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ut

12.1万浏览    9637参与
是混乱呀

穿越到UT感觉有点玄幻

[图片]

摸摸自家AU衫。主角本来也画好了但是没脸拿出来(?)明天摸其他的。说真的我好垃圾:-D

说真的,我真是没想到遗迹外面的天气这么冷,早知道就不推脱托丽尔给我的衣服了,可是也没有现在就回去的道理并且大门已经锁上了我也回不去了。所以我只能哆哆嗦嗦的前进

  我感觉有什么在盯着我,但是扭头一看却什么也没有,这使我很害怕,以至于越走越快,在马上经过一座桥的时候,从后面发出踏踏的脚步声,说真的,我现在全身都僵住了,并且在发抖。

  “人类,你不知道怎么和新的朋友打招呼吗?

  “?”听到这时,我就...

  

摸摸自家AU衫。主角本来也画好了但是没脸拿出来(?)明天摸其他的。说真的我好垃圾:-D

说真的,我真是没想到遗迹外面的天气这么冷,早知道就不推脱托丽尔给我的衣服了,可是也没有现在就回去的道理并且大门已经锁上了我也回不去了。所以我只能哆哆嗦嗦的前进

  我感觉有什么在盯着我,但是扭头一看却什么也没有,这使我很害怕,以至于越走越快,在马上经过一座桥的时候,从后面发出踏踏的脚步声,说真的,我现在全身都僵住了,并且在发抖。

  “人类,你不知道怎么和新的朋友打招呼吗?

  “?”听到这时,我就顿住了,毕竟我都不知道你是谁什么时候成为朋友的?

  “所以,请转过身来跟我握手好吗?当然我不会伤害你的。

  事已至此我只能照做,我转过身去,便看到了一个……很矮的骷髅?说真的他很奇怪,眼睛是黄色的六芒星,头戴贝雷帽虽然他可能并不是画家,身上穿了一个类似于小红帽的衣服只不过是紫色的罢了,裤子看起来很普通,只是个蓝色的长裤而已,嘴角带着微笑,但感觉这个微笑只是个很公式化的笑容。我看了看他的手,并握了上去。

  “啪叽”

    “…………”我默默地看着我手上粘上的巧克力酱默默无言

   “哈哈,在手上藏巧克力酱的把戏总能让人吓一跳不是吗?做个自我介绍,我是sans,骷髅sans,当然你也可以叫我wish,以及你不想要浪费食物的对吧?”这个名叫wish的骷髅这样做了自我介绍,甚至他还看了看我满手的巧克力酱,话说我变成这样到底是谁造成的啊喂?!!还好意思说我浪费食物。

  “开玩笑的,毕竟那样有点……你懂的。”他笑了一下后耸耸肩又是想到了什么后面部又变得一言难尽了。

  “你好wish,我叫……××,是一个人类。”我这样做着自我介绍

  “那么你好××,不过我觉得你要通过这座桥了,你可以看到那里悬挂着一个大笼子,那是我兄弟做的,为的是抓住人类,但是你不用害怕,因为他把笼子做的太宽了,谁都可以走出去。”他半闭着眼睛说着。

   我慎重的考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然后走上了那座小桥,果不其然笼子掉了下去。然后……我就出去了,走过桥后,我又见到了wish,他刚刚不是在另一端的吗?!我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果不其然那里什么也没有。

  “嘿,说真的,你……额,能不能躲在那盏灯的下面,因为我貌似看见我的兄弟过来了,拜托了好吗?”他这时开口了,并且开口就是这样的重磅消息。“草。”我再次骂了句脏话,但还是躲在了那盏灯下面。

  “额……嘿兄弟你怎么来了?我记得你应该在帮助别人实现愿望吧?”wish略显尴尬的挥了挥手“哥!你应该知道为什么我会来吧?整整三天了,你还没有调整好你的状态!如果有人类从这里经过怎么办!!”从另一条道路出现的骷髅明显的比wish稚嫩,个子也比他矮了不少,身上披了一个连帽斗篷,后背带了一个木头做的法杖?貌似正中间有一个星星装的能量体,这个骷髅正叉着腰,鼓着腮帮子(鬼知道为什么骷髅有腮帮子),甚至还跺了跺脚,显得甚是可爱。“嘿,别这么说,明明我早就调整好状态了。”wish挠了挠脸,“你说的调整好状态的意思就是整天无所事事,甚至比以前更懒了?!!!”小骷髅貌似听到wish的狡辩似乎更加生气了。“嘿,pray,你知道吗,今天我可是做了一篓子的工作。一“骷”篓子”wish闭上一只眼睛,双手无奈的耸了耸嘴角的笑意扩大。“我讨厌这个笑话!诶,果然指望你是不可能的了。不过如果你要看到人类一定要告诉我哦!”pray老气的叹了口气。“OK,不过话说回来你的法杖发光了,我想你要去工作了”wish指了指pray背上的法杖挑了挑眉。“哦!那好吧,看来我不得不走了。以及sans你多涨点“骨”气吧。我走了”说完pray就扭过头去走掉了。“好了kido你可以出来了,我兄弟已经走了。你也可以继续赶你的路了。当然如果你不想赶路那你就要多听听我这只无聊骷髅说出更多更无聊的笑话了。”我从灯后面走了出来,原来那个就是这只骷髅的兄弟吗?感觉蠢蠢的亚子。“不过还请等等,我能请求你一件事吗?最近我兄弟一直在寻找人类,倒不是我们这里没有人类,他只是想找一名新的没见过的人类来实现愿望(当然他并没有无所不能的能力),可能他的做法有些额……太极端?不过他并没有恶意。”我刚想离开这里就听到wish的这种请求,我想了想然后冲他点点头。

  “哦!那真是大感谢。如果可以的话作为回报你可以让我做一些事情,只要不是一些不好的事情就行,当然废脑子的也不行毕竟我很懒的。”wish激动的抱了一下我,原来怪物都如此热情的吗?我就这样神情恍惚的离开了这里。

  



   草。我感觉我好屑。不过里面有些对话出自游戏里面。说真的我不太懂双关语但的确挺搞笑的。

今天依然桀骜不驯

进步了一点,芥末番茄的情头?

进步了一点,芥末番茄的情头?

艾丽子~

酒吧(小梦AI+作者)

信或者不信🌚这是里有一半小梦AI写出来的

我看到时候都震惊了


以下正文


天呐,这个世界真tm疯狂。

上夜班的Frisk时常这么想着,在她上班的时间点,就连在吧台透过大门口橱窗也能看见三条街区外闪着的火光。

Frisk一边擦着杯子,一边环顾着四周。酒吧一点都不冷清,三三两两带着黑帽的人分散的坐着。

通常这个时间酒吧里不会一个人工作。就算在半夜客人很少,为了安全起见每个老板都会留下至少一个男性员工下来。可是,那天杀的应该和她换班Wayne和另一个女员工开着不知从哪里借来的宝马车去五环外的海边游玩去了。

而她,就算把这件事情报告给了老板,他给出的唯一解决方案是:让她代替他俩干...

信或者不信🌚这是里有一半小梦AI写出来的

我看到时候都震惊了


以下正文


天呐,这个世界真tm疯狂。

上夜班的Frisk时常这么想着,在她上班的时间点,就连在吧台透过大门口橱窗也能看见三条街区外闪着的火光。

Frisk一边擦着杯子,一边环顾着四周。酒吧一点都不冷清,三三两两带着黑帽的人分散的坐着。

通常这个时间酒吧里不会一个人工作。就算在半夜客人很少,为了安全起见每个老板都会留下至少一个男性员工下来。可是,那天杀的应该和她换班Wayne和另一个女员工开着不知从哪里借来的宝马车去五环外的海边游玩去了。

而她,就算把这件事情报告给了老板,他给出的唯一解决方案是:让她代替他俩干两倍的活儿,也算工资。

是的,就算身为女人,长相不惊艳的她唯一的价值就只能是多干活了;这一点从而那个花花公子Wayne从未和她搭过话就能看出来了。

Frisk原本期待等着这一夜平安结束,拿着三倍工资回家后,就开始寻找新工作。

她天生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愿望破灭了。

“晚上好”这一切都从那不知何时坐在吧台边上的男人向她搭话开始。

Frisk抬头看了一眼,嗯?是个怪物?

是一个骷髅怪物。

他很高,身型也很宽。手掌很大,刚把一只雪茄从嘴中拂了下来。他的牙齿很锋利,右上角的一颗金牙闪着莹莹的光。脸上没有眼睛,那是骷髅的两个眼窝,中间的瞳孔是一个红色的亮点,衬的身穿的黑色西服都透着红色。

就算在这个怪物与人类共存的世界,怪物应该不会来到人类街区才是。

“我叫Sans”他笑着,低沉的嗓音混着吐出的那口红色的烟传到Frisk的耳朵里。

"你好Sans先生。"Frisk微微鞠躬,"请问您需要什么喝的嘛"

"不用"Sans笑着摇头。

没什么事情来到我这里干什么?我可不认为我这个小小的酒保能够吸引到这位先生。

Frisk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她只能静观其变,她不相信一个怪物会主动来找自己聊天。

Sans笑着看向Frisk。

"我只是觉得你长得很漂亮。"

"谢谢夸奖"Frisk道,

"我也觉得您很英俊"

“你知道..”Sans拿着雪茄的手在桌边弹了一下“我原本以为这里的服务生不会只有你一个”。

"请问...什么意思?"Frisk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的工资应该不错才是。"Sans用着很轻松的语气“毕竟酒保不是你在这段时间的唯一工作”


Frisk挑了挑眉,不明白这个人是怎么认为她是干那种工作的


"你误会了Sans先生"

Sans笑了笑

Frisk回了一个微笑 "对不起Sans先生,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我只是个普通的酒保而已。"

"是吗?"Sans看着Frisk的笑容,不置可否。

Frisk继续微笑着,这样的怪物得罪不得。


随即Sans耸了耸肩。

“你叫什么名字”


...“Frisk”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真名

她胸前的名牌就写着这个名字


“Frisk...是个好名字”

"你还不知道我的姓氏吧?"Sans看着她

"不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酒保。"Frisk依旧笑着。


"你应该知道,我叫Sans·Wingding。"Sans伸出了右手的食指在桌面上划了划。

"谢谢您告诉我”

"这就是我要说的话了,再见"Sans说完,就站起身来。

"您慢走。"弗雷丝珂说着,脸上还是挂着微笑

看着衫斯走远,弗雷丝珂才松了一口气。


Sans·Wingding,Sans·Wingding。


这个人的姓氏真的好熟悉,在哪里听到过呢?



"喂喂,Frisk!"

这个声音让她一震,但是又恢复了笑容


呵呵,又是和刚刚那个怪物一样的货色,看样子她还是躲不掉


“我去,这个酒保长得也不怎么样啊”那个戴礼帽的人满脸鄙夷说“我还以为刚刚那个人问她的名字,肯定因为她是个不错的货色”


Frisk笑容快僵了,她不想理睬这些人,但是她也不想就这么丢了自己的性命。

要知道,他们所有人都带着枪呢。

“承蒙您的关照了,请问您需要我为您再续一杯饮品么?”Frisk企图转移话题。

"算了,这杯不需要了"带着帽子的那个男人摆摆手,站起身

"不过"

他夸张的笑了笑,走到Frisk的面前,用整个酒吧都能听到声音说:"今天我的心情非常不错,要是你这样的人能在我床上跳上几段舞,让我找些乐子,我绝对不会吝啬我的钱"


酒吧哄堂大笑


Frisk知道她必须硬着头皮上了,好在她知道如何应对。

“请原谅我无法答应您的请求,我的男友与我今晚有约”


她清楚的知道,这种把女人看得低人一等的男人,是多么的自认清高。他们不屑于和其他男人共享女人。

那个男人嘴角撇了撇

就在Frisk认为他已经放弃的时候,他突然掏出一把手枪指着她的脑袋

“这话?我可不爱听”

而明显坐在与这名男子相反的另一侧的人,都慢慢把手伸进了外套中,凝视另一侧人们。



完蛋了


Frisk汗已经流下来了

她早该发现的,这是两个黑帮约定火拼地点。这个和她搭话的男人,并不是看上了她,只是为了条子过来调查的时候,有一个最初开枪走火的借口而已。

很不幸,她将成为这场火拼的牺牲品。


那个男人嘻嘻笑了一下,板机上的食指随机一动


真他妈倒霉


“砰!”枪响了


但是射中的不是她的脑袋

那个男人应声倒地,然后Frisk看到了那不久前还坐在吧台的高大骷髅

Sans举着枪就这么走进来,再怎么看不出来感情的骷髅眼窝中里满是冰冷的寒光


Frisk就算再镇定,现在也忍不住打哆嗦。

这是个杀人如麻的魔鬼。


“砰!”

他的第二枪居然不是冲着她来的。


在酒吧另一侧的一个人也倒在了地上

Sans的眼窝的红光越来越深,泛着荧光的红雾从里面慢慢的溢出来


------------------------

在第三枪开始之前,Frisk就躲到了吧台下方的酒柜中。


她紧紧的闭上眼睛,枪声在耳畔响起


呵呵,猜猜酒吧里最安全的现在是谁?是她,还有她身旁的这堆酒。

 

血腥味越来越浓。有好几次她都能感觉到有人从这个柜子前面跑过,倒下,被拖走。


她只希望没有任何人觉得武器不够,而想到她身旁的这些酒瓶


.......


不知过了多久,酒吧内安静了下来


安静到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


而那个脚步声,慢慢的走到了她面前的柜门外


上帝仿佛没有听到她内心的祈祷


门被打开了,她看到了Sans浑身是血的身影


Sans抹了抹手枪上的血,把它插回腰间,随即他坐在柜台门口的地上


他就这么看着她


Frisk不敢抬头看sans的眼神。

"我想我们应该谈一谈。"他的声音很平静

"我不认识您,先生。我也不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我只是一个酒保,请让我回家吧。”

Frisk知道她现在颤抖求饶语气是多么可笑,他没有任何理由放她走。


“你的男友叫Wayne,对么?” 他突然蹦出了这样一句话


Frisk愣住了,Wayne有很多名女友,其中一个就是今天原本要和她换班的那名女员工。


她好像隐隐感觉到了,如果现在他面对的是那名女员工,她会已经被一枪打死了


“不..不是的,他不是...我的男友” Frisk的每一个音节都在哆嗦,她的头还是低着。


Sans的声音顿了顿。Frisk用余光看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叼到嘴上点燃,吸了几口后吐出烟圈,

"那么,他现在去哪里了”他说”而且,现在不是你的工作时间对么”


“他和..原本要在这个时间上班的女员工去海边了..”Frisk已经快喘不上气了


Sans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又笑了笑,把烟蒂扔在地上,然后用脚尖捻灭了,再狠狠地碾压。

"事情变麻烦了啊”

老商言今天也在集训中
你在宿舍怎么不穿c啊 面对穿c...

你在宿舍怎么不穿c啊

面对穿c做家务的舍友

我还是太天真

你在宿舍怎么不穿c啊

面对穿c做家务的舍友

我还是太天真

Yu羽歌

Nightmare:“Cross君 …♡”

Cross:“...………  //////前辈!!!请好好穿衣服!!!!\\\\\\\”

哈哈哈,来点小情侶日常


Nightmare:“Cross君 …♡”

Cross:“...………  //////前辈!!!请好好穿衣服!!!!\\\\\\\”

哈哈哈,来点小情侶日常


最SB的金兔
mmp快过年了亲戚那一堆找我画...

mmp快过年了亲戚那一堆找我画画的

真就把我这个金兔的时间不当时间了?

我真想一个玩具熊四代梦魇弗莱迪糊上去了事(╯‵□′)╯︵┻━┻

我那还有一堆稿子没画完,自设au剧情也没写完

结果那群家伙

     过!年!就!要!

拜拜了,我要去赶稿子了(´;︵;`)

mmp快过年了亲戚那一堆找我画画的

真就把我这个金兔的时间不当时间了?

我真想一个玩具熊四代梦魇弗莱迪糊上去了事(╯‵□′)╯︵┻━┻

我那还有一堆稿子没画完,自设au剧情也没写完

结果那群家伙

     过!年!就!要!

拜拜了,我要去赶稿子了(´;︵;`)

归零.

差别巨大的草稿成品

我真是疯了才搞这张

差别巨大的草稿成品

我真是疯了才搞这张

汽水味的刨冰360°起飞
是点图!!!! 第一次用手机画...

是点图!!!!

第一次用手机画 ( )

是点图!!!!

第一次用手机画 ( )

微信就在原文里好好看看

代购繁花flowerfell原著/ffc/sf漫画

老规矩flowerfell 35r也就是五美元价格随汇率增加或减少  有支付作者的截图 有中英两种 原著+番外


ffc 也就是flowerfrisk collection 此文是经繁花授权的同人 文nsfw向 补足各位想吃肉的遗憾 买收搬运翻译 费15r


sf漫画本


衫福小合集页数很多 三本一起卖 25r 


衫福(underfell)15r 


v linwanyan1221


繁花原著我不赚一...

老规矩flowerfell 35r也就是五美元价格随汇率增加或减少  有支付作者的截图 有中英两种 原著+番外


ffc 也就是flowerfrisk collection 此文是经繁花授权的同人 文nsfw向 补足各位想吃肉的遗憾 买收搬运翻译 费15r


sf漫画本


衫福小合集页数很多 三本一起卖 25r 


衫福(underfell)15r 


v linwanyan1221


繁花原著我不赚一分钱 全部支持作者 帮大家代购也希望大家多看看我自家翻译作品 ffc 目前国内中文版除了我其他人是没有的 月底了也想赚点工具钱


如果没加或者没回 请耐心等待 高三党正在上课 晚上就回了

Reality·现实☭

【UT】带着两个游戏跑到另一个游戏里是什么鬼啊?!

怎么说呢,现在去看以前的地方会发现很多漏洞,可能会来一波大的精修。

我尽可能的不ooc吧...这一章出场人物有点多。

两年了,才写到十一章......


-第十一章-

再睁开眼时已经换了一个地方了。

你在观察周围环境同时还暗暗心惊。

Ink的这种能力实在奇怪......就算是按照游戏的套路来讲,空间类技能都是近乎大招的BUG,而且放之前的前摇都很麻烦,然而Ink随手往地上画一笔就成,几乎随地乱放。

一般这种类型的人都是法师。可你之前明明见到他以如此敏捷的速度攻向Chara,怎么看都不是一个法师该有的速度,更何况那根巨大的笔又不能当作法杖,绝对是用于近战攻击。

如此看来的话,只...

怎么说呢,现在去看以前的地方会发现很多漏洞,可能会来一波大的精修。

我尽可能的不ooc吧...这一章出场人物有点多。

两年了,才写到十一章......


-第十一章-

再睁开眼时已经换了一个地方了。

你在观察周围环境同时还暗暗心惊。

Ink的这种能力实在奇怪......就算是按照游戏的套路来讲,空间类技能都是近乎大招的BUG,而且放之前的前摇都很麻烦,然而Ink随手往地上画一笔就成,几乎随地乱放。

一般这种类型的人都是法师。可你之前明明见到他以如此敏捷的速度攻向Chara,怎么看都不是一个法师该有的速度,更何况那根巨大的笔又不能当作法杖,绝对是用于近战攻击。

如此看来的话,只要他有攻击你的意图,就算是四个你加在一起都打不过。

从某种角度上感到了自己的弱小呢......

这里不是你们之前去过的地方,甚至于什么都没有。严格意义上来讲,这里是一片会不断延伸的空白。

”好了,我们到了。“Ink停下了脚步,

”?“你疑惑地看向前方,然而什么也没有,依然是那一片空白。

”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痛......准备好了吗?“Ink突然笑起来,你鬼差神使地点了点头,摆出了一副认真的姿势。

突然就像天空裂开似的,视野一下被带着血感的白色强行填充。等你再回过神的时候,灵魂已经被强制性撤出了身体,散发着温和而断断续续的光。自己的身躯被数十根长骨贯穿,痛感累计在一起已经成为了麻木的绝望,光能也在同时急剧下降,最后你的身躯失去了光亮。你想要质问,想要吼叫,然而什么也没发生,你甚至无法死去,光之子坚韧的身体在这种时候几乎是一种诅咒,他没有攻击到你的心火,你无法死去。恍惚间眼角的余光看见Ink的表情,那是一种类似于欲言又止却又不得不说的表情。

真是和谁相似呢......

Ink透过自己的视角可以清晰看见你的HP正在以一种奇怪的速度下降。正当他以为你就要死去的时候,却突然像是触发了什么奇怪的机制,你的HP卡在了最后一格,1/20,并且没有再表现出要下降的趋势。

”抱歉,我不得不。“Ink对着你抬起了手。

一根尖锐的骨刺穿透了你的身体的同时贯穿你的灵魂。

你死去了。

然而你并未失去意识。

蓝色的小小光点发出灿烂的光芒,升上天空直到完全消失无法看见,而与之同时进行的是你的身躯骤然失去了最后一点生机,从面部开始碎裂,最后变成了一些小小的黑色的石头。

Ink就这样盯着你最后的残余物,直到那蓝色光点升上天空,他才收起了骨头,走在你死亡的地方,仔细观察。

没有血液。你没有血液,这不像一个人类,但你死之后却没有变成尘埃,反而留下了一些黑色的石头。Ink捡起一块碎片试着按压,非常坚硬。

等等,这是什么?

Ink愣了半晌。一个散发着温和光芒的方块正悬浮于他的手心。粗糙的像素点在上面组成了一个泥土和草的结合体。


你再一次坠落了。

再一次回到了那片小小的花田。

而且正如你第一次坠落,你的手心里仍然有着一张纸。

【如您所见,您已经死亡过一次了,回到了起点。】

【为防止您感到诧异,每次您死亡,您获得的权限都会往上开放一个等级,以保证您尽量避免死亡。】

【祝您接下来的旅途愉快。】

你愣愣地看着这张纸在你的手心自燃成灰烬,然后你条件反射地点开了mc的界面。

突然出现的生命值和饱食度让你感到害怕,条件反射地点开了背包却只发现了之前放进去的东西。

为什么...?


TBC

我死了。

剧情真的有很多BUG.....

月某人

那啥

color sans 是谁

求科补 ( ) 

color sans 是谁

求科补 ( ) 

ut的新人

报应 最高难度已开启(7)

“*❤️难度”

“Easy

Normal

Hard

❤️THE HELL”

随着torso按下按钮,一切随之改变....

“喂...你认真的吗?这样不会像错误传说中的frisk制造出大麻烦出来?”DB!papyrus问道

“*那是差错传说,glitchtale,不是errortale!"

“是吗?我搞错了...”DB!papyrus为自己说错了而感到抱歉

“*你还是没变,paps.”torso感叹道

“*安心吧,我不一样,这只是把负能量集中在一起来消除。”

在torso的世界里,他在学校里没有任何朋友,除了frisk,betty.还有paps是关心他的...

“*❤️难度”

“Easy

Normal

Hard

❤️THE HELL”

随着torso按下按钮,一切随之改变....

“喂...你认真的吗?这样不会像错误传说中的frisk制造出大麻烦出来?”DB!papyrus问道

“*那是差错传说,glitchtale,不是errortale!"

“是吗?我搞错了...”DB!papyrus为自己说错了而感到抱歉

“*你还是没变,paps.”torso感叹道

“*安心吧,我不一样,这只是把负能量集中在一起来消除。”

在torso的世界里,他在学校里没有任何朋友,除了frisk,betty.还有paps是关心他的了。

那些活生生怪物、人,竟然只是他们的玩物吗?!

在意识到那点后,他就决心利用作者为自己设计的实打实的设定打造一台穿梭时间线的机器....

此时,因torso的关系,GT frisk知道了部分时间线,也意识到自己是其中之一的人物,还穿梭到原本不属于邪骨团所知晓的AU....

....

此时....

“*这可不好!要赶紧治疗”kosoyaluo看着濒死的ne竟开始担心起来

怎么说,他们都是曾经互相帮助、奋斗的人类,难道真的会有人像书中的agate仅仅因为意见不同而杀害自己的亲弟弟吗?

“*哎呀...明明是种族歧视的人却对对自己有好处的人假装关怀吗?”在frisk旁边的Betty暗暗讥讽道。

“*看到你这样的人我就很来气!”betty将手中的能量波发射出去

(未完待续)

黑色塑料袋

是nm〈抄〉

原衫

还有一个💣〈艹〉

是nm〈抄〉

原衫

还有一个💣〈艹〉

是混乱呀

穿越到UT后感觉很玄幻

  我现在在跟一只蛙吉特大眼瞪小眼,至于为什么我懒的说了反正就是托丽尔说什么让我一个人自己走出去什么的然后就带着艾斯利尔走了,毫不留情的那种。所以才有了开头那一幕。其实根本没什么好怕的不是吗?只是一只青蛙罢了……


救命简直怕死了好吗?我已经吓得快要走不动路了,谁能救救我啊,help me!!“人类,……”还没等他说完我就风尘仆仆的跑了,跑的比兔子还快。所以也没有注意到那个金闪闪像星星一样的存档点,可能是只顾着跑了,根本没看路,所以我成功(并不)的掉了下来。但还好下面是落叶,我没有被摔个粉碎性骨折。但摔下去也并没有捞到好处,摔了个狗...

  我现在在跟一只蛙吉特大眼瞪小眼,至于为什么我懒的说了反正就是托丽尔说什么让我一个人自己走出去什么的然后就带着艾斯利尔走了,毫不留情的那种。所以才有了开头那一幕。其实根本没什么好怕的不是吗?只是一只青蛙罢了……









救命简直怕死了好吗?我已经吓得快要走不动路了,谁能救救我啊,help me!!“人类,……”还没等他说完我就风尘仆仆的跑了,跑的比兔子还快。所以也没有注意到那个金闪闪像星星一样的存档点,可能是只顾着跑了,根本没看路,所以我成功(并不)的掉了下来。但还好下面是落叶,我没有被摔个粉碎性骨折。但摔下去也并没有捞到好处,摔了个狗吃屎,“草。”我忍不住骂了一句。


  还好,那里有一扇可以上去的门,不然我可能要给托丽尔打电话了,哦,至于电话是谁给的,当然是托丽尔啦。虽然手机感觉很老式吧。

  

  上去之后经过几十次的实验终于过了这个迷题,说真的我感觉我满嘴都是树叶了。在解那些迷题时,也有很多怪物上前企图杀掉我(自认为),但因为生长在和平的时代以及听从托丽尔的嘱托,所以我只能认真观察他们然后投其所好让它们开心最后仁慈就完事了。说真的这可是个技术活光压制自己的恐惧和躲避攻击就耗费了我大半的勇气。当然中间也死过几次但幸好有存档点不然我可能就废了。

  说真的,我貌似遇见了……一个幽灵?它挡在路中间,并且它还在不停地大喊z,我哆哆嗦嗦的走了过去看了看周围只有这一个路,嗯,所以我准备推开它,但如果这样的话会不会没有礼貌?所以我蹲下身“幽灵先生……你……你能不能,换个……个地方睡觉”救命我要怕死了。而且还很丢脸。“哦,真抱歉挡了你的路我现在就走。”那只幽灵貌似很被惊醒了一般说完这句话就飘着走了。

  说真的,我这辈子都没遇到过这么离谱的事,我继续前进,在打开这一道门时我总算看到托丽尔了,谢天谢地。托丽尔貌似在说什么,我没听清但应该是关于我的,毕竟之前我打电话叫她妈妈来着。“应该……哦,嘿,小家伙你在这里,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我还没有把屋子收拾完,不过你应该没有受伤吧?”托丽尔担忧的看着我,“没事的妈妈,我没有受什么大的伤只是轻微的小伤罢了”我摆摆手,为了突出我话语里面的真实性我还把我的衣袖和衣服往上一摆让托丽尔检查。

  “那就好,那就好。对了跟我去看看给你准备的屋子吧。走”说完托丽尔就径直走向了房子门口。在门口的树叶堆上我又看到了那个存档点。所以我再一次的存了档,不知道为什么,不存档我感觉心非常的烦闷。存完档后我跟随托丽尔到屋子里面。“因为你来了,所以我把蜗牛派放到明天再做,你可以去周围逛逛,我也要去厨房看看肉桂派做好了没有。”我点了点头,但是这么半天了艾斯利尔去了哪里?“至于艾斯利尔他跟chara到雪镇玩了,如果你也想去的话明天你就可以去了。”像是知道我的疑惑一般,托丽尔便告诉了我艾斯利尔的去向,但更让我疑惑了chara又是谁?但这次没人能给我解除疑惑了,因为托丽尔去忙活了。

  所以我现在只能去观察观察这些屋子了。整体上非常温馨,屋子里还种植了一些植物什么的,右面走廊里有三个房间,第一件门牌上什么也没写但应该是给我的,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去这个房间而是去看其他的,第二个房间是托丽尔的,虽然我认为不经他人同意就私自进房间是不礼貌的,但我还是要进:-D。托丽尔的房间整体像一个书房,进去就能看到旁边有一个小书桌,小书桌后面就是一个双人床,双人床右边就是一个书柜,我很好奇书上写的是什么,所以我就翻了一下,开头第一句就是“知道为什么骷髅要交朋友吗?因为它们很“骨”独”之后依次是很多冷笑话。

  我放弃了认真的去读,因为这些冷笑话真的很冷。所以我退出了房间,去看最后一个房间但那里有面镜子,我看了看镜子里面的自己吓的我跌坐在地上,至于为什么因为我发现我缩小了好几倍,貌似是七八岁的年龄,头上莫名其妙的有了个中国结似的头饰,吓的我直接跑到给我准备的屋子里面去了,然后二话不说直接躺床上盖好被子猫了起来。虽然后来睡着了吧。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就看到了地下有了一块派。应该是托丽尔害怕吵醒我放在这里了,想到这里我感动的把那块派放到了我的包包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