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underkeep

1529浏览    35参与
Skellen

填了两个表哈哈哈哈哈哈

p1爱到深处自然黑(大草

p2都是喜欢的au

p3是语c中出现的糖糖新造型

为了和蔓越莓出去约会(?)梳了头并换了发型,是真爱了(??

tag的取舍让我很纠结

填了两个表哈哈哈哈哈哈

p1爱到深处自然黑(大草

p2都是喜欢的au

p3是语c中出现的糖糖新造型

为了和蔓越莓出去约会(?)梳了头并换了发型,是真爱了(??

tag的取舍让我很纠结

微观栗子

我画嗨了

蒸汽之下的猹猹好帅,我i了


我画嗨了

蒸汽之下的猹猹好帅,我i了


鱼狐不是鱼

你们两个半拟人的花怎么这么帅啊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鸡叫了

【在立志画完所有心动花花】

你们两个半拟人的花怎么这么帅啊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鸡叫了

【在立志画完所有心动花花】

柠檬舒

【underkeep】……

*沙雕向结尾

*cp:Gaster x Mettaton

Mettaton在还是个小小的可爱幽灵时就已经登上了王位,陪伴他长大的只有Gaster博士。对他来说,Gaster像老师,又像兄长,既教导他治理国家的方法,又为他设计了符合他审美的机械身体。

Mettaton喜欢在下午茶偷懒的时候悄悄用头发遮住自己的视线,去打量身旁那道修长的黑色身影,在被对方发觉之前立刻收回视线,出神的盯着自己茶杯里浮浮沉沉的茶叶发呆,然后就会被温柔的揉揉他额间的软发。

真讨厌啊,Mettaton心想,他已经是个成年国王了,但是博士似乎还是一直把他当成一个圆滚滚软乎乎的蠢萌幽灵。

Mettaton...

*沙雕向结尾

*cp:Gaster x Mettaton

Mettaton在还是个小小的可爱幽灵时就已经登上了王位,陪伴他长大的只有Gaster博士。对他来说,Gaster像老师,又像兄长,既教导他治理国家的方法,又为他设计了符合他审美的机械身体。

Mettaton喜欢在下午茶偷懒的时候悄悄用头发遮住自己的视线,去打量身旁那道修长的黑色身影,在被对方发觉之前立刻收回视线,出神的盯着自己茶杯里浮浮沉沉的茶叶发呆,然后就会被温柔的揉揉他额间的软发。

真讨厌啊,Mettaton心想,他已经是个成年国王了,但是博士似乎还是一直把他当成一个圆滚滚软乎乎的蠢萌幽灵。

Mettaton曾经认真的询问过Gaster,如何才能不把他当成小孩子,却因为Gaster听到后的失笑表情感到更加羞恼。

Gaster对他说,这种问题只有小孩子才会问出来,大人是无暇思考这些的。

Mettaton咬着笔杆,看着奏折里一成不变的内容,他的国度一向和平且安定,连他想要做一番事业都无从下手,这对他来说真是一份甜蜜的苦恼。

直到有一天,一个人类降临到了这片国度,他出手狠辣,毫不留情,谁如果挡住了他的路,就会顷刻间化身为刀下的灰尘。在遗迹巡逻的侍卫们不敢耽搁,连夜将奏折上报到了Mettaton的面前。

在奏折里,那个人类毫无怜悯之心,就算是见到他躲得远远

的怪物,也会被无情的刷出来杀掉,他像是个天生的恶魔,比起怪物来说,他才是个真正的怪物。

Mettaton嗅着奏折上的灰尘味道,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无法通过感化来善了。他一边吩咐Gaster让科学院着手疏散群众,一边召来所有护卫队的成员决定亲自带领这个队伍走向胜利。

然而当他威风凛凛的穿着战斗的盔甲来到Gaster面前的时候,却看到Gaster只是默不作声的为他脱下战甲,系上披风,摘下头盔,重新为他戴好了精致的王冠。

Mettaton不明白,当天塌下来的时候,第一个承担这一切的人,应该是被臣民们簇拥上顶端的国王。

然而Gaster只是温和的为他打好蝴蝶结,告诉他,撤离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因为在他们的游戏里,士兵可以死,国王不能丢,一旦国王倒下,整场游戏就结束了。

所以哪怕场上只剩下一个士兵,就不会让国王面临险境。

Gaster带着皇家护卫队走了,Mettaton站在王宫的门口目送他们离开,Mettaton有些懊悔当初那个不知足的自己,又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看到了结局。

此时,在遗迹一脸懵逼的人类。

人类:????

人类:开局见老G这他妈怎么玩啊????

人类:(看着自己刚出遗迹的lv3和蜘蛛甜甜圈汽水)

人类:再见再见,删游戏了,拜拜了您内。

Skellen

愿君幸福归来。

--铃兰花语


1p……我觉得我还是乖乖沙雕吧……一点都不好看……还俗气……

2~3p是我一直想画的uk婷√

他真好啊!!温良贤明的君主什么的

最后是我对于epic婷的吐槽√

我喜不喜欢一个au取决于里面的婷婷我爱不爱

愿君幸福归来。

--铃兰花语



1p……我觉得我还是乖乖沙雕吧……一点都不好看……还俗气……

2~3p是我一直想画的uk婷√

他真好啊!!温良贤明的君主什么的

最后是我对于epic婷的吐槽√

我喜不喜欢一个au取决于里面的婷婷我爱不爱

柠檬舒

改了一堆表情包。

嗯……GM大法好……吃一口吧QAQ

改了一堆表情包。

嗯……GM大法好……吃一口吧QAQ

柠檬舒

记一个梗,Gaster博士和Mettaton国王的。

两个人因为对人类的态度和政治的观点截然相反而针锋相对,两个人把对方视为宿敌,都曾经发表过很激烈的言论,最后Gaster输给了有着明星和贤君光环的Mettaton,主动辞职离开了自己的国度选择流浪。

多年以后,Gaster开始考虑自己如果死在了旅途上该由谁来为他收敛灰尘,他思考了很久,发现自己竟然除了Mettaton以外别无选择,最后,他在自己的尸体委托书上签上了Mettaton的名字。

“你不是一直说要将我挫骨扬灰吗,那就自己来收敛我的遗骸吧。”

记一个梗,Gaster博士和Mettaton国王的。

两个人因为对人类的态度和政治的观点截然相反而针锋相对,两个人把对方视为宿敌,都曾经发表过很激烈的言论,最后Gaster输给了有着明星和贤君光环的Mettaton,主动辞职离开了自己的国度选择流浪。

多年以后,Gaster开始考虑自己如果死在了旅途上该由谁来为他收敛灰尘,他思考了很久,发现自己竟然除了Mettaton以外别无选择,最后,他在自己的尸体委托书上签上了Mettaton的名字。

“你不是一直说要将我挫骨扬灰吗,那就自己来收敛我的遗骸吧。”

哪堪殊旅曙色至。

【跟风】王婷的库巴姬梗

#早课前的草稿版,并没有在意任何细节
#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在和Mettaton战斗前

*你接到了Alphys的电话

“我我我知道这时候打电话来很失礼,但我要告诉你我真的为你准备了打败Mettaton的道具,曾经马里奥打败恶龙库巴的神器…!”

*你获得了【王冠】
*你成功地骗对方转身趁他不注意将王冠戴在了MTT的头…嗯,头上

*对方变成了Mettaton EX!而且他似乎是Underkeep的贤君!
* Mettaton EX饶恕了你
*你获得了胜利以及666金!【?】

现实

*你接到了电话,对方是King!Mettaton EX
*他和你说,他再也找不到Alphys了

哪有什么库...

#早课前的草稿版,并没有在意任何细节
#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在和Mettaton战斗前

*你接到了Alphys的电话

“我我我知道这时候打电话来很失礼,但我要告诉你我真的为你准备了打败Mettaton的道具,曾经马里奥打败恶龙库巴的神器…!”

*你获得了【王冠】
*你成功地骗对方转身趁他不注意将王冠戴在了MTT的头…嗯,头上

*对方变成了Mettaton EX!而且他似乎是Underkeep的贤君!
* Mettaton EX饶恕了你
*你获得了胜利以及666金!【?】














现实

*你接到了电话,对方是King!Mettaton EX
*他和你说,他再也找不到Alphys了

哪有什么库巴姬的公主王冠,从来都是你替他加冕为王。

–end

MAPLEKO
underkeep里的鱼姐设定...

underkeep里的鱼姐设定太帅了吧

underkeep里的鱼姐设定太帅了吧

哪堪殊旅曙色至。
生亦何欢死易何优,几个月过去了...

生亦何欢死易何优,几个月过去了,又到了懒癌晚期文手试图画图挣扎的日子,指绘,我的手指好疼【…】然后又把心爱的王婷婷画得吃藕了,好难过…

生亦何欢死易何优,几个月过去了,又到了懒癌晚期文手试图画图挣扎的日子,指绘,我的手指好疼【…】然后又把心爱的王婷婷画得吃藕了,好难过…

柠檬舒

「underkeep」玛丽苏童话

*玛丽苏情节预警

*Gastaton冷cp预警

*超级强烈的ooc预警

*私设如山川大海预警


实验室里的所有人都知道Gaster,不过不是因为他的年纪尚小就成就过人,而是他总是把脸用一个破旧的纸袋子遮起来,据说在很久以前他做实验的时候,由于失败导致脸部裂开异常可怕,然后就突然套上了纸袋子。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不看路就对实验室的路线了如指掌的,似乎没有视力对他来说一点妨碍都没有,或许如果你也每天都把纸袋子套在脑袋上生活,你也会背下来每天的作息运动规律。


例如,实验室的门口到器材的距离只有七步,再往旁边迈一步可以碰到饮水机,咖啡机在饮水机左面的桌子上,只需要把手往大概方向...

*玛丽苏情节预警

*Gastaton冷cp预警

*超级强烈的ooc预警

*私设如山川大海预警


实验室里的所有人都知道Gaster,不过不是因为他的年纪尚小就成就过人,而是他总是把脸用一个破旧的纸袋子遮起来,据说在很久以前他做实验的时候,由于失败导致脸部裂开异常可怕,然后就突然套上了纸袋子。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不看路就对实验室的路线了如指掌的,似乎没有视力对他来说一点妨碍都没有,或许如果你也每天都把纸袋子套在脑袋上生活,你也会背下来每天的作息运动规律。


例如,实验室的门口到器材的距离只有七步,再往旁边迈一步可以碰到饮水机,咖啡机在饮水机左面的桌子上,只需要把手往大概方向一伸就可以碰到它的按钮。


Gaster就像实验室里的一项程序,早就被安排好生活路线,只等待一步又一步的实施。



Mettaton是这里的国王,他只是一个柔软的幽灵胶质,经常来实验室里飞上飞下慰问科技人员,发表演讲鼓励大家,虽然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但是看到一团可爱的粉红圆滚滚飘来飘去的确让大家的心情好了很多,Gaster喜欢在没人的时候偷偷的把纸袋子抬起来一点点看看这个国王,后来为了方便就直接在眼窝那里抠了两个洞。


Mettaton对这个带着纸袋子的小骷髅很感兴趣,实验室里只有小骷髅和他的年纪相仿,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带着纸袋子自卑的缩着身子,远远的看着自己却不说话。


真正的贤君总是体贴入微的,Mettaton尝试着用皇室的礼仪友好地发起对话,虽然最开始小骷髅显得十分拘谨,但是后来就渐渐放松下来了,Mettaton也每每被小骷髅风趣的谈吐逗得咯咯笑,只是每当他尝试着摘下小骷髅头上的纸袋,小骷髅都会吓得一颤,然后抱着实验室的顶梁柱蹭的一下就爬了上去。


或者在Mettaton眼里,那读作“蹿”会更好一些。


Mettaton不明白为什么小骷髅要爬的那么高,但是实验室的所有人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柱子上甚至还挂上了“Gaster专用爬架”这样的标语,后来听别的科研人员说,这是Gaster的应激反应,他曾经在被恶作剧吓到的时候突然一蹿冲天抱着柱子在屋顶呆了一天。


“他会自己下来的,陛下。”


Gaster抱着柱子看着下面的Mettaton,这个粉红色的幽灵团子对他抱歉的行了个礼,然后飘然离开。


Gaster摸了摸自己的纸袋子,里面的脸依旧是破碎不堪的。



Mettaton获得了新的机械身体,他从圆润可爱的粉红幽灵团子变成了高挑漂亮的机械,举止优雅知性,雍容华贵,他越来越接近怪物国王应有的模样,而Gaster随着身体的长大换了越来越大的纸袋子,直到最后直接把垃圾桶套在了身上,相比之下,他所带领的科技阵容成果突飞猛进,人们没有兴趣了解一个皇家科学家具体模样,这和他的科技成果毫无关联,不过的确有各种各样的传言流了出来,例如,一个丑陋难堪长着一张人类脸的可怕怪物。


Mettaton从不介意这些传言,他还是喜欢在闲暇时间来皇家科学院坐一坐,挑一些有趣的事情讲给Gaster。Gaster只露出两个眼窝,一步一步挪到Mettaton的对面缩成一个真正的垃圾桶。


Mettaton陛下是优雅的白天鹅,白天鹅对一切都很有怜悯之心,Gaster觉得这样的日子过下去也不赖,直到有一天,Mettaton必须要择出一位王后。


皇宫里很快就要举行一场别开生面的舞会,所有适龄怪物都会被邀请进这场舞会,Mettaton国王将在里面挑选出一位成为自己挚爱的王后。


Gaster是听自己的助手讲的,当时他正在晃试剂瓶,然后就突然脱手了,腐蚀性的液体溅在了他的垃圾桶上,铁锈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Muffet送走了最后一个怪物小姐,然后高兴的低头点了点钱,前几天Mettaton国王发布了开舞会的消息,她也投其所好的发起了传单,告诉上流社会的名流小姐们,只要给她足够的钱,她就一定会吧对方包装成国王最喜欢的样子,不到三天,她就已经把整个季度的甜点钱都赚的翻个倍。


真希望Mettaton国王可以每天都开舞会。


Muffet把钱放进自己的钱包里,突然发现自己的甜点店外面多了一个脏兮兮的垃圾桶,这个垃圾桶还一动一动的向她挪了过来。


“谁把垃圾桶搬到我这里的?”Muffet向后退了一步。


“……是我,我需要你的帮忙,Muffet。”Gaster从垃圾桶里稍稍露出眼窝看向这个穿着华丽的蜘蛛甜点师,指骨还捏着那张写着改变自己的广告传单,“我真的很不擅长打理自己,所以我来摆脱你帮助我。”

Muffet低头把这位不常出现在公共视野里的皇家科学家打量了个遍,除了垃圾桶以外,她还看不出来什么,她可是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能让Mettaton陛下来吃早点的时候总在她耳边提起。


“你想改变自己,博士,但你首先需要的是钱。”


“这是我的积蓄,你先看一下吧。”

Muffet嫌弃的往垃圾桶里看了一眼,全部都是零零散散的金子,不过已经堆满了整个垃圾桶,看来它们的主人不怎么擅长挥霍。


“勉强算是够吧,博士。”Muffet盖上了垃圾桶,不把话说满是生意人习惯,“看来我要成为第一个看到你真实面目的怪物了。”


Muffet凑到Gaster旁边敲了敲他身上的垃圾桶,还好这个科学家尽管邋遢,但是身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你先把这个垃圾桶脱了。”


Gaster第一次从垃圾桶里出来,他习惯性的缩起身子抱着胳膊站在了Muffet面前,没有遮挡物,空气直接流入他的骨架,冰冰冷冷的让他非常不适应。


Muffet围着Gaster转了一圈,原本高挑的骷髅身体因为垃圾桶的高度被限制拘束,不难看出这幅身体的主人原本身材比例完美,但是硬生生缩成了和垃圾桶相似的高度。


“这张脸还算是耐看,虽然多了两条裂缝而已,我帮你化下妆就可以了。”Muffet用语言安慰了一下这个因为面部极其不自信的骷髅,虽然她觉得那两条裂缝裂得并不难看,“不过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你的脏兮兮的睡裤给老娘脱了!”


“把你的白大褂也脱了,交给我的蜘蛛小弟们……算了算了,直接扔掉好了……”

“那是实验室的定制服。”


“……也对,我忘了你毕竟是个科学家嘛,别扔了,去给我洗个十遍,用香水熏完了再拿回来。”


“挺胸,抬头,你看,博士站直了不是挺高的吗,腿也很长,这么好看的骨头架子被你糟践成这副样子,真是让我看不下去啊。”


“就这样,贴着墙站着,顶着我的蜘蛛甜甜圈,亲爱的,如果你动一动就会被我的小宠物吃掉哦。”


Gaster单立起一只脚低头把甜甜圈放进烤箱,根据Muffet说,这是为了让他在分心的时候也能保持舞步平稳,但是他觉得这明明只是在后厨帮忙而已。


Gaster抬头看了一眼日历,还有三天,舞会就要开始了。



王宫的舞会是向所有适龄怪物开放的,还会有免费的糕点下午茶提供,所以刚刚开始怪物便络绎不绝,Mettaton国王的出现更是全场的焦点,他彬彬有礼的向臣民们致以问候,宛若白天鹅的脖颈低垂下来更是令人倾慕,上流社会的小姐们也都一一提裙行礼,谁都知道这场舞会的举办目的是什么。


Mettaton向大厅门口看去,迟迟没能见到记忆里的那个垃圾桶,让他有点内心不安,他心里有个垃圾桶,虽然目前看来,大臣们不太接受这样的王后,不管是性别还是性格还是其他因素,尽管他也一直回避着,但是现在还是被迫安排了。


如果那个垃圾桶在的话,Mettaton想,他会毫不掩饰的走过去抱住他,然后向大家宣布,他已经心有所属。尽管可能会被拒绝,也会遭到臣民的反对,但是那些都不重要了,


可是如果那个垃圾桶不在的话,这一切自然无从下手。


Mettaton婉拒了每一个向他搭讪的怪物小姐,一个人走到舞会的休息区端了一杯酒,酒是涩的,和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您好,请问我能有幸邀请您共舞吗?”

Mettaton抬头,看到了一个身着黑色礼服的年轻骷髅,他面带微笑向Mettaton伸出手来,脸颊上的伤痕对他来说不是瑕疵而是装点,胸前别着一只玫瑰花,上面趴着一只漂亮的金色蜘蛛,耀眼十足,颜色也是他最喜欢的金色和红色,Mettaton愣了一下,除了眼前一亮,他还不记得他的王国里还有其他的骷髅存在。


这应该是臣民眼里另一只配得上国王身份的黑天鹅。


Mettaton弯起眸子提了唇角回应了对方的笑容,礼节性的轻轻俯身向对方歉意的回礼,“抱歉,我在等人。”


这个骷髅得到回复的时候怔了一下,伸出的那只手停在空中半响才慢慢放下,“抱歉,陛下,我失礼了。”


Mettaton点了点头便不再说什么,只是继续向大厅外的方向看去,仍然有很多鲜活漂亮的贵族小姐们涌进来,Mettaton觉得自己已经很能隐藏情绪,但是还是会在手足举动之间透出些焦虑来,面前的骷髅早已离开,他却忍不住生出几丝烦躁来。


Mettaton想要抓一抓自己的头发,但是他是国王,不能做出任何失礼的动作。



等到舞会结束后,Mettaton来不及向臣民们致告别辞便径直快走向科学院的方向,他知道Gaster的作息,这个时间对乖宝宝们来说已经是入睡的时候,但是对Gaster来说才刚刚开始,Mettaton觉得心中郁结,他想要不顾皇家礼仪而发一场火,更想询问一下Gaster不来参加舞会的原因。


尽管他明白他没有任何立场去询问这件事情,这对他来说更像是一场单相思。


科学院的实验室里只点着一盏灯,昏昏暗暗的,还隐约传出来爆炸的声音,Mettaton提着一盏灯走了过去,却看到原本应该被穿在身上的垃圾桶被甩了一地,坐在Gaster位置上的是一个面孔熟悉的骷髅,他穿着带着香气的实验服正在将手里的液体滴到另一个培养皿里,神情专注,只是滴上去的一瞬间,培养皿又发出了爆炸一般的声音。

“……”Mettaton刚开始有些错愕,然后很快把自己的表情调整好,他倒是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成了现在这副样子,面前的骷髅似乎太专注手头的东西,等到看到了Mettaton的时候,第一反应,居然是直接掀开实验服的下摆遮住了脸。

Mettaton看着为了遮住脸不惜把腰椎露出来的Gaster,忍不住伸手替他扯下下摆,好笑地拨弄开他的手指,“我看起来很可怕吗?刚刚你邀请我跳舞的勇气都去哪里了啊?”

Gaster用袖口挡住了自己脸上的裂痕,即使是被Mettaton拒绝的时候也没叫他觉得如此难堪,“……我已经把Muffet抹在我脸上的东西都擦掉了,如果你可以……等我再去找她涂一遍。”


Mettaton笑着把握着的手紧了三分,胸口生的闷气消散得干净后,他的确心情大好,“我很喜欢现在的您,博士,已经不需要再过多的修饰了。”


“我……我很高兴听到这些,陛下。”Gaster抬起眼窝看着Mettaton,却被轻轻的亲了一下。


恰好是裂痕的位置。

“你该更自信一些,博士,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你的身份,我不会拒绝你的邀请。”



后来就像所有玛丽苏童话故事里的那样,两个人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只不过Gaster依旧有着紧张爬柱子的习惯,皇宫里的柱子很粗,质地很滑,但是还是Gaster仍然可以轻松的爬到最上面,不过这些已经不算什么了。


Mettaton把童话书合了上来,忍不住笑了起来,童话是虚构的,况且这也只是童话里他和Gaster博士在一起的无限可能中的一种,但是只要是童话,最后一定会是圆满的结局。


人形自走少女空
腿进度…偷偷摸摸悄悄咪咪

腿进度…
偷偷摸摸悄悄咪咪

腿进度…
偷偷摸摸悄悄咪咪

柠檬舒
感谢@一碗糊糊 产粮qaq 这...

感谢@一碗糊糊 产粮qaq 这对实在是太冷了qaq

你们吃一口吧qaq。

感谢@一碗糊糊 产粮qaq 这对实在是太冷了qaq

你们吃一口吧qaq。

哪堪殊旅曙色至。

梗源图,今天晚上QQ爆炸红感叹号实际上只是显示问题

# Underkeep
# 国王 x 博士 ( METTATON x GASTER)

Gaster:陛下这是科研院这个季度的报告。

Gaster:陛下您能看到吗?

Gaster:网络故障发不出去了?

Gaster:…Emmmmmm

Gaster:陛下,您今天早朝打瞌睡的样子我看到了。

Gaster:说实话你的花茶苦得要死真心不好喝

Gaster:你一个大老爷们身为国王还天天穿着粉红色是少女心满溢吗

Gaster:哎…真的是

Gaster:太可爱了

Gaster:我和你讲

Gaster:我怎么就那么喜欢你呢

Mettaton...

梗源图,今天晚上QQ爆炸红感叹号实际上只是显示问题

# Underkeep
# 国王 x 博士 ( METTATON x GASTER)

Gaster:陛下这是科研院这个季度的报告。

Gaster:陛下您能看到吗?

Gaster:网络故障发不出去了?

Gaster:…Emmmmmm

Gaster:陛下,您今天早朝打瞌睡的样子我看到了。

Gaster:说实话你的花茶苦得要死真心不好喝

Gaster:你一个大老爷们身为国王还天天穿着粉红色是少女心满溢吗

Gaster:哎…真的是

Gaster:太可爱了

Gaster:我和你讲

Gaster:我怎么就那么喜欢你呢

Mettaton:?

九歌魚
摸一下UnderKeep! S...

摸一下UnderKeep! Sans的魚

只是想了一下他會不會變魔術之類(


摸一下UnderKeep! Sans的魚

只是想了一下他會不會變魔術之類(


哪堪殊旅曙色至。

【改词】但是你没有

# Underkeep 博士 x 国王 ( Gaster x Mettaton)
#改词梗源 But You Didn't

记得那天,我借用你的实验仪器做糖浆汽水
我熏焦了它
我以为你一定会狠狠批评我的
但是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拖你去瀑布看回音花
而它真如你所说的下了雨
我以为你会说“我告诉过你”
但是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在你的实验报告上泼翻了金色花茶
我以为你一定会厌恶我的
但是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像明星一样和所有怪物谈笑风生,唯独冷落了你
我以为你一定会离开我
但是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忘了告诉你皇室加冕典礼上是要穿礼服的,而你却穿了最普通的白大褂
我以为你一定要抛弃我了
但是你没有...

# Underkeep 博士 x 国王 ( Gaster x Mettaton)
#改词梗源 But You Didn't

记得那天,我借用你的实验仪器做糖浆汽水
我熏焦了它
我以为你一定会狠狠批评我的
但是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拖你去瀑布看回音花
而它真如你所说的下了雨
我以为你会说“我告诉过你”
但是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在你的实验报告上泼翻了金色花茶
我以为你一定会厌恶我的
但是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像明星一样和所有怪物谈笑风生,唯独冷落了你
我以为你一定会离开我
但是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忘了告诉你皇室加冕典礼上是要穿礼服的,而你却穿了最普通的白大褂
我以为你一定要抛弃我了
但是你没有

是的,有许多的事你都没有做,而你容忍我钟爱我保护我
有许多许多的事情我要回报你,等你从例行的核心维护现场回来
但是你没有

Ps.如果有空很想画几个片段…虽然真的不会但是说不定真的有那么几天会控几不住我记几啊【…】

哪堪殊旅曙色至。
#梗来源于图# Underke...

#梗来源于图
# Underkeep 国王 x 博士

“我回来了。”

Gaster博士站在门的那头。

Mettaton国王愣了下,收回了推开房门的手,微笑道。

“我也刚回来,亲爱的。”

核心仍在运转。

#梗来源于图
# Underkeep 国王 x 博士

“我回来了。”

Gaster博士站在门的那头。

Mettaton国王愣了下,收回了推开房门的手,微笑道。

“我也刚回来,亲爱的。”

核心仍在运转。

人形自走少女空
从圣诞节拖到现在的图我觉得,我...

从圣诞节拖到现在的图
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从圣诞节拖到现在的图
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柠檬舒

「underkeep」极夜



*不是官方设定,私设满满
*Gastaton冷cp组合
*极夜现象

Mettaton不喜欢极夜日。

身为一位出生在极昼日的国王,他有多么向往着地上世界,渴望着见到太阳,就多么厌恶黑暗。

怪物们已经被困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世界不知多少年了,尽管越发恶化的情况终于因为核心的建立而得到了改善,但是依旧不是他们被困在这里的慰藉,能让他们感到安慰的,只有屏障破碎所有怪物们踏上地面的时候。

极夜日让整个地下世界陷入了黑暗,除了瀑布区域,被寄满希望的闪闪发光的矿石照亮了原本黑暗的路,还好,希望本身就会发光。

极夜日如此被人厌恶,以至于皇宫只能在这一天放假,才能安抚怪物们受伤的心灵,在黑暗里,大家没有办法正常的工作,只能继续...



*不是官方设定,私设满满
*Gastaton冷cp组合
*极夜现象

Mettaton不喜欢极夜日。

身为一位出生在极昼日的国王,他有多么向往着地上世界,渴望着见到太阳,就多么厌恶黑暗。

怪物们已经被困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世界不知多少年了,尽管越发恶化的情况终于因为核心的建立而得到了改善,但是依旧不是他们被困在这里的慰藉,能让他们感到安慰的,只有屏障破碎所有怪物们踏上地面的时候。

极夜日让整个地下世界陷入了黑暗,除了瀑布区域,被寄满希望的闪闪发光的矿石照亮了原本黑暗的路,还好,希望本身就会发光。

极夜日如此被人厌恶,以至于皇宫只能在这一天放假,才能安抚怪物们受伤的心灵,在黑暗里,大家没有办法正常的工作,只能继续在家里呆着,等待着整整一天一夜的黑暗被光明驱逐,等待着光明继续撒满世界的时候。

Mettaton国王喜欢在极夜日埋头工作,皇宫永远是灯火通明的,在这里工作很难感受到时间这个观念,不知不觉之间,极夜就过去了。

然而当得知Gaster博士因为极夜的黑暗而失足掉入核心的时候,Mettaton握在手里的钢笔在他的公文纸上晕染开了一滩难看的墨迹。

核心成了极夜日唯一不允许被踏入的地方,防止其他的怪物因为黑暗而一脚踏入深渊,重复Gaster博士的悲剧。

Mettaton咬着笔,Gaster还没来得及赴约,他们还约定好了极昼日在无数臣民的见证下,阳光下跳的那一曲舞。

仅仅因为极夜日。

臣民们都很担心Mettaton国王,他原本对极夜的厌恶变得越发严重,他甚至听不得这个词语,大家自觉的谁都不再提起Gaster博士,只是下一个极夜日又快要到了。

在极夜日到来的时候,让臣民们都很惊讶的是,Mettaton国王突然向他们下达了命令,要求每个人在极夜日之前,都要做好一盏河灯。

极夜日那天,由国王从靠近城堡的河畔放起了第一盏河灯,随后无数盏河灯接到了信号,它们被推进了水里,顺着河流流淌,很快点亮了整条河流,水面映衬着河灯的光芒,在两岸泛着奇异的波动,无数盏河灯照亮了所有怪物的脸,一瞬间,似乎每一个地方都充满了光明。

偶尔会有几盏河灯燃尽,或者被滞留在了岸边,臣民们就自发着把暗下来的河灯用油灯添满,把滞留的河灯重新推回水里。

当所有的河灯都燃尽灯油的时候,第二天终于到来了。

Mettaton看着已经被照亮大半的地下世界发呆,他怀念起他的皇家科学家,也怀念起了以前的日子。

他盼望着有一天,Gaster能顺着河灯找到回家的路。



在虚空深处,一个身影握着不知道从哪里飘过来的河灯,缓慢地向上看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