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n

19.3万浏览    18062参与
hanalove
拿出了tn,准备拿来画速写,最...

拿出了tn,准备拿来画速写,最近的透视课作业,画得昏天黑地,太肝了……

今天开始写公号了,明天应该可以准时发……

拿出了tn,准备拿来画速写,最近的透视课作业,画得昏天黑地,太肝了……

今天开始写公号了,明天应该可以准时发……

hanalove

2023年的手帐安排有tn的一席之地!其他还在备选中……

2023年的手帐安排有tn的一席之地!其他还在备选中……

hanalove

2023年的tn时间轴到手了!咖啡系列周边太好看了!还没到10月我已经在12月的内芯上写写画画了……

2023年的tn时间轴到手了!咖啡系列周边太好看了!还没到10月我已经在12月的内芯上写写画画了……

罗宾与玫瑰(Robin & Roses)

好久未见了,罗宾现货跳蚤市场再次回归,这次先放出一本单品!【蓝山】系列的护照拉链款tn:

非常好的意大利雾蜡皮,皮面颜色是牛仔蓝,随着岁月流逝,日常的使用、手的温度和油脂都会使饱满的蜡面慢慢消散,呈现出好看的淡蓝色,故而取名【蓝山】。

背部拉链款收纳空间更大,可以当小钱包使。各种卡片、零钱、收据小票都能安全地收纳。拉链袋上贴有可爱的海豚图案,使之成为独一无二的哪一本...

想了解细节,可私信我或留意,也欢迎直接来小店逛逛

好久未见了,罗宾现货跳蚤市场再次回归,这次先放出一本单品!【蓝山】系列的护照拉链款tn:

非常好的意大利雾蜡皮,皮面颜色是牛仔蓝,随着岁月流逝,日常的使用、手的温度和油脂都会使饱满的蜡面慢慢消散,呈现出好看的淡蓝色,故而取名【蓝山】。

背部拉链款收纳空间更大,可以当小钱包使。各种卡片、零钱、收据小票都能安全地收纳。拉链袋上贴有可爱的海豚图案,使之成为独一无二的哪一本...

想了解细节,可私信我或留意,也欢迎直接来小店逛逛

hanalove
chali的周年套装很值得买呀...

chali的周年套装很值得买呀,花茶的味道还可以!缓解了我的喝白开水焦虑!

开始做博物馆手帐了,懒得打印照片,一拖再拖……

chali的周年套装很值得买呀,花茶的味道还可以!缓解了我的喝白开水焦虑!

开始做博物馆手帐了,懒得打印照片,一拖再拖……

hanalove
今天更新了几家品牌的手帐新品预...

今天更新了几家品牌的手帐新品预告,有空的可以去看看呀!

今天更新了几家品牌的手帐新品预告,有空的可以去看看呀!

菜昂纳少
三个月前从豆瓣搬到长毛象,最近...

三个月前从豆瓣搬到长毛象,最近第一次觉得长毛象好吵好聒噪,但那个平台本质上就是适合用户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但这种吵闹并不适合自己的生活状态和需求,昨天把手机上的toot删掉了,不想太频繁地去长毛象听叽叽喳喳的声音。

豆瓣虽然也在使用,但也不想被任何通知提醒打扰,于是暂时停用了广播功能。

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想要安安静静地、不被打扰地专注在博论写作上。想要一心一意地关注自我和工作。

三个月前从豆瓣搬到长毛象,最近第一次觉得长毛象好吵好聒噪,但那个平台本质上就是适合用户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但这种吵闹并不适合自己的生活状态和需求,昨天把手机上的toot删掉了,不想太频繁地去长毛象听叽叽喳喳的声音。

豆瓣虽然也在使用,但也不想被任何通知提醒打扰,于是暂时停用了广播功能。

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想要安安静静地、不被打扰地专注在博论写作上。想要一心一意地关注自我和工作。

菜昂纳少
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用时...

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用时间饼追踪自己的生活消耗,最近重新拿起,明显感觉到,没有时间饼的日子被过得乱七八糟。

每天写一写手帐,哪怕是摸鱼,也更加有静心的效果。

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用时间饼追踪自己的生活消耗,最近重新拿起,明显感觉到,没有时间饼的日子被过得乱七八糟。

每天写一写手帐,哪怕是摸鱼,也更加有静心的效果。

Moonquake
Jun.21st.-25th....

Jun.21st.-25th. 2022 NO.05

关于青岛 ✈️

Jun.21st.-25th. 2022 NO.05

关于青岛 ✈️

赛博小猫咪(濒死版

【TNT】静

比起莫名幸运的早就离开医院的两个小徒弟,其他人可算是伤的很重。那边儿的Kixx在上药的时候疼得差点儿对医生动手,幸亏Shibuya不需要治疗,眼疾手快地拦住了炸毛猫咪,不然Nhazul估计还需要对医生鞠躬道歉。


「基本礼仪还是做得到的。」


旁观着所有人,在高度紧绷后放松的思绪不受控制地四处乱飘,最后到了这种莫名其妙的角度。Nhazul看着自己的手,上面布满了老茧。「理所应当的。」他想,握紧了拳,手侧刚结痂的伤口又被他自己弄开了,伴着痛感,Nhazul再一次感受到了“我还活着”这种无端的情绪。


Nhazul感觉自己又想起了什么,但是脑中仍是一...

比起莫名幸运的早就离开医院的两个小徒弟,其他人可算是伤的很重。那边儿的Kixx在上药的时候疼得差点儿对医生动手,幸亏Shibuya不需要治疗,眼疾手快地拦住了炸毛猫咪,不然Nhazul估计还需要对医生鞠躬道歉。

 

「基本礼仪还是做得到的。」

 

旁观着所有人,在高度紧绷后放松的思绪不受控制地四处乱飘,最后到了这种莫名其妙的角度。Nhazul看着自己的手,上面布满了老茧。「理所应当的。」他想,握紧了拳,手侧刚结痂的伤口又被他自己弄开了,伴着痛感,Nhazul再一次感受到了“我还活着”这种无端的情绪。

 

Nhazul感觉自己又想起了什么,但是脑中仍是一片空白。

 

他抬起头,Tentionmaru坐在自己旁边,正晃着右臂抱怨医院石膏打的是不是有点儿敷衍,还差点儿打到旁边的装饰花瓶上,不然又是一笔开销。——Tentionmaru的想法Nhazul一向琢磨不透,但他又意外的好懂,以至于他们能打出别人望尘莫及的配合。Tentionmaru是Nhazul唯一承认的,可以把冷静和莽撞集合于一身却又不会觉得怪异的人。

 

「然而不是这个。」Nhazul想。

 

于是族长又扭过头,看着Kixx被Shibuya压着走向Viruskid早就去报道的缝针室,一时间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思绪凝固了。

 

「他们……离开了?」

 

 

 

——想不起来。

是什么,为什么。

一片空白。

 

自己站在大片空白的中心,显得十分突兀,伸出手,却什么都做不到,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在迷茫中连对自己身体的感知都在渐渐消散。

 

「希望。」

 

是火光照亮了天空,但他坠入的是深海,温度宛若绝对零度,思考都会被冻住,无法挣扎出一个结果,他看着水面离自己越来越远,又似乎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自己渐渐融入黑暗。

 

但是照亮一切的是……

 

他在自己都不清楚缘由的绝望中窒息了。

 

 

 

当吵闹慢慢远离之后,寂静从地板缝隙里钻了出来,贪婪地想要侵占所有空间,但不走运的是Tentionmaru并不打算让它们得逞。

 

“Nhaz?”

 

发现自己没有打过寂静的Tentionmaru不服气地抬起头。他的搭档怎么不理他,是他Tentionmaru受伤后连说话声音都小到让人听不了吗?

 

蓝色青年看见的是Nhazul死死盯着氏族成员离去的方向,连杀气都被束缚住,只散向那个方向。Nhazul连呼吸都忘了,胸膛没有起伏,只是死死瞪着现在已经空空如也的走廊,难不成还想特码瞪出个人来吗?

 

Tentionmaru几乎是跳了起来,Nhazul的这个状态真特码是糟透了。

 

“Nhazul!”

 

没有反应。

 

「该死的,Nhaz。」Tentionmaru去抓Nhazul的肩,「至少呼吸——」

 

Nhazul猛地扭身,抓住Tentionmaru刚刚碰到他的手,蓝色青年倍感不妙,唯一可以活动的手被状态微妙的Nhazul禁锢住,Tentionmaru下意识抬脚准备至少先强制让Nhazul放手,视线里却是Nhazul腰腹上缠的绷带。

 

「去你妈的Nhazul!」

 

下一秒Tentionmaru就被失控的族长压倒,被死死钳住了脖子,疼痛感攀着脖子向上,却又感觉疼痛是从整条脊柱传来的,他张着嘴也发不出一点儿声音,他该感谢这个暂时变得很惹人厌的Nhazul在完全失控的状态也没有立刻对他下死手——没有直接掐断他的气管,对吧?

 

「完全是没有理性的疯子。」Tentionmaru的手被放开了,但更加让人头疼的是变成了两只手在掐着他的脖子,氧气迅速从他的胸腔里溜走,Tentionmaru下了死劲去扣Nhazul的手,他扣下来好几层绷带,那双手倒是一动不动,还在慢慢收缩。

 

 

 

Nhazul看不见任何东西,他感受不到自己,只有虚空中弥漫着的迷茫、无助,现在这个名为Nhazul的世界似乎只剩下了绝望。

 

 

 

Tentionmaru手的力道已经开始变弱了,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了,求生的本能让他不再顾及面前的人是谁,他用仅存的力气给了Nhazul一拳,但是根本就是软绵绵的,他的手开始四处乱挥,试图抓住什么救命稻草——

 

他摸到了一个花瓶,然后似乎听见了自己颈椎在咔咔作响。

 

不假思考,最后的防线被打破,生物的本能胜过了一切习惯与情感,Tentionmaru猛地将花瓶砸向Nhazul的脑袋的时候,两个人手上的力气都没有放水。

 

这是一场源于本性的厮杀。

 

花瓶在Nhazul眼前裂开,里面的水洒了他一身,没有理性的怪物愣了一瞬,手上的力气松了些许,Tentionmaru的手紧跟着花瓶之后,又补了一拳。伴着脖子上压迫感消失,Tentionmaru终于恢复了视野,但是本能还是压着本性,他用尽全部力气狠狠踹在了Nhazul的腰腹,后者被突如其来的冲击打的向后飞去,最后仰面躺在瓷白的地板上。

 

终于想起来呼吸的和终于可以呼吸的两个人贪婪的大口吸着空气。Tentionmaru缩成一团双手捂着脖颈,尽管这样并不能帮到什么,理智暂时还没打算回来,缺氧让他只能考虑如何去呼吸。

 

Nhazul的右眼完全被鲜红覆盖了,他的理智几乎是顷刻间就再次上线了,喘了几口气后痛感才传来,他捂着头,又摁着腰腹裂开的伤口。

 

「……发生了什么?」

 

紧接着,也许过了几秒,Nhazul听见了匆忙的脚步声,有人扶起了他,族长看见自己原本包扎好的手被抓的血迹斑斑,裂开的伤口顺着手臂最后从手肘滴下,然后抬头看见了脖颈处被染红的Tentionmaru被人手忙脚乱的抬起来,又被医生大声勒令不要随便动他的脖子。

 

“Tention——”

Nhazul清楚发生什么了,他想呼喊他的搭档,但是他发不出声,他还没有从缺氧和窒息感中走出来,他为什么会忘了呼吸?「溺亡的人当然不会呼吸了。」他又回答自己说道。

 

Nhazul愣在了原地,他宁愿让别人觉得他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也不想承认自己的理智完全回来了。腰腹的伤口比预想中的还要糟糕,Nhazul又一次被拉进了手术室,Tentionmaru那一脚没有留情居然让他多少有点儿安慰。

 

 

 

“嘿,Nhaz。”

 

Nhazul侧过头,看着走到他身边的Tentionmaru,蓝色青年脖子上多了个滑稽的固定支架,这让本来很威严的副族长多少变得和蔼可亲又好笑起来。

 

“你恢复的怎么样?”

 

“第二次缝针罢了,医生说又撕开了一点组织,让我不要下床。”Nhazul说,他手里拿着一把小刀和半个苹果,另外半个被他切成了块放进了面前的瓷盘里。

 

Tentionmaru挑了下眉,用左手拽过来一把凳子坐在Nhazul的床边,左小臂上十分明显的黑青让Nhazul的手顿了一下,蓝色青年假装没看见,族长大人假装是偶然。

 

Tentionmaru从盘子里拿起一块苹果塞进嘴里,又拿了一块塞进Nhazul嘴里。

 

“……”

欲言的Nhazul被这块儿苹果堵了嘴,他干脆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把剩下半个苹果几下切好,把折叠刀合上,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

 

两个人在无言中达成了一致:先吃完这盘苹果。

 

最后一块儿进了Tentionmaru的肚子,蓝色青年莫名还有些得意。

 

“我很抱歉。”

“我很高兴。”

 

Nhazul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看着那个戴着固定支架的人,他的红围巾都因为这个支架而松松散散的挂在肩上,完全没有那种狠劲了。

 

“Nhaz,”Tentionmaru决定解释一下,不然他亲爱的搭档一定会以为是他自己的幻听或者是什么破烂借口当自己听错了,“我们是搭档,所有问题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去面对解决,而不是一个人钻牛角尖。”蓝色青年看着全神贯注听自己说话的Nhazul,觉得对方因为一个花瓶而脑袋被包成了一个球同样很滑稽,比他的支架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必须为我的行为负责,”Nhazul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如果不是我……”

 

Tentionmaru得意地用下巴指了下只能老实躺在床上的Nhazul:“如果不是我。”

 

Nhazul哑口无言,Tentionmaru这家伙莫名很擅长这种不能算是吵架的争论。

 

“咱们算是扯平了Nhaz,希望在伤好之后咱们再打一架。”

“然后一起再进医院。”

“也不是不行,豪华双人间病房怎么样?”

 

Nhazul看着Tentionmaru做出略加思考的样子。

 

“有点儿贵,普通病房就行。”

 

Tentionmaru歪着头,做出一脸无语的样子:“在理。”然后他就端正了自己的态度,正色道,“你可以尝试依靠我们,不只是我,还有那两个小兔崽子,Kixx他们也值得你信任。”Tentionmaru看着Nhazul低下了头,他也想低头,特码的支架不允许他低下高贵的头颅,“无论什么,我们可以共同面对。”

 

“但是……”

「我还会再次伤害我身边的人吗?这次是Tention,他强大到足以和我平手,但如果是Shuriken、Shura的话——」Nhazul停止了继续思考,他好像又到了Tentionmaru说的牛角尖里。

 

“能不能看得起我们点儿?”

 

把Nhazul拉回现实的是凳子被推开的刺耳声音,Tentionmaru低不了头,所以他选择用俯下身代替,然后都俯下身了,干脆再来个拥抱吧。顾及Nhazul的伤口,Tentionmaru堪堪用左臂抱了个肩膀。

 

温暖的气息让Nhazul突然安了神,他的思绪回到了正轨,用双臂环住了单手无法拥抱别人的Tentionmaru。

 

 

 

想起来了,这种可以交付背后的安全感。

 

 

 

Nhazul侧了侧头,在Tentionmaru脸上半蹭半亲了一下,他说不出什么坦白心意的话——那样太不适合他了。

 

Tentionmaru被Nhazul整得痒痒的,他松开Nhazul,看着对方,咧开嘴乐了:“想亲就来一个完整的啊,Nhaz。”

 

“当我不敢吗?”

 

下一刻Nhazul就亲了上去。

 

大家都是亡命之徒,这种儿女情长的东西真的会有人擅长吗?

 

两个人说是在接吻,还不如说是在用舌头打架,双方都带着极强的侵略性,试图探扰对方的领地,最后先认输的是Tentionmaru,他呼吸着空气,看见Nhazul露出了胜利者一样的得意表情,觉得让着这个没有过去、时而表现得像个孩子的族长也不是不行。

 

“你不说我可就说了。”

Tentionmaru用头顶着Nhazul的额头,很满意地看着那双绿曈里闪着光,就像他一直喜欢的模样。

 

“我爱你。”

Nhazul毫不留情地抢答到。


——————————————————



挺对不起那个点这篇的老师的,反正也没收钱应该也无所谓吧(

Moonquake
TRAVEL Jun.19th...

TRAVEL

Jun.19th.-21th. 2022 NO.01


关于威海✈️

实在是太久太久太久没有更新tn了!!!!激动!!!

TRAVEL

Jun.19th.-21th. 2022 NO.01


关于威海✈️

实在是太久太久太久没有更新tn了!!!!激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