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undertale同人

20548浏览    1380参与
落日sukey

试卷杀手!(义正言辞


画画小练系列❌

老师看了极其腥慰系列❌

论在试卷上摸鱼总是比在画画本上摸鱼好看系列❌

只有无限接近死亡才能领悟到生命的珍贵系列⭕️


knmk的绝美爱情!!!(猛敲桌子

麻了,放寒假了还是写作业每天累的像狗,毁灭吧……

试卷杀手!(义正言辞



画画小练系列❌

老师看了极其腥慰系列❌

论在试卷上摸鱼总是比在画画本上摸鱼好看系列❌

只有无限接近死亡才能领悟到生命的珍贵系列⭕️


knmk的绝美爱情!!!(猛敲桌子

麻了,放寒假了还是写作业每天累的像狗,毁灭吧……

青青枭
我来和你们讲讲asriel小时...

我来和你们讲讲asriel小时候的故事吧

玩了某游戏看到了一个好玩的梗就迫不及待用上了!

我来和你们讲讲asriel小时候的故事吧

玩了某游戏看到了一个好玩的梗就迫不及待用上了!

蓝茶
【哭鼻子】 “...假哭进步了...

【哭鼻子】

“...假哭进步了哟(._.)”

“要抱抱”

“不给”

“要”

“不”

“我都哭鼻子了”

“...”


“你没鼻子”

【哭鼻子】

“...假哭进步了哟(._.)”

“要抱抱”

“不给”

“要”

“不”

“我都哭鼻子了”

“...”


“你没鼻子”

北朵子

忽略了自己老年人体质肝力不足这一因素【】

画的比我想象的慢【扶额】

下面是疑点解释

frisk视角:【注此时未知猹的名字】①确认了只有自己可以看见chara

   且chara只能对自己造成物理影响

② 意识到chara对读档这一概念不陌生【对此抱有警惕】【世界观相关】

   两人可以互通部分意识


  ③ chara可能和面前羊形怪物有关系

  ④对chara的死因有极可能是因为他是决心灵魂的猜测【世界观相关】

  ⑤ 第一...

忽略了自己老年人体质肝力不足这一因素【】

画的比我想象的慢【扶额】

下面是疑点解释

frisk视角:【注此时未知猹的名字】①确认了只有自己可以看见chara

   且chara只能对自己造成物理影响

② 意识到chara对读档这一概念不陌生【对此抱有警惕】【世界观相关】

   两人可以互通部分意识


  ③ chara可能和面前羊形怪物有关系

  ④对chara的死因有极可能是因为他是决心灵魂的猜测【世界观相关】

  ⑤ 第一次见到怪物,还会魔法

   这只羊没有恶意,不过还是抱怀疑




chara视角:【自己失忆了

福意识到的①也知道

⑴  只知道死去的时间,其他死因一概不知

   忘记名字,只记得地表的生活

 ⑵明明死去了却意识还在,对面前可能是导致自己醒来的frisk抱有极大兴趣

   frisk会读档意味着她是决心,因此稍有好感【地表教育有关】

  

⑶觉得自己和面前叫asriel的怪物有着一段过往,但还是记不起

   思念的感觉




asriel视角:

  开始以为福脸色不好是因为随意摸头

【但ta只是因为猹奇奇怪怪的恶作剧】

 已经知道frisk是决心【下一次更新解释】

对frisk肋骨折断却毫无反应有些奇怪


现无法得知更多信息

请继续观看吧

你可以站着不同人的立场观察

这是你的特殊性

可以得知某个角色的更多细节

甚至借此了解其他角色的细节





以及!现在开启ask!【只有frisk可以打破第四面墙

【对话框已经显示出ta的特别】


不知芳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不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不活了

阿乐掉线了

第二章 小花Flowey

        “啪”


        你被绊倒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由于这里的光线太弱,所以直到现在你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楼梯间。


        你揉了揉有些摔疼的膝盖,摸着黑,慢慢地上了楼。


        很快,你到达了楼梯的尽头。...


        “啪”


        你被绊倒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由于这里的光线太弱,所以直到现在你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楼梯间。


        你揉了揉有些摔疼的膝盖,摸着黑,慢慢地上了楼。


        很快,你到达了楼梯的尽头。


        你发现这里有一个很大的房间。


        这个房间很大,但是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这让它显得很是空旷。


        你感觉这里的亮度比刚刚的楼梯间亮上了许多。


        你打算继续探索下去。


        *哈喽!


        你被这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看向了传来声音的位置。


         *I'm FLOWEY。


        *Flower is Flowey!


        “一朵花,一朵会说话的花?”


        你现在感到非常的诧异,以至于紧张到向后退去。


        *嗯...


        *你一定刚来地下世界,对吗?


        你对它点了点头,以表示答复。看着它面带微笑的神情,你似乎是放下了警惕。


        *天啊,你一定很困惑吧。


        *得有人教你这里的游戏规则!


        *Flowey不才,不得不挺身而出了。


        *准备好了吗?


        “什么,准备什么?”


        *咱们开始吧!


        在你还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时,你眼前的场景就发生了变化,所处的位置也变成了一个正方体的独立空间。


         一颗红色的心形物体从你的身体中冒出来,悬浮在了你的身前,并且随着你的移动而移动,紧跟着你。


        *看见这颗心了吗?


        *这是你的灵魂,是你生命的精华所在。“原来,这是我自己的灵魂吗?”你对此感到很震惊。


        *你的灵魂起初很弱小,但随着LV的提升就可以变得更强。


        “LV.…那是什么?”


        *你问LV是什么意思?怎么了,当然是LOVE了!


        *你想得到LOVE,对吗?


        *别着急,我这就给你分一些!


        说完之后,Flowey还朝你眨巴了一下眼睛,并凭空释放出了一些白色的小颗粒。


        *在地下世界,LOVE是通过...


        *在地下世界,LOVE是通过...


        不知道为什么,Flowey的脸稍微往左偏了偏,好像是故意在躲避着什么一样。


         *这些白色的...


         *“友谊颗粒”传播的。


         在它说这些话的时候,你发现Flowey不经意间做出了一个很微妙的表情,但是你并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Flowey重新面朝向了你,同时,它脸上那副奇怪的表情也迅速消失了。


        *准备好了吗?


        Flowey看起来满脸笑意。


        “是的,我准备好了!”你不想让它太过失望。


        动起来!


        *能接多少就接多少。


        白色的“友谊颗粒”直直的向你飞了过来,你感觉它们的速度并不是很快。


        你站在原地,等待着。


        你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会发生什么,当然,这是在那些所谓的“友谊颗粒”接触到你的身体之前。


         “咳!”


         突如其来的疼痛感使你睁开了紧眯着的双眼。


        是的,你被它们贯穿了身体。


        那些白色的颗粒在接触到你时,突然加速,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你倒在了地上,双手颤抖着捂住了腹部被击穿的位置。


        你感到很不可思议,你不理解它为什么要这样做。


        鲜红色的血液从你的指缝中不断的溢了出来,同时浸透了你的一大部分衣物。


        你敢说自己从未像现在一样疼过。


        *白痴,你竟然傻到在原地等子弹来撞你哈哈哈。


        在说这些话的同时,Flowey的表情也突然变得格外可怕。


        你意识到自己被Flowey骗了。


        你想要说些什么,但喉咙中涌出的血液让你不断咳嗽,而且,每咳嗽一次,伤口便会被狠狠的拉扯到。


        你身上的疼痛感更加剧烈了。


        *你个蠢货。


        *在这个世界。


        *不是杀人,就是被杀。


        *谁会错过如此的大好机会!?


        与此同时,大量的子弹也迅速的排列在了你的周围,不留一丝缝隙。


        *去死吧!


        子弹们高速旋转着,它们朝着你快速移动过来。


        你惊恐的瞪大了双眼,原本就深棕的瞳色也在这时显得更加黯然。


        你尽力地想爬向离这些子弹最远的地方可子弹的速度明显要比你快得多。


        你伤的太重,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同时,那些子弹也已经移动到了你的身边。


        它们离你太近了,你现在又完全失去了行动的能力,你一定会死掉的。


        你的灵魂看上去满是裂痕,这让你觉得它们马上就要碎掉似的。


        你带着满满的恐惧,闭上了眼睛。


        *嗯?什么情况...


        *啊!


        你被Flowey的惨叫声给惊到了,而且你不仅是听到了Flowey的叫声,刚刚传入你耳中的似乎还有什么其它东西在你身边被震碎的声音。


        你不由得睁开了双眼。


        一睁开眼睛你就看到Flowey带着满脸的震惊飞了出去,它好像还是被一道奇怪的火焰给打飞的。


        你尝试着从地上爬起来,可来自腹部的疼痛感让你不由自主的蜷缩着身体,你还差点被地面上散落的子弹碎片给划伤手掌。


        也就是在这时,刚刚被打飞到墙上的Flowey快速的钻入地下,逃跑了。


        这发生的也太过突然了,你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突然,在你的前方响起了一阵说话声。


        *真是个残忍的家伙,居然折磨这么一个弱小无助的孩子...


        你不知道在你前面的到底是什么,但你迫切的想要弄清楚站在你前面的究竟是是人还是怪物,因为你现在太虚弱了,你再承受不住第二次的攻击了。


        你慢慢的抬起头 向前看了过去……

阿乐掉线了

第一章 坠入地底世界

        很久很久以前,地球由两个强大的种族统治着:人类和怪物。


        怪物与人类合作生活着。


        在他们彼此相处的这段时间中,大大小小的问题和矛盾接连出现在其中。


        这对于两个不同的种族来说,这些事情本应是再正常不过的...

        很久很久以前,地球由两个强大的种族统治着:人类和怪物。


        怪物与人类合作生活着。


        在他们彼此相处的这段时间中,大大小小的问题和矛盾接连出现在其中。


        这对于两个不同的种族来说,这些事情本应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


        可后来,两族之间的关系因为各种繁琐的原因开始恶化,怪物与人类们的矛摩擦也愈发剧烈。


        在他们共同管理的区域,开始不断的发生人类残害怪物以及怪物袭击人类等情况。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硝烟的味道。


        最终,也不知道是那一方点燃了“导火索”,使得两者之间正式宣战。


        两个种族之间的战争爆发了。


        在这场战争中,双方的实力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虽然怪物们在数量,体格,以及魔法的运用上占有优势,但计谋多端的人类在交战中是明显的更胜一筹。


        人类将魔法与自身的智慧相结合,使得怪物们在交战中接连失利。


        怪物们在国王的领导下仍在反抗着。


        可惜的是,战局已定,在经历过漫长的战争之后,怪物的阵营大败,无数的怪物丧失生命,化作尘埃,被随意抛洒在了战场之中。


        人类赢得了胜利。


        在赢得这场战争后,存活着的怪物们被驱赶到了伊波特山的深处。


        七位强大的人类术士相继出现,施法集合了各自灵魂深处的力量,用一道神奇的魔法咒文在山中布下了结界,将怪物们封印在了地底的深处。


        在当时皇室贵族的警告下,没有人类再愿意到结界附近一探究竟。


        伊波特山成为了当时法律规定的禁地。


        战争过后的和平生活和全新的发展让人类们逐渐的开始回避有关那一段战争的事情。


        人类的科技日益先进起来,先前被认为强大的魔法也在时间的消磨下日渐失传,人类战士们的后代也只是将魔法和怪物等看作了一个奇怪的古老传说。


        很多年过去了.....


——————分界线——————


        伊波特山


        202X年


       传说那些爬上山去的人们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分界线——————


        你叫Frisk,是一名人类小孩。


        在你很小的时候,你就生活在了一所坐落在伊波特山山脚下的简陋孤儿院当中,在那里的每个人都说不清你的来历,也许只有前任的院长——那位把你捡回到孤儿院的和蔼老人才能说的清楚吧,但她早已过世了。


        那些大人们早已经把你当做了一个好奇心挺强的乖孩子了。


        说实话,你其实挺喜欢孤儿院里的人和环境的,即使那里很穷。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动了去伊波特山冒险的念头,你打算说干就干。


        只记得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你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鼓足勇气,偷偷溜出了孤儿院,爬上了那座大人们所说的“被诅咒的山”。


        在这座山中,你并没有看见什么可怕的东西,反而是看到了灌木丛,浆果,鲜花,以及那些可爱的小鸟和小虫子们。


        你感觉这里的空气很是新鲜。


        阳光笼罩着你,这让你感觉很温暖,很舒服。


         不知道是不是待在山上的时间有些太久,大片大片的暗淡云朵从远处飘来,遮住了阳光。


        你随手捡起了地上的小树枝,并用口袋里一直放着的绷带将树枝缠在了腰上。


        更多的雨点接连滴在了你的脖子上,你抬头看去,雨下的更大了。


        你被雨淋的有些慌乱,忘记了下山的路,只能埋头跑向附近树木较为茂密的地方。


        山路虽然难走,可稀疏的枝叶并不能很好的遮雨,你不能在这里停下。


        你透过密集的雨点看到了一个山洞,山洞看起来很暗,你有些害怕,可是这里的雨越来越大了。


        为了躲雨,你跑入了这个山洞。


        这个山洞很浅,里面生长着密密麻麻的藤蔓和杂草,分布着很多碎石,几乎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


        你已经奔跑了很长时间,感到很累,所以顾不上那么多,只是随便找了一处杂草丛躺下。


        片刻,在草丛上换了个姿势的你发现身


        后的不远处有一个大坑,你很想去看看里面有什么。


        你站起身,甩了甩有些酸痛的胳膊和腿,小跑着来到大坑的附近。


        由于比较乏累,你并没有注意垂到地上的那些复杂交错的藤蔓。


        还没有来得及停下,你就被坑边横在地面上一株藤蔓给绊倒了,直直的扑向了坑内。


        你正在快速的下坠,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你很是惊恐,喉咙里甚至发不出一丝声音。


        你在半空中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但四周什么都没有。


        片刻后,你眼前一阵模糊,浑身上下的感知似乎都消失了。


        巨大的冲击力使你晕了过去。


——————分界线——————


        似乎是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雨停了。


        洞口处的阳光斜射进了坑内。


        大概是这片阳光带来的温暖唤醒了你,在阳光的照耀下你感觉很舒适。


        你坐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向周围看去。


         四面围绕着布满了裂痕的石墙,墙角处满是积水,有的墙面上甚至都长出了部分苔藓。


        你意识到这里是一片废墟。


        你向上抬头看去,想看看能否爬出坑外,但你马上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这里实在是太深了,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让你上去。


        竖在这里的石柱上已经长满了藤蔓,你没有去攀爬,因为这些石柱的高度并不能够让你出去,去尝试的话也只是会白白浪费力气。


        你感到很疑惑,你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身上却一点伤口都没有。


        直到这时,你才发现了压在自己身下的花。


        金黄色的花倒映在你半眯着的眼睛中。这些花朵在你那深棕的瞳色中显得格外闪烁。


        你蹲下身子,轻轻抚摸着它们。


        花朵散发出的香甜气息,来自花瓣的柔软触感,以及铺洒在花丛的那一大束阳光。


        这些都使你感到格外温暖。


        你觉得一定是这些花接住了你。


        你站起身子,离开花丛,寻找着附近的出路。你走进了这里唯一的一条走廊。


        在这条路的尽头,你发现了一扇刻着奇怪标志的石拱门,你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你明白自己除此之外无路可走。


        终于,你下定了决心,一脚跨进了这扇门...…

990
又画了一张ε(*・ω・)_/゚...

又画了一张ε(*・ω・)_/゚:・☆

又画了一张ε(*・ω・)_/゚:・☆

生息传说的LBT
ulb大跌,但是是修改版(某人...

ulb大跌,但是是修改版(某人终于记起了遗失已久的bonetale画风)

ulb大跌,但是是修改版(某人终于记起了遗失已久的bonetale画风)

CR(是翼星啦。
是自家的au。叫CR!sans...

是自家的au。叫CR!sans(全名Code Refactoring!sans,记住,一定!要!大写!)

第一次发不知道发些什么,于是发了自家孩子。

多多包涵,我画画不好。

是自家的au。叫CR!sans(全名Code Refactoring!sans,记住,一定!要!大写!)

第一次发不知道发些什么,于是发了自家孩子。

多多包涵,我画画不好。

Minort

“抵抗。”     


SE1的猹猹,脑嗨产物。画画外敷

“抵抗。”     



SE1的猹猹,脑嗨产物。画画外敷

芙特不是伏特
Erase Sans 身为Er...

Erase Sans


身为Erase Ending的现任创作者,Erase同样也是被创作者遗弃的造物,但是不同于其他造物的是,Erase并没有对自己被放弃删除感到绝望和失落,而是庆幸现在的结果,因为在他看来,现在的他可以彻底摆脱创作者的束缚去做任何他之前无法去做的事


拥有穿梭AU的能力使Erase看到了更多的其他的世界,在见到了如此多的悲惨结局后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并庆幸自己没有落得同样的下场,但同样的,随着越来越多的好结局展现在眼前,Erase也常常思考,自己能不能为自己创作一个【好结局】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Erase在多元宇宙中开始了属于他的“创作...

Erase Sans


身为Erase Ending的现任创作者,Erase同样也是被创作者遗弃的造物,但是不同于其他造物的是,Erase并没有对自己被放弃删除感到绝望和失落,而是庆幸现在的结果,因为在他看来,现在的他可以彻底摆脱创作者的束缚去做任何他之前无法去做的事


拥有穿梭AU的能力使Erase看到了更多的其他的世界,在见到了如此多的悲惨结局后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并庆幸自己没有落得同样的下场,但同样的,随着越来越多的好结局展现在眼前,Erase也常常思考,自己能不能为自己创作一个【好结局】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Erase在多元宇宙中开始了属于他的“创作”


但这个过程无疑是困难的,他毕竟不是创作者,因此也无法凭空创造出一条时间线来,长时间毫无进展的探索让他逐渐失落,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于痴心妄想,甚至因此放弃了很长一段时间


事情的转折就源于一条被同样放弃的时间线的发现,Erase在一次无意义的闲逛中意外发现了那条正在崩塌甚至马上就要消失的时间线, 里面没有一个怪物,只是一片死气沉沉的地底世界,不知为什么,Erase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可以让他再次重拾自己的计划


这算是他的第一次尝试,Erase自己也没有把握,他并没有操控和修改代码的能力,没有把握能百分百的去改变这条时间线的现状,幸运的是,这条时间线由于创作者的放弃,不论是代码的使用还是内部的创作均没有了限制,简单来说,任何一个最先来到这里的人都可以是新的创作者,Erase自己同样可以对它进行非彻底的修改


这个过程意外的顺利,Erase生疏的修改依然让这条时间线避免了消失的命运,但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雪镇,他再次陷入了思考,因为被放弃的时候这条时间线并没有被设置其他任何一个怪物,Erase的修改只能基于基本代码之上,因此他无法在这里设定其他人


“空无一人的世界能算得上是个好结局吗”


Erase不止一次的这样问自己,他一直不敢直视内心的孤独,只能靠各种理由去欺骗自己,这会让他感到好一点,但再次抬头看向眼前飘着雪花的“家”时,他还是沉默了


“曾经有一个……黑白色的小孩,他找到了我,并询问我要不要和他离开,我猜他是把我当成了这条时间线的造物了,但我仍然选择了和他走”


Core!Frisk曾找到过Erase并邀请他一起去Omega时间线,在对对方的好奇下Erase同意了,他想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而在到达之后,那里的一切毫无疑问是让他感到出乎意料的


怪物、人类,所有人都生活在一起,Core!Frisk告诉了Erase关于Omega时间线的一切并希望他一起留下,但也许是这里的景象让他想到了什么,他拒绝了对方的好意并说出了自己被放弃的事实和创作的想法


对此Core!Frisk给了他肯定的答复和一些建议,并表示如果遇到了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Omega时间线找他,一人一骨因此成了朋友


离开了Omega时间线,Erase又回到了那个没有人的地底世界,他心里有了一个新的想法,Core!Frisk负责把那些屠杀线的幸存者带到Omega时间线,但他所帮助的那些毕竟是被创造出来的造物,那被删除的造物呢?


“或许我能尝试去帮助那些被删除的造物呢”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他一直在研究如何对时间线的基本代码进行加工,这个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数据错乱的时间线让他能更简单的去创造这一切,毕竟一个正常完整的时间线是不会接纳被删除的造物的,当一切完成时,这个时间线便会对任何拥有异常数据的初始造物进行代码复制并回收,他也对这条时间线命名为——


【Erase Ending】




关于Erase自己的性格设定


Erase的立场属于混乱中立,他经常会去别的AU闲逛,但是从不会多管闲事或插手,即使是发生在眼前的屠杀,除了他感兴趣的事他通常都只会看戏,并不想做什么多余的事去惹祸上身,他在乎朋友,更在乎他的时间线,但相比之下,他更想活下去


Erase保留了作为Sans的各种魔法,另外他还有自己的存档点,但他并没有决心,他的档案可以进行【保存】和【标记】,死亡后的Erase可以读档,但一天内读档超过三次就会因灵魂负荷过载导致灵魂指数下降,标记下的标记点可以作为一次性存档点给他人使用,但每次使用同样会使灵魂指数下降


关于灵魂指数,Erase因为已经被删除,所以他的HP可以判定他的生死而不能判定他的存在,而灵魂指数也可以视作是他的灵魂强度,一直都是灵魂在支撑他的身体不会化为数据彻底消失,但每次灵魂指数的下降都会对Erase的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一旦灵魂指数归零,Erase便会彻底死亡


Erase的弱点就在于直击灵魂的攻击,比如Error的蓝线,但这个弱点迄今为止也只有Error知道


关系网:

Core!Frisk

因为之前时间线的创作和Core!Frisk的指导,一人一骨算得上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Ink

在时间线的创作中Erase的确有见过Ink,但是对方的性格和交谈中的语气也让他意识到了对方不是什么单纯简单的骨,两骨只有在一开始的创作中有见过面,但很明显他们的关系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好


Error

Error毫无疑问是Erase最恐惧的敌人,在一次无意间的交手中Error的蓝线曾撕裂了Erase的灵魂,这也使他的灵魂指数大幅下降,目前的灵魂指数只剩下10点,在吃过亏的情况下,Erase通常也会尽量去避免与Error的战斗,他也不止一次庆幸自己并没有把Erase Ending无法被判定的bug修复


另外一个关于Erase的小秘密,看到他背后的蝴蝶翅膀了吧(对不起我真的不太会画),和Ink第一次见面时就因被对方称为“Butterfly”而抓狂,实在想不明白当初创作者为什么要给自己设计一个这样的翅膀,即使其他怪物见到他时对他的第一印象都是蝴蝶,他自己并不讨厌这个称呼,只是觉得太像女孩子了


关于Erase Ending的其他怪物过几天会发出来,希望大家能喜欢这只画的不太好的小芙蝶!








好不起来(🐶

可恶好好笑——人类组 👍👍👍👍要网站的宝私信

可恶好好笑——人类组 👍👍👍👍要网站的宝私信

生息传说的LBT
ulb的作者虽然很逊,但是ul...

ulb的作者虽然很逊,但是ulb裤裤呀(´▽`)ノ♪

ulb的作者虽然很逊,但是ulb裤裤呀(´▽`)ノ♪

Hopes又双叒叕鸽了

没错,一个脑洞的产生就是那么的奇妙(?

打算搞个fs同人


半次元那边不想发了

估计过不了审  懒~)

不知道这个寒假能不能填坑

*继续趴

没错,一个脑洞的产生就是那么的奇妙(?

打算搞个fs同人


半次元那边不想发了

估计过不了审  懒~)

不知道这个寒假能不能填坑

*继续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