徒口中。

       在那些人口中你是冷漠无情的,是为了利益抛去一切的。

       直到我真正见到你,你对我有着对他人不一样的温柔。

       你教会了我如何使用命运牌组,教会了我如何当好一个坏人,教会了我如何用言语蛊惑敌人。带着我将紫罗兰发扬光大。

       你带着我一起出任务,和我一起在黄昏要塞的屋顶看日出,看日落,看群星闪耀,看风云万千。

       但是我没想到你竟然会被一根钓鱼竿打败,我没想到我会被我最崇拜的人炸到另一个世界。


       我后悔了,我为什么要认识他。

       我没想到他竟会永远在我的脑子中占据一席之地,挥之不去。

       我也没想到,他没死,他在那个世界一直等着我,就像几百年前他一直盼望一个有缘之人一样。

       “Talker,我会回来的。尽管你已经不在了”

       “Joker,我会一直等着你。尽管你已经不在了。”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想着怎么会有和我一样黑的人。

       直到我真正了解你,我在达成自己目的的同时也默默关注着你,在你身后陪伴着你。我看着你一天天被实验所留下的后遗症所侵蚀,看着你的内心一天天被挫折打倒。


       大战的前夕,他默默地独自走了,我不知道。

       我以为他抛弃了我,就像我在另一个世界一样。

       我的心从未如此难受过,知道我被捕以后,我在狱中听到他死了的消息

       Fixer!他欠了我!他把我一人留在这世界上!我的心变得更难受,我明明应该是感到愤怒,却不知为何被更大的悲伤所笼罩。

       是命运,将彼此相伴的我与他,永远地分离了。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面具兄你长什么样。或许你长得很好看吧。

       我与你度过了那么长的时间,经历过生死,经历过战火。

       还记得在七曲的庙中,我们第一次相遇,共度一夜,却没有什么言语,那时我们还是“敌人”;在赶往朱雀都的路上,你终于敞开了心扉,那时我们是战友;朱雀都的那一场大战,我们血水相融,成了真正的朋友。

       在当我得知我的亲人已经离世后,我终于能明白你,能感受你的内心,我们惺惺相惜。


       大战那天以后,我回到了莫国。我不知他的行踪,只知他要去报仇。

       我与他的回忆只能永远在这终年冰冻的雪中封存。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Shadow?阴影?我一开始听到这名字时不禁笑出了声。

       你也是。

       “Fool?笨蛋?怪不得长得跟个小丑似的。”

       我们并没有想到我们以后会这么亲密无间。

       “笨蛋!只会操纵傀儡?”

       “那也比你好,你个只会畏首畏尾,一天到晚只会躲在阴影里的胆小鬼。”

       “这叫策略!”

       “这叫战术!”

       “不服比一场!”

       “来啊!”

       我们从未分出过胜负,不知是你放了水,还是我没发挥实力。但我们心里都明白,这是我们对彼此的爱。


       我万万没想到我和他会败在同一个人手下,还是紫罗兰中叛徒的女儿。

       我嫌弃他,不知用策略。他嫌弃我,不知用战术。只等来世一聚,我们再大战三天三夜。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你是我姐姐,拥有怜悯之心。”

       “你是我妹妹,拥有毁灭之意。”

       “我不理解,为何怜悯?”

       “我不理解,为何毁灭?”

       “为你而生万物。”

       “为你而灭万生。”

       “你真的要与我为友?”

       “你真的要与我为敌?”

       “放弃吧,我们永不会为友。”

       “放弃吧,我们永不会为敌。”

       “不,你不理解我。”

       “你又何尝不是?”

       “那我只好将你一起毁灭!”

       “我们是姐妹!我们何必相对!”

      

       “因为我想见到她。”

     

       “妹妹,我们何地相会?”

       “地狱。”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因为我是你,所以我们永远见不到面。因为你是我,所以我们永远在一起。

       因为我是你,所以我误了你,没能发挥你的力量。因为我是你,所以我误了你,与你的朋友们为敌。


       对不起,Flame。

       我负了他,他将再也不会出现。只有我万般想念他时,在雨后的倒影中,出现的深红的瞳孔,是他唯一留给我的思念。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幼年,我与你相许,永不相欺,永不相弃。

       少年,我与你相许,永不相忘,永不相对。

       青年,我与你相许,永不相离,永不相欠。


       却没想到,我与他无法再续。我与他的许诺,终会被时间冲淡。我不知何时能与他再见。愿与他再见之时,能再次相许,不会因为时间而再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我从小就认识你,你名为孤狼,性格也与名相似,孤独一人。你待他人如狼一般凶狠,待我却如长兄一般温和体贴。

       在小时候冰冷残酷的环境里,只有你如一股暖流,温暖我。


        我与他相依,却不能相偎。

        因为我与他不同。

        因为我与他被迫不同。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七秒,你还记得我吗?也不记得我们什么时候相遇的了。或许是在籽岷的多人实况中?我记得,当时我们在视频中相互配合,相互竞争。我记得,当时我们在微博上发糖,你还吃粉丝的醋。我记得,当时我们的MC皮肤很相像,贴吧上的粮还很多。


       那也是五年前的事了。如今,你不再录视频了,我也很少更MC的视频了。不知何时能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方块学园,我和你在学园中留下美好的回忆。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紫罗兰,你神情严肃地看着每个新教徒,只将温柔的目光撒向我。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七罪人的通缉令上,我的旁边就是你。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庙中,互相调侃。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紫罗兰,你站在我身旁,因为我和你差不多高。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荒芜之际,我与你共同创造世界。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心中,因为我是你,你是我。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喵人族的部落里,一个毛球就能让我们玩上半天。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我的家里,我与你冷眼相对,直到我拿出棒棒糖。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然而往事只存在于梦中,梦醒时分,一切皆为虚影,消失在时间的长河里。

----------------------

第一次写这么长

本来是想七夕发的,但是觉得是刀不大好(其实是你懒)

最后一个cp真的是北极圈,纯属私心(   :∇:)我太难了

没有检查过,如果有出错或者bug提醒我一下啦靴靴


九方

塞甜甜生贺

塞巴斯蒂安在他生日这一天感到异常的惊喜。他在他手机上居然发现了许多本不应该存在的人,给他发了生贺。他本以为这是他的粉丝或者什么朋友改了微博名。然后为了给他一个惊喜。

正在他为这个善意的玩笑感到无奈和哭笑不得时,他的房门被敲响了。

当然,打开门,他竟然看见了四个他,字面意义上的四个他。他在政坛野兽中扮演的Tj。在列王传中扮演的小王子。在漫威电影宇宙系列里面扮演的詹姆斯和冬日战士。他当然不可能认错自己的脸,那这就只有一种可能了,他曾扮演的人物,居然从平行世界...是平行世界吧,穿越到自己的家门前了。啊,要知道他曾经演过的这些人物还好只到来了一部分,要是全都来,那可就天翻地覆了。

詹姆斯笑得很...

塞巴斯蒂安在他生日这一天感到异常的惊喜。他在他手机上居然发现了许多本不应该存在的人,给他发了生贺。他本以为这是他的粉丝或者什么朋友改了微博名。然后为了给他一个惊喜。

正在他为这个善意的玩笑感到无奈和哭笑不得时,他的房门被敲响了。

当然,打开门,他竟然看见了四个他,字面意义上的四个他。他在政坛野兽中扮演的Tj。在列王传中扮演的小王子。在漫威电影宇宙系列里面扮演的詹姆斯和冬日战士。他当然不可能认错自己的脸,那这就只有一种可能了,他曾扮演的人物,居然从平行世界...是平行世界吧,穿越到自己的家门前了。啊,要知道他曾经演过的这些人物还好只到来了一部分,要是全都来,那可就天翻地覆了。

詹姆斯笑得很甜"你是我们的扮演者吗?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来给你过生日呀。"

还臭着脸的冬日战士居然也点了点头。天啊,这些人居然都跟他长着同样的一张脸。这感觉可真是令人惊奇。

"Seb。我可以进来吗?" 哦,是chirs。塞巴斯蒂安听见了自己大门外,chirs的敲门声。哦,那怎么办?他家里可还是有这么多个他呢!chirs会不会被这么多个他吓到?然后在他无奈且着急的时候,另外那几个他居然非常识趣的躲了起来。Tj宝贝说让塞巴斯蒂安放心,他们立刻藏起来。门外的chirs久久不见seb开门,开始着急了,他给seb发过他会来了。但门内却一点声音也没有。seb不会出了什么事吧,焦急的chirs摸出了钥匙,打开了大门。然后进门的chirs就看见seb非常,非常尴尬的站在屋子的最中央。"哦,抱歉,seb,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就擅自开门进来了。""没关系。我给了你我家的钥匙不就是因为这个吗?"

然后刚一转身塞巴斯蒂安就对另外几个他的伪装技能感到了十分的失望。那是个什么情况?Tj宝贝,你敢不敢低下头看一眼?从窗帘底下露出来的你那两个小脚丫。还有小王子殿下,你就是把我当傻子,但我不瞎(ノಥ益ಥ),你不知道藏在衣柜里的时候把衣柜的门给关紧一点吗?你的衣服角露出来了。倒是詹姆斯和冬兵要好一些。詹姆斯把自己藏在门后。冬兵把自己宛如壁虎一样贴到了门上方的那个墙角。鬼知道他是怎么上去的。

但是chirs还是十分善解人意的,将他一直拎着那个蛋糕盒子和另外一个包装漂亮礼物盒放到了seb的面前。

   "我可以现在拆开吗?"
    "当然"
   获得许可的seb,打开了礼物盒。里面是一款做工很好的男士手表。大气的线条简洁而优雅。"那么,你愿意现在带上吗?"
"我的荣幸"
Chris他忽然愣了一愣,猛然发现了seb屋子里一些比较违和的地方,比如这什么窗帘底下会有一双脚。Seb,有些紧张的对chirs说。

"亲爱的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也不要被吓到,我知道,这个很不可思议,但是...但他就是发生了呀,嗯...,你知道的。...额...我的意思是嗯...嗯...额...好吧,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嘿,兄弟们,你们出来吧。"

然后然后五个塞巴斯蒂安斯坦就将chirs包围起来。然后詹姆斯和冬日战士表现出了一些比较惊讶的态度。"啊!金毛大胸"
詹姆斯嬉笑着对冬日战士说。"嗨,哥们,原来美队和咱们是一对儿么?"冬日战士接着说"谁要和那个金毛大胸一对。"

小王子倒是不负小王子这个称呼,他绕着seb和chirs走了几圈露出一个怀念的笑容,拍了拍chirs的肩膀,说:"加油,我看好你" 旁边的tj看见后也露出了一个了然地得微笑。他对seb比了一个动作,他指了指自己的手表,然后指了指chirs的手腕,他刚要说,嘴就被刚回过神的chirs一把捂住了。"唔唔唔...!!"低头一看,chirs手上的和送给seb明明是同一款。这下连詹姆斯和冬哥都看懂了,詹姆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冬哥则表示,他的确是老了啊,小年轻的小乐趣~

然后,然后几个人就交换了一下情报,确定这只是一次为seb庆生的活动后开始分蛋糕,吃蛋糕时seb同志和chirs同志为各位演示了一下什么叫作至高无上的社会主义兄弟情~,然后就是更好玩的事情了。

在chirs惊讶的目光中,几个顶着seb的脸的人开始两两亲吻,剩下的一个像是被吓傻了,对,剩的是我们冬哥。一个seb是一倍的诱惑,那五个呢?可惜的是全是面颊吻。
     呵,这感人的兄弟情。
   


           ——祝世界上最甜的小孩,塞包37岁生日快乐,无论岁月流逝,愿你灰蓝色的眼中光芒不灭,愿你嘴角永不低垂,愿你可以何时何地露出你无忧无虑,像是小熊软糖一样的笑容。

PS:明明塞包年轻时虽然嫩但还是很攻的,现在一身肌肉却变成了小熊软糖了呢?算啦,天天无论是什么样,我们都会永远喜欢他哒~( ̄▽ ̄~)~

日常拖更的Jenny

七夕我还是当只鸽子,就放几张P过的图来伪更。cp是TJ。

七夕我还是当只鸽子,就放几张P过的图来伪更。cp是TJ。

儒雅随和雾雨萝

画了这个系列的TJ,也算是多做了一个人的设定了(喂!)
设定talker是大当家joker是二当家,TJ是幼驯染
其实吧有、想吃一吃TJ来着……
【某jtag太杂没打】

画了这个系列的TJ,也算是多做了一个人的设定了(喂!)
设定talker是大当家joker是二当家,TJ是幼驯染
其实吧有、想吃一吃TJ来着……
【某jtag太杂没打】

律纥

Joker和他的厨房

第一次发文的律某人,十分紧张的说。短片沙雕,文笔烂,不喜勿喷。^_^


        Joker最近想做饭给Talker吃,只不过……

“woc!儿媳妇,你怎么把厨房给炸了?!”坐在客


厅里看wild产的新粮的破坏神被吓了一跳。...

第一次发文的律某人,十分紧张的说。短片沙雕,文笔烂,不喜勿喷。^_^


        Joker最近想做饭给Talker吃,只不过……

       

        “woc!儿媳妇,你怎么把厨房给炸了?!”坐在客


厅里看wild产的新粮的破坏神被吓了一跳。

       

        “我,只是想煎个鸡蛋……”

       

        鸡蛋:我做错了什么?


        “……明天我让Flame教你做饭。”


        “呦,Joker你居然也开始学做饭了?”Flam调侃


道。

       

        “你闭嘴。”


        “外型倒还不错。”Flame看着Joker刚做的蛋糕(为


什么是甜品???不是学做饭嘛?),没想到他的学习


能力还挺强。


        “你是不是没放糖?!”Flame刚尝了一口就觉得不


对劲。

   

        “emmm……我忘了!!!”


        Joker满心欢喜地拿着刚做好的蛋糕端到


了Talker的面前。


       “你什么时候学的?”Talker笑了笑,好奇自家这


个“厨房杀手”居然学会做甜品了。


        “这个不重要,你先尝尝。”


        “你喂。”


        Joker拿起勺子舀了一小块喂进Talker嘴里。


        “怎么样?好吃吗?甜吗?”Joker期待着Talker的回


答。


        “没你甜。”Talker覆上了Joker的唇。


        在远处远观这两人的破坏神:好样的儿砸!(激动


地流下了鼻血)







感谢您能够看到这里,谢谢!(≧∇≦)

     


南七&北柯

手欠[TJ糖,短]

好长时间没写TJ了手有点干吧,就是个小段子,很小的那种


“joker你是不是手欠!”


“你他妈的先放开再说我!”


flame从一进门开始就看着joker一只手拽着talker的袍子,一只手按着自己的面具,而talker一只手护着袍子,一只手扒着joker的面具。


 


“你他妈的撒开!”


“我不!你手先下去!”


 


fl.喜闻乐见.不想管.ame看了一眼然后拿着水杯走到饮水机跟里接水,突然他意识到一件事情,偌大一个紫罗兰,有谁见过joker的脸,又有谁见过talker脱了袍子什么样的,当然除了他们自己。


与此同时听见外边声...

好长时间没写TJ了手有点干吧,就是个小段子,很小的那种





“joker你是不是手欠!”


“你他妈的先放开再说我!”


flame从一进门开始就看着joker一只手拽着talker的袍子,一只手按着自己的面具,而talker一只手护着袍子,一只手扒着joker的面具。


 


“你他妈的撒开!”


“我不!你手先下去!”


 


fl.喜闻乐见.不想管.ame看了一眼然后拿着水杯走到饮水机跟里接水,突然他意识到一件事情,偌大一个紫罗兰,有谁见过joker的脸,又有谁见过talker脱了袍子什么样的,当然除了他们自己。


与此同时听见外边声响太大,本来打算出来把人骂一顿的wild也拿起了相机和flame对视一眼,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你要干什么”


“给他俩加把劲”


wild看了一眼flame手里的杯子,嘴角扯起一个不一般的弧度。


“杯借我”


flame把杯递过去,只见wild眼疾手快,把水往joker和talker脚底下一泼


joker脚底下一滑,下意识感觉自己绝对的会摔一大跤,借着惯性顺势扯了talker一把,身体向后倒去但却没有意料之中的痛感,后脑勺传来的触感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在joker摔倒的那一瞬间talker也由于惯性被扯掉了袍子,而自己手上也拿着joker的面具,本能的反应另一只空闲的手去护住了joker的后脑勺,但没想到自己也站不住。


与此同时,wild和flame迅速拍了照片然后撤离现场。


talker的手护着joker的后脑勺,另一只胳膊撑着地,与joker基本上是脸对着脸,自己被扯下袍子后身上只有一件衬衫和长裤,joker那双金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下去”


“啊…”


“我再说一遍,talker你给我,下去!”


遐也

*Sebastian Stan

🐻🐻🐻

喝酒
lai子
熊爪爪
熊jiojio(私心最爱)
绝对领域
下巴沟沟

小熊撅嘴

                                   🐻sebby bear🐻

——
*自截/禁二改/二传标源 ​​​...

*Sebastian Stan

🐻🐻🐻

喝酒
lai子
熊爪爪
熊jiojio(私心最爱)
绝对领域
下巴沟沟

小熊撅嘴

                                   🐻sebby bear🐻

——
*自截/禁二改/二传标源 ​​​
(私心带了最爱滴cp)

comic喵喵

二哈里面其他配角动物化的脑洞,第二弹!!觉得有更适合的动物角色的话请留言评论告诉我!!!第一张是凑九宫图的,我们夏司逆小师弟算配角吗?不算hhhh
第一弹链接:http://t.cn/Ai0GsCta ​​​

二哈里面其他配角动物化的脑洞,第二弹!!觉得有更适合的动物角色的话请留言评论告诉我!!!第一张是凑九宫图的,我们夏司逆小师弟算配角吗?不算hhhh
第一弹链接:http://t.cn/Ai0GsCta ​​​

日常拖更的Jenny

【脑洞】都是蚊子惹的祸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主TJ 注意避雷

ooc✔

月更✔

附:我恨蚊子

-------------------

(一)

入夏了

不论是黄昏岛边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还是树上知了的鸣叫,总是那么动听。除了一种,蚊子没日没夜的嗡嗡声。

做为“四害”之一的蚊子,是比反派还反派的一种生物。于是我们的反派Joker,和蚊子杠上了。

“蚊子蚊子蚊子!怎么都是蚊子!Wild,有没有驱赶蚊子的魔法!”

“抱歉Joker,这些蚊子已经被我赶了几年了,都养成抗体了。”

“。。。那为什么不叮你们叮我啊啊啊!”

“因为你白(黑)喽。”“因为你嫩喽。”“因为你香喽。”众教徒答到。

“。。。我信你们个鬼。”

“...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主TJ 注意避雷

ooc✔

月更✔

附:我恨蚊子

-------------------

(一)

入夏了

不论是黄昏岛边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还是树上知了的鸣叫,总是那么动听。除了一种,蚊子没日没夜的嗡嗡声。

做为“四害”之一的蚊子,是比反派还反派的一种生物。于是我们的反派Joker,和蚊子杠上了。

“蚊子蚊子蚊子!怎么都是蚊子!Wild,有没有驱赶蚊子的魔法!”

“抱歉Joker,这些蚊子已经被我赶了几年了,都养成抗体了。”

“。。。那为什么不叮你们叮我啊啊啊!”

“因为你白(黑)喽。”“因为你嫩喽。”“因为你香喽。”众教徒答到。

“。。。我信你们个鬼。”

“好了时候不早了,大家休息去吧。”老年人Hopper最先发出了散“会”令。

Joker一把甩开蚊子,以掩耳不及响叮当人不让之势跑回房间,开门,开灯,关门,锁门,关灯,钻被窝,动作一气呵成。

“呼,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二)

“嗡嗡嗡~~~”

在Joker躺下5分钟以后,蚊子又出来活动了。

“啊啊啊蚊子你别叫了,只要你不叫,怎么叮我都可以啊。”

蚊子安静了,Joker终于睡上了入夏以来第一个好觉。显然这是暂时的。

第二天,Joker是被蚊子包痒醒的。他迷迷糊糊地挠痒,从腿上到肚子上,从肚子到手上,从手上到脖子上。。。诶,等等,脖子?

Joker突然一激灵,睡意全无。他去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脖子上被蚊子种了“草莓”。

“完了完了,今天Talker就要回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三)

Talker回来了。

他一进要塞就发现Joker有点不对劲,一脸假笑,而且。。。

“Joker你不热吗?”

“哦?哦,我不热。”

“这是什么造型?”

“额。。。今年最流行‘热死自己,照亮人生’的造型。”Joker又对Talker露出一个假笑。

“哦~”

Joker现在很方(本来就是方的),他现在把披风拉到了最高,挡住了脖子。但因为热以及紧张的缘故,现在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还有蚊子的叫声,他有些崩溃。

“真的不热?”

“嗯!”

“哎呦!”

“怎么了?”

一只蚊子撞到了Joker的眼睛,条件反射让Joker留下了眼泪。

Talker急忙帮Joker把蚊子从眼睛边拿开,用嘴向Joker的眼睛里吹气,吹掉一些杂质。

“呼~还疼吗?”

“不疼,本来就不疼,不用你操心。”

“嗯?”Talker目光的向下移,正好能从领口向里看,他隐隐约约看到Joker的脖子上有什么红红的东西。


(四)

Talker把Joker的披风给解开,一个红印子赫然印在Joker白净的脖子上。

正在揉眼睛的Joker还没来得及反应去遮住,就被Talker看了个正着。

“怎么回事?”

“蚊子咬的。”

“哦,蚊子啊。”Talker用嘴盖住蚊子包,自己种了一个草莓。

“喂,蚊子的醋你也要吃。”

“那是,我还要把别的都给盖住。”

“哎别。”

紫罗兰众使徒表示,习惯了习惯了,不就是bai ri xuan yin吗?等会儿听墙角就行。


(五)

Joker很久没被蚊子叮了。

据吃瓜群使徒的说法就是:哦~爱情的力量打败了终极反派。还有一种就是:哦~男性荷尔蒙的力量使蚊子神魂颠倒。

真相是Wild又创造了新魔法。只要施一次,24小时都不会有蚊子靠近。

而Talker似乎是醋意未尽,想要在Joker身上开草莓园。


但这种有时效的魔法终有一点坏处。

Wild出任务了,Joker又要疯了,Talker的醋坛子快要和要塞一样大了。

---------------------

咕咕咕


日常拖更的Jenny

【TJ】紫罗兰花开(五)

咕了快一个月了

真好

依旧是ooc,私设满天飞的一章

-------------------

       一个月了,天气还是那么的炎热,果然是沿海的缘故吗?紫罗兰花也早谢了,但是,我妈为什么还没消失啊!!!都不给人家点私人空间。

        这个月也发生了很多,Hopper走了,去了大陆以后再没回来过,据说去当了校长;Flame也走了,去了一个学校埋伏着,换回了炎黄的名字。

       飞猫每天不知道去哪儿偷东...

咕了快一个月了

真好

依旧是ooc,私设满天飞的一章

-------------------

       一个月了,天气还是那么的炎热,果然是沿海的缘故吗?紫罗兰花也早谢了,但是,我妈为什么还没消失啊!!!都不给人家点私人空间。

        这个月也发生了很多,Hopper走了,去了大陆以后再没回来过,据说去当了校长;Flame也走了,去了一个学校埋伏着,换回了炎黄的名字。

       飞猫每天不知道去哪儿偷东西,Shadow整天和一些小使(pao)徒(hui)打牌,Fool去美食城包了个商会挣点钱,Wild几个月后也要出任务,在努力地练魔法。

       至于Joker嘛,,,他居然每天和我妈唠家常。这是一位青春期儿童和一个更年期大妈的人生哲理的交流吗?我也曾脱掉衣袍穿墙去偷偷看过他们两。

       刚开始的交谈是正常的。

       “Joker我最近教你的新技能你学会了吗?”

       “嗯,就是那个丝袜,哦不命运的丝线嘛,简单!”

       “这个招式你以后会用到,但是别忘了会对交换灵魂者,特别是你自己有很大的损伤,你用之前一定要先养好身体啊~”

       然后逐渐奇怪了起来。

       “哦,女神大人,你活了这么久了,有什么养好身体的方法吗?” 

       “我活了这么久身体保养得这么好当然有方法喽。”

       “有什么啊?”

       “一,多喝热水。”说着她就变出一杯热水给Joker喝。

       最终。。。

       “二,脱离单身。”

       “噗——”Joker刚喝进去一口水就喷了出来。

       “咳咳,女神大人,你没逗我吧,你应该还是单身神(狗)吧。”

       “当然不是啦,不然Talker是怎么来的。”

       “..............”

       在一旁的我听得一脸懵逼。说的也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男男,女女,男女都可以在一起的,不得不说创造神为了计生想了多好的办法。据说Flame去了学校以后和一个叫籽岷的成了好朋(ji)友,还有飞猫和他哥的骨科,某紫罗兰模范好基友红配绿啦,当然还有我妈和创造神不得不说的秘密。

       “所以你还是赶紧脱离单身苦海吧儿媳妇。”

       “什么?!”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哦,没什么,是Joker,对,Joker。”

       “是吗?”Joker半信半疑地离老妈坐的远了一点,再远一点,然后溜了。

       天哪我这什么老妈啊啊啊。然后我看到我妈好像朝我这个瞪了一眼,然后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然后走了。

       从此以后我不再去偷听,Joker也不再和老妈聊天,我们两也不自觉地离得远了点。老妈闲着无聊自己消失了。

       哦,秋天到了,又到了一年交配的坏季节。我想再过没多久,是计划成功的好时节。

-----------------

又开始怀疑我在写些什么了

这篇有个很大很大的私设

恐怕是快完结了(不存在的,,,个鬼)


隐唐——在墙头大鹏展翅

我又做表情包了。我心高唱《Déchiré》。给TJ改了一段,把"femmes"替换成"etats(国家)"了,没学过法语不知道改完语法还对不对,但只改了一个名词应该没什么问题?配色是蓝(字)白(底)红(字),但效果奇奇怪怪的

我又做表情包了。我心高唱《Déchiré》。给TJ改了一段,把"femmes"替换成"etats(国家)"了,没学过法语不知道改完语法还对不对,但只改了一个名词应该没什么问题?配色是蓝(字)白(底)红(字),但效果奇奇怪怪的

日常拖更的Jenny

【TJ】写封信给你(脑洞)

一只鸽子的垂死挣扎

再不更文我就真的凉了(你本来就凉了)

是糖(对)

cp TJ

-----------------

【亲爱的Joker:

      这是我写信的第21天了,始终不敢把信发给你,或许是我太胆小了吧。我好想你啊,还记得上次我和你在屋顶看的那繁星点点吗?好美啊,就像你一样。对了对了,过几天就会有流星了,你能陪我一起看吗?到时候我让Bomber为你放点烟花,再让Wild变点魔法,就更好看了。好吧,我也不敢把这封信交给你,就当我自娱自乐吧。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

     ...

一只鸽子的垂死挣扎

再不更文我就真的凉了(你本来就凉了)

是糖(对)

cp TJ

-----------------

【亲爱的Joker:

      这是我写信的第21天了,始终不敢把信发给你,或许是我太胆小了吧。我好想你啊,还记得上次我和你在屋顶看的那繁星点点吗?好美啊,就像你一样。对了对了,过几天就会有流星了,你能陪我一起看吗?到时候我让Bomber为你放点烟花,再让Wild变点魔法,就更好看了。好吧,我也不敢把这封信交给你,就当我自娱自乐吧。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

                                   爱你的Talker】

“Talker,写什么呢?”

“哦哦,没什么。”

Talker一把把信捂住,不让面前的人看到。

“写什么呢?耳朵都红了。”

“没,没什么。”

“是吗?”

那人把信抢过来,打开一看。

“啪嗒”一声,信落在了地上。

“你,你你。”那人一脸惊讶。

“我都说了没什么了嘛,你偏要看!”Talker整个人涨得通红。

“Talker。。。”

“怎么了,看了怎么。。。”

“我再没有机会帮你们用魔法了。”

“怎么会?等Joker回来就,回来。。。”

“啪嗒,啪嗒”又是两滴泪珠掉落在了地上,两人的脸上不约而同的流下了一道泪痕。

Talker急忙把眼泪擦干。

“我不能哭,被Joker看到了肯定会被笑话的。他呀,天生就爱嘲讽人,哈哈。”他笑着,眼泪却止不住的从眼眶里涌出。

【在世界的另一端】

“Talker,你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过的好吗?今晚的流星,好美。只可惜,无法与你分享。”

----------------
嗯,没错,是糖(我信你个鬼)
我想发车
但是不敢
好方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