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vb

42509浏览    1767参与
隨便取個名字好了

佘诗曼‖周文希   截and仍然一点点修


(最后一张吹爆❗)

女朋友太好看了呜呜呜,我爱Mandy妈一辈子!!坚韧温柔细腻的女孩!

讲真个人不喜欢Mandy结局,这么好的女孩子值得更好的!意难平意难平意难平!!!


佘诗曼‖周文希   截and仍然一点点修


(最后一张吹爆❗)

女朋友太好看了呜呜呜,我爱Mandy妈一辈子!!坚韧温柔细腻的女孩!

讲真个人不喜欢Mandy结局,这么好的女孩子值得更好的!意难平意难平意难平!!!



禾鬼君

【BL】叶荣添x马志强

🔷港剧《创世纪》


🔷人物代入罗嘉良x郭晋安


🔷TVBL系列


🔷老剧才是真绝色


🔷强强,互相扶持,不离不弃


🔷浪子回头大哥x居家贤惠弟弟


🔸评价:感天动地兄弟情


🔸个人上头程度:一般


🔸链接:

剪辑https://b23.tv/BV1ks411V7oX 

        https://b23.tv/BV1E7411V7Qg 


左攻右受

[图片]左受右攻
[图片]

🔷港剧《创世纪》


🔷人物代入罗嘉良x郭晋安


🔷TVBL系列


🔷老剧才是真绝色


🔷强强,互相扶持,不离不弃


🔷浪子回头大哥x居家贤惠弟弟


🔸评价:感天动地兄弟情


🔸个人上头程度:一般


🔸链接:

剪辑https://b23.tv/BV1ks411V7oX 

        https://b23.tv/BV1E7411V7Qg 


左攻右受

左受右攻

晨曦

【义海】【难解】

        货单!从哪里冒出来的另一张货单?

        夜色笼罩下,少女坐在桌前苦思冥想。

        她手里握着驹爷的把柄,也确实暗地里摆了那个石圻驹一道,才逼迫他降了一层进价。他不怀恨在心才有鬼,但是做生意讲究利益,名利场上一笑泯恩仇的多得是,没听说驹爷是小气人,一样的条件,都是东泰四虎将,没道理他放着得罪自己去和喜姐合作。...


        货单!从哪里冒出来的另一张货单?

        夜色笼罩下,少女坐在桌前苦思冥想。

        她手里握着驹爷的把柄,也确实暗地里摆了那个石圻驹一道,才逼迫他降了一层进价。他不怀恨在心才有鬼,但是做生意讲究利益,名利场上一笑泯恩仇的多得是,没听说驹爷是小气人,一样的条件,都是东泰四虎将,没道理他放着得罪自己去和喜姐合作。

        如果不是驹爷做小人,那怎么会有另一张一模一样的货单?

        接触、酒局、打草惊蛇、谈妥、到最后签字画押,每一步看起来都没问题,那个驹爷也一直表现的很正常,那张货单上每一条都是她一点一点研究出来,谈妥了之后驹爷才让人写在货单上,除了几个当事人,按理不会有外人知道。

        难道真的如姑姑所说,她年纪太轻,识不清人,被骗了?不会,不会,九妹摇着头,强压下纷扰的思绪。

        那天姑姑拿出货单后,阿爸气极了,直把两张货单都摔在地上,阿爸没细看,但是她仔仔细细比对过了,确实是一模一样的,真是奇事一件。

        后来呢,后来姑姑还说了什么?九妹努力回想着一个个细节,希望能从喜姐那天的言语里找到一丝一毫被她漏掉的蛛丝马迹。

        阿爸满脸怒火,不愿再听她解释,姑姑出来装好人,话里话外却全是想挑拨她和阿爸关系的,姑姑是怎么说的?

        “大哥,呐这些年你有多宠九妹,我们在外面拼命打天下,刀口上讨生活,九妹呢,在家里是娇生惯养,血都没沾过一滴,这蜜罐子里泡久了,难免行事天真了些,大哥也不要太过于责怪她。”

        她问姑姑是怎么知道整件事的?但她也故意没明说是哪件事,姑姑果然是老狐狸,直接顺着她说

        “九妹呐,错了呢就是错了,老实说,你都没入过东泰的堂,没坐上过一天的交椅,名不正言不顺。”

        “再说郑家有四虎将,东泰又有三千门生,各个都有条贱命,九妹你就痛痛快快当好你的大小姐。”

        前半句是废话用来转移话题的,后半句呢,当好郑家的大小姐,呵,自己虽然行事低调,但是想要插手东泰早就是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的,姑姑是怕自己和她抢权,趁着自己还未入堂便想扼杀在襁褓?

        那姑姑这一步还真是走对了,她确实没有后手,下月初六便是东泰开香堂的日子,这张货单不作数,这么短的时间叫她去哪里寻功劳?自从那件事后,阿爸对她插手东泰一直持反对意见,只剩下二叔态度不明,眼下的形势好像看起来都对自己不利。

        不对,姑姑的话向来是真假参半,不可全信,这里面又是哪句真,哪句假?

        我的货单作废了,她的货单却成真了!真的如她所说吗?和驹爷的接触她一向是暗着来的,姑姑是从哪里知道的?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真相是什么?只有在下月初六前弄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她才有机会扳回这一局。

        只可惜驹爷昨如日离开广州,也不知几时回来,要不然她也好去探探口风,看看是不是真的是这个石圻驹翻脸不认人。

        那姑姑呢,是不是也看准这一点?知道她没法验证她说的真假,又堵死一条路。

        思来想去,姑姑的目的好知,内情难测!眼下种种在九妹脑海里如搅混了的麻绳、黏糊糊的浆糊,寻不到入手,有几多猜测,却无从验证。

        “下月初六,初六……”,扳着手指头也知道没几天,“咣当……”是九妹碰翻桌上水壶的声音,她看着碎了一桌的陶瓷片,不由一阵烦躁。

        一时间,房间里的空气都浓稠几分,九妹觉得有些喘不上气,千丝万缕压着太阳穴,传来阵阵刺痛。她索性披上外衣,轻手轻脚地走出了郑家。

        外面的新鲜空气递来阵阵凉意,九妹倒是觉得清醒不少,她回过头看着这栋恢宏的郑家大宅,轻叹了口气,权力中心的漩涡,又会有几多纷争,那些亲情在利益面前又能剩下多少,可她除了拼命去争,去抢,还能怎样?




—————————————————————————

提一下,那件事,哪件事呢?后面想写一段军爷和九姑娘的往事。原剧里面,做女儿,九姑娘是没话说的,我觉得他们父女之间还是有真情实感的,可以扩充。也是那件事导致目前军爷很反感九妹插手东泰事物。

-LynnYuenkwan
20200407 - 機場特警...

20200407


- 機場特警


新警種警匪片 熟悉嘅TVB

出咗一個禮拜 劇情都算緊湊

睇得過 飛法政4幾條街咯

都係老演員 演技在線

20200407


- 機場特警


新警種警匪片 熟悉嘅TVB

出咗一個禮拜 劇情都算緊湊

睇得過 飛法政4幾條街咯

都係老演員 演技在線

九千七
哇! tvb你这样的话都能说得...

哇!

tvb你这样的话都能说得出来?!

所以女主角是不必要存在了是吗??

真系抵死啊你!!

哇!

tvb你这样的话都能说得出来?!

所以女主角是不必要存在了是吗??

真系抵死啊你!!

隨便取個名字好了

佘诗曼‖叶梓恩    截and有一点修


刚刚看完《天与地》,一路在思     考,虽然也没有看懂,但我还是很喜欢叶梓恩的结局。稍微调亮了一点,因为整部剧的色调黑黑的酷酷的,想给hazel有一点暖的感觉。


佘诗曼‖叶梓恩    截and有一点修


刚刚看完《天与地》,一路在思     考,虽然也没有看懂,但我还是很喜欢叶梓恩的结局。稍微调亮了一点,因为整部剧的色调黑黑的酷酷的,想给hazel有一点暖的感觉。


Lawlieese

【梁烈唯】病娇迷人的反派Kenny 飞虎(摸鱼,剪了一半)

【梁烈唯】病娇迷人的反派Kenny 飞虎(摸鱼,剪了一半)

仟与佰

【ProA】心长焰短 05

这段日子,好像仍然乏善可陈。


刹时间重逢,毫无准备,不知如何继续。唯独业已褪色的照片,安静陈列于书架的角落,在例常拿取资料的时候,不经意看一眼放在他心中的那个人。


她的笑魇,是他的残酷青春纪念。


心中有许多话,都没说出来。反复纠结中,忙碌而枯燥的生活还是一天天度过。


已过而立之年的Pro Sir还是孤家寡人。

他是否急切,旁人不得而知。

不过稳如泰山的Pro Sir可急坏了父亲兴叔,他的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对自己的终身大事一点也不上心。


眼见跌打馆老主顾的孩子都成家立业,甚至连徒弟阿勤都带结识的女朋友来拜见自己。他既有学识,又稳重孝顺且正义的儿子,为什么还没...

这段日子,好像仍然乏善可陈。


刹时间重逢,毫无准备,不知如何继续。唯独业已褪色的照片,安静陈列于书架的角落,在例常拿取资料的时候,不经意看一眼放在他心中的那个人。


她的笑魇,是他的残酷青春纪念。


心中有许多话,都没说出来。反复纠结中,忙碌而枯燥的生活还是一天天度过。


已过而立之年的Pro Sir还是孤家寡人。

他是否急切,旁人不得而知。

不过稳如泰山的Pro Sir可急坏了父亲兴叔,他的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对自己的终身大事一点也不上心。


眼见跌打馆老主顾的孩子都成家立业,甚至连徒弟阿勤都带结识的女朋友来拜见自己。他既有学识,又稳重孝顺且正义的儿子,为什么还没有任何消息呢。


“爸爸,我回来了。”

Pro Sir西装笔挺,系着紫罗兰色的领带,略带疲乏地推开家门。

不过他是从来不将工作上的烦恼带回家中的,所以兴叔只能看到儿子一如既往腼腆温和的笑容。


“阿栋,你回来啦。今天回来得很早啊,我炖了你最喜欢吃的鲫鱼豆腐汤,你一会一定要多喝几碗。”

兴叔从厨房探出头来,他身上系着围裙,俨然一位大厨的模样。


“好的,谢谢爸爸。需要我帮手吗?”

Pro Sir将西服外衣挂好,轻轻将身上浅蓝色衬衣的袖口折起,准备过去帮父亲。


“不用啦,阿栋,你忙了一天很辛苦了,快过去好好休息一下。厨房重地,闲人免进。”

说着便挥舞着漏勺将Pro Sir赶出厨房。


他拗不过父亲,只好无可奈何地退出。

母亲早逝,和父亲相依为命这样多年,父亲虽然是习武的粗人,但是也有一份柔情,将他所有的爱都给予了自己。

Pro Sir看着父亲在厨房忙碌的背影,感到阵阵温暖。


与往常任何一个平凡而温馨的晚上一样,Pro Sir与兴叔在家中吃晚饭。


Pro Sir专心吃饭,兴叔却暗中打量着儿子,心里盘算着怎么说。


“阿栋,明天就是周六,你有什么安排没有?”‘


“没有啊。”

Pro Sir嘴里塞着一口白饭,他含糊地说着。


“没有就好,明天早上约了老张去茶楼饮茶,他的女儿上个月刚刚从国外回来,你们小时候还见过面的。刚好趁这个机会,介绍你们认识认识......你不会像上次那样,临时又接到什么突发电话走掉吧。”


Pro Sir听到一半就觉得画风不对,他微微皱眉,无奈父亲又想出什么主意要介绍女生给他认识。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他前两次都侥幸躲了过去,这一次可怎么办......


正当他为此苦恼的时候,兴叔却胸有成竹地一笑,他知道这个从小就内敛的儿子肯定害怕这样的尴尬相亲场合,所以特意说了这个,只是为了接下来的事情做铺垫。


忽然兴叔一拍大腿,好像很懊恼的模样。

“糟了,我怎么把这件事忘记了。看来明天的早茶是吃不了了。”


原来,兴叔不知听跌打馆的哪位客人说,有一位命理师赖先生,看姻缘也看得很好。于是他灵机一动,特地起了大早去排了靠前的号,还交了一笔价格不菲的定金。

回来的路上,他才想到儿子受现代科学教育,怕他不相信这些不肯去,才兜了这样大的圈子试图说服他。


听兴叔说了去看命理占卜的事情,Pro Sir冒出无数问号。经过不算困难的思索,他果断选择了面对命理先生的荒谬,也不要面对陌生相亲女子的尴尬。


就这样,他此刻置身于这间位于商业区中心某大厦的办公室。


面对眼前肖似影帝伟仔的中年男子,Pro Sir莫名有些紧张。


虽然说他本人并不是很相信这些,但是人们在面对玄之又玄的未知与命运时还是会有一点不安与恐惧。


办公室的布置很简约整洁,与普通的办公室毫无二致。眼前的男子同样身着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坐在一台笔记本电脑前,并没有像一些所谓的大师一样穿古装,手持折扇,如世外高人一般故弄玄虚。


“布先生,是吗?你好。”‘


“赖师傅,你好。”


“你预约了看姻缘,你的出生年月已经登记在册,那么你的意中人的生年月你是否清楚呢?”


“请问你怎么知道我有意中人呢?”

Pro Sir觉得这种问法有些奇怪,和他听说过的那些算命的故事并不相同。


赖师傅闻言愣了愣,随即又换上温和礼貌的微笑。

“循例问下而已,如果有,就会围绕你们的关系分析预测。如果没有,那么就另说了。”


Pro Sir点点头。


意中人。


本来只是将来这里赴约,当做应付父亲的差事,不过赖师傅确实又不像江湖骗子,他也不禁认真思索这个问题。

既然已经来了,问问看也没有关系吧。


他思索片刻,将她的生日告诉了赖师傅。


只见师傅熟练地敲击键盘,说着什么“仲春二月”之类的话,Pro Sir不禁觉得眼前画面奇异违和,看来一切的学科都可以现代化与科技化。他不禁想到他们在实验室围绕着机器研究的场景。


他挑了挑眉,静待赖师傅接下来的分析。


“你们二人是旧日相识。”


Pro Sir心中诧异,却不动声色。


赖师傅也不作解释,坚定看法继续说。他并不像一些行家专门去察言观色客人的反应,揣摩意图以作结论的调整。


“干支上下相合,所以必成也。干神生支,则眷恋之意,君尤深切。伊人芳衷,亦倾于君。本命阴神,相生相合,洵属良缘。”

赖师傅文绉绉,也怪不得他,千百年来先师都是这样套语,就算外表再现代化,内里还是改不了的之乎者也。


“即是说,我们将来会在一起?”

Pro Sir终于忍不住发问,他最惊讶地是赖师傅对他心境的准确捕捉和对尚未开始飘渺无影的事情,直接给出确信的结局。


赖师傅微微一笑,轻松自在地点头认可,没有半分犹疑不定。


世界上的感情关系千千万,他又怎样能够笃定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的际遇因缘。


“不过申酉戌为流金铸刃之格,似霜桥走马。申酉戌课亦名从革,以其为西方一气也。三传具金,其气肃杀,何险如之?曰霜桥走马,危之矣。”

赖师傅大摇其头,又似乎很遗憾。


此课吉中隐凶,可见世间之事,难得全美。


Pro Sir听他说“流金铸刃”,“霜桥走马”仿佛武侠小说的古老文句,物象遥远,似懂非懂中,他只知道好像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请对方作进一步解释。


“很难说未来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形式呈现在人的眼前。同样的吉凶在不同的人身上会有不同的表现。这些凶兆也可能是实指,也可能是类比,也可能是隐喻。以流金铸刃而言,说不定是凶徒的刀剑,又或许是金属的现代武器设备等等。”


“可是刚才不是说我们会在一起吗?为什么一段简单的感情中,也会有这种凶伤的危险存在?”


赖师傅对此倒是十分淡然。

“天地间因喜致忧,因祸致福者,比比然也。吉凶相倚,未始相离。须知吉凶互见,各从其类,自有并行不悖之道。布先生你觉得呢?”


“因喜致忧......”

Pro Sir喃喃道。

不知道为什么,被这几个字狠狠戳了一下,内心刺痛。


苦笑着摇摇头。


他只知道喜欢一个人,在意一个人,有快乐,有喜悦,但是因为牵挂于心怀,忧愁更是绵延不绝。


走出大厦的一刻,Pro Sir又回到了常规的轨道。他却还是想着赖师傅的话语。


何谓命定。


既然有好有不好,他为何不可为可能会圆满的结局努力尝试。


葵山

【苗宣】牧师·印象(上)

(个人觉得是超越前作的一篇~)

戳我看文😔


 @JessMiu  @甜茶 

[图片]

(这是目前我最中意的一个封面啦!~)


[图片]


(个人觉得是超越前作的一篇~)

戳我看文😔


 @JessMiu  @甜茶 



(这是目前我最中意的一个封面啦!~)





煲劇開森

E832「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國語配音版」

內心深處龍敢威明白對他最好是阿蓮,表面矢口否認。令人作嘔白天鵝,醜態畢露。

E832「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國語配音版」

內心深處龍敢威明白對他最好是阿蓮,表面矢口否認。令人作嘔白天鵝,醜態畢露。

晨曦

【醒九的琐碎日常】

喜欢食毯子的鸟


四月四 正清明

这天,记挂了先人之后,猪笼里的一众街坊们纷纷出游踏青。

杨阳带着晴晴不知去了哪卿卿我我,连黄绿都和老婆一起去了小湖边上,剩下一帮单身汉也各有各的去处,可他们好像都有意遗忘了一个人,猪笼里的大家长,醒哥。

这段日子,其实猪笼里还有一位暂住的客人,九姑娘,或许是九姑娘成天忙忙碌碌众人怕打扰到她,又或许是她之前女魔头的名声太过深入人心,倒也没人喊她出去。

往日街坊邻居热热闹闹的猪笼里,倒是无意间成了他们的二人世界。

早上十来点,醒哥看着大好春光,撇撇嘴,这帮没良心的,出游也不知道喊他一声,罢了,自己天生的劳碌命。他想着今天难得出了太阳,便把经...

喜欢食毯子的鸟


四月四 正清明

这天,记挂了先人之后,猪笼里的一众街坊们纷纷出游踏青。

杨阳带着晴晴不知去了哪卿卿我我,连黄绿都和老婆一起去了小湖边上,剩下一帮单身汉也各有各的去处,可他们好像都有意遗忘了一个人,猪笼里的大家长,醒哥。

这段日子,其实猪笼里还有一位暂住的客人,九姑娘,或许是九姑娘成天忙忙碌碌众人怕打扰到她,又或许是她之前女魔头的名声太过深入人心,倒也没人喊她出去。

往日街坊邻居热热闹闹的猪笼里,倒是无意间成了他们的二人世界。

早上十来点,醒哥看着大好春光,撇撇嘴,这帮没良心的,出游也不知道喊他一声,罢了,自己天生的劳碌命。他想着今天难得出了太阳,便把经常盖的那条大红毯子拿出去晒晒喽。

九姑娘揉着眼睛打着哈欠下了楼,“醒哥,晒毛毯呢?”

“嗯,九姑娘你的黑眼圈这么重,又熬了一夜?”

“别提了,做生意哪有容易的,咦,你说我的黑眼圈真的很明显?那岂不是很丑”,边说着边掏出随身的小镜子,仔仔细细照了起来。

醒哥看着她有些心疼,九姑娘最近确实压力很大,都好多天没见过她笑了。

突然间,他看到一只周身羽毛全黑,唯独头顶有一小撮黄毛的鸟落在了他那条毯子上,低着头一啄一啄,很是可爱。

“九姑娘你快看那只鸟,它好像很喜欢食我的毯子。”醒哥像发现了新大陆般,兴奋地和九妹分享起来“鸟都喜欢吃一些细碎的食物,倒是没见过还有喜欢食毯子的!”

九姑娘的注意力终于从自己的黑眼圈挪到那只小动物身上,它一啄一啄的样子,真是萌化了,她噗呲一声笑了出来,随即又正了正声

“醒哥啊,你要是再不赶走它呢,下次你午睡盖的毯子上就会多一个洞了。”

“对哦”,醒哥只顾看她笑起来的样子,这会才反应过来问题的严重性,他可不想每天盖一条有破洞的毯子,于是悄咪咪上前,趁其(鸟)不备,对着毯子一阵乱拍,鸟儿无忧无虑地飞上了蓝天。

俩人又在庭子里聊了一会,那只鸟倒是又飞回过来一次,继续没心没肺地啄着,醒哥挥挥手,它又飞走了。

正当九姑娘准备上楼去办公的时候,却听得刘醒一声大喊“九姑娘,这次飞来了两只!”九妹回过头,果不其然,那两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家伙正对着醒哥的毯子一通猛啄,醒哥胡乱挥着手倒也没吓跑它们。

“九姑娘你说,它们会不会是夫妻啊,之前一只飞过来觉得这毯子口感不错,所以喊了另一只,一起来食喽”九妹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又或者它们不是来食毯子的,春天来了,这对鸟儿夫妻是想筑巢,看上了我的毛毯,想衔回去一点当成材料”。

“实在太佩服你的想象力醒哥,它们正对着一个地方啄,那可能已经有一个洞在。”

“啊!”庭子里一阵鸡飞狗跳(如果他们养了鸡和狗的话)“哈哈哈哈哈”还有一阵爽朗的笑声。

事实上,那对“鸟儿夫妻”不仅在醒哥的大红毛毯上留下一个洞,还留下了两滩……鸟粪,作为醒哥惊扰它们的……答谢。

后来呢,九妹红着脸帮醒哥洗了那条大红毯子,至于为什么红着脸,可能是她想到了醒哥当时说的“鸟儿夫妻”,她盯着毯子上的破洞出了神,想着,既然鸟儿都能在毯子上留下纪念,那她也要留下点什么,于是她悄悄向铁姐请教了女红,终于在扎破了数次自己的手后,缝上了毯子上的破洞,还留下了两个小字———醒九

只要用手摸,就能从线头上摸出来

再后来呀,醒哥十年如一日地盖着那条大红毯子,每次午睡都笑的特别甜,如果有人细看呢,就会发现,他的手总是轻轻抚摸着毯子一角上的针线。

那可是他的定情信物……


煲劇開森

E1 「歎息橋國語配音版」

開頭一幕晃了頭暈…

他不是你兒子也不是我兒子那他是誰兒子?…

E1 「歎息橋國語配音版」

開頭一幕晃了頭暈…

他不是你兒子也不是我兒子那他是誰兒子?…

Wing

【龔水】833愚人愚人後續

看完833當晚,整晚都睡不著。很大幾率這一集是為了鋪排之後may的出現,但不得不說其實都算是一集高質的龔水主線。無論真假求婚還是ff情節的拍攝都很用心,ending那裡真的看得很心疼很心疼,只不過其中某些情節實在玩得過火了。男方扮失憶求婚?女方用女人最痛來玩?雖然雙方都有不對,而我一直都很愛水水,但是這次相比之下更不能接受她這種做法。沉澱了兩天,想通了一個point:不能只是一味看他們美好日常,如果情侶間有些坎沒跨過去,有些刺沒拔走,很難將這一段關係升華。編劇讓他們面臨拍拖以來最大的感情考驗(當然可能之後may的出現這個考驗更大吧,這裡不作考究了等播出再算吧),希望這個鋪排到是有意義的。本文只...

看完833當晚,整晚都睡不著。很大幾率這一集是為了鋪排之後may的出現,但不得不說其實都算是一集高質的龔水主線。無論真假求婚還是ff情節的拍攝都很用心,ending那裡真的看得很心疼很心疼,只不過其中某些情節實在玩得過火了。男方扮失憶求婚?女方用女人最痛來玩?雖然雙方都有不對,而我一直都很愛水水,但是這次相比之下更不能接受她這種做法。沉澱了兩天,想通了一個point:不能只是一味看他們美好日常,如果情侶間有些坎沒跨過去,有些刺沒拔走,很難將這一段關係升華。編劇讓他們面臨拍拖以來最大的感情考驗(當然可能之後may的出現這個考驗更大吧,這裡不作考究了等播出再算吧),希望這個鋪排到是有意義的。本文只是寫後續,「挽救」一下雙方那晚過火的玩笑,但並不代表和好,有時候虐一下,也是為了看清未來的路。

 

……

「你好過分」。龔燁這句話一直在若水的腦裡迴蕩。他說出這句話的心情究竟是怎麼樣的?我究竟是不是令他太失望了?手機亮屏、息屏。若水重複著這個動作,對方狀態:在線上。對話框裡自從那晚之後就沒收到新的信息。而在輸入框內,光標不斷閃爍,似是催促若水把心裡的話快快告訴網絡另一端的男人。她卻步了,刪除,息屏。

手機亮屏,回復完工作的信息,他習慣轉到與若水的對話框。對方狀態:輸入中…「你係邊啊?」對話框內依然停留在那晚若水給自己發的最後一條信息。他有點期待收到新的對話,但是又擔心下一步不知道怎麼回復。顯然,他的擔心多餘了。

 

初戀cafe

五美圍在一起吃午飯 

洋:David姐,點解你唔叫埋Mary姐落來一齊食飯啊?係group度at佢都冇理我…… 

David:我已經當面叫咗啦,但係佢心情唔好,等佢一個人靜下啦。

Rebecca:Mary姐唔食飯得唔得嘅?不如我地買外賣俾佢啦。

Mia:唉,佢搞成咁,我地都有份造成。

Helen:咪係咯,其實我地應該阻止佢玩到咁大,霖翻轉頭真係玩得好過分,又唔怪得阿龔咁嬲。

Rebecca:切,咁果只咁噶龔燁咪一樣呃Mary姐佢有病咯。

Mia:我霖Mary宜家除咗唔開心,應該仲好自責吧。

David:唉,佢哩幾日做嘢都冇曬心機,仲錯漏百出,失曬魂咁。

洋:你估我老細又好好咩?哩幾日係咁穩我來出氣,連下個月要做嘅project都就來做曬啦,日日逼我地陪佢OT,你地睇下我對熊貓眼。

……


正當五人在討論,冇留意到風流三子一直在後面那張台偷聽。

Ivan揮了揮手,示意走入cafe的龔燁過來。

龔燁看了看旁邊那張大圓桌,一二三四五,少了最高那個。

 

Peter:兄弟,幫你買咗飯啦。

龔:唔該。

Andy:見你咁嘅狀態,一睇就知你同Mary姐未好翻啦。

Ivan、Peter:廢話。

龔:佢玩到咁大,仲嚇到我阿爸咁,點好翻啊?

龔燁一邊說一邊用調羹撥弄盤中的食物,語氣略顯煩躁。

Ivan:其實Mary姐都好自責啦,(三子眼神示意旁邊五位女士)你都唔好咁搏啦,停一停,霖一霖。

……

 

豪仔:Mary姐,落來買飯啊?

豪仔一聲馬上吸引了兩桌人的目光。

Mary:係啊……一碗白粥加全麥三文治外賣啊唔該。

豪仔:食咁少?莫非Mary姐你要減肥?係咪準備辦大喜事啊?


David見形勢不對,馬上沖到結賬台:hey!Mary前幾日陪我見客食到滯,咪要食粥咯。唔好咁啰嗦啦你,我order多五杯咖啡外賣,Mary張單入埋我數,爽手啲啦,我地趕時間啊。

 

豪仔:得得得!

 

Mary向David微笑了一下,轉頭向四美再點頭謝意。她知道右邊有張台的人一直盯著自己,但她很快回頭,拿了外賣就馬上離開。

 

Ivan:明避你喔。

龔:食飽了,我上去做嘢。

待龔燁離開後,Ivan:雖然阿龔今次求婚都好有誠意,但係咧,開場白好似又真係鋪排得麻麻地嘅……

Andy:咁兄弟一定要撐嘎啦!你想變節啊?

Peter:清官難審家庭事,我地都喺唔好出咁多聲,靜觀其變啦!



傍晚九點,尋寶圖

若水的精神狀態十分不佳,做事正如David所言,錯漏百出。若水不想再麻煩其他人幫自己,所以要用額外的時間來把工作慢慢做好。若水看了看桌面那半份吃剩的乾巴巴的三文治,拿起來把餘下幾口都塞進嘴裡,喝了幾口已經放涼的茶,咽了下去。若水收拾了一下,關好燈,離開了尋寶圖。進電梯的那一刻,手差點習慣性按了市場部的樓層。她歎了歎氣,直達大堂。

 

若水下班後並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護老院。

護士:熊小姐?咁夜嘅?得你一個?

水:啊…係啊,龔生佢唔得閒,今晚得我一個。

護士:哦。咁你自便啦,我啱啱經過K房,見到龔伯係度食緊水果。

水:哦好啊,唔該你。

 

若水走到K房門口,又遲疑了。她知道自己那個過分的玩笑不僅傷害了龔燁,還傷害了龔爸。她當晚看著龔爸暈倒在自己面前,那個場景不敢回想。若水隔著門的玻璃看到龔爸正在吃水果看電視,覺得自己不應該出現打擾他老人家休息,見到他沒事就安心了,於是轉身離開。

 

護士:龔生?熊小姐又話你今晚唔得閒來嘅?

龔:哈?佢來咗?

護士:係啊,佢走咗冇几耐咋嘛。咁奇怪嘅,佢又話你唔來,你又唔知佢來……

龔:哦,冇,我OT完唔記得同佢講咋嘛,哈…哈哈,我入去睇阿爸先。

……


友:仔,你來咗啊?

燁:係啊,阿爸,啱啱Mary係咪來過啊?

友:冇!我一直自己係度睇電視咋嘛。阿仔啊,你掛住人掛到有幻覺啊。正正經經追翻我心抱仔返來啦,佢嚇親我地係唔啱,但係你又話咩自己老人癡呆嘖,你睇你阿爸我幾醒目!

燁:係啦係啦,我知啦。

……


第二早,如常上班。似是有意,又像是巧合。一個習慣了早上班完成工作,一個不得不早上班調整狀態,就這樣,二人在大堂相遇了。

 

水:早晨。

語氣似是對上司問好一樣小心翼翼,畢恭畢敬。

龔:早晨。

語氣平淡,甚至收起了一向對同事那種公關熱情。


電梯門打開,打破了二人尷尬的氣氛。龔燁沒有按下市場部的樓層,也沒有按下尋寶圖的樓層,而是按了頂樓的數字。若水明白他有話想說,也不阻止。

 

天台

龔:你想避我避到幾時?

水:我……對唔住。

儘管若水心裡有很多話,但不知道從何說起。

龔燁以為若水會說很多很多話,但萬萬沒想到第一句就是道歉。

龔:咁,我都有唔啱。

水:如果冇麼嘢,我落翻去做嘢先了。

若水依然想逃避。

龔:Mary,其實有啲嘢唔講清楚,我霖我地嘅關係好難修補。

水:咁你想我點啊?我真係好辛苦啊,每一日都要避開你,我唔知點面對你啊,我知我做錯咗,但係你一開始就同peter果幾只嘢話要玩求婚啊,咁我先誤會咋嘛,我點知你來真嘅。搞到世伯咁,搞到個求婚場面咁,我都好自責好後悔仲好混亂啊,咁我可以點啊?我宜家嬲我自己多過嬲你,你明唔明啊?求下你了龔總監,俾翻啲空間同時間我得唔得啊。

若水實在忍不住了,這幾日身心的折磨令她的壓力到了頂端,已經紅透的雙眼,不知是因為疲勞還是情緒爆煲。下一秒,眼淚一下子就嘩啦嘩啦流了出來,像扭開的水龍頭一樣,剎不住車。

龔燁看見她的眼淚,很想幫她抹走。他不知道自己現在這一刻應該做什麼,他想抱著她安慰,但是心裡依然為那晚的事情耿耿於懷。

若水講了兩句話,令龔燁的心閃過一下刺痛。

龔:咁……不如我地大家都冷靜下,哩段時間我唔會再穩你了。

 

此夜,龔燁就如當晚一樣,輾轉反則。身旁的半邊床依然是空空的,冷冰冰的。雖然旁人都在極力勸說自己,甚至今早在天台和媽呢空面對面的對話都感受到她很難受。但是自己和媽呢空的感情究竟是不是出了問題?是不是真的需要時間來沉澱一下,看看二人究竟適不適合走未來的路?兜兜轉轉終於在一起,但來到結婚這一步就出現了意想不到的狀況。自知其實還在生氣,同時自知心疼那個女人。不願多想,龔燁起身,把身旁的枕頭收起放入衣櫃頂層,再回到床上,強迫自己不要再回想若水那兩句話。

「龔總監,我希望你可以俾翻少少尊嚴我。」

「我唔想再係你面前喊,特別係宜家。」


小月餅麻麻
《刑事偵緝檔案Ⅲ》1997 ★...

《刑事偵緝檔案Ⅲ》1997 ★★★★


刑Ⅱ、刑Ⅲ 都不錯

內容精彩 不容易猜到

《刑事偵緝檔案Ⅲ》1997 ★★★★


刑Ⅱ、刑Ⅲ 都不錯

內容精彩 不容易猜到

仟与佰

【ProA】心长焰短 04

餐厅环境清幽,悠扬而轻柔的丝竹乐音在空气中缓缓流淌,临街的窗被翠绿的木帘遮挡,挡住了午后刺眼的阳光,也隔开了城市的烟尘与喧嚣。


透过帘幕,斑驳光影洒落在餐枱边沿。


多年未见,倒一时也不知说些什么好。

重逢喜悦被冷静本能钳制。

在初时礼貌客气的数句寒暄后,她与他却又陷入了稍显尴尬的沉默。


各怀心事。


安静用餐。


颀秀的睫毛扑闪,不经意落入他的眼帘,激起心底的阵阵涟漪。

不过她却好像还未注意到他眼底的波澜。


似乎感觉到了沉默氛围的诡异,Kelly先开口,温和笑着,再次向他道谢。...


餐厅环境清幽,悠扬而轻柔的丝竹乐音在空气中缓缓流淌,临街的窗被翠绿的木帘遮挡,挡住了午后刺眼的阳光,也隔开了城市的烟尘与喧嚣。

 

透过帘幕,斑驳光影洒落在餐枱边沿。

 

多年未见,倒一时也不知说些什么好。

重逢喜悦被冷静本能钳制。

在初时礼貌客气的数句寒暄后,她与他却又陷入了稍显尴尬的沉默。

 

各怀心事。

 

安静用餐。


颀秀的睫毛扑闪,不经意落入他的眼帘,激起心底的阵阵涟漪。

不过她却好像还未注意到他眼底的波澜。

 

似乎感觉到了沉默氛围的诡异,Kelly先开口,温和笑着,再次向他道谢。

 

“这次的事真的要感谢你帮忙。刚才在警署听Madam讲,多亏你在现场找到了关键证物,才这样顺利重现了事情的真相。”

 

听到她从最近的案件开始讲起,莫名失落的情绪在Pro Sir这里一闪而过,不过他用一个同样灿烂礼貌的笑容,将微细情绪掩饰得很好。

 

他谦逊地说。

“应该做的,这是我的分内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的工作就是找出真相,不冤枉任何一个无辜的人,不让凶徒逍遥法外。”

 

Kelly欣赏地望向他,轻轻点头,表示赞许。

“要做到毋枉毋纵,又真是不容易。的确很了不起。”

 

“你也很优秀啊,你读书的时候,成绩就已经很出色,现在成为补习天后。广告牌贴在街头,人尽皆知,多厉害。”

 

“公司宣传而已,我想我这个老师,当得也很失败……”

她抿起小酒窝,话语无奈。

 

“其实与你无关的!”

看着她陷入自责的低落情绪,他忍不住急忙出言为她辩护。

 

被他突然打断,她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那些学生做的事情,他们应该学会自己承担责任。不论这些人做了什么事情,我只知道你一定是一个好老师。”

 

听他愤慨到荒谬意味,Kelly玩味一笑,挑了挑眉。

“会不会太确信了?不是说凡事都要讲证据吗?你都不是我的学生,怎么可以直接认定我是好老师?”

 

一连串的问题问到他还不知如何回答,她却继续说。

“不过,我都不准备继续当老师了,谈是否是好老师也就没有意义了。”

 

心下一颤。


不当老师,不会是……


其实知道他不应该这样想,但是那些八卦杂志的图文并茂的故事还是第一时间从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想知道答案,但是不懂怎么开口问,或者更重要的是,他并没有资格问。

毕竟她与他只是,熟悉又陌生的人。

还有很多很多,错失的事情,亟待他去了解。

 

他按照正常人会有的反应应答。

“你教书教得那么好,不当老师会很可惜。”

 

“其实不完全因为这次的事情,这间补习机构的理念和我的想法不是很一样,这次事件充其量是导火索。辞职也很好啊,这些年我也存了一定的积蓄,家明已经毕业,家乐也长大了,家里的负担没有那么重。我也可以趁这个机会,停一停,想想我到底想要做什么。”

Kelly想了想,认真地讲着自己想法。

 

Pro Sir见她提起两个妹妹可以放心时的欣慰神情,突然很有共感。

 

接下来,他与她闲聊了些近况日常。

 

Kelly好像很喜欢听他讲做法证工作的事情,他怕吓到她,就挑一些没有那么恐怖的案件,只讲工作中有趣的细节。

 

“你的生活好像在拍警匪片。”

 

“很闷的。”

他抿了口茶,笑言。

 

“警匪片不仅情节跌宕离奇,感情线也特别扑朔迷离,丰富多彩啦。事实上,我们只是交给仪器去做重复的检测,而生活方面也极单调乏味。”

 

Kelly用手背轻轻托住下巴,专注地听他讲话,将信将疑。

还没有说什么,放在一旁的手机忽然有来电震动,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她拿起电话,来电显示是一个她再也不想见到的人。

 

犹豫片刻,她按下挂断键,将手机放回枱面。

 

他敏锐地捕捉到她神色由轻松愉快到不悦的变化。

 

又是同一个人的电话,她狠下心,将手机直接关机。

 

装作若无其事,她不着痕迹地深吸一口气。

“现在就安静了。手提电话就像一根绳子将人紧紧捆绑住,以前没有这些的时候,不是照样过得很好。尤其是上课的时候,电话打进来,我一律不会接听的,好烦人。”

 

听她抱怨,是在说手机,也许是在说手机对面的那个人。

Pro Sir只怪自己的观察力太好,就算屏幕是反向面对他,有一段距离,还是一眼就看到来电显示是谁。

 

她和Jason,他们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Pro Sir很想知道,但是理智告诉他,他不应该唐突地询问任何问题。Kelly愿意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他。

 

他抿出一对大酒窝,同样状似轻松地说。

“我也是怕了手机来电,每次突然有电话,必定是哪里又出现了命案,无论正在哪里做什么,都得赶去。如果没有发明电话,就真的可以世界不理了。”

 

就这样,各怀心事地开始,又小心翼翼地结束。

 

这次的饭聚,平稳氛围中漂浮的奇异感觉让他有些难以回神。

 

吃完饭,Pro Sir知道Kelly没有开车,主动提出送她回家。

 

“不好啦,要绕远路,我打车就好了。”

 

“不麻烦的喔。”

 

“都是不好啦,你下午还有工作嘛。我自己可以的。”

她极力推辞,他点点头,不好勉强。

 

陪她到一旁等的士,午后阳光猛烈得出奇,他的额头微微渗出汗珠,而她大概更加难耐,不过文静如Kelly,对此始终没有什么怨言,好像等得很惯一样。

 

终于等到一辆空载的车,隔着车窗,他微微弯腰与她挥手告别。

 

她已远去,而他仍然伫立在原地,认真望向载着她的的士消失在车流中,直到面目模糊。

柠檬草夏天

60-70年代出生并在TVB影视剧中饰演坏女人角色的演员,最爱这3位:邵美琪 — 韦海怡、蔡少芬 — 齐雪儿、张可颐 — 区学儿。

60-70年代出生并在TVB影视剧中饰演坏女人角色的演员,最爱这3位:邵美琪 — 韦海怡、蔡少芬 — 齐雪儿、张可颐 — 区学儿。

小月餅麻麻
《法網伊人》2002 ★★★☆...

《法網伊人》2002 ★★★☆


童年回憶阿

絲襪奶茶 

《法網伊人》2002 ★★★☆


童年回憶阿

絲襪奶茶 

吃了这个棒棒糖

还是应某同学要求把曾任西游记一编审工作的叶广荫先生那篇脑洞的其他篇章弄上来了是(1)/(4)-(8)。(2)(3)请看另外的帖子。来源:fb(作者id看截图)

这篇东西本来就是他自己写着玩的,着墨比较多的是师兄弟三人。大家可以当成一篇叶生作为编审人员是如何思考剧情的文章来读。不过对于所有故事创作其实也是一个道理。同时也可以看成是一个同人小故事。≧∇≦


而我,只想表白我的少女空T^T


补充:叶广荫先生1997年就已经离开tvb了。根据别的资料来看tvb剧本属于流水线工作,一人负责一部分,即使叶生继续当编审也不可能全部情节由他拍板,大家看着玩就好。不过从表述上来看他倾向于跟dk合作是...

还是应某同学要求把曾任西游记一编审工作的叶广荫先生那篇脑洞的其他篇章弄上来了是(1)/(4)-(8)。(2)(3)请看另外的帖子。来源:fb(作者id看截图)

这篇东西本来就是他自己写着玩的,着墨比较多的是师兄弟三人。大家可以当成一篇叶生作为编审人员是如何思考剧情的文章来读。不过对于所有故事创作其实也是一个道理。同时也可以看成是一个同人小故事。≧∇≦


而我,只想表白我的少女空T^T


补充:叶广荫先生1997年就已经离开tvb了。根据别的资料来看tvb剧本属于流水线工作,一人负责一部分,即使叶生继续当编审也不可能全部情节由他拍板,大家看着玩就好。不过从表述上来看他倾向于跟dk合作是毋庸置疑的。




吃了这个棒棒糖

应某同学要求现在把西游记二换人的补充篇转过来。因为比较短,另外我把叶广荫他对第二部里面通臂猿猴这个角色怎么出现的个人分析也一起转了过来。大家可以对当时剧本编写出现的矛盾稍微有点了解。

来源:fb(作者id看截图)


以下为个人吐槽,如无兴趣可略过。

我其实对于叶生他在补充里对另一个编审张华标的评价不置可否。我觉得说一个人的作品对于个人人品有一定反应是对的,但不应该单拿某一个作品而更应该看总体性。(事先声明这两人我之前都不认识,都在网上看的资料。对!我又去学习了我最近真是学习小能手)

溏心风暴是2007年的作品。张华标是1981年开始当的编审,直至溏心风暴诞生为止的27年里总共编审了超...

应某同学要求现在把西游记二换人的补充篇转过来。因为比较短,另外我把叶广荫他对第二部里面通臂猿猴这个角色怎么出现的个人分析也一起转了过来。大家可以对当时剧本编写出现的矛盾稍微有点了解。

来源:fb(作者id看截图)


以下为个人吐槽,如无兴趣可略过。

我其实对于叶生他在补充里对另一个编审张华标的评价不置可否。我觉得说一个人的作品对于个人人品有一定反应是对的,但不应该单拿某一个作品而更应该看总体性。(事先声明这两人我之前都不认识,都在网上看的资料。对!我又去学习了我最近真是学习小能手)

溏心风暴是2007年的作品。张华标是1981年开始当的编审,直至溏心风暴诞生为止的27年里总共编审了超过四十部连续剧再加上大概十部电视电影(wiki)。其中出现了一两个特别极端的角色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而且一般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说在多年尝试了无数角色和情节以后普通故事都能信手拈来的情况下难道不想尝试创作一些更为极端的角色和矛盾吗?我个人是偏向于给予作品更多宽容的,一个人能创造出什么样的角色情节只能代表他已经达到这种深度和广度但并不意味着他一定就是这样的人。另外连续剧创作是一个团队工作,虽说编审领头,而且很多还是双编审,溏心风暴亦是。

当然我没都看过这四十多部作品我私底下也不认识他,说不定他创造的角色十个九个渣还有一个超级渣,个人人品还烂到不行也说不定。

我说这个只是希望大家能站在一个中立的角度去看这篇文章,毕竟我觉得原文个人感情色彩过重,当叶生个人吐槽看看就好。

另外第二集小猴子的我又重看了一下,我个人是没有想这么多啦,至少从来没有想过用“阿谀奉承”这个词来形容他。这种讨好型行为我觉得在一个小孩子或者说弱者身上挺常见的吧,我个人是理解为人类天性之一。当然他是一只小猴子可能比较不一样≧∇≦


没事吐吐槽有什么想法大家也欢迎一起探讨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