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umbrella

14.9万浏览    1580参与
Dr.青傀

RU.同居30题.后十五题

*注意事项同前十五题


16、出浴过后的怦然心动

        卫生间里氤氲着雾的朦胧。

        温热的水流顺着umbrella深紫的短发淌下,滑落他倦合的眼角,滞留锁骨间吻咬的粉红。

          指挥官清理尽小下属体内的白浊,捏过他发烫的耳廓,将他抱出浴室。...


*注意事项同前十五题


16、出浴过后的怦然心动

        卫生间里氤氲着雾的朦胧。

        温热的水流顺着umbrella深紫的短发淌下,滑落他倦合的眼角,滞留锁骨间吻咬的粉红。

          指挥官清理尽小下属体内的白浊,捏过他发烫的耳廓,将他抱出浴室。

          umbrella靠着指挥官的胸膛,下意识的呢喃他念过无数次的姓名。

          听见一阵加快的响鼓。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指挥官发现日历本上的今天被画了一个红圈。

       可他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工作,不是…...伞部?不对…...我忘了什么?”

        墨黑的铅笔在洁白的纸上留下潦草的痕迹。

        敲门声突兀的响起,接着是门轴缓慢的转动。

        “Sir。”Umbrella夹着一本相册。

         “?Umbrella...…”

         “欢迎来到追猎者一百天。”Umbrella展开相册,里面是大大小小的合照。

         “……所以umbrella你自拍的时候靠我那么近就是为了把我框进去?”

         “......”

         “你还在我的日历本上乱画。”

【听说Jade半夜收到了来自Umbrella手机的请假短信(是不是本人发出的我们至今未能求证)】


18、接对方回家

       Umbrella逮住了刚下班的Red,成功阻止了一场混战的结束(?)。

        “Sir,为什么,他们看见我就直接动手了?”

         “你得问他们。”

【可能他们想一起打Red想了很久,而你给了他们一起出手的理由。】


19、离家出走

        Umbrella想过离家出走,在他发现指挥官手机上的监控之前。


20、一个惊喜

       “确实是个惊喜,kid。”

         他的声音随着夜风传递,奔跑的Umbrella对等待已久的指挥官“投怀送抱”。

       “唔,Sir?我明明.....”

        “别乱动......”指挥官按住Umbrella的肩膀,从他耳后取下一个微型信号发射器。

        “明白了?”

         “......”


21、屋顶上看星星

        夜风跃上屋檐,舒展天穹静止的团云,伴着铃草摇动的音符,云淡月隐,漫天星繁。

        指挥官躺望着夜空,像是透过军舰单向的舷窗,分辨红圈标注过的星域,光与影的界色在他身上浮游。

        指挥官应归属军舰和星河。

        睡意像是露水从铃草滴落。

        Red抓住Umbrella微凉的右手,星旋停转,时间烬燃,他们十指相扣。


22、一场飞来横祸

追猎者今日新闻:

         一无人机掉到了路边卖寿司的小推车上。

         据知情者声称——————

最新消息:现场发生械斗,请各位准备好爆米花可乐瓜子汽水儿(?)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你会想要个孩子么,Sir?”

“你说呢?kid。”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屋外正在下雪,Umbrella本来是个黑色的火柴人,但现在的他看不出底色。

        “Resh不是说我运气很好么?”脸上贴满白色纸条的umbrella发出了抗议。

        “因为抛硬币也需要技巧。”Red脸上的纸条很少,被Umbrella排成一只乌龟的图像。

         “而且,kid你已经照了十几张了。”

          心狠手辣(?划掉)忍无可忍(?好像也不对)的指挥官将纸条贴上了Umbrella手里的相机镜头。


25、喝醉

         Umbrella喝醉了,在他和指挥官的烛光晚餐上的一杯葡萄酒下肚之后。

         整个人都靠在指挥官身上,迷迷糊糊地拽着他的衣角,还不住地嘟囔着要自己走回去。

        指挥官没有理会Umbrella的抗议,直接将人背了起来。

         Umbrella安静的趴在指挥官背上。

         还算安分,指挥官这样想着,感到耳朵一热。

         “Sir,”Umbrella松开嘴,呼出的酒气滑落在指挥官的耳侧。“我喜欢你。”

         ......收回前言。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白色的羽毛堆里探出指挥官和Umbrella的头。

        家里没有一个晚好的枕头。

        第二天指挥官的手臂格外的酸痛。


27、穿错衣服

Umbrella很高,但是指挥官更高。


28、一方受轻伤

        指挥官被碎玻璃划伤了手。

        “没想到Sir也会受这样的伤。”Umbrella拿着沾过酒精的棉签,小心翼翼的擦过指挥官手上的伤口。

        “我也没想到,”指挥官递过去一张创可贴。“我第一次受这么轻的伤。”


29、意外的求婚

        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最容易出现意外。

        比如现在,指挥官拿出戒指戴在了Umbrella另一只手上。


30、滚床单

         Umbrella环着指挥官的脖颈,微微颤抖着,任由他的右手顺着自己的脊骨下滑。

         指挥官的亲吻落在Umbrella的耳侧,带着安抚的意味,像是猛兽撕咬猎物的前奏。

          “Sir......”Umbrella抓紧指挥官的后背,划出红色的长痕。

          “放松,kid。”指挥官稍稍放缓了动作,轻轻吻过小下属微红的眼角。

          “我爱你,Umbrella。”

          “我也爱你,Red。”

言泽——伦—————

提前的新年庆

(百年更新,别打)

提前的新年庆

(百年更新,别打)

茗洢jiang
没有上色,没有灵魂(ノ_ _)...

没有上色,没有灵魂(ノ_ _)ノ

没有上色,没有灵魂(ノ_ _)ノ

茗洢jiang
磁感翼好像不长这样(ノ_ _)...

磁感翼好像不长这样(ノ_ _)ノ


不管了我爱他

磁感翼好像不长这样(ノ_ _)ノ


不管了我爱他

碳酸酸酸酸钙

不知道配什么颜色好......那就都试一遍吧!

感觉就像在挑衣服一样(?


不知道配什么颜色好......那就都试一遍吧!

感觉就像在挑衣服一样(?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ALL FLLFFL】接龙

庆祝我们群里第一次四个文手接龙!

哈哈哈哈哈尽管我竭尽所能想要欢乐一些,但架不住其他三个非要发刀啊!

我尽力了.jpg

开头结尾应该还是欢乐的,中间刀得人很痛,好痛啊,草hhhhhh

不管怎么说,食用愉快


【没理智的老司机】


FLLFFL扛着剑走在路上,脚边踢到什么软软的东西。

他低头。

是一对屁股。

一对松软、白皙、富有弹性,像果冻一样,因为刚才的冲击摇摇晃动着。

FLLFFL脑子一瞬间有点转不过来。

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东西居然还,有点好看?

被埋在一堆松散土壤中间的大白屁股,像是感受到他的心意一般,得意地晃动得更厉害了。

不是、...

庆祝我们群里第一次四个文手接龙!

哈哈哈哈哈尽管我竭尽所能想要欢乐一些,但架不住其他三个非要发刀啊!

我尽力了.jpg

开头结尾应该还是欢乐的,中间刀得人很痛,好痛啊,草hhhhhh

不管怎么说,食用愉快









【没理智的老司机】


FLLFFL扛着剑走在路上,脚边踢到什么软软的东西。

他低头。

是一对屁股。

一对松软、白皙、富有弹性,像果冻一样,因为刚才的冲击摇摇晃动着。

FLLFFL脑子一瞬间有点转不过来。

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东西居然还,有点好看?

被埋在一堆松散土壤中间的大白屁股,像是感受到他的心意一般,得意地晃动得更厉害了。

不是、这玩意儿、为什么路中间会长出来一个屁股啊???

FLLFFL努力克制拿剑刺下去的冲动。


【兰兰】


FLLFFL努力克制拿剑刺下去的冲动,这太他妈奇怪了。他甩甩头试图清醒,但是再睁眼那个不可描述的东西刚刚还在他面前松软的土壤之中,可是一转眼竟挪移至离他二十步远的地方去了。

忽然一个低低的笑声从远方很矮的位置,于脚底下传来,沙土不知何时裹住他的双足。

自然垂下修长的手臂也被沙子沾染上灰,变得冰冷,唯独剩下握着喷气剑的手还有血液在狂飙的温度。

“亲爱的FL,”那个声音在笑:“不要惊异于表象,我很想调查一下你们这类养在角斗场能够轻而易举杀死同类并甘愿战死的人,到底除了生存的本能和欲望之外有没有心这种东西。”


“或者说,你们的心也是红色的吗?我还能在你的心里看见一点点仁慈?……”锋利的剑刃在沙土之中走过,挑出一道狰狞的裂痕“……那你还清楚自己在和谁打交道吗?”Fllffl一脚踩在裂痕深处,血液飞起溅上剑客脚踝,显然他为自己先前差点被迷惑感到有点好笑和尴尬,黑影不曾啃声,只是长了写蛛网似的黑色枝叶而上,他低下头说:“尽弄些古怪的玩意,你该看看是一个挑战者的遗体再来找我。”


仁慈是这个不杀戮就会被杀的世界上多么奢侈的东西,深陷于丛林法则的人都是怪物。

不要讨论感情,那不过是实力相近者相互戒备又相互致敬而互相暂时收起獠牙的协议。


他毫不费力地抖落一身沙尘,沙土里穿来闷响含着血的声音:“你果然不同寻常,我在你的心里看不到一点点破绽,剑客,你最好就保持这样下去,没有丝毫的弱点,更没有情感的负累,多么完美的一台杀戮机器啊!你的心比你的手更加冰冷!我会再来找你,那时候你也一定要是这么个冷酷残忍的样子,这样我才能……”


“……”Fllffl抽回剑往地上喷了一堆火焰。



角斗场上的血幕越来越浓重,他杀红了眼。

作为唯一的存活者走下擂台时在一片颤栗的欢呼声中离开 


忽然人群中有一个身影站起,一双像是来自森林的深绿色眼眸的目光穿过血腥味的空气直直对上刚刚消退杀戮刺激感的传奇。


Fllffl愣了一下,那人的眼神与战斗完全无关。眼睛很清明,不像周围人染血的狂热和激素狂飙的兴奋。

他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唯独面上的狩猎彩纹和身后的箭与弓显示身份。


鬼使神差地他向那人走近一步,然后他发现对方也向他走近。


那人在叹气,目光全是其他人所没有的东西,所有人在羡慕庆祝或者怨恨。唯独他眼底满是担忧。


Fllffl向来随性,爱怎么着就这么着,D也没有说一句话。

走得越来越近,直到有一次战后疲惫的传奇不自觉靠在弓兵肩膀上睡着。

醒来时自己不仅还活着并且身上的伤口还被小心处理过,躺在一张挺好的床上,对面的D在阳光下笑着递给他烤好的食物和热好的饮水。

那是他第一次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什么东西警告性的响起,但是被他抛之脑后。


他最后一次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是D从高楼落下的时候。万念俱灰的感觉也是传奇第一次尝有。


我杀够了……



【予鸢】


他再未杀人,但他扔穿梭在刀光剑影之中。

众人为他的转变感到惊奇,而他只感到悲哀,无穷尽的悲哀将他淹没。

他挑战一个又一个对手,他渴望被人杀死,他祈求报应来到。

但是没有。

没有人杀死他,他战胜一个又一个敌人,但他不会杀死他们,他只是失望地叹息,然后露出鼓励的笑容。

“你很不错。”他对每一个慕名挑战的人说,“继续加油吧。”

杀死我。




Fllffl对这种角斗感到乏味。

他所遇到的每一个对手都千篇一律,他们或许是抱有杀意,或许是敬畏,或许只是来寻求刺激,他没再遇到过和那弓兵一样的人。

也不会再遇到了。他想。

这是对我的惩罚。



那少年是个例外。



年轻而朝气的少年丝毫不顾后果便直直冲进决斗场,而Fllffl对这种年轻冒失的挑战者早已习以为常,他倚靠在柱子上懒懒地抬了下眼皮,然后站起身抽出了剑。

“使出全力吧。”他说,“来尽力战胜我。”


他输了。

长剑碎裂掉落在地,他双手空空有些意外地看向对面喘息着却还是拿着悠悠球作出进攻姿态的少年。

“你叫什么名字?”

“Yoyo。”少年人答,腹部的伤口正不断涌出鲜血。

“你赢了。”他笑笑张开双臂,“按规矩,你可以杀掉我了。”

可令他意外的是少年听到他的话皱了皱眉然后将武器扔到了地上。

“你干嘛?”他有些意外,“为什么不杀了我?”

“我为什么要杀了你?”Yoyo反问他,“没有规定决斗完毕必须处决对手,何况你看起来很悲……”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倒了下去。

Fllffl沉默地看着因失血过多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少年拨通了急救电话。




然后Yoyo就这样进入了他的生活。

例如他在早晨打开门便看到少年人从房檐上倒吊下来与他面对面。

“…你在干嘛?”

“来给你送花啊。”Yoyo笑嘻嘻地从身后拿出一捧花,“早安Fllffl。”

“……”他面无表情地关上了门,任由少年可怜兮兮地在屋外敲门呼唤。

他也越来越多地遇到Yoyo,无论是在公园,在超市,或是在角斗场,他总是能看到那个家伙,带着悠悠球的少年仿佛专门等着他一般,看到他后便露出灿烂笑容向他问好。

真是烦人,早知道应该把他丢在角斗场算了。他面无表情地腹诽,却没发现自己一直紧皱的眉头舒缓很多。

Yoyo是个如同阳光般灿烂温暖的人,他和所有人都能打成一片。某一天Fllffl破天荒地接下花开门让少年进来吃了顿早餐,然后一直被愧疚折磨的剑士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他封闭的内心不知何时已经破开一个小口,接纳了这个冒失闯入他的人生的后辈。




又是那个家伙。

当沙土缠绕上他的脚踝,那令人厌恶的声音再次出现。

“你的心出现了裂痕。”Fllffl停止了挥剑的动作,沙土顺势缠上他的手腕,“多么可悲啊,Fllffl,那弓兵的死让你失去斗志甘愿颓废。”

“那又如何。”Fllffl眼神凌厉声音却在颤抖,“我仍可以杀死你。”

“你做不到的,,Fllffl。”那声音嘲笑他,“你变懦弱了,仅仅因为一个人的死…可悲,可悲!”

“闭嘴!”剑士发狂地挥舞着剑却无济于事,沙土从四面八方涌来将他束缚。

“你已经失败了。”当最后一点光明即将被遮盖时他听到那声音嘲笑他,“去死吧。”

黑暗将他完全吞噬。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只听到嘈杂的声音,紧接着有什么东西重重锤在了他的束缚上,一下又一下,沙土掉落,阳光透过缝隙照射进来。

然后缝隙扩大,一只手扒开了破口将他扯了出来,他跌入温暖的怀抱之中。

“Fllffl!”他听到熟悉的声音,少年的嗓子因为长时间的呼喊变得嘶哑,他紧紧抱住剑客不愿撒手,“你没事了…没事了…我来了……”

Fllffl感到抱住他的人正在颤抖,他抬眼看到太阳挂在天空上,璀璨阳光让他眯起了眼落下泪来。

阳光真刺眼啊。他想,然后回抱住了Yoyo。



【千秋】


生命中的那一道光啊,就要这样告别一些时日,说来还有些舍不得。但作为所谓的传奇,强硬的实力被许多人仰慕着,并想加以利用


NEMESIS委托他去对付一个伞集团的大将,这个未知的组织倒是引起了他很大的兴趣。想着能尽快结束就最好了


是吧?


...... 


...... 


进过一段时间的跋涉,眼前显现出建筑物的影子,想必那便是“伞”了。此时,一个紫色的光点飞出,渐渐扩大,随后看出来是个青年,背上的奇怪翅膀让人看了着实别扭。一个非常炫酷的落地,翅膀的“羽毛”随之杂乱无章地插入土地,闪烁着莹莹紫光。


强劲与否还要打了才知道


作了个蓄力,两人便开始伞剑对峙。钢锵的金属碰撞声与闪烁的激光同雨点一起,协奏着充满血腥味道的狂歌。两人互相“礼让”,表面上充满和谐,但比角斗场里的战斗温柔不到哪去


“How you holding up?”


说出了一贯送给对手的话


心里不知是否在想着“啊,自己果然老了,接下来是年轻人的时代了,传奇也终将会逝去”


“如果我止步于此,不知道yoyo会怎么样”


……



呵,来不及想了... 


双方的武器分别刺入对方的身体,簌簌流下的鲜血同雨水混杂

最终狼狈地被打败了


(很抱歉要自行脑补,我写不下去了)


(umb走后)


呼———


“———!”黑色的沙土从尸体上钻出,慢慢地,一点一点,吞噬


咯吱咯吱


最后只剩下一个屁股


雨还在下着


哗啦啦———



【没理智的老司机】


FLLFFL晃了晃脑袋,猛然惊醒。

太荒唐了,他居然梦见自己和Umbrella打了一场,被对方的伞一头打进土里,只剩下半个屁股露在外面。

先不说Umbrella有没有可能做出Jomm一样的狗事儿,就说自己为什么会梦到这么奇怪的结局?一个路中间的屁股居然让他出现白日幻觉了吗?

FLLFFL怀疑地看了看手里拎着的长剑,觉得果然还是刺下去为妙。

不管他是什么,能让他想起那么一连串毫不愉快的的东西,还是早早抹消的好。

省的他看着也心烦。

就在他的剑尖离那只白晃晃的股峰还有几英寸距离的时候,在FLLFFL耳边突然炸开一声极刺耳的尖叫:“等一下!!!!!”

随着这声尖叫,那两瓣浑圆雪白的屁股也仿佛被声波波及到了一般,恐惧地来回颤动着。

看上去就像两只晶莹剔透、吹弹可破的果冻。

老爷子镇定自若,这点惊吓还吓不倒他。他保持着提剑的姿势,淡淡地问:“为什么?”

满头大汗的悠悠球小子从路边的灌木丛里跳出来,头发里尽是零零散散的树叶,耳朵上还夹着一小根棕色的枝条。Yoyo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弯下腰扶着自己膝盖大口喘气,断断续续地解释:“那……那下面可是活……活人!”

“哦?”FLLFFL故作惊讶地挑眉,“是那个倒霉蛋这么‘幸运’,被我碰上了?”

还好刚才那一切只是梦。他在心底稍微松了口气。

不然撅着屁股的主角换成他自己,这乐子可就大了。

“我……我们一群人想出来的,因为这家伙实……实在是太过分了!”Yoyo好不容易顺直了气,说,“而且Jomm想顺便看看会有谁碰巧路过,被吸引过来。”他指指背后。

Jomm带着臭屁的笑容从灌木丛里探出头,打了个招呼。

“哟。”FLLFFL对于她俩这种捣蛋行为见怪不怪,总之把他俩当成一个三岁一个五岁的屁孩看就对了。他调转过剑身,食指点了点还在兀自颤动的大白屁股,问:“所以这倒霉蛋是谁?”

“是Chuck.”Yoyo想都不想,一秒回答。

“啊~我就知道。”FLLFFL了然地点头,又问:“你们是怎么保证他被埋在下面不憋死的?”

“……Oxob给他安了个氧气罐。”

“不愧是Oxob,每次给你们擦屁股的总是他,真可怜。”FLLFFL毫不客气地吐槽,瞟了眼一旁越抖越厉害,到最后简直如同在地上跳舞的屁股,问:“他这么抖,是什么意思?”

Yoyo挠头:“不应该啊……我们跟他说过,氧气罐只能维持俩小时,时间一到我们就放他出来……该死!!!”他突然一声惨叫,猛拍后脑勺,“我们忘了把他放出来了!!!”他急匆匆地奔向灌木丛,抄起铲子和Jomm就往回跑,“麻烦事儿大了!!我们居然把氧气罐这事儿给忘了!!!”

Jomm接过铲子骂骂咧咧就开始干活:“你小子脑子里装的什么玩意儿,这种事情也能忘吗?”

“不怪我啊!”Yoyo委屈地叫道,“谁让FLLFFL站在路中间不知道在干嘛,神游天外了快四十分钟,我蹲着看他脚都麻了,哪还记得这茬儿啊!!!”

见他们俩干得热火朝天,FLLFFL哭笑不得,手里的长剑临时充当铲子,也算是派上了用场,跟着一起挖起坑来。

好在周围的土壤都是新填的,挖起来松软得很,不一会儿,脸憋得青紫的Chuck就从尘土中浮现在众人面前。

“呸呸呸……咳咳!!!”Chuck一获得自由就忙不迭地吐出嘴里的沙子,拼了命地大口呼吸。他一把揪过Yoyo的领子,几乎和他鼻尖对鼻尖地贴在一起,脸色狰狞:“你,他妈,想,杀了我????”

“不是我的错啊……哥!!!”Yoyo哭丧着脸,被逼急了差点当场飙泪,“好吧或许也算我的错,但是FLLFFL!!!”他一指旁边搭着灰扑扑的长剑喘粗气看戏的老爷子,“他刚才还打算拿剑爆你菊花呢!!!!”

“放屁!!!”Chuck暴怒地破口大骂,“要不是你把老子埋起来,他至于会想用他那破剑捅一下再说?!!!难不成你还指望他用另一把‘短剑’来试试老子的深浅吗?!!你觉得他都一把年纪了,会像他以前那样儿丧心病狂吗?!!!!”

哇。Jomm看着FLLFFL越来越黑,最后完全黑成锅底的脸感叹。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戳到FLLFFL如此多的怒点,Chuck您还真不愧作死之王的称号啊。

“在我动手之前……”FLLFFL脸上挂着阴森森的微笑,把两只手的指节扳得咔咔作响,“为了让我能够更心安理得一点……我非常想问问,他到底做了什么让你们气成这样儿啊?”

“他……他……他!!!”Yoyo提起这事儿就悲愤不已,跳起来指着Chuck的鼻子愤怒地嚷嚷,“他……居然在我推门进来的时候打O机!!!还喷到我脸上了!!!!!”

“我草!!!是因为这个吗!!!”Jomm震惊地瞪大眼,“这也太恶心了!!!”

“你什么不知道就跟着他胡闹???”FLLFFL更加震惊地张大嘴。

“我只是单纯想玩儿Chuck而已。”Jomm随口接道,转而又将诘问之手转向Chuck,“你居然对着兄弟打飞O!!!还颜O!!!!太恶心了吧!!!!!”

“我操我没有!!!”Chuck高声反驳,“我那明明是在对着FLL……”

“让我来猜猜看,”FLLFFL笑着的同时额头都开始暴起青筋,他一边活动着肩膀的关节一边向Chuck缓慢地一步步靠近,“是我的照片对吧?你什么时候搞到的这玩意儿?”

“上次咱俩在床上的时候随手偷……”Chuck十足的气势在看到FLLFFL周身漫溢而出的杀气的瞬间顿时萎了三分,“……拍。”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个黑色的身影伴随着一连串凄惨的尖叫,被巨量的紫色蒸汽托举着,飞上了天空。

“啊,真不愧是FLLFFL.”站在地上仰头观望的Jomm敬佩地说,“先做再说,想做就做,敢做敢当的性格,真是豪爽啊。”

“嗯,该死,我现在都想对着他手冲两发了。”Yoyo用手背当凉棚遮挡阳光,以相同的姿势仰望天空,说。

“其实现在想想,Chuck做的事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耸耸肩,“毕竟是我没敲门就进去有错在先嘛。”

“就是,人家在自己房间里,想手冲就手冲,想冲几次就冲几次,你管人家呢。”Jomm赞同道。

“我就是好奇他把FLLFFL的床照放哪儿了,一会儿我去他房间里翻翻,说不定能找到呢……”

“嘘,小声点。让FLLFFL听见了,你也想在床上躺三个月吗?”

“……如果被他发现,估计就不止躺三个月了。”

“嗬——!刺激。你要是找到了,给我也拷贝一份。”

“去你妈的,老色鬼。想要自己翻去。”

Cover Up

代发,老师的uf好香(评论中文OK老师看得懂、一点

代发,老师的uf好香(评论中文OK老师看得懂、一点

海风的sky

【RHG迎2020】写写性转

活动没人参加,奖金俺自己领了算了()


————

写写性转①

“小丫头看着很嫩嘛,一个人走夜路没有男人陪吗?”

Oryza怔了怔。此时正走在小巷子里的她被前后几个男人团团围住,男人们身上满是烟草和酒精混合的过于浓郁的臭味。

……不是吧?只是想抄个近路……

Oryza闭着眼叹息了一声,周围的男人愈发粗鄙的语言让她心中不禁摇摆起来。

拿出真刀真枪对付人的话不太好吧……?但现在她真的很想尽快赶路……

“哇!啊——什么?!——”

几乎只是一瞬间的事,Oryza缓过神时,周围的男人都已被一个个地踹翻在地,他们各自捂着身体的要害部位,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和咒骂声。

“几个人想要对手无...

活动没人参加,奖金俺自己领了算了()



————

写写性转①

“小丫头看着很嫩嘛,一个人走夜路没有男人陪吗?”

Oryza怔了怔。此时正走在小巷子里的她被前后几个男人团团围住,男人们身上满是烟草和酒精混合的过于浓郁的臭味。

……不是吧?只是想抄个近路……

Oryza闭着眼叹息了一声,周围的男人愈发粗鄙的语言让她心中不禁摇摆起来。

拿出真刀真枪对付人的话不太好吧……?但现在她真的很想尽快赶路……

“哇!啊——什么?!——”

几乎只是一瞬间的事,Oryza缓过神时,周围的男人都已被一个个地踹翻在地,他们各自捂着身体的要害部位,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和咒骂声。

“几个人想要对手无寸铁的女孩子做这种肮脏的事,真是够不知廉耻的。”

一双白净却又极有力的手将Oryza一把护在了身后。长长的发带轻轻擦过Oryza的脸,带着干净整洁的、令人舒心的味道。

“这里温馨建议您暂时闭上眼睛哦,小姐♪”

少年微微侧过脸来,映入Oryza睁大的蓝眼的,是一对明亮而温柔的青绿色眼眸。少年微微上扬的语调扰乱了Oryza平稳的心跳。不知为何,Oryza兀自为自己没有过快作出决定而暗暗微喜。



写写性转②

“………………Cree。”

“哈?”

“我们这次是要乔装打扮。”

“我不是已经换上便服了吗?”

Yun再次将Cree从头到尾扫视了一遍。

有明显烧灼痕迹和破洞。面料显得很清凉。异常地暴露身材。

“这身不行。”

“为什么?”

“……太奇怪。”

“我平常都是这么穿的。”

“三分钟内换一套新的过来。”

“——啧,你怎么这么挑剔。”

(三分钟后)

看着已经换了一套衣服的Cree,Yun突然觉得Cree的衣服可能风格都完全一致。

*最后Cree被强套了Yun的衣服



写写性转③

“Umb,货架上的米没了。”

Gyro平静地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如实汇报给了一旁正仔细挑选着超市冷冻柜里的食品的Umbrella。黑发少女只是闷闷地答了一声“嗯”。

“怎么了?是觉得可惜吗?”

“……不是,Gyro。我对米饭的兴趣还没你大。”

“那速冻饺子?近来xx的三鲜水饺是华人购买次数排行第一的商品,还在打折。”

“……?Gyro,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Gyro没马上接话,只是拍拍Umbrella的肩然后给她递过一杯外表温热着的纸盖杯。

“你想要这个对吧?限定草莓口味奶昔。”

Gyro摘下一直戴着的兜帽,一头过肩白发送送散散地暴露在了空气中。

“你把染的头发洗掉了?”

“没洗干净。发尾还有点蓝——味道怎么样?”

“还不错。”

“不错就分我一点。我可是特意跑了一条街去排队买的。”

Umbrella随即将奶昔递给Gyro,看着她满足地眯起淡退了淡漠的浅蓝色眼,又再次满足地轻叹出声。

“你的感情原来这么丰富。”

“当然丰富。不过你见的更多些……你也可以表现出更多情感的,Umb。”

“为什么?”

“二十几岁的大女孩,你多笑笑就会有很多男孩被你迷得神魂颠倒。”

“太夸张了。我跟你在一起就不需要额外的交往活动了。”

“这算是表白吗?”

Umbrella没有回答。Gyro笑了笑,接过Umbrella手里的传过来的速冻饺子后妥当地把它放进了购物车中。

“走吧。外面的雪或许已经停了。”

安清
来码一下进度 是上周搞出来的u...

来码一下进度 是上周搞出来的umb方舟paro 看到已经有人在搞了我撞梗危机感极强急急忙忙放人设(靠)

是鲁珀 远程近卫 详细设定以后写吧我能咕到下辈子(爬走

来码一下进度 是上周搞出来的umb方舟paro 看到已经有人在搞了我撞梗危机感极强急急忙忙放人设(靠)

是鲁珀 远程近卫 详细设定以后写吧我能咕到下辈子(爬走

Dr.青傀

是沙雕图
最后一p指挥官自戏警告

是沙雕图
最后一p指挥官自戏警告

枯橘呵呵哒
没错,厚颜无耻的我有回来了!...

没错,厚颜无耻的我有回来了!

 伞皇我爱你(ღo‿oღ)(所以我要虐你)


没错,厚颜无耻的我有回来了!

 伞皇我爱你(ღo‿oღ)(所以我要虐你)


旮嚟鱼氮

都是伞…屯一下,短发是幼伞,有小啾啾的是天罚伞

实不相瞒,我想看他笑呜呜呜呜

人设属于resh ooc属于我

(明天要考试了我还在不务正业

都是伞…屯一下,短发是幼伞,有小啾啾的是天罚伞

实不相瞒,我想看他笑呜呜呜呜

人设属于resh ooc属于我

(明天要考试了我还在不务正业

王帅King86

摸个幼年Umb~

还是个蓝眼睛天使的时候〒▽〒

摸个幼年Umb~

还是个蓝眼睛天使的时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