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mnt2018

18.4万浏览    3732参与
LoNE3y

【tmnt2018冷色】归途

发现了还有几篇写完了没发,整理一下发一下好了

小L穿越到未来末世线的剧情

是偏LD的,没有明确表明,可以认为是无差

———————


李奥已经醒来有一段时间了,是不出意料毫无惊喜的铁皮制成的天花板,这是他来这里的第三天,开始的时候他认为这是一场梦,因为哪有人梦无缘无故就看到自己的老年plus版啊!他虽然是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各有百分之五十的龟,但是这也超过他的认知范围了。


“醒了?”


看样子比李奥大了一轮的李奥推门进来。


“你怎么不敲门!”


年老的李奥被年轻的李奥起了个外号,但是平时的时候更喜欢叫对方“L”


L也不气恼,虽然他很想捶他两拳。


“不......

发现了还有几篇写完了没发,整理一下发一下好了

小L穿越到未来末世线的剧情

是偏LD的,没有明确表明,可以认为是无差

———————



李奥已经醒来有一段时间了,是不出意料毫无惊喜的铁皮制成的天花板,这是他来这里的第三天,开始的时候他认为这是一场梦,因为哪有人梦无缘无故就看到自己的老年plus版啊!他虽然是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各有百分之五十的龟,但是这也超过他的认知范围了。


“醒了?”


看样子比李奥大了一轮的李奥推门进来。


“你怎么不敲门!”


年老的李奥被年轻的李奥起了个外号,但是平时的时候更喜欢叫对方“L”


L也不气恼,虽然他很想捶他两拳。


“不敲门的原因应该就是这是我的房间?”他故作调皮似的朝对方眨眨眼,这时候才会让人感觉出来这两个长相一样的龟似乎只是年龄有差异罢。


“我还以为睡了一觉我还能回家呢,这儿可真糟糕。”李奥捂住心口作出无言垂泪的表情。

“没办法,我们努力的寻找你所在的时间的时间轴,但是我们的设备有点不稳定,虽然查到了坐标,可无法在进行下一步的精准定位了。”


李奥表示理解,他披上披风,这个环境意外的有些寒冷。相对于他认知里的世界末日,这种环境还是多少有些凄凉了,电影里的世界末日男主角都有一些朋友亲人陪伴左右的啊,想到这里他不禁看向L。


三天前的这个蓝色的大家伙还用武士刀对着自己的脖颈。那家伙试图用自己的武器和暴力手段让他产生恐惧感,说真的,如果对方用别的脸会更好,李奥看对方就如同看TikTok特效似的。


“是谁派你来的?”


“…”这个问题确实有点难搞,他思索了几秒决定实话实说:如果我说是我不小心来到这里的话,你信吗。


好在经过李奥努力的自我证明,暂时让年老的他相信了。


“这是哪里?”


等待回应的只是沉默,听说过祖父悖论么,无论是谁都不希望最后走到那一步。L没有说话,只是把小版的蓝色拽起来带去基地。李奥第一天还感觉有些新鲜,第二天便开始思念他的兄弟们了。


李奥来到这里的时候恰好逢平安夜,街上早早挂上彩灯来迎接圣诞节,街边还有薄雪,呼出的空气都带有零零星星的白霜,今年冬季有些格外的冷。他想起来了唐尼给大家做的圣诞节礼物,意外的贴心的暖手宝。


他还记得那时候唐尼带着十二分“我不介意大伙来夸赞我”的表情给大家手里塞了个用紫色包装袋裹得严严实实的礼物,李奥就这么看着紫色的他。好在他一直都有些惧寒,暖手宝也一直没有从自己的兜里被掏出去过。


末世的冬天很冷,不讲道理的寒冷从窗户的缝隙冲刺进来,李奥又想起来那个暖手宝了,虽说他的兄弟会做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份感情是挡不住的。


“L,这儿可真够冷的了。”

“嗯,是啊,毕竟快到圣诞了。”

“什么?”


李奥震惊的看着L,他一字一句的重复起对方的话来,就在他认为:“自己在圣诞节消失会让家人们十分担心”的时候,发现原来还有很久才到圣诞到底是怎样的欣喜呢?


这样他就可以按照时间的顺序来进行空间跳跃了!想到这里李奥脸上扬起笑来,L自然明白对方带有这种表情是怎样的心情。


欣喜、愉快


还有对未来的自信及持有理想主义的。


L给他一个围脖,淡紫色的围脖上面还有些许冷空气的味道,不容拒绝的态度让李奥只好点头接受下来。紫色的围脖让周围的寒冷渐渐褪去,看样子围脖应该有些年头了,李奥搓了搓上面被勾线勾出的棉线。


是唐尼的吗?


唐尼其实不像会织围脖的人,想起唐尼来,李奥几乎思维又开始渐渐飘远。


紫色的他是否会因为自己的突然消失而着急呢?他焦虑的性格会让身体和精神都承受过大的压力的,或许拉斐会劝一劝,但是大家都明白的,都明白唐尼是什么样的龟。


在这个末世中他还没敢开口去询问唐尼的结局,在他看到紫色头带早就破破烂烂的缠在他的武士刀把的时候他猜的八九不离十了,不敢问,这种二次伤害对于所有物种来说都不好受。


他伸向兜里触碰着微微发热的暖手宝,紫色的灵魂是否也在这里感觉到惊喜呢?


“L,等等,等等,要勒死了,要勒死了。”


他快步追上了前面的龟,他抓住了对方的胳膊,冰冷的触感让他打了个哆嗦。


“你好冷,拜托,你现在冷的就像外面的冰,艾莎女王,喏,给你这个。”李奥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我感觉我既然来了说不准是他叫我来的,让我给你送个暖手宝,不然凭借艾莎女王的性子,除非无法再次挥刀了,不然啊——”


“我们大概明天就能找到坐标了。”


L不冷不热的冒出这句话来。


“我知道,我知道,唐留下来的科技的水平还是很高的,就算明天不行,后天,大后天,总有一天,但是时间不会太久。”


在这次对话后,两人意外的达到了共识,都没有说什么话,直到第二天的下午。李奥还以为这个场面至少需要僵持到这次意外旅行的最后一秒,看来老家伙还是有些舍不得我的嘛!


李奥有点翘鼻子,他坦然接受了对方主动和解,这和解的关键就是——看谁先说话。像小孩子耍脾气。


“我其实是有私心的,我在你身上隐隐约约看到了他们的影子。”


李奥看向对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看着。


“有时候看到你让我想起来了过去,那时候我还因为追不到唐尼而苦恼怎么办呢。”


L私下的样子很少暴露出来,这种混乱的时候如何自保反抗已经超过他原本的能力了,他看着年轻的自己苦笑着。


“是时候了,回去吧。”



圣诞节,正是好好耍一通的日子,人来人往,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李奥呼吸着属于他的时代的空气时他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堵在心口。


手机传来铃声,打开一看,不止一条的电话提示,铃声还在大力催促着持有者快点接通。


“李奥纳多!你刚刚去哪了?!怎么突然gps定位就消失了?!”


“唐尼,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回家了。”


“你还好吗?李奥?!”


“不,不,我很好,唐,我马上就回家了。”


李奥迅速往家走去。

卫衣

p1和2的超轻粘土多纳后来被我这个sb踩扁了,我tm……

p3小学生摸鱼

p1和2的超轻粘土多纳后来被我这个sb踩扁了,我tm……

p3小学生摸鱼

viiidooo666
爸爸媽媽們我不會畫烏龜

爸爸媽媽們我不會畫烏龜

爸爸媽媽們我不會畫烏龜

Leometra

RL BORTHER (2)

  三之忍者龟回到了巢穴中,斯普林特看着raph身上的伤,神情严肃的问道“raph,你身上的伤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你其他兄弟上没有像你这么严重的伤?”

  mikey连跑带跳的来到斯普林特面前“哦!哦!让我说,让我说!” “我们再回巢穴的路上,遇到大脚忍者,还有一个跟我们长的很像的突变龟,他带着蓝色眼罩,是shredder那边的人,我记得他好像叫shredder什么来着……哦,对,好像是父亲……raph还冲动的跟他打了一架,结果嘿嘿,输了。”

  raph怒吼到:“mikey!”

  splinter瞳孔微缩:“你说什么?”mikey颤了一下,感觉splinter情绪有点激动“我...

  三之忍者龟回到了巢穴中,斯普林特看着raph身上的伤,神情严肃的问道“raph,你身上的伤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你其他兄弟上没有像你这么严重的伤?”

  mikey连跑带跳的来到斯普林特面前“哦!哦!让我说,让我说!” “我们再回巢穴的路上,遇到大脚忍者,还有一个跟我们长的很像的突变龟,他带着蓝色眼罩,是shredder那边的人,我记得他好像叫shredder什么来着……哦,对,好像是父亲……raph还冲动的跟他打了一架,结果嘿嘿,输了。”

  raph怒吼到:“mikey!”

  splinter瞳孔微缩:“你说什么?”mikey颤了一下,感觉splinter情绪有点激动“我说我们在回巢穴的路上遇到了大脚忍者……” “不是这一句,下一句是什么?” “下一句……哦有个带蓝色眼罩的突变乌龟,好像叫shredder父亲”

  “有什么问题吗?”donnie发现splinter的不对劲。

  “你们跟我过来”

  忍者龟跟着sensei来到道场,splinter打开锁上的柜子,从里面掏出一个小盒子。

  splinter拍拍上面的灰尘,打开盒子,从里面取出两张照片。

  “这是?”donnie问道。

  “过来看孩子们,这是我刚遇见你们时照的全家福。”splinter回答到。

  “咦,为什么里面会多出一只突变龟?”mikey问道。

  raph和donnie听见mikey的疑问转过头来盯着照片,照片的正中央站着一只突变龟,可是他们对这只乌龟没有一点印象。

  “这是谁?sensei?”raph问道,“为什么我们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是你们的兄弟,是你们弟兄几个最大的,他在我们第一次迁移的时候走丢了,我有试着去找过他,但很可惜没有成功找到他……那时候你们都还很小。”

  “很久之前我就把眼罩交给你们,他走丢的时候,眼罩握在他的手中。”

  donnie问“我不懂,sensei为什么你听到带蓝色眼罩乌龟反应会这么大……难到……”

  “也许他会是你们的兄长,走丢时被shredder捡到,那时候他刚开始记事把shredder当成了父亲,……但这种概率很小。”

  “不管他是不是我们的兄长,我只知道他被shredder训练的很厉害,如果我单独跟他打,我获胜的概率很小”donnie说道“raph之前跟他打都没打过。”

  “嘿!”raph叫到。

  “只怕我们三个人一起都打不过他……”donnie分析道。

   

  

  

  

  

  太难了,码字真的好麻烦的Ծ‸Ծ,我晕。嘤嘤嘤嘤嘤嘤(化身嘤嘤怪)

  

  

烂草根

  今天的茶,p6高饱和画,注意眼睛安全

  今天的茶,p6高饱和画,注意眼睛安全

懒惰虫多厨

  

[图片]

今日茶绘

  

今日茶绘

小狼

  画完了算是,在车上画的颠簸。

  请忽略我的画风突变和诡异的丑字。大概剧情前篇有讲(请大家翻翻了我不会打链接unu)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画完了算是,在车上画的颠簸。

  请忽略我的画风突变和诡异的丑字。大概剧情前篇有讲(请大家翻翻了我不会打链接unu)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西米的手机又卡了

茶绘摸得,摸鱼发发,还有一些其他的摸鱼,p6是私设的拟人,是冷色组

茶绘摸得,摸鱼发发,还有一些其他的摸鱼,p6是私设的拟人,是冷色组

烂草根

  带脑子画画,但是不多

  带脑子画画,但是不多

阿夏Ascia

凑合着看吧不想勾线(屑

凑合着看吧不想勾线(屑

Miscedence

DL(脑洞片段)

warning:

1.ooc,虚拟背景

2.18DL,人物死亡

3.一点片段,有缘再写(九成无缘)

4.名字没想好...


简单背景大致如下:

人妖共生的世界,但歧视严重。D生活在世世代代伪装成人类的妖怪家族,身为家族继承人不被允许成为发明家,经常被家里人精神打压。L身患绝症,治不好,红蓝橙都是孤儿一起住,后红橙因不同原因都die了。他们在高中认识后慢慢熟络,都是没人爱的可怜家伙最后互相救赎走向悲剧。


“那就让我来爱你吧,”醉鬼打着麦香的酒嗝,他把身子向前探吻住了Donatello,“让我成为爱上真正的Donatello的the first ...

warning:

1.ooc,虚拟背景

2.18DL,人物死亡

3.一点片段,有缘再写(九成无缘)

4.名字没想好...


简单背景大致如下:

人妖共生的世界,但歧视严重。D生活在世世代代伪装成人类的妖怪家族,身为家族继承人不被允许成为发明家,经常被家里人精神打压。L身患绝症,治不好,红蓝橙都是孤儿一起住,后红橙因不同原因都die了。他们在高中认识后慢慢熟络,都是没人爱的可怜家伙最后互相救赎走向悲剧。







“那就让我来爱你吧,”醉鬼打着麦香的酒嗝,他把身子向前探吻住了Donatello,“让我成为爱上真正的Donatello的the first one。”


Leonardo知道自己疯了,在孤独里生存的太久,在死亡边缘徘徊而如今愈来愈近,在酒精的催动下,他的情绪开始崩溃,行为也不再经过周密的思考,他做了他一直想做的,他许愿得到自己想要的,他想要被爱,他想要爱别人,他想要活下去......


在春天静静地离开,阿多尼斯再度闭上美丽的双眼之时,Donatello带着醉鬼Leonardo坐着前者自己造的飞行机前往纽约市的海滩。


月亮像是圣母微微睁开的眼眸,慈悲怜悯的光散满寂然无声的世界,除阵阵海浪拍击礁石,深海里的生灵在悲涕,赤裸的脚掌陷入沙砾还有烦恼忧愁悄然离去的脚步声外,世间万物归于沉寂。


他们沿着海边徒步行走近一个小时,最后他们坐在干燥微凉的沙滩上依偎在一起。被海风带回为数不多的理智的Leo看见冲上岸边的白色的浪涛消失又重现,远方泼靛海面上无数只银白色的小鱼儿跃出水面向前前进,可不知怎的一直在原地徘徊。Leonardo晃了晃脑袋,瞪大被酒精熏红迷乱的眼睛才恍然大悟,那不过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海面。


Donatello安静的看着他眼里映出的晃动银白色斑点,他因醉酒而婆娑的泪眼如今俨然是一片让Donnie沉溺的海,他看他眼中水光潋滟碧波荡漾。


Donatello看见圣母眼里慈悲的深情,他开始颤抖,抑制不住地揽住Leonardo加深那个如梦幻般的吻,在他听见他说。


“让我成为第一个爱上真正的Donatello的人,让我爱你。”


海面上的雾气氤氲,在他抱着Leonardo沉睡且发着烧的身体离开时,他热泪盈眶,并发誓在成为Donatello,真正的自己,开始一段新的生活的第一件事,他要向Leonardo求爱,追求他,爱他,求他爱自己。

                                                            





正文:



“我只是将这张公众认为的我的脸撕破了,为我自己这场将近二十年的荒谬表演落幕。”他解开衬衣上最上面的两粒纽扣而破损的袖扣露出他的手腕上的腕骨。


Donatello看着他们狰狞的脸庞,直至现在依然披着人类的外皮伪装着他们所以为的自己可悲下贱的真实身份。


“真正活在被奴役和偏见里的是你们这样的蠢货。”他的喉咙里压抑着肺腑里的怒火,他的眼神坚毅,就算是方才那些刺眼的不停闪烁的闪光灯都不曾使他意志动摇,眼神恍惚。在他不带丝毫犹豫,动作果断地扯掉紫色衬衣上袖扣处的两粒刻着精致花纹的袖扣,他坚硬的龟甲深绿色的皮肤和仿佛图腾上奇异的符号般的花纹暴露出来后,先前夸赞他冷峻优雅的面容,高挑健壮的体格以及他那令人敬佩的智慧,赞誉他是凤毛麟角的人类记者顿时安静紧接是嘘声喧哗。几乎刹那间他们就退的远远的,就好像Donatello是从湖里刚刚捞上来的沾着污泥带着散不去腥膻气味的野生甲鱼,野蛮的动物,卑贱的阶级。


“你活在虚幻里啊,Donatello,”Leonardo端着他白瓷的茶碟抿着杯里的茶,“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妖怪,而且是只濒临爆发的野兽。”


Don的呼吸微窒,他瞪大眼睛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妖怪。他的眼睛里有把锋利的刀,刀刃沿着那些他崩溃的边缘,一点一点将他人类的皮肉活活剖开。他在看Donatello,真实的已封闭近二十年的Donatello。


“别迷失了自己,老兄。”他说。


“苟活在你们伪装的皮囊之下吧,这个家族不会湮灭于流言蜚语里,它将会于虚荣与担惊受怕中幻灭。”


“我?”


“Donatello从此立于真实之上。”他摔门而出,余生里他再也没有踏进这栋华丽的住宅。




他躲过所有的记者轻车熟路地来到自己的地下实验室,拿起车钥匙,开着那辆没有家族印记与排号的车子离开。Don将车停在了一家超市的停车位,下车步行了五分钟来到熟悉的街道和那个巷口。跨过横躺在街道上鼾睡到中午的酒鬼,路过一群分着一份汉堡套餐的小妖们,最后听着门缝下传出吸du者与纵yu者的呻吟以及老旧的轮椅碾过地板的吱呀声,他踏着昂贵的蒙着灰尘的黑色皮鞋走上生锈的铁梯来到二楼。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但内心深处在叫嚣着Leonardo的名字。他似乎迫切地想将这份喜悦连同那份感情一同倾覆而出。


他来到Leonardo紧锁的房门前,怀着紧张又激动的心情轻敲门三下。他听见他的脚步声,总感觉那步子是踩在他的脊背上,不然他又为何会听见这声音便浑身难耐,尤其是胸口,像是无数只蚂蚁撕咬,瘙痒刺痛百般难忍。


“Donnie你是把这当你的藏屋里吗?我可不是你的金屋藏...OMG......”他咄咄逼人的嘴巴从听到敲门声便开始叽叽喳喳,直到他打开房门看见Donatello的瞬间,他的嘴巴才舍得被惊讶到失语。“你这是..怎么了?你今天穿的也太辣了吧?你是要去酒吧泡mei吗?”Leo一会高一会低的和故作惊讶的语调让他紧绷的精神放松。他终于笑出来,边骂他蠢边走进这间八十平米不到却曾住着三个孩子的小房子,而他来到这里的次数早已记不清。


Leonardo看着Donnie的背影,看着他鲜少露面的正面目似乎意识到什么,他嘴角显露笑意扯了扯松垮的睡袍跟着他来到拥挤堆满物品却意外整洁的客厅。


“我去泡咖啡,你自己过来端。”说罢,他把他一只龟扔在客厅里来到厨房。


Donatello被桌子上的一本小却十分厚的本子吸取了注意力,只是含糊地应了一声。它被摊开在桌子上空白部分只剩不到三十页,显然Leo已经快把它用完了。这本子他见过很多次,有几次在寄宿于Leo家里时他好几次发现Leonardo借着月光偷偷地在上面记着什么。


这回他知道那上面记得是什么了。


是Leonardo的生活开销和收入总计,一天一小结,一个月一大结。Donatello还发现只要是生活用品后面就会有一个小括号,里面是一个时间段。比如,两提纸巾(两周),一桶三升的洗衣液(一个月)......牙膏咖啡牛奶茶叶麦片水果油等等后面得标志了明确的日期。Donnie几乎找不到他除了购买生活的必需品外的其他花销,这种过分节俭几近苛刻的生活方式让Donatello皱起眉头不禁想起他一直疑惑的问题。


Leonardo为什么那么缺钱?


他天天都在做不同的兼职领的工资完全足够他一个人过得体面,可他去上学的原因仍然是为了领助学金。Donatello刚刚听说这一人物乃至真正跟Leo交完一段时间都一直以为他是个吸

du者,瘾大的很。


Donatello没有忍住探寻真相的念头,他知道只要他一直翻下去Leonardo的秘密就会被发现,他的困惑会迎刃而解。他就这样让悲剧的种子埋在他的心底,他的余生都会为此痛苦不堪。他怀着小小的罪孽感,缓慢但毫无迟钝地翻着那书页。


终于,他在上上个月的月结里找到一笔大到他都有些怀疑的数目。这笔金额要Leonardo苦干半年多不吃不喝还要把所有的助学金奖学金都砸上才勉强够。Donatello再一看这笔支出没有标注原因,他迅速地翻到本子的第一页标注的日期是三年前的三月份他再次发现了一笔相似的但略少的支出,随后每隔7个月就会出现类似的金额,可从去年开始时间段变成了五个月一次,而且金额变得大的多。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Donatello心里不禁自问道,他没有注意到逐渐靠近的脚步声,而直到用Leo的杯子乘着的咖啡推到他面前,他才警觉地把书合上一脸惊恐的抬头不出所料地看到Leonardo的身影。


“呃,是它先摊开吸引我的注意力的。”


“所以是它先动的手?”Leo眯着眼睛说不来上生没生气,他看着Don手中紧紧握住的本子和他强装镇定的神情可额头却有冷汗浸湿了他的面罩。


Leonardo扬起脑袋重重地叹了口气,“知道吗Donatello,但凡你是其他任何一个人,你现在都已经被我请出去了。”


“我知道...”


“你不知道...”Leo反驳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他觉得自己现在悬于半空中,空虚与坠落感让他惶恐烦躁不已。


Donatello在听见他的那句“你什么都不知道”后一股悲凉涌上心头,他站起来与Leo面对面前。


“你是对的Leon,我什么都不知道...”Donnie步步逼近他,而Leo只是直直地看着他,那双眼睛,时而过分睿智锋利将他生生活剥,时而又显得恬静带着朦胧的困惑,时而却又是泪眼婆娑,悲哀几乎填满他的身躯,“但是如果你愿意告诉我,我想一切会好起来。”


“因为你家财万贯吗?”Leonardo苦涩一笑。


“很抱歉,在一个小时前我已经净身出户了。但我想我个人的存款足够我们两个人毫无衣食之忧的一生。”


“我不知道是该从你净身出户开始惊讶合适还是从你的私房钱开始惊讶合适。”


“哪个都无所谓。”Donatello站在他面前,鞋尖挨着鞋尖,“我没有家了,nardo。”


“所以你觉得这个甚至不足你浴室大小的房子可以是你的家吗?”Leonardo开始回顾自己这间住了十几年的小房子,它大到曾容下三个孩子,最终小到他独自一人居住都难耐。这里是Leo的家,只剩他一个人的家。


“如果你愿意...”Donatello抵住他的额头,吐息间的温存交织在彼此平静的呼吸中。


“亲爱的,你正在自己的脖子上系麻绳,干嘛自讨苦吃呢?”他浑身血液倒流寒冷抚摸着他单薄的身体,在孤独里挣扎或在愧疚中溺毙,Leo犹豫不决。


“因为我喜欢克服困难?”


“OK,”滑头推开他,牵着他的手坐回沙发上,他们的臂膀紧挨着,这给了Leonardo极大的安慰。


“Donnie你有权力选择在中途离开,再也不回到这里。”Leonardo翻开本子,在听见对方不赞同的声音是,他示意他闭嘴。“别急着拒绝啊,没有几个人能在通往悲剧结局前有机会逃离的。”


“你想知道我的血汗钱都花在什么上了吗?”

指腹磨砺着光滑的纸页,Leo的手臂撑在交叉的双腿上垂下脑袋让蓝色的丝带遮住自己的眼睛,“是药。”


“我的身体不好,你见识过的,跪在雪地里拼命咳嗽和动不动就发烧。你还说我的身体素质差的很,记得吗?”


“上帝给了我这幅身子然后叫嚣着让我和命运决斗,被丢出福利院的那天晚上下着大雨,如果Mikey和Raph不把我捡回去估计那天我就已经死在大街上了。”Leonardo忽视Donatello瞬间沉下的脸色和撕咬他自己的嘴唇的动作自顾自的讲着,“等几年后站在上帝的面前的时候我一定会把这该死的记账本狠狠地砸到祂的脸上,好好问问祂这场较量有没有让祂停止不了开怀大笑。”


Leonardo感受到了身旁人的震惊,因为在他说出他用不了多久就会去见上帝后Donatello紧紧握住他冰凉的手,那只在雨夜里被尽情冲刷被污泥沾染的手。


他无奈地笑起来,竭尽全力地试图将声音里的不甘与不舍掩埋,可他失败了。Donatello听到了他内心微乎其微的悲鸣。


“我的身体器官自出生以来一直在衰老,功能在退化,这是我多次被遗弃的原因。”


“这种衰老不可逆,速度只有增加没有减缓。我总是发烧咳嗽也是因为我的免疫力在下降。”


“那么久我天天吃着医生开着的几乎屁用没有的药,再拿出半条命去还钱。我的兄长死在欺压妖怪的工作岗位上,我的小弟弟死在了为垂死的我偷药的路上,得到结果是苟活不了几年的我。”


“我的心脏已经快五十岁了,它早晚会老到跳不动的。我一尸三命,不愿意再让什么人为我这样的人落泪,所以我在孤独里生存。如今,我只想用那些冤枉钱来体面地度过剩下的日子,在我的精神没有彻底奔溃之前。这是诅咒......”


“我要死了,Don。一定会死。”


Leo不敢扭头,他不愿看到他窘迫的脸和离去的背影,尽管温暖已从他的手上剥离。Donatello在沉默了不过三十秒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Leo确信他不会犹豫了,他的余生会在孤独里挣扎,永远无法平静。


在他终于缓过神直起身子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将那本子扔进了垃圾桶里后,他听见了急促的敲门声。他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儿,迈着他这辈子最艰难的步子,他忐忑地打开那扇门。


Donatello喘着粗气胸膛大幅度起伏,他甚至还夸张地倚着门框。他手里是一个黑丝绒的方形盒子以及几朵不知名的蓝色小野花。Leo知道它们原先生长在离着不远的小公园里的荒地上。


“我本来是想在等等,最起码得在夜晚的天文馆,海滩或者是花园,不管在哪里,我都觉得要比这更庄重严肃。”他气喘吁吁地说道,站直身体整理了一下因狂奔不止而乱糟糟的衣服。“但看来我们没时间管那些仪式感了。”


“Wha...”


“因为你说了啊,Leo,你要死了。”他突然单膝下跪,打开了那盒子,里面是枚纯银的只有两圈纤细的黑线刻在戒指两段边缘,“作为极简主义者,这是我自己做的戒指。”


“那么现在...”Donatello的腰板挺得前所未有的直,他的声音从来没有如此轻柔眼神这般虔诚,他将那枚戒指举到Leonardo的面前。


“Leonardo先生,请问我能否有幸有资格为您流下眼泪?请问我能否活在失去您而悲痛的余生?”


“请问您是否可以让我爱您,并且用我一生为您祭奠?”


“请问我能否让您爱我?


“Yes,you can.”他毫不犹豫地说。


在银白色的指环套在他的手上,Donatello流着泪将他因快速发育而停留在发育期的身体抱在怀里。Leonardo的眼泪早在看见门外的Donnie时就已经落下,Donatello埋在他湿乎乎的脖颈处闷声道。


“我可以进去吗?”


“当然,欢迎回家。”


Leonardo的结论被推翻,他不会在衰老中挣扎着死去,他会在愧疚里如浸泡在腐蚀性液体中一点点被愧疚吞噬,而Donatello呢。


他会活在记忆里在不断地徒劳地重温他们之间的过往里挣扎着孤独死去。




























没有脑子的可颂

  模板好没脑袋,画了👍

  模板好没脑袋,画了👍

Leometra

引文

  大家好呀(●°u°●)​ 」我是新来的作者,我将为大家带来我自己写的文,(小学文笔)望能收获家人们的喜欢(≧∇≦)/当然,我也会发一些自画和仿画的!有望大家给个建议(。・ω・。)

  大家好呀(●°u°●)​ 」我是新来的作者,我将为大家带来我自己写的文,(小学文笔)望能收获家人们的喜欢(≧∇≦)/当然,我也会发一些自画和仿画的!有望大家给个建议(。・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