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ommyinnit

195.3万浏览    13620参与
peeco
来点全家福(之前忘记发了卧槽

来点全家福(之前忘记发了卧槽

来点全家福(之前忘记发了卧槽

Two Dimensional Foil

没头没脑的暖心睡前小故事

*如题,一发完

*ooc不可避免,文笔略渣

*也许会有番外(我是说也许【躲】

*如有心理不适请尽快退出,如果害怕了摸摸你不怕都是假的

enjoy:)


“快点Ranboo,我们要尽量在天黑之前找到那个房子!”个子较矮的少年喊道。

“我知道,我知道,”高个子少年气喘吁吁地说,“但是也没必要这么着急吧?只是一个房子而已......”

“我们要去找Tommy,你难道忘了吗?上次他就是在那栋房子里失踪的,”一提到Tommy,Tubbo的情绪明显低落下来,“Micheal也是。警方已经放弃搜寻他了。”

Ranboo的心仿佛被狠狠地撞了一下。他走上前给予挚友一个力所能及的拥抱,“没事的Tubbo......

*如题,一发完

*ooc不可避免,文笔略渣

*也许会有番外(我是说也许【躲】

*如有心理不适请尽快退出,如果害怕了摸摸你不怕都是假的

enjoy:)


“快点Ranboo,我们要尽量在天黑之前找到那个房子!”个子较矮的少年喊道。

“我知道,我知道,”高个子少年气喘吁吁地说,“但是也没必要这么着急吧?只是一个房子而已......”

“我们要去找Tommy,你难道忘了吗?上次他就是在那栋房子里失踪的,”一提到Tommy,Tubbo的情绪明显低落下来,“Micheal也是。警方已经放弃搜寻他了。”

Ranboo的心仿佛被狠狠地撞了一下。他走上前给予挚友一个力所能及的拥抱,“没事的Tubbo,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找到他们的。”顿了顿,他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音量说,“但愿吧。”

现在是11月初,由于当地的纬度较高,早早地入了冬,甚至开始下雪。整条大街,不,是整个小镇上,只有两个少年行走在雪中。他们的脚踩在地上,碾过雪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那么孤零零,空荡荡。

他们正义无反顾地走向镇上大人们禁止去的镇子边缘。

世界阴沉沉的,和Micheal失踪的那天一模一样。Tubbo忍不住裹紧了自己的外套。电线杆上不牢靠地粘贴着Tommy的寻人启事,风一吹,露出下面那张斑驳陈旧的属于Micheal的寻人启事。无论是哪一张,都让人觉得不安。

纸张上独独没有失踪孩子们的面孔。

“我们应该遵守宵禁的Tubbo......”“闭嘴,”尽管语气有些冲,Tubbo还是不自觉地绷紧了肌肉,“黄昏时刻是那个房子出现最稳定的时间,”他朝手心呵了口气,搓了搓手,冷静下来,“我们得快点了。”

镇子在地平线上只剩下一小片不甚清晰的影子时,房子出现了。雪很大,天空呈现出一片如死人面孔般的灰白色,但不同于雨的是,它是无声而寂静的,不会打雷,也不会发出闪电,更不会发出恼人的雨声。这免去了不少增添恐怖氛围的不必要因素。但是莫名的被窥视感和未知恐惧感丝毫未减,四周的沉寂反而更衬得房子周围像万圣节的墓地一样充满死亡气息和诡异的期待未来喜悦之事的情绪。

“进去吧。”Tubbo下定决心,拉起Ranboo的手,“警察不会信我们的,倒不如我们自己解决。”

房门大敞着,像是鬼宅前迎接无畏客人的僵尸管家,又像是狞笑着诱惑猎物入口的怪物。

他们在房子门前的小路上留下三串脚印,其中一串小得出奇,好似幼儿的小脚。

没人注意他。

房门被风重重地关上了。徒留房子里仅有的两个鲜活生命的呼吸声。“我带了手电筒。”Ranboo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掏出他们此刻最需要的东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霉味,冷冽的空气不断地划擦着客人们的皮肤。“让我们看看......”他们四下打量着,“什么时候又多出来的木偶?”Ranboo觉得有些好笑,“长得好像Tommy,你瞧,Tubbo,这金发简直和Tommy的一模一样......”Tubbo只是回给他一个不甚友好的眼神,“哦,抱歉,我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开这种玩笑的......嗯,它甚至丢了一只袜子,是Tommy的作风——哦对不起,我不说了。”

他们没有注意到那个木偶在他们丢下他转身离开时,他那对令人眼熟的钴蓝色玻璃眼珠正极力地转向他们。

“话说回来,Tommy是蓝色眼睛还是绿色眼睛来着?”Ranboo困惑地挠了挠头发。房子里反常的死寂令他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太奇怪了......这里居然还会长出荧光小菇......太奇怪了......”Tubbo喃喃自语着,额头渗出汗水,也不知是因为不安还是衣服太厚,“纪录片里说过,这些真菌本应长在热带的。”“可是我们这里现在是零下23度。”“说的就是这件事,”Tubbo神情凝重地转过身来,“这里变得越来越奇怪了,不是吗?夏天我们来的时候顶多是有怪响和不间断的被窥视感,可是这种违背自然规律的事......”他不敢再说下去了,“我们应该记得拿相机的。”

手电筒的光照在挂在墙上的画像上,那些画栩栩如生,仿佛里面那些既体面又长相奇特的尊贵主人是活的一样。有的画上是一个浑身漆黑,衣着仿佛异教的祭司一样的鸦首人物,有的画上是身披红袍头戴金冠长得却活像一只地狱来的野兽的贵族。“这些画挂上去有一段时间了。”Ranboo小心翼翼地将一幅画挪开一点,轻抚了一下画后面壁纸上的灰尘判断道。“但是即使是半年过去这些画也不可能——”Tubbo有些急躁,“你知道的,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些画。画明明都在二楼。”

“谁在说话?”一个幽幽的声音猝不及防地传来,攻击着墙壁发出回声。陌生人的嗓音很好听,像海上的塞壬一样具有迷惑性,但这依旧吓了他们一跳。他们不敢动弹发声。

“谁在说话?”陌生人又重复了一遍,同时伴随着一阵“咚咚咚咚”的脚步声,“请回答我——求你们了——我在这里被困了2个小时了我很怕我只是来捉鬼的我什么错事都没做求求了谁来救救我——”塞壬的声音里甚至染上了哭腔。

“看得出来,他挺焦虑的。”Ranboo小声说。但是Tubbo只是点点头,他一直在沉思。“Ranboo,你回忆一下,最近附近有没有失踪的成年男性?”“没有......”Ranboo摸着下巴努力搜寻着自己那可怜的记忆,“至少近些年没有。”“我总记得有一个陌生人来过我们镇子,但是他失踪了。”Tubbo抬起头凝视着Ranboo的眼睛,“会不会是他?”

“嘿陌生人,”他们主动向陌生人发出邀请,“你叫什么名字?”“Wilbur,先生们我叫Wilbur,”自称是“Wilbur”的男人哽咽着回道,“我只是一个灵异调查者,一个被请来捉鬼的,但是到现在我连屋主人的影都没看到,如果你们是的话请你们快点出来不要再捉弄我了我可以不收钱的但是这样真的不好玩——”“你先冷静点,”Tubbo无奈地揉着眉心,“我们不是屋主,你明白了吗?我们和你一样也只是来探险的。”“真的?”男人的声音颤抖。“你现在在哪里?”“在你们的头顶。”

两人猛地抬起头,恰好与正上方天花板的破洞里的男人六目相对。“呃,嗨,”Wilbur的脸上还挂着泪痕,他虽然扯出一张终于抓到救命稻草般的勉强而狂喜的笑容,但看上去随时都会崩溃,“抱歉,没有吓到你们吧?”“你吓到我们了,”Ranboo呆呆地说。“非常成功地吓到了。”Tubbo也呆呆地附和道。

“能遇到活人我真是太幸运了,”被从破洞里解救出来后,Wilbur哼哼唧唧地抹着眼泪说,“我被困在这里足足有——噢,2个半小时了!老天啊可算有人来了真是不幸中的万幸......”男人一直在自言自语,像是独角戏里的男主角一样。Tubbo看得有些不耐烦。“请问,先生,你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是否看到过一个大约这么高的男孩?他叫Tommy,前不久在这里失踪了。”“哦,男孩?他长什么样子?”“哦!呃......好像是金发?”Tubbo开始支支吾吾,“应该是,而且是......蓝色?绿色?还是蓝绿色的......眼睛?”“你不记得他的样子吗?”Wilbur平静地问,那双深蓝色眼睛里充斥着怀疑。“怎么可能不记得......哦对!和那个木偶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你该不会是在骗我吧?”Wilbur开始后退,并轻微摇晃着自己的脑袋,“这房子里的怪事已经够多的了,我要受不了了,如果你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的话我一定会——”“闭嘴!”Tubbo大喘着气,脸因为受到冤屈而愤怒到憋得通红,“等等,你看到Ranboo了吗?”

“你说Ranboo?他是?”“刚刚和我在一起的那个高个儿。”Tubbo的语速开始不自觉地加快,丝毫没有注意到Wilbur凝视着他的冷漠眼神,“该死的,这家伙怎么总是自己乱跑......妈的......该不会是遇到什么东西了吧......”Tubbo像只失去头羊的绵羊一样原地打转。“我可以冒昧地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吗?”Wilbur突然笑眯眯地问道。“我?我叫Tubbo——草,Ranboo那家伙到底在哪儿他他妈的甚至没拿手电筒——”“怎么了Tubbo?”身后突然传来他苦苦寻找的声音,吓得Tubbo浑身一激灵,“我刚刚看到那边有动静,于是就过去看了一眼,”Ranboo选择无视朋友因为愤怒焦急和恐惧而变得通红的双眼,十分镇定地说,“你瞧,我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你——他妈——失踪了——十——分钟——就是为了——他妈的——一只随处可见的乌鸦?!”Tubbo气得几乎要跳起来去打Ranboo的脑袋——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你他妈难道忘了上次Tommy是怎么没的吗?你个——你个——唉,我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他毫无征兆地抱住Ranboo,弄的对方手足无措,“你没事就好。”

“我是在网上接到订单的,”三个人继续一起在房子里探险,Wilbur意外地是一个健谈的人——倒不如说是一个碎嘴的家伙,“我的雇主非常神秘,他从头到尾都没有露过脸,甚至连声音也没有。我自费来到这里,却一无所获,还差点被吓个半死——”他突然神秘兮兮地降低声音,“你们知道吗?这房子里的画像会动。”

然而另外两个孩子丝毫不惊讶,反而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瞄着他。

“别这样,搞得我很尴尬。”Wilbur露出难堪的神色。“这没什么稀奇的。”Tubbo冷冷地说。“是的,我们已经来过三次了。”Ranboo接过话茬儿。“除了画像会动,这房子里的家具我劝你最好也不要随便破坏或打开。”“保不准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怪东西。”“尽量避免阴影,毕竟......有人迷失在里面过。”“是的,所以别随便乱跑。”两个人一唱一和,把Wilbur弄得一愣一愣的。“你不是专业的捉鬼者吗?”Tubbo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讥讽,“我们可是还没成年呢,成年人。”“可是你们不是弄丢过一个同伴吗?”Wilbur似乎听不出讥讽,依旧天真而平静地反问道。“别提他了。”Tubbo的情绪低落下来。Ranboo只能轻轻搭上他的肩膀给予微弱的安慰。

“哪来的这么多乌鸦。”Ranboo抱怨着,说话间,窗台上又落了两只纯黑色的乌鸦。那些血红色的鸟眼里充斥着异样的生机,仿佛属于另一个家伙。“它们盯得我不自在。”“或许你应该把你手里的那只放掉。”Wilbur好心地劝道。“好吧。”Ranboo嘟囔着极不情愿地放飞了刚捉到的红眼乌鸦。

真神奇,那些乌鸦很快就散开了。

但是它们依旧没有离开房子。或者说,它们无法离开。

“别靠近窗口和阴影,别去看那些会动的画像,”Tubbo竭力保持着一副冷静的样子对Wilbur说,“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可是这支三人队伍中最不稳定的因素已经开始从内部打破看似牢固安全的冰壳防御——“嘿!你们看我!我被这个人偶抱住了!”他傻乎乎地冲他们招手,少年们看不到他所说的人偶,只能看到那双眼熟的钴蓝色眼睛。

而Wilbur显然站在阴影里,而且他的正前方就是房子里最大的一幅画像。

“他妈的。”Tubbo捂住自己的脸。

好在人偶的手抱得不算太紧,比上次更容易掰开的多。他们很快就将Wilbur从人偶的手中解放出来。“它怎么跑到二楼来了?”Ranboo有些厌恶地攥住自己的上臂。

不过没人顾及他的抱怨,其余两人都在全神贯注地盯着那幅最大的画。

那是一张再正常不过的全家福。有正常的儿子们,正常的父亲,正常的母亲,每个人都在微笑,每个人都在盯着正前方,仿佛在与画外人对视。但是仍有不对劲的地方——

“Wilbur,那他妈是不是你?”

少年们立即和Wilbur拉开距离。那个素来如羔羊一般胆小而神经质的男人此刻躲在阴影里一言不发,一番沉寂过后,他突然抬起头发出一声极其尖锐刺耳的嚎叫——那简直不是人能发出来的,Tubbo和Ranboo都不得不死死捂住自己的耳朵才不至于被刺破耳膜。男人露出一张灰白如死人的脸,那张可怖而悲伤的脸上布满了奇怪的蓝色泪痕,仿佛那双没有瞳孔的蓝色双眼是用颜料填充替代的一样。然后——

他凭空消失了。

墙壁上开始渗出大量暗红色的不明液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铁锈味。

他们被吓住了足足有近十秒钟,随后才想起来自己尚可以支配自己的双腿逃离这里。他们谁也顾不上Tommy,更别说Micheal了,他们现在连那两个人是谁都不知道。

他们打开了进来时的那扇门,却发现里面不知何时被换成了厨房,而那里站着一位陌生的屠夫,手里的斧子甚至还滴着鲜血,似乎等待他们多时了。那个怪物转过身来,露出不属于人类的獠牙,同时发出古老的低吟。

他们只得继续逃跑。拼了命地跑,不顾一切地跑。乌鸦盘旋在他们的上方,不断地撞击房子的四壁,同时发出刺耳的叫声,似乎是在无情地嘲讽他们。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彻底低估了房子的力量。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前方突然闪过一个金色的身影。

“Tommy?”Tubbo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一时间竟忘记了逃跑,“Tommy!你等等!我们上次不是故意——”他突然不敢说了,不知是出于忏悔还是出于畏惧。“Tommy,你可以原谅我吗?”他小心翼翼地问,同时紧紧攥住身后Ranboo冰凉的手。那边的人不跑了,留给他一个孤零零的背影。“好啊,”那声音像是从地狱里传来的,却带着一丝诡异的兴奋和机械虚伪的甜蜜,“你过来点,我们得好好聚聚。”

Tubbo感觉到有一只小手在用尽力气拽住他的衣角,小手的主人和门口的脚印相同。Tubbo能明显感受到他对眼前Tommy的恐惧。他不知为何想起来过去看过的纪录片里讲到小孩子会因为分不清活物和逼真的死物而被假人、木偶吓到,可是他来不及细想了。

他搭住了“Tommy”的肩膀。

对方的脑袋猛地以360°转过来,而身子不动。那完全是一张狞笑着的陌生的脸。

他尖叫着,本能地想要去找Ranboo,却发现对方不知何时站在阴影里丢了脑袋。

END.


(〜 ̄▽ ̄)〜
画了osmp上的sbi全家福(...

画了osmp上的sbi全家福(*•̀ᴗ•́*)و ̑̑

我坚信能活着看到4/4(

(第一次发 话说这玩意咋这么糊呢救救我

画了osmp上的sbi全家福(*•̀ᴗ•́*)و ̑̑

我坚信能活着看到4/4(

(第一次发 话说这玩意咋这么糊呢救救我

小黑

“我可是tommy大人啊啊啊啊!!!🕶️✨✨”

“我可是tommy大人啊啊啊啊!!!🕶️✨✨”

wilbur and Tommy s simp

用手指头在手机屏幕上磨出来的手书(半成品)cp wilburinnit用了三个小时多!!:D

用手指头在手机屏幕上磨出来的手书(半成品)cp wilburinnit用了三个小时多!!:D

憨批

是tommy大可爱uwu

(顺便一提我是代发 号主最近忙着学习所以碰不到手机 所以以后的内容都会是我来代发qwq)

是tommy大可爱uwu

(顺便一提我是代发 号主最近忙着学习所以碰不到手机 所以以后的内容都会是我来代发qwq)

超级草稿人
流放期间 随便画点。

流放期间

随便画点。

流放期间

随便画点。

-farat-
两个我推的金毛蓝眼小孩

两个我推的金毛蓝眼小孩

两个我推的金毛蓝眼小孩

我不是甜甜圈I'm a pis of shit>:D
我又把我推画成傻■(心虚乱瞟)...

我又把我推画成傻■(心虚乱瞟)但他的胡子真的好搞笑。。。。就是说看久了有种诡异的萌感()

我又把我推画成傻■(心虚乱瞟)但他的胡子真的好搞笑。。。。就是说看久了有种诡异的萌感()

小恶魔蕊子劝你多喝岩浆
一点兽兽小情侣 那个不是嘴巴是...

一点兽兽小情侣

那个不是嘴巴是毛毛()

一点兽兽小情侣

那个不是嘴巴是毛毛()

画灰丶

我也不知道更新什么就画了一张to咪

(我想写个文)不你不想

我也不知道更新什么就画了一张to咪

(我想写个文)不你不想

🍉飞翔的西瓜🍉

黑色不应期tec和……总之都是缄言翁老师的tec

已经是盐巴老师的🐶了,汪汪汪……(也不是

黑色不应期tec和……总之都是缄言翁老师的tec

已经是盐巴老师的🐶了,汪汪汪……(也不是

小恶魔蕊子劝你多喝岩浆

一种口嗨(什)

很烂的文笔

无脑小甜文

可是我好爱我的小男孩……😭💖

雷的家人趁现在赶紧跑出去!!!()

开始喽

——————————

Tommy崩溃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条推特

“Hey everybody,我要宣布一件事,I have a boyfriend!!!!”

这条消息的主人是Ranboo

Tommy甚至不知道这件事

是Ranboo还没跟其他MCYT说?

可是除了他,所有的DreamSMP成员都知道……

好吧,Tommy承认,他喜欢Ranboo,他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了Ranboo,却碍于面子和关系一直不敢承认

但是现在,他连跟Ranboo......

很烂的文笔

无脑小甜文

可是我好爱我的小男孩……😭💖

雷的家人趁现在赶紧跑出去!!!()

开始喽

——————————

Tommy崩溃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条推特

“Hey everybody,我要宣布一件事,I have a boyfriend!!!!”

这条消息的主人是Ranboo

Tommy甚至不知道这件事

是Ranboo还没跟其他MCYT说?

可是除了他,所有的DreamSMP成员都知道……

好吧,Tommy承认,他喜欢Ranboo,他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了Ranboo,却碍于面子和关系一直不敢承认

但是现在,他连跟Ranboo说句表白的话的机会都没了

他真想给自己两巴掌

“叮”

一条消息,那是Wilbur下播了,把直播转给Tommy

“Fine……”


直播过程很顺利,直到一个人打赏说

“Tommy,你对于Ranboo找到男友这件事怎么看啊?”

Tommy的心狠狠震了一下,但他还是装着无所谓的样子

“oh,那很好啊”

他假装看了看表

“好家伙这么晚了,By chat”

Tommy匆匆按下了下播键

他感觉脸上湿湿的

“F**k,……F**k you!!!”

为什么要哭呢?明明应该为他感到骄傲啊……


“叮铃铃”

是Ranboo的电话

“?”

Tommy不太想接,但是又不想被别人发现自己的事

他还是接了

“Tommy!!!快开门,我马上到你家!”

“哈??”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R……Ranboo?”

Tommy懵懵的打开门,迎面而来的是Ranboo的吻

这个吻是那么强势,又那么小心翼翼

“唔……Ranboo What's wrong with you?!我是说……你男朋友会生气……”

“I love you……”

Ranboo还没等Tommy说完就率先表达了爱意

“What……”

“Well……很抱歉骗了你,那个所谓的Boyfriend根本不存在”

“So……”

“I know you love me,I love you too,Tommy”

Ranboo贴着爱人的耳朵小声说

“WTF”

Ranboo紧紧的把颤抖的Tommy搂进怀里,轻轻的把唇贴在他的额头上

“你骗到我了……所以……”

Tommy控制着哭腔,傲娇的对Ranboo说

“你需要给我个补偿,以身相许怎么样?”

——————完——————

注释:

其实Ranboo也喜欢Tommy(全服只有Tommy不知道Ranboo喜欢自己),但是他一直想找个浪漫的但是表白,于是就和其他人串通好,让他们假装知道Ranboo有“男朋友”,来个出其不意,然后表白

就很无脑()

旺旺碎冰冰

[mcyt/sbi]杀死那只知更鸟 第一章 玩偶之家

*Warning:本故事中包含vice(1/3)

*sbi(4/4)

颤颤巍巍亮着的昏黄灯光照着酒馆内交谈畅饮着的人们,酒气、汗臭与嘈杂交织,以及浑浊的空气。说实在的,这地方让人很不好受。


wilbur静静地坐在角落,单手支撑着脑袋,胳膊肘抵在脏污油腻到几乎看不清原本颜色的桌上,被过长刘海遮住的眼睛惊人的亮。他掂了掂手中那个不起眼的小袋子,里面的东西碰撞着发出令人愉悦的清脆声响。


又一单成了。


wilbur将桌上的火焰威士忌一饮而尽,入口苦涩辛辣不禁让他眉头微皱,苍白的脸上浮起两片不正常的红晕。但他仍从容地放下酒杯,掏出一枚硬币按在桌面上,带着他的战利品步履蹒跚地走出了酒...

*Warning:本故事中包含vice(1/3)

*sbi(4/4)

颤颤巍巍亮着的昏黄灯光照着酒馆内交谈畅饮着的人们,酒气、汗臭与嘈杂交织,以及浑浊的空气。说实在的,这地方让人很不好受。


wilbur静静地坐在角落,单手支撑着脑袋,胳膊肘抵在脏污油腻到几乎看不清原本颜色的桌上,被过长刘海遮住的眼睛惊人的亮。他掂了掂手中那个不起眼的小袋子,里面的东西碰撞着发出令人愉悦的清脆声响。


又一单成了。


wilbur将桌上的火焰威士忌一饮而尽,入口苦涩辛辣不禁让他眉头微皱,苍白的脸上浮起两片不正常的红晕。但他仍从容地放下酒杯,掏出一枚硬币按在桌面上,带着他的战利品步履蹒跚地走出了酒馆。


天空中飘着细密的小雨,洋洋洒洒像是笼罩着小镇的一层薄雾。wilbur行走在这雾气中,被酒精麻痹的神经多少清醒了一些。


现在回家吗?不,他才不会带着一身酒气回去,家里那个小屁孩一闻到他身上独特的酒精或是大麻气味就会尖叫着用各种脏话骂他,把这个年龄段的小孩特有的无赖与吵闹表现得淋漓尽致。很多时候他都在想tommy是不是phliza从哪里捡来的,明明他和techno从小就是很成熟稳重的孩子。


他想起tommy刚出生时,他们围在妈妈的床边。妈妈虚弱地笑着,tommy被襁褓裹着,皱巴巴的笑脸拧在一块,小拳头挥舞着,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喊声,那副样子同现在一样,真的,一点都让人喜欢不起来。


出了镇子,绕过山坡,山上木屋的屋顶上插着的红蓝白黑的四色小旗在雨中飘摇,模模糊糊竟有几分看不真切。wilbur扯了扯嘴角,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讥讽。


他轻轻拨开眼前的翠绿藤蔓,长而柔软的藤蔓从山崖顶端自然垂下,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隔绝了里面与外面的世界。在这道天然屏障后,是他的秘密基地,一个小实验室。这里,是他伟大事业的起点。


随手将钱袋丢在了乱石后,站在炼药台前,wilbur小心地拔出黑色玻璃瓶的木塞,往炼药台的容器中加了点点金色的粉末,魔药便咕噜咕噜地泛起泡来。wilbur戴上了眼镜——他在幼时没能照顾好自己的眼睛,在暗淡的光线下看书,把自己的眼睛给熬坏了,莱曼堡里的医生还告诉他,如果他在这么下去,他在老年之前就会成为一个瞎子——可是,谁在乎呢,他从没幻想过自己会有老年生活。他俯下身端详着他多天以来的成果——魔药显得更加深郁与浓稠,还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气味,不过wilbur显得十分高兴。现在只剩一样材料,他就大功告成了。想到这里,他一把抄起搁在木桌上的羊皮纸,倚着石壁就这样看了起来。


酒精遗留后困意上涌,wilbur不知不觉就放下了手中的羊皮纸,直到他一个激灵又清醒过来。他从一旁的木箱中抓了一把草叶,扔到嘴里就嚼。伴随着在口腔中泛开的油腻,欣快感顺着喉咙一路向上,直达天灵盖——他觉得现在自己很好,头脑出奇的清醒。wilbur满足地喟叹一声,借着煤油灯那点豆大的光继续看下去。



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贴上了他的脸颊,他听见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于是他便从混沌的深海中浮起。煤油灯早已熄灭,黑暗的山洞里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人在寻找他。


wilbur费力地支撑起身体,向着外面走去,僵硬酸痛的脖子十分配合地发出咔的一声脆响。


天穹之上已是星斗满天,草丛中传来蛐蛐窸窣的鸣叫声。wilbur轻车熟路地摸黑走小路回家,山坡上木屋窗户半掩着,暖黄的灯光从窗帘的缝隙处投射到他的视网膜,他眯起眼睛,隐约看见了里面的几个人影。

及至门边,他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好吧,他已经准备好回到他“温馨美满”的小家了。


techno与phliza沉默地坐在桌边,而他年纪最小的弟弟则不见踪影,十有八九是睡觉去了。


phliza在看见他后明显松了一口气:“回来了就好。”


wilbur嗯了一声,视线刚好和techno对上。他下意识地躲闪,随后又平静地回望了过去。techno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没事。


wilbur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在门关上的那一刻,他无声地大笑起来,笑到他直不起腰,连床板都在微微颤抖。过了好一会儿,他放松地躺在床上,用手背抹去了眼角的泪水。


意料之中,父慈子孝的戏码。他想道,总有一天他会离开这的。


清晨,当他从房间里走出来时,phliza和techno已经准备好早餐了。tommy则揉着眼睛从对面的房间中走出。在看见wilbur后,小屁孩一下子从刚起床的迷糊中脱出,蔚蓝的眼睛里喷涌着怒火——他看起来马上就要冲上去揍wilbur一顿了——他确实这么做了。


“wilbur,”小孩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好几个度,刺得他耳膜生疼,“你知道你最近那么晚回来,我们有多他妈担心你吗?谁知道你昨天又去哪里瞎搞了?酒精、毒/品——还是赌博?反正,跟正事一点都不沾边!”


“闭嘴,你个蠢小孩。”wilbur的表情一下子冷了下来,“我从来不赌博。”


tommy看起来像个快要爆炸的气球,他显然还想再说点什么,而且还不是什么好话:“你这个——”


“tommy。”phliza说道,tommy立刻就像个破了的皮球那样萎缩了。他的屁股下巴无声地动了动,然后怒气冲冲地走开了。


tommy说他和tubbo还有约,便草草解决掉一块三明治后跑了,techno也跟了出去。phliza转过头看向wilbur,嗓音是一如既往的温和:“wilbur,我们需要谈谈。”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wilbur表情冷淡地说到,起身推开门就要往外走,然而phliza的一句话让他再次站定。


“wilbur,”phliza平静地说道,“我一直都希望你能幸福。”


“那你当初就不应该选择救我。”wilbur痛苦地闭了闭眼,脑中又浮现那天母亲铁青的脸,那双眼睛紧闭着,再也睁不开了。wilbur砰地一声关上了门,phliza一个人站在原地,黑色的鸟翼拢在身后,与他共同沉默。



wilbur在后院找到了正在劈柴的techno。一刀下去,少许木屑飞溅,木柴便干脆利落地从中间断成两截。wilbur坐在树下静静地看着大哥一次次地抬刀,落刀,木桩上留下一道道刀痕,一种异样感从心底升起。


无论是他,还是techno,本就不该属于这个家。在安静温顺的外壳下,都存在着一个不安于岁月静好的灵魂,他们都渴望着混乱,血液中隐藏着的破坏因子。只不过有一张名为phliza的温柔的网,将他们束缚在了这小小的家中。


techno扔下柴刀,在水池边洗净了手,将落在脸颊旁的碎发拢到耳后,干草般质感的粉红长发被歪歪扭扭地扎在脑后,一看便知道是谁的手笔。他慢吞吞地走到wilbur身边坐下:“wilbur。”


“叫我william。”wilbur轻声说道。


“好吧,will—liam。”


“是William。”wilbur纠正道。


“wil—lia—m。”


“William。”wilbur叹了口气,techno又在捉弄他,但他现在是时候谈谈正事了。“techno,我真希望你有一天能离开这里。”


techno注视着他,缓缓开口道:“我会的。”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Wilbur迷惑地看着他,不过马上又理解地笑了。他尊重techno的一切决定。他相信techno的话。


总有一天,他们都会离开这里的,离开这个玩偶之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