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xl

18.4万浏览    1042参与
请称呼我为hentai

再见

我喜欢她

……

刚上初一时,她成了我的同桌。她成绩很好,一直都是年级前五十,而我只在五十至一百间徘徊

她长的很好看,长发束起来显得特别温婉,我第一眼便喜欢上了。她不喜欢讲话,有些腼腆,但我却恰恰相反,后来才发现,她其实也是个活泼的女孩

我们加了联系方式,双方家长也认识。一次我来到了她家过夜,半夜时,我悄咪咪的在她耳畔说:“我喜欢你”我没想到她也没睡,回应:“我也是”

就这样我们瞒着家长在一起了,和其他情侣一样,相恋了两年多

初二最后的一次成绩下来后,她就转学了,那天她抱了我,在别人不注意时亲了我

凌晨一点多,她QQ 微信发了条信息

“再见,还有我很爱你”

她把我删了...

我喜欢她

……

刚上初一时,她成了我的同桌。她成绩很好,一直都是年级前五十,而我只在五十至一百间徘徊

她长的很好看,长发束起来显得特别温婉,我第一眼便喜欢上了。她不喜欢讲话,有些腼腆,但我却恰恰相反,后来才发现,她其实也是个活泼的女孩

我们加了联系方式,双方家长也认识。一次我来到了她家过夜,半夜时,我悄咪咪的在她耳畔说:“我喜欢你”我没想到她也没睡,回应:“我也是”

就这样我们瞒着家长在一起了,和其他情侣一样,相恋了两年多

初二最后的一次成绩下来后,她就转学了,那天她抱了我,在别人不注意时亲了我

凌晨一点多,她QQ 微信发了条信息

“再见,还有我很爱你”

她把我删了

过了几分钟,我又接到了她的电话

“分手吧”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她就挂断了,当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再次拨打她的电话没有人接通过

我崩溃的哭了很久

脑子里全是两年里和她相处的点点滴滴

在一起那天是2020年5月20日

分开那天是2022年6月17日



世俗

世俗

“为什么他们不同意”

“真的恶心吗”

“我该怎么办”

“爸妈,放过我”

“我没有病”

“我只是爱上了一个人而已啊”

“为什么一定要是男孩子(女孩子)”

“我要放手吗,可我真的好爱ta”

“我爱一个人有什么错”

……

“无需在意世俗的眼光,不要与世俗同流合污”

“爱没有错,相爱也没有”


“为什么他们不同意”

“真的恶心吗”

“我该怎么办”

“爸妈,放过我”

“我没有病”

“我只是爱上了一个人而已啊”

“为什么一定要是男孩子(女孩子)”

“我要放手吗,可我真的好爱ta”

“我爱一个人有什么错”

……

“无需在意世俗的眼光,不要与世俗同流合污”

“爱没有错,相爱也没有”


桃乐丝

🥲🥲🥲看看孩子吧,再d不到老婆修🦊就要emo了!

这里是个H

出生日期08/03/17

外貌:自认为不算丑还可以(主页有照片),有点胖,个子不高(160)

性格和习惯:典型的entp(有点像猫一样,爱撩事,爱犯贱,然后撩完了就跑,被抓到了就认怂。又有点像狐狸,比较狡猾,心眼多)活泼外向(会有阴暗面,只是很少表现出来而已)不太注意细节(这一点从我聊天事经常错字就能看出来了)有点自卑,非常粘人,话唠(和我讲话90%不会冷场,但是前提是你要理我,我绝对不会热脸贴冷屁股)我自己觉得我是个感性的人但我同学说我在有些时候理性到可怕,嘴炮(嘴上啥都敢说,但是一个都不敢干)喜欢分享一些生活上发生的事(最常干的就是吐槽,和分享一些很脑残的笑话,后面熟了...

这里是个H

出生日期08/03/17

外貌:自认为不算丑还可以(主页有照片),有点胖,个子不高(160)

性格和习惯:典型的entp(有点像猫一样,爱撩事,爱犯贱,然后撩完了就跑,被抓到了就认怂。又有点像狐狸,比较狡猾,心眼多)活泼外向(会有阴暗面,只是很少表现出来而已)不太注意细节(这一点从我聊天事经常错字就能看出来了)有点自卑,非常粘人,话唠(和我讲话90%不会冷场,但是前提是你要理我,我绝对不会热脸贴冷屁股)我自己觉得我是个感性的人但我同学说我在有些时候理性到可怕,嘴炮(嘴上啥都敢说,但是一个都不敢干)喜欢分享一些生活上发生的事(最常干的就是吐槽,和分享一些很脑残的笑话,后面熟了也会分享一些我弹琴或者唱歌的音频啥的)熟了以后会爆粗口,满脑子黄色废料。我说话会比较直接(但绝不是低情商的那种)因为我习惯有事直接说,然后说出来一起想办法解决问题,非常喜欢用括号(从我的自介里就可以看出来了)一般11点左右睡,喜欢毛绒绒的动物玩具(床上全是)


爱好特长:会钢琴,会唱歌,爱看书(主看耽),爱听歌,(主要听欧美,欧美主霉霉,还会听一些日漫主题曲或者八爷的歌),爱拼乐高,会四种语言(主中英,德语仅限于会,希腊语之前学的,现在忘差不多了)会看一些漫但看的不多

:Taylor Swift(霉霉),nijisanji en的vtuber和个别的个人势,还有一些墙头,这里就不说了。不是脑残粉,可以接受对我偶像的客观评价,但是接受不了刻意诋毁

雷点:任何nc粉,发消息不回(我可以接受有事,提前告诉我回不了),冷暴力,想分手不先告诉我而是直接删或者不回消息(磨合期也不行),故意踩雷,对任何东西毫无依据的评判

理想型:卡女,但不卡属性(因为我不是很在意这些,只是喜欢女孩子而已),发消息会回(不说秒回,但看到了至少要回一下),大部分时间在线,粘人点,脾气好一点,耐心一点,坦诚,有问题直说然后一起想办法解决(有问题真的要说出来,不要憋着啊,憋着是没办法解决问题的),比我高一些,好看一点(因为我有点颜控)


别的我现在也想不出来多少了,就先这样吧,有意向的可以带自介找我,和我先聊聊(不秒处,会先聊一会了解一下)


桃乐丝

看….看..孩子…吧!QAQ

[图片]
[图片][图片]

[图片]

纯素颜,苹果原相机,没有ps。找对象咱就是讲究一个坦诚!!!

我自己害挺满意的嘻(是不是有点普信女🥲)

自介在主页,家人们狠狠地(是这个地吧?)d我!!!🙏🏻🙏🏻🙏🏻

再没人d我,修🦊(朋友说我很狡猾很爱犯贱,笑起来也很贱像狐狸,所以就修狐狸吧)就要emo了






纯素颜,苹果原相机,没有ps。找对象咱就是讲究一个坦诚!!!

我自己害挺满意的嘻(是不是有点普信女🥲)

自介在主页,家人们狠狠地(是这个地吧?)d我!!!🙏🏻🙏🏻🙏🏻

再没人d我,修🦊(朋友说我很狡猾很爱犯贱,笑起来也很贱像狐狸,所以就修狐狸吧)就要emo了


夫悦.

等到txl不是缩写,我们就赢了

   虐文,结局反转。txl无罪。男主小受冰椒,谨慎食用

   “李队,这次作案手法极其残忍,案件不好处理啊”小岩拿着案件分析报告,有些犹豫的说

      “…”

      “朝阳市第五区戒同所被烧,警方对此怎么解释?”

       朝阳市第五区警局门口,一堆记者挤着戴眼镜的男人,不停发问...


   虐文,结局反转。txl无罪。男主小受冰椒,谨慎食用

   “李队,这次作案手法极其残忍,案件不好处理啊”小岩拿着案件分析报告,有些犹豫的说

      “…”

      “朝阳市第五区戒同所被烧,警方对此怎么解释?”

       朝阳市第五区警局门口,一堆记者挤着戴眼镜的男人,不停发问

       “具体案件情况不便说出,我们会抓紧破案的。”为首的那个男人面不改色的敷衍

        外面的天空阴沉沉的,散落在空气里,的雨滴越来越大,直至一道水幕降下 

        昏暗潮湿的地下室里,一个少年抹了抹嘴角的血,不在意地抬头看向动手的那个男人 。

       “李队,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你少给我装疯卖傻,戒同所所长怎么④的你会不知道吗?一把火烧了戒同所,沐野,你疯了吗?”李队气息不稳地看着她。

          听到戒同所,少年的眼里如同一把火席卷而来。

          他嘲讽的仰头笑着“这些远远不够,哈哈哈,他再也回不来了,他们都该④!”

           李队有些头疼地看着他,却打心眼里为这两个孩子感到不值。

           后来,雨下得很大,李队无奈的离开了…出租屋的地板漫了水进来,一个少年抱着骨灰盒静静地唱着他们爱恋时的歌谣。

           “阿迟,为什么要救我,和你一起死了就不会这么难受了…阿迟乖,等等我,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少年的眼角流下了清澈的泪水,清澈地只有这个世界是肮脏的。

           第二天,朝阳市第五区戒同所所长及家人遭惨④,以跪倒的姿势朝着一个方向,虔诚的忏悔。戒同所早已成了废墟…

            一位来自天涯的网友说:他们的爱本就无错,畸形的定义是忏悔的结果。

          李队打完字,捂着脸痛苦着,他答应了沐野的请求…

          枪必这一天,人间骄阳正好,只是风寂寥,雨萧条。沐野被绑着双手,站在邢台前。即将枪比的那一刻,警官问沐野有没有什么话要说,沐野无言,脑海里却回忆起了与他最亲密的爱人的点点滴滴。他笑了,脸上却爬满了泪水,阿迟,我好想你…想在和你看星星,哪怕一秒。

           枪声响的那一刻,人群中有人推开了围堵的警官,也有人一窝而上大喊“txl无错”,更有人把戒同所里的黑暗以及所长贪污,受贿,草菅人命的证据放出…

        一时间网上的热潮掀到了中央,无数人为txl发声,无数人恸哭着不公…世俗终究还是抵不过他们炽热的爱,明媚的光也可以驱散黑暗 。

          郊野外两个少年静静地靠着彼此,感受着来之不易的幸福,李队用相机记录下了这美好的一刻。

        等到txl不是缩写时,黎明的钟声敲响,我们会赢的。世俗又怎样,少年的热爱无所畏惧,万丈光芒。

        他说“我想带你去远方,没有诗,只有你和我”

        错别字为了过审,作者脑子没泡,请放心食用

。

安梦

我叫周霖,我爱上了一个女子,但我也是女子。我爱的那个女子叫安梦,她很漂亮,让人看了一样就忘不掉的那种。我们算是青梅青梅,我小时候第一眼看到她,我就确信我一定要和她做朋友但不知是在何时我竟爱了她。

我们在同一所幼儿园、初中、高中、甚至是同一所大学。在大学里安梦开始谈恋爱,我每次看到她对那些男人的好我就像把安梦藏起来让她只能对我好,我嫉妒那些能光明正大喜欢安梦的人。

毕业后我和安梦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我和安梦也顺理成章的住在一起了,但美好的生活总是短暂的,安梦找了一个男朋友,安梦只要有空就会和她男朋友在一起。后来安梦还要搬去和她男朋友一起住,我只能给安梦撒娇说我自己一个人住,安梦也没有再提过要搬......

我叫周霖,我爱上了一个女子,但我也是女子。我爱的那个女子叫安梦,她很漂亮,让人看了一样就忘不掉的那种。我们算是青梅青梅,我小时候第一眼看到她,我就确信我一定要和她做朋友但不知是在何时我竟爱了她。

我们在同一所幼儿园、初中、高中、甚至是同一所大学。在大学里安梦开始谈恋爱,我每次看到她对那些男人的好我就像把安梦藏起来让她只能对我好,我嫉妒那些能光明正大喜欢安梦的人。

毕业后我和安梦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我和安梦也顺理成章的住在一起了,但美好的生活总是短暂的,安梦找了一个男朋友,安梦只要有空就会和她男朋友在一起。后来安梦还要搬去和她男朋友一起住,我只能给安梦撒娇说我自己一个人住,安梦也没有再提过要搬出去和男朋友一起住。

再到后来我开始挑拨安梦和她男朋友的关系,终于他们俩在秋天里分手了。我喜欢秋天,因为那是我遇到安然的季节。

我以为我的爱不会被她发现会一直被深深埋藏。

在一次同学聚会上我喝多了,安梦把我带到家后,我对安梦表白了,安梦什么都没说。到第二天我去找安然我发现安梦已经离开了我和她共同的家,我打算出门找她的时候,我看到了安然给我发的信息。她说:我们两个都是女子。你不怕世俗的眼光吗?你不怕别人在背后说你说你爸妈的不是吗?我们终究是不合适的。

其实我忘了告诉她,我父母离婚了,他们谁都不要我。

现在连安梦都不要我了。

她走了以后我开始自暴自弃,我每天酗酒,我沉浸在酒精的世界里希望能忘掉她,我也尝试过和别人试试但我发现我还是忘不掉她。

我好像撑不下去了

(安梦不是特别而是唯一)

疯姑娘斯图尔特

PRIDE DAY

今天是Pride Day好耶!

Love is love.🏳‍🌈 @Heloiser · Claire · Heyderman [图片]

[图片]
[图片]

今天是Pride Day好耶!

Love is love.🏳‍🌈 @Heloiser · Claire · Heyderman 




先生:鸦

“愿现实接受同性恋,愿网络接受异性恋。”是我听过最大的屁话

我从来没有见过谁不接受异性恋,这话很好笑。好像异性恋和同性恋一样,都在受压迫,只不过是被压迫地方不一样而已,还要把这两种取向对立起来。

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网络上面,所谓的对异性恋的“不接受“也只是仿照着人们对同性恋的态度照搬过去了而已,是一种讽刺和幽默的反击。

要是连这种几乎是挖苦自己,伤敌八千自损一万的话,都能把你伤到,那实在是无法可想了。毕竟这些话同性恋听过非常多遍,说出来的时候心情想必也是不好的。

而且网络上面也并没有接受同性恋,最多只能叫对同性恋宽宏大量。好像“你是个白血病人,但没事,我不歧视你。”压根没有想到同性恋根本就不是一种疾病。说这些话的时候,还要标明一下自己的底线,“......

我从来没有见过谁不接受异性恋,这话很好笑。好像异性恋和同性恋一样,都在受压迫,只不过是被压迫地方不一样而已,还要把这两种取向对立起来。

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网络上面,所谓的对异性恋的“不接受“也只是仿照着人们对同性恋的态度照搬过去了而已,是一种讽刺和幽默的反击。

要是连这种几乎是挖苦自己,伤敌八千自损一万的话,都能把你伤到,那实在是无法可想了。毕竟这些话同性恋听过非常多遍,说出来的时候心情想必也是不好的。

而且网络上面也并没有接受同性恋,最多只能叫对同性恋宽宏大量。好像“你是个白血病人,但没事,我不歧视你。”压根没有想到同性恋根本就不是一种疾病。说这些话的时候,还要标明一下自己的底线,“只要ta不喜欢我/和我说话/出现在我面前,我不介意的。”好像是在和被迫要同居的老鼠说话一样。没有把对方当做和自己完全平等的人看待。

而且让我们来一起看看这个典中典的“只要ta不喜欢我,我不介意的。"这已经是歧视了,你反感一个人对你的喜欢,不是因为他品格不端,性格无趣,能力低下或者长的不尽人意,而仅仅是因为ta的性取向,这已经是非常明显的歧视了。(我并不是说一定得接受ta的喜欢才叫不歧视,但这不应该使你感到恶心,反感。)

或者是觉得反正同性恋只配活在阴沟里,所以只要不到明面上来就怎么样都没关系。比如禁止同性恋的文学作品之类。平时说自己不歧视,一到这种方面就打一个教坏小孩子的旗号出来了。可同性恋也是有权利有自己的文艺作品的。大多数人也并不说要把异性恋的一起禁掉,潜意识还是把同性恋等同于坏。还有更是处处禁止了同性恋的出现,无论是现实还是作品中,就好像他们活该与世隔绝一样,连点娱乐都不配拥有。


就这种可悲的程度,你还能叫嚣着让网络接受异性恋简直是,好像这天下都是异性恋的天下,同性恋是外族来的要侵犯你的地盘一样。哪怕只占了那么一点点,都觉得受不了了,觉得同性恋简直是嚣张跋扈。可是天下本来就是所有人的天下啊,从来都没有属于过任何取向。

话说回来,当你说出“愿现实接受同性恋,愿网络接受异性恋。”时,你其实压根没想关心一下现实生活中同性恋的困境。前半句只是用来掩盖你的恶意——你只希望网络上面能让同性恋闭嘴。


我爱雷蛰!

永恒的月光

“在月光下相恋”


“在月光下分离”


-----------------


“明明就是这里啊难道是我又路痴了!?”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男孩站在一棵樱花树下,月光洒在了他的脸上显得格外迷人


“嘶…”


“啊对不起对不起撞到你了,你还好吗?”


“没事儿…”


“等等”


“你是虞知旭???”


“你是江野???”


“不然呢”两人异口同声,他们有点震惊不过也只有那么一秒钟,毕竟在网络上他们也总是在同一时间发信息


“虞知旭!你来晚了!”江野鼓起了包子脸


“好了不会了”虞知旭本能的摸了摸江野的头


“哼…别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


“在月光下相恋”


“在月光下分离”


-----------------


“明明就是这里啊难道是我又路痴了!?”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男孩站在一棵樱花树下,月光洒在了他的脸上显得格外迷人


“嘶…”


“啊对不起对不起撞到你了,你还好吗?”


“没事儿…”


“等等”


“你是虞知旭???”


“你是江野???”


“不然呢”两人异口同声,他们有点震惊不过也只有那么一秒钟,毕竟在网络上他们也总是在同一时间发信息


“虞知旭!你来晚了!”江野鼓起了包子脸


“好了不会了”虞知旭本能的摸了摸江野的头


“哼…别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


“你那点儿小心思我还不知道?不要口是心非~”


江野的脸已经爆红了


“好…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了,不许有下次了!”


“好好好~”



馥儿

挂人

挂这个图片上的人欠钱不还动不动就骂人欠了我一百八十多瞧不起同性恋嘴巴就和没有刷牙一样请大家帮帮我尽快让她把钱还给我我现在急需要这笔钱


2050553475这是她的QQ号


挂这个图片上的人欠钱不还动不动就骂人欠了我一百八十多瞧不起同性恋嘴巴就和没有刷牙一样请大家帮帮我尽快让她把钱还给我我现在急需要这笔钱


2050553475这是她的QQ号

雨悦

《无题.》

不知不觉和她聊了好久,和她有许多讲不完的话题。

直到这天,我知道她有女朋友了。

我很难受,不知道该怎么办,那天晚上喝了好多酒。

给她开了免打扰,我不敢回她信息,怕她女朋友会吃醋,但还是挡不住和她聊天。

那段时间她很开心,每天都有有趣的事情发生。

过了好久,她们感情变淡。而她,暮白,对她漠不关心。

但对我不一样,她会在打游戏时和我语音,会在我难受的时候用开玩笑的语气哄我。那段时间我很快乐。

不久后她们分手了,她很难受,我就陪她语音,陪她聊天。

她走出来了,回归正常生活,我很是开心。

某天我看到她邀请我进的QQ群里有条消息

是那个黎发的,他看的很入迷

我开口说道:“看什么呢”...

不知不觉和她聊了好久,和她有许多讲不完的话题。

直到这天,我知道她有女朋友了。

我很难受,不知道该怎么办,那天晚上喝了好多酒。

给她开了免打扰,我不敢回她信息,怕她女朋友会吃醋,但还是挡不住和她聊天。

那段时间她很开心,每天都有有趣的事情发生。

过了好久,她们感情变淡。而她,暮白,对她漠不关心。

但对我不一样,她会在打游戏时和我语音,会在我难受的时候用开玩笑的语气哄我。那段时间我很快乐。

不久后她们分手了,她很难受,我就陪她语音,陪她聊天。

她走出来了,回归正常生活,我很是开心。

某天我看到她邀请我进的QQ群里有条消息

是那个黎发的,他看的很入迷

我开口说道:“看什么呢”

“啊,没什么,拉我进群”

“哦哦”

“欢迎。进群”

暮白:谁?

我:“我哥”

暮白:你还有哥?

我:“嗯”

黎:……

“您有一个好友申请”

暮白:叔叔?

。:欠揍

段宇恒:段雨晨,暮白大圈小圈

“大小都玩吧”

段宇恒:m?

“你在想什么啊,你和她才刚认识,就问这个??”我惊讶的说道

他不会去关心任何一个圈里的人,而暮白和黎是第一个,我甚至不敢想象他会问这些

段宇恒:没什么,小孩挺有意思

“你不会有感觉了吧”

他点点头,笑了笑

他的笑让我胆战心惊

那段时间暮白和段宇恒聊的很开心

某天我打书房开门看到了段宇恒书桌上放着张男人的照片

我惊呆了,他书桌上怎么会有别的男人照片??而且这照片好眼熟,这不是那个黎吗??

我拿着照片给段宇恒看

他不说话了,耳朵红了,看得出他紧张了

我开口说话:你怎么会放他的照片

他吞吞吐吐的说:我我我

我明白了,他喜欢那个黎

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他

他顿时脸红了

雨悦

《无题.》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一号  我和她相识。

不知道哪个群里炸开了花

我点进去查看消息,看到一堆人在群似乎骂着人,内容记不清了。

但我只注意到了她,那个网名叫暮白的人。

不知怎么点开她QQ主页的时候心跳的好快,我怎么会感到紧张??不可能不可能。她的主页我看了又看,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加了她的好友。

她同意的很快。

“有事?”看上去她对人很冷漠

“你还收徒弟吗”我紧张的答到,怕她会不同意

过了好大会她回“收”

“那我可以吗”

“嗯”

聊天结束.

这时我哥突然说话:段雨晨你怎么这么开心

“啊,没有啊”

“什么没有,和谁聊天呢”

“我师父”

“哟呵,你会找师父...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一号  我和她相识。

不知道哪个群里炸开了花

我点进去查看消息,看到一堆人在群似乎骂着人,内容记不清了。

但我只注意到了她,那个网名叫暮白的人。

不知怎么点开她QQ主页的时候心跳的好快,我怎么会感到紧张??不可能不可能。她的主页我看了又看,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加了她的好友。

她同意的很快。

“有事?”看上去她对人很冷漠

“你还收徒弟吗”我紧张的答到,怕她会不同意

过了好大会她回“收”

“那我可以吗”

“嗯”

聊天结束.

这时我哥突然说话:段雨晨你怎么这么开心

“啊,没有啊”

“什么没有,和谁聊天呢”

“我师父”

“哟呵,你会找师父??”他感到很是惊讶

“去去去”

“是不是喜欢她”

“什么啊,没有”

“段雨晨,你瞒不了我,怎么?一见钟情?”

“好…好像是吧”

“您的好友邀请您加入群聊”

“??”

“进”

“噢噢”

我刚进群,就看到一位女生,她和暮白聊天很似亲密,暮白和她说话的语气也很温柔

黎:“你俩无不无聊?欠揍是不是,暮白跪着去”

暮白:“知道惹”

看得出她很怕那个黎

我和她私聊

“师父那个黎是谁啊,你好像很怕他”

“他不是人”

于是我加了他的好友

发过去张聊天记录截图

“……她没了”

“你欠揍是不是,告我状?”

“略略略”

“跪着吧”

“师父你不能这样”

“怎么不能?”

zhang³
我妈对于同性恋的想法 她真的很...

我妈对于同性恋的想法

她真的很通透,可以和她聊cp,她也会很开心的跟我说


我妈对于同性恋的想法

她真的很通透,可以和她聊cp,她也会很开心的跟我说


雾

奇妙的相遇 上

暑假第一天  中午12:00 

文熙被一阵铁器掉落声吵醒,吓的猛的弹起“哎呀妈呀!咋回事啊?!”大声的叫了一声“妈!咋啦?”

“没事,就是铁碗掉了,没事你继续睡吧!”文熙的妈妈夏慈恩喊到

“文柳,你姐都醒了,你还不起来,你是找死吗!快点给老子起床,听到没!!”文熙的爸爸文柏柯大声喊文熙的弟弟文柳起床,文柏柯手搭腰七匹狼一解站在门口敲着文柳的房间门

文柳门一开眼一瞟“哎呀,爸爸我这不是起来了嘛这七匹狼大可不必了吧,嗯?你说是吧!老爸

“去去去,别恶心你老子我,我不吃这一套,开去洗漱,顺便去叫下你姐”文柏柯说着把七匹狼重新系上

文柳慢慢悠悠的走到文熙房间......

暑假第一天  中午12:00 

文熙被一阵铁器掉落声吵醒,吓的猛的弹起“哎呀妈呀!咋回事啊?!”大声的叫了一声“妈!咋啦?”

“没事,就是铁碗掉了,没事你继续睡吧!”文熙的妈妈夏慈恩喊到

“文柳,你姐都醒了,你还不起来,你是找死吗!快点给老子起床,听到没!!”文熙的爸爸文柏柯大声喊文熙的弟弟文柳起床,文柏柯手搭腰七匹狼一解站在门口敲着文柳的房间门

文柳门一开眼一瞟“哎呀,爸爸我这不是起来了嘛这七匹狼大可不必了吧,嗯?你说是吧!老爸

“去去去,别恶心你老子我,我不吃这一套,开去洗漱,顺便去叫下你姐”文柏柯说着把七匹狼重新系上

文柳慢慢悠悠的走到文熙房间门口“姐,起床啦!快去洗漱吃饭,我先去洗漱了,拜拜了您嘞厕所是我的啦~”

突然门一开一条腿伸出踹了文柳一脚“厕所是我的你想都别想,略略略”文熙朝文柳吐舌头扮鬼脸,一个健步跑进了厕所

“嘶~文熙你是牛吗,那么大力,嘶哈…痛死我了,你还是我亲姐吗你”

“是才要这样嘛”文熙挑衅道

“你……!”文柳不知道怎么说刚说一个字就卡住了“哎,不和你一般计较,你快点”文柳不屑

“知道啦!”

过了一会儿

厕所门开来,“终于可以上厕所了,呜呜呜”文柳已经快憋不住了

“去吧皮卡丘吃饭喽~拜拜”来自亲姐的再次挑衅

“熙熙,快来吃午饭,你早饭都没吃,来,快来吃饭,等会休息一下去逛逛街,高考完了放松放松哈!给你钱,那去花!”文柏柯说道,把钱放到桌子上“好~谢谢老爸”

“快吃饭吧!”夏慈恩也掏出一些钱给文熙

突然一个身影闪过,一双俩眼放光的眼睛看着文柏柯“老爸老妈,嘿嘿嘿嘿[坏笑]那我的呢~?”

“你这臭小子,你去打球吧,给你500”文柏柯掏出500给你文柳“谢谢老爸,老妈~你……”“没有”文柳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文夫人你不带这样的啊!”

“你妈说没有就没有啦!快吃饭”

“哦……”

文熙当着文柳的面数着“一百、二百、三百……3570,哎呀,真多[对着文熙挑眉]”文熙把钱放进钱包了专心干饭,吃的那叫一个香啊!

>

>

“爸妈,我去逛商场了,拜拜”文熙穿好鞋就走了“姐!等我一起走,等等我” “你快点” “来啦来啦!” “走吧”

路上

“姐,你剪了短发有没有人调侃过你啊?”

“有一些嫉妒我的男生调侃过,女生倒是变得形形色色了”

“姐,我跟你说个秘密,你不要跟爸妈讲,行吗?”

“行,你说吧”

“其实我…我…是gay”

文熙愣了一下“你说我们爸妈怎么回事啊!生了俩娃还都是gay,这是福气还是造孽啊,哎”

“等等,你说……你也是gay?”

文熙沉默不语就微微点头“姐,你也不早说,搞得我成天在你面前藏着掖着,怪难受的”

“你也没问过我是不是,这可不赖我啊”

边聊边走着

“姐,我到了,你自己一个人去商场,我要去打球了,我相信以你这177的身高,狼尾造型,长的又绝,绝对会被ttl的tpl的甚至thl的人要微信的,祝你好运,拜拜,打球喽!”说完文柳就跑了“你这娃,真的是,走喽”

>

>

某某商场

文熙打开手机拨通了电话“咚……咚……喂?叶昕楠出来逛吗?”

“行,反正也无聊,地址发给我”

“好的,你快点哈!别慢慢吞吞的,知道没”

“哎呀,知道啦!我会快点的,放心吧”

“嗯,地址发给你了,挂了拜拜”

“拜拜”

阿谨

夏日奇想集 壹

夏日奇想集 by齐野


宋渔:

      安?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城南的紫荆花开了,不去看看吗?

     去年这个时候,海城在下雨吧,阴冷得很,你说你今日喜欢那种栀子花的香水,我在这边找了找,找不到什么像的,但还是有一瓶,跟你那件连衣裙很搭。我妈催着让你回来,搞得你更像她亲女儿一样,最近头又疼的厉害,药都不太管用,累啊……不大想吃饭,那就应该是想你做的饭了吧哈哈。快回来!我可受不了我妈一天到晚都念叨你。海城这边最近都没下雨,晴的很,我们最喜欢的那片海是越发好看。......

夏日奇想集 by齐野

 

宋渔:

      安?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城南的紫荆花开了,不去看看吗?

     去年这个时候,海城在下雨吧,阴冷得很,你说你今日喜欢那种栀子花的香水,我在这边找了找,找不到什么像的,但还是有一瓶,跟你那件连衣裙很搭。我妈催着让你回来,搞得你更像她亲女儿一样,最近头又疼的厉害,药都不太管用,累啊……不大想吃饭,那就应该是想你做的饭了吧哈哈。快回来!我可受不了我妈一天到晚都念叨你。海城这边最近都没下雨,晴的很,我们最喜欢的那片海是越发好看。

     所以,打算什么时候回来陪我在凌晨三天喝汽水看海呢?

                                                       沈予秋

                                                    2016.6.4

 

沈予秋:

   近来安好,无需挂念。

  你倒是婆婆妈妈的。紫荆开了?那我尽快赶回来一起去看。栀子花香水我前几天正好找到了一款,就不劳你个大小姐挂念给我找了,回来让你闻闻,裙子什么的,你要是想看的话,我穿给你看就行……妈又催我了?知道啦,回来就给你做饭,看我多贤妻良母,妈念叨我是喜欢我,不像某人,天天窝着,饭也不做。看海当然要了!淮安这里又没有海,为了学业,加油!最近还在赶稿子,小说网站稿费还是要的,你少玩会,多读点书。

      见字,大概在中旬回来。

                                                      宋渔

                                                 2016.6.8

 

沈予秋在收拾房间时发现了这两封信,宋渔……

眼眶有些湿润,那个算闷热的夏天是她和宋渔的最后一个夏天。

她们闻了栀子花,看了紫荆树,让宋渔穿了白裙子,吃了她做的饭,也在凌晨三天喝了汽水去看海。

那个夏天她们没有过完,她想起那天晚上与宋渔争吵。

“宋渔,那个破地方到底有什么好的,紫荆花不好看吗?!”

“予秋我不是……因为要在那边工作。”

“我呢,我不重要了吗?”

“当然重要,你可以和妈搬过来……”

“那里我一点都不熟,为什么要去?!”

“沈予秋,你傻吗?我不工作不赶稿子不学习,怎么有一个完整的家给你?像你一样天天都呆在家里面吗?”

“宋渔?所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个废物?需要你供?”

“是,我就觉得!”宋渔罕见地有些生气。

两人沉默了一会,终究还是宋渔先开了口。

“予秋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要是觉着淮安好,就回去,也别回海城来了。”

沈予秋离开了,宋渔吹了一夜的海风,在次日清晨离开。

”据现场调查,死者是一名21岁女性,溺海而亡,穿着白色连衣裙,在此提醒广大市民不要以生命……“

这是宋渔离开淮安的第六年。

今年宋渔21岁,沈予秋27岁。


小予飞飞.

〔老年舟渡〕老通讯录了。

当大家都变老。

当这群人里唯一的孙子早恋。

费渡:抄袭,绝对是抄袭!

——————————

傍晚,吃完饭的骆大爷在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小沈,不要离开我——”

“阿顾……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额——”

晚间档的肥皂剧,骆闻吐槽着:“啧,几十年了,还是这个套路。”

“那你哭什么啊?”费渡从卧室走出来,看到泪流满面的骆大爷,无情的揭穿。

“谁哭了?我年轻的时候上刀山下火海,和歹徒搏斗,身上中刀中枪的都没哭过。男儿流血不流泪知不知道。”

“啊知道知道。”费渡在门口的穿衣镜前调整着领带的角度,感叹着自己几十年了毅然坚挺的发型,漫不经心的回应到骆闻舟一天能说八百回的话题。

“...

当大家都变老。

当这群人里唯一的孙子早恋。

费渡:抄袭,绝对是抄袭!

——————————

傍晚,吃完饭的骆大爷在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小沈,不要离开我——”

“阿顾……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额——”

晚间档的肥皂剧,骆闻吐槽着:“啧,几十年了,还是这个套路。”

“那你哭什么啊?”费渡从卧室走出来,看到泪流满面的骆大爷,无情的揭穿。

“谁哭了?我年轻的时候上刀山下火海,和歹徒搏斗,身上中刀中枪的都没哭过。男儿流血不流泪知不知道。”

“啊知道知道。”费渡在门口的穿衣镜前调整着领带的角度,感叹着自己几十年了毅然坚挺的发型,漫不经心的回应到骆闻舟一天能说八百回的话题。

“干啥啊大晚上的打扮?”骆闻舟看的电视剧里的女主又转世了,一转眼两人又谈恋爱了,骆闻舟终于注意到费渡打扮的好像很——充满魅力的样子。

“有个酒会,晚上十点以前回来。”

“为啥老有酒会啊,小心肝。”

“好的好的小宝贝,都老头了还这么腻歪。”

“不是我是说你小心肝!”

“我知道~”费渡捂着脸出门了。


骆闻舟正专心看着男女主六十八生六十八世的深情虐恋,太沉浸其中,没有注意到手机铃声响了又响。

电话终于被骆闻舟接了起来。

“喂,哎,谁?”

“你干啥呢?”是陶然的声音。

“追剧。”

“我打了六个电话你都没接,合着人你们家电视不插播广告?”

“啊,对啊,年度会员。”

陶然一时间无语住了。

骆闻舟心里一点都不愧疚,自从退休以后,陶然打电话来也没什么正经事,也就是吃吃饭下下棋。

这次却:“快点,正事儿,老地方。”

“费渡在不在?”

“不在,出去了。”

“嗯……”陶然在电话那头思索了片刻,“行吧,就你也行。”

骆闻舟被这种退而求其次气到了。

骆闻舟到了他们退休以后经常去的茶馆,发现不光是陶然一个人,还有常宁以及他们的孙子,陶允。

“费渡真来不了?”

“啥事啊,还非得费渡来,我解决不了?难道是夫妻之间的问题?这个我可比费渡有见解。”骆闻舟坐到小孙子旁边,摸了摸他的头,顺便贫嘴道。

“天天看狗血剧,你能有什么见解?”陶然真的不理解一个天天准点追青春疼痛片更新的老头。

“狗血咋了,我就喜欢狗血!”

“是小允子,他早恋。每天上课传小纸条,写情书。逃课出去看电影。老师都叫家长了。两人一起考了倒数。”常宁把话题拽了回来。

“数学才考30分。”陶然补充道。

“奶奶!你别叫我小允子,我对象告诉我了,那是古早宫斗剧里的太监!”

“哟,小允子,你才十一岁就早恋啦?”骆闻舟震惊道。

“十一岁怎么了,我都上六年级了!”

“这个……”骆闻舟看着这小子一脸认真,实在是不好意思笑,常宁作为他奶奶倒是没忍住。

“你那个对象……男的女的?”

“男的,男的怎么了?大爷不就是老通讯录了,好意思说我吗?”

“是大爷,不是大爷,重音不对,辈分就不对。”

“不许对爷爷没礼貌。”常宁训道。

“不不不,我——噗。”骆闻舟没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孩子,犀利,够犀利的,也不知道你像谁。”

“笑什么笑?爷爷奶奶,我真的不懂你们了,为什么要阻止我们之间的爱情啊?”

骆闻舟感叹着现在的年轻人:“你们懂不懂什么是爱情啊?”

“懂啊,怎么不懂。爱情就是我看见他我就高兴,我天天就想跟他呆在一起。看见他,我的眼里就再也装不下其他人。”

“你那是喜欢,不是爱情啊。”

“那你说,你说什么是爱情?”陶允一脸的不服。

“我就问你,你愿意保护他,为了他付出生命吗?”

“怎么不愿意,我上刀山下火海。”

“你想清楚,你可是连打针都怕吧?如果现在一把枪指在他的面前,你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挡住吗?”

“我……”

“你想清楚再回答。我和你费爷爷生活在一起好几十年了。我还是记得当时他为我当炸弹的场景,当时明明他一闪身就能躲过,可是当时就那个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选择的是保护我。孩子,是我们运气好,不然他就是以命换命啊。”暗搓搓秀恩爱。

“他在icu里住的那段时间我的心里和油煎一样。我恨不得替他去承受那骨头断裂,皮肤烧伤,肺里插管的痛苦。你知道那有多痛苦吗?比你打针,喝中药,你还骨折过一次对吧?比那痛苦千百万倍。”

“我知道你正上头,我劝你说不要谈恋爱你听不进去,但是我希望你考虑清楚。好好学习才是对你们俩的爱情负责。我小学的时候也谈过恋爱,但是我现在根本不记得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行行行,我知道你不服气,可是就算你们俩能一辈子在一起,你们拿什么再一起?小学数学考30分,你俩买菜都算不清楚账。”

“想多了,还买菜呢,就你俩这30分,语文50分。以后哪个工作单位要你啊,去捡塑料瓶都数不清有几个。”陶允他奶奶再次补充的一针见血。

“对啊孩子,我们不是反对你谈恋爱,是你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同时也要对他的人生负责呀。”骆闻舟语重心长。

“对啊,不要逃课出去看电影。更不要看那种青春疼痛狗血爱情片。说两句海誓山盟,就以为能一辈子啦?”陶然适时补充。

“就是啊,真正的一辈子不是两个语文50分的人。互相只会说你爱我,我爱你的。”

“不好好学习,你连我的心里有一簇向阳而生的花都说不出来。”

“真是,说不定说个I love you都说不标准。”

“现在的年轻人啊……”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孩子彻底混乱了,甚至达到了被洗脑的境界。

“还逃不逃课?”孩子他奶奶问。

“不逃了不逃了。”

“好好学习不好好学习?”孩子他爷爷问。

“学,学。”

“上课传纸条的情书什么内容?”孩子他大爷问。

“嗯?”

两个姓陶的一个姓常的三脸懵。


问题解决,孩子说想吃烧烤正好骆闻舟家附近有一家很好吃。

几人路过骆闻舟住的小区外面的广场,看到一道身影特别熟悉。

骆闻舟越瞅越不对劲,上去到正在跳舞的人群中。

陶然一家在远处看热闹。

“哎呀,真是,果然,人到中年都逃不了在广场上跳交谊舞。”

“就是啊,我年轻的那会儿,还发誓死都不到广场上跳舞。”

“你们说为啥一直是交谊舞?”

“还能为啥?可以和别人家的老头老太太搂搂抱抱的呗!”

“哈哈哈哈哈哈xswl。”

“哎哟,别生气,你老头跳就跳呗,能咋?”

舞蹈范围的外围一群老太太坐着聊天,骆闻舟也坐到他们附近,看着某人。

老太太们过来和他搭讪:“你们家老伴也天天出来跳舞啊?”

“不知道,可能是。”

“你们家是老头还是老太太。”

“老头。”

“那你是一还是零啊?”

“1”

骆闻舟拉拉个长脸跟长白山似的,和老太太们的交谈也是漫不经心。

“你们家老头是哪位啊?”

骆闻舟扬下巴一指,几个老太太瞬间沸腾了。

“啊啊啊就是他啊。”

“说实在的,我来就是为了看他。谁愿意看我们家老太太跟别人跳舞啊?我就是冲着他来的。”

“我也是我也是。”

“真是看起来哪像是退了休的老头啊,明明就是40岁的小帅哥嘛。”

“哎呦他看我们了啊啊啊啊啊好帅。”

费渡正在音乐和舞蹈的海洋里畅游,转头一看骆闻舟坐在一群老太太中间,正审视着他。

费渡和舞伴说了一声,然后向骆闻舟走过来,那群老太太立马散了,躲到远处瞧瞧看。

“师兄啊,你咋到这儿来了呢?”

“啊啊啊啊还是师兄。”一个老太太实在是没憋住。

“酒会?”

“嗯……那个……”

“我说你打扮的油光水滑的干什么去。不会这几次的酒会都是出来跳舞吧?”

“嗯……差不多是。”

骆闻舟站起来转头就走。


费渡感叹着人老了就是容易吃醋,赶紧追上。

“咋回事啊?”陶然在远处对他们喊。

“哎老陶,你们怎么在这?哎等我一会儿,先让我把这陈年老醋哄好。”

骆闻舟双手抱胸走的飞快。

“就是酒会完了顺便跳舞。”

“我不相信。”

“真的真的。”

“那你证明啊。你怎么证明单纯的是跳舞?”

“撞款了。”

“什么?”

“你没看着啊,那人也是长头发戴眼镜,没有人会喜欢和自己一个类型的吧?不讨厌就差不多了,真的。而且——”

“而且什么?”

“他也是零啊!”


陶允终于吃上了烧烤。

饭桌上,又添了俩人,郎乔和肖海洋。

骆闻舟给他们讲了讲刚才自己是如何教育陶允的。

顺便还补充了几句:“你看,大爷我就是靠着有文化,成功让一个比我小七岁的小鲜肉对我穷追不舍。”

“骆大爷,小鲜肉这词都过去多少年了。小允呐,我才是以文化取胜的范例。以我惊人的词汇量和傲人的语言表达能力。成功追到一个有编制的帅大叔,被捧在手心一辈子。” 

“对啊,我跟你奶奶也是高中认识的。你现在就只顾早恋,不好好学习,连高中都考不上。”

“就是说,要是我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怎么能被你骆大爷看中,调来和你郎奶奶一起工作。怎么坠入爱河?”

“你们真是够了。”

“那个小允子,你那个情书里写的什么啊?”

“就是网上很火的那个,未经允许,擅自特别喜欢你,不好意思了。”

“好小子抄袭是吧!”

ネゆイω🌙

“我想握住你的手……”


“我喜欢的人和喜欢我的人只不过撞了性别而已”


“我想握住你的手……”



“我喜欢的人和喜欢我的人只不过撞了性别而已”



我为文轩举大旗给姐锁死

文轩 藏在春风里的爱

[图片]

这个我懒得打了,见谅哈

OOC私设


勿上升小孩!


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见谅


〔均为心理活动〕


[电话、wx、QQ、wb、纸条,一切非口头传诉均为这个]


“均为口头传诉”


“好了好了同学们,下课后多照顾照顾新来的耀文同学哦,班长你也是,多关照关照人家,要是有什么不会的耀文你也可以去找班长”老师安排刘耀文坐到了班长的旁边


“你好啊,我叫李诗雯,可以叫我诗雯可以叫我雯姐”班长开口“我叫刘耀文叫我文哥 耀文或刘耀文都行,随便”“我们还挺有缘分的都有雯字,你是哪个文啊”“语文的文”“那也挺巧,我是雨字头的雯”


第一节课数学,看老师......

这个我懒得打了,见谅哈

OOC私设


勿上升小孩!


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见谅


〔均为心理活动〕


[电话、wx、QQ、wb、纸条,一切非口头传诉均为这个]


“均为口头传诉”


“好了好了同学们,下课后多照顾照顾新来的耀文同学哦,班长你也是,多关照关照人家,要是有什么不会的耀文你也可以去找班长”老师安排刘耀文坐到了班长的旁边


“你好啊,我叫李诗雯,可以叫我诗雯可以叫我雯姐”班长开口“我叫刘耀文叫我文哥 耀文或刘耀文都行,随便”“我们还挺有缘分的都有雯字,你是哪个文啊”“语文的文”“那也挺巧,我是雨字头的雯”


第一节课数学,看老师走了进来就结束了话题


“诶,之前怎么没见过你,新来的同学吧,我是你们的数学老师,叫张真源 叫我张老师就行,有什么关于数学上的问题都可以来找我,办公室在四楼25班旁边,这是我的电话和微信号,回头加一下”


宋亚轩学习排在学校第二,上课睡觉什么的一般不会管,刘耀文来了之后就一直盯着刘耀文看,张真源看到也奇怪,宋亚轩今天没睡觉?


中途被叫起来宋亚轩什么也没答上来,很多人在底下悄悄提醒,刘耀文只是看着自己的卷纸,没有什么太多的情绪,宋亚轩一下子失落了下来,随便答了一下同学说的答案


张真源差点被这惊喜吓到,结果还是自己想多了,之前都是趴着睡,今天不进坐着睡还睁眼睡,太厉害了,张真源在心里默默佩服


宋亚轩也想了一下,人家都不认识你,为什么要提醒自己呢,况且他才第一天来第一节课,自己怎么了,这就是萌芽的感觉吗,宋亚轩努力打消这个念想,因为他知道,即是他喜欢刘耀文 说不定刘耀文不喜欢男的呢,只喜欢女的,想到这宋亚轩一下子没了信心,又趴回到了桌子上


又想起贺峻霖和一直追求他的严浩翔,一下子就被八卦的念想覆盖了过去


下课15分钟,还行时间够用,“贺儿,你和严浩翔怎么样了,听说严浩翔又向你表白了”宋亚轩打趣道


“诶呀轩宝,你就别打趣我了,表白就表白还真整那么大阵势整我我先下走在走廊里都感觉有人在看我,尬死了,你说我以后咋办啊,一出门就被别人盯着”贺峻霖无语死了,学校喜欢严浩翔的多了去了,自己被表白四五次都拒绝了,有点病的那种人指定会盯上自己,导致现在回家必须和轩儿和马哥一起回家


“得了吧你,行了上课了,这节马哥的课,我可不想上他的英语课了,回去睡觉去”宋亚轩想到马嘉祺的课就又回到了蔫不拉几的状态


果不其然这次一进教室还是叫了那个熟悉的名字“宋亚轩!你给我起来,我的课你还敢不听”宋亚轩不想搭理他,他的课我哪次听了,真是的


一套熟练的动作让人心疼,起立,走到讲台上,念分,发卷,擦黑板……诶?不对“值日生呢,下课不应该擦黑板吗!谁是值日生啊”结果下面一片大笑,有人提醒到“儿子,今天是你值日”好家伙来自宋亚轩的妈粉好心提醒“诶诶诶,这不是你儿子,我的儿子”“什么你的儿子我的儿子,这是我老公,婆婆们好啊”“格姐什么啊,这是我老公”


下面一片混乱,宋亚轩无语住了,自己班的女生都是什么玩楞啊“你们叫二子不合适吧,毕竟我也有亲妈的啊”宋亚轩哀嚎道“啊对对对儿子,你说的都对,轩轩向前跑,不要怕摔倒!”真的是一整个大无语了,应援口号都有了“我谢谢你们”马嘉祺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突然被cue到的马嘉祺瞪着眼瞅了瞅宋亚轩“马哥,你自己擦,劳资心情大跌啊,贺儿,九敏”马嘉祺一向宠宋亚轩 毕竟是他亲哥,只不过亲哥比他大了四岁,在读大二


只要是个人都知道马嘉祺是他亲哥,贺峻霖是他闺蜜,也是严浩翔的追求者,除了那个刚来的刘耀文


“好了好了,气氛也活跃起来了,都不困了吧,现在你们高二,打起三分精神,为接下来步入高三做准备”宋亚轩可算懂了,自己就成了个活跃气氛的人


趴在桌子上又睡了,马嘉祺介绍完自己就开始讲课了


刘耀文心想,这些老师都是提前联系好怎么自我介绍的吗,这么统一 ,心里想着事,似乎感觉到身边一道炙热的视线,转过头,班长马上也转过了头,避开视线,刘耀文觉得这个班长有意思,便起了挑逗的心思


刘耀文撕了张纸,有一支灰色带有月球的水性笔写了一行字[你在看我吗?]李诗雯看到后红了脸[知道还问,这叫什么明知故问!][那我帅吗]又一次红了脸的班长直接挂不住了,直接红透了脸[干什么啊,当然帅了,哥哥那我漂亮吗,对你好像一见钟情耶]这算表白吗刘耀文心想,但他对班长还没有什么欲望和意思,只是单纯的挑逗而已


[恩,好看啊,你是班花吗,那我是不是可以当班草了,班花和班草可真配,但是我没答应你哦姐姐]刘耀文撩了回去


这些小动作被宋亚轩看在眼里,毕竟就在他们这组的第三排,而他在最后一排,可以看的清清楚楚,宋亚轩没有同桌,这是他自己要求的,觉得一个人挺好的,就算自己和老师认识是亲戚关系也不能随便挑座位啊,更不可能耽误别人的学习


马嘉祺当然也看到了,只不过认为是在讨论学习,班长脸红也可能是因为热的,毕竟现在教室里开着暖风,在冬天里这还算的上暖和了


下课第一时间宋亚轩就跑到了马嘉祺身边“马哥,那个新来的刘耀文和班长聊了一节课!你都不管吗 那是班长啊,同学的榜样,就这莫放任他不管了?”“他们不是再讨论学习吗”“你笨啊哥,讨论学习能讨论到把班长弄脸红,早恋可不是什么好事情”马嘉祺似乎看出了宋亚轩的心思,毕竟严浩翔追贺峻霖都没阻止,这怎么一个和他不相干的人会这么在意,再说了平常他还睡觉怎么会注意这些小动作


“我懂了,中午来办公室”马嘉祺懂了,宋亚轩没懂 马嘉祺叫他去办公室干啥


扔下烦心事没关,径直又去找了贺峻霖,发现贺峻霖不在座位上“贺儿呢?”旁边的陈兰格也就是格姐回复“哦~宝你去找严浩翔吧,刚刚被严浩翔拉走了”陈兰格偷笑


好家伙,被严浩翔把人拉走也不和我说一声,把我这个校草放在哪里了!


“诶,等等,你叫宋亚轩吗?你认识严浩翔?可以带我去吗”宋亚轩回头看发现刘耀文正拽着他的手腕,宋亚轩不禁红了脸,刘耀文看着火烧云爬上宋亚轩的脸,轻笑了一声“你……你……你……先把手放开”宋亚轩已经快疯了,什么玩楞被心动男神拉着手腕,还在他面前红了脸,啊啊啊啊如此不堪


宋亚轩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啊,对,我认识严浩翔,怎么了,有事吗”“哦,没什么事,能带我去找他吗”“哦”


宋亚轩还有点小失落不知道怎么滴“哦是行还是不行啊”刘耀文看着眼前这个名叫宋亚轩的男孩不禁觉得有些好看,长得还挺精致


“行!我都哦了还能不行吗,你是鱼木脑袋吗”宋亚轩气的咬牙切齿,本来就不是找我的还调戏我,烦死了


“严浩翔,你下次带走霖霖能不能跟我说一声啊!害的我担心死了,以为又是你哪个脑残迷妹呢”严浩翔的手搭在贺峻霖的肩膀上,贺峻霖翻了个白眼“喂,你把手放下去好不好啊,我都被你压的一个肩膀底一个肩膀高了!”


严浩翔这才看见站在宋亚轩身后的刘耀文,“哟,文哥啊,让你转校你真来了啊”“刘耀文?你们认识?”宋亚轩和贺峻霖异口同声,互相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


一阵风吹了过来,走廊旁树上挂的雪捎被吹落到了上年人的脚边


“上课了,中午翔哥我约你们仨老地方啊,别忘了,尤其是你轩!”宋亚轩又被cue〔我谢谢你〕“行吧,贺儿你也得去,别拒绝”



转眼间到了中午,“贺儿走吧,刘耀文一起不去?”宋亚轩吆喝道“轩,你不还得找马哥吗”贺峻霖一语点醒梦中人“卧槽……你不说我都忘了,得了,我叫马嘉祺一起来吃吧,反正他也知道”刘耀文看着直呼马老师大名的宋亚轩,又看了看傍边的贺峻霖“诶?贺峻霖,宋亚轩和马老师什么关系啊”“哦哦哦,亲兄弟关系,怎么了”“没事”




刘耀文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么勇!“马嘉祺!不是说找我吗,怎么先跟我嫂子(没有女化)呆在一块了,也好,还打算去找丁哥呢,省着叫上马嘉祺吃饭某哥还要吃醋”宋亚轩越说越小声,到后面的吃醋几乎没声了




“诶诶诶,你看看马哥的表情”贺峻霖碰了碰宋亚轩的手肘




刘耀文这会可不用科普了,很明显了,〔嗯……两位老师是txl?真秀,诶,我不是txl还好还好,要不然就被家里干出门了〕




“马哥,走吧,叫上张哥不,小张张也好久没和我们吃饭了”宋亚轩看了看人,想了一下好像就张真源没来,要不叫上吧,省着好像不叫他是滴,也挺久没在食堂一起吃了




“行啊,亚轩,我还以为不叫我了呢,心里还有你这个张哥啊”张真源站到宋亚轩身后 宋亚轩顺着声音的方向回头“卧槽!张哥你™想吓死谁啊”宋亚轩抱怨到




怪不得刚刚马哥丁哥和贺儿都在偷笑……“你们不讲武德,切”宋亚轩看向刘耀文,发现刘耀文也在笑“刘耀文!你笑什么!”宋亚轩气的毛都炸了




“得了得了,一会校长被你吵来了”“有人叫我?”所有人看向站在门口的敖子逸,又奇奇回头看向刚刚说话的刘耀文,真是自来半熟,刘耀文觉得自己要完蛋,无辜的朝他们眨了眨眼睛




“三爷……额……哈……那个……嘿嘿……那个一起吃饭不……正好翔哥也在”贺峻霖打破气氛




“好啊!都在哈,那还拘束什么,嗨起来 一会食堂没饭了,赶紧走吧”敖子逸没有看到刘耀文,以为就这几个自己人,直接放下了那个严肃庄严的形象“……三爷……你……”“”你什么你,走啊,还有谁能挡得住我们小张张干饭”宋亚轩想一定是自己挡住了刘耀文,往旁边侧了一下身,刘耀文漏了出来,敖子逸愣在原地“额……那啥……走吧”三爷尴尬至极




一行人走到了食堂,所有人看过来,毕竟校草走在一起当然养眼了,严浩翔也去门口迎接几人,“哎呀,我看看是哪股风把我们三爷吹来了”严浩翔笑道“也不知道你这哪里的话啊,前天可刚见呢,这你认识,这么好看的朋友怎么不和我们介绍介绍呢,不讲义气啊浩翔”敖子逸也同样打趣道




“这不今天刚转来吧,也正好帮我了嘛”严浩翔稍微有点害羞,敖子逸自然懂得这意思,这可还行,这么多人帮忙还没OK?这面子挂不上啊“我们的浩翔也有害羞的时候啊,这么多人你还没搞定,是你不行还是我们没做到呢”敖子逸一个完美的设问,直接告诉你,严浩翔你!不!行!




这边几人聊的也甚欢“刘耀文听说你成绩挺好啊,这次能考多少”丁程鑫笑问着说“丁老师啊可别把话说太死啊,我考得没多好,这次应该能在六百八和七百二之间吧,我尽量到达六百八”丁程鑫一听把亚轩叫了过来,正和贺峻霖聊八卦就被叫了过去




“咋了丁哥”“我们滴轩宝也要有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了”丁程鑫打趣道,宋亚轩看着刘耀文的眼睛“喂,不是吧大哥,真的吗,那我得努力努力了,现在全校第二不配啊”宋亚轩也把梗接下来




都知道边吃边说话不好,好久没见也就这么边说边吃完了“走了,一会上课了,贺儿你先回去吧,我们买点东西,你们还有谁要先回去,哦对贺儿把我滴东西和带回去吧,嘿嘿”宋亚轩赶紧打发贺峻霖暗示严浩翔,这个严浩翔跟个木头是滴,刘耀文碰了好几下才反应过来“诶诶诶?等我,我也先回去了”转过头用口型说了个回去请你们吃饭就匆匆去追贺峻霖了




“轩,你是不是喜欢刘耀文?一见钟情?”丁程鑫这双眼睛可不是白长的,和他玩得好的几乎都能看出来对方的心思




刘耀文这时在里面挑选宿舍用的东西,马嘉祺和张真源也跟着去了,只剩宋亚轩和丁程鑫在外面,“丁哥……我……不是gay,真的不是,我好像只是心动……”




文笔不好勿喷啊




新人,多多支持哈




哪里不好请指出我也会注意改正哈

祺年

我爱你,我想向全世界炫耀

只是现在不行

我和她,都是女孩子

我们都很勇敢

勇敢告白

勇敢在一起

我们没有逃避

可我们……都是女孩子

又怎么可能无所顾忌

我隔着屏幕爱上了一个人

不能相拥

不能牵手

幸好,她也爱我

我恋爱了

她和我性别一样

她和我性格完全不一样

我家小孩儿未成年

可是她喜欢我叫她哥哥

她很好

我想告诉全世界我们恋爱了

但是我不能


我爱你,我想向全世界炫耀

只是现在不行

我和她,都是女孩子

我们都很勇敢

勇敢告白

勇敢在一起

我们没有逃避

可我们……都是女孩子

又怎么可能无所顾忌

我隔着屏幕爱上了一个人

不能相拥

不能牵手

幸好,她也爱我

我恋爱了

她和我性别一样

她和我性格完全不一样

我家小孩儿未成年

可是她喜欢我叫她哥哥

她很好

我想告诉全世界我们恋爱了

但是我不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