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ravis

80591浏览    575参与
siGn_
Travis,但是洗洁精

Travis,但是洗洁精

Travis,但是洗洁精

久常笑
是这样,有时候我感觉有时候我画...

是这样,有时候我感觉有时候我画这俩用的是同一张脸


应该是错觉

是这样,有时候我感觉有时候我画这俩用的是同一张脸



应该是错觉

白九
我在想,是主教的儿子不可能不知...

我在想,是主教的儿子不可能不知道教会的那些事情的,所以脑补了一下

我在想,是主教的儿子不可能不知道教会的那些事情的,所以脑补了一下

零零七--

玩玩笔刷,感受到平头笔刷的魅力了

玩玩笔刷,感受到平头笔刷的魅力了

梦游至夜晚边缘

《计划性谋杀》

被吞无数次也是无语了怎么回事啊救命


🧣 梦游与未知的海

镜像红白不需要翻转:sisu77

被吞无数次也是无语了怎么回事啊救命


🧣 梦游与未知的海

镜像红白不需要翻转:sisu77

嘘

囚禁。

*Sal第一视角

*TravisXSal


0.


像玻璃一样纤细,尤其是你的心。


1.


我醒了。

我发现我身处在一个地下室,地下室不大不小,正好足够我住在这里。


我紧张得全身神经都紧绷起来,心情复杂,胡乱地思考着。


一片漆黑之中,我摸索着打开了柜子上的灯,这才得以看清楚我身处的地方,这看起来确实是一个地下室,连窗户也没有,只有床边的一盏灯光效果不是很好的台灯勉强地照亮着整个房间——我甚至还看见这里有张床,有一个冰箱,还有一些生活必需品,还有我喜欢的乐队的相片海报之类的挂在我目光聚焦的正对面的墙上,我喜欢的游戏……


我立刻意识到,我...

*Sal第一视角

*TravisXSal



0.


像玻璃一样纤细,尤其是你的心。




1.


我醒了。

我发现我身处在一个地下室,地下室不大不小,正好足够我住在这里。


我紧张得全身神经都紧绷起来,心情复杂,胡乱地思考着。



一片漆黑之中,我摸索着打开了柜子上的灯,这才得以看清楚我身处的地方,这看起来确实是一个地下室,连窗户也没有,只有床边的一盏灯光效果不是很好的台灯勉强地照亮着整个房间——我甚至还看见这里有张床,有一个冰箱,还有一些生活必需品,还有我喜欢的乐队的相片海报之类的挂在我目光聚焦的正对面的墙上,我喜欢的游戏……



我立刻意识到,我被绑架了,而且绑架我的人还想让我在这住上好一阵子。



我震惊得说不出话,站起身准备看向这个房间的唯一出口——门,门上锁了,并且,我同时也惊诧地发现,绑架我的人还“贴心”地为我的双手和双脚上了锁,双手是电子锁,脚下也是电子锁,电子锁的另一边牢牢禁锢在墙上。



我蹲下身,仔细看着两手碗上的电子锁,电子锁内侧是皮革制成的东西,使我睡觉时、做事情时不被电子锁咯着,脚上也同样。电子锁不长,我只能在这个小房间内行走,甚至到达不了距离门的一米处,如果我强行靠近就会发出警报声,然后双脚、双手的电子锁就会突然地收缩,更深层次地牢牢桎梏我。



——我为什么知道这一切?因为我刚刚已经试过了,警报声很大,引来了楼上的人,我猜测是绑架我的人。



很快,我听到了逐渐靠近的脚步声,缓慢地拍打着地板,回荡在外面的走廊——我难以想象我是被困在了多么隐秘又可怕的地方。



房间门打开了,从门后探出一个人,待他走到我面前我才在微软的灯光照射下看清楚,这个人是Travis。



只不过Travis与三年前认识的他不同,他与三年前相比长高了,头发也长到遮住了眉梢,眼睛也好像却长越媚——高中毕业后我和他就彻底断了联系。他穿着大到不合身的黑色无帽卫衣和黑色长裤,戴着金丝框眼镜,脖子上戴着一条超长的蓝色围巾,围巾一直耷拉到地上——我猜测现在应该是冬季。


是的,我甚至记忆迷糊到不记得我被绑架之前的时候处在什么季节,可能是夏天吧,醒来却是过冬了的季节。



戴着金丝框眼镜的Travis不开口说话的时候看起来完全就像一个温柔的绅士或者更恰当一点,是这个寒冷的冬天温暖又具有少年气的存在。



Travis睨着我,他睨着我浅浅勾起嘴角,我实在看不透他在想什么,在我混乱思考之际,他却忽然俯下身凑过来,并且微笑着向我问好。


“你终于醒过来了,谢天谢地,我差点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2.


看起来我应该是昏迷了很久。



“Travis,你为什么要绑架我。”

我抬眼直视着他的眼睛,深深不解地问。



Travis没有立刻回答我,只是仍像之前那样笑了笑,嘴角微微扬起,眼睛弯成月牙,好像他陶醉在什么里一样,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回答我的问题。


“你叫了我的名字,听到你可爱的声带发出这样美丽的声音真是太棒了。”


他的声音明明很澄澈,具有少年气,但现在却开口说出这么令我不适的话,我差点吐出来。于是他说完便又沉浸在他口中所说的“我叫了他名字”的喜悦中。



“为什么你在这里…这怎么能叫绑架呢,我糊涂的爱人啊…因为我决定了一些事情,这对你来说可能有些疑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他说完便拿了把椅子在我面前坐下。



他又开始他自以为是地、看起来地“深情”地睨着我,我不知道他又在看着我脸上的哪个部位,或者看着我的整张脸,总之不管他看哪都让我觉得浑身都很不舒服,总感觉我全身上下都每一个毛孔再被他多看一眼就要吐了,这让我感觉自己像蚌一样被他掰开了外壳,然后仔细享受里面鲜美的蚌肉,并且要一滴不留地将我吃干净——光是想想我就是要干呕的程度了。



就在我快要忍不住催他赶快说话时,他却开口了。


“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时,当我第一眼在人群中一眼就把目光落到你身上时,我的人生中第一次真正地感受到了喜悦。当我看见你走向我时,我的整个世界都被点亮了,我能感受到的只有幸福。”


他说着说着便癫狂地笑了起来。


“我并不正常,我知道,在遇到你之前,我对任何事情都是麻木的,我的父亲不理解,没有人理解我,没有人能明白我,这些想法老是浮现在我的脑海,试图驱使我去做一些疯狂的事,所以我能感觉到一些事情,我能感觉到一些东西,我不停地用小刀划开自己的手腕和腿,一次又一次,我感受不到疼痛,一日复一日,我甚至感觉我丧失了痛觉,但是后来我遇见了你,你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所以我不能、不能让这份快乐离开我。”


他说着说着越凑越近,几乎是靠在我耳畔低语,并且还掀开袖子,拿下护腕,把触目惊心的伤口展示给我,有一些伤口愈合但留下了疤痕,有一些伤口是新的,才结痂,还有一些伤口甚至还流着血,血液渗透到护腕上——几乎整个手臂上都是刀痕,护腕完全遮不住。


“所以我决定监视你,决定让你成为我的爱人,然后我们两个就可以一直快乐了。你看,你看,我是如此爱你,我只想把你留在这里,只有你能让我远离那些黑暗的想法,只有你能让我避免做轻率的事,如果没有你我说不定现在已经躺在棺材里了,或者在轨道上,或者在湖里,但是后来,我看见你和别人说话,你的那种喜悦,我开始恨那些和你说话的人,无论谁,我恨急了,凭什么他们可以理所当然地站在你身边和你说话,还笑得那么开心!”


他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我吓得在一瞬间颤抖。


“你不知道高中毕业后我监视了你多久,我在你所在的大学跟踪你,我在你所在的公寓楼下天天看着你,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在乎你!他们那些人和你说话的模样根本就不像我一样这么在乎你的感受!他们像,像看一块肉一样看着你的表情,真令人恶心,我受不了,我受不了,我要让他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如果那些人要是让你伤心,我就要……!”



他几近癫狂地呼吸着,好像周围的氧气都不够,像是得了哮喘的病人,没有节奏的呼吸声混乱地吹在我的脸上,他好像要窒息了一般。



我被吓得颤抖,我吓得下意识地抓紧双马尾,可是我已经是大学生,不扎双马尾了,我竟然还在一瞬间以为我是高中生,我的双手只好抓着床单,指甲死死陷进去,我双腿发软,眼睛不可抗拒地震悚着,我想要大声呼喊、尖叫,我的身体想要摆脱Travis的双手臂的桎梏,可我的身体仍旧无动于衷——我不知道是因为我好几个月都躺在床上没运动、没接触阳光的原因肌肉萎靡了还是Travis注射的药剂还没被我代谢完。

我胡乱地思考着,几近崩溃。

这让我在遥远的回忆里想起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那个人是我的妈妈。

每次都是这样,只要我一想起妈妈就会想哭。



“不过现在没事了,因为我要告诉你,我爱你,你也不用在担心外界的事情了,因为你会一直在这,你会一直和我在一起!”


他说完终于松开了死死按在我肩膀的两条有力的手臂,几乎不可闻的,他发现我在颤抖,并且很强烈。



“哦……不不不,请不要那样颤栗,不要做出这副模样……看见你那样,让我很难过,我很心疼,我的心脏痛极了,我的心绞在一起了……”



他靠近我,左手轻轻慢慢地抬起来放在我的肩胛骨上,脸颊搁置在我的右肩膀上,右手却解开了我脸上的义肢轻轻地放在床上。冰冷的泪水一滴滴落在我讨厌的长睫毛上,让它们都快要黏住我的下眼睑,令我只能强撑着湿漉漉而沉重的眼皮睨着他,我急促地呼吸着,等待发病结束,我看见Travis的眼中映出我的模样,实在有点可怜兮兮的,活像只垂死的野鸟。



我得了抑郁症,或者说我本来就有点心理疾病,Travis应该知道,毕竟他查得这么清楚。



我扒开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我不想解释什么,我难受极了,一个字也吐不出来,我身子一缩向后仰去只为让我更舒服点,下一刻却被他的手臂抱起来,然后我不可抗力地发起病来迷迷糊糊地看着他,我额头好像是被火焰追赶,热极了,我灼烧的目光眯眼睨着他,无力的眼皮只能让我眼神迷离地仰视着他,我无法开口说话,喉咙疼痛、干燥难忍。



我伸出右手指指耳朵,又指指喉咙,然后摆摆手。



他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把我放下来。我难忍地闭上眼,却仍有绝望的洪流涌出,忽然我开始我挣扎,用我那细伶伶的、如藕断一样白嫩如今却干涸着的两条手臂无力地抓着自己的腿和床单,然后从嗓子里发出一阵呻吟,我甚至感觉我的嗓子的血随着呻吟一迸而出。



我不可控制地发病起来,周围的氧气混乱的陷进我的喉咙里,我急促地、破碎的呼吸声让人感到害怕,我忽然大喘气,把氧气全吸入我的喉咙里然后吐出来,我的鼻腔眼眶被泪水堵住了,我使劲抓着我的手腕,摇摇欲坠地站起身想要去拿纸巾,整个人踩到耷拉到地板上的床单滑到地上,尾椎骨奇痛无比,然后我站起来把手腕撑到地板上,大哭起来,这完全不是我能控制的,泪水像一触即溃的倾盆大雨滂沱而下,地板上全是湿淋淋的一片,像是下了一场暴雨,而我在我眼泪的海里游泳。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发病了,我已经习惯了。



Travis的指尖描摹着我的嘴唇线条,鼻子的轮廓,又延至额头,把我的刘海梳到后面去,然后他拿了一块毛巾敷在我的额头上,我平躺在床上,头发上的汗水沿着我的下颚淌下去,却让我感觉像岩浆一般灼热,烫得连灵魂都烧起来,浑身发起了抖。



我在眼泪海与氧气海中瑟缩着嘴唇,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我知道我现在的样子肯定脆弱、破碎极了,Travis把我关在这里这么久,肯定对我有那方面的想法,我清楚极了。



Sal想得没错,Travis现在急不可耐,看着Sal这副可人、柔弱、安静的模样,只会属于Travis自己一人的模样,Travis都快要幸福得发疯了,可是Travis得忍住,他觉得必须遵循Sal的同意才可以,所以他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而且Sal现在虚弱极了,况且没生病的Sal也是如此的虚弱,Travis怕Sal承受不了,而且他也不忍心看Sal害怕的样子、看Sal脆弱不堪的模样,他更喜欢Sal健健康康地身体和明媚的笑容。



Travis端来热水和Sal平时吃的药,还有Sal喜欢的食物放在抽屉上,他慢慢地把毛巾拿起来放在一边的水盆里,然后扶Sal缓缓起身。



天哪,Sal真的好瘦削,我要心疼死了!



Travis这样想到,然后把热水和药递到Sal面前,Travis本以为Sal会有什么顾虑,比如害怕他放了什么不正经的药在水里什么的,可是Sal没有,他直接一气呵成地吞下去,然后慢慢拿起旁边的食物吃进去。



Travis很高兴,好几个月以来Sal第一次吃了食物,而不是营养液。



Travis太高兴了,于是不由自主地盯着Sal吃东西,目不转睛,他撑着下巴幸福地看着Sal,Sal都快被盯得发麻了。



“Travis?能不能别这样盯着我……”

我提出请求,因为我快要被盯得把刚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了。



“好。”

Travis笑着转身,还故意高兴得拉长了尾音缓慢走出门外然后再次转身露出和煦一般温暖的笑容。



我不得不说,Travis真是长得太具有青春气息了,站在那里感觉就有很多关于青春的故事发生在他身上,意气风发般的人。我看着Travis腹诽道。



可惜Travis有点大病。










佑子很圆zzZ

『宣传』


🧸是” Sally face ”的棉花娃娃


❗Ash已出二样,Todd还未打样制作样品


❗成团不易,Ash还差27人成团,看看Ash和Todd吧!!


🐧:690606322


🎮“点击进群康康吧”

『宣传』


🧸是” Sally face ”的棉花娃娃


❗Ash已出二样,Todd还未打样制作样品


❗成团不易,Ash还差27人成团,看看Ash和Todd吧!!


🐧:690606322


🎮“点击进群康康吧”

嘘

续写情书。

Travis很喜欢Sal,可他不说,或者有人不允许他说出口。

他觉得Sal很可爱,走着路会轻轻甩的双马尾,思考时会轻拽主马尾缠在指尖绕来绕去,义肢下粲然笑容,深邃的双眸连上轻盈蝴蝶般的睫毛会轻轻合上,没有焦距的眼睛又弯成月牙看向别处,让人和他对视时总有一种清冷高贵的感觉。

他觉得Sal很酷,看起来干涸、细伶伶的两条手臂却能使出巨力……


“噢,Travis!上课别发呆!”


Travis如梦初醒,却仍咀嚼着刚刚在心中所想的Sal,意犹未尽……


“啊…!好烦。”Travis不自觉地脱口而出,这时下课铃刚响。坐在Travis身后的Sal起身往教室外走去,迎接Sal的是Sal的...

Travis很喜欢Sal,可他不说,或者有人不允许他说出口。

他觉得Sal很可爱,走着路会轻轻甩的双马尾,思考时会轻拽主马尾缠在指尖绕来绕去,义肢下粲然笑容,深邃的双眸连上轻盈蝴蝶般的睫毛会轻轻合上,没有焦距的眼睛又弯成月牙看向别处,让人和他对视时总有一种清冷高贵的感觉。

他觉得Sal很酷,看起来干涸、细伶伶的两条手臂却能使出巨力……


“噢,Travis!上课别发呆!”


Travis如梦初醒,却仍咀嚼着刚刚在心中所想的Sal,意犹未尽……



“啊…!好烦。”Travis不自觉地脱口而出,这时下课铃刚响。坐在Travis身后的Sal起身往教室外走去,迎接Sal的是Sal的一群傻鸟朋友们,特别是看见他们一副理所当然的、毫无顾忌的,和Sal一起嬉笑怒骂地站在Sal身边的样子蠢极了,至少Travis是这么认为。



Travis不擅长表达真心,没人教过他要表达真心。

他没想到他这种人也会有正常的、爱人的权利。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他便纵声哭泣,生怕被掠夺,生怕被欺凌,光是平安无事地笑就已竭尽全力。

那把插进心脏的刀至今都未拔出,拔出的瞬间定会血沫飞溅,甚至连眼泪都会喷涌而出。

在刺耳谎话下隐藏的是,为了让心脏完好无损的活下去而编织的谎言,如今已难辨真假,不停歇的刺耳谎话,连自己的心脏都早已扭曲。

父亲打骂,朋友霸凌,所谓的信仰。

倘若人生有存在的意义,请告诉我意义所在之处。



可能Travis觉得唯一有意义的就是——Sal fisher



Travis第一次看见Sal,就觉得自己和他相像极了,Travis也觉得很奇怪,明明他与这人素不相识,却觉得他和自己总有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像久别重逢老友。



Travis很高兴,以为他自己终于找到了“朋友”。


于是他写了一封情书,对Travis而言应该就是所谓的情书吧。

当Sal回到座位上,惊诧地发现桌上的信封,慢慢打开读完Travis认真写的一字一句。Travis看到这里就是遇到刺激就会全身蜷缩着的含羞草。

Travis信上写,让Sal放学留在教室里,Travis有话想对他说。



当他用尽全部勇气主动接近他时,却发现自己只会说出,初心是为了保护自己而编织的谎话,现在却变成了除了口不择言的刺耳谎话外,就不会说任何词了。



Travis担惊受怕、小心翼翼,不敢再表达真心真意,不敢再主动去接近Sal。



下午的教室,黄昏毫无顾忌地投出一汪金黄色填满整个教室,黄昏的酒调得很浓,蝉鸣还在无休止的叫着,窗帘被骄傲的热风吹得轰鸣,淡淡地扬起热浪,这一切都如此燥热。



Travis氲了好久的话在此刻一迸杂乱地喷涌进大脑,他好像忘记了该怎么说了。



就这样漫长的过了好久,可能也才几秒,可是Travis却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和窗外的黄昏那么长。



“我、”Travis终于下定决心开口,说出口的瞬间同时缓缓抬眼,站着离Travis一米的Sal注视着他,宝石蓝般的双眸里沉着一汪沼泽,如此深邃而干净。Travis想,能被Sal这么温柔的注视着真是太好了。



这么想着,于是更加鼓足了气要让Travis说出“喜欢你”这三个字,就好像有人推着他、告诉他一定要这么做,不然就没机会了。



“我喜欢你。”


Travis在说完这句话的顷刻间睁眼,尽管手脚紧张得全身肌肉紧绷,左手还死扯着衣角不放,但他早就忘记了,因为他此时的灵魂已经被Sal全部勾去了。



窗外的黄昏竟识趣的映在Sal的侧面的脸庞上,围着一圈好看的光圈,左肩膀上也停着金黄色的昏浪,整个人被光芒包裹住,好像Sal本该就这样意气风发地站在肆意生长地光里。他的脸庞被黄昏的热浪蒸得有些模糊,让他年轻了好几岁。



四肢像是被涨了铅水。感觉到泪水划过眼眶,从脸颊上掉落,Travis抬起手,捂住了眼睛。



几乎不可闻的,Travis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了,可能是因为Sal太温柔了,自己说出这句话表达自己的心意,想都不用想Sal一定会委婉地拒绝我吧。我真是笨蛋。



眼前一下子模糊,Sal清瘦的影子好像躺在湖里,马上要散了样。



“别哭…Travis…”


熟悉的、干净而又热烈的声音在Travis耳畔响起,敲醒了Travis,可他不敢再抬眼与Sal对视,而是蹲在地上号啕大哭,Travis觉得自己此时肯定很像得不到礼物的小孩,无助而又好笑地哭泣着,没人会在意一个小孩通过努力得到家长本该承诺给小孩的礼物,却食言了,没人会去在意一个小孩怎么想,没人会去认真关心一个小孩的想法。



他嗤笑,如果自己父亲得知自己儿子是个gay,一定会气疯的吧,光是想到那副气急败坏的发笑模样,Travis就觉得这笑话与世上所有的最好笑的笑话相比较就无与伦比,没人能比得过。



“对不起…Travis…”

Sal最终决定开口说什么,话没说完就被Travis打断了。



“你别把话说完,行吗,Sally。”

“我会很难过的。”


这是Travis第一次表达内心的诉求,而且还是在这么卑微的状态下。



“…好。”

Sal不知道从何开口,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让他如此无措。




“Sal?”


一声明媚的女声打破了尴尬的气氛,不明所以地Ashley站在教室后门懵懵地注视着一切,蹲在地上哭泣的Travis和站在Travis面前的Sal,手里还拿着一封粉色的信,Ashley理解能力很棒,仅仅花了0.67秒就理解了一切。



“对不起,坏了你们俩的好事。”


说完这句不明所以的话,Ashley便快步退出教室门口,Ashley发短信给Sal,可是Sal不回,去埃德森公寓找Sal,Sal的爸爸说他不在,今天她计划和Sal还有Todd、Larry几个人一起出去聚会,人都齐了就差Sal了,于是Ashley和Todd、Larry主动去学校找Sal。Ashley觉得Sal这么久不回来一定是又被霸凌了,而且不止Ashley一个人这么认为,其余俩人都这么想。

于是一行人来到学校分头找,Ashley觉得她有能力面对霸凌者,所以没叫上其他人跟随她。



Ashley:被男铜吓晕



Ashley此刻在走廊的尽头来回踱步,不知道该再次回到教室门口偷听,还是就在这里等着Sal和Travis出来或者他俩还没出教室,Todd和Larry就先过来了。



Ashley最终耐住了好奇心,始终觉得偷听不好,于是独自一人站在走廊尽头等着Sal和Travis还有大家。




而在这边的教室里——



Travis简直要崩溃了,他很确信,如果有人在此刻碰一下他,他一定会被自己刚才丰富得溢出来的复杂小心思羞耻到极点,而且还是在Sal面前表现得圆满无缺,光是对着Sal露出自己内心真正的模样就足够让Travis羞耻得再也不想再见到Sal了,甚至Travis也想给自己戴一个面具,这样就没人能看出他像玻璃一样纤细脆弱的心、如此羞耻的表情了。



于是Travis胡乱地用双手衣袖擦了擦,衣服买大了点,袖子不挽起来的话就能完全裹住Travis的双手。



Travis站起身,手足无措地对着面前的Sal笑了笑,可是双眼却盯着别处。



“我觉得你穿黑色长袖和酒红色长裤,双马尾真的很酷,很帅,很可爱,Sally…”


脱口而出的瞬间Travis就已经后悔,自己这都是说了些什么话,绯红逐渐从脖颈蔓延到耳稍。



“哈哈…”



Travis难以置信地看着Sal,眼睫一错间,Sal已经换了一副模样,不同刚才或者不同Travis以往所见的任何Sal的模样,此时的Sal好像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普通少年,正是顶着阳光肆意生长的年纪,宝石般漂亮的双眸正如和煦的阳光般温和的笑着,眼睫眉梢尽是笑意。虽然Travis看不见Sal义肢下的嘴角到底有没有上扬,不过Travis就透过Sal眼底就知道Sal一定是在笑了。



Sal的笑容好像甜腻的饮料,让人感到很新鲜和快乐,喝下去的瞬间就很欢愉,一股子水果味好像就随风飘荡在这个夏天。气泡不停地跳跃着,好像冰镇汽水瓶碰撞的清脆声音,微风轻抚脸颊,风扇空调不知疲倦地呼呼的发出骄傲的轰鸣加班着,冰镇西瓜和冰淇淋,窗外的绿叶开始对热风撒娇,逆着风跑笑得肆意飞扬的少年,角落哼起的即兴写的小曲调,烟火星光清晨和鸟鸣,碎花裙晾在衣架上舒服地躺着。



这一切就是夏天正式到来的讯号,这一切就像意志坚定而神采飞扬的Sal一样,好像这一切就是我们书写的冗长但热烈又欢愉的夏天曲调。




“真的很谢谢你的喜欢,或许…我们可以尝试着在一起。”

“虽然被同性别表白挺惊讶的,不过我并不排斥。”



Travis听完后眼睛都亮了,好像整个世界都因为Sal这句话带来了生机,一瞬间点燃了Travis心中某些东西,火花一触即溃。



再次开口时,Travis好像是游戏打赢了般的振奋人心,不,比打游戏赢了还要开心。


“谢谢你,Sal!”



然后Travis因为太高兴一头撞上了Sal的义肢,把Sal的义肢撞坏了,掉在了地板上。



脱下面具后,Travis第一次看见Sal义肢下的模样,和Travis想的一样,拥有蓝宝石般绚丽夺目的双瞳,脸颊两侧依稀看得见之前流畅的下颚骨,可是脸上布满了伤疤,Travis心疼极了,看着Sal的伤疤突然感觉心脏被什么用力牵扯了一下,随后Travis就盯着Sal的模样入迷,心脏和灵魂全体被Sal牵过去了,他觉得Sal的眼睛太漂亮太美丽了,和Sal灿烂的蓝宝石头发一样夺目。



过了好久,Travis才看到Sal的惊恐,Sal的眼神无措地瞥着墙边地板的缝隙。



Travis身子向前,伸出两条温暖的双臂紧紧拥住Sal。


“Sal,我觉得你酷极了。”



Sal听完Travis这句话之后就哭了,Sal在Travis耳后小声啜泣,好像害怕自己哭声太大吵到Travis,只能小心翼翼地哭。



Travis手足无措地伸出右手衣袖替Sal擦了擦双瞳的泪水,因为Travis没有纸所以只能用衣袖擦了。Travis伸出双手抱住Sal的脸庞,Sal噙着泪,睫毛被眼泪浸湿无力的耷拉在眼眶上,残缺的眉毛微微颤抖着,看得出Sal在使劲让自己憋住眼泪,死死咬住下唇,好像快要咬破皮溢出血来了,眼眶湿润,灼烧着的眼泪含在眼里,宝石般的瞳孔里布满血丝。



“sal…你为什么哭?”

这是sal从未听到过的Travis这么轻柔的声音。



“因为你看着我的脸,没有躲闪。”



“我爱你,sal,我真的爱你。”



“谢谢你,travis。”


















你的点赞和推荐就是我更新的最大动力。



这是if线 设定就是Travis的父亲不是邪教教主,对Travis打骂,是一个不好的父亲。Larry的父亲是外星人但并没有恶魔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但我原本想的正文是这个世界是有恶魔啥的,除了Travis表白成功这事,其他都是尊重历史。


我笔下的Travis和Sal不分左右位,我讨厌。




久常笑
  “神不会爱你”   因为你...

  “神不会爱你”

  因为你是gay…

  “神不会爱你”

  因为你是gay…

石油拌饭
  travis小宝 浅涂一个

  travis小宝 浅涂一个

  travis小宝 浅涂一个

凛央re
  睡不着瞎画   发现大家都...

  睡不着瞎画

  发现大家都喜欢奇奇怪怪的东西😿

  睡不着瞎画

  发现大家都喜欢奇奇怪怪的东西😿

零零七--

突然变冷还有点不适应

给宝们换套衣服穿(换装上瘾

突然变冷还有点不适应

给宝们换套衣服穿(换装上瘾

久常笑

  tra在社交边缘以及大家都喜欢sal以及——

  心动就要行动,行动不能犹豫,犹豫就会败北

  tra在社交边缘以及大家都喜欢sal以及——

  心动就要行动,行动不能犹豫,犹豫就会败北

Afterglow

独白

画的脸好灰啊

[图片]


独白

画的脸好灰啊



久常笑

 p1我的手突然想看tra吐舌…

  这条好像只有tra没穿裙子

  lar扎高马尾好帅,美女不管怎么打扮都会让人心动 

 p1我的手突然想看tra吐舌…

  这条好像只有tra没穿裙子

  lar扎高马尾好帅,美女不管怎么打扮都会让人心动 

零零七--
看着就像是会喜欢艾迪森茶的人

看着就像是会喜欢艾迪森茶的人

看着就像是会喜欢艾迪森茶的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