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sv

11403浏览    791参与
万俟鱼

【Breedy】我和我深藏心底的月亮

清水无差只有吻戏

  

作者前文:

有些描写的不够好的欢迎指正!

  

第一次写文真的会有很多担忧,也怕不能把小琴侣的爱描写的足够完整和美丽,会努力去做就是了的😊

  

是听着《golden hour》进行的创作或许听它食用会更棒?

  

However,食用愉快!!!

  

PS:brett生病的那段有所改动,ooc预警*

  

  

  

他亲吻了他。

  

  

eddy的唇从眉间落笔,细细的吻过那皱起的眉头,他明白,这一吻下去一切都会改变,他们不会再是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bro,brett也再不会热切的称呼他为dude,其实他一直都明白,这......

清水无差只有吻戏

  

作者前文:

有些描写的不够好的欢迎指正!

  

第一次写文真的会有很多担忧,也怕不能把小琴侣的爱描写的足够完整和美丽,会努力去做就是了的😊

  

是听着《golden hour》进行的创作或许听它食用会更棒?

  

However,食用愉快!!!

  

PS:brett生病的那段有所改动,ooc预警*

  

  

  

他亲吻了他。

  

  

eddy的唇从眉间落笔,细细的吻过那皱起的眉头,他明白,这一吻下去一切都会改变,他们不会再是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bro,brett也再不会热切的称呼他为dude,其实他一直都明白,这天下如此之大,可这全世界几百亿人,能容下他们的,又只有多么渺小的角落。

  

他明白他爱brett,或许是从很久之前就知道了。每一次镜头面前两个人的嬉闹,他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偷偷盯着他;每一次两人一琴时,顺着打闹轻轻摩挲他的手;即使是4mil那天晚上,多么盛大,他在众人面前努力将爱意隐瞒,却始终躲不过自己眼神的出卖。他还是下意识找自己的最爱,是啊,在慌乱时的避风港除了brett还能有谁呢?

  

他见过brett太多模样了,欢喜的,dead face的,平静的,痛苦的,曾病着的……

  

他的唇慢慢往下,慢慢的吻到了他的眼睛。

是这双眼睛啊,真难得,难得是没有戴那副黑框眼镜,不然该怎么办呢,他想着。

  

在颤抖呢……应该是很无措很害怕吧,毕竟被陪伴自己多年的bro吻,说出去怎么都不光彩吧。他自嘲。

brett的睫毛很长,密密的,成片成片的黏连在眼睑上。他很喜欢。

  

这双眼睛啊……到底看过多少次了呢……

被twoset粉丝一直调笑的dead face ,他又看了多久呢……从13岁那年遇见,想想如今29岁,天啊,竟已经过了16年,他看了这双眼睛16年……这双眼睛明明很亮的,听到bbt的时候更是会笑弯了眉眼,演奏门小协的时候这双眼睛赤诚而认真,而如今却在他的唇下颤抖……

  

抱歉……原谅我吧brett,我最亲爱的bro,我的此生挚爱。哦不,我明白你不会原谅我的,就让我最后任性一次吧,原谅我这个小孩子对神的不敬,原谅我的冲动,原谅我对你所犯下的罪恶。我的最爱,请求你原谅我吧。

  

他的眼眶湿了。事实上,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他明白已经不能再退回了,他已经在这双眼睛上停留的太久,如果一开始他还能解释为是bro之间的玩闹,那么现在已经没有再狡辩的余地了。那就用尽生命里最后一丝勇气去拥抱你的神明吧。eddy听见他的心说。

  

唇从眼睛上离开。呼吸轻轻的擦过睫毛,惹得brett睫毛一抖,太热了。太烫了。

  

eddy的嘴唇一点点抚过brett脸上的绒毛,来到了他的鼻尖,再是他的脸颊,再是唇边。他像雕刻一座美丽的雕像一样。他是他的缪斯,他是他的米开朗基罗,他的眼泪擦过brett的脸颊,重重的坠落在地上。

  

掉下来了。是眼泪。停下来了。是近在咫尺的嘴唇。

  

两唇相接停留在了几毫米处。两个人心跳都很快,甚至可以说是雷雨天的雷声滚滚,又可以说是演奏柴可托夫斯基《1812序曲》时候的大炮,一下一下的在两个人之间轰隆作响。

呼吸越来越急促。

  

吻下去吗?他问自己。

吻下去吧。他催促自己。

回不了头了!他逼迫自己。

  


……

  

  

无数的嘈杂声在eddy的脑海里撕扯着,纠缠着,战斗着,直至耳边出现一阵翁鸣,理智突然回笼,最后像4'33那样寂静无边。

  

“可是…他是brett……”

他听到一个小小的声音说。

可是…他值得所有的一切……”

这个声音越来越大。

“可是…我爱他。”

震耳欲聋。

  

eddy燥热的身体突然变得冰冷,唇边溢出的呼吸缓缓的停止,趋近于无,只有无声的眼泪一点一点的浸没他,将他那颗躁热的心脏按进咸咸的泪水里。好苦。喉头突然涌出苦涩,慢慢的,慢慢的蔓延至整个口腔。

  

一毫米,五毫米,一厘米,两厘米……两个人的距离慢慢拉开,brett感觉到eddy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浅薄,越来越浅薄。

  

eddy还是放弃了。

  

他的心在哭诉。

他的心在质问他。

他的心在恳求他。

但他不能。

  

他用着发苦的喉咙告诉自己的心

我不能,因为我爱他。

  

brett感觉到他的面前越发冰凉,满腔的温暖正在逐渐离去,炽热的拥抱离去后最后只剩下面前冰冷的空气。腰间eddy的手慢慢放松,直至彻底失去制约。他睁开眼,eddy站在距离他一米的地方,与他保持着最绅士又体贴的社交距离,他明白,这是他的愧疚,歉意,以及他留给他自己最后的体面。

  

一个一米七八的男孩子,一言不发低着头,像是经受了人生最大的打击,狗狗一样的卷毛在他的头顶颤抖,整个身体都在发抖,看不见他的脸,但是却不停的往下淌着眼泪。一滴,两滴,三滴,每一滴眼泪都狠狠地砸在地板上。

  

如果眼泪有实质,大抵地面都会砸出一个又一个大洞。

  

eddy正以肉眼可见的方式衰老。brett这么想着。

  

一瞬间好像一切都变得冰凉,好像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发生了改变,在他面前的不再是eddy,更像是一个已经被丢弃的小动物,他能清晰的感受到,他们两个在越来越远。

  

一层厚厚的东西在形成,他快要看不见他了。

  

必须要做些什么,必须要做些什么……必须……要做些什么……

  

可是他该做什么……在一起这么多年的bro突然上前的亲吻,他该做什么……

脚步再次钉在那里,他们该何去何从……

  

他是陪伴我多年的挚友,可是真的只是挚友吗?

brett沉默的看着面前的人。哭到发抖的黑发,颤抖的身子,指尖发白的手。

  

上次看到eddy哭是什么时候呢……brett想。好像是在他生病的时候吧。

  

那时候他生病,拍摄结束后再也支撑不住,在eddy面前昏倒,把eddy吓得心脏骤停,现场所有人都在慌张的呐喊着:“叫救护车!” “120!谁打一下120!”


他什么也听不见,脑中混沌的听不清任何声音,只感觉到有人将他拖起紧紧抱进怀里,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和心脏跳动的声音,很快,很乱。他努力的撑开沉重的眼皮。是eddy。

  

那一瞬间好像全世界都恢复了平静,只能听见eddy因为跑步而不稳的呼吸,和他用那已经哑到不能再哑的嗓子一直在哭喊着:

“bro你醒醒,bro你别吓我,brett!brett你坚持住!brett你不要睡……brett……”到后来他就再也没有意识了。

  

等到brett醒来时他已经在医院的病房里躺着了,身上插满了管子。鼻尖的呼吸机,左手挂着吊水的针管,右手还有抽血还没来得及撕掉的创可贴。身边是睡着的eddy。

  

在月光下eddy的脸被照的惨白,或许是吓的,又或许是累的。握着他的手冰凉的可怕,如果不是他可以感受到eddy微弱的呼吸,他甚至会以为自己已经在天堂,而他的bro吓到过来陪他了。他笑了,他看着eddy,怎么会呢。他想到。

  

突然,一声微弱的呢喃在安静的病房中响起,“brett……”

  

他以为eddy醒了,正想调笑着来开两个老爹玩笑以安慰他的bro叫他不用担心,才发现那个人不过只是在说梦话。

  

“brett……你别吓我……你别睡……brett……别留我一个人……”

  

他的呼吸一下停住了,因为他在月光下看到的。不只是eddy颤抖的唇角,还是满面未干的泪痕,颤动不停的双手。

  

brett不敢呼吸,心脏像是被什么压着,微微的酸,还带着一点点痛,又或者是病房太安静,在空中仿佛回响着心脏跳动不停的声音,不绝于耳。

  

在这深夜,或许只有他自己能感受到,他的心跳如将要冲出笼中的困兽,一次又一次坚定的撞击铁笼,重获自由。

  

brett艰难的撑开他的唇瓣,许久不出声的喉咙又干又涩,他皱着眉头,轻轻的用手覆上eddy颤抖的大手,努力的发出微弱的声音“eddy,我在…”

  

一瞬间,或许是两个人拍视频多年的默契,又或者是心灵感应,深陷梦境里的eddy停止了呼唤。他好像看到了,在一个草坪上,他的挚爱向他走来,背着温暖柔和的月光,手里拿着那把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小提琴,向他挥手,呼唤他:“eddy,我在。”

  

“原来,哭成这样的第一次也是因为我吗,哈。”brett想着,在心里轻轻的笑了一声。但或许连他都不知道,此时他的心跳如雷,疯狂震动,就像亵渎男孩拉的野蜂飞舞一样,没有音律,没有节奏,没有任何一个eddy能够辨认出来的标准音高。

  

brett缓缓的往前走过去,用着没有任何人能够听到的声音。他拥抱住了他的男孩。轻轻的将他的脸捧了起来。

  

eddy那双平常爱盯着brett的眼睛此时红肿的可怕,眼泪不停的从眼眶里溢出来,像是决堤的洪水,一刻不停地冲刷着他脆弱的心。

  

他脸上的眼泪循着brett的指缝滑过他的手心,手背,一路往下滴到地面上,凉凉的,冰冰的,像是他万念俱灰的心。就连平常爱说老爹笑话的嘴好像都被眼泪拉了封条,限制他发出任何一个词语。

  

成年人的痛苦往往是沉默的。这句话没有错。至少brett面前的eddy是这样的了。他就算是经受了再大的痛楚,即使是红了眼,也不会发出任何一点让brett担心的声音来。

  

brett用他的手去擦那根本擦不干净的眼泪。擦眉间,擦眼睛,擦鼻尖,擦脸颊,最后来到eddy的唇。刚刚亲吻过他的唇。

  

他顿了一下,接着用手上没有被眼泪染过的最干净的地方擦拭了他的唇角,他的唇。轻轻的,怕惊动了他什么最珍贵的宝物一样。

  

这时eddy那被眼泪封闭的唇好像才被允许启封,他张口,呼吸打在brett的掌心。但brett所感受到的,不再是像刚刚炽热的暖意,而是如冰霜一样寒冷的气息。

  

“brett,对不起……我明白的,我从不奢望你能原谅我,是我亵渎了你……是我对你有这种恶心的心思,我会从此消……”

  

此时brett听不惯这张爱讲老爹笑话的嘴里说出的话,也不接受那样温暖热烈的唇变成冰凉的触感,事实上,从eddy脱口而出对不起后他就听不清了,他只想着如何让这张嘴不再这么冰冷,变回他熟悉的温暖的模样。

  

于是,他吻上去了。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由一米,到十厘米,再到五毫米,再到零。两唇相贴,不留毫分。

  

eddy一下子定住了。“brett?brett!”他努力的将自己的理智从悲伤中挖出来,他想用他的手推开他,但是很显然,他悲伤过度的脑子已经失去了对双手的控制权,无力的垂落在两旁,只有微微转温的指尖表示手指的主人此刻的心境。

  

“为什么还是这么凉,我不喜欢。”brett想。他伸出舌尖试探着轻轻顶开eddy的唇瓣,撬开了他的牙关,进入了口腔内。

  

“好苦,他是喝了什么中药了吗?”brett想。eddy的口腔远比他的唇冰凉,仿佛带着寒气。舌尖像是一块没有神经的肉一样躺着,一动不动。brett很无语,自己作为一个单身处男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亲过别人现在还要自己来主导,真麻烦。

  

他轻轻的试探,勾住对方的舌尖在寒冷的口腔里起舞,略过腔壁,抚过齿关,像是德沃夏克的《浪漫曲op.75》一样,温柔缱绻,但又无尽的诉说着爱意。冰凉的津液被舌头勾着打转,慢慢的变得温暖起来,嘴巴里的苦涩慢慢褪去,从喉间慢慢的退回到身体里,重新分泌出甜味,在两人的舌尖打转。

  

过了很久,正当brett想要离开这场甜蜜到腻人的亲吻时,他将舌尖缓缓抽离,想要离开齿关,同eddy说些什么。但他被一双温凉的手重新捞入怀里,狠狠地重新扣住。这次不再是冰冷的唇角,是被他自己染红的唇,像第一次吻他那样的热烈,口腔再次被入侵,不过这次是他自己。

  

eddy强势的侵入口腔,不像brett那样轻轻的试探,而是充满了力量的狠狠撞入他的口腔内。掠夺他的每一次呼吸,每一口空气。他可以感受到eddy的手正在慢慢的收紧。如果说eddy的第一次拥抱是在用尽力气向他的神祈求怜爱,祈求救赎,那么第二次的拥抱是因为他的神明选择庇护,选择在无人之境将他拥入怀中,而他要做的,就是紧紧的抓住他的神明,他悄无声息爱了半生的神明,他在无人之境偷偷拥抱的神明。

  

他用力的收紧臂膀,甚至勒的brett有点疼,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这阵仗像是要把brett吞食入腹,融入骨血,让他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小狗刚刚哭红的眼睛慢慢的散发出光芒,诞水慢慢的从两个人的相接之处流下,又因为两个人的呼吸变得滚烫。他没有章法的吻,扶住brett因为接吻而后仰的头,一点一点的加深这个吻,唇齿交融,他的唇像是救他一命的稻草,他狠狠地衔住,从口腔略过唇齿,再到上颚,轻轻的拂过口腔壁,时而如风沙过境不留毫分,时而如春风十里情意缱绻,他害怕他感受不到他的爱,但他又怕伤到他,直到最后舌头终于经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最终选择投降。两个舌头才轻轻缓缓的分开,好像谁也不舍得谁,谁也不愿离开谁,但还是被彼此的主人分开,拉出一条长长的银丝。

  

eddy将热吻退至唇角,两个人的呼吸交缠,头靠着头交换着对方唇边稀薄的空气,以此来缓和彼此的呼吸。他们共享对方的心跳,两个人的唇都像涂抹了口红一样艳丽,呼吸滚烫。

  

“我刚刚是不是被小狗啃了?”brett恍惚的想。他被eddy的拥抱弄得有些身体发麻,太紧了,紧到他快不能呼吸了。不过好歹这个人终于不再哭了。eddy的眼睛红肿的太过可怕了,如果是因为他的原因弄瞎了一个小提琴手的眼睛,那该是多罪过的一件事。brett想。

  

eddy慢慢的试探着,搂住brett腰的手慢慢往下落,去碰他的指尖。从一开始的试探的抓住,到后来的十指相扣。

  

他也有点恍惚,他的神明突然的接受来的措不及防,在他以为这辈子都要孤独的望着月亮或者接受他的月亮即将离他而去,给他留下无边黑暗的时候。他拥抱住了他。

  

此生何求。

  

万幸,他的月亮没有离他而去;万幸,他孤独半生守候的月亮终于向他奔来。

  

他抬起头。

他也抬起头。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对方的脸。

  

一个的眼睛还是红红的,不过没有了满溢而出的悲伤,现在他的眉眼弯弯,像平常偷偷看着brett的每一眼一样凝视着他的眼睛,亮晶晶的。终于,他终于可以从以往所有的偷偷中探出身子,热烈而张狂的与他的挚爱对望,而不是偷偷的俯瞰他的月亮。

  

另一个唇角红的不像话,仔细看还有些微微发肿,一看就是被使用过度,泛着热烈而滚烫的红,半个脸上被eddy的泪水和两个人的诞水糊了一脸,脸色潮红,微微的喘着气。eddy清澈的眼睛中映照着他自己,像是一个漩涡,时刻想要将他卷入其中,与他共沉沦。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eddy的眼神这么不对劲?”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brett动情的时候这么性感?”

  

两个人都若有所思,但彼此都把紧张到快到蹦出来的心跳从喉咙吞进肚子里。可是这有什么用呢,空气里回旋着的是两个心脏跳动的声音,他们不用开口,心早就在呐喊,他爱你!他爱你!

  

他们不知道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过了多久,久到地上的泪水早就蒸发不见,久到拥抱时揉皱的tsa都已经被地球重力抚平,久到连bbt里面的冰块全部都化成了水,这两个笨蛋琴侣也终于相视一笑。

  

brett心里想:“有一个笨蛋小狗也不错。”

eddy心里想:“当他挚爱的神明的笨蛋小狗也不错。”

  


  

  

  

  

  

  

  

  

  

  

  

  

后来,他们继续经营着twosetvolin,讲着土到掉渣的老爹笑话,继续每一期都将黑中提当做乐趣;他们仍然会玩一些琴侣的小把戏,依旧会在ray面前秀他们的心灵感应,依旧会以bbt作为赌注去做一些无厘头的小游戏。

但当他们在屏幕前面的时候,除了之前eddy频繁的盯着brett看之外,brett也开始偷偷的用余光看他。在eddy对着video发表自己的见解时,brett早已透过幽深的镜头去看着他可爱的爱人。

而在我们脑海里回荡的除了小琴侣的搞笑笑话之外,或许还有他们多年前那两句

  

I love you eddy.

I love you too.

  

END.

Fabstinent

[Twoset Violin] LA on a Saturday night(一)

-cliche的酒后吐真言

-BEB无差(maybe...?

-预计2~3章完结是HE!

-情节走向很适合🚗但我是不会写的!!!KEEPING THINGS PG HERE!!!😢

-第一次尝试全英文  各位lingling们轻喷QAQ


Summary: ‘Well it’s true what they say, nobody can fall in love in LA on a Saturday night’...or is it?


It was Saturday night, and Eddy Chen wondered for the...

-cliche的酒后吐真言

-BEB无差(maybe...?

-预计2~3章完结是HE!

-情节走向很适合🚗但我是不会写的!!!KEEPING THINGS PG HERE!!!😢

-第一次尝试全英文  各位lingling们轻喷QAQ


Summary: ‘Well it’s true what they say, nobody can fall in love in LA on a Saturday night’...or is it?


It was Saturday night, and Eddy Chen wondered for the millionth time why he was dragging a drunk and dangerously delicious Brett Yang back to their hotel room.


He should be snuggled up in his couch drinking BBT, he thought in quiet despair.



1

They were on their 4mil world tour, LA being their fourth stop. Friday’s performance was a total success, and the crew decided to indulge in a bit of celebration that night. Eddy was still blaming himself for the few screw-ups in the Paganini set. His plan for the night had been to have one shot too many tequila and sneak away per usual—if he hadn’t seen Brett moving to the groove with some dude on the dance floor.


Normally Eddy wouldn’t have given a damn, at least not on the outside. Trust me, if you had secretly crushed on your partner and best friend for 10 years, you would have mastered the art of concealing your jealousy as well...probably. Eddy had no trouble acting all nonchalant when he saw Brett being intimate with someone else.Never mind, Brett’s always Brett. He never hooked up with the same boy or girl twice. Nobody can intertwine his life with Brett’s—except me. Eddy would think bitterly, and with twisted satisfaction.


But that night something snapped. Perhaps it was because the guy had his hands all over Brett. Perhaps it was because Brett was responding to him enthusiastically, moving against him and looking extremely provocative to Eddy. Perhaps it was because Eddy wasn’t so sober himself...For before he realized it, he had stomped up to the guy and told him to piss off.


‘And who the hell are you? His boyfriend?’ the guy was clearly offended.


Eddy opened his mouth, only to find that he had nothing to say. Yeah, what position was he in to call the shots on who Brett should and shouldn’t sleep with? He began to sober under the highly charged and extremely awkward atmosphere. What on earth was he thinking, acting like a rash and sulky fifteen-year-old?


‘Eddy, you’re drunk. Let’s get you a taxi, okay?’ he saw Brett turn apologetically to the other man,‘Sorry, Kristian, but I have to take my friend home.’


The guy named Kristian was apparently not a bit pleased at Eddy’s stealing Brett away for the night. He turned and muttered under his breath,‘Twit.’


The rest of the night was a blur. Eddy remembered punching Kristian in the face. He remembered gasps and a shattered wine glass. He remembered bruising his knuckles. He remembered Brett saying,‘Let’s GO, Eddy.’, grabbing him by the wrist and pushing him into the taxi.


The ride back to the hotel seemed to drag on forever, and Brett was silent the whole way. Eddy felt like apologizing, but then again, what was there to apologize for? BRETT should be the one apologizing. Brett’s too sophisticated and knows Eddy too well to not have noticed his overflowing love, but he chose to ignore it. At times like these he adopts an air of nonchalance and faux preppiness, same as with all his other friends, and sometimes Eddy felt so frustrated that he wanted to punch Brett in the face as well.


Eddy fell asleep, even though he was suffocating on the inside.



(关于4m音乐会第四站在LA是我杜撰的👉👈lingling insurance!!!)


Mango

磕点

两个热爱自由,且不差钱的人(相对租房子而言),选择住在一起;


两个对小提琴艺术有自己的品味和挑剔,且差钱的人(相对于买好琴而言),选择买一个制琴师同一年的作品。


两个热爱自由,且不差钱的人(相对租房子而言),选择住在一起;


两个对小提琴艺术有自己的品味和挑剔,且差钱的人(相对于买好琴而言),选择买一个制琴师同一年的作品。


高桥酸糖

EB|7 Minutes-Chapter1

  “啊……是真的一点也写不出来、完全没有头绪。麻烦您跑一趟了,这周也完全没有动笔。”

  编辑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在一干二净的厨房里,有点生气地说到:“杨老师,不能再拖下去了,至少想想办法?”

  桌子后的男人转着椅子背对着她,,幼稚地抬手捂上了耳朵。

  “杨老师!”

  陈佳贝走过去推他的椅子,把人又转回来面对着她。“究竟是没有灵感呢还是根本不想去思考?还在想那件事情吗?”

  他把耳朵上的手挪到了脸上,捂起脸不肯见人。

  “我确实没有什么......

  “啊……是真的一点也写不出来、完全没有头绪。麻烦您跑一趟了,这周也完全没有动笔。”

  编辑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在一干二净的厨房里,有点生气地说到:“杨老师,不能再拖下去了,至少想想办法?”

  桌子后的男人转着椅子背对着她,,幼稚地抬手捂上了耳朵。

  “杨老师!”

  陈佳贝走过去推他的椅子,把人又转回来面对着她。“究竟是没有灵感呢还是根本不想去思考?还在想那件事情吗?”

  他把耳朵上的手挪到了脸上,捂起脸不肯见人。

  “我确实没有什么时间经常跑来这里,社长那边也知道你的情况,所以派了一个擅长跑腿的实习生过来监督你……”

  “这不是折腾实习生吗?”他终于抬起头来。

  “不会。他主要的工作就是你,而且他上学的地方离这里很近,七分钟。”

  杨博尧张着嘴想拒绝,思来想去,问道:“学生的话……你有告诉对方我在写什么东西吗?”

  陈佳贝露出一排牙齿,闪着让杨博尧绝望的光。她说,实习生是我弟弟,放心吧,他早就从我嘴里听说过你了。

  “行,但是我还是不能保证能写出来东西。”

  陈佳贝掏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从里面撕下来一张便条,淡黄色的纸片贴在了杨博尧旁边的桌子上。

  “这是他的联系方式。你的我也给过他了。”

  杨博尧盯着那个名字,体会出了一点心如死灰。他仔细瞅了好几回陈佳贝,发现对方神情正常,似乎什么也不知道,他便也假装不认识陈韦丞,三言两语打发了编辑,战战兢兢给人送走了。

  他不敢讲,一个字也不敢提他认识陈韦丞。

  作为一个专写色情小说的作者,没灵感的时候要么歇两天,要么出去找个人过夜……这次是真的写不出来,因为前面所述的几种方法全部失效了,并且给他带来了糟糕的后果——那天晚上他约的人好死不死是陈佳贝的弟弟。

  他瘫在椅子上思考了一会儿人生,横下心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等见到那家伙看看对方是什么反应再说。

  

  严格来说那地方不算酒吧,只是菜单上刚好有酒精饮料。那个学习小提琴的男孩有一双好看有力的手,十指在视线范围内牵动着他的注意力。一开始他只是抱着欣赏的态度去看这一切,直到后者转过脸和他四目相对。

  他们的衣服一路丢到沙发上,陈韦丞的琴盒躺在沙发软垫上,他们躺在地板上。房间内没有开灯,掏出钥匙开门的动作已经耗尽了他们之间最后的清醒,黑暗里毫无章法的抚摸和亲吻让他们像融化了的糖浆,流淌着融为一体,挣扎着将肢体捆作一处。

  凌晨天亮时,男孩吻着他的额头将他从睡梦里唤醒,灰蓝的光从窗帘外照进来,他们赤裸着躺在地板上,仅有一条毛毯裹着他们的身体。他没有睁开眼睛,但能感觉到怀抱着他的温暖躯体抽身离开。

  “我该走了……”

  他从喉咙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还没睡醒,潦草算作对男孩那句话的回应。

  他不需要睁开眼睛,他们之间不需要一个正式的道别——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等到门被关上,杨博尧才睁开眼睛摸索着自己的眼镜,摸了半天却发现昨晚一时激情上头,眼镜被自己丢到了沙发下。

  这玩意要也是一次性的就好了。他叹了口气,眯起眼睛伸手去够眼镜。


Kisa

宣宣!

B2TSM团巧克力蛙光栅卡~

感谢加菲妈咪的无料绘制!!

背面还有许多hp背景地狱笑话比如wolfgang

参加此次上海cp😘😘

可去cpp点点心愿单加入捏

宣宣!

B2TSM团巧克力蛙光栅卡~

感谢加菲妈咪的无料绘制!!

背面还有许多hp背景地狱笑话比如wolfgang

参加此次上海cp😘😘

可去cpp点点心愿单加入捏

Enqilras_Ap
软件名:custom curs...

软件名:custom cursor

里面有很多样式,在youtuber分类那里竟然找到了tsv!!!

软件不用翻墙,也都是免费的

软件名:custom cursor

里面有很多样式,在youtuber分类那里竟然找到了tsv!!!

软件不用翻墙,也都是免费的

Enqilras_Ap

看了不止一眼!不要太明显了!!!(虽然只截了这一次……)还有张小🍊的个人

看了不止一眼!不要太明显了!!!(虽然只截了这一次……)还有张小🍊的个人

Enqilras_Ap

本来是截了发在ins上,发现加了个ins上的滤镜好看点,可以给各位画手太太做参考(递笔

本来是截了发在ins上,发现加了个ins上的滤镜好看点,可以给各位画手太太做参考(递笔

高桥酸糖

【Breddy】穿普拉达的杨首席

Chapter4.(完结)

  雨季格外消磨人的耐心,只有待在干燥舒适的室内才会觉得舒服一些。

  Eddy不想练琴,他的假日安排尚是空白,Brett看起来和他一样。

  倒不是没什么想做的事情,只是他对于上周的一些事情有些担忧。流言蜚语什么的,关于他和Brett。

  有人好奇首席先生为何热衷于一成不变的套装和看起来与他绝不相符的Prada——他们以为他会选择更加Old-fashioned的类型,就像他们也没办法理解Brett和Eddy又到底是怎么混到了一起。

  就好像黑糖珍珠奶茶出现以前没......

Chapter4.(完结)

  雨季格外消磨人的耐心,只有待在干燥舒适的室内才会觉得舒服一些。

  Eddy不想练琴,他的假日安排尚是空白,Brett看起来和他一样。

  倒不是没什么想做的事情,只是他对于上周的一些事情有些担忧。流言蜚语什么的,关于他和Brett。

  有人好奇首席先生为何热衷于一成不变的套装和看起来与他绝不相符的Prada——他们以为他会选择更加Old-fashioned的类型,就像他们也没办法理解Brett和Eddy又到底是怎么混到了一起。

  就好像黑糖珍珠奶茶出现以前没人理解为啥这玩意能放到奶茶里。

  Eddy盯着手里的奶茶发呆,Brett喊他打游戏他也没听见。

  有人去问了Brett。

  “你和那个一提啥情况?”

  他听见Brett低沉的声音说:“室友,朋友,以及同事。怎么了?”

  与Brett对话的人笑了几声,语气夸张,“你来真的啊,和他同住屋檐下?我不信你没听说过乐团里那些事情——一开始我就和你说……”

  Brett打断了那人的话。“伙计,那和我没关系。”

  他或许是走神了,没有意识到时间的流逝,因而下一秒Brett站在他面前他也没有注意到。

  “嘿,回家了。”Brett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轻轻抓着他的卫衣袖子,拉着他走向出口。

  奶茶甜得过头了,混着珍珠卡在喉咙口,他有点吞咽困难。

  为什么你不好奇那个答案?他好想问一问Brett。

  Eddy Chen有时候对距离感这事完全不敏感,或者说他一直以来都是这么个德行,等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某些时候无比伤人甚至是带来误解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

  那些传言有一半是假的,而他的“模糊不清”让他无法开口为自己辩解。

  “干嘛呢?”Brett走过来推了推他。“今天回来就闷闷不乐的。有什么事情想和我说一说吗?”

  吞咽困难和模糊的距离感令Eddy畏手畏脚,他回避了Brett询问的眼神,直到后者忍不住在他旁边坐下。

  “你是不是在想今天后台那件事?”

  Eddy不答话。

  “我不好奇,因为我从很久以前就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大学时期,Brett最后一年在学校乐团的时候在新生见面会上与那个腼腆内向的家伙有过一面之缘,遗憾的是他未曾和Eddy Chen同台过,反倒是和他的姐姐Belle更为熟识一些。

  模糊的界限感,Brett对这个概念也模糊,可以说得上是茫然。他向来是那个在社交之中游刃有余的家伙,但他从来也都知道自己并未真正融入过一段感情当中——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

  有的人过分亲近,有的人过分疏离。好巧不巧,Brett就是后者。

  成为职业乐手后他便愈发毫不掩饰,人群中,他从来都是过客。台前灯下,首席先生一身得体的黑色礼服,流畅华丽的乐章流于弦间,他是那个穿普拉达的杨首席,人们以他的衣着给了他一个这样的称号,而他与人类之间的距离并非一身定制礼服。他的疏离和独行披上了绰号的外衣,保护着他至今,无人走向他,无人看见他。

  Brett不好奇Eddy Chen的秘密,他同样有自己的秘密——为什么没人问问他是否会感到孤独?

  

  恰好世界上有一个人和他步调一致。你退,我便进一步。

  “我不好奇。”

  他们坐回沙发里,一人一个游戏手柄,没人继续那个如同雨水一半潮湿烦人的话题,屏幕上的画面切入菜单,Eddy趁着Brett选择角色的间隙扭头看了一眼。

  屋里亮着灯,衬得窗外愈发阴沉。雨不算大,甚至可以称得上轻盈,所以出门时会被雾似的雨水包裹,整个人都陷入在潮湿之中无法脱身。

  他是一场轻盈而漫长的细雨,无人为他停留,无人需要他的亲近。

  Eddy回过神的时候Brett正看着他,Brett看见了他的眼神,他稳稳当当地接住了这个湿漉漉的眼神,扭头看向窗外——“雨不大,晚上出去采购?明天就是小熊日了。”

 

 打完游戏的时间刚刚好,出门时因雨势不大,两个人没有人拿伞,Brett嫌Eddy走得太慢,拽起后者的手大步向前走。路灯下,他看见银色的雨丝穿过柔软的光,落在Brett黑色的外套上。

  他们交握的手温暖干燥,是从未有过的的距离,不远不近,刚刚好。


END


高桥酸糖

和AlbertWeyn老师的合绘

原本用于4mil音乐会贺图,但是有一些突发状况,故推迟到今天才开始动工

和AlbertWeyn老师的合绘

原本用于4mil音乐会贺图,但是有一些突发状况,故推迟到今天才开始动工

Mango

舞台

昨天的舞台是欢愉的,比10年前的大,亮,相机观众也多。然而隔着10年的坎坷路回首,再好的舞台也带着心酸。


“How do you feel Brett?”


"I should feel tired, but I actually don't know what I am feeling."


“Brett, I know there is no ...

昨天的舞台是欢愉的,比10年前的大,亮,相机观众也多。然而隔着10年的坎坷路回首,再好的舞台也带着心酸。


“How do you feel Brett?”


"I should feel tired, but I actually don't know what I am feeling."


“Brett, I know there is no perfection in art, but it was perfect."


"Ding, ding, ding! Thank you Eddy."


=====


There is no perfection in art, but their imperfection makes the experience more perfect.

艺术没有完美,人生的不完美中蕴含着力量,谢谢tsv把这种力量放大。


红领巾侠肝义胆

  是用真心换来的大冒险

  正是因为自己心怀对小提琴的热爱,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如果你非要用一流演奏家的标准去看待他们,也许是不完美。

  但是愿意将自己的不完美用如此方式展现,正是我羡慕、赞美、欣赏他们的原因。

  是用真心换来的大冒险

  正是因为自己心怀对小提琴的热爱,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如果你非要用一流演奏家的标准去看待他们,也许是不完美。

  但是愿意将自己的不完美用如此方式展现,正是我羡慕、赞美、欣赏他们的原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