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ybalt

28259浏览    710参与
普鲁士蓝庭院

【法罗朱】【提朱】I See You

I see you, and I'm hoping that you will see yourself, like I see you. Yes, I see you.


---


门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刚洗完澡不久,他扔下毛巾,顶着半干的头发去开门,巴黎夜晚凉丝丝的空气从门缝里挤进来,随后就被另一阵风撞走了,一团火焰扑进他的怀里。


女孩儿踮着脚挂在他的脖子上,捂得他全身都暖和了起来。他愣愣地立在门口,发呆了两三秒,脑子僵得像块梆硬的石头。但胸口另一个人起伏的呼吸使他的手臂动了起来,环上那个柔软的、有力的背脊,无声地收紧了怀抱。他永远不会让她等太久。他的头低了下来,埋...

I see you, and I'm hoping that you will see yourself, like I see you. Yes, I see you.


---


门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刚洗完澡不久,他扔下毛巾,顶着半干的头发去开门,巴黎夜晚凉丝丝的空气从门缝里挤进来,随后就被另一阵风撞走了,一团火焰扑进他的怀里。

 

女孩儿踮着脚挂在他的脖子上,捂得他全身都暖和了起来。他愣愣地立在门口,发呆了两三秒,脑子僵得像块梆硬的石头。但胸口另一个人起伏的呼吸使他的手臂动了起来,环上那个柔软的、有力的背脊,无声地收紧了怀抱。他永远不会让她等太久。他的头低了下来,埋在女孩儿的肩膀上,打着卷儿的长发包紧了他的鼻尖。

 

一会儿后他自己的肩膀抽了抽。


“哎呀,表哥,你在哭吗。”女孩儿笑起来,掌心贴在他后背上下抚摸,安慰一只小动物,尽管她是被整个儿圈住的那一个。

 

“那是我头发滴的水。”他吸了吸鼻子,轻声说。



他从柜子里翻出酒红色的小熊拖鞋、洗得软乎乎的浴巾、一套毛茸茸的女式睡衣。睡衣是很早前女孩留在他这里的。尽管曾经单方面伤感地认为或许它们再也不会被用到,但他还是好好地收进柜子里,摆放得整齐——可是,瞧,它们此刻还是要派上用场了。朱丽叶呀,聪明的、机灵的朱丽叶,总是有她的打算和道理的。

 

等朱丽叶洗完澡、拢着头发出来的时候,热可可的香气已经飘得满屋都是。提伯尔特正在把自己的枕头往沙发上搬,以便空出他卧室里的唯一一张床。朱丽叶眨了眨眼睛,松开手咯咯笑了笑,带着湿气的头发流淌下来,卷起金色的小海浪。

 

“你不是吧,表哥。我们这么久没见面,你真的要把自己赶到沙发上睡吗?你不想我吗?”

 

“如果你想,我们可以聊聊天,多晚都行,”他有点委屈,“或者你想打游戏……”

 

他并没有多少坚持的声音被堵在嘴里。朱丽叶托着他的下巴,咬他的嘴唇,他就顺从地接过她的吻,在她追逐的时候迎向她。他总是在思前想后,可朱丽叶也总能多迈出一步站到他身前,将他的胆怯也一并揽进她小小的怀抱里。朱丽叶,他的朱丽叶,是多么自信与勇敢,她站着只到他肩膀,却一抬手就拢着他的脸,他的唇边,亲他吻他,仿佛天生,仿佛理所当然。

 

“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这个吻结束后他小声说。

 

朱丽叶微笑着仰起脸摸他的头发。“我知道。”

 

 

他对她从不说谎,他确确实实没有一天不在想她。他的大半生都在爱她。这个时间从有记忆起始,没有中止,跟着他的岁数一道逐年延长。而朱丽叶,朱丽叶从小就说要娶他。小时候的他们一起在花园里玩,一起翻篱笆,爬树,在街上跑来跑去,上房揭瓦,弄得满身是泥。他们被领着去参加大人的婚礼,朱丽叶大大的眼睛盯着那些优雅的花丛、鲜绿的草坪、艺术喷泉、新人的礼服和台上酷酷的乐队,回来就对提伯尔特奶声奶气地说,表哥我以后要娶你,我要你当我的新娘。提伯尔特郑重地点头。他接过朱丽叶采来的一捧野花,也没有认为自己当那个新娘有什么问题。


大她两岁的提伯尔特是先长大的那一个,哦,这当然。他要替朱丽叶先看到超出孩子理解的世界,先经历一切,才好保护她,好先替她斩开路上的荆棘。他开始长大,他开始明白一些事情和被一些事情伤害,了解了在其他人的议论中他被称为野孩子是因为他没有妈妈;在父亲的酗酒与责骂后躲起来的时间更长。他隐约感到从前的日子无法持续永久,与朱丽叶一起玩耍的每一次都成了珍宝,他小心翼翼地快乐,小心翼翼地伤感,在夜晚把回忆好好收进匣子里的角落。   

 

十五岁的那年他经历了家中变故,父亲死于一次酒后事故。在刚刚踏入青春边缘、情绪最敏感的时期,他变成无依无靠的一个人。青春期的起始成了糟糕的回忆,他在痛苦与无措中浑浑噩噩,大病一场,高烧中眼泪排山倒海地涌出来,只觉得口鼻中满腔的苦涩。他在床上躺了三天,昏昏沉沉,浑身的水分好像全部蒸干。等他能站起来下床后,没有其他亲属的他被领进了卡普莱家。

 

朱丽叶早早在那所大宅子门口等他,来回踱步,忧虑不安地咬着袖口。见到他脸色苍白、垂着头沉默地跟着卡普莱夫人进来时,朱丽叶扑上来拥抱他。当天晚上他在自己的新房间里无声地大哭了一场,在全然陌生的环境和收养手续里彻底告别了童年时代。



那几年里他的话越来越少。在同一个大房子的屋檐下,他甚至有意地躲着朱丽叶。他孤独、阴沉、一无所有,他怎么站在他的太阳身边?他上了大学就搬出了卡普莱家,靠打工与奖学金付着一间小房子的房租,婉拒了姑姑和姑父的生活费资助;他躲闪着朱丽叶的安慰与亲近,只把自己当一个哥哥,在需要的时候为她付出一切,在心里挖一个洞,就挖在那场婚礼的喷泉旁边,把对她从儿时起从未间断但早已勇气尽失的爱捧着放进去,用枯草与落叶细细盖好。


那场婚礼后的童年戏言他早已不当真。他不当真,但是他保存它们,像古旧的胶片,时不时取出回放。他习惯了沉默,也习惯了隐藏自己,他守着那些片段像守着财宝,好像只要拥有过一时半刻,就可以靠回忆活下去。


但朱丽叶似乎不这么想。在提伯尔特出发去美国读研的前一星期,刚入大学不久的朱丽叶风风火火地跑来巴黎,她跑到提伯尔特总是去写生的那座桥上,在巴黎的夜色下坦然大方地站在他的画板前,眼睛是塞纳河的波光,提伯尔特,我喜欢你,我从小就喜欢你,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如果你也愿意,我们就试一试。


他几乎要当场放弃违心的抵抗。可是他的嘴巴仍然在说:“朱丽叶,你不必,小时候说的话都是开玩笑,你可以有更好的……”


他喉头发干,声音发涩。可是朱丽叶长发一甩,鞋跟一跺。


“谁开玩笑啦?”已经长大的女孩双手叉腰,不容任何人置疑。“你就是那个最好的。”



提伯尔特如何能说不?他的挚爱站在他面前向他投出一片花海与汪洋。他并非没有顾虑,他有很多很多的担忧,但没有一项是关于自己。全都是朱丽叶。他只想让朱丽叶有一个最好的选择。怕自己耽误她,怕自己拖累她,怕这个,也怕那个。

 

可他一生的爱对他伸出手,说我喜欢你,说你就是那个最好的。


这对提伯尔特来说并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的一生中没有什么人会对他说你很好,他自己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他不怎么讨人喜欢。卡普莱先生对是否要培养他当另一个接班人犹豫了好久,尽管在物质方面待侄子不薄,但姑父显然认为他的沉默寡言使他“缺乏商业社交所需的必要素质”,而不善交际在姑父眼里似乎是一项严重的缺陷。


好在提伯尔特也志不在此,但他早已默认了自己不讨人喜欢的事实,并学会了尽量不去为此难过。他默默做着自己的事情,默默爱着一支玫瑰,可他的玫瑰竟然也渴望他。


这真的很奇怪。他有什么好的呢?他怎么配呢?他手足无措地捧着一腔得到回应的爱,惶恐得想要退缩,又幸福得几近哭泣。他在内心做着这场梦境迟早会破碎的准备,却又忍不住隔着大西洋与五小时的时差每天与她通话到深夜。他从来没有意识到原来他也可以说这么多的话,他们有那么多的话想要说啊,好像怎么说也说不完,每一件有趣或无聊的小事都可以说上很久,看到一朵形状奇怪的云也想告诉对方,傍晚斜斜而下的细雨,路旁的栗子树,被日光照射得金黄的树叶与缝隙,新的写生集……睡前不舍得挂断,听着另一边的呼吸声,连线到手机发烫。


“你想家吗,提伯尔特?”电话里的朱丽叶轻声问他。


他把整张脸埋进被子。“想。”他回答她,希望被子可以过滤掉他被红了一圈的眼眶带出来的鼻音。“想你。”他声音闷闷的。


朱丽叶笑了,在电话里与他交换一个亲吻。



在他身边时,朱丽叶就可以自己把他的脸从被子捞出来,比如现在,或者和他一起钻进去。她的头发垂下来扫过他的脸颊和胸膛,她的嘴唇上有残留的热可可的味道。她咯咯笑着把这些味道印在他的嘴唇和鼻尖上,提伯尔特抱着她,愿意用一切来换她的笑容长久。


可朱丽叶不需要他用什么来换。她见到他的时候好像总是很快乐,即使是他刚出机场、她因为堵车没办法赶到而着急地在电话里哭时也是快乐的。就像她笃定分别很短,而未来很长。他们二十当头,人生方始,未来还会有更多的二十年,一两年的异国两地相较起来仿佛只是转瞬,朱丽叶勇敢地拥有着这样的信心;她又同时活在当下,从不压抑哭与笑,用抓住当下来取代对时间的精打细算,可以只因一个灵感而连续画上六个小时不知疲倦,也可以拉着提伯尔特的手,什么都不做,只是与他十指相扣,在晨曦与天地间从沙滩的一头走到另一头。


海浪彼端苍蓝,天空四野清冽,他们沿着栈桥,踩着沙石,没有任何目的,只是这样握着手一起走着,就好像怀抱了全世界的时间,一直延续到海天与生活的远方。不急着奔向前,不急往何处去,边走边看你,走着走着就可以拥抱你,走着走着就可以停下来吻你。


“我想要我们一直这样。”他们并排躺在栈桥上,朱丽叶看着他的眼睛这样说。


她是那样自然,好像连提伯尔特的份也一并相信着。而提伯尔特知道自己从来就没有她勇敢。但爱是那样蓬勃,即使是他这样微小的勇气,就足以让它如生命之树般成长,让他们灵魂相依,让他为此流着泪微笑。他这颗胆怯的、患得患失的、从儿时一路磕绊磨难成长起来的心只知道爱她;他不相信自己有什么好,不相信自己有什么值得被爱,可是他这样的生命,他整个生命只知道爱她。


而因为相信她,他愿意一点点地、一点点地也相信自己。


“我也是。”他轻声回答,像一个祈祷与誓言,交出此生的虔诚。



Fin.



在西瓜糖里

维罗纳也过春节!
 
(准备印点静电贴窗花发发,虽然康起来只能上海nddp有缘见,总之印出来再说!) 

维罗纳也过春节!
 
(准备印点静电贴窗花发发,虽然康起来只能上海nddp有缘见,总之印出来再说!) 

Balsamico
All better 痛痛飛走...

All better 痛痛飛走

不如加一首 我超壞 的歌怎樣

All better 痛痛飛走

不如加一首 我超壞 的歌怎樣

弗兰肯斯壳

【罗密欧与朱丽叶|Tycutio】反派的十足

我真的好久不写tycutio了哈哈哈哈


——————

在阳台的躺椅上,朱丽叶正躺着睡觉。金发沐浴在夕阳里,像是在吸收太阳的光泽。睡梦中不知发生了什么,让她微微皱起了眉,翻了个身。提伯尔特擦刀的手便顿住了,发出一声叹息,心中一片柔情。

然后他想,柔情就是弱点,他是仇恨、是暴怒、是杀戮、是血腥,他不该有弱点。如果有了弱点,下一次与茂丘西奥决斗时,茂丘西奥的剑便会顺着他的弱点攀岩而上,直直刺入他的心脏,流出血来。

因此他悄悄站起,悄悄开门,悄悄离开了这个房间。

城堡的地砖是冰冷坚实的,就如同提伯尔特的内心。他一步一步踩在上边,明明是在上台阶,却总觉得什么东西一点一点落了下去,落到深不见...

我真的好久不写tycutio了哈哈哈哈


——————

在阳台的躺椅上,朱丽叶正躺着睡觉。金发沐浴在夕阳里,像是在吸收太阳的光泽。睡梦中不知发生了什么,让她微微皱起了眉,翻了个身。提伯尔特擦刀的手便顿住了,发出一声叹息,心中一片柔情。

然后他想,柔情就是弱点,他是仇恨、是暴怒、是杀戮、是血腥,他不该有弱点。如果有了弱点,下一次与茂丘西奥决斗时,茂丘西奥的剑便会顺着他的弱点攀岩而上,直直刺入他的心脏,流出血来。

因此他悄悄站起,悄悄开门,悄悄离开了这个房间。

城堡的地砖是冰冷坚实的,就如同提伯尔特的内心。他一步一步踩在上边,明明是在上台阶,却总觉得什么东西一点一点落了下去,落到深不见底的黑暗里。他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前襟,轻轻地扯了一下,又支起手中的匕首——刃尖将将碰到衣服布料——顺着前襟划了下去。什么都没有发生,衣服仍旧是完整的。提伯尔特无意识地哼着歌曲,朝着城堡的塔楼走去。

“天要黑了。”有人在他背后说。

提伯尔特猛地绷紧身体,缓缓转身。转身时,匕首已经牢牢握在了手里。茂丘西奥倚在冰冷坚实的墙壁上,欣赏着提伯尔特紧张时若隐若现的背部肌肉。那样有力,那样危险,那样一触即发。茂丘西奥舔了舔嘴唇。

他喜欢看提伯尔特这样十足的反派的样子。

提伯尔特不会问他为什么来,亦或是怎么进来的。

“滚出去。”提伯尔特说。

茂丘西奥仰起脖子朗声笑了起来。笑声在墙壁上来回碰撞。他因为笑而颤抖着站了起来,晃晃悠悠地走到提伯尔特面前——他老喜欢靠近猫王子,为什么?大概是因为茂丘西奥的内心总是在渴求着危险。

如若面对悬崖,往前走一步又如何。再往前走一步呢?

他熟悉提伯尔特的一切——进攻,声音,动作,气息。这气息让他激荡。提伯尔特一动不动,饶有兴致看着茂丘西奥靠近。这会儿又看起来太认真了,让茂丘西奥觉得颇为没意思。

茂丘西奥安静下来:“让我数数你有几根睫毛。”

提伯尔特露出一种恶心和排斥的表情,俯视着茂丘西奥。他比茂丘西奥稍高一些,对自己的身体有绝对的掌握和自信,对自己手中的匕首也一样。可短短几尺之外,被茂丘西奥占据的空间让他觉得未知,让他暴躁,却也让他想要停下来。

“我有时候觉得,”他慢慢地说,“我真的想……想伤害你,想杀了你,想让你这自以为是的可笑面容停滞在你那张面皮上。”

这话让茂丘西奥夸张地到抽了一口冷气,然后,茂丘西奥扭着自己的腰,一点一点蹭着贴紧了提伯尔特的匕首。

“我刚才可是看见了,猫王子。你那匕首比划什么?想把自己划开吗?”茂丘西奥比了一个划开的动作,“然后看这里边的东西哗地流出来……那里边有什么?让我看看,这里边能有什么。”

他不断逼近着提伯尔特的私人空间,挑战提伯尔特的底线,终于,在某一刻,提伯尔特突然就动了。猫王子并不吝惜他的拳脚,茂丘西奥也只能说艰难地应付。他尝试去抢夺提伯尔特的匕首,即使提伯尔特并没有使用它。或许因为在卡普莱特城堡伤害亲王侄子并不是一个有利于他的选择。思考之间,他被提伯尔特狠狠撞在墙上,整个胸腔像是要被震碎了一样。茂丘西奥低着头咳嗽,头发杂乱地在他眼前晃动。提伯尔特却停了下来,然后,茂丘西奥眼角就看见了匕首的寒光。

他堪堪一闪,匕首插进了耳边的墙壁上,激起灰尘。

“恶心。”他评价道。

提伯尔特沉默着。他知道茂丘西奥明白,而这也正是最让他暴怒的一点。他眯起了眼,看着狼狈的茂丘西奥。

“我不决定你的生死。上天会决定。时间会决定。机遇会决定。”

或许是因为提伯尔特的气息太近了,茂丘西奥轻轻地贴上去,在他的耳边低语。

“死也要死在你床上——”

腹部强烈的疼痛打断了他的花言巧语。太认真了,茂丘西奥想。他想抬起手死死拽住提伯尔特的金发,可他的手臂被提伯尔特压麻了,抬不起来。

“真是个……真是个十足的反派啊,我的猫王子。”

“谢谢夸赞。”

茂丘西奥上气不接下气地笑了起来。大概是提伯尔特觉得恶心了,就突然放开了他,后撤开身体。茂丘西奥跟上去,胡乱吹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眼前的头发吹到提伯尔特的脸上,嘴里叨叨个不停。

“月亮女神说今晚只挂上弦月,以此来给人们悬挂吊绳的礼物。你不问问我为什么突然来这里吗,提伯尔特?哦,当然是为了我的罗密欧,罗密欧。罗密欧为了什么呢?当然是为了他的朱丽叶,朱丽叶。别紧张,也不一定就是这里的那个朱丽叶,是不是?维罗纳有那么多个朱丽叶,就像月亮女神的千幅面孔一样。但凡她有一天以真面目示人,以完全的面目示人,海水就不会涨落,而是会顺着一个不存在的壶嘴倒进你的脑子里,然后从你那两个眼珠子旁边流出来……”

茂丘西奥隔着自己的头发吻上了提伯尔特。临出门之前,为了给罗密欧壮胆,他喝了太多酒。所有的嘶吼于是从他嘴边销声匿迹,而是直接沉默着灌进了提伯尔特的口腔。提伯尔特掐着他的脖子,舌头仿佛真的像一些动物一样带倒刺,把茂丘西奥唇齿之间的情欲一点一点勾出来,留下血肉模糊的痛苦和麻木。

他想做那个人。

他也想把这件事告诉提伯尔特。

就好像如若真的存在哪怕一丝可能,杀了提伯尔特,那就也能杀了自己。救了提伯尔特,也就救了自己。

茂丘西奥的手渐渐游走到了提伯尔特的手边,摸到了对方仍旧紧握的那个匕首。然后又游走到提伯尔特的腿间,摸到了对方坚硬的yinjing。茂丘西奥几不可闻地倒吸了一口气。他想做那个人,那个帮助提伯尔特划开胸膛的人。他用钝器砸过,也用利刃扎过,可总是被猫王子狡猾地躲过去。但终将有一天,茂丘西奥知道,自己可以做这座愚蠢的城市的出口。

到那时,自然要拉猫王子来陪葬。



————fin

就是要蘸甜面酱

【提球提无差】漂亮男人

*日常题文无关,日常看不出cp

*外貌是匈版,性格代入哪版都行


讲个故事:有个漂亮男人想睡另一个男人。

这个漂亮男人叫茂丘西奥,他想睡的人(至少在他看来)同样漂亮。

那人叫提伯尔特。

提伯尔特二十八岁,比茂丘西奥大两岁,黑色头发,黑色眼睛,黑色风衣,黑色靴子。

没有裤子。

倒不是他真的不穿裤子,只是在茂丘西奥的想象里,提伯尔特不需要裤子。

提伯尔特像只黑漆漆的乌鸦。

大部分时候像乌鸦,茂丘西奥悄悄补上一句,偶尔像秃鹫。

他对提伯尔特了解不多,但他睡过的女人们好像都有话说。

哦,卡普莱特家的小提伯尔特,他真是个漂亮男孩。莉莉丝叹着气评价。...

*日常题文无关,日常看不出cp

*外貌是匈版,性格代入哪版都行

 

 

讲个故事:有个漂亮男人想睡另一个男人。

这个漂亮男人叫茂丘西奥,他想睡的人(至少在他看来)同样漂亮。

那人叫提伯尔特。

提伯尔特二十八岁,比茂丘西奥大两岁,黑色头发,黑色眼睛,黑色风衣,黑色靴子。

没有裤子。

倒不是他真的不穿裤子,只是在茂丘西奥的想象里,提伯尔特不需要裤子。

提伯尔特像只黑漆漆的乌鸦。

大部分时候像乌鸦,茂丘西奥悄悄补上一句,偶尔像秃鹫。

他对提伯尔特了解不多,但他睡过的女人们好像都有话说。

哦,卡普莱特家的小提伯尔特,他真是个漂亮男孩。莉莉丝叹着气评价。

我当然知道,茂丘西奥想着,他若不漂亮谁会想去睡他。

他抓起红色的短外套径自走出房间,下楼时才发现自己错拿了莉莉丝的外衣。

茂丘西奥想拿回自己的衣服,门在他鼻子底下狠狠合上。

茂丘西奥穿着莉莉丝的红色短外套去喝酒,玛丽安娜像蛇一样地缠上来,抢走他的酒杯。

瞧啊,这里有个落单的男孩穿着女人的衣裳。

玛丽安娜喝了一口啤酒,唇印留在杯沿上。

亲爱的茂丘西奥,你想找个伴吗,给我买杯饮料,我陪你上楼去。

茂丘西奥笑了笑,把酒饮尽。

美丽的姑娘,放荡的小姐,我可以给你一整桶的好啤酒,但可别牵我上楼。

我懂了,玛丽安娜打量着他,你刚下楼不久。

他嬉笑着伸出一根手指。

我的好姑娘,愿意给我讲讲更棒的楼吗,愿意说说提伯尔特吗。

提伯尔特,哦,那个提伯尔特,玛丽安娜伸出手指点在他唇上。嘘,不用解释,我知道的。

可怜的提伯尔特,老卡普莱特对他太严苛了,你怕是没有见过他后背上的伤疤,这里一道那里一道,深深浅浅高高低低的道子交叠在一起,像没修剪好的草坪。

我倒是很想见见,茂丘西奥抛了个媚眼。

玛丽安娜啐他。

贪心的小子,有了树叶却想去怀抱枝干,有了玫瑰却要去握住荆棘,有了星辰却偏去追逐太阳。

枝干会压垮你,荆棘会让你流血,太阳会点燃你的羽毛,下方的海是你的归宿。

你会死,溺死在他漂亮的眼睛里,摔死在他布满沟壑的心上。

那可并不见得,我的女士,茂丘西奥是会游泳的,况且,我的平衡力也好得很哪。

玛丽安娜叹了口气,离开茂丘西奥,任由另一个年轻人握住手臂。

茂丘西奥耸耸肩,走出酒馆。

一双高跟鞋等在他面前。

茂丘西奥慢慢抬头,看见线条优美的小腿,和紧身的黑色皮裙。

他头有点痛。

你好啊,茂丘西奥,那皮裙的主人说,我是来警告你的。

不要动提伯尔特,罗莎琳说。

我可没打算去和他打架,茂丘西奥夸张地摊手,猫王子还在他的小窝里安分地躲着呢。

我稍后再评价你对卡普莱特家的侮辱,罗莎琳说,他这才想起她是个卡普莱特。

哇哦,罗莎,罗莎,你不是羚羊而是豹子,不是娇花而是毒药。罗密欧被你拒绝了,我被你赶走了,结果呢,你看上了提伯尔特。

罗莎,你现在的品味可真可怕。

闭上你的嘴吧,茂丘西奥,去找别的姑娘,找你的小鸟儿,你的女神,你的丁香花,只是别去找提伯尔特。

罗莎琳衣服上有一朵黑色的布花,很美,花瓣蜿蜒着伸展出去,扭曲而艳丽,像硕大的毒蜘蛛一样盘踞在她心口。

好姑娘,你戴了朵同你的衣服不太相衬的花儿,嘘,别说你没发现这点,这花儿是谁送给你的,老卡普莱特,帅气小伙子,还是漂亮女孩。都不是,我猜到了,是漂亮猫儿,被人磨钝爪子的漂亮猫儿,罗莎,茂丘西奥知道一点你不知道的事情,你一定想不到,卡普莱特在杀死提伯尔特。

不可能,罗莎琳绷紧了脊背和大腿,他不会这样做的,杀死提伯尔特有什么好处,他能叫谁抽出匕首,派谁投下毒药?

天哪,天哪,天哪,年轻的雅典娜竟是个笨丫头。我说的可不是老家伙,是他的女人,是那朵宝贝小花,是你们,是卡普莱特这个姓氏,你们所有人联手,用这个姓氏谋杀他。一天一天,一点一点,他的血渗入地毯、花园和武器库,他的灵散落在水晶灯的珠子吊坠里和你们失望或期望的眼神里。你有没有发现自己踏在血肉上,有没有在呼吸中闻到魂魄腐朽的味道?该闭上嘴的是你啊,罗莎,听听茂丘西奥的忠告:

安静一些,你能听到猫儿死去的声音。

提伯尔特说的对,你向来是个疯子,罗莎琳给他让出道路。我不该同疯子争辩的,甚至不该同疯子说话,你走吧,茂丘西奥,我拦不住你,只请你离提伯尔特远远的,你还没有看清更显然的事情。

你是疯子,疯子从来与死亡为伍。

这么说我们都是疯子了。茂丘西奥在原地转了个圈,身上不属于他的红色外套划出一个小小的弧线。这可不太妙,我讨厌这个说法,它显得所有人都是平庸的。

为什么?

因为所有人都相同了,相同就是平庸,最最无趣最最干枯的平庸。

我倒宁愿平庸,也不愿做个躺在石棺里的与众不同的人。罗莎琳说完这句话就扭身走开了,茂丘西奥在她身后吹了个长而尖锐的口哨,冲那个高挑的黑色背影挥手,另一只手拢在嘴边大喊。

放心吧,罗莎,你若是死了,我一定给你订做一副最美的棺材。

罗莎琳没有理他。

茂丘西奥自顾自地思考那该是什么样的棺材,钢铁做的骨架,厚厚的黄金外壳,镶嵌红宝石、绿松石、紫水晶和猫眼石,点缀上四季的干花和应季的鲜花,刻画阿尔忒弥斯的金角鹿、雅典娜的皇冠和波塞冬的三叉戟,衬上赫菲斯托斯最满意的火焰、达芙妮的月桂枝和阿波罗的马车。如果那姑娘喜欢的话,他甚至还可以找人画上斯芬克斯、美杜莎和一头狮鹫。

放弃你可怕的品味吧,这样的棺材只适合留给你自己。

说这话的是个男人,显然是个男人,声音低沉语调冰冷,不是姑娘们为了调情而故作的冰冷,而是单纯的伪装成无视的挑衅。

茂丘西奥决定接受这封战书。

好猫儿,我可算是盼到你了,丘比特要被他的翅膀拖着沉到哈迪斯的地盘里去了,我英俊的提伯尔特,你如果再不来,茂丘西奥就要在冥界里忍不住回头了。

那倒是不错,提伯尔特说,我很乐意看见你变成石头雕像,只是那东西想来不会太好看。

是啊,可怜的茂丘西奥,我变成的雕像都会因为思念你而扭曲,那当然不好看了,它的头会望着你的方向,乌鸦的方向,夜晚的方向,自怨自怜和病恹恹的方向。

我知道叫你闭嘴也没什么用处,提伯尔特绕过他走向小酒馆,别跟着我,既然你刚从里面出来,给自己找点其他乐子吧,茂丘西奥,去找罗密欧,和他抱在一起哭几场,趁着他还能活着被你抱住的时候。

不不不,年轻俊美的罗密欧会和他的姑娘一起活到九十岁,倒是我们两个更适合抱在一起哭几场,谁知道哪天我就会杀死你。

或者被我杀死。

或者被你杀死。茂丘西奥重复着他的话,虔诚得像许下一个诺言。

提伯尔特移开了视线。

茂丘西奥,去做点什么,随便什么,别让我看见你了,提伯尔特说。

我今天很累,没心情杀死你。

茂丘西奥大笑着鞠了个花里胡哨的躬。

他说,不胜荣幸。

Antonia_乐文

罗朱翻唱合辑

罗朱是个大工程,现在我还没搞定(?)

大概是会随时调整,把现在唱的按顺序放一遍,以后感觉唱的更好了就换上感觉最好的版本。

全民K歌 大号Antonia Rickman,头像是TR

在这里我要使劲吹一下缸,他的罗朱太好听了我哭泣!她表哥是我的真爱!

好伴奏都是缸传的!

好久没唱,现在已经不会唱朱丽叶了【难过】

其他没写的歌,怪我是假粉x


上半场

Verone【维罗纳】

https://kg.qq.com/node/play?s=pDbV1SpUcs4tqpeH&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

罗朱是个大工程,现在我还没搞定(?)

大概是会随时调整,把现在唱的按顺序放一遍,以后感觉唱的更好了就换上感觉最好的版本。

全民K歌 大号Antonia Rickman,头像是TR

在这里我要使劲吹一下缸,他的罗朱太好听了我哭泣!她表哥是我的真爱!

好伴奏都是缸传的!

好久没唱,现在已经不会唱朱丽叶了【难过】

其他没写的歌,怪我是假粉x


上半场

Verone【维罗纳】

https://kg.qq.com/node/play?s=pDbV1SpUcs4tqpeH&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28145__

缸的维罗纳是一绝!


La haine

唱的太差了我不发了等回头练好了再说

或者等我找到蓝妈再说x


Un jour

朱丽叶:me

罗密欧:Sylean【好甜的小姐姐!委屈小姐姐了qwq】

https://kg.qq.com/node/play?s=WnJFoZWjL68bXjfh&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28481__


La demande en mariage

https://kg.qq.com/node/play?s=tG_y8ltqHaLk2tQ2&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28730__

不怎么样,但主要是里面现在有提包两句所以我就(。)重点唱那两句了。


Les rois du monde【世界之王】

自己和自己精分

https://kg.qq.com/node/play?s=1EgCps1Od7PiI1nw&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28815__


Je reve【麦布女王】

没有伴奏……


J'ai peur【我怂】

https://kg.qq.com/node/play?s=qzKXarqtHVsoIqmt&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31874__


Le balcon【阳台】

朱丽叶:me

罗密欧:Sylean

https://kg.qq.com/node/play?s=pDbV1SpUwy7dTUa3&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29015__


C'est pas ma faute【不是我的错】

我oritsldfghldhdfyjslkgh杰哈你irelfdjghljhsorjiysigp

https://kg.qq.com/node/play?s=2h7N962QxwS2C2Au&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29148__


Et voila qu'elle aiment

奶妈太难了我唱几次破几次音继续练了(。)


Aimer【爱】

没有。惊不惊喜。虽然自己唱了很多但是没有一个让人满意的。但是有一个朱丽叶Part,邀请大家合唱啊!

https://kg.qq.com/node/play?s=zqM4l8zG_7BQ8z_Q&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29287__


下半场

Le pouvoir

亲王最后学吧……


On dit dans la rue【让你八卦(?)】

还没学,对不起。


C'est le jour【塞了书】

https://kg.qq.com/node/play?s=pDbV1SpUwxvZ2pUB&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29391__


La folie

没有伴奏,但是已经学会了。


Le duel【决斗】

自己精分

我选了一个最不炸的

https://kg.qq.com/node/play?s=GtdcraGzKhA70Gzb&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29510__

有一个我最近唱的很爽但是很炸的x表哥还没有唱好x真的很放飞 音准都在飘

https://kg.qq.com/node/play?s=ycatKdyXakCr7yNw&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29750__


Mort de Mercutio【毛球之死】

念白太多了口胡太多了就不发了。


La vengeance

只有罗密欧的solo部分,是除了毛球之死里的罗密欧唱段之外我最喜欢的一段啦!

https://kg.qq.com/node/play?s=ZxQ9NWZ7RdxPvZ_s&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30533__


Avoir une fille

https://kg.qq.com/node/play?s=ZxQ9NWZ7RdxPvZ_s&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30533__

谁能想到我是因为TR在成都唱了才跑去学的,之前看完原著我都要被红爸气死了!


Le poison

https://kg.qq.com/node/play?s=Dpk5EODsyaci3Dpw&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30641__


Comment lui dire

https://kg.qq.com/node/play?s=pDbV1SpUcsatfp09&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30739__

真的很难过唱着。


Mort de Romeo【罗密欧之死】

https://kg.qq.com/node/play?s=r84MGqrlCfpi8rDj&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30959__


La mort de la Juliette【朱丽叶之死】

https://kg.qq.com/node/play?s=qzKXarqt58BhdqAS&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31095__

真的难!!!!!!!!!!!!!


Avoir 20 ans

升调的。我可能是傻的。有口胡。

https://kg.qq.com/node/play?s=Dpk5EODsX-9NaDpj&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31265__


On prie

独唱

https://kg.qq.com/node/play?s=gH1UbwgVzIi_WgIk&shareuid=65989c8423293783&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75116408_l0_t1578132086__

红橙黄绿青蓝鸟
小马 删歌删不是我的锅也是没谁...

小马

删歌删不是我的锅也是没谁了,莫得感情工具人令人憎恶大反派不是别人就是你提拔特,好惨一猫

小马

删歌删不是我的锅也是没谁了,莫得感情工具人令人憎恶大反派不是别人就是你提拔特,好惨一猫

于庭望川

复健,果然适合画线的(。)
算是把19年想画但没画的给搞了(19真的很沉迷雷森德心无旁骛(。哎))
p4 oc(莫名和表哥同步)

复健,果然适合画线的(。)
算是把19年想画但没画的给搞了(19真的很沉迷雷森德心无旁骛(。哎))
p4 oc(莫名和表哥同步)

Balsamico
擠不出時間畫圖了 😵

擠不出時間畫圖了 😵

擠不出時間畫圖了 😵

普鲁士蓝庭院

【双表哥】【扣TR】Greetings 向你致意(全文完)

这篇也完结啦!TR,nico,rps。这边一起放上来,全文2万7。总之这篇的过程我自己是很快乐的。感觉也不用多赘述什么了,心都在文里了。

我在冬季纪念一个夏天,并将有下一个夏天。

致爱,致猫猫。

点我


这篇也完结啦!TR,nico,rps。这边一起放上来,全文2万7。总之这篇的过程我自己是很快乐的。感觉也不用多赘述什么了,心都在文里了。

我在冬季纪念一个夏天,并将有下一个夏天。

致爱,致猫猫。

点我




放空

入坑两年终于有了产出(还有脸说

赶死了刚才刚送去印周二应该能到

周三元旦带到帝都slo15发无料!

求太太们不嫌弃跟俺换🤪

ps.p3是背面 p1 2可以拼起来

提包可真他娘难画(

入坑两年终于有了产出(还有脸说

赶死了刚才刚送去印周二应该能到

周三元旦带到帝都slo15发无料!

求太太们不嫌弃跟俺换🤪

ps.p3是背面 p1 2可以拼起来

提包可真他娘难画(

Wilda

准备带去slo的罗朱无料,还有很多想画的但是实在没时间,【就是咕咕咕x】明信片应该能赶上,吧唧不一定来得及,随缘随缘

准备带去slo的罗朱无料,还有很多想画的但是实在没时间,【就是咕咕咕x】明信片应该能赶上,吧唧不一定来得及,随缘随缘

Wry也是無藜
是一个SLO紧急突发产物“维罗...

是一个SLO紧急突发产物“维罗纳的孩子们亚克力挂件抽抽乐”的粗糙宣传以及印量调查!

6cm亚克力挂件抽抽乐!10r抽一次!上下两个孔,可以把挂件连起来,也可以单独挂!我们会送小吊饰!

因为形式接近所以打算做随机抽取的形式,最右边的一列(大表哥,长发毛球,长发罗密欧)是隐藏款!掉率会低!到时候就是鉴欧非的时刻(x

SLO摊位是R08-09这里鸽子汤也免费
欢迎来玩!体会抽卡的快乐(x

但想到可能会有朋友想要全套所以还是来悄悄统计一下。(真的会有吗)
75r全套9个,含全部三个隐藏款,加赠同柄贴纸!

想要全套的朋友请评论告诉我SLO还是网络通贩!
网络通贩会放在朋友的淘宝店铺,依然是抽抽乐和全...

是一个SLO紧急突发产物“维罗纳的孩子们亚克力挂件抽抽乐”的粗糙宣传以及印量调查!

6cm亚克力挂件抽抽乐!10r抽一次!上下两个孔,可以把挂件连起来,也可以单独挂!我们会送小吊饰!

因为形式接近所以打算做随机抽取的形式,最右边的一列(大表哥,长发毛球,长发罗密欧)是隐藏款!掉率会低!到时候就是鉴欧非的时刻(x

SLO摊位是R08-09这里鸽子汤也免费
欢迎来玩!体会抽卡的快乐(x

但想到可能会有朋友想要全套所以还是来悄悄统计一下。(真的会有吗)
75r全套9个,含全部三个隐藏款,加赠同柄贴纸!

想要全套的朋友请评论告诉我SLO还是网络通贩!
网络通贩会放在朋友的淘宝店铺,依然是抽抽乐和全套两种形式。

求有缘见到的大家点个推荐,感谢!

Balsamico
就是 那個 克拉拉的 ig 限...

就是 那個 克拉拉的 ig 限時
表哥表妹又一起拍片了 快樂 ❤

就是 那個 克拉拉的 ig 限時
表哥表妹又一起拍片了 快樂 ❤



麻团团团团
给大家分享一段维罗纳相声(不是...

给大家分享一段维罗纳相声(不是)
这是鸽了很久的Loveless AU后续
战斗机学校开学季,小瓦来啦🙈!
自设瓦伦汀比扣提包要小一届。算是个part 2预告(烟雾弹)?羁绊什么的,话筒给他们了。
【我果然脑洞都是对话】

给大家分享一段维罗纳相声(不是)
这是鸽了很久的Loveless AU后续
战斗机学校开学季,小瓦来啦🙈!
自设瓦伦汀比扣提包要小一届。算是个part 2预告(烟雾弹)?羁绊什么的,话筒给他们了。
【我果然脑洞都是对话】

普鲁士蓝庭院

【法罗朱】【双表哥】La veste

小表哥衣服造型来源于小扣新短片La veste。AU,黑道大表哥 / 站街小表哥。

这回是大表哥x小表哥。

提伯尔特10TR,tybalt小扣。

点我


小表哥衣服造型来源于小扣新短片La veste。AU,黑道大表哥 / 站街小表哥。

这回是大表哥x小表哥。

提伯尔特10TR,tybalt小扣。

点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