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rickster

19093浏览    97参与
卷毛猫正切

老图合辑,存个档。
p1 Axen
p2 性转Piper。
p3 Pipes的光影练习,有参考
p4 性转罗米克
p5-6 pipster相关。
大多是垃圾手绘,板子我不会用(草)

老图合辑,存个档。
p1 Axen
p2 性转Piper。
p3 Pipes的光影练习,有参考
p4 性转罗米克
p5-6 pipster相关。
大多是垃圾手绘,板子我不会用(草)

夜久朔月

《讓戀人最沒有抵抗力的動作》5

繼續補檔~~~


5、《穿著你過長的衣物,不自覺地誘惑著你。》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778542/chapters/42182141#workskin

繼續補檔~~~

 

5、《穿著你過長的衣物,不自覺地誘惑著你。》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778542/chapters/42182141#workskin

夜久朔月

《讓戀人最沒有抵抗力的動作》4

補檔~~~


4、《親自進廚房為你做菜的樣子。》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778542/chapters/42153530


補檔~~~

 

4、《親自進廚房為你做菜的樣子。》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778542/chapters/42153530

 

雨汐二曦owo(休刊
这年头还有人看TRICKSTE...

这年头还有人看TRICKSTER嘛
小林 真爱了!!!
光感被吃了 色感被吞了

这年头还有人看TRICKSTER嘛
小林 真爱了!!!
光感被吃了 色感被吞了

布桐布很困

#COSPLAY##TRICKSTER##成都约拍##摄影存档#

#TRICKSTER-来自江户川乱步<少年侦探团>-#

小林芳雄:七月初七 

摄影:布桐 

妆造:弋君

后期:布莱克

排版:二澧

#COSPLAY##TRICKSTER##成都约拍##摄影存档#

#TRICKSTER-来自江户川乱步<少年侦探团>-#

小林芳雄:七月初七 

摄影:布桐 

妆造:弋君

后期:布莱克

排版:二澧

布桐布很困
#COSPLAY##TRICK...

#COSPLAY##TRICKSTER##成都约拍##摄影存档#

#TRICKSTER-来自江户川乱步<少年侦探团>-#

小林芳雄:七月初七 

摄影:布桐 

后期:布莱克

妆造:弋君

#COSPLAY##TRICKSTER##成都约拍##摄影存档#

#TRICKSTER-来自江户川乱步<少年侦探团>-#

小林芳雄:七月初七 

摄影:布桐 

后期:布莱克

妆造:弋君

虚构推理真好看男女主真甜

#严重OOC!!
#草稿流!
#林花林(虽不明显)

喜欢♡♡♡!

#严重OOC!!
#草稿流!
#林花林(虽不明显)

喜欢♡♡♡!

夜久朔月

【花林】《花崎家林小貓的生活日常》最終章

《最終章、與你相處的日常,是我比什麼都重要的事物。》


高英文字母第八個數字,本王秉持著愛他就要[嗶!]哭他的想法寫出來的。


都是最後一章了,肯定是要讓花崎真正吃到小林一次的!


所以!


請走下方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614458


https://weibo.com/5201058963/GgWmKeJPy 


備註:


這篇從楔子開始的五個動作名分別是---


《你所帶來的每次...

《最終章、與你相處的日常,是我比什麼都重要的事物。》

 

高英文字母第八個數字,本王秉持著愛他就要[嗶!]哭他的想法寫出來的。

 

都是最後一章了,肯定是要讓花崎真正吃到小林一次的!

 

所以!

 

請走下方連結~~~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614458

 

https://weibo.com/5201058963/GgWmKeJPy 

 

備註:

 

這篇從楔子開始的五個動作名分別是---

 

《你所帶來的每次驚喜》

 

《等你等到睡著。》

 

《能讀懂我心裡的所思所想。》

 

《為了你,我會是無敵的存在。》

 

《躺在床上任我索取的模樣。》

夜久朔月

【花林】《花崎家林小貓的生活日常》3

所以這種文體到底叫什麼,我也不知道啊╮( ̄▽ ̄)╭


《第三章、小林當貓的某一日。》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614165

所以這種文體到底叫什麼,我也不知道啊╮( ̄▽ ̄)╭

 

《第三章、小林當貓的某一日。》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614165

夜久朔月

【花林】《花崎家林小貓的生活日常》1

《第一章、鏟屎官:花崎健介,第一天上工!》


「真的不能嗎?就一下!就一下也行啊!」


「不可以。」


「小林~~」被小林喝止在離床有四尺遠的地板上正跪著的花崎,發自內心深情地喊著,他自認為是貓咪的求偶聲:「喵喵喵~~~」


「不要把我當成貓。」小林咋舌了一聲,毫不領情。


「………」


「……」


「…」


類似於以上的對話,在短短的時間裡,兩人已經進行過無數次,還不帶重樣的!


每一次都是由花崎率先發起,然後由小林秒...

《第一章、鏟屎官:花崎健介,第一天上工!》

 

 

 

「真的不能嗎?就一下!就一下也行啊!」

 

「不可以。」

 

「小林~~」被小林喝止在離床有四尺遠的地板上正跪著的花崎,發自內心深情地喊著,他自認為是貓咪的求偶聲:「喵喵喵~~~」

 

「不要把我當成貓。」小林咋舌了一聲,毫不領情。

 

「………」

 

「……」

 

「…」

 

類似於以上的對話,在短短的時間裡,兩人已經進行過無數次,還不帶重樣的!

 

每一次都是由花崎率先發起,然後由小林秒答結束,緊接著的是花崎沮喪數秒鐘,最後像是時鐘般的又再次換個方式循環了一遍。

 

暫且先不論這種死纏著人的方式究竟會不會奏效,又或者是在奏效之前會不會先被對方給打死,至少花崎本人倒是還挺樂在其中的。

 

而相比起毫不記取教訓、臉皮厚到不行的花崎那一副興高采烈的神情,身為被害者的小林則是一臉沉重的坐在床上遲遲不願意面對現實。

 

鬧到一半時,花崎眼尖的發現到小林那稚嫩的小臉正擺出一副開始懷疑人生的呆滯表情後,他便偷偷地往對方那邊一步一步、緩緩地蹭了過去。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長出了那對貓耳的緣故,小林對周遭環境的感知能力有著明顯的提升,花崎這種小動作自然是逃不過他的法眼……呃……法耳!

 

頭上的貓耳無意識的動了動,小林突然就微微舉起了右爪,冷冷地朝著花崎瞥去一眼。

 

縱然小林的臉上面無表情,但卻給人一種相當堅決的感覺,大有花崎要是敢靠過去,他就會毫不猶豫再賞對方一抓的意味在裡面。

 

慫下來的花崎立馬自覺的退回到原來的地方正坐著,擺出一副『我什麼事都沒有打算做,絕對沒有打算要偷偷的跑過去撲倒你,身為一個正直的青年,我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情呢!小林你要相信我啊!我一定會等你主動撲過來的!!!』,看起來好似正氣凜然的樣子……大概吧?

 

小林撇了撇嘴哼了一聲。

 

也不知是在賭氣還是變成貓咪的天性在作祟,不論花崎再怎麼哄,小林就是打死也不願意讓花崎摸一摸他的耳朵。

 

 

───哼!那麼敏感的地方,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就讓人摸呢!

 

 

兩人僵持許久,氣氛一度非常尷尬。

 

而這份尷尬,在一道震耳又熟悉的聲響從小林蓋在身上的被窩裡傳來時,終於達到了頂點。

 

「咕咕咕~~~嚕~~~」

 

「……」

 

「……」

 

兩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沉默了約有十秒鐘左右吧……

 

 

───不能笑,這時絕對不能笑!在這時笑出來的話,會被小林給……

 

 

「噗……噗!」已經忍到快內傷的花崎終究還是忍不住地噗哧了一聲,大笑了起來,「噗哈哈哈~~~啊哈哈哈!!!」

 

「嘖。」兩對耳尖同時紅起來的小林撇過頭去,有些窘迫的解釋著:「沒、沒辦法啊!又、又不是我、我能夠控制的……」

 

可惜的是,小林的解釋似乎沒傳進花崎的耳裡,對方還是抱著肚子笑倒在地毯上。

 

「嘖!不、准、笑。」小林咬牙切齒地瞪視著花崎,下達了最後通牒。

 

「哈哈哈~~噗!哇哈哈……對、對不起……哈哈…可、可是……噗…哇哈哈哈!!!」

 

笑到眼淚都流出來的花崎,即便心裡知道自己這樣笑出聲來實在是太不厚道了,但他就是克制不住自己,他的小林怎麼會這麼可愛啊!

 

怒睨著對方好一會兒,小林終究還是沒有發動能力來把花崎轟出窗外(他以前真的這麼做過),只是有些不自然地喊著:「我餓了。」

 

暫且先不論『長出貓耳、貓尾來』這件事情該如何善後,最重要的人生大事總是得要先解決的。

 

在小林的認知裡,填飽肚子的重要性遠大於被花崎調戲這件事。

 

前者是當下必須要立即處理的狀況,後者則是可以再找時間秋後算帳的!

 

「啊~是是是~」臉上有著難掩的笑意,花崎一面應對著自家炸毛的戀人,一面從地板上站直身子後就拿出手機撥號出去,隨口問道:「小林想吃什麼?」

 

「魚!」小林毫不遲疑的果斷決定,想了想後又張開金口補充了一句:「很多的魚,不要有刺。」

 

 

───……剛剛不是才說別把你當成貓咪嗎!?小林,你竟然為了吃的背棄你身為人類的尊嚴了嗎!?

 

 

花崎不禁抽了抽嘴角,不過當電話被另外一邊的『赤石  明』特助給接通時,他也還是將戀人的要求給交代了過去,富豪二少爺模式全開中!

 

「喂喂喂~是阿明嗎!?我上班快遲到了沒時間做早餐,所以就麻煩你幫我送過來了啦~~~我要三份酥炸鱈魚條沾番茄醬、四個塔塔鱈魚堡不要檸檬、一碗特大碗的綜合鮮魚清粥不要加薑、烤五條不同種類的魚搭一份定食,請記得要事先去刺、再來飲料的話……」

 

自動忽略掉在電話另一頭特助不斷傳出的哀號與抱怨,花崎絞盡腦汁地思索著小林喜歡吃什麼魚料裡,又有什麼東西是他印象中貓咪不可以吃的。

 

雖然小林有固有防護能力,不管吃什麼應該都不太可能會出事,但他還是捨不得對方痛苦地嘔出東西來。

 

掛斷電話後,花崎瞥了眼懸掛在牆面上的時鐘。

 

剛剛似乎跟小林『玩』得有點久了,發覺到現在時間確實是挺晚的後,花崎在心裡快速地盤算著今天的行程,同時匆忙地進到與房間相連的浴廁裡頭去迅速地盥洗一番。

 

側躺在床面上看著花崎忙碌的身影,突然就被忽視了的小林雖然沒有表示什麼,頭上的兩隻灰白色貓耳卻垂了下來,顯得有些懨懨的。

 

 

 

已經盥洗完畢的花崎雙手扣著襯衫上的鈕扣,轉頭望向正背對著他縮在被窩裡的小林。

 

「小林,你今天就先別跟我出去了吧?」花崎忽地一問,像個老媽子似的。

 

「嗯。」小林不冷不熱地應了一聲。

 

「早餐等等就會送過來,要記得吃喔!」

 

「嗯。」

 

「自己一個人在家要注意安全,別仗著有能力就去亂來喔!」

 

「嗯。」

 

「午餐看你想要吃什麼,再傳訊息給阿明吧!」

 

「嗯。」

 

「那現在可以再讓我摸一下貓耳嗎?」

 

「不行。」小林果斷回應著。

 

「嘖。」計畫失敗的花崎不禁用上了小林的口癖。

 

拉好領帶後,花崎看了眼倒映在鏡中的自己,臉上有著清晰可見不對齊的八道抓痕,稍微輕輕一碰還會傳來火辣辣的疼痛感,可想而知攻擊的人絲毫沒有在顧及自己這張臉的。

 

 

───嗯……小林對我真是越來越不客氣了!

 

 

想到半年多前才被對方痛打一頓的事情,花崎在心中暗自下了總結,默默地轉過身去看著一動也不動的『戀人』。

 

深感自己另外一個計畫也確定宣告失敗的他,不由得開始懷疑起自己的智商與情商。

 

無奈地笑了一下,這次花崎緩緩地往對方走過去時,小林雖不像是坦然順從的樣子,但也沒有出聲制止他。

 

雖然花崎倒也沒打算做什麼就是了……這算是他被小林給摸透了嗎?

 

一屁股坐到床沿,晃得柔軟的床震了幾下,花崎戳了戳白毛團子的後腰處。

 

「好啦~等我回來之後,會跟你一起去找解決辦法的。」去掉了吊兒啷噹、裝瘋賣傻的態度,花崎平穩含笑的聲音傳進了小林耳裡,「我會盡快回來的,要乖乖的在家等我喔~」

 

聽聞,小林翻了個身,眼睛微瞇著看向花崎,偏長的睫毛一顫一顫的。

 

「嗯。」跟剛剛有點賭氣感覺不同,明明同樣就只有單一一個音而已,這次卻帶著點撒嬌的意味在裡面,軟萌軟萌的。

 

「呵~小林早安,那我出門囉~」

 

朝著小林露齒一笑,下意識拿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留作紀念後,花崎站起身就準備要離開了。

 

殊不料,他才剛往前跨出一步而已,身後卻傳來了被東西給拉扯住的力道。

 

「嗯?」

 

「那個…花崎……」小林從後面伸手扯了扯花崎的衣服下擺,小小聲的說道:「唔……就、就摸一下的話……」

 

「真的!?」花崎興奮的叫了一聲,如同聽到主人召喚的忠犬般,立刻竄到了小林的面前,湛藍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好似有星星在裡頭閃耀一般,「那我可就要不客氣的摸了喔!」

 

「……」眼神死去的小林秒後悔了。

 

正當小林準備開口去勸阻花崎不要太過份時,花崎卻已經伸手摸了上來,還毫不留情地開始變著花樣蹂躪起他的貓耳,把『一下』兩個字徹底丟到了記憶的垃圾桶裡。

 

「咦──!花崎!唔嗯……你、你給我放手…嗯……明明……唔嗯!等……明明說……唔唔……別、別那樣揉啊…啊……就、就說讓你摸一、一下而已……等等…你、你別揉我那邊……停!停……唔嗯……嘖…你、你給我鬆手!」

 

「唔啊啊啊──────!!!」

 

 

---

 

 

「……少爺,雖然我覺得這是一個是很多餘的問題,但我身為您的助理,姑且還是問一下,您臉上的傷是?」聽著身旁那不斷傳來的口哨聲,坐在後駕另一側的赤石特助終於忍不住的轉過頭去問著,臉上滿是冷漠的面無表情。

 

即便不用等到對方回答,他也已經知道自家少爺究竟是被誰給打傷了之後,還能一臉白癡貌的邊傻笑邊盯著自己的手看了……

 

「哼哼~」花崎挑了挑眉,搖了搖右手食指,「嘖、嘖、嘖,阿明,身為單身狗的你就不懂了,這就是所謂『愛的負擔』啊!」

 

「……」我果然不該問的……

 

赤石秘書在心裡暗嘆著,拿出放在車上應急用的急救箱。

 

好說歹說了一番大道理之後,他才有辦法開始替花崎處理起對方臉上的傷口,否則對方本來還打算把這當作是戰士的勳章的……中二期都過去多久了口牙!

 

赤石特助覺得心很累啊……

 

沒辦法,他家少爺近來因自己作死而導致受傷的次數不斷的在攀升當中,會在車上放這個東西,也只是為了在面對客戶時不會顯得太過沒禮貌而已,貼滿紗布總比頂著一張大花臉去見人要來得好吧?大概……

 

至於另一邊---

 

雖然才剛被小林用他的貓拳給狠狠地揍了一頓,不過花崎本人倒也不太在意這種小事,很心安理得的讓赤石替他包紮著,臉上滿是蕩漾的表情,回味著不久前發生的事情。

 

剛才手上所摸到的柔軟的觸感,實在是讓他感到欲罷不能啊!如果只要像這樣被小林打一頓就能摸到的話,那倒也不是不能多來幾次啦~

 

想著想著,彷彿還覺醒了什麼不妙的屬性,進入賢者模式般的花崎一臉心滿意足的坐在從自家通往公司的黑色轎車上頭,手還不自覺的虛握了幾下,給人的感覺帶著些猥瑣……

 

雖然生氣時的小林神情十分嚴肅,但在花崎的不帶任何濾鏡的眼裡看來,那副樣子實在是顯得可愛無比,害得他當下超想好好『疼愛』一下對方的!

 

可惜,時間不夠啊……Orz

 

 

───軟萌的小林貓就在眼前,而我卻不能撲倒他!這是多麼煎熬的距離啊!?

 

 

思及至此,花崎忍不住的瞅了一眼正把急救箱放回原處的赤石。

 

 

───真是的!到底是為什麼要來得這麼快啊!!!只要再給我十分鐘的話,我至少可以讓小林釋……

 

 

看著自家少爺變化多端的表情,跟了對方也有一段時間的赤石特助不由得抽搐了幾下嘴角。

 

赤石眼神死去地道:「少爺,不是我特別愛挑這件事情來說,但是您現在的表情跟腦袋裡胡思亂想的東西,如果被小林少爺給知道的話,您八成又會被對方給痛打一頓了,到那時候我是絕對不會去救您的!」

 

「誰要你來救了啊!我還巴不得小林對我亂來呢!」

 

「少爺,您這宣言有點變態了啊……」

 

「變態又怎樣啊!」他不這樣裝變態去分散注意力的話,小林看起來就很無措啊!

 

「少爺……『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

 

「我也還沒成年啊!」

 

「話才不是這麼說的啊!」

 

「不然呢!?小林那麼可愛,我怎麼可能把持得住啊!他那……」

 

「不要跟我這個直男說這些!我並不想知道!」

 

「阿明,你最近越來越囂張了喔!」

 

「不是啊!但是您……」

 

「我告訴你……」

 

……

 

 

聽著後方越來越激動的發言,在駕駛座上開著轎車的司機莫名地覺得亞歷山大,抱持著『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的精神,盡守職業道德的他默默地把前後座之間隔音的小窗子給關上了。

 

過了好一會兒後,吵完的兩人此時都正氣喘噓噓的在調整著呼吸,這被要求每日都要進行一次的口說訓練(?)勉強算是完成了。

 

總裁模式開啟的花崎,揚了揚下巴道:「替我這個變態工作的你,就趕緊認命地把後面所有行程通通都給我取消掉吧!」

 

「少爺,您不要玩物喪志啊!工作已經積欠很多了,晴彥大少爺快負擔不來了啊!」

 

想起每次都笑著說:『沒關係,讓健介好好去玩吧。』獨自一人扛下八成工作看起來快吐血的大少爺,赤石覺得同樣因此而減少了工作量的自己良心好痛。

 

所以在這時,他就必須要盡忠職守得好好勸導一下花崎才行。

 

「再說,這次企劃案可是您自己第二次主動提出來的吧!」眼裡不禁帶上一絲鄙夷,赤石語重心長的道:「花崎董事可是一臉兒大不中留的心不甘情不願地才肯撥了這筆錢過來啊!這可是一筆鉅額的大投資啊!所以這次不管您怎麼說,這間座落在外國小島上的『花林愛愛大酒店』的一連串建設合同,你今天都一定要親自到場協商簽名才行!!!」

 

越說越激動,說到最後赤石甚至還忘了要用上敬語,言下之意就是:別以為大家都不知道您心裡是在打什麼主意!才會搞這種鬼計畫!

 

「嘖!」於情於理,都不能拒絕說不的花崎重重地咋舌了一聲。

 

沒辦法,跟未來某一個月『幸』福的蜜月旅行相比,現在的他只能忍了……就算忍到快內傷也是!

 

重重地呼出一口氣,花崎轉頭看向窗外。

 

 

───話雖是這麼說啦……但也不知道小林現在怎麼樣了?

 

 

 

此時,正開心地吃著滿是魚料理早餐的小林忽然打了個噴嚏。

 

不禁搖了搖幾下尾巴,覺得大概是自己剛剛胡椒粉加多了吧?

 

爾後,小林就一面想著午餐要吃什麼魚、以及下午要先把哪個遊戲的進度繼續往前進行下去,一面又重回他的人生大業之中了,心大的非常人所能及。

 

 

---

 

 

跟晴彥哥一起結束與最後一批外國客戶的酒席,花崎好不容易回到家裡時,時間已經很晚了。

 

 

───沒想到竟然會連晚餐都來不及跟小林一起吃啊……

 

 

花崎急急忙忙的穿過院子跑進家裡時,家中的燈火幾乎是全暗著,微有一點光源從客廳那邊傳了過來。

 

暖黃色的燈光不是很亮,一看就知道是落地燈,畢竟小林平時獨自在家裡時並不怎麼喜歡開主燈,問他為什麼,也只會得到一個懶字當作回答而已。

 

將身上的正裝隨意扔到一旁,花崎一面解開扣子,一面走進客廳裡頭,輕而易舉地就找到了他今天一直想見的人。

 

此時的小林正在長條L型沙發的正中間呼呼大睡著,把身子蜷縮著小小的一團,看起來就跟貪睡的貓一樣……喔不,就現在的情況來說好像也確實是這樣沒錯!

 

在看見小林頭上的那對貓耳與垂在一旁還在輕輕擺動的尾巴,花崎不由得竊喜一笑。

 

「已經睡著了啊……」

 

將不知是何時掉落到地上的小毯子給小林重新蓋上後,花崎也不急著像往常一樣把對方抱回房裡,反而是直接癱坐到地板上頭,在對方的旁邊趴了下去。

 

伸出左手將小林那過長的瀏海撩到一旁,花崎也不嫌無聊的,就只是這麼靜靜地看著對方熟睡的樣子。

 

一會兒後,彷彿是察覺到花崎的存在般,小林頭頂的貓耳忽地連續抖動了幾下。

 

「唔…嗯……」用力地閉了閉眼睛,小林微微地睜開了他那雙酒紅色的眼眸,帶著從沉眠之中醒過來的朦朧感,與花崎的眼睛近距離的四目交對上,吐出來的溫熱氣息相互混雜在了一起。

 

一看見在自己眼前的人是花崎後,像是分不清現實還是夢境似的,小林神情顯得有些恍神與困惑。

 

見狀,花崎原打算開口去呼喚對方的,沒想到卻在下一個瞬間忽然愣住了。

 

原本同樣只是呆滯地凝視著他的小林,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嘴角忽地上揚了起來。

 

那是一副很微妙的表情,是他從來都沒有看過的模樣,一時之間,花崎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才好。

 

他不是沒看過小林笑,但說那個表情是笑又太過膚淺了些,既不帶著成人內斂的禮貌、又不似小孩般的天真無邪,難以言喻。

 

如果硬是要去形容的話,那就像是一種無意識的反射動作一樣,無需任何動作或是聲音輔助,眼裡流轉的只是單純的喜悅,不由得興起一種---『自己就是他的全世界』這樣的錯覺……

 

明明平時就彆扭到不行,傲嬌到就算他用盡各種手段,也很難得能看見對方笑一下的……

 

花崎愣愣地定在小林的眼前,遲遲無法移開目光。

 

時間,像是被凝滯在這一瞬間般。

 

可惜的是好景不常,小林很快地就完全清醒了過來,眼睛連眨了數下之後,像是想起了今天早上發生過的事情,小林倏地一下子就立起身來往後退到了沙發的另外一頭去,臉上又回到了平時那種冷淡的樣子,眼神彷彿在訴說著:你個變態!

 

花崎一怔,默默地抬起頭看向天花板,心裡忽然覺得莫名受傷,他真的有這麼不知檢點嗎?

 

眼角餘光朝著小林瞥去一眼,如果不是那豎起來的貓毛、還有耳尖那粉粉的顏色再再顯示著對方是在害羞,就算是花崎也會覺得這一幕真的很像是自己正準備要對小林圖謀不軌……

 

雖然從某些方面來說好像也確實是這樣沒錯……他是真的好想再摸一摸那對貓耳喔!

 

 

───……所以,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

 

 

思及至此,花崎那平時不運作的腦袋突然開始全力運轉了起來,別忘了他今天去談判時可是已經熱好機了啊!

 

憑著對戀人的熟悉,不到一秒鐘,一個簡單到近乎愚蠢但對小林卻肯定特別有效的計畫,立馬就浮現在花崎的腦海裡了。

 

「咳咳,小林,不蓋被子睡在這裡的話,可是會很容易就感冒的。」

 

為了讓對方先安下心來,花崎決定暫時先扮演回一般戀人的角色,臉上勾起的笑容與擔憂的口吻恰到好處。

 

小林一愣,連忙撿起掉落在地面的小毯子,那張白嫩的臉蛋因為不好意思而板了起來,不過這當然是逃不過熟知小林各種表情的花崎那敏銳的目光。

 

「晚餐吃過了嗎?」盤腿坐在地板上頭,花崎隨意的提了一些問題問著。

 

「嗯,吃過。」小林點了點頭,雙手抱膝的縮在沙發上頭回應。

 

「那這個感覺怎麼樣了?還可以嗎?會不會不舒服啊?」

 

比了比自己的頭頂,花崎雖然覺得現在的小林可愛指數簡直爆表,但他還是會擔心這會不會給戀人帶來什麼不好的影響。

 

遲疑了一下,小林撇過頭去,道:「很煩。」

 

「嗯?」花崎不解。

 

「癢癢的,感覺很奇怪,總是會冒出一些莫名的想法,很煩。」小林有些在撒嬌抱怨著,重頭解釋起剛剛那句話的意思。

 

「這樣啊……」花崎無奈一笑,「不過既然你的能力沒有什麼表示的話,那應該就代表著暫時保持這樣是沒問題的吧?」

 

「大概吧……」

 

看著好像放下戒心來的小林,花崎心想BOSS已是風中殘燭進入紅血狀態,是時候可以放大招來一波帶走了!

 

驀地笑了一聲,花崎歪過頭對小林道:「是說我剛剛意外發現到了一件事情呢~小林,你過來一下~」

 

枕回到沙發上,花崎揮了揮左手,示意著要小林回到剛剛躺在沙發上的姿勢。

 

「什麼?」

 

小林望著花崎直直看向他的雙眼,雖然不明白對方是想要做什麼,不過卻還是習慣性的聽命躺了回去。

 

頂著小林疑惑的目光,花崎既嚴肅又沉重地伸手覆蓋住了從小林的白絲中裸露出來的右耳,就這麼靜靜地放在那裡一動也不動的盯著小林看。。

 

小林困惑了好一會兒後,這才驚覺到好像有哪裡不對勁,正準備開口喝斥花崎時,花崎卻搶先一步的咧開嘴笑了。

 

「芳雄,你真的好可愛,害得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花崎無比認真的訴說著,這是他日復一日,每天都不斷被刷新的認知。

 

小林一愣,臉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白到紅,燒成紅通通的一片,整個人害羞到不行。

 

花崎能從手上的耳朵直接感受到小林那直衝上臉部的溫熱血液,情不自禁的開始摩娑起那小巧又發燙的小耳垂,另一隻手則是趁著對方無暇去多加注意時,摸上了他那對垂涎很久的貓耳,照著他今天忙裡偷閒時偷看的《育貓手則》裡的教法,開始一下下的撫摸了起來。

 

不知道是沒辦法又或著是說捨不得,小林這一次沒有掙脫開花崎的雙手,只是把臉埋到手上的小毯子上,一邊輕輕的蹭著花崎的手,又有種鴕鳥心態的喊著:「誰、誰可愛了啊……」

 

得了便宜的花崎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心裡卻道---

 

『他這一生看過的無數人裡,從沒有一人像你這樣,可愛到讓我想把全世界都捧到你的面前來。』

 

 

 

---tbc

阿穸_实习冲鸭!!!
【trickster|林花】非...

【trickster|林花】
非常随意的一张_(:зゝ∠)_
试试新笔刷(´• ᵕ •`)*

【trickster|林花】
非常随意的一张_(:зゝ∠)_
试试新笔刷(´• ᵕ •`)*

老猫
为毛没人吃这一对!!!简直甜炸...

为毛没人吃这一对!!!简直甜炸了!从头到尾都超甜好不好!为什么没人吃!!

为毛没人吃这一对!!!简直甜炸了!从头到尾都超甜好不好!为什么没人吃!!

夜久朔月

【花林】《花崎家林小貓的生活日常》2

第二章、《家有一寵如有一寶,花崎實力寵小林貓。》

作者不重要的小記1:一年快結束,是時候該來更個文了。

作者不重要的小記2:別問為什麼是《二》,那是因為《一》正在難產當中......

---我是謎之分隔線---


聽著縮在自己懷裡睡覺的戀人傳來細長慢勻的呼吸聲,花崎緩緩地睜開了湛藍色的眼眸。

藉著懸掛在牆面上的小夜燈所散發出來的微微光亮,從假寐當中完全清醒過來後,花崎慢慢地將環抱著小林的手在不吵醒對方的狀況下給抽了出來,快速、靈活又悄然無聲地翻身下床。

腳一輕觸地面的瞬間,花崎立馬轉回身子往空下來的地方塞入自己原先枕著的枕頭給小林抱住,再重新替對方把柔軟的棉被給蓋好、捂實。

看看這...

第二章、《家有一寵如有一寶,花崎實力寵小林貓。》

作者不重要的小記1:一年快結束,是時候該來更個文了。

作者不重要的小記2:別問為什麼是《二》,那是因為《一》正在難產當中......

---我是謎之分隔線---


聽著縮在自己懷裡睡覺的戀人傳來細長慢勻的呼吸聲,花崎緩緩地睜開了湛藍色的眼眸。

藉著懸掛在牆面上的小夜燈所散發出來的微微光亮,從假寐當中完全清醒過來後,花崎慢慢地將環抱著小林的手在不吵醒對方的狀況下給抽了出來,快速、靈活又悄然無聲地翻身下床。

腳一輕觸地面的瞬間,花崎立馬轉回身子往空下來的地方塞入自己原先枕著的枕頭給小林抱住,再重新替對方把柔軟的棉被給蓋好、捂實。

看看這敏捷又熟練的樣子,可想而知這已經不是他第一天幹這種事情了。

凝視著睡得正熟的小林好一會兒,抬手輕摸了對方頭上的貓耳幾把後,花崎便悄聲地走出房門,準備到臥室隔壁的書房裡挑燈夜戰。

坐在檜木製成的大書桌前,抬頭瞥了一眼時鐘,現在的時間正好是晚上十一點整。

嗯……如果弄快一點的話,應該……凌晨一點左右就可以結束了吧?

等待電腦開機、載入隨身碟資料時,花崎預先在腦海裡思索著等等應該要先做好的報告書及策劃書內容。

將思路重新整理過一遍後,宛如熟練的在彈奏著快節奏的樂譜般,花崎十根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一一敲下精準的文字,整個人全神貫注在今天還未弄完的工作上頭。

每當公司的事務忙到做不完(多半是因為他工作時,滿腦子心思都放在不在身邊的小林身上),卻又想空出時間來陪伴明明很怕寂寞卻又老是愛逞強的戀人時(多半時候,會孤單、寂寞、覺得冷的都是他自己),花崎就會像這樣偷偷在哄睡(多半數是『弄』暈)小林後,自己再爬起床默默地將事情給辦完。

白天,丟下公司工作以及哀嚎的赤石秘書不管,總之先去找小林玩。

晚上,當小林正在夢裡跟美食奮鬥時,自己再開始辛苦的熬夜工作。

這樣的生活模式幾乎已經是花崎每隔幾天就要做一次的必備行程了。

何況在昨天清晨的時候,小林還莫名其妙地被變成了半貓半人的可愛模樣,害他也跟著變得更加心癢難耐。

深怕在他一不注意的時候,小林就又會突然變回去了!

他可是還沒有玩夠啊!!!

所以不論是昨天還是今天,如果不是赤石秘書冒著可能會被扣薪水的風險拼命拉住他的話,花崎根本就是前腳剛進公司打卡上班,後腳就已經準備要打卡下班了,完全體現出什麼叫老闆就是任性!

不過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就像是在暑假最後的幾天裡才要開始趕製暑假作業的小學生、在畢業專題成果報告的前一個月才開始認真準備專題的作者一樣,該面對的事情到最後也還是要認命地去面對。

花崎既然選擇提早享受愉悅的時光,那麼現在就也該是時候要接受現實,好好地去努力工作養小林了。

由於小林一旦睡著之後就很難叫得起來,所以根據以往的經驗,花崎推測在小林醒過來以前,他應該就可以完成工作,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地回去,繼續抱著老婆睡覺了。

然而,人算總是不如天算,主角威能再強總是玩不過作者。

明明是已經偷偷做過很多次的事情,但是今晚卻第一次的迎來了截然不同的事件---


埋頭於工作之中,當花崎正在審視某項大型活動的企劃案時,一道略顯睏倦又帶著點審視意味的清冷少年音突然從背後傳進他的耳裡。

「你在做什麼?」

「哇啊!!!!!」

被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嚇到的花崎慘叫了一聲,猛地抖了一下身子,轉過頭朝著聲源望了過去。

手上還抱著淺灰色的抱枕,身穿黑色睡衣的小林不知從何時起就站在門口看著他做事情,而且表情看起來似乎很不爽啊。

「小、小、小林!!!」看清來人之後,花崎不免驚慌出聲。

如果是平常的話,被抓包的他可能還不會那麼慌張,但是今天他為了可以提早回家陪戀人玩,所以就隨口騙對方說工作已經做完,而且之後他還有些『過分地』逗弄了對方,惹得小林又狠狠賞了他一爪,直到現在他的臉頰也還是有些刺痛著,是說小林那傢伙也還真狠,居然每次都專挑他的臉下手……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現在該怎麼辦啊!!!

回憶今天的事情到一半時,花崎不由得興起一種被抓姦在床(?)的驚悚感,臉上還不由得流下了數滴冷汗。

至於繼續騙小林,一路騙到底的這種作法,倒是不在花崎的考量範圍內。

面對花崎那變化莫測、情緒起伏相當巨大的表情,小林則是輕輕擺動著在身後垂下的貓尾,一臉淡定的越過對方,瞥了幾眼電腦螢幕上那一份他看不懂的文件。

不是說工作都做完了嗎?

睡到一半發現枕邊人不見的心慌感、花了一段時間好不容易才找到對方的鬆懈感、以及覺得自己貌似好像被欺騙的不爽感,這一霎那間全都變成熊熊的怒火,在小林的心裡燒了起來。

他最討厭的就是『被丟下』跟『說謊』這兩件事情了!

平常的小林惹不起,被花崎惹毛時的小林更加惹不起!!!

即便小林的神情仍就沒有絲毫變化,但花崎還是敏銳地察覺到小林心裡的不快,差點就要土下座去跪求皇上恕罪了。

微臣沒有善盡鏟屎官的職責真是罪該萬死啊!求皇上恕罪!!!Orz

「這、這……呃……沒、沒事的!這種程度的小事只要我認真努力的話,咻~~~的一下,飛快地就可以完成了!小林就趕快繼續回去溫暖的被窩裡睡覺吧!不用顧慮我一個人在寂寞的夜裡努力工作的!」

為君辛苦工作的臣子連忙著急地想要打哈哈混過去,說到最後喊得是一個感人肺腑,配合動作更是令人感到淚流滿面。

聽到對方這種說詞,身為獨裁君主的貓皇帝小林自然也得要體恤一下鏟屎官的辛苦才行,於是他低聲棒讀道---

「喔。」

「……」

對於戀人冷漠又簡短的回應,即便巧言令色如花崎也是一時語塞了。

不顧及花崎的正在努力重建他脆弱玻璃心的內心活動,小林圓滾滾的鮮紅貓眼微微瞇起,撇了撇嘴就逕自朝著對方走了過去。

花崎當下一個警鈴大作!這可是妥妥要遭遇危機的節奏啊!!!

兩人之間的距離並沒有多遠,花崎還來不及想好該怎麼應付對方,小林就已經湊到他的面前來了。

明明就身高來說,每一次他都是由上往下俯視著小林,但花崎還是每一次都會產生一種自己在對方的面前抬不起頭來的憋屈感。

明明自己才是攻,但氣勢上總是輸了那麼一大截,隨便想想都讓人莫名想哭……

氣管炎大概這一輩子都好不了了……

背靠著書桌的邊緣,全身僵住卻還在腦捕一些莫名其妙東西的花崎正膽顫心驚地盯著小林的一舉一動。

只見小林則還是保持著那一張淡定的表情,然後緩緩地朝著花崎伸出了右手,帶著一種令人無法抵抗的魄力。

這……這、這難道是要被壁咚的節奏!?啊!不,是桌咚啊!

不禁咽了口口水,花崎有時候也還滿佩服自己的腦袋,怎麼在這種時候反倒是特別的冷靜。

就在花崎還在猜想對方會對自己做出什麼舉動來時,小林卻只是抖了抖頭上的貓耳,然後一臉平靜的略過他蹲下身子。

從書桌右邊最下面的抽屜裡翻出最新款紅色的掌上型電動後,小林就旁若無人般縮到書房裡的沙發上頭,開始自顧自地開機玩起來了。

……欸?

小林的行動是如此的理所當然、如此的坦然於心,害得正襟危坐花崎反倒一下子愣住了。

導演!劇本不對啊!現在是什麼情況!?誰快來解釋一下!!!

「小林……你這是?」花崎歪過頭去表示不解,跪求小林大大解答。

「不要管我!」小林怒睨了花崎一眼,傲嬌地表示他現在心情不好!

聽見小林的回應,花崎先是一怔,而後轉成大驚,連忙蹲到小林的面前,「你……你真的生氣了!?」

他家的小林已經好久都不曾對他有過這種表示了啊!明明平常覺得不開心都會直接揍他的啊!夫夫之間的感情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嘖。」

沉著一張臭臉,小林俐落地翻了個身,躲過花崎伸過來想蹂躪他耳朵的賤手,以行動表示回答。

花崎伸出的手就這麼懸在半空之中,伸也不是、縮也不是的。

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尷尬了……

搔了搔自己的右臉頰,花崎看著全身上下的毛都炸開,明顯的寫滿了『我很不開心,還不快來哄我!』的字,但同時卻又散發出『生人勿近,尤其是花崎你個大笨蛋!』低氣壓的小林,一時之間竟也不知道該拿對方怎麼辦才好。

啊啦……竟然變成這種模式了啊……不過話說回來,小林怎麼會突然醒過來呢?平常的話應該會睡到……嗯!

略微思考了一下後,突然像是發現到什麼一樣,花崎猛地用右手輕敲左手掌心,「啊!」了一聲,站起身後快步的跑出書房,不知道是要去做什麼事情,連門都忘了關。

一直分心在注意著背後那個人,小林看著自己手上已經死掉的角色,心裡有著說不出來的感覺。

「嘖。」

 

一段時間後,發覺花崎還是沒有回來,而自己同一關已經快速慘敗三次的小林暫停了遊戲,把視線移向門扉尚未完全闔上的書房門口。

那個笨蛋又在幹嘛了……

腦袋上的兩隻貓耳不禁動了動,正當小林還在想著要不要走下樓去看看對方在搞什麼鬼時,一聽聞腳步聲從走廊上傳了過來,他就趕緊又把視線移回到了遊戲機上。

雙手分別拿著一個紅色、一個藍色的同款馬克杯,花崎用肩膀輕推開門之後,不出他所預料的,小林果然還是很專注在他的遊戲上頭。

無奈地笑了笑之後,他便先把手上裝著咖啡的藍色馬克杯放到桌面上,再走到小林身旁重新蹲下身去,討好般的把手上另一杯加了點蜂蜜的熱牛奶遞給對方。

小林斜瞥了一眼,輕哼了一聲選擇忽視。

花崎臉上的笑容又更加無奈了幾分,坐到沙發上頭去,主動地就單手把舉著遊戲機的小林攬到懷裡,好在沙發很大,就算他坐在一邊小林整個人側身躺著,空間也還是綽綽有餘。

對於花崎的舉動,小林只是稍微扭了扭身體意思意思反抗幾下,之後就自動尋了個舒服的位置靠著了。

「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錯還不行嗎?你就先喝一點嘛~應該口渴了吧?而且我有加蜂蜜喔~」花崎討好地說道。

「……嘖。」本來就是你的錯!

小林瞅了花崎一眼,撇了撇嘴還是放下手上的遊戲機,坐起身子伸手去接過紅色的馬克杯。

畢竟他一開始確實就是因為喉嚨乾癢覺得不舒服才會爬起來的,直到現在那種感覺也還是很令人難受。

至於花崎是怎麼看出來的,小林倒是沒怎麼去細想,因為在不知不覺的時候,他就已經很習慣對方總是能輕易看穿他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好還是壞。

將熱牛奶移到嘴邊,由於怕太燙的關係,小林先是就著杯緣淺喝了一小口,然後又抬頭看了看正笑得一臉欠揍的花崎。

將杯子遞給小林後,花崎就一直在注意著對方的動作,微微垂下頭去他就能看到一隻嘴角沾上了點牛奶的小貓咪正盯著他看,貓耳一抽一抽的抖動著。

見到這可愛的模樣,花崎忍不住笑出聲來,低下頭湊了過去,伸出舌頭舔掉小林脣邊沾到的白色奶漬。

「唔……」小林先是一怔,一反應過來後縮了縮腦袋,突然想起來自己現在應該是要生氣的。

明明就跟他說過很多次,不准隨便丟下我的……

但是一看到花崎笑的很開心的樣子,小林卻又什麼脾氣都發不出來了,只得悶著頭繼續喝著手上溫熱的牛奶。

看在牛奶的份上,這次就勉強原諒你了。

小林在心裡默默說道。

揣測著對方的心情,花崎抬手順了順小林的頭髮,開口說道:「其實如果你覺得睏的話,可以不用特意留下來陪我,自己先去睡也沒關係的。」

又被看穿了……

「嘖。」小林咋舌了一聲,還是沒有要離開的打算。

花崎聳了聳肩,勸說失敗後也就由著對方去了。

一拿過一旁的靠枕取代自己的位置後,他又重新回到工作裡頭了。

小林看著花崎似乎還要忙錄好一會的樣子,也乖巧地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窩在沙發上頭一邊打著電動,一邊等對方快點忙完工作而已。

他是死都不會承認花崎如果不在他身邊,他就會很難睡著這件事情的。

 

時間,就這樣不知不覺地消逝過去了。

「哈~~~啊!」

對於公司事務的匯報好不容易終於處理到一個段落後,花崎不禁伸了一個懶腰,發出一道長長的哈欠聲。

眼看時間已經不早了,隨手闔上筆記型電腦的螢幕,花崎聽著微弱的音樂聲再次轉頭往沙發上望去時,小林的手裡還握著電動,但是整個人卻是已經像貓咪一樣蜷曲著身體,躺在沙發上頭睡著了,連自己的遊戲角色已經死了都還渾然不知。

「果然,還是撐不住啊……」

花崎不禁莞爾一笑,緩步走到呼呼大睡的小林面前後,便蹲下身子與對方的視角平行。

被遊戲裡的白光給映照著,襯得小林圓潤的臉蛋又更加白潔了點,平常老是一副彆扭又凶巴巴的表情,此時也顯得純真許多,害得他不由自主的戳了幾下。

所謂沒有羽翼的天使,大概就是像這個樣子吧?

「所以就說讓你先回去睡了唄~偏偏硬是要等我……」花崎有些無奈地低喃著,嘴角上的笑意卻是怎麼樣也消不下去。

輕輕地把遊戲機從對方手中抽出關機後,一手攬著小林的背部,另一隻手托住對方的膝蓋,花崎就這樣一把將對方從沙發上輕柔的抱了起來。

這個動作花崎已經很擅長了,而小林自然也很習慣對方的這種動作,即便是處在毫無意識的睡夢中,他的身體也還是會下意識地去找到最舒服的姿勢窩好。

直起腰站穩後,花崎便用手肘關掉書房的燈,抱著小林回到隔壁的臥房裡頭。

把戀人放回到床上之後,花崎難得的沒有跟著馬上入睡,反倒是坐在床沿一臉若有所思的盯著戀人的臉看。

發覺花崎遲遲不肯躺下來睡,在被對方放下時就已經醒過來的小林,這才不甘願地睜開了朦朧的眼眸。

「你在幹嘛啊?」小林隨口一問。

「看你可愛啊~」花崎坦然回應。

面對這種預想之外的回答,小林先是一怔,原先的睡意突然消散一空,直起身子來望向花崎。

花崎則還是保持著剛剛的那種笑容,反倒湊了過去正大光明的幹了一件他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很想做的事情,往小林柔軟的臉上輕輕一吻。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小林沒有像往常一樣躲開或是臉紅,反倒是更加不能理解對方在想些什麼了,難道終於壞掉了?

「你……怪怪的。」

緊緊皺著眉頭,觀察了對方的表情好一陣子後,小林這才以囁嚅的音量說出自己的想法來。

雖然第一次見面時,他就已經知道對方是個怪人了,況且相處這麼久也該習慣了才對,但是花崎偶爾的一些舉動卻總是能不斷地刷新他的認知。

「呵~沒事沒事,你趕快睡覺吧~」花崎輕輕撥開對方額際前的幾縷白髮,握在手上把了幾下。

他沒有正面回應小林,是因為他剛剛講的就已經是實話了,只是對方肯定怎麼樣都不能理解吧---那種光是看著,就能感到幸福的感覺。

盯著那張笑得很欠揍的臉好一會兒,果然還是猜不透花崎心裡想法的小林果斷放棄這一個無意義的行為。

轉念想想之後,雙頰浮現出了不易察覺的紅暈,小林略微遲疑了一下,變也湊到了花崎的面前,輕聲道了句:「晚安」,並在話語落下的同時迅速回親了對方的臉頰一下。

隨即迅速轉身躺入被褥裡拉高棉被,將紅色的雙眼緊緊閉上,標準的鴕鳥心態。

被戀人偷襲成功的花崎先是一愣,而後不禁笑了出來,隨意在小林身邊躺下,輕輕拍著對方捲成一團的身體。

「我的小林怎麼就這麼可愛呢~」花崎淺笑著。

聽著調侃的話語,小林什麼話都不想再說了,只感覺自己臉上的溫度好像又變得更高了些。

果然跟笨蛋在一起,自己也是會變笨的……

深知戀人在某些方面臉皮特別薄的花崎自覺已經夠了,於是便不再多說些什麼,只是伸手把人又重新抓回懷裡。

由於花崎的動作太過突然,小林有一瞬間因為驚嚇而僵直了身子,但也很快就放鬆了下來,開始習慣性地找到最舒適的位置躺好。

感受著身旁最為熟悉的溫度與味道,睡意隨之一陣陣的襲來。

小林無意識地又朝著花崎更挨近了一點,緊接著便陷入了那昏沉的夢境之中。

看著被自己抱在懷裡的戀人迅速地熟睡下去,花崎幾乎無法抑制自己上揚的嘴角。

他輕柔地在小林潔白的額頭上落下輕輕的一吻,悄聲地回應了一句---

「晚安。」

 

---tbc

夜久朔月
故事的起源是這麼一回事---...

故事的起源是這麼一回事---


某天---


前略---


友人:學長,為什麼你寫的跟畫的小受都看起來年紀都這麼小呢?


我:吾乃正太保護協會第一千兩百三十四號終身資深會員,還有我喜歡年紀小一些的。


友人:學長,你這個發言很……嗯。


我:……


友人:XD


我:……請稱呼我為高貴的紳士,還有上面的妳什麼都沒看到。


友人:學長~


我:不要說!不准說!我知道!!!


友人:學長,可是我的生日快到了……...


故事的起源是這麼一回事---

 

某天---

 

前略---

 

友人:學長,為什麼你寫的跟畫的小受都看起來年紀都這麼小呢?

 

我:吾乃正太保護協會第一千兩百三十四號終身資深會員,還有我喜歡年紀小一些的。

 

友人:學長,你這個發言很……嗯。

 

我:……

 

友人:XD

 

我:……請稱呼我為高貴的紳士,還有上面的妳什麼都沒看到。

 

友人:學長~

 

我:不要說!不准說!我知道!!!

 

友人:學長,可是我的生日快到了……

 

我:就說不要說了啊!!!!妳們是要逼死我嗎!?????

 

友人:學長,說好的那個呢?

 

我:……對不起,我還沒寫……Orz

 

友人:學長好過份喔!

 

我:我錯了……

 

友人:好吧,看在學長這麼忙的份上,我改別的好了。

 

我:嗯!!!!!!!!!!?

 

友人:學長,你不是特別喜歡某一部的小林嗎?

 

我:……啊,SO?妳不是沒看嗎?

 

友人:那學長畫一隻長大版的給我看看吧~

 

我:……這個有比較簡單嗎!?妳真的是要逼死我就對了!還有明明就是要看起來小小隻的比較可愛!

 

友人:學長,我喜歡年紀大一些的。

 

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友人:貼圖。(笑)

 

我:做不到!

 

友人:說好所向無敵、最疼愛學妹們的那個學長去哪了!?你把他還給我!!!

 

友人:貼圖X5(哭、生氣、竊笑、笑、奸笑)

 

我:停!我畫!(吐血……)

 

友人:學長~

 

我:至少再給我兩個禮拜!!!!!!!!!!

 

友人:學長,你要努力拉我入坑啊~

 

我:妳明明我寫的每一篇都有看!

 

友人:XD

 

我:Orz

 

友人:學長,要加油喔~~~

 

友人:貼圖。(躺著,看似相當休閒的笨熊)

 

我:我努力看看……

 

友人:學長,我要彩圖跟帶字喔!

 

我:……請幫我急件快遞一盒豆腐過來,要好吃的。

 

友人:學長?

 

我:我想死啊!!!!!!!

 

我:貼圖。(撞豆腐自殺)

 

---後略。

 

 

 

 

總而言之,就是這麼一回事了Orz

 

草稿先丟上來看看,晚點再來試著上色。

 

跪求廣大的網友們能給點建議Orz

 

設定是:大學時期,提早下課後,乖巧地再等花崎的小林!

夜久朔月

【花林】《花崎家林小貓的生活日常》楔子

楔子、小林被變成貓咪了該怎麼辦!?


*前情提要請參考上一篇文:《讓戀人最沒有抵抗力的動作》。


*時間背景:大約為正劇結束後兩年左右,花崎:17;小林:16。


*理論而言應該會是一張圖配一篇文的!


如果以上ok請往下走(╯>д<)╯

-------------------我是謎之分隔線-------------------


P站: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901375


我努力過了……Orz

楔子、小林被變成貓咪了該怎麼辦!?

 

 

 

*前情提要請參考上一篇文:《讓戀人最沒有抵抗力的動作》。

 

*時間背景:大約為正劇結束後兩年左右,花崎:17;小林:16。

 

*理論而言應該會是一張圖配一篇文的!

 

如果以上ok請往下走(╯>д<)╯

-------------------我是謎之分隔線-------------------

 

P站: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901375

 

我努力過了……Orz

夜久朔月
昨天無聊的隨手繪,泳裝版小林!...

昨天無聊的隨手繪,泳裝版小林!!!

昨天無聊的隨手繪,泳裝版小林!!!

夜久朔月

啊~


又到了十月新番的季節啦~


又到了該看小林的時候啦~


於是---


我回來了!!!!!(特地花錢請來的應援團在底下大聲鼓掌歡呼著!)


咳咳!總之---


為了慶祝《TRICKSTER》裡,在一年前首次亮相的男神小林,在經歷了諸多風雨之後,本王成功修行歸來了!


文筆實力好不容易終於進化到了『成長期』(大概吧……),文畫雙修的作者(不要臉的自認為),準備要來將坑給填完了啊!!!!!


雖然在P站上被我改成了二十...

啊~

 

又到了十月新番的季節啦~

 

又到了該看小林的時候啦~

 

於是---

 

 

 

我回來了!!!!!(特地花錢請來的應援團在底下大聲鼓掌歡呼著!)

 

 

咳咳!總之---

 

為了慶祝《TRICKSTER》裡,在一年前首次亮相的男神小林,在經歷了諸多風雨之後,本王成功修行歸來了!

 

文筆實力好不容易終於進化到了『成長期』(大概吧……),文畫雙修的作者(不要臉的自認為),準備要來將坑給填完了啊!!!!!

 

雖然在P站上被我改成了二十個動作而已,但是這原本應該要是有二十五個的啊!二、十、五!!!!!

 

看到這半年多來,縱然沒有任何人催文、求文或是發評……等等事情發生(其實我快哭暈在廁所了),卻不斷有人偷偷留小愛心給我。

 

在感動之餘,我終於大澈大悟,決定痛改前非!

 

預計要寫出五篇番外來,好讓這部文畫下完美的句點了!!!!!

 

視圍觀群眾的支持情況(像是點文或是來找我聊聊天、催催文……之類的,通通都可以啊!),再多寫出幾篇來也不是問題啊!!!!!(雖然產速我不敢保證,畢竟有蠻多部在同時更新的……Orz)

 

評論很重要!真的很重要!!!不論對文手還是畫手來說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重要啊!!!!!

 

咳!咳咳!

 

好!廢話不多說!

 

看到上面的圖你們也該明白了吧!!!!!

 

番外名為:《花崎家林小貓的生活日常》!(其實我還沒完全決定好……)

 

別名有:

 

《小林被變成貓咪了該怎麼辦!?》

 

《老婆突然長出貓耳!好想撲上去!!!》

 

《誘拐貓咪指南!》

 

《如何調教小貓咪男朋友。》

 

《鏟屎官花崎健介的機密文史。》

 

《傲嬌小林貓的訓養手則。》

 

《花林夫夫放閃記。》

 

《變態少爺與面癱貓的相處方式。》

 

《論五個動作的補完方法。》

 

………

 

 

總之!敬請期待吧!!!!!

 

 

 

再來,作者有急事想拜託!!!QAQ

 

Orz   (先給跪了)

 

尋求一位有在玩百度的好心人幫忙啊!!!!!

 

很簡單、非常簡單,超級無敵簡單的小請求啊QAQ

 

如有意願請在下方留言,我會盡速回覆你的!!!!!

 

我的好人卡卡已經準備好了!!!!!!!

 

拜託了!!!!!!!!!!!!!!Orz

BBALXS

视线范围 (林花)

在遇到花崎之前,小林活着的意义非常明确,是为了死亡。在遇到花崎以后,小林经常想不明白自己活着的意义。

他仍会想着死亡,可死亡这件事本身就与花崎挂钩了。起码,只要花崎还在他身边,在他眼前并对他露出笑容的时候,小林并不总是有想要死亡的念头,哪怕他嘴里一直在念叨着想死。

小林经常能够感觉到,感觉到自己无法忍受花崎离开。这样的感觉并不好受,就仿佛你的全身心都系在了那个人的身上。小林不明白,这样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又意味着什么。他只是单纯的希望,花崎不要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

一开始这样的欲望并不强烈,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严重。在经过上一次关于明智的那起事件后,猛然间到达了一个顶点。只要花崎稍...

在遇到花崎之前,小林活着的意义非常明确,是为了死亡。在遇到花崎以后,小林经常想不明白自己活着的意义。

他仍会想着死亡,可死亡这件事本身就与花崎挂钩了。起码,只要花崎还在他身边,在他眼前并对他露出笑容的时候,小林并不总是有想要死亡的念头,哪怕他嘴里一直在念叨着想死。

小林经常能够感觉到,感觉到自己无法忍受花崎离开。这样的感觉并不好受,就仿佛你的全身心都系在了那个人的身上。小林不明白,这样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又意味着什么。他只是单纯的希望,花崎不要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

一开始这样的欲望并不强烈,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严重。在经过上一次关于明智的那起事件后,猛然间到达了一个顶点。只要花崎稍微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小林就会变得异常没有安全感。

比如现在。

“小林!你看!” 看到不远处有一个泫然欲泣的孩子的花崎,只是有些吃惊的留下这么一句话便跑向了那个孩子,全然不顾来不及反应的小林。

“啧。” 习惯性的咂一下嘴,连好麻烦的念头都没来得及闪过,一种恐惧感突然席卷全身,小林只能先跑着跟上去。

要说花崎有哪点最让小林觉得讨厌的地方,那大概就是他总是会因为出事的他人而忘记自己。或许花崎是觉得小林的话一定会追上去吧,但他可能也忘记了,小林本身就是一个没什么安全感的孩子。

而你就是他在一片黑暗里所找到的唯一一缕能抚慰他的蔚蓝的光,所以他迫切的想要抓住你,不让你离开他的身边。

一向没什么体力的小林尽可能的紧跟在花崎身后,确保他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直到去到那个无助的孩子旁边。在蹲下询问那个孩子前,花崎特意的看了看自己的身后,然后看到了就在他旁边的小林。视线交缠时,小林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他眼里的兴奋。

“为什么要这么开心?” 小林有些奇怪的想。但不管怎样,能看到露出笑容的花崎,小林总会有一种脑袋清明,内心舒爽的感觉。因为自身的特性,小林只会在旁边听,然后按照花崎所说的去做。他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只要花崎在自己的身边。

对于小林来说,帮助别人总是一件麻烦的事,但若是和花崎在一起,那么那种麻烦的感觉总会少点。于是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两人帮着那个孩子寻找自己的妈妈。找人总是很花时间的,等到那个孩子成功回到妈妈的怀抱时,太阳也快要落山了。

走在河堤旁的小路上,落日的余晖就那么照在两人的身上,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一路上花崎都一直在和小林说话,就算有些时候小林不回答他,他也一直在说,这似乎和平日里没什么不同。但小林却能明显感觉到他一直持续着的上扬的语调,这大概是因为他很高兴。

但是为什么呢?小林有点在意。他不是一个会在意这种事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一旦和花崎有关,他就会在意。这是病吧,包括那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他想。不管怎么样,小林还是问出了口,“你为什么要这么开心?”

停下脚步,低头迎上对方探究的目光,花崎有些吃惊,大概是因为没想到小林会这么敏感。在某些方面有些粗神经他不知道,小林对于他的事一直都很敏感。

不过倒也不是该隐瞒的事,花崎露出了更大的笑容,甚至连眉眼都弯起了弧度,说 : “我只是没想到小林现在也已经会积极帮助他人了。”  小林有些无法理解,他到底哪里表现出了自己积极帮助他人了。无法解释却又想要辩解的小林最后只能说了句不是。

可花崎明显不相信小林说的话,他依旧用着自信的笑容说 : “才不会呢,你啊,刚才为了帮助那个孩子用很快速的步伐跟上了我对吧?以前都不会这样子呢!” 

听到这个理由的小林突然没由来的有点生气。就是因为害怕你又想之前那样扔下我一个人,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我才想要你在我的视线范围内的啊!小林本来面瘫的表情变得更严肃了,他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己烦恼的人,很认真的说 : “因为不想让你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内我才跑的,和刚才那个吵闹的小鬼没关系。”

花崎充满自信的笑容突然僵在了脸上。他本来是想要重新笑着忽悠过去的,但当看到小林那张严肃的脸时,突然没了忽悠的勇气。于是他只能无奈的笑着说 : “原来是这样子啊,抱歉啦,让你担心。”

小林没有回答。以为这个话题已经结束了的花崎正打算换个话题边走边说时,小林的声音再次响起。

“知道的话以后就别随便的离开我的视线内啊!”

这句话里包含的情感似乎太过于沉重,或许小林自己并没有发觉,可当花琦听到时却有了一种不能呼吸的感觉。他少有的失声了。

用着如此严肃的表情,这么坚定的说出这句话的小林,明明比他矮小,却硬生生的让花崎有了一种被求婚的感觉。大概是天气太热了吧,被小林盯着的花崎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烫。

但时间是不可能静止在这一刻的,总觉得无法承受的花崎最终只能顶着个异常脸红的笑着,随后轻轻地回了个气音。

“嗯。”

听到那个气音的小林,露出了少见的幸福的微笑。

可惜的是,这两个迟钝的人还不知道自己喜欢对方,真正的在一起估计还有很长的一段摸索时间吧。

楓野琴玥
不禁为我团打call虾米终于有...

不禁为我团打call
虾米终于有了;;;;
占tag抱歉><

不禁为我团打call
虾米终于有了;;;;
占tag抱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