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rial!frisk

261浏览    16参与
普罗旺斯的恩惠
生日快乐,审判。 我的天使,M...

生日快乐,审判。

我的天使,My Angel。

生日快乐,审判。

我的天使,My Angel。

普罗旺斯的恩惠

Genocide(屠杀)

#传说之上

#SF向!

#屠杀者杉X审判者福


(一)

“忍与残忍,你只能选一个。”


(二)


后来她才明白,原来死亡也是一种奢求。

骨刺穿透身体,也将心灵撕扯至鲜血淋漓,早已苍白的躯体随着血液流失变得更加惨白,如同白垩一般的惨白,几近透明,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

指骨捏起她的下巴,被迫抬头与那个屠杀一切的怪物对视,她仰起头,脖颈跃动着的血管清晰可见,尽管连呼吸也开始衰弱,但那声从喉咙深处逼出来的冷笑回荡在金色的审判长廊,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只让她感到寒冷,早已逝去的躯体再也察觉不到任何温度的上升与下降,支撑着这具身体存活下去仅仅只剩下“仇恨”。

“我早就说过了。”

少...

#传说之上

#SF向!

#屠杀者杉X审判者福


(一)

“忍与残忍,你只能选一个。”


(二)


后来她才明白,原来死亡也是一种奢求。

骨刺穿透身体,也将心灵撕扯至鲜血淋漓,早已苍白的躯体随着血液流失变得更加惨白,如同白垩一般的惨白,几近透明,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

指骨捏起她的下巴,被迫抬头与那个屠杀一切的怪物对视,她仰起头,脖颈跃动着的血管清晰可见,尽管连呼吸也开始衰弱,但那声从喉咙深处逼出来的冷笑回荡在金色的审判长廊,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只让她感到寒冷,早已逝去的躯体再也察觉不到任何温度的上升与下降,支撑着这具身体存活下去仅仅只剩下“仇恨”。

“我早就说过了。”

少女近乎艰难的开口,语气是熟悉的嘲讽。


“你才是那个真正的怪物。”


然而面前的骷髅似是完全没有生气的迹象,他双眸含笑的看着少女,半张脸埋在阴影中,闪烁的红瞳显得晦暗不明。

他将少女抱到一边的柱子下,细心将她身上骇人的伤口包扎治疗,仿佛那从来都不是他干的。红色蝴蝶落于手中,而后者毫不在意地将蝴蝶掐成灰烬。

Frisk近乎木然的看着他,看着他身后蜿蜒的血迹,看着他身边沾染已经开始发黑的血的柴刀,充满谴责的眼神无声申诉——

“因为你杀掉了我的朋友和亲人。”


“可是‘怪物’的这个词语是人类创造的啊。”

他好笑的看着少女。

“就连定义也是人类所定。”

后者无语凝噎。


“这条用鲜血冲洗的道路越走越宽。”

“你明白的,不是吗?”

Sans笑眯眯的看着她,语气温柔的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kill or bekilled.”


“看着我的眼睛,honey,你又杀了几个人呢?”


Frisk的瞳孔猛然收缩。


(二)


早在Frisk十三岁时就开始听从人类联盟的命令。

因为自身能力的限制,她将只处理那些LVOE超过“20”的罪人,而进行处理的地点,在香格里拉(对应新家/王宫)通往仇恨极地的最后的长廊中,因为建造时发现已经无法继续建造下去,长廊一度废弃,只有极少数考察仇恨极地的科学家会路过之外,几乎无人问津——直到Frisk到来让它重新焕发了生命的色彩。

——尽管这色彩是血色的。


她的荆棘刺穿罪人心脏,荆棘之上开出绚丽而妖冶的红色花朵,花朵在铺满血色的地面绽放,凋零之后融为一体,她收起荆棘,站在一旁,等待着人类联盟的人来为这些罪人收尸。


后来,这条长廊渐渐被传为“审判长廊”。

再后来,没有人再敢开她的玩笑。


(三)


十三岁的Frisk瘫坐在地上,鲜血浸染了白衬衫,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想起要跟人类联盟汇报情况,她费力的从地面爬起,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却因颤抖按错了好几个数字,反复删除又输入,鬼使神差的按下手机通讯录里那个写着“SANS”的电话号码,当她意识到按错了的时候已经晚了。

——几乎是秒接。


“嘿,kiddo,任务进行得怎么样?”

俏皮的语气仿佛将鼻腔里的血腥味都驱散减淡,Frisk想要开口,却发现喉咙一阵哽咽。

“没……”

“……”

电话那头忽的沉默。

“kiddo,你在哪里?”

“长廊。”

“什么?”

“……最后的长廊。”

“……”


电话挂掉了。


Frisk望向倒在血泊中的罪人,咬咬牙,转头朝着长廊出口而去,被血玷污的板鞋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一步一步,每一步迈出都耗费了无数勇气,脚步声回荡在长廊,空洞而寂寥。


(四)


Frisk推开门,直直撞进一个怀抱。

Sans接住她,一时间沉默无言。

后者梗咽着,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听着,kiddo,没什么大不了的……”Sans半天才憋出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语,但也足以让那孩子的眼泪决堤,她猛地抱住Sans,后者毫无防备,直接摔倒地板上,任由她的眼泪打湿衣服。


“凭什么非要是我啊!!凭什么啊!!我凭什么要为了这种事情去杀人??!!为什么非要是我不是别人!!!???”

“……”Sans沉默着,伸出骨掌揉了揉她的头,指骨从棕色发丝中穿过,他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唯留下一声叹息。

“No one wants to be a judge.”


(五)


“他比你好太多了。”Frisk闭上眼。

骷髅怪物收起笑容,骨刺架起,眼眶处似是流下了点点滴滴的黑色物质,随即他又是想到了什么,再次露出笑容,只是这笑容格外骇人。

“好吧,”他说“好吧。”

“那么hoeny,告诉我,他好在哪里?”


“他会……”

Frisk本想开口,却猛地发现自己从未发现过“Sans”的好——或者说,关心。

她曾以为他是关心自己和Chara的。

努力的望向他的双眼,想要看到什么,却沉沦在一片黑暗虚无之中。


——没有。

——没有光,没有影子,没有风雨云雪,没有山河湖海,没有恨没有爱,宛如一滩死水,不管扔进多少的石子,都泛不起一点波澜。

——什么都没有。


她低下头,嗫嚅着,咬紧下唇,却发不出一声呜咽。


“他做不到的一切我可以做到。”

“明明我比那个胆小鬼好太多。”

“……我该怎么奋力拨开荆棘才可以触碰到你。”











俺⑧想写了


















普罗旺斯的恩惠
【罪恶流浪】 (人类组亲情向)...

【罪恶流浪】

(人类组亲情向)


“我将悲伤葬于双眸,数着心跳遗忘痛苦。”

【罪恶流浪】

(人类组亲情向)


“我将悲伤葬于双眸,数着心跳遗忘痛苦。”

普罗旺斯的恩惠
神福的俩个ask,惨,cros...

神福的俩个ask,惨,cross,惨(不是)

神福的俩个ask,惨,cross,惨(不是)

普罗旺斯的恩惠

都是审判福的表情包哈哈哈哈救命我要笑死了鹅鹅鹅鹅鹅鹅

都是审判福的表情包哈哈哈哈救命我要笑死了鹅鹅鹅鹅鹅鹅

普罗旺斯的恩惠

取     名     鬼     才

都是约的稿稿!!!

p1abovefell审判福(知更鸟)

p2abovetale审判福(荆棘鸟)

p3七魂神福(极乐鸟)

p4绝望猹(渡鸦)

取     名     鬼     才

都是约的稿稿!!!

p1abovefell审判福(知更鸟)

p2abovetale审判福(荆棘鸟)

p3七魂神福(极乐鸟)

p4绝望猹(渡鸦)

普罗旺斯的恩惠

【国人AU/三重断罪】印象曲Ceremony Disintegration礼崩乐坏


从左到右:

有罪(Guilty!Frisk)

所属AU:《罪之旅人》

裁决(Decide!Frisk)

所属AU:《绝对守序》

审判(Trial!Frisk)

所属AU:《传说之上》

曲子:@炁雁寻  

曲绘:@棉花糖精灵暴打薄荷糖同学 

视频:@普罗旺斯的恩惠 

再艾特一下有罪福亲妈@千秋月♪ 


断罪三姐妹的曲子终于出来了!

呜呜呜我吹爆她们!!!

  顺序是先定罪,再裁决,最后审判√

【国人AU/三重断罪】印象曲Ceremony Disintegration礼崩乐坏


从左到右:

有罪(Guilty!Frisk)

所属AU:《罪之旅人》

裁决(Decide!Frisk)

所属AU:《绝对守序》

审判(Trial!Frisk)

所属AU:《传说之上》

曲子:@炁雁寻  

曲绘:@棉花糖精灵暴打薄荷糖同学 

视频:@普罗旺斯的恩惠 

再艾特一下有罪福亲妈@千秋月♪ 


断罪三姐妹的曲子终于出来了!

呜呜呜我吹爆她们!!!

  顺序是先定罪,再裁决,最后审判√

普罗旺斯的恩惠
【含压抑,角色崩坏,此设定可能...

【含压抑,角色崩坏,此设定可能会引起不适,慎入】


“sans,paps,mom,dad,如果他们,如果大家,都是因为我身体中那个灵魂才关心我,那么谁才是爱我的。”


“我是frisk吗?这真的是我的名字吗?”


“我的心属于我吗,我的灵魂又在哪里?”


“我是……谁?”


算是隐藏设定。

审判福严格意义上不是“Frisk”。

原福死后,老G偷走了她的灵魂,融入自己的怪物基因造出一具完美的躯体。

把真正“frisk”的灵魂放了进去,这是“Trial!Frisk”的来历,她只是和原福长得一样,灵魂是同一个,但是……

一具躯体,再怎么劣质,都会诞生属于自己的灵魂吧?Gaster...

【含压抑,角色崩坏,此设定可能会引起不适,慎入】


“sans,paps,mom,dad,如果他们,如果大家,都是因为我身体中那个灵魂才关心我,那么谁才是爱我的。”


“我是frisk吗?这真的是我的名字吗?”


“我的心属于我吗,我的灵魂又在哪里?”


“我是……谁?”


算是隐藏设定。

审判福严格意义上不是“Frisk”。

原福死后,老G偷走了她的灵魂,融入自己的怪物基因造出一具完美的躯体。

把真正“frisk”的灵魂放了进去,这是“Trial!Frisk”的来历,她只是和原福长得一样,灵魂是同一个,但是……

一具躯体,再怎么劣质,都会诞生属于自己的灵魂吧?Gaster压制了这具身体,让她不能自己诞生灵魂。


简而言之——“trial”是“frisk”的容器。


对于怪物们而言,“frisk”是天使,是救世主,那么身为容器的“trial”呢?一旦灵魂解体,或是重塑了真正“frisk”的躯体。


*她就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她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替代品。

*她只是一个容器。

*她的人生不属于她。

*真的有人爱着她吗?


相比较之下猹都要比“trial”好,虽然同样是融入了老G的怪物基因,但好歹有一半是她自己的身体,有一半是她自己的灵魂。


试想一下。


如果“frisk”的意识觉醒,那“trial”该去向哪里?

她享受着的一切,所有人对她的“爱”。


*这些真的是属于她的吗?

如果属于她,那“frisk”呢?

如果不属于她,那“trial”为何存在?


*谁知道呢。

*对她好点吧,在她彻底崩溃之前。

普罗旺斯的恩惠
#传说之上 #【深巷】 #“你...

#传说之上

#【深巷】

#“你的身后千人唾骂,你的身前万丈深渊,即便背负着不存在的罪孽,也要前行至黑暗深处。”


被那傻逼怼了之后有的灵感,略压抑,没啥质量

#传说之上

#【深巷】

#“你的身后千人唾骂,你的身前万丈深渊,即便背负着不存在的罪孽,也要前行至黑暗深处。”


被那傻逼怼了之后有的灵感,略压抑,没啥质量

普罗旺斯的恩惠

dense fog(迷雾)

#审判福好A!!!!!我超可!!!我爱她!!!!!!谁说女孩子就不能很帅气!!!!

#无意义的审判

#审判福对于罪人绝不会手下留情,也不喜欢跟他们废话

#“看看你的LOVE,仰视你的罪恶,你没有资格跟我谈判。”


——————————————————

当我闭上双眼,我就能看清整个世界。...


#审判福好A!!!!!我超可!!!我爱她!!!!!!谁说女孩子就不能很帅气!!!!

#无意义的审判

#审判福对于罪人绝不会手下留情,也不喜欢跟他们废话

#“看看你的LOVE,仰视你的罪恶,你没有资格跟我谈判。”


——————————————————

当我闭上双眼,我就能看清整个世界。

                          ——《传说之上》

——————————————————


现在是半夜两点。

永夜的仇恨结界内依旧看不到一丝真正的光芒。

街上弥漫着一层浓雾,昏黄路灯将雾气晕染成黄桃罐头一般的颜色,四周漆黑建筑尖锐的顶端遥遥指向天空那轮人造的银白满月,银月散发着光芒,却无法将这黑暗驱散一星半点。


华沙街唯一的酒吧“Sick feast”依然灯火通明。

身着雾蓝色外套并戴着灰色兜帽的少女拉开酒吧大门,重金属音乐通过大门倾泻而出,少女将门拉拢,将一只手揣进衣兜,另一只手摘下兜帽,露出一头棕色及肩中长发,以及苍白到惨白的脸,双眼微阖,看不清她的瞳眸,而眼下浓重的黑眼圈昭示着她的休息并不充足,就是这么一张脸,却显得有些青涩,看起来不过十三十四岁。


她左看右瞧,似乎是想去人多的舞池边,但那里已经坐满了男男女女,最终她坐到吧台边的椅子上。


“安东尼,我要一杯‘Berry party’。”少女开口。


在吧台工作的安东尼抬起湛蓝眸子,朝她瞟上一眼,随后微微点头,转身去了兑酒台。

坐在少女身边的纹身男吹了个口哨,“小妮子,你大半夜来酒吧喝饮料?就不怕被你父母知道?”


“Berry party”(莓果派对)是一种果酒饮料,但严格意义上来说算不上酒,由于颜色鲜红似血,还有人给它取了另一个名字“The kiss of Atonement”(赎罪之吻)


少女将微阖的双眼彻底闭上,“我姓所罗门。”


我姓所罗门。


这么一句算是直接表明了她的身份,纹身男盯着她上上下下打量了许久,最终不屑的发出一声嗤笑。

所有西伯利亚的人类都知道,姓所罗门的人都来自一个地方。

艾可梅尼恩施夫人孤儿院,又叫所罗门孤儿院。

而所有西伯利亚的人类都知道,从所罗门孤儿院里出来的,疯子,傻子,智障简直应有尽有,也难免会有人歧视从所罗门孤儿院中出来的孩子们。

“Frisk·Solomon.”

安东尼叫响她的名字,弗里斯克从他手中接过那杯猩红的果酒饮料,“谢谢。”她低声道,安东尼摇摇头,用手帕擦了擦沾染汁水的手,转身继续工作。


歧视链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形成的,也许他们的身份更加不堪,但人们依旧把所罗门孤儿院视为最底层,他们不需要知道里面是不是走出来疯子傻子智障。


他们只需要一个歧视,发泄的对象,可以让他们唾弃的存在。


弗里斯克无视周围人对她怪异的目光,并且将那几个对她做下流手势的男人一同忽略。

男人们哈哈大笑,继续讲着粗俗的笑话,他们的愚蠢只让弗里斯克感到悲哀,尽管她不奢求能从这无尽永夜的结界中找到几个正常人。

弗里斯克转头,看向舞池,若是有人能够细看,便能看见她的额心裂开一条极细的竖缝,金色的竖瞳中闪过无数数字。


她最终锁定了目标。


那是一个看起来很儒雅的中年男人,一身整洁西装与群魔乱舞的酒吧格格不入,弗里斯克整整自己的领带,抚平白衬衫上的皱褶,那个人是罪大恶极之人,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耐心是捕猎者必须拥有的。


当弗里斯克看到中年男人动了,便知道“审判”将要降临。

她看着男人掏出一把小刀,割向一位年轻女郎的脖颈,她的双眸睁开,瞳孔微缩,却终究没有出手阻止。


路易斯,人类联盟在逃S级罪犯,被称为“割喉狂魔”,已连续杀死几十名女性,擅长伪装,灵魂为耐心。


“这是最后一个。”


路易斯与弗里斯克心中想着。


除了他们,没有人听见那声罪恶的升级声。

他20级了,杀掉这个人,他的LOVE将会高达20,那是一个罪恶的数字,一个沾满鲜血的数字。

弗里斯克听着人群发出尖叫,看着女郎脖颈喷涌出鲜血,鲜血有生命一般,淌着,淌着,一直淌到她的脚底。

弗里斯克将那杯还未喝过的“赎罪之吻”倒在地上,与鲜血混合,分不出哪滩是果酒,哪滩是血液。

她站起身,灰白色的板鞋沾染血迹,留下一个又一个血色脚印,走向那个以为自己突破了20级限制而狂喜的男人。

一根碧绿的荆棘拔地而起,直接贯穿他的喉咙,紧接着又是一根荆棘刺穿腹部,巨大的冲击力将他钉在墙上,他惊恐的睁开眼,一如那些被他杀掉的女孩们。



“当我睁开竖眼,我就能看清整个世界的罪恶。”



他看见了一双,还要外加一只竖眼,那是无感情的黄金瞳。


她的双眸瞳孔成十字星状,透露着近乎尖锐的杀意。


“你应当在地狱里焚烧。”


弗里斯克抖抖外套,确认外套上没有沾染血迹,在众人恐惧的目光中走到酒吧门口,她竖起一根食指,指指墙角那具尸体,再指指吧台上自己那杯空空如也的玻璃杯。


“安东尼,记我账上。”



现在是半夜两点半。

永夜的仇恨结界内依旧看不到一丝真正的光芒。

街上弥漫着一层浓雾,昏黄路灯将雾气晕染成黄桃罐头一般的颜色,一个身影将行渐远,四周漆黑建筑尖锐的顶端遥遥指向天空那轮人造的银白满月,银月散发着光芒,却无法将这黑暗驱散一星半点。

普罗旺斯的恩惠

过审了!!!!

大家记得去三连(?) 实在不行给个赞也行啊wwwwwww

封面用了@坠落的星之海 太太的同人图

传送门 

过审了!!!!

大家记得去三连(?) 实在不行给个赞也行啊wwwwwww

封面用了@坠落的星之海 太太的同人图

传送门 

普罗旺斯的恩惠
是审判福!!!!! 找劳斯约的...

是审判福!!!!!

找劳斯约的稿子!!!!!!

aaaaaaaaa!!!!我迟早绿了hate!!!!!!!准备拿来做曲绘!!!!!!!现在就差曲子了!!!!!


是审判福!!!!!

找劳斯约的稿子!!!!!!

aaaaaaaaa!!!!我迟早绿了hate!!!!!!!准备拿来做曲绘!!!!!!!现在就差曲子了!!!!!


普罗旺斯的恩惠
搞了一个审判福的表情包 审判福...

搞了一个审判福的表情包

审判福“杉”连

水印已关,喜欢的可以抱走√

搞了一个审判福的表情包

审判福“杉”连

水印已关,喜欢的可以抱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