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ypemoon

7574浏览    708参与
练习记录小马甲
procreate临摹练习 (...

procreate临摹练习

(补上传-2022.06.03)

procreate临摹练习

(补上传-2022.06.03)

练习记录小马甲
procreate临摹练习 (...

procreate临摹练习

(补上传-2022.06.12)

procreate临摹练习

(补上传-2022.06.12)

练习记录小马甲
临摹练习之无上色 (补上传-2...

临摹练习之无上色 

(补上传-2022.05.28)

临摹练习之无上色 

(补上传-2022.05.28)

翻车鱼 Hamster C
大半夜试着画了一张礼服樱!真的...

大半夜试着画了一张礼服樱!真的很喜欢这个偏马尾🤤🤤

(因为一直知道自己不太会上色,所以已经很久没认真画过彩图了,今天突然就想试试,感觉看了点基本教程后自己画的彩图终于像个人样了💦) ​​​

大半夜试着画了一张礼服樱!真的很喜欢这个偏马尾🤤🤤

(因为一直知道自己不太会上色,所以已经很久没认真画过彩图了,今天突然就想试试,感觉看了点基本教程后自己画的彩图终于像个人样了💦) ​​​

苝昭

【东月共荣】迦勒底旅行计划

只要考完试不挂科我就写(flag高高立起)


藤丸立香,迦勒底的御主,泛人类史的拯救者,人理的英雄。

同时,他也是在时钟塔挂了号的封印指定对象。

不过这次好像是打算把他切片保存当万能圣遗物用。


“真的是一群疯子……”


“本来就不能把他们当正常人看,倒不如说‘疯子’还是个夸奖他们的词。”


“立香的身份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


“那么,利用魔术师们惯有的傲慢,开始我们的计划吧……”


“来一场说走就走、后面还坠着小尾巴的旅行吧!”


——————

因为还不大懂型月世界观直接把所有的当自设论了

自设藤丸立香:来自三次元的玩家,对grand order 一开始...

只要考完试不挂科我就写(flag高高立起)


藤丸立香,迦勒底的御主,泛人类史的拯救者,人理的英雄。

同时,他也是在时钟塔挂了号的封印指定对象。

不过这次好像是打算把他切片保存当万能圣遗物用。


“真的是一群疯子……”


“本来就不能把他们当正常人看,倒不如说‘疯子’还是个夸奖他们的词。”


“立香的身份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


“那么,利用魔术师们惯有的傲慢,开始我们的计划吧……”


“来一场说走就走、后面还坠着小尾巴的旅行吧!”


——————

因为还不大懂型月世界观直接把所有的当自设论了

自设藤丸立香:来自三次元的玩家,对grand order 一开始只是抱着游戏的态度。但是由于某个胆小鬼的事迹太过感人,加上三次元已经没有什么自己留恋的东西了(指有车有房没有妹妹父母双亡)主动降维成为了迦勒底的御主。

由于迦勒底绝大部分不是活人,对此事接受能力极高,并自觉保密。

自设阿赖耶识(是个沙雕呢)

因为白捡了这么一位高位大佬,阿赖耶识乐疯了,天天往盖亚那里舞。

然后阿赖耶识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看见魔术协会那帮傻子想封印指定祂抱的大腿。

阿赖耶识:……

祂还没来得及去想法献献殷勤啥的,发生了一件事——祂的地球又被冻了!祂的地球又白纸化了!!

阿赖耶识:…………

大腿砍完了异闻带,然后听说魔术协会那一帮子又要封印指定他。

阿赖耶识想去表示表示。

然后他听见大腿说——

“来一场说走就走、后面还坠着小尾巴的旅行吧!”

阿赖耶识:???

自设月球魔术师:除了那几位盖章正常点的全是为了「」不顾一切的疯子。

自设型月世界:幻想嘉年华

——————

其实想综更多游戏的,但是舰c怕被封,舰b最近的节奏让我直接放弃,邦邦的话写英灵们唱歌……其实好像很可以(伊丽莎白、尼禄:嗯?)原神玩的少,文炼没玩过(好想写作家组来着……)还想写点刀子精来着……

也就想想

最后还是选择社内联动吧……好歹让时钟塔找到人抓啊……

再拉上东方一起东月共荣,好耶

AKA



【剣は折れ、肉も落ちた】
【闘志すら消えたのなら】
【そこで土に还るがいい】

アルトリア・ペンドラゴン CN AKA
PHX @翼_光 



【剣は折れ、肉も落ちた】
【闘志すら消えたのなら】
【そこで土に还るがいい】

アルトリア・ペンドラゴン CN AKA
PHX @翼_光 

rosental
生草作品,疯狂玩梗扯淡向,不喜...

生草作品,疯狂玩梗扯淡向,不喜勿入

外传空境篇-樱小姐在看电影

序.哈根达斯大作战

情人节前的若干天,在伽蓝之堂里,佐仓绫音突然找到了爱美留下的物事。

自从辉哥哥失去了一只眼睛的事件之后,她和绫音之间的距离就彻底被那个卡比女给填满了,已经没有了绫音能插手(物理)的空间,既然如此,在情人节前夕,绫音打算听从在礼园认识到的新朋友,大西纱织的建议,在伽蓝之堂里的冰箱给塞满哈根达斯巧克力味雪糕,彻底把卡比女给塞成卡比兽。

只是,在她散尽零花钱进行扫货之后,才发现,伽蓝之堂里,好像并没有冰箱。在背负重大负担的时刻,她终于在通过各种手段(物理),撬开了爱美留下的工房,那里有着足够的低气压,应该可...

生草作品,疯狂玩梗扯淡向,不喜勿入

外传空境篇-樱小姐在看电影

序.哈根达斯大作战

情人节前的若干天,在伽蓝之堂里,佐仓绫音突然找到了爱美留下的物事。

自从辉哥哥失去了一只眼睛的事件之后,她和绫音之间的距离就彻底被那个卡比女给填满了,已经没有了绫音能插手(物理)的空间,既然如此,在情人节前夕,绫音打算听从在礼园认识到的新朋友,大西纱织的建议,在伽蓝之堂里的冰箱给塞满哈根达斯巧克力味雪糕,彻底把卡比女给塞成卡比兽。

只是,在她散尽零花钱进行扫货之后,才发现,伽蓝之堂里,好像并没有冰箱。在背负重大负担的时刻,她终于在通过各种手段(物理),撬开了爱美留下的工房,那里有着足够的低气压,应该可以合理地储存这些雪糕。

只是,在进去之后,好像有点阴森的感觉,尤其是墙上布满着各种空洞,但工房的中心,有着如同银幕一般大的墙壁,大概,那就是家庭影院的一种吧,没想到爱美竟有着这种时髦的一面,是绫音压根没法想象过的事情。

房间的正中,是一个沙发,正好挽着一大袋雪糕的绫音需要一个休息的地方,于是,顺势以一个在礼园老师看来并不算优雅姿势躺在了沙发之上,然后,貌似是因为体重,触发了某个机关,墙壁上突然出现了投影,首先是大大的“大场映画株式会社”八个字,然后则是开始进入了黑白的映像,就如那些旧日的电影院一般,随后,出现了标题——


rosental

五.早晨暴雨中狂犬(图片来自推特大大:

スマホゲー日和

@mobageanntena


巴格斯特讨厌下雨。

不知为何,她从骨子里就和雨天合不来,只要是下雨的天气,她那引以为傲的卷发总会翘起各种毛线,打理起来会让人感到分外郁闷。

然而,被称为女王的番犬的自己,在人前并不能体现出这样的情绪,于是只能挠了挠头,挣扎着起床。

“阿多尼斯,要是你还在就好了,起码可以帮我梳一下头发。”

对着并无其他人的房间,巴格斯特叹了口气,重新整理起了自己的容资。

自从有记忆以来,巴格斯特就比寻常女子的身形要高得多,这也是她引以为傲的所在,毕竟她的家族信奉的是弱肉强食的达尔文法则,那在自身的异常体质之...

五.早晨暴雨中狂犬(图片来自推特大大:

スマホゲー日和

@mobageanntena


巴格斯特讨厌下雨。

不知为何,她从骨子里就和雨天合不来,只要是下雨的天气,她那引以为傲的卷发总会翘起各种毛线,打理起来会让人感到分外郁闷。

然而,被称为女王的番犬的自己,在人前并不能体现出这样的情绪,于是只能挠了挠头,挣扎着起床。

“阿多尼斯,要是你还在就好了,起码可以帮我梳一下头发。”

对着并无其他人的房间,巴格斯特叹了口气,重新整理起了自己的容资。

自从有记忆以来,巴格斯特就比寻常女子的身形要高得多,这也是她引以为傲的所在,毕竟她的家族信奉的是弱肉强食的达尔文法则,那在自身的异常体质之下,她获得了比正常男子更强大的力量,从小到大,她成为了自身所在周边的焦点,特别是在体育表现上,她甚至可以碾压作为男性的对手。因此,在进入社会之后,她也获得了摩根的赏识,得到了保镖队长的职务,以及“高文”的赐名。

只是,伴随着自身的荣光,背后也存在着黑暗,过分的强大,只要有她出手的地方,就如台风过境一般造成了毁灭性的现场。因此,“告死的黑犬”,“风暴的母猩猩”,“灾厄之兽”等各种称号被广泛流传,虽然只是在本人面前不曾提起,但也的确有耳闻的程度。

至于另一个阴影,则是巴格斯特本人也无法否认的存在,曾几何时约定过要结婚的幼驯染阿多尼斯,在自己的成长期中突然不辞而别,造成了那个时间巴格斯特的加倍暴走,最后是在摩根和前任管家莱尼克的阻挡之下,才挡下了这次被公司称为“兽之灾厄”的冲击,尽管回复了神智,巴格斯特也得下了渴望伴侣的心理阴影,在自己的伴侣经常更换的情况下,她也再次被外人视为不祥之物,只是,在有了心理支撑之后,她已不再在意他人的评价。

不过,正因为自己“丰富”的感情经历,才觉得摩根殿下选择的奥伯龙有所提防。这个男人并不简单,身上有着非常人的味道,所以巴格斯特一直对他保持着警惕。

但是,他身边的那个少女有着和殿下相同的味道,在服从了殿下的自己眼中看来,说不定比起年幼的芭-万希大小姐而言,反而是那个少女更有可能继承卡美洛。

所以,今天,巴格斯特要把这个男人从那个小房子里扯出来,塞到阿斯顿-马丁里带去殿下的府邸,最好是把他关到地牢里,这样就可以永无后顾之忧了。

暴雨依然在下,感觉今天并不会停止。

TBC

rosental
アウト・オブ・トライアングル - 前田佳織里

“Out Of Triangle Love

Out Of Triangle Love”

“哦,你是被这音乐吵醒的么?”

“怎么样,今天看到的场景是不是很有意思?”

“没想到这次回来,能看到妹妹和后辈真正混在一起的样子,啊,真是有趣。”

“只是,我的宠物和她们的同居者无意间造成了接触,果然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既不是过去视,也不是未来视的你的魔眼,正好弥补上了莉萨那个给天文科提供的魔术的短板,果然留下你的性命还是派上了用场的。”

“好了,信息的拼图已经收集完成,那么,是时候出击,去击破这个稳定的三角形了,那么,由谁开始下手好呢?”

“放心吧,你的性命会继续保存完好的,虽然你也...

“Out Of Triangle Love

Out Of Triangle Love”

“哦,你是被这音乐吵醒的么?”

“怎么样,今天看到的场景是不是很有意思?”

“没想到这次回来,能看到妹妹和后辈真正混在一起的样子,啊,真是有趣。”

“只是,我的宠物和她们的同居者无意间造成了接触,果然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既不是过去视,也不是未来视的你的魔眼,正好弥补上了莉萨那个给天文科提供的魔术的短板,果然留下你的性命还是派上了用场的。”

“好了,信息的拼图已经收集完成,那么,是时候出击,去击破这个稳定的三角形了,那么,由谁开始下手好呢?”

“放心吧,你的性命会继续保存完好的,虽然你也只能如同缸中大脑一般保持着生命罢了。”

“那么,祝你晚安。”

“Out Of Triangle Love

Out Of ……”

(番外全文完)

rosental
ストロボメモリー(钢琴版) - 南梦芽

终章.三个人的烟火

经过了市中心,走过长长的坡道,姬奈踏上了山丘,在铺满沥青的尽头,仍然是茂密的可可树森林,经过了路中间的自动贩卖机,进入了日常与非日常的分界线。

曾几何时,有人说过山丘上的洋房是鬼屋,但在自己住进来之后,才发现那不过是两名少女的所在而已,哪怕在居民口中,这里的神秘仍是相当浓厚,也曾担心过打工的自己的居住情况,但日子长了之后,西本宅最终由鬼屋的怪谈下降到了怪人的级别。

推开了洋馆的栅栏,姬奈用尽肺里的空气喊出了“她大姨妈”,很快,聒噪的两个人形ploy出现在了面前。

“饭~饭~”

“富婆”

“饭~饭”

听说ploy在某种程度会反映出造物主的心态,那由此可见……...

终章.三个人的烟火

经过了市中心,走过长长的坡道,姬奈踏上了山丘,在铺满沥青的尽头,仍然是茂密的可可树森林,经过了路中间的自动贩卖机,进入了日常与非日常的分界线。

曾几何时,有人说过山丘上的洋房是鬼屋,但在自己住进来之后,才发现那不过是两名少女的所在而已,哪怕在居民口中,这里的神秘仍是相当浓厚,也曾担心过打工的自己的居住情况,但日子长了之后,西本宅最终由鬼屋的怪谈下降到了怪人的级别。

推开了洋馆的栅栏,姬奈用尽肺里的空气喊出了“她大姨妈”,很快,聒噪的两个人形ploy出现在了面前。

“饭~饭~”

“富婆”

“饭~饭”

听说ploy在某种程度会反映出造物主的心态,那由此可见……

“七深,在么,我们去别馆准备烤肉吧。”

“好嘞,主人,要准备开饭了,不要再喝热巧克力了,今天的量已经够了。”

在别馆的花园中,瑠瑠架起了烤肉架,七深在把袋里的肉泥揉成了肉饼,两小只在不停地嚷着要开饭,最终,两名嗅到肉味的狐狸出现在了该出现的场所。

“啊,姬奈,今天有汉堡肉么。”

“如果是千春你的谜语没有改变的话,那肯定是有的,但我只关心有没有买巧克力酱。”

“嘛,加巧克力酱可是会烧焦的。咦,姬奈,这套衣服好像是还没见过的,难道说,是野兽家的么?”

“野兽?那是什么?”

“哦,里美不知道么,那可是商店街最有名的咖啡厅了。不过这件衣服,要说起来说不定更适合里美就是了。”

“衣服才没有肉来得重要,要买这种衣服的支出,已经可以买20天份量的和牛和三个月份量的巧克力豆了。话说,肉到底好了没。”

姬奈使用了手刀,效果拔群!整个世界清净了。

看着两个头顶被敲出了大包,还嘴里念念有词地诅咒着自己的现代魔术师,姬奈叹了口气,把亚李交给自己的那袋东西放到三人的面前。

“我是没想到亚李家还有这么多烟火在的,她说要今晚内用完,所以塞给了我。既然如此,我们今晚就来玩吧。”

口袋里,装满了各种线香花火,小白和二助已经拿起了其中的小型仙女棒,借助烤肉架的火力,在空中画出了蓝色蝴蝶的形状。

里美在里头找出了一个水獭状的花火,小心翼翼地点燃了引线,随着火苗的推进,水獭开始摇晃了起来,就像真的在拍手一般,然后“啪”的一声,彻底消失在众人眼中。

千春则是双持起各种洋火,在空中画出鲜艳的彩虹,怎么说呢,竟有点像学园祭里头会看到的荧光棒一般,看到这样,姬奈不禁笑了起来。

取出了从山里带回来相伴至今自己响应了声音,里美和千春相视一下,也从随身物品中取出自己的贝斯,在姬奈的左右坐下,一起合奏了起来。

“約束(やくそく)しようか きっと僕(ぼく)らは出(で)会(あ)えてよかった 

愛(あい) だとかなんとかってやつに頼(たよ)ってみたいのさ 

走(はし)り出していた 間(ま)に会(あ)うかな? 

手(て)は握(にぎ)ってるよ 

今(いま)は願(ねが)う 未来(みらい) 君(きみ)と見(み)たい 

そう気(き)づいてからは速(はや)かった 

多分(たぶん)この世界(せかい) 広(ひろ)くはない 

絶(た)えず僕(ぼく)は一歩(いっぽ)踏(ふ)み出(だ)すから 

とても眩(まぶ)しかった 

君(きみ)は笑(わら)っていた”

伴随着音乐和歌声,两小只追逐着花火的痕迹,小白总是不停地摔倒,然后被二助再扶起。烤肉的油香滴落在炭火之上,冒起了一丝好闻的灰烟。

“哼哼哼,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果然是这三个人,真是太好了。这一幕就继续更新在utube上吧。等一下,大小姐,不要带着如此的魔力附在烤肉叉上啊,这段视频我是不会上传的,你要相信七深我的品格啊。”

伴随着咻的一声,画面变成了黑色。


rosental
リンゴ日和 ~The Wolf Whistling Song (w/o ROCKY CHACK) - ROCKY CHACK

五.于公园喝八千三(狼少女今天也在开拖拉机)

“搜嘎,今晚要买油炸汉堡肉。”

刚结束完在女仆咖啡厅打工的姬奈目送着灰椋鸟的归去,听说这种生物经常都会撞到电线杆而死,不知道里美选择它们作为自己的眼线是有着什么特别的目的。

“来,姬奈,这是今天我们家要处理的东西,你带回去给千春她们吧。”

咖啡厅的看板娘-小泽亚李抛来了一袋看起来很沉的东西,姬奈接了下来,看了下里面的事物,嫌弃地开口。

“亚李,这可不是能满足我们家那两个大胃王的东西啊。”

“无路赛,这可是我家的东西,你们能用得上的,最好今晚回去就用上。”

“好了叭。唉,你就是这样,才到现在还没有和阿堇告白的吧,啊不对,阿堇也是个木头,...

五.于公园喝八千三(狼少女今天也在开拖拉机)

“搜嘎,今晚要买油炸汉堡肉。”

刚结束完在女仆咖啡厅打工的姬奈目送着灰椋鸟的归去,听说这种生物经常都会撞到电线杆而死,不知道里美选择它们作为自己的眼线是有着什么特别的目的。

“来,姬奈,这是今天我们家要处理的东西,你带回去给千春她们吧。”

咖啡厅的看板娘-小泽亚李抛来了一袋看起来很沉的东西,姬奈接了下来,看了下里面的事物,嫌弃地开口。

“亚李,这可不是能满足我们家那两个大胃王的东西啊。”

“无路赛,这可是我家的东西,你们能用得上的,最好今晚回去就用上。”

“好了叭。唉,你就是这样,才到现在还没有和阿堇告白的吧,啊不对,阿堇也是个木头,每天不是学俄语就是看着那个外国的偶像……对不起,我错了,请把我的工资信封收起来,不用今天给我也行,但还请您不要撕掉。”

“哼哼哼,好啦,这可是要你记在脑髓里的事情,不过说回来,你也并没比我好多少吧。”

“啊,不好,超市的特价要到期了,我先走了,亚李。”

“唉,这个人还好意思说别人木头,不过看来,千春的确有难了,之后就在学生会时再调侃一下她吧。话说回来,虽然只是商店街的传闻,不过,小心‘追逐八千三的带项圈小孩’的确是个话题,姬奈,你也留意一下吧。”

“好~的~。”声音逐渐远去。

从乡下来到城镇的姬奈,今天也成功在超市抢到了特价的汉堡肉,准确地说,只要关乎到西本宅里的两位领主的话,没有什么是姬奈不能去做的,虽然租金的确还是很高,但比起那个氪金的废人和巧克力中毒魔女而言,说不定作为打工战士的自己才是闲余资金最多的人。挽着肉袋和店里赠送的不知名物品,姬奈走到了熟悉的社木公园。

“轰隆”,公园里传出震耳欲聋的巨大响声,姬奈向着声源望过去,只看到一个貌似配着六个轮子的拖拉机,正在公园里犁地。

怎么回事呢?姬奈看向四周,但却发现除了自己之外,并没有其他人感受到异状,就像在废弃的游乐园时候一般。

“八千三八千三八千三,喝下八千三的话~就会跑,就会跑,就会跑,会跑得更快。”

从拖拉机的驾驶座里,跳出来一个娇小的女孩子。

姬奈看往四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仍然没有人注意到公园的异状,倒是偶尔有人向着站在路中间一动不动的自己注视着目光,或许是因为她并没有换下打工服装,直接就这样打算走回西本宅的后果吧。

“哦呀哦呀,难道说,你是看得到我的么?”幼女向着自己发问。

下意识地,姬奈点了点头,此时她才想起,在某些民俗学的解释里头,以及在西本宅里道听途说的豆知识里,都不应该对这种场景作出应对才是。但此时此刻,已经无法回头了。

“难道说,您是三咲市的守护神么。”

一瞬间,姬奈从对方脸上看到瞳孔放大,明媚的眼神瞬间化为黯淡,嘴唇欲言又止等好几个矛盾的动作。然后幼女低下了头,用了一种老成的声线回复。

“哼哼,居然你能看破老身的真象,既然如此,就赐予你给老身上供的权利吧。”随即,她指向了一个流动车小摊,那边经营的正是一家标识着“买一赠一”的蜂蜜饮料。

百无聊赖的老板在看到前来点单的姬奈,大大吃了一惊,看起来的确是很久没有顾客上门的样子,于是自己给姬奈上了两杯特浓特稠的加量版本。

在继续无视着旁人的眼光下,姬奈踏进了公园,把其中的一杯递给了幼女。

“呜哇,是新鲜的八千三,尼嘻嘻。”

看着幼女坐在拖拉机的大轮子上,大口大口地吸着蜂蜜饮料,还不时拿出智能机进行自拍,姬奈只能感叹城里的小孩真会玩,如果不是那苛刻的房租,大概她也能用到手机了,虽然在乡下来到三咲之前,自己并不知道什么是手机,第一次看到千春在肝手游的时候,她还以为那是什么法术,虽然不久之后她就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法术便是。

“呜哇,这东西是什么,超腻的。”

如果没有心理准备,一口喝下去的话,糖分的浓度会导致心肌埂塞的吧,但是眼前的女孩子倒是很享受的样子。说回来,里美喝热巧克力也是差不多的表情吧。

“嗯,你不喝了吗?”幼女的余光看到了姬奈停下来的嘴,双眼开始发光。

“好吧,这个我还是受不来,干脆贡献给神明大人吧,话说回来,神明也是有名谓的吧。”

幼女挺起了并不存在的胸膛,自豪地说:“我的名字是马池口,在utuber上可是有着上百万的关注哦。”然后向姬奈展示着手机里的内容。

视频频道里面赫然写着“Machico的农业生活”配上着各种意义不明的躯体动作,但的确又有着相当的关注度,不过,显眼的是,在关联的视频里,有另一个也很火的视频,封面是姬奈自己映像的“西本宅日记”,话说回来,通知消息栏疯狂跳着一个名为“大西纱织”的用户的信息。

看到姬奈那无可奈何的表情,马池口再对照了一下智能机的画面,抽搐着嘴角:“果然,你也是魔法侧的人呢,难怪能够意识到布下了驱人结界的这个公园的存在。所以说,你也是要来妨碍主人的魔术师么?”

“魔术师我倒是认识两个,虽然说不论是曾经还是现在,都是打算压榨我生命的存在是了。”说到这点,姬奈摸了摸自己的颈部,曾经项圈的痕迹已经消去,只剩下一直伴随着自己的绷带。

马池口看了这个动作,像是有点感触,伸出了幼小的手,打算摸摸姬奈的头,但却被对方下意识地拍掉。

“啊对不起,没弄疼你吧。”手部传来的触感,并没有像儿童那样柔软,反而倒是像钢铁一般的坚韧,不过自己最近见识到的事情也已经足够的多,所以就还是采取了日常的应对方式。

“嘛,区区的人类,还不至于伤到我马池口大人就是了,不过……”马池口继续偷瞄着姬奈手里的蜂蜜特饮。

“好吧,反正我也的确吃不消就是了。”把饮料递到马池口的手中,姬奈拨了拨女仆装的裙摆,在拖拉机的脚踏上坐了下来,百无聊赖地看着马池口满脸欢喜地喝着饮料,突然有种自己回到了乡下的感觉。

“咻~咻~,话说回来,你有考虑过,为什么现在的人们,对这种特浓味道的饮料基本无法接受么?女仆小姐。”

突如其来的抛来的发问,姬奈有点不知所措。“大概,是为了健康吧,毕竟电视上都是这么说的。”不过要是按照自己接受过的训练的话,应该是可以消耗掉的才是。

“话虽如此,但是看女仆小姐的表情,也是连自己也不相信这套说辞呢。如果说,这其实是和蜂蜜的产能有关呢?”

“产能?我才上高中啊,可不知道这些知识。”

“也是呢,那就这么说吧,本来的蜂蜜,在作为野生的产物的时候,对人类而言还是有风险的事物,毕竟需要冒着生命危险才能获取,所以才会成为贵重的物料,而那时候,能享用到人物,自然也不会顾忌味道之类的问题吧。”

“那的确可能吧,毕竟马蜂什么的,被叮到就麻烦了。”

“所以,还是野生的最好喝了。咳,跑题了。但是,在近代开始,人类开始发明了模仿蜂窝的巢箱,并开始规模性地开始养殖之后,自然就会造成……产量的上升和含量的减少。”

姬奈似懂非懂地点了头,毕竟在她经常进货的超市里,经常能见到标识着野生蜂蜜字样的配料,但无论哪种尝起来,都不是自己记忆中的那种味道。

“既然如此,为了增加人们的接受力,自然就要对现有的产物进行概念上的更换,将原来浓密的味道,化为淡薄才是健康的观念,植入到大众的心里,这样,可是现代的炼金术,从而带来金钱上的巨大收益吧。”

“钱!”姬奈的眼睛变成了铜钱的形状。马池口看到如此狂热的眼神,使用了额头弹击之术。

“清醒一下吧,那也是需要极大的投入才能维持的产业,因此也导致蜜蜂的生态也从野生逐渐转为了养殖,那就意味着,人为的意识操纵着自然,盖亚的意识被削弱,从而造成了你那两位朋友的力量减弱。虽然伴随着科技的发展,这个时代正在劣化,连同着所有事物,空气中的魔力,人们的信仰,动物的寿命,奇迹的减少,所有的一切都在随着时间逐渐地减少着价值,总有一天,作为灵长类的存在,就会迎来破灭的终末吧。”

马池口再度嗦完剩余的蜂蜜饮料,望向着天边。

“这么说来,亚李,啊不好意思,是我的朋友也提到过,人类对旅鸽的扑灭,也的确是靠科技实现的,不过,在自然界里,优胜劣汰也是合理的结果,起码我的认知是这样的。”

“嗯,的确也是呢,没想到女仆小姐如此明白事理。那么,我就留下一个忠告吧——你的味道告诉我,你可能和主人的目的有所关联,那么,不想死的话,就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吧,不论是你的故乡也好,还是别的什么地方也好,最起码,这样能保住自己的小命,这可是马池口大人难得的忠告哦。”

“这样啊,我会注意的。”姬奈重新站了起来,拿回手中的两个大塑料袋,向着公园外部离去。“不过啊,我还有约定的事情要完成,可以让您的主人稍微悠哉一下吗?”

“哦,挺有趣的嘛,我会试图传达的,只是,主人会不会听进去,就不清楚了。”

“嗯,有劳了。”话语说完,姬奈踏出了公园,周边的行人像是很惊讶地看到突然有人闯入了自己的视野之中,对自己投来诧异的目光,应该不是自己衣服的问题了,姬奈这么想着,迈开了脚步。

只是发现自己的指头还残留着一丝蜂蜜,姬奈舔了一下,果然还是太甜了。


rosental
Fly Me to the Star - 小山百代、三森すずこ

四.西本大小姐流教学

在补觉到中午后,千春被七深所叫醒。

之前在游乐园打算杀死姬奈的时候,那个袭来的人偶,充满着对应自己的恶趣味,甚至可以说,是连三围完全模仿自己做出来的挑衅,能熟悉到这个程度的话,大概只有从小到大都对自己上下其手的那位姐姐了。

“这样啊,爱美姐要回来了。”

曾经作为亲人的对方,现在作为仇人的对方,距离无论如何都很难拿捏,这大概也是自己被寺川家送来西本宅的原因。

在吃掉放在床边的油炸饺子作为早饭和午餐,味道并不算太好,但可以感受出姬奈的手艺比自己胁逼住进这家洋馆后的稍微长进,听说她又继续去打工了,不知道里美究竟给了她多少的房租指标。越想的东西越多,就越想回去打游戏了,...

四.西本大小姐流教学

在补觉到中午后,千春被七深所叫醒。

之前在游乐园打算杀死姬奈的时候,那个袭来的人偶,充满着对应自己的恶趣味,甚至可以说,是连三围完全模仿自己做出来的挑衅,能熟悉到这个程度的话,大概只有从小到大都对自己上下其手的那位姐姐了。

“这样啊,爱美姐要回来了。”

曾经作为亲人的对方,现在作为仇人的对方,距离无论如何都很难拿捏,这大概也是自己被寺川家送来西本宅的原因。

在吃掉放在床边的油炸饺子作为早饭和午餐,味道并不算太好,但可以感受出姬奈的手艺比自己胁逼住进这家洋馆后的稍微长进,听说她又继续去打工了,不知道里美究竟给了她多少的房租指标。越想的东西越多,就越想回去打游戏了,只是PS5已经被自己毁掉了,估计无理由退货,商家也不可能接收。什么嘛,连逃避的方式也被自己亲手割断,这该说是性格决定命运么。

“千春小姐,大小姐有请,是午后的学习时间了。”

管家型的ploy,小提琴瑠瑠敲响了房间的大门,留下了洋馆家主的音讯,随后离去继续着洋馆的结界运作,又或者是去照料里美后院那些多得惊人的可可树呢?在自己成为住客后好奇心也逐渐消失掉了,大概这就是凡人向魔术师的改变的征兆吧。

背起了房间中的贝斯盒,千春来到了西本家的后院,果不其然地看到里美在打着洋伞的亭子里,悠闲地喝着热巧克力,旁边是一个自行车拖着的低音贝司,应该和之前游乐园里操纵月之米歇尔的礼装是同一件。

飞舞着的灰椋鸟落入到里美的杯中,补充了消耗掉的巧克力份量,大概那就是通过魔力的同化,将情报连接到里美的魔术回路之中,从而掌握整个三咲市的动向,这就是魔术“鹰之眼”的使用方式,当然,构成术式的消耗性使魔六便士之歌,无疑是里美自己的趣味制作,千春不禁又开始反思了自己的厨艺,以及对里美的身材致以妒嫉的眼光。

“怎么了千春,光站在那边,是没法开始今天的练习的。”打破沉寂的,仍然是掌控着场地的主人。

“啊对不起了里美,正在思考着些事情。那么,现在就开始吧,呦——咻。”合作了两年的同伴,并不需要过多地客套,千春解开了自己的贝斯包,取出了自己在练习时使用的无品贝斯,目前的自己,已经可以通过魔力供能,通过共鸣的方式来操控里美的一部分ploy。

“好的,那今天我们就来再次练习鹰之眼的使用吧,为了未来的作战,这也是不可或缺的事情,尤其是你为了姬奈把月之米歇尔毁掉了现在,不得不把你锻炼到能补上这部分的战力的话,我也无法安心。”扛起了低音贝斯的琴颈,里美用细长的手指按住了琴弦,把头靠到了琴头侧面,就如同靠枕一般,听取着礼装里调整的音色,姿态犹如睡美人一般,虽然的确听姬奈说过,她曾经看过里美就直接睡过在没暖气的庭院里,但亲眼看到这个场景的话,不得不说杀伤力果然很大。

为了对抗爱美姐的吉他,自己也必须在魔力控制方面能够做出对抗才行,这么想着,掏出了白色芬达爵士玩家电贝司的千春,在亭子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开始调整,从而进行与里美的对抗,毕竟里美并不擅长于教人,自己的性格也不是苦于钻研,那就通过实战才是最好的课程。

“Chord”两人同时使用了吟唱,通过拨动琴弦的方式解封了暗示,开启自身的魔术回路来与灵脉进行连结。

对比起里美而言,千春因为回路的质量和数量不足,因此每次解封的时候总会感受到头疼,但不过因为其回路的特质,在连结上灵脉之后,反而能够更有效率地运用里头储藏的魔力,就如整个三咲市,化为了千春自身的血管一般,这也是里美的回路无法做到的事情。

“好了,这次的连结看来效果也不错,问题就是能否有效地进行流通,如果无法有效利用的话,那只能说当初击破月之米歇尔的时候只是依靠了好运气,而我们都清楚,面对爱美的话,凭运气可是最走不通的路径。”

里美弹出了根音(root),将空气中开始暴走的魔力给固定下来,分配到了周边指定的ploy上,六便士之歌中的灰椋鸟再度起飞,散往了三咲市的各处,同时里美的左眼开始变为彩玉之色,这就是其中一个魔术——鹰之眼的发动方式,通过这个方式,能够与自己的ploy共享到视野,当然,如果并非魔女的体质的话,一般的魔术师也很容易因为过度的情报操作而脑浆沸腾炸裂吧。

因此,千春并没有进行模仿,而是使用了Approach Note(趋近音),补充着灵脉从脚下涌入身体的Mana,通过这种方式调节着流通的速度,从而感受着灵脉记录的灵长的魔力波长,如果以现代的科学来解释的话,大概就如同在夜里佩戴着红外线感应器吧。

“oh fly me to the star”里美此时开始了walking bass(行进贝斯)的弹奏,空气中开始出现了大量的橙色雾气,这就是另一个强大的ploy——雾之米歇尔(Wander Scarth)的存在。

“好了,千春,现在就是你要跟随我的吟唱,用自己的方式来试图掌握雾之米歇尔的行动了。这样才有一丝可能在和爱美的对抗中活下来。”

浓雾向着千春袭来,如果通过魔力感知的话,大概就是无数头棕熊聚集到一起的巨大魔力块,如果是平时的自己,大概是会打算用Gandar来迎击吧,但手里握着贝斯,断然无法使用出这种手段。

“私(わたし) ずっとあなたを見(み)てた”

里美的声音再度响起,像是控制雾气一般,从千春身边掠过。的确,里美刚才也说过,要跟随吟唱,来掌控ploy的行动。

“孤独(こどく)を置(お)いてきたみたい”千春使用了类似的技法,对里美的音长进行了模仿,体内,感受到了雾中长着熊头的魔力粒子,数千?数万?通过着传说中的音乐之魔女——卡娜塔,亦为传说中北美的加拿大守护者留下的手稿,化为千春目前指间的调整,音符化为了干扰的波长,抵御着橙之米歇尔的暴虐。

“今宵(こよい) 月(つき)も笑(わら)いかける

こっちを向(む)いて

oh, fly me to the star”

Mana的周转开始加速,如同star mine一般于千春的体内进行着流转,增强着灵觉的感知,与迎击月之米歇尔的时候不一样,里美此时并不带有杀意,因此无法进行单向的破坏。既然如此,那么需要的,则是读取里美的操控,这可不是自己熟悉的领域。不过——

“明(あ)ける夜(よる)を 告(つ)げた鳥(とり)よ

時計(とけい)の針(はり)を今(いま) 止(と)めて

流(なが)れ星(ぼし)が そっと朝(あさ)を滑(すべ)っていく 零(こぼ)れ落(お)ちて

oh, fly me to the star”

环绕的Mana并没有作为魔弹击出,而是化为了如同饵食一般,投向了千春自身周围,橙雾随即扑向了那部分Mana,从旁看去,就如同被驯服的猛兽一般,环绕在了千春身边,贪婪地吞噬着周边的食物。

“Bow”千春将因过度连结而破裂的毛细血管组织排出了体内,红色的液珠瞬间消失于空中,原初的ploy对于魔力都相当贪婪,因此进行投喂也相当危险,但这就是里美这次练习的目的,需要让Ploy熟悉千春自己的魔力波长,在之后的战斗中不至于成为敌对的对象。

“唔。”脑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犹如溪流中被投入了杂物的碎片,可能此即为魔力的回溯,听说在某本被称为幻想的书籍里头,如果使用召唤境界记录带(ghostliner)作为使魔的话,也会遇到同样的境况。

“初次见面,你就是那个西本家的,永远的魔女是吧?果然近距离看到,就像个洋娃娃一样呢。”

不存在于记忆中的画面,在面前犹如映像般投影出来,面前的女子穿着礼园的服装,却被雾气笼罩了脸部,只是那种感觉无比熟悉。

“每天的便当都是巧克力啊,干脆我把米饭和汉堡肉对半分给你好了。来,张嘴。”

“五分钟,给我五分钟,这就能把小星星给弹出来了。”

“又是《爱丽丝漫游仙境》吗?里美丽还真是对童话很热衷呢,欸,画的是什么,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啦。”

里美丽的大腿,果然很棒呢。要是未来有个等身大的人偶,就能取代不能出外的里美丽,陪在我身边了吧。不对,还是真正的里美丽才好。”

“Ploy的话,果然还是得好好打理呢,哪怕是被忘却的神秘,只要还能存在在这个世间,就算是第一的碎片,还是需要被关爱的存在。真是希望不要成为你的对手呢,和你一起,管理三咲市的未来的话,会是怎么样的日子呢,还真是期待呢。”

每段碎片,都犹如包裹着糖衣的巧克力一般,能感受到拥有者的心情。

“果然啊,我很嫉妒你的身体呢。”

一股由远处而来的强大魔力波动突然冲击了千春的脑海,读取的碎片被突然切断,只留下满嘴的铁锈味,千春发现自己正躺倒在瑠瑠的大腿上,眼前则是里美毫无波澜的脸。

“今天的练习大概就这样了,从成果而言,起码橙之米歇尔已经不会对你产生敌意了。不过灵脉对千春你的回路相性可能也太好,才导致失去了意识了吧。那么,我就等姬奈把今晚的晚饭带回来了。你有打算要什么吗?”

“Ageagenight吧。”

“油炸汉堡肉是吧。”

“嗯。”

里美再度放出了灰椋鸟,然后又开始了喝热巧克力。千春保持着膝枕的姿势,看着逐渐变暗的天空,嘴里哼着“たまに不安(ふあん)になる だって,あなたがいなくなりそうで,輝(かがや)く目(め)に 私(わたし)以外(いがい)映(うつ)さないで。”


 


rosental
What Are They Doing In Heaven Today? - Mogwai

契约couple-清明特辑

“芭-万希,走累了么?要不要干脆在这里休息吧。”

“没事的,母亲大人,我不累。难得能和母亲大人一起,芭-万希感到很高兴才是。”

“是吗。”摩根露出了温和的笑容,领着芭-万希的小手往草原里走,此处只有她们两人,直至来到了一个庞大的湖边。

“母亲大人,我们今天来是做什么呀?这里看上去风景很没,但我们也没有带食物来,应该不是为了野餐吧。”

“是祭祖哦,这里是奥克尼,是我的亲人葬身的所在。”

“但是这里并没有碑文或者墓园啊?”

“是的,这里是被遗忘的存在,现在还能记得这片土地的人,也已寥寥无几了。”摩根对着湖面双手合十,祈祷了几秒,然后用手捧起了湖水,将之扬洒...

契约couple-清明特辑

“芭-万希,走累了么?要不要干脆在这里休息吧。”

“没事的,母亲大人,我不累。难得能和母亲大人一起,芭-万希感到很高兴才是。”

“是吗。”摩根露出了温和的笑容,领着芭-万希的小手往草原里走,此处只有她们两人,直至来到了一个庞大的湖边。

“母亲大人,我们今天来是做什么呀?这里看上去风景很没,但我们也没有带食物来,应该不是为了野餐吧。”

“是祭祖哦,这里是奥克尼,是我的亲人葬身的所在。”

“但是这里并没有碑文或者墓园啊?”

“是的,这里是被遗忘的存在,现在还能记得这片土地的人,也已寥寥无几了。”摩根对着湖面双手合十,祈祷了几秒,然后用手捧起了湖水,将之扬洒至空中,如同雨水降下。芭-万希见状,也有样学样地学了起来。

突然,一阵风吹起,湖面泛起了一丝涟漪。

“谢谢你,薇薇安。要变得幸福哦。”

在摩根正看着湖水出神的时候,她仿佛感受到了幻听,然而她四处望去,并没有看到声音可能的来源。她保持着寻找的动作,直至手被人握住。

“母亲大人,jizhu已经完成了么?芭-万希已经闷了,想回家看小鞋子。”

“当然了,我只是想起了和你奶奶她们的事情而已。那我们就回去吧。”

“欸,母亲大人从来没提过奶奶大人的,芭-万希想听想听。”

“那好吧,那在回去的路上,我再好好和你说吧。”

握在手中的存在,才是自己应当珍惜的存在。大概,这才是先祖在过往想教会自己的知识吧,希望,她们仍会保佑着这个不器用的自己,更好地在母亲的路上走下去。


蛇的禁果

型月官方fate漫画:战车男

为了炙手可热的手办……

型月官方fate漫画:战车男

为了炙手可热的手办……

翻车鱼 Hamster C

然后,春天再次来临————


(学校的樱花开了!因为樱花真的很美所以忍不住就画了几个樱上去,用美图秀秀开滤镜后发现图二图三两个版本都没法割舍,所以就一起放上来了)

然后,春天再次来临————


(学校的樱花开了!因为樱花真的很美所以忍不住就画了几个樱上去,用美图秀秀开滤镜后发现图二图三两个版本都没法割舍,所以就一起放上来了)

翻车鱼 Hamster C
画了樱的发型问卷!内含一些让人...

画了樱的发型问卷!内含一些让人眼前一黑的整活,要怪就去怪出题人吧(?)

画了樱的发型问卷!内含一些让人眼前一黑的整活,要怪就去怪出题人吧(?)

翻车鱼 Hamster C
存了一堆问卷,终于有时间画了嘿...

存了一堆问卷,终于有时间画了嘿嘿嘿,,,就喜欢白切黑醋坛子

存了一堆问卷,终于有时间画了嘿嘿嘿,,,就喜欢白切黑醋坛子

废墟少年

神枪应碎


【前情提要:很久之前语c时被问到的问题,年轻的李和年迈的李对“神枪应碎”这个话题会有怎样不同的理解…就大概胡写了一通;考公真的很磨损人的意志啊…突然翻到了这么久远的段子,突然有些感慨,就东拼西凑摸了一下,有想复健。】


一些设定:御主是咕哒子,时间段应该是2.5前,训练室是灵子投影,给每个从者喜欢的生活环境(人性化彷徨海捏);这里李大师生平和武术理念基本上是个人杜撰,请海涵


老夫的御主,正因为夺走了众多的生命而自责着。

仔细算下来,这正好是第四个了。

自己并不是什么感情用事的人,倒不如说是比较话少的类型。实属可惜了,自己对于各类异闻带的毁灭没有过多感触,毕竟在天上的东西就...


【前情提要:很久之前语c时被问到的问题,年轻的李和年迈的李对“神枪应碎”这个话题会有怎样不同的理解…就大概胡写了一通;考公真的很磨损人的意志啊…突然翻到了这么久远的段子,突然有些感慨,就东拼西凑摸了一下,有想复健。】


一些设定:御主是咕哒子,时间段应该是2.5前,训练室是灵子投影,给每个从者喜欢的生活环境(人性化彷徨海捏);这里李大师生平和武术理念基本上是个人杜撰,请海涵




老夫的御主,正因为夺走了众多的生命而自责着。

仔细算下来,这正好是第四个了。

自己并不是什么感情用事的人,倒不如说是比较话少的类型。实属可惜了,自己对于各类异闻带的毁灭没有过多感触,毕竟在天上的东西就理所应当在天上,如果要毁灭人世那毕竟也是天命,而天地不仁,万物为刍狗,既然顺时而生,人又有什么理由去抱怨或者反抗呢?

自然,那只是老夫自己的想法罢了。

人生的后半段大概是晓明了这样的道理———就算拼上性命,也是有无法完成的事情在。


不要苦着张脸啊,像那在大旱天迷走在烂稻田里的人一样,相当恼火着吧。


“呼呣Master、明天一早,来场防身术的训练吧…许久不动的身体,待到发霉就难办了。”发出了这样的邀请。


百炼成钢的身体,也能造就坚如磐石的精神,以自己这粗人的神经倒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虽然苦恼,不过人还是满心欢喜的答应了。


翌日,搞不懂原理的仙术幻化出一个适合老夫的环境,竟是年轻时在黑龙港呆过的大院。


【转身振袖,带来地上轻风。

活动筋骨,捎去空中浮尘。

鬓像霜雪、身若白桦、齿如钢筋、魂为烈火、心似止水———只道是:钢拳退去千丈雾,气吐游丝可谓无;阴阳虚实安天下,能称男儿大丈夫!】


…嗯…这收音机里吱吱呀呀播的评书倒是与雾气朦胧的清晨有些不相配呀。


男儿大丈夫…呵呵呵,老夫也追求过那样的东西啊,现在只是,一具干瘪的不中用从者罢了。


——晨练时间到了,把这白茶饼干撬下一块投进盖碗里,大概烫壶温杯的时间里小主就会慌忙出现,带着睡意强起挥拳吧。


可得严肃对待,不能使之轻松度过训练,毕竟武除了磨练身之技外,亦是打磨心之技也,如今度过众多异闻带,身也好心也好,都还远远不够,便觉悟好了。



……不过身若刚醒,阳神不稳,在这雾水披薄,风烟弥漫的晨时倒是容易感风寒。


罢了,罢了。


听说有西方神人莫西一拳开海,自然老夫是比不上那撼天动地的荒拳…但是,区区雨云,倒也不费功夫,呵、上次对天挥舞这凶拳,是什么时候的事故?大概是记不清了————


几分后,姑娘便披头散发的冲了进来,一边为迟到抱歉,一边碎碎念着什么…只不过,脸色差的惊人,仿佛是被什么不干净地东西上了身。


“呼,来了?那么就挺直身板,先扎半个时辰马步清醒一下,想抱怨的话便抱怨吧,老夫便听你抱怨就是。”


不过,御主,抬头看看,今天真是十分适合晨练呐。


云卷云舒,风和日丽,呣,万里挑一的好天气啊!




半个时辰后,躺在地上汗流浃背,大体上是有些累了。



虽然如此,还是顶着一张无精打采的脸。


“心不静身不行,可是有烦恼之事?”


沉思少顷,默默无言,少女看了看瓷砖地,又看了看老人,叹了口气。


“那个……。”游移的眼,飘忽的神,看来小主还的确有一些难言之隐。


“但说无妨。”


“…其实,最近做了梦。”


“临近夏末,这里又临海,虽说老夫的房间常是早春的四合大院……御主莫不是被湿气伤了身?”


曾经有徒儿在海边训练后得了失心疯,也是噩梦连连,那个时候就要老夫吞气,以阳化阴,按摩脊椎,疼晕两次后,便大病痊愈。


“不不不不不——”连忙摆手,似乎感知到了什么似的,橘头发的少女摇着头,沉寂了两三秒:“那个…其实是…梦到了四个字………关于您的。”


倒是有听说,从者与御主之间会不时灵魂交融,恍惚之间,自己的过去会流向那边……倒也不算稀奇,不过对于四字之事,倒也有些好奇。


点了点头,示意眼前人继续。


“就和李老师现在住的那房间很像…看到年轻的您,对着镜头紧皱眉头,然后把镜子砸了个稀巴烂就离家而去……。”


“很久远的事,甚至老夫自己都记不清了。”


“嘴里念叨着…神枪应碎、神枪应碎……那个时候,我所感受到的…有点类似于罪恶感…或者自我毁灭般的情绪,不知道,是否是真实的呢……。”


————原来如此,这么一说,倒是有了印象。


御主迟疑了一阵,轻轻确认着从者的反应,说:“在梦里…那是您,杀完人后的事。”


于是,在某些地方会与她现在的状态重合,想要表达这样的事,老夫已经知晓。


“那么,还记得老夫是怎样杀人的嘛…。”


“是……。”带着十分糟糕的面色,压抑着情感,姑娘揪着自己的衣角:“在比武台上…一片红地毯,有着鞭炮和彩花之类的东西……对面拿着锤……然后……一枪毙命,直接挑飞到了台子后的大柱子上……。”


低下头:“血溅了一台子…却又什么都看不出来。”


“那么,你感觉到了那个瞬间,老夫有怎样的反应呢?”


她摸了摸自己的后脑,露出苦笑,似乎不知该怎样措辞。


老人开口:“——什么都没感觉到,对吧?”

笑容与天光一同褪色。


“老夫对杀人,毫无情感上的波动…但同时,却又念着神枪应碎,惩罚自己般的开始浪迹天涯。御主,是想要了解其中的缘由?”


她点了点头。


【让你九根手指和双腿,能碰到老夫一下,便讲解与你听】


听闻了这样的作业,无精打采小主露出了十分无奈的表情,但是,还是站起了身。


就算如此,真是毫无元神的拳头哟?


“每天的训练就这种程度吗?这样的状态,别说保护他人,就连普通的火种都会拖后腿吧。”


一遍遍将其打倒在地,又一遍遍大喊让年轻人站起,终于,不论是出于愤怒还是斗争心,御主总算是有了些活力。


不顾形象地,挥舞着拳头,使用着魔术,喊叫着,流着泪,将烦恼抛之远去。

然而,老人却在回忆着。


神枪应碎,这四个字,对于李书文来说,其实并非一个不变的事。


嗯,虽然在这里的老夫没有那段记忆,不过当作自己的故事听起来,反而别有一番滋味。——神枪应碎,在大枪折断前一直战斗下去,杀戮敌人,磨练武艺,等待对手……毕竟不论如何,生前未吞一败,山高畏惧苦寒。立下那样的牌匾,的确很有老夫年轻时的影子;只为厮杀而生存的野兽,以及只为等死而停滞的偶人,这两种说法都有其道理。


不过,说到底,不论是年轻的神枪李还是这边的老夫,自始至终只能,也只应该追求一样东西———强的极致,或者称之为武的极致。


在这里坐着的老骨,以及那边剑拔弩张的年轻人,在心态上其实是大不相同,对于强与武不同的见解,对于性命的生杀,自然会得出不同的结论,所以,接下来老夫要说的,只是单纯的经历,而不是这个疑问的最善解。


大约从三十左右,老夫参加的比武都变得非常虚浮,对手总是不战自败,或是在动真格前选择投降。原因亦能理解,老夫三番五次在比武之时闹出人命,不懂得所谓的手下留情,对以情用剑的人们来说,或许有违常理。而实际上,是不能手下留情罢了,彼时胸中认为“以武交心则必有一死”,战斗说到底是信念的交融,性命的赌注,在通往至强的道路上,应该呈献出自己的一切才是,如果敌手能接住自己的全身全灵的话,一条命而已,便可成为过眼烟云。…后面来说,当停下挥舞神枪之时,老夫才发现自己已经困在那了——在顶点上。


一个无人愿意接近,一个前方再无目标,亦再无道路的天圆地方。因为敌方不愿豁出性命,草草下场,没有敌手,胜利往往信手拈来……便是一杆所谓的神枪、一双凶拳带来的结局,而那样真的算是强的极致吗?就这样无人敢挑战,无人可交心的阶段,甚至连自己的意志都无法贯彻,向前的大道上没有一点困苦,一丝挫折,就是所谓武的顶端吗?非也,所以老夫从那个时候,从那个一无所有的地方,开始寻觅新的道路,岁月过后,便成了如今的样子,倏忽之间,腕力与肉体随着平和的生活钝化,开设武馆,授业解惑,却在与人交往上变得能体恤他人了。起始点,还要从老夫遇到一个孩子说起,不过那个要等些时日,待到更清闲的时候再说。


神枪应碎,从年轻的角度来说,是渴望折断自己大枪之人出现,让获得强大的道路不再轻浮,更具备达成感———神枪乃真实,即吾之武术无一丝一毫虚假,进,且精进!如果有不服之人,便来粉碎这肉身,这技术和这大枪;自然、这个想法,此等末路,这种热情,至今也没半分消退。


不过转念来说,神枪应碎……呵呵呵…神枪终究是离人本身太远的东西,单单一蜉蝣的意志,天不印证,地不印证,活于尘世之间,亦被世俗羁绊,怎能妄羽化飞仙?能承认这样的自己,同时依旧留有信念,重要的事,不光于自己的强,同时也世间留存些什么,那条道路更加遥远,更加困难。



“因此,姑娘,神枪应碎,是在前往死地的旅途之中,寻求生路呀。”




训练结束后,大汗淋漓的这位也终于露出了平时的表情。


“总觉得每次在异闻带中…会失去很多独一无二的东西。”她躺在地上,望着早春的黄昏感叹着。


她在恐惧着,第一次杀人和第五次杀人,心态上自然是有大差别的,最大的烦恼莫过于,自己逐渐什么都感觉不到吧。


“失去那些东西,人就无法活下去了吗?

若让老夫一辈子都无法挥拳,那么一定是件残忍的事,倒不如说,我们一直在想,这件事是我能做的唯一,所以一旦被剥夺的话,就会失去自我。”


自我岂是如此不便之物。


背对着青年,盘腿坐着的老人,身高矮小,气息却如炭藏烈火,和火红的太空一起熊熊燃烧,精瘦之身,不动如山,枯萎之心,明镜止水,黑色的大袍被主动退去,随着风岚飞去了远方。


百年之后,众生不过一捧黄土,寻找意义要与那天地星火比个高低,实在是不自量力……话是这么说,老夫的拳头还是会挥舞下去,剥夺不多不少的生命,守护不多不少的生命;自我,元灵,道理,真至,信者与人爱,跟那天上烧红眼了的太阳比起来,可能根本就是灰烬一坨;有执念,便会不悟,无执念,便会不前,不明大概就是无形里唯一的有形。


“理所当然的毁灭生命,理所当然的守护生命…这就是如今的世道吧。”


能找到自我的话,一定是快活的,同时也会伴随着如何维持自我与世界对抗的众多苦恼。


能心思缜密的话,也一定是件令人舒坦的事,虽然偶尔事陷入一个怪圈,原地钻牛角尖。


街头卖艺,巷中卖身,港头卖渔,院里卖武…全部都是合乎逻辑的降生啊。


“但是,时代变了。”


或许现在的年轻人应该可以去思考这些了吧…不,就算是过去混沌但规矩的世代,也一定有众多的人还没完成梦想与大愿就香消玉损,化作蚯蚓和尘土的养分了。


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就算如此历史还是向前了。


看着太阳,这样想到。


出身武术世家的话,就好好树立个武学宗师的名目,拼死努力吧。


出身徽商洋业的年轻人,也不能丢了祖宗好的事业,只能继续钱滚钱,利滚利。


呵。那曾经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元帅军阀侯爵,有没有想要逃跑的一天呢?


然也,此乃本末倒置,不明是非。


武的尽头乃何物?


乃通透之物,贯穿之物,守护之物,证明之物;要证明用拳头也能改变无法改变之物,扭转人一手造成的世面,顶天立地,挪移乾坤。


“就算如此,这些那些,对于老夫来说啊……。”


摘下墨镜,缓缓回头。


“都不如练拳后的一碗铁观音,沁人心脾。”


杀人,然后被杀。


不行啊,那样就完全看不到任何的进步,我们可不是为了那样的世道去挥拳的;杀人不再必要,生命合理成长,山珍海味可以互给互足、万物生灵都能自由自在,逍遥常乐。


所以,能因此感到悲痛的御主才适合被老夫服待;无情的事情就交给武人来做,残酷的争斗也有一日会彻底结束吧。


你只要,维持你这份苦恼的样子一路见证下去便足矣。



“去喝杯龙井吧。”


起身,大风呼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