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un:c

4604浏览    158参与
某梧

听了Mirage call之后随便查了点对应酒类

主题:偷出luz(()

故事:用名为xyz的鸡尾酒使人入迷(濑:是女眉药吗?luz:不是!不是!不是!)但是很像是正攵府一样的人突入了live会场(luz表示也可以是那种有黑幕的正攵府)可能是因为luz跑的比较慢就被抓住了(www)其他人也都被通缉了

(pv截图↓)

[图片]

于是 头脑派的安库 攻击派的araki 涩气的濑 还有 senra…(梅酱:我呢?!我呢?!)

(然后他们就开始按照弹幕瞎解读)是炸弹狂 超级大炸弹wwwwww

就是这些人各自前来救luz 以完美越狱为目标

(他们还提到了那个红字的设定很...

主题:偷出luz(()

故事:用名为xyz的鸡尾酒使人入迷(濑:是女眉药吗?luz:不是!不是!不是!)但是很像是正攵府一样的人突入了live会场(luz表示也可以是那种有黑幕的正攵府)可能是因为luz跑的比较慢就被抓住了(www)其他人也都被通缉了

(pv截图↓)

于是 头脑派的安库 攻击派的araki 涩气的濑 还有 senra…(梅酱:我呢?!我呢?!)

(然后他们就开始按照弹幕瞎解读)是炸弹狂 超级大炸弹wwwwww

就是这些人各自前来救luz 以完美越狱为目标

(他们还提到了那个红字的设定很详细 这里也贴一下)

(上次Alice in NY是cover所以是在本家基础上做的 这次的设定是从0开始的 他们给出一个提案 作曲老师会提供十个设定…【卡密.jpg

每个人拿着的鸡尾酒也是经过精心设定的 是按照国际象棋来做的 而且也符合了酒的含义 在濑遇到危险 面对高压电流枪 senra来救他的那里以后 歌词全都是鸡尾酒的(像是花语一样的)酒语

【后面他们就开始聊游戏啥的了 濑濑笑得太好笑了(?)我快笑死都没听完】


后来我去查了查感觉好像官方没有具体说是什么酒(??)于是我就擅自…

(这里再放一张作画老师发在推特的图)

按顺序说一下(根据酒语瞎查到的)这些酒都是啥


luz:

エックスワイジー・カクテル(x·y·z)

柠檬风味 中辣口

xyz是单词表的最后 所以它的寓意也是“最后一杯酒”“没有比这还要好的酒了”那种意思

顺便一提xyz的酒语是永遠にあなたのもの=永远是你的

(就 实在找不到这句歌词的酒语了但是它和名字的由来是对应的所以就当是xyz吧 这还是求婚后用酒呢多浪漫一男的(不是


nqrse:

ミリオンダラー(million dollar)

金酒制成 带有水果香味 甜口

酒名是“美丽”“优秀”的象征

酒语是栄光

センラ:(查到了两个)

アイ・オープナー(eye opener)

郎姆酒制成 加入香橙利口和蛋黄等 甜口 黄色

酒名直译是使人大开眼界的事物 用作酒类名称则带有“清晨第一杯酒”“为了唤醒自己的酒”的含义

酒语是運命の出会い=命中注定的相遇


ホーセズネック(horse neck)

白兰地制成(也有威士忌制成的说法)柠檬香味 并用柠檬皮做成马首状装饰 中甜辣口 琥珀色

酒语是運命

(两个都蛮符合的…?


あらき:

ムーランルージュ(moulin rouge)

金酒制成(也有利口酒等多种做法)酸甜口 带有醇厚苦艾酒香味

酒名是法语的“红色风车”

酒语是態度で示して=给出你的态度

めいちゃん:

ブランデー・クラスタ(brandy crusta)

白兰地制成 加入柠檬果汁等 口感偏刺激带甜

酒语是時間よ止まれ=停止吧时间

un:c:

ブランデーサワー(brandy sour)

白兰地制成 古典款鸡尾酒(白兰地+柠檬汁+砂糖等)甜口

酒语是甘美な思い出=甜美的回忆



(啊差不多就这样吧懒得再找了………()

天目鉴

在网易云电台听Alice in NY的时候看那个第一条热评真的笑死我

摸了

别喷我,我真的不是黑粉

在网易云电台听Alice in NY的时候看那个第一条热评真的笑死我

摸了

别喷我,我真的不是黑粉

箱麋
画了安库hikifes的新ky...

画了安库hikifes的新kyara🤤

画了安库hikifes的新kyara🤤

お冷や水

好看就完事儿了(´・̥̥̥̥ω・̥̥̥̥`) 


p2夹带私货有一张自己搞的センラ表情包(´・̥̥̥̥ω・̥̥̥̥`) 

好看就完事儿了(´・̥̥̥̥ω・̥̥̥̥`) 



p2夹带私货有一张自己搞的センラ表情包(´・̥̥̥̥ω・̥̥̥̥`) 

迷路甜崽

Secret Answer歌詞分詞

luz:聡明に 単純に 
そらる :愛故に 盲目に 
赤飯:秘密の合図 
un:c:シェイクしたラムベース 
kradness:Your affection kills me
あらき:Your affection kills me
luz:Your affection kills me ×2


luz:
虚言 凱歌のパレード 
ペダンチックのパーリー 
一点ベットのグリード 
似合わないさ 
un:c:
聡明に 単純に 愛故に盲目に 
終幕の間もなく ...

luz:聡明に 単純に 
そらる :愛故に 盲目に 
赤飯:秘密の合図 
un:c:シェイクしたラムベース 
kradness:Your affection kills me
あらき:Your affection kills me
luz:Your affection kills me ×2


luz:
虚言 凱歌のパレード 
ペダンチックのパーリー 
一点ベットのグリード 
似合わないさ 
un:c:
聡明に 単純に 愛故に盲目に 
終幕の間もなく 
ガラスの靴を鳴らす
 
nqrse:
一層深く 聳えるメイズ 
絡まり解けなくなるこの手 
萎れた薔薇と花瓶に注ぐサイダー 
見え隠れする狡猾さ Just like that. 
方舟にエスコート 
この場じゃ普段のラフな服がベストなドレスコード 
待てないAnswerと月光 


赤飯:
連れ去りに行く Tonight
誰にも聞こえない声で 
all:
君のSecret Answerを教えて 
ステップの合図で抜け出して 
この腕の中だけは 
少女のままでいい 
そのスポットライトが消えたら 
ノーメイク 衣装を脱いで 
一夜かぎり許されない夢を 
luz:
これはトップシークレット 


そらる:
like a hyenaのような 
paparazziのベリー 
息を止めて 
shh...
まふまふ:
聡明に 単純に 愛故に盲目に 
終幕の間もなく 
ガラスの靴を鳴らす 


nqrse:
燻らせてるキャンドル 浸る間もない感傷 
ワンショット 毎夜乗せる 背中 目の上 シャドウ 
あらき&nqrse:
酔わされナ 歪んで見えてきたら夢ん中まで 


kradness:
連れ去りに行く Tonight
誰にも聞こえない声で 

all:
愛の言葉はいらない 
このグラスで酔わせて 
悪役になるだけで 
君を愛せるなら 
そのスポットライトが消えたら 
ノーメイク 衣装を脱いで 
ボクに全て委ねてくれないかい 
まふまふ:
これはトップシークレット 


nqrse:
喊声 呻き始めるジェヴォーダン 
弾ける精巧なドレス 乱れる髪 騒ぎな Are you ready? 
(赤飯:一段具有爆破力的嗓音,太厲害了)
luz:
Let's get it started. Let's get it started. 

赤飯&nqrse:
忍ばせてるブラフ、お手の物さ 
ノンストップで揺らすこのフロアなら当然網羅 
不手際など無い 同化した分廃ろうが 
老化したあのおかしな脳犯すタブー 
メスフラスコの妖精 
妖艶 脇目も振らず踊る道化 
さあ踊れ 踊れ 
ラムエンレモンの奴隷 


あらき:
Night... Tonight
誰にも聞こえない声で 
all:luz和so總依舊沉入大海
君のSecret Answerを教えて 
ステップの合図で抜け出して 
この腕の中だけは 
少女のままでいい 
そのスポットライトが消えたら 
ノーメイク 衣装を脱いで 
一夜かぎり許されない夢を 
これはトップシークレット 

———————————————————————————————

花了一點時間,終於把分詞搞清楚啦,luz,mafu,soraru,nqrse四位的聲音我能聽出來,另外幾位按照視頻來的,有很認真的對比過,應該沒有錯。(如果有錯還請大家多多擔待啦)大家聲音都很棒很有特色呢,有些不知道,只是因為我不是廚啦!但聽了這個以後,也能分清一些了。
另外,祝mafu困生日快樂O(∩_∩)O~~

枳棠棠

接上一条http://kirkland-aka.lofter.com/post/1d6bb41c_114f214d

他们怎么那么棒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接上一条http://kirkland-aka.lofter.com/post/1d6bb41c_114f214d

他们怎么那么棒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枳棠棠

一个第一次去live的傻子码的XYZ10/3上海的 repo………
LOFTER一次只能选十张图,下条继续【】

一个第一次去live的傻子码的XYZ10/3上海的 repo………
LOFTER一次只能选十张图,下条继续【】

木风Kikaze

【repo】2017.10.3xyz上海

#这儿木风kikaze
#满满的luz吹
#想到什么写什么所以挺乱的请不要介意

有很多好看的小姐姐

vip整队时站了十几排,普通票只有三排,怕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还有好几位樱花妹,有一位拿了atr的call棒

场贩来晚了,想买的切了。然后抽了6发吧唧屁都不是!!【来自非酋的怒吼

到了以后发现有人做了luz的手灯……我居然不知道……

luz有四个花篮!!四个!!
濑濑也有两个,成濑的画风就是粉粉的、特别少女

木风还扩列了两个小姐姐

舞台在地下一层,一进来台上只有两台苹果笔记本。前面还有一堆人。还有中年人陪自己小孩来的,也是vip啊……………………

啊啊啊好紧张

————以上是入场前————

突然想到luz的礼物箱里有一盒乐高...

#这儿木风kikaze
#满满的luz吹
#想到什么写什么所以挺乱的请不要介意

有很多好看的小姐姐

vip整队时站了十几排,普通票只有三排,怕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还有好几位樱花妹,有一位拿了atr的call棒

场贩来晚了,想买的切了。然后抽了6发吧唧屁都不是!!【来自非酋的怒吼

到了以后发现有人做了luz的手灯……我居然不知道……

luz有四个花篮!!四个!!
濑濑也有两个,成濑的画风就是粉粉的、特别少女

木风还扩列了两个小姐姐

舞台在地下一层,一进来台上只有两台苹果笔记本。前面还有一堆人。还有中年人陪自己小孩来的,也是vip啊……………………

啊啊啊好紧张

————以上是入场前————

突然想到luz的礼物箱里有一盒乐高玩具

啾噜哩啦·啾噜哩啦·哒哒哒这句的时候unc就学着pv的样子做动作
唱alien的时候unc就不停地扭屁股,还背对着我们跳起来扭,特别可爱

全员唱“叫了应召女郎却来了前女友”这首时让我们在唱到“no 3 9”的时候把双手交叉在头上跳起来【终于得到了活动一下两条腿的机会

威风堂堂的成濑强行rap

成濑的发型就跟人设一样是短发刘海,只不过是黑色的。脸圆圆的看起来很软


安可的时候unc掏出一张小纸条,唱了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的副歌部分(中文哦是中文哦)

安可介绍全员的时候luz一开始说第一个是米酱,然后突然反应过来说不对不对第一个是dj,然后勾住dj的肩膀把他从电脑后带到舞台前面

dj很好的会带我们打 call

唱某一首歌的时候luz就拽araki的领带啊啊啊啊啊、特别撩

有一首歌的间奏luz对我们伸手、眨眼、吐舌头,然后帅气地转身


luz还会甩话筒。虽然看不太明白无线话筒到底是怎么甩的但是就是很帅!!!

luz一跟别人合唱的间奏就抱人家、(装作)亲人家
和unc的合唱时,unc半蹲下来脸刚好埋在luz肚子那个高度,luz就这么抱着他
和成濑的parasite的时候就差不多亲了(后排看不太清有没有真的亲上去

luz唱r18唱到那句“ショージョの服はここで卒(ぬ)ぎなよ”的时候就把外套的左肩拉下来露出里面的左边手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r18唱完以后他就很潇洒地一脱外套往边上一扔、里面穿的是无袖的背心啊啊啊啊啊啊啊,手臂是有肌肉线条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后拍照的时候我们喊的是“xyz”

哦对了12fanclub的时候luz把歌词改成了“xyz的演唱会”,还把那些本来就是合声的部分给我们唱。

忘了哪首歌哪个人(应该是araki),luz一句歌词唱了两个词突然不唱了然后araki接了下去,应该是不小心把araki的部分唱了所以赶紧停下来。

还有一首歌唱的时候luz突然在舞台右边蹲了下来,后排非常绝望根本不知道他蹲下来做了什么

安可的时候unc说看到大家的手灯有luz、araki、unc,luz就从第一排的某个人手里拿过一个手灯摆弄着挥了挥
【我要是那个人那个手灯绝对会被我供起来
安可的时候他们还说上海的声音好棒什么的
今年的安可也有用中文念“可爱”呢
luz在介绍成濑的时候突然说“ちょっと待って”然后问我们成濑可不可爱,我们当然说“可爱!”“可愛い!”。一波喊完后濑濑刚要说话最后面有一个男饭很大声地喊了句“kawaii!”把所有人都吓到了。
说起来那个男饭喊安可的时候也超级起劲。

live结束luz是最后离场的一个,离场前一直在给我们比爱心,两只手比的还有两手放在头上比的。最后的最后给了我们一个飞吻才转身进入后台。

灯亮了、staff提醒离场了、突然很想哭了


幸好之前有看到xyz韩国场的歌单,不然今天过去我就是一脸懵逼,像什么天楽、panda hero都是比较早的歌木风根本没听过


直到自己开始写repo才发现结束后能回忆起大部分东西真的挺难的呢,有人还能记得歌曲顺序和演唱者,木风就基本什么都不记得,全靠别人记的歌来回忆。

Ennis

luz真的是台上撩完,台下撩啊,太帅了;再来给大家安利一个唱见叫みーちゃん,声音好听人又帅;全场最嗨un:c,他还学唱了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rap唱得贼溜的nqrse,女装大佬超可爱的,难得还听到了他唱歌啊;还有超燃的あらき,全场一片应援红色

今天排队排在我们前面的是两个日本妹子啊,好厉害啊,还特地跑到上海来听,辛苦她们了,其中一个人还听得懂一点中文。顺便拍了一张她们有人为luz送的花篮,超好看有没有!

最后击掌会,近距离看他们真的各个都好帅啊!!!!!vip还附送带有每个人签名的明信片
/鼻血(顺便在场贩的时候入手了reflexion,虽然是通常盘,但是里面有luz的写真集啊!!不过没有抽到luz...

luz真的是台上撩完,台下撩啊,太帅了;再来给大家安利一个唱见叫みーちゃん,声音好听人又帅;全场最嗨un:c,他还学唱了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rap唱得贼溜的nqrse,女装大佬超可爱的,难得还听到了他唱歌啊;还有超燃的あらき,全场一片应援红色

今天排队排在我们前面的是两个日本妹子啊,好厉害啊,还特地跑到上海来听,辛苦她们了,其中一个人还听得懂一点中文。顺便拍了一张她们有人为luz送的花篮,超好看有没有!

最后击掌会,近距离看他们真的各个都好帅啊!!!!!vip还附送带有每个人签名的明信片
/鼻血(顺便在场贩的时候入手了reflexion,虽然是通常盘,但是里面有luz的写真集啊!!不过没有抽到luz的徽章真的好伤心啊,同行的妹子喜欢あらき就把あらき的徽章给她了现在只有三个了,抽了三个一样的X

p.s. 下次知道了演唱会的时候不能穿高跟鞋,站了三个小时,现在脚底板超疼啊

ゆき❄️

[ニコニコ/はしんく]HEAVEN and GOD

*勿帶三
*un:c x はしやん
*架空
*嚴重OOC 私設很多 文筆渣
*死亡有注意⚠️
*算是個玻璃刀?
*如果可以,以下——

00.
今天也是平凡無奇的一天呢。

01.
第五個冬天即將來臨。

他不想知道,卻不得不知道。

莫名其妙的死亡、莫名其妙的成為神、莫名其妙的接下了這份工作。至今他還是不懂,為什麼是他?

はしやん,目前任職季節神祇之一,主要工作內容就是協助處理四季更迭時的人間瑣事,其餘時間就是找其他也閒閒沒事的神明喝咖啡聊是非,簡直是理想的生活。

然而はしやん卻完全開心不起來。

他完全不想做這份工作,如果可以,他一定立馬辭職,畢竟他連自己為什麼會當上神明都不知道。

02.
「......我很抱歉,はしやんさん,依照...

*勿帶三
*un:c x はしやん
*架空
*嚴重OOC 私設很多 文筆渣
*死亡有注意⚠️
*算是個玻璃刀?
*如果可以,以下——



00.
今天也是平凡無奇的一天呢。

01.
第五個冬天即將來臨。

他不想知道,卻不得不知道。

莫名其妙的死亡、莫名其妙的成為神、莫名其妙的接下了這份工作。至今他還是不懂,為什麼是他?

はしやん,目前任職季節神祇之一,主要工作內容就是協助處理四季更迭時的人間瑣事,其餘時間就是找其他也閒閒沒事的神明喝咖啡聊是非,簡直是理想的生活。

然而はしやん卻完全開心不起來。

他完全不想做這份工作,如果可以,他一定立馬辭職,畢竟他連自己為什麼會當上神明都不知道。

02.
「......我很抱歉,はしやんさん,依照現今的醫學技術還尚無法醫治...」
醫生充滿歉意的看著はしやん和un:c,兩人的臉都是黑的可以,因為這一番話意味著はしやん隨時都有可能死亡。

出了醫院,un:c試探性的用有些顫抖的手碰了碰對方的,「はしやん、我...」
「我們明天來規劃一下要去哪裡玩吧!」沒想到他竟然打斷un:c的話,然後主動牽起對方的手快步往回家的方向走。
un:c愣了許久,終於露出笑容回答道:「走!訂機票囉!」

03.
他走的很平靜。

那天是個晴朗無雲的大好天,兩人在家中聊著聊著,那人就在un:c懷中睡著了。

然後就再也沒醒來過。

はしやん大概失去了將近一星期的記憶,等到他再次有意識時,手上多了一分實習通知書,身上的衣服也變得十分華麗,此時他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他承認當時醒來時第一個想找的人就是un:c,然後在知道自己身處何處後幾乎完全崩潰。

他並不害怕死亡,可他害怕失去那個人。

04.
兩人認識超過15年,交往近10年,對於對方的一切可以說是瞭若指掌,但是はしやん從來沒看un:c哭過。

從來沒有。

在稍微適應了新生活後,はしやん便運用了季節神明特有的法力——隱形在人間,不意外的去到兩人曾經同住的屋簷下。
他告訴自己他只是在視察人間,實際上是想看看那人過的怎麼樣了。

當時看到的景象他仍記憶猶新。
那天是他走的第一個禮拜,伊東歌詞太郎和天月正好上門拜訪,不外乎是來看看un:c是否有好好照顧自己。
但想當然爾,家中是一團糟,連可以踏足的地方都幾乎沒有。un:c出來應門時,門外的兩人明顯嚇到了,不論是對於金髮男人的狀態還是屋內的髒亂。
un:c的面容十分憔悴,重重的黑眼圈表明那人嚴重失眠;紅腫的雙眼證明了他哭過很久,日漸消瘦的身子看的はしやん驚訝之餘就是心疼的不得了。

「......」
天月和歌詞太郎協助un:c把家裡整頓一番後,沈默的氣氛便蔓延在三人所在之處。
良久,un:c才深吸一口氣,有些顫抖的緩緩開口:「你們、願意聽我說嗎?」
對面的兩人愣了愣,有默契的對看一眼後點點頭,示意un:c繼續說下去。
「我...在知道他的病情時,坦白說是幾近崩潰,」un:c頓了頓,「但他卻仍然那麼樂觀的面對,我想我也被感染到了這份心情,這半年我們都很開心。」
「所以我以為我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
「然而我發現,我錯了。」
un:c說到這裡時有點哽咽,單手摀住嘴巴,眼淚在眼眶打轉,忍住不讓它掉下來。
待un:c稍微冷靜一些後,才又繼續說下去,但はしやん完全不知道後來那人說了什麼。他在un:c快哭的時候便跑走了。

他不想看到對方哭。

05.
他知道那人今天一定會來。

「嗨、はしやん,」un:c走上前,放下手中的花束,整理一番後席地而坐,「今天就滿五年了喔,不曉得你還記不記得我?」

這傢伙是笨蛋嗎?問這什麼廢話問題?
はしやん也靠著石碑坐了下來,下意識的把心裡想的說了出口——反正也沒人會聽見。

「你現在一定在罵我白癡吧!問這種鬼問題。」金髮男人笑了笑,繼續說,「上個月我跟あまちゃん和歌詞太郎他們去關島玩了,我跟你說啊,那兩個傢伙真的超閃的,墨鏡都不曉得碎了幾副!」

我們以前真的超常被閃瞎,沒想到現在更誇張了嗎...不過這是好事啦!關島啊....感覺挺不錯的呢...

「真的很好玩!我覺得一定是はしやん會喜歡的地方!」
「嘛,偶爾去放放鬆也是蠻不錯的呢。」

等等...un:c這是回應了我的話?!
不可能的,我們並不存在於同個世界啊?他現在為什麼不說話?在等我回答嗎?
基於好奇心,はしやん還是問了出口:『你...怎麼不繼續說下去?』
「哦,那我接著說囉。然後啊,あまちゃん的烤肉技術真的不是我在說....」

這是、老天給的禮物嗎!
真的假的啊...就算自己是神祇也難以致信...
於是un:c和はしやん就這樣聊了快一個小時,外人看起來就像是un:c獨自坐在墓碑前自言自語。
「....有的時候看到あまちゃん他們啊,就會想到我們以前,曾經、我們也是如此呢。」
「你知道嗎,はしやん?雖然不可能,但我現在真的、真的好想抱抱你,好想和你撒撒嬌!」

「你呢?」

「你想我嗎?」

「我好想你。」

06.
我也是,多麼的想要現在立刻出現在你面前,想要碰碰你、和你打打鬧鬧。
我想我比我想像的、
還要想你。

はしやん覺得自己好久沒有哭的這麼激動過了。
那天un:c沒有哭,即使他最後貌似有些哽咽。離開前,金髮男人露出了最燦爛的笑容,はしやん知道那是男人真心的笑容,就和從前un:c每每告訴はしやん他很幸福的時候露出的一樣。

這樣就足夠了,他告訴自己。

那個人、笑起來真的很帥呢。
這樣美好的笑容,他絕對不會忘記。

07.
凜冬已去,暖春將至。
隨著冰雪的溶解,萬物逐漸甦醒,鳥兒開始在枝頭高歌,小動物們也紛紛從家中探出頭來,一同迎接春天的到來。
はしやん在做過最後確認後便把工作報告交出,拒絕了老人們的慶功宴,趕往一個去過不下千萬次的地方。

一樣的住所、一樣的景色,一切感覺都熟悉無比,大門是鎖著的,他仍舊穿越了圍籬進入家中。
看著幾乎不變的擺設,乾淨整齊的房間,以及那有些慵懶的躺在沙發上享受下午時光的人,彷彿時間倒退回到了多年前的今天。

『我、回來了。』

08.
天上的人看著地上某處,地上的人也仰望天空。

祝你有個好夢、晚安。

FIN.


-後記-
上英文課作死請隔壁同學出個題目,就產了這篇_(:_」∠)_
標題重改了,然後發現自己其實是個取名廢#
說明一下在墓園對話那裡的設定,はしやん知道兩人大概只有那天或是在那裡才能心靈相通,但un:c認為是自己憑著以前對話的記憶想像出來的,可能有點難懂抱歉(つД`)ノ

最後一樣感謝紅心、follow及評論唷❤️願意閱讀是我發文的動力( ´▽` )ノ

以上、ゆきです♪

Ennis

有人一起吗!!

【XYZ TOUR 时隔约一年的上海公演已决定!】
CONNECT FES2017 "XYZ TOUR in Shanghai"
日程:10/3(火)
会場:万代南夢宮文化中心梦想剧场(上海市宜昌路179号)
出演:あらき un:c nqrse みーちゃん luz #XYZTOUR

有人一起吗!!

【XYZ TOUR 时隔约一年的上海公演已决定!】
CONNECT FES2017 "XYZ TOUR in Shanghai"
日程:10/3(火)
会場:万代南夢宮文化中心梦想剧场(上海市宜昌路179号)
出演:あらき un:c nqrse みーちゃん luz #XYZTOUR

星嵐(っ・ω・)っ

【间奏狂魔组】花街上的那份愛情《六》

※請勿代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注意

※難得沒髒話(喂

※估計要年更了(被拖去打

※快去聽un:cピコ新投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買了兩盒創可貼後,un:c又另外多買了些繃帶和藥水,はしやん看著提籃裡的東西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正在考慮要不要買沾藥水用的棉花。

「為什麼要買其它東西……」

「只是先替未來著想而已。」

「啊?」

這人在發什麼瘋,はしやん不解的想著。

採買完後沒去其它地方便早早回家,一回...

※請勿代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注意

※難得沒髒話(喂

※估計要年更了(被拖去打

※快去聽un:cピコ新投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買了兩盒創可貼後,un:c又另外多買了些繃帶和藥水,はしやん看著提籃裡的東西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正在考慮要不要買沾藥水用的棉花。

「為什麼要買其它東西……」

「只是先替未來著想而已。」

「啊?」

這人在發什麼瘋,はしやん不解的想著。

採買完後沒去其它地方便早早回家,一回到家はしやん便自動自發的把採買的東西放到醫藥箱裡並且整理了箱子裡的內容物。

「雖然有點早不過來吃午餐吧?」

un:c靠在門邊看著把藥箱放回櫃子的人,待對方回應後他才離開房間走去廚房準備。

打開冰箱看了下裡頭的材料,把需要的食材拿出來放在桌上,關起冰箱的門才看見待在桌子旁邊的はしやん。

「需要我幫忙嗎?」

「那能幫忙給我一個吻嗎?」

「你想被揍第三次嗎?」

舉起拳頭作勢要揍上來,un:c趕緊制止脾氣一直不太好的人,打哈哈的想要讓那一直舉著的拳頭放下來。

「冷靜點冷靜點……啊、你能去幫我買奶油嗎,好像沒有了。」

「嗯。」

跟人拿了錢後,はしやん穿了外套又出了門。

*

「謝謝您的惠顧。」

跟店員拿了發票並收在口袋裡,はしやん提著裝有奶油的袋子走出超市。

正打算回家去,才剛踏出第一步他卻像是被定住似的僵在原地。

「你好啊,はしやん。」

他緊抓著袋子想轉身就跑,但從暗巷裡走出了另一個人讓他停了下來。瞪大著雙眼,はしやん逃也不是,可不逃也不行,他不想再回到那裡,那個可怕的地方。

「可憐的孩子,放心吧我不會傷害你的。」

老闆娘露出笑容看著他,濃郁的香水味令他覺得想吐。

「你可別忘了當初可是你爸爸把你賣給我的。」

はしやん咬著牙,儘管想逃他也不見得能對付身後的保鏢,面對眼前的女人,他想起了無數的惡夢。對方靠近他幾步,用塗了指甲油的手指抬起他的下巴輕描淡寫地開口:「只要把錢賺足了就會放你走了。」

「把我當搖錢樹的妳才不可能會讓我走吧?」

帶有諷刺性的衝著對方笑,はしやん揮開女人的手後立刻往旁邊跑,為了不被人襲擊他一直往大街跑。

閃躲著路人,他時不時回頭看人有沒有追上,然而卻在下一秒——

「什麼……唔?!」

從暗巷裡伸出的手抓住他並將沾了藥的布遮住他的口鼻。

在他失去意識之前他聽見了宛如地獄般的聲音。

「我抓到人了。」

*

有時候他總認為自己的命運很坎坷。

但只要一想起有關un:c的事,他卻又覺得其實沒他所想的那麼糟糕,只是和普通人相比之下差了一點罷了。

而每次只要一這麼想後,他就會一次又一次的體會到他其實喜歡un:c這件事。

儘管他再怎麼任性、怎麼固執,對方都能笑笑的大方接受並且說了喜歡他這種話,要是他能早點承認這份感情的話……

はしやん帶著還有些暈眩的感覺醒來,鼻腔充斥著滿滿男人的腥味,還好他還沒吃任何食物否則他可能會立刻全數吐出來。

儘管躺了好幾年,他仍然無法習慣妓院的床鋪,每次醒來他都覺得腰酸背痛,手揉了揉還有些迷糊的腦袋,聽見響亮的金屬聲他這才發現手腳都被人銬了手銬。

「這是什麼惡趣味啊……」

曲起身子,はしやん感到不安的環顧四周,明明是看慣的景色現在卻讓他呼吸有些困難,況且手腳還被人上銬,這下他該如何反擊那些想上他的男人?

一想到可能會被如何對待,はしやん打了冷顫。

正想著該如何逃跑,一個穿著黑西裝的保鏢進了他的房間將他的手銬解開,はしやん以為對方是想幫助他脫逃,但下一秒對方卻將他的雙手放到背後並且把手銬銬上。

「你要做什麼!」

「老闆娘吩咐我要把你帶到表演會場去。」

「什……不要、我不要去那裡!」

雖然沒親眼見過,但聽別人說過那裡比在接客的時候還更像地獄,男人們每個都像野獸般,一開始會先開放讓所有人競標,而得標者可以自行決定要把人帶回去,還是就這麼讓所有人都滿足自己的慾望;要是被人帶走倒還好,最可怕的是面對所有人的時候,一個接著一個,完全沒有喘息的時間。

這讓他想起偶爾總會看見裸著身子,身上混雜著各種液體的人被抬走。

內心的恐懼又增加了不少,然而抓著他的人卻說著相當殘酷的話。

「在這種地方由不得你說不。」

*

un:c看著時間逐漸流逝,內心的恐懼就逐漸的被放大。

自從はしやん出門過了一小時開始他就感到不對勁,無奈對方沒有手機,在客廳不斷徘徊至少三十分鐘後他就耐不住性子,穿了鞋子便跑出門。

把はしやん可能會去的地方都找過一遍後,他來到離公寓不遠的超市詢問店員。

「我記得他走出去後跟一個女人在說話,我想說應該是在聊天但之後那位小哥卻突然跑走了。」

「他往哪跑了?!」

「好像是大街的方向……」

「謝謝你!」

跑出超市,緊接著un:c跑到街道上,在來來往往的人群裡他始終找不到はしやん。

隨意走了幾個地方,直到他看見地上的袋子,他將袋子拿起來才發現裡面裝著被摔得失去原本長方形狀的奶油。

難不成……?!

un:c內心裡最不希望發生的事貌似真的實現了。

——TBC

※前篇→12345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原本以為沒人在看就不打算更新了😂(被拖走

讓大家久等了_(:3 」∠ )_

一直出現日常也很無聊該來點起伏了,這麼想著於是就讓橋橋被綁架了(被拖走

之後會開筆電放前幾篇的連結,這樣大家就不用再去一篇一篇的翻了

也可以善用文章懶人包喔😄

話說un:cピコ新投帥炸(躺平

以上!

這裡星嵐,下次見😊(tag又是你

星嵐(っ・ω・)っ

【间奏狂魔组】只是放個閃

※請勿代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注意

※復建用

※標題廢_(:3 」∠ )_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給你三十秒解釋現在這個狀況。」

はしやん瞪著眼前的人,兩人都因為蓮蓬頭不斷噴灑出水的緣故而弄濕了身子。

說是不小心那就算了,最糟糕的狀況是被人故意拉進浴室甚至被禁錮在牆面,即便是想逃他也沒有過多的蠻力能把牆打穿。

「啊……不是都有這種場景嗎?把人拉進浴室裡做些糟糕的事。」

un:c頂著一頭濕透的金髮,赤色的雙眼看著矮自己一截的戀人,嘴...

※請勿代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注意

※復建用

※標題廢_(:3 」∠ )_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給你三十秒解釋現在這個狀況。」

はしやん瞪著眼前的人,兩人都因為蓮蓬頭不斷噴灑出水的緣故而弄濕了身子。

說是不小心那就算了,最糟糕的狀況是被人故意拉進浴室甚至被禁錮在牆面,即便是想逃他也沒有過多的蠻力能把牆打穿。

「啊……不是都有這種場景嗎?把人拉進浴室裡做些糟糕的事。」

un:c頂著一頭濕透的金髮,赤色的雙眼看著矮自己一截的戀人,嘴裡說著和外表相差極大的話。

要是有誰會覺得這傢伙可愛,那他肯定要戳破那個人的幻想。

對,這只是幻想,這傢伙根本是惡魔,はしやん心想著。

「表情很恐怖喔はしやん。」

「我只是在想你怎麼還不去死。」

他真恨不得把人丟進冰水裡冷死。

*

事情的源頭是這樣的。

はしやん接到un:c打來的電話是在早上的時候。

「啊?要我去你家?」

はしやん手撫摸著小貓的下巴,另一手拿著手機跟人通話。想也不用想這個傢伙肯定在打什麼很不好的主意,但面對那故意裝出可愛嗓音的人,はしやん也只能無奈的和對方說句待會到便把電話掛斷。

「看來今天沒辦法陪你玩了,梵天丸。」

揉著小貓的頭,小傢伙只是喵喵喵地叫著像是在回應飼主,水汪汪的大眼直盯著はしやん,被這一幕萌得突然不想出門。

不過最後他還是留小貓在家出門了。

到了un:c和友人的住所,跟人打了招呼後就被un:c以朋友要待在客廳別打擾他為由推進了他自己的房間。

一進房間就被人拉到床上坐著,而un:c則是趴在床上抱著はしやん。

「……你在幹嘛?」

「はしやん充電。」

「你叫我來只是為了這種小事?」

看著抱著他的人,はしやん已經握好拳,蓄勢待發的樣子。

「當然不是。」

un:c坐直身子,下了床從書櫃拿了幾本書後又回到床上,將手上的書本分開放在床鋪上,はしやん這才看清楚他拿了什麼書。

他自己的小說。

「我全都看完了,寫得很好呢。」

「呃、嗯,謝謝。」

「有幾個地方我很喜歡,我看看……啊、這裡。」

un:c翻閱著其中一本,接著靠到はしやん身旁指著書上的內容。

「這裡啊……我自己倒是喜歡這一段。」

「那段我也很喜歡喔。」

「對了,能幫我簽名嗎?」

「哈啊?我還沒那麼有名啊,這簽名不值錢吧,而且這對其他人不公平。」

「不然——當作是男朋友特權?」

「你怎麼不去死。」

最後他還是替人簽了名。

邊簽邊碎碎念著,蓋上筆蓋把書交給un:c的時候,對方一把抓住手腕將他拉了過去,書也被放到了一旁。原本想責罵對方的嘴也在下一秒被人給堵住,un:c另一手壓著他的後腦,舌頭輕而易舉的闖進嘴裡掃蕩一番。

「唔嗯……你這、混蛋……」

在人缺氧之前先行退開,順帶牽出一條銀絲。

「吶,はしやん要不要玩點更刺激的呢?」

要是可以他真的很想踹死眼前的人。

*

於是在不斷掙扎卻又怕吵到別人,はしやん硬是被拉進浴室裡,也造就現在這個狀況。

不顧友人就待在客廳,un:c的手不安分地伸進はしやん已經濕透的衣服底下,為了不讓對方有機可乘他把腳卡進對方的雙腿之間,甚至是用膝蓋去頂弄某個地方。

「等……死狗、停下來……!」

はしやん推著un:c肩膀,但人始終沒被他推開過。

「喂……un:c你不會真的要……!?」

「un:c?你在洗澡嗎?」

はしやん聽到的一瞬間立刻閉起嘴巴,但對方似乎不想讓他如願,手把上衣掀起來後繼續不安分的遊走著,一時之間也不急著要回應友人。

「un:c?你在裡面嗎?」

為了避免發出聲音,はしやん只能捂著嘴,不斷使眼色要人趕緊回應還在外面的友人。

「我在,剛剛はしやん不小心把飲料打翻在我身上。」

un:c邊說邊笑笑的看著眼前正在瞪他的人。

「欸?不要緊吧?」

「沒事沒事,已經處理好了。」

「那就好,對了我要先出門一趟,就麻煩你們看家囉,晚上就回來。」

「路上小心——」

待對方出門,un:c捏著はしやん的腰打算繼續卻不料眼前突然出現拳頭。

*

「還真是不留情……」

un:c揉著鼻子,在被人揍後,はしやん把水關掉完全不想管他死活似的走出浴室。

「那是你活該,還有為什麼我沒有褲子啊!」

為了不讓人感冒,un:c借了衣服讓對方換上並等濕透的衣服乾,但他卻沒拿褲子讓人換。

「因為長度不合。」

「這是藉口。」

「因為這樣很可愛。」

「去死!」

不想多跟人廢話,はしやん放棄跟人溝通便坐在床上遠離un:c,只要對方一有靠近的打算他就會舉起拳頭趕人。

既然沒辦法靠近,也不能坐在床上,un:c只能摸著鼻子坐在地板靠著床邊,頭髮還滴著水,手拿毛巾把正在滴水的地方隨意擦拭著。

「真搞不懂我今天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好像都幹了些非常沒意義的事。

「當然是為了培養感情啊。」

「什麼鬼?」

「難道はしやん都沒有想要多增進感情嗎?」

「完全沒有。」

「真掃興——我可是一直都想跟はしやん待在一起喔。」

趴在床邊,un:c看著盤坐在床鋪上的戀人,不自覺伸出手像是在等對方來牽住似的。

「奇怪的傢伙…」

而はしやん也真的如自己所想把手搭了上去,牽著對方的手,un:c滿足的抬起眼——

「啊、好景色。」

「變態去死。」

這次換腳踹在臉上。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久違的间奏(๑´ㅂ`๑)

趁放假多更新點,不然之後有段時間沒辦法更新那麼多

太久沒寫有點詞窮_(:3 」∠ )_

這應該不會被屏吧?!沒什麼疑似開車的字眼應該沒事吧😰

是說un:c今天要投稿喔(っ´ω`c)

以上

這裡星嵐,下次見😄(tag彩蛋

izuku

有毒的单曲循环歌曲~
md前奏秒杀果断单曲循环~

有毒的单曲循环歌曲~
md前奏秒杀果断单曲循环~

枳棠棠

【腹话遊】已经变成了大家庭但仍然没有标题


【7】
#(插科打诨一章)这一章可能不再局限于腹话和遊………
   腹话从楼下回来,面色不妙。遊怀疑地看了看腹话,确认他真的是在烦心。
  “怎么回事?”
  腹话二话没说从卫生间掏出一条抹布来。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你这是要做家务?”遊一脸不可思议。
  “底下贴的告示……周末宿舍大检查……”腹话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不合格是要扣学分的………”
  “………”
  如果说大学中有三个字能让男人听了会沉默,女人听了会流泪,那大概没有比『扣学分』更为合适的了。
  半学期相处下来多多少少磨出来的默契,遊也沉默着把拖...


【7】
#(插科打诨一章)这一章可能不再局限于腹话和遊………
   腹话从楼下回来,面色不妙。遊怀疑地看了看腹话,确认他真的是在烦心。
  “怎么回事?”
  腹话二话没说从卫生间掏出一条抹布来。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你这是要做家务?”遊一脸不可思议。
  “底下贴的告示……周末宿舍大检查……”腹话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不合格是要扣学分的………”
  “………”
  如果说大学中有三个字能让男人听了会沉默,女人听了会流泪,那大概没有比『扣学分』更为合适的了。
  半学期相处下来多多少少磨出来的默契,遊也沉默着把拖把对向了厨房。
  “日曜日?”
  “对。”
阴云覆盖在整个男生宿舍上空。
遊对自己的房间还是比较有自信的,稍作整理就是标准的学生房,只是……
命运的日子最终要来到。腹话难得地早起,最后检查了一遍宿舍各处都没有什么问题。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腹话和遊站在门口,屏息凝神。腹话伸手打开被擦得干干净净的大门。
  “呦,我来了。”一条腿刚跨进来的来人先声夺人。
  “………”腹话的表情僵了。
  “干嘛啊傻站着,还不赶紧让我老子检查你宿舍啊?”来人一副『这里是老子地盘』的模样。
  “怎么是你啊!!”腹话终于绷不住了,“说好的学生会呢?你小子?”
  来人则鼻子朝天把脖子上的检查证和登记表在腹话面前晃了晃。
  “看见没,有学校盖章的,我的名字看见没,我足首,是宿舍检查员,而你,就是一个要看我脸色的…”
遊在腹话背后嚼舌头:“这人你认识?看起来不像什么正经的…?”
  “你这证…保卫科发的?”腹话一脸怀疑。
  “行行行,”足首把大门一关,一脸得意,“今天男生宿舍检查本来包给保卫科了,但是刚好那几位年纪大了各种理由就都来了,就给我们签了证。”
  “我就说……”腹话刚想说些什么,一看到他手中的登记表,又把话咽了回去。学分……就是命根……忍耐……要忍耐……
>>>>>>>>>><<<<<<<<<<
另一边,从一楼开始的检查也是如火如荼。
  luz被破门而入的不速之客吓得一口早茶喷了出来。
  “查房了查房了!!”
  “……啥?”luz一脸懵逼地看着来人越靠越近。
  “行了大班长,有什么违禁物就坦白交代呗!”黄毛的男子一脸贼笑(?)。
  “等,等下un:cさん……”luz似乎才找回魂来,“宿舍检查是今天?!”
“……”un:c与luz尬视三秒。
“你检查就没问题了啊!”luz打了个响指。
“哎,瞧您这话说的啊班长……”un:c的手指在空中打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圈。
  “期末数学给你抄啦。”
  “好嘞!!”un:c利索地在表上画下全A,笔尖又突然顿了一下,指向一边紧闭的卧室门,“あらき人呢?”
“这个嘛……”luz指了指上方,“大概是nqrseくん那,也有可能是ピコさん那,实在不行找りするさん……”
  “行行行我就问一句……”un:c嘴角抽动地退了出去。
  这查房……也没有想象的难嘛。un:c一边敲门一边想,等会要不要把krad也拉来帮忙呢?

TBC
【简单初期设定】
申请来的公寓宿舍有十层,每层四套房,即每层只有八人。
顶层的『1001』是腹话和遊
隔壁『1002』是擬声和(?)
『702』是ATR的两人
『504』是甘党加湿器
『403』是赤ティン和灯油(后来婷婷就搬出去了…?)
『301』是nqrse和sou
『303』是un:c和kradness
『101』是luz和老苹果(あらき)
嗯………以后再补充……

祭秋er

【间奏】所以说一个男友力能搞定的事为什么要拖这么久啊?

#梗源: @国王传染症候群 

#甘党有

#oocbug私设慎,勿带三,段子流

---

天月:はしやん你真的不想试试吗???

发出信息后,天月还附带了一个表情,最后终于忍不住悄悄地笑了起来。

伊东歌词太郎看着憋笑到肩膀一颤一颤的天月,好奇地看了过去。

注意到了恋人的目光,天月忍着笑朝他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与此同时,受到信息的はしやん不禁陷入了沉思。

反攻什么的,天月其实只是你想看戏吧?

不然为什么自己不去做呢?

叹了口气,はしやん把手机锁屏。

不过,被他这么一说还真想试试啊。

-

“嘿!”un:c笑嘻嘻地扑在了はしやん的后背上。

はしやん被吓...

#梗源: @国王传染症候群 

#甘党有

#oocbug私设慎,勿带三,段子流

---

天月:はしやん你真的不想试试吗???

发出信息后,天月还附带了一个表情,最后终于忍不住悄悄地笑了起来。

伊东歌词太郎看着憋笑到肩膀一颤一颤的天月,好奇地看了过去。

注意到了恋人的目光,天月忍着笑朝他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与此同时,受到信息的はしやん不禁陷入了沉思。

反攻什么的,天月其实只是你想看戏吧?

不然为什么自己不去做呢?

叹了口气,はしやん把手机锁屏。

不过,被他这么一说还真想试试啊。

-

“嘿!”un:c笑嘻嘻地扑在了はしやん的后背上。

はしやん被吓了一跳,连忙回过头,问:“怎么了?”

“没什么啊,”un:c一脸无辜地看着はしやん,“在看什么?”

没有那你还吓我!はしやん不禁在心中腹诽,“没看什么啊…”说完,眼睛有点躲闪。

“那你躲什么啊。”明明是疑问句却用了陈述句的语气。un:c干脆坐在はしやん旁边,双手环住他。

はしやん没说话,稍稍挣扎了一下。

un:c默默收紧了环着自家恋人的手臂,然后一头金毛在はしやん的颈窝蹭了蹭去。

はしやん被他蹭的笑了起来,然后推了推他笑道:“你先放开。”

un:c只好满心不愿地放开はしやん。

没想到下一秒,はしやん就掰过他的脸,亲了上去。

un:c被袭击吓了一下,但很快又眼眸含笑,夺回主动权。

双唇分离银丝交缠。

看了看手机,un:c揉了揉はしやん的脑袋,笑道:“我先去给你做午饭,旁边有零食,你要是饿的话可以先吃,别吃太多。”

はしやん乖巧地点点头,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笑问:“你这么宠我,什么时候能让我在上面?”

un:c愣了愣,随后调笑:“那不如现在来试试。”

几分钟后,はしやん不禁对自己的提议产生了巨大的疑惑。

所以说换的只有姿势吧!

还没等他想太多,un:c就亲了上来。はしやん迷迷糊糊只想到:算了,无所谓了。

反正明天看un:c一脸愧疚地给自己擦药、嘘寒问暖也是挺好的。

毕竟对方男友力太高,也是没办法嘛。

-end

我觉得我写不出那个点,我的错(遁(。


竹子(弥音)

间奏狂魔組/Bartender 01

间奏狂魔組/Bartender 01

※勿代三,很重要×3
※中長篇連載(?),每一篇都短短的(?)
※私設注意
※作者腦洞下的產物,大寫的OOC(#
※初始設定為調酒師un:c(22)×高中中輟生はしやん(18),日後可能再稍微更改
※本人沒有去過酒吧也沒有調過酒,如有錯誤歡迎指正(=^・ェ・^=)

以上。不適者請按右上叉叉離開,謝謝。
---------------------------------------------------------------------------
01/Compromise&Fino Sherry

看著明顯有些呆掉的金髮男人,はしやん在心...

间奏狂魔組/Bartender 01

※勿代三,很重要×3
※中長篇連載(?),每一篇都短短的(?)
※私設注意
※作者腦洞下的產物,大寫的OOC(#
※初始設定為調酒師un:c(22)×高中中輟生はしやん(18),日後可能再稍微更改
※本人沒有去過酒吧也沒有調過酒,如有錯誤歡迎指正(=^・ェ・^=)

以上。不適者請按右上叉叉離開,謝謝。
---------------------------------------------------------------------------
01/Compromise&Fino Sherry

看著明顯有些呆掉的金髮男人,はしやん在心裡偷偷竊笑。

雖然自己的確是個打劫的,但這傢伙的反應未免也太蠢了吧。

「喂!聽到了吧?把錢交出來。」はしやん裝兇狠似地瞪了男人一眼。

「呃…我好歹也算是幫了你一把?」男人困擾地搔頭。

「……好吧。那不然你請我吃飯,之後我們就互不相欠?」はしやん想了想,又再加上一句,「我還要喝酒。」

沒錯,其實はしやん只是想要蹭個宵夜吃……。

「行!」男人爽快地答應。

但下一刻,男人忽然露出驚訝的表情張大著嘴,「等等!你、你18歲了!?」

「廢話!」はしやん咬牙切齒地瞪著那個男人,「我今年剛滿18。」

「…因為你看起來很幼齒啊。」

「……」於是はしやん朝金髮男人揍了一拳。

「抱歉抱歉…可真是手下毫不留情啊……」un:c吃痛地揉揉自己的肚子。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我叫un:c。」

「はしやん。」はしやん邊在心裡想著“這傢伙的名字真怪啊”邊說出自己的名字。

「那就請多多指教啦,はしやん。」

「嗯。」

*

推開微重的門,裡頭左邊有著吧檯,右邊則是一些沙發椅和桌子。泛著暖黃色的燈有些暗沉,照耀著店裡,充滿著溫暖的氛圍,裡頭幾團人坐著談天說笑。一旁擺放著鋼琴,但是卻沒有人在彈。估計是個鋼琴酒吧。

「酒吧?」はしやん看著un:c。

自己不會是被這傢伙看上了吧?……灌醉我之後就帶我去旅館什麼的……不,這哪有可能。

はしやん晃晃頭腦拍拍腦袋,想把腦子內奇怪的想法拍出去,殊不知一旁的un:c正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這是我們老闆的店,也是我工作的地方。我是調酒師。」

「……調酒師?」はしやん的反應有些慢。

un:c看著はしやん露出微微地驚訝的表情,愉悅地微笑了下。

「對……別這樣看我,我的技術可是一流的。」un:c笑了笑,接著領著はしやん走到吧檯前的高腳椅坐下,而un:c則是走進吧檯裡。

un:c和目前正在上班的調酒師說了幾句話,那位調酒師便轉身離開工作崗位。

「先喝點什麼?」

「嗯…你有什麼推薦的嗎?」

「我想想……。」un:c轉身拿過一瓶酒,將酒由左手傳至右手。他左手托住瓶底,右手扶著瓶頸,45度角將商標面向はしやん,「血腥瑪麗?基酒是伏特加。你看看這瓶行不?」

「好。」はしやん草草飄過一眼,老實說他根本無法分辨酒的好壞。

TBC.
---------------------------------------------------------------------------
日安。
這裡是彌音。
其實原本沒有想更新的,但是因為40fo了,於是想把這當作小小的賀文。
謝謝大家的關注,非常謝謝大家,有你們我才能走到現在。
不過因為要考大考的緣故,近一年內不會再更新了。但是我偶爾還是會上來看看的。

謝謝大家∪・ω・∪

祭秋er

【间奏】段子合集

#这对想写很久了,每个段子都是独立的

#oocbug私设慎,勿代三

#我超——喜欢这对的就是好冷啊(。

---

01.

“该起床咯,はしやん。”un:c走到窗台前面,拉开窗帘。

温暖的阳光一下子就照了进来,投在地板上打出一片光源。

はしやん扯着被子往上拉,假装听不到。


“快点啦,”un:c走过去,和はしやん开始了抢被子大战。

终于,はしやん像是忍不住一般稍稍睁开睡眼,狠狠地瞪了一眼一大早就叫他起床的un:c,不爽地开口:“...un:c你脑子有洞?...现在才几点啊?”

un:c笑得灿烂:“六点。”

はしやん简直想给他翻个白眼,但鉴于自己现在困的要命也就只...

#这对想写很久了,每个段子都是独立的

#oocbug私设慎,勿代三

#我超——喜欢这对的就是好冷啊(。

---

01.

“该起床咯,はしやん。”un:c走到窗台前面,拉开窗帘。

温暖的阳光一下子就照了进来,投在地板上打出一片光源。

はしやん扯着被子往上拉,假装听不到。

 

“快点啦,”un:c走过去,和はしやん开始了抢被子大战。

终于,はしやん像是忍不住一般稍稍睁开睡眼,狠狠地瞪了一眼一大早就叫他起床的un:c,不爽地开口:“...un:c你脑子有洞?...现在才几点啊?”

un:c笑得灿烂:“六点。”

はしやん简直想给他翻个白眼,但鉴于自己现在困的要命也就只是重新抢过被子打算睡个回笼觉。

被无视的un:c瘪瘪嘴,半个身子趴在了はしやん身上。

はしやん尝试动了动,发现完全被压制的死死的也就放弃了,继续睡觉。

就这么僵持了几分钟,un:c终于动了动。

跨坐到はしやん身上,捧着他的脸。

はしやん睁开眼睛看了看un:c,又飞快闭上。

un:c俯下身,在はしやん的耳边轻轻呢喃着:“はしやん你再不起床,我就要亲你了。”

はしやん没有反应。

un:c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直接低下头亲了下去。

被突然的袭击吓了一跳的はしやん睁大眼睛,想推开un:c,奈何力气又不够他大。

等到un:c放开后,はしやん早已清醒过来了。

“早安。”un:c笑得一脸温柔。

“...早。”はしやん觉得自己脸有点烫,但还是瞪了他一眼以报起床之仇。

-

02.

はしやん看着手机屏幕天月刚发来的信息。

天月:はしやん!!你知道圣诞节为什么要在檞寄生下亲吻吗?

想了想发现自己只记得是个故事,はしやん把头转向身旁刷推特的un:c:“圣诞节为什么要在檞寄生下亲吻?”

un:c放下手机,想了想,说:“好像是个传说吧,问这个做什么?”

“天月问的。”

“诶我记得这个故事好像还挺长的?”

“那你要不讲讲吧,”はしやん趴在椅背上,“反正现在也挺无聊的。”

“可以啊,不过...”

“不过?”

“你要先亲我一下。”un:c朝はしやん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

“滚。”

“诶诶诶为什么!!我亲你也行啊!!”

“滚!!!”

“咦咦咦?!?!”

这边打闹的两人很快就忘记了刚才的问题。

天月:“所以说到底为什么啊?”

-

03.

“はしやん?”un:c抱着はしやん,将脸埋在他的肩窝里。

“嗯?”翻着新出的漫画,はしやん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别看漫画了,陪我一下嘛。”难得用了撒娇的语气,un:c抱紧了はしやん。

“我现在不就是在陪你吗?”はしやん继续翻着漫画。

un:c不开心了,然后他一把抢过了はしやん的漫画扔到床头柜上。

被抢走漫画的はしやん转过头,皱着眉头问:“你怎么了?”语气满是不爽。

“陪陪我啊。”

はしやん想了想,说:“那你想要我怎么陪你?”

“不知道啊。”

“...”

はしやん看了看un:c,想了想对准嘴角凑上去亲了一下。

?!?!un:c怀疑自己在做梦。

“喂你那是什么反应啊…”看着满脸惊异的un:c,はしやん倒是面泛微红。

“没什么没什么!”un:c摇摇头,随后眼睛像是发光一样地看着はしやん,“はしやん要不你再亲一下吧让我拿手机记录下这个灵异事件!!!”

“你什么意思啊!!!”

“字面意思!!!”这么说着的un:c脸凑近はしやん。

“你别过来!!!”脸红的はしやん连忙推开un:c,可惜为时已晚。

はしやん超——可爱的!!!看着脸红的はしやん,un:c这么想到。

-end

关于02的传说,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毕竟版本太多了(。


川思雷汛

【歌词翻译】Gemini.——un:c

作词:un:c

作曲:レフティモンスタ

在无人能见的世界里

今夜也做着尽是谎言的梦

每天一直是在和什么在战斗呢?

今天依然是孑然一身

即使背对着的街头上吹拂的风切破嘴唇

也要迈出脚步

stay with me

洒落多少闪烁的泪滴

就给我看几分灿烂的笑脸

即使难看也好 

在那颗星笼罩森林之前 

你可以尽情哭泣

stay with me

纵然是心干瘪枯萎的日子 

我和你也能变得坚强

我一直在你的身边哟 

假如别人伤了你那赤色双眸 

就放声呼唤我吧


“我是自由的”这样激情满怀

逞强却带来无边孤独

动摇的无依之心 

天空...

作词:un:c

作曲:レフティモンスタ


在无人能见的世界里

今夜也做着尽是谎言的梦

每天一直是在和什么在战斗呢?

今天依然是孑然一身

即使背对着的街头上吹拂的风切破嘴唇

也要迈出脚步

stay with me

洒落多少闪烁的泪滴

就给我看几分灿烂的笑脸

即使难看也好 

在那颗星笼罩森林之前 

你可以尽情哭泣

stay with me

纵然是心干瘪枯萎的日子 

我和你也能变得坚强

我一直在你的身边哟 

假如别人伤了你那赤色双眸 

就放声呼唤我吧


“我是自由的”这样激情满怀

逞强却带来无边孤独

动摇的无依之心 

天空的风吹走将它毁坏


stay with me

在繁华之影的缝隙之中

找到了渺小的愿望

肯定能够实现的吧

在那颗星笼罩街头之前

也要用力奔跑

stay with me

纵然染上了悲伤的颜色

总有一天能打起精神吧

做不到也没关系哟 

因为这时虹色的早晨就要来临

即使已经变得破烂不堪了

但从此开始就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就像那坚强盛开的花一般

这笑容正是魔法

stay with me

洒落多少闪烁的泪滴

就给我看几分灿烂的笑脸

即使难看也好

在那颗星笼罩森林之前

你可以尽情哭泣

stay with me

即使是心干瘪枯萎的日子

我和你也能变得坚强

我一直在你的身边哟

假如别人伤了你那赤色双眸

就放声呼唤我吧



_______

歌词:

誰も見えない世界で今夜も 
うそばかりの夢 
いつも毎日何と戦ってんだろう? 
今日もひとり 
背中向けた街の風に 
くちびるが切れても歩くよ 
Stay with me
キラキラ涙の数だけ 
くしゃくしゃな笑顔をみせて 
かっこ悪くてもいい 
あの星が森を包む 
まで泣いていいよ 
Stay with me
カラカラ心枯れた日も 
君と僕は強くなれる 
ずっとそばにいるよ 
赤い目をこすったら叫ぼう 
声の限り 
「僕は自由なんだ」って 
胸を張ってた 
強がりの孤独 
揺れる頼りない心 
空っ風吹き抜けて壊してく 
Stay with me
華やかな影のすき間で 
見つけた小さな願いは 
きっと叶うはずさ 
あの星が街を包むまで走るんだ 
Stay with me
悲しみ色に染まっても 
いつか元気になる日まで 
無理しなくていいよ 
虹色の朝が来るからね 
その時まで 
Stay with me
ぼろぼろになってしまったとしても 
ここからはもう一人じゃない 
力強く咲くあの花のような 
その笑顔は魔法さ 
Stay with me
キラキラ涙の数だけ 
くしゃくしゃな笑顔をみせて 
かっこ悪くてもいい 
あの星が森を包む 
まで泣いていいよ 
Stay with me
カラカラ心枯れた日も 
君と僕は強くなれる 
ずっとそばにいるよ 
赤い目をこすったら叫ぼう 
声の限り 


_______________

本来不应该说什么的,但这是很早很早以前我翻译的了,所以非常青涩,日文水平也不像现在(现在还是完全不能看就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前发在微博上的时候,是请教了人的。这个歌词,都是基友拍下来CD的封面,提供给我的。

助手:K酱
图源:金金
特别鸣谢:横纲 叶隐

↑当时制作名单一样的东西...可惜现在小伙伴们不知去向,再at也不现实了。

在现在的我看来一个歌词能这么大费周折,根本是无法想象的事(捂脸

算是我翻译的处女作...

爱过。(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