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o

7331浏览    374参与
没有水的鱼是喻

【all喻/联动】LD002、并不认识

◎之前说的那个私设人物就是李鑫,一个比较重要的龙套,很强,但是因为身体原因并不会出道(小剧透)

◎青训前期少天和文州的关系其实算不上很熟,所以安排一个龙套和文州搭戏

——————————

报到处的闹剧最终还是在方世镜的指挥下平安度过了,青训营的学员们最终老老实实的完成报到后就和家人道别了。

喻文州因为是自己一个人,省去了这部分时间,比其他人早一点到了寝室,12人间的混合宿舍他是第一个到的,于是选了个靠墙角的下铺。等他把东西摆放好之后,宿舍也陆陆续续住进了舍友,大家相互打招呼,算是先混个脸熟。

报道的时间是10点前,10点半安排了青训动员大会,听说战队队长会在台上发表讲话,青训生们...


◎之前说的那个私设人物就是李鑫,一个比较重要的龙套,很强,但是因为身体原因并不会出道(小剧透)

◎青训前期少天和文州的关系其实算不上很熟,所以安排一个龙套和文州搭戏

——————————

报到处的闹剧最终还是在方世镜的指挥下平安度过了,青训营的学员们最终老老实实的完成报到后就和家人道别了。

喻文州因为是自己一个人,省去了这部分时间,比其他人早一点到了寝室,12人间的混合宿舍他是第一个到的,于是选了个靠墙角的下铺。等他把东西摆放好之后,宿舍也陆陆续续住进了舍友,大家相互打招呼,算是先混个脸熟。

报道的时间是10点前,10点半安排了青训动员大会,听说战队队长会在台上发表讲话,青训生们都很激动。第一赛季过去之后大家也都是在电视上面看到过蓝雨战队的队长魏琛,如今近距离的接触让不少人有些紧张。

“哎,喻文州,你家是住这附近吗?”上下铺的关系总是很微妙的会稍微早熟一些,喻文州的上铺李鑫就是一个比较自来熟的,现在都能和喻文州聊上几句了。

“嗯。”喻文州回答。

“难怪你今早是一个人来报到的。”李鑫一副原来如此的神情反倒让喻文州有些疑惑了。

“什么?”喻文州有些不理解,住这附近有什么问题吗?

“嘿嘿,其实也没什么,”李鑫挠了挠后脑勺,“就,你今天自己一个人来的,有些人猜测你家里可能不太那个,原来是因为你就住这附近啊。”

看着李鑫有些尴尬的模样,喻文州笑了笑:“嗯,我家离这不远,早上是我哥送我过来的。”

“哇,你还有个哥哥?”李鑫有些惊讶,“那你哥哥一定也长得很好看吧!”

喻文州愣了下后忍不住笑出声:“他是很帅。”

李鑫目光一亮,一把揽过喻文州的肩头和他说:“你哥几岁了?有女朋友没有?哎我和你说,我姐姐是校花,今年18岁了,还单身,你看要不在……”

喻文州汗:“咳,不太合适吧,我哥今年已经27岁了。” 

“啊?这样的吗?哦对了!我还有个堂姐,今年25!”

喻文州被李鑫拖着一路闲聊,险些招架不住这份热情。作为学校的优等生,喻文州的自律性一向很高,加上家庭环境影响,久而久之性子就养得比较温和,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太过于跳脱的行为举止。但是李鑫不一样,他热情外向,还很健谈。喻文州也没想到,就这么简短的时间里,他倒是觉得这个上铺像个熟悉的人了。

两个人到训练室的时候已经来了不少人。喻文州还在看位置的时候感觉好像有道视线在看自己,转过头去的时候刚好对上那双眼里像是有光的眼睛。是他,黄少天。

大概是被抓到自己在偷看,黄少天下一秒就移开了视线,又和他身边的人热络的聊着什么。对于对方刻意避开的视线,喻文州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胳膊被撞了撞,喻文州看向身边正一脸八卦地盯着自己看的李鑫,有些无奈:“怎么了?”

“你和他认识?”李鑫一脸的兴致勃勃。

“谁?”喻文州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李鑫往黄少天那方向抬了抬下巴:“黄少天啊。你们都是G市本地人,而且也都住在市区,不会是互相认识的吧。”

喻文州摇头:“不认识。”

“真的?”李鑫一脸我才不信的样子。

喻文州疑惑:“为什么会觉得我会认识他?”

李鑫仔细打量着喻文州,却是没看出来对方在装糊涂,于是他摸了摸下巴说:“刚刚不是送家长离开吗,我听到了些事情。”眼看着对方不太感兴趣的样子,李鑫又连忙补了一句,“和你有关。”

“和我有关?”喻文州这会儿意外了,“什么事?”

李鑫有几分得意:“我就知道你感兴趣!”

喻文州无语了,有多少人会对和自己有关的事情不感兴趣的?

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对方有主动说的打算,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你是要说呢还是不要说呢?”

“噗嗤。”李鑫笑出了声,“说,怎么不说。先找个好位置。”

两人找了个人比较少的位置,人少的位置离黄少天他们还挺远。

李鑫果然也没再卖关子:“我听到他妈妈说,让他找你加个联系方式。”

喻文州被这突如其来的信息炸得脑子有片刻的短路:“……什么?”

“看来你们是真的不认识啊。”李鑫有点惋惜,“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呢,这样以后有机会一起组队打游戏。”

喻文州神色一言难尽:“他、他妈妈为什么要他加我联系方式?”

李鑫耸了耸肩:“我怎么懂,后来的就没听到了。”

“……”喻文州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此刻的心情了。

“听说蓝雨的食堂还不错,会儿结束了我们去看看怎么样?”李鑫已经在想着下一步的事情了。

别说喻文州不理解天妈为什么要让黄少天找喻文州要联系方式,就是黄少天他自己,都不理解。

“天天啊,交给你一个任务。”天妈一脸严肃。

“……什么任务?”黄少天一脸纠结。每当老妈露出这种神情,他都会很头疼。其实并不想接!

天妈:“你和今天那个男生交换一下联系方式,最好再加个好友什么的。”

“哈?”黄少天一脸迷茫,“你说谁?”

“就你刚刚躲人家后面那个。”天妈努力帮他回忆。

黄少天回忆了一下,好像想起来了:“……那不是个男生吗!我要他联系方式干嘛!”

“他好看。”天妈语不惊人死不休,“反正这是交给你的任务,你必须完成!”

黄少天眼角抽了抽:“你这光看脸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治好?再说了,你儿子难道不比他帅多了!有型多了!吗!”

天妈无感的看了眼黄少天:“他比你好看。”

“我靠!”黄少天要跳脚了,从小学到中学就没有他当不起的班草,现在他妈说有人比他好看,这谁能忍,“少天妈妈你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清楚,你儿子哪里不比他好看了!我直接甩他几条街好吗!”

天妈眨了眨眼睛,捏着儿子的脸,温柔的笑着:“哎呀,我儿子当然是帅的啦,不然怎么能当我儿子!宝哎,现在发挥你人格魅力的时候到了,帮妈妈拿下那个好看男生的联系方式,下次你回家妈妈做你爱吃的红烧狮子头好不好?”

明明是被夸,但黄少天始终觉得这番言论怎么听起来都像是自己低了那个谁一等,于是他很不爽的说:“我!不!去!”

只见天妈脸上的笑容越发温柔,她笑着替黄少天整理衣领。黄少天却猛地心生警惕,看着妈妈越发上扬的嘴角,他的心理却是直发毛:“喂喂喂,母、母上大人,这是在外面,众目睽睽的你是不是不想要你温柔贤惠的形象了啊!”

“怎么会呢~”天妈笑着,提黄少天把衣服的顶扣扣上。

黄少天惊得喉结滚动了几下:“喂!我、我知道了!我问我问!我一定问他联系方式!家庭地址也给你问出来行不行啊!我等一下就问!你、你快放开我啊!”

天妈仔仔细细的帮黄少天收拾领子:“今晚能加到好友吗?”

黄少天甚至感觉到了指甲正抵着自己的脖子:“这、哪、哪有那么快啊!今天入营很多事的啊!”

“也是。”天妈放开黄少天的领子,想了想说,“那三天。三天可以吧?天宝。”

你笑成这样谁还敢说不可以啊!黄少天在心里咆哮,但面上只敢点头说:“可以可以,你还不相信你儿子的魅力吗,不就是联系方式吗,绝对帮你问到!”

“还有地址。”天妈提醒。

摔!黄少天恨自己多嘴啊,我TM为什么要多这一句嘴啊!

“那我回家等消息哦,天宝,要照顾好自己哦~”

眼看着妈妈兴高采烈的走了,黄少天只有欲哭无泪的份。MD,那个家伙是给我妈灌迷魂汤了吗! 

一看见喻文州,黄少天就想起刚刚的事情,他实在想不通自家老妈到底看上这个家伙哪一点了?是长得比其他人好看、白净一点,但明显没有我帅好吗!老妈最近眼睛是不是出毛病了啊!还要我去问联系方式,我靠!莫名其妙问一个陌生人要联系方式,我不要面子的吗!


————————————

◎文州和少天不在一个寝室,少天和郑轩在一个寝室。24个青训生,2间寝室,12人间

◎青训前期感情戏不多同人

小鱼美食
TOP用实力证明我不经歌唱得好戏也演的棒
TOP用实力证明我不经歌唱得好戏也演的棒
小y睡不醒

To

@·小温小丸· 时间问题,熬过这四年,离开这个糟糕的城市,去见自己想见的人

@·小温小丸· 时间问题,熬过这四年,离开这个糟糕的城市,去见自己想见的人

星白
【快乐大本营】 时间:7.15...

【快乐大本营】

时间:7.15/16

地点:湖南长沙

艺人:16号嘉宾TF家族朱志鑫、苏新皓、左航、张极、邓佳鑫和张杰等

接少量to签❗️先到先得

【快乐大本营】

时间:7.15/16

地点:湖南长沙

艺人:16号嘉宾TF家族朱志鑫、苏新皓、左航、张极、邓佳鑫和张杰等

接少量to签❗️先到先得

兔爷
“我挺好的,真的……”

“我挺好的,真的……”

“我挺好的,真的……”

华月

重返人间(二)

spn+TO 混同.

cp配对:DS、KE.

发生在官方结局之后.

.

吸血鬼始祖的威胁让Sam僵在原地,他似乎能够看见无数张被血染红的脸,Jody的,Claire的,Garth的,还有他哥哥的,这些恐怖的画面在他眼前不断地闪烁,他无法容忍那些话变成现实的可能性,原本一直紧绷的肩膀塌了下来,他放下手里的刀,介于他无法杀死Klaus,那么留给自己的选项只有一个。

“我需要时间。”

Klaus满意地看着猎人放弃了反抗,然而他不满意猎人注视他的眼神,那就像一只绝望而愤怒的野兽,在机会来临前隐匿,随时准备好给他致命一击。他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前有惶恐不安的吸血鬼打算再次杀掉自己,后...

spn+TO 混同.

cp配对:DS、KE.

发生在官方结局之后.

.

吸血鬼始祖的威胁让Sam僵在原地,他似乎能够看见无数张被血染红的脸,Jody的,Claire的,Garth的,还有他哥哥的,这些恐怖的画面在他眼前不断地闪烁,他无法容忍那些话变成现实的可能性,原本一直紧绷的肩膀塌了下来,他放下手里的刀,介于他无法杀死Klaus,那么留给自己的选项只有一个。

“我需要时间。”

Klaus满意地看着猎人放弃了反抗,然而他不满意猎人注视他的眼神,那就像一只绝望而愤怒的野兽,在机会来临前隐匿,随时准备好给他致命一击。他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前有惶恐不安的吸血鬼打算再次杀掉自己,后有记仇的猎人暗地里密谋什么小伎俩,不,他需要的不是暂时的臣服,他需要的是绝对的、全面的服从,既然他还没有想到什么好方法解决Sam,那么他可以从解决幼稚的吸血鬼开始,说不定还能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

想到这里,Klaus扯了扯嘴角,指着Sam说道:“事实上,我忽然想到你的另一个用处,你既然是个猎人,为何不和我一起去猎杀一些吸血鬼呢?”

Sam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他缓和了一下语气:“我说了,进入炼狱,我需要时间来准备,如果你要我去猎杀什么对你产生威胁的吸血鬼,那么炼狱之旅就得推迟。”

自信。Klaus难以忽略在涉及到猎杀时Sam表现出来的自信,他并不畏惧与自己这样的吸血鬼战斗,并且他确定他会是赢的一方。有意思,Klaus决定把更新他的自我认知列入日程,还是紧急那一栏里。

“你不需要出多少力,你只需要在旁边看着,看看你和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所以对方是想给自己来个下马威?Sam冷笑了一声,语气也冷冷的:“我不会因为你血腥的屠杀表演而畏惧你,所以省省吧,我……”

“我不是在问你,你没有别的选择,记得吗?那些话可不仅仅是威胁。” Klaus打断了猎人的话,他充分怀疑自己可能会在Sam挑衅他之后忍不住杀了对方,所以他还是把这种可能性扼杀在襁褓里吧。

刻骨的仇恨翻腾在猎人褐色的眼睛里,Sam低下头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在没有胜算的时候要保持冷静,抬起头时,他已经想好了要如何应对,他“噌”地抬起刀,把刀刃抵在自己的脖子上,缓缓划出一道血痕,双眼直直地盯着始祖,看着他的脸色慢慢阴沉却无可奈何,Sam报复性地笑了笑:“我得提醒你一句,我是个脆弱的人类,会在不经意间死去,如果你想要我救回你哥哥,我首先得是个活人,当然你可以去找别的猎人,但我是你最好的选择,不是吗?”

Klaus没有想到Sam会拿自己的生命威胁他,他恶狠狠地瞪着猎人,同时清楚地意识到在这场谈判中Sam已然占得先机,他眯起眼睛,不肯轻易放弃:“早听说Winchester不好对付,不过,你真的能拿无辜人的生命冒险么?即使你划开你的喉咙,我一样可以救活你,到时候你可就没有筹码了。美国的猎人很多,我完全可以再找到一……”

“是吗?” Sam挑了挑眉毛,“因为我可去过炼狱,我知道那里有多危险,一不留神,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包括你哥哥,利维坦可不会管你是不是吸血鬼始祖。”

对方的眼神在他提到利维坦时畏缩了一下,Sam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你去过炼狱,你死了,出于某种原因你又复活了,所以你了解利维坦,已经很长时间了……”你确定你哥哥还活着吗?

是Cass打开炼狱之门那次吗?一个吸血鬼始祖混在利维坦里逃了出来,而另一个被留在了炼狱里。

“我会给你时间,你最好在我下次找到你之前就准备好。” Klaus似乎没有听出他的言下之意,他没有回答,也没有反驳,而是生硬地转变了话题,从某种程度上默认了Sam的猜测。

不等Sam继续追问,Klaus就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他一人站在原地,脖子上的伤口还在缓缓地流血。

在肾上腺素退去后,深夜的冷风成功让失血过多的Sam打了个寒颤,他跌跌撞撞地走向Impala,掏出钥匙的手在微微的颤抖,坐进车子的驾驶位,Sam感觉到怒火渐渐冷却,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杀意。

如果说一个吸血鬼始祖就能如此嚣张,强大到让其他吸血鬼惶恐不安,那么他绝不能放第二个始祖重返人间,最好他能把这一个也扔回炼狱,或者,他可以利用Elijah牵制Klaus,让他自杀。

失血让他有点晕眩,Sam无声地叹气,以前他流过更多的血,还能生龙活虎地去找Rowena做交易,现在他只想赶紧回旅馆睡一觉。

在汽车旅馆的空地上停好车,Sam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小跑到了自己的房门,开门,开灯,赫然发现早已有人在房间里等候。

黑皮肤的女人似笑非笑地看着疲惫而警惕的猎人,在他做成任何反应之前抬手定住了他。

“Sam Winchester,久仰大名。”

搞什么?

这是Sam现在唯一能想到的,他只不过是来新奥尔良发泄一下自己无处安放的悲痛,顺便除掉一个吸血鬼,怎么就沦落到被始祖约谈又被女巫袭击的境地了?而且最无法忍受的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四个月前失去了什么,他们看着他的眼神既怜悯又幸灾乐祸,因为他们知道现在的自觉不堪一击,他们都认为失去一切的Winchester人尽可欺。

“你是谁?找我干什么?” Sam悄悄掂量着手里的刀,思考一刀毙命的可能性。

女巫放松了对他的牵制,示意他坐到床上去,但是她的双手仍旧举起,随时准备应对发难的猎人,她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然后掏出怀里的一包东西扔了过去。

Sam下意识地接下了布包,然后才迟钝地反应过来那可能是一个巫术包,不过可能性不大,如果女巫想杀他,她早就可以这么做,没必要再扔给他一个无数包,于是他一边谨慎地注意着女巫的动作,一边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布包,惊讶地发现里面是一堆药草一类的东西。

“马鞭草?” Sam试探地问道。

女巫点了点头,她意识到猎人已经没有那么警惕了,所以她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Sam对面,表明自己友好的态度:“我不是你的敌人,Sam,我是你的盟友,我能帮助你。”

早就听说新奥尔良的法属区是女巫、吸血鬼和狼人三足鼎立的情况,但Sam没想到他们的消息如此地灵通,他提了提嘴角:“你想知道吸血鬼始祖是怎么回来的,他回来时要做什么。”

“正是如此。”

提到Klaus,女巫显得有些激动,看来Klaus不算是个好邻居。

“我可以告诉你们,不过,我要先知道你是谁,你们有多强大,能做到些什么。” Sam伸手去够床头柜,那里有纱布和针线,他需要把伤口上点药,再包扎一下。

然而这个举动吓到了女巫,对方“腾”地站了起来,举起双手准备施法。

Sam颇为头疼地叹气,他很好奇,外界传闻里的Winchester是不是都暴躁易怒、冷酷无情、心狠手辣,才让无论是吸血鬼始祖还是女巫首领(他猜他们派了最强的那个)都觉得自己应该给他来个下马威并随时提防他暴起伤人。

“我受伤了,我需要包扎,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快点说完,我还得休息。” Sam慢慢地把纱布从床头柜里拿出来,展示给女巫看。

她不自在地笑了笑,没有坐下,在Sam给纱布消毒的时候开始介绍自己:“我是Janet,法属区女巫的首领,相信我,我们比你想象的要更强,既然你也不是Klaus的粉丝,那么或许我们可以合作,一劳永逸,永绝后患。”

“或者,事情败露,你们被咬死,我被迫进入炼狱,还得眼睁睁地看着我的人惨遭毒手,相信我,这还不如我乖乖替他办事。” Sam紧跟上Janet的话,上下打量着女巫,仿佛在评估她的实力。

Janet很快反应过来猎人这是有所求,她笑着摇了摇头:“哦你们这些Winchester,总是想要占尽先机。”

Sam也想笑一笑,可他难以忽略那句“你们”,再也没有“你们”了,现在只剩他一个Winchester了,在这个世界上,像一头失去了族群的孤狼。

“说吧,一个Winchester想从我这得到什么。” 女巫并没有注意到他心情的转变,而是愉快地提出了问题,有具体的要求,这场谈话就更加容易进行。

“一个咒语,可以把鬼魂栓在我的身边,受我完全的掌控。” Sam还处于半放空的状态,但是他已经可以做到心不在焉的同时争取到他想要的东西。

Janet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后爽快地答应了下来:“没问题,我可以做这个,不过我需要两天的时间,所以你最好拖住Klaus,那么Klaus的计划……”

“他要我从炼狱带回Elijah Michaelson,而我要把他们两个都关回去。”

女巫惊讶地挑起了眉毛,Sam甚至能看到她眼里迸发出的敬佩和畏惧,他恍然有种被Becky凝视的感觉。

“我觉得我们达成了一致,你可以走了。”Sam冲门口点了点下巴,女巫不满于猎人居高临下的态度,可她没有发难,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便从前门离开了。

.

@墨冷 

我太勤快了.


华月

重返人间

spn+TO.

cp配对:DS、KE.

脑洞来源是随缘里的一个帖子.

发生在spn和TO的官方结局之后.

.

这原本只是一个寻常的案件。

新奥尔良的街头出现了一具死尸,被吸干的身体、脖子上的血洞,无一不暗示着着凶手是一只吸血鬼,而且监控还拍到了凶手的模样和去向,Sam要做的就只有切掉对方的头。

案子很简单,其他猎人也可以解决,但Sam需要这件案子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已经四个月了,周围的人都在告诉他,一切都会过去的,他最终会好起来的,就像他曾经告诉那些痛失所爱的人,但Sam知道那不是真的,没有人能真正走出来。

唯有猎杀耗尽他之时,他才能入睡,只有那时,他才不会梦到一双金绿色的...

spn+TO.

cp配对:DS、KE.

脑洞来源是随缘里的一个帖子.

发生在spn和TO的官方结局之后.

.

这原本只是一个寻常的案件。

新奥尔良的街头出现了一具死尸,被吸干的身体、脖子上的血洞,无一不暗示着着凶手是一只吸血鬼,而且监控还拍到了凶手的模样和去向,Sam要做的就只有切掉对方的头。

案子很简单,其他猎人也可以解决,但Sam需要这件案子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已经四个月了,周围的人都在告诉他,一切都会过去的,他最终会好起来的,就像他曾经告诉那些痛失所爱的人,但Sam知道那不是真的,没有人能真正走出来。

唯有猎杀耗尽他之时,他才能入睡,只有那时,他才不会梦到一双金绿色的眼睛。

Sam早早就到了凶手经常光临的餐吧,要了一杯波本,一边小口啜饮,一边谨慎地观察四周。

酒液滑过喉咙,温和清甜,与往日的烈酒和啤酒形成鲜明的对比,Sam看着手里的酒杯,出神地想,如果Dean在这里,他一定会笑话自己喝女士特供的酒,但是他已经不年轻了,曾经花了Sam七八年去对抗的衰老,在一夜之间降临了,而他甚至懒得去反抗。

可这一杯的味道有点奇怪,在焦糖和香草的气息中似乎还有一缕草木烧焦的味道。

“那是马鞭草。” 一个男人不知何时坐到了他旁边,准确地说,Sam一直在找的凶手,坐到了他旁边。

Sam本能地摸向腰后别着的刀,那是Ruby的刀,虽然不能砍下吸血鬼的头,但它照样很致命,然而Sam摸了个空。

“在找这个嘛?” 吸血鬼亮出手里的刀锋,把玩似地在手里转了一圈,然后把刀尖抵到了Sam的小腹,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像是野狼张开了血盆大口。

“既然你已经没有可以杀死我的武器了,我们不如来聊一聊吧,你说呢,Sam……Winchester?”

“你知道我?” Sam紧张地挺直了腰背,他缓缓举起双手,示意自己并没有其他武器,同时他的大脑飞速地思考着,这个吸血鬼是什么时候拿走了自己的刀而自己根本没有察觉的?这样强大的吸血鬼,怎么可能会留下那么明显的、具有指向性的线索……

Sam心里一沉,对方是在钓鱼,布了饵撒了网,就等着猎人往里钻,可他为什么会认识自己?他必须要反击,现在的自己真的能干掉对方吗?

在Sam眼神乱飘、四处寻找可能用的上的武器时,对方把刀递给了他,看上去毫不在意这把刀可能造成的伤害。

“看来手里没点什么能保护自己的东西Winchester就不会和你谈判这句评价是真实的,你们猎人就是不喜欢自己处于劣势是不是?” 男人在Sam迟疑地接过刀后笑着说道,他有英国的口音,这让Sam想起了英国记录者,不由得更加警惕。

像是发现了Sam忽然加重的敌意,男人挑起眉毛,但是未置一词,而是竖起手指管调酒师要了一杯酒,然后在调酒师把酒递给他时一把抓住女孩儿的手腕,脸上的笑容依旧:“这杯里没有马鞭草吧?”

“放开她。” Sam虽然还没有弄明白这个吸血鬼到底要干什么,但他绝不会允许对方在自己面前威胁一个人类女孩儿。

女孩儿挣回来自己的手腕,她毫不畏惧地瞪着面前的吸血鬼,冷漠地说道:“总有人要接手Kami的工作不是吗?”

男人的笑容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阴狠而盛怒的表情,有一瞬间Sam以为他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咬死这个大胆的女孩儿,但他没有,他只是任由女孩儿离开,然后灌下一大口酒。

在他放下酒杯之后,他又戴上了那副笑意盈盈的面具:“我是Klaus Michaelson,吸血鬼始祖之一,而我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

吸血鬼始祖?

Sam愣了一秒,他记得自己用Colt射穿了吸血鬼始祖的头,在英国记录者的美国分部里,难道有两个始祖吗?可这怎么可能发生?

仿佛是听到了他的疑问,自称为Klaus的吸血鬼有点不耐烦地解释道:“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并非万物之母所创造的,是我们的巫师母亲把我们变成了吸血鬼,我们的后代和那些废物不同,我们更快、更强,而我,作为一个始祖,是无法被杀死的。”

好吧,这的确能解释清楚一些事情,可自己对Klaus的了解依旧少的可怜,至于那句始祖无法被杀死,他根本不会相信。

“你说你给我安排了一个任务。”

Sam不愿意和Klaus继续耗下去,他敲了敲吧台的桌子,提醒对方此行的目的。

“没错,和无知的猎人聊天总是这么愉快,差点让我忘记了正事。”

Klaus隐去了笑容,他认真地看着Sam,身体也坐直了,搞得Sam也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我需要你进入炼狱,救出我的哥哥,Elijah Michaelson。”


“……什么?” 

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Klaus一定是知道了Sam和Dean曾经从炼狱带出过灵魂,但那凶险异常,如果说全盛时期的Sam还有一线生机,那么现在的Sam根本没有机会活着走出炼狱,更别提带着一个吸血鬼始祖的灵魂。

Klaus听出了猎人的犹豫,他“嘭”地一声把酒杯几乎是砸在了吧台上,然后猛地抓住Sam的衣襟,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带着他瞬移到了酒吧的后巷,扣着他的脖子,把他死死地抵在了墙壁上。

好快!Sam来不及思考,只能凭着本能下意识地把刀捅进了吸血鬼始祖的身体,而这激怒了他。

眼前的吸血鬼怒吼了一声,黑色在眼睛下面的皮肤上蔓延,尖牙显露,在Sam能反应过来之前一口咬住了他的脖颈。

曾经的死亡倏然出现在Sam的脑海里,记忆中剧烈的疼痛与现实重合,恍惚中他看到了Dean被悲伤和绝望淹没的双眼,不,不!他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Sam用双手扭住吸血鬼的头,用尽全力地向后扭,他几乎要成功了。

可是Klaus显然经验丰富,他迅速抓住Sam的双臂,在对方能进一步发力之前挣脱开了。

“不得不说,你让我影响深刻啊,你知道,作为一个人到中年、了无生气的猎人,你的确有两把刷子。” Klaus咂了咂嘴,眼神里似乎多了几分疑惑。

Sam捂着脖颈上的伤口,惊讶地发现咬伤并不深,看来对方并不打算杀他,好像只是打算教训他一下,但他仍然小心翼翼地举起刀防在自己的身前,浑身紧绷,随时准备好第二次冲突的爆发。

“放轻松,猛男,我不会杀了你的,我需要你去救我的哥哥,记得吗?” Klaus稍稍向后退了一步,摊开双手,摆出一副无害的样子,然后无意识地舔掉嘴角的鲜血,“顺便,我能问一下,为什么你的血尝起来不太一样呢?”

他居然还在回味自己的血?!Sam瞪着Klaus,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会儿才从刚刚濒死的经历和震惊的情绪中缓过来,他咕哝了两声,最后回答道:“不关你事。”

Klaus耸了耸肩,显然不是很在意Sam的回答,他紧紧地盯着对方脖子上那个仍然在冒血的伤口,心里暗暗决定在救回Elijah以后他要把这个猎人当作他哥哥的第一餐。

“无论如何,你会答应我的要求,并且,不要耍什么小心思,除非你觉得你比一个一千岁的吸血鬼还要聪明。”

Sam嗤笑一声,他打败了路西法,甚至打败了上帝,而这个自大的吸血鬼却觉得自己会畏惧他?猎人从不畏惧猎物,他们猎杀那些怪物,他挑衅地问道:“如果我的回答是不呢?”

昏黄的灯光下,Klaus站在黑暗里,双眼缓缓变成金色,他裂开嘴,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他慢慢从黑暗里走出来,一步步逼近愈发紧张的猎人,嗅着温热身体辐射出的恐惧,一只手搭上Sam持刀的手腕,以无法抵抗的力度把对方的手压了下去。

“我不会那么早就杀了你,我会先大开杀戒,撕裂所有人的喉咙,让他们的血喷射到你的脸上,然后我会催眠你,当然,得等马鞭草循环掉,我会催眠你,命令你将这把刀捅进所有你在乎的人的身体里,你会记得这一切,记得他们的惨叫,他们的挣扎,他们的不敢置信……”

Sam被逼得后退,直到后背抵上墙,退无可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吸血鬼一步步靠近,只能看着那双路西法的瞳孔在他眼前放大,嘴里还说着让他颤抖的话,这就像是他最不想记起的回忆在他面前再次重演,而他无力阻止。

“我会杀死你,然后把你救回来,转化你,让你变成一个吸血鬼,最后再掏出你的心脏,让你无法进入天堂,我会把四个月前的那场告别,变成永别。”

.

@墨冷 

下岗太太再就业.










苍眸.

✨Promised luck for you

✨the stars are always be with you

✨You will never be alone 

@泠临 

✨Promised luck for you

✨the stars are always be with you

✨You will never be alone 

@泠临 

零陆v.
Happy birthday...

Happy birthday to Harry Potter⚡👓👦🏻

#魔法永不落幕

Happy birthday to Harry Potter⚡👓👦🏻

#魔法永不落幕

生而为人,无需抱歉
收到啦√ 不过应该是目前最少照...

收到啦√

不过应该是目前最少照片的一个repo

书在我姐手上,我姐——一个帮我拆快递都觉得烦躁地人儿+直男拍照角度😭😭

我也不敢多吵吵,毕竟书在她手上,我怕她撕票

最近糖总事情多,昨天圈了糖总,后来想想好像不太好,也不是什么大事,今天修改一下不打扰糖总了。不过,  我的少年谈与阕歌也算会师了😃😃

收到啦√

不过应该是目前最少照片的一个repo

书在我姐手上,我姐——一个帮我拆快递都觉得烦躁地人儿+直男拍照角度😭😭

我也不敢多吵吵,毕竟书在她手上,我怕她撕票

最近糖总事情多,昨天圈了糖总,后来想想好像不太好,也不是什么大事,今天修改一下不打扰糖总了。不过,  我的少年谈与阕歌也算会师了😃😃

青川明

明天啥也不更,高考的铁汁们加油嗷✊✊✊

明天啥也不更,高考的铁汁们加油嗷✊✊✊

没钉
The Next Best American Record - Lana Del Rey
从扫帚上摔下来的小巫师~

注意看p6👉p7

神模仿xswl哈哈哈哈哈哈哈

注意看p6👉p7

神模仿xswl哈哈哈哈哈哈哈

生而为人,无需抱歉

忘记存档了。

相悖的时间,相爱的两人。

封面法语优秀。


忘记存档了。

相悖的时间,相爱的两人。

封面法语优秀。


生而为人,无需抱歉

自从入坑以来就很喜欢的一本,但是入坑那会儿本子已经出了(诶,这么一算我好像入坑挺晚的Σ>―(〃°ω°〃)

然后现在二刷get啦😁😁

故事超棒👍🏻

明信片图也很好看,超喜欢,要说一下明信片用纸有点像照片纸,所以我第一眼以为是照片😍

关于英文书签,我忘了是不是在原文出现过,然后靠塑料英语给自己翻了一下

“你在的地方,才是我想回的家。”

最后故事出自于太太@随便写写 


自从入坑以来就很喜欢的一本,但是入坑那会儿本子已经出了(诶,这么一算我好像入坑挺晚的Σ>―(〃°ω°〃)

然后现在二刷get啦😁😁

故事超棒👍🏻

明信片图也很好看,超喜欢,要说一下明信片用纸有点像照片纸,所以我第一眼以为是照片😍

关于英文书签,我忘了是不是在原文出现过,然后靠塑料英语给自己翻了一下

“你在的地方,才是我想回的家。”

最后故事出自于太太@随便写写 


生而为人,无需抱歉

哈哈哈哈(战术性大笑)

微博绝缘体的翻身٩(*^◒^*)۶

封面设计超棒,巴掌大小可以放包包随时可以拿出来回味,而且而且,怀五还给整了书套,好贴心的怀五。゚(゚´Д`)゚。

最后,我是拥有to签的人儿,嘿嘿(๑¯ω¯๑)

哈哈哈哈(战术性大笑)

微博绝缘体的翻身٩(*^◒^*)۶

封面设计超棒,巴掌大小可以放包包随时可以拿出来回味,而且而且,怀五还给整了书套,好贴心的怀五。゚(゚´Д`)゚。

最后,我是拥有to签的人儿,嘿嘿(๑¯ω¯๑)

1|2|3
少抽烟,多吃肉😅

少抽烟,多吃肉😅

少抽烟,多吃肉😅

1|2|3
能长出蘑菇已经很汗颜了😅 还...

能长出蘑菇已经很汗颜了😅

还这么大,这颜色🧐

能长出蘑菇已经很汗颜了😅

还这么大,这颜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