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ut au

1647浏览    339参与
LINU

p1horror和猫猫?

p2之前课上画的x

p1horror和猫猫?

p2之前课上画的x

Timeless

flostale——Asgore

身为garden内的掌权者,意外的好相处。在garden尽头的封印边守卫着,等待着所谓的最后的“惩罚”。他似乎一直在等着什么人回来。


身份:garden内掌权者,即大家口中的国王。郁金香选择的诅咒持有者,花语取博爱,富贵,永恒的爱。


外貌:郁金香在他身上分布并不多,只能从他的脖颈后隐约看到几朵开放了的郁金香。他带着银色的王冠,一道刀疤从左额一直延续经过左眼和嘴巴到下颚骨。身穿银色的铠甲,披着黑色披风。


性别:男


性格:友善,定下了目标就会固执的去达成。与民交好。


——————


其余设定见合集

身为garden内的掌权者,意外的好相处。在garden尽头的封印边守卫着,等待着所谓的最后的“惩罚”。他似乎一直在等着什么人回来。


身份:garden内掌权者,即大家口中的国王。郁金香选择的诅咒持有者,花语取博爱,富贵,永恒的爱。


外貌:郁金香在他身上分布并不多,只能从他的脖颈后隐约看到几朵开放了的郁金香。他带着银色的王冠,一道刀疤从左额一直延续经过左眼和嘴巴到下颚骨。身穿银色的铠甲,披着黑色披风。


性别:男


性格:友善,定下了目标就会固执的去达成。与民交好。


——————



其余设定见合集

Theo

设定(nightmare X shattered dream)

Shattered!Dream

首先是亲妈的回答:

Shattered!Dream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 他是个爱耍花招的家伙,总是在和对手的战斗中逃跑。

* 他喜欢摆布他人,通过利用孩子让他能够达到目的,比如诱导一个孩子送他到他要找的人那里。

* Shattered在摧毁他人的希望时毫不犹豫,而他之所以如此下定决心,是因为他所有想做的事情只是为了Nightmare能够开心(然而他不想让那个弱者【指没有被黑暗覆盖的Nightmare】开心)。

* 当有人试图带走Nightmare时,比如说让Nightmare变回那个弱者,他会疯掉,因为他们差不多拿走了...

Shattered!Dream

首先是亲妈的回答:

Shattered!Dream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 他是个爱耍花招的家伙,总是在和对手的战斗中逃跑。

* 他喜欢摆布他人,通过利用孩子让他能够达到目的,比如诱导一个孩子送他到他要找的人那里。

* Shattered在摧毁他人的希望时毫不犹豫,而他之所以如此下定决心,是因为他所有想做的事情只是为了Nightmare能够开心(然而他不想让那个弱者【指没有被黑暗覆盖的Nightmare】开心)。

* 当有人试图带走Nightmare时,比如说让Nightmare变回那个弱者,他会疯掉,因为他们差不多拿走了他唯一想要的东西。

* 经常的,他对于别人来说是个混蛋/甚至是个狗比。

* 当别人在战斗时纠结往事,他有时会发笑。(他就是那种混蛋)

 

碎梦亲妈也说过,碎梦的一切都是为了nm,所以他能为对方做任何事,如果nm被别人夺走他会陷入崩溃,因为对方是他唯一的意义(or想要的)。他胆小谨慎,欺软怕硬,唯独在nm的事上不会退让。积极情绪的武器对他伤害不大,但是会非常痛(因为他的身体会因此得到力量,而反抗黑苹果的侵蚀),但是他反过来也更容易侵蚀积极情绪,如果dream与他接触时间太久会很危险。

碎梦对痛觉很敏感,很怕疼,但只要nm开心,他愿意被对方虐待。因为他的身体构成,导致纯负面情绪集合体的nm的接触就会给他带来痛楚。

他很怕nm,惧怕nm带给他的疼痛,但他更爱nm,这种扭曲执着的感情让他比起疼痛更无法接受nm离开他。


nightmare

亲妈一设: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5416761/

个人私设:

真心实意地恨着dream,却又存在着深深的执念。因为负面情绪而强大的他,反过来也容易因为高浓度的负面能量陷入极端情绪。

对于dream总是一心想把他变回“原先的那副样子”而恼火不已,觉得对方更认同懦弱的“前一个他”,而自己的存在被dream否定了,像是否定了他的一切痛苦和变化。【这个层面来看dream确实总是“迟到”的那个。刚开始没有察觉nm的异样,现在nm已经做出了改变他又开始寻求上一个nm】

一方面对此嗤鼻,另一方面又嫉妒的发疯(“他怎么可能比得上我?!”)。

坚定地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nightmare(其实算是前一个人格沉睡以后目前的主导人格)。

是个混蛋。


Theo

Hello, brother (Nightmare X Shattered! Dream)

这俩我没有得到授权所以是在白嫖_(:з」∠)_

是主世界和dreamswap的拉郎配

前情设定看合集


陈旧的摆列品被狂暴地甩落在地,噼里啪啦地碎成一片,黑色的触手鞭子般抽打着古堡的四壁。nightmare几乎要气疯了。

他感应不到killer的负面情绪,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killer再也不会出现了。放弃吧,brother,你找不到他的。”当初dream对他说的话从记忆中浮现,连对方脸上的金色血迹和坚定的眼神也历历在目。

“轰!”巨大的石床裂成了两半。滚烫的愤怒在他的身体里横冲直撞,nightmare狠狠咬牙,青色的瞳孔因为深切的恨...

这俩我没有得到授权所以是在白嫖_(:з」∠)_

是主世界和dreamswap的拉郎配

前情设定看合集





陈旧的摆列品被狂暴地甩落在地,噼里啪啦地碎成一片,黑色的触手鞭子般抽打着古堡的四壁。nightmare几乎要气疯了。

他感应不到killer的负面情绪,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killer再也不会出现了。放弃吧,brother,你找不到他的。”当初dream对他说的话从记忆中浮现,连对方脸上的金色血迹和坚定的眼神也历历在目。

“轰!”巨大的石床裂成了两半。滚烫的愤怒在他的身体里横冲直撞,nightmare狠狠咬牙,青色的瞳孔因为深切的恨意而混沌。

他弱小的,可怜的兄弟,什么时候得到了那样的力量?还有那个怜悯的眼神——好像在说“等着吧,brother,我马上就能救你回来”

本来就沸腾的怒意骤然拔升,让他眼前一片血红。

凭什么?!自说自话地要“救”他回去,那家伙凭什么如此自大?

他明明就是nightmare,dream到底透过他在看谁?那个脆弱的幻影???开什么玩笑!他才是nighmare!他才是他的兄弟!dream凭什么否定他?!

“Hello, brother。”

他太过于沉浸在负面的情绪中,以至于没有察觉到背后突然出现的存在。

黑色触手毫不犹豫劈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但是说话的存在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

“嘿,心情不好嘛。是谁惹怒你了?”镜像般的形貌,泛着一层暗金的黑色物质,还有熟悉的头箍。

这不是他的兄弟。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眼nm就知道。毫无疑问,这是另外一个au的

这种气息……

“你吃了黑苹果?”

 

 

“是啊,我现在终于理解你了!brother,现在我们是一样的了,想想我们可以做多少事。”

贴近黑色的怪物,碎梦满心欢喜。

如此浓郁的负面情绪,这样强大的力量,这样的nightmare才是他想要的。

负面情绪的集合体咧开一个残忍的笑容,碎梦的嘴角上挑到一半——然后因突然的剧痛停在了半路。

他咳出一口暗金色的液体,难以置信地看着穿透自己的黑色附肢。

“啊啊啊啊!”他被无情地卷至空中,带到nightmare面前,半流质的黑色物质搅动着他的伤口,不断侵蚀周围。

nightmare从上而下地俯视着他,青色的眼底满是嘲讽和恶意:“我看起来会在意么?”

怎么回事?不该是这样的。

碎梦无助地抓住卡在自己脖颈上的触手,瞳孔微微震颤。来源于他另一个世界兄弟毫不掩饰的厌恶和敌意打得他措手不及。

“呃——”一根贯穿他腹部的触手被突然抽出,他疼得浑身一震。

“你说你理解了?呵。”对方玩味地瞟了一眼不断滴落的血液,“别引我发笑了,你理解我的什么?”

碎梦颤抖起来,背后的附肢不受控制地开始挣扎。他是真的害怕了。

最开始的狂妄自信被这一击打得粉碎,原本预想的和解与合作根本没有发生。“仅仅吃一个黑苹果就能解决问题了”的天真想法在此刻显得如此可笑。

nightmare可能真的会杀了他。就在此刻,就是现在。

深刻的恐惧摄住了他的心,让碎梦不住地摇头挣扎,想要逃离。

“怎么?这样就受不了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总爱说些超出自己能力的大话。”nightmare惬意地微微眯眼,显然对他散发的负面情绪十分满意。

一只触手攥住他的能量内核,惊恐的泪水夺眶而出,碎梦忍不住哽咽:“不要……”

所有的动作顿住了,nightmare收回了所有附肢。失去支撑的碎梦摔落到地上,蜷缩成一团。

“现在就让你解脱太便宜你了,”他微微俯身,投下的阴影将碎梦完全覆盖,“呵呵,在这段时间里你会是个不错的消遣。”

黑色的传送门在他脚底出现,随着一阵粘稠的水声,nightmare消失在房间里。

碎梦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身上的伤口已经闭合,但是残留的负面情绪依然让他还未转变完全的身体排斥,造成持续的痛觉。

他抱着自己闭紧双眼,祈祷滚烫的泪水和打颤的牙齿能快点停下。

是啊,他以为自己是谁?在犯了那么多错误,造成了那么多伤害之后,他怎么可能还有资格站在和nightmare同等的地方?怎么可能有资格去了解更多那些他之前从未了解的事?




——————————————————————————

其实要是按平常的状况,nightmare一定会感兴趣的,但是碎梦来的不是时候,就被正在气头上的nightmare迁怒了( ̄∇ ̄)~

惨,碎梦,惨

Theo

Heheh (Murder X Horror)

我!又双叒叕回!来!啦!

我没有坑!!!

对不起我前一段时间又双叒叕事情太多了,没有更新,但是这篇文大纲和高潮都写好了!就是缺链接章节(我太容易写high然后后面先写完,再回头去写前面情感就不能很好的代入5555)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如果没有你们我可能坚持不下去(´;ω;`)

以及请经常看看前面的章节(mh组),因为我就是个反复无常的作者

∠( ᐛ 」∠)_会有不定期情节改动哦~



真是一团糟。

murder烦躁地甩了甩发麻的手腕,适才被击中的左腹隐隐作痛。对面那个蓝色的小个子力气大的不行,和之前相比又棘手了一些。

背...

我!又双叒叕回!来!啦!

我没有坑!!!

对不起我前一段时间又双叒叕事情太多了,没有更新,但是这篇文大纲和高潮都写好了!就是缺链接章节(我太容易写high然后后面先写完,再回头去写前面情感就不能很好的代入5555)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如果没有你们我可能坚持不下去(´;ω;`)

以及请经常看看前面的章节(mh组),因为我就是个反复无常的作者

∠( ᐛ 」∠)_会有不定期情节改动哦~







真是一团糟。

murder烦躁地甩了甩发麻的手腕,适才被击中的左腹隐隐作痛。对面那个蓝色的小个子力气大的不行,和之前相比又棘手了一些。

背景里是墨水飞溅和乱码的声音。他一个瞬移躲过一排荧蓝的线,后者在方才他所在的地面画出四道边缘不断崩溃的缺口。

“啧。”所以他才不愿意跟其他家伙组队。

这次和“星联盟”的遭遇战实在太突然了。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做到的,但他们确实策划了一次具有针对性的突袭。

他被突然出现的黑色洞口拉入战斗,刚落地没多久就看到nighmare被对方一箭射中,随着一阵金光消失到不知何处。

那个怪物当然不会轻易死掉,可是他的空缺让局势不大乐观。killer不知为何没在现场,error与ink战作一团,horror对上了dream,他则被blueberry揪着不放,周围其他的角色见缝插针的联合攻击让他们的战况更加棘手。

这不是他第一次参与和“星联盟”的对战,但是受到如此猛烈的攻击还是头一回。明明等级的差距摆在那里,却一时对敌方无可奈何。这就是所谓“au的能量和受欢迎的程度成正比”么。

“这不公平!”papyrus气愤地挥舞着手套。

“别激动,paps。不管怎样结果都是一样的。”murder唤出龙骨炮一阵扫射打乱其他怪物的攻击节奏,卖了个空挡让blueberry有机会实施最自信的近身攻击,利用对方以为得手的一瞬间的松懈定住对方身形,匕首划过一个刁钻的弧度直插心脏。

blueberry在解除定身的一刹那飞身后退,却正好踩中murder早已布下的蓝色骨刺。

这小子好骗得很,解决他只是时间问题。murder闪身躲过对方的攻击心中暗想。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au破坏者和守护者聒噪的争吵消失了,他们似乎被其他怪物的攻击有意无意地从这里的战场分割了出去。

他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紧凑的战斗节奏让他无暇细想。相对于他,horror要明显轻松一些。dream的武器对nightmare杀伤力巨大,对其他怪物却效果一般,很快就负了伤。

这次对战的结果基本已经尘埃落定,他甚至能看到一成不变的尾声。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那对兄弟对彼此的执念和恨意导致一方频频阻挠另一方达成目的,偏偏他俩之间诡异的关系让这些“战斗”可笑而毫无意义。这么久了他就从来没见过谁对谁真的下过死手。

果然,当nighmare带着盛怒回来后局势迅速一面倒了下去,而dream,如他所料,再次千钧一发之际带着其他人逃脱。

浪费时间。他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error在一切结束后也没有出现,说实话这并不稀奇,他和nightmare的关系更倾向于一种相互厌恶的合作而非上下级,不服从命令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但murder心里的不协调感更强烈了——与以往抗争到底的死磕不同,“星联盟”这次退得太快、太果断了,难道这样一场声势浩大的战斗真的只是针对killer一个发起的么?

在把他们丢回古堡后,nightmare面色阴郁地离开了,显然对方所说的“killer再也不会出现了”并非空穴来风。不管他的那个同位体到底是死是活,至少现在nightmare确实无法找到他。

“太好了!终于不用再看见那个讨厌的家伙了!”papyrus似乎很满意,作叉腰状一副神清气爽。

“如果他们没有掉脑袋(drop the skull)*的话。”murder心不在焉地笑,擦净刀身上的蓝色血迹。

【*与drop the ball 音类似,掉链子的意思】

killer存活与否对他来说无关痛痒,比起这个,“星联盟”对他们行动的精准预判更让他在意,还有对方让killer消失的方法……

“Heheh……”带着一丝寒意的笑声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红眼的骷髅垂目看着nightmare消失的地方,若有若无地透出些居高临下的味道,嘴角的弧度依然:“看来‘神’也不是万能的。”

他的视线对上murder 的:“多可笑啊,不是么?(hilarious, isn’t it?)”




——————————————————————————————

不好意思,这几章我自己改了很多次也还是不满意,但是还是挺重要的不得不发,算是即将进入主线?

我是真——的不会写过渡情节(又臭又烂,不会画画文还写不好退坑算了

好想跳过这里直接写后面的情感进展555555


不知道这里我有没有写清楚,其实killer是在murder被强行叫过去之前就被ink他们传送走了(现在被拉过去强迫洗白中),然后nightmare基本是murder脚一落地就被dream一箭带走,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发现找不到killer了,质问dream的时候被告知“killer再也不会出现了”。

然后error和ink干架中途居然不见了,这两个去偷偷摸摸干什么了呢,嘿嘿,先不剧透

Theo

Horrortale (Murder X Horror)

我!又双叒叕回!来!啦!

我没有坑!!!

对不起我前一段时间又双叒叕事情太多了,没有更新,但是这篇文大纲和高潮都写好了!就是缺链接章节(我太容易写high然后后面先写完,再回头去写前面情感就不能很好的代入5555)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如果没有你们我可能坚持不下去(´;ω;`)

以及请经常看看前面的章节(mh组),因为我就是个反复无常的作者

∠( ᐛ 」∠)_会有不定期情节改动哦~


murder坐在horrortale的酒吧桌前。horror说要先回去告知papyrus一声,让他在这儿等着别惹事儿。

哦,别弄错了。他第一次问的时候horror...

我!又双叒叕回!来!啦!

我没有坑!!!

对不起我前一段时间又双叒叕事情太多了,没有更新,但是这篇文大纲和高潮都写好了!就是缺链接章节(我太容易写high然后后面先写完,再回头去写前面情感就不能很好的代入5555)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如果没有你们我可能坚持不下去(´;ω;`)

以及请经常看看前面的章节(mh组),因为我就是个反复无常的作者

∠( ᐛ 」∠)_会有不定期情节改动哦~




murder坐在horrortale的酒吧桌前。horror说要先回去告知papyrus一声,让他在这儿等着别惹事儿。

哦,别弄错了。他第一次问的时候horror当然没有同意,他也没指望能那么顺利。只不过是一时兴起,他突然想要去,于是他便问了。

为了赢得进入horrortale的资格,他大概花了几十个au的合作和锲而不舍地缠问。

还有,horror的新爱好在其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他知道,人肉之于horror是毒品一样的存在。而即使不再像他第一次见到的那样超脱控制,但看着对方进食仍然会令他感受到愉悦。这让他在日后的合作中总是有意无意地把人类让给残缺的骷髅,或者在自己行动的时候收集一些残肢断臂,如果凑巧就顺手给horror权当加餐。

过了一阵子,他发现自己越发热衷于“投喂”另一个骷髅。他的搭档似乎总是在进食过后会心情好那么一阵子,在那段时间里,对方往往要好相处得多,连带着一些以前绝对撬不出来的信息也收获了不少。

谁想得到那样一个软硬不吃捉摸不透的骷髅,竟然在这个方面意外地好懂和简单。这种强烈的反差几乎让对方显得有些可爱了。

他为自己之前的费尽心思暗自好笑。

早知道可以如此轻松地达到目的……

“嘿!”一个粗鲁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murder放下撑着下巴的手转头看向吧台另一端的守卫狗,“你是sans的双胞胎吗?我们好像从来没见过你。”

他漫不经心地扫视了一圈,所有怪物的目光都聚焦在他的身上,音量不小的“窃窃私语”在背景中交织成烦人的噪音——“他是从哪儿来的?”“是sans带他进来的。”“女王殿下知道么?”“他和sans长得真像。”“他为什么一直都在和空气说话?”

“某种意义上,我们确实‘像到了骨子里’。”他熟稔地开着骨头的冷笑话,神态轻松,藏在口袋中的手握住了冰冷的刀柄。

“很久没有见过sans带别人进来了。”另一个酒桌上的客人说道,“上次他带来的是个小女孩儿,grillby把她处理得刚刚好。那香味……啧啧,我现在都忘不了。”

周围一片附和的声音,某种异样感在这些看似平静的怪物之间开始流动。

“那么对于一个好奇的新来者,介意给我讲讲过去的事么?”

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好像又消失了,这里的怪物们七嘴八舌地给他拼凑出了一个破碎的故事。

“你好像真的不是我们这里的人,真奇怪。你看上去……”坐到他身边的守卫狗忽然凑近他,深陷的眼窝和畸形外翻的牙齿几乎直接怼到他脸上,murder厌恶地后仰。

对方直刺刺的视线在他身上打了个转,“一点都不饿。”

这句话像是开启了什么隐藏的开关,酒馆内刚才还一片和谐的假象碎裂,露出底下不安分的骚动。

“这么强的魔力,你一定吃了很多食物。”疯狂和几乎癫狂的兴奋在对方脸上迸发,他抓向murder的手臂,粘稠的口水抑制不住地从嘴中滴落,“在哪儿?在哪儿??你藏在哪儿了???”

整个酒馆都跟着沸腾了起来。

“唰——”

从地底爆发出的骨刺如同一盆冰水,瞬间浇灭了所有异动的苗头。

“抱歉伙计们,没想到你们这么‘热情好客’,或许我也应该开门见山(cut to the chase)一些。”murder随意地笑着,眼底却透着和横在对方脖颈处的刀刃一样的寒光,“我和别人已经有约了,不需要更多打扰/麻烦(bother)了,明白了么?”

巨大的龙骨炮在他头顶浮现,长大的嘴中闪烁着蓝红的光炮。

烦死了。他想着,这种事一向有更轻松的解决办法不是么。

“sans,我们就不能直接杀了他们么?”papyrus不满地嘟囔道。

异色的双瞳移向挂满冷汗的守卫狗,锋利的刀尖微微一动,刺破了紧紧包裹着骨头的皮囊。他的确已经忍到头了,密密麻麻的躁动不安顺着脊背爬了上来,催促着他做些什么

“看起来你在这里玩得挺尽兴。”红眼的骷髅像是一直在那里般突然出现,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依旧是那副懒懒的笑。但murder分别从对方眼里读出了警告。

算了,太麻烦了。他轻笑一声收起了武器,骨刺和龙骨炮在下一个瞬间消散在空中:“只是等得太无聊的娱乐节目,我们走吧。”

 

这个世界的papyrus和他的截然不同。除了和这里的居民一样深陷的眼窝和层次不齐的牙齿以外,有什么关键的东西消失了。

但是他的兄弟似乎毫不介意,一脸兴奋地凑上去打招呼,而另一个papyrus,即使看不到,也在他转述后对着空气展现了同样强烈的热情和欢迎。他当着两者之间的中转塔,在两个聊得尽兴的大号喇叭之间受尽折磨。

算了,paps高兴就好。murder无奈地想着。

如果酒馆里那些怪物所言非虚,那么他们的世界应该是他所知道的重合度最高的,但是这里的居民对于身边发生的变化也一知半解,到底发生了什么?既然这个世界的papyrus无法看到他的兄弟,那么特殊的就不是这个au,而是horror这个个例。

他的眼神瞄向站在一旁开始小憩的红眼骷髅,越发感觉到探究的欲望。

哈,你隐瞒的秘密是什么呢。


Theo
我又来啦啊啊啊啊啊——————...

我又来啦啊啊啊啊啊————————!!!!

对不起用这种图来辣你们的眼睛QwQ

因为自己没有什么画画基础,所以大概描了一吨的图,前前后后大概花了一个月【太菜了我】

我自己都忘记有哪些了,乱七八糟什么都有,如果有太太认出来觉得不妥的私戳我我马上删_(:з」∠)_对不起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horror变成了皮衣猛男好像随时都会飙起机车

           但是我真的不想再改了    

    ...

我又来啦啊啊啊啊啊————————!!!!

对不起用这种图来辣你们的眼睛QwQ

因为自己没有什么画画基础,所以大概描了一吨的图,前前后后大概花了一个月【太菜了我】

我自己都忘记有哪些了,乱七八糟什么都有,如果有太太认出来觉得不妥的私戳我我马上删_(:з」∠)_对不起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horror变成了皮衣猛男好像随时都会飙起机车

           但是我真的不想再改了    

      不过终于合集有封面了(还是合法的)  

Timeless

flostale——Toriel

总是会在garden的栅栏门附近的有些老旧的大房子里头招待误入的外来小客人,如同母亲般的亲切友善,让人不禁想永远留在那。

身份:一个母亲,同时也是王后。香石竹花选择的诅咒持有者,花语取不求代价的母爱,亲情思念


外貌:香石竹的枝条从她那对角的底端生起,花朵依附在角上,已经开放的花朵和未开放花苞交杂在一起,形似先前她戴在头上的王冠。善解人意,和略显愧疚的眼神是随着她时常一边叹息一边出现的。身上穿着端庄的淡紫色欧式长裙,王国的标识镌绣在背后。香石竹围着裙摆一圈一圈的生长,似乎有着愈长愈茂盛的趋势。脚上穿着深紫色的短跟鞋,裙摆和脚踝中间隔这不大的距离,有着白色毛发的小腿微微露出一小...

总是会在garden的栅栏门附近的有些老旧的大房子里头招待误入的外来小客人,如同母亲般的亲切友善,让人不禁想永远留在那。

身份:一个母亲,同时也是王后。香石竹花选择的诅咒持有者,花语取不求代价的母爱,亲情思念

 

外貌:香石竹的枝条从她那对角的底端生起,花朵依附在角上,已经开放的花朵和未开放花苞交杂在一起,形似先前她戴在头上的王冠。善解人意,和略显愧疚的眼神是随着她时常一边叹息一边出现的。身上穿着端庄的淡紫色欧式长裙,王国的标识镌绣在背后。香石竹围着裙摆一圈一圈的生长,似乎有着愈长愈茂盛的趋势。脚上穿着深紫色的短跟鞋,裙摆和脚踝中间隔这不大的距离,有着白色毛发的小腿微微露出一小部分,脚踝处也长着一两朵香石竹。

 

性别:女

 

性格:善解人意,在有些时候会有些固执。一直对曾经发生过得事愧疚,所以有时候会突然感伤。喜爱研究厨艺和双关语冷笑话。


————


花选择的诅咒持有者和花的象征者的不同点在于,一个是花神的诅咒,一个是祝福。


其余相关设定见合集

 

Timeless

flostale——Flowey

一朵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出现在garden的栅栏门附近的不知道什么品种的黄色小花,似乎从Justin·Flos,第一任的暂继者开始,它便已经在那了。它拥有意识,总是做些举动吸引新一届的暂继者。


来历:不明

身份:一朵普通的小花


*中立线后数据更新

可以吸收前几任暂继者能量的容器,但它无法确切的吸收黑色曼陀罗的能量,因为那有着不确定性。所以抱着杀死frisk的决心而后登场,觊觎暂继者能量之物。


*和平线后数据更新

是暂时寄存着已经逝去的王子残破的灵魂的容器,由于容器性质及灵魂残破性,至使它渴望吸收暂继者的能量以补充自身。...


一朵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出现在garden的栅栏门附近的不知道什么品种的黄色小花,似乎从Justin·Flos,第一任的暂继者开始,它便已经在那了。它拥有意识,总是做些举动吸引新一届的暂继者。

 

来历:不明

身份:一朵普通的小花

 

*中立线后数据更新

可以吸收前几任暂继者能量的容器,但它无法确切的吸收黑色曼陀罗的能量,因为那有着不确定性。所以抱着杀死frisk的决心而后登场,觊觎暂继者能量之物。

 

*和平线后数据更新

是暂时寄存着已经逝去的王子残破的灵魂的容器,由于容器性质及灵魂残破性,至使它渴望吸收暂继者的能量以补充自身。

 

*屠杀线后数据更新

被三道砍死的无用之物。

 

外貌:一朵普通无名的黄花

 

性别:???/男

 

性格:喜爱捉弄人,讨厌事情脱离掌控,有些自私。

 

注:

暂继者能量:指每个暂继者所象征的花中蕴含的能量,与花语有关,则因为Frisk的黑色曼陀罗花语中的不可预测性,所以Flowey无法确切的吸收其中的能量。但是不管是哪任暂继者,所蕴含的能量都没有真正的继承者身上的多。

 

来自某次数据记录:

“?”

*你对它表示出了好奇心,于是你踏入了garden的栅栏门。


来自屠杀线的某次记录:

“……”

*不管是你还是我,都只用了三刀砍死了它,一点意思都没有。


——————


其余相关设定见合集。

Timeless

flostale——Frisk·Flos

据说是最后一个踏入garden的人类,因为从他之后再也没有新的人类出现看守者性征。


来历:与已经逝世的母亲一起找到。他的母亲死命的压住从他身上长出的植物,眼角有着泪水,frisk熟睡在他的母亲怀中,仿佛什么都不知。他与先前的任何一个孩子一样,好奇心驱使他踩入garden的栅栏门,与那朵不同寻常的花问好。

身份:最后一个踏入garden的人类,Flos一族看守者暂时继任者。黑色曼陀罗的象征者,花语取不可预知的爱与死亡

外貌:

略长的棕发被他用母亲留给他的黑色发绳绑起,漏出双鬓,一小簇的黑色曼陀罗从他的右耳下方长出,蹭到他的右脸颊上。眼睛微眯着,隐约可以看见棕瞳。嘴巴也微抿...

据说是最后一个踏入garden的人类,因为从他之后再也没有新的人类出现看守者性征。

 

来历:与已经逝世的母亲一起找到。他的母亲死命的压住从他身上长出的植物,眼角有着泪水,frisk熟睡在他的母亲怀中,仿佛什么都不知。他与先前的任何一个孩子一样,好奇心驱使他踩入garden的栅栏门,与那朵不同寻常的花问好。

身份:最后一个踏入garden的人类,Flos一族看守者暂时继任者。黑色曼陀罗的象征者,花语取不可预知的爱与死亡

外貌:

略长的棕发被他用母亲留给他的黑色发绳绑起,漏出双鬓,一小簇的黑色曼陀罗从他的右耳下方长出,蹭到他的右脸颊上。眼睛微眯着,隐约可以看见棕瞳。嘴巴也微抿着,脸色略显苍白。围着的暖色的格子围巾,是他的母亲遗留下来的事物,将从脖颈处生出的黑色曼陀罗遮挡住。上身穿着淡紫色和淡蓝色相间高领毛衣,曼陀罗的花瓣从后方的领子微微露出。穿着黑色的布制长裤,黑色的短袜,以及黑色的皮靴。

 

性别:男

 

性格:沉默寡言,有些自我厌弃(在与chara会面后这种自我厌弃就加深了),有些洁癖。

 

来自某次会谈(?):

????:“呵,你这所代表的花语不是比我还恶劣?这就是为什么你的母亲为什么护你护到死的原因吧?”

“……”

*你未回复只言片语,只是低下了头。

????“啧,所以为什么到这地步我还要替你做旁白?……好吧,我知道了。”


——————

找了老半天frisk该是什么花的象征者,最后定了黑色曼陀罗x

我尽量两天搞好一个文设


其他相关设定见合集

Timeless

flostale具体背景设定

位于世界的最南端的山上,有着一个花园,这个花园即为garden。传闻这个花园里封印着的是千万年前的怪物们,被花与人类的神祗施予了禁锢的魔法,它们都与他们自身有关联的花维系在一起,直至死亡才会凋零。而Flos一家是神祗赋予看守garden一职,世世代代看守着,不能让任何人踏进garden。但,Flos一族守看者的最后一任正统传承人,却踏入了garden,再也未出现。而后,世间出现与Flos一族看守者一职的相似的性征的人,便被派去看守garden。在接连失去了数人性命后,终于,迎来了终结。


Flos一族:其中一支血脉被神祗指明为garden的看守者,继最后一位正统继承人的失踪后,...

位于世界的最南端的山上,有着一个花园,这个花园即为garden。传闻这个花园里封印着的是千万年前的怪物们,被花与人类的神祗施予了禁锢的魔法,它们都与他们自身有关联的花维系在一起,直至死亡才会凋零。而Flos一家是神祗赋予看守garden一职,世世代代看守着,不能让任何人踏进garden。但,Flos一族守看者的最后一任正统传承人,却踏入了garden,再也未出现。而后,世间出现与Flos一族看守者一职的相似的性征的人,便被派去看守garden。在接连失去了数人性命后,终于,迎来了终结。

 

Flos一族:其中一支血脉被神祗指明为garden的看守者,继最后一位正统继承人的失踪后,各种出现看守者性征的人暂替了此位。

看守者性征:身上出现与本人相关联的花朵


————


其余相关具体设定见合集

Timeless

flostale——Chara·Flos

由于熟知关于flos家族的所有传说,且她是最后一个flos家的继承人,却因误入garden,从而消失在世人眼中,而来替她的位置的,是Justin·Flos。


身份:误入garden的最后一任正统flos家继承人,与怪物们结下不解之缘。

白菊的象征者,花语为真实,坦诚

成为灵魂跟随frisk后,金色盏菊的象征者,花语为悲伤,嫉妒


外貌:

成为灵魂前:白菊从她的双颊和额边探出枝丫,冒出几朵花骨朵和绽放的花,微微从偏灰色的发丝中露出头。红色的眸子总带着和善,脸上总带着微醺的红晕。穿着淡绿色和淡黄色相间的低领毛衣,父母留下的项链被戴在脖颈上,泛着淡淡的银光。下身穿...

由于熟知关于flos家族的所有传说,且她是最后一个flos家的继承人,却因误入garden,从而消失在世人眼中,而来替她的位置的,是Justin·Flos。



身份:误入garden的最后一任正统flos家继承人,与怪物们结下不解之缘。

白菊的象征者,花语为真实,坦诚

成为灵魂跟随frisk后,金色盏菊的象征者,花语为悲伤,嫉妒


外貌:

成为灵魂前:白菊从她的双颊和额边探出枝丫,冒出几朵花骨朵和绽放的花,微微从偏灰色的发丝中露出头。红色的眸子总带着和善,脸上总带着微醺的红晕。穿着淡绿色和淡黄色相间的低领毛衣,父母留下的项链被戴在脖颈上,泛着淡淡的银光。下身穿着长至脚腕的黑色长裙,在腰口处绣有“flos”的字样,带有白色蕾丝边的针织袜套进黑色的圆头小皮鞋里,白菊从下裙摆和衣服袖口冒出。


成为灵魂后:白菊接近凋零,取而代之是金色盏菊争先恐后的冒出头,遍布了整张脸,只露出她略显惨白的嘴唇,她的瞳色也偏向暗红。她总用她那薄唇勾出大大的,诡异的弧度,眼睛瞪得死死的看着frisk。她的银制项链上的挂坠已不知丢掉哪去了,只留下有着锈迹的链条。低领毛衣的颜色糅合在一起,分辨不清那是绿色还是黄色,灰色的头发已长至脚腕处,金色盏菊绕着发丝朝下生长。黑色的长裙偏灰了些,从腰际冒出的盏菊缠着黑色的布料向下生长,个别探出头向上。黑色的圆头小皮鞋早已不知去了哪儿,染灰的白色针织袜的蕾丝边早已被破坏。


性别:女


性格:一直实话实说,尽管灵魂化后,没什么人相信她了。不容易接受突如其来的事物,能利用的都要利用起来。



————


相关图设会在文设全部放出后再放出。

其余见合集。

三_九
hsj的点图—— 尝试了新画风

hsj的点图——

尝试了新画风

hsj的点图——

尝试了新画风

三_九
跟牛油果爸比的合绘🌹🌹 当...

跟牛油果爸比的合绘🌹🌹

当神仙线稿遇上垃圾涂色系列🌹

跟牛油果爸比的合绘🌹🌹

当神仙线稿遇上垃圾涂色系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