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uta

945浏览    25参与
落樱花

啊啊啊啊啊啊,姐妹们一起努力出的第一首应援曲,激动的心颤抖的手,绝了。

我来打个宣传!嘿嘿嘿嘿嘿嘿

@江天星辰 @唯羽冰瞳 @十种相思. @不知名空空@chenp2Penny   @花泠汐 @狍子@小辞辞@落樱花 

啊啊啊啊啊啊,姐妹们一起努力出的第一首应援曲,激动的心颤抖的手,绝了。

我来打个宣传!嘿嘿嘿嘿嘿嘿

@江天星辰 @唯羽冰瞳 @十种相思. @不知名空空@chenp2Penny   @花泠汐 @狍子@小辞辞@落樱花 

蓮城

铅 SUKEKIYO同人 是个坑

SUKEKIYO同人 CP不清楚。 不过MIKA和TAKUMI线会比较多【?】



“叶月那小子和你在里面说了半天什么?”


“哦没什么,我觉得他最近嗓子状态不好,教了他一些怎么保养嗓子的方法。”


mika原本舒展的容颜(?)变得眉心紧锁,皱痕似乎比往常更深。


“用以前你教砂月的那套?”惯性挑了根鼓棒放在手里转了转又掂量了下,放下手里原先在剪辑的视频数据。


“……”男人不说话,留了个柔软的背影给他。


他看见他黑发松松软软的从他肩窝上滑落。他摘掉往常戴的黑框眼镜,想要伸手去摘他全副武装罩在脸...

SUKEKIYO同人 CP不清楚。 不过MIKA和TAKUMI线会比较多【?】


   






“叶月那小子和你在里面说了半天什么?”


“哦没什么,我觉得他最近嗓子状态不好,教了他一些怎么保养嗓子的方法。”


mika原本舒展的容颜(?)变得眉心紧锁,皱痕似乎比往常更深。


“用以前你教砂月的那套?”惯性挑了根鼓棒放在手里转了转又掂量了下,放下手里原先在剪辑的视频数据。


“……”男人不说话,留了个柔软的背影给他。


他看见他黑发松松软软的从他肩窝上滑落。他摘掉往常戴的黑框眼镜,想要伸手去摘他全副武装罩在脸上的口罩,却刚好碰到叶月从录音室里走出来。


虽然并不想揭他的伤疤。可是揭都揭了那有什么办法 ε=(′ο`*)))

话说回来这男人最近又不对了吧?


拉开他的外套检查了一圈洗得干净却残留了肥皂粉气味的洁白衬衣。恩,还是那个味道没错。都跟他说了几次了让他换个柔顺剂的牌子,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人妻的花香味儿。mika发觉takumi的嗅觉品味好像真的有点问题。

而且他,啧,洁癖又爆发了么。晚上在家里他往那个老旧的洗衣机里加了多少消毒水和漂白剂?机体都要被腐蚀了吧?



“哟,前辈,打扰你们了。”叶月从录音间里走出来。



“没事,早点回去啊叶月酱。”mi


“知道啦mika桑~不要那么急赶我走嘛!takumi桑今天谢谢你哦,我回去会好好练的。”


你把你嗓子护好吧不要天天出去纵欲喝酒了…——takumi的心声。“恩,走好,作为主唱保重身体和身体才是最主要的。”


“哦对了,叶月。”想起了什么,takumi居然自己摘掉了口罩,神色也变得有些郑重。“京桑前天跟我说,我如果碰到你的话,让你代他和清春桑问好。”


叶月突然傻呵呵的笑了起来,露出一口白牙。“好的呀,没问题,我会转达的。”





“手怎么了?第二个kaoru桑?”


“没怎么,小伤。”tkm从mika手中抽回自己的手,想了一下还是力道不要那么猛,至少在和善的礼节范围内。


“吉他都拿不了了那叫小伤?”瞥,抓过他的手三下两下扯掉绷带。“我看你中午吃便当的时候拿筷子的姿势都不对好吗?你可以编个解释给我听。现在,马上。编吧。”


“……那天去他家,发现煤气泄漏。”波澜不惊的声音。


“……艹,京他疯了?”


“你怎么知道我说的就是他。万一是uta呢。”tkm苦笑,说来也是,uta这种左耳进右耳出的直男个性,天塌下来的事情都记不过夜。“你说我能怎么办。帮他开窗他就到处找打火机,最后还冲过来抢水果刀。”


“他的五羟色胺摄入剂还有在按时吃么?他平时混着什么吃的?有空去看下医生吧让他。真他妈艹了。”


“我不知道。”


“他混着什么吃你会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叫不知道?”


“我不花时间去陪他难道请你们几位大爷去?mika,我到现在都没有判断出来你在工作之外到底有没有脑子。”


就是因为没脑子,所以才会跟着你上了这条贼船。都是为了混口饭吃而已我容易么我。啊……视频还没做完,还要加什么奇怪的特效框框。简直哭死。








今日 &YlLyW

一直受失眠影响


近段时间比较严重


家里人给我加了张纯白的高回弹睡眠床垫


有点用哎,今晚应该早点睡了🛏


一直受失眠影响


近段时间比较严重


家里人给我加了张纯白的高回弹睡眠床垫


有点用哎,今晚应该早点睡了🛏


-1

Hey ya'll we brought some bomb ;)

This is my second time feat. Jinmenusagi.  Love+

EVO+ 2nd アルバム「Methuselah」 2018.1.17発売!

ご予約はこちらからhttp://huddlemusic.jp/release/252/

シングル配信はこちらへhttps://itunes.apple.com/jp/album/get...

Get Up feat.Jinmenusagi

Lyrics:EVO+、Jinmenusagi

Music:Jinmenusagi、UTA...

Hey ya'll we brought some bomb ;)

This is my second time feat. Jinmenusagi.  Love+

EVO+ 2nd アルバム「Methuselah」 2018.1.17発売!

ご予約はこちらからhttp://huddlemusic.jp/release/252/

シングル配信はこちらへhttps://itunes.apple.com/jp/album/get...

Get Up feat.Jinmenusagi

Lyrics:EVO+、Jinmenusagi

Music:Jinmenusagi、UTA、Ymagic

Produce:UTA for TinyVoice,Production

Director:tkhs


UTB沒有所以做了录入

话说有些口语真的不懂诶


get up feat.EVO+


People,imma start to let you know

I lived in a small ass condo

"Papa,drive me home" He talkin'No

...I'm wishing you luck for the gameble


No one could ever deny my consience

Glories back in my day...

Jinmenusagi and I'm gonna do it

Give it up,imma show you how to move it


Yeah,now do it

Don't stop your party,once you've started

Take what you want,now do it

躊躇う事ない

やれる事を やれるうちに 

やれるだけ やるのさboy

I be Droppin'Boxin',for ya haters tho

How exactly is it there?

I'm here for more

Hey...you mute me already?

気が気じゃ ないなら Knock me out

Don't bring me down


I don't need no drama

Don't need no drama

Get up and go

Get up!Boy


I don't need no drama

Get up and go

Get up!Agiht


I don't need no drama

All I see is karma

タフな道のりだ なかなか

So please don't even bother ヅメサギ樣

I just wanna make my mama proud,まだまだまだ

足りない 足りなから Turn it up

Turn it up いらないのは淚

アリバイなら光るCity Lights

見届けてく この先の未来を


このまま何 をしてても

自分が撒いた嘘でも

たとえ心が 明日消えても

Baby, I ain't afraid to die but

I don't wanna bring you down


Eh I don't need no drama

Don't need no drama

Get up and go

Get up!Boy!


I don't need no drama

Get up and go

Get up!Agiht


Heyこの先は地図にない

ツナリオなんて分からない

I got that feelin' I'm on fire

これはドラマの最終回


Eh I don't need no drama

Don't need no drama

Get up and go

Get up!Boy!


I don't need no drama

Get up and go

Get up!Agiht


M1

到底是男号还是女号,我已经不懂了。


——


画完发现年龄似乎画错了,应该是p2这个年纪。(大概外传06左右会穿的衣服,然而我觉得我写不到那里了,恩。)(p1应该是如果万分之一可能有的正传里的表年龄)


今天也在一人乐,天天自己爽自己,关注我的小伙伴们原谅我^p^


到底是男号还是女号,我已经不懂了。

 

——

 

画完发现年龄似乎画错了,应该是p2这个年纪。(大概外传06左右会穿的衣服,然而我觉得我写不到那里了,恩。)(p1应该是如果万分之一可能有的正传里的表年龄)

 

今天也在一人乐,天天自己爽自己,关注我的小伙伴们原谅我^p^

M1

notitle04

•#今天uta主线更新了吗?#
•感谢瓜瓜!

04.

克瑞西的手悬浮在空中,指间夹着一支不知从哪折来的芦苇。冰冻使最平常、最柔软的东西变得透明,同时也变得极其坚硬。空气现出形体,透明的流体在指尖凝聚,轻柔地拈来一支冰笛。仿佛不在意手中物体的寒意,少年坐在屋顶上,将乐器放在唇边,吹起一支不知名的曲调,声音夹杂在一片纷乱中飘得很远很远。

劳雷尔望着这人平静的侧脸,没有弄清不速之客出现的意图。克瑞西应该是过来找他的,但现在看起来只像是路过。克瑞西是个……某种程度上有点讨厌的家伙,但是又经常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吉米却兴奋地叫起来,好像刚刚一瞬间的失落只是劳雷尔的错觉:“你是那个劳雷尔捡回来的人!”

虽然相遇的时候...

•#今天uta主线更新了吗?#
•感谢瓜瓜!

04.

克瑞西的手悬浮在空中,指间夹着一支不知从哪折来的芦苇。冰冻使最平常、最柔软的东西变得透明,同时也变得极其坚硬。空气现出形体,透明的流体在指尖凝聚,轻柔地拈来一支冰笛。仿佛不在意手中物体的寒意,少年坐在屋顶上,将乐器放在唇边,吹起一支不知名的曲调,声音夹杂在一片纷乱中飘得很远很远。

劳雷尔望着这人平静的侧脸,没有弄清不速之客出现的意图。克瑞西应该是过来找他的,但现在看起来只像是路过。克瑞西是个……某种程度上有点讨厌的家伙,但是又经常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吉米却兴奋地叫起来,好像刚刚一瞬间的失落只是劳雷尔的错觉:“你是那个劳雷尔捡回来的人!”

虽然相遇的时候还有意识,但后来克瑞西确实陷入了昏迷。是劳雷尔将他带回了两人的临时居所,紧急处理了他的伤口。

克瑞西放下乐器对着金发男孩笑了笑,“是哦。”他带着笑斜睨了一眼沉默的劳雷尔,“我会报答他的。”

劳雷尔对此不置可否地翻了个白眼。

“刚刚吹的曲子是什么?你是法师吗?”吉米显然对这个新面孔有着浓厚的好奇心。

克瑞西将笛子攥在左手,右手在空中抚了一把,一只透明的鹿出现在他的手心:“我也不知道,但我妈妈经常吹起这首曲子。一个小小的魔术,送给你。”

“哇!”吉米眼睛亮了起来,毫不吝啬地送给少年一个非常经典的主角式笑容,“你的妈妈也一定是个漂亮的人。她在哪里呢?我可以见见她吗?”

这两人居然莫名相谈甚欢。劳雷尔又翻了个白眼。

克瑞西却轻笑着摇了摇头,竖起一只手指指了指黑色的天穹,“她和你的母亲一样去往神的身边啦。”

劳雷尔愣了愣。

“噢。”金发男孩这次回答了一个短促的音节。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面前的人,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然而克瑞西看上去没有什么异样的神色,于是他又忍不住开口:“克瑞西信仰神吗?”

“算也不算吧。”少年却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他把笛子放到嘴边,重新吹起了那支曲子。

曲子带来不可思议的安逸感。吉米重新躺下,将手臂枕在脑后发起呆来。不一会儿竟然睡着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喂。”一直沉默不语的黑发男孩突然出声,因为身边有人酣睡而压低了音调。

吹笛之人没有停止吹奏,只用眼神示意了适当的疑问。黑发男孩突然转过脸来直视对方的眼睛,“别装了,你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这回克瑞西停止了吹奏,他眨眨眼,非常无辜地表示出了惊奇:“怀疑我啊。可是是你路过救了我,并不是我刻意出现在你面前吧。”

他停顿了一下,露出一个在劳雷尔看来十分失礼的笑容,几乎带了几分嘲弄,“有必要这么小心翼翼的嘛。贴上门的阿拉丁神灯不要啊。”

就是这样的表情,让人上火。劳雷尔抽抽嘴角,几乎是被气笑了:“哪有这样的阿拉丁神灯,你有那么无所不能,那时何必这么狼狈……报答我?那我要现在就富可敌国,快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神力。”

谁知克瑞西这次把眼一闭,概不认账,“夸张地表示一下我是个好人而已。我没有那么大本事,能做到的就帮你做到。这个不作算,你再换一个。”

他说着睁开一只眼看了看黑发男孩,声音仿佛叹息,“就没有什么……真心想要做的事吗。”

乒咚。他感觉自己的心跳了一下。红色的单眼再次和他对上,这次却是克瑞西主动看进了他的眼睛。劳雷尔有一秒脑内一片空白,觉得有什么答案似乎呼之欲出。

他终究抑制住了冲动的情绪。他又再次看了克瑞西一眼,便翻过身去不再理会他了。然而闭上眼睛还能感受到对方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不可思议的人,他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这个感受,感觉到心里一团乱麻。少年的眼神仿佛将他看穿了似的,使得那份压抑已久的仇恨仿佛要压倒理智,喊出自己内心的话来。

还不仅仅是这样。为什么隐隐约约居然感觉到那句话里带着莫名其妙的希望呢?劳雷尔蹙起眉头。

克瑞西究竟在期望他说出什么?

—————

夜晚的弗洛拉陷入难得的平静之中,街道上三五盏路灯将黑暗衬得愈发地浓,白日炮火的洗礼下整个城镇显得异常疲倦。

劳雷尔轻声把门阖上,脚步也压得极轻,黑发几乎融在了这片黑暗里。然而才两三步就察觉到了一道背后的视线。

没人知道他在干什么的克瑞西坐在他家的房顶上,狐疑地看着自己。

劳雷尔竖起一根食指,压在了嘴唇上,示意他噤声。克瑞西皱了皱眉,直起身来像猫一样悄无声息地落在他身边。

要去哪里?少年用唇语发问。

出门转转。劳雷尔说着明显的谎话。

好啊。克瑞西扬起眉笑了。那一起在无星无月的夜晚中来一场散步吧。

劳雷尔定定地看着对方。黑暗沉沉地压在少年的肩头,惟有远处的路灯提供的微小亮度将人形打出一个柔和的轮廓。好吧。最后他用唇语说,也像是说给自己听。

穿过蛛网一般密布于整个城镇的无数街道,坐落在弗洛拉中心的、高耸的塔尖渐渐在眼中放大,它整体看上去巨大且瘦骨嶙峋,在夜幕中甚至泛起雪一样青白的光。那是劳雷尔白天时注视的教堂。

他们走过教堂的长长的中庭,影子拖在身后。男孩对这一带表现出惊人的熟稔,晃悠了几圈后就钻进了一个偏门。克瑞西跟在后面吐吐舌头,心想这不会是做贼来了吧,不免涌起一阵莫名的…小激动。

劳雷尔一进来就在角落里不知道倒腾着什么,克瑞西便好整以暇地欣赏起了教堂内部高而空旷的拱顶和彩色玻璃窗户。突然那边什么沉重的东西被拖动的声音又引回了他的注意力。

克瑞西睁大了眼睛。

漆黑的洞口在他眼前呈现,阶梯一直往下延伸,隐约看到下面的微光。劳雷尔回头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往那儿迈了一步,表现出要下去的意图。

克瑞西想他知道这个密道会通向哪里了。所以这就是伊万斯先生的能出去的小方法。不管劳雷尔发现它究竟是巧合还是别的什么,他竟然就这样默许了自己的尾随,令克瑞西有些意外。他笑了笑,跟上了男孩的脚步。

垂直地往下了一段之后,眼前的是横跨东西的一条地下河,他们正位于河的一侧。两岸均有油灯在墙,发出微弱的昏黄的光。弗洛拉的东面是海无疑,因此两人都毫不犹豫地往西走去。

一段时间后出现了拐道,劳雷尔停下了,似乎在思索什么。“怎么了?”克瑞西也跟着停下,轻声问他。

“我之前没有下来过,所以究竟要怎么走还不太清楚。这次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先下来看看情况。”劳雷尔正在根据距离比对地上可能对应的建筑物,考虑着有没有可能偏离了方向。听到他问也是随口回答了一句。

先前的疑惑得到了一点解释。克瑞西之前刚看到这条通道的时候本来以为劳雷尔已经准备离开,但想想被两人抛在身后的吉米又觉得不太可能。

“你是怎么发现这条通道的?”

“刚开始只是猜测。以前走过另一座教堂的地下通道……”劳雷尔突然住嘴。思考中的他有点疏于防范。为什么知道?因为八岁的那一天晚上他就是从教堂的底下胆小地逃走了。他狠狠瞪了克瑞西一眼。克瑞西忍不住笑出来,刚想揶揄几句时——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前方突然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两人几乎同时作出反应,放轻了脚步往来时的路退去。

“没有吧?这里哪有什么人,是老鼠吧。比起这个,菲尼哈大人,不过是一个手抄本,有必要您亲自来一趟么?外面可还在打仗呢。”

“不过是一个手抄本?那也要看它曾经属于谁。”另一个人说道,声音听起来有些冷,“乔尼,你以为我们头顶上爆发的战火是为了什么?在现在这个关键点那东西的价值无可估量,”

克瑞西和劳雷尔小心翼翼地同步后退着,默契地将每一步与那两人的脚步声重叠。他们此时不能有太过突兀的行动,毕竟和前面的人距离不远,骤急的脚步声可能会暴露自己。

劳雷尔觉得菲尼哈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他必然是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他们所说的“手抄本”是什么东西?战争与此有关?

“它曾经属于某个人?”

“是的,真正的天才之一,盘踞在西南的最后一只猛虎。”菲尼哈听起来有些愠怒,“你什么时候才能有点长进?自你叔叔引荐你入教廷可也有两年多了吧?那位大人可不是想让你只学会祈祷的。”

劳雷尔踉跄了一下,他想起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了。菲尼哈•亚伯,教廷二十四主教之一,东南教区的主要掌权者,是地位仅次于教皇和六位大主教的教会核心人物。

但这此时不是少年关注的重点。两年前前往中央觐见君主,却以谋反罪被处决于首都的,正是西南辖区的领主亚瑟•艾德里安。

男孩回想起八岁那年满头满脸温热的鲜血。这当中、这当中必然存在着关联——一旁的少年惊讶地看向了他,黑发男孩全身都在颤抖。

空旷的通道中,突兀地、此时出现了第三个脚步声,来自两人的身后,那是教堂下来的方向。

要被包饺子。劳雷尔回神皱眉,却见克瑞西一把拉住他的手,指了指旁边的地下河。河水不深不浅,但显然不干净,因此并没有任何反光,看起来死气沉沉。此时也顾不得这么多,他默认了克瑞西的建议,两人悄悄地下了河,埋进水里。

“主教大人,很高兴见到您。我是弗洛拉所属的神官约翰。”来人说。

“不必多礼。”菲尼哈,“东西带来了吗?”

“是的。”伴随着拿取物件的声音,“这就是尼古勒斯•诺曼森的手抄。”

“这就是……”传来了书页翻动的声音。

“主教大人,怎么会突然需要这本手抄了?中央出了什么事?”

“教会没能得到‘蔷薇’关于‘那个研究’的成果,它已经已经下落不明两年了。”

“什么,怎么会——那可是——”

”嘘……‘那个’能够左右接下来百年权力格局的禁忌的成就,绝不能落在教会以外的人的手里。即使有了万一,教会也必须拥有应对的手段。”翻看手抄的菲尼哈突然笑了,“尼古勒斯•诺曼森真是一个疯子,这些想法前所未闻。”

“辛苦你了,约翰神官。事不宜迟,我们这就离开。”

“是的,主教大人请一路平安。”约翰举了个躬,随后仿佛呢喃似的:“不过真是奇怪,我来的时候地道的门居然开着。按理说弗洛拉除了我不应该有人知道这条地道的哈……”

糟糕。

菲尼哈主教的眉蹙了起来:“你是说有人通过这条地道下来了。但是我们来的时候也没有看到有人……”他眯起了眼,扫视了一遍这条一本道,最后把目光投向了地下河,“躲起来了,并不是我们的人。”

劳雷尔捏紧了拳,心里转过好几个念头,然而都不足以应对这种情况。也许是更早的人在你们下来之前就出去了呢?明明也存在这种可能性,但劳雷尔知道他不能寄希望于对方这种不谨慎的想法。焦急中他看见身边漂浮着的克瑞西探出手来,往他皱起的眉头处轻轻一推,露出一个笑容。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自己的手被松开了。“噗”地一声,身边的少年破水而出。

在不干净的水里泡过一遍的克瑞西看上去甚是狼狈,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就看见三把法杖横在他的面前。菲尼哈——他现在看清这是个高大的男人,铂金色的头发与紫色双眼,全身罩在与他身份极不符合的黑袍里——的法杖挑起了他的下巴,端详着出现的少年。

克瑞西举起了双手作出一个投降的姿势。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这条密道,有什么目的。”菲尼哈眯起了眼盯住克瑞西的脸,“你听到了什么?”

“我叫史瑞克,正在散步中。”克瑞西一本正经地说,“智商偏低,听见了也什么都没听懂。”

菲尼哈:“……”

劳雷尔:“……”

“你一个人?”约翰问。

“是啊就我一个。可怜的单身狗。”

“乔尼,在水里找找有没其他人。”菲尼哈冷笑着居然还开了个玩笑,“现在的小孩子都很早熟的。”说完他盯着克瑞西看他的反应,但对方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乔尼应了一声,探出法杖在水上念念有词,一团光在他的杖尖凝聚。劳雷尔捏紧了手中唯一的武器的匕首,看来他的暴露也在所难免,他已经做好一拼的准备。“别动!”这时克瑞西突然大吼一声,平静的水面骤然炸起,同时克瑞西矮身一避,躲开了菲尼哈法杖的一击。爆起的无数水珠瞬间化为无数细小的冰箭往岸上射来,只有菲尼哈主教反应即时地张开了防壁,隐约间看到被掀开的河底有个黑色的身影。然而还没看清楚,克瑞西已从中弹的神官身边冲过,左手自河中一拂,捞起劳雷尔就走。

这一切都是几秒之间的事,菲尼哈只来得及放出一道瞬发的魔法,撕拉一声划过少年的手臂,没看清有没伤到本人,倒是截下了半截长长的衣袖。他追上去,然而这一条沿岸的地下河此时均成了克瑞西的屏障,召唤兽一样如影随形地从旁护住少年。菲尼哈追出地道,只看见少年的身影几个起落,便藏进了弗洛拉此时绝佳的夜色里。










(克瑞西:尼玛,断了个袖。)

M1

notitle03


·自家儿子和二儿子相关的过去
·今天也在各自的支线胡说八道 #今天uta主线更新了吗?#
·感谢瓜瓜!

03.

克瑞西以一种猥琐的姿势伏在树顶,眺望远处的城墙。整个弗洛拉的天穹都仿佛看不到阳光,遍布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密集的黑色。克瑞西忍不住有了一点吟诗的雅兴。他开口念道:“黑云压城城欲c……”

一道惊雷降在弗洛拉的城墙上。克瑞西一个摧字在口里没爆破出来,惊悚地从树上爬下来,姿势像极了一只树袋熊。

卧槽这攻城的居然还有能放出这种大型魔法的法师,还好这雷没放在城内。雷雨天还是不要做上树玩耍的熊孩子了。他拍拍胸口想。

城里一片狼藉。少部分的富裕者早已逃离,大部分的...


·自家儿子和二儿子相关的过去
·今天也在各自的支线胡说八道 #今天uta主线更新了吗?#
·感谢瓜瓜!

03.

克瑞西以一种猥琐的姿势伏在树顶,眺望远处的城墙。整个弗洛拉的天穹都仿佛看不到阳光,遍布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密集的黑色。克瑞西忍不住有了一点吟诗的雅兴。他开口念道:“黑云压城城欲c……”

一道惊雷降在弗洛拉的城墙上。克瑞西一个摧字在口里没爆破出来,惊悚地从树上爬下来,姿势像极了一只树袋熊。

卧槽这攻城的居然还有能放出这种大型魔法的法师,还好这雷没放在城内。雷雨天还是不要做上树玩耍的熊孩子了。他拍拍胸口想。

城里一片狼藉。少部分的富裕者早已逃离,大部分的平民惊惶地闭门不出。谁能想到几个小时前的弗洛拉是怎样美丽的一个小城呢。克瑞西在一个无人看管的水果摊上随手捞了个苹果咬了一大口,漫无目的地沿着街道缓缓走着。

说起来,那个家伙跑到哪里去了?他咀嚼着水果四下张望。

劳雷尔·伊万斯最近身遭的气压有点儿低,甚至克瑞西觉得他已经急不可耐地要和自己说白白了。男人真是现实的生物啊,男孩也不例外——他撇了撇嘴——难道那位小先生在期待一场战乱年代的艳遇吗?!他自己倒是不介意穿个裙子晃荡一下,不过想起黑发男孩发现自己的性别是♂的时候冷静的脸上那种见鬼的表情,克瑞西就觉得……十分愉悦啊。

有的时候克瑞西会被人吐槽他这种毫不愧疚的心理。但他不以为然。克瑞西活得很随意,小事上他的是非观没有那么强烈,但他也不吝啬于帮助陌生的人。某种程度上他是个任性又自我主义的家伙。虽然我很想长篇大论地写一长串关于克瑞西的事,不过好吧,此时这些并非重点。

劳雷尔·伊万斯知道如何从这个封闭的小镇中出去。克瑞西的直觉这么告诉他。这也是他现在执着于找到那个男孩的原因。尽管他自己也有自己的一套简单粗暴的脱身方法,不过谁乐意在有轻松的选项的时候干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呢。谁爱干谁干去,好奇心才是第一优待。

弗洛拉是海尔登贝东南部的一个商港小城。东南被海环绕,有一个不小的港口。海尔登贝的海产便是由东南沿海周边城市提供的。由于人族大陆整体是连在一起,与隔海的血族大陆又几乎没有什么来往,因此倒是几乎不存在海上贸易一说。弗洛拉人偶尔也会见到想要去血族大陆冒险的佣兵团或者单枪匹马的勇士从港口启航。但总体来说,港口几乎只是给出海的渔民提供了一个停泊点。

除此之外西面的城门也就是弗洛拉唯二的进出口了。进城之后直走五百米,再左转没多远就是弗洛拉最大的集市。商贩在此进行交易,男人女人们在妓馆寻欢作乐。而集市的小巷,也是贫民和流民的小小聚居地。黑发蓝眼的小先生可能在那里(和他的小朋友一起)。这样想着,克瑞西咬着水果向西前进。

—————

劳雷尔平躺在一座土瓦房的屋顶上。流民们三五成堆惶惶地注视着城墙的方向,不少人在那道惊雷落下之时发出了撕裂般尖锐的哀鸣,混杂着孩童饥饿的啼哭,以及妇人们絮絮叨叨的祈祷。恐慌和绝望在彼此的眼神中相互传递着。黑发男孩蓝色的眼睛却很平静。几年的流离失所让这种嘈杂变成了一种习以为常的事,他已经习惯于将自己从周遭的氛围中摘出来,思考自己的事、将来以及必要的补个觉什么的。

男孩没有和人们一样望着城墙,他在望着相反的方向,注视着错落起伏的民居之外一座教堂乳白色的穹顶。它在阴暗的天色下仍然呈现出柔和的色泽,仿佛它真的被神所眷顾着似的,在战火下显得有些平静。劳雷尔撇了撇嘴,不自禁地发起了呆。他想起昨夜做的一个关于过去的梦来。梦里有许多熟悉的微笑的人,有难掩喜乐的他自己,有拥抱和满载着祝福的亲吻。一样的如此安宁、如此虚幻。

“你信仰神吗?”

劳雷尔一惊,撑起身来,看见吉米攀在屋檐边缘,对他露齿一笑。缺了一颗门牙的男孩翻上顶来,爬到劳雷尔身边学着他的样子躺下。

劳雷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有着一头像小鸡雏一般短发的男孩又咧开嘴角,又露出一个在劳雷尔看来灿烂到夸张的笑容,左手微动,在裤兜里摸出一个亮闪闪的东西来。

是一条金色的十字架项链。玻璃一般价格的黄琉石质地,上面还镶嵌了一排假钻。

“我妈妈留给我的东西。”吉米把它举过头顶,链子从指缝间滑下,十字架柔和地垂在手心,在阴沉的天色下发出微弱的光泽。“神会保佑我们的,劳雷尔。一切都会好起来。等外面的人退了,我就在这里找个工作,花店的斯曼先生之前说缺个人手,我们可以到他那里去……”

斯曼先生已经不在了。劳雷尔漫无边际地想。他亲眼看见了。上了年纪的男人捧着花盆在街上蹒跚地走,没有仔细看路,跑过的骑兵没刹住,一蹄子重重地踏在男人的胸膛上,身体飞出去老远。斯曼夫人在远处发出尖叫,然而“赶紧走,城墙需要紧急加防”,那些威武的、握有轻易决定别人生死的权柄的骑士们说着,马蹄卷起一溜尘土。当时的劳雷尔静静地看着妇人冲出来抱起男人的身体,闭上了眼睛。只一眼他就知道,男人的整个胸腔都被震碎了。

吉米兴奋的声音还在继续,话语中的已经不可能实现的希望让黑发男孩不禁一阵烦躁,出口打断了他。

“那你的妈妈呢?神是否眷顾这个信仰他多年的虔诚信徒?”

一阵换季的秋风拂来,吉米不禁一个哆嗦。

话刚出口劳雷尔其实就已经后悔了,然而莫名的烦躁驱使他变成一个不冷静的恶魔,继续吐露着恶毒的话语。

“神即使存在也是自矜身份的东西,又哪里管过众生的死活了?就算你说的斯曼先生他也已经……”

“你今天话特别丰富啊。”

突然一个有些失礼的声音插进来。克瑞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两人的身后,轻皱着眉头。

冷静的那一面终于在这句打断之下把男孩的理智拉回正轨。劳雷尔抿了抿嘴唇:“对不起。”

吉米的嘴巴还张着,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化为一个有些空泛的笑容。男孩之前从未展露过这样的一面,他看起来仿佛失去了什么。劳雷尔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也许乐善好施而深得流民们尊敬的斯曼先生,他的死原本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事。

真是个傻瓜。劳雷尔想。而我是个混蛋。


A

我突然 再迴想 約翰福音的第七章 作惡的人不喜歡光

我突然 再迴想 約翰福音的第七章 作惡的人不喜歡光

A

愛就好妳愛就好只要妳愛就知道生命是多麼慷慨

來就好妳來就好狂野顫慄混亂全部叫做現在

愛就好妳愛就好只要妳愛就知道生命是多麼慷慨

來就好妳來就好狂野顫慄混亂全部叫做現在

一坨1tuooo
cn 一坨 。让我来见证几乎没...

cn 一坨  。让我来见证几乎没色差的lofter一下

cn 一坨  。让我来见证几乎没色差的lofter一下


A

ohgosh我太愛這一軌了

無可救藥的墜落感

ohgosh我太愛這一軌了

無可救藥的墜落感

A

近日看到在日本讀書的友人因事回國在機場發的狀態,“終於不用再聽到日語了,中文真親切啊TAT”,友人大學是日語系的,一直心心念念要去留學,每天浸淫在二次元裏全身上下的細胞彷彿能因一包日清杯麵沸騰,但是出去也快滿一年了大部分時間卻沒有在歌頌離秋葉原近入碟子跟買菜一樣方便而是坐在星爸爸喝桂花懷念雙黃蓮蓉。想起我受他的影響身邊接觸到的東西也逐漸替換成日文模式,雖然每次看到手機上設定相關的外來語還是會愣很久才能明白是什麼意思,但其實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習慣的。看到友人現在的狀況突然就覺得人真的是特別辯證的生物,或者說任何事情都包含著兩面性,如果你面前有兩條路,無論你走哪一條無論你選得那條路是不是比另一條路...

近日看到在日本讀書的友人因事回國在機場發的狀態,“終於不用再聽到日語了,中文真親切啊TAT”,友人大學是日語系的,一直心心念念要去留學,每天浸淫在二次元裏全身上下的細胞彷彿能因一包日清杯麵沸騰,但是出去也快滿一年了大部分時間卻沒有在歌頌離秋葉原近入碟子跟買菜一樣方便而是坐在星爸爸喝桂花懷念雙黃蓮蓉。想起我受他的影響身邊接觸到的東西也逐漸替換成日文模式,雖然每次看到手機上設定相關的外來語還是會愣很久才能明白是什麼意思,但其實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習慣的。看到友人現在的狀況突然就覺得人真的是特別辯證的生物,或者說任何事情都包含著兩面性,如果你面前有兩條路,無論你走哪一條無論你選得那條路是不是比另一條路更加艱辛你在走的時候其實還是保持著內心的相對愉悅的因為你知道你永遠有重來的機會,但是如果你只有一條路可走你不能回頭因為你回頭也只能看見同一條路的時候你就無法平和的接受了,也許這條路比擁有兩種選擇的路都更優越但是因為你無法真實確切的感知他人的生活狀況而且你失去了選擇的權利所以你始終都是以一種相對消極的心境步履蹣跚。其實我就是想說當你只能待在充滿日語的生活環境中任何一句中文都能成為瞬間擊垮堤壩的蟻穴,我之所以一直沒有勇氣真的走出國門在另一種文化環境下生活(雖然我真的很想)就是因為我無法承受身份認同感的消失,大學四年在全然陌生的城市一個人租房獨立生活我已經感受到了孤獨對我的無情腐蝕(雖然本質是我傾向獨居因此必然要承受與人群脫離帶來的焦慮),所以我對在外求學的友人報以極大的崇敬,希望您一切都好。

論他人即地獄,論自己作為他人。

最近又撿起《送你一顆子彈》看,其實看書是件特別不消耗時間的事,比起刷一整天微博看一整天番來說讀書的時間利用效率簡直不要太高,但就是特別耗腦。其中有一篇特別有意思的文章《廚房政治》,裡面講到作者居住的集體宿舍每天都在發生做飯不清理灶台的事情,為此作者曉之以情動之以禮軟硬兼施恩威並濟不厭其煩的一遍又一遍強調乾淨整潔的衛生環境對集體的重要性,因為完全沒有收到相應的成效作者甚至開始懷疑人生並在不懈的鬥爭中一不留神重塑了三觀。

兩年來,無論在理性說服期,還是憤怒聲討期,出離憤怒期,面對這個廚房,作為一個政治學的博士生,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一個理性、和諧、正義的公共秩序是否可能?如果可能,它的條件是什麼?如果不可能,它的障礙是什麼?

這個問題,亞里士多德想過。孔子也想過。制度學派的諾斯想過,新儒家的政治家李光耀也想過。我相信那些剛從森林裡跑出來的類人猿,為一塊沒撒鹽的烤肉而掐作一團時,也想過。我覺得,不把這個廚房問題想清楚,不可能成為一個真正的政治哲學家。

因為人性裡面有自私的成分,所以要建立一套獎罰機制,引導人們理性的趨利避害。這就是制度主義的觀點。比如,如果我們規定,每打掃一次衛生,發獎金100塊,估計大家都得搶著去打掃了,又比如,如果我們規定,凡是不打掃衛生的人,都要挨一個黑人肌肉男的暴打,估計大家也都硬著頭皮去打掃了。這就是為什麼一個社會需要私有產權來實現責權利明晰,需要政府、警察和法院來強制實施法律。

雖然如此,但作者還是堅持認為既然人都是有強烈集體觀念或至少能夠被說服的有集體觀念的,那就不需要有獎罰制度了,有“思想改造”就行了。但是轟轟烈烈驚天地泣鬼神磨刀霍霍向豬羊(?)的“思想改造”運動也像文革一樣慘烈失敗了(這個比喻好像不太對)。

這就是說,雖然“思想改造”失敗了,但是“制度獎罰”的成本也太高。這個時候,還有什麼力量能夠維持一個“和諧廚房”呢?事實上,我住在這個宿舍前三年的經歷,證明了一個“和諧廚房”不是不可能的呀。我想來想去,就想到一個最平庸的解釋:自覺。而責任的自覺、公德心、對制度條文的尊重、對他人的體諒、對環境的愛護,說到底,是一個文化的問題。

這不是說制度不重要——事實上我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相信制度的力量,以及制度改造文化的力量,也就是更相信啞鈴黑人肌肉男的力量。但是,由於制度涉及到一個實施成本的問題,我越來越接受的看法是,制度固然重要,而文化是降低制度實施成本最有效的因素。

在即將搬離集體宿舍之際,作者又以居委會大媽的身份召開了宿舍會議苦口婆心地再次曉之以情動之以禮軟硬兼施恩威並濟並且這次洗腦(?)會議以大家嗯嗯啊啊說的是啊說的在理呢搗蒜般的點頭中迎來了團結、勝利、圓滿的大結局。但是第二天晚上看到依舊橫屍遍野的廚房作者還是深刻的認識到了自己作為整棟大樓的政治輔導員專業上門解決油鹽醬醋引發的各色事件卻無法挽救一個口頭追求集體同一性為社會主義奮鬥終身(?)實際卻我行我素的團體。

還有一篇《過去的理想》,說的是作者從前特別想要當話劇導演,但是隨著時間的更替有些話總也難逃我就隨便說說的噩運。

走出劇院,我感到充實。不是因為這個劇,而是因為我看了一場話劇這個事實。走在大街上,10年前的那種激動重新在眼前閃現。我有一個這樣的構思,我還有一個那樣的構思......啊,我有那麼多的構思。但是很快我就走到了地鐵站,很快2路地鐵就來了,很快喔就隨著人群擠了上去。

最後這段話讓我想起我每次從電影院出來也總是經歷從鬥志昂揚恨不得狂奔回家立馬打開筆電寫一篇震驚中外的影評到站在超市稱重處不斷徘徊想著到底要不要多買一袋橘子的過程。


最近補完了黒執事Ⅰ&Ⅱ,雖然大家對脫離原作由動畫製作公司原創的第二部評價不高,但我卻覺得這個改編將セバスチャン和シエル間的關係刻畫得細緻入微,這次貼的音樂就是黒執事Ⅱ的。夏爾為了復仇以靈魂為代價與惡魔賽巴斯簽訂契約,作為交換在復仇完成之前賽巴斯以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執事的身份守護夏爾以免他收到傷害,第二季貴族托蘭西和執事克勞德登場,夏爾“只要checkmate即使王的腳下倒下多少棋子都不足為惜“的高度自我意識深深吸引了克勞德的注意,作為主人的托蘭西死後將靈魂附在夏爾的肉體上,看著賽巴斯和克勞德為了盤中餐廝殺,同時托蘭西與漢娜定下契約讓夏爾成為惡魔,這樣無論最後誰勝利都無法獲得夏爾的靈魂,托蘭西詛咒他們就像他自己一樣永遠觸碰不到渴求的愛,最後賽巴斯發現夏爾已經成為惡魔時的憂傷我無法用言語形容,自己付出了一切忍耐了這麼久就是為了這個靈魂現在卻被他人徹底摧毀而且自己再也無法逃脫執事的使命,作為惡魔賽巴斯要像另一個惡魔低頭這徹底的違背了他的美學理論,這裏是貫穿整部作品的核心台詞“私は悪魔で執事ですから”(あくまで音同悪魔で 意為一直是)雙關意的最佳體現,第二季在無聲中落下帷幕,就像是墜入深淵的人耳邊都是風聲但是卻什麼都無法聽見。又或者本來悲傷就像潛入深海的人一樣,承受不住水壓爆裂嘶鳴最後回歸死寂。看到這裏也才明白為甚麼ending song選得是bird。

誰も自由じゃない

自由ってそうじゃない

空には道がないだけ

貴方という空の中

僕だけを閉じ込めて

もうどこへも行かないよ

もうどこにも行かないで

人は皆 空の中

自由という籠の中

貴方だけいればいい

この空にもう翼はいらない

賽巴斯與夏爾的關係大概就像克勞德的蛛網一樣繁複吧。

I guard you

どんなに暗い琥珀より

どんなに蒼い髪より

どんなに赤い記憶より

狂おしく

kill me tight

こんなに白い温もりも

こんなに苦い思いも

こんなに遠い微笑も

愛おしく

最後安利10年版的ミュージカル黒執事-千の魂と堕ちた死神

優也さんのセバスチャン最高だよ!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737/


晚安 祝君好夢w

A

好好記住這些時刻 因為以後再也不會有了

「どんな困难だって、仆らは超えられるから」


time is fleeting


安了個利(SRX的音樂都非常棒噢

http://www.xiami.com/collect/35129435?spm=a1z1s.6929273.1561534893.20.MD86ir

好好記住這些時刻 因為以後再也不會有了

「どんな困难だって、仆らは超えられるから」


time is fleeting


安了個利(SRX的音樂都非常棒噢

http://www.xiami.com/collect/35129435?spm=a1z1s.6929273.1561534893.20.MD86ir

蒲野苔烧
考哥役得真棒。昨天看了3。画一...

考哥役得真棒。

昨天看了3。

画一个头画到了四点【玩

慢慢画。

考哥役得真棒。

昨天看了3。

画一个头画到了四点【玩

慢慢画。

M1
日常 字自己乱写的,也不知道有...

日常

字自己乱写的,也不知道有错没,是“沉溺在你的呼吸里“的意思。

范特西:”……笑什么啦。“

日常

字自己乱写的,也不知道有错没,是“沉溺在你的呼吸里“的意思。

范特西:”……笑什么啦。“

M1

notitle01/02

01.


青年从梦中清醒。 鼻腔里是雨气特殊的潮湿味道,黑发也仿佛融在一室沉沉的黑暗里。 墙角的座钟指向下午四时一刻,窗外是黑而密集的雨帘,遮得整个房间里只余一点点微光。

雾都路登又开始下雨了。

门被轻轻地敲了两下,少女清脆的声音隔着门传来:“……艾德里安大人?您醒了吗?”

“进来吧, 艾谱莉 。”

金发碧眼的少女推门进来,轻轻地把门带上,望向床上男人的时候脸颊微微发热。

“您让我找的东西我已经在图书馆的内区里找到了,放在这里吗?”得到青年微微的颔首之后她把厚厚的书册放在他左侧的床头柜上,看到他撑起手臂准备坐起来时有些惊慌地扶住...

01.

 

青年从梦中清醒。 鼻腔里是雨气特殊的潮湿味道,黑发也仿佛融在一室沉沉的黑暗里。 墙角的座钟指向下午四时一刻,窗外是黑而密集的雨帘,遮得整个房间里只余一点点微光。

雾都路登又开始下雨了。

门被轻轻地敲了两下,少女清脆的声音隔着门传来:“……艾德里安大人?您醒了吗?”

“进来吧, 艾谱莉 。”

金发碧眼的少女推门进来,轻轻地把门带上,望向床上男人的时候脸颊微微发热。

“您让我找的东西我已经在图书馆的内区里找到了,放在这里吗?”得到青年微微的颔首之后她把厚厚的书册放在他左侧的床头柜上,看到他撑起手臂准备坐起来时有些惊慌地扶住他的左臂,“……我来扶您起来!”

青年回了她一个微笑,示意自己完全可以一个人做到这样的事。少女以一个惴惴不安的神情犹疑地缩回手,随后仿佛刚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似的,脸变得通红,碧色的眼睛却忍不住往青年裸露在外的脖颈上瞟。

劳雷尔·艾德里安随手拿过那本书册。

与其说是书册,不如说是相簿。它的厚度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砖头书,看上去有些年代了,发黄的书页透出一股旧时光的味道。照片没有按次序贴着,有些之间隔着许多页。图册的有些扉页上还有颜色淡去的蓝色墨水笔迹,艾谱莉认出那是艾德里安大人的笔迹。她甚至看到一些页面中夹着的老得发脆的树叶。青年从枕头下拿出一张相片。

它看起来也有些年份了,虽然并不能和这本相册里的照片相比拟。他以一种珍视的态度轻轻地把那张彩色的画片覆盖在同样脆弱的书页上,缓慢而仔细地把它粘好。

照片上同样是金发的少女微笑着,眼睛弯成一泓碧水。她认识这个人,艾谱莉想。

“那是奥萝拉大人吗?”

脱口而出之后她不禁惊慌地捂住了嘴。然而青年闻言看了她一眼,艾谱莉这才发现他眼里满是温柔的笑意,并没有降罪于她的意思,才稍稍放下心来。

“你也知道这个时候的她?”

“是的,”艾谱莉也忍不住轻轻地笑了,“我在整理奥萝拉大人最后的东西的时候,有看到类似的照片。奥萝拉大人真的是一位非常值得尊敬的女性。”  

奥萝拉·斯图尔特是在艾谱莉上一位的助理,也是教会她许多珍贵的东西的恩人。她在一周前去世了,以96岁的高龄。

奥萝拉大人一定是艾德里安大人非常重要的长辈吧。艾谱莉想。现在奥萝拉大人不在了,虽然我还远远不足,但是我必须代替她照顾好艾德里安大人才行。

少女的心思实在太好猜,劳雷尔笑笑没有去戳破什么。——艾谱莉是奥萝拉在四年前带回来收作义女的女孩,表现出了极强的魔法天赋和管理才能。虽然还有一些东西没能及时教给她,但四年的学习之后奥萝拉确实能够稍微放心地把工作交付给她安详离去。艾谱莉所不知道的是,奥萝拉并不是他的长辈。他甚至是看着她从那样的少女变成伟大的女性,最后垂垂老矣的。不过这对少女来说无关紧要。

“啊……这是……?”

身边少女一声疑惑的问句打断了他的思绪。青年这才发现边沉浸在回忆中边随意地翻动手中的画册,居然把那么厚厚的一本翻到了最后一页。他盯着那张照片,竟然像是呆愣住了。

那显然是整本相册中最老旧的一张照片。甚至边角有不少的碎裂痕迹,显然在收进书内之前也没有经过多好的保存。照片上是一位少女和一位少年的合影。其中一个绿发红瞳,对着镜头比出v字笑得灿烂。少年则是一边脸颊被捏出一个笑的表情来,有点无奈地就这么就定格下来。

艾谱莉觉得黑发蓝眼的少年有点儿像面前的艾德里安大人年轻时候的样子。要不是那张照片实在应该拍摄于很久很久以前,她以她恋爱中少女的直觉敢保证那一定是几年前的艾德里安大人。

是艾德里安大人的父亲吧。她最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02.

历史书上还留有记载的,也许现在的人们不知道的是,大概七八十年以前,艾德里安还算是一方小有名气的贵族的名字。        

劳雷尔八岁以前的生活,现在已经几乎回想不出多少细节了。他的童年是在教廷长大的,教父是教堂的一名红衣主教。

背对着他的父亲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记恨那些人。        

我不。劳雷尔想。八岁的男孩抿着嘴唇心里都是支离破碎的恨意。他想凭什么啊。已经够糟糕了,恨意还能把我变得更糟吗。他想不父亲我没有办法不恨。因为否则我就没有办法继续活下去了。他像踏在满地的玻璃渣子上,足上每一步的疼痛都在提醒他不能忘记过去。        

——现在已经完全忘记了呢。现在的劳雷尔每次想起当时的自己,都会有点哑然失笑。        

劳雷尔八岁之后的生活,也就是随着流民四处奔波只求生存的生活。他这样颠沛流离地活到十岁,总算还是遇见了克瑞西·奥古斯汀。

 

——————        

劳雷尔拿着从吉米那里得到的半块馅饼在弗洛拉的街上走着。一波骑士驾马从他身边浩浩荡荡地经过,带起比十岁男孩还高的尘土。他劈头盖脸地受了这一记迎面而来的沙尘暴,满是泥污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知道这是谁的骑兵,也许这是他离开这个小镇的又一个信号。战争很快就会来了,大概弗洛拉也会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吧。——不过离开这里也是劳雷尔原本就不假思索的事情。八岁开始他就没有在一个城市停留过太久的时间。        

虽说如此,他现在想的却是手上的这半块馅饼。清晨面包店了开业之前吉米就埋伏在了墙角,蓄势待发仿佛一场战争。男孩最终以半片撕裂的衣袖和一颗不知跌断在哪个旮旯里去了的门牙得到了它。劳雷尔从头到尾只是站在一边看着这场为了生存而发生的小小罪行。      

他从没想到能从吉米手中拿到一半,在他看来吉米不过就是半个月前偶尔一同向弗洛拉方向同行的流民中的普通男孩。对于他们来说,手上的食物比友情什么的重要不止百倍。更何况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被男孩视作朋友了的呢。       

劳雷尔觉得吉米是个傻瓜。        

 

他停住了脚步。        

 

脚下是零星的血迹,似乎通向了右手侧幽深的小巷。劳雷尔往里瞟了一眼,狭窄的巷子里看不到光,粘稠的黑暗里飘着血的铁锈气。行色匆匆的路人没有或者是不想注意到这些,劳雷尔犹豫了一会向巷子里走去。        

——奇怪,这是在干什么。        

手上半热的馅饼的糖霜味和空气中的血腥气纠缠在了一起,刺激得他的太阳穴隐隐作痛,做出了这种他马上后悔了的行为。要知道在这个世道这绝非什么好事,尤其是对他而言。        

 他绕过几个弯,在死巷的尽头找到了遍体鳞伤的目标。        

那是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人,像是昏过去了似的闭着眼睛摊在墙角,腰侧有一道巨大的狰狞的伤口,破碎的衣服下伤口处黑红色的肉甚至向外翻卷出来。散乱的绿发和黑暗中尤其明显的苍白脸颊满是血污。他注视着【她】昏迷中无害的脸。        

贵族的教养告诉他他不能丢下受伤的少女离开,而直觉告诉他往前只会带来麻烦。        

然而事实上上天没有给他太多的犹豫时间,劳雷尔以为自己的脚步声甚至呼吸声都已经非常轻,然而那个人的睫毛一颤就警觉地睁开来。        

劳雷尔屏住了呼吸。        

那是一双黄金色的眼睛,爬行动物锁定猎物一般盯住了他。劳雷尔被定住了一般,由于【她】低垂的眉眼下警惕的目光而动弹不得。那不是一个受了重伤的可怜少女会有的眼神——要知道他本来以为对方是无辜地被拖到巷子里施了暴。少年冷静下来,心里被抑制不住的古怪感觉笼罩,探在裤袋里的右手捏住了一小片刀片。他喉咙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心跳无法平复。  

“喂……”那个人又重新闭上了眼,发出了沙哑的声音,  “……你不吃的话能给我吗。那个面包。”        

【她】再睁眼的时候,劳雷尔发现那只是一双普通的酒红色眸子,仿佛刚刚燃烧般的金色都只是他的错觉。剑拔弩张的气氛早已消失不见。气氛的落差让他心有余悸地看了看手中的面包。        

“哦,那是我朋友留给我的最后的食物,”他突然笑了,“……你要知道,因此它的价格不菲。”         

“……”         

绿发的人撇了撇嘴,右手在破烂的短裤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一枚脏脏的铜币。【她】转过头来用理所应当的语气说:“……先赊个账。顺便有水吗。我渴死了。”

 

M1
大改之前的旧人设

大改之前的旧人设

大改之前的旧人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