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ut

44896浏览    4726参与
underlv

#scp x ut蜜汁串烧文

#人设ooc注意

#略沙雕(?)


“喵喵喵?”frisk第三次从软椅上醒来。她张望了下,一件类似审讯室的房间,她的双手被扣着,直接放弃挣扎。

“这人什么情况...?问了这么久什么也问不出来,A级清除记忆也没用,不会这也是一个scp吧?”

“也是,不然怎么会和一堆奇奇怪怪的生物从一个来历不明的山洞出来...不过要真是这样基金会又要找新基地了...”

厚厚的玻璃外隐隐传来低沉的讨论声,frisk一脸决心地试图起身,但她失败了。

“frisky,我严重怀疑时间线被你重置乱了。”chara一脸严肃 =)地摸下巴。“之前就没出...

#scp x ut蜜汁串烧文

#人设ooc注意

#略沙雕(?)


“喵喵喵?”frisk第三次从软椅上醒来。她张望了下,一件类似审讯室的房间,她的双手被扣着,直接放弃挣扎。

“这人什么情况...?问了这么久什么也问不出来,A级清除记忆也没用,不会这也是一个scp吧?”

“也是,不然怎么会和一堆奇奇怪怪的生物从一个来历不明的山洞出来...不过要真是这样基金会又要找新基地了...”

厚厚的玻璃外隐隐传来低沉的讨论声,frisk一脸决心地试图起身,但她失败了。

“frisky,我严重怀疑时间线被你重置乱了。”chara一脸严肃 =)地摸下巴。“之前就没出现这么一群人...还说这么奇怪的话。”

“艹,这锅我不背...”

“可我也...这不是重点好伐?跑题了啊喂!”

“啊啊啊也是,那我们要重置吗?”

“算了吧不然那骨头肯定要找咱麻烦...”

“...那怎么办?我看他们也没有放我们走的意思,也不知道toriel他们怎么样了...”frisk皱着眉,用力蹬了几下脚,铁链声格外响亮。

门外细碎的讨论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串响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吱呀”一声打开了门。

进来的中年男人瞟了几眼资料,以一种极为稳重的音调自顾自地问起来。frisk极度迷茫,但还是极为乖巧地回答了他问的所有问题。尽管frisk完全不知道自己再回答什么。

男人在纸上唰唰写下几行字,字迹潦草,但仍然能看见“无暴力倾向”“有思想”等词组。

不是,什么情况?

“额...这位先生,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把我锁着?sans他们呢?”frisk的手脚终于被释放,她一边揉着肿胀的手腕,一遍疑惑地问道。

“那位先生”头都不回地对着守卫吩咐几句,便径直向走廊的一端走去。

守卫走进房间,也瞟了几眼资料,便把frisk粗暴地拎了起来。

“不是...你放手!你tm揪到我头发了!”某猹暴躁了,直接对守卫小哥使用了“真刀”。

—————————————————

      *守卫    20HP   AT?  DE?   

       *看上去很疼。                     

—————————————————

“giao!!!!!”守卫giao得后退了几米。

“我的fa!这个孩子怎么突然就??”另一个守卫迅速掏出对讲机,按下了按钮。

chara回头看了一眼守卫手上的真刀,叹了口气。

下次再来找你。

chara强忍着脚腕上渐渐淤肿的紫青,慌不择路地随便拐过街角,冲进了一个房间。



白色的小房间里,只剩下frisk的喘息声。

“下一次...别再...跑那么...快了...呼...”frisk用手背擦了擦汗,“你知道...在你控制身体的时候受到的伤都得你自己撑...”

“谁知道他们无处不在还这么难甩...”chara嘟囔着,那些人就根警犬似的,跑哪跟哪,还会包抄,害得frisk的身体还多增几条弹痕。

“没事,至少现在他们找不到咱们了...目前。”frisk拉拉身上丑得不行的橙黄色衣服,勾了勾嘴角。 

(注:此时的守卫们还在看监控,还有一部分试图通过血迹找到福)(福HP:15/20)

“没事,我有提米薄片。”frisk对上chara担心的眼神,开始嗑药。

“他们没把你东西拿走?”

“我严重怀疑他们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吔我友谊颗粒...”审讯室里,flowey还没来得及说话,眼前一闪便被什么东西捂住了嘴。

“嘘——”sans眼眶中白色的瞳孔再黑暗中一闪一闪。

flowey极度迷茫,狭小的黑暗外像跑过千军万马一般,两波脚步声也在远处渐渐平息下来。

“微笑垃圾袋,你干啥...”flowey龇牙咧嘴地咕哝着,但很快他迎上了sans忧虑的目光。

“...你是我在附近看到唯一的认识的家伙...我也只能用瞬移先把你揪出来了(也不知道papyrus和kiddo怎么样了)...”

“你没见着chara?...我是说,你没见到其他人?”flowey的话音越来越没底气,渐渐没了余音。

...

沉默后,flowey打破了沉默。

“我们在哪?”

“电表箱...大概吧。”

“??!艹哪儿不好偏来这里?”

“你以为我想?别的地方都有监控就这里可能没有,我不也只能赌一把嘛!(你这忘恩负义...)”

他们的话题还没有结束,便被一阵急促的呼吸声打破。sans和flowey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

“..chara...!下一次...别再...跑那么...快了...”


流沙儿

p1“无论牺牲自己多少次,来到地底的天使一定会把你们救出去的-_-

——和平福的决心”

p2chara身上的弩箭是人类射的所以是棕色而不是鱼姐的蓝色

p1“无论牺牲自己多少次,来到地底的天使一定会把你们救出去的-_-

——和平福的决心”

p2chara身上的弩箭是人类射的所以是棕色而不是鱼姐的蓝色

草莓大福cm
“鼠”你最有“福”!(什么烂双...

“鼠”你最有“福”!(什么烂双关)

还是 新年贺图

扒衣走这边x 

之前的版本bug太多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了俺改了重发(。) 

个人觉得新版穿了衣服的好看旧版没穿衣服的好看(直球)

我说完了 大家新年快乐!

打了所有能打的tag dbq

“鼠”你最有“福”!(什么烂双关)

还是 新年贺图

扒衣走这边x 

之前的版本bug太多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了俺改了重发(。) 

个人觉得新版穿了衣服的好看旧版没穿衣服的好看(直球)

我说完了 大家新年快乐!

打了所有能打的tag dbq

雨具专卖

“SICK.”


我也不知道在画什么

后两p是摸鱼

最后一p是无关摸鱼

好像有一长段时间没搞ut相关了 再不画点其他的我画风就要找不回来了()

“SICK.”


我也不知道在画什么

后两p是摸鱼

最后一p是无关摸鱼

好像有一长段时间没搞ut相关了 再不画点其他的我画风就要找不回来了()

阿毛喔!

他来了他来了!!求K个
各位过年好啊!这里是阿毛
如你所见 这次贩售的是馒头精挂件和贴纸(´͈ꄃ `͈
也是我第一次搞周边!有不足还请见谅
应该是16只这样!现在画完了12只,其余的会在年后画完,喜欢的旁友们请进群了解详情!目前是预售状态
群聊在图10,也可以私信我了解 门牌号为1485808663
钥匙扣的单价是15块,群员贴纸是15块一张(怎么样是不是很白菜啊!!!!!?)
应该所有下单的会在2月5号后发货
签绘和其他杂七杂八的周边随机掉落( ͡° ͜ʖ ͡°)✧都是我亲手打包的喔!(你马

最后!祝你新年快乐!!(。>∀<。)

他来了他来了!!求K个
各位过年好啊!这里是阿毛
如你所见 这次贩售的是馒头精挂件和贴纸(´͈ꄃ `͈
也是我第一次搞周边!有不足还请见谅
应该是16只这样!现在画完了12只,其余的会在年后画完,喜欢的旁友们请进群了解详情!目前是预售状态
群聊在图10,也可以私信我了解 门牌号为1485808663
钥匙扣的单价是15块,群员贴纸是15块一张(怎么样是不是很白菜啊!!!!!?)
应该所有下单的会在2月5号后发货
签绘和其他杂七杂八的周边随机掉落( ͡° ͜ʖ ͡°)✧都是我亲手打包的喔!(你马

最后!祝你新年快乐!!(。>∀<。)

草莓大福cm
新年快乐!!!! 是压着死线赶...

新年快乐!!!!

是压着死线赶出来的贺图 用了三个多小时 所以很水(。)

鼠和旗袍都想画所以直接画成旗袍鼠了(草)本来还想画黑丝画完忘记加了可恶(捶地)

扒了衣服的版本走这边(。  

不知道说啥了  

谢谢一直喜欢我(的画)的各位!2020也要开心喔!

我把能打的tag都打了 dbq

新年快乐!!!!

是压着死线赶出来的贺图 用了三个多小时 所以很水(。)

鼠和旗袍都想画所以直接画成旗袍鼠了(草)本来还想画黑丝画完忘记加了可恶(捶地)

扒了衣服的版本走这边(。  

不知道说啥了  

谢谢一直喜欢我(的画)的各位!2020也要开心喔!

我把能打的tag都打了 dbq

不像女孩的阿九

UNDERHOPE第二章

——第二章- 雪与我与他——————————————————————

走出了遗迹后,说不出的痛。记忆中添加了一丝温暖,但同时在我出门的那一瞬间烟消云散,仿佛我再也见不到她一般。心都在滴血。

在白茫茫的雪域中,没有看到一个人影,明明刚刚还有壁炉,烤派,拥抱,突然就不见了呢。

真是搞笑呢


只有一条道路,被枯木给凸显出的道路,显得格外凄凉。HOPE淡淡的往前走,她往前走着,却茫然不知自己在何处。她脸色阴暗得像夏季乌云满布的天空一样,随时都会雨点似的落下泪来。右眼的伤痕开始结痂,身后的雪盖过了排的芬芳。白色覆盖了她,她好像伤了根的草,蔫溜溜地耷拉着脑袋。更在后面的是自己的迷茫,不...

——第二章- 雪与我与他——————————————————————

走出了遗迹后,说不出的痛。记忆中添加了一丝温暖,但同时在我出门的那一瞬间烟消云散,仿佛我再也见不到她一般。心都在滴血。

在白茫茫的雪域中,没有看到一个人影,明明刚刚还有壁炉,烤派,拥抱,突然就不见了呢。

真是搞笑呢


只有一条道路,被枯木给凸显出的道路,显得格外凄凉。HOPE淡淡的往前走,她往前走着,却茫然不知自己在何处。她脸色阴暗得像夏季乌云满布的天空一样,随时都会雨点似的落下泪来。右眼的伤痕开始结痂,身后的雪盖过了排的芬芳。白色覆盖了她,她好像伤了根的草,蔫溜溜地耷拉着脑袋。更在后面的是自己的迷茫,不,更像是一个影子,怪物。她瞥了那东西一眼,嘴撇得像个菱角。但转念一想,在自己前面的是绝望,那这一怪物又有什么可以害怕的呢?在这空无一人的地方也只有这怪物还敢随着我。


那少女的心就像秋天绵绵的细雨,久也晴不起来。

“啪!”

树枝断掉的声音,HOPE往后一望期盼着能有什么东西发生,很可惜,并没有。

他来了

“谁来了?你把话说明白。”HOPE期待着怪物的回应,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还是任由雪花散落到自己脸上。

有人!

来不及了!

”嘿!嘿!孩子!不用紧张!把你的剑收回去!我不是坏人!“那是个骷髅,蓝色的棉袄上落上了很多雪,但是却完全不搭配的短裤莫名戳中了HOPE的笑点,她噗嗤的笑出来。

那位骷髅微笑着叹了口气,然后伸出手来:”你好人类,我是sans,骷髅sans!“

HOPE看着sans手中漏出来的一部分粉色,就明白了他的心思。

sans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发觉露馅之后,尴尬的说了了一句:”嘿!人类,看来你很聪明,你叫什么名字?“


”HOPE,我叫HOPE“


Sans用很安心的眼神看着HOPE, 带领着HOPE往他家中走,脸上像是蒙上了一层云,看不透。“我们用一个捷径吧,孩子,毕竟我不想你被其他人抢走。。。”


一瞬间就到了呢。。真不愧是捷径啊,Hope 无奈的感叹了一下,但并没有说出声,好像习惯了一半。

毕竟我也经历了不少啊。


“孩子,你坐下。。。“Sans坐着看毫无畏惧的Hope将一封信递到她的手里。

“这是Toriel 昨天寄给我的一封信,上面好像说过,你无法被攻击?而且你好像有一些特殊的能力。我不是故意想恐吓你,孩子。但是如果你能被攻击,你已经横尸此地。“

那个眼神,是真的想杀了她,她冷汗冒了出来,时间仿佛暂停了一半。但是这杀气,为何好像没有内涵呢。。。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N·E·T

部分设定①

新年快乐💥💥🎆🎆(设定混更心虚.jpg)


世界观:


【❗⚠️反科学设定警告⚠️❗】


㈠:UNDERLINK宇宙

原本是类似AlTErNAtaleS多元宇宙的“垃圾场”的au,上次【天启①】后的宇宙时间线碎片、au碎片被人为汇总到了这里。

这些碎片形成环状的星云,而核心部分则被压缩成密度极大、温度极高的中子星,把抛出到周围的物质照亮而被人们看到,即为环状星云。该星云被称为The LiNK(“”)。

【烤,完了越说越扯orz…… 】

这个AU的地球……“悬浮”在环状星云上空,被怪物们称为“The Above”。

星云部分呈环状...


新年快乐💥💥🎆🎆(设定混更心虚.jpg)


世界观:


【❗⚠️反科学设定警告⚠️❗】


㈠:UNDERLINK宇宙

原本是类似AlTErNAtaleS多元宇宙的“垃圾场”的au,上次【天启①】后的宇宙时间线碎片、au碎片被人为汇总到了这里。

这些碎片形成环状的星云,而核心部分则被压缩成密度极大、温度极高的中子星,把抛出到周围的物质照亮而被人们看到,即为环状星云。该星云被称为The LiNK(“”)。

【烤,完了越说越扯orz…… 】

这个AU的地球……“悬浮”在环状星云上空,被怪物们称为“The Above”。

星云部分呈环状,有多个【环节】,每个环节上都有一个原先破碎的au片段【都已发展为全新的世界】,拥有各自独立的世界线(不是时间线,时间线全UNDERLINK共享。

下面划重点!!!涉及到整个故事线的核心的设定!!!👇🏻👇🏻👇🏻

融合】,该宇宙中的一种超自然现象,其原理不好解释,与【单元宇宙自我意识②】有关。具体表现为两个相邻【环节】的合并,其中片段体积小的那一方被并入大的那一方,被并入的小【环节】中生物会消失,但其文明和存在痕迹不被抹消。而且,【⭕❗每次【融合】进行时,underlink时间停止5秒❗。⭕

【融合】本身是underlink的程式化趋向的具象化,而underlink本身是拥有两种极端趋向的:一为绝对秩序化,二为绝对无序化。(关于这两个趋向以后会具体拿出来讲。)讽刺的是,本应令underlink更加秩序化的【融合】在进行时,宇宙各个【环节】间的联结会松动,因而……时常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乱子。

★☆◎:【融合】有次数上限,最后一次时,underlink宇宙会发生巨变。

具体巨变……下次再说。【🐶头保命】

www怪

吻(EI)上

ooc警告  本文ei为恋人  结尾小车


1

“error!”

是小画家的声音

“怎么了 inky?”

error的目光从电视转移到ink身上

“想你了ww”

ink坐到了error的身边   error趁ink不注意把ink搂进自己坏里

“我们不是天天见吗 还要想什么 我亲爱的inky”

error说完便在ink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2

派对上有许多不同au的sans来参加

现在的场景非常无聊

突然一个响亮的声音来到了sans们耳边

“我们来玩国王游...

ooc警告  本文ei为恋人  结尾小车





1

“error!”

是小画家的声音

“怎么了 inky?”

error的目光从电视转移到ink身上

“想你了ww”

ink坐到了error的身边   error趁ink不注意把ink搂进自己坏里

“我们不是天天见吗 还要想什么 我亲爱的inky”

error说完便在ink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2

派对上有许多不同au的sans来参加

现在的场景非常无聊

突然一个响亮的声音来到了sans们耳边

“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吧!”dream说

这句话改变了原来的无聊 更是在游戏开始之后的热闹  (?

在不知第几局后  geno抽到了国王牌

“终于我是国王了!那就让7号公主抱5号并强吻5号吧”

5号和7号走了出来  他们是ink和error  

只见ink走出来时的小虹晕 看到error后便布满整张脸

他们按着geno所说的error抱起了ink  但到了第二部时 ink有些不乐意  ink开始尝试躲开error的目光  却被error发现

“怎么?不乐意吗?”error问

“不是…”ink有些害怕

“那为什么躲着我?”error问了一个让ink难以回答的问题

ink用他那可爱的眼睛看着error 吐了吐舌头说

“好…好多骨”ink害羞了起来

error听完后 笑了笑 猛地向ink吻了起来 

现场出现了欢呼声


3

晚上 ink把喝醉了的error背回到了error的空间来  并让error躺在沙发上

(error身上的酒味好大)ink想了想

正当ink要走的时候 他发现自己被蓝线缠住了

“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啊 我亲爱的inky~”

error充满磁性的声音 再加上他对ink的爱称  ink脸虹了

error把ink拉倒自己的面前 翻身把ink压在身下

“error!你、你要干什么!?”ink慌忙的说到

“干什么?hehe”error冷笑一声

“你应该很清楚的吧 我们当恋人已经2个月了    我想现在可以做了吧”error继续说道

“如果error真的想做的话…那也没关系 毕竟我永远都是你的”ink的瞳孔变成了两个粉色的心形

“哼、这可是你说的”

error吻向了ink的嘴 用舌头把ink的牙关节翘开 伸进舌头与ink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就这样他们吻了很长时间






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



时间齿轮
*屠杀线=) (当时没在意我到...

*屠杀线=)

(当时没在意我到画的到底是审判长廊还是哪)

*屠杀线=)

(当时没在意我到画的到底是审判长廊还是哪)

Undertale:Chaos账号
Flowey(omage花暂无...

Flowey(omage花暂无人设图)

*你在地下最好的朋友

*一朵“人畜无害”的毛莨,可以从地下伸出两根荆棘攻击敌人,因为用友谊颗粒攻击frisk,所以他和toriel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他会在各种地方跟踪你,他喜欢在遗迹中寻找自己(asriel)以前的踪迹,他能够摆出各种扭曲的脸,吸收六魂后会成为巨大的怪物—omgea flowey,用电视机代替头,身体全无,电视挂在一条直线的荆棘上,手臂用荆棘代替,电视能够摆出任何表情,用山羊头骨护着手臂

Flowey(omage花暂无人设图)

*你在地下最好的朋友

*一朵“人畜无害”的毛莨,可以从地下伸出两根荆棘攻击敌人,因为用友谊颗粒攻击frisk,所以他和toriel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他会在各种地方跟踪你,他喜欢在遗迹中寻找自己(asriel)以前的踪迹,他能够摆出各种扭曲的脸,吸收六魂后会成为巨大的怪物—omgea flowey,用电视机代替头,身体全无,电视挂在一条直线的荆棘上,手臂用荆棘代替,电视能够摆出任何表情,用山羊头骨护着手臂

黄酒咸鱼干
明信片,无水印,额……非商用随...

明信片,无水印,额……非商用随意?不过没人会用吧233

新年快乐啊

明信片,无水印,额……非商用随意?不过没人会用吧233

新年快乐啊

水星蛇

【SF】相信

→文筆差,OOC,意識流,整題而言意義不明。
→與其說是CP向...不如我又双叒叕在整理我為什麼萌這對。
→心情在寫的時候一直上下浮動,所以非常不穩定。
→然後...對!!這就是我理解的關鍵詞!!
→有問題歡迎提出。
→哦對,我打算把Hypo的故事跟我之前別的圈子的腿肉搬過來...介意的話可以先屏蔽我之類的?



Sans從很久以前就不相信童話故事了。

或許是在接觸物理之後,又或者是在再也湊不齊那張圖上三個人的樣貌那時,也有可能是從他察覺了時間線的變動開始。
也有可能骷髏寶寶的他就已經是個虛無主義者,所以他無所謂信或不信的。

但是每當那個早高過他不少的弟弟裹著睡衣窩在棉被裡,語氣含糊又困倦的問著兔子寶寶到底回到...

→文筆差,OOC,意識流,整題而言意義不明。
→與其說是CP向...不如我又双叒叕在整理我為什麼萌這對。
→心情在寫的時候一直上下浮動,所以非常不穩定。
→然後...對!!這就是我理解的關鍵詞!!
→有問題歡迎提出。
→哦對,我打算把Hypo的故事跟我之前別的圈子的腿肉搬過來...介意的話可以先屏蔽我之類的?



Sans從很久以前就不相信童話故事了。

或許是在接觸物理之後,又或者是在再也湊不齊那張圖上三個人的樣貌那時,也有可能是從他察覺了時間線的變動開始。
也有可能骷髏寶寶的他就已經是個虛無主義者,所以他無所謂信或不信的。

但是每當那個早高過他不少的弟弟裹著睡衣窩在棉被裡,語氣含糊又困倦的問著兔子寶寶到底回到家了沒有的時候,Sans依舊會半側過頭,輕笑一聲答覆著:
「當然了,paps。兔子寶寶安全的回到了家。」



對於由地表來到地底的天使這件事情,Sans還是持保留態度的。
他聽著Undyne嚷嚷著人類的靈魂當然會讓怪物重獲自由,也聽著Papyrus大喊著他會成為皇家侍衛,聽著Alphys說地表的女孩子都是天使,聽著Asgore說人類孩子的乖巧,他甚至坐在Grilllby's的吧台聽怪物們討論著關於未來的事情,最後帶著笑容賒了帳之後推門離開。

直到答應了門後女士那懇切又悲傷的請求為止,Sans從未對那個可能在數百年後又可能是下一刻就會落入地底的人類發表任何意見。

他似乎從不關心闡述著命運的歷史,也從不在意關乎著自由的未來。



所以那也只不過是個再平凡不過的一天。
沉重的積雪從細瘦的枝幹上滑下,恰巧平地摔在那底下的MK被砸中後大喊了一聲「唔哇!」,被遛的兔子、正在遛兔子的兔子以及正在觀察兔子遛兔子的兔子聽到聲音後連忙去幫忙,Sans順手拉了一把,終於從雪堆中掙扎而出的MK把滿腦袋的雪搖碎,抬頭朝他們道謝,還不忘說了句「別讓我爸媽知道。」
恍惚間的熟悉感令眼眶裡白色的光點不自然的閃爍了一下,隨後恢復成了溫潤的顏色。
隨口答覆的同時Sans轉頭望向雪鎮的入口方向。
差不多是工作時間了吧。



「對了,你是個人類,」—那個即將影響我們地底所有怪物的那名人類—「對吧?」

第八個降臨地底的人類一點也不像是傳說中的天使。
Sans看著對方抿起的唇角又揚了揚齒列本就誇張的弧度,隨意的擺了擺手,他看著對方斂下的睫毛輕顫,輕飄飄的建議著往那形狀剛好的檯燈後頭藏。

一點兒也不特別的一個孩子。
除了那顆艷紅的正心型之外毫無特殊之處的平凡孩子。

怪物們口耳相傳的故事和他親自承接的誓言讓倒心型靈魂的光芒明滅不定,最後在他說出下一句台詞前恢復為了先前黯淡的色彩。

所以這也不過是再正常不過的一天。



的確,沒有什麼可以刊入史冊的事情發生。
Sans藉著回音花低調的光線看著那個人類孩子朝他走近,人類斂下的眼中有隱晦的藍流淌。

眼眶微微彎起做出微笑的弧度,皇家巡邏隊的態度散漫而隨意。
「要去一趟grillby's嗎?」

他似乎是想對那個孩子說出些什麼的。
那一朵只活在聽說裡的花,那一些被折疊的時間軸所掩蓋卻不曾消失的事情,那一些怪物們對於TA的期許。
但是在視線落在停滯的火苗的第三秒,Sans還是感覺到齒間的話語轉了個彎,回到了漫不經心的用詞上。

Sans敏銳的感覺到了人類孩子帶著些許試探的視線,但是他從不打算對於自己的想法多做解釋。
「grillby,把錢記我帳上吧。」



沒有什麼遲疑的點頭讓Sans輕輕地笑了一聲。他揚起下顎向著他們要前進的方向示意,寡言的孩子習慣性的抿了抿唇後跟上他的步伐。

骷髏低沉慵懶的嗓音流淌於飯店裡悠揚的伴奏中,Sans淡淡地說著故事,一邊分神注意著聽眾的表情。
在蠟燭搖曳的火光映照下,人類的表情專注而寧靜,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表情。

這簡直是平淡到無趣的故事。
Sans想著,本溫潤的白色光點在暖色的火光下卻似乎冷的過頭了,他看著繃帶底下滲出的紅色,回想著一路上他所看見的畫面:仁慈、友情與笑容…
比起傳說,這簡直就是給幼童閱讀的繪本,只有無知的快樂和喜悅,讓一無所知的小孩子相信世界都是美好的,只要懷抱希望就可以持續前進,大家都可以「過上幸福快樂的美滿生活」——

「你 將 橫 屍 此 地 。」

他的聽眾啞然,這回喜劇演員說的笑話得不到任何人的捧場。
於是Sans收回所有思緒,將再次亮起的光點投向人類身後的怪物。

他沒有再多關注人類孩子的表情,只是不痛不癢的為那句話做出辯解之後轉身離開了桌子。
但是短暫的停頓後他轉過身,連指手套內的骨指微微摩挲,發出極細微的聲音。

「好好照顧自己。」
「因為有人真的很在乎你。」

在捷徑的另一端,白色的光點倒映著回音花的藍色。
…Sans從很久以前就不相信童話故事了。



站在虛偽的金色光芒下,Sans凝睇著人類籠罩在黑暗裡那一半的臉。

「LV.1」「exp.0」。

作為說明LV的怪物,Sans自然對於那一串字符所代表的意義。

這孩子或許並非那麼的平凡。
但是也只是這樣了。

他自不存在的胸腔中呼出一口氣。
「現在,你將面對這段旅程中最艱難的一道關卡。」
「如果你不願意奮鬥,那麼asgore將會取走你的靈魂並摧毀人類;」
「如果你選擇殺了asgore並回到地表,那麼怪物們將會繼續被困在地底。」

這是道無解的題目。

「當然,你可不是靠著放棄走到這裡的。」
「是啊,你有所謂的『決心』。」

這孩子的優點讓這段旅程多了這些歡笑,卻也讓這個結局避無可避。
無論結果如何他都可以理解這個孩子的選擇,因為那是被親手選擇的正確答案。

注意到人類孩子忐忑的攢緊了手中的樹枝,Sans望著由於使力而突出的指節半晌,補了最後的一句話。

「我們都寄望在你身上了。」
「祝好運。」



當Papyrus興奮的開始向著瀑布的方向奔馳的時候,Sans還有些愣神。
自家兄弟的嗓門讓他就算沒有關注也可以知道事情發展的進度——Undyne的告白信寄出去了,這可真是新奇。

他摸了摸還揣在口袋裡的手機,翻開來查看的時候裡頭的通話記錄還是跟他記得的一樣寥寥無幾,但是詭異的違和感讓他看了手機螢幕半晌。
他知道,或者說猜得到這股感受從何而來,但是微妙的相異處卻又讓他不得不再更仔細的思考一些——

還握在手中的手機猛地震了起來,快要沉入思維中的Sans回過神,就看到沒有頭像的聯絡人底下寫著陌生來電的電話號碼。

「SANS!!」
啊,他闔起左框:「what's up, paps?」
「沒有什麼UP,趕緊過來新家這裡!!」
「哦?」Sans漫不經心的答覆:「你在哪裡買了個新家?」
「SANS!!我沒有時間跟你胡鬧,我還有好幾通電話要打呢!!」

這通電話被掛斷的跟其打來時一樣的唐突,Sans闔著眼眶聽著另一頭規律的嘟嘟聲,想著在沐浴在金色光芒底下他上一次看到的人類孩子。
堪堪及肩的棕色長髮鍍上亮眼的顏色,斂下的、弧度溫和的眸在光線所賜予的錯覺著閃著細碎的光芒。
簡直——簡直就像眼淚一樣。



即使對於溫度並不敏感,Sans還是可以感覺到太陽無法被忽視的溫暖。

即便地底有CORE存在,Sans還是不禁覺得,太陽這樣的存在實在有些虛幻過頭了。
對怪物而言,或者說,對他而言。

太陽本身,或者說他站在這裡著太陽這件事本身,實在是太虛幻了。所以他儘早脫離了由於自由而歡騰著的朋友們,自己坐在崖邊,任由自己陷入恍惚之間。
即便身後傳來腳步聲,他也沒有回頭,只是保持著仰頭的弧度,直到對方停下了步伐。

「我以為你跟著tori走了。」
他突然的開口似乎嚇著了來者,鞋底在地面磨蹭發出細微的聲響。隨後來者在片刻的遲疑後向他走來,首先出現在視野的是條紋衫的衣角,再來是比他不知道小上多少的手,然後就是隨著動作微微晃動的褐色髮尾。

「Sans。」
小孩子的聲音還落在中性的範圍內,他聽得出來掩在故作平穩的聲音下那股緊張的意味。
「你相信童話故事嗎?」

沒有料想到的問題讓骷髏微微側目,卻只能看見對方斂下的、細細顫抖著的眼睫毛。
習慣性的扯了扯本就上揚的齒列,Sans將目光轉回火紅的夕陽上:「你相信嗎?」

柔軟的指腹摩挲著指下粗糙的岩石表面,雖然是自己提出的話題,卻花了一小段時間思索才開口答覆。
「我…我相信。」似乎是謹慎的揀選著用詞,Sans也不催促:「打敗壞蛋之後,大家都會滿足然後幸福之類的。」

比起聽到骷髏的答案更想要傾訴似的,更多的話語在陽光的傾瀉下吐露而出,細小的聲音似乎只要一恍神就要聽不到了:「所以我以為媽媽…我以為tori就是那個壞蛋。」

對此Sans只是輕笑了一聲。
十足十的荒謬卻又不怎麼幽默。
「但是打敗她之後,我只覺得很懊悔很…討厭。」沒有什麼更好的詞藻,單純的詞語承載了所有的惶恐和迷茫:「所以我覺得…我覺得我猜錯了,壞蛋不是她。」

「我決定把她口中的名字當作真正需要打敗的壞蛋。」其實他有沒有在聽並不重要吧,Sans分神想著,但是傾訴還在繼續,而他也依然擔任著聽眾:「但是…但是,即便打敗了他,我也沒有找到那個…大家都幸福快樂的結局。」

「直到現在…」
「……」

沉默。
Sans等了一會兒之後確定了沒有下一句之後才呼出那一口氣。
「frisk,」喚出這個名字之後他們都靜默了數秒:「我不相信童話故事。」

他意外的坦白讓Frisk抬頭望向他。
「我不相信所謂的,幸福快樂的結局。」

「當然,我還是很高興你帶著怪物們回到了地表,」他語帶安慰的補了這麼一句:「但是孩子,我想你也知道,這還不是結局。」
Frisk沒有反駁,觀察了這一路的Sans也知道這是個聰明而讓人省心的孩子:「這不是童話故事,frisk,」他頓了頓:「沒有所謂的——」

「…沒有嗎?」
被打斷也沒有惱怒,Sans只是順勢止住話語,反問:「我以為你也這麼想的?」

「Sans說過呢,」沒有回答,Frisk低低的開口:「『像我一樣放棄就好了』之類的。」

那確實很像他會想說的台詞。
「但是Sans也說過,『無論在何處都不要放棄』呢。」溫和的聲音帶著輕微的笑意,Frisk側過頭,讓Sans總算看清了那讓他錯看成淚光的細碎光芒。

「Sans,我還是想要相信童話故事,」這個句子聽起來執拗又幼稚,但是他什麼都沒有說:「我還是想要嘗試著去做我認為對的事情,我想要更多的愛(love),也想要得到所謂『幸福快樂的結局』。」

短暫的停頓,年幼的人類孩子習慣的抿了抿唇,然後輕輕地笑了。
「即便這是我的決心,但,這聽上去會不會不太不講理了一些?」
(It doesn't make sense at all, does it?)

破碎的記憶遲鈍的隨著那一字一句逐漸拼湊,Sans沉默了好一會兒,終是深深的呼出一口氣,抬手揉亂了那頭柔軟的褐色頭髮。
「是不太講理。」
(probably not.)

站起身的時候他感覺整身的骨骼都需要重新組起,令人牙酸的聲音隨著他調整肩膀的節奏響起,他低下頭,向著仍然坐著的人類孩子伸出手:「好了,該走了,」闔上左框,他輕笑:「我可不想剛回地表就被說保護怪物大使不當呢。」

Frisk笑著伸手搭上那過於厚重的白色手套,這一回他還來不及在手套裡塞好屁墊,但是他也不太引以為意。
或許是因為覺得未來還多的是機會吧。



Sans從很久以前就不相信童話故事了。

「爸爸,」關燈的動作因為這一句而聽了下來,Sans側過頭,看著窩在棉被裡的小腦袋迷迷糊糊的朝他發出疑問:「所以兔子寶寶回到家了嗎?」
他輕笑——即便Papyrus已經跟他的小外甥講過無數遍,但是他的小傻瓜還是喜歡向他求證。

「當然,孩子,兔子寶寶安全的回到了家。」

他關上燈之後輕手輕腳的闔上了門,轉過頭就對上妻子一雙斂下的、溫和的眸子。

他依舊不相信童話故事,也不相信所謂每個人都會得到幸福快樂的結局。
但至少他有了別的願意相信的事物,比如此刻他的幸福,也比如懷裡的人。

秦厘清喔。

【UNDERTALE/AU】两个人类

邪骨团预警 

去串门做客了 

上一篇文的沙雕后续

Horror仍旧是持斧二设 

大概是Murder的虐杀秀现场(? 

为什么Horror的世界里掉下来这么多人(? 


tips:内含大量作者本人对于Horrortale雪镇景色的理解性描写,并且在本时间线中Aliza已经成功脱逃……在丢了一只胳膊的情况下。

(已结合部分官方漫画

然后我个人觉得Murder应该会对Horrortale这个不是吃人就是被吃的世界相当感兴趣?

毕竟他那么痛恨人类。...


邪骨团预警 

去串门做客了 

上一篇文的沙雕后续

Horror仍旧是持斧二设 

大概是Murder的虐杀秀现场(? 

为什么Horror的世界里掉下来这么多人(? 










tips:内含大量作者本人对于Horrortale雪镇景色的理解性描写,并且在本时间线中Aliza已经成功脱逃……在丢了一只胳膊的情况下。

(已结合部分官方漫画

然后我个人觉得Murder应该会对Horrortale这个不是吃人就是被吃的世界相当感兴趣?

毕竟他那么痛恨人类。























“你之前说过,要和我一起,去我的世界里面,猎杀人类来着。”

“当然,为什么不去呢?我说过了,这可是多么疯狂而又刺激的点子啊,papy他会很高兴的。”

“papy?你的兄弟?他在哪里?”

“他就在这里啊,来,跟这位朋友打个招呼吧。”

“……”


哪怕Horror同样是个精神病,他也没有看到面前那个家伙所谓的兄弟。猩红色的眸子中流露些许疑惑,望着那家伙看向的方向,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真的,他比Killer那家伙还要疯狂。


这是Horror在一番权衡之下得到的结论。于是他重新挂上他那标志性的即将撕裂嘴角的咧嘴笑,朝着那什么东西都没有的地方点了点头。


“嘿,你好啊,papyrus。”

“嘿伙计,papy说他很喜欢你。”

“那可真是,万幸之至。”


——个鬼。你个肮脏的兄弟杀手。

Horror握紧了右手的斧头,斧刃上还有新鲜的血液。作为这个虚无世界里唯一一个还拥有着自己兄弟的Sans,Horror总是下意识地保持着自己的警惕。

为什么?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Horror很快便获得了Nightmare那个黑水章鱼的传送许可。对于Murder本骨突然表示要去Horrortale的事情,他仍旧恶劣的笑容中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惊讶。


“我还以为你会去那种相当完美的和平线路展开怨念大清洗呢。”

Nightmare耸肩,身上的黑色的油状物质借着空间重力的加持滴落到地上,很快便蒸发不见。


“你难道不嫉妒他们能够拥有这种结局吗?”

“你多虑了,我不在乎那些欢笑,我也不是立刻去屠杀搞exp。我有其他的想法。”

“heh,难不成你对那个脑子缺了一块的家伙口中的‘头狗’感兴趣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这样。”


Nightmare的表情一变。或许他在很早很早之前邀请Horror来到这个世界时就曾经尝过这个所谓“头狗”的威力。他缓缓地往后退了几步,以打开传送门的方式来掩盖他对这个他称之为Horror的家伙的些许忌惮。


不过Murder他居然会跟他……?

都是疯子没跑了。


“heh,真不愧是你啊……”


Nightmare清楚,Murder和Horror这两个怪胎似乎都有些精神问题。


送走了这两个看上去兴高采烈要办大事的家伙后,Nightmare总算是叹了口气。他扯了扯他头上那根悬挂着的蓝线,强行叫醒了上面正在睡觉的黑色骨头。

“喂,醒醒。你不觉得那个我带来的家伙很奇怪吗?”

“……ugh,我怎么知道,可又不是我带他过来的。”


Error对于Nightmare叫醒他一事感到相当不满。他瞬势往下一滑,不偏不倚将那只黑水章鱼砸了个正正好好,未等那家伙炸毛便用蓝线将他死死捆住。

“如果你要觉得他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就再叫一个疯子去看着他不就好了吗?非要去想这么多。虽然说你我的目标在基础上是一样的,但你也太过于慎重了吧。”

“还有,这个,是你把我吵醒的报复手段。”


Nightmare注意到线上有个没解开的死结。


“你把我缠起来我认了,但是这个蓝线为什么还是这么乱!!”

“!!我爱怎么整理我的蓝线怎么整理你个混蛋管的着我吗!!”

“喔,难道你鼓捣那些该死的编织物也是把这些线搞得这么乱吗?”

“你……!!”


Error身上的“ERROR”字样似乎变多了。被缠着的家伙一笑,这乱码近视眼似乎离死机状态不远了。于是他想着法子去让这个乱码混蛋过度愤怒而导致死机,这样就可以稍微清净一会了。

不过Error的提议似乎也不错。


到了最后Error没有死机,但还是把蓝色细线取了回来。Nightmare的触手不满意地上下抖动着,似是在抗议Error的暴力行径。


“在吗?”

“在的喔。”

“看来你很悠闲,我给你找了点事情做。”

“非常乐意效劳。”







Horrortale某一时间线。


“我们,到了。欢迎,来到我家。”

Horror拖着斧子走在前面。


“我来,带路。你最好跟在我后面,千万不要乱走。别的怪物,可能会把你,当做掉下来的人类,然后吃掉你。”

“我可以杀了那些想吃掉我的怪物吗?”

“最好,不要。”

“那如果我碰到人类呢?”

“……别杀了他,就好。”

“那真是太可惜了,不过我会控制自己的。”


Horror扶额。

这家伙真的是满脑子想杀戮想到疯了。


他并没有去闲心思去管他后面那个家伙到底有没有跟着他,但事实上后面这个家伙真的乖乖地跟着他来到了雪镇。来的路上听到了许多悉悉索索的声响,以及注意到地面上各式各样的鞋印,他狞笑。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雪镇养育了不少厄运当头的可怜人类呢。








这真的太疯狂了。

与其说是雪镇,不如说是“血”镇。

这就是Murder对于这个世界的唯一看法。


到处都是人类被拖行或是因断头断臂形成的血液痕迹。他的双眸似乎在放光,他是第一次见到能够这么残忍地对待人类的世界。


“heh,之前跟你说过。你,喜欢这里吗?”

“……bro,说实话。我真的太喜欢这里了,我喜欢这个可以把人类虐成这样的世界。”

“最近,掉下来的人类,蛮多的。不知道我兄弟他,有没有抓住他们。”


Horror去了别的地方找这个恐怖时间线里的Papyrus,倒不如趁这个机会可以好好的欣赏一下这里的景色。

抱着这种奇妙的想法,Murder独自一骨漫步在雪镇道路的正中央。红色的天空盖住了死气沉沉的雪镇,随处可见各种各样的人类血液躺在干净的雪地上。不知何时站在了那幢熟悉而又陌生却没关门的小屋前,他悄悄往里面看了一眼——很破旧了,似乎没怎么认真打理,宠物石头上也没有糖霜;厨房里敞开的柜子里似乎是一些即将腐烂还带有血块的肉,想必一定是属于人类的。


Murder惨笑。

他的家除去那些腐肉也是一样惨不忍睹。

但至少Papyrus一直在陪着他。


和Horror说的一样,确实有一些饿疯了的怪物会看走眼把他当做了刚刚掉下来的人类,使出了全身力气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因为答应了那个脑洞大开的家伙必要时刻不去击杀怪物,Murder只是用了手中一根白森森的骨刺便击退了想要一口吞下他的所有恼人的家伙。甚至有些眼力不好的怪物把他当成了Horror问他这几天去了哪里,被他一个龙骨炮逼退了回去。


——对哦。

Horror他好像瞎了一只眼,那他还能用这个名字叫做Gaster Blaster的玩意吗?


不能杀怪抢EXP,他相当烦闷地踢着地上的积雪。突然听到了什么声音隐隐作响,他朝着他左边微微一笑。


“……我很好,你大可不必担心。”

“……嗯?papy你说什么?”

“……不不,我答应过他不能乱杀东西的。”

“……你说的对。”


Murder抖了抖左手中由白变紫的锐利骨刺,兜帽下的红蓝审判眼运转亮出紫色火焰。他低低一笑,操控时停能力消失在了雪镇道路的正中央。

“horror那家伙说,最好不要。也就是说,事实上是可以杀的。”

“杀那么几个,得到几个exp,似乎也不影响这里的时间运转。”







“咔嚓。”


树枝和以前一样突然在空无一人的情况下突然裂开。失足掉到地底的人类惊慌失措,丧失了前行的方向。他刚刚从这个世界里近乎癫狂的慈母手中强行逃出,离开遗迹后,仍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帮助他。

他感到绝望。

这一切只是因为一次失足。


人类在寂静的雪地里慢慢走着,耳边总是能听到林风呼啸而过。他非常确定附近肯定有什么东西,但他总是找不到。

他已经被迫自卫杀死了几只,又可能是十几只怪物,获得了相当一部分EXP。听说外面有很致命的谜题,但他完全没有遇到。


这很简单,因为他迷路了。


他四处探寻着,发现前面好像有一个待着兜帽的蓝色身影,看上去很像是人类。他十分兴奋,认为自己发现了救星,努力跑向了那个身影。

然后他绝望了。

那个蓝色身影根本就不是什么人。


“hey,你好哇。”

Murder在看到这人类的下一秒疯狂的笑了。


*ACT

*Check

*A human  LV.3

*他好像迷路了,但这并不妨碍你什么。


LV.3。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人类已经开始动手杀人了,他可能没有动手杀掉遗迹里的慈母但是现在人类却开始补回在遗迹里没有获得的那些EXP吗?这个人类难道要开始一步步地积攒EXP获得LV再去毁了这个他十分中意的世界吗??人类难不成要去杀掉这个世界的Papyrus和带他来这个世界的恶趣味Sans来保证自己逃出去的可能性吗???难道他在自己主动改变历史进程前的所有事情将会在这里重演吗????

屠杀……重演?

屠杀重演?!

——屠杀地底的悲剧要重演了!!!!!

不可以,不可以让这个惨案再一次出现——


再下一秒,Murder的理智分崩离析。

他彻底忘记了Horror来时对他的忠告,左手一挥操控重力将人类死死地按压在地面上无法动弹。他用没系鞋带的鞋子踩在人类的头上,让人类无法抬头直视此刻Murder因理智崩坏而即将变形的红蓝左眸。兴许是愤怒使然,Murder的身体轻微地颤抖着,他好久都没有见过人类了,今天见到的第一个人类可真是让他十分兴奋。


“已经获得了这么多exp啊……我也想要,不如分点给我怎么样?”

“放心,这一点都不痛的,只是穿透你的心脏而已喔。”

左手已经出现了紫色的骨刺正缓缓落下——


“hey,伙计,等一下。”

一把斧子从右边猛地飞来,被袭击者一把抓住了斧子的把手。被物理方式强行冷静下来的Murder向右望去——脑洞大开的家伙带着他的弟弟回来了。他不禁感到一丝反胃,这个世界的Papyrus可真是让他,嗯,难以接受。特别是那两大排被腐蚀得乱七八糟的牙齿,想必一定是吃那些人类的肉导致的。


Murder斜眼望了望地上因为过度恐惧而失声的人类。

“我还以为有了等级加持,你们的肉到底会有多香甜呢。”

他把斧子抛给Horror,抬脚远离并撤走了重力,只是骨刺还紧紧的握在左手里。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怪物,这家伙给你处置好了,dude。”


Horror咧嘴一笑,向他身边的兄弟使了个眼色。

“好的SANS,我明白了!!HUMAN!看来你是迷路了!!我,伟大的PAPYRUS,将会引领你到达正确的地方,开始你的超级解密旅程!!你一定会度过一个相当快乐的解密时光的!!NYEH HEH HEH HEH!!”

Papyrus扛起了瘫软在地上的人类,临行前望了望站在一旁的Murder。


“你好啊,那个和我兄弟长的一模一样的家伙!但是我现在有急事,抱歉不能和你进行愉快的聊天!!”

这个被生活摧残得相当瘦弱的Papyrus跑的却是相当之快,一溜烟便不见了踪影。


“……你刚刚,差点就。”

“喔,这是我的错,真不好意思。”

Murder有些不满地收回了没有吸收到人类血液的骨刺。他拍拍手,打掉了落在自己身上的几片雪花。


“通过papy的谜题,是这些人类的,必修课程。”Horror将斧头扛过肩头,不合时宜地挂上一个天使笑,“不过,就算人类侥幸通过了,papy的所有谜题,他们也无法,离开雪镇。总是会有一个家伙,把他们的头,或者是手,砍掉。但我从来没有,发现过他。”

“但是,有一个小姑娘。heh,她可真是幸运啊,从地底世界里,悄悄逃走了,伤痕累累地逃走了。”


你嘴里面讲的这个砍人砍手的怪物怎么想都是你啊。

Murder暗自腹诽。


“或许你可以,和我一起去看看那个可怜人类,如何通过papy的谜题。”

“当然可以。”







Horror把斧头靠在了哨台的柱子边。他的左手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右手嵌入了右边黑洞洞的眼眶中;右眼早就看不见东西了,现在也只是个摆设,他经常这么干。Murder干脆坐在了哨台的顶部,望着远处清晰可见的一道道致命谜题,Papyrus现在和那个人类站在第三道谜题面前,兴奋与疲惫、完好无损与遍布伤痕形成了相当鲜明的对比。


“你们就是这么虐待人类的?”

Murder发了问,语气中满是不可思议。


“是papy出的主意。我基本上,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我失去了一部分能力,有些事情,也想不起来了。”

“反正那些人类,到最后,都逃不过被吃的命运。”

“……除了那个,叫aliza的,小姑娘。”


说到这里,Horror显然有一些懊恼,他可能在怨恨自己为什么丢掉了这么一条唾手可得的猎物。不过这份落寞的懊恼很快被惊喜所替代——

在他们的视线内突然出现了第二个人类。


一天之内出现两个人类,这是在场的两只骷髅想都没想过的事情。Horror静静往上暼了一眼,好的,那家伙看起来,相当亢奋。

“你过去吧。让你过个瘾。杀了那家伙。”

“好的,pal,感谢你的允许。”


就像上面说的那样,Murder简直不能再兴奋了。

他已经丝毫不去过问这个可怜的人类到底还有多少可怜的EXP,也不再去过问他有多少LOVE。他的骨刺已经很久没有啃噬过人类的血液了,他的龙骨炮已经很久没有撕咬过人类的躯体了,他的灵魂已经很久没有觊觎过人类的决心了,他的双眸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人类濒死前的表情了——


这种感觉,他好久没有感受过了。

贪图杀戮的美妙享受。


他放下了一切负担,跟身边的Papyrus打过招呼后的一瞬便来到了那人类的背后,寂静的环境中隐约出现了魔法波动而导致的磁场变换。硕大的龙骨炮闪耀着光芒,怒吼声中伴随着一个人类灵魂负隅顽抗的痛苦哭号。

然后那小不点连半点骨灰都不剩。


不过这个人类确实挺惨的,他刚刚从这个无人管理的黑色森林中找到了正确的路,迎面就被Murder当头一棒,失去了最后的决心能量,连仅有的几个G也被无情地掠走了。


“你个兜帽混蛋,你他妈至少留一点人类残肢做食材,留给我兄弟啊!!!!”

Horror在不远处的哨台里差点把自己的右眼洞扣出一道裂缝。


“我这是迟到了吗?”

很不巧,Killer刚刚打开位于该时间线的时空传送门便看到了人类灰飞烟灭的场面。这恰巧违背了Nightmare的意愿。空洞的双眸四处张望,在距离他大概半米的位置发现了他想要找的那个家伙——仍旧处于一种极度兴奋的状态,在尽情回味着刚刚秒杀了人类的快感。

Killer笑了。他抽出随身佩戴的小刀朝着对方的左胸口处扎去。或许是对方太过于兴奋以至于全身都处于活跃状态,Murder近乎是下意识地闪躲开来,随后便是两根骨刺挡在身前。


“你 凭 什 么 这 么 做 。”

Murder的左眼紫焰愈发耀眼。


“放轻松啦。Nightmare让我告诉你不要乱杀这个世界的人类而已,我们,是不参与屠杀人类的。”

Killer的眼眶中流出了之前就让Murder很是恶心的黑色物质。


“我们?heh,我们??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松地就跟着那个黑不溜秋的四爪章鱼吗?我又不是墙头草,我有我自己的想法。”

“你会的。”

“你就这么确定?要不要打一架证实一下?”

“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所以,你们两个,在这里争些什么!!”


两个针锋相对的骨头都没有注意到他们背后不知为何进入了暴怒状态的Horror。一直洋溢着微笑的Killer听到了那声咆哮后首次变了脸色,也懒得去过问Murder的感受,抓起他的手瞬间移到了另一处距离Horror的哨台较远的地方。

“喂,你们,别走啊。”

“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有关于人类食材的事。”


“……你把我的手放开!”

“如果你想变成那家伙的‘头狗’,尽管松手。”

“……他怎么了?”

“估计是看你没给他留个人类全尸什么的。”

“……淦。”

“放心,他时停能力不太好使。”


由此Murder确认了这个名叫Horror的脑子不太好使的骷髅无法使用龙骨炮的确凿事实。

回头可以拿这个损他。







Horror的气到后来算是消了,两个肮脏的兄弟杀手才出现在了Horror的眼前。Horror并不想看到这两个家伙同时站在自己附近,这让他觉得他兄弟的生命时刻不保。

对于出现了第三个和他兄弟长的一样的怪物这件事,Papyrus却显得相当惊喜。他从厨房里翻出相当之多的食材,为这三个看上去一样实际上互有差别的Sans做了一顿相当丰盛的午餐。


嗯,的确,相当,丰盛。

这真的不太好形容,但是确实好吃。







“hey murder。”

“干什么?”

“你下次还去吗?horror的世界。”

“……会去,再说。”

“哦豁,这么犹犹豫豫难道是不敢去了吗?”

“闭嘴。”
























fin.

老呱爱吃西呱皮
今天除夕了呢,大家除夕快乐呀

今天除夕了呢,大家除夕快乐呀

今天除夕了呢,大家除夕快乐呀

陸叁哩

复健ut

cross是大宝贝!!!!!👍👍👍

复健ut

cross是大宝贝!!!!!👍👍👍

墨龙

farr(法尔)的UT之旅(1)

*“emmm……这是哪里?”你抱着疑问想到

*​你环顾四周,这里是一间普通的房间,而你正站在一张床上

*角落里扔着一堆袜子,使你对这里的主人的好感度降了一个档次。一个垃圾龙卷风吸引了你的注意,这里的主人的神秘度上升了一个档次

*“咔嚓”​一声,门开了

*你看向门口,那是……一个穿着衣服的骷髅……

*“你是谁?”​那骷髅问到

*“嗷”你没有压抑住自己的本能​,叫了出来(你没有想到你居然想扑上去啃他)

*“呃……一只小狗?我可不喜欢……”​那具骷髅说到

*“嗷呜~”​你使用了*卖萌,但你内心正在MMP,因为你是一只纯正的狼猫,跟狗搭不上一点边,但你下意识的使用了*卖萌

*“呃……...

*“emmm……这是哪里?”你抱着疑问想到

*​你环顾四周,这里是一间普通的房间,而你正站在一张床上

*角落里扔着一堆袜子,使你对这里的主人的好感度降了一个档次。一个垃圾龙卷风吸引了你的注意,这里的主人的神秘度上升了一个档次

*“咔嚓”​一声,门开了

*你看向门口,那是……一个穿着衣服的骷髅……

*“你是谁?”​那骷髅问到

*“嗷”你没有压抑住自己的本能​,叫了出来(你没有想到你居然想扑上去啃他)

*“呃……一只小狗?我可不喜欢……”​那具骷髅说到

*“嗷呜~”​你使用了*卖萌,但你内心正在MMP,因为你是一只纯正的狼猫,跟狗搭不上一点边,但你下意识的使用了*卖萌

*“呃……你喜欢我吗?可是养狗会让我(骨)头疼”​那具骷髅说到

*你没有做出回应

*“好吧,也许我不应该和一只狗说双关。不过,认识一下,我叫sans”​那具骷髅…不…sans说到,并对你伸出了手…骨手

*你同样伸出手…爪子​回握

*“喔,你还会握手”​sans说

*你使用了*鄙视

*“呃……为什么我会从一只狗的眼中看到鄙视的眼神”sans

*你没有做出回应

*你一直都知道,sans对你这个凭空出现的小gou…狼猫十分警惕

………………………………

*“嗨,pups,你看我新养的狗”sans

*“哦!你知道我讨厌狗!”pups

*“这只不一样,他可是会握手的”sans

*“真的?”pups

*“真的”sans

*你看到pups向你伸出了手,同时你看到了sans那杀ren…狼的目光

​*你回握了pups,就像你没有看到sans的目光

​*sans赞赏的看了你一眼

………………………………

​*“heh,kid,你看”sans说

*frisk被吓了一跳​

*你看了frisk一眼,然后继续睡觉

*frisk盯着你看

*frisk继续盯着你看

*frisk看出了些什么,但她不想说

*“怎么了,kid?”​sans问

*frisk表示没什么

…OK,我们跳到一年后…

*frisk扯了扯sans的衣角

*“呃,kid,怎么了吗?”​sans说

​*“……”frisk

*你看不下去了,frisk在半个月前把你当成了树洞,你当时回了一句“我觉得你不该和我说”,然后你们说了一会话,成为了交心好友

*“她就是想和你说说话”你​说话了

*“咦!你会说话!”​sans惊讶道

*“当然,frisk也会说话,她早就和我交流过了”​你说

*“没错”​frisk说道

*sans石化了​,因为他一年都以为frisk不会说话,你只是一只普通的小狗

​*与此同时,你感到不妙

*“frisk,你不先去找pups吗?他今天还要和你出去玩”​sans微笑着说

*frisk感到她充满了决心(-_-),然后她走了

*你感到非常不妙

*“那么,小狗,我们来谈一谈吧,你不会想有一个bad time的”​sans“核善”的说到

*“你无动于衷

*“你的名字是什么?”​sans问

*​你无动于衷

*“你不会想有一个bad time的,对吧”​sans一边说一边开了审判眼,他的GB炮已经对准了你

*“……”​你怂了,并妥(鄙)协(视)的看了眼sans,你告诉他你是狼猫

*“狼猫,那是什么?”sans问

*你没有说话

*sans知道这个问题有一点弱智,所以他转移了话题

*“你的名字是什么?”​sans问

*“farr(法尔)”​你回答道

*“年龄?”​sans问

​*“你确定要知道?”你说

*“别废话”​sans说,他的GB炮开始蓄力

*“好吧,我4675岁了”​你说

*​“说实话!”sans的GB炮已经蓄力完毕了

*你的怒气值上升了

*你一口吞掉了sans的GB炮

*​你解析了GB炮,获得了能力“GB炮”并自动衍生出“审判眼”等一系列能力

*你改善了​这些能力,使它们更适合你

*你解锁了“曾经的能力”​

*sans蒙了,这正是你想要看到的结果

*你变成了人形,当然,你看起来只是一个人形的怪物

*“呃,或许我们该友好相处”​sans说

*你不计前嫌的对他笑了一下(,并在心里模拟了sans别你杀死的100种情形,但你只敢想一下,就连你都没有毁灭原杉的权利。因为你在4600年前删掉了所有人的这项权利)​

*你和frisk一样,有选择性的说话。但你一旦开始说话,就再也停不下来了​(因为你是一个隐形话痨)

*你和sans交流了很长一段时间(刚开始sans说了一个双关,又讲了一个笑话,最后问了你一个脑筋急转弯。你没有忍住,开始说话),你觉得自己像一个傻子,你对外界毫无了解

*你获得了“无所不知”​的能力

*你获得了“无所不能”​的能力,你开放了自己的权利,这使你能杀死sans,但你不会这么做,你觉得这个会说双关,会讲笑话,会恶作剧,会出脑筋急转弯的骷髅很友善

*sans获得了“farr的友谊”​

*你打算和sans一起恶作剧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我下回分说

第一次打了这么多字,我对自己有信心,我会压下我的懒癌晚期的(๑•ั็ω•็ั๑)大概吧

下期再见,决心脸(ง-_-)ง加油!

墨龙

farr(法尔)的UT之旅(O)

*这里什么也没有,好像是被farr吃掉了

好吧,我承认是我把内容喂给farr的,但farr真的吃的很开心……

emmmm,开个玩笑

下面介绍一下本文

1.私设:狼猫,字面意思,狼和猫的结合体谁叫我不会起名

2.私设:farr,创造者,混沌中立,4675年前突然出现。拥有所有的“权限”,所有的“能力”。有一些怪物是他创造的,并存在于所有的AU中。他几乎什么都吃,讨厌胡萝卜、一部分豆制品,喜欢所有sans喜欢的东西,唯二害怕的就是节肢动物👻

3.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4.OOC警告

5.如果不介意的话,就请看下一篇文章吧(๑•ั็ω•็ั๑)

*这里什么也没有,好像是被farr吃掉了

好吧,我承认是我把内容喂给farr的,但farr真的吃的很开心……

emmmm,开个玩笑

下面介绍一下本文

1.私设:狼猫,字面意思,狼和猫的结合体谁叫我不会起名

2.私设:farr,创造者,混沌中立,4675年前突然出现。拥有所有的“权限”,所有的“能力”。有一些怪物是他创造的,并存在于所有的AU中。他几乎什么都吃,讨厌胡萝卜、一部分豆制品,喜欢所有sans喜欢的东西,唯二害怕的就是节肢动物👻

3.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4.OOC警告

5.如果不介意的话,就请看下一篇文章吧(๑•ั็ω•็ั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