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op

55457浏览    13277参与
技术小牛钱小白

linux中查看系统性能命令top与ps的基本用法??

top命令:进程视角,默认top显示的是task数量,即进程

#top

# 线程视角

#top -H;

#top -p 5;# TERM environment variable not set??

#top可以查看cpu利用率,其中-b表示批次档模式;-n表示更新的次数,完成后将会退出top

top -b -n 1;

#显示结果:

top - 02:57:43 up 11 days, 18:06,  0 users,  load average: 1.02, 1.22, 1.11
Tasks:  ...

top命令:进程视角,默认top显示的是task数量,即进程

#top

# 线程视角

#top -H;

#top -p 5;# TERM environment variable not set??

#top可以查看cpu利用率,其中-b表示批次档模式;-n表示更新的次数,完成后将会退出top

top -b -n 1;

#显示结果:

top - 02:57:43 up 11 days, 18:06,  0 users,  load average: 1.02, 1.22, 1.11
Tasks:   3 total,   1 running,   2 sleeping,   0 stopped,   0 zombie
%Cpu(s):  6.7 us,  6.7 sy,  0.0 ni, 86.7 id,  0.0 wa,  0.0 hi,  0.0 si,  0.0 st
MiB Mem :   3784.9 total,    264.6 free,    742.4 used,   2777.9 buff/cache
MiB Swap:      0.0 total,      0.0 free,      0.0 used.   2703.6 avail Mem

  PID USER      PR  NI    VIRT    RES    SHR S  %CPU  %MEM     TIME+ COMMAND
    2  887206    20   0    6728   3044   2820 S  0.0    0.1     0:00.00     bash

#各个参数含义:

系统资源状况

load average:表示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有多少个进程企图独占CPU

zombie:僵尸进程,不是异常情况。一个进程从创建到结束在最后一段时间便是僵尸。留在内存中等待父进程取的东西便是僵尸

cpu状态

us:表示用户空间程序的cpu使用率(没有通过nice调度)

sy:表示系统空间的cpu使用率,主要是内核程序

ni:表示用户空间且通过nice调度过的程序的cpu使用率

id:空闲cpu

wa:cpu运行时在等待io的时间

hi:cpu处理硬中断的数量

si:cpu处理软中断的数量

st:被虚拟机偷走的cpu

nice:让出百分比irq:中断处理占用        # irq表示什么意思??

idle:空间占用百分比iowait:输入输出等待(如果它很大说明外存有瓶颈,需要升级硬盘(SCSI))        # idle表示什么意思??iowait表示什么意思??SCSI表示什么意思??

mem内存情况

       设计思想:把资源省下来不用便是浪费,如添加内存后free值会不变,buff值会增大。 判断物理内存够不够,看交换分区的使用状态

#各个缩写字段含义:

PID:每个进程的ID

USER:进程所有者的用户名

PRI:每个进程的优先级别

NI:每个优先级的值

VIRT:无

RES:无

SIZE:进程的代码大小加上数据大小再加上堆栈空间大小的总数,单位是KB;RSS进程占用的物理内存的总数量,单位是KB

SHARE:进程使用共享内存的数量

STAT:进程的状态。其中S代表休眠状态;D代表不可中断的休眠状态;R代表运行状态;Z代表僵死状态;T代表停止或跟踪状态

%CPU:进程自最近一次刷新以来所占用的CPU时间和总时间的百分比

%MEM:进程占用的物理内存占总内存的百分比

TIME:进程自启动以来所占用的总CPU时间

CPU:CPU标识

COMMAND:进程的命令名称

ps命令:linux中使用用户态命令查看线程

【栗子】

# 查看一个进程起的线程数

ps -mp 3;    # -mp后面必须指定进程id

# 查看所有存在的线程

#ps xH;

#ps默认只打印进程级别信息,需要用-L选项来查看线程基本信息 

ps -eo pid,tid,lwp,tgid,pgid,pgrp,sid,tpgid,args -L;

# ps的-L选项可以看到线程,通常能打印出LWP和NLWP相关信息

ps -eLF

# pidstat -t [-p pid] 可以打印出线程之间的关系

#pidstat -t 2;    # command not found!??

# 要在htop中启用线程查看,开启htop

#htop     # command not found!??

#pstack;# 有些系统可以使用这个命令查看所有线程的堆栈,bash中提示command not found!

#cat /proc/2/status; # 查看进程或线程的大致情况

#pstree -c;# 以树形形式显示进程和线程

ps -ef

ps -ef f;    # 用树形显示进程和线程

ps axf;      # 查看进程树,以树形方式现实进程列表

#ps -l;       # 显示进程

#vsz:说此进程一共占用了多大物理内存。

#rss:请求常驻内存多少

# ps axu;# 只能查看进程,显示进程的详细状态

#如果进程里面使用了pthread编程,用下面命令能查询到进程里的线程资源占用

# ps axu|grep tomcat;

# ps axm;# 会把线程列出来。在linux下进程和线程是统一的,是轻量级进程的两种方式

# ps ax;# tty值为?表示是守护进程,叫deamon无终端

# ps -a;# -a表示显示所有用户的进程


#【问】ps 一次性查看进程结果的用法??

#ps -ef|grep tomcat

#ps aux|grep sendmail

ps -eo comm, pcpu;    # -eo表示什么意思??


A.
BigBang出道15周年快乐...

BigBang出道15周年快乐!

👑👑👑👑👑

之后一切请都顺利吧!


若是思念 请你归来

那时 请再次给予我爱情

循着这花路暂且休憩

在此处等待我吧

摘下这花叶 双唇亲吻

面色绯红

准备好了 铺就这花路

在此处等待我吧

——《花路》


20210819 静待花开🌸


BigBang出道15周年快乐!

👑👑👑👑👑

之后一切请都顺利吧!


若是思念 请你归来

那时 请再次给予我爱情

循着这花路暂且休憩

在此处等待我吧

摘下这花叶 双唇亲吻

面色绯红

准备好了 铺就这花路

在此处等待我吧

——《花路》


20210819 静待花开🌸


百物娱乐
权志龙 TOP的这场 有谁去过
权志龙 TOP的这场 有谁去过
阿鼻小帽帽

Bang Bang Bang實體徽章吧唧出樣了!❤️💥💥💥

Bang Bang Bang實體徽章吧唧出樣了!❤️💥💥💥

阿鼻小帽帽
有沒有喜歡BB的小夥伴嗚嗚嗚,...

有沒有喜歡BB的小夥伴嗚嗚嗚,畫了全體的串串掛件,如果有興趣也可以一起蹲蹲嗚嗚嗚嗚😭😭

有沒有喜歡BB的小夥伴嗚嗚嗚,畫了全體的串串掛件,如果有興趣也可以一起蹲蹲嗚嗚嗚嗚😭😭

小宋馒头

心中top


如果有一天我能见到他,我一定会大声对他喊:“宋亚轩,你值得!


过几天更

心中top


如果有一天我能见到他,我一定会大声对他喊:“宋亚轩,你值得!


过几天更

小有yyy

我喜欢你,所以希望你被簇拥包围,所以你走的路要繁花盛开要人声鼎沸。

我喜欢你,所以希望你被簇拥包围,所以你走的路要繁花盛开要人声鼎沸。

票务小姐姐

Top 崔胜贤 DOOM DADA 写真专辑 Bigbang YG

有需要的联系我v

Top 崔胜贤 DOOM DADA 写真专辑 Bigbang YG

有需要的联系我v

殷曺大旗下的莎莎

花火 (十一)

*权志龙/崔胜铉 (GT)

**非现实背景与设定


——————————————


放在床头的手机再次响起。
熟悉的手机铃声已经成了他脑海里不可抹灭的旋律。
是这一年来最常听见的音乐。

权志龙不知第几次按下拒接,翻了个身再次把头埋进棉被里。
他开始痛恨夜晚,也害怕早晨。
又是另一天过去了...

自从两星期前跟崔胜铉说过需要一点时间好好准备即将到来的期末展,他便与他失去了一切联系。
崔胜铉很体贴,完全没有吵他,直到最后这几天开始试图连络他。

只要是聪明人都知道,他这样绝对有问题。
形影不离的两人,突然只剩下一个。
他相信崔胜铉在学校里一定没被少问问题。
也许他自己也产生了疑问。...


*权志龙/崔胜铉 (GT)

**非现实背景与设定


——————————————



放在床头的手机再次响起。
熟悉的手机铃声已经成了他脑海里不可抹灭的旋律。
是这一年来最常听见的音乐。

权志龙不知第几次按下拒接,翻了个身再次把头埋进棉被里。
他开始痛恨夜晚,也害怕早晨。
又是另一天过去了...

自从两星期前跟崔胜铉说过需要一点时间好好准备即将到来的期末展,他便与他失去了一切联系。
崔胜铉很体贴,完全没有吵他,直到最后这几天开始试图连络他。

只要是聪明人都知道,他这样绝对有问题。
形影不离的两人,突然只剩下一个。
他相信崔胜铉在学校里一定没被少问问题。
也许他自己也产生了疑问。

而权志龙自己又能给他什麼答案?
躲著他,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麼。
有什麼好处?
只有更加的无奈。

时间,不是伸手抓住就会停的东西。
权志龙当初作了一个决定,他决定踏入崔胜铉的生活。
从此,他注定要为此付出代价。

而现在时钟正滴滴答答的倒数著痛苦的代价。
一年的期限一到,他就要出发去冰岛当两年的摄影助理。
这企划案是来这里以前就签好的。
来这里受训,原来就是这计画的一部份。

只是在这里出现的那个人,是意外的惊喜。

他现在这样隔绝崔胜铉,不负责任、懦弱、也无理。
他知道。
可是他实在不知道接起电话后要跟那头的人说什麼、从何说起?
随著时间越来越逼近,他心里那块灰暗的隐忧开始放大,直到完全笼罩他。

是不是早一点开始习惯没有他,心里会好过一点?
是不是早一点习惯伤害他的疼痛,会恢复得快一点?

那就现在结束吧。



————————————
  
  



  
傻瓜。
 
  
我们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有期限的不是吗。
我没有像外表看起来那麼傻,当这件事是关於我们。
  
你在逃避,你想躲开我。 
但我哪里都不去。
 
突然跟我说要准备个展,打算暂时不见面专心工作。 但是连电话也不接,学校也不去也太奇怪了。
 
就这样突然消失在我的世界。
   
怕你会不会累坏了生病了?
打电话问你的同学,你却只是托朋友传话给我说一切都好,只是忙。
要我去做自己的事。
  
开什麼玩笑。
 
时间不多了。
你真的还要这样? 
  
我不知道你打算怎麼做。
也许你还没决定,也或许沉默就是你的答案。
  
你在这个城市里仍然只是个过客,但已经住进我的生命里。
 
我的生活从此不只有自己,而是他们口中的
“jiyong’s seunghyun”。
 
You know what? 
Once yours, always yours. 
Whether you like it or not… 
   
崔胜炫的手指再次停留在拨号键上方迟疑。
他转而按下取消。
 
亲爱的,你知道烟火为什麼那麼美吗? 
因为那是不顾一切的烧尽自己发出的光亮。
 
像你我生命的碰撞,擦出的火花。
我想,我们也和它一样美丽吧。
  
欣赏过一场烟火,总是会开始期待下一场表演。
 
因为即使夜空已经回到沉静的漆黑,眼前还是保有方才绚丽壮观的残余幻觉。
 
事过境迁,也依然会想念。
  
一场完美的花火,是那样的无与伦比。
我要我们的故事,一样在记忆里留下如此美丽的痕迹。




(待续...)

殷曺大旗下的莎莎

花火 (十)

*权志龙/崔胜铉 (GT)

**非现实背景与设定


—————————————


又过了十五分钟,终於等崔胜铉折腾完洗好漱好,咖啡已经凉过了又加热了。 
 
"今天要做什麼?" 
 
崔胜铉从权志龙手里接过面包,往上面涂了厚厚一层乳酪。 
咬下第一口,做了个夸张的满足表情。 
 
果不其然,嘴上又是一蹋糊涂。 
 
权志龙小啜了口咖啡,指了指嘴唇。 
崔胜铉会意过来,往嘴上抹了抹。 
 
这互动好像每天早上都会上演... 
 
"...


*权志龙/崔胜铉 (GT)

**非现实背景与设定


—————————————



又过了十五分钟,终於等崔胜铉折腾完洗好漱好,咖啡已经凉过了又加热了。 
 
"今天要做什麼?" 
 
崔胜铉从权志龙手里接过面包,往上面涂了厚厚一层乳酪。 
咬下第一口,做了个夸张的满足表情。 
 
果不其然,嘴上又是一蹋糊涂。 
 
权志龙小啜了口咖啡,指了指嘴唇。 
崔胜铉会意过来,往嘴上抹了抹。 
 
这互动好像每天早上都会上演... 
 
"今天啊,看你这个懒虫吧?要不是我早早出门,你不知道又要睡到几点了。" 
 
权志龙想起相机忘在家里了。 
习惯性的,喜欢拍下他吃东西的样子,然后被他骂变态。 
 
"今天想吃冰淇淋,然后去宠物店。" 
 
又是一样。 
每次假日问他都一样的答案。 
 
权志龙突然很想给明知故问的自己一巴掌。 
这家伙,脑袋里只有去游乐场玩、逛宠物店给他的乌龟布鲁买吃的、还有自己要吃冰淇淋这些 
事吗... 
 
"又去?布鲁不是好好的吗?还有要买药吗?" 
 
"不是啦,是他的饲料没了。然后店旁边有租电影的..." 
 
权志龙突然全盘了解。 
今天崔胜铉想做的事情,有几样。 
 
路线是这样的。 
 
离宿舍最近的宠物店要搭公车去,而公车到那条路的路口就会停下。 
路口是他喜欢的冰淇淋店,刚好可以吃两只甜筒再继续往前走。


 
走十分钟就会到达的那间宠物店,可以买布鲁的食物跟玩具。 
在隔壁有DVD租借店,崔胜铉喜欢看的电影有两种... 
一种是深沉的哲理类,另一种是喜剧片跟动画。 
 
回来的路线也会经过冰淇淋店,到对街搭公车。 
很完美。 
 
 
 
"好吧,那你的意思是说要租DVD回来窝沙发就对了?" 
 
崔胜铉好像有点不好意思,轻轻的点点头。 
 
权志龙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 
本来还想去哪里走走的呢。 
 
"懒鬼。" 
 
权志龙毫不客气的说。 
 
"才不是!" 
 
"就是懒鬼。你说,有多久没跟我去打网球了?" 
 
崔胜铉下意识的心虚,眼睛偷偷瞄了眼门口的球拍。 
 
"我昨天交完作业以后跟同学去河边,脚踏车骑好久。不管,我今天累了。" 
 
崔胜铉乾脆闭上眼咀嚼食物,表示抗拒任何跟运动有关的提议。 
权志龙看那傻样差点呛到... 
 
没办法。 
这种时候,拗不过他的。 
 
"好啦,难得休假日,随你吧。" 
 
权志龙帮他倒了杯牛奶,起身把乳酪先收进冰箱。 
 
"可是回来看电影要吃点什麼吧?都中午了,要吃午餐。" 
 
也对,崔胜铉怎麼可能忘了午餐。 
 
"那,布鲁的饲料买完了去趟超市吧?刚好我的洗衣粉也没了..." 
 
"好耶!去超市!" 
 
语音刚落,崔胜铉兴奋的大喊了一声。 
眼睛睁开,里面多了好多颗闪烁的星星。 
 
权志龙每一天都为此讶异。 
他那漂亮的嘴唇又弯成熟悉的弧线,笑得很美。 
 
权志龙用手托著下巴,回应著微笑。 
 
 
对这个人来说,是否每一天都是第一天在世界上生活? 
怎麼能任何小事都这样的兴奋愉快? 
 
好希望,他永远就这样天真下去。 
永远不要受到任何委屈,再也不要碰到任何让他失望的事... 
 
如果可以,我想帮他挡下一切不好的事物。 
 
"等一下就去吗?" 
 
"你嘴里的东西给我吃完,才去。" 
 
"嘿嘿,那我刚刚已经换了衣服了,可以直接出门。" 
 
崔胜铉顺手抓了抓头。 
一搓头发从平顺的线条当中被揉弄得乱糟糟,另一边还有刚才睡觉睡到翘起来的发尾... 
 
这家伙看来是想吃完这口马上就冲去穿鞋的感觉。 
 
权志龙无奈,却也习惯了。 
上课时看多了,总是一副刚睡醒还不知道自己是谁就跑来教室的那模样。 
 
权志龙站起来伸出手,把他的头发稍微拨整,弄回能看的样子。 
 
"你,出门都不用照一下镜子吗?还是你喜欢这样翘著?今天也乱得太夸张了啦..." 
 
崔胜铉甩甩头,不以为然。 
 
"你帮我弄就好啦。有你在,怕什麼?" 
 
崔胜铉把最后一口面包整块塞进嘴里,鼓著腮帮子笑咪咪的望著对面的人。 
权志龙微笑著摇了摇头,帮自己又倒了杯牛奶。 
 
 
没有错。 
 
这句话是我对你说的: 有我在。 
当我在你身边,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那... 我不在的时候呢,崔胜铉? 
你也能自己做好一切的吧? 
 
能过得好好的,一定能。 
 
 
崔胜铉对他的依赖,总让他心暖。 
不过此刻这份依赖,渐渐显得沉重... 
 
这心情只有权志龙自己知道。 
 
 
 

霖霖兔也想去外太空
马嘉祺这张是我的top,太蛊了...

马嘉祺这张是我的top,太蛊了!

马嘉祺这张是我的top,太蛊了!

A.
o!m!g!!!!!! 😭

o!m!g!!!!!!

😭

o!m!g!!!!!!

😭

殷曺大旗下的莎莎

花火 (九)

权志龙/崔胜铉

*非现实人物设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权志龙从早餐店走出来,一手一袋东西。 
两杯咖啡跟几个面包和贝果,另外多买了条土司。 
 
他不确定崔胜铉要吃吐司涂果酱还是贝果加乳酪。 
昨晚电话中他两个都有提到,但是一直到道晚安前都还没有个结论。 
 
出门时没有打电话问他,因为太早了。 
他应该还在睡吧,边打著鼾... 
 
就没吵他了。 
 
记得冰箱里还有牛奶,如果这家伙昨晚没有心血来潮把他喝光了的话。 
权志龙自己也不知道从什...

权志龙/崔胜铉

*非现实人物设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权志龙从早餐店走出来,一手一袋东西。 
两杯咖啡跟几个面包和贝果,另外多买了条土司。 
 
他不确定崔胜铉要吃吐司涂果酱还是贝果加乳酪。 
昨晚电话中他两个都有提到,但是一直到道晚安前都还没有个结论。 
 
出门时没有打电话问他,因为太早了。 
他应该还在睡吧,边打著鼾... 
 
就没吵他了。 
 
记得冰箱里还有牛奶,如果这家伙昨晚没有心血来潮把他喝光了的话。 
权志龙自己也不知道从什麼时候开始,变得这麼罗嗦。 
 
他站在早餐店门口,望著外面又下得更大的雨。 
这天气...真的是很讨厌。 
 
虽然凉爽的天气很舒服,但是... 买好的东西得好好顾著,否则随时会湿透的问题实在很烦人 
。 
权志龙垂下了肩膀,重重的叹了口气。 
想到现在还再被窝里舒服的躺著的人,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狼狈。 
 
这顿要他请。 
可恶。 
 
一个个撑伞经过的路人,往他这边瞥来。 
好像比平时随意晃过的眼光还停留得更久了点... 
 
怎麼了吗? 
不只一位了。 
 
怎麼? 
到底在看什麼? 
 
还有小女孩看得微微张开了嘴。 
他调整了手上拿著的纸袋,顺著路人的视线低头,望向自己脚边。 
 
权志龙这时才看到自己匆忙出门时套上的是什麼鞋。 
是那双崔胜铉引以为傲的桃红色雨靴。 
 
上次来家里的时候搁下的... 
 
从前拥有极高fashion sense的权志龙,根本不可能以这种样子出现... 
 
遇见一个人然后一切都改变。 
就是这样吧。 
 
权志龙又感觉到了,那股想起崔胜铉的时候,在体内流窜的暖流。 
像是可以抵挡任何程度的寒冷。 
 
曾经以目标为导向的生活著,盲目的除了工作和自己,其他的什麼都看不见。 
这个世界开始失去颜色,没了趣味。 
即使有过一瞬间的不同,也只是某种暂时性的成就感。 
 
直到出现照亮一切的那道光线。 
每一口空气、每一块砖头、每根小草,都像第一次认识般的有趣、新鲜。 
 
你就是我的那道光,彻底的温暖我。 
现在挂在嘴边的笑,是你给我的礼物。 
 
权志龙摇了摇头,用穿著亮眼雨靴的双脚,继续大步向前走去。 
 
 
 
 
 
进门把雨靴脱掉摆在一旁,权志龙检查了一下纸袋。 
还好,早餐还安全。 
 
望了一眼床上股成一包的棉被,他把早餐放在桌上,去冰箱拿出牛奶和乳酪。

一高一矮的杯子,崔胜铉喜欢马克杯,他喜欢果汁杯。 
 
"胜铉,崔胜铉? 有人进屋了都没感觉啊,起床了啦。" 
 
忙腾了一会儿,把一切准备好,肚子已经饿得慌。 
权志龙随手先剥了块面包放进嘴里,走向睡懒觉的家伙。 
 
"你肚子不饿啊?起床,起床!" 
 
权志龙偷偷先开被子一角,刚好看到皱起鼻子的脸蛋。 
崔胜铉揉了揉鼻头猛的转了个身。 
 
背对著他,棉被被卷到了另一边,露出弯成圆弧状的背脊。 
又不算冬天了,睡觉还坚持要穿两件... 
 
都出汗了你看看。 
权志龙看到他耳后的几根头发,因为汗湿而黏在皮肤上。 
 
戳。 
他知道崔胜铉最怕养的地方,耳后的脖子到肩膀的弯处。 
 
"嗯?唔唔...不要弄..." 
 
像含羞草,呵呵。 
在床上翻滚了一圈,大婴儿又蜷缩成一团了。 
 
"咖啡要凉了啦,早餐来了,早餐耶!不起来吗?" 
 
还是继续好言相劝,试图用食物引诱对方的策略貌似失败。 
只好来狠一点的。 
 
抓住婴儿的两只手腕强迫他翻身到正面,然后将全身重量压在身上... 
 
"啊!!志龙!一早...你好重啦!走开!" 
 
把崔胜铉的双手用棉被缠好,迅速的把上衣掀起来,从头上拉掉。 
两件T恤卡在缠住的手腕上,崔胜铉光著上身剩下一条棉裤,困惑的看著停下动作的人。 
 
"你以为啊?我胃口才没那麼好,还没吃早餐就先吃你? 给我起来换掉衣服,上衣都被你闷湿了 
。" 
 
崔胜铉一脸不情愿,嘴里不知道碎碎念著什麼,甩了甩手上的束缚。 
甩,再甩,却怎麼也解不掉。 
 
"呜... 志龙..." 
 
权志龙在餐桌旁拿著刀子切著吐司,听到背后的崔胜铉又在乱叫,突然一股火气上心头。 
 
"呀!崔胜铉你再不起来洗好换好我就给你喝无糖黑咖啡配乾面包!" 
 
"我弄不开啦,不要黑咖啡...志龙啊!!!" 
 
在床上急得跳脚的崔胜铉要崩溃了。 
两只光脚赶紧移到地上,表示他已经要起床了,只是手上的棉被... 
 
不要无糖啦... 面包要涂东西,他才不要乾吃... 
 
权志龙这时才终於回头,发现了他的窘境。 
嗯,光著身体加上绑住的手腕为什麼这麼... 
 
"我哪有缠那麼紧?过来啦,我来弄..." 
 
窗外的雨不知什麼时候已经停了。 
阳光透过落地窗,静静的照进房间里,窥探著一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